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古寧頭戰役的搜尋結果,共84

  • 戰役70周年 打出認同牌!小英明赴金門 紀念古寧頭大捷

    戰役70周年 打出認同牌!小英明赴金門 紀念古寧頭大捷

     2020總統大選,藍綠打出國家認同牌,蔡英文總統繼8月23日親赴金門紀念八二三砲戰後,明日將再度邀請媒體同往金門,出席「古寧頭戰役70周年紀念活動」,再度凸顯捍衛「中華民國台灣」主權的決心。

  • 奔騰思潮:張登及》短暫的插曲?持久的勝利?回看古寧頭戰役70周年

    奔騰思潮:張登及》短暫的插曲?持久的勝利?回看古寧頭戰役70周年

    今年是中共建立政權70周年,在天安門按慣例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在美中瀕臨新冷戰的緊張氛圍下,舉世矚目焦點集中在東風-17、巨浪-2與東風-41同場「亮劍」的含意。中共建政70周年,自然也是國府遷台70年,或許也可以說這是蔡英文總統「中華民國台灣」概念萌生的歷史起點。但是已經很少人還會想到,如果沒有古寧頭戰役的勝利與次年韓戰爆發,不管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是「中華民國台灣」,3家說法都不會有爭論的機會。

  • 古寧頭戰役70週年 軍史館特展緬懷過往

    古寧頭戰役70週年 軍史館特展緬懷過往

    今年是古寧頭戰役70週年,國防部今天起至明年3月27日止,於國軍歷史文物館舉辦特展。ˊ展場分為七大展示單元,透過珍貴文物、史料及影像,並結合VR虛擬實境及AR擴增實境等多款互動體驗設備,讓參觀民眾在寓教於樂的氛圍中,得以回顧並見證這場國軍先烈前賢浴血奮戰,保衛國家與人民的重要戰役。

  • 軍史館明辦古寧頭戰役紀念特展

    軍史館明辦古寧頭戰役紀念特展

    國軍歷史文物館明日將舉辦「戰轉乾坤—古寧頭戰役70周年紀念特展」,國防部長嚴德發於今日特別前往參觀文物史料陳展準備情形,緬懷先烈先賢犧牲奉獻的輝煌歷史。

  • 古寧頭戰役烽火70年  2大師手中看見金門

    古寧頭戰役烽火70年 2大師手中看見金門

    金門古寧頭戰史館典藏13件巨幅畫作,其中描繪戰前緊張氣氛的「戰備整備」完成修復,原創作者賴武雄與整舊如新的郭江宋2人,今(7)日在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安排下會面,讓發生於70年前的國共戰役,在大師時空對話和演繹中,再烙印歷史新痕和人文厚度。

  • 金門李將軍殉國日 軍民奉迎金身巡安

    金門李將軍殉國日 軍民奉迎金身巡安

    今年是「古寧頭戰役」70周年紀念,金門軍民在農曆九月初八的今天,恭迎英勇殉國的李光前將軍金身遶境巡安,以虔敬的心情表達無盡崇敬和追思,並祈祝兩岸永遠和平,大家安居樂業。

  • 奔騰思潮:劉大年》古寧頭戰役英靈 不應被遺忘

    奔騰思潮:劉大年》古寧頭戰役英靈 不應被遺忘

    民國38年10月25日凌晨,共軍登陸古寧頭,經過3天血戰,國軍完勝,擊潰登陸的近萬名共軍。

  • 「古寧頭戰役」69周年 馬英九重返激戰地憑弔

    「古寧頭戰役」69周年 馬英九重返激戰地憑弔

    今天是「古寧頭戰役」69周年紀念日,前總統馬英九跨海向殉國的「軍神」李光前將軍致敬,並重返當年國共激戰的北山斷崖,緬懷兩岸從烽火對峙走向和平往來,一段值得大家銘記在心的史實。 \n \n這場典型的登陸殲滅戰發生在1949年10月25日,國共激戰3天至27日結束。我方記載,共軍有9000餘人登陸,其中,5175人陣亡、3873人被俘;國軍則有2437人陣亡、3700人受傷。 \n \n馬英九指出,這場戰役為海峽兩岸隔海分治69年奠定基礎,而如今兩岸能夠化兵刀為鋤犁,化戰爭為和平,正是一個進步的象徵,期待未來能像3年前他在新加坡跟大陸領導人習近平達成的共識,由兩岸人民運用智慧,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n \n走在曾經遍布反登陸地雷的北山紅土斷崖,看著依舊潮起潮落的古寧頭海域,馬英九感慨指出,聽說當年老蔣總統獲悉古寧頭大捷,不禁潸然落淚,因為他知道台灣保住了,兩岸隔海分治的格局確立,這也是先總統蔣公保衛台灣的第1仗。 \n \n昔日戰火早已歇息,硝煙不再瀰漫,但依然籠罩肅殺氣氛的北山斷崖,近年卻因對岸抽砂船越界作業,導致海岸線急速退縮,面臨另一場攸關生態與環境維護的國土保衛戰。 \n \n馬英九在立委楊鎮浯、縣議長洪麗萍和國民黨縣黨部主委林芳旋等人陪同下,徒步履勘300餘公尺,沿途了解海岸線今昔比較,也看到崖岸不堪海水沖刷,大面積崩落的景況。 \n \n他表示,自己在總統任內就聽取相關的簡報,但當年好像也沒有很具體的因應辦法,未來是否可委由專家評估,研究比照填海造陸的台北港和太平島,也在北山斷崖一帶海岸線進行填海造陸的可行性,否則海砂一直流失,金門變得愈來愈小,情況真的讓人憂心。 \n \n下午3時來到金門,晚間7時即回台的馬英九,全程不談選舉,但超高人氣仍引來縣長候選人謝宜璋、洪志恒趕來相會,金寧鄉長候選人楊忠俊、李正騰和陳成泉、金城鎮長候選人李誠智等人也一路相隨,五顏六色的選舉背心,仍讓他這趟繼「823炮戰紀念日」後的金門行有一些選舉味。

