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唐明皇的搜尋結果,共18

  • 才女江采萍獨享皇恩 卻敵不過楊貴妃床上功夫

    才女江采萍獨享皇恩 卻敵不過楊貴妃床上功夫

    《唐朝女人折騰史:不服輸、不將就、不認命,那些勇敢做自己的大唐奇女子!》透過一篇篇看似離經叛道、實則勇敢不屈的故事,穿越大唐,落實一場女權解放!中國歷史多為男人天下,女子僅為陪襯附庸,而國風開放的唐朝卻留給女人更多折騰、叛逆的空間。作者煮酒君以現代眼光刻寫歷史肌理,描摹唐代女子媸妍各異的面貌。 \n【精彩書摘】 \n自古以來就有「伴君如伴虎」的說法,臣下侍奉君王,稍有不慎就會招來殺身之禍。而對於皇帝身邊的女人來說也是如此,只不過這些後宮佳人感受到的是「薄情猛如虎」。後宮,在古代就是三千佳麗之間無聲的戰場。這個戰場上不會經常出現身首異處的災禍,但是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獨地老去。 \n每個皇帝都有三宮六院,不管這個皇帝是好男人還是壞男人,即使「三千佳麗」只是個虛數,但數量也不會太少,那麼多女人爭奪一個男人,想想就覺得十分慘烈。女人的姿色和容貌固然是硬體資源,但智慧才學、手段權謀也是極其重要的。身處後宮之中,這「爭」字,是必備的生存技能,這「寵」字,是最高的價值實現。為了爭寵,這些「佳麗」各施手段,其間鉤心鬥角,波折詭譎之處,更有甚於朝堂之上的爾虞我詐,常常有慘絕人寰的事情發生,實在不足為奇。 \n然而,在大明宮這座當時最繁華的宮殿,卻有一位不掩鋒芒卻不貪富貴、不吝真心卻又不爭恩寵的奇女子。她是一位才女,然而卻沒有恃才驕矜。她是皇帝的女人,卻又心性淡薄,不貪不癡。在她看來,愛情若是來到她面前,她一定會敞開心懷、不顧一切;若是愛情離她而去,她也絕不自怨自艾、卑膝乞憐。她的一生通達知命,雖然命數未得善終,靈魂卻安然歸去。 \n說到唐玄宗李隆基,可能歷史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像他這樣經歷過那麼多人生起伏的皇帝。李隆基出生時還是皇子,沒過幾年就成了一個普通人。幾年過去,當他奶奶抓過大明宮裡的那把椅子,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又無奈地起身之後,自己的叔叔伯伯、姑姑嬸嬸、兄弟姊妹一大堆人都搶上前去,圍在了那把椅子前面你爭我奪,砍砍殺殺。李隆基二話沒說,提著長劍,也悄無聲息地混了進去。就是這個誰都沒放在眼裡的毛頭小夥子,悶著頭一刀一個,乾淨俐落地結束了這場鬧劇。就連父親李旦都沒有想到,自己家的三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厲害了。 \n唐朝真是一個可以讓每一位英雄豪傑都能大展身手的時代,而像李隆基這樣的人物,生來就是為了給歷史帶去意外。當人們都以為他將要成為一位比肩唐太宗的偉大君王時,這個時代的驕子又給了歷史一個意外。任誰都想不到,上半生如此輝煌完美的盛世開創者,下半生卻會變得那麼窩囊荒唐。李隆基愛他手上的權力,愛他懷裡的女人,也愛這個他一手創造出來的盛世,沒想到他最終也迷醉在自己的盛世之中。 \n西元七三七年,唐玄宗最寵愛的武惠妃去世了,因為愛妃的去世皇帝整日鬱鬱寡歡。此時「開元盛世」成形,整個帝國一片繁榮,武則天退位之後的政治混亂早不復存在。殺伐果斷、勵精圖治的玄宗皇帝已經步入中年。帝國以及皇權的敵人都被埋進黃土之中,大唐天下重獲太平,李氏光輝又在東方世界裡重新閃耀。 \n李隆基這個從小並沒有享受過太多皇室尊崇,曾經過著朝不保夕、提心吊膽日子的沒落皇子,如今已經成為這個帝國最有權、最富有之人。於是,一股驕奢的欲念在他心中被掌握權力的快感釋放出來。其實武惠妃和之後的楊玉環一樣,在李隆基眼中,都不過是一件珍寶而已。