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北愛和平的搜尋結果,共21

  • 觀巴小旅正夯!漁港色彩屋、和平島公園賞奇岩

    觀巴小旅正夯!漁港色彩屋、和平島公園賞奇岩

    正濱漁港色彩屋、和平島公園賞奇岩、觀音山大吸芬多精!初夏來臨,走訪北海岸,搭乘小巴看美麗大自然!因受疫情影響,國內旅遊模式逐漸改變,1至4人即可成行的小團旅遊模式正夯,北觀處輔導旅行業者推出「台灣觀巴」觀音山及基隆和平島共計3條一日遊新路線,天天出發,5月底前參加,4人成行1人免費,還贈送限量好禮。 \n \n為推廣「2020脊梁山脈旅遊年」及延續「台灣經典小鎮」主題,行銷轄管之觀音山及和平島公園,北觀處首度輔導創新旅行社及怡容國際旅行社加入「台灣觀巴」系統,新增3條一日遊路線,包含「擁抱觀音山~漫遊左岸一日遊」、「繽紛海港~秘境基隆一日遊」及「愛遊和平島北海岸基隆一日遊」。 \n \n以觀音山及基隆和平島為遊程主軸,串聯新北市及基隆市知性及休閒景點如十三行博物館、八里渡船頭老街及左岸公園、象鼻岩、深澳鐵道自行車、二砂灣砲台、正濱漁港色彩屋、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潮境公園等,另視季節安排至觀音山休閒農園採綠竹筍或柚子及品嘗風味餐,藉由「台灣觀巴」帶領遊客深度體驗在地特色。 \n \n北觀處表示,轄區內「台灣觀巴」有半日、一日遊等6條路線,車上有專人導覽解說或提供多語言語音導覽及免費WIFI等貼心服務。不開車即可輕鬆遊觀音山林梢步道賞自然生態及登硬漢嶺鍛鍊腳力、和平島公園尋找人面獅身岩、豬頭岩、海豹岩等十大守護岩及海蝕地景、在夏季於全台唯一海水泳池泡水消暑、野柳女王頭、俏皮公主、燭台石等獨特奇岩之美、金山獅頭山公園賞海上燭台及多泉質溫泉泡湯體驗。 \n同時搭配周邊如十三行博物館、二砂灣砲台、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等知性景點,正濱漁港色彩屋、象鼻岩等熱門打卡點。「台灣觀巴」觀音山及基隆和平島3條新路線將於5月1日正式開賣,於5月1日至5月31日報名參加該3條「台灣觀巴」行程,享買三送一優惠或不分平假日4人成行1人免費,限額100名,另北觀處加碼贈送實用小背包! \n \n北海岸另有「基隆港、野柳、北海岸半日遊」、「北海岸、野柳、淡水一日遊」及「金山溫泉養生樂活一日遊」等3條「台灣觀巴」行程,歡迎遊客多利用「台灣觀巴」探訪多樣旅遊元素的北海岸。緊接的就是母親節,不妨來趟小旅行,然也需謹記,外出時最好戴口罩,也需僅記維持好社交距離,勤洗手,這樣旅遊才安心。 \n

  • 北海岸老梅石槽「綠」了!和平島公園植樹愛自然

    北海岸老梅石槽「綠」了!和平島公園植樹愛自然

    深呼吸!綠意在眼前,守護美麗生態!北觀處今(12)日植樹節上午10時在和平島公園舉辦歡慶植樹節暨防疫安全宣導活動,名人與在地團體等超過150位齊聚和平島公園種植台灣原生種毛柿、苦楝及厚葉石斑木,期待復育原始的島嶼林相。此外, 北海岸老梅石槽從三月初也開始變綠色了,歡迎大家來這賞海天一色,接近美麗大自然。 \n \n \n植樹節活動今年在擁有獨特地質景觀及潮間帶生態的和平島公園舉辦,,和平島公園及北觀處所轄各風景區遊憩景點均已配合衛福部疾管署落實各項防疫作為,完善各景點設施及環境清潔,為遊客把關,讓民眾安心出遊,放鬆心情親近大自然增強免疫力。 \n \n今日邀請以種樹救地球為使命的綠色冀泉社會企業創辦人陳宇華先生示範種樹及說明用種樹參與氣候行動的意義,特別為和平島公園挑選台灣原生種毛柿與苦楝,期待復育原始的島嶼森林林相,活動種下的樹苗皆由植樹者、認養者親筆簽名寫下祈福願望牌並相約明年再來,一同見證攜手完成的柿柿如意苦楝大道開花結果,為植樹活動增添期待感。 \n北觀處表示,和平島公園自納入轄區後,在整修過程中特別關注遊憩環境的營造,從停車場、景觀台、沙灘區、戲水池、步道與各項遊客服務設施,去(108)年底更進一步完成漫遊廣場周邊整修,增加綠地面積及夏日水霧及噴水區,此次植樹活動亦為和平島公園增添綠意。 \n \n攝影迷照過來,北海岸老梅石槽也綠了,據北觀粉絲團-幸福北海岸小編透露,3月8日時已經有30%的石槽綠了,映照大海、沙灘更顯夢幻。然北觀處也提醒,石槽是綠色的石蓴、海髮絲等海藻生長所造成的天然景緻,請不要踩踏破壞生長唷! \n

