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參審員的搜尋結果,共36

  • 人民參審判決首案 前檢座罰俸3月

    人民參審判決首案 前檢座罰俸3月

     已辭職的前南投地檢署檢察官王全中,任職期間替妹妹的刑事訴訟擔任辯護人遭彈劾。懲戒法院職務法庭首次由非職業法官的2名參審員一起審理,合議庭1日認為,王的行為不當但無關說及干涉審判,判罰月俸3個月。這是人民參與審判的首件司法判決。 \n 目前擔任律師的王全中,2012年任檢察官期間,在他妻子、岳母等人所涉的行政訴訟中擔任代理人,引起爭議,經民眾檢舉,南投地檢署依相關規定請他「促請注意」。 \n 不料,2017年王在妹妹與他人糾紛引發的誣告、傷害及偽造文書等訴訟案件,又再度以胞妹辯護人自居,積極參與訴訟,甚至為此多次表明檢察官身分,並以具狀聲請交付審判,執行律師職務,遭監院彈劾。 \n 去年7月17日法官法及懲戒新制上路,王的懲戒案由審判長洪佳濱、陪席法官汪怡君、受命法官張升星,及人權公約聯盟執行長黃怡碧、台大醫院醫師丘彥南等2名參審員,共組5人的合議庭審理。 \n 合議庭認為,檢察官代理家族成員參與訴訟,無論有無濫權或關說營私,都違反法官法及檢察官倫理規範,行為確有不當。 \n 合議庭指出,雖檢察官評鑑會建議將王「撤職」,但他多次代表家族成員參與訴訟,偏執親誼利害的計算,忽略司法倫理的期許,確有不當,然其關心急切拿捏失當,尚屬情有可原。 \n 合議庭表示,王參與訴訟查無關說同僚、干涉審判等傷害司法廉潔的行為,情節尚非重大,且他已離任公職,考量各種情況,將他判處任職時最後月俸給總額3個月的罰款。可上訴,但須限於判決違背法令。 \n 本件是法官法修正後,由參審員參與審判的首例判決。參審員全程參與言詞辯論及評議程序,提供不同面向的思考啟發,形成多元價值整合的司法倫理標準。

  • 首件參審員審判 前檢察官王全中判罰俸3個月

    首件參審員審判 前檢察官王全中判罰俸3個月

    前年辭職參選立委的前南投地檢署檢察官王全中,因任職檢察官期間違法替胞妹擔任代理人及辯護人遭彈劾,懲戒法院職務法庭由非職業法官的2名參審員一起審理,合議庭5名成員審理後將王全中判罰任職時最後月俸給總額3個月。可上訴。 \n合議庭認為,本件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建議將王男「撤職」,但合議庭認其多次代表家族成員參與訴訟,偏執親誼利害之計算,忽略司法倫理之期許,確有不當,然其關心急切拿捏失當,尚屬情有可原。 \n合議庭表示,王全中參與訴訟查無關說同僚、干涉審判等傷害司法廉潔之行為,情節尚非重大,並且業已離任公職,故認處以任職時最後月俸給總額3個月之罰款,較為妥適。 \n王全中遭彈劾指稱他擔任檢察官時,在2012年4月間,因違法聲請於親人(妻、子、岳母等人)所涉的行政訴訟中擔任代理人引發爭議,經民眾向南投地檢署檢舉後,南投地檢署依據相關規定「促請注意」。 \n不料,王全中未知所警惕,於2017年間其胞妹與他人因糾紛引發的誣告、傷害及偽造文書等訴訟案件中,又再度以胞妹辯護人自居,積極參與相關訴訟程序,甚至為此多次表明檢察官身分,並以具狀聲請交付審判等執行律師職務情事,嚴重損害檢察官形象及司法公信。 \n去年懲戒法院改制後,台灣首次由非職業法官參與審判的職務法庭,12名參審員宣示就任,由參審員2人與職業法官3人共組合議庭審理法官及檢察官的懲戒案。 \n王全中的懲戒案,職務法庭由審判長洪佳濱、高院法官汪怡君、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張升星,以及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丘彥南2名參審員

