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名片的搜尋結果,共298

  • 司法黃牛印製名片詐財 假律師遭聲押

    司法黃牛印製名片詐財 假律師遭聲押

    劉姓男子與吳姓牙醫助理2017年至2018年間合作,劉男佯裝成律師,吳女則假扮成書記官,兩人一搭一唱,印製名片騙取受害人的信任,甚至偽造地院收費通知單、地檢署證明書等文件,藉此索取訴訟費用。新北地檢署訊問後,今依違反律師法、偽造文書等罪嫌聲押禁見劉男,並諭令吳女3萬元交保。

  • 埤塘又傳監守自盜 桃園管理處班長留下名片遭逮

    埤塘又傳監守自盜 桃園管理處班長留下名片遭逮

    農田水利署桃園管理處再傳監守自盜!上月31日張姓班長在草漯工作站8-29號池破壞閘門鎖頭,把水給其他種菜農民,還留下名片。事後除遭送辦,也被桃園管理處解聘。

  • 舞者秀名片 6.5小時接力跳

    舞者秀名片 6.5小時接力跳

    王寶兒/台北報導

  • 男怨穿拖鞋看車展遭女業務無視 內行人搖頭揭真相

    男怨穿拖鞋看車展遭女業務無視 內行人搖頭揭真相

    買東西最怕遇到「勢利眼」的服務人員!一名網友日前臨時和朋友約去看車展,所以打扮十分輕便、休閒,沒想到竟因此遭到女業務無視,讓他十分無奈。文章內容掀起熱議,也起引2派網友激烈的口水戰。

  • 秋收稻穗藝術節登場 蔡英文:感謝池上為台灣打造最美一張名片

    秋收稻穗藝術節登場 蔡英文:感謝池上為台灣打造最美一張名片

    「2020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今(23)日舉辦鄉親場,總統蔡英文驚喜現身,並感謝池上鄉親與台灣好基金會為池上創生、小鎮翻轉所做的努力,為台灣打造最美麗的一張名片。

  • 驫舞劇場操刀 樹林舞蹈節登場

    驫舞劇場操刀 樹林舞蹈節登場

     新北市樹林藝文中心11月起推出「樹林跳:跳島舞蹈節」系列活動,力邀台灣第一舞蹈男團「驫舞劇場」擔任策展,集結現代舞、芭蕾、踢踏等類型舞蹈,規畫3場演出、4場講座、20場工作坊,內容豐富;文化局副局長于玟19日出席開幕會表示,其中長達6.5小時的演出《身體我的名片》,1張票可觀賞16位各類舞蹈家演出。

  • 全球招商論壇罕見未簽LOI 張銘斌秀滿手名片證明外商熱度

    全球招商論壇罕見未簽LOI 張銘斌秀滿手名片證明外商熱度

    新冠疫情籠罩投資緊縮,今年我國前8個月外人投資衰減12%,經濟部今天召開的「2020年台灣全球招商論壇」,也罕見沒簽署任何投資意向書(LOI)。但是投資台灣事務所執行長張銘斌秀出手上滿滿外商名片,強調許多都對他表達加碼或擴廠意願,即使受限疫情,台灣投資動能減幅仍小於國際。

  • 仲介非法看護 集團起訴

    仲介非法看護 集團起訴

     移民署南區事務大隊高雄市專勤隊獲報,有非法外籍看護集團在高雄各大醫院出沒、發名片。高雄地檢署歷經半年喬裝跟監,成功逮獲70歲吳姓老婦主嫌、3名仲介下線及7名失聯移工,檢方也對吳婦以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工作提起公訴。

  • 7旬婦組非法看護集團 急診室內狂發名片

    7旬婦組非法看護集團 急診室內狂發名片

    移民署南區事務大隊高雄市專勤隊獲報,有非法外籍看護集團在高雄各大醫院出沒、發名片。高雄地檢署歷經半年喬裝跟監,成功逮獲70歲吳姓老婦主嫌、3名仲介下線及7名失聯移工,檢方也對吳婦以意圖營利而媒介外國人非法工作提起公訴。

