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古石碑的搜尋結果,共15

  • 雍正13年古石碑失而復得 茅港尾天后宮隆重揭碑展示

    雍正13年古石碑失而復得 茅港尾天后宮隆重揭碑展示

    台南下營茅港尾天后宮從學甲慈濟宮找回失落30餘年的「嚴禁冒墾義塚碑記」古石碑,14日在下營區長姜家彬與市議員陳秋宏、吳通龍、尤榮智見證下,於廟內舉行隆重揭碑典禮。

  • 遺失30多年 下營茅港尾堡天后宮找回285年古碑

    遺失30多年 下營茅港尾堡天后宮找回285年古碑

    有343年歷史的台南下營區茅港尾堡天后宮,30多年前遺失了雍正13年9月落款的「嚴禁冒墾義塚碑記」古碑,去年發現被保存在學甲慈濟宮,兩廟方擇1月5日良辰吉時舉辦隆重儀式,將古物「物歸原主」,由茅港尾堡天后宮信徒遊街護送回下營,先安置廟前展示,15日將舉行揭碑儀式。

  • 三千年山東古阿井 僅冬至一天解封取水

    三千年山東古阿井 僅冬至一天解封取水

    「己亥年冬至日夜……」古老的更聲,提醒又是一年歲寒。在山東東阿古城封存了一年的古阿井又在同一時刻解封開啟,人們對冬至文化的遙遠回憶被再度喚起。 \n冬至是二十四節氣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節氣,是北半球氣候和季節逆轉的關鍵節點,中國古代素有「冬至如年」的說法。位於山東聊城市轄東阿縣古城中的古阿井,是傳說中「中國四大寶井」之一,相傳為上古神農氏發掘。因受到唐太祖李世民禦封,古阿井自唐代以來只有每年冬至日開封取水時能同世人見面一次。此井現已為山東省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n古井井口當晚披上了節日盛裝,井口正北,一座六角碑亭正面額題「濟世壽人」四字,亭中龜馱石碑,篆刻「古阿井」三字。兩側石柱均刻有讚美古井水妙用的楹聯。數十盆篝火將古井四周照亮,「祭天地」「啟井封」「汲水」「燃桑柴火」……來自全國各地的近千名觀眾觀摩整個取水煉膠過程。 \n按照中醫理論,冬至日至陰阿井水能夠煉出上好的阿膠,冬至夜取水便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東阿阿膠製作技藝的重要儀式。該技藝的代表性傳承人秦玉峰當天率徒弟一同祭告天地,開古阿井取水。取水完畢後古阿井將繼續封存,次年冬至才可再次解封。

  • 福康安紀功碑  道出嘉義地名由來

    福康安紀功碑 道出嘉義地名由來

    嘉義古名「諸羅山」,清乾隆年間,台灣發生林爽文事變,乾隆皇派兵渡海平變,諸羅軍民因平變有功,獲賜改地名為「嘉義」,並由朝廷御製石碑褒揚戰功。 \n 位於嘉義公園入口處附近的「福康安紀功碑」就是記載清朝平定林爽文事變,以及乾隆皇為了表彰諸羅軍民、「『嘉』其忠『義』」所設的石碑。石碑基座以贔屭馱負,卻被誤為「巨龜馱碑」。 \n 事實上,馱負「福康安紀功碑」的贔屭,又名「龜趺」、「填下」,是龍生九子之一,屬於靈禽祥獸,由於性喜負重,外貌似龜,因此往往被認為「巨龜」或「神龜」。 \n 這座頗具歷史意義的石碑,源自清乾隆51年(西元1786年),台灣發生林爽文事變,隔年乾隆皇派福康安率領大軍渡海,敉平民變。 \n 當時,林爽文圍攻諸羅城,戰事慘烈;諸羅官兵因死守城門,因此獲皇帝賜改名為「嘉義」,並御製10座紀功碑石與基座,其中9座立於台南府城,1座立於嘉義公園內,成為見證歷史的古文物。 \n 林爽文事變平定後,朝廷在廈門御製10座紀功石碑,以褒揚福康安戰功,其中4座全刻滿文、4座全刻漢文,2座漢滿文合刻。立於嘉義公園的紀功碑,正是2座滿漢文合刻之一。 \n 根據文獻記載,清乾隆皇帝御賜的10座石碑及基座,是以花崗岩在廈門雕製,於乾隆56年(西元1791年)竣工、裝船運往台灣。 \n 但是,船隻航行至安平港時,其中一隻贔屭不慎落海失蹤,因此民間有「石龜脫逃」的傳說,於是當局臨時在台灣另以砂岩仿製贔屭一隻,置於嘉義。 \n 歷經120年之後,台灣已被日本統治,明治44年(西元1911年),落海的贔屭被漁民撈獲上岸,因此民間又有「石龜復活」的傳說,這隻贔屭目前奉祀在台南市保安宮,被尊稱為「白靈聖母」。 \n 嘉義公園內的「福康安紀功碑」,額刻「御製」,雙龍紋飾,碑文以「命於台灣建福康安等功臣生祠,詩以誌事」為題,左書漢文,右書滿文,滿漢文合併,在台灣甚為罕見。1060403 \n

