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台灣文學館的搜尋結果,共418

  • 讓文學「踹共」!台灣文學論爭特展開幕

    讓文學「踹共」!台灣文學論爭特展開幕

    台灣文學的發展史,幾乎就是1部「筆戰史」,雖然犀利,但卻火花四濺。國立台灣文學館整理1924至2017年的多場文學論戰,推出「不服來戰:台灣文學論爭特展」,並於27日開幕,讓民眾欣賞從古至今的作家們,是如何讓文學「踹共」。

  • 龍瑛宗文學館 北埔文學基地

    龍瑛宗文學館 北埔文學基地

     新竹縣政府修復北埔公校日式宿舍,做為「龍瑛宗文學館」,25日熱鬧開館。龍的孫女大葉大學助理教授劉抒芳代表致詞說,北埔很多人不知道龍瑛宗,是比較遺憾的。客委會主委楊長鎮希望與縣府合作,讓北埔每家戶都有龍瑛宗的文學作品,希望北埔人知道這位台灣重要的文學家。

  • 呂赫若106歲冥誕 長子捐日記手稿

    呂赫若106歲冥誕 長子捐日記手稿

     昨日是「台灣第一才子」作家呂赫若106歲冥誕,長子呂芳卿代表家屬捐贈手稿給國立台灣文學館,供保存及典藏。文化部長李永得出席捐贈典禮感謝家屬,讓世人得以透過作品,緬懷呂赫若。

  • 呂赫若106歲冥誕 長子親捐日記手稿供典藏

    呂赫若106歲冥誕 長子親捐日記手稿供典藏

    台灣文學重量級文物《呂赫若日記》,今天在呂赫若106歲冥誕之際,由其長子呂芳卿代表家屬,捐贈手稿給國立台灣文學館,供修復保存及典藏。文化部長李永得25日出席捐贈典禮,除感謝家屬捐贈,同時也稱世人得以透過作品,緬懷呂赫若燦爛的一生。

  • 龍瑛宗文學館熱鬧開館

    龍瑛宗文學館熱鬧開館

    縣府修復北埔公校日式宿舍做為「龍瑛宗文學館」25日熱鬧開館,龍的孫女大葉大學助理教授劉抒芳代表致詞說「北埔很多人不知道龍瑛宗,是比較遺憾的!」客委會主委楊長鎮希望與縣府合作,讓北埔每家戶都有龍瑛宗的文學作品,讓北埔人知道這位台灣重要的文學家。

  • 龍瑛宗文學館8月底開館 講座走讀小旅行登場

    龍瑛宗文學館8月底開館 講座走讀小旅行登場

    一起逛古蹟!新竹縣政府文化局配合一年一度的全國古蹟日,以及將於8月25日開放的龍瑛宗文學館,規畫4場講座、2場文學走踏小旅行,邀請民眾前往龍瑛宗文學館,探索台灣文學之美。

