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吳濁流的搜尋結果,共29

  • 吳濁流文學獎 何郁青奪雙首獎

    吳濁流文學獎 何郁青奪雙首獎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辦理的吳濁流文學獎,今年與新竹縣吳濁流文藝獎合併後,21日首度在吳濁流故居舉辦「吳濁流文學獎」頒獎典禮,在28位得獎人中,何郁青抱走短篇小說和現代詩「雙首獎」,成最大贏家。

  • 「吳濁流文學獎」何郁青抱走短篇小說、現代詩「雙首獎」

    「吳濁流文學獎」何郁青抱走短篇小說、現代詩「雙首獎」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辦理的吳濁流文學獎,今年與新竹縣吳濁流文藝獎合併後,21日首度在吳濁流故居舉辦「吳濁流文學獎」頒獎典禮,在28位得獎人中,何郁青抱走短篇小說和現代詩「雙首獎」,成為最大贏家。

  • 竹縣府鑿深井 護豆子埔溪魚群

    竹縣府鑿深井 護豆子埔溪魚群

     今年水情吃緊,貫穿新竹縣治區的豆子埔溪,上月中旬又發生魚群大量暴斃事件,縣府花4天打撈近2噸的死魚,採取鑿深井和開挖2個蓄水深槽的措施,提升豆子埔溪的水量,期達到護魚效果。

  • 新竹縣府鑿深井和挖蓄水深槽增豆子埔溪水量護魚

    新竹縣府鑿深井和挖蓄水深槽增豆子埔溪水量護魚

     今年水情吃緊,貫穿新竹縣治區的豆子埔溪,上月中旬又發生魚群大量暴斃事件,縣府花4天打撈近2噸的死魚,採取鑿深井和開挖2個蓄水深槽的措施,提升豆子埔溪的水量,期達到護魚效果。

  •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 回歸竹縣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 回歸竹縣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日前召開董事會,由新任董事長縣長楊文科主持,決定完成吳濁流先生之子吳萬鑫老師的遺願,把隸屬台北市教育局的「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引回家鄉,改隸新竹縣。 \n 會中同時決定,原由基金會辦理的「吳濁流文學獎」及新竹縣文化局舉辦19年的「吳濁流文藝獎」將合併,楊文科指示獎項名稱保留為「吳濁流文學獎」,並將提高獎金擴大辦理,以感念這位出身新竹縣的文學大師。 \n 新竹縣文化局表示,有「鐵血詩人」美名的吳濁流出身新竹縣新埔鎮,原為公學校教諭,後來投身文壇,《亞細亞的孤兒》更奠定他當代台灣文學巨擘地位,吳濁流的經典作品還包括《無花果》、《台灣連翹》等,並更創辦「台灣文藝」雜誌、「台灣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提攜文壇後進。 \n 楊文科昨感謝前縣長林光華提醒要協助「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回故鄉,以完成其後代的遺願,同時將資源整合,表彰推展吳濁流的創作精神,鼓勵在地文學發展,所以這次會議決定有多重的意義與價值。 \n 文化局長田昭容表示,今年將舉辦的「吳濁流文學獎」,初步規畫比賽作品類別有小說、散文、兒童文學、新詩等,此外還考慮研議增加客家元素的獎項,以凸顯吳濁流身為客家子弟在文學領域的地位。 \n 吳濁流的孫女吳杏村表示,很高興「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將回到自己的故鄉新竹縣,更欣慰縣長楊文科用心整合,並延續原有名稱「吳濁流文學獎」,相信因有楊縣長登高一呼,未來這項活動將會更具意義。

  •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回歸新竹縣擴辦文學獎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回歸新竹縣擴辦文學獎

    「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日前召開董事會,由新任董事長縣長楊文科主持,決定完成吳濁流先生之子吳萬鑫老師的遺願,把隸屬台北市教育局的「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引回家鄉,改隸新竹縣。 \n \n 會中同時決定,原由基金會辦理的「吳濁流文學獎」及新竹縣文化局舉辦19年的「吳濁流文藝獎」合併,楊文科指示獎項名稱保留為「吳濁流文學獎」,並將提高獎金擴大辦理,感念這位新竹縣的文學大師。 \n \n 楊文科感謝前縣長林光華提醒要協助「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回故鄉,以完成其後代的遺願,同時將資源整合,表彰推展吳濁流的創作精神,鼓勵在地文學發展,所以這次會議決定有多重的意義與價值。 \n \n 文化局長田昭容表示,今年將舉辦的「吳濁流文學獎」,初步規畫比賽作品類別有小說、散文、兒童文學、新詩等,此外還考慮研議增加客家元素的獎項,以凸顯吳濁流身為客家子弟在文學領域的地位。 \n \n 吳濁流的孫女吳杏村表示,很高興「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將回到自己的故鄉新竹縣,更欣慰縣長楊文科用心整合,延續原有名稱「吳濁流文學獎」,相信因有楊縣長登高一呼,未來這活動將更具意義。