對於珍寶的失去,他感到痛惜,但是他同樣可以用另外一件珍寶來代替這種缺失。短暫悲傷過後,皇帝陛下就迅速開始讓人物色帝國裡最具美貌智慧的女人,來愉悅自己驕傲和躁動的心。 \n皇帝身邊的太監總管高力士就成了完成這項使命的最佳人選,不僅因為他大內總管的身分,還因為他對這位皇帝的了解,以及他內心裡那股想要用自己生命去取悅皇帝的諂媚之情。高力士領著一道聖旨,以巡視各地官員的欽差大臣身分在整個唐帝國內開始一場風風火火的尋美行動。皇帝在高力士臨走前給了他四個標準,這四個標準看起來不難,只有十六個字,那就是:才貌雙全,知書達禮,性情溫婉、清秀脫俗。然而這十六個字卻又著實不容易,皇帝的眼光哪能是那麼簡單?這十六個字就像一根皮鞭,抽打著高力士馬不停蹄奔走在帝國內的各個美女之鄉。 \n到底是皇天不負苦心人,高力士在正經的國家大事上只能搗亂添堵,可是對這些吃喝玩樂的事情卻是十分在行。在他夜以繼日的努力下,終於有福建節度使來彙報,說是他的治下有個女子可能符合高公公的要求,她叫江采萍,不僅是個大美女,而且有德有才,還是個詩人呢!聽到這個消息,高力士立馬親自趕往福建,想要會會這位在福建節度使口中秀外慧中、才貌雙全的女詩人。見到江采萍第一面,高力士心裡那塊石頭就落了地,他知道,眼前這位清新脫俗的美貌女子一定是玄宗皇帝的菜。看到高總管滿意的眼神,福建節度使便開始得意地在高力士耳邊講起這位姑娘的身世。 \n江采萍出生在一個醫道世家,家中殷實富裕,父親江仲遜還曾有過功名,在當地算得上是書香門第。江采萍從小就很聰明伶俐,開明的父親也親自教她讀書識字、吟誦詩文。因此江采萍不到九歲就能背誦《詩經》中記載周文王后妃事蹟的〈周南〉和〈召南〉兩部分詩,並對父親說過,自己雖然是女子之身,卻一定要以周文王的后妃為榜樣。她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很擅長吟詩作賦,並十分崇拜晉朝才女謝道韞。除此之外,江采萍還精通琴棋書畫各種技藝,到了十六歲已經出落得丰神楚楚,再加上平日喜好淡妝雅服,又在父親的教導下飽讀詩書,江采萍小小年紀就兼具醫者的良心與儒者的修養。 \n開元年間的大唐,那股盛世的剛健還未曾消退。李唐皇室依然是這個世界最值得尊敬的家族。雖然江采萍生性淡薄,但是對於一個女人來說,能嫁入這樣一個大家族,也是一件人生幸事。而振興李氏王朝,再創大唐盛世的李隆基,無疑也是當時最傑出的英雄。於是江采萍帶著滿心期待,以及家族的期盼,踏上了往大明宮的路。坐在皇家馬車上的閩南少女,一定對自己的未來充滿幻想。想必長安城的城牆一定是雄偉非凡吧?想必那大名鼎鼎的大明宮一定有著極致繁華吧?想必那個英武的男人一定會喜歡自己的吧? \n江采萍體態清秀,好淡妝雅服。不僅長於詩賦,還精通樂器、善歌舞,是個才貌雙全的奇女子。這對唐玄宗來講,幾乎就是武惠妃的翻版,所以江采萍也迅速受到皇帝的寵愛,被封為「梅妃」。江采萍雖入了宮,卻還如以往在家中一樣,除了有時候要陪伴李隆基一起欣賞歌舞昇平,其他的時間都是待在自己宮裡讀書練琴。這一點就讓她與後宮其他妃嬪們自然有所不同。在她心裡,她是皇帝的妻子,同時更是那個傾心詩書的江采萍。也正是這股脫俗和淡雅,讓玄宗對她另眼相待。 \n玄宗皇帝,在這時候還是一個豪爽大氣、英武明達的賢君。他對自己的皇族親戚們很好,常常跟兄弟子侄在大明宮裡聚會豪飲。李商隱有首詩就這樣描寫了某次聚會:「龍池賜酒敞雲屏,羯鼓聲高眾樂停。夜半宴歸宮漏永,薛王沉醉壽王醒。」大詩人李商隱在這首詩裡不僅記敘了宴會的歡愉和華貴,還大膽詼諧地記錄了一樁李唐皇室歷史上的風流公案,而這個公案就藏在「薛王沉醉壽王醒」這句詩裡面。而此一公案的女主人公,就是梅妃江采萍。 \n有一次,玄宗皇帝又在宮內宴請自己的兄弟,宴會上大夥酣暢淋漓、熱鬧非凡。因為都是自家親戚,玄宗便命自己寵愛的妃嬪們一道參與此次宴會。唐代的女子大方豪爽,而且又是在自己人的宴會上,這敬酒划拳等酒宴遊戲自然是少不了。