  • 法官害人冤獄119天 參審員將審理

    法官害人冤獄119天 參審員將審理

     新北地院家事法官蔡甄漪,2015年擔任檢察官偵辦許姓男子案件涉重大違失,導致他蒙冤入獄119天,後獲再審無罪平反,並獲刑事補償59萬5000元,案經彈劾後,懲戒法院完成分案,由3名法官及2名非職業法官的參審員共同審理。 \n 去年7月懲戒法院設立後,專責審理法官及檢察官懲戒案,第一審改由人民與職業法官共同審理。目前已有人權團體代表,及心理師、法學教授等共12人宣誓就職擔任首屆的參審員。 \n 本案緣於2015年間,劉姓男子竊取許男的機車車牌,懸掛在自己機車上後四處犯案,害許男成為替罪羔羊。警方懷疑許男涉嫌騙取日籍被害人手機後騎車逃逸,隔年時任北檢檢察官的蔡甄漪起訴許男,後來許男遭依搶奪罪判囚10月,入監服刑,但經監察院調查後確認為冤獄,許男提再審,2019年6月法院改判他無罪確定。 \n 監察院彈劾蔡女,認為她未注意警方單一指認瑕疵,訊問時也只拿著單一指認的照片供日籍被害人指認,未針對報案陳述犯案機車車牌與許男的車牌明顯不符的疑點,進行查明,且起訴前從未親自訊問過許男。 \n 監委認為,蔡雖已同意賠償許男33萬元,但她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且情節重大,依法彈劾並移請懲戒法院審理,追究她違失責任。 \n 針對本案,懲戒法院已組成合議庭,由張清埤任審判長,受命法官甯馨,陪席法官林惠瑜,參審員是法學教授程明修及醫師楊添圍。

  • 參審員首次公開審理 前檢察官王全中懲戒案

    參審員首次公開審理 前檢察官王全中懲戒案

    前年辭職參選立委的前南投地檢署檢察官王全中,因任職檢察官期間違法替胞妹擔任代理人及辯護人遭彈劾,懲戒法院職務法庭改以參審新制後,今首次公開審理此案,王全中稱沒有影響司法公信力,也沒有執行律師職務,審判長諭知2月1日宣判。 \n王全中遭彈劾指稱他擔任檢察官時,在2012年4月間,因違法聲請於親人(妻、子、岳母等人)所涉的行政訴訟中擔任代理人引發爭議,經民眾向南投地檢署檢舉後,南投地檢署依據相關規定「促請注意」。 \n不料,王全中未知所警惕,於2017年間其胞妹與他人因糾紛引發的誣告、傷害及偽造文書等訴訟案件中,又再度以胞妹辯護人自居,積極參與相關訴訟程序,甚至為此多次表明檢察官身分,並以具狀聲請交付審判等執行律師職務情事,嚴重損害檢察官形象及司法公信。 \n去年懲戒法院改制後,台灣首次由非職業法官參與審判的職務法庭,12名參審員宣示就任,由參審員2人與職業法官3人共組合議庭審理法官及檢察官的懲戒案。 \n王全中的懲戒案,職務法庭由審判長洪佳濱、高院法官汪怡君、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張升星,以及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丘彥南2名參審員,其中洪佳濱被捲入石木欽案備受矚目。

  • 辦曲棍球案檢座 遭綠監委追殺

    辦曲棍球案檢座 遭綠監委追殺

     檢察官陳隆翔因偵辦曲棍球協會案遭監委高涌誠提案彈劾,職務法庭判他不受懲戒後,但監委不放手提再審,懲戒法院分案後由王俊雄法官承審,並因應新制度加入2名參審員共5人審理,這是司法史首次人民參審,結果是否會翻案備受關注。 \n 6年前時任立委的段宜康,在彰化縣長候選人魏明谷造勢場上,指控對手林滄敏擔任曲棍球協會理事長詐領補助款,當時檢察官陳隆翔承辦後認定林未涉案,僅對協會李姓祕書長緩起訴。 \n 監委高涌誠認為,陳隆翔對李女以偽造文書、侵占罪緩起訴,但未論斷她盜用公印文等犯罪事實,也沒有將偽造印章沒收,提案彈劾陳並移送職務法庭,本案罕見採公開審理,高及陳多次在法庭上互摃。 \n 職務法庭審結認為,沒有證據證明陳有明顯重大違誤,判決不受懲戒。宣判後,陳批評提案彈劾監委高涌誠、蔡崇義,以偏頗政治立場檢視,斷章取義來誣陷他,期盼監院紀律委員會處理監委違失。 \n 但監委在官司敗訴後馬上提起再審,並聲稱如果再審還是維持原判決不受懲戒,陳隆翔其他未經審理的重大違失,將依法審酌另案提出彈劾,意指不會輕易「放過他」。 \n 今年7月新制度實施後,司法官的懲戒案由原本的職務法庭,改採兩個審級審理。其中第一審由2名參審員與3名法官組合議庭,本案審判長是吳景源、法官王俊雄及林孟皇與台大教授林明鏘、心理師蘇淑貞2位參審員。 \n 除了陳隆翔再審案外,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不當宴飲案、女檢察莊珂惠勘驗女被告的胸部及私處、脫衣要女助理按摩的法官吳振富等9件司法官遭彈劾案,職務法庭已排定將由12名參審員,每案兩位分批共同審案。