  • 石門古戰場 「還我河山」被挖光

    石門古戰場 「還我河山」被挖光

     剛交回牡丹鄉公所管理的石門古戰場,園區內「澄清海宇還我河山」紀念石碑,8字被挖得光禿禿,當地人與鄉公所皆稱不知情,直呼手法太粗糙,未尊重原住民。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則說,有公函通知,絕無「硬拆」碑文。 \n 座落於車城鄉四重溪段「西鄉都督遺跡紀念碑」,2011年縣府因建物與碑文可見證「牡丹社」歷史事件,登錄縣有歷史建築,後文化界人士反映石碑碑文與登錄名稱、理由,有「張飛打岳飛」歷史錯亂感,因此去年提案要求還原碑文原面貌,並於近期施工拆碑文,重新確認修復方式。 \n 「手法的確太粗糙!」曾深入研究牡丹社事件並推出繪本的牡丹排灣族女兒高加馨表示,縣府動手拆碑文卻未告知當地人,紀念碑周圍甚至沒有立牌標示為何拆除,只見被挖得難看的空洞,令人心裡感到不舒服。 \n 高加馨說,許久不見政府對原住民文化重視,突然搞這齣拆碑文研究,也沒有配套確定後續呈現方式,希望未來石碑模樣應先與當地人及鄉公所討論,重新給予該歷史建築與原住民「尊重」。 \n 牡丹鄉長陳英銘表示,至今未見主辦人呈上拆碑文相關資訊,且縣府當年希望牡丹鄉接手維護,卻未跟公所討論處理方式,讓不少原住民以為是公所所為,希望雙方加強溝通。 \n 屏東縣府文化處說,還原碑文拆除工程是依據文化資產審議程序辦理,過程中也知會當地鄉公所,斷無硬拆,而為還原本案歷史精神,近期將召開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並尊重民意討論對石碑處理,可能採恢復西鄉都督紀念碑遺跡原貌、把「澄清海宇還我河山」碑文掛回去、保持有碑無文把2個時代碑文、照片全列出等三方式。

  • 埃及人面獅身像前有一座石碑 上面寫著...

    埃及人面獅身像前有一座石碑 上面寫著...