  • 7旬婦組非法看護集團 急診室內狂發名片

    7旬婦組非法看護集團 急診室內狂發名片

    ◎7旬婦組非法看護集團 急診室內狂發名片

  • 「臺北市的名片」 臺北馬今起報名

    「臺北市的名片」 臺北馬今起報名

    2020臺北馬拉松由臺北市政府、中華民國田徑協會及中華民國路跑協會共同主辦,將於今年12月20日上午6點半於臺北市政府前廣場盛大開跑,今天舉辦賽前記者會,宣布登記抽籤報名自本日中午12點至9月14日下午5點,「跨欄王子」陳傑受邀擔任賽事宣傳大使,鼓勵民眾踴躍報名,一起體驗城市馬拉松的魅力。

  • 許淑華變了 青澀模樣曝光 1.7萬網友目睹後大讚:越來越年輕

    許淑華變了 青澀模樣曝光 1.7萬網友目睹後大讚:越來越年輕

    與前高雄市長韓國瑜交情不錯的藍委許淑華,近日多在南投跑行程,常在臉書介紹南投在地美食的她,昨(12日)則是在臉書曬出粉絲收集她從政後的所有名片,青澀模樣曝光後,更是引起網友熱烈討論。短短一天的時間,已有超過1.7萬名網友按讚。

  • 灣生欣喜 找回在台掉落父親遺物

    灣生欣喜 找回在台掉落父親遺物

     在台灣出生的75歲日籍律師伊東香保,2018年來台參加學術活動時,將父親的遺物掉在計程車上,因她當時曾跟台北城市科大應外系教師陳乃慈交換過名片,因為這張名片,他最近找回了父親遺物。 \n 伊東香保在其名為「海峽」的部落格寫了一篇「台灣的電話」網誌,告知諸親好友父親的失物竟然能夠找回的好消息。她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解禁,我要飛到台灣,跟父親的包包、陳乃慈老師及同學相會,想到這裡萬分喜悅。」 \n 1920年代中(昭和初年)在台北青田街、溫州街一帶,剛設校的台北帝國大學教授與職員在此建立家園,建造百餘棟和洋折衷木造家屋,日本戰敗後另一波學術藝文人士入住,見證不同世代的滄海桑田,「昭和町」像時空膠囊讓交替的城市演進保存如初。 \n 2018年6月9日,中央研究院民族所主辦「台北昭和町日本家屋聚落群的文史價值」活動,邀請三個灣生家族、共有16名日本人來台,緬懷日本戰敗前居住過的家屋,當時陳乃慈與她的學生蕭博允等人在現場做中日文的接待工作。 \n 伊東香保和哥哥、妹妹3人一起參加當天活動,她特地帶著父親在1940年時住在「員山陸軍病房」手做的印地安人身型與酋長側臉的刺繡小包出席,晚上回到下榻飯店才驚覺黑色手提包遺落在計程車上,她到派出所報案,但一直無下文,她回日本後只好安慰自己「父親可能比較希望刺繡小包留在台灣吧」。 \n 6月23日端午節連假前,陳乃慈接到台北警廣來電,問她是否認識「伊東香保」,因為包包中有個人物品、ipad與陳乃慈的名片,失主所遺失包包超過2年再不來領必須銷毀。 \n 陳乃慈透過各種方式聯絡上伊東香保,並取得委託書,6月24日傍晚帶著學生蕭博允到台北警廣領回伊東香保的遺失物。成功搶救回這個黑色手提包,陳乃慈心中有無限的溫暖,她會好好保管,直到見到伊東香保那一天,再親手物歸原主。