  • 抵達台灣軌道運輸第一站 見證「鐵道部園區」百年歷史

    抵達台灣軌道運輸第一站 見證「鐵道部園區」百年歷史

    當台北府城北門重現天際線,對望的「鐵道部園區」早藏不住絕代風華,歷經16年修復重見天日,不論你是不是鐵道迷,都要來一趟難得的台灣軌道運輸巡禮。

  • 台灣文學獎創作獎入圍名單出爐 27人角逐4大獎項

    台灣文學獎創作獎入圍名單出爐 27人角逐4大獎項

    2020台灣文學獎創作獎入圍名單今日(3)揭曉,今年共有118件作品參賽,最終有27人入圍,得獎名單將於29日揭曉。

  • 陳長慶小說集 發表中越對照本

    陳長慶小說集 發表中越對照本

     金門鄉土作家陳長慶去年11月與越南胡志明市國家大學合作出版《陳長慶短篇小說集》越南譯本,獲得廣大迴響,今年7月再與國立台灣文學館合作,推出中越對照文本,並於18日舉辦新書發表展,宣布台灣文學新南向。 \n 陳長慶生於1946年,從事文學創作逾50年,創作文類包含詩、小說、散文,擅以寫實筆法描寫金門風土民情。去年11月,陳長慶收錄《再見海南島,海南島再見》、《將軍與蓬萊米》、《人民公共客車》、《春桃》、《孫麻子》和《罔腰仔》等6篇短篇小說外譯越南,獲得廣大迴響,今年再與前台文館長陳益源、越南主編黎光長等人合作,推出中越對照文本,廣泛發行台、越2地。 \n 昨日為新書發表會,台文館邀請多組新住民家庭發表試讀心得。與越籍妻子結婚2年的郭景文說,由於陳長慶老師擅長描寫軍營生活,因此有機會與妻子分享過往當兵趣聞。也有新住民家庭表示,由於陳長慶老師經常書寫舊時「軍中樂園」,因此親子共讀時「有點害羞」。 \n 台文館長蘇碩斌表示,台文館執行外譯計畫逾10年,目前碰到的困境在於,雖然英譯台灣文學較為簡單,但不容易打入外國市場,能見度不高。因此,台文館近年來積極與捷克、越南等友好國家合作外譯,用文學拚外交,儘管效果良好,但仍會面臨外譯人才難求的窘境,因此整體台灣文學外譯策略仍在研議。

  • 台灣文學新南向 《陳長慶短篇小說集》中越譯本出版

    台灣文學新南向 《陳長慶短篇小說集》中越譯本出版

    金門鄉土作家陳長慶去年11月與胡志明市國家大學合作出版《陳長慶短篇小說集》越南譯本,獲得廣大迴響,今年7月再與國立台灣文學館合作,推出中越對照文本,並於18日舉辦新書發表展,宣布台灣文學新南向。 \n \n 陳長慶生於1946年,從事文學創作逾50年,創作文類包含詩、小說、散文,擅以寫實筆法描寫金門風土民情。去年11月,陳長慶收錄《再見海南島,海南島再見》、《將軍與蓬萊米》、《人民公共客車》、《春桃》、《孫麻子》和《罔腰仔》等6篇短篇小說外譯越南,獲得廣大迴響,今年再與前台文館長陳益源、越南主編黎光長等人合作,推出中越對照文本,廣泛發行台、越2地。 \n \n 18日為新書發表會,台文館邀請多組新住民家庭發表試讀心得。與越籍妻子結婚2年的郭景文說,由於陳長慶老師擅長描寫軍營生活,因此有機會與妻子分享過往當兵趣聞。也有新住民家庭表示,由於陳長慶老師經常書寫舊時「軍中樂園」,因此親子共讀時「有點害羞」。 \n \n 台文館長蘇碩斌表示,台文館執行外譯計畫逾10年,目前碰到的困境在於,雖然英譯台灣文學較為簡單,但不容易打入外國市場,能見度不高。因此,台文館近年來積極與捷克、越南等友好國家合作外譯,用文學拚外交,儘管效果良好,但仍會面臨外譯人才難求的窘境,因此整體台灣文學外譯策略仍在研議。 \n \n