  • 古寧頭電瓶車低碳旅遊  明起享優惠票價

    古寧頭電瓶車低碳旅遊 明起享優惠票價

    曾經烽火連天的金門古寧頭,如今是兩岸觀光客必遊景點,金門縣府觀光處選定這座遍布戰役、歷史古蹟的濱海聚落,推動電瓶車低碳旅遊行程,邀請遊客以最優惠價格,一起體驗硝煙散盡的寧靜和純樸的人文、生態之美。 \n \n縣府觀光處規畫的特別版「古寧頭電瓶車遊程」串連古寧頭戰史館、北山播音牆、北山蚵田、北山洋樓、南山聚落、三眼井、雙鯉溼地自然中心、雙鯉湖、水尾塔、北山風獅爺、提督衙(振威第)、林厝炮陣地等10餘處景點,在約2小時的遊程中,貼心安排解說導覽,讓遊客對走過烽火歲月的古寧頭,在戰地文化、人文歷史及生態景觀的豐富底蘊,都有深度的認識與了解。 \n \n觀光處表示,為加強推廣低碳旅遊,吸引更多遊客體驗電瓶車慢遊,自4月1日至12月31日推出票券優惠促銷活動。縣籍民眾購票優惠價每張只要50元,非縣籍民眾一次購買全票20張以上,則可享優惠票價每張150元。 \n \n每天共有2梯次,分別為上午08:30及下午14:20,採電話預約制(預約專線:082-321721),每車次可載客13人,有空位即開放現場候補。

  • 緬懷歷史 記北山古洋樓滄桑

     「古典裡有歲月的痕跡,高貴中有滄桑的顏色」,這句詩出自於宋玉澄先生的《北山洋樓──不老的美女》,講述的便是本文章的「主角」──北山古洋樓。 \n 說起北山古洋樓,許多人並不陌生,著名的歷史古建築,用宋玉澄先生的話來說,就是高貴且滄桑。為什麼?因為這個帶有難以磨滅的歷史記憶的古建築伴隨著國共之間磕絆的歷史歲月中的部分記憶。 \n 國共之間,分分合合,歷經了許多的戰事,而北山古洋樓便是其中一場戰役──古寧頭戰役中的犧牲品。古寧頭戰役發生於民國38年10月24日,是國共之間最慘烈的一次戰爭,雙方損失慘重。北山古洋樓便是當時共產黨的指揮所,牆面覆滿了見證當年慘烈的戰爭歷史記憶的彈孔,從古洋樓傷痕累累的「軀體」,我們不難想像的是,曾經那場戰爭的慘烈。彈孔是古洋樓的傷痛,更是歷史的傷痛。許多人稱之為鬼屋,自是其曾經因戰事屍體成堆的那段歷史,其實不然,它現在是一間民宿。只是關於古洋樓的建造緣由,直到現在,仍然眾說紛紜。 \n 李金生先生的《金門歷史建築的故事》中關於北山古洋樓建造緣由的說法,是目前被引用最多的說法。說是建造人李金魚曾南下菲律賓經營椰子貿易,事業有成之後便返鄉建造這棟雙層洋樓,竣工之後入住了一段時間,之後便因對日年抗戰,金門人紛紛下南洋,李金魚便偕同家眷前往菲律賓,留下其捨不得家鄉和家中產業的老母和因丈夫在菲律賓過世而不願前往菲律賓的弟媳偕子一同留在金門。 \n 只是,這並不是唯一的說法,包括官方出版的《金寧鄉志》與洪銀娥的《也談國家公園》等等也存在不一樣的說法,直到現在,古洋樓的建造緣由,也可以說是還帶著一層神秘的面紗。2002年洋樓所有人李再添與金門國家管理處達成協議,對洋樓進行了修整,北山古洋樓便成了今天我們所說的歷史活教材。 \n 只是,當我們拋開從古洋樓建造到古寧頭戰役發生期間這段神祕的歷史,是否它之後的經歷更值得我們去反思呢?國共之間,一路走來,磕磕絆絆,又給我們留下了多少血淚史?透過古洋樓滄桑的外表下,它又給了我們什麼? \n 沒有人喜歡戰爭,只是當其已經不可避免發生之後,我們能做的就是感恩並珍惜著。感恩我們處在和平年代,兩岸人民可以面對面坐著聊聊家常、聊聊夢想,問問對方是否過得好。珍惜那段歷史換來的和平,因為它我們更加敬畏戰爭,然後用我們的方式紀念歷史的同時,用自己的行動維護來之不易的安穩。 \n 北山古洋樓,是一次歷史的見證,更是一次歷史的教訓。它作為一個歷史活教材,永遠的活在了人們的世界裡,它也用自己的方式──滄桑的歷史痕跡向我們展示它所見證的故事。我們應該能做的且必須做的,就是用心去「傾聽」來自69年前的那個故事,用心去感受兩岸來之不易的和平。

  • 古寧頭戰役硝煙散 路祭撫慰兩岸英靈

    古寧頭戰役硝煙散 路祭撫慰兩岸英靈

    1949年金門「古寧頭戰役」硝煙散盡,但斷垣殘壁仍烙印著歷史傷痕。走過烽火歲月的當地居民在每年農曆7月8日都以虔敬心情,齊備豐盛菜餚席地「路祭」國共陣亡官兵,撫慰長眠地下的兩岸英靈,成為地方特色祭祀民俗。 \n \n今天下午4時30分,古寧頭南山、北山和林厝3村居民,陸續用扁擔肩挑或車載菜餚、果品、飲料和金紙,在境內鎮東宮、鎮西宮及威靈宮路口及南山、北山和林厝出海口等地會合祭拜,四周繚繞瀰漫的香煙,承載村民永難磨滅的烽火記憶,也在鄉親父老誠敬祈禱中,傳達祝願兩岸和平的心聲。 \n \n古寧村長李朝金指出,「古寧頭戰役」結束後,屢有兩岸陣亡官兵顯靈的傳聞,當地境主神明關帝爺乩示各家戶敬備飯菜,統一在農曆7月8日普度,並採用席地祭拜方式,悼念長眠地下的國共英靈,成為地方的特色習俗。 \n \n鄉親供奉的菜餚十分豐盛,有些家戶特地向餐廳訂席「辦桌」,還不忘到菜市場買來最近暢銷的大陸香辣花生,讓國共「好兄弟」也能品嘗對岸好口味。 \n \n這場確立兩岸分治,典型的登陸殲滅戰,發生在1949年10月25日,國共激戰3天至27日結束。根據我方的記載,共軍有9000餘人登陸,其中5175人陣亡,3873人被俘;國軍2437人陣亡,3700人受傷。