    埃及吉薩高原的人面獅身像和金字塔群一樣舉世聞名,而鮮為人知的是,人面獅身像前有一座石碑,上面記載著法老的一個神秘的夢。這位法老名叫圖特摩斯四世,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第八位法老。他是已知最早提出崇拜阿頓神的埃及法老。但這個十八王朝目前最著名的法老不是他,而是其之後的圖坦卡蒙。 \n \n圖特摩斯四世在沒成為法老之前,有一次外出打獵,打獵累了,就在被黃沙埋至脖子的人面獅身像頭下休息。他很快的睡著了,並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人面獅身像跟他說如果他能清除黃沙並進行修復,他將成為下一任法老。 \n \n圖特摩斯四世聽從了獅身人面像的建議,在完成了對獅身人面像的修復工作後,他在後來真的就成為了法老。圖特摩斯四世將這件事刻在石板上,樹立在了獅身人面像的雙爪之間。這個石碑也因此被稱為記夢碑。記夢碑高144公分,寬40公分,長70公分。石碑的上半部分成兩部分,展現了圖特摩斯四世(右邊拿著焚香,左邊拿著奠酒,可能是酒,也可能是水裝在壺裡)向荷魯斯(以人面獅身像代替)獻上祭品的場景。 \n \n顯然,如果故事是真的,那麼人面獅身像真的就太神奇了。歷史學者認為,記夢碑是圖特摩斯四世玩的花招,目的是宣揚自己繼承神聖王權的合法性。 \n \n原來,圖特摩斯四世是阿蒙霍特普二世與提婭所生,但他並不是阿蒙霍特普二所選定的皇權繼承者。因此一些學者認為,圖特摩斯驅逐了他的兄長以篡奪王位,並用記夢碑來證明他這齣出乎意料的王權的合法性。 \n \n圖特摩斯四世當上法老後,究竟統治了多久,目前還沒有確切答案。大部分學者認為他統治了埃及10年,從公元前1401年到公元前1391年。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中山國小創校古石碑亮相 見證宜蘭興學史

    中山國小創校古石碑亮相 見證宜蘭興學史

    宜蘭中山國小2年前於校園內整地時,意外發現一塊日治時期紀念碑,上頭刻印著「創立滿三十周年紀念」,時間註記「昭和」,校方將之珍藏於校長室,宜蘭市公所日前得知此一文物,如獲至寶,撥款製作石碑底座,深埋地底超過一甲子,今(7日)再以豎立姿態亮相。 \n \n 中山國小校長陳銘珍表示,學校前身為「宜蘭國語傳習所」,創設於1896年,1898年更名為「宜蘭公學校」,是宜蘭首間現代形式學校,這座石碑蘊含的歷史意義非凡。 \n \n 宜蘭市長江聰淵聽聞校方保存一座珍稀歷史石碑,撥款替此碑製作固定底座,讓深埋地底多年的歷史文物,再次以昂首之姿豎立於世人面前。 \n \n 江聰淵說,宜蘭市是古城卻少有歷史文物留世,古城門石碑也僅存「兌安」與「坎興」,未來將向校方借展這座石碑,與其他文物一同展出,讓大家進一步認識地方歷史。

  • 日人來古坑找石碑 探索那些年在台灣的日子

    日人來古坑找石碑 探索那些年在台灣的日子

    日本人來台找人尋根的不少,但罕見有人來找石碑,追思先人在台的付出。70多歲的山本厚秀帶一張照片和碑文到古坑,尋找90年前矗立的「水道紀念牌」,原本不可能的任務剛好遇到貴人,在一棵相思樹下找到斷成三截的這塊石碑。 \n \n 昨天中午來自日本群馬縣高橋市的山本厚秀,搭公車到古坑公所,公所人員看他手拿資料有口難言,拜託熟稔日語的前鄉長兒子黃仁勇當翻譯。 \n \n 山本厚秀出示一張大正10年(民國10年)在古坑拍的一張照片,一群人站在紀念牌(石碑)前方,模糊的碑文只剩關鍵字:斗六郡、瀧野平四郎、古坑庄長吳義陣、水道紀念牌。 \n \n 山本厚秀說,受瀧野平四郎後代之託他來台找這紀念牌,聽說他在台時曾改善民生用水,研判是當年取水工落成時所矗立,雖然很可能找不到,但眼見為信。 \n \n 農經課長孫旺田研判取水口在大湖口溪畔,帶他找永光村民,幸運極了問到曾在石碑旁玩耍過的男孩黃炳煌(現年50多歲),不到一小時就在一棵相思樹下,找到湮沒在雜草裡,已經斷成三截的石碑,只剩正面可見「崁頭厝」3字,背面碑文看不到。 \n \n 孫旺田說,找到的一刻,山本雖有點遺憾看不到照片裡的碑文,仍高興找到了!相約明年還要回來,希望到時它已立起來。 \n \n 孫旺田說,興建於清乾隆年間的崁頭厝圳,日據時代仍沿用,可能颱風豪雨導致砂石埋入進水口而重修,是這塊石碑無誤。 \n \n 他說,看到日本人來古坑找當年水道紀念碑,但古坑人已不記得水從何處來,「飲水思源」4字當下體會深刻。