  • 琦君的文學味道 桂花時光飄香

    琦君的文學味道 桂花時光飄香

     「什麼味道代表台灣文學?」為了打造專屬台灣文學的味道,國立台灣文學館與精油公司攜手,歷經數月研究,終於調配出揉合芳樟、桂花、紅橘、檀香等複方的「桂花時光」精油,靈感源自讀者耳熟能詳的琦君《桂花雨》,透過精油讓台灣文學「飄香」。 \n 台文館公共服務組助理研究員覃子君表示,台文館過去推出雨傘、文具等實體商品,今年構思打造專屬台灣文學的「香味」,因此與精油公司合作,製作精油產品。不過,要揉合何種香氣、要取自誰的作品,讓台文館人員苦惱許久。最後,擇定琦君的《桂花雨》,由於此文多次編列至教科書中,是大家熟悉的文章,較能喚起共鳴。 \n 覃子君指出,此次的「桂花時光」十分講究,每個香味都有其理由。桂花香象徵琦君兒時在大陸的回憶,質地輕柔、彷彿無憂無慮;而芳樟則是最能代表台灣的原生植物,多用於製造建築物、家具,是令人熟悉的氣味。因此,2種香氣結合,也象徵琦君從大陸移居台灣後,文化與生活的融合。 \n 覃子君提到,這是台文館首次推出香氛產品,將於9月於實體店面、網路限量販售。台文館目前已於門口裝設芳香噴霧,讓民眾進館時就能沐浴在香氣中。

  • 台南文學也要新南向!首本台語文學史越南文譯本出版

    台南文學也要新南向!首本台語文學史越南文譯本出版

    國立台灣文學館的外譯成果又多1件!由教授廖瑞銘撰寫的《舌尖與筆尖:台灣母語文學的發展》,近日由「越南作家協會出版社」正式在越南出版,這是首本以越南文介紹台灣母語文學史的專書,也象徵台越2國的文學交流,進入更緊密的階段。 \n \n 原著作者廖瑞銘為台文筆會前理事長,一生投入台灣母語運動,並曾擔任戰後發行最久的台語文學雜誌《台文通訊Bong報》主編。 \n \n 而越文版主編則為成大台灣文學系兼越南研究中心主任蔣為文,翻譯團隊由成大台文系越南籍畢業生蔡氏清水、范玉翠薇、呂越雄等人共同執筆,並由越南作家協會直屬的「越南作家協會出版社」出版。 \n \n 越南社科院文學所長阮登疊撰寫序文,他稱讚該書出版增進越南人對台灣文學的認識。阮登疊表示,語言是文化的載體,也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象徵,台灣人努力以母語創作的精神令人印象深刻。 \n \n 台文館長蘇碩斌則說,這本專書記載了台灣近30年來「母語回春」的時代精神,期待越語讀者們透過此書,更加認識台灣的多元文化、認識台灣的多樣文學。 \n \n 國立台灣文學館自2010年起推動台灣文學外譯計畫,共輸出了百餘本、9個語種的台灣文學作品。2019年至2020年,台文館推動「台灣文學學術著作外譯計畫」,考量台灣母語文學發展代表了台灣作家追求民族語言和文學主體性的精神,在台灣文學史上深具意義,因此選定本書翻譯為越南文,本書同時也是2020年台文館推動文學新南向的重要成果。 \n \n

  • 培養閱讀種子 扎根市場

    培養閱讀種子 扎根市場

     儘管各界努力奔走,推廣台灣文學在現實面仍然面臨經費不足、譯者稀少等問題,導致長期以來內譯、外譯比例失衡。國立台灣文學館館長蘇碩斌認為,首要任務是培養當地讀者興趣,播下閱讀種子之後,才能夠扎根市場,打造自身品牌。 \n 蘇碩斌指出,在全球流動下,除了吸收各國文學作品,同時也要「外銷」優秀台灣文學。不過,台灣出版社並非出口導向,多年來外銷「卡關」,他坦言「並非品質好,就能銷出去」,如何策略布局,至關重要。 \n 台灣文學館目前執行的「讀本計畫」,即與各國大學合作開設台灣文學研究課程,讓國外年輕學子接觸台灣文學。蘇碩斌強調,外譯中心首先培養當地讀者興趣,待市場需求上升後,再由文化部人文司接棒,鼓勵國外出版社至台灣申請版權費用補助,提高譯本競爭力;最後,再由文化內容策進院赴海外策畫台灣主題書展,「讓世界了解,台灣文學是個大品牌。」 \n 然而,文學外譯市場各國搶食,猶如蠶食鯨吞,蘇碩斌說,以美國出版市場為例,翻譯文學僅占3%,打入市場可謂難如登天;近來外譯中心也研議,究竟要將多數經費投入英譯,還是轉向投入其他語系翻譯,值得深思。 \n 蘇碩斌強調,台灣文學邁向國際舞台雖艱辛,但能一併帶動文學界提升水平、深度,創作題材也能從小眾,昇華為普世價值。蘇碩斌稱,愈在地、愈全球,透過文學外譯,能讓世界各地讀者,在迥異的生活經驗中,尋得一絲共鳴與感動。

