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卡拉揚的搜尋結果,共24

  • 小提琴天后慕特首登衛武營 演奏貝多芬奏鳴曲

    小提琴天后慕特首登衛武營 演奏貝多芬奏鳴曲

    年近60歲的小提琴天后慕特,依然活力滿點,近期忙於和奧斯卡作曲家約翰.威廉斯合作錄製專輯,同時也持續挑戰自我,持續開啟新的音樂計畫,年底將再登台,首登全亞洲最大的衛武營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音樂廳,以饗樂迷。

  • 讓卡拉揚傾倒 單簧管名家莎賓梅耶來台

    誰能讓指揮帝王卡拉揚傾倒,執意排除萬難,讓她進入百年樂團柏林愛樂,成為柏林愛樂第一位女性團員?答案就是世界知名度最高的單簧管獨奏之一家莎賓‧梅耶(Sabine Meyer)。這位以溫柔婉約的樂聲迷倒卡拉揚的音樂家將來台舉行音樂會,與慕尼黑室內樂團合奏多首改編成單簧管與室內樂團版本的莫札特樂作,紀念這位音樂天才260週年誕辰。 \n \n不提她的話題、美貌與性別,莎賓.梅耶就是位熱愛音樂與生命的音樂家。莎賓.梅耶1959年生於德國,父親也是單簧管演奏家,但為了生活,父親總是教鋼琴跟演奏美國流行音樂維生,從小梅耶就學習手風琴,成績出色,這也打下了她之後演奏單簧管的基礎。 \n \n這次來台,梅耶將與同樣來自德國的慕尼黑室內樂團同台演出,該團有「巴伐利亞經典之聲」美譽,也是世界地位最崇高的室內樂團之一。梅耶也將與夫婿萊納.魏勒一同演出,帶來孟德爾頌為單簧管、巴塞管所作的《第一號協奏曲》,魏勒將以古單簧管「巴塞管」與梅耶合奏,忠實呈現18世紀單簧管的迷人樂聲。 \n \n莎賓‧梅耶與慕尼黑室內樂團音樂會將於10月31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登台40周年 將來台辦音樂會 慕特:卡拉揚是上帝給我的禮物

    登台40周年 將來台辦音樂會 慕特:卡拉揚是上帝給我的禮物

     1976年,慕特(Anne-Sophie Mutter)首度登台演出,當年她才13歲,一臉稚氣但才情洋溢。時光飛逝,當年的小女孩已成為家喻戶曉的小提琴女神,今年是慕特登台40周年紀念,她將來台舉行小提琴獨奏會。 \n 13歲被挖掘 人生翻轉 \n 「我不在乎年齡曝光,只想用音樂會記住這個重要的事件,傳達音樂的情感比我穿什麼禮服,台上表情是否滿溢笑容更重要。」睽違4年,慕特11度訪台,將帶來莫札特、浦朗克、拉威爾等樂作。 \n 慕特說,13歲那年,她跟哥哥一起參加琉森音樂節,被指揮家卡拉揚發掘,邀請她參加隔年薩爾茲堡音樂節,人生從此翻轉。慕特隔年果然在薩爾茲堡音樂節亮相,從此展開小提琴家生涯。 \n 「卡拉揚從未教過我技巧,卻讓我體會到音樂的呼吸。」慕特說,卡拉揚的口頭禪就是:「為何不這樣試試看呢?」讓她對音樂產生很大的悟性。慕特說,卡拉揚就像是上帝給她的禮物,「他教會我在音樂面前永遠謙卑,他也讓我知道,演奏音樂用的是頭腦,不是技巧。」卡拉揚喜歡飆車,喜歡瑜珈跟運動,「這些都深深影響到我。」 \n 演奏用頭腦 不是技巧 \n 慕特1996年以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獲得西班牙唱片大獎,2003年成為卡拉揚當代傑出音樂家獎的首位得獎人,也4度獲得葛萊美獎,除了以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錄音獲得葛萊美獎最佳室內樂演奏專輯,其他都是錄製當代曲目,展現她擁抱當代音樂的視野。 \n 2008年,慕特成立「安.蘇菲.慕特基金會」,目的是提攜歐洲具有弦樂天份的青年演奏家,這也是1997年慕特創立「安.蘇菲.慕特之友基金會」的任務。近年慕特則熱衷投入慈善音樂會,6月中才剛在德國為萊比錫難民機構、敘利亞孤兒機構舉辦慈善募款音樂會。 \n 慕特對開發新樂迷也頗有一套,去年首邀在柏林被稱為「新家園」以舊火車站改裝成的夜店,與多年的鋼琴家搭檔歐奇斯、伊朗大鍵琴家伊斯法哈尼演出橫跨3個世紀的古典音樂,從巴赫、威爾第、蓋希文到約翰‧威廉斯的作品,全場爆滿。 \n 對慈善募款 大力投入 \n 「大師系列一」安.蘇菲.慕特登台40周年音樂會10月11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6月27日起開放預購。