  • 首屆參審員就職 急著審案

    首屆參審員就職 急著審案

     台灣司法史上首例,11名參審員昨在懲戒法院院長姜仁脩監誓下,宣誓擔任一任3年的審判工作,未來他們隨著承審案件分配,由2名參審員與3名職業法官組成合議庭,審理法官及檢察官的懲戒案。 \n 4日的宣誓儀式除了1名參審員因故沒來參加外,全都準時前往司法院就任「法官」,這些人包括教授及醫師、性別專家等,大家對於首次擔任審判工作都相當興奮,還有人急著打聽,何時可以開始正式「閱卷審案」。 \n 懲戒法院7月17日設立後,司法院選出首屆職務法庭參審員,包括暨南大學社工系教授王珮玲、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醫師丘彥南、台大社工系教授沈瓊桃及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李英惠、台大法律系教授林明昕及林明鏘。 \n 另有,台大法律學院教授柯格鐘、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程明修、精神科醫師楊添圍、台大性別中心主任葉德蘭、臨床心理師蘇淑貞共12人。 \n 獲遴選擔任參審員的人,比照職業法官的方式宣讀誓詞,未來須恪遵國家法令,秉持超然獨立之精神,公平、公正、誠實、客觀執行參審員職務,如違誓言願受最嚴厲之處罰;因故未參加的1名參審員,3個月內補行宣誓程序。 \n 依照新實行的制度,法官、檢察官懲戒案件改採一級二審制,懲戒法院的職務法庭第一審由參審員共同審判;參審員宣誓上任後,將再到法官學院參加相關進修課程。

  • 司法史上頭一遭 參與職務法庭審判12名參審員宣誓

    司法史上頭一遭 參與職務法庭審判12名參審員宣誓

    台灣首次由非職業法官參與審判的職務法庭,由懲戒法院院長姜仁脩主持宣誓儀式,12名參審員正式就任,一任3年不能連任,他們將由案件分配,由參審員2人與職業法官3人共組合議庭審理法官及檢察官的懲戒案。 \n \n懲戒法院17日設立後,司法院選出首屆職務法庭參審員包括暨南大學社工系教授兼系主任王珮玲、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丘彥南、台大社工系教授兼學生事務長沈瓊桃、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李英惠、台大法律學院教授林明昕及林明鏘。 \n \n另有,臺大法律學院教授柯格鐘、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程明修、北市立聯合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楊添圍、台大外語系教授兼人口與性別中心主任葉德蘭、臨床心理師蘇淑貞。

  • 法官解衣懲戒案 人民一起審

    法官解衣懲戒案 人民一起審

     正當立法院審議《國民法官法》草案之際,懲戒法院的人民參與審判已率先實行,職務法庭12名參審員已選出,新竹地方法院法官吳振富要女助理為他按摩刮痧的懲戒案,將由參審員與法官共同審理,決定是否將法官撤職或降級。 \n 依新制度吳男在職務法庭判決定讞前不得退休,如果他被判免職、撤職或轉任其他職務的法官,須繳回停職時的薪資,更有可能被判決剝奪或減少退休金。 \n 去年新竹地院爆發重大風紀案,吳男擔任民事執行處庭長期間,要求女性法官助理為他刮痧、按摩,過程中關閉門窗、鬆解衣扣、裸露頸項,讓她深感受辱及不適。雖然女助理曾口頭拒絕,但吳男仍堅持要求,她以LINE再次拒絕,吳男竟惱羞成怒,長達1個月時間故意惡整她。 \n 法官評鑑委員會建議將吳撤職,今年3月監察院也認定吳男言行不檢,嚴重違反法官倫理規範情節重大,通過彈劾移送職務法庭,本月17日懲戒法院設立,職務法庭第一審由2名參審員及3名職業法官審案,吳的懲戒案適用新制度,成為首件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例。

  • 職務法庭參審員名單曝光 學者及社會人士擔任

    職務法庭參審員名單曝光 學者及社會人士擔任

    懲戒法院17日設立後,司法院選出首屆職務法庭參審員共12人,經參審員同意後今對外公布個人資料,包括心理師、醫師及大學性別中心教授、社會團體代表等,預計於8月上旬在懲戒法院宣誓就職,這是台灣首次引進非職業法官參與審判。 \n \n擔任職務法庭參審員的有暨南大學社工系教授兼系主任王珮玲、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丘彥南、台大社工系教授兼學生事務長沈瓊桃、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李英惠、台大法律學院教授林明昕及林明鏘。 \n \n另有,臺大法律學院教授柯格鐘、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程明修、北市立聯合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楊添圍、台大外語系教授兼人口與性別中心主任葉德蘭、臨床心理師蘇淑貞。 \n \n職業法官部分,第一審陪席法官有最高法院法官蔡新毅、台灣高等法院法官汪怡君、高雄高分院庭長甯馨、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林孟皇、最高行政法院法官曹瑞卿、最高行政法院法官王俊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庭長林惠瑜、台中地方法院法官張升星。 \n \n職務法庭第二審的陪席法官,最高法院法官林瑞斌、王梅英,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帥嘉寶。

