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台大校友的搜尋結果,共352

  • 黃捷自曝求助台大心理諮商過往 曾經覺得活著沒有意義

    黃捷自曝求助台大心理諮商過往 曾經覺得活著沒有意義

    台灣第一學府台灣大學大正值期中考,但5天來卻憾事頻傳。對此,同樣也是台大校友的高雄市議員黃捷自爆,她過去也曾覺得「活著沒有意義」而求助學校的學校心理諮商資源,因此她也在服務處提供心理諮詢服務,並呼籲各界重視心理健康問題。

  • 曾批管爺「文大生沒資格當台大校長」 他狂言預測川普大勝遭嗆爆

    曾批管爺「文大生沒資格當台大校長」 他狂言預測川普大勝遭嗆爆

    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拜登二人不斷纏鬥,昨天開票以來川普選情一路看俏,甚至自行宣布勝選;不料一覺醒來風雲變色,川普原先領先州全數慘遭「反超」,拜登入主白宮有望。臉書粉專「不演了新聞台」痛批,曾為反對管中閔接任台大校長說出「我只反對文化大學的人來當台大校長」的名嘴吳嘉隆,選前預言川普將獲326張選舉人票大勝,簡直是「純鬼扯」,讓這種人還能上電視有飯吃,閱聽人自己該檢討。

  • 經費短缺 天使文旦義賣捐贈仁愛基金會助弱勢

    經費短缺 天使文旦義賣捐贈仁愛基金會助弱勢

    今年因為疫情因素,新竹市天主教仁愛社會福利基金會取消園遊會等勸募活動,導致捐款減少,長期熱心社會公益的劉淙漢得知仁愛募款遇到困難,決定將2020「天使教堂‧公益傳愛」天使文旦義賣所得,全數捐贈給仁愛基金會作為身心障礙朋友的服務經費。

  • 台大橄欖球隊75周年隊慶 老中青同場競飆

    台大橄欖球隊75周年隊慶 老中青同場競飆

    有甚麼比球場更熱血!台大橄欖球隊24日歡度75周年隊慶,由於75年前國立台灣大學還是「台北帝國大學」,台籍學生以醫學系為多,因此台大橄欖球隊主將很多來自台大醫學系,24日也特地邀請台大醫學橄欖球隊一群已經40至55歲的醫師下場競飆,老校友狠勁不減當年。

  • 台大畢業薪水比較高?男分析校友年薪  網驚:太寫實了

    台大畢業薪水比較高?男分析校友年薪 網驚:太寫實了

    進名校讀書是就業保障,就可以擁有高薪嗎?一名網友分享,台大畢業兩年、工作一年,分析身邊同是台大畢業的朋友發現,年資同樣都是1、2年,薪水卻差3.75倍,其中選擇文組的人薪資相對較低,貼文曝光後,引發網友討論,太寫實了吧!

  • 東吳建校120年 婁峻碩開唱high翻母校

    東吳建校120年 婁峻碩開唱high翻母校

    東吳大學擁抱120年,雙甲子校慶活動開跑!5日在東吳大學外雙溪舉辦校慶記者會,請來新生代饒舌歌手婁峻碩演唱,百名學生瞬間變迷妹,提前進行卡位戰,人潮從一樓滿到四樓,尖叫聲此起彼落。看過很多大場面的婁峻碩表示,其實回母校的心情特別不一樣,有點緊張又非常期待,婁峻碩是東吳國貿系畢業的,他說自己發專輯的時候,沒有簽唱片公司,一切全靠自己來,而他的行銷、企劃的能力,全都是在東吳學的,鼓勵學弟妹大學四年要好好學習,外界可能認為他念的科系跟職業完全不同,事實上很多在大學學的技能都在未來派上用場。

  • 迎接百年校慶 成功高中成立校友中心

    迎接百年校慶 成功高中成立校友中心

    台北市立成功高中為迎接百週年校慶,特別成立校友中心,成功高中新任校長孫明峯、校友會理事長聲寶公司董事長陳盛沺、副理事長志聖工業公司董事長梁茂生、大同住重公司董事林佳添等人今共同揭幕啟用,未來將作校友會辦公室使用,讓6萬多位校友,又多了一個新家。