  • 慕特登台演出40年 10月11度來台

    從13歲登台至今滿40年的德國小提琴家安‧蘇菲‧慕特,今年將第11度訪台演出,帶來莫扎特奏鳴曲、拉威爾第二號奏鳴曲、聖桑前奏與隨想輪旋曲等曲目。 \n 安‧蘇菲‧慕特出生於德國萊費爾登的巴登‧符騰堡,慕特13歲時,指揮家卡拉揚就邀請她和柏林愛樂管弦樂團共同演奏。15歲的時候在卡拉揚的指揮下,慕特錄製第一張唱片,和柏林愛樂管弦樂團錄製莫扎特的第三、五小提琴協奏曲。同年她被評為年度藝術家。 \n 由於慕特的出生地鄰近慕尼黑,多半會被認為是慕尼黑人,在慕尼黑也有一條以她名字為命名的「安‧蘇菲‧慕特路」。 \n 慕特曾有兩段婚姻,與第一任丈夫育有兩名小孩,她的丈夫是卡拉揚的律師,兩人透過卡拉揚介紹認識,相差30歲,不過在1995年第一任丈夫過世,2002年與指揮家安德列‧普列文再婚,兩人於2006年離婚。 \n 慕特雖然對小孩教育嚴格,幾年前接受澳洲媒體訪問時提到,兩個小孩都很喜歡音樂,但小孩絕對不會成為音樂家,不要兒女繼承她的音樂事業。 \n 近幾年慕特的重心放在教育、提攜歐洲具有天份的弦樂演奏者,也關心當代社會與醫療議題,6月初才為敘利亞難民做慈善演出,她也曾獲得萊比錫孟德爾頌獎,也是德國聯邦政府一級勳章的持有者。 \n 她將在10月11日來台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安‧蘇菲‧慕特登台40週年音樂會」演出,將帶來莫扎特奏鳴曲、浦朗克小提琴奏鳴曲、拉威爾第二號奏鳴曲、聖桑前奏與隨想輪旋曲。1050620 \n

  • 被譽為東德的卡拉揚 庫特馬舒紐約逝世 享壽88歲

    又有一指揮大師殞落!大指揮家庫特馬舒(Kurt Masur)台灣時間12月19日下午4點過世於紐約,享壽88歲,消息傳出,樂界莫不噓唏。這位「東德的卡拉揚」無論在音樂上或是人道和平的努力上,都展現了他獨一無二的光芒。 \n馬舒1927年誕生於前東德,萊比錫雖非他的出生地,但他主要包括鋼琴、作曲及指揮的學習都在萊比錫。庫特馬舒在1946年到1948年間在萊比錫音樂高校學習指揮,成績出色,1953年到1955年在萊比錫市立劇院擔任指揮,1955年起擔任德勒斯登愛樂樂團指揮。1960年到1964年則在柏林喜歌劇院任職。1964年到1967年間起開始到西方指揮,遊走歐洲各國和南美。1967年到1972年出任德勒斯登愛樂樂團首席指揮。1970年正式接下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指揮一職,一待28年,將樂團帶上巔峰。 \n馬舒從1970年接掌該團一直到1996年榮退,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子弟兵們也推崇他是該團史上第一位「桂冠指揮」,同年他更獲頒德國國家藝術協會的金質音樂榮譽獎章,表彰他在音樂上的貢獻。 \n見證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合併,馬舒受邀擔任紐約愛樂管弦樂團音樂總監,帶領樂團踏上另一番巔峰。之後擔任法國國家交響團音樂總監,一樣維持並發揚該團的音樂水準。 \n庫特馬舒生於戰亂時代,但他的音樂卻帶給世人心靈撫慰,尤其是貝多芬系列詮釋,他忠於原譜,但不墨守成規,他進50年前在德勒斯登和萊比錫演出的貝多芬居然被譽為一場革命,他把貝多芬交響曲中的戲劇因素發揮至極致,音色高貴溫暖又深具感染力。在卡拉揚和伯恩斯坦相繼辭世的二十世紀末,馬舒儼然成為貝多芬交響樂的首席代言人。 \n馬舒與台灣淵頗頗深,牛耳藝術總監牛效華表示,馬舒曾經多次率領紐約愛樂訪台,他曾經帶領紐愛到高雄演出,成為首度造訪高雄的國際交響樂團;他也曾經率領法國國家交響樂團到台南演出,一樣受到熱烈歡迎。他也曾經大力栽培過台灣出生的旅美鋼琴家黃海倫,至今已經是家喻戶曉的國際鋼琴家。

  • 慕特談《光之遊戲》:深刻而美麗

    慕特談《光之遊戲》:深刻而美麗

     德國小提琴天后慕特(Anne-Sophie Mutter)今晚將與英國指揮家法蘭西斯(Michael Francis)、國家交響樂團NSO合作,獻上兩位偉大德國作曲家作品──樂聖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及德國當代作曲家黎姆(Wolfgang Rihm)《光之遊戲》,這也是慕特首度在台灣演出現代曲目。 \n 已經是第九次來台的慕特(見左圖,陳信翰攝),這是首次與NSO合作。慕特說:「這兩天我們都在忙著彩排,對於樂團絕佳的專注力、優良的紀律及超高的領悟力,印象非常深刻。」 \n 慕特十三歲就被卡拉揚發掘,十六歲便與指揮卡拉揚和柏林愛樂合作演出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廿二歲與卡拉揚灌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二○○八年為紀念卡拉揚百歲冥誕,慕特與指揮小澤征爾、柏林愛樂再度合作這首協奏曲,讓她攀上事業新高峰。出道卅六年的她,也熱中開發新曲目,出道至今有六張收錄近卅首現代作曲家創作的專輯,包括黎姆的《光之遊戲》。 \n 慕特表示,《光之遊戲》是黎姆第二度受她委託創作的樂曲,旋律精細微妙、層次豐富,並且運用莫札特時代小樂團編制演出。她說,「是部小眾的作品,但內涵深刻美麗,值得細細聆聽。」 \n 這次與慕特一同登場的法蘭西斯,曾在二○○七年代打,替身體不適的指揮名家葛濟夫上台指揮倫敦交響樂團,備受矚目。他也與慕特合作數次,培養出默契。首先是二○一○年,他指揮紐約愛樂,與慕特一同首演《光之遊戲》。接著,在慕特今年歐洲巡迴,他則與斯圖加特廣播交響樂團合作演出庫瑞爾的《時光機》小提琴協奏曲。五月再度與慕特、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團員組成的樂團,在歐洲七個城市演出。 \n 法蘭西斯表示,他第一次聽到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就是慕特演奏的版本,因此能同台演出感覺非常榮幸。慕特將於今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十八日在高雄至德堂演出。