  • 梁修身重返金門 向「軍神」李光前致敬

    梁修身重返金門 向「軍神」李光前致敬

    目前正為國防部導演國軍形象劇《最好的選擇》的梁修身,連日來偕政大EMBA文科資創組同學走訪金門戰地,今(16)日下午並專程前往金寧鄉李光前將軍廟,向他曾經在〈古寧頭大戰〉影片中飾演的李將軍致敬。 \n \n被奉為金門「軍神」的李光前將軍,湖南平江縣人,中央軍校第16期畢業,參與抗戰、剿匪戰役,1949年擔任第14師42團團長,「古寧頭戰役」中與登陸共軍激戰,在西浦頭陣地殉國,年僅32歲。 \n \n後來,因居民常在夜間聽到部隊集合和操練聲響,當地父老感念官兵生前英勇作戰,歿後英靈庇佑地方,因此公議建廟奉祀。4年前傳出戰後追晉少將的李光前透過通靈乩身,希望能再晉升「中將」,還驚動到金門視察的馬英九總統。 \n \n在〈古寧頭大戰〉影片中飾演李光前的梁修身表示,他不管是因公、私到金門,都一定會來李光前將軍廟看看他,跟他談談話,心中感念若無當年他和袍澤的犧牲,就沒有今天兩岸的和平與安定。 \n \n也曾在《筧橋英烈傳〉飾演高志航的梁修身說,這幾年來他在2位將軍的保佑下,身體健康且工作也算順利,以後若條件許可,還會常回來金門走走看看。 \n \n目前,正在替國防部執導有台版《太陽的後裔》之稱的國軍形象劇《最好的選擇》的梁修身,也在去年考上政大EMBA文科資創組,連2天他帶領10位同學走訪金門的洋樓群、戰地史蹟,讓多位第1次來到金門的同學對金門豐富的人文底蘊,有十分驚豔的感受。 \n \n在參訪古寧頭戰史館時,同學們看到視聽室播映的〈古寧頭大戰>影片中,梁修身飾演的李光前團長,俊秀挺拔英姿煥發,都非常的驚喜,還特地用手機拍攝下來。 \n \n梁修身也在李光前廟內,虔誠向李將軍神像上香致敬,看著牆上李將軍泛黃的黑白照片,說著自己因為拍攝〈古寧頭大戰>影片,心中對李將軍無盡的崇敬。

  • 金門古寧頭大捷特展 身歷其境上戰場

    金門古寧頭大捷特展 身歷其境上戰場

    還記得古寧頭大捷?台灣文獻館舉辦「關鍵56小時─古寧頭戰役檔案新媒體展」;結合動畫、AR、3D維度實境、肢體辨識、臉部辨識等新媒體科技、720度線上動態環景影片等數位科技,寓教於樂回顧歷史! \n \n 台灣文獻館長張鴻銘表示,為提升全民檔案意識,使國人以全新的角度,探索珍貴軍事檔案,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以奠定台海情勢的古寧頭戰役為主題,並結合新媒體互動科技,在台灣文獻館舉辦「關鍵56小時─古寧頭戰役檔案新媒體展」。 \n \n 此次特展以傳統檔案,結合創新數位科技,呈現台灣文創實力,導入動畫、AR、3D維度實境、肢體辨識、臉部辨識等新媒體科技、720度線上動態環景影片的數位應用,以及建置AR互動辨識的展覽APP行動應用裝置等,讓全民探索歷史與檔案的多元樣貌。 \n \n 歡迎民眾到台灣文獻館免費參觀,體驗前所未有的觀展經驗,從關鍵交鋒、一觸即發、烽火三日、戰轉乾坤及和平展望等5大展區,走入古寧頭戰役歷史,還可動手操作展區內各項新媒體科技設備,透過角色扮演,模擬戰鬥,虛擬槍戰等互動遊戲,感受關鍵56小時戰爭的激烈,體會戰爭的殘酷與和平的可貴,展期即日起到7月2日。

  • 金寧鄉人口突破3萬 躍居金門第2大生活圈

    金寧鄉人口突破3萬 躍居金門第2大生活圈

    金門縣金寧鄉人口突破3萬人,成為僅次於金城鎮的第2大生活圈。鄉長陳成勇今(3)日向鄉親宣告喜訊,特別致贈第3萬位鄉民董欣薇小朋友紀念獎牌。他並許下金寧鄉邁向「金門第一」的心願,歡迎更多鄉親一起作伙過日子。 \n \n目前,金門縣設籍人口13萬8000餘人,其中以金城鎮的4萬餘人最多,其次就是近年快速崛起的金寧鄉3萬人。依現行法令規定,金寧鄉的人口數突破3萬後,鄉公所編制將可增加1名主任秘書,鄉民代表會的代表也增至9名,並增加1名組員。 \n \n陳成勇表示,他在2010年3月就任鄉長時,金寧鄉只有1萬多人,2011年10月超過2萬人,2016年12月30日再突破3萬人,在全島各鄉鎮中成長最為快速。雖然鄉鎮行政地位平行,但他仍期許在自己未來2年任期內,金寧鄉能「升格」為鎮。 \n \n位於金門縣西北隅的金寧鄉,3面環海,總面積29. 854平方公里,擁有紅土落花生、地瓜、一條根、石蚵等農特產品;1949年轄區的「古寧頭戰役」留下豐富的戰事遺跡,明、清古蹟也到處可見,讓走過歷史歲月的金寧鄉成為觀光熱點,中外遊客穿梭來去。 \n \n坐落於大學路1號的國立金門大學,也在金寧鄉精華區內,金大學生的連年入籍,是金寧鄉人口迅速增加的主因之外,比鄰的金城鎮面臨開發瓶頸,新建住宅區往城郊和金寧鄉延伸,吸引外來遷移人口,讓蓬勃發展中的金寧鄉人口數,一舉超越金湖鎮,成為金門第2大鄉鎮。 \n \n金寧鄉第3萬位鄉民是年僅5歲的董欣薇小朋友,今天由媽媽姜惠娜代表接受紀念牌和紀念酒。鄉公所表示,除了第3萬名幸運者外,前後5名入籍的民眾也會獲贈主題紀念酒1罐。 \n \n姜惠娜說,她和家人原來住在金城鎮古崗村,因為孩子一天天長大,古厝已不夠居住,因此在婆婆建議下,2011年在金寧鄉頂埔下置產,去年4月才搬進來住,並在去年底入籍,沒想到還在古城國小念幼稚園,明年才會到金寧鄉湖埔國小就讀的小朋友,會成為金寧鄉第3萬位鄉民,實在太意外也很開心,希望孩子們能在金寧鄉快樂成長。