  • 台大訂目標 拚2028全球50強

    台大訂目標 拚2028全球50強

     國立台灣大學近日頻傳捷報,先是6月QS世界大學排名衝出第66名,2日晚間又獲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THE)全球大學排名第97,都是史上最佳成績。台大校長管中閔表示,這次主要是教學研究成績帶動,前校長李嗣涔則期許台大創校百年即2028年進入全球前50名,管中閔笑稱這正是他心中訂下的目標,「我跟李前校長沒有套招喔。」

  • 台大醫學系掛零 中一中戰南一中!糖吃太多變笨

    台大醫學系掛零 中一中戰南一中!糖吃太多變笨

    台南一中、台中一中開戰!日前有人把南一中的小書包掛在中一中校門口,挑釁行為引發兩校學生網路互嗆。加上南一中今年無人上榜台灣大學醫學系,被諷「台南人糖吃太多變笨」,戰火愈演愈烈!

  • 參照台大模式 嘉中籌辦「希望入學」獎學金助弱勢生就學

    參照台大模式 嘉中籌辦「希望入學」獎學金助弱勢生就學

    多所公立頂尖大學設有獎助學金,協助清寒或弱勢學子就學,其中包含台大「希望入學」獎助學金、清大「旭日計畫」與交大「旋坤揚帆計畫」,嘉義中學校長劉永堂表示,嘉中每年都有1到2名學生以「希望入學」升學管道考進台大,為協助學子在台北就學與生活,協助更多嘉中「北漂」就學學生。高林實業董事長李忠良每年捐贈72萬元,予以協助。 \n \n劉永堂提到,台大雖有提供「希望入學」弱勢生獎學金,但是這些獎學金大約只夠付學費及住宿費,無法支應台北昂貴的生活費用。為了能進一步照顧這些「北漂」的經濟弱勢校友,校內計畫籌募「台大嘉中希望入學」獎助學金,協助這些嘉中弱勢校友,能在生活無虞之下安心念書與學習。 \n \n至於獎學金的籌募,則是在台大國企系教授陳厚銘的安排下,嘉中校長劉永堂偕同教務主任葉國宗、台北市嘉義中學校友理事長陳適卿醫師、總幹事李基存,以及前任理事長郭鋒銘醫師,一同前往拜會高林實業董事長李忠良。 \n \n李忠良畢業於台大經濟系,也是嘉義中學校友。他是雲林林水鄉大溝村人,從小在艱苦的環境中成長,家中有5個兄弟姐妹,一塊薄薄貧瘠的三分田,種了蕃薯之後,父親還要從南部一直打零工到新竹,才能勉強維持生計。 \n \n李忠良提到,就讀嘉義高中時,因有師長們的幫忙,能在校打工維持生計。大學就讀台大經濟系,靠著教育部的清寒獎助學金,每個月800到之後1200元和家教1000多元來維持生計。 \n \n李忠良表示,他感念年少時受師長的幫忙,以及靠清寒獎助學金來維持生計。在劉永堂校長以及陳厚銘教授提出籌劃募集「希望入學」獎助學金方案時,就慨贈每年72萬元支持,他希望行善的循環能夠永久持續下去,讓這些優秀但經濟弱勢的嘉中校友,能融入校園,在學業、生活上有良好表現,未來能夠順利進入職場,翻轉他們的人生。同時希望這個善循環的「希望入學」獎助學金模式,能推廣至各個公私立大學,造福所有的經濟弱勢學生。