  • 新黨的變與不變

    新黨的變與不變

     新黨前主席郁慕明任期屆滿,新任主席吳成典已在日前接棒,任重道遠。他公開表達新黨立足台澎金馬、熱愛中華民國的立場,秉持「清廉制衡、公義均富、族群和諧、國家統一」的理念。這也是過去26年裡,新黨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不變與堅持。 \n 「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新黨曾經興盛過,目前正逢低谷,任務十分艱鉅。下文介紹一個愛爾蘭人的故事,值得參酌深思。 \n 新芬黨是跨越愛爾蘭與北愛爾蘭邊界的政黨,過去它支持愛爾蘭共和軍對抗英國,近年來改走溫和路線,主張愛爾蘭和平統一,同時也持續參加英國、北愛及愛爾蘭3地的選舉,備受關注。 \n 「新芬」(Sinn Fein)的原意是「我們自己」。它是一個主張「脫英」、促進愛爾蘭統一的綠色政黨。它的意識形態立場中間偏左,主張民主社會主義、重視弱勢人權,積極認同愛爾蘭民族主義與共和主義。在歐洲議會中,它加入強調生態民主的「歐洲綠色左翼聯盟」,而不是「社會民主聯盟」。對於歐盟,它反對出現一個「超級的歐洲聯邦國家」,也是反對「脫歐」。 \n 新芬黨曾經一度衰落。1982年它在北愛爾蘭議會75席中只得到5席,政黨排名第5,得票率只有10%。1983年在英國國會的選舉中只得到1席,但因拒向英王效忠,事實上是當選而缺席。至於愛爾蘭國會,連1席都沒有。但從2000年以後,情勢逐漸改變。首先,在北愛爾蘭議會108席中增長到24席,政黨排名第3,得票率增至23%,並且加入北愛內閣,獲得3個部長席位;在英國國會中,它得到4席、在愛爾蘭國會166席中,則獲得5席。 \n 當大多數英國人決定「脫歐」後,反脫歐的新芬黨獲得的支持率大幅度增加。2020年在北愛爾蘭議會選舉中,它躍升第1大黨,席次增加到37席,得票率24%。在英國國會中,它的席次增至7席,至於在愛爾蘭國會也是大有斬獲,一口氣成長到27席,政黨排名提升至第2。 \n 從過去3個「20年」的發展看來,新芬黨放棄武裝鬥爭、堅持和平統一與平等公義,是它逐步壯大的關鍵因素。當英國人變得越來越分裂時,它仍堅持既定立場,主張和平統一、支持歐洲統合、力促愛爾蘭民族復興。現在,英國開展了「脫歐」之路,很可能將面對「北愛脫英」考驗。 \n 新黨當然不是新芬,兩岸關係與英愛關係也有所不同,但同樣面臨獨立與統一、戰爭與和平的挑戰。過去20多年,新黨艱辛努力,堅持清廉、公義、均富、統一的立場,未曾改變。它曾面臨各種挑戰與打壓,甚至有人質疑它的政治主張。但選民卻心知肚明,只有掌政者和當權派才有能力和條件「出賣自己」。至於在野黨派則必須「監督執政者」,使其免於專政與腐化!但現在許多人只看民粹風向,執政黨是否清廉、能幹,早已不在乎了。 \n 由此看來,新黨只要耐住寂寞、把住方向,秉持憲法「一中原則」,奉行孫中山先生民族富強、民權平等、民生均富的治國理念,一定有機會再成長、茁壯。相反地,那些隨風逐浪、變來變去的政客和朋黨終將消失在歷史灰燼之中。而持之以恆、不屈不撓,才是新黨不變的正道! \n (作者為國立金門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兼任教授)

  • 愛爾蘭的庶民贏了

    愛爾蘭的庶民贏了

     愛爾蘭大選雖然已在1周前結束,但本次大選結果造成的震撼,依然餘波盪漾,不僅在愛爾蘭國內,英國和歐盟方面都密切關注接下來的發展。 \n 一度是愛爾蘭共和軍(IRA)政治羽翼的新芬黨在這次大選中取得歷史性勝利,從邊緣地位躍為愛爾蘭第2大政黨,打破愛爾蘭中間偏右和兩黨協商組政的政治傳統。這個結果,恐怕連新芬黨自己都未料想到。 \n 舉凡經歷過北愛爾蘭衝突的人對愛爾蘭共和軍與其政治羽翼新芬黨的血腥一頁都不陌生。IRA當年把戰線從北愛拉長到英國本島,我依然記得1991年倫敦維多利亞地鐵站在早上巔峰時段發生爆炸案後的景象,對於一個在台灣長大未經歷過戰爭的學生,看到自己每天經過的車站成為愛爾蘭激進分子恐怖襲擊的目標,想起那些無辜的通勤者,不能明白這是什麼樣的仇恨和政治目的?IRA從此也不再只是報章雜誌上的一個名詞而已。 \n 1997年時任新芬黨第二把手的麥吉尼斯到倫敦外籍記者協會第1次與IRA指揮官面對面,我問喜愛吉他的麥吉尼斯,「吉他手怎麼會變成槍手?」1998年北愛和平公投前夕,首次前往貝爾法斯特採訪,目睹街上荷槍實彈的軍警和坦克,閃過腦海只有兩個字:戰區。那次公投後來奠定了北愛爾蘭政治定位與和平進程基石的《耶穌受難日協議》─那是北愛爾蘭和南愛的愛爾蘭共和國人民在殺戮血腥下,做出不能遺忘、難以原諒,但學習放下、給後代子孫一個和平機會的選擇。 \n 2011年英國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前往都柏林,成為百年來首位訪問愛爾蘭的英國君王,為英、愛關係創下歷史新頁。當時,麥吉尼斯擔任北愛首席第一副大臣,從殺手成為和平使者;愛爾蘭也從歐洲邊陲小島國成為歐盟第2富裕國家,被稱為「凱爾特之虎」。 \n 一切變得如此不同。2020年2月愛爾蘭大選的客觀環境是,受到歐元區經濟風暴衝擊的愛爾蘭走過從「老虎」一度變成「歐豬」的陰霾,並在英國脫歐動盪中選擇與歐盟並肩。愛爾蘭經濟再次起飛,單是2018年愛爾蘭的外國直接投資成長52%,同年英國下滑了13%。毫無疑問,愛爾蘭是全球化下歐洲最大受惠國。 \n 至於新芬黨這個主張南北愛統一,以極端、暴力、民族主義起家的政黨,不論在2018年愛爾蘭總統大選、2019年5月歐洲議會選舉或2019年12月英國大選,表現都在水平之下。唯獨這次愛爾蘭大選突然竄起,是什麼原因讓新芬黨在不到1年時間內快速興起,支持率上升超過15%? \n 愛爾蘭作家奧托認為,愛爾蘭選民對新芬黨的民族主義向來不感興趣,年輕一代選民對近年來極力漂白新芬黨血腥的歷史幾無認知。新芬黨在這次大選中吸引選民的是住屋和健保政策。都柏林薪資從2013年來上漲13%,房價卻漲62%,上班族連租房都感吃力;愛爾蘭健保系統則漸邁向依據患者荷包深度而非患者需求的醫療模式。因此選民支持新芬黨是民生因素,無關民粹。 \n 若奧托的觀察是正確的,這次大選結果對受惠於全球化的愛爾蘭不啻是一大諷刺;對倫敦和布魯塞爾,新芬黨這次勝出存有更大政治隱憂,對倡議愛爾蘭民族主義依然充滿警覺,脫歐後的英國尤其不希望英屬北愛出現尋求與南愛統一公投的訴求,如此,蘇格蘭必將再要求獨立公投,連串效應,英國和歐盟都難承受。