  •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沒有任何戰役能超越(十)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沒有任何戰役能超越(十)

     金門戰役已經延宕了65年,在這65年不短的歲月裡,毛澤東與蔣介石,都未能對金門戰役的最終結局,做出過任何的判斷和預期。對於金門戰役的歸宿,到底是會以大陸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方式進行?還是會朝著以台灣「獨立」的「三民主義」方式,將金門戰役的這根導火索重新點燃,再次置「金門」於戰火的最前沿?我們同樣不能做出任何的判斷與回答,甚至,我們連它今後的走向與發展,也都是無法把握住的。 \n 早在20世紀60年代末,隔海作戰用「砲彈」或「宣傳彈」喊話的僵持,讓第三野戰軍的老司令陳毅元帥有些按捺不住。已經脫去軍裝、換上了30餘年未曾觸碰過的西裝,陳毅在當上外交部長後,仍然念念忘不了還在延宕的金門戰役。風度翩翩的陳司令,曾在導彈基地視察時,發出了強烈的聲音:「有人說我們的『砲擊金門』是蚊子叫,現在導彈出來了,就是獅子吼!」 \n 導彈恫嚇替代對話 \n 金門戰役後期的「砲彈」和「宣傳彈」,在充當了幾十年的「蚊子」之後,讓老蔣和小蔣都「痛」了幾十年,也「癢」了幾十年。但在「金門砲戰」停歇後,這種「痛」和「癢」,雖然不再直接感受於「皮肉」的痛癢和看得見、摸得到的現實,但是包裹在金門戰役尚未結束的這個「現狀」裡面的毒素,並沒有出來,更沒有隨著砲戰的停止而消散,而是演變成了以「導彈」「飛彈」為「恫嚇」,原本的皮肉之苦,變成了心驚膽戰的「心絞痛」。 \n 這期間,兩岸之間以「導彈」「飛彈」的恫嚇對話方式,從1979年一直延續到1999年,整整延宕了20年。而這種金門戰役的延宕,使得「一邊一國」「一中一台」叫得最響的陳水扁,在當上了台灣的「中華民國」總統之後,兩岸意見分歧、隔絕最為嚴峻的時刻,讓這位阿扁總統也不敢向「獨立」邁出實質性的半步。 \n 「飛彈」的威力依賴於「金門」的紐帶,就以這樣的延宕形式,將金門戰役持續地發揮著它那只有「延宕」才可能發揮出來的巨大作用,而時刻護衛著「一個中國」的根基和「兩岸一家親」(習近平總書記語)的情感。 \n 但是,金門戰役作為一個尚未結束的戰役,它裡面所包含的至今無法釋放的「戰爭因素」,仍然在時刻威脅著兩岸表面維持的「和平」,其隱蔽的硝煙,並沒有隨著金門的「小三通」和今天國共兩黨的「互動」散去,而是在以各自隱忍的方式,來表達著各自的訴求。 \n 金門戰役已經延宕了65年,在這65年不短的歲月裡,毛澤東與蔣介石,都未能對金門戰役的最終結局,做出過任何的判斷和預期。對於金門戰役的歸宿,到底是會以大陸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方式進行?還是會朝著以台灣「獨立」的「三民主義」方式,將金門戰役的這根導火索重新點燃,再次置「金門」於戰火的最前沿?我們同樣不能做出任何的判斷與回答,甚至,我們連它今後的走向與發展,也都是無法把握住的。 \n 因此,在我們的這部《金門戰役紀事本末》一書中,通篇未曾涉及「結束」這一話題,而是通篇冠之於「延宕」之詞,來表述這場仍在持續、發展的金門戰役,以此來提醒並告誡讀者們,尚未結束的金門戰役依然潛伏著戰爭威脅。 \n 仍然存在的威脅,當然是指大陸與台灣的兩岸之間,在至今尚未得到「統一」的前提下,只要兩岸沒有簽訂「和平協定」,海峽兩岸從理論上來說,依然是處於「戰時」的「戰爭狀態」當中;儘管大陸方面,當年的「福州軍區」建制,已經在20世紀80年代撤銷,前線部隊的指揮部,也都後撤到了近千里之外的南京,福建的作戰部隊不再稱之為「前線」,而隸屬南京軍區。但是,駐守在福建沿海的部隊所承擔之「作戰」任務,始終沒有改變;其應對「當面」之敵和作戰的「對象」,依然是以「台軍」和來自於台灣、來自於台灣海峽對岸的戰爭威脅。 \n 史上延宕最長戰役 \n 金門島上的今天,雖然可以看見來自大陸的如織遊客,但其島內至今駐有幾萬兵力,金門島內自1956年起耗時幾十載挖成的坑道、戰壕、地堡,絲毫也不敢對遊人開放,更不敢在戰略意義上,有絲毫的懈怠;這些幾乎被掏空的「地下金門」;步兵、砲兵陣地;彈藥庫、交通壕、軍人宿舍、野戰醫院等其他應有盡有的地下設施等,它們的每一個用意和每一件戰爭武器的最終作用,都是為應對金門戰役的延續,為應對可能再次爆發的台灣與金門登陸作戰和隔海作戰,為「隨時可能再起的兩岸戰事」所做的準備。 \n 由此,我們有理由說,金門戰役是一場中國幾千年戰爭史上、甚至世界戰爭史上延宕最長的「戰役」,其曠日持久的時間,迄今沒有任何一個「戰役」超過了它。(系列完)

  •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金門成為三方角力戰場(九)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金門成為三方角力戰場(九)

