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博勝案的搜尋結果,共07

  • 退役中將涉洩機密遭通緝 被爆續領月退俸及18趴210萬 國防部回應了

    退役中將涉洩機密遭通緝 被爆續領月退俸及18趴210萬 國防部回應了

    國防部整合評估室前主任、退役空軍中將林勤經涉嫌洩漏「博勝案」的機密,林自2007年退休後赴美,一度表示要回台說明卻放鴿子至今,高檢署2014年1月17日以違反國家機密法,將其通緝。林遭爆料通緝後仍續領月退俸達6個月,對此,國防部嚴正回應,月退俸為半年領發,林遭通緝時上半年月俸已發給,下半年後已停發迄今。 \n據了解,林勤經2014年1月17日被通緝後,仍持續領月退俸6個月,甚至以18%的優惠存款達4年。對此,國防部表示,月退俸是每半年領取一次,高檢署當年1月通緝時,該年上半年的月退俸已經發給,但下半年的月退俸則在2014年7月1日立即停發迄今。 \n國防部強調,經法務部發布通緝後,依規定由支給機關暫停發放俸金迄今,另於107年7月服役條例修正後停止發放優惠存款。 \n \n由於林勤經2007年退役赴美不歸,台灣高檢署對其發布通緝,直至2032年7月,時效長達25年。林勤經專長是通信與衛星,曾任參謀本部通資次長多年,之後以軍職轉文職方式,轉任整合評估室主任、戰略規劃司長、資源司長等重 要職務,他是軍中少數與綠營關係良好的將領之一,他在軍中作風大膽、敢言敢秀,經常引發爭議。 \n林勤經退休赴美後,加入美國籍,在美國大學任教,一度傳聞在美國著手開設軍火公司,還準備以軍火商身分,回台爭取代理博勝案等 軍購案,但林在台友人否認此一傳聞。 \n事後,調查局北機站將林勤經函送軍事高檢署偵辦,軍高檢因林勤經長年滯美未歸,發布通緝。但洪仲丘案後,軍事審判法修法,將軍事審判回歸一般司法審判,軍高檢遂將林勤經案移由台灣高檢署接手偵辦。 \n高檢署因傳喚、拘提林勤經未到案,依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發布通緝,時效25年;通緝時間至民國121年7月為止。