  • 懲戒法院上路 12參審員就位

    懲戒法院上路 12參審員就位

     懲戒法院17日設立,職務法庭第一審由3名職業法官及2名參審員組成合議庭,審理司法官懲戒案;司法院從26位報名民眾中選出首屆12名參審員,但因參審員姓名、服務機關及職稱的公開涉及個資,司法院正徵詢當事人意願中。 \n 首任懲戒法院院長姜仁脩與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昨共同舉行懲戒法院揭牌儀式。許表示,民眾眼裡每位公務員都是國家的門面,每一次與公部門打交道的經驗,都影響著人民對政府的信賴,公務員是否嚴守紀律,攸關國家施政能否獲得人民認同。 \n 他說原本隸屬司法院的職務法庭,即日起改置於懲戒法院,並從一級一審制改為一級二審制。為了避免讓外界有官官相護的疑慮,新制實施讓第一審由參審員與法官共同審理檢察官及法官的懲戒案,讓人民一起監督司法。 \n 許宗力說,參審員制度納入多元觀點,來把關法官、檢察官的監督與淘汰,無論是新上路的懲戒法院,或是其中的職務法庭,都會繼續為全民把關,落實改革意旨。 \n 司法院隨即進行選任參審員的作業,參審員與國民法官挑選方式不同,不需要審檢辯一起詢問民眾後,剔除不符資格者再挑選國民法官等程序,經法官遴選委員會討論,已決定12位參審員,逐案抽2位參審,其餘是遞補人選。

  • 民眾與法官共審 頭一遭

    民眾與法官共審 頭一遭

     懲戒法院成立後最受矚目的就是「參審員制度」,民眾可以參與「職務法庭」審判,未來參審員2人與職業法官3人共組合議庭審理懲戒案,目前有26位民眾報名,法官遴選委員會今(17)日將選出12位參審員,逐案抽2位參審,其餘是遞補人選。 \n 讓人民參與審判決定司法官懲處,導因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鴻斌對女助理性騷擾案,職務法庭原判他免除法官職務,他辦理退休後提再審,竟獲改判罰款1年月俸。 \n 職務法庭的參審員與立法院審議中的「國民法官」不同,參審員遴選出爐後,由司法院院長許宗力任命,任期3年、不得連任,只要有來開庭日費3000元、交通費實報實銷,未開庭時參審員仍可從事原本的工作。國民法官因案件隨機挑選人民擔任,案件審結後就結束,沒有任期制。 \n 職務法庭參審員至今僅26人報名,司法院解釋參審員是主動報名爭取,與未來普通法院的國民法官是被動遴選,只要被選中,除非有法定事件拒絕,否則一定要參與審判。 \n 職業法官部分,職務法庭第一審陪席法官須具備實任法官10年以上資歷,由司法院遴選普通法院、行政法院法官各4人。其中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法官人數各至少1人;職務法庭第二審遴定最高法院法官2人、最高行政法院法官1人。