  • 滿滿洋蔥  一張名片讓日本律師找回兩年前在台灣掉落的父親遺物

    滿滿洋蔥 一張名片讓日本律師找回兩年前在台灣掉落的父親遺物

    在台灣出生的75歲日籍律師伊東香保,2018年來台參加學術活動時,將父親的遺物掉落在計程車上,但因他當時曾跟台北城市科大應外系教師陳乃慈交換過名片,就因為這張名片,他最近找回了父親的遺物。 \n \n伊東香保最近在其名為「海峽」的部落格寫了一篇「台灣的電話」網誌,告知諸親好友父親的失物竟然能夠找回的好消息,她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解禁,我要飛到台灣,跟我父親的包包、陳乃慈老師與同學相會,想到這裡萬分喜悅。」 \n \n1920年中葉(昭和初年)在台北市青田街、溫州街一帶,剛設校的台北帝國大學教授與職員在此建立家園,建造百餘棟和洋折衷木造家屋,日本戰敗後另一波學術藝文人士入住,見證不同世代的滄海桑田,「昭和町」像時空膠囊讓交替的城市演進保存如初。 \n \n2018年6月9日中央研究院民族研究所主辦一場「台北昭和町日本家屋聚落群的文史價值」活動,跨海邀請三個灣生家族、共有16位日本人來台緬懷日本戰敗前居住過的家屋,當時陳乃慈與她的學生蕭博允等人在現場做中日文的接待工作。 \n \n伊東香保和哥哥、妹妹三人也一起參加當天活動,她特地帶著父親在1940年時住在「員山陸軍病房」手做的印地安人身型與酋長側臉的刺繡小包出席,晚上回到下榻飯店才驚覺黑色手提包遺落在計程車上,她急忙到派出所報案,等到回日本前仍無下文,相當沮喪。 \n \n今年6月23日端午節連假前,陳乃慈接到台北警廣來電,問她是否認識「伊東香保」,因為包包中有個人物品、ipad與陳乃慈的名片,失主所遺失包包超過2年再不來領必須銷毀。 \n \n聽到要銷毀,陳乃慈立刻透過各種方式聯絡上伊東香保,並取得委託書,6月24日傍晚帶著學生蕭博允到台北警廣領回伊東律師視為最珍貴的遺失物。成功搶救回這個黑色手提包,陳乃慈心中有無限的溫暖,她會好好保管,直到見到伊東香保那一天,再親手物歸原主。