  • 北愛親英新教組織喊話 別為脫歐協議上街抗議

    北愛爾蘭具有影響力的奧倫治會社(Orange Order)領導人吉布生今天表示,儘管英國首相強生的脫歐協議讓他們失望,北愛的親英派應該避免發動暴力抗議。 \n 路透社報導,強生(Boris Johnson)與歐盟領導人上週達成的脫歐協議造成北愛親英派政治人物強烈反對,包括強生聯合政府中的民主聯盟黨(DUP)也說這弱化了北愛爾蘭在英國的地位。 \n 奧倫治會社的吉布生(Mervyn Gibson)在電話訪問中說:「人們感覺需要做點什麼,但我會鼓勵大家,現在不是上街抗議的時候。」他說:「我不想看見(親英)保皇派暴力,我認為現在該冷靜下來,只有共和派才會動用暴力。」 \n 擁有3萬名成員的奧倫治會社是新教徒組織,也是北愛爾蘭保皇派文化核心,以效忠英國王室聞名,並將強烈影響聯合派是否大舉上街抗議。許多聯合派政治人物是奧倫治會社成員,包括民主聯盟黨副黨魁陶茲(Nigel Dodds)。 \n 奧倫治會社每年會舉辦遊行,時常引發愛爾蘭民族主義天主教徒與親英新教徒緊張。吉布生說,北愛爾蘭的人得填海關表格,而蘇格蘭、英格蘭及威爾斯等英國其他地區卻不用時,那就是「有地方出錯了」。 \n 1998年的和平協議,主要終結了北愛爾蘭長達30年的教派及政治衝突「動亂期」(Troubles),這波衝突造成約3600人喪命,其中有些人命喪大不列顛本島和愛爾蘭的攻擊案。 \n 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之間的邊界在和平協議中保持開放,但英國脫歐後,要如何避免恢復硬邊界卻造成兩難境地,歐盟認為硬邊界將危及當地和平。 \n 在強生版的脫歐協議中,北愛爾蘭會留在英國關稅區,但如果從大不列顛本島送到北愛爾蘭的貨物被視為將進一步運往愛爾蘭和歐盟單一市場,則將被徵收關稅。 \n 然而,民主聯盟黨若想說服強生所屬保守黨的脫歐派國會議員一同反對新版協議,機會恐微乎其微,尤其是如果這些保守黨議員認定脫歐協議不會在北愛引發動盪,讓北愛脆弱和平置於險境。 \n 吉布生表示:「我認為他(強生)一直讓我們失望,極度失望。這是個會讓我們不知不覺進入愛爾蘭統一的協議,他沒有理解聯合派的立場,不是到現在人們才開始意識到這點。」 \n 「這個協議需要聯合派全面回應,協議部分內容需要更動,因為這個協議對聯合主義不是好協議,它讓我們在經濟上傾向都柏林,而我們是聯合王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應該被當一分子對待。」 \n

  • 訪北愛 英相強生踏進脫歐關鍵戰場

    英國首相強生31日將與數名北愛爾蘭領袖見面。北愛爾蘭是英國爭取脫離歐洲聯盟的關鍵戰場,也是隔著愛爾蘭海對望的英國與愛爾蘭唇槍舌戰的癥結點。 \n \n強生(Boris Johnson)昨晚抵達北愛首府貝爾法斯特(Belfast),愛爾蘭領袖警告,強生矢言有無協議都要脫歐的說法,可能將讓英國分裂。 \n \n強生將與北愛主要政黨舉行會談,討論恢復北愛在2017年1月解散的權力共享地方政府。不過,英國脫歐將仍是這趟訪問的主要議題。 \n \n愛爾蘭與北愛爾蘭之間有一條陸地邊界,基於經濟理由,雙方都希望脫歐後能維持自由往來,更重要的是,終結愛爾蘭民族主義者與支持英國統治人士數十年衝突的脆弱和平協議能夠維持下去。 \n \n移除北愛與愛爾蘭邊界檢查被視為是降低緊張的關鍵因素。但在英國脫歐後,這個邊界將成為歐盟外部邊境的一部分,法律規定需要加以管制。 \n \n前首相梅伊與歐盟達成的協議提出所謂的「邊境保障措施」(backstop),這項機制是為了維持歐盟單一市場,避免愛爾蘭島出現硬邊界。 \n \n不過,許多英國疑歐派議員認為,這給予歐盟太多控制英國的權力,梅伊的協議在國會3度被否決。 \n \n強生昨天告訴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邊境保障措施」是無法接受的,因此槓上都柏林和布魯塞爾當局。歐盟則堅稱協議無法重談。 \n \n強生在前往威爾斯時表示:「如果他們真的辦不到,顯然我們必須準備無協議脫歐。」他還說:「這都要看歐盟怎麼做,由他們做決定。」 \n \n瓦拉德卡指出,強生擬在10月31日最後期限前重談協議的計畫「完全與現實世界脫節」。