  • 慕特將抵台 與NSO合奏貝多芬協奏曲

    慕特將抵台 與NSO合奏貝多芬協奏曲

     德國小提琴家慕特(Anne-Sophie Mutter)被譽為小提琴界的天后,下周她即將來台舉行音樂會,與NSO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演出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以及德國當代作曲家黎姆(Wolfgang Rihm)作品《光之遊戲》,這也是慕特首度在台灣演出現代曲目。 \n 慕特十三歲就被卡拉揚發掘,至今名滿天下,出道卅六年發行專輯無數,多次獲得葛萊美等大獎肯定,一九七九年她與卡拉揚和柏林愛樂合作演出貝多芬協奏曲,當時她才十六歲,卻展現大將之風。二○○八年為紀念卡拉揚百歲冥誕,慕特與小澤征爾及柏林愛樂合作這首協奏曲,再度攀上事業高峰。 \n 慕特表示,貝多芬協奏曲是小提琴家的聖母峰,所有人都想攻頂,攻上了,就像得到一張證書一樣,讓人充滿自信與榮耀。 \n 「這不是貝多芬晚期的作品,但我相信它已經表達了他的哲學概念─穿越黑暗、到達光明,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愛這首曲子的原因,我和卡拉揚合作的十三年間,演奏最密集的就是這首。」 \n 對於卡拉揚的慧眼及栽培,慕特心存感念,兩人從七○年代末起,幾乎合作過所有的小提琴協奏曲,「他對音樂的精確性非常堅持,有時會和柏林愛樂排練超過五十個小時,根本就是個控制狂!但那是為了讓每個音符都滲到每人的血肉之中,讓音樂家們了解彼此。」 \n 慕特說,卡拉揚就是能夠抓住演奏者的靈魂,讓大家想為他演奏,即使永無止盡的排練,也不認為是一種折磨。 \n 慕特表示,當一百多把樂器發出來的聲音,都融為一種聲音、一個靈魂,聽眾當然會感動,慕特說:「和卡拉揚的每一次合作,都能賦予音樂全新的生命,發現新的東西,讓你一輩子都學習不完。」 \n 慕特將於十一月十三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十八日在高雄至德堂演出。

  • 開發新曲 黎姆跨刀寫《光之遊戲》

     慕特在樂壇屹立多年,靠的不只是精湛琴藝及姣好身材,她熱衷開發新曲目,也是成功關鍵,所錄製的六十多張唱片,就有六張收錄近卅首現代作曲家的作品,包括黎姆的《光之遊戲》。 \n 黎姆現年六十歲,是新簡單學派(die Neue Einfachheit)代表人物,一九九二年受慕特之邀創作《被歌唱過的時光》,大受好評,時隔廿年,慕特再次請黎姆為她跨刀,希望他創作一首能和莫札特協奏曲一同演出的曲子。 \n 《光之遊戲》在德文中與「簡單工作」一語雙關,同時也有「空靈的遊戲」之意,黎姆表示,光這個字也有輕的意思,但輕不代表沒分量,他希望能以小編制的樂團,加上小提琴的演出,烘托出一種夏日散步的氛圍。 \n 慕特表示,近年她經常身兼指揮及獨奏者兩個身分,演出莫札特小提琴協奏曲,對其中的美妙音色,以及樂團與演奏者的互動特別感興趣,思索如果透過相同編制演出現代作品,會有怎樣的化學作用,因此才有許多委託創作的計畫,希望透過新舊作品的並陳,讓古典音樂持續流傳下去。 \n 不過演奏了這麼多作品,慕特卻從未錄過巴哈無伴奏小提琴組曲,只有在卡拉揚百年冥誕音樂會時,以巴哈d小調組曲中的〈薩拉邦德舞曲〉作為安可曲。 \n 慕特表示,當年第一次在卡拉揚面前演奏,就是演出同一組曲中的夏康舞曲,效果很不錯,最後因此和卡拉揚結下不解之緣,對這套曲子有很棒的記憶,但她表示,巴哈無伴奏小提琴組曲是非常神聖的,不同時期會有完全不同的想法,除非她能確認這是她的最後一次巡迴演出,否則她將不會輕易演奏這些作品。