  • 古突厥文石碑 蒙古東部出土

     日本媒體報導,大阪大學教授昨天宣布,8世紀古代土耳其(突厥)文石碑在蒙古東部出土。首度在蒙古東部發現的突厥文石碑,是探索游牧民族突厥國家體制的重要史料。 \n 大阪大學大學院(研究所)教授大澤孝研究古代土耳其史,他昨天公布,5月底至6月初與蒙古科學學院考古學研究所合作,在蒙古烏蘭巴托東南方約450公里處遺址,發現突厥文的大石碑。 \n 出土的石碑長3、4公尺,石頭角柱、圓柱上刻有部族徽章以及1字寬5公分、長7公分的突厥文字共20行,總計2832字(單字有646字)。堪稱是截至目前為止,出土的最大塊突厥文石碑。 \n 至於文字含意,多描述死者與家人或部下離別的感傷,像是「在褐色的我的土地上,啊」、「我的家,啊」等,推測可能是墓碑。 \n 大澤等研判,石碑出土地可能是毗伽可汗或是他的接班人登利可汗時代,在東方統治者的墓地。 \n 突厥與隋、唐代對立,又時而合作,支配著亞歐大陸,留下了獨自的語言與文字。 \n 考古學家曾在烏蘭巴托西方流域發現突厥文石碑,原以為烏蘭巴托東方沒有。1020717 \n