  • 資深記者:張慧英》英脫歐 喚起北愛恩仇

    資深記者:張慧英》英脫歐 喚起北愛恩仇

    北愛爾蘭人說話有一個特殊的腔調,句尾會往上飄,有點像台語的鹿港腔。當然,北愛和英國本土的不同,遠不止於此,隨著英國選擇脫歐,再度掀開北愛的歷史傷口。這才發現,歧異從來沒有弭平,憎意從沒真正過去。 \n有人誤以為北愛問題是宗教問題,其實它主要是殖民地與宗主國未竟的主權之爭,只是雙方族群信奉的教派不同而已。昔日大英帝國併吞愛爾蘭,來自英國的移民在北愛六郡占了當地人口多數,且享有特權及大筆土地。愛爾蘭獨立戰爭後簽訂《英愛條約》,愛爾蘭共和國成立,但北愛六郡親英的統一派不肯接受愛爾蘭統治,強烈施壓下,北愛六郡還是屬於英國。 \n對北愛六郡的愛爾蘭民眾來說,這是大大的不公平,自己原屬於愛爾蘭的領土竟被殖民者占據而無法回歸祖國,且英國移民恃其多數優勢,享有較高的政經地位,不僅排擠愛爾蘭原住民,在社會資源分配上也頗有不公。60年代美國民權運動的啟發下,愛爾蘭裔抗爭轉趨激烈,愛爾蘭共和軍的恐怖攻擊讓街頭染血,而英軍鎮壓又造成無武裝民眾喪生。英裔(信奉新教)與愛裔(信奉天主教)彼此仇視,一邊想讓北愛留在英國,一邊想讓北愛回歸愛爾蘭,主權之爭無從妥協。 \n北愛是個極度分裂的社會,當地的人,住在不同的社區,出生後上不同的小學、中學,上班也許在同一家公司,但下班後卻去不同的酒館,交際圈也通常涇渭分明。到現在北愛還有50多道分隔英裔與愛裔社區的「和平牆」,最長的達1公里。和北愛執拗而深刻的隔閡比起來,台灣的省藉問題真不算什麼事。 \n流血殺戮30年,失去了3600條生命,這樣的集體痛苦終於沉重到大家願意一起想辦法來擺脫,於是有1998年英國和北愛六郡、愛爾蘭簽訂的《貝爾法斯特和平協議》,北愛正式取得自治地位,依選舉產生自治政府及地方議會,北愛人民可以選擇成為愛爾蘭公民的雙重國籍。加上歐盟無邊界的理念,讓成員國之間人員得以自由流動,北愛與愛爾蘭不再有邊界之隔,這讓心懷祖國的愛爾蘭裔民眾大大得到滿足。 \n但英國選擇脫歐,卻硬生生揭開了北愛並未癒合的心結。脫歐派就是不想再和歐盟你儂我儂,才要求英國走自己的路,如果邊界依舊無控管、法規關稅同歐盟,那怎麼算脫歐?可是,當英國要和歐盟分彼此的時候,卻也迫得北愛又拉開了與愛爾蘭的關係,這讓愛裔民眾大為不滿。去年北愛議會選舉,「新芬黨」一舉奪下27席,只比統派「民主統一黨」少一席。 \n北愛的統一派堅持北愛要和英國同一國,不能有特別待遇;共和派則堅持北愛和愛爾蘭不能有硬邊界,依舊宛如一國。偏偏首相梅伊政績與聲望均差,去年國會大選保守黨表現不佳,離獨立組閣還差了8席,因此格外依賴擁有10席的民主統一黨。由於該黨堅持與愛爾蘭要有硬邊界,梅伊與歐盟的談判差點卡關,後來與歐盟達成協議不會有硬邊界,不過具體措施含糊其辭,只說北愛與愛爾蘭間會「監管一致」。 \n昔日的北愛,街頭到處是鐵絲網、檢查哨,連紅綠燈都包著鐵網。那樣的日子實在太淒慘,很少人想回到過去。因此即使英國脫歐,北愛大概也不會再重回流血老路,但歧異對立恐將轉趨激化。和平協議簽訂20年,北愛人民心中的藩籬,只是被遮掩,原來從未消失。 \n \n

  • 新芬黨領袖辭世 英相讚他締造北愛和平

    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今天向已故北愛爾蘭前副首席部長麥金尼斯(Martin McGuinness)致意,讚揚他在北愛和平進程扮演關鍵角色。 \n 路透社報導,梅伊在聲明中說,「儘管我無法寬恕他在生涯早期的作為,麥金尼斯最終仍在帶領北愛爾蘭共和運動遠離暴力方面扮演關鍵角色」。 \n 梅伊說:「就帶領北愛爾蘭從衝突走向和平方面而言,他做出了不可或缺的歷史性貢獻。」 \n 麥金尼斯所屬的新芬黨(Sinn Fein)說,他病後不久便撒手人寰,享壽66歲。在北愛爾蘭問題爆發期間,麥金尼斯1970年代開始投入街頭戰鬥,最後折衝和平談判。 \n 法新社報導,新芬黨在聲明中表示,「我們得知老友與同志麥金尼斯的死訊,深感遺憾與悲傷,麥金尼斯20日晚間在德利教區(Derry)過世。」 \n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麥金尼斯死於罕見心臟疾病。 \n 麥金尼斯今年1月以罹患重病及與對手民主聯盟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陷入緊張關係為由,宣布辭去所有政治頭銜。 \n 麥金尼斯辭職後,與民主聯盟黨共組北愛權力分享政府的新芬黨拒絕任命取代他的副首席部長人選,導致北愛重新大選,結果新芬黨大有斬獲。 \n 兩黨目前陷入政治僵局,意味倫敦當局可直接對北愛進行統治。 \n 10年前的5月,麥金尼斯與曾是宿敵的民主聯盟黨創黨元老裴斯萊(Ian Paisley)共創歷史,推動北愛成立權力分享政府。 \n 這項決定是北愛爾蘭和平進程的關鍵,在此之前,北愛深陷長達30年的暴力衝突,造成超過3500人喪生。(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60321 \n