  • 新竹縣退休校長吳聲淼 獲教育部社會教育貢獻獎

    新竹縣退休校長吳聲淼 獲教育部社會教育貢獻獎

    新竹縣峨眉國小退休校長吳聲淼,在家鄉新埔鎮巨埔里設立「吳校長科學農場」,透過推廣食農教育、生態導覽等親近土地的活動,讓小朋友了解在地生活與故事,獲得「108年教育部社會教育貢獻獎個人獎」,12月5日將到教育部授獎。 \n \n吳聲淼退休後擔任新竹縣兩河文化協會理事長,協助巨埔社區發展協會完成農村再生申請案,帶居民就近到吳濁流故居,讓大家認識這位台灣文學家,近期更發展水生植物園區,致力復育台灣萍蓬蓮,今年已成功復育10幾株。 \n \n吳聲淼得過教育部科學著作獎和優良教具創作獎,他利用資源回收的各種鋼材廢棄物設置水生植物觀賞台,以低碳、樂活、友善環境的設施,引導孩童透過實際參及體驗認識環境問題,省思人與生活環境的關係。 \n \n他對客家語言、文史研究工作不遺餘力,有20多本兒童文學創作,在興隆、六家及清水國小用客語教科學,有趣又有客語傳承意義,曾擔任教育部十二年國教客語課綱小組副召集人及教育部第5屆本土教育會委員。 \n \n縣長楊文科表示,吳聲淼校長已經退休了,但還是為社會教育帶來更大的助力,也協助發展社區營造,充分展現社會教育精神,令人敬佩。