  • 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貝亞和他的家人對外界十分警惕。在我們近2個月採訪進程中,貝亞數次和我確認:「文章發布之前,你一定會翻譯給我看對吧?」他也會一直追著發消息問我:「你寫得怎麼樣了?」 \n 在我將文章的英文版發送給貝亞之後,他和哥哥仔細地核對了其中的信息,並提出了想法。貝亞說:「我希望你明白,我們不想傳播仇恨。我們不恨任何民族,庫爾德人對所有的民族,都是一視同仁的,我們也只是想要被一視同仁地對待。」我向他提出是否可以在文章中使用他給我看過的那些照片,他說要回去和家人商量。兩天之後,他回答我:「他們不同意。」即便一再努力,提出可以虛化他們的面容,甚至是只使用一些無人物的生活照片,貝亞還是回復說「No」。 \n 生活照片不願曝光 \n 這件事一度讓我有些沮喪,我並不避諱告訴他我的困惑,為什麼沒有人物的照片也不能使用。貝亞說你可以在網上找到很多照片。 \n ──網上的照片並不是你的生活。能否讓大家看到你和你的家庭真實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n 「No」,貝亞回復。 \n 當我們面對面坐在一起時,貝亞可以很輕鬆地翻出他的照片,講起照片背後的故事。他給我看了他的家。那是一個有點像維族風格的院子,院子裡開著大朵大朵紫色的花,貝亞大哥的女兒,一個小小的人兒,站在花叢邊,穿著一條碎花裙子,伸著蓮藕般的胳膊,棕色的小卷毛鋪在頭上,烏黑的眼睛亮閃閃的,咧開還沒有牙齒的小嘴,傻傻地笑著。 \n 他還給我看了他父母,兩人摟著肩站在他家的小超市門口。母親包著頭巾,父親挺著肚子。還有他的哥哥姐姐們。貝亞家的孩子們,長得都很漂亮。 \n ──貝亞,你有沒有想過,假設政府能讓你們安居樂業,給你們同等的權利,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你們還想要獨立嗎? \n 「要。」 \n 貝亞說:「首先你的假設根本不會成立,那在敘利亞是不可能的。其次我們不想永遠生活在別人的國家。」 \n ──可是如果能安居樂業,那又有什麼問題呢,那也可以是你們的國家。 \n 「不,不是這樣。我們生活在他們的國家,就要被迫按照他們的方式去生活,可是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本來就不一樣。」 \n 貝亞所說的「不一樣」,是指庫爾德人的歷史。 \n 庫爾德是中東地區最世俗化的民族,這個民族歷史上是在被阿拉伯人征服後,開始信奉伊斯蘭教。到現在仍有不少人選擇無宗教狀態,也有人迫於生存壓力選擇了加入。 \n 不想加入任何宗教 \n 在貝亞的家裡,媽媽是穆斯林,貝亞和他的父親則不是,其他家庭成員的宗教信仰,貝亞甚至並不清楚。 \n 「我們並不談論這事,那是每個人自己的事。」 \n 「宗教帶來太多的問題,戰爭大多都因宗教而起。我不想加入任何宗教。」貝亞說。 \n 即便已經成為了穆斯林的庫爾德人,以貝亞的母親為例,他們也並不完全按照穆斯林的傳統生活,比如並不每日禱告,飲食也沒有忌口。 \n 「我們不吃什麼只會因為不愛吃,或者買不到,沒有別的原因。」貝亞說。 \n 有些庫爾德人,對當地穆斯林的禮儀都搞不太清楚。貝亞拿出一張母親去參加婚禮的照片,母親頭戴著白色頭紗,而旁邊的兩位嬸嬸戴著黑紗。 \n 貝亞哈哈大笑起來:「婚禮要戴白頭紗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她倆竟然戴黑紗去參加婚禮。」 \n 庫爾德人與ISIS的水火不容,實際上也是因為他們站在了宗教天平的兩個極端。 \n ──可是貝亞,在當今世界想要在別人的國土上切下一塊來建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n 「可那是我們的土地。」 \n ──那裡是中東四國的土地。 \n 「那我們的土地在哪裡?我們從哪裡來的?我們從天上來的?我們是Jinns?」提到Jinns(精靈)這個詞,貝亞又笑了。 \n 在中東地區,流行著這樣一種群眾教育:不要和庫爾德人有任何瓜葛,因為他們是Jinns。 \n 沒有一定的宗教知識,恐怕很難理解Jinns這個詞,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他們的世界裡,這不是一個好詞。在貝亞的耐心講解下,我也只能簡單將它理解為「惡魔」。但這個詞似乎同時也反映了,阿拉伯世界對庫爾德人又懼又恨的忌憚情緒──可能這就是貝亞發笑的原因。 \n ──可是貝亞,像你的父母,已經開始想到不要讓自己的孩子去打仗,去安全的地方,讀書,過好日子。未來也許越來越多的庫爾德人,他們也不想打仗了,大家都要過好日子,誰想一直打仗呢? \n 「不是這樣的。即便我們現在離開了庫爾德,我的父親也一直告訴我們,如果有一天我們有了能力,一定要為我們的民族做些什麼。」 \n 貝亞所說不假。如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庫爾德人,即便他們已經過上正常的生活,甚至拿到了不同國家的身分,他們仍然在不遺餘力地為家鄉奔走呼喊,他們在世界各地各國政府門前遊行示威,謀求國際社會的干預和支援。 \n ──可是建國不是靠你們在山裡打游擊,靠你們在全世界遊行就可以實現的,你要有錢、有現代化的軍備,你還要能夠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 \n 「我知道,但我覺得我們能做到。」 \n ──為什麼這麼自信? \n 「你知道在幾年前,世界根本不知道庫爾德。但是現在呢?全世界還有誰不知道庫爾德呢?我們只用了幾年的時間。」 \n 庫爾德人遞給世界的名片中,有一張黑金版的:庫爾德女兵。這支部隊使得庫爾德人在全世界聞名遐邇。 \n 這支全部由女性組成的武裝部隊,她們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戰爭留下的孤兒、遺孀、單親媽媽。這支女性「敢死隊」在中東戰爭中,並不是扮演簡單的巡邏放哨的保衛角色,而是在雪山草地,在條件極端惡劣的山區和ISIS真刀真槍玩命地打。 \n (《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三)