  • 密室裡的小國民大法官

    密室裡的小國民大法官

     民進黨不顧輿論壓力,硬推司法院版參審制,面對如此重大變革卻以這麼草率粗暴的態度因應,自然引發各界譁然,司改團體甚至到總統府繞行抗議,在在證明問題的嚴重性。司法院版參審制的最大問題,就在於打著「司法改革」的旗幟,卻毫無改革的誠意,更完全背離了民眾對於司法審判透明的期待。 \n 尤其,目前各政黨修法版本均開宗明義要求,提高「司法透明度」,但司法院卻背道而馳,在民進黨國會多數的背書下,堅持「職業法官」對於「國民法官」的開示、指導或釋疑等均不可以有書面紀錄或錄影錄音。也難怪大家會懷疑司法院只想利用國民法官遂行職業法官的決定,以避免「恐龍法官」或「恐龍判決」之批評。其實,只要有紀錄可循,發生爭議時就可以查詢比對,也可避免前揭疑慮。 \n 司法改革應無政黨色彩,司法體制也必須是不受政治立場汙染的淨土。過去,國民黨主張觀審制,但民進黨以人民只能「觀」而沒有表決權,極力反對,並強力主張「陪審判」。沒想到執政後居然會全盤推翻「陪審」主張,堅持不得錄影錄音的「密室討論」參審制。 \n 試問,民進黨對於「不採納觀審員意見,職業法官必須詳述拒絕理由的觀審制」,既然認為是假改革,難道不應該讓判決結果真正反映「民意」?怎麼會反而想掩飾過程,假人民之名,遂行職業法官之認定? \n 更難以置信的是,現在司法院參審制版本和當初國民黨的觀審制條文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主要差異僅在參審制裡面留有國民法官表決的形式,好向社會交代。但說也奇怪,決議是法官共同做出來,為何中間討論卻限定是閉門會議,沒有任何紀錄?這是什麼奇怪的制度安排? \n 所以我們反覆提醒,民眾的釋疑需要用書面回答,司法院拒絕,說這樣緩不濟急。我們希望討論過程錄影音存證,以安民心,司法院也不肯。但如果整個過程中都沒有任何資料可以佐證,我們如何確定判決的結果是不是有職業法官指引民眾,用民眾名義做成?或只是讓民眾背書而已? \n 尤其司法改革要是真改革,真正試行領域就不該是刑事案件,應該是行政案件。例如稅法、所得稅、環保、勞工爭議等行政體制的爭議案件先來。因為司法官的養成體系,對於這些專業領域法條不是很熟悉,所以透過民眾參與,反而能讓這些在司法官養成過程中接觸比較少的專業領域,讓司法官多一點了解,民眾早一點參加,也可以早一點理解司法運作過程。 \n (作者為立法委員、律師)

  • 李貴敏》密室裡的小國民「大」法官

    李貴敏》密室裡的小國民「大」法官

    民進黨不顧輿論壓力,硬推司法院版參審制,面對如此重大變革卻以這麼草率粗暴的態度因應,自然引發各界譁然,司改團體甚至到總統府繞行抗議,在在證明問題的嚴重性。司法院版參審制的最大問題,就在於打著「司法改革」的旗幟,卻毫無改革的誠意,更完全背離了民眾對於司法審判透明的期待。 \n 尤其,目前各政黨修法版本均開宗明義要求,提高「司法透明度」,但司法院卻背道而馳,在民進黨國會多數的背書下,堅持「職業法官」對於「國民法官」的開示、指導或釋疑等均不可以有書面紀錄或錄影錄音。也難怪大家會懷疑司法院只想利用國民法官遂行職業法官的決定,以避免「恐龍法官」或「恐龍判決」之批評。其實,只要有紀錄可循,發生爭議時就可以查詢比對,也可避免前揭疑慮。 \n 司法改革應無政黨色彩,司法體制也必須是不受政治立場汙染的淨土。過去,國民黨主張觀審制,但民進黨以人民只能「觀」而沒有表決權,極力反對,並強力主張「陪審判」。沒想到執政後居然會全盤推翻「陪審」主張,堅持不得錄影錄音的「密室討論」參審制。 \n 試問,民進黨對於「不採納觀審員意見,職業法官必須詳述拒絕理由的觀審制」,既然認為是假改革,難道不應該讓判決結果真正反映「民意」?怎麼會反而想掩飾過程,假人民之名,遂行職業法官之認定? \n 更難以置信的是,現在司法院參審制版本和當初國民黨的觀審制條文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主要差異僅在參審制裡面留有國民法官表決的形式,好向社會交代。但說也奇怪,決議是法官共同做出來,為何中間討論卻限定是閉門會議,沒有任何紀錄?這是什麼奇怪的制度安排? \n 所以我們反覆提醒,民眾的釋疑需要用書面回答,司法院拒絕,說這樣緩不濟急。我們希望討論過程錄影音存證,以安民心,司法院也不肯。但如果整個過程中都沒有任何資料可以佐證,我們如何確定判決的結果是不是有職業法官指引民眾,用民眾名義做成?或只是讓民眾背書而已? \n 尤其司法改革要是真改革,真正試行領域就不該是刑事案件,應該是行政案件。例如稅法、所得稅、環保、勞工爭議等行政體制的爭議案件先來。因為司法官的養成體系,對於這些專業領域法條不是很熟悉,所以透過民眾參與,反而能讓這些在司法官養成過程中接觸比較少的專業領域,讓司法官多一點了解,民眾早一點參加,也可以早一點理解司法運作過程。 \n \n(作者為立法委員、律師) \n \n \n \n \n