  • 台灣人在大陸》在清華園分享台灣本土文學泰斗

    台灣人在大陸》在清華園分享台灣本土文學泰斗

    吳濁流先生,一個跨越日本殖民時期的台灣客籍作家,以特殊筆調對當時台灣政治抱持冷眼旁觀的心態,正直地寫下一生的所見所聞,影響後世甚深,堪稱為台灣本土文學泰斗。吳老一生著名的三部巨著:《亞細亞的孤兒》、《無花果》及《台灣連翹》,內容前後連貫,義理一脈相承。 \n其中,《台灣連翹》是他生前最後一部作品,原稿是以日文書寫,其一到八章描述的是日治時期;第九到十四章描述的是日本戰敗及國民黨接收台灣之間的見聞。筆者非常幸運,受學校文學社團賞識,分享一場文學饗宴,與會聽眾更是延伸探討到亞細亞的孤兒。 \n台灣連翹是常被拿來當樹籬用的植物,木本多年生,枝葉繁殖力甚強,可是一旦種作樹籬了,那就難逃一再被修剪,只能保持無個性的一定形狀的命運。吳濁流先生用這種植物,來隱喻台灣人近百年來的遭遇。《台灣連翹》一書可視為吳老自傳的生活局部敘事,文中以第一人稱觀點描述自己從日據台灣五年後的1900年在新竹新埔出生,到1940年代期間對台灣政治社會的所見所聞。日本人統治下的台灣農村,由於當時台灣人被視為「清國奴」的無奈,台灣人最後能和中國人殊途同歸? \n \n豈甘做賤民? \n被殖民的台灣人既然在武力上無法與日本對抗,因此都很怕日本人,尤其是日本警察、保正的壓迫。由於幾次的武裝反抗都歸於失敗,對政治社會的事件漠不關心,一切但求息事寧人,以免惹禍上身。這樣的殖民地性格,慢慢地烙印在台灣人的心裡深處。吳濁流先生以台灣連翹象徵台灣人的命運,台灣人不斷地遭受強權欺凌,就像無情的刀剪,台灣人只能在最低下最不起眼的地方,默默地伸展堅強的意志,顯現不屈的精神。 \n志為天下士,豈甘做賤民?此撼動人心的話足以代表所有台灣人民的心聲。 \n透過故事主角的一生,日本所有沉澱在清水下層的泥汙渣穢,毫不保留地被地揭露出來。不問日本人、台灣人、中國人,在各個階層都網羅在一起的敘述中,道盡了台灣人的無奈,亦將日治下台灣人的民族風格、身分的認同糾結,及這個總是如孤兒般擺盪於不同名號的政權。不能否認的是,吳濁流先生作品道盡當時台灣人對祖國的念想,與會聽眾心有戚戚焉。 \n一個世紀前,這一片亞細亞的土地上,正迷漫著一片被殖民的風潮。其中,有一個太平洋上的小島嶼,在祖國戰敗的無奈下,躋身進入殖民地的行列。與其他殖民地相同,她承受著帝國主義的強迫同化、無情的經濟剝削,及知識壓抑。 \n但最可悲的是,在度過五十個被殖民的年頭後,面臨的竟是祖國和殖民國家的殘酷戰爭,多少青年在殖民帝國的欺騙和強迫下,投入攻打祖國的行列。這塊島嶼上的子民,無一不承受著身分認同的糾結,如孤兒般擺盪於不同政權的悲慘命運。 \n \n亞細亞的孤兒 \n分享期間,有大陸朋友詢問倒是想了解亞細亞的孤兒,當他首次聽到《亞細亞的孤兒》,是朱延平執導電影《異域》的主題曲,一聽到「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的歌詞,就聯想到王傑的高亢嗓音,以為亞細亞的孤兒是在描述國共內戰後在滇緬邊境的國軍,沒想到是二次戰後的台灣人。試想:吳濁流作為一個當時社會人人敬重的知識分子,但對於自己的國家,表現了無比的無奈,對於日本人及周遭事物的處處忍讓,使自己的精神受到無比的壓迫。 \n在古老的中國裡,吳濁流先生想像的是那塊龐大的土地擁有七彩的寶塔、幽靜的庭園、豐饒的經典。多少動人的詩篇,多少淒美的故事,在那苦澀的土地上孕育過、釀造過。但無論這些是何等燦爛,畢竟已成一段惘然的歷史,誕生在台灣的書生,只由於一個腐朽的權力者為了疼惜自身的利益,而被迫接受制式的教育,且必須緬懷一個不曾觸探過的天地。 \n他們未能看到七彩的寶塔已經傾塌,幽靜的庭園已經損害,豐饒的經典已經泛黃。 \n他們仍然在風漬漫漶的文字裡,隨著權力者的引導,追索一個死透了的盛唐。吳濁流先生在文本裡便反映了這樣的心情:「台灣人的腦子裡,有自己的國家。那就是明、漢族之國,這就是台灣人的祖國。」這些話摻雜了吳老的悲痛,卻也是最真切的告白。尤甚,台灣人就在這種歷史無情的演變中,被動、無奈地成了亞細亞的孤兒。 \n \n後半生奉獻於文學 \n吳濁流先生似乎從來沒有自時局變化中得到過任何幻想,難怪他後半生幾乎都奉獻於文學,從某個意義上看,文學是一門憂鬱的學科,是人無法安住世上僅存的一點漂泊救贖。台灣人在日治時代對祖國充滿憧憬,日人離開台灣投入祖國懷抱後又瞬間幻滅,真是情何以堪。日人統治下的台灣人所長久等待的,竟然是如此殘暴汙穢不堪的外省與半山政權。 \n匯報完後,與聽眾熱烈討論,與會老師補充分享一段歷史事實:日本殖民時期的台灣人,雖然並沒有參與到辛亥革命、對日抗戰及中共建政,但從吳濁流先生的文學作品中,還是顯示出當時被殖民的台灣人,仍有與中國人休戚與共的意願和共同命運。是以,另一位文學老師給有致力於文學研究者一個適當的建言:文學確實是一門憂鬱的學科,但能享受痛苦的過程,也是文學最核心的魅力。 \n(林士清/北京清華大學博士生) \n