  • 抗英統治 麥金尼斯與英女王歷史一握

    前愛爾蘭共和軍(IRA)指揮官麥金尼斯與來訪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2012年會面時的握手,成為北愛爾蘭和平進程數一數二最具象徵性的影像。 \n 反對英國在北愛統治的麥金尼斯(Martin McGuinness),而後轉為推動和平的人。他擔任北愛爾蘭副首席部長時,迎接來訪女王,當時唯一獲准進入現場的英國聯合社(PA)攝影、現為法新社攝影記者費斯(Paul Faith),拍下兩人微笑握手照。 \n 費斯回憶說,麥金尼斯首度和女王握手時似乎「相當輕鬆」,倒是安全警衛明顯地都很緊張。 \n 「愛爾蘭新聞」(The Irish News)報導,費斯說:「我記得馬丁(麥金尼斯)站在女王身旁,看起來非常輕鬆、自信、高興。」 \n 他說:「這張照片的重要性直到隔天,看到報紙才真正理解。每份報紙頭版都是這張照片,那衝擊我,知道那將成為歷史影像。」 \n 麥金尼斯的新芬黨(Sinn Fein)不承認女王在北愛的統治,但是他在協商1998年和平協議過程扮演關鍵角色。 \n 兩人握手更意義非凡的是,愛爾蘭共和軍要為1979年刺殺蒙巴頓(Louis Mountbatten)案負責,而此人是女王夫婿菲立普親王(Prince Philip)的舅舅。蒙巴頓和女王是遠親,是英國在印度最後一任總督。 \n 麥金尼斯今天辭世,享壽66歲。(譯者:中央社羅苑韶)1060321 \n

  • 北愛也要脫英 新芬黨:盡快推動公投

    在蘇格蘭首席大臣施特金(Nicola Sturgeon)提出新1輪獨立公投要求後,北愛爾蘭最大的民族主義政黨新芬黨(Sinn Fein)今天也表示,將「盡快」推動「脫英」公投。 \n 路透社報導,自從去年6月英國公投脫歐,而北愛投票結果顯示留歐之後,新芬黨即不斷呼籲北愛公投脫離英國,與愛爾蘭共和國「統一」。 \n 根據1998年終結30年北愛派系暴力的和平協議,如果北愛絕大多數選民似乎可能支持與愛爾蘭統一,英國政府可以要求公投。 \n 但北愛爾蘭事務大臣布羅肯希爾(James Brokenshire)去年7月曾說過,他不相信要求公投的時機已經來臨。 \n 民意調查過去顯示,大多數的北愛人民希望留在英國,易普索莫里(IPSOS-MORI)去年9月的民調顯示,1000人之中,僅22%的受訪者表示支持與愛爾蘭統一,63%的人還是傾向留英。 \n 然而,最近這幾月都沒有再辦民調,新芬黨則表示,從1週前舉行的國會選舉中發現,支持與愛爾蘭統一的人增加。 \n 新芬黨北愛領導人歐尼爾(Michelle O'Neill)在貝爾法斯特告訴記者:「英國脫歐將帶來經濟的大災難,也是北愛人民的災難,與愛爾蘭統一的公投得盡快舉行。」(譯者:中央社許湘欣)1060314 \n

  • 英公投前夕 地表最強老爸與007力挺留歐

    「地表最強老爸」連恩尼遜今天透過法新社發表聲明,指英國脫歐,將對他出身的北愛爾蘭產生不堪設想的影響。「007」丹尼爾克雷格與前球星貝克漢等人也紛紛跳出來籲「留歐」。 \n 6月23日,英國就要公投決定是否要繼續留在歐洲聯盟。 \n 以電影「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走紅、以「即刻救援」(Taken)系列片躍身「地表最強老爸」的連恩尼遜(Liam Neeson)說:「英國脫離歐盟,將會對愛爾蘭本島帶來最嚴重的分歧。」 \n 「經濟上,將往後退一大步。」 \n 若公投支持所謂的「英國脫歐」(Brexit),北愛爾蘭將隨著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退出歐盟,獨立的愛爾蘭共和國則會留在歐盟。 \n 北愛與愛爾蘭的邊界,將成為英國與世界最大貿易集團歐盟唯一的陸上邊界。如同愛爾蘭總理肯尼(EndaKenny)所言,這「將為政府、企業與消費者帶來額外的成本」。 \n 連恩尼遜警告,脫歐將會導致終結數十年「北愛動亂期」(The Troubles)暴力衝突的和平進程走上回頭路。北愛動亂指的是親英、多屬新教的聯合主義者槓上支持團結愛爾蘭、多屬天主教徒的民族主義者。 \n 連恩尼遜說,「將執行邊間控管、宣稱阻擋非法移民走後門進入英國,貿易將蒙受莫大影響。」 \n 愛爾蘭與北愛同是歐盟單一市場會員,自1988年和平協議終結動亂期以來,邊界幾乎不存在。 \n 64歲連恩尼遜寫道:「團結力量大,脫歐將讓我們衰弱。我懇請你們,站出來,投票留在歐盟。」 \n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隨著公投日期近逼,眾多英國名人紛紛跳出來表態。 \n 包含前英格蘭足球隊隊長貝克漢(David Beckham)、007系列片現任「龐德」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還有近50名球星,皆以「為了我們的下一代」,為留歐請命。 \n 丹尼爾克雷格今天穿著1件「沒有人是孤島,沒有國家可以單獨存在,6月23日投給留歐」的T恤,明確表達自己的留歐立場。 \n 貝克漢則在自己的臉書,以感性的字眼宣布,為了讓他的子女未來面臨世界問題時不是孤立無援,他支持英國續留歐盟。(譯者:中央社許湘欣)1050622 \n