  • 花蓮震災一張福慧床突顯國軍後勤根本問題

    自此次0206花蓮震災以來,國軍在陸軍花防部、第二地支部、空軍第五聯隊、教準部、北部的陸軍53工兵群及南部的54工兵群均全力投入救災,突顯了維繫一支國防武力的必要性。此次救災卻突顯出參與救災官兵的休息品質長年不受重視的老問題,也讓多年來飽受詬病的後勤問題再次浮上檯面。 \n \n據《青年日報》所公布的照片,參與救災的官兵在廟宇內僅能坐在折凳上,雙手撐頭,或靠牆壁或倚靠物體休息。臺灣軍警戰術研究發展協會(TTRDA)監事趙武靈指出,非正規軍的美國國民兵,配備行軍床、墊子甚至枕頭,官兵可以充分休息恢復體力,長官也不會用「紀律」或「好看」為標準限制官兵的休息方式。看到國軍出動參與救災卻不能好好休息,不重視這些「小」地方,正是國軍長年的後勤弊病在此次救災再次被突顯之處。 \n \n趙武靈指出,美軍把個人生存基本裝備,小到淨水錠、濾水吸管、即食餐(MRE),大到睡墊、睡袋甚至帳幕弄好,而且不禁止官兵自己另行準備民用器材,這種普及化的作法才是正確觀念和作法。因為即便後勤能跟上部隊,也會因為支應災民的多種需要而焦頭爛額(事實上軍方確實有將帳幕等物資提供災民,因此顯然更該為救災官兵提供更好的個人裝備),假使部隊連短時間內「自給自足」的能力都不具備,那很快救援者就換變成需要別人來救援了 \n \n而國內救災經驗最豐富的民間團體-慈濟,在民國99年就考量到災區災民與救難人員的休息需求,費時3年於102年設計出了「淨斯福慧床」。這種類似一般塑膠折疊椅的床,一組重15公斤,可以一組作為一張座椅,兩組合併成為雙人背靠座椅,或合併成一張床鋪。且離地墊高30公分,因此即使現場積水仍然可以使用。設計上也無需組裝工具,拉開就可以使用。歷年來已分送至菲律賓、馬來西亞、尼泊爾、厄瓜多等國,在國內也已在105年高雄美濃地震中提供給包含國軍在內十多個個單位在現場使用,事後也捐贈136張給高雄市消防局。 \n \n趙武靈質疑,因應陳抗有豐富經驗的警方已經採用福慧床,國軍多年來不重視救災官兵的膳食、休息等後勤問題,近日《聯合報》報導國軍絞盡腦汁,推出軍校免試直升與縮短學程,為募兵無所不用其極,但觀念仍然不改,繼續不重視自己的弟兄,如此募兵如何會有效果?他更質疑,某些官員為了現場一致好看,所以才撥發一批「看似」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組燃抗焰服(Flame Resistant Organizational Gear, FROG),但卻無法保暖或防護的迷彩服給現場人員,有時間和能量搞這些,為何不平時好好提升「真正需要的」後勤呢? \n \n對於有酸民批評「上班午休會有床躺嗎?」,趙武靈駁斥「救災是要和時間搶人命,讓救災官兵半坐半臥、精神不濟甚至受涼生病,對救災會有幫助嗎」? \n \n此外,曾參與經國號戰機航電系統研發的工程師尹守紀,後續亦曾參與國軍C4ISR博勝計畫指出,美國政府有關地震暨洪水等災害之救災,相關系統建置與人員能力配置等架構亦皆引用軍用C4ISR的Systems of Systems集成系統工程架構,但從媒體報導觀察政府在此次救災的作為,「不像是有系統化的運作,尤其在資訊分享給想要參與的相關人員,因此導致有些物資過多,有些不足。只有總統與行政院長視察指導的部分有些系統化的展現,因此從救災的系統作為,臺灣應該要面對比前瞻計畫更重要的系統化基礎建設規劃」。 \n \n他亦呼籲,每次地震遭遇到相同的搶救或救災程序,面臨的問題應該是救難隊員無法進入各個傾倒的空間,科技部應開小型企業創新研發計畫(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 SBIR)專案,請國內的中小企業來解決這個問題,甚至是開發迷你型搜救機器人,搭配可無線傳送搜尋資訊的採購案,以科技來提升我國災防體系的能力。科技甚或創新,是為了解決政府所碰到的問題,但如果所開發的創新產品無法解決問題,從系統工程角度檢視,就如同航空工業常有的警語「這是一架好飛機,但不是使用者要的飛機」。救災或與救災有關的支援體系,應從系統工程角度,找出問題、律定需求、尋求國內產業共同開發各項可介面相通的資通訊產品,「創新」流程就是從系統工程衍生的。 \n \n從兩位專家的意見,可以發現不論是演習還是救災,需要的裝備和物資應如同慈濟般,事前研究需求並做好準備,而非每次都是災變發生後臨時向各界徵募,這點不僅是國軍的問題,更是地方政府和和中央政府的共同問題。一位曾參與救災的官兵透露,每次救災進駐區公所,均只有冰冷的地板可睡和一罐水,長官只會說「你辛苦了」,難道這種欠缺制度化的問題(國軍可以提供災民單兵個人帳棚,自己救災卻經常未攜帶帳棚、睡袋、睡墊),需要大鵬部長親自在現場坐鎮過夜,睡福慧床才能獲得重視嗎? \n

  • ︰陸竊密 鎖定美台「博勝」案

     最新一期美國《國防新聞》周刊分析指出,從美台近來數起洩密案看來,大陸竊密行動正鎖定國軍的「博勝」專案。 \n 博勝專案是國軍作戰指揮系統的重大工程,耗資新台幣數百億元,藉由高科技數位通信,整合並協調各軍種系統,同步傳遞資訊,以強化聯合作戰功能,是國軍「指揮、管制、通訊、情報、電腦、偵搜、監控」等C4ISR系統全面現代化工程,期程長,範圍廣,且涉及國軍與美軍之間的協同合作。 \n 最近空軍北部區域作戰管制中心一位蔣姓資訊管制官涉嫌洩漏軍事機密給在大陸經商的叔叔蔣富銘,轉手賣給中共當局,叔姪均已依外患罪嫌起訴。 \n 美國《國防新聞》周刊以顯著篇幅及標題評析這起事件,並詳述近幾年其他幾起洩密案,得出結論是:在中國大陸看來,國軍最具威力的防禦力量,不是飛機、軍艦、坦克,而是「博勝」案提供的早期預警、空防等能力。 \n 這篇文章指出,其他幾件,有的發生在台灣,有的發生在美國,均與「博勝」有關。在台灣有兩件,一件是去年初,陸軍司令部通信電子資訊處處長羅賢哲少將涉嫌洩露機密給中國大陸,被處無期徒刑;另一件是去年八月,台商賴坤玠在大陸遭吸收,返台蒐集飛彈技術資料等機密,被台灣高等法院以外患罪判刑一年六個月。