  • 告別的禮物!顧德莎榮獲吳濁流文學獎

    告別的禮物!顧德莎榮獲吳濁流文學獎

     嘉義作家顧德莎癌逝,20日嘉義市立殯儀館舉辦告別式,她的作品《驟雨之島》榮獲2019年吳濁流文學獎小說類佳作,主辦單位提前送達獎牌及獎金,告慰顧德莎在天之靈,家屬說,這是給顧德莎最好的告別禮物,有感應到她的開心。 \n \n 顧德莎生長於嘉義市,抗癌10年間陸續寫出《時間密碼》、《驟雨之島》、《我佇黃昏的水邊等你》、《說吧.記憶》等書,更致力推動台語文學,創作台語詩,今年2月催生了《幼穎兒童臺語文學》。 \n \n 顧德莎的妹妹顧芯榆說,姊姊在最後一段路,用意志力撐著病弱的身體,寫書、推動台語詩文,原本20日在台北有新書《說吧.記憶》分享會,變成了告別式,《驟雨之島》獲得今年吳濁流文學獎小說類佳作,原訂7月頒獎,感謝主辦單位特別提前送達獎牌及獎金,告慰二姊在天之靈,是最好告別禮物。 \n \n 顧德莎在《說吧.記憶》寫家族故事,也是60年代庶民生活的縮影,紀錄嘉義市的城市人文風貌,她生於本省籍家庭,生父亡故,母親再嫁外省軍人,繼父視她們姊妹如己出,她在眷村長大,嫻熟國語,晚年專心研究及創作台語文學。 \n \n 顧芯榆說,19日全家人吃「團圓飯」,都是她愛吃的菜,有起司蛋糕、小為師傅做的香煎牛排,感應到她很開心,二姊用最後的時光一一完成她的夢想,家人希望延續她繼續推展幼穎兒童臺語文學的心願。

  • 吳濁流文藝獎 表揚12文壇新秀

    吳濁流文藝獎 表揚12文壇新秀

     新竹縣吳濁流文藝獎今年已邁入第17屆,以關懷台灣、關心在地為徵稿主軸,多年來培育不少優秀文壇新星,今年以現代詩與短篇小說為比賽項目,共收75件作品,相較上一屆新詩收件破百,這次僅50幾件,推測恐與其他文學獎撞期有關。 \n 新竹縣政府舉辦的吳濁流文藝獎已有17年歷史,數屆文藝獎頒獎典禮也回到吳濁流故居辦理,縣府對吳濁流家族的支持表達感謝。 \n 今年吳濁流文藝獎以現代詩與短篇小說為徵稿項目,共計收到現代詩53首、短篇小說22篇,相較上一次現代詩徵稿有破百的數量,本屆收件僅約一半,短篇小說也較前一次少了10幾篇投稿量,據投稿民眾表示,可能與現在文學獎氾濫有關,加上徵件時與其他文學獎撞期,恐影響投稿意願。 \n 本次吳濁流文藝獎共頒出12座獎牌,現代詩前3名與佳作3名,短篇小說則是首獎從缺,從第2名至佳作共選出6篇優秀作品。評審之一吳鈞堯解釋,這次短篇小說由於評審無共識,彼此無法說服對方,於是從缺,但仍肯定吳濁流文藝獎點燃創作者的熱情。 \n 吳濁流長孫吳治平表示非常感謝縣府辦理文藝獎項,讓愛好創作的文壇新秀有發表的園地,文學創作能提升心靈,希望透過文藝獎項激勵創作者的創作動力。

  • 吳濁流故居 傳承客家文化種子

    吳濁流故居 傳承客家文化種子

     文學家吳濁流故居位在新竹縣新埔鎮,2009年登錄為歷史建築,該處是傳統三合院建築,因損害嚴重,新竹縣政府耗資近3500萬元修復,保留客家傳統建築,並搭配鎮公所「3街6巷9宗祠」計畫,如今成為當地文化漫遊景點之一。 \n 新竹縣府文化局2001年尋覓適合的縣文學館,選址評估計畫時看中了位在新埔鎮的吳濁流故居,希望發展成縣內的文學基地,卻發現該建物牆身、屋頂、門窗和天花板等都有損壞、龜裂、變形、風化及木構件腐朽及蟲害等問題,於是在2007年進行緊急搶修工程。 \n 吳濁流故居因具有文化資產跟吳濁流文學貢獻的雙重意涵,文化局2009年時徵得吳濁流家族同意,將吳濁流故居登錄為歷史建築,後續執行3期的維修計畫,將吳濁流故居從正堂到廣場全面翻修整理。 \n 文化局表示,3期維修計畫從2009年起至2016年,費時7年全數完成,共計耗資近3500萬元。第1期工程維修正堂跟橫屋,第2期維修左二橫屋與全區再利用設計,第3期則是整修前方廣場及廁所。 \n 整建完的吳濁流故居目前由吳家人管理,平日開放遊客自由參觀。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每年舉辦徵文比賽後,在故居舉辦頒獎典禮,象徵著延續文學創作精神,而財團法人新竹縣文化基金會每年也會辦理吳濁流文藝營,傳承著文化的種子。 \n 為了配合新埔鎮公所「3街6巷9宗祠」計畫,吳濁流故居保留客家傳統建築,以文學為主題,串聯宗祠博物館與客家建築特徵,在鎮內不同意涵的9大宗祠中,以生活博物館的角度開放讓民眾親近。