  • 梅傑與布萊爾警告 脫歐將危害英國團結

    英國前首相梅傑與布萊爾今天警告,英國如果在23日舉行的公投決定脫離歐盟,將危害英國的團結,引發蘇格蘭重啟獨立議題,並可能對北愛爾蘭情勢造成動盪。 \n 梅傑指出,如果英國脫歐,蘇格蘭不滿被迫離開歐盟,將很可能尋求另一次獨立公投,結果可能和2014年不一樣。 \n 不僅如此,梅傑說,脫歐還可能對北愛爾蘭得來不易的政治穩定帶來動盪,「這將是個歷史錯誤」,脫歐將使多年努力的北愛和平付諸流水,前途未卜。 \n 布萊爾則指出,脫歐後將會影響北愛爾蘭的繁榮發展與政治情勢,雖然脫歐陣營指愛爾蘭與英國之間的旅遊仍能自由進出,但他認為會非常困難,主因是英國與愛爾蘭將會設計邊境檢查,如此一來就失去歐盟公民可以自由進出的意義。 \n 他強調,北愛爾蘭現在比過去更穩定、更繁榮,是因為用心建立的基礎,因此任何可能影響這個基礎的因素都必須要關注。 \n 前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在英國「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雜誌發表專文,呼籲英國續留在歐盟,他憂心如果脫歐,北愛爾蘭未來的繁榮與和平將受到影響。 \n 不過北愛爾蘭大臣維利爾茲(Theresa Villiers)反駁這些脫歐的警告,她說,和平協議自1923年即簽署,北愛民眾對和平協議的支持也非常堅定,質疑北愛民眾的支持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n 她說,如果英國決定脫歐,非愛爾蘭公民無法自由進出,如果這些歐洲移民沒有持合法文件經過愛爾蘭進入英國,他們將無法申請福利、租屋、到銀行開戶,最後還會被遣返,有很多機制可以控制非法移民。 \n 北愛爾蘭的政黨對歐盟公投立場不一,民主聯盟黨(DUP)支持脫歐,但新芬黨(Sinn Fein)及其它政黨則主張留歐。1050609 \n

  • 愛爾蘭總統:北愛和平值得自豪

    刻在英國進行國事訪問的愛爾蘭總統希金斯在英國國會發表演說,指出英國和愛爾蘭可以為北愛爾蘭和平做出的努力感到自豪。但他同時警告,北愛想要建立持久和平,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n希金斯是愛爾蘭1921年從英國獨立以來,第一位訪問英國的愛爾蘭國家元首。 \n希金斯說,目前英國和愛爾蘭兩國間建立的緊密關係,是過去曾被認為不可能的事。他表示,愛爾蘭和英國因為愛爾蘭獨立都經歷了「痛苦和犧牲」。但是,「我們承認過去的歷史,也衷心歡迎今天獲得的成就,那就是存在於兩國間的相互尊重、友誼與合作。」。 \n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8日晚間則在溫莎城堡宴請希金斯,女王表示,「我們記得歷史,但不能讓過去的歷史阻礙我們的未來。」。

  • 北愛國旗衝突 新教徒爆積怨

     北愛爾蘭國旗衝突事件七周來持續升溫,成為一九九七年北愛達成和平協定以來,最嚴重的暴力對峙。持續不息的怒火背後,是基層新教徒對社會優勢地位逐漸流失的不滿與不安。 \n 事件肇始於去年十二月三日北愛貝爾法斯特市議會通過取消市政廳常年懸掛英國國旗的慣例,改為僅在指定的日子懸掛英國國旗。該決議引發巨大反彈,抗議行動如星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迄今已有九十一名警察受傷,逾一百廿人遭拘捕,但示威卻毫無終止跡象。 \n 對於許多親英的北愛統一派新教徒,懸掛英國國旗是代表北愛為大英王國領土的重要精神象徵。 \n 居住在倫敦的理查傑肯斯自事件發生以來,隔周便飛回貝爾法斯特老家加入和平示威,他強調反對暴力示威,但坦承,對那些以暴力抗議的人,「或許有一些了解和同情。」 \n 傑肯斯指出,示威現場表現激烈的人多半來自城市內的國宅區居民,「這些藍領階層新教徒原本就很容易受到激進保皇派團體煽動,何況現在北愛的經濟情況那麼差。」 \n 任職貝爾法斯特市政廳的尼克拉科爾同意這個看法。她以身為在北愛的天主教背景居民經驗指出,「這個事件不僅是單純的政治動機而已,北愛的族群和社會差距,恐怕還是主因。」 \n 尼克拉說,那些過去自認社會地位比北愛天主教徒要高一等的新教徒,在北愛和平協議後,覺得逐漸失勢而不安,「國旗事件正好在經濟不景氣時,提供這些新教徒最好的洩憤管道。」 \n 國旗事件已使商家和旅館生意受到衝擊。英國政府呼籲北愛示威者自制,但效果不彰。目前除了發動社區勸導力量,從倫敦西敏寺到北愛貝爾法斯特警局,似乎都顯得束手無策。

  • 北愛不再全年掛英國旗 衝突升溫

     北愛爾蘭首都貝爾法斯特因市政廳放棄全年懸掛英國國旗引爆的衝突,持續升溫,並擴大到東貝爾法斯特,英國朝野十一日呼籲政府應即刻採取行動。 \n 北愛聯合派和獨立派協議,貝爾法斯特市政廳將放棄百年來全年懸掛英國國旗的傳統,改為每年僅在特定的十五天到廿天懸掛。這項改變,激怒了親英派人士,從本月四日開始,約有二千人聚集在市政廳外示威。 \n 過去一周,人數愈來愈多。憤怒的示威者不但投擲汽油彈和磚塊以暴力對抗警察,同時向參與協商、拒絕堅持反對新作法的地方議員和國會議員,發出死亡威脅。 \n 十五名蒙面親英保皇派示威者,更於十日深夜襲擊停駐在北愛英國國會議員榕各(Naomi Long)選區服務所外的警車,向內坐有警察的巡邏車投擲汽油彈。車內警員雖及時逃生,但警方表明將把案件列為謀殺未遂。 \n 多次接獲死亡威脅的榕各譴責示威者有計畫的暴力行動,表示在自由社會中,國會議員受到死亡威脅是不可思議的民主倒退行為。一周來此事件,已造成廿九名員警受傷,卅八名示威者被捕。 \n 英國朝野國會議員一致譴責,北愛暴力示威行為,已影響公眾安全,破壞北愛建立不易的和平進程,而要求英國政府立即採取因應行動。