  • 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當台大學生會提案要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一些台大畢業的校友認為這是搞政治,等於要拆除傅鐘,雙方在媒體對戰。我原本以為會有關於傅斯年的論戰,等著看史論。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如此不濟,竟只學舌民進黨說「校園也要轉型正義」,然後,更有趣的是,還學共產黨,說要成立一個「轉型正義小組」,想用小組來搞權力鬥爭。 \n 作為1980年代就開始採訪學生運動的老記者,我實在不得不說:太丟學生運動的臉了。 \n 早年學生運動是對戒嚴體制、威權體制的反抗。「李一麟」、輔大、文化的學運等,至少辦讀書會、參與黨外刊物,做一點向權力挑戰的遊戲。雖然現在他們都已經是孩子出頭天了,但當年還算個叛逆者。 \n 後來的〈自由之愛〉從校園刊物的內容被審查開始反抗,我建議他們去鹿港參加反杜邦運動,他們的鹿港調查,坦白說,離學術應有的水平還有一大段距離,只是一種熱血青年的「參與式調查」。但至少,〈自由之愛〉有過反威權的社會實踐。 \n 後來的〈野百合〉學運,則是解嚴後的學生運動了。他們在形式上,踵繼前一年天安門廣場的型式,學「民主女神」的榜樣,做了一個野百合大雕塑。而占據廣場、做帳篷,也沒超出六四的典範。然而,台灣畢竟大不同。李登輝本身就有意藉此外力搞政治改革,學運與李登輝彼此借力使力,一個進行國會全面改選 ,一個順勢完美落幕。 \n 這幾波下來,台灣的學生運動已不再是反抗的危險志業,反而像是邁向政治場域的職業。到了太陽花,那就是明明白白的,一種配合政黨利益、上層政治鬥爭的行動了。等到這一次台大學生會的「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之議,那就真的只能搖頭嘆息。 \n 按以往學生運動的應有規格,至少該有一點論述才能提出建議。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完全不用思考,沒有論述,竟然照套執政黨的「轉型正義」,再學共產黨要成立小組。這麼便宜,就要在台大搞一個「轉型正義小組」。 \n 說真的,學生運動沒有對抗權力者,對抗執政當局,已經是很墮落、很丟臉的事了,你可以拿去問任何一個國家的學生,例如韓國好了,說台灣大學的學生運動是在扛執政黨的旗,幫執政黨搖旗吶喊,一定會被笑死了。 \n 從1980年代的台灣,到1989年的六四事件,我都是社會運動的現場採訪記者。但看到台大現在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該說台灣的學生運動墮落了,還是整個已經「歪樓」到快倒塌的地步。 \n 一如胡適說的,大學要做「獨立之思考,自由之思想」的園地。或至少,你站在權力的對立面,做一個獨立思考的人總可以吧。如此學舌,甘為鷹犬,有何顏面?但願,台大一如傅斯年的性格,可以「留一分風骨,做百年學府」。而學生運動,至少是為了風骨,而不是為了向當權者求骨頭的哈巴狗。(作者為作家)