而才情俱佳,美豔動人的梅妃,自然成了宴會上的焦點。此時,梅妃也落落大方地與眾位兄弟子侄們推杯換盞,歡飲觥籌。 \n玄宗的侄子薛王李知柔正是血氣方剛、初出茅廬的年紀。雖然從小就是貴族,但是畢竟年紀小、見識少,他哪裡見過像梅妃這種仙人般的人物?加上這六七分的酒醉,在醉意朦朧中,見梅妃前來敬酒,忍不住色心大起。史書上記載,敬完酒之後,薛王用腳去蹭了梅妃的腳,這可是赤裸裸的調戲非禮啊!這位薛王膽子可不是一般的大,竟調戲自己的嬸嬸,更重要的是這位嬸嬸還是皇帝的女人。被侄兒非禮的梅妃自是心中大怒,然而她卻沒在宴會上當著眾人的面大肆聲張,而是對皇帝謊稱身體不適,匆匆離開現場。 \n到了第二天,酒醒之後的薛王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頓時發現自己闖下滔天大禍,於是趕忙進宮向皇帝叔叔請罪。聽完薛王的請罪,李隆基壓抑住自己的怒火,故作寬容地原諒了跪在面前這個荒唐無賴而又驚恐萬分的侄子。當晚,玄宗皇帝親臨梅妃住處,責備她沒有當場告訴自己這個不肖侄子的劣行,如果梅妃告知,自己就能夠將這個混蛋侄子當場斬殺。 \n聽完玄宗的話,梅妃面露悲傷,對玄宗皇帝說:「薛王是您的侄子,他的父親是您的兄弟,兄弟,就如手足一般,再說薛王年紀小不懂事,而且他也沒有犯下太大過錯。如果因為此事就將他處死,豈不是增加了兄弟之間的仇恨嗎?」聽到這番話李隆基心中大悅,深感面前的梅妃深明大義,李唐王朝從開國到傳至他手已經一個多世紀,皇室成員間的權力鬥爭卻一直都沒有停止過。這個女人心性純良,她知道平息紛爭、消弭禍端,真是不可多得的賢內助。 \n從這件事中,我們不難看出,梅妃有智慧、知大義,頗有當年長孫皇后的風範。如果她的男人是太宗皇帝那樣的真英雄,梅妃或許能夠成就一番夫唱婦隨的賢后傳奇。然而,沒想到另一個女人的出現,讓江采萍的命運發生了巨大改變。這個女人就是楊玉環,楊玉環比江采萍要小九歲,玄宗皇帝第一次見到楊玉環時,是在江采萍進宮的第三年,也就是西元七四○年。這時候的楊玉環,還是玄宗皇帝的兒媳婦。玄宗皇帝當然不好意思馬上去霸占自己的兒媳,於是他下令以為母親竇太后祈福的名義,敕書楊玉環出家為女道士,道號「太真」。 \n江采萍一開始並沒有在意楊玉環這個小丫頭,精力旺盛的皇帝想要新納一個妃子,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且,此時江采萍剛剛三十歲,正是一個女人最黃金的年齡。在入宮三年裡,她得到了皇帝的萬般寵愛,她相信,這個男人會對她好一輩子。在此之後,梅妃也確實享受了幾年好時光。然而好景不長,玄宗皇帝開始漸漸疏遠了梅妃,也疏遠了後宮裡的其他妃嬪,直到天寶四年,楊玉環被封為貴妃,整個大明宮似乎只剩下了一個女主人。 \n這一年梅妃三十五歲,她進宮已經八年了,本以為玄宗這位當世英雄會愛她一輩子,至少會敬重她、保護她一輩子,而楊貴妃的存在卻讓她的幸福漸漸走遠。即使梅妃心性再淡泊,此時此刻也是滿懷愁悶、抑鬱寡歡。愁悶之下,江采萍寫下了一首詩:「撇卻巫山下楚雲,南宮一夜玉樓春。冰肌月貌誰能似,錦繡江天半為君。」這其實是江采萍對李隆基有些委婉的「抗議」:陛下,恭喜您又為後宮增添了一位肥碩的大美人。但是聽說她的來歷很不簡單,陛下您真是雄才大略,魄力也遠超常人呢,我祝你們過得幸福。 \n正所謂世事之俯仰不齊,對於女人來說,再大的恩寵只不過是男人為自己玩樂埋單的籌碼而已。而男女之情在男性社會的綱常之下,只不過是一場以男性為主導的風月遊戲。所謂的真情更僅是男人對魚水之歡的眷戀,以及衰老之身對青春生命的癡迷。聰慧的梅妃何嘗不知道這一點,然而她出身寒微,而又生性倔強、不喜爭鬥。看著榮寵和恩愛離自己遠去,一個生命裡只有一個男人的女人,又如何能不絕望和痛楚呢? \n想著自己進宮來這幾年的時光,梅妃心中妒火難平。一氣之下,她差人將這首詩送給了李隆基,李隆基看到詩作之後,心中自是充滿惋惜和憐憫。然而怎奈這時候玄宗皇帝身邊的女人是一個