  • 台灣文學外譯計畫 10年有成

    台灣文學外譯計畫 10年有成

     國立台灣文學館自2010年接手文化部外譯計畫後,於2012年成立「台灣文學外譯中心」,10年來深耕外譯研究,至今已協助出版486本翻譯作品,外譯語種逾20種,譯本足跡遍布全世界,甚至遠至阿爾及利亞、瑞典、蒙古等國。如今10年有成,外譯中心任重道遠,持續努力讓世界看見台灣文學。 \n 1990年,文建會(文化部前身)頒布「中書外譯出版」計畫,此為公部門首次補助外譯工作,並以古典小說、戲曲外譯為主,範疇廣泛。2010年,文化部轉由台文館專責,並成立外譯中心,耕耘台灣文學外譯。台文館研究典藏組助理研究員陳慕真表示,外譯中心的工作並非翻譯,而是協助各國譯者,透過筆耕將台灣文學發揚光大。她指出,若涵蓋「已翻譯、未出版」或散佚國外期刊雜誌的作品,數量估計逾數千篇,其中以英譯為大宗,日譯、法譯次之。 \n 各國譯者對於台灣文學的喜好分明,也多少反映當地國情。陳慕真說明,德國喜愛偵探推理、禁書;日本則關注同志、女權、原住民議題;捷克人愛爬山,偏好自然文學;法國熱愛超現實主義;以農業社會為主的越南,偏好「農村詩人」吳晟的作品;擁有多民族的馬來西亞,也關心瓦歷斯‧諾幹等人的原民文學。 \n 陳慕真指出,目前台灣文學外譯數量最多的作家由李昂、吳明益並駕齊驅,李昂的代表作《殺夫》更是外譯無數,凸顯各國重視台文中的女性主義。另在20餘語種中,外譯中心獨缺西班牙語譯者,致遲遲無法打進中南美洲,未來也將積極媒合優秀西語譯者。 \n 陳慕真坦言,過去幾年外譯中心經費短絀,每年僅約110萬元,但前文化部長鄭麗君積極挹注外譯量能,提高預算至2008萬元,不僅減輕各國譯者經費壓力,也提供更大誘因,吸引優秀譯者加入。

  • 大河長流 鍾肇政紀念書展

    大河長流 鍾肇政紀念書展

     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先生上月16日與世長辭,他鍾老一生筆耕,開啟台灣「大河小說」先河,留下《濁流三部曲》、《台灣人三部曲》等巨作。鍾肇政也為客家文化打拚、為台灣文學四處奔走,所留下來的不只有文字,更是有如大河悠悠長流的精神。 \n 為緬懷這位文化國寶,桃園市立圖書館即日起至6月30日,在總館、鍾老故鄉的龍潭分館等13間分館舉辦《大河長流: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紀念書展》,展出百餘本鍾肇政作品集及與相關文學著作,總館還將放映鍾肇政的紀錄影片、展出手稿複本。展出分館請上官網查詢(https://bit.ly/書展)。 \n 另外,「2020鍾肇政文學獎」現正徵件中,報名自即日起至8月10日止,歡迎文學愛好者一起延續鍾肇政不朽精神。詳情請上官網查詢(https://bit.ly/鍾肇政文學獎)。(桃園市政府廣告)