     毛澤東與蔣介石之間的一致性,是這兩位偉人各自都有「一個中國」根深蒂固的理念。毛澤東的「一個中國」,是要將「解放台灣」後「統一」到他所信仰的共產主義「一個中國」當中來,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包含了台灣的領土主權;蔣介石的「一個中國」,是要在「反攻大陸」後,使他的三民主義,再次成為「自由世界」的「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包含了大陸的所有領土主權。二者都認同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二者認同的「一個中國」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者儘管意識形態不同、「一個中國」的各自表述不同,但「一個民族」下的「一個中國」國土理念、民族理念乃至傳統的「中國」思想理念,都是完全一樣的。 \n 大陸方面則在這個階段裡,「自10月6日以後,(解放軍)對砲擊金門,我軍(第28軍)奉命採取了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半停半打的方針」「打而不登、斷而不死」,以每天「一發大口徑加農砲彈,要花4兩黃金」的代價,拖累了新中國,並使之持續僵持到了1961年12月中旬,解放軍「砲擊金門……停止實彈射擊,隨後只在每月的單日打宣傳彈」,直至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利堅合眾國建立外交關係為止。 \n 戰術問題轉為戰略 \n 金門戰役延宕到這一階段,它由一個「戰術」性問題,逐漸演變成了一個「戰略」性的大問題。這場戰役,在這個演變過程中,已經不再僅僅是台灣的國民黨與大陸的共產黨兩黨之間的鬥爭,它的演變,成了大陸、台灣、美國三方圍繞中國的「國家統一」與「台灣獨立」之間,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後,東西方格局下的「共產陣營」與「西方陣營」兩大陣營之間的分水嶺。勝負均等、沒有高下。 \n 在毛澤東與蔣介石之間,毛澤東與美國之間,蔣介石與美國之間的三角關係當中,這種鬥爭緊緊地依存於「金門」這個小島,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戰略利益,在此消彼長之中,或互為制約、「協定」,或在相互間保持「默契」的條件下延宕著。 \n 台灣的蔣介石,試圖以美國強大的軍事實力來抗衡毛澤東對其實行「解放」;美國則緊緊拉住蔣介石,讓蔣介石控制下的台、澎、金、馬成為美國掌控的西方反共陣營圍困新中國的最前線,成為其封鎖第一島鏈當中的壁壘。 \n 毛澤東與蔣介石之間的一致性,是這兩位偉人各自都有「一個中國」根深蒂固的理念。毛澤東的「一個中國」,是要將「解放台灣」後「統一」到他所信仰的共產主義「一個中國」當中來,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包含了台灣的領土主權;蔣介石的「一個中國」,是要在「反攻大陸」後,使他的三民主義,再次成為「自由世界」的「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包含了大陸的所有領土主權。二者都認同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二者認同的「一個中國」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者儘管意識形態不同、「一個中國」的各自表述不同,但「一個民族」下的「一個中國」國土理念、民族理念乃至傳統的「中國」思想理念,都是完全一樣的。 \n 蔣介石與美國的不一致性,是飽嘗了在美國的奴役下,台灣主權的旁落和民族的再次淪陷;美國與台灣的不一致性,則在於不願意因為蔣介石的「反攻」,而成為影響美國整個「東西方戰略」的絆腳石,甚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n 毛澤東與美國的一致性,是蔣介石「反攻大陸」的挑戰,可能會在這場「海峽之戰」中,成為「世界大戰」的導火索。這一點,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的現實條件下,毛澤東又與美國在某種程度上是一致的。「美國人怕引起世界大戰,我們不怕,但是不願意引起大戰」,毛澤東的這句話,真實地反映了他老人家內心深處的思想。 \n 「價值觀」下的「利益均衡」互為糾纏,使得金門戰役在大陸、台灣、美國三方面都有了延宕的充足理由。金門,成為台灣海峽有硝煙和沒有硝煙兩種狀態下,三方角力的另一個有形與無形的戰場。 \n 金門戰役延宕演變 \n 第七階段:兩岸之間「飛彈」的威脅與持續不斷的開放(1979年1月1日至1999年7月9日)。金門戰役的延宕,讓這場曠日持久的戰役,充滿了挑戰性和展望性。其挑戰最具威脅的,便是日益甚囂塵上的「台灣獨立」言辭和付諸的行動。於是,每每「獨立」「公投」的話題在台灣唱響之際,便是大陸「導彈」與「飛彈」不斷演習與「阻嚇」之時,金門戰役延宕的「砲戰」形式,升級到了更具威力的「導彈」。 \n 這期間,最為有名和讓世界為之捏汗的,要算1995年7月21日至1996年3月23日之間和1999年7至9月間,由大陸舉行的導彈試射與軍事演習。(待續)

  • 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沒有任何戰役能超越(十)