  • 向卡拉揚致敬 慕特演出貝多芬

     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是經典中的經典,盪氣迴腸的旋律感動許多樂迷。德國小提琴家慕特(Anne-Sophie Mutter)十一月將來台舉行音樂會,由英國指揮家法蘭西斯(Michael Francis)帶領NSO國家交響樂團演出這首膾炙人口的作品。 \n 慕特十三歲被卡拉揚發掘,至今仍名滿天下,出道卅六年發行專輯無數,多次獲得葛萊美等大獎。樂迷至今仍津津樂道她在一九七九年與卡拉揚和柏林愛樂合作錄製的貝多芬協奏曲的專輯,當時她才十六歲,嬰兒肥加上稚氣未脫,卻仍展現大將之風,為事業奠定基礎。 \n 二○○八年為紀念卡拉揚百歲冥誕,慕特再次與及柏林愛樂合作貝多芬小提琴首協奏曲,這次的指揮是小澤征爾。相隔近卅年後,慕特的演奏更見成熟穩健,被視為出道以來的最佳展現,對慕特而言,貝多芬協奏曲可謂意義非凡。 \n 慕特今年已是第十度來台,在台擁有固定支持的聽眾。她表示,相對於其他國家的樂迷而言,台灣的聽眾更為年輕熱情,加上她多次來台上大師班,接觸了不少本地學生,見識到他們的音樂素養,讓她對台灣的觀眾更有信心。 \n 因此,這次來台,除了台北的演出,慕特特別指定要在首都之外的城市表演,讓更多台灣樂迷聽到她的音樂。她也堅持和本地的樂團合作,和更多台灣音樂家交流。 \n 慕特將於十一月十三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十八日在高雄至德堂演出,除了貝多芬協奏曲之外,還將演出現代作曲家黎姆(Rihm)的作品《光之遊戲》。

  • 林奕汎彈葛利格 先嘗挪威水

    林奕汎彈葛利格 先嘗挪威水

     台灣青年鋼琴家林奕汎(見圖,實習記者謝苡晨攝),前年獲得挪威葛利格鋼琴大賽冠軍,並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邀請,在法國等地演出。今年十月十日他將回台舉行獨奏會,重現拿手的葛利格曲目以及穆梭斯基的《展覽會之畫》。 \n 他提及當時參賽的情況:「我從未到過挪威,抵達後也沒時間去葛利格的故居參觀,隔天馬上就要比賽。我只好買了幾瓶當地的礦泉水及麵包,感受這個地方的氣息。」 \n 林奕汎說,葛利格的音樂平易近人,又充滿感情,他嘗試以最自然的情感去表現,證明音樂不受種族國界的限制,東方人同樣能將北歐音樂詮釋到位,贏得國際肯定。 \n 林奕汎生於一九八七年,因為父親是指揮卡拉揚迷,他從小接觸交響樂,但直到十二歲時才正式學鋼琴,考上漳和國中音樂班。不過因起步晚,剛開始有點辛苦。「很多同學已經會的曲子,我必須在這三年補起來,我也是在那時才接觸葛利格的音樂。」 \n 新店高中音樂班畢業後,林奕汎考上台北藝術大學,在指導老師、鋼琴家魏樂富的建議下,轉赴德國漢諾威音樂學院就讀。二○一一年畢業後,他更以全額獎學金的榮譽進入美國新英格蘭音樂學院,追隨鋼琴家謝爾曼(Russell Sherman)繼續學習。 \n 林奕汎在求學期間展現驚人才華,二○○三年起陸續在義大利貝雷塔城大賽、伊布拉音樂大獎及國內的國台交鋼琴協奏曲大賽中獲獎,更在二○一○年獲得挪威葛利格大賽首獎。 \n 林奕汎表示,他雙手彈著鋼琴,腦中卻迴盪著交響樂。「卡拉揚曾說,他心中想要的音樂,兩隻手無法傳達,所以他才學指揮。對我而言,鋼琴就是我的樂團,我用它來產生更多豐富的音響及色彩。」

  • 師承卡拉揚 湯沐海今指揮國樂團

     指揮大師卡拉揚唯一華裔弟子、指揮家湯沐海,今天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指揮台灣國家國樂團,演出華人作曲家的作品,包括譚盾的《西北組曲》,《金陵十二釵》配樂陳其剛的《逝去的時光》,郭文景的《滇西土風三首》以及台灣作曲家張宜蓁的《飛天》五弦琵琶協奏曲。 \n 湯沐海是享譽國際的華人指揮之一,這次是他第三次指揮國樂團。湯沐海指出,指揮古典音樂和國樂並無不同,差別只在樂器和風格的表現,身為指揮要設法讓團員突破技術問題,並在精神上給予鼓舞。 \n 「指揮最重要只有兩件事,一是在技術上協助團員解決問題,二是在精神上,以最短的時間讓每個樂手煥發青春,將他們心中的死火點燃,有時那把火點燃了,技術問題也跟著解決了。」 \n 湯沐海生於一九四九年,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後赴德國學習,取得慕尼黑高等音樂學院大師班文憑。一九八二年受到卡拉揚的注意,收他為弟子。 \n 湯沐海感念卡拉揚的提攜:「卡拉揚不會喋喋不休,而是給你創造條件,製造學生可以學習的環境,他提供我物質的資助,還安排我去聽柏林愛樂排練,對年輕人而言是相當不容易的機會。」 \n 湯沐海認為,卡拉揚的音樂非常有感染力,即使排練也有令人感動的片刻,「他是大線條的凝聚力量,然後在最後一刻把你擊倒。」 \n 湯沐海從一九八三年起在全球各地演出,曾指揮過倫敦愛樂、巴黎交響樂團、以色列愛樂等樂團,和曼紐因、羅斯托波維奇、朗帕爾等大師合作。近年活躍於歐陸,曾擔任芬蘭國家歌劇院音樂總監,現任瑞士蘇黎世室內樂團音樂總監兼首席指揮,並身兼上海愛樂、浙江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 湯沐海來台 這次指揮國樂團