  • 兩岸看世界》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兩岸看世界》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貝亞和他的家人對外界十分警惕。在我們近2個月採訪進程中,貝亞數次和我確認:「文章發布之前,你一定會翻譯給我看對吧?」他也會一直追著發消息問我:「你寫得怎麼樣了?」 \n在我將文章的英文版發送給貝亞之後,他和哥哥仔細地核對了其中的信息,並提出了想法。貝亞說:「我希望你明白,我們不想傳播仇恨。我們不恨任何民族,庫爾德人對所有的民族,都是一視同仁的,我們也只是想要被一視同仁地對待。」我向他提出是否可以在文章中使用他給我看過的那些照片,他說要回去和家人商量。兩天之後,他回答我:「他們不同意。」即便一再努力,提出可以虛化他們的面容,甚至是只使用一些無人物的生活照片,貝亞還是回復說「No」。 \n \n生活照片不願曝光 \n這件事一度讓我有些沮喪,我並不避諱告訴他我的困惑,為什麼沒有人物的照片也不能使用。貝亞說你可以在網上找到很多照片。 \n──網上的照片並不是你的生活。能否讓大家看到你和你的家庭真實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n「No」,貝亞回復。 \n當我們面對面坐在一起時,貝亞可以很輕鬆地翻出他的照片,講起照片背後的故事。他給我看了他的家。那是一個有點像維族風格的院子,院子裡開著大朵大朵紫色的花,貝亞大哥的女兒,一個小小的人兒,站在花叢邊,穿著一條碎花裙子,伸著蓮藕般的胳膊,棕色的小卷毛鋪在頭上,烏黑的眼睛亮閃閃的,咧開還沒有牙齒的小嘴,傻傻地笑著。 \n他還給我看了他父母,兩人摟著肩站在他家的小超市門口。母親包著頭巾,父親挺著肚子。還有他的哥哥姐姐們。貝亞家的孩子們,長得都很漂亮。 \n──貝亞,你有沒有想過,假設政府能讓你們安居樂業,給你們同等的權利,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你們還想要獨立嗎? \n「要。」 \n貝亞說:「首先你的假設根本不會成立,那在敘利亞是不可能的。其次我們不想永遠生活在別人的國家。」 \n──可是如果能安居樂業,那又有什麼問題呢,那也可以是你們的國家。 \n「不,不是這樣。我們生活在他們的國家,就要被迫按照他們的方式去生活,可是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本來就不一樣。」 \n貝亞所說的「不一樣」,是指庫爾德人的歷史。 \n庫爾德是中東地區最世俗化的民族,這個民族歷史上是在被阿拉伯人征服後,開始信奉伊斯蘭教。到現在仍有不少人選擇無宗教狀態,也有人迫於生存壓力選擇了加入。 \n \n不想加入任何宗教 \n在貝亞的家裡,媽媽是穆斯林,貝亞和他的父親則不是,其他家庭成員的宗教信仰,貝亞甚至並不清楚。 \n「我們並不談論這事,那是每個人自己的事。」 \n「宗教帶來太多的問題,戰爭大多都因宗教而起。我不想加入任何宗教。」貝亞說。 \n即便已經成為了穆斯林的庫爾德人,以貝亞的母親為例,他們也並不完全按照穆斯林的傳統生活,比如並不每日禱告,飲食也沒有忌口。 \n「我們不吃什麼只會因為不愛吃,或者買不到,沒有別的原因。」貝亞說。 \n有些庫爾德人,對當地穆斯林的禮儀都搞不太清楚。貝亞拿出一張母親去參加婚禮的照片,母親頭戴著白色頭紗,而旁邊的兩位嬸嬸戴著黑紗。 \n貝亞哈哈大笑起來:「婚禮要戴白頭紗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她倆竟然戴黑紗去參加婚禮。」 \n庫爾德人與ISIS的水火不容,實際上也是因為他們站在了宗教天平的兩個極端。 \n──可是貝亞,在當今世界想要在別人的國土上切下一塊來建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n「可那是我們的土地。」 \n──那裡是中東四國的土地。 \n「那我們的土地在哪裡?我們從哪裡來的?我們從天上來的?我們是Jinns?」提到Jinns(精靈)這個詞,貝亞又笑了。 \n在中東地區,流行著這樣一種群眾教育:不要和庫爾德人有任何瓜葛,因為他們是Jinns。 \n沒有一定的宗教知識,恐怕很難理解Jinns這個詞,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他們的世界裡,這不是一個好詞。在貝亞的耐心講解下,我也只能簡單將它理解為「惡魔」。但這個詞似乎同時也反映了,阿拉伯世界對庫爾德人又懼又恨的忌憚情緒──可能這就是貝亞發笑的原因。 \n──可是貝亞,像你的父母,已經開始想到不要讓自己的孩子去打仗,去安全的地方,讀書,過好日子。未來也許越來越多的庫爾德人,他們也不想打仗了,大家都要過好日子,誰想一直打仗呢? \n「不是這樣的。即便我們現在離開了庫爾德,我的父親也一直告訴我們,如果有一天我們有了能力,一定要為我們的民族做些什麼。」 \n貝亞所說不假。如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庫爾德人,即便他們已經過上正常的生活,甚至拿到了不同國家的身分,他們仍然在不遺餘力地為家鄉奔走呼喊,他們在世界各地各國政府門前遊行示威,謀求國際社會的干預和支援。 \n──可是建國不是靠你們在山裡打游擊,靠你們在全世界遊行就可以實現的,你要有錢、有現代化的軍備,你還要能夠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 \n「我知道,但我覺得我們能做到。」 \n──為什麼這麼自信? \n「你知道在幾年前,世界根本不知道庫爾德。但是現在呢?全世界還有誰不知道庫爾德呢?我們只用了幾年的時間。」 \n庫爾德人遞給世界的名片中,有一張黑金版的:庫爾德女兵。這支部隊使得庫爾德人在全世界聞名遐邇。 \n這支全部由女性組成的武裝部隊,她們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戰爭留下的孤兒、遺孀、單親媽媽。這支女性「敢死隊」在中東戰爭中,並不是扮演簡單的巡邏放哨的保衛角色,而是在雪山草地,在條件極端惡劣的山區和ISIS真刀真槍玩命地打。 \n(《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三) \n(仙姑有話/現居上海) \n