  • 勝芳古鎮 勝水荷香

    勝芳古鎮 勝水荷香

     勝芳為華北地區的水鄉,是個商貿與文化底蘊兼具的古鎮;建築、古樂、民俗和飲食等特色鮮明,素有「南有蘇杭,北有勝芳」的美稱。在昔日,無論是異鄉客或在地人,只要遙遙望見作為出沒東淀行船航標的文昌閣,便知道離勝芳古鎮已不遠。 \n 登上高達三丈三尺的文昌閣極目遠眺,可飽覽古鎮風貌。收回視線時,可見主建築腳下有一方池塘,在石橋與迴廊的襯托下,風荷楊柳掩映、滿眼綠意。畫龍點睛的是池中小亭的石碑:喜微服私訪的清高宗曾三下東淀,並在古鎮的石溝村建有行宮;於乾隆38年和53年先後為琴高祠御筆題詩兩首,並鐫刻立碑以示紀念。儘管上頭的碑文已模糊不清,但至勝芳博物館可一睹較為清晰的拓片版本。 \n 清式張家大院 \n 在一些興建於清代的勝芳民居院落裡,遊客可以發現歐洲、非洲等建築影子。原來是當年富足人家大興土木時,從設計到施工技術人員,大多請自京、津二地,因此古鎮上的宅院有的像北京四合院,有些風格類似天津洋樓;中西合璧的建築充分表明了院主人當時的開明、開化的納新思想。目前勝芳保存較好的兩處民居為建於清末的「王家大院」和「張家大院」。 \n 古色古香的張家大院屬於四進院落,從官式敞亮、典型的北面清式門樓進出,東側一、三進兩院帶西洋風格;西側二、四進兩院為中國傳統建築;四個四合院靠小門、迴廊相連和貫通。宅主張鎰官至二品,門口兩隻石獅說明此間屬於官宦人家。為討吉利,訪客總會在石獅頭上摸一把,如今其已被磨得光滑無比。 \n 田字型王家大院 \n 建於清光緒6年的王家大院為田字型四合院,原房主王子堅家產富足、起居講究,對建築情有獨鐘,造了這座中西合璧的宅邸;原另有私人花園與馬場,唯今日已蕩然無存。唐山大地震之際,同樣把東南角與西南角的小院震損,現僅存兩座院落。 \n 不難看出院內房子的磚雕圖案,都刻有中國傳統花鳥;歐式建築風尤為明顯,這幾座房子的牆體,都由紅磚和青磚砍制不同形狀組成,極富藝術性和觀賞價值。門頭的髮狀檐邊和窗台下的寶瓶欄杆,也都仿照了西洋建築風格;當時為了防雨,窗戶外加百葉窗設計,這在百年前也是趕上潮流。 \n 如今遊客所見的王家大院的大門,其實並非原件;原來的門口在該宅院西側的胡同內,唐山大地震時遭拆除,後來仿照原貌修建而成。至於刻有「勝水荷香」的照壁也是後來新添,顯然是附庸風雅之舉。 \n 張家與王家大院兩組建築歷經百年,在後世的修復工程進行下,精緻細節不減。當初設計建造者深諳院主心理,於門窗、屋脊、照壁等各個需要裝飾的部分,都透過磚雕和彩畫表現祥瑞圖案,例如牡丹、蝙蝠、如意、靈芝、柿子等。儘管建築架構仍在,但許多房間都已挪為協會或組織作為辦公室之用,不如遠觀其猶存風韻。 \n 勝芳古戲樓 \n 一旁的戲樓正中間懸掛一塊橫匾,上書「動呂天倪」四字,意思是演員舞姿優美、表演精湛,能夠感染觀眾。也有傳說為清代進士紀虛中為表達對貪官污吏的憤恨所書:他把「官」字去掉寶蓋,而以右體「呂」字代替,後來紀虛中也因此獲罪。 \n 可惜到了1964年,人民公社以修建西河閘木料短缺而把腦筋動到戲樓身上,這座古蹟最終難逃一劫。直到2007年重新修復,新戲樓的位址已從原址向北遷移了約400公尺。 \n 接著信步來到附近的勝芳民俗博物館,外牆標示著7個斗大的紅字極度惹眼:中蘇友好文化宮。原來是1958年勝芳修建勞動文化宮時,蘇聯專家前來考察並參與建設,為了表示中蘇關係良好,因而更此名。 \n 勝芳老鎮區建築風格的特點之一,便是房屋依河而建:以穿心河為中心,周圍房舍四布,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胡同。這些胡同蜿蜒崎嶇、密如蛛網,形成了勝芳四通八達的水陸交通網。若時間充裕,不妨漫遊其中,享受迷路的小小樂趣。

  • 10國藏傳佛教文物 來台特展

    10國藏傳佛教文物 來台特展

     「世局國事紛擾、人間疾苦貪婪!」來自世界各地珍罕舍利及上千件藏傳佛教殊勝文物,包括西藏、不丹、緬甸等十個國家佛舍利;台灣種敦巴佛教會廿九日起將在台中新市政中心川堂舉辦「佛舍利暨藏傳佛教珍寶文物特展」,透過珍貴文物展出發揮文化潛移默化之功。 \n 「揭開西藏神秘的面紗!」西藏很多珍貴的文物,因歷史久遠而流失或毀滅,保存下來的西藏古文物彌足珍貴!種菟仁波切說,台灣種敦巴佛教會特透過「藏傳佛教文化互動體驗展」,讓民眾親身來體驗、認識藏傳佛教內涵的機會。 \n 種菟仁波切指出,這次展出來自世界各國極具珍罕寶貴的佛陀肉、指骨、菩薩、十大弟子,阿羅漢尊者舍利等;歷史文物中,如唐朝敦煌古玉佛、遼代金包石玉古佛、宋朝吐蕃千年五方佛寶冠、元朝熱振寺釋迦牟尼佛描金繪像石碑、清朝藏密釋尊佛像等。 \n 展覽中還包含藏傳佛教文化互動體驗,以生動淺白的互動方式,帶領參觀來賓深入認識、領略藏傳佛教的宗教禮俗、精美藝術,及進一步的文化意涵;現場還有「吉祥如意親子遊藝坊」活動,讓小朋友也能在趣味遊戲中領略佛法的美。 \n 台灣種敦巴佛教會表示,上千件佛教的家具、樂器、用具及法器、莊嚴古佛像等,珍寶文物展出,藉此護佑加持百姓及兩岸眾生平安。