  • 永不凋謝的魯冰花──我與鍾肇政先生的半生緣

    永不凋謝的魯冰花──我與鍾肇政先生的半生緣

     1951年我出生那年,鍾肇政發表了第一篇文章「婚後」,那年他二十七歲,首度在文壇露臉。1961年,他發表了第一部長篇小說「魯冰花」,同年又發表《濁流三部曲》大河小說,開啟台灣大河小說的先聲。1964年開始撰寫另一部大河小說《臺灣人三部曲》,歷時十年而成,是台灣首位完成大河小說的作家,剛滿五十歲就為台灣文學寫下了新頁。 \n 這些輝煌的紀錄,對當年我輩四年級生的文青,只能仰之彌高,鍾肇政這個名字,或我們習稱的「鍾老」,也成了有志於文學志業的年輕人難以攀越的障礙。至今我的書架上仍擺著四十多年前出版的這些叢書,雖然早就斑駁破損,滿佈塵埃,它們仍像一堵萬里長城,綿延萬里,貫穿台灣這塊土地。因此要談我與鍾老的文學因緣,他恰如大河奔流,我只能濯足其中。 \n 我與鍾老初識,是在民國六十八、九年之間,台灣省新聞處安排作家參訪省府建設的某次行程,三天二夜,地點是曾文水庫、烏山頭水庫等知名景點。我們搭同部遊覽車,他和葉石濤二人同座,文壇素有「北鍾南葉」的尊稱,能與文壇二位大老同車出遊,同桌共餐,通宵長談,是何等的福份,也是我那次參訪最大的收穫。 \n 那二年間,正是我文運亨通的時候,連續二年獲得第一、二屆「時報文學獎」三項首獎,名利雙收,各種邀約不斷,最多的便是演講和邀稿。鍾老那時擔任「台灣文藝」和「民眾副刊」主編,每期都會寫信向我邀稿。我因報社採訪工作太忙,寫稿速度又慢,老是無法如期交稿,屢次辜負了他的美意。但他從不以為忤,也從未間斷,所以累積了不少他的親筆函。 \n 有一次鍾老還冒著夏日艷陽,親自到我的辦公室面邀。以文學大老之尊,對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如此禮遇,那種積極、包容的精神,當下令我為之汗顏,也十分感動。至今我仍保存著那些信函,已成了至寶,少部分則捐給台灣文學館永久保存,以示我對他的尊敬。 \n 我和鍾老往來最頻繁、密切的,是1995到1997的三年間,那時我在「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擔任獎助處處長,負責藝文界的獎、補助業務。鍾老是基金會第一屆董事,也是文學界的二位代表之一,每次開董事會之前,我都會專程到龍潭向他報告重要的議案,請他支持,也聽取他對文學界的建言,以為改進。因此經常往龍潭跑,和他泡茶聊天,聽他談文說藝,一待就是一個下午。總要到夕陽西下,才依依不捨的離去,長年下來,受益良多。 \n 但他最關心的,還是文學界補助資源的不足,與表演藝術和平面藝術相較,明顯居於劣勢,他幾次在董事會上力爭,也改變不了既成的事實,令他十分無奈,一度還想辭去董事,但不為行政院接受。