     大陸市場崛起,在經濟與文化領域均發酵,早在去年底大陸中央喊出「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之前,各地文化軟硬體早已競相冒出,就在國際知名指揮紛赴大陸探路的同時,一批「海歸派」指揮陸續回到故土,即將來台的湯沐海為代表人物之一。 \n 湯沐海曾多次來台客席,一度被列為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人選。3月17日再次訪台,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出,指揮的不是交響樂團,而是國樂團。然而湯沐海為國家國樂團安排的曲目,主要鎖定較為現代和交響化作品,像是譚盾《西北組曲》、郭文景《滇西土風三首》以及由大陸大提琴家朱亦兵拉奏的陳其鋼作品《逝去的時光》。 \n 湯沐海出生電影世家,父親湯曉丹是著名導演,他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留學德國期間有幸與「指揮帝王」卡拉揚學習。除頂著「卡拉揚學生」頭銜,他也靠實力開拓華人指揮在歐洲的生涯,包括擔任芬蘭國家歌劇院常任指揮。此外,他也擔任2009年掛牌的浙江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 古典音樂會躍銀幕 大師樂音揚

     欣賞古典音樂會不一定要在音樂廳裡正襟危坐,走進電影院一樣能欣賞得到!十一日起有十場經典古典音樂會在全台灣北中南五家電影院上映,節目內容包括指揮家小澤征爾與小提琴天后穆特合作的《卡拉揚百歲音樂會》,知名導演陳凱歌擔任佈景設計的歌劇《杜蘭朵公主》,以及伯恩斯坦指揮演出的馬勒交響曲《復活》等。 \n 這項由德國Unitel Classical公司推出的計畫,去年在香港藝術節放映一系列古典音樂會影片,受到愛樂者歡迎;去年美國也有二七○家戲院同步轉播華裔鋼琴家郎朗演出的《鋼琴英雄李斯特紀念演奏會》,台灣院線也曾於一月初放映,可見民眾對進入電影院欣賞古典音樂,已有其接受度。 \n 率先登場的歌劇《杜蘭朵公主》,故事背景發生在中國,二○○八年中國導演張藝謀執導,在北京奧運主場館演出引發轟動。這次在台灣上映的是導演陳凱歌擔任舞台設計的版本。陳凱歌曾以《霸王別姬》獲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二○○八年同樣受邀到西班牙瓦倫西亞歌劇院為《杜蘭朵公主》加持,同樣引起話題。有趣的是,中國兩大導演的歌劇PK秀,均由祖賓梅塔指揮。 \n 另一備受樂迷關注的經典音樂會為二○○八年在奧地利維也納金色大廳舉行的《卡拉揚百歲音樂會》,由卡拉揚的學生、日籍指揮家小澤征爾,以及卡拉揚一手提拔的德國小提琴家慕特攜手合作。上半場演出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下半場推出柴可夫斯基《悲愴》交響曲。 \n 慕特十五歲就與卡拉揚和柏林愛樂合作,於一九七七年薩爾茲堡音樂節演出;小澤征爾則是廿五歲前往奧地利向卡拉揚學習,因此這場紀念音樂會對這兩人而言意義非凡。 \n 十場音樂會影片還包括卡拉揚一九六八年、七一年指揮柏林愛樂演出的貝多芬第七、九號交響曲;伯恩斯坦一九七四年指揮倫敦交響樂團演出的馬勒第二號交響曲《復活》;歌劇則有威爾第《阿伊達》、馬斯內《瑪儂》、古諾《羅密歐與茱麗葉》等。音樂會系列影片自十一日起在台北信義、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威秀影城上映。

  • 超技怪物 卡拉揚、伯恩斯坦讚嘆

     懷森伯格是怪物級的超技鋼琴家,擅長營造力吞山河的氣勢,速度與力道常逼得人喘不過氣,但他在抒情樂段又能營造出特別的情境,雕琢精美之能力令人佩服,獲得卡拉揚及伯恩斯坦兩大指揮家的賞識。 \n 六○年代懷森伯格在卡拉揚的提攜下,陸續推出柴可夫斯基協奏曲、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協奏曲及及貝多芬協奏曲全集等錄音。但是他的特色在強勢的卡拉揚與柏林愛樂襯托下,顯現不太出來,只能算是工整而稱職的演出。 \n 懷森伯格十八歲就以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協奏曲贏得列汶屈特大賽冠軍,日後他曾分別與喬治佩屈(Georges Pretre)、小澤征爾等人合作推出這曲子的錄音,充分發揮優勢,表現出懷森伯格特有的威風凜凜及輝煌燦爛。而一九七九年懷森伯格與伯恩斯坦也曾合作這曲子,一個凌厲、一個煽惑,成就一個曲速偏慢、風格詭異的版本。 \n 懷森伯格的強項主要還是拉赫曼尼諾夫,他曾錄下兩首奏鳴曲及前奏曲集。他在巴哈組曲、史卡拉第奏鳴曲等巴洛克時期音樂的表現,完全不受教條拘束,為原本素樸的作品注入活力及熱情。而在處理蕭邦夜曲、圓舞曲、協奏曲的表現上,懷森伯格以偏快速度處理,淡化過多的情緒,意外出現一種陰柔神祕的風格。 \n 懷森伯格的超技曾被評為「玩弄鋼琴的機器」,但他始終強悍地表達自己的理念,他表示:「所有音樂的情感因素,在演出以前就要被引導。上台之後,應投入合乎邏輯的熱情。」這樣的說法顯示他對樂曲的事前準備與掌控,也難怪會被稱為冰與火的鋼琴家。