  • 都會掃描-饅頭山古石碑 十二月修復

    新北:座落在中和、板橋交界處的「饅頭山」,山內有一座石碑,是日治時代擔任板橋街庄長的山本義信,在交界處建造配水池,將乾淨的飲用水配送到板橋,這個紀念碑是居民因感念而設置的。因年久失修,經中和自強國小師生探索,並請託市議員邱峰堯陳情,文化局照辦,預計十二月初修復完工。

  • 陸歷史文化名街 政府主導 檢討仿古

     (文接B2版) \n 街道。無錫市的惠山歷史文化街區,是史料上商末泰伯定居梅里後,以血緣世系為主的村落,至元明惠山祠堂群逐漸興起,於清末民初達至鼎盛。 \n 上海市徐匯區東北部的武康路,是上海法租界花園住宅區域的典型代表,後新建小型公寓和新式里弄房屋,為上海中心城區最具歐陸風情的街區,也是上海著名的高級住宅區。潮州太平街義興甲巷則是以密集的石牌坊聞名,據統計明清兩代城中共有牌坊94座,不到2公里的太平街就有47座,數量之多、密度之大堪稱世界之最,唯至50年代當地政府以阻礙交通為由將所尚存的19座石牌坊悉數拆除,而後又於牌坊街修復計24座。 \n 福建省長汀縣店頭街在南宋隨著汀江航運的開通而成為當時重要的集市,逐步發展成街市,鼎盛於明清時期,往來的貨船有「上八百,下三千」之說,店頭街因得天獨厚的優勢成為重要的商貿集散中心。同時由於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劉少奇都曾在這裡生活和工作,組織召開會議,因此更有紅色一條街之稱,近年來,當地政府對店頭街進行大規模的整治,基本恢復老街明清時的舊貌。 \n 巍山古城是南詔國的發祥地,其中南詔古街尤其在明清以來人才輩出,文獻廣場上立有「茶馬古道重鎮蒙化」石碑,古街上的民居多保留了明清建築風貌,多為土木結構,現今多為名優特產商店,古街兩旁則還有玉皇閣、文華書院、文昌書院等明清建築古蹟。黎平翹街街區位於貴州黎平縣城所在地德鳳鎮,因主街中段下凹、兩端翹起,故稱翹街,民間又稱扁擔街,街區完整保持明清時期的傳統格局,呈現徽派建築風格,今日街區多以字畫古玩、旅遊商品、民族工藝品的銷售為主。 \n 文化名街注重方法和政策 \n 大陸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專家委員會秘書長王景慧表示,中國歷史文化名街已評選出三屆,對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與整治,要特別關注方法和政策,不少歷史文化街區本來有很好的基礎條件,但由於整治實施的方法不當,丟掉了文化遺產的真實性,就喪失了它所承載的文化價值。 \n 王景慧指出,歷史文化街區和文物保護單位不同,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整治,首要條件是保留居民繼續居住和生活在這裡,要保持並發揚它的使用功能,因為歷史文化街區的重要特點在於它是活態遺產,需要居民以行動體現出傳統文化,因此歷史街區的保護必須要有居民繼續生活在此,以完成文化的傳承。其次是改善基礎設施以提高居民居住意願,再者是要保護真實的歷史遺存,而不要將仿古造假當成保護的手段。 \n 王景慧認為,目前仍有許多地方不重視保留真實的歷史建築和傳統風貌建築,將其大量拆除後重建,大拆大建的結果破壞了街區的歷史真實性,使有重要價值的歷史街區失去了它的文化遺產價值,淪為一條嶄新的仿古街。