  • 奔騰思潮:楊渡》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奔騰思潮:楊渡》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當台大學生會提案要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一些台大畢業的校友認為這是搞政治,等於要拆除傅鐘,雙方在媒體對戰。我原本以為會有關於傅斯年的論戰,等著看史論。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如此不濟,竟只學舌民進黨說「校園也要轉型正義」,然後,更有趣的是,還學共產黨,說要成立一個「轉型正義小組」,想用小組來搞權力鬥爭。 \n \n作為1980年代就開始採訪學生運動的老記者,我實在不得不說:太丟學生運動的臉了。 \n \n早年學生運動是對戒嚴體制、威權體制的反抗。「李一麟」、輔大、文化的學運等,至少辦讀書會、參與黨外刊物,做一點向權力挑戰的遊戲。雖然現在他們都已經是孩子出頭天了,但當年還算個叛逆者。 \n \n後來的〈自由之愛〉從校園刊物的內容被審查開始反抗,但校園刊物的對抗實在沒什麼意思,跑來問我。我建議他們去鹿港參加反杜邦運動,我和李棟樑是結拜的兄弟,於是連絡了鹿港的接待者,安排住處等事宜。他們的鹿港調查,坦白說,離學術應有的水平,還有一大段距離,只是一種熱血青年的「參與式調查」。說白了,就是幫鹿港反杜邦運動加溫造勢,把學運跟環境運動串連。這對於參與反杜邦運動的人,乃至於鹿港鄉親來說,都是非常明白的往事。但至少,〈自由之愛〉有過反威權的社會實踐。 \n \n後來的〈野百合〉學運,則是解嚴後的學生運動了。他們在形式上,踵繼前一年天安門廣場的型式,學「民主女神」的榜樣,做了一個野百合大雕塑。而占據廣場、做帳篷,也沒超出六四的典範。但也因此很容易受關注,民間都深怕變成學運的鎮壓。然而,台灣畢竟大不同。李登輝本身就有意藉此外力搞政治改革,學運與李登輝彼此借力使力,一個進行國會全面改選 ,一個順勢完美落幕。 \n \n這幾波下來,台灣的學生運動其實已經不再是與權勢對抗,反而互相為用。學生運動已不再是反抗的危險志業,反而像是邁向政治場域的職業。到了太陽花,那就是明明白白的,一種配合政黨利益、上層政治鬥爭的行動了。等到這一次台大學生會的「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之議,那就真的只能搖頭嘆息。 \n \n按以往學生運動的應有規格,至少該有一點論述,才能提出建議。例如,把台大的歷史、過去學校的不公不義、校園如何受到壓迫等,做一些功課。然後,寫寫文章,先發動起來,論戰一番,再向學校提出抗爭。最後會因為有爭議,建議成立一個研究小組。 \n \n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完全不用思考,沒有論述,竟然照套執政黨的「轉型正義」,再學共產黨要成立小組。這麼便宜,就要在台大搞一個「轉型正義小組」。 \n \n說真的,學生運動沒有對抗權力者,對抗執政當局,已經是很墮落、很丟臉的事了,你可以拿去問任何一個國家的學生,例如韓國好了,說台灣大學的學生運動是在扛執政黨的旗,幫執政黨搖旗吶喊,一定會被笑死了。 \n \n從1980年代的台灣,到1989年的六四事件,我都是社會運動的現場採訪記者。但看到台大現在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該說台灣的學生運動墮落了,還是整個已經「歪樓」到快倒塌的地步。 \n \n一如胡適說的,大學要做「獨立之思考,自由之思想」的園地。或至少,你站在權力的對立面,做一個獨立思考的人總可以吧。如此學舌,甘為鷹犬,有何顏面?但願,台大一如傅斯年的性格,可以「留一分風骨,做百年學府」。而學生運動,至少是為了風骨,而不是為了向當權者求骨頭的哈巴狗。 \n(作者為作家)

  • 台大學生會搞促轉 趙少康拍桌怒飆

    台大學生會搞促轉 趙少康拍桌怒飆

    台大學生會日前要求校方成立促轉小組,清除校內「不義遺址」,而以傅斯年命名的傅鐘和傅園恐被列為首要目標。對此,有校友在網路串連,連署友持台大保留文物地景,並希望校園和解共生。 \n \n對此,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在政論節目中怒拍桌,痛批台大學生會,表示如果這些學生要清算台大校長傅斯年,那為什麼不清算日本人?過去台大叫做「台北帝國大學」,很多建築物都是日據時代蓋的,難道台大學生碰到日本人就「懶了」嗎? \n \n趙少康怒批,現在台大學生附和民進黨、中央的轉型正義,作為權力的呼應者,完全沒有過去戰上街頭對抗權威、反抗政府的影子,到底從甚麼時候開始,「台大學生變成這個樣子?」

