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呂太郎的搜尋結果,共50

  • 林騰鷂》司法大崩壞的罪魁禍首

    林騰鷂》司法大崩壞的罪魁禍首

    司法院、法務部18日公布調查報告,認定40名現、退職官員與富商翁茂鍾有不當往來。又據鏡週刊追查發現,翁茂鍾的27本筆記,詳述與其往來的司法官、警、調及公務員竟逾200餘人,上自前大法官、法院院長、檢察長,下至經辦法官、調查首長或高階警官,涉案層面極其深廣,此對蔡英文所說要推動的司法改革,無疑打了一記沉重耳光! \n \n司法改革在蔡英文總統第一任內,已是民眾極其失望的施政項目,而在蔡總統第2任將滿1年時,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更於11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呼籲蔡總統切實盤點司改決議落實狀況,特別是刑訴鑑定制度的改革,該聯盟認為鑑定錯誤是司法製造冤案最常見原因,但近4年來仍未能改革,以致冤案發生機率不能降低。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蔡英文全面執政下的法務部,仍被批有假研議、真擋修刑訴鑑定制度的動作。 \n \n不只司法改革假動作、推拖拉!蔡英文對司法尊嚴與公信力之打擊,更是罄竹難書。其中,最明顯的是公然侮辱、叫罵呂太郎大法官。前大法官許玉秀去年7月14日發表〈裝睡的人叫不醒〉一文中,明白指出:「所有的人共同的指認,就是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總統的語氣和態度是生氣很兇的。這些都有文字證據可以出示」。 \n \n蔡英文對媒體所指喝斥大法官呂太郎一事,雖在去年7月7日表示,「當場並沒有外界所謂的斥責,該有的尊重與禮貌都有」。不過,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林永頌同月10日發表〈還原總統府現場 那天我回家跟太太說「今天蔡總統好兇」〉,表示蔡總統事後圓謊,說自己很禮貌很尊重,有失元首誠信,希望她誠實面對。 \n \n針對蔡英文此一有辱司法尊嚴,有損司法獨立形象事件,筆者在去年也分別寫了多篇文章加以評論,並在立法院全院公聽會上公開要求蔡英文自清,若確實有喝斥大法官呂太郎情事,應引咎辭職,但蔡英文至今採取不澄清、不提告、不引咎辭職的三不政策,讓司法尊嚴持續受害、司法獨立形象嚴重虧損。 \n \n此外,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違反民進黨黨綱行動綱領第28條,建立陪審制度之明文規定,放任民進黨立院黨團強行在立法院通過參審制,嚴重背離民調所顯示,高達82%民眾認為,台灣司法改革應採陪審制的民意,重傷人民的司法主權。 \n \n最近,蔡總統特任自己表姊夫吳明鴻為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更是對司法公正性的重大戕害。這種對掌管「民告官」行政訴訟終審法院院長的親私安排,將會加深「行政法院是人民敗訴法院」的疑慮,且被資深法界人士形容是一場「司法浩劫」。筆者認為,其罪魁禍首正是蔡英文! \n \n(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 前公懲會委員長告司法院院長 高院要求北院再開庭調查

    前公懲會委員長告司法院院長 高院要求北院再開庭調查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提自訴,控告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大法官呂太郎及政風室主任沈明倫誣告,台北地方法院裁定駁回,石提抗告後,台灣高等法院認為,北院未開庭訊問也無調查,逕自駁回自訴案違背法定程序,撤銷發回北院。 \n石木欽提自訴指控許宗力等人意圖使他受懲戒處分,在本案調查報告為不實登載,並送交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使人審會決議將自訴人移送監察院,石木欽指許等人涉犯公務員登載不實及誣告罪,但遭北院裁定駁回自訴。 \n高院認為,北院收案後,未曾開庭訊問石木欽,遍閱全卷也無任何調查之紀錄,即本案調查報告內容逕認許宗力及呂太郎等人犯罪嫌疑不足,北院未已踐行必要之訊問及調查程序,而未賦予石木欽說明及補正之機會,所為裁定於法未合,無從維持。