  • 紀念吳濁流 文藝營、文學獎頒獎22日同登場

    紀念吳濁流 文藝營、文學獎頒獎22日同登場

    為紀念已故客籍文學巨擘吳濁流,新竹縣連續17年舉辦吳濁流文藝營,22日在文藝始業式中,也同時舉辦文學獎頒獎典禮,客委會主委李永得出席活動,肯定吳濁流對台灣的貢獻,期望繼續培育文學種子。 \n \n 由財團法人新竹縣文化基金會舉辦的「文學拾趣─第17屆吳濁流文藝營」22日在小叮噹科學遊樂區登場,李永得出席時表示,吳濁流是他的啟蒙老師,在國小時就讀其作品,深受其中的台灣精神感動,他也表示,不少台灣文學界的重要人物,都曾獲吳濁流文學獎肯定,也是難得的殊榮。 \n \n 22日在營隊開幕式中,也同步舉辦第48屆吳濁流文學獎頒獎典禮,這項獎項也由吳濁流的孫女吳杏村繼承其祖父志願,期望提攜更多作家,今年小說正獎賴香吟〈文青之死〉、新詩正獎則為靈歌以〈遠山〉等10首作品獲得、新詩佳作則由林盛彬以〈陰影傾覆的聲音〉等10首作品抱回。 \n \n 今年營隊共分為社會組、學生組,邀請作家徐禮集、吳鈞堯、陳素宜、馬筱鳳、葉國居、藝術郭芸均,及繪本畫家童嘉、布板戲劇團團長柳芬玲、作家陳素宜、美術林保聖、武術陳奕宏及竹風山水工作室,分別擔任兩組講師,學生組課程多元,也包含創意繪本、武術、工藝等。 \n \n 為了延伸吳濁流對於文學的熱愛,以及延續其精神,吳濁流文藝營也免費提供低收入戶學生參加,期望文學不分經濟條件、資源共享,自22日起至25日止共分兩梯次舉辦。新竹縣文化局長張宜真、前縣長林光華、湖口鄉長林志華等人也出席開幕式。

  • 品味文學也可用吃的 台東飯店推文學美宴

    品味文學也可用吃的 台東飯店推文學美宴

    台東GAYA飯店推出「與吳濁流一起用餐」文學美食宴,台灣作家吳濁流小說「亞細亞的孤兒」書中的食物重新端上桌, 透過味蕾,咀嚼文學家在小說中提到的美味,猶如走過小說裡的歷史情節,跟小說中的主角一起用餐。 \n \n 「亞細亞的孤兒」是台灣作家吳濁流的半自傳小說,故事的年代是日本統治台灣時期,書中對當時的台灣和吳濁流個人,都有深刻的描繪。 \n \n 小說中,擔任教職的胡太明愛上日本女老師久子,農歷正月,他跟久子受邀用餐,席間一碗清燉雞,久子看到整隻雞,輕輕地說了聲「野蠻」,沾上一口後卻欲罷不能,一口接一口,GAYA飯店中餐主廚柯俊隆重現這道「客家燜雞」。 \n \n 另外還有八寶菜、冬菜鴨、苦茶油花生、薑絲大腸、日式烏龍麵等菜色,也都是小說中提到的食物,其間又特別採用西班牙伊比利豬,向那個私宰豬隻,眾人低調分食,以滿足身心之欲的物資匱乏、戰亂時代主角致敬。 \n \n  台東GAYA飯店表示,透過美食的介紹,可以增加對名人的了解,同時也增加對一個時代的了解,該飯店致力於推廣文化,端出跨時代歷史套餐,由於吳濁流是新竹客家人,菜色也以客家菜元素居多。

