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吳乙峰的搜尋結果,共06

  • 吳乙峰支持學生 勉勵堅定下去

    吳乙峰支持學生 勉勵堅定下去

    反黑箱服貿學生占領立法院議場行動23日持續進行中,導演吳乙峰深夜進入議場支持學生,勉勵他們堅定下去。

  • 秋香是愛的代名詞 吳乙峰紀錄片女主角首次受訪

     導演吳乙峰的紀錄片《秋香》主角沈秋香是個小兒麻痺患者,也是台灣赴馬來西亞的海外宣教士。她以殘弱之軀,在馬來西亞協助殘疾者與更生人,故事打動不少人,秋香也因此成了「愛」的代名詞。不過,沈秋香說:「20歲之後,我才感受到愛!」 \n 沈秋香其實如同許多小兒麻痺患者一樣,曾歷經自我懷疑、放棄、埋怨他人的青春歲月。她從小因病受盡父母呵護,卻不懂愛。 \n 「我3歲時,高燒不斷,罹患小兒麻痺症,從此足不出戶,直到我7歲偷跑出門,被同齡孩子踩腳追打後,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家裡放聲大哭。19歲時我企圖自殺,埋怨我母親把我生成這樣,想以死一了百了。」沈秋香說:「20歲以前,我從怪物變廢物,對周邊的人冷眼以待;20歲之後,我才感受到愛,學習被愛與愛人!」 \n 沈秋香為了探親與支持這部紀錄片回到台灣,坐在輪椅上笑談這些聞者鼻酸的童年悲慘經驗,讓人感受到她柔弱身軀散發的堅毅。她說,兒時不懂事,20歲那年她自暴自棄要放棄矯正脊椎手術時,遇見兩個人勸說,改變了她的一生。 \n 一個是沈秋香保育院的學姊,給了她《杏林小記》這本書,讓她知道小兒麻痺症患者也能把苦痛轉化成愛。另一個是加拿大籍的宣教士沈阿姨,沈阿姨問她:「妳有沒有想過妳媽媽怎麼辦?」 \n 沈阿姨的問題,點醒了她。「那一刻我才真的想到我媽媽。」沈秋香說,她回想有次母親一路揹著她搭火車去嘉義,母親的腰部還因秋香的鐵鞋磨出斑斑血跡。「我當時冷冷的看著,不覺得怎麼樣;後來才發現,母親當年腰間的血,其實一直落在我心底!」 \n 從此之後,秋香主動說要學習、學畫、學騎機車自己行動,甚至去電子公司毛遂自薦討工作。這些過程不僅讓她肯定了自己,也讓別人肯定了她,建立起自信。 \n 對於自己成了紀錄片的主角,沈秋香說,一開始相當排拒,後來她想通,因為「秋香」只是個代名詞,希望藉由這些片,讓大家看見殘障者求學、工作、就醫的困境,伸出援手。她說:「秋香其實不是人,而是愛,讓大家看見這些愛,可以傳散到各地,感染其他人!」

  • 紀錄片「秋香」首映 導演吳乙峰返鄉分享愛的故事

    吳乙峰導演與工作團隊耗時三年,穿梭台灣與馬來西亞等地完成的紀錄片《秋香》,今天在全台進行首映,他回到故鄉宜蘭和身心障礙者、推動生命教育的老師和社會工作者,一同在戲院共享「秋香」的生命價值,他說「秋香」不是一部電影而是愛的行動,人人都可以當「秋香」把愛傳出去。 \n「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自己去找麻煩,一種是麻煩來找你」紀錄片《秋香》是宜蘭導演吳乙峰繼《生命》後又一部撼動人心、感動生命的作品,主角「秋香」是台灣女兒,因罹患小兒痲痺症須終生以輪椅代步,童年曾受人欺凌而足不出戶,後來走出陰霾成為伊甸基金會的成員,之後與丈夫在馬來西亞成立基金會、協助身障與更生人重拾人生希望。 \n吳乙峰導演說,人人都是「秋香」在生命中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苦痛,要學習如何轉換心境去正面思考,變成愛的力量,因此「秋香」不是一部電影而是「愛的行動」。 \n吳乙峰說「秋香」是一部最佳的生命教育影片,希望大家帶著家人、朋友進戲院觀看,也期望有更多的企業或是學校包場,將「秋香」愛的生命故事傳送出去。