  • 石木欽告司法院長、大法官誣告 北院駁回

    石木欽告司法院長、大法官誣告 北院駁回

    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前委員長石木欽,不滿司法院指他違反法官倫理,還將他移送監察院審議,怒提刑事自訴司法院長許宗力、前秘書長呂太郎及政風處長沈明倫誣告、偽造文書。台北地院認為司法院是根據客觀事證提出合理質疑,且移送監察院是人審會投票決議,許等3人無權支配,故裁定駁回,可抗告。 \n \n石木欽自訴指出,2014年7月至2018年6月間,一直有署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法官們」的匿名檢舉信指控他違反法官風紀,檢方受理後均以查無不法簽結,司法院2019年8月29日受理後,於9月17日召開人審會。 \n \n石木欽指控,許宗力、呂太郎、沈明倫明知他並未提供佳和集團董事長翁茂鍾涉訟案法律意見,也無不當飲宴、往來,卻在人審會作成決議前,將調查報告洩露給特定媒體,詆毀他名譽,再將報告送人審會審議,於會中誣指他違反法官風紀,使人審會決議移送監察院審查,意圖使他受懲戒,涉犯誣告、偽造文書罪。 \n \n北院裁定指出,台北地檢署接獲檢舉後,雖以未發現犯罪簽結,但報告書具記載,石木欽接受翁某不當飲宴招待,與翁某及其律師一同不當飲宴,與翁某在最高法院不當接觸,於應華案更一審審理期間與翁某不當接觸,數次不當買進翁某公司的股票,在前法官胡景彬貪汙案審理期間與胡不當接觸,再函轉司法院研處。 \n \n司法院政風處比對檢方報告及檢舉信後展開調查,調查報告綜合各觀事證並提出合理推論及質疑,認定石木欽確有違反風紀行為,顯然不是憑空捏造,既無誣告惡意,也不構成偽造文書。 \n \n裁定並指,司法院如認為法官應府懲戒,除依法官評鑑規定辦理外,應給予法官陳述機會,經人審會投票決議後移送監察院審查,由監察院彈劾後移送職務法庭審理,顯見人審會並無刑事偵查追訴、處罰犯罪或行政懲戒職權,3人無權支配人審會或移送監察院,因此不構成誣告。

  • 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中時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指出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談事情,踰越總統憲政分際,必將產生無窮的後遺症。而前大法官許玉秀在7月14日在風傳媒發表〈裝睡的人叫不醒〉一文中,更明白表示:「所有的人共同的指認,就是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總統的語氣和態度是生氣很凶的。這些都有文字證據可以出示。」 \n 「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罵了40分鐘」,對司法形象之損害,何其嚴重,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及其他的大法官還能裝聾作啞嗎?特別是呂太郎在事件喧騰數日之後,仍然聲稱「到場後也沒聽到總統喝斥、訓斥、訓誡任何人,如果要他勉強說明總統態度,是要求各行政部門多聽民意,能溝通的盡量溝通,如此而已!」此一說辭與前大法官許玉秀上文的表示,大相逕庭。 \n 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是以,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總統罵得很慘,大法官身分遭到辱沒,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就應有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之適用。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大法官是否被罵很慘,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 \n 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 \n 對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喝斥一事,就有基層法官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對此,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呂太郎及其他大法官,若再沒有反省回應,有法而不遵循,也沒有任何自律作為的話,則司法能有公信力嗎?他們能承擔司法公信力日益蕩然的歷史罪責嗎? \n 而蔡英文總統也應立即親自說明,是否有前大法官許玉秀所言「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如果沒有,則應向法院提告前大法官許玉秀誹謗;如果有,則應向人民道歉,免得讓已經不堪的司法形象破滅。(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 曾任發言人 呂太郎被酸最差示範

    曾任發言人 呂太郎被酸最差示範

     曾任司法院祕書長兼任發言人的大法官呂太郎,上周解釋他去總統官邸「心中無鬼,何懼之有?」但法界狠酸說他是發言人的最差示範,難怪司改政策總說不清楚,呂的發言屢屢「甩鍋」,讓人民對司法公信力失去信賴。 \n 呂太郎在被爆料曾「應召」進總統官邸後,於法官論壇解釋為何要去見總統,但他的說詞反而成為許多法官們調侃的重點。 \n 就有法界人士戲稱,未來法官言行遭民眾檢舉,都可以引用他的說詞來答辯,例如被投訴開庭態度不佳,法官可以回稱,沒有對任何人喝斥,只是「要求」律師或當事人要多善盡職責、注意態度而已。 \n 或是,法官去了不該出現的場所,或提供不適當人士法律意見,可辯解「心坦蕩蕩,我行方正正」且在法官到場前,現場討論的過程都不知曉,是以友人的立場,在公開場合說明「過去」經辦的案件,不是對現在或是未來案件表達看法,不涉法官審判獨立。 \n 更有人把當年司改國是會議,將終審法官的任命權由總統圈選一事,再拿出來譏諷,指這項爭議後來呂太郎跳出來承認,對外發言聲稱是自己決定,與司法院長及總統無關,相當「勇於任事」、承擔一切質疑聲浪,是司法界「優秀人才」。 \n 法界狠酸,若司法院對外發聲管道,還是像呂太郎一般官僚發言,自我感覺良好,恐怕司法信賴及司改滿意度,只會溜滑梯往下掉。