  • 舊眷村與時俱進 打造城市名片

    舊眷村與時俱進 打造城市名片

     老樹、巷弄及窗花,滿滿眷村元素,讓屏東市勝利星村沉浸在竹籬笆的懷舊氛圍中,但以往常有人批評,眷村應該保有過去樣貌,而非強加不屬於此處的商業行為,否則會顯得格格不入,但若舊建築不能賦予新生命,恐怕只會慢慢被時光洪流所淡忘,接著淘汰消逝。 \n 勝利星村近年來引進商業行為,每逢假日總會出現不少民眾,在享受美食、甜點之後,恣意走逛縱貫巷弄、感受午後眷村的微風,體會南國慢時光。 \n 不過一直有人認為,老建築應該維持時代賦予的意義,而非引進現代思維,讓商業覆蓋眷村的原貌,把歷史場域變得四不像。守舊派與創新派為此議題,始終爭執不下,誰是誰非更難定論。 \n 以一首知名老舊恆春民謠《思想起》為例,台灣國寶陳達老先生、恆春半島的素人阿嬤,或者是學校社團學生,眾人彈唱的都是同一曲調,但因每個人的際遇與人生體會,會有屬於自己時代的詮釋方式,同樣一首歌、感受卻大不同。 \n 把經典套用在不同時代,會有屬於最適合呈現的樣貌,如何呈現會是最好、沒有標準答案,但可以確定的是,將老建築引進新思維並非否定過去歷史,而是透過新式眷村文化的推廣,擦亮這張屬於國境之南的專屬城市名片。