  • 吳乙峰、吳念真、劉麗紅 扮讀影人 視障童聽《秋香》

    吳乙峰、吳念真、劉麗紅 扮讀影人 視障童聽《秋香》

     如果眼睛看不見,要如何「看」電影?昨晚在京華城戲院裡,有一場別開生面的「讀影說影」,導演吳念真、吳乙峰和廣播節目主持人劉麗紅,以接力轉播的方式,為一群視障孩子們帶來溫暖的心靈饗宴! \n 看不見所以對聲音格外敏感,那是一種在黑暗中感受光影的美麗想像。紀錄片導演吳乙峰掌握這微妙感官經驗,特邀視障、白化症小朋友一同觀賞《秋香》。 \n 因戲院配備限制了麥克風效果,吳念真、吳乙峰、劉麗紅等人,只好輪流扯著嗓子「實況轉播」片中的畫面、人物動作,長達100分鐘,讓孩子們體驗了一場具有特殊音效的「聽」電影。 \n 「秋香現在走出來了,拿著拐杖辛苦上了一台小車。她說自己考了兩次考試,才考到殘障人士汽車駕駛執照噢,好辛苦!」、「現在畫面回到台灣埔里囉,秋香的先生去買了好多甘蔗,因為他覺得台灣甘蔗最好吃」、「秋香的老公莊如明受杏林子影響。啊,杏林子是誰呢?她是一個作家,12歲就得到類風濕性關節炎,我跟吳乙峰以前都看過她的書噢」、「剛剛出現的阿東啊,是吳乙峰的攝影師,其實很老了,可是他剛剛還是要小朋友叫他哥哥!」 \n 大扯嗓門 說到咳嗽 \n 扯著嗓門大聲「說影」,讓吳乙峰、吳念真經常咳嗽,兩人生動說影方式,比影中人物對白還多的個人詮釋,讓許多小朋友專心聆聽之餘,時不時發出笑聲與討論。許多小朋友說,透過讀影人的聲音、解說,整部片在腦海留下深刻印象,「過耳不忘」。 \n 憂鬱導演 拍片療癒 \n 《秋香》是吳乙峰繼《生命》後,沉潛10年磨出來的作品,記錄台灣海外傳教士、小兒麻痹患者沈秋香,與華裔馬來西亞籍丈夫莊如明,在馬國創辦「雙福身心障礙者與更生人的基金會」,扶助更多馬國華人在先天破碎的人生裡,重尋圓滿。 \n 曾飽受憂鬱症所苦的吳乙峰,在拍片過程中歷經喪父之痛,藉信仰與感受秋香精神,才逐漸走出幽谷。他希望觀影的殘障孩子們,也能得到療癒和鼓勵。 \n 特映之前 秋香哭了 \n 劉麗紅和秋香一樣,是小兒麻痹患者,劉麗紅笑說,讀影前特別和遠在馬國的秋香通電話,沒想到秋香講沒兩句,就開始哭了起來。「她說,秋香只是個代名詞而已。只要有愛,就會有力量,大家都能成為秋香!」

  • 「我的人生處在5局上半」

     《生命》之後,吳乙峰曾揚言不再拍紀錄片,沉寂了近10年時間,當外界都以為吳乙峰「說真的」的時,他不僅靜悄悄的完成了紀錄片《秋香》,還受洗成為基督徒。在受訪過程中,他幾度強調,絕對不是要成為宣教人士,這部紀錄片也不是要討論宗教,「我只是想呈現柔弱生命的剛強,進而給人力量。」 \n 談起拍攝《秋香》的原因,吳乙峰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以前的自己完全不受約束,自以為傲,但07年因工作、友人與家人關係出現問題,引發重度憂鬱。後來才發現,與真正陪伴在身邊的人相處,與不好的自己和解,才是生命最重要的課題。 \n 後來,友人介紹他每周日去教會聽課。起初他總是「右耳聽、左耳出」,坐在教會最後一排,對牧師講道的內容不以為然。直到有一天,當牧師請內心有殘缺的人上前,聖靈將降臨撫慰時,他原本準備起身離去,沒想到「一股無名力量」讓他往前,跪在祈禱台上,他開始淚流不止。「當下我50年的人生歲月如跑馬燈一樣走過,那些傷害我的人與我傷害的人,全部出現,我才真的理解,有些事情不能嘴硬,更不用排斥,你無法解釋的時候,就沉靜的接受與相信吧!」 \n 拍攝秋香的過程,他更是如此,他把自己以往如鋼鐵刺蝟般的個性完全放軟,感受被攝者給他的感動。完成《秋香》,更彷如是吳乙峰對自己過去53年的人生做了一次巡禮與告解。 \n 「我的人生現在處在5局上半,曾幾在第4局的時候被雙殺,但我不能停止,我得要做點事。下一部作品,就是我的第一部劇情片,講述童年與人生。」

  • 最年輕共軍中將乙曉光 調總部領導

     消息指出,中共解放軍最年輕現役中將乙曉光已轉任總部領導,但具體職務尚未公布。解放軍總後勤部原參謀長劉錚升任副部長,躋身副大軍區級將領之列。 \n 大公網引述中共《解放軍報》報導指出,12月28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祝賀北斗二號衛星導航系統開通,中央軍委委員、總參謀長房峰輝一同考察。四總部、軍委辦等部門領導章沁生、乙曉光、吳昌德、劉錚、李安東等參加考察。 \n 報導指出,在各部門領導排序中,乙曉光排名位於副總參謀長章沁生之後,總政治部副主任吳昌德、總後勤部副部長劉錚、總裝備部科技委主任兼副部長李安東之前。這意味此前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的乙曉光已轉任總部領導。 \n 報導說,目前副總參謀長和總參謀長助理均比今年下半年職務調整前少一人。但《解放軍報》公開的消息中,並未透露乙曉光履新總部的具體職務。 \n 今年54歲的乙曉光出身軍人世家,曾是特級飛行員,今年7月晉升中將軍銜後,成為目前最年輕的現役中將。中共十八大上,乙曉光當選為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 \n 另據《解放軍報》發布消息稱,28日四總部在北京召開全軍軍事訓練動員表彰電視電話會議,副總參謀長孫建國主持會議,總政治部副主任吳昌德、總後勤部副部長劉錚等人參加會議。 \n 消息顯示,總後勤部原參謀長劉錚已升任副部長,躋身副大軍區級將領之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