  • 林騰鷂》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林騰鷂》許宗力不能再靜悄悄

    中時社論〈大法官的司法杜鵑窩〉,指出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之召來談事情,踰越總統憲政分際,必將產生無窮的後遺症。而前大法官許玉秀在7月14日在風傳媒發表〈裝睡的人叫不醒〉一文中,更明白表示:「所有的人共同的指認,就是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總統的語氣和態度是生氣很凶的。這些都有文字證據可以出示。」 \n 「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罵了40分鐘」,對司法形象之損害,何其嚴重,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及其他的大法官還能裝聾作啞嗎?特別是呂太郎在事件喧騰數日之後,仍然聲稱「到場後也沒聽到總統喝斥、訓斥、訓誡任何人,如果要他勉強說明總統態度,是要求各行政部門多聽民意,能溝通的盡量溝通,如此而已!」此一說辭與前大法官許玉秀上文的表示,大相逕庭。 \n 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是以,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總統罵得很慘,大法官身分遭到辱沒,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就應有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之適用。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大法官是否被罵得很慘,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 \n 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 \n 對呂太郎大法官赴官邸被喝斥一事,就有基層法官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對此,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呂太郎及其他大法官,若再沒有反省回應,有法而不遵循,也沒有任何自律作為的話,則司法能有公信力嗎?他們能承擔司法公信力日益蕩然的歷史罪責嗎? \n 而蔡英文總統也應立即親自說明,是否有前大法官許玉秀所言「呂太郎大法官被罵得很慘,被一直罵一直罵罵了40分鐘」,如果沒有,則應向法院提告前大法官許玉秀誹謗;如果有,則應向人民道歉,免得讓已經不堪的司法形象破滅。 \n \n(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n \n \n \n \n

  • 憲法守護神 淪司改應召郎

    憲法守護神 淪司改應召郎

     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在媒體投書〈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表示蔡英文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等團體會面時,責罵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並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嚴厲地喝斥一頓。 \n 對此指控,蔡英文總統澄清說,對大法官應有的尊重及禮貌都有。總統府也發新聞稿,說明因部分團體與司法院溝通上的問題,總統邀請前後兩任祕書長前來,強調「總統關心司法院與民團溝通狀況,無關司法上個案,也無關大法官權責。」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避遁之辭,恰好證明蔡總統確有召喚呂太郎,而呂太郎也確有應召之事實。 \n 應召的呂太郎雖表示,今年3月27日總統接見民間司改會等團體,他是以前任祕書長的立場,說明「過去」經辦的事實,不是對現在或未來政策表達看法,並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但「法官論壇」並不買帳,以〈呂太郎大法官,自請下台吧〉發文指摘,基層法官也回應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 \n 說實在的,蔡總統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開會時,要求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與會,就已玷汙了司法,而她還命林輝煌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很嚴厲地把呂太郎喝斥一頓,更是荒謬絕倫。這也難怪許玉秀要質問,「呂太郎置他現在的大法官同僚於何地?置中華民國大法官史上的任何一位大法官於何地?置全國聲嘶力竭捍衛獨立的法官們於何地?」 \n 大法官是《法官法》第2條所稱之法官,依同法第23條第1項訂定之《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否則,即應依此辦法第7條規定,由其他大法官組成大法官自律會議審議之。 \n 筆者認為,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是否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 畏懼當權者 國民黨要呂太郎下台

    畏懼當權者 國民黨要呂太郎下台

     蔡英文總統接見司改公民團體時,召來前司法院祕書長、大法官呂太郎進入官邸,引發爭議。國民黨昨批評總統嚴重逾越憲政分際,把大法官隨傳隨到訓斥,「權力無比膨脹,遠遠超過美國總統川普」,行政權凌駕司法權,司法獨立的公信力蕩然無存,國民黨強烈要求蔡總統應鄭重道歉,呂太郎已失大法官風骨也應下台。 \n 逾越憲政分際 總統應道歉 \n 國民黨昨開記者會,考紀會主委葉慶元葉慶元說,司法權與行政權相互監督,大法官不是總統部屬。蔡英文總統以呂太郎大法官曾任司法院祕書長為由,直接召喚呂太郎到場,當公民團體面前斥責,嚴重侵害司法獨立,目睹此景的公民團體還能相信司法獨立? \n 他說,就算呂太郎當時仍是司法院祕書長,總統也不應越過司法院長,直接召喚甚至斥責。目前大法官包括許宗力、吳陳鐶、張瓊文、蔡宗珍及黃昭元等人都曾擔任其他政務職,依蔡總統邏輯,總統可隨時召喚再針對之前政務當眾斥責,大法官哪有崇高性及獨立性? \n 文傳會副主委王鴻薇表示,大法官職權之一就是提案彈劾正副總統,若大法官可以像計程車,被總統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隨時隨地約詢或痛斥,大法官能執行彈劾權?前總統馬英九當年與前檢察總長黃世銘見面,就王金平涉關說討論,被綠營批評是干預司法,如今換成蔡英文,就變成是禮貌傾聽民意,根本就是雙重標準。 \n 院際協調 應該找司法院長 \n 文傳會主委王育敏也說,司法院長及大法官們至今不敢對此事表達意見,呂太郎身為大法官,本應超然獨立行使職權,卻被總統隨傳隨到,對當權者如此卑躬屈膝,顯然不適任大法官,應立即請辭。 \n 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林為洲昨指出,五院之中總統僅能請行政院長說明,其他除非各院間有糾紛,總統才能行使院際調解權,但找的是院長,不會是大法官。 \n 他說,總統提名大法官經立院同意後,總統就不能再和大法官有任何往來,遑論召來說明司改情形;大法官也不應該直接跑去總統府,應直接拒絕召見才對,蔡總統應公開談話內容與逐字稿,呂太郎應下台。 \n 前總統馬英九昨出席活動被問到「蔡總統把大法官叫到官邸來,這樣可以嗎?」馬英九回說「當然不可以啊!」