  • 冰火鋼琴家懷森伯格 病逝瑞士

     出生於保加利亞的法籍鋼琴家懷森伯格(Alexis Weissenberg)(見圖,摘自網路)一月八日病逝於瑞士盧加諾,享年八十二歲。《紐約時報》以「冰與火之鋼琴家」為題報導,形容他是兼具雷電般侵略性及理性分析的超技大師。懷森伯格身懷絕技,卻受帕金森氏症困擾廿年,這期間他仍投入鋼琴教育工作,展現對音樂與生命的熱愛。 \n 台灣青年鋼琴家嚴俊傑曾在二○○五年前往瑞士參加懷森伯格大師班,對這位與病魔纏鬥的鋼琴家敬佩不已,「他雖然行動不便、講話口吃不清,但眼神犀利,完全感覺不出是個病人,而且他指導的時候只用很簡單的字,就能講出重點,對學生非常照顧。」 \n 懷森伯格的人生戲劇性十足。他一九二九年生於保加利亞,由鋼琴家母親教授鋼琴,八歲就登台演出。二戰期間德軍佔領他的家鄉,猶太人身分讓懷森伯格母子在逃難途中遭盤查扣留。當時才十三歲的懷森伯格身隨攜帶手風琴,一有空檔就彈奏一些知名的德國小曲及古典音樂,竟感動了某位德國軍官,私自放行母子二人,讓他們搭火車逃往土耳其。 \n 之後懷森伯格輾轉前往美國,一九四六年進入茱麗亞音樂學院,跟隨薩瑪羅芙(Olga Samaroff)、許納貝爾(Artur Schnabel)、蘭朵夫斯卡(Wanda Landowska)等名師學習,隔年參加列汶屈特大賽,在尤金奧曼第指揮費城管弦樂團的協奏下,演出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奪冠,旋即在美國演出五十場音樂會。 \n 原以為他的音樂事業將就此展開,但當時二戰才結束,許多來自歐陸的大師仍活躍於樂壇,懷森伯格並沒有太多機會,迫使他改行從事平面設計。他的作品一度被百事可樂公司選用,可見他全方位的藝術才華及品味。 \n 懷森伯格對音樂的熱情依舊,沉寂十年後他再度復出,以驚人的速度、力道與剛硬冷峻的音色,再度喚起樂迷的注意。一九六六年指揮大師卡拉揚欽點他合作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之後更錄下貝多芬鋼琴協奏曲全集,從此演出邀約不斷。 \n 此時的懷森伯格已年近四十,但他經常一身皮衣皮褲,習慣不扣襯衫前兩顆鈕扣,露出性感胸肌,加上如鷹隼般的眼神及性格的臉龐,熟男形象為事業加分。懷森伯格婚後育有二女。六十歲罹患帕金森氏症,一個人住在瑞士山區休養,但每年都舉辦各種音樂班,指導各地的鋼琴學子。 \n 懷森伯格的人生如戲,童年差點被抓進集中營,所幸透過音樂才華逃脫,雖然十八歲就獲得列汶屈特大賽冠軍,卻到卅七歲才被卡拉揚欽點,享譽國際,一九九一年曾來台灣舉行獨奏會,九○年代末期,唱片大廠飛力浦公司推出《廿世紀偉大鋼琴家全集》,懷森伯格名列其中,可見其地位。

  • 四大天王開火 炒熱貝多芬三重協奏曲

     一九六九年,指揮大師卡拉揚突發奇想,在貝多芬兩百周年誕辰前夕,找來俄國三位一流的演奏家包括鋼琴家李希特、小提琴家歐伊史特拉赫、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奇,共同演出貝多芬三重協奏曲。四大天王加上柏林愛樂的組合,轟動全世界,從此這首樂曲成為大熱門。 \n 但這四位天王都以難搞出名,李希特在他的自傳紀錄片《謎》中透露這段合作的幕後祕辛。他說那次合作簡直像打仗,卡拉揚和羅斯托羅波維奇是一國,他則和歐伊史特拉赫一國,兩邊互不相讓。 \n 李希特和歐伊史特拉赫這一國一直對速度的處理有意見,兩人常在排練的時候擺臭臉,但卡拉揚當作沒看見。有次排練到第二樂章時,羅斯托波維奇和卡拉揚覺得夠了,李希特忍不住跳出來說:「不行,要換個速度。」卡拉揚卻不理他,只說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拍照,讓李希特抓狂,但最後還是妥協。 \n 四人拍照時也各有心結,卡拉揚在鏡頭前大演內心戲,而其他三人則像白痴一樣傻笑。卡拉揚解釋這樣做的原因:「我可是個德國人。」意指必須對貝多芬這部作品表達深沉的敬意,因此作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李希特則挖苦說:「那我就是中國人了!」因為在歐洲漫畫裡的中國人總是陪笑臉。 \n 真正上台錄音時,四位音樂家展現驚人實力。第一樂章大提琴與小提琴輪流丟出動聽旋律並互相對話,而李希特無視弦樂的激情演出,穩穩的把節奏震住,柏林愛樂的美麗聲響則鋪陳出宏大的格局。 \n 然而,就在第二樂章末了,華彩樂段結束、呈示部反覆的段落,卡拉揚卻一直維持在某一個音,且不給李希特指示,讓他不知該從何處切入,李希特只好憑自己的意思處理。到了第三樂章終結之前,則有一段火氣十足的較勁,三種樂器互不相讓,令人大呼過癮。 \n 事後李希特說卡拉揚裝腔作勢、淺薄無聊、固執透頂,顯然對這次合作非常不滿意,不過從結果看來,這場天王與天王的戰爭,卡拉揚贏了,他不但讓世人重新認識貝多芬三重協奏曲的價值,也炒熱此曲的知名度,此後十年間,樂壇出現至少七個錄音版本,音樂會上也經常安排演出。 \n 一九八五年卡拉揚再次領軍,與小提琴家慕特、大提琴家馬友友、鋼琴家策爾特西合作此曲,同樣引起關注,不過最引人注目的當屬一九九五年由巴倫波因擔任鋼琴並指揮愛樂,並與馬友友、帕爾曼合作演出的版本,曲中火花四射的較量與激情,和李希特等人的版本不遑多讓。