  • 司改繼續拖 非人民之福

    司改繼續拖 非人民之福

     參審好還是陪審好?不論採行那一種,能夠保障公平審判,並用最經濟的方式達到國民參與審判,促進司法改革目的,就是可行的制度。 \n 官方力推國民法官,和部分民團力主參審、陪審併行,兩者差異在於參審是國民和職業法官一起審判,參與聽訟、問案及一起作成判決結果。陪審則是消極聽訟,陪審員不能問案,作成有罪決定後,由法官來判決。 \n 兩者看似差異在做決定的方式,但任何審判,首要保障被告公平審判權,實施參審、陪審,定要採行起訴狀一本主義,確保陪審員或參審員審判時沒有預斷、偏見,真正依據證據做判斷。 \n 以台灣資訊流通的自由發達,如何確保陪審員、參審員,事先對案件不接受到任何訊息、不被污染,恐怕相當困難。以引起各界憤慨的鐵警被殺一案,從發生到偵審,少有國民不知道。在此情形下,參審是國民和法官一起審判並決定,但陪審是一致決,若有1位陪審員反對,易出現「僵局陪審」,反問題重重。 \n 人民有權要求最好的審判制度,兩種不同程序制度併行,不僅彼此衝突,國家財政花費更大。司法院從1987年起,就開始研議人民參與刑事審判的相關法制,迄今國民法官參與審判,可說早就準備好了。為反而反,再繼續僵持拖延司改,實非人民之福。

  • 綠營鬥法搞分裂 赤裸裸權力鬥爭

    綠營鬥法搞分裂 赤裸裸權力鬥爭

     以民間司改會為主的陪審制推動聯盟,原本主張單獨實施陪審團,之後眼看民進黨力推司法院版本的國民法官參審制,司改會急跳腳,改成要求陪審及參審併行制,甚至到司法院前叫陣要院長許宗力公開辯論,綠營法界人士因此分裂,權力鬥爭浮上檯面。 \n 前總統馬英九執政時期,當時司法院長賴浩敏推動的參審制(原名觀審制),在司改會助攻、民進黨杯葛下胎死腹中,4年前蔡英文當選總統後,召開司改國是會議進行討論。 \n 司改會等團體認為,司法審判應由人民組成的陪審團決定,才能真正落實人民當家作主的司改理念。但另派傾向採用日本人民參審員制度,由法官與人民共同審判,兩派擁護者針鋒相對,最後司法院採行國民法官參審制。 \n 許宗力日前公開宣誓要用「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心,希望順利通過立法院審議,在2023年元旦施行參審制,蔡英文也在連任就職演說中,呼應許的說法,要在未來4年內讓國民法官上路。 \n 司改會眼看大勢已去連忙改弦易轍,拉著台灣陪審團協會組成「陪審參審一併試行推動大聯盟」,但併行做法遭司法院否決,且多數法界人士也不支持,認為會讓被告有投機心態。 \n 上周司改會到司法院抗議,並下戰帖要求司法院公開辯論,但許宗力未回應,與司改會正式決裂。

  • 人民參與審判 不是義務

    人民參與審判 不是義務

     人民參與審判作為司法改革議題,近來又引起討論,應否將參審與陪審一併試行,已成為焦點。一併試行,會違反司法對於人民的平等保障嗎?這個問題的出現,顯示了此中有個重大盲點,就是忽略了人民參與審判,對案件當事人而言,只能是選擇,不會是義務。 \n 若問為什麼要推動人民參與司法審判的制度改革?說法一是要提升人們對於司法審判的信心;說法二是要提升司法的民主性格。這兩種說法指向一個共同答案:推動人們參與司法審判的制度改革,不論是參審還是陪審,都是為了增益司法的民主性格,提升司法的社會信用。 \n 現行的司法審判缺乏人民參與,案件當事人並無其他的選擇。增加人民參與審判的訴訟機制,是提供人民一個新的選擇。如果它是更好的制度,案件當事人應會樂於適用。但必須是出自當事人的自由選擇,不能是當事人的義務。 \n 訴訟權是當事人的基本人權,當事人不論是因為什麼理由不願意嘗試新的制度,都可回頭選擇既有的審判制度,作為訴訟基本權的底線。 \n 參審員或陪審員都是沒有受過正式法律教育的素人。陪審員的責任是審視與斟酌證據,認定並判斷事實;參審員的責任還不僅僅是審查證據,認定判斷事實,還須要適用法律,針對案件中爭議的法律問題做出司法判決。試問,任何一個案件當事人,不會認真思考業餘的參審員或是陪審員,有無能力做出可將自己的生命、自由、財產歸零的判決?還是應該選擇交由有專業知識的職業法官做出決定?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付給素人還是職業的法官來做決定,不該是憲法保障的訴訟選擇權嗎? \n 在有陪審制的國家,選擇只做事實判斷的陪審,是憲法保障的基本司法人權。選擇是否交由對事實及法律問題都有權決定的參審員,難道不更該是基本人權? \n 那擔任參審員或陪審員呢?一位沒有受過法律專業訓練的平民,法律可以強迫他擔任法官嗎?即使陪審員都有事實判斷的能力,但是憲法沒有規定陪審是國家必須提供的訴訟程序,平民為何負有義務出任陪審員?難道不該先徵求他們同意? \n 參審員呢?參審員是不折不扣的法官!試問,國家為什麼可以強制任何平民擔任法官?一位自問沒有能力擔任法官的平民,為什麼不能拒絕擔任法官?法官,怎麼可以是因為法律的強制而坐上審判席呢? \n 國家可以因為覺得人民不夠信任法官,就強迫人民擔任法官嗎?人民有義務參與審判嗎?(作者為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理事長)