  • 林騰鷂》憲法守護神 淪司改應召「郎」

    林騰鷂》憲法守護神 淪司改應召「郎」

    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在媒體投書〈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表示蔡英文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等團體會面時,責罵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並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嚴厲地喝斥一頓。 \n 對此指控,蔡英文總統澄清說,對大法官應有的尊重及禮貌都有。總統府也發新聞稿,說明因部分團體與司法院溝通上的問題,總統邀請前後兩任祕書長前來,強調「總統關心司法院與民團溝通狀況,無關司法上個案,也無關大法官權責。」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避遁之辭,恰好證明蔡總統確有召喚呂太郎,而呂太郎也確有應召之事實。 \n 應召的呂太郎雖表示,今年3月27日總統接見民間司改會等團體,他是以前任祕書長的立場,說明「過去」經辦的事實,不是對現在或未來政策表達看法,並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但「法官論壇」並不買帳,以〈呂太郎大法官,自請下台吧〉發文指摘,基層法官也回應表示:「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姑且不論有沒有被喝斥,光是這種行為就容易讓人懷疑我們的司法體系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 \n 說實在的,蔡總統與「民間監督落實司改國是會議決議聯盟」開會時,要求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與會,就已玷汙了司法,而她還命林輝煌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很嚴厲地把呂太郎喝斥一頓,更是荒謬絕倫。這也難怪許玉秀要質問,「呂太郎置他現在的大法官同僚於何地?置中華民國大法官史上的任何一位大法官於何地?置全國聲嘶力竭捍衛獨立的法官們於何地?」 \n 大法官是《法官法》第2條所稱之法官,依同法第23條第1項訂定之《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5條規定:「大法官應廉潔自持,謹言慎行,保持端正高尚之品格,避免有不當或易被認為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否則,即應依此辦法第7條規定,由其他大法官組成大法官自律會議審議之。 \n 筆者認為,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應即召集大法官自律會議,如其不願召集,其他大法官5人以上,依《司法院大法官自律實施辦法》第7條規定,也應以書面請求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召集,以釐清呂太郎是否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審議後如認確有損及司法形象之行為者,應依此自律實施辦法第10條規定,對呂太郎大法官為促其注意改善、予以譴責、要求其以口頭或書面道歉,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而如認損及司法形象之情節重大,且符合法官法有關懲戒事由之規定者,並應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如認應彈劾者,則應移送職務法庭審理,予以懲戒! \n \n \n(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 蔡英文訓斥大法官爭議 林濁水:放棄追究吧…

    蔡英文訓斥大法官爭議 林濁水:放棄追究吧…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指大法官呂太郎擔任司法院秘書長時,未與支持陪審制的民間團體好好溝通,在總統蔡英文今年3月與民團會面時,被叫到總統府內喝斥。對此,蔡英文要求外界不要以訛傳訛。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在臉書直呼「太慘了!」不過既然已成了羅生門事件,那就放棄追究吧。 \n \n昨(8)日林濁水在臉書表示,總統叫大法官呂太郎來駡這事,總統說不要以訛傳訛,她沒有錯,而當時在場的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站出來還原真相挺蔡英文,說呂太郎之前負責法案,所以總統「不找呂要找誰?」喝斥或許不妥,但總統是在訓誡政府官員。 \n \n林濁水說,原來總統喝斥「或許不妥」,但當然應「把大法官當政府官員」叫來大家面一齊「訓誡」一番,而且叫就來,就是對大法官該有的尊重。太慘了。 \n \n今日林濁水又在臉書PO文表示,「總統官邸功能真強大」,一通電話叫大法官到官邸,總統開口講話,許玉秀說是斥責,林永頌說總統有上火,總統自已說有應該有的尊重禮貌,王薇君說是訓誡,不是斥責,呂太郎強調,沒有斥責也沒有訓誡,勉強說只是對官員要求。「總統官邸真是功能強大的羅生門。那麼官邸主人可能不愈來愈神秘嗎?」 \n \n至於呂太郎被叫去講話,林濁水質疑,強調什麼都沒有在怕,到底誰本來要他怕一怕?既然事出於羅生門就放棄追究了吧。