  • 高華柱:共諜案線索是美提供

     針對國軍爆發羅賢哲少將共諜案,國防部長高華柱昨天坦承,一開始線索是美方提供,不過在國安情治單位和國軍聯手調查下,花了三個月就偵破。高華柱說,共諜案是過去的問題現在才爆發,如果不破獲問題更大。 \n 高華柱表示,雖然羅案對台美軍事交流有一定影響,但目前並不會影響到美國對台軍售。 \n 情治界人士透露,羅賢哲之所以會被美方FBI盯上,主因是美方在兩○○八年曾破獲一起間諜案,即抗日名將薛岳女婿郭台生將博勝案與軍售等情報賣給大陸,有前車之鑑,美方對任何參與台美合作的承辦人都會監控,這也是羅賢哲在美行蹤遭識破的主因。 \n 據透露,FBI曾公開一段郭台生間諜案的跟監錄影帶,內容是郭台生與前美國防部官員柏格森見面交易情報的過程;郭台生長居美國並擔任「科學應用國際公司」國防顧問,這家公司曾參與台灣海軍在蘇澳軍港的「龍睛計畫」,並參與台灣軍方「博勝案」第二階段投標。柏格森任職主管軍售業務的國防安全合作署,職司武器系統分析。 \n 郭台生透過送錢、招待出遊等方式,從柏格森手裡取得博勝案等台灣軍事機密,轉交給中共。郭台生被判刑十五年又八個月,柏格森判刑五年。 \n FBI布下的天羅地網,把郭、柏二人在租來的汽車內交易過程全錄下來,並有郭台生拿了一疊美鈔塞進柏格森口袋等情節。這起間諜案還牽涉一名大陸女性,這位女性也判刑一年半。 \n 情治界人士指出,由於有郭台生這起間諜案,美方對台灣參與博勝案的人在美活動相當注意,而羅賢哲負責陸軍博勝案,他自以為沒問題,其實早被美方跟監多時。 \n 有關「博勝案」可能外洩狀況,國防部通資次長劉溪烈答覆國民黨立委馬文君質詢時說,原本預算一千五百億的「博勝案」只做了三分之一,其中海空軍已經完成,不過幻象戰機部分因是法國裝置所以有困難,至於陸軍部分則未完成,只有做到作戰區層級,目前已經完成損害管制。

  • 帥化民:共諜案外洩機密有限

     前陸軍中將、立法委員帥化民10日在華府表示,「博勝案」最關鍵設備,美國尚未交給台灣,因此羅賢哲涉嫌共諜案造成的傷害有限。 \n 在此同時,台北駐美副代表李澄然表示,這件洩密案不致影響美國與台灣間的互信,雙方交往的氣氛也依然良好。 \n 核心連結器還在構建 \n 帥化民在華府出席有關國防與安全的研討會。他回答媒體詢問時指出,博勝案從公元2000年開始推動,目前海、空軍都只進行了一部分,陸軍大約完成一半,「如果已經全部完成,那共諜案的傷害就會很大」。 \n 帥化民當初曾參與博勝案若干計畫。他表示,到目前為止,美方並沒有表示多少關切,主要是因為最核心的連結器(conjunction box)還在構建,美國尚未交給台灣,因此外洩的機密有限。他說,外洩的可能是若干技術規格,例如「國內的通訊網路大概是什麼樣的一個結構,這個部分可能會流出去」。 \n 他說,這起共諜案是丟人的醜聞,但應該不至影響美國對台軍售。他表示,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會不會有人因此更振振有詞的反對出售高科技武器給台灣。他直言道,發生這種案子,「給美方多一個藉口,他可以收取更多的錢,或讓期程更加延後」。 \n 共同出席研討會的前美國國防部中國科長卜大年認為,美國和台灣都面臨北京的間諜刺探,不會因此而影響軍事合作,美國對台軍售也應該照常進行,畢竟「我們都受過間諜案的傷害」,如果因為這種案子就減少雙方軍事往來,「是錯誤的,是有害的」。 \n 美方認為不影響互信 \n 此外,李澄然在台北駐美代表處的例行簡報會上回答媒體詢問時指出,這起共諜案已經由軍法單位積極偵辦,他不便評論;不過「台灣與美國間的互信從二年多前就建立了,所以雙方各種議題的溝通都很好,這件事不影響雙方互信」。