  • 奔騰思潮:李念祖》人民參與審判,不是義務

    奔騰思潮:李念祖》人民參與審判,不是義務

    人民參與審判做為司法改革議題,近來又引起討論,應否將參審與陪審一併試行,已成為焦點。一併試行,會違反司法對於人民的平等保障嗎?這個問題的出現,顯示了此中有個重大盲點,就是忽略了人民參與審判,對案件當事人而言,只能是選擇,不會是義務。 \n 若問為什麼要推動人民參與司法審判的制度改革?說法一是要提升人們對於司法審判的信心;說法二是要提升司法的民主性格。這兩種說法指向一個共同答案:推動人們參與司法審判的制度改革,不論是參審還是陪審,都是為了增益司法的民主性格,提升司法的社會信用。 \n 現行的司法審判缺乏人民參與,案件當事人並無其他的選擇。增加人民參與審判的訴訟機制,是提供人民一個新的選擇。如果它是更好的制度,案件當事人應會樂於適用。但必須是出自當事人的自由選擇,不能是當事人的義務。 \n 訴訟權是當事人的基本人權,當事人不論是因為什麼理由不願意嘗試新的制度,都可回頭選擇既有的審判制度,作為訴訟基本權的底線。 \n 參審員或陪審員都是沒有受過正式法律教育的素人。陪審員的責任是審視與斟酌證據,認定並判斷事實;參審員的責任還不僅僅是審查證據,認定判斷事實,還須要適用法律,針對案件中爭議的法律問題做出司法判決。試問,任何一個案件當事人,不會認真思考業餘的參審員或是陪審員,有無能力做出可將自己的生命、自由、財產歸零的判決?還是應該選擇交由有專業知識的職業法官做出決定?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付給素人還是職業的法官來做決定,不該是憲法保障的訴訟選擇權嗎? \n 在有陪審制的國家,選擇只做事實判斷的陪審,是憲法保障的基本司法人權。選擇是否交由對事實及法律問題都有權決定的參審員,難道不更該是基本人權? \n 那擔任參審員或陪審員呢?一位沒有受過法律專業訓練的平民,法律可以強迫他擔任法官嗎?即使陪審員都有事實判斷的能力,但是憲法沒有規定陪審是國家必須提供的訴訟程序,平民為何負有義務出任陪審員?難道不該先徵求他們同意? \n 參審員呢?參審員是不折不扣的法官!試問,國家為什麼可以強制任何平民擔任法官?一位自問沒有能力擔任法官的平民,為什麼不能拒絕擔任法官?法官,怎麼可以是因為法律的強制而坐上審判席呢? \n 國家可以因為覺得人民不夠信任法官,就強迫人民擔任法官嗎?人民有義務參與審判嗎? \n \n(作者為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 \n \n \n

  • 參審員 一任3年不得連任

    參審員 一任3年不得連任

     台灣司法史上首次非職業法官參與審判的職務法庭新制度,參審員採任期制,一任3年不能連任並受《職務法庭參審員倫理規範》拘束,違反者將被送請所屬機構或社會團體處理。參審員每次到場參與審理可領日費3000元,交通等必要支出也由政府負擔,除負擔義務外也享有權利。 \n 依據規範,人民參與司法官懲戒的審理,須超然、獨立行使職權,不受任何干涉,不因家庭、社會、政治及經濟或其他利害關係,或可能遭公眾批評議論而受影響,且不得為有害司法公正信譽的行為。 \n 參審員要謹言慎行、廉潔自持,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的行為,也不得利用或讓他人利用其職務或名銜,從事業務推廣或為自己或他人謀取不當財物、利益或要求特殊待遇,更不可以對承辦案件關說或請託。 \n 參審員不得收受與其職務上有利害關係者的任何饋贈或其他利益,也不得洩漏評議祕密,對於職務法庭繫屬中或即將繫屬的懲戒案,不能公開發表可能影響裁判或程序公正的言論。 \n 參審員參與審理期間不能從事政黨活動,也不能公開支持、反對或評論任一政黨及政治團體;初任參審員應進修6小時以上關於法官倫理及審判專業的研習課程。