  • 法官論壇挨轟 呂自認心中無鬼

    法官論壇挨轟 呂自認心中無鬼

     大法官呂太郎應總統召喚到官邸,法官論壇「小法官」罵聲不絕,認為法官謹言慎行、辛苦地維持審判獨立,呂為何不嚴正表達立場拒絕前往?「大法官」失去了風骨。呂太郎昨在論壇上發文解釋,沒有聽到總統有對何人「喝斥」、「訓斥」、「訓誡」等情形,強調「我心坦蕩蕩,我行方正正,心中無鬼,何懼之有?」 \n 呂太郎指出,今年3月27日總統接見民間司改會等團體,聽取有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落實的相關意見,討論到刑事訴訟法證據章修正草案,該團體認為司法院沒有充分溝通,因這是他任祕書長時事務,所以前往說明。 \n 他認為,刑事證據的修法,事涉人權保障核心,能順利推動立法,對人權保障有重要功能,這是公開場合,當面把問題說清楚,避免誤會。呂太郎說,他是以前任祕書長的立場,在公開場合說明「過去」經辦的事實,不是對現在或未來政策應該如何表達看法,也不在討論個案或某一制度是否適當、是否合憲或有無憲法爭議等問題,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 \n 他表示,到場前,現場討論的過程並不知曉,他到場後,沒有聽到總統有對何人「喝斥」等情形,要勉強說明總統的態度,是「要求」各行政部門要多聽民意,能溝通的盡量溝通,如此而已。 \n 但許多法官無法接受這種解釋,認為呂的辯解完全狀況外,人家是質疑他是應懂得瓜田李下,避免遭受不必要的質疑問題,但呂太郎卻一味澄清自己絕對沒有摘李偷瓜,似乎是「沒對到焦」。

  • 大法官被叫總統官邸羅生門 林濁水:總統官邸功能真強大

    大法官被叫總統官邸羅生門 林濁水:總統官邸功能真強大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指大法官呂太郎擔任司法院秘書長時未與支持陪審制的民間團體好好溝通,在總統蔡英文今年3月與民團會面時,被叫到總統府內喝斥、訓誡等羅生門;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今天表示,「總統官邸功能真強大。」 \n \n林濁水今天在臉書指出,一通電話叫大法官到官邸,總統開口講話,許玉秀說是斥責,林永頌說總統有上火,總統自已說有應該有的尊重禮貌,王薇君說是訓誡,不是斥責,呂太郎強調,沒有斥責也沒有訓誡,勉強說只是對官員要求。 \n \n他說,總統官邸真是功能強大的羅生門。那麼官邸主人可能不愈來愈神秘嗎?至於呂太郎被叫去講話,為什麼要用力說他「何懼之有?」「強調什麼都沒有在怕,到底誰本來要他怕一怕?既然事出於羅生門就放棄追究了他了吧」。 \n \n

  • 江啟臣一個舉動 羅友志5字總結...網友笑翻!

    江啟臣一個舉動 羅友志5字總結...網友笑翻!

    前大法官許玉秀日前指控蔡英文總統當著司改團體的面,喝斥大法官呂太郎,總統也否認有斥責大法官一事。對於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昨針對此事在臉書開直播,名嘴羅友志讚江是國民黨第一個真正用直播跟選民、黨員、支持者溝通的黨主席!雖然「臉書落伍了」。網友則被這五字逗笑。 \n \n針對許玉秀投書,指蔡總統3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因公民團體抱怨司法院和民間團體的互動不佳,蔡總場責罵在場的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還立刻找來大法官呂太郎,當著在場公民團體的面嚴厲地喝斥呂太郎。蔡日前針對此事澄清,並表示呂太郎是以前祕書長身份前來,當場也沒有所謂的斥責,「該有的尊重和禮貌都有」。 \n \n江啟臣昨也針對此事在臉書開直播。對此,羅友志發文表示,國民黨第一個真正用直播跟選民、黨員、支持者溝通的黨主席!光這場直播,就可以讓他再多支持江兩個月,雖然「臉書落伍了」。 \n \n羅友志這番話逗樂許多網友,並紛紛回應表示「最後的結論太傷人了 哈哈」、「這樣才接地氣嘛」、「這樣直播就對了,支持你」、「肯跨出去哪怕是摔的鼻青臉腫,也是要給他掌聲鼓勵!」、「怎麼才兩個月!友志,你嘛多兩天鼓勵人家嘛!」、「二個月也太可愛了!」、「希望江主席能藉由上次荒腔走板的立院抗爭事件學習到,拿出決心做事遠比作秀重要」。 \n