    早在20世紀60年代末,隔海作戰用「砲彈」或「宣傳彈」喊話的僵持,讓第三野戰軍的老司令陳毅元帥有些按捺不住。已經脫去軍裝、換上了30餘年未曾觸碰過的西裝,陳毅在當上外交部長後,仍然念念忘不了還在延宕的金門戰役。風度翩翩的陳司令,曾在導彈基地視察時,發出了強烈的聲音:「有人說我們的『砲擊金門』是蚊子叫,現在導彈出來了,就是獅子吼!」 \n導彈恫嚇替代對話 \n金門戰役後期的「砲彈」和「宣傳彈」,在充當了幾十年的「蚊子」之後,讓老蔣和小蔣都「痛」了幾十年,也「癢」了幾十年。但在「金門砲戰」停歇後,這種「痛」和「癢」,雖然不再直接感受於「皮肉」的痛癢和看得見、摸得到的現實,但是包裹在金門戰役尚未結束的這個「現狀」裡面的毒素,並沒有出來,更沒有隨著砲戰的停止而消散,而是演變成了以「導彈」「飛彈」為「恫嚇」,原本的皮肉之苦,變成了心驚膽戰的「心絞痛」。 \n這期間,兩岸之間以「導彈」「飛彈」的恫嚇對話方式,從1979年一直延續到1999年,整整延宕了20年。而這種金門戰役的延宕,使得「一邊一國」「一中一台」叫得最響的陳水扁,在當上了台灣的「中華民國」總統之後,兩岸意見分歧、隔絕最為嚴峻的時刻,讓這位阿扁總統也不敢向「獨立」邁出實質性的半步。 \n「飛彈」的威力依賴於「金門」的紐帶,就以這樣的延宕形式,將金門戰役持續地發揮著它那只有「延宕」才可能發揮出來的巨大作用,而時刻護衛著「一個中國」的根基和「兩岸一家親」(習近平總書記語)的情感。 \n但是,金門戰役作為一個尚未結束的戰役,它裡面所包含的至今無法釋放的「戰爭因素」,仍然在時刻威脅著兩岸表面維持的「和平」,其隱蔽的硝煙,並沒有隨著金門的「小三通」和今天國共兩黨的「互動」散去,而是在以各自隱忍的方式,來表達著各自的訴求。 \n金門戰役已經延宕了65年,在這65年不短的歲月裡,毛澤東與蔣介石,都未能對金門戰役的最終結局,做出過任何的判斷和預期。對於金門戰役的歸宿,到底是會以大陸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方式進行?還是會朝著以台灣「獨立」的「三民主義」方式,將金門戰役的這根導火索重新點燃,再次置「金門」於戰火的最前沿?我們同樣不能做出任何的判斷與回答,甚至,我們連它今後的走向與發展,也都是無法把握住的。 \n因此,在我們的這部《金門戰役紀事本末》一書中,通篇未曾涉及「結束」這一話題,而是通篇冠之於「延宕」之詞,來表述這場仍在持續、發展的金門戰役,以此來提醒並告誡讀者們,尚未結束的金門戰役依然潛伏著戰爭威脅。 \n仍然存在的威脅,當然是指大陸與台灣的兩岸之間,在至今尚未得到「統一」的前提下,只要兩岸沒有簽訂「和平協定」,海峽兩岸從理論上來說,依然是處於「戰時」的「戰爭狀態」當中;儘管大陸方面,當年的「福州軍區」建制,已經在20世紀80年代撤銷,前線部隊的指揮部,也都後撤到了近千里之外的南京,福建的作戰部隊不再稱之為「前線」,而隸屬南京軍區。但是,駐守在福建沿海的部隊所承擔之「作戰」任務,始終沒有改變;其應對「當面」之敵和作戰的「對象」,依然是以「台軍」和來自於台灣、來自於台灣海峽對岸的戰爭威脅。 \n史上延宕最長戰役 \n金門島上的今天,雖然可以看見來自大陸的如織遊客,但其島內至今駐有幾萬兵力,金門島內自1956年起耗時幾十載挖成的坑道、戰壕、地堡,絲毫也不敢對遊人開放,更不敢在戰略意義上,有絲毫的懈怠;這些幾乎被掏空的「地下金門」;步兵、砲兵陣地;彈藥庫、交通壕、軍人宿舍、野戰醫院等其他應有盡有的地下設施等,它們的每一個用意和每一件戰爭武器的最終作用,都是為應對金門戰役的延續,為應對可能再次爆發的台灣與金門登陸作戰和隔海作戰,為「隨時可能再起的兩岸戰事」所做的準備。 \n由此,我們有理由說,金門戰役是一場中國幾千年戰爭史上、甚至世界戰爭史上延宕最長的「戰役」,其曠日持久的時間,迄今沒有任何一個「戰役」超過了它。(系列完) \n

  • 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金門成為三方角力戰場(九)

    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金門成為三方角力戰場(九)

    大陸方面則在這個階段裡,「自10月6日以後,(解放軍)對砲擊金門,我軍(第28軍)奉命採取了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半停半打的方針」「打而不登、斷而不死」,以每天「一發大口徑加農砲彈,要花4兩黃金」的代價,拖累了新中國,並使之持續僵持到了1961年12月中旬,解放軍「砲擊金門……停止實彈射擊,隨後只在每月的單日打宣傳彈」,直至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利堅合眾國建立外交關係為止。 \n戰術問題轉為戰略 \n金門戰役延宕到這一階段,它由一個「戰術」性問題,逐漸演變成了一個「戰略」性的大問題。這場戰役,在這個演變過程中,已經不再僅僅是台灣的國民黨與大陸的共產黨兩黨之間的鬥爭,它的演變,成了大陸、台灣、美國三方圍繞中國的「國家統一」與「台灣獨立」之間,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後,東西方格局下的「共產陣營」與「西方陣營」兩大陣營之間的分水嶺。勝負均等、沒有高下。 \n在毛澤東與蔣介石之間,毛澤東與美國之間,蔣介石與美國之間的三角關係當中,這種鬥爭緊緊地依存於「金門」這個小島,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戰略利益,在此消彼長之中,或互為制約、「協定」,或在相互間保持「默契」的條件下延宕著。 \n台灣的蔣介石,試圖以美國強大的軍事實力來抗衡毛澤東對其實行「解放」;美國則緊緊拉住蔣介石,讓蔣介石控制下的台、澎、金、馬成為美國掌控的西方反共陣營圍困新中國的最前線,成為其封鎖第一島鏈當中的壁壘。 \n毛澤東與蔣介石之間的一致性,是這兩位偉人各自都有「一個中國」根深蒂固的理念。毛澤東的「一個中國」,是要將「解放台灣」後「統一」到他所信仰的共產主義「一個中國」當中來,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包含了台灣的領土主權;蔣介石的「一個中國」,是要在「反攻大陸」後,使他的三民主義,再次成為「自由世界」的「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包含了大陸的所有領土主權。二者都認同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二者認同的「一個中國」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者儘管意識形態不同、「一個中國」的各自表述不同,但「一個民族」下的「一個中國」國土理念、民族理念乃至傳統的「中國」思想理念,都是完全一樣的。 \n蔣介石與美國的不一致性,是飽嘗了在美國的奴役下,台灣主權的旁落和民族的再次淪陷;美國與台灣的不一致性,則在於不願意因為蔣介石的「反攻」,而成為影響美國整個「東西方戰略」的絆腳石,甚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n毛澤東與美國的一致性,是蔣介石「反攻大陸」的挑戰,可能會在這場「海峽之戰」中,成為「世界大戰」的導火索。這一點,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的現實條件下,毛澤東又與美國在某種程度上是一致的。「美國人怕引起世界大戰,我們不怕,但是不願意引起大戰」,毛澤東的這句話,真實地反映了他老人家內心深處的思想。 \n「價值觀」下的「利益均衡」互為糾纏,使得金門戰役在大陸、台灣、美國三方面都有了延宕的充足理由。金門,成為台灣海峽有硝煙和沒有硝煙兩種狀態下,三方角力的另一個有形與無形的戰場。 \n金門戰役延宕演變 \n第七階段:兩岸之間「飛彈」的威脅與持續不斷的開放(1979年1月1日至1999年7月9日)。金門戰役的延宕,讓這場曠日持久的戰役,充滿了挑戰性和展望性。其挑戰最具威脅的,便是日益甚囂塵上的「台灣獨立」言辭和付諸的行動。於是,每每「獨立」「公投」的話題在台灣唱響之際,便是大陸「導彈」與「飛彈」不斷演習與「阻嚇」之時,金門戰役延宕的「砲戰」形式,升級到了更具威力的「導彈」。 \n這期間,最為有名和讓世界為之捏汗的,要算1995年7月21日至1996年3月23日之間和1999年7至9月間,由大陸舉行的導彈試射與軍事演習。(待續) \n