另一個街區整治中要注意的問題是若過度追求街區的土地價值和商業潛力,改變了街市的功能和業態,遷離了原來的居民和商戶重新招商,則完全改變了人文環境,丟掉了真實自然的生活,也丟掉了地方特色與文化傳承。還有些地方大量外遷人口,甚至提出「人房分離」,都造成只留物質軀殼,缺失了文化傳承的遺憾。 \n 政府主導居民參與 創造高利益 \n 陸《歷史文化街區保護管理辦法》規定「政府主導、居民參與」,因多年試行由開發商投資、主導操作的方式未見成功,近年仍傾向由政府主導,才能讓歷史文化街區實現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長期平衡,並兼顧遺產保存及文化傳承。 \n 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與刻意規畫、保存,已為大陸帶來無限商機,以福州的古街三坊七巷為例,過去1年來已有100多家商家陸續進駐,賣福州傳統肉燕的小吃店,1天能賣掉上千碗,銷售量和營業額比過去至少好1倍。未經重修之前,這裡只是普通的商店街,街面上多是些服裝店,鮮少遊客問津。而福州政府斥資30億修復老街的同時,也以優惠租金邀集當地老字號商家進駐,加上這裡過去曾住過掃蕩鴉片的林則徐、黃花崗烈士林覺民、作家冰心等百餘位歷史人物,讓老街除了硬體建築風格,更具人文色彩。 \n 蘇州山塘景區的玉涵堂則是因歷史建築的修復而帶動商機、救活一條街的經典代表,老宅經保護性修復後,成為一大看點,老宅內設立的「山塘人文風情館」濃縮老街市井風情,每個周末估計來訪遊客達4千人次,除了供遊客遊覽,玉涵堂內還設有文化會所和蘇繡大師任嘒閒工作室,會所內可針對商務客推出宴席;而中國工藝大師的刺繡作品,也成為另一個山塘街的文化展示亮點。由於玉涵堂的成功修復,山塘街上幾個像玉涵堂的文化景點,如名人宅第、會館戲台、牌坊、祠堂、寺廟、名墓、古橋等也猶如「聚寶盆」一般陸續修建形成文化街區,使得去年整個山塘街的遊客量達到100萬人次、老街商家的年營業額達到1億,也因為老街的商舖租金等營利收益,山塘街老宅的維修保養費用已可自給自足,形成良性的生存循環。 \n 中國歷史文化名街名單 \n 第一屆中國歷史文化名街:北京市國子監街、山西省晉中市平遙縣南大街、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央大街、江蘇省蘇州市平江路、安徽省黃山市屯溪老街、福建省福州市三坊七巷、山東省青島市八大關、山東省濰坊市青州市昭德古街、海南省海口市騎樓街、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八廓街 \n 第二屆中國歷史文化名街:江蘇省無錫市清名橋歷史文化街區、重慶市沙坪◆區磁器口古鎮傳統歷史文化街區、上海市虹口區多倫路文化名人街、江蘇省揚州市東關街、天津市和平區五大道、江蘇省蘇州市山塘街、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昂昂溪羅西亞大街、北京市煙袋斜街、福建省漳州市歷史文化街區、福建省泉州市中山路 \n 第三屆中國歷史文化名街:山西省晉中市祁縣晉商老街、浙江省杭州市清河坊、安徽省黃山省歙縣漁梁街、河南省洛陽市澗西工業遺產街、江蘇省無錫市惠山老街、上海市徐匯區武康路歷史文化名街、廣東省潮州市太平街義興甲巷、福建省龍岩市長汀縣店頭街、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南詔古街、貴州省黔東南州黎平縣翹街。