  • 「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台大學生會日前在校務會議提案,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進行調查並去除校園內「具威權意象」及「不義遺址」等行動,引發外界高度關切,由於事涉傅斯年及傅鐘,台大校友會也緊急發起連署反對。最終此項提案未在校務會議通過。 \n 面對此一結果,第32屆台大學生會長凃峻清會後受訪時委屈表示,他們的提案並沒有要除去傅鐘等,卻遭到校方惡意誤導及打壓,由此可見「台大確實非常需要轉型正義。」其實,在校務會議前,台大學生會就已主動告知媒體,「傅斯年校長任內的角色複雜,傅鐘應有更多標示」云云。學生會有沒有打算拿傅斯年和傅鐘開刀,他們自己心知肚明,外界當然也不是傻子。 \n 學生會要進行鬥爭前,先是氣勢洶洶地對外放話,一旦發現情勢不對,就說是別人造假、污衊、打壓!這個套路,跟邪惡的政客有什麼兩樣?而他們甚至還可以仗著「學生」的身分裝無辜喊冤,如此奸巧詭辯、心術不正,實在令人憂心。 \n 眾所周知,台大學生會長投票率向來極低,10%左右即可當選,近年來甚至低至6%,完全沒有代表性且極易為有心人操控。由於「台大學生會長」的身分有助於參與社會及政治議題的發言權,並可提高聲量,近年來更已成為有心人從政的終南捷徑。 \n 根據調查,台大學生會從1988年改為直選後,至少有17任以上的會長與綠營相關,直接從政者更不在少數,知名者如第1任會長羅文嘉,以及高嘉瑜、范雲、黃國昌、王威中、高閔琳等多人。在二次執政的民進黨有心經營下,近幾屆會長更是戰鬥力十足且「戰功彪炳」,如第30屆會長投入拔管、第31屆會長發起拒看中天、現任會長清算傅斯年,他們都這麼拚,看來終有一日可成為綠營的政治明星、前途無量。 \n 不知台大學生會知不知道,他們一心想要鬥爭的傅斯年,曾多次炮轟執政當局,甚至把當年的財政部長、行政院長等人趕下台。傅斯年敢於對抗當權者的勇氣,豈是年紀輕輕就會攀附權貴、涎著臉充當執政者打手的凃峻清之流能夠想像? \n 放眼今日世局,台大學生會能做的其實可以更多,例如為境外生爭取早日解禁,為台灣高教危機提出解方,甚至尋思如何振興台大的學術地位等。世界很大,期許作為台灣最受關注、最受期待的這群優秀學子,對社會的關心可以不必只集中在政治事務,更別局限自己成為特定政黨的工具。 \n (作者為台大校友)

  • 台大還有特工

    台大還有特工

     台大學生會提案推動的校園轉型正義在校務會議沒通過,但是這項提案引起台大校友廣泛的關注,之所以關注就是因為轉型正義是民進黨在主導推動的政治運動,經過4年來的執行,整肅救國團、婦聯會的過程已被普遍視為對國民黨的清算鬥爭。如果把這項政治工程搬到校園會是什麼情況? \n 促轉會在這4年除了張天欽的東廠事件之外,的確也平復了一些歷史事件,撤銷了政治受難者的罪名,但是因為制定的法律溯及既往,任用的人事意識形態強烈,清算鬥爭的意味太濃厚,老實說沒有引起社會太多共鳴。 \n 以這樣具有爭議性的名義搬到校園去,難怪會引發校友的關注。校園最怕的其實就是政治,民進黨當年全力推動的民主政治工程之一就是黨政軍退出校園,也因此受到學界的支持。但是執政之後卻盡全力想要操控校園,「拔管」事件就是最典型也最惡劣的例子,不但把手伸進校園,而且不准經過正當程序選出來的校長就任,這是連北洋軍閥都做不出來的事,至少當年他們對學術和讀書人都還心存敬畏。 \n 單純就校園環境而言,校園當然不應有政治力量的介入。當年台大發生許多事件,就是因為政治介入,例如哲學系事件,以反共之名將自由派學者全解聘,當時是由國民黨特工發動;現在民進黨卻變本加厲地玩起他們過去所深惡痛絕的政治遊戲。不可否認,校園內的許多團體已經成為民進黨的特工,學生會在拔管事件中不就是扮演最重要的側翼角色嗎? \n 台大校園裡當然有過不正義的事件,也有象徵威權的空間,而且校史怎麼編都會有爭論,不過總可自己面對並解決這些歷史問題。引進外力的結果必然受制於外力,校園最不該的就是引進外力,尤其是政治勢力。在校園中成立轉型正義小組就是典型的引進外力,正是校園災難的開始。 \n 傅斯年當年建立的校風就是學術自由,他不但為文趕下了當時的行政院長孔祥熙和宋子文,樹立了五四學人的典範。他在延安見過毛澤東之後,也私議不過是宋江之流。從他在台大校長期間曾經因為聘用自由主義學者被批評是任用共黨分子,就知道他堅持學術自由的作風。他也被認為是唯一敢在蔣介石面前要經費,還抽菸斗、翹二郎腿的人。四六事件時,政府要抓人,他告訴陳誠的唯一條件是「不能流血」。 \n 台大校園內提出轉型正義之議,不能說學生沒道理,但也不能說沒有受到政治的影響。傅斯年說過「台灣大學應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而且要有「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台大的校風從來就不是小鼻子小眼睛,也從來不趨炎附勢。在民主化已經快半世紀之後,台大還出現一些屈從政治勢力的特工,說明了政治的髒手從來沒離開過校園。