  • 希拉蕊訪北愛爾蘭 被批親吻「殺手」

    希拉蕊訪北愛爾蘭 被批親吻「殺手」

     英國北愛爾蘭地區緊張情勢再度升高之際,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七日到訪北愛首府貝爾法斯特,與迎接她的北愛副首席部長麥金尼斯握手並互親臉頰。由於「新芬黨」籍的麥金尼斯曾是北愛游擊組織「愛爾蘭共和軍」(IRA)指揮官,英國《每日郵報》調侃希拉蕊是親吻「殺手」、「恐怖分子」。 \n 希拉蕊與北愛領袖們會談時譴責北愛地區近日連串的暴力事件,並敦促北愛各界持續堅決守護和平。她說,儘管和平得來不易,但總是有人會以暴力來考驗和平,甚至意圖摧毀和平。民主社會永遠都會有異議存在,但絕不能容許暴力,北愛各造都必須和平地一起面對造成分裂的各項挑戰。 \n 北愛首府貝爾法斯特市議會日前通過決議,明定往後市政廳外將只在特定的日子懸掛英國國旗,不會再終年飄揚。此事引發親英國的新教徒不滿,過去一周不但連日示威,還一再與鎮暴警察爆發衝突,至少已造成廿七名警察受傷。七日晚間在貝爾法斯特的衝突最為嚴重,共有八名警員受傷,警方逮捕了十二名滋事者,包括一名十三歲男孩。 \n 北愛警方六日在倫敦德里攔檢一部汽車,發現一具土製火箭,可能是用來攻擊警方裝甲車輛,因而逮捕車上四名親愛爾蘭的天主教共和派嫌犯。警方另在科洛發現了一個未爆的郵包炸彈。

  • 愛爾蘭共和軍叛離份子聯手抗英

     愛爾蘭共和軍(IRA)叛離份子「真愛爾蘭共和軍」(Real IRA)、「共和黨打擊毒品」(RAAD)和其他愛爾蘭獨立軍事武裝派別廿七日宣布,將聯手組成一個聯合武裝組織,共同對抗英國政府。 \n 這個新軍事武裝激進聯盟揚言,他們的主要目標,在於挫敗今年六月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和愛爾蘭共和軍前指揮官麥吉尼斯握手的和平進展。 \n 愛爾蘭共和軍的另一個主要叛離組織「持續愛爾蘭共和軍」則未加入此一軍事聯盟。 \n 這個新的軍事聯盟並在聲明中譴責,建立一個獨立、自由愛爾蘭的計畫,近年來遭到重大挫敗的原因,在於愛爾蘭共和軍領導階層「把愛爾蘭人民出賣給了假和平。」這些愛爾蘭共和軍領袖則成了北愛議會中的「橡皮圖章」。 \n 聲明中強調,只有英軍撤離北愛,才能完全避免武裝鬥爭。英國內政部對此一聲明,拒絕評論。專家認為,愛爾蘭叛離份子組成聯盟,英國情治安全機構定會嚴密觀察,但一般估計,尚不足以造成重大威脅。 \n 愛爾蘭共和軍二○○五年七月正式終止武裝鬥爭以來,其叛離份子曾多次宣布組成聯盟共同對抗英軍,但均無疾而終。

  • 英女王與北愛宿敵握手泯恩仇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為慶祝登基六十年,廿六日起巡行北愛爾蘭兩天,廿七日並在北愛首府伯發斯特與昔日宿敵「愛爾蘭共和軍」(IRA)前領導人麥金尼斯首次兩度握手,這歷史性的一握,象徵北愛和平進程邁入嶄新的里程碑。 \n 鼓吹北愛社群團結的慈善組織「合作愛爾蘭」廿七日於伯發斯特「Lyric劇院」舉辦活動,女王與現為北愛半自治政府首席副部長的麥金尼斯應邀參加,兩人先是在私下會晤時握手,在場陪伴的還有愛爾蘭總統希金斯與北愛首席部長羅賓森。 \n 麥金尼斯告訴女王,英國與北愛爾蘭人民必須認知北愛衝突加諸所有受害者與家屬的苦痛,而兩人此番會晤也傳達了「強而有力的訊息,即建構和平須有果決的領導」。 \n 麥金尼斯隨後在劇院外送別女王,兩人又公開握手,麥金尼斯也以愛爾蘭語說:「再會,上帝祝福您。」 \n 北愛爾蘭向來族群壁壘分明,居多數的天主教徒(共和派)主張北愛併入愛爾蘭,居少數的基督新教徒(聯合派)則希望續由英國統治,血腥衝突於一九六九年加劇,之後近卅年間,炸彈攻擊與暗殺案件頻傳,英國政府也鐵腕鎮壓IRA,動亂至少造成三千六百人喪生、兩萬餘人受傷。 \n 一九九八年四月,英國、愛爾蘭與北愛各主要黨派在伯發斯特締結和平協定,翌年底北愛成立半自治政府,IRA於二○○五年全面終止反抗英國統治武裝行動。。 \n 麥金尼斯現年六十二歲,一九七二年擔任北愛第二大城德里的IRA副指揮官,當年元月卅日德里爆發「血腥星期日」事件,英軍射殺十四名手無寸鐵的抗議民眾,據英方調查,麥金尼斯當時也持衝鋒槍參與示威。麥金尼斯雖稱一九七四年即已退出IRA,但史家認為他在該組織武裝抗爭期間一直很活躍。 \n IRA對英國女王而言,也有殺親之痛。伊莉莎白二世的表兄蒙巴頓將軍一九七九年與三名親人在愛爾蘭度假時,釣船遭IRA炸毀,四人皆亡。

