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史學家的搜尋結果,共23

  • 大國衰落 史學家:美國已無法領導西方國家

    大國衰落 史學家:美國已無法領導西方國家

    當美國人滿為患的醫院病房和蜿蜒的失業者隊伍的影像在世界各地播放,大西洋另一邊的歐洲民眾正難以置信地注視這個最富有和最強大的國家,「怎麼會這樣?這怎麼可能?」德國的大學校長說:「我嚇呆了」,英國牛津大學史學教授則嘆:「我感到極度悲傷」。美國已失去西方世界領導能力,世界秩序正在改變。

  • 徐福東渡找仙藥成神武天皇?日本史學家揭密

    徐福東渡找仙藥成神武天皇?日本史學家揭密

    日本的天皇制,堪稱是世上最長久的君主制度,從日本神話時代延續至今,據傳超過一千年。一般人看不透也理解不了,只有一個含糊的認知:當中存在一種不可解的羈絆和紐帶,維繫著日本人與天皇。天皇作為日本文化的代表,是謎一般的存在。萬世一系的天皇制會走向完結嗎?古代天皇的經濟來源為何?日本國立一橋大學博士胡煒權用最簡單的文字,揭開日本天皇秘辛。 \n【精彩書摘】 \n不少人曾經聽過「徐福東渡」的傳說,更曾有學者撰寫書籍、論文,論證徐福最終到達的就是日本,而且成為日本的初代天皇「神武天皇」,開創了日本建國的神話。情況究竟是怎樣呢?眾所周知,秦朝徐福東渡的故事來自於司馬遷《史記》卷六〈秦本紀〉。齊地出身的方士徐福(一作「徐市」)上書跟秦始皇說海中有「蓬萊、方丈、瀛」三座神山,他想「入海求神藥」,並且請求皇帝提供數千名童男童女,一起出海求仙。 \n類似的故事也能在記載不少神話故事的名著《淮南子》看到,裡面提到徐福初次出海,無功而返,回到秦始皇面前時表示,海神要求他帶男女百工同行,即可得神藥。結果秦始皇答應徐福的要求,然而,一行人出發後到達一個「平原廣澤」之地,便就地稱王,一去不復返(「止王不來」)。相信大家對以上來自《史記》、《淮南子》的故事都略有所聞。這個故事其實在漢朝以後還繼續傳承,例如班固的《漢書》、晉朝陳壽的《三國志·吳志》都曾提到,在這裡先不詳細考究。我想說的是,徐福到達的「平原廣澤」之地,怎麼會與日本、神武天皇,扯上關係? \n●日本當地的徐福傳説 \n既然有說法指徐福東渡求藥的目的地就是日本,他還成為了神武天皇,那麼日本人是否知道這段歷史呢?當然知道的。日本留有接近四十個與徐福有關的史跡,如祭祀徐福的「徐福廟」、「徐福大權現」、「徐福祀」等,主要集中在九州島西、北部,但最遠的到達了本州島北端的青森縣。如此看來,徐福傳說依然流傳在現今的日本。只是去考究這些遺址,不少都在江戶時代才建好,而最早提到有關徐福的日本史料記載,出現在公元八世紀左右,上流貴族(知識層)也差不多這時候才見到徐福東渡或來日本的紀聞。 \n日本在公元七世紀開始與隋、唐帝國建立頻繁的互動關係,因此,結合上述的文獻史料,我們可以想像,當時的日本人得知徐福東渡的情報來自曾到隋、唐帝國留學的留學生、僧侶,然後流傳下來。另外值得留意的是,我們在日本的史料中可以發現,中世紀至江戶時代的部分日本人的確聽過徐福東渡的故事,但他們從沒將徐福視為神武天皇。 \n日本史學者胡煒權表示,他們重視的是徐福去仙山求得神藥,將仙山(蓬萊、方丈、瀛)比擬成日本。換言之,日本的知識分子其實希望藉著徐福傳說,強化日本是神仙所在的神國,根本沒承認開國之祖是一位中國方士。 \n●日本、中國、台灣的論述 \n簡單說明神武天皇的神話故事。神武天皇是天照大神的五代孫,他的曾祖父,即天照大神的孫兒瓊瓊杵尊受命下凡來到九州日向國,即現在的宮崎縣,管治日本。神武天皇繼承王位後,在四十五歲時帶領族人東征,最後輾轉來到大和國畝向(現在的奈良縣),成為日本的開國天皇。按照神話,他在七年後病逝,享年一百二十七歲。 \n顯然,神武天皇的故事存於傳說的雲霧中,無法完全否定和也無法證實。無論如何,自八世紀以來,日本人都相信神武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子孫,絕非外國的凡人。所以,日本人從一開始就將「東渡求藥」與「止王不來」分開,選取有利的方式詮釋。 \n既然如此,「徐福是神武天皇」的傳說又是怎麼出現的呢?胡煒權說,這個說法主要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中國、台灣學者,從五○年代以來的論考。他們依照保留在日本的徐福傳說遺跡來推斷,然後套用日本的開國神話書《古事記》。這種說法曾在兩地廣為流傳。 \n日本國內則一直以此為奇說、邪說。不過,隨著考古研究逐漸累積的成果,日本的學界基本上承認日本列島在古代曾多次接收來自中國、朝鮮半島的文明、技術和移民。但關於徐福是天皇之說,日本人當然只視為「呵呵之談」罷了。 \n(本文摘自《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時報出版 提供)