  •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絞索政策持久鬥爭(八)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絞索政策持久鬥爭(八)

     「第28軍司令部下達了1954年內完成對金門、馬祖等敵占島嶼及沿海地形、港灣、航線偵察和調查……83、84師組織人員對大、小金門敵砲兵陣地、火力配系等情況進行了觀察,繪製了要圖」。但以明確的「隔海砲戰」方式來持續這場金門戰役的延宕,則是在1954年8月以後。 \n 「8月14日,我第28軍82師砲兵362團,師高砲營接受配合兄弟部隊砲擊金門的作戰任務」,由此,以隔海「砲擊」為主要的作戰方式,一直持續到這個階段的最高峰,即1958年8月23日大規模、震驚世界、牽動世界戰略格局的「砲擊金門」事件。 \n 有時營造和平談判 \n 然而,這個延續了4年多的「砲戰」,其階段的背景各有不同,它包含了以下4個部分和分段的內容:第一,建立在對國民黨台灣不斷襲擊、騷擾沿海地區,配合沿海各個小島嶼的解放等打擊性基礎上的「砲戰」;第二,建立在反干涉和宣示主權基礎上、以美台簽訂《共同防禦條約》而實施的懲罰性「砲擊」等;第三,建立在反分裂、保持適度的台海緊張局勢,牽制性的「讓金門保留在蔣介石手裡」聯蔣抗美基礎上的「砲戰」;第四,建立在呼籲和平談判,解決台灣與大陸分裂問題,以「紐帶」形式發起的「砲戰」或宣傳「砲彈」。 \n 此期間,雖不乏為了營造「和平談判」的環境,以間歇性砲擊行為來呼籲蔣介石坐到談判桌前的停頓,但是,打擊美蔣勾結,對蔣介石意欲反攻大陸的懲罰性砲擊最為激烈。砲戰的背景、規模和執行內容,雖在整個過程中不盡相同,但最根本的目的,仍然是圍繞著「一個中國」還是「台灣獨立」的基礎上,是建立和體現在「一個中國」的完整理念和「統一」給誰的基礎上。而這一切,又都有賴於金門戰役的延宕基礎,才會發生的。 \n 第六階段:絞索政策促談與象徵性的宣傳砲戰(1958年9月1日至1979年1月1日)。 \n 「砲擊金門」隔海作戰之後,毛澤東鑒於解放軍的現有實力,已經看到了在砲擊金門之後,如果派兵登陸完成金門戰役,它只能是奪取金門本島、馬祖,而不能同時解決台灣問題。那麼,國共之間在地理上的距離,將由不足一公里擴大到一百多公里,且隔著一道天然、難以輕易越過的台灣海峽。 \n 這與毛澤東的「統一中國」、與蔣介石心目中所存念的「一個中國」理念,設置了更加不便的接觸條件。而蔣介石失去象徵其在大陸沿海存在的最後據點,將使得美國更便於製造「兩個中國」或支持「台獨」。於是,毛澤東以戰略家的眼光和思路,決定讓金門戰役延宕下去,將「金門」這把開啟「解放台灣」的鑰匙,保存在時刻準備「反攻大陸」的蔣介石手裡。 \n 毛澤東「1.繼續砲擊封鎖金門,但目前不宜對金門、馬祖及附近進行登陸作戰。2.砲擊封鎖活動必須有計劃、有步驟、有節奏地進行,掌握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打打看看,看看打打,有利則打,無利則停。3.目前海軍、空軍不進入公海作戰。蔣機不轟炸大陸,我也不轟炸金馬;蔣軍轟炸大陸,我轟炸金馬」,是這一階段金門戰役維持與延宕的特色。毛澤東則用更傳統與通俗的語言,將金門戰役的延宕說成是:「我們整金門,是整家法。」 \n 從此「絞索政策」有了明確的方向,「它使砲擊金門的鬥爭有了更加明確的指導原則和規定」,「隔海作戰砲擊」的性質,從真打到象徵性地打,從武打到文打的演變。 \n 這種持續性、戰略性的人為延宕與打法,不是為「奪取金門」,而是讓「金門」成為一根「絞索」,讓這種「絞索政策」,既鎖住台灣的蔣介石,也鎖住了干涉中國內政的美帝國主義。 \n 鎖住台灣對抗美帝 \n 但是,這個「絞索」,在鎖住蔣介石和美國的同時,也同樣從某種程度上,將毛澤東的手腳和他的「新中國」鎖住了。這個標誌,是以解放軍總政治部9月1日發表「對金門的登陸進攻已經迫在眉睫」的錯誤信息,受到毛澤東的嚴厲批評為坐標的。為此,毛澤東提出了:「台灣和沿海蔣占島嶼問題的全部、徹底解決,不是短時間的事,而是一種持久的鬥爭,我們必須有長期的打算。」 \n 此後,蔣介石國民黨提出「反共復國的基本方針,是3分軍事,7分政治。戰地政務,就是屬於7分政治的實踐。軍事的勝利,只是序幕的勝利,只有戰地政務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所以戰地政務比大軍作戰,更為重要」的反共方針,開始推行「改造金門」「經營台灣」「建設三民主義模範省」的政策,把注意力放到了建設台灣省、金門本島的基礎建設和固守的軍事基礎建設上面去,對大陸的軍事行動明顯減少,台海局勢走向相對穩定。 \n (待續)