  • 福氣之旅-澎湖天后宮散步老街祈好運

    福氣之旅-澎湖天后宮散步老街祈好運

     錯過元宵乞龜不要緊,澎湖天后宮天天都有機會試運氣,初春時節散步老街,一路品嘗在地人推薦的小吃。 \n 來到澎湖,一定要造訪馬公市天后宮,這裡有許多台灣之最,也有台灣本島看不到的建築風格,雖然前陣子推出的米其林綠色指南,只將澎湖評為兩顆星,但天后宮與中央街古街屋商圈,魅力絕不輸給任何三顆星廟宇。 \n ■有台灣第一石碑 \n 馬公之名來自於「媽祖宮」,也就是現在的天后宮,由此可看出此廟與澎湖居民生活之緊密,被列為國家一級古蹟,到底有多老,已不可考。 \n 1919年修建時,發現一塊「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石碑,為台灣第一古碑,顯示明朝與荷蘭東印度公司曾在此談判,也證明天后宮最遲在明萬曆年間便已存在,起碼有400多年歷史,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媽祖廟;又有另一說在元朝就有此廟。 \n 天后宮依山坡而建,側面是很漂亮的觀賞角度,高低起伏的山牆為一大特色;從廟埕進去,必須爬上多角型石階,是台灣廟宇罕見格局,顯示地位尊貴;三川殿左右與護龍相接,則是順應澎湖風大的設計。 \n ■乞龜活動搶搶滾 \n 走進正殿,向媽祖求保庇之後,回頭欣賞難得的門扇木雕,以內外透雕手法,有不同層次的吉祥圖案,相當精美;後殿清風閣是昔日文人雅士聚會之所,展示古碑等文物。 \n 過去每到元宵節,天后宮乞龜活動總是搶搶滾,早期使用麵龜,擲筊獲准後捧回家吃,隔年再送還一隻麵龜,條件是必須更大隻,表示對媽祖的誠意,也當作利息。 \n 後來麵龜越作越大,曾創下3萬多斤的紀錄,可是現代人不愛吃麵龜,作太大也浪費,於是改訂做大龜外殼、內裝小包米,乞到龜的人分送給清貧人家,求好運也兼行善。 \n ■擲聖杯求金錢龜 \n 廟方表示,兩年前,為了方便信徒祈福,特別訂製金錢龜,不必等元宵,信徒隨時都可來乞龜,目前已被乞走上百隻金錢龜。 \n 金錢龜不大,相當於一隻原寸烏龜,外為手工打造的玻璃龜,內填滿一元硬幣,只要擲出一個聖杯,就能夠把金錢龜帶回家,可開運發財並闔家平安,繳2千元香油錢,來年不必奉還龜。現場看到一團台北遊客帶走兩隻龜,看來機率頗大,媽祖娘娘相當大方。

  • 金門廢宅古碑 證實禁丐幫討錢

    金門廢宅古碑 證實禁丐幫討錢

     日前在金門城一幢廢宅內發現的古碑,經當地文史工作者葉鈞培,陳長志等人拓碑鑑定,證實是清同治十三年,古賢堡士紳代表立石碑嚴禁流丐強行討錢、滋擾地方。顯然當時有一群「丐幫」為害地方,歷史紀錄斑斑可考,提供金門地方發展史可貴資料。 \n 這塊在碑首有「奉憲立石」大字的石碑,十月一日被當地民眾發現,但不知典故。經中國時報獨家報導之後,縣府文化局和文史工作者介入調查,經鑑定是清同治十三年(一八七四)九月所立,至今已有一三六年歷史。 \n 內容主要是古賢堡一帶,有「丐首」歐芳帶領一群徒子徒孫,向當地民眾強行討錢,每逢廟會和結婚喜慶,行徑尤其惡劣,鄉親不堪其擾,因此立石明白禁止,並要求歐芳好好管束跟隨的遊民、無賴,再有滋擾地方情事,即將他扭送官府究辦。 \n 字跡有些風化的石碑,還可看出自道光以來,就存在流丐為害地方,且曾經立石示禁,但「丐幫」顯然不聽,因此在同治年間再次立石禁止,但此時也有較具人情味,息事寧人的「公約」作法,如嫁娶可給乞丐們八十文錢,免得流丐糾眾作怪,難看又觸霉頭。 \n 陳長志說,古賢堡涵蓋今天的金門城、水頭、謝厝、古崗、珠山、東沙、賢庵、歐厝、古區、官路邊等十座聚落,可見當時這一帶生活不差,才會引來流丐聚集。至於「丐首」歐芳到底是金門本地人,或來自對岸大陸,則有待進一步考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