  • 拾穗計畫放榜 數學天才、少年史學家進清華

    拾穗計畫放榜 數學天才、少年史學家進清華

    \n清華大學特殊選才「拾穗計畫」13日放榜,今年共1101人報考,是有史以來最多,共錄取人;其中不分系的清華學院學士班有703人報考,錄取 60人,上榜者不少具特殊才華、自學及逆境向上者,包括深受選擇性緘默症所苦的數學天才,及已出版二本歷史鉅著的少年史學家。 \n \n清華大學副教務長、招生策略中心主任焦傳金表示,今年報名人數破紀錄,對評審也是大挑戰,為了公正客觀,複試者除了15分鐘面試,還要參加專業測驗,如數學專長者必須筆試數學,音樂專長者要現場演奏,評審群也得因應不同應試者的專長重新組合。 \n \n張同學從小就為選擇性緘默症所苦,明明能正常説話,特定情境下就是說不出口,嚴重時曾3年沒說話,小三起在家自學,展現極高的數學天賦,小五讀完英文版歐幾里得《幾何原本》13冊,國一完成史丹福大學微積分線上課程,還自學學會英、法與德文。 \n \n巧的是,張同學的小學同學申力安也錄取拾穗計畫。就讀竹科實中的她在演藝之路有亮眼表現,不僅曾是「聲林之王」第一季參賽選手,還與蕭敬騰合拍過廣告。 \n \n也獲錄取的自學生江仲淵,高中時休學專心寫歷史書,兩年來共寫了7本書90萬字,其中《時代下的犧牲者:尋找真實的汪精衛》及《時代下的毀滅者:希特勒與帝國十大信徒》已經出版。 \n \n被稱為「有溫度的發明少年」、私立明道高中學生江承蔚也是今年特殊選才錄取生,他的發明眾多,目前已獲得4項專利。國立高雄師大附中高三生張筑貽曾經參加模特兒選拔,之後選擇投入偏鄉教育,還是高雄市青少年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她未來想成為藝術治療師,大二分流後將選讀教育心理與諮商系,結合自己的音樂才能與心理諮商,達成夢想。

  • 史學家怒 巴黎之心早該翻修

     巴黎聖母院15日晚驚傳大火,教堂尖塔在數千民眾目睹下倒塌、葬身火海,舉世揪心,大火也引發世人關心聖母院的整修進度,不過法國史學家怒批,聖母院數百年來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政府給予她的待遇卻不如名氣響亮,現在才要翻修「根本來不及」。 \n 巴黎聖母院大火已在當地時間16日上午撲滅,一場大火燒掉標誌建築尖塔、千年古木打造的內部結構、具有象徵意義的玫瑰花窗,卻也喚醒外界對她整修工程的關注。 \n 「今日俄羅斯」(RT)報導,建造於1163年、於1345年竣工的聖母院數百年來持續在人類的戰火、革命、忽視中苟延殘喘,16世紀的宗教衝突、18世紀的法國大革命,都讓建築內的雕像、結構受到嚴重損壞,所幸期間在路易十四世、路易十五世、拿破崙等君主號令下,這座巴黎之心幾度受到修復,但是當戰火、紛爭再度燃起時,世人又忘卻了她的存在。 \n 現代法國政府是在1905年正式擁有聖母院的所有權,至今幾度進行部分修復,政府甚至每年撥款200萬歐元(約新台幣6.97億元)進行翻修,不過修復進度始終不敵時間、汙染、氣候的摧殘,該院發言人菲諾(Andre Finot)2017年直言,聖母院損壞的情況已超出控制。 \n 聖母院15日大火發生後,法國中世紀歷史專家高瓦德(Claude Gauvard)就批評儘管廣受成千上萬法國人、觀光客愛戴,聖母院受到的待遇卻遠不及她的名聲響亮。 \n 要翻修的事項甚至可以寫成一長串名單,她說她曾在整修工作進行前上去過尖塔底部,看到有些砌磚都剝落了,卻只用柵欄圍著防止掉落。法國媒體《The Local》2017年也曾報導,遠近馳名的滴水獸(gargoyles)慘遭斷頭,政府卻只用「難看的塑膠管」來控制排水。 \n 高瓦德批評,「現在修復工作終於開始進行了,這件事早該進行的,甚至還有點太晚了。」她說,「希望接下來會有全國性甚至國際性的捐款作為重建財源,因為重建將會非常昂貴。」

  • 文史學家林博文追思座談會  江才健等出席悼念

    文史學家林博文追思座談會 江才健等出席悼念

    文史學家林博文追思座談會16日舉行,在追思會後的座談會中,他的生前故舊馮光遠、郭崇倫、周陽山、邱立本、江才健與陳若曦出席,表達追思與悼念之意。 \n \n林博文1945年生於台灣新竹。年輕時就很喜歡歷史,畢業於淡江大學、美國西東大學碩士後,在美國投入新聞業,曾在《遠東時報》、美國《中報》、《美洲中國時報》、《中國時報》任職,也持續為《中國時報》、《亞洲週刊》寫專欄。 \n \n90年代離開媒體第一線工作後,林博文以他對民國、當代人物的了解開始寫作,代表作包括《跨世紀第一夫人宋美齡》、《1949石破天驚的一年》、《悸動的六○年代》、《關鍵民國》等書。