  • 新聞透視》換位沒換腦 不避嫌失分際

    新聞透視》換位沒換腦 不避嫌失分際

     大法官是憲法的守護者,必須超越黨派及政治立場,獨立行使審判權,但近年包括前瞻建設法案、軍公教年改等釋憲案,讓大法官屢受批評與質疑,如今呂太郎又不知所迴避惹議,讓純潔的法袍沾染了顏色,失去應有的客觀中立性。 \n 呂太郎在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出任司法院祕書長,對外負責推動訴訟法案的立法及國會備詢的重責,對內掌管司法行政事務,法官風紀考核及人事審議等,也同時擔任大法官會議的幕僚長兼發言人。 \n 近4年祕書長任內,每當有法官涉及風紀、私德問題,呂總是在媒體前嚴正宣示司法獨立的重要性,且要求法官要杜絕一切爭議性的聚會、球敘或宴飲,還說不容任何外力介入審判,這是法官最重要的守則。 \n 不料,去年10月呂太郎任大法官後,換了位子沒換腦袋,無法卸下司法行政工作。雖說司改重要,但大法官職務理應超然獨立且不再涉入司改事務,對總統的召喚,要有拒絕的魄力,不該亂了憲政體制,陷總統於風暴中。 \n 審判工作要嚴守紀律及避免不必要紛爭,就像法官不能說下班後去酒店消費,就不是法官了;大法官也不能稱下班轉換身分後,就可與政治人物接觸或談及司改事務。 \n 前年監察院聲請黨產條例釋憲,多數大法官決議不受理,當時湯德宗等5名大法官相當不滿,疾呼應「開大門,走大路」,以平常心受理,才是確保司法尊嚴的絕佳時機,不要被質疑替執政黨護航。 \n 所謂「走大路」,正是希望審判高度政治敏感的釋憲案時,能以超然立場面對;儘管大法官由總統提名,政治性難免,但瓜田李下,絕非大法官自認心中無鬼就能避嫌,何況司法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大法官豈能不自省。

  • 小英叫就來 林濁水酸太慘了

    小英叫就來 林濁水酸太慘了

     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昨在臉書指出,原來總統喝斥「或許不妥」;但當然應「把大法官當政府官員」叫來大家面前一齊「訓誡」一番。而且叫就來,就是對大法官該有的尊重,太慘了。 \n 林濁水說,「總統叫大法官呂太郎來?這事,總統說不要以訛傳訛,她沒有錯」。當時在場的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站出來還原真相挺蔡英文說,呂太郎之前負責法案,所以總統「不找呂要找誰?」、「她說喝斥或許不妥,但是總統是在訓誡政府官員」。 \n 他認為,如真是總統制,權力分立,行政立法對等彼此制衡,我們國會總召卻說國會有一個「上面的」,等於國會是聽話奉命的,不是制衡的,美國憲法「立法權屬於國會」落伍了,「立法權屬於上面」才對。不一樣慘? \n 對於林濁水的發文,總統府昨只表示「總統7日已經說明清楚了。」蔡總統7日回應媒體詢問時說,該場會議是民間幾個團體希望能跟她交換意見,因為他們在司改會議後與各機關交換意見有不順暢的地方,因此來請見,「我也請相關單位來參加」。她說,呂太郎是以前祕書長身分前來,當場沒有所謂的斥責,「該有的尊重和禮貌都有」。

  • 林保淳》「心中無鬼」而能「不愧」嗎?

    林保淳》「心中無鬼」而能「不愧」嗎?