  • 偏鄉學校打團體戰 西湖全聯盟藝展登場

    西湖鄉內國中、小學因偏鄉學童人數較少,連續5年共同以「全聯盟藝創聯展」方式展出學生的創作成果,即日起到7月2日在西湖吳濁流藝文館展出,有別以往年多在暑假期間開展,今年公所與校方配合,提前在學期中就開始,讓學童及家長都可以利用課餘時間互相交流分享。 \n \n 參與全聯盟的西湖國中、西湖國小、僑文國小、五湖國小等4校自5年前開始結盟,各校改以合縱連橫的團體戰,藉由藝文特色教學通力合作,發展西湖學子的特色,舉凡陶藝、版畫、校園彩繪等都難不倒偏鄉孩童。 \n \n 西湖代理鄉長潘志明指出,比起其他鄉鎮,西湖在硬體設備上確實較弱勢,不過也因此讓軟實力更堅強,4校學生數雖僅百餘人,但是創作能量讓人不容小覷,也將邀請鄉內幼兒園大班小朋友戶外教學,提前認識藝文成果。 \n \n 西湖國中以視覺藝術為主,包含校園彩繪、油畫、陶藝創作及禪繞畫等;僑文國小從校本課程紮根美感教育,融合彩繪與陶藝;西湖國小培養學生從生活中尋找靈感,描述假日與家人到海邊遊玩的情景,與利用簡單的靜物作為模板,讓小朋友探索自己無限可能的想像空間。 \n \n 五湖國小則以線畫為主軸,由低年級的學生創作單色線畫;中年級手提袋彩繪圖案設計及彩色線畫;高年級則一同合作完成五湖村社區地圖等作品。 \n \n 西湖國中校長邱世允指出,吳濁流藝文館這個平台讓學生學習的成品可以展現給鄉親、家長及老師欣賞,未來會讓社區藝文等活動更為密切連結。

  • 閱讀時光Ⅱ-書中人躍上螢幕

    閱讀時光Ⅱ-書中人躍上螢幕

     從吳濁流《先生媽》、王禎和《玫瑰玫瑰我愛你》到王定國《妖精》、李維菁《生活是甜蜜》,文化部推出的《閱讀時光Ⅱ》改編這4部涵蓋日本時代、戰後與當代等不同時代背景的作品,分別由李志薔、洪于茹、溫知儀、謝定瑜接下導演重任,昨(8月31日)發表預告片,預計2017年上半年正式播映。 \n 相較於2015年的《閱讀時光》挑選10部作品各改編為20分鐘戲劇,這次每部片長75分鐘,更完整呈現原著。4片風格迥異,《玫瑰玫瑰我愛你》以詼諧戲謔手法描繪美軍駐台時期的民間生活,充滿現實諷諭,片中謝祖武、蔡振南、謝麗金的喜劇表演,打造全片熱鬧趣味的氛圍。 \n 刻畫女人心 內斂細緻 \n 短篇小說〈妖精〉出自《誰在暗中眨眼睛》小說集,描繪中年夫妻婚姻中的暗礁,筆調內斂但情感暗潮洶湧,充滿張力。接演女主角的姚坤君以「嫉妒」解讀貫穿全作的心理主軸,笑稱:「感謝老天我有嫉妒的本能,可以順利演出。」 \n 去年甫出版的《生活是甜蜜》由擅長刻畫都會女性的楊謹華,詮釋小說中投身藝術圈、在愛情中挫折成長的女主角,她表示拍攝時導演給他們許多即興表演的空間,「每一天都很刺激。」 \n 《先生媽》甫開拍,資深演員梅芳「眾望所歸」演出片中醫生的母親。原著描寫日本時代一個響應「皇民化」、崇仰日本文化的醫生與母親之間的衝突,梅芳表示她對所演的角色深具親切感,「因為我父親也在日本時代堅持不改為日本姓名,我希望能把這股台灣人的精神詮釋出來。」 \n 玫瑰先生媽 溫馨有情 \n 王禎和夫人林碧燕昨出席發表會,她回憶王禎和就像他筆下小說一樣幽默,「晚餐時總會把今天遇到的笑話拿出來講。」這也是《玫瑰玫瑰我愛你》繼1985年王禎和親自編劇、被拍成電影後,再度搬上螢幕,她表示看完預告,「感覺還不過癮,很想看下去。」 \n 吳濁流孫女吳杏村幼時三代同堂,與祖父吳濁流相處生活近15年,她回憶年輕時常幫祖父創辦的《文藝雜誌》裝袋寄送,但不了解雜誌內容,「長大後才知道這是他的春秋大業。希望藉由這次影視改編,讓年輕觀眾體會祖父筆下所描繪,日本時代台灣人的內心衝突、與想要突破那種壓力的苦楚。」