  • 柏林愛樂來台 新影音烘托

     指揮拉圖率領的柏林愛樂11月將2度訪台,市面上有關柏林愛樂的新發行又多了起來。因應此行柏林愛樂將來台演出馬勒第9號交響曲,唱片公司EMI特別將樂團2007年發行的「馬9」錄音台壓發行,同時推出最新專輯--荀白克的室內交響曲。 \n 柏林愛樂從指揮卡拉揚時代開始,擁抱錄音錄影科技,如此傳統維持至今,拉圖接掌柏林愛樂後也與樂團留下多張影音記錄。 \n 柏林愛樂成立125周年紀念音樂會,拉圖帶領樂團在柏林舊時的電纜場演出布拉姆斯第4號交響曲;2008年樂團在莫斯科舉辦歐洲音樂會,距樂團1969年造訪俄國已近40個年頭,當年由於德國外交部長將樂團訪俄定調為官方出訪,樂團頓時被俄國當局稱呼為「階級敵人」,甚至連團名都被改成「一個愛樂管絃樂團」,在那場卡拉揚指揮樂團演出蕭士塔高維契第10號交響曲的音樂會上,作曲家本人也在場聆聽,留下歷史性的一刻。 \n 柏林愛樂每年夏日都會在森林中的戶外演出場地帶來一場溫布尼音樂會,2008年的演出,由鋼琴家布朗夫曼彈奏拉赫曼尼諾夫第3號鋼琴協奏曲,沒想到,中場休息之前天公開始下起雨來,但樂團風雨無阻,踩著音符漫步在雨中。拉圖與柏林愛樂近年所留下的珍貴演出實況,DVD在台灣由太古多媒體發行。

  • NEWS-韓國花腔女高音曹秀美 唱紅泡菜身價

     韓裔花腔女高音曹秀美(Sumi Jo)是首位在世界舞台成功放聲的韓國聲樂家,也是亞洲歌手征服歐美歌劇界的標竿型人物。1987年她在指揮「帝王」卡拉揚的欽點下,登上薩爾茲堡音樂節,此後生涯步步高升。曹秀美坦言,如今在樂界享受的名聲,超乎她的想像,因為「我小時候的志願只有兩個,獸醫和幼稚園老師,歌手從不在我的名單裡。」 \n 會踏上聲樂這條路,曹秀美把功勞歸給母親,「她一直認為我有好歌喉,督促我往歌唱方向前進。」曹秀美現以花腔女高音行走樂壇,但她透露,入行時她長期被誤判為次女高音,「我從小聲音就唱不高,我從不認為我是女高音的料。」 \n 曹秀美直到赴義大利聖塞西莉亞音樂學院深造時,才發現自己誤唱歧途甚久,「老師一聽我的聲音,就說我應該是花腔女高音,我實在很難置信。」有趣的是,老師開了個頭之後,並沒有告訴曹秀美要怎麼把隱形多時的高音給逼出來,「我就自行探索,只能說時候到了,過了3個月我居然能夠唱夜之后!」 \n 在歐美聲樂家主導的歌劇舞台,要闖出名號不容易,曹秀美視卡拉揚為伯樂,「我當時在義大利Trieste的歌劇院登台,卡拉揚聽了我的演出,就邀請我到薩爾茲堡。」在薩爾茲堡音樂節的演出,對當時的她來說很不真實,「在台上與我一同演出威爾第《假面舞會》的男主角是男高音多明哥。」 \n 女高音聲音的「高」度,隨著年齡增長,不免有下降危險,談起聲音保護,今年48歲的曹秀美強調並不容易,「出道時我就非常清楚,若要維持聲音的狀態,首先不能過度演唱,其次要選擇適當的角色,我聲音的狀況至今還算幸運。」 \n 曹秀美5月12日將與倫敦古樂學會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曲目主打巴洛克風情。