  • 川普不穩 辣台妹變乖乖女

    川普不穩 辣台妹變乖乖女

     16日《自由時報》頭版一則「外交部統一駐外名片格式 現用有『台灣』均遭排除」新聞,讓人對民進黨政府起了無限好奇心:選舉戰無不勝,「反中」第一衝第一勇的民進黨,對中態度為何「軟了」? \n 不只如此,報導甚至還說外交部電文規定具有強制性,要求駐外館處應「審視同仁現用名片」,「參考上述原則辦理」。且日後名片的格式如有「重大變更」也必須報部同意。 \n 報導出來後幾個小時,外交部澄清說,發送名片格式圖例「只是最新設計前的參考」,之後會再與其他部會協調後定案。且不能用「台灣」非事實,使用中華民國(台灣)已是正式對外文書用法。行政院與蔡總統也口徑一致,強調「可用台灣」與「專案小組日後定案」這兩點。 \n 也就是說,自由報導說統一名片格式已經定案「不能用台灣」,具強制力。民進黨政府卻說還要等專案小組定案,目前的電文只是參考,且「可以用台灣」。兩者根本對不起來,極有可能有一方說謊。而從外交部不敢把澄清聲明放上官網,行政院雖有放官網,但卻絕口不批《自由時報》,該報也未下架新聞或修改標題的情況來看,這次的事並非空穴來風。 \n 這就讓人驚訝了,民進黨真的想「禁用台灣」?想當年蔡英文以辣台妹之姿,成日狂嗆大陸,彰顯台灣主權,成功由黑翻紅,民調大升,最後大敗韓國瑜。如今韓國瑜也被罷免市長了,蔡英文都萬夫莫敵,拔劍四顧心茫茫了,怎麼還會有這種轉折? \n 這可能是因為蔡政府其實有意讓兩岸緊張情勢降溫一點。或許相關情報顯示兩岸衝突機率大增(玩火玩不起);或者蔡政府研判拜登當選機率大,屆時台灣就很難這樣到處搞烽火外交,高調宣傳台灣(所以靠山不太穩,別再當工具人)。這兩個理由,都可能讓蔡英文在兩岸與國際政治上,從辣台妹變成乖女孩。 \n 事實上,若掃描一下親綠網紅的言論,從綠營人士看來,對民進黨相當友善,以反中大旗為號召的川普未必能連任。而「川普無法連任」這件事也讓他們極為焦慮。未雨綢繆,先做一點準備,隨時調整既有之反中與偏獨立場,也是可以理解的。 \n 眼下雖然民進黨一片大好,國民黨與民眾黨看似只有吃鱉,被訕笑的份;但從蔡政府、親綠網紅與知識分子的言行來看,民進黨的隱憂已然出現。在這裡呼籲所有在野黨人士,真的不需要氣餒,希望的曙光說不定很快就到來。 \n (作者為網路媒體工作者)