  • 共諜案三輸 趕緊亡羊補牢

     國軍爆發半世紀以來最高階少將共諜案,讓國軍防衛戰力出現極大威脅,更是台美軍事互信的空前危機。懲前毖後,國軍必須盡速拿出智慧妥為善後! \n 陸軍少將通資處長羅賢哲涉共諜案釀成「三輸」,傷害難以想像。羅嫌蟄伏軍中長達九年不被查覺,當中還能赴美擔任武官繼續「神不知鬼不覺」的情蒐四年且高昇將官,保防大紕漏莫此為甚,國軍真該挖個地洞往裡鑽。此一輸也!羅嫌洩漏美軍售博勝案、陸區案、天鷹專案、安捷專案,不僅為台、美好不容易建立的互信投下一顆難以言喻的震撼彈,日後軍售案的洽購與談判恐怕都不樂觀。此二輸也!國軍指管通情系統、光纖通信網路分布等均被攻陷,意味共軍可堂而皇之的直攻國軍心臟,亦即國家安全可被一擊斃命。此三輸也! \n 此刻顏面盡失的國軍能做的就是盡速亡羊補牢,而在重新布建聯合作戰神經中樞,以及修補台、美關係,尤須朝野的齊心協力。倘若還上演「見獵心喜」的戲碼,國人的身家性命真要大輸了!

  • 痛定思痛 嚴防人力情報洩密

     近日發生的少將洩密案,政府方面除了震驚與依法辦理外,似乎也沒有什麼應對方式了。 \n 一般情報書籍都會提到,情報分為三大塊:人力情報(Humint)、影像情報(Imagint)以及訊跡情報(Sigint)。人力情報通常比較會讓大眾理解,以「間諜」這種字眼描述相信大家都能體會這種情報的傳遞;影像情報指的是以拍照方式,例如影像衛星、偵察機或是拍照等所得到的情報;訊跡情報則包括雷達波參數、通訊頻率等等所洩漏出去的情資,各國廣建監聽站為了就是蒐集這種情報。 \n 目前中國大陸已經具備趨近完善的影像衛星偵照能量,也無法禁止中國大陸的衛星不能飛越台灣上方的太空空域,因此基本上這一塊情資是無法預防的,軍方只能透過掩蔽、地下工事化、欺敵等手段來因應。訊跡情報方面,兩岸可說是打成平手,對岸廣設監聽站,台灣也在外島與本島等要點設置「工作站」,雙方的監聽能量雖然平比,但對岸可投入較多的人力與「資源」,因此這一方面的情資收集能量,外界多半認為對岸略勝一籌。但現在最有漏洞的就是人力情報這一塊。 \n 隨著科技技術的發達,一般多以為人力情報已經沒有甚麼用處了,因此會疏於相關人員的考核與管理,殊不知洩密最嚴重的往往是自家人所洩的密。這種情況美國曾經發生過幾起,都是自家人洩的密,真正被前蘇聯特工所刺探出的情資,其傷害反而來得小。 \n 台灣陸續發生過劉岳龍父子洩密案、中科院技正洩密案、軍情局雙面諜案等等,好像這種案例會定期發生似的,也都是人力情報方面的洩密。然而,該如何防止大陸情資單位對我方相關人員的策反呢? \n 由於冷戰早已經結束加上兩岸關係日漸緩和、政府高層也極力營造出和諧的氛圍,若以愛國、忠誠等這種無形的意識形態要求這些人遵守相關規定,恐怕會笑掉大牙而且也無法強制讓相關人員遵守。若以提高金錢報酬的方式為之,少將的薪資不可謂不高,況且台灣方面也恐怕也無法出得起中國方面收買我方洩密人員的金額。 \n 目前的補救方式,除徹底清查洩密案所帶來的損害,並採取相關的補救措施,必須更新博勝案與其他相關的軍事通訊設備外,更重要的是加強情報單位相關人員的掌控。鑒於情報單位往往採「單線作業、複線布置」的作法,因此整個情報體系有必要做一個改革,將重要的情報分散在不同單位上。固然這會帶來情治單位若干的不方便,但屢屢爆出「匪諜」案的軍方與情報體系,確實有必要做這種不同於西方情報體系的改革。唯有痛定思痛,方能解決層出不窮的洩密案。(作者為軍事研究者,目前從事出版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