勉為其難地做完三年的任期,顯見他是個勇於任事,而不是虛應故事的人。 \n 1999年他榮獲第三屆國家文藝獎,是文學界得此最高榮譽的第三人。我曾為他辦了一場演講,講題是「藝術恆河」,以他一生投注在文學上的熱情與信念,闡述從事大河小說創作的心路歷程,獲得很大的迴響。 \n 2001年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改組,我也離開工作了六年的崗位,返鄉擔任雲林縣文化局長,與台北文化界日漸疏遠,與鍾老也就少來往了。 \n 但他在台灣文學的地位如日中天,2003年獲頒第二屆總統文化獎「百合獎」,2016年再獲第35屆行政院文化獎。集國家、總統與行政院三大文化獎項於一身,聲望之隆,地位之高,允為台灣當代作家第一人,充分彰顯了他在台灣文學上的貢獻和成就,可說是對他一生志業的最大肯定。 \n 2010年我在偶然的機緣下,轉換跑道到桃園機場任職,翌年舉家在青埔定居,成為桃園市的新移民。幾次路過龍潭,都會想起鍾老,覺得應該去探望他老人家。但近鄉情怯,幾番踟躕,總覺得因緣尚未俱足,而下不了決心,如此又蹉跎了二、三年。 \n 直到2015年,桃園市文化局邀請我擔任「鍾肇政文學獎」的評審委員,評審會議結束後,我突然心有靈犀,直覺時機已經成熟,便與鍾老的公子鍾延威聯繫,表達想拜訪鍾老的意思,並請他代為轉達,數日之後便安排妥當。令我驚訝的是,延威兄給我的地址,竟然和我四十年前與他通信的地址一樣,完全沒有改變。 \n 我按照地址一路尋去,時間彷彿凝固了,曲折的巷弄,依稀還保有當年的痕跡,但距我上次到訪,已有十七年的時間。歲月呀,那容得下十七年的變化,轉眼鍾老已是九二高齡的老耄,一頭披肩的蒼蒼白髮,安靜地躺在光線幽暗的臥室裡,只有兩隻眼睛依然明亮。 \n 延威兄將他扶起來坐在籐椅上,一邊告訴我,鍾老得知我要來看他後,便一直很興奮。來拜訪他之前,我特別翻箱倒櫃,找出一張十七年前與他合拍的照片。那時他已重聽,上衣的口袋都掛著一只助聽器,我和他講話都得用喊的。如今他的聽力已完全消失,只能用手寫的。床頭有一本大開數的筆記本和兩支拇指粗的簽字筆,就是用來和友人聊天交談用的。 \n 在延威兄的協助下,我們兩人便用紙筆開始交談,剛開始有些遲緩,後來漸入佳境。你一言,我一語,二人童心未泯,好像在玩接龍遊戲,愈玩愈起勁,竟然笑懷大開,足見鍾老神智仍清,風趣不減當年,「筆談」了二個小時仍無倦容,我告辭離去時仍相約,文學獎頒獎那天再聚首。 \n 但是那年的頒獎典禮,鍾老並未現身,現場的氣氛有些凝重。之後二年,我未再參加文學獎的評審工作,因此那次我與他的會面和筆談,便成為今生的絕響。如今傳來他辭世的消息,我雖不感意外,仍令我不捨。來年暮春三月,魯冰花開花的季節,龍潭大北坑的田野之間,原本姹紫嫣紅,一片花海的熱鬧景象,恐怕要暗淡、寂靜一些了吧!