  • 職務法庭 人民參審員來了

    職務法庭 人民參審員來了

     為了讓檢察官及法官的懲戒案更公開、透明,今年7月17日起,民眾可以參與「職務法庭」審判,未來參審員2人與職業法官3人共組合議庭審理懲戒案。為因應新制度,司法院也超前部署,公開徵詢推薦職務法庭的參審員及法官。 \n 盼能提升判決公信力 \n 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鴻斌對女助理性騷擾案,司法院職務法庭原判他免除法官職務,他辦理退休後提再審,竟獲改判罰款1年月俸,讓蔡英文總統也看不下去,司法院下定決心祭出修法,讓人民參與職務法庭審判,以提升懲戒判決的公信力。 \n 職務法庭新制度,將原本的「一級一審制」改為「一級二審制」,且職務法庭第一審改由非職業法官的參審員參加審理。為避免受懲戒法官藉由退休逃避懲戒,未來司法院移送監察院的法官不准退休,且懲戒判決時已離職或退休,也將被追繳退休俸給。 \n 追回受懲戒者退休俸 \n 司法院為因應新制度,已發布職務法庭法官及參審員的遴選規則,參審員由「法官遴選委員會」遴定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12人。但公務員及政黨黨務工作人員、律師公會現任理事長不得擔任參審員。 \n 職業法官部分,職務法庭第一審陪席法官須具備實任法官10年以上資歷,由司法院遴選普通法院、行政法院法官各4人。其中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法官人數各不得低於1人;職務法庭第二審遴定最高法院法官2人、最高行政法院法官1人。 \n 各法院院長不得擔任職務法庭的法官,曾受懲戒、被職務監督處分、最近3年的職務評定曾列未達良好及受停止職務處分期間,或經司法院、監察院移送懲戒及移送監察院審查中的法官,也不能擔任。

  • 民團主張陪審參審一併試行 喊話蔡總統:勿忘記黨綱

    民團主張陪審參審一併試行 喊話蔡總統:勿忘記黨綱

    針對人民參與刑事審判,司法院主張參審制,民間團體則希望陪審參審一併試行,多個民間團體今在立法院前集結外,國民黨、時代力量、民眾黨等3名在野黨團總召都親自出席,簽署連署書表態支持陪審制,對於唯獨民進黨未派代表出席,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召集人林永頌對蔡英文總統及民進黨立委喊話,提醒民進黨在野時黨綱支持陪審制,現在執政且黨綱也沒改變,不要忘記黨綱,呼籲朝野共同支持陪審一併試行6年。 \n \n由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陪審團協會、台灣社等民間團體組成的陪審參審一併試行推動大聯盟,今天前往立法院大門前集結,上演行動劇並吶喊「拒絕排除陪審制、陪審參審一併試行」等口號,同時邀請朝野黨團立委簽署連署書,表達支持「陪審參審一併試行」的訴求。 \n \n林永頌指出,台灣司法沒有人民為主的概念,現行司法制度充滿蠻橫、傲慢,人民加入審判可以改變現象,對於陪審或參沈各有支持者,呼籲司法院將陪審與參法一併試行6年,試過後才能知道哪個制度比較好。 \n \n台灣陪審團協會召集人鄭文龍說,現行司法制度有法官貪汙問題,若選用陪審制,貪汙問題可以解決一大半;若選擇參審制,法官繼續控制參審員,貪汙問題部會解決,其次是政治干預,昨天公聽會司法院表現很清楚要繼續保留干預空間,一旦選用參審制,未來冤案只會更多,加上有國民參審員背書,以後冤案將面臨翻不了案。 \n \n時代力量黨團總召邱顯智表示,台灣每年案件約20萬件,如果按照司法院提出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適用案件只會有600案,顯然不是讓人民餐與審判的制度,時力黨團已提出刑事陪審法草案。 \n \n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也表態支持陪審制,林為洲說,台灣司法不被信任,問題出在法官貪汙、審判品質不佳、政治介入司法等3大弊病,陪審參審一併試行可解決這些弊病,在野黨團會努力共同來推動。 \n \n民眾黨總召賴香伶說,司法改革不該部分政黨、顏色,民眾黨團主張參審、陪審兩制併行,並提出相關修法草案,未來會繼續努力、堅持到底推動修法,也呼籲朝野政黨一起支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