  • 地方掃描-西湖國中小全聯盟藝展 吳濁流展出

    苗栗:西湖鄉內的國中小學5年前首創「全聯盟」形式,以創新合作模式整合藝文深耕計畫及一校一藝團,每年暑假選在吳濁流藝文館展出學生的創意作品,展期至8月28日止,歡迎鄉民蒞賞。

  • 地方掃描-吳濁流文藝獎頒獎 詩歌表演

    竹縣:2015年新竹縣吳濁流文藝獎26日上午在新埔鎮吳濁流故居舉辦頒獎典禮,除了邀集今年度的文藝獎得獎者外,在地的巨埔社區發展協會擔任開場表演,為延續吳濁流的精神,將其採茶相關的詩改編為歌曲演出,也請到吳濁流的宗親子弟演出琵琶獨奏,以音樂與文學地景相互輝映。

  • 經費不足 吳濁流文藝獎金縮水

    經費不足 吳濁流文藝獎金縮水

     新竹縣吳濁流文藝獎因經費問題「縮水」,今年僅徵選散文類,廿四日在新埔鎮吳濁流故居舉行頒獎典禮,曾獲優秀青年詩人的張英珉以《逐蟻記》奪首獎。文化局長蔡榮光希望明年有企業支持擴大舉辦,傳承吳濁流堅持台灣文學的精神。 \n 吳濁流在民國五十三年,以十萬元退休金成立「台灣文學獎」,十二年前改成吳濁流文藝獎,每年徵選小說、散文或新詩其中兩類,鼓勵年輕作家創作,國內不少知名作家都曾獲該獎。 \n 受到各文教基金會以高額獎金徵選文學作品的影響,有近五十年歷史的吳濁流獎似光環漸失,縣府去年編八十萬元,徵選兩類創作,今年只剩五十萬元,只能徵選散文類,讓藝文人士多少有一年不如一年的感嘆。 \n 文化局長蔡榮光對經費問題頗感無奈,指吳濁流是台灣意識的啟蒙者,吳的故居絕對能打造成文學館,縣府已積極爭取奇美董事長許文龍支持,希望明年能擴大舉辦,除散文、小說及新詩外,也能增加兒童文學及在地關懷的特別獎。 \n 「原來紅火蟻這麼厲害!」獲得首獎的張英珉說,有天在桃園家裡的農田翻一塊塑膠板時,雙手被螞蟻咬傷紅腫,竟然痛了一星期,後來才知是紅火蟻,把它寫成《逐蟻記》散文,讓更多人感受到他所經驗過的事。