  • 終身未出名 史上首位修復兵馬俑史學家趙康民去世

    據《中央社》報導,1974年4月,中國大陸陝西省西安市臨潼縣的文化專員趙康民接到一通電話,自此成為中國大陸第一位修復出完整兵馬俑的人。他在5月16日因病去世,享壽82歲。 \n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當年,農民正為缺水發愁,開始打井澆地。幾位農民打到了地下一公尺深的時候就挖到堅硬的紅土。紅土下面,他們發現了真人大小的陶器頭像,和一些銅製的箭頭。 \n 由於發現地離秦始皇墓地不遠,趙康民接到上級電話後,與一位同事去了現場,「我們很激動,騎著自行車飛快地過去」。他之後發現的東西,超過了他所有的想像,是20世紀最震撼的考古文物:有8,000具之多的紅陶官兵像。 \n 根據英國歷史學家曼(John Man)的著作「赤陶軍」(The Terracotta Army)說,趙康民到那裡的時候,「我看到有七八塊,有腳,有手,還有兩個頭,就在井附近,周圍還有些磚塊」。 \n 他說,他馬上意識到這些很可能就是秦朝陶塑的殘骸。當地農民在幾個星期前就發現了這些東西,並且已經把其中一些銅製箭頭當成廢品賣了。趙康民要求他們馬上停止挖井。 \n 這些文物被收集起來,用卡車運到了博物館。趙康民開始用手將這些碎片拼起來,有些甚至只有指甲大小。 \n 3天後,兩具高178公分的紅陶戰士像修復完成,但正值文化大革命後期,他一度擔心兵馬俑遭損,藏著不敢公布,但最後仍被一名新華社記者無意間發現,「內部參考」(編按:《新華社》內部不公開發行的機密文件)上報中共中央。 \n 北京當局決定對該片區域進行開鑿。至9月時,挖掘出超過500具兵馬俑。 \n 報導說,1987年,這批文物被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兵馬俑被譽為「現實主義的傑作」。但相較當地農民楊志發,成為用鏟子挖到第一塊文物的「兵馬俑的發現者」,趙康民的發現者身份卻從未完全得到承認,他在中國大陸一點都不出名。 \n 和那些在兵馬俑博物館簽名宣傳的農民不一樣,趙康民一直待在臨潼博物館裡(編按:曾任館長)。在生命的最後幾年,他不時戴著氈帽坐在他修復的兵馬俑旁邊,向好奇的遊客們講解。 \n 1990年,他獲得中國大陸國務院的承認,獲准享受國務院特別津貼。 \n 雖然趙康民並未因為這個重要的考古發現獲得更多名譽和財富,但他對自己已經頗為自豪。趙康民生前為遊客簽明信片和書時,都會寫上一個長長的落款:「趙康民,率先鑒定、修復、命名和試掘兵馬俑的人」。 \n \n據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官網介紹,在秦兵馬俑陪葬坑遺址上建立的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1979年正式開放,主要參觀點包括秦兵馬俑一、二、三號坑、銅車馬陳列廳。至今已有近7,000萬人次參觀,其中包括近200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高層。秦兵馬俑先後在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80多個城市展出,海外觀眾超過2,000萬人次。 \n \n去年12月21日,24歲的美國德拉瓦州青年羅哈納(Michael Rohana)將在費城富蘭克林科學博物館展出的兵馬俑拇指折斷盜走,今年1月8日博物館館方發現兵馬俑受損,13日聯邦調查局(FBI)至羅哈納住處調查,他坦承犯行並交出兵馬俑拇指。陝西省文物交流中心氣憤表示,這是陜西文物出國展覽40多年來,首次發生偷竊損壞案件。這具兵馬俑價值450萬美元(約新臺幣1.3億元)。 \n

  • 名.廚.客.座-廚房裡的史學家 俄羅斯白兔餐廳主廚也要來台炫技啦

    名.廚.客.座-廚房裡的史學家 俄羅斯白兔餐廳主廚也要來台炫技啦

     追求極致味覺體驗的食家饕客或吃貨,如果厭倦了法國、義大利或日本的高檔料理,可以考慮試試視覺與味覺兼具的頂尖俄羅斯料理。4月13日與14日兩天,去(2017)年在「世界最佳50」餐廳名列23名的俄羅斯〈白兔餐廳〉(White rabbit restaurant)總主廚弗拉迪米爾‧穆辛(Vladimir Mukhin),將接受FIM MEDIA與台北〈Orchid 蘭〉餐廳的邀請來台客座獻藝,2天4個餐期總共只開放300位賓客訂席,目前晚餐已滿、只剩午餐尚有零星座位,欲見識領略俄羅斯廚界當紅炸子雞的廚藝,手腳要快。 \n 〈白兔餐廳〉與餐廳總主廚弗拉迪米爾‧穆辛在俄羅斯真的很夯,除該餐廳連年名列「世界50最佳餐廳」(The world's 50 best restaurants)排行榜,不少美食評論家更稱這餐廳為「莫斯科最佳餐廳」。而俄羅斯總統普丁宴會除會到〈白兔餐廳〉款待客人,也會請弗拉迪米爾‧穆辛外燴。所以弗拉迪米爾‧穆辛也被稱為「俄羅國宴大廚」或「普丁御廚」。另外,很多俄羅斯人將弗拉迪米爾‧穆辛稱為「廚界國寶」。 \n 談到俄羅斯美食,很多人可能直覺就聯想到羅宋湯、魚子或伏特加酒,還有硬硬、帶著酸味冷麵包。然後呢?然後還有什麼呢?恐怕就說不出其他讓人印象深刻的代表食物了。 \n 俄羅斯傳統食物變化性確實較少,但因土地面積幅員遼闊,可以用來烹調料理的食材還是有多樣選擇。牛肉、豬肉與境內河川湖泊和波羅的海產的海鮮,以及甜菜、番茄、豆子、裸麥等植物,都是可以運用的食材。當然,為了應付濕冷的環境氣候,很久很久以前的俄羅斯人也會以醃漬、發酵與風乾等不同方法保存食物。這其實不足為奇,因為所有古老民族大概都是用這些方法解決糧食問題。 \n 弗拉迪米爾‧穆辛在俄羅斯成為廚界金童,是因為他致力在〈白兔餐廳〉的菜單上重現「俄羅斯傳統味道」。而他採用俄羅斯產的在地食材,並運用當代精緻法菜的烹飪與呈盤手法演繹菜餚,加上他的「型男」外貌,讓他很快「被看見」,進而躋身「全球50最佳餐廳」榜單。弗拉迪米爾‧穆辛出身餐飲世家,屬家族第五代的他年輕時即到法國米其林星級餐廳習藝,在高檔餐廳浸潤久了,培養出他的料理國際視野,以及在技術之外還重要的「料理哲思」,也就是:找回老味道。 \n 因為世代司廚,弗拉迪米爾‧穆辛花了不少功夫與時間向父親、祖父等家族長輩尋找古老的食譜,然後以當代廚藝技法重新詮釋。而美俄關係緊張,美國聯手歐盟國家聯手對俄羅斯採取貿易制裁,使俄羅斯境內不少「擁高級進口食材自重」的高級餐廳,普遍面臨「無米可炊」的經營挑戰,但是〈白兔餐廳〉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因為弗拉迪米爾‧穆辛很早之前就以用在地食材入饌。 \n 俄羅斯被稱為「戰鬥民族」。我認為,弗拉迪米爾‧穆辛作不僅在國際廚界露臉,且連俄羅斯食饕推崇,很重要原因是他的菜和他所用食材,帶著一股濃濃的「國族情懷」。 \n 俄羅斯真的高檔餐廳與高檔菜嗎?早在沙皇時代貴族,就已開始一天吃4餐了,這些貴族尤其重視晚餐,當時有種叫〈zakuski〉的菜,很像今天法式套餐中的開胃菜,且自那時開始,頂子魚子醬就常被放在單片麵包上給客人品嘗了。 \n 貴為俄羅斯「廚界國寶」,弗拉迪米爾‧穆辛忙著自己餐廳的生意並招呼客人甚少離開自己家園。唯一的一次海外客座,是今年他受刀名列「亞洲最佳50餐廳」榜首的泰國〈Gaggan〉客座,但他只去了一天,且僅服務了24位客人。這回他來台北,2天、讓300位客人訂席,是第一次。 \n 禁止酒駕 喝酒勿過量

  • 英國戰史學家秘密報告:1962年中印戰爭 是印度犯了錯!