  • 校友轟學生會 敢嗆聲卻不認帳

    校友轟學生會 敢嗆聲卻不認帳

     台大學生會「校園轉型正義」提案近日引發熱議,有校友發起「台大校友支持保留文物地景連署」,捍衛傅鐘。由於台大學生會代表在昨日校務會議結束後仍對媒體表示「提案中並未提到要拆除傅鐘,媒體和許多謠言都錯誤引導」,不過校友們質疑學生代表們在上周三接受媒體採訪時大談傅鐘及「傅斯年沒有大家想像的好」,現在又不認帳,是公然說謊。 \n 「台大校友支持保留文物地景連署」分網路連署和Line接龍連署兩部分,其中網路連署從6月11日晚上10時至13日午夜12時。根據主辦單位資料,最後共計1萬3720人次參與。 \n 昨日台大學生會在校務會議結束後重申「提案中並未提到要拆除傅鐘」,台大土木系畢業的校友陳立誠表示,提案裡確實沒有,但是前兩天報紙做得那麼大,台大學生會長、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都有受訪,當時學生就舉傅斯年為例,提到當年傅斯年與已故前副總統陳誠的對話,以證明「傅斯年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好」。台大校友也有幾十萬人,「校園文物地景不該是學生會說了算!」當年大家上下課都聽著傅鐘鐘聲,對傅斯年校長和傅鐘都很有感情。 \n 台大歷史系畢業校友石文傑表示,新聞上周三見報時學生大談傅鐘、傅斯年與轉型正義,接著周四新聞引發熱議時也不見學生們澄清或更正,周五再來說「校務會議提案裡又沒寫」,公然說謊。 \n 台大商學院畢業的校友王鎮東表示,傅斯年民國1948年就出任台大校長,這不在蔡英文總統框架的「中華民國台灣」裡,因為「中華民國台灣」是1949年才開始。傅斯年當年抗拒軍警入校園,還寫文章〈這樣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批評當時的行政院長,這樣的人維護學術自由、挑戰當權,卻被綠營鷹犬學生糟蹋,身為校友怎能不站出來?

  • 彭蕙仙》「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彭蕙仙》「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台大學生會日前在校務會議提案,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進行調查並去除校園內「具威權意象」及「不義遺址」等行動,引發外界高度關切,由於事涉傅斯年及傅鐘,台大校友會也緊急發起連署反對。最終此項提案未在校務會議通過。 \n 面對此一結果,第32屆台大學生會長凃峻清會後受訪時委屈表示,他們的提案並沒有要除去傅鐘等,卻遭到校方惡意誤導及打壓,由此可見「台大確實非常需要轉型正義。」 \n \n根據《國立臺灣大學學生會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第二章、第五條、第2款:「針對以威權協作者為名的校園空間得更名、廢除、重建之校園空間包含辦不限於傅鐘、傅園、振興草皮、思亮館等。」學生會沒有打算拿傅鐘等開刀嗎?凃峻清明顯是公然說謊! \n \n 學生會要進行鬥爭前,先是氣勢洶洶地對外放話,一旦發現情勢不對,就說是別人造假、污衊、打壓!這個套路,跟邪惡的政客有什麼兩樣?而他們甚至還可以仗著「學生」的身分裝無辜喊冤,如此奸巧詭辯、心術不正,實在令人憂心。 \n 眾所周知,台大學生會長投票率向來極低,10%左右即可當選,近年來甚至低至6%,完全沒有代表性且極易為有心人操控。由於「台大學生會長」的身分有助於參與社會及政治議題的發言權,並可提高聲量,近年來更已成為有心人從政的終南捷徑。 \n 根據調查,台大學生會從1988年改為直選後,至少有17任以上的會長與綠營相關,直接從政者更不在少數,知名者如第1任會長羅文嘉,以及高嘉瑜、范雲、黃國昌、王威中、高閔琳等多人。在二次執政的民進黨有心經營下,近幾屆會長更是戰鬥力十足且「戰功彪炳」,如第30屆會長投入拔管、第31屆會長發起拒看中天、現任會長清算傅斯年,他們都這麼拚,看來終有一日可成為綠營的政治明星、前途無量。 \n 不知台大學生會知不知道,他們一心想要鬥爭的傅斯年,曾多次炮轟執政當局,甚至把當年的財政部長、行政院長等人趕下台。傅斯年敢於對抗當權者的勇氣,豈是年紀輕輕就會攀附權貴、涎著臉充當執政者打手的凃峻清之流能夠想像? \n 放眼今日世局,台大學生會能做的其實可以更多,例如為境外生爭取早日解禁,為台灣高教危機提出解方,甚至尋思如何振興台大的學術地位等。世界很大,期許作為台灣最受關注、最受期待的這群優秀學子,對社會的關心可以不必只集中在政治事務,更別局限自己成為特定政黨的工具。 \n(作者為台大校友) \n \n \n \n \n