  •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隔海砲擊即將展開(七)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隔海砲擊即將展開(七)

     胡璉將軍是在蔣介石的充分信任下,則擁有了「專控之權」,讓胡璉得以金門本島為據點,3次進犯南日島而得手,致使葉飛猝不及防。 \n 以「砲擊金門」的戰略角度,毛澤東儘管在有意無意間試圖讓葉飛變成自己的「施琅」,葉飛似乎也把自己看成是毛澤東麾下的「施琅」,但是,葉飛最終也沒有成為「施琅」。葉飛40年後道出了他的遺憾,「繼鄭成功、施琅之後……在期待渴盼著毛澤東的最新一道命令」。 \n 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假如此時的毛澤東在戰略上是將這場戰役當成「解放台灣」的前奏,那麼毫無疑問,蕭鋒將成為毛澤東的「施琅」,則是一種客觀存在。 \n 蔣介石戰略更明確 \n 但是,縱觀整個金門戰役,蕭鋒的個人命運,他在「登陸作戰」期間,既沒有獲得毛澤東清晰的「解放台灣」戰略意圖,28軍也不是一支以「解放台灣」為職的部隊(宋時輪第九兵團才是目標明確的「解放台灣」的專職部隊),更沒有在金門戰役發起之時,獲得像施琅大將軍那樣,始終保有康熙大帝的「專斷」堅定支持,讓他來完成指揮金門戰役或協同完成「解放台灣」的任務,因此,蕭鋒也沒有成為毛澤東事實上的「施琅」。 \n 毛澤東在金門戰役自發動開始之時戰略意圖的模糊性,以及後面在用人上面的戰略考量,則反襯了蔣介石在此期間戰略目標的明晰性和堅韌性。 \n 胡璉將軍是在蔣介石的充分信任下,則擁有了「專控之權」,讓胡璉得以金門本島為據點,3次進犯南日島而得手,致使葉飛猝不及防,導致第28軍駐島一個連和大陸前來增援的部隊1千3百餘人犧牲或被俘。毛澤東以雷霆萬鈞之怒火,給予華東局、華東軍區和葉飛嚴厲的斥責:「不許再犯南日島那樣的錯誤!否則須予負責者以應得的處罰!」 \n 值得一提的是,當胡璉以大規模部隊進攻東山島時,蕭鋒帶領出來的這支部隊,仍然以其離開後所產生的「餘威」,讓胡璉吃足了蕭鋒這個死對頭的苦頭,只能「打落牙齒往肚裡吞」。在「東山島登陸作戰」的部隊中,有兩支幾乎可稱之為「孝軍」的決死勁旅:第28軍82師原金門戰役登陸作戰的244團;原隸屬蕭鋒指揮的第29軍85師金門戰役登陸作戰的253團。 \n 這兩支由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倖存者宋家烈與張茂勳重組的軍隊,佩戴著先軍長蕭鋒在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失敗後,以原本用來包裹烈士遺體的白布製成的胸標:「積極工作,加強努力,為金門戰役犧牲的烈士報仇!」。 \n 可惜的是,蕭鋒沒能親自指揮,沒能親眼目睹自己麾下的這支勁旅在東山島上驍勇的一幕。而這塊見證了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失敗、又見證了蕭鋒麾下的戰將們將胡璉打得灰頭土臉的「孝帶」胸章,則一直被一些戰士珍藏在身邊。 \n 「東山島戰鬥」的勝利消息,讓毛澤東高興地說:「東山戰鬥不光是東山的勝利,也不光是福建的勝利,這是全國的勝利。」 \n 金門戰役延宕的第四階段,國共兩黨在軍事上此消彼長的大小較量,一直持續到1954年8月14日。而體現在「東山島登陸作戰」中「哀兵」的這種「悲壯」與「悲憫」情懷,在這3年半的時間裡,始終以「復仇」的激憤,伴隨、影響著這支部隊和第十兵團,甚至整個第三野戰軍與中國人民解放軍。 \n 這3年半中,金門戰役以往復於大大小小21次的登陸與反登陸戰,第十兵團再次「攻打金門」的翹望,始終沒有在這些勝利與「失利」當中得到徹底的消弭和釋放。台灣的蔣介石依賴於「金門」這個前沿「跳板」,也始終無法平復丟失大陸的夢魘和「反攻」大陸的夢想。 \n 圍繞於金門戰役周圍發生的大小不一的戰鬥,則時刻挑動著毛澤東內心那根金門戰役的敏感神經,讓這位為人民謀利益、試圖獲得國家完全「統一」的新中國領袖,在一次次的登陸與反登陸作戰消耗中,惦記著那扇未曾被自己叩開的「金門」。 \n 第五階段:兩岸隔海砲擊作戰(1954年8月14日至1958年8月23日)。 \n 美國佬從「自由世界」與「共產國家」、東西方陣營的價值觀體系「冷戰思維」,來考慮大陸的共產黨人與其之間的關係。由此,美國有了更多的藉口和理由,來滲透於中國的內政與台灣島的事務,來干預這場國共兩黨之間持續了幾十年的主義之爭和兄弟內戰。這讓毛澤東的「解放台灣」計畫,在共產國際的意識形態干擾下,變得更加渺茫起來。 \n 隔海作戰砲擊開場 \n 在這段時間裡,金門戰役從某種程度上,已經具有了替代「解放台灣」的戰略因素,毛澤東只能以另一種特殊的隔海作戰「砲擊金門」方式,無奈地來對待美國干涉中國的內政、來對待蔣介石和處理台灣海峽之間的問題。 \n 1954年1月的開年伊始,在國民黨軍增兵金門,不斷襲擾大陸沿海地區的情況下,毛澤東、三野、第十兵團都在試圖找到一種新的解決辦法。1月28日的舉動,預兆著這個階段的主體,要以隔海作戰的「砲戰」形式來開場。(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