  • 年菜宅配-阿勇師佛跳牆 老滋味藏風韻

    年菜宅配-阿勇師佛跳牆 老滋味藏風韻

     台南阿勇師把鍋鏟當成卡拉揚的指揮棒,讓菜融入自身的藝術美感,不只調和滋味,也調出他口中的「ㄙㄨㄧ氣」。 \n 法國影星尚雷諾在經典代表作《終極追殺令》中扮演一個愛喝牛奶的殺手,牛奶與殺手的結合,營造了讓人印象深刻的不協調趣味。真實人生中,汪義勇阿勇師是個狂愛古典音樂的辦桌總鋪師,拿著鍋鏟聽莫札特,感覺同樣幽默。 \n 阿勇師從小酷愛二胡,即便8歲開始幫總鋪師老爸洗碗收盤,國小畢業開始拿鍋鏟,但不曾斷了對藝術的喜愛。第一天採訪阿勇師,他只花半小時談論佛跳牆,剩下2個多小時不斷跳針到莫札特與卡拉揚。 \n 第二次採訪相約在「漂亮宴客廳」的廚房,看著廚師團隊料理辦桌,這才理解為何陳幸妤辦婚宴、觀光局在安平古堡宴請國際友人,以及奇美、奇菱等企業辦7、8百桌的尾牙宴,統統要找阿勇師。 \n ■求精緻 品味高 \n 在室內餐廳,阿勇師還是堅持使用傳統蒸籠與大鍋,黃瓜與蔥薑蒜都以手工細切,針對不同料理營造不同粗細口感,烏魚腱等各項食材也一一修剪,光備料就花上數小時,並龜毛的挑選餐具與盤飾,堅持了辦桌老滋味,卻不見傳統辦桌的粗俗。 \n 「食物不是只有吃,還要品味。」阿勇師說就像女人,美麗易得,韻味難求,把韻味放到佛跳牆裡,就是那股充滿火候的厚實滋味。 \n ■湯濃郁 喉韻佳 \n 阿勇師製作佛跳牆超過30年,是最早製作佛跳牆的本土總鋪師,配料均先以180度熱油炸過,鎖住鮮甜並激出香氣,接著大火猛蒸4小時逼出精華,即便一瓢一瓢舀到最後,湯頭依舊濃郁卻清澈,且充滿豐富喉韻與香氣。 \n 阿勇師說,台菜猶如水彩畫,下筆如何就是如何,無法像油畫再添添減減,因此每年他只提供佛跳牆與封肉兩道宅配年菜,這兩道愈加熱就愈香,不會影響食材與時間上的鮮。 \n 阿勇師餐飲INDEX \n ★阿勇師餐飲/台南市永康區永大路2段335巷12號/06-2714112/www.ayong.com.tw/2500元以上免運費,冷凍宅配(佛跳牆連甕),需提前一周預訂/外燴每桌6千元起,台南以外視地點與桌數酌收交通費。

  • 莎賓˙梅耶 吹出單簧管獨奏地位

    莎賓˙梅耶 吹出單簧管獨奏地位

     廿八年前「指揮帝王」卡拉揚力挺德國單簧管名家莎賓‧梅耶(Sabine Meyer)進入柏林愛樂,導致團員反彈,因為當時柏林愛樂從來不曾出現女性團員,但卡拉揚為了梅耶,不惜與柏林愛樂翻臉。梅耶也成為柏林愛樂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性團員。 \n 梅耶跟隨英國BBC交響樂團首度來到台灣,這個陳年話題再被提起,梅耶一聽到「卡拉揚」三字,露出尷尬笑容說:「己經是歷史事件了!」但是她對卡拉揚仍心存感激:「他不僅是音樂家,還是很偉大的人。」 \n 28年前為了她 卡拉揚與樂團翻臉 \n 今年五十一歲梅耶當年是廿三歲的女孩,進入了男性主導的柏林愛樂,很難不受排擠,導致她在樂團服務不到一年就決定離團。她說,在樂團的時間雖然短,這段時間卻在她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卡拉揚對我很嚴格,我每天都在備戰狀態。在樂團工作必需要有超強識譜能力,很多音樂會演出前根本沒有彩排就直接上場。」 \n 梅耶離開樂團後,開始以獨奏家的角色登台。在古典樂界單簧管並非主流樂器,曲目也有限,經常被視為樂團樂器而非獨奏樂器。梅耶卻能夠突破現狀,成為一位有份量的獨奏家,同時拉抬了單簧管的地位。 \n 角色設定很廣 老師、獨奏家、團員 \n 「我其實沒有設定目標,只是一步一步努力,而且我把自己的角色設定很廣,既是老師也是獨奏家、樂團成員。」 \n 梅耶透露,她小時候之所以選擇冷門的單簧管,因為她就出生於單簧管世家,祖父、父親、哥哥都吹單簧管,後來連丈夫也是。「我五歲開始學鋼琴,陸續接觸小提琴、單簧管,後來我以單簧管贏了青少年的比賽,就這樣定型了!」 \n 她說,自己和家人都吹單簧管,但彼此之間沒有競爭只有合作,還和哥哥聯手組成室內樂團。 \n 在單簧管的發展上,分成德式和法式。法式因聲量大、色彩豐富而成主流,梅耶卻仍堅持傳統、演奏歷史較悠久的德式。 \n 24日開大師班 指導4年輕音樂家 \n 「無論什麼『式』都一樣,重點在於音樂性和詮釋。我發現說話也會影響吹奏,德文每個字母都發音,吹奏時較容易把音符吹得粒粒清晰。」 \n 梅耶目前也在德國盧比克音樂學院擔任教授。此行來台除了音樂會外,廿四日她將在國立師範大學加開一場大師班,指導國內四位年輕演奏家,並開放四百位學生旁聽。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