  • 我見我思:陳琴富》台大還有特工

    我見我思:陳琴富》台大還有特工

    台大學生會提案推動的校園轉型正義在校務會議沒通過,但是這項提案引起台大校友廣泛的關注,之所以關注就是因為轉型正義是民進黨在主導推動的政治運動,經過4年來的執行,整肅救國團、婦聯會的過程已被普遍視為對國民黨的清算鬥爭。如果把這項政治工程搬到校園會是什麼情況? \n 促轉會在這4年除了張天欽的東廠事件之外,的確也平復了一些歷史事件,撤銷了政治受難者的罪名,但是因為制定的法律溯及既往,任用的人事意識形態強烈,清算鬥爭的意味太濃厚,老實說沒有引起社會太多共鳴。 \n 以這樣具有爭議性的名義搬到校園去,難怪會引發校友的關注。校園最怕的其實就是政治,民進黨當年全力推動的民主政治工程之一就是黨政軍退出校園,也因此受到學界的支持。但是執政之後卻盡全力想要操控校園,「拔管」事件就是最典型也最惡劣的例子,不但把手伸進校園,而且不准經過正當程序選出來的校長就任,這是連北洋軍閥都做不出來的事,至少當年他們對學術和讀書人都還心存敬畏。 \n 單純就校園環境而言,校園當然不應有政治力量的介入。當年台大發生許多事件,就是因為政治介入,例如哲學系事件,以反共之名將自由派學者全解聘,當時是由國民黨特工發動;現在民進黨卻變本加厲地玩起他們過去所深惡痛絕的政治遊戲。不可否認,校園內的許多團體已經成為民進黨的特工,學生會在拔管事件中不就是扮演最重要的側翼角色嗎? \n 台大校園裡當然有過不正義的事件,也有象徵威權的空間,而且校史怎麼編都會有爭論,不過總可自己面對並解決這些歷史問題。引進外力的結果必然受制於外力,校園最不該的就是引進外力,尤其是政治勢力。在校園中成立轉型正義小組就是典型的引進外力,正是校園災難的開始。 \n 傅斯年當年建立的校風就是學術自由,他不但為文趕下了當時的行政院長孔祥熙和宋子文,樹立了五四學人的典範。他在延安見過毛澤東之後,也私議不過是宋江之流。從他在台大校長期間曾經因為聘用自由主義學者被批評是任用共黨分子,就知道他堅持學術自由的作風。他也被認為是唯一敢在蔣介石面前要經費,還抽菸斗、翹二郎腿的人。四六事件時,政府要抓人,他告訴陳誠的唯一條件是「不能流血」。 \n 台大校園內提出轉型正義之議,不能說學生沒道理,但也不能說沒有受到政治的影響。傅斯年說過「台灣大學應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而且要有「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台大的校風從來就不是小鼻子小眼睛,也從來不趨炎附勢。在民主化已經快半世紀之後,台大還出現一些屈從政治勢力的特工,說明了政治的髒手從來沒離開過校園。 \n \n \n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