  • 倫敦傳真-永不放棄對話的女政治家

     過去一周,倫敦非常的熱鬧繁忙。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委賴幸媛、總統府資政蘇起,以及台灣歐盟中心(EUTW)邀集的中外學者們,同時聚集英倫,從不同的觀點和角度,討論台海兩岸相關議題。 \n 曾經留學英國的賴幸媛在倫敦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RIIA)的專題演講中,論及兩岸政策時,談到協商對和平的重要性時,引述了二○○五年因腦瘤逝世的英國前北愛爾蘭大臣莫琳(Mo Mowlam)的經驗與觀察,指出當世界各地許多和平的努力在推動上遇到困難時,北愛議題可以得到不錯的進展,其中最主要的關鍵之一是,當英國與愛爾蘭密切合作時,和平的進程就可以進展神速;當英國與愛爾蘭中斷合作時,就是麻煩的開端。 \n 賴幸媛認為,莫琳的證言,談的不只是莫琳在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擔任英國北愛爾蘭大臣時任內的現象。一九八○年代,英國解決北愛爾蘭衝突的策略,也是由英國政府與愛爾蘭政府直接聯繫對話,開啟曙光。一九八五年時,英國與愛爾蘭簽署《英愛協定》(Anglo-Irish Agreement),英國邀請愛爾蘭參與北愛爾蘭事務,正式承認愛爾蘭共和國在北愛爾蘭事務上的協商諮詢角色,並試圖說服北愛爾蘭各大政黨參與協商,才讓整個北愛爾蘭議題產生重大的政治轉折,進入和解的新階段,奠下後來持續會談、協商的基礎。 \n 這段英國和愛爾蘭就北愛的協商歷史和後來站在協商第一線上,極力促成北愛爾蘭通過和平公投,達成一九九八年《北愛和平協定》(Good Friday Agreement)的莫琳,雖非賴幸媛專題演說闡述馬英九政府兩岸政策的主題,卻是整個演說中,關鍵且精妙的援例,點明了在台海兩岸推動和平進程中,台北和北京雙方,持續對話協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同時讓我想起莫琳和那些曾經參與九七年到九八年間北愛和平公投和《和平協定》的英國政客與國際同業,無論背景種族和政治立場為何,那段期間裡,見證北愛和平,都是生命中一件難忘的經驗。 \n 九八年初,北愛和平公投前夕,我首次走訪北愛,同行的兩位同業一位為法國《世界報》的倫敦特派,一位為南非《時報》的特派。前者在越戰期間,派駐亞洲;後者是在南非種族隔離和衝突期間的內政記者。我們在北愛首都貝爾法斯特機場會晤後,走進街頭,看到氣氛緊張、軍警坦克林立的景象,不約而同說出的第一句話是:「這簡直是戰區!」 \n 位於衝突區附近的大街小巷,每個轉折,都要小心翼翼,天主教徒和新教徒間,不得跨越彼此區域雷池一步,否則可能引來殺身之禍。街上遇到的每個北愛人,不分男女老少,幾乎都有自己的故事,談起和平和衝突,每個人仿若都是政論家。逾三十年的血腥殺戮,不論報復或和平,對當事者而言,仿佛都太沉重。然而,當殺戮對峙無法解決紛爭時,談判與和平,逐漸成為曙光和希望。 \n 「如果這是我們要的,那些政客就不能否認或漠視。」當時一位十五歲好友遭殺害的北愛天主教徒年輕人篤定的說,「和平一定會來臨。」 \n 對於當時隱瞞自己患腦瘤病情的莫琳而言,北愛協商則猶如自己吐盡最後心力的一搏。她後來把自己的北愛協商經驗總結在其著作《動力》(Momentum)中。莫琳指出,協商固然必須因地制宜,衝突和分歧也各自有異,但基本上,無論任何協商都必須包括下列幾項要素:第一,是「含括性」,必須把與協商有關各方人、政黨、團體的意見和考量都涵蓋在協商之內;第二,是建立互信和對彼此的信心,這點在推動和平進展協商中,十分不易,卻至為關鍵;第三,把握時機,保持協商動力,否則整個協商將可能大幅倒退。 \n 此外,莫琳認為,任何和平協商,還必須考量一般百姓的實際需求,要懂得處理「麵包與奶油」(bread and butter)生活層面上的務實議題;談判協商要有周全的計畫和策略,但在執行上也要有彈性,要有冒險但不躁進的判斷與勇氣。 \n 莫琳於二○○一年宣布退出英國政壇,○五年過世時,年僅五十五歲。而她永遠不放棄與任何一方對話的態度和精神,不僅博得參與和平協商各造的尊敬,也令英國政壇和與她接觸過的媒體,對她無比懷念。([email protected]

  • 賴幸媛:台灣打造兩岸和平不可逆轉基礎

    賴幸媛:台灣打造兩岸和平不可逆轉基礎

     應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院(RIIA)邀請,正在英國訪問的行政院陸委會主委賴幸媛(見圖,江靜玲攝)八日發表演講指出,馬總統對信念、原則的堅持及確實的執政能力,讓中華民國政府成為推動兩岸關係的穩定力量,為和平打造不可逆轉的基礎。她說,馬總統提出兩岸「互不否認」概念,已成國際法教科書重要依據,顯見制度化協商受國際矚目,並被引為典範。 \n RIIA是世界級國際事務智庫,以其總部所在建築物名稱而俗稱為「Chatham House」,常是英國政界領袖發表重要政策及與智庫對話場所。Chatham House主席Dr.DeAnne Julius在總部大門迎接賴幸媛時說,由於台灣大陸政策的成功,使馬總統成為國際政壇重要的國家領袖,讓全球對此歷史成就感到興趣。 \n 以中華民國陸委會主委身分受邀的賴幸媛,演講主題為「台灣的兩岸政策─為和平打造不可逆轉的基礎」。她以英格蘭、北愛和愛爾蘭政府簽署「英愛協定」,讓整個北愛爾蘭議題產生重大政治轉折,奠定九八年促成北愛達成和平協議為例強調,兩岸關係上,台海雙方合作對話也是重要關鍵。 \n 賴幸媛表示,根據台灣各界民調,近八成民意支持透過制度化協商,解決兩岸交流問題。她指出,堅實的民意基礎,也在日前成功促使原本否定兩岸簽署ECFA的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轉為認同ECFA的存在。 \n 賴幸媛強調,經濟之外,ECFA最特別的意義在於向世界傳遞了「兩岸和平」訊號。演說中,賴幸媛指出,當前兩岸政策成功,應歸功於符合台灣利益的務實主張,及馬英九總統堅定和一貫的政治領導。她說,馬總統深信台灣主體性與兩岸和平發展不是互斥的關係。 \n 稍後現場答問中,明年台灣總統大選和兩岸軍事,及台灣內部政黨加強溝通都是各界關切焦點。對於總統大選,賴幸媛表示,無論任何政黨執政都需慎聽人民到底要什麼,她個人則非常篤定馬英九一定會當選,因為台灣人民要的是兩岸和平。 \n 停留英國期間,賴幸媛將與英國產官學界就兩岸關係和政策進行意見交換,並將在十日與僑界晤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