  • 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辭世 鄭麗君:將呈請總統明令褒揚

    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辭世 鄭麗君:將呈請總統明令褒揚

    被喻為「台灣文學之母」的鍾肇政16日辭世,享壽96歲。文化部長鄭麗君17日表達崇敬與無盡哀思,她表示,鍾老師以《濁流三部曲》、《臺灣人三部曲》開啟臺灣「大河小說」的先河,第一部長篇小說《魯冰花》是跨世代臺灣人共同的記憶,將會同客委會呈請總統明令褒揚。 \n鍾肇政一生創作不輟,書寫臺灣人民的生活情感和社會現實,數十年的創作史堪稱一部台灣文學史。國立臺灣文學館開館後,鍾肇政慨捐近千筆畢生創作手稿、圖書、墨寶,是文學館重要支持者。對於鍾肇政的辭世,鄭麗君表示,文化部將協助家屬治喪,並會同客委會呈請總統明令褒揚。 \n鍾肇政(1925-2020年),客家人(籍貫桃園),彰化青年師範學校畢業,臺灣大學中文系肄業,曾任教師、《民眾日報》副刊主編、臺灣文藝雜誌社社長、東吳大學東方語文學系兼任講師、總統府資政、臺灣筆會會長、臺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理事長、臺北市客家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寶島客家廣播電臺董事長。 \n鍾肇政創作以小說為主,兼及論述、散文、傳記,長篇小說主要分為以自身經歷反映動盪時代的《濁流三部曲》為代表的自傳體小說,及呈現五十年日治時期社會現實的《臺灣人三部曲》為代表的歷史題材小說,創作作品多達2千萬字,深刻細膩地描寫臺灣風土人物與歷史記憶。 \n他一生獲獎無數,曾獲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臺灣文學獎、教育部小說創作獎、嘉新新聞獎基金會小說創作獎、吳三連文學獎、國家文藝獎、二等景星勳章、總統文化獎百合獎、二等卿雲勳章、首屆客家終身貢獻獎、行政院文化獎等獎項。 \n在文學創作之外,鍾肇政也長期從事翻譯工作,將日本文學引介給臺灣,同時為臺籍作家開拓創作與交流的空間。1950年代,在日語教育下成長的臺籍作家面對戰後一元化的語言政策,需要使用過去不太熟悉的語言創作,鍾肇政於是在1957年發起戰後第一份作家聯誼性的通訊媒介《文友通訊》,藉以溝通訊息、交流作品並互相支持。其後參與《臺灣文藝》編務及主編《民眾日報》副刊期間,更致力於提拔新人作家,帶動臺灣本土文壇的成長茁壯。

  • 標籤打不死的李鼎

    標籤打不死的李鼎

     導演李鼎將在明(5日)過50歲生日,他日前分享塵封30年的祕密,原來自己是原版〈飄洋過海來看你〉MV男主角,MV今年屆滿30年並重新製作,巧的是新版MV男主角是他這2年御用的男主角福地祐介,一連串巧合讓李鼎直呼可以跟福地祐介來場「命中註定遇到你」。 \n 日前有篇李鼎的新聞提到「出櫃」,幽默筆觸引起他身邊友人關注,他對此一笑置之:「他們寫的『出櫃』是指30年來我隱藏自己是MV男主角的祕密。」展現自己瀟灑自若、不怕任何標籤的氣度,「我們都要成為標籤打不死的人」。 \n 此外,台灣一家知名出版社將出版一套台灣進代史書籍,並急切尋找1970年出生的作家,當出版社在台灣文學館搜尋台灣作家年史,萬萬沒想到李鼎已是50歲的1970年台灣作家代表。李鼎最近閉關為新書創作,同時也許下生日願望,希望金牛座的自己能更幽默與自在的享受人生!