    英國戰史學家秘密報告:1962年中印戰爭 是印度犯了錯!

    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真相為何?英國戰史學家公布秘密報告,埋藏50年之久的秘密,對中印未來的關係具有重大意義。當年的歷史真相竟是:印度政府犯了錯! \n \n2014年,英國戰史學家內維爾·麥斯威爾(Neville Maxwell),把《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上傳網路後,接受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的專訪,他被問到《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1963年撰寫完成,也很快就拿到了該報告,為何過了這麼久,才決定把它公諸於世? \n \n據新浪軍事報導,麥斯威爾說:「我曾等了很多年,希望能等到這份報告的解密。2012年我失去了耐心,於是將報告的文本發送給了印度的幾家報社。」「他們認為由媒體公布,弊大於利。所以看起來,似乎這份報告永遠都沒有可能公諸於世了。」後來麥斯威爾決定自己做這件事,並將他擁有的全部內容都上傳網路! \n \n麥斯威爾說:「報告裡有我過去50年一直希望世人瞭解的真相。印度大眾一直以來有一個錯覺,即『中國無端發動了對印度的侵略戰爭』『印度是1962年戰爭的受害者』。而歷史真相是,印度政府犯了錯誤,尤其當時的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是他將戰爭強加給了中國人。」 \n \n麥斯威爾指出,該報告表明「中國無端侵略印度」是徹底的謊言!印度在1962年挑起邊境爭端,才是戰爭爆發的真相。當然,報告並沒有如此直白地敘述,這一結論隱含在密集出現的軍事術語中,對於沒有經驗的普通讀者來說,很難解讀出什麼清晰的內容。 \n \n麥斯威爾表示,從這份報告看到印度人有趣的心態。自獨立以來,印度人(或者說尼赫魯總理本人)就認為,印度的國家邊界,應該由印度自己單方面、私下全權決定。尼赫魯和他的顧問們從未想到應該與中國人坐在一起談兩國邊境問題,尼赫魯卻和他的顧問們自行確定中印邊界線,並將其印製在地圖上,宣稱這就是最終的正式邊界。 \n \n

  • 美最佳總統評選 林肯榜首歐巴馬第12

    今天公布的調查顯示,林肯、喬治華盛頓和小羅斯福是歷史學家心目中最出色的前3位美國總統,甫卸任的歐巴馬排名第12。 \n 路透社報導,根據歷史學家對歷屆總統進行的排名,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和艾森豪(DwightEisenhower)在43位美國總統當中名列第4和第5。 \n 美國有線衛星公共事務廣播電視網(C-SPAN)在「總統日」(Presidents Day)週末來臨前,第3度展開這類調查。 \n 美國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歷史教授布林克里(Douglas Brinkley)在C-SPAN的聲明中說:「林肯(Abraham Lincoln)、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和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再次榮登前3名,理當如此。歐巴馬首度進榜便擠上第12名,令人印象深刻。」 \n C-SPAN請91位總統歷史學家按照10個評分項目,替43位前總統進行排名;前兩次調查是在2000年和2009年。 \n 在位8年、1月卸任的歐巴馬表現受到肯定,他在「為全民追求公平正義」這一項排名第3,在「與國會關係」則名列第39。 \n 霍華德大學(Howard University)歷史教授梅福德(Edna Greene Medford):「有人會認為甫卸任的歐巴馬總統排名應該會在更前面,但,當然,歷史學家傾向從長遠角度觀看過去,只有時間將證明他的功績。」 \n 排名最糟的是安德魯.詹生(Andrew Johnson)、畢爾斯(Franklin Pierce)和布坎南(James Buchanan),他們甚至不敵在位僅1個月的哈里遜(William Henry Harrison)。(譯者:中央社劉文瑜)1060218 \n

  • 蕭后一女侍多帝 史學家怒斥荒謬

     隋煬帝老婆蕭后,因一頂后冠重新回到歷史舞台前。蕭后在《隋唐演義》被稱為西梁公主蕭美娘,傳奇一生不輸楊廣。蕭氏出身南北朝帝王世家,野史卻指蕭后一女侍多帝,遭史學家痛批「荒謬之極」,純屬惡意中傷。 \n 蕭后父親是西梁孝明帝蕭巋,她生於2月,江南風俗認為不吉利,輾轉由叔、舅收養。15歲嫁給時任晉王的楊廣為妃,並為夫奪嫡立下汗馬功勞。楊廣即位後,蕭后曾婉諫施政無果,仍得煬帝寵愛、敬重。 \n 文獻指出,宇文化及殺隋煬帝後,蕭后被擄隨軍北上,經歷竇建德接駕,隨後被竇建德護送到突厥,依靠因和親政策嫁給突厥可汗的義成公主,長居十多年,唐太宗敗突厥又被迎回長安。這段歷史卻被野史拿來作文章,指蕭后與宇文化及、竇建德、突厥可汗和李世民都有一腿。 \n 蕭后死後,唐太宗以皇后禮儀將她與煬帝合葬揚州,諡曰愍。揚州博物館館長顧風指出,「唐太宗當時30歲出頭,蕭后已經60多歲,說兩人有曖昧,真的很荒唐。」