  • 奔騰思潮:汪葛雷》川普不穩 辣台妹變乖乖女

    奔騰思潮:汪葛雷》川普不穩 辣台妹變乖乖女

    16日《自由時報》頭版一則「外交部統一駐外名片格式 現用有『台灣』均遭排除」新聞,讓人對民進黨政府起了無限好奇心:選舉戰無不勝,「反中」第一衝第一勇的民進黨,對中態度為何「軟了」? \n \n報導內容是這樣形容的:「上周五通電給外交部所有駐外館處。該電文在說明事由,先引用100年8月時馬政府所發的外交部通電,藉此傳達這是延續過去規定的最新作法。」、「駐外人員形容,這些附件形同正面表列,就連部分館處常在中華民國後面加註『台灣』也沒有,只能依循新規定辦理。」 \n \n不只如此,報導甚至還說外交部電文規定具有強制性,要求駐外館處應「審視同仁現用名片」,「參考上述原則辦理」。且日後名片的格式如有「重大變更」,也必須報部同意。 \n \n報導出來後幾個小時,外交部澄清說,發送名片格式圖例「只是最新設計前的參考」,之後會再與其他部會協調後定案。且不能用「台灣」非事實,使用中華民國(台灣)已是正式對外文書用法。行政院與蔡總統也都口徑一致,強調「可用台灣」與「專案小組日後定案」這兩點。 \n \n也就是說,自由報導說統一名片格式已經定案「不能用台灣」,具強制力。民進黨政府卻說還要等專案小組定案,目前的電文只是參考,且「可以用台灣」。兩者根本對不起來,極有可能有一方說謊。而從外交部不敢把澄清聲明放上官網,行政院雖有放官網,但卻絕口不批《自由時報》,該報也未下架新聞或修改標題的情況來看,這次的事並非空穴來風。 \n \n這就有趣了,綜合各方報導,外交部這次修改規定的起因,居然是由於國民黨立委陳以信在立法院質詢外交部,要求外交部統一名片格式。但眾所皆知民進黨執政4年多,何時理睬過藍委意見?現在卻拿藍委卸責,顯而易見只是拿藍委當藉口,包裝一件「民進黨本來就想做的事情」而已。 \n \n這就讓人驚訝了,民進黨真的想「禁用台灣」?想當年蔡英文以辣台妹之姿,成日狂嗆大陸,彰顯台灣主權,成功由黑翻紅,民調大升,最後大敗韓國瑜。如今韓國瑜也被罷免市長了,蔡英文都萬夫莫敵,拔劍四顧心茫茫了,怎麼還會有這種轉折? \n \n這可能是因為蔡政府其實有意讓兩岸緊張情勢降溫一點。或許相關情報顯示兩岸衝突機率大增(玩火玩不起);或者蔡政府研判拜登當選機率大,屆時台灣就很難這樣到處搞烽火外交,高調宣傳台灣(所以靠山不太穩,別再當工具人)。這兩個理由,都可能讓蔡英文在兩岸與國際政治上,從辣台妹變成乖女孩。 \n \n偏偏公務體系又是有慣性的,若等到拜登當選後再踩煞車,有可能來不及。蔡政府可能是先希望整個外交機器在這個美國大選前的最後階段先冷一下下,等美國大選結果出來,若川普連任則再高調也不遲。 \n \n事實上,若掃描一下親綠網紅的言論,會發現諸如顏擇雅、胡采蘋等人,已經開始因川普可能落選,而產生焦慮。比方極為挺蔡的顏擇雅女士(她的臉書,在總統府外洩資料中,被認為可透過下廣告等方式,當作網路社群操作工具,協助蔡勝出蔡賴之爭的武器),近來就在臉書不遺餘力的整理拜登黑資料,極力主張川普還有機會連任。而胡采蘋則是感嘆「就不能把川普關在籠子裡一個禮拜不讓他玩手機和跑出來嗎。」,擔心川普落選之情展露無疑。這可以顯示,從綠營人士看來,對民進黨相當友善,以反中大旗為號召的川普未必能連任。而「川普無法連任」這件事也讓他們極為焦慮。未雨綢繆,先做一點準備,隨時調整既有之反中與偏獨立場,也是可以理解的。 \n \n總而言之,眼下雖然民進黨一片大好,國民黨與民眾黨看似只有吃鱉,被訕笑的份;但從蔡政府、親綠網紅與知識分子的言行來看,民進黨的隱憂已然出現。在這裡呼籲所有在野黨人士,真的不需要氣餒,希望的曙光說不定很快就到來。 \n \n(作者為網路媒體工作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