  •  423世界閱讀日!「走讀台灣」線上起跑 品藝文看寶島

    423世界閱讀日!「走讀台灣」線上起跑 品藝文看寶島

    快樂閱讀趣!文化部109年「走讀台灣」活動,將在全球年度閱讀盛事「423世界閱讀日」線上起跑!因應疫情影響,將由一系列線上前導作為暖身活動,邀請大小朋友線上觀賞。「走讀台灣」延長為全年度活動,將待疫情趨緩後,再捲動各界透過走讀,親身體驗台灣多元且豐沛的人文底蘊,鼓勵民眾一整年都來閱「讀」台灣原創出版品,以及實地「走」訪相關特色場域, \n \n \n活動首發影片「尋味・城南」帶領觀眾親臨南門市場,踏查國立歷史博物館規劃的走讀路線,由作者葉益青本人講述《一家人的南門市場》繪本中的素材與市場在地的故事,搭配兒少書籍作家許亞歷為大家導覽兒時記憶中的南門市場,一同感受老市場的特有韻味,讓民眾在走、讀之間,更加理解當地的文化根源。 \n \n \n文化部今年首次以「109年度走讀台灣主題路徑建置計畫」徵件獎勵競賽,邀請民間共同參與,共有34個亮點計畫自275件提案脫穎而出。除民間提案,文化部所屬國家人權博物館、台灣交響樂團及台灣文學館等16間場館也共同響應走讀台灣,加計民間徵件獎勵競賽的路線,共計有超過百條文化主題路徑在全台遍地開花,內容涵蓋「文史時空膠囊」、「藝術路徑指南」、「產業復刻新藝」、「生態科學教室」、「社會平權馬拉松」等五大主題,供大家盡情探訪。 \n \n而這近百條走讀路徑也展現了對於台灣風土人情關懷之多元性:如以文學作品結合地景的「文學島讀─遇見作家的N款設計」帶你走讀王拓、瓦歷斯·諾幹、王文興、陳又津等作家眼中的家鄉;也可深入台灣少年小說第一人李潼老師筆下的宜蘭;或透過「閱時代.讀嘉義─走讀嘉義的五種方法」見證嘉義林業、鐵道等產業文化發展;亦可「跟著博物學家走讀雪山」,踏查泰雅族傳統領域了解自然生態;或是藉由「地下101─人權在地化共讀暨踏查計畫」探索未顯化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故事。 \n \n \n \n「走讀台灣」專屬網站將持續於每月23日推出主題路徑走讀影片,除此之外,本年度「走讀台灣」各路徑亦將推出多元形式的線上活動,期待捲動大眾透過「行走」與「閱讀」的結合,對台灣的人、事、時、地、景,有更多的認識與了解,用閱讀與行腳開拓更豐富的視野。 \n \n \n

  • 譯者駐村計畫 讓台灣文學走出去

    譯者駐村計畫 讓台灣文學走出去

     台灣作家的作品,透過譯者的用心,得以呈現給更多國家的讀者面前,包括關首奇、白蓮娜和澤井律之等多位譯者,近日參與國立台灣文學館「譯者駐村計畫」,來台舉辦講座與工作坊,分享多年來閱讀、研究、翻譯台灣文學的心得。 \n 來自法國的關首奇(Gwennaël Gaffric)表示,他在法國讀中學時,學校老師會帶學生去看台灣新浪潮電影,像是侯孝賢《戲夢人生》,他帶著少年時代想了解世界的叛逆和對異文化的好奇心,就讀法國里昂大學中文系,也曾來台就讀清華大學中文系和台文所。 \n 念博士班時,關首奇接觸吳明益的《睡眠的航線》,「其中談到生態、環境、歷史相關議題,因為太喜歡了,就忍不住想翻譯。」如今他是法國亞洲書庫出版社「台灣小說系列」總編輯,成為當代台灣文學進入法國的重要推手之一,已出版8本台灣文學作品。他翻譯的《天橋上的魔術師》,2018年入圍法國「愛彌爾.吉美亞洲文學獎」。 \n 「寫一份研究報告,不如投入翻譯一本好作品!」捷克譯者白蓮娜(Pavlína Krámská)來淡江大學當交換學生時,接觸台灣自然書寫,「我聽了作家劉克襄的講座,也參加他的走讀行程,實際走過作家筆下的地點。」 \n 白蓮娜在捷克成立麋鹿出版社,翻譯出版台灣作品,她表示,雖然古代也有陶淵明、王維等文人以自然為題材,但當代台灣的自然書寫,更著重探討自然與人的身體、社會環境之間的互相影響,多元角度的作品,也能讓捷克的讀者能以更豐富的視角認識台灣。 \n 日本譯者澤井律之從歷史面觀察二戰後到戒嚴時期的台灣文學。他大學時接觸楊逵、呂赫若、鍾理和等日本殖民時期的台灣文學作品,也關注戒嚴時期的台灣文學,曾翻譯鍾肇政的《怒濤》、合作翻譯葉石濤的《台灣文學史綱》等書,反思當代日本文學研究者閱讀過去殖民地文學的視角。 \n 澤井律之表示,台灣文學擁有自然環境、同志文化等多元議題,加上近年喜歡台灣美食、到台灣旅行的日本人愈來愈多,或許會有愈來愈多日本讀者願意閱讀台灣文學作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