  • 日夫妻檔史學家眼中 真實滿洲史

    日夫妻檔史學家眼中 真實滿洲史

     曾以《這才是真實的中國史》一書,引起兩岸爭議的日本史學家岡田英弘夫妻,近期又推出《這才是真實的滿洲史》一書,直言「如果從中國傳統來看,滿洲國很明顯是繼承清朝的正統王朝!」 \n 日本右翼史家岡田英弘和宮脇淳子過去在《這才是真實的中國史》言論,即在台灣受到許多史家批評,認為其言論可見日本對二戰不內疚的心態,而在《這才是真實的滿洲史》中,兩人更直言「滿洲國被中國稱為『偽滿洲國』,就跟『中華民國不在台灣』是一樣的道理。」 \n 宮脇淳子指出,滿洲在近代開發時,中國正處於軍閥鬥爭,共產黨則極盡破壞農村之能事,但中國是藉由滿洲遺產促成現代化。又指溥儀在電影《末代皇帝》中,被視為受獨裁關東軍欺負,實則是他個人不適合當君主,無法受人民擁戴。溥儀在回憶錄中描述自己不情願地被逼著去拜日本神社,也被宮脇淳子指為「一派胡言」。 \n 而身為清朝皇室之後,乾隆的第七世孫、吉林省政協委員愛新覺羅‧恆紹,又是如何看待中、日、滿糾結的滿洲史?他認為現存高達百萬卷的滿文檔案中,有許多鮮為人知的政治、經濟等秘史,但迄今無專業人才翻譯,若能將檔案譯出,勢必能填補至今的史料空白。

  • 兩岸四地史學家 首次合編民國史

    中國新聞網20日報導,4月20日,由兩岸四地70位歷史學家合作研究、編著的「中華民國專題史」簡體版在南京發表。 \n \n據了解,1970年代之後,海峽兩岸開始重視民國史研究,起初大陸地區和臺灣地區對民國史的認識分歧很大,但是經過二十餘年兩岸歷史學者的學術來往和交流,對民國史上的一些重大問題,觀點漸趨一致。 \n \n當然最大的突破第一個在兩岸學術交流上,這是規模最大的一次合作研究,這套書基本上它是一個保持中性的,就是我們不論斷是非,就是把歷史的真相寫出來。

  • 義大利史學家 稱蒙娜麗莎可能是中國人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義大利史學家和小說家帕拉蒂科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義大利文藝復興時代著名畫家達文西的母親很可能是中國人,而《蒙娜麗莎的微笑》正是其畫像,而更為令人驚奇的是,蒙娜麗莎的身份還可能是一個奴隸。 \n \n《成都商報》引外電報導,帕拉蒂科曾在香港工作了20年,致力於研究中國和義大利之間的聯繫已有50年。他近期寫成了一本叫做《達文西:在義大利文藝復興中迷失的中國學者》的書,預計明年出版。他在接受採訪時說:「在一定程度上我能確定達文西的母親來自東方國家,但是要確定她是中國人,還需要演繹推理。」 \n \n帕拉蒂科指出,達文西的父親有個非常有錢的客戶,擁有一名叫卡特琳娜的奴隸,而根據歷史資料顯示,達文西的母親是當地的農民,並且就叫卡特琳娜。據帕拉蒂科的新書上披露的資訊稱,文藝復興早期,義大利和西班牙有很多來自東方的奴隸。而達文西的生活和作品的某些方面能證明他和東方有聯繫。「例如他的寫字習慣,而且他居然還是素食主義者。達文西將他母親作為《蒙娜麗莎的微笑》畫像的靈感來源,就像是佛洛依德在1910年說的,這幅畫裡有中國風景,而且她的面孔很像中國人。」 \n \n帕拉蒂科另指出,他認為解開這個謎團的唯一方法就是從墓中挖出達文西在佛羅倫斯的一些親戚,並提取DNA。

  • 史學家圖斯克 將掌歐洲理事會

     將出任下任歐洲理事會主席的波蘭總理圖斯克(Donald Tusk),是親歐洲的自由市場支持者,以冷靜自持聞名,能將最棘手的狀況轉變為對自己有利的情勢。 \n 根據法新社,圖斯克的政治生涯發跡於波蘭反共團結工會運動,這位對足球狂熱的歷史學家,曾擔任地下記者。 \n 1989年波蘭不流血結束共產統治後,圖斯克與朋友在波羅的海家鄉格丹斯克(Gdansk)創立自由民主國會黨(Liberal Democratic Congress),推動徹底私有化國營經濟事業。 \n 自由民主國會黨1991年普選在國會460席中拿下37席,2年後失去席次,後來與較大的自由聯盟(FreedomUnion)合併。 \n 圖斯克2001年帶領1支分離派系自行成立公民議壇(PO)。 \n 圖斯克2005年角逐總統失敗,不過2007年提前選舉後公民議壇掌權,圖斯克出任總理,2011年續任。 \n 在全球金融危機中,圖斯克帶領波蘭獨樹一幟,成為唯一維持成長的歐盟國家。 \n 2010年4月墜機事件導致波蘭總統、軍方高層將領、央行總裁及數位國會議員和資深國家政要喪生後,圖斯克成功穩定國家。 \n 圖斯克採取堅定立場捍衛波蘭利益,質疑歐元區紓困的做法,拒絕在歐元問題解決前訂定採用歐元的最後期限。 \n 除了自由市場思維,圖斯克也是已故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和英國前首相佘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崇拜者。 \n 圖斯克的妻子瑪格莎塔(Malgorzata Tusk)是歷史學家,育有2名成年子女,其中1人是知名時尚部落客。(譯者:中央社樂羽嘉)1030831 \n