    蔡英文總統在接見民間司改會成員時,為了更進一步了解修法的詳情,「傳喚」了大法官呂太郎親自到場說明,其間言語上被疑為有「斥喝」、「訓斥」之意,事經前大法官許玉秀披文揭露,引起物議,然總統府依例澄清,當事人呂太郎甚至表示「我心坦蕩蕩,我行方正正,心中無鬼,何懼之有?」各方評論不一,紛紛擾擾。 \n \n 在此,許玉秀的身分是極及重要的,她是陳水扁任內提名的大法官,立場偏綠,不但曾經批判過馬英九,且曾公開表示過感謝民進黨栽培之恩,故其投書,顯然就不能從藍綠政爭的角度去解說,而是真正攸關於司法能否獨立於行政體系之外的嚴肅問題。 \n \n 在遣詞用字上,許玉秀所稱「斥喝」,是否是恰切的形容,甚至有無「斥喝」或其他類似的意味,雖也是爭論的焦點,但卻是最不重要的。蓋因「斥喝」的定義不同,當然會有不同的看法,總統府與呂太郎,正是抓住了這個竅門,極力加以否認。當然,以呂太郎來說,得蒙總統「召喚」,自覺是種榮寵,「顛之倒之,自公召之」,就是下刀子也得迅速趕赴聽令,何況只是滂沱之雨?即便蔡英文言語稍有嚴厲之處,卻正是其愛深責切之心,默識心通,當然自在安受,絲毫不會有任何不妥之處,此所以他會強調「坦蕩方正」、「心中無鬼」的原因。 \n \n 在此,呂太郎的表現,無疑就是古代官僚的效忠心態,而忽略了自己的職位,是必須與行政嚴隔分際的分寸,司法獨立的精神,也正展現在此一分際的掌握上。呂太郎的自言「無鬼」,可就在場旁觀者,以及對行政、司法必須嚴加區隔的專業法官來說,「鬼在其中矣」,此所以當時就有不少在場者不以為然,而流言廣傳,許玉秀才會發此不平之鳴。 \n \n 呂太郎當然可以「心中無鬼」,畢竟逢迎拍馬慣的人,豈會因之而有絲毫愧疚之意?但就大法官職位來說,呂太郎難道不會「心中有愧」?「心中無鬼」的可怕,正在當事者「笑罵由人,我自好官為之」,視非禮為固然,以輿論為無謂,顧炎武說,「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堂堂士大夫中菁英的大法官,竟恬然不以為怪,還振振有詞,這才是最可怕的「鬼」。 \n \n 無論總統府如何企圖淡化此事,蔡英文視大法官為部屬,欲見則見,欲怒則怒的舉止,卻是無論如何都脫卸不了「不當」的評價的。民進黨執政兩次,陳水扁雖諸多可議之處,但於司法分際,卻是拿捏得非常恰切,雖說亦不免任用親綠人士,但多數是真正具有法律素養的獨立司法官;但蔡英文用人,以酬庸、攏絡、獨霸為原則,目下檯面的大法官順風希旨、俯首帖耳,完全聽命於蔡英文,已是無法堅持司法獨立的精神;而蔡英文也自視得計,以為這些人都是她廝養出來的,故不免高高在上,視大法官為僕役,可以呼來喝去,威權幾乎等同於過去的「一代女皇」,其心態之傲慢、驕泰,由微而顯,更是呼之欲出的了。 \n \n 民進黨過去的抗爭,爭取司法獨立是重中之重,本當將行政與司法權限作有效的釐清,可蔡英文上任以來,卻反以司法為囊中物,下位者奉命唯謹,而上位者得意洋洋,司法改革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竟成為其御用工具,豈曰「無鬼」?恐怕魑魅魍魎早已橫行於全台了。(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 斥責大法官疑雲 國民黨要求蔡總統道歉、呂太郎下台

    斥責大法官疑雲 國民黨要求蔡總統道歉、呂太郎下台

    前大法官許玉秀爆料指蔡英文總統與公民團體會見時,曾下令大法官呂太郎到場報告修法事宜,並當面訓斥。國民黨上午開記者會,批判蔡總統嚴重逾越憲政分際,把大法官隨傳隨到訓斥,權力無比膨脹,遠超過美國總統川普,莫非真把自己當武則天?行政權凌駕司法權的,司法獨立審判的公信力將蕩然無存,國民黨強烈要求蔡英文應鄭重道歉,呂太郎應請辭下台! \n \n對於府方反駁此事為「憑空指控」,蔡英文說「該有的尊重和禮貌都有」。王育敏質疑,包括當天在場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辦公室主任蕭逸民都證實此事,林永頌甚至說「我不是沒有看她(蔡英文)那麼凶過,但當天口氣真的很不好」,國民黨呼籲公布當日錄音還原真相,「尊重與禮貌不是蔡英文說了算」! \n \n王育敏與考紀會主委葉慶元、文傳會副主委王鴻薇上午召開「憲政體制踩腳下、蔡英文權比川普大」記者會。王育敏說,據網友投票顯示,高達八成民眾認為總統不可以對大法官下任何指導棋,也有高達80 %民眾認為總統不可叫大法官到司改團體面前說明司法事務,另也有高達七成七的民眾認為行政權干涉司法權情形嚴重! \n \n她表示,蔡總統以司法改革者自居,但此事暴露出她心中毫不尊重憲政體制,未來有何立場推動司法改革?當執政者肆無忌憚將憲政體制踩在腳下,國人如何能相信司法能超然獨立?呂太郎身為大法官,本應超然獨立行使職權,卻讓總統隨傳隨到,對當權者如此卑躬屈膝,顯然不適任大法官職務,應立即請辭下台。 \n \n葉慶元說,司法權與行政權相互監督,大法官不是總統部屬。蔡總統以呂太郎大法官曾任司法院祕書長為由,直接召喚呂到場,當公民團體面前斥責,嚴重侵害司法獨立,目睹此景的公民團體還能相信司法獨立? \n \n他說,就算呂太郎當時仍是司法院祕書長,總統也不應越過司法院院長,直接召喚甚至斥責。目前大法官,包括許宗力、吳陳鐶、張瓊文、蔡宗珍及黃昭元等人都曾擔任其他政務職,若依照蔡總統邏輯,總統可隨時召喚再針對之前政務當眾斥責,大法官哪有崇高性及獨立性? \n \n王鴻薇說,大法官職權之一就是提案彈劾正副總統,若大法官變成總統的計程車,可呼來揮去地隨時隨地約詢或痛斥,大法官能執行彈劾權?蔡總統已違憲亂紀,必須道歉;呂太郎已不配當大法官,必須下台。