  • 三少四壯集-戴國煇與《亞細亞孤兒》

     舊書背後都有故事,這本《亞細亞孤兒》除了黃枝連與戴國煇的友誼外,更重要的是戴氏對吳濁流的深入探討。 \n 2011年12月,第六屆香港國際古書展前夕,央請愛書達人林冠中,陪我逛港島的二手書書店。沒想到在有三十三年歷史、貓咪成群、北角英皇中心地庫的森記書局,淘到吳濁流著、戴國煇解說、東京新人物往來社、1973年5月25日出版《亞細亞孤兒》。翻開書上蝴蝶頁、右側有三行字:「黃枝連 1973年7月20日 東京(戴國煇兄代售)」。僅港幣十八元,真是喜出望外,忍到今日才公告。 \n 巧的是,隔日上午碰到文學史料達人盧瑋鑾教授,承她告訴我:黃枝連教授是她在新亞書院的同學,後來成為社會學家。囑咐我一定要把書中的「讀者意見卡」保留,多年來的細心,始終如一。它所蘊藏的故事,比起當天下午開幕的國際古書展,動輒四位數以上的售價,不啻是兩個世界。 \n 1976年11月15日,戴國煇在吳濁流逝世後一個月多,在《京都新聞》發表〈悼老詩人〉。追思吳濁流除了寫小說外,是一位擅於作漢詩的風雅人,藉以和日據時代、國民黨政府、外省人,作為交流感情的媒介。彼時正是三輪前的龍年,而今戴國煇也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文章以詩結尾: \n 民族正氣,永垂不朽。 \n 鐵詩鋼文,千流萬芳。 \n 合掌。 \n 真是有情誼,顯出戴氏真摰、浪漫的一面。 \n 更精彩的是,附在本書後面的解說:〈殖民地體制與「知識份子」──吳濁流的世界。藉由一位「不是口頭裝樣子的反日派,也不是單純的哈歐派」的友人X君,從軍隊生活,描述同輩「安徽魯迅」的K君、東北人的F君、湖南的Y君、前輩的K君等,和而不同的人生境遇;進一步引出上一輩洪棄生、佐藤春夫、謝文達(台灣人第一位飛行員);還有游彌堅、黃朝琴、黃國書、翁鈐、連震東、李萬居等半山派;以及抗日勝利後,從北京回來的洪炎秋、宋斐如等知識份子,在1945年前後不同的際遇。希望X君從單槍匹馬的抗日運動鬥士張深切身上,吸取左翼抗日運動的指導者,而後漸漸脫離到與汪精衛政權有關的彭華英夫婦的經驗,作為歷史的教訓。 \n 戴氏以此鋪陳吳濁流是台灣作家中,從戰前到本書出版為止,唯一不曾中止創作活動的人。做為作家主體的吳濁流,雖然在不利於創作的政治情況下,能夠一人精力充沛繼續工作,是因為他凝視政治、社會及其歷史的眼光與態度的正確性。由此推崇《亞細亞孤兒》:「對日本的讀者諸賢,我希望各位把吳濁流先生的作品當作確立亞洲真正的和平,與創出中日兩民族應有的新善鄰友好關係的食糧,並做為理解殖民地體制傷痕之啟蒙書來讀。」誠哉斯言!本文雖然不是嚴謹的論文,但是筆下的感情,深深打動我的心。 \n 舊書背後都有故事,大部份斷了線索,像本書這樣,除了黃枝連與戴國煇的友誼外,更重要的是戴氏對吳濁流的深入探討。他畢生蒐藏的「梅苑文庫」近六萬冊圖書,以及戴夫人等歷經十年編譯的《全集》,已經為我們留下豐富的成果。海天寥廓立多時,十年之後當思「他」。

  • 新竹鐵血詩人吳濁流 著亞細亞孤兒

    新竹鐵血詩人吳濁流 著亞細亞孤兒

     新埔往龍潭的新龍路,轉進鄉間小路,在青山與稻田之間,有棟剛整修的三合院建築「至德堂」,是台灣文學史上被譽為「鐵血詩人」的吳濁流故居。 \n 「吳濁流本名建田,我這輩的人都叫他田叔公!」七十三歲的故居管理人兼導覽員吳載堯(上圖,羅浚濱攝)說,吳濁流一九○○年在大茅埔老宅出生,十一歲才念書,師範學校畢業回照門分校場(照門國小)任教,在故居度過年輕歲月,也奠定文學的涵養。 \n 國文老師退休的吳載堯說,印象最深的是,叔公在家只講客語,從不說日本話,每當夕陽西下,喜歡在田野散步,用客語吟誦詩章,作詩明志,一生創作二千多首舊體詩。 \n 吳載堯說,叔公創作廿多部小說以《亞細亞的孤兒》最聞名,手稿怕遭日本人查獲,帶回老宅藏放,老宅旁種的無花果樹、池塘邊的台灣黃藤枝等場景,都在小說出現,男主角喜歡邊吃花生邊談論時事,更是他的生活寫照。 \n 吳濁流創辦《台灣文藝》,連載《無花果》及《台灣連翹》小說,是第一份歷經五○年代白色恐怖後,公開談論二二八事件的雜誌,設立「吳濁流文學獎」和「吳濁流新詩獎」仍持續舉辦至今。 \n 文史工作者為彰顯吳濁流在台灣文學史上的地位,催生修復吳濁流故居,經客委會和縣府補助二千萬元,至德堂三合院第一期工程在去年六月間完成,至於左、右橫屋目前仍在修建,吳載堯希望未來成立「吳濁流紀念館」,結合社區發展鄉土文學,完成叔公的心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