  • 投書-人文頌音樂會令人感動

    投書-人文頌音樂會令人感動

     日前看了由深圳交響樂團演出的音樂會,主題是《人文頌》。演出結合兩岸官方及民間團體。以深圳交嚮樂團擔綱,台北愛樂管弦樂團、香港聖樂團,深圳高級中學百合合唱團共同參加演出。樂團由大陸名指揮家張國勇先生擔任指揮。音樂時而波瀾壯闊,時而宛如低吟;時如嚴父之訓誨,時如慈母之叮嚀。 \n 歌詞以仁、義、禮、智、信,發揚儒家精神。歌詞淺顯而文詞優美,用現代的語言來詮釋儒家哲理。 \n 歌的序曲就令我感到震撼:「有一種學說源遠流長,五千年文明是它寬闊的河床。一個聖人行走在華夏大地,他告訴人類做人的主張,做人的主張。做人要快樂,何以樂洋洋?做人要高尚,何以有光芒?四海之內皆兄弟,那是做人的道理,萬古一樣。」 \n 歌詞不但完全用現代語言,簡單扼要地說明了孔子哲理的精髓,更用快樂、高尚、四海之內皆兄弟等現代化詞彙強調儒家精神與現代文明普世價值契合之處。儒學不會落伍,只有不屑子孫抱殘守缺才使中國文明落後。 \n 合唱團的歌聲美如天籟,當我沈醉在音樂聲中,我突然想到文化大革命,我想到當年全民瘋狂地「揚秦批孔」、「批林批孔」。忽有今夕何夕之感。 \n 曾幾何時,兩岸居然合辦人文頌宣揚孔子學說。看來文化共識比九二共識更有高度,更有影響力。 \n 這次音樂會最令我吃驚的是,高雄市政府居然是協辦單位,另外在高雄至德堂也有一場演出。 \n 這是怎麼回事?高雄市長不是陳菊嗎?她不是民進黨黨員嗎?民進黨不是一直在搞去中國化嗎?後來,深圳的朋友告訴我,有位高雄官員在深圳看了《人文頌》,非常感動,率先邀請深圳交響樂團到高雄演出。後來台北、台中跟進。 \n 從《人文頌》的演出成功,我們看到了文化力量無遠弗屆。文化是不分黨派,不分藍綠的。文化共識比政治共識更重要。我們恭喜深圳交響樂團演出成功,更為高雄主動邀約深圳交響樂團這件事鼓掌。

  • 俄史學家翻案 末代公主逃槍決?

    俄羅斯重要歷史學者阿列克瑟耶夫(Veniamin Alekseyev)出版新書《柴可夫史卡雅女士,妳究竟是誰?》(Who are you, Ms. Tchaikovskaya?) ,宣稱找到新證據,證明末代沙皇的小女兒安娜塔西亞公主確實逃過處決,流亡西方。 \n新書還指出,被認為是冒牌貨的安娜.安德森(Anna Anderson)其實是正牌的安娜塔西亞公主。 \n阿列克瑟耶夫宣稱從俄羅斯國家檔案館等處發現新資料,內容包括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親友與安娜.安德森的醫師提供的證據,該醫師認為安德森女士「很可能是真正的安娜塔西亞公主」。 \n阿列克瑟耶夫說:「根據已發現的檔案資料,加上1991年以來我見過的國內外證據,我合理認為沙皇一家人的命運與人們近百年來的認定不同。」 \n書裡也稱德裔雅莉珊德拉皇后、安娜塔西亞公主的3名姐姐同樣逃過處決。 \n俄國1917年爆發10月革命,末代沙皇夫婦與5名子女遭布爾什維克黨人逮捕,並於隔年7月17日凌晨在葉卡捷琳堡遭到槍決。沙皇全家遭槍決的消息傳出後,就不斷有人自稱是逃過一劫的安娜塔西亞公主。 \n1920年,德國柏林1名女子安娜.安德森自稱是流亡的安娜塔西亞公主。1991年沙皇一家人的遺骸從一座礦坑被挖掘出來,經過基因檢測,結果顯示安德森女士不是沙皇的直屬血緣子女,只是1名精神狀況有問題的波蘭女工,原名為安娜.柴可夫史卡雅。

  • 華府看天下-永不回頭的霍布斯邦

    華府看天下-永不回頭的霍布斯邦

     近日左派的英國史學家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見圖,美聯社)逝世,有台灣學者著文對霍氏頌揚備極,說他是「二十世紀偉大的史學家」和「永不妥協的左派」,這兩種諡評,表面看來,似乎都言之成理,但仔細研究其生平,深入了解其史學觀點及思想脈絡,會發現這樣的評論,未免以偏概全,不明內情的讀者,難免被誤導。 \n 歷史不是我的專業,只是有些興趣而已,因此霍布斯邦死後,我特別細看了他的生平和美國報端所寫的訃聞(obituaries),發現他除了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一以貫之外,最可怕的是他堅信要建立共產主義的烏托邦(utopia),是可以不恤人命的。霍氏晚年接受加拿大作家伊格納提艾夫(Michael Ignatieff)和英國BBC電台訪問時,都被問到史達林在蘇聯推行共產主義,造成將近二千萬無辜人民的死亡,是否值得?他的答覆是:「如果能創造一個真正的共產主義社會,不僅值得,也是正當的(justified)」。 \n 照這樣的邏輯,毛澤東搞三面紅旗,大躍進,使好幾千萬人死於非命,如果真能建立共產主義的天堂,也是值得和正當的了。這是絕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太可怕了。因為霍氏如此維護史達林的恐怖統治,他對赫魯曉夫鞭屍史達林,完全無法接受。 \n 二戰時,史達林和希特勒簽定蘇德互不侵犯協定,導致西方許多親共人士對蘇聯的幻滅,霍布斯邦則無一語批評,因他信仰共產主義,反對法西斯主義,加上他猶太人的身分,他對希特勒的譴責不遺餘力,對於這種雙重標準,他的解釋是:「史達林只是蘇聯的問題,而希特勒的威脅是無所不在的」。依此推論下去,毛澤東就只是中國的問題,與世界無關了。 \n 更荒謬的是,一九八九年共產主義開始崩潰後,霍氏居然痛心到說那是「整個人類的失敗」(the defeat of humanity)。我個人始終認為,蘇聯的垮台,戈巴契夫的貢獻最大,假如沒有戈巴契夫,恐怕蘇聯和東歐的附庸國今天仍然存在。同理,如想要中共政權徹底終結,中國大陸也必須出現戈巴契夫式的人物,溫家寶顯然是不夠的,以致他一再強調的政改只是徒託空談。 \n 霍布斯邦的意識形態不能抹煞他在史學上的成就,特別是他對過去二百年歷史闡釋所寫的年代五部曲,至於他是不是二十世紀偉大的歷史學家,恐怕尚難做定論,至少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時先生持此看法,但余先生推崇霍氏把學術性的歷史著作普及和通俗化的貢獻,就好比史景遷把中國歷史以生動的筆觸普及(popularize)給一般讀者的貢獻一樣,但史景遷是否是世紀性的史家,是無需爭論的。史景遷雖以中國史專家有聲於世,他的史學造詣是沒法和英國的杜希德 (Denis Twitchett,隋唐史專家)或是美國的牟復禮(Frederick Mote)相提並論的。余英時覺得霍布斯邦用力最深的還是英國的勞工史。 \n 保守的英國作家和時評家普萊斯瓊斯(David Pryce-Jones,目前是美國《國家評論》雜誌資深編輯),批評霍布斯邦最為嚴厲,他說霍氏「使知識腐化成為宣傳,對客觀真理的觀念抱著輕蔑的心態」,這一切都因為他對世界共產主義有種宗教性的承諾,影響了他的判斷。 \n 即使是他的好友美國史學家小史萊辛格(Arthur Schlesinger, Jr.),生前也在日記中說霍氏是「最後的史達林主義者」(the last Stalinist)。