  • 喝斥呂太郎遭民團證實 林為洲:蔡英文應道歉並公開談話逐字稿

    喝斥呂太郎遭民團證實 林為洲:蔡英文應道歉並公開談話逐字稿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媒體,指控蔡英文總統當著司改團體的面,喝斥大法官呂太郎,總統府隨即澄清此為憑空指控,不過當天與會的民團代表,紛紛站出來證實確有此事。對此,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今天接受廣播專訪時說,蔡英文應向民眾道歉,並公開當天談話逐字稿,而呂太郎必須辭職下台。 \n \n林為洲直言,蔡英文總統絕對不能把可以彈劾她的大法官,叫到總統府內訓斥,此舉涉及違憲,五院之中,總統僅能請直接任命的行政院長前來說明,其他除了是各院之間出現糾紛,總統才能行使院際調解權,但找的對象也是院長,而不會是大法官。 \n \n林為洲說,總統提名大法官,後經立法院同意,通過後總統就不能再和大法官有任何往來,即使蔡英文是以司法院祕書長的身分召見呂太郎,但這就如同未當上法官前做什麼事情都可以,但考上法官就不能把案件向別人透露,總統根本不可以找大法官前來詢問司改的進度。 \n \n林為洲表示,而大法官也不應該直接跑去總統府,反之應當重拒絕總統才對。因此,要求蔡英文總統向民眾道歉,同時說明當天的情況,公開談話內容與逐字稿,呂太郎則應辭職下台。

  • 駁斥「喝斥說」僅到總統官邸「解釋修法」爭議  呂太郎說話了

    駁斥「喝斥說」僅到總統官邸「解釋修法」爭議 呂太郎說話了

    被指在3月27日到總統官邸向民間司改會等團體,說明刑事訴訟法有關於證據章協商過程一事,呂太郎在法官論壇回應,指這些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也與大法官應獨立行使職權無涉,「心坦蕩蕩,我行方正正,心中無鬼,何懼之有?」 \n \n呂太郎說,當天是總統接見民間司改會等十餘團體,聽取有關於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落實的相關意見。討論到刑事訴訟法證據章修正草案,該團體反應司法院已經將草案會銜行政院,但在行政院會銜過程中有了不同意見,因此多次協商均無結果。 \n \n他表示,因為草案之協商及研修,是他祕書長任內主持的,新任祕書長林輝煌並不清楚,無法回答,現場陷入某種「僵局」,為了立即了解爭議所在,消除彼此誤解,順利推動改革法案,因此總統乃透過在現場林祕書長邀請他去說明協商經過。 \n \n呂太郎認為刑事證據的修法,事涉人權保障核心,能順利推動立法,對我國人權保障有重要功能,這是公開場合,尤其是以「監督」司法改革為目的的許多團體在場,當面把問題說清楚,避免誤會,影響司法改革之推動,自有其必要。 \n \n他說是以前手的立場,在公開場合說明「過去」經辦的事實,既不是對於現在或是未來政策應該如何表達看法,也不在討論個案或某一制度是否適當、是否合憲或有無憲法爭議等問題,更不是以大法官立場去表示立場,從形式或實質來看,都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也與大法官應獨立行使職權無涉 \n \n況且在他到場前,現場討論之過程,他不知曉。他到場後,沒有聽到總統有對何人「喝斥」、「訓斥」、「訓誡」等情形,要勉強說明總統的態度,是「要求」各行政部門要多聽民意,能溝通的儘量溝通,如此而已。

  • 法官論壇點名 呂太郎大法官下台

    法官論壇點名 呂太郎大法官下台

    總統召見呂太郎大法官爭議延燒,法官論壇已有3法官點名批判呂太郎大法官,稱他對行政權力如此卑躬屈膝、不適任大法官;但法界也有人質疑,許宗力也是大法官更常因司改與總統見面,是不是也要「避嫌」? \n \n法官論壇的留言指出,看了總統喝斥大法官一事真讓人生氣,特別是當這些小法官努力抗拒各種壓力及維護司法獨立時,大法官竟在下雨天一通電話隨傳隨到,這種行為讓人懷疑台灣的司法是否有能力獨立審判。 \n \n目前為了陪審制併行制度摃上司法院的民間司法改會辦公室主任蕭逸民也跳出來表示,總統官邸那天他在場,總統回應民間團體的意見,不假辭色地指責在場的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還命他立刻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當場嚴厲地質問他在司法院秘書長任內的工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