  • 觀念平台-霍布斯邦,永不妥協的左派

     「歷史學家能為這項工作貢獻什麼呢?他們的主要功能,除了記住其他人已經忘記或想要忘記的事情之外,就是盡可能從當代的紀錄中後退,而以更寬廣的脈絡和更長遠的視野去觀看與理解。」說這話的智者與世長辭了,他就是英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家,艾瑞克.霍布斯邦(Eric Habsbaum),筆者在美國紐約「新社會研究院」求學時的老師。 \n 九○年代初,筆者幸獲教育部公費支助,忍痛選擇了這間學費極為昂貴的大學,最主要的誘因就是霍布斯邦。他從八四年開始在本校任教,並於兩年後與Charles Tilly,Louise Tilly,Ira Katznelson和 Aristide Zolberg等知名學者共組「歷史研究學程」,是當時社會科學界最堅強的歷史社會學研究和教學團隊。霍氏授課時幾乎不需任何教材,因為他對龐雜的史料具有一套梳理的絕活,總能生動活潑地旁徵博引、穿梭歷史事件之間而游刃有餘並充滿敏銳的洞見。 \n 筆者特別欣賞霍氏深厚的歷史素養中所內涵的價值理性,就是其對共產主義不變的信仰。更在一九五二年,無視麥卡錫主義的威脅,與希爾(Christopher Hill)、湯普森(E. P. Thompson)、希爾頓(Rodney Hilton)和托爾(Dona Torr)等馬派史學家共組新左史學期刊《過去與現在》。相較於許多對共產主義從熱情到失望並退出的「始亂終棄」者,霍氏有著不變的堅持。 \n 霍布斯邦的歷史鉅著多達二十五本以上,特別是在這個極端的年代,他鉅細靡遺地揭露國家共產主義、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和民族主義災難性的失敗之處,以及其中的殘酷、血腥、騷動、沉淪和麻木。對於二十一世紀,他的預期仍是騷亂。「第三個千禧將幾乎肯定會繼續是暴力政治和猛烈的政治變遷。唯一不確定的是,它將導向何方。如果人類有一個可識別的未來,它將不會是過去或現在的延伸。」 \n 他對二十世紀後半的藝術和常民文化也有獨到的見解。他指出:「二十世紀晚期的文化革命可被理解成是個人凌駕於社會的勝利,或甚至可說是對過去編織著人們的社會織網的拆解。」其中強調新奇的青年元素是主要的動力,特性是父母不知道的事物,年輕人反而駕馭自如。霍氏的著作經過各種流傳的途徑,成了第三世界人民反獨裁的思想來源,和許多憤青反傳統、反權威的指引。 \n 他的歷史敘事中,主角從來都不是帝王將相,而是日常生活中的常民。因此,對於勞工運動、農民叛變和各類小人物的研究,他都著力甚深,如《非凡小人物:反對、造反及爵士樂》、《原始的叛亂:十九至二十世紀社會運動的古樸形式》、《盜匪:從羅賓漢到水滸英雄》等著作。也許霍氏心中就充滿著不斷造反的性格,在九十高齡的這幾年,他仍然寫作不斷,特別是對美國單邊侵略主義的嚴厲批判。去年甚至還出版了《如何改變世界: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的故事》一書,他堅信資本主義終將退場,馬克思主義所強調的公平正義終將重返。 \n 哲人已逝,後輩除了祝願霍布斯邦安息之外,也願自勉承繼他那永不妥協的左派精神。(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主任、高教工會理事)

  • 大陸史學家高華 歷史觀獨特

    大陸史學家高華 歷史觀獨特

     南京大學歷史系在新浪微博上公布,大陸著名歷史學家高華26日在南京病逝,得年57歲。高華的追悼會在昨天上午舉行,多名學者前往悼念。高華的歷史觀很特別,他認為,大陸現今社會存在嚴重貧富差距問題,所以拿毛澤東時代當參照,表達不滿。 \n 南京大學歷史系在微博上公布:「沉慟哀悼:南京大學歷史學系中國史學科教授、著名歷史學家高華老師,因病醫治無效,於2011年12月26日晚辭世。謹此訃聞。」 \n 毛時代被人民當參照 \n 高華曾對大陸媒體分析,近年公開美化「文革」,美化江青等,替「文革」叫好的說法,這在過去幾年還難以想像,不過,大陸現今社會存在嚴重貧富差距問題,所以人們很容易把毛澤東時代拿來當參照,表達民眾對現狀的不滿,事實上,毛澤東是個非常複雜的人。 \n 高華也對國共戰爭有新的解讀,他認為,儘管國民黨的失敗是「歷史的合力作用」,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軍事上的失敗;作為「黨國」重心,以一人領黨、國、軍,蔣介石對軍事失敗負有最大的責任。 \n 國民黨比較中國化 \n 高華認為,最初中共的領導人都是理論家,後來「行動派」上台,發現空談理論不能解決黨要生存的現實問題,中共開始有自己的理論,強調階級鬥爭、訴諸底層,核心是軍隊、組織、宣傳三元素。 \n 高華指出,國民黨是很世俗化的黨,從來沒有踏實地推動思想統一,國民黨的思想是:中國正統思想、蘇俄一黨專政思想、美國思想和體制;嚴格地說,國民黨代表的是中國近代的工商文明,是有限革命、非無限革命。 \n 高華說,中共比較國際化,成分很單一;國民黨比較中國化,各個階層的人都有。他以國民黨提出「抗戰建國」為例,口號不錯,但惠及百姓的實事做得太少。此外,抗戰期間,中共已在統治的根據地實現了思想全覆蓋,但國民黨卻沒創造出與中共針鋒相對的,能夠支配人心的觀念。 \n 高華認為,毛澤東自創概念的能力特別強,很多東西並非他首創,但是他非常聰明,受到一點啟示就能觸類旁通。同時,毛澤東有簡化、通俗化理論的能力,毛澤東有領袖的地位和優勢,可以有幾套語言系統,交替使用。 \n 高華1954年生,江蘇南京人,是大陸知名的歷史學家,專精於中國現代史、民國史、中國左翼文化史,以及當代中國史等,夫人劉韶洪是他的中學同學;高華任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2004年曾到台灣政治大學歷史系擔任客座教授。 \n 高華的代表著《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得到包括楊振寧、王元化、陳方正、吳敬璉等在內的一大批學者的充分肯定,被外界稱讚「震撼無以言說」。

  • 大陸人看台灣-台灣史學家風範令人起敬

     2006年初夏,作為一個自由文化人,我受聘入蔣氏故里溪口風景名勝區工作,從事溪口地方歷史研究和旅遊文化宣傳。5年來,我與來自台灣的數十位史學家,或多或少有過接觸。像張玉法、邵銘煌、劉維開、張力等等,他們求真務本,治學嚴謹,更有甚者可稱開宗立派的史學大師,在全球華人世界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n 這裡述說的是我與台灣3位史學家的交往,雖多為無關緊要的尋常瑣事,然而,透過它們,仍可見史學家們為人處事的風範。 \n 超薄型複印名片 \n 溪口旅遊集團與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在溪口聯合舉行了「第五次中華民國史國際學術討論會」。來自海內外的130餘位專家學者共襄這次學術盛會,光是台灣就趕來20餘位近現代史學者。我既是「照顧」性質的溪口地方與會學人,又是大會的會務接待者,兩種身分便疊合於一身。 \n 大會報到那天,我與極為友善、慈祥的卓遵宏先生同桌就餐。他遞給我名片,粗看是超薄型,細瞧這名片分明是A4紙複印後「剪輯」版。老先生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連忙解釋:「這次來溪口太匆忙,名片沒帶夠,給你的還是溪口賓館剛剛複印的。」但是,不起眼的這張名片上,國史館纂修、東吳大學教授這2個頭銜,一下子把我給鎮住了!作為後學晚輩,我反而覺得自己印製精美的名片,過於奢華做作。一看卓先生如此不拘小節、平易近人,用餐後,他老人家便成為我第一位採訪對象。採訪過程中,卓先生放下大學者架子,總是有問必答,每答必詳,耐心程度就像小學老師替自己的學生溫習功課。他博學廣識,卻不矜持,著實令我心生感動。 \n 去年4月,浙江大學舉行「蔣介石與近代中國國際學術研討會」。9日晚上,我與大仁科技大學教務長林爵士先生等幾位台灣學者同席用膳。聽聞我來自奉化溪口,林先生談興驟起。未了,熱情的林先生介紹起台灣南端屏東的自己學校,還引出一個有趣的話題。「裘先生知道S.H.E嗎?知道陳嘉樺嗎?」見我年紀將屆五旬,林先生帶著疑問的口氣問我。「兒子讀大學那陣子回家,老是放她們歌曲。我受兒子影響也曉得這3個小姑娘。」我如實相告。他說陳是他們學校畢業的學生,以後裘先生來台灣,我邀請陳嘉樺來作陪。我知道,這些都是我們男人興之所至的酒話,翅膀如此之硬的學生,唯恐林老師再也請不動了。然而,林先生的熱情和坦率,給我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印象。 \n 4月12日,浙大的這次學會盛會,移師溪口舉行綜合討論和閉幕式。我們溪口方面特地派出一輛高檔商務車,前去杭州迎接。蔣方智怡女士等嘉賓坐我們的車來溪口,其他大隊嘉賓則乘浙大大巴尾隨同來。連日會議,令商務車內多數嘉賓大有睡意,惟獨一位老先生毫無倦色。他就是年屆八旬的台灣歷史學界大龍陳鵬仁先生。老人家似乎挺喜歡聽我對溪口近況的介紹,於是杭州到溪口途中,我們始終有交談。 \n 不與模仿秀合影 \n 如果說卓遵宏先生「超薄型」的複印名片有特色,那麼陳老的「超厚型」名片更是別具一格。那是32開8頁小冊頁,上面寫有簡歷,更列著他所編、著、譯之洋洋170餘種書目。稱這位老學者「著作等身」,確非虛言!對於我這樣僅編著過3、4本小書的後學而言,今天真當是小巫見大巫了! \n 飯前之閒暇,我陪陳鵬仁先生在風景如畫的溪口剡溪邊散步。近身凝視老學者,但見他濃眉如漆,大眼睿智,神情凜然。古人所謂異稟異相者,分明就在眼前。隔街望見一位蔣中正模仿秀被眾遊客團團圍住,陳老有感而道:「像,真像啊!」因為他曾經多次單獨受召面見蔣中正,自然有說服力。我見狀冒失建議他合影存念,他卻隨即搖了搖頭,不溫不火地說:「人家遊客出於新奇留個影,無可厚非;而我不行,那是對他(蔣中正)的不恭。」我不覺為之一愣,繼而感慨:想想陳老立言做學問已是著作等身,而立德做人也竟是如此令人起敬。儘管我與陳老的人生閱歷和世界觀差距很大。 \n 同在與政壇一牆之隔的歷史大觀園,我所接觸過的台灣史學家,多是枝繁葉茂的參天喬木,而我僅僅是點綴池塘的萍草而已。我曾不止一次地懷想:日後首訪寶島,除卻廣覽中學地理書裡早已熟諳的大美風光,還定當遍訪各位史學大家。倘若叩訪不遇,我就在國民黨黨史館、中研院、國史館、政治大學、東吳大學、大仁科技大學等等諸多「程門」外留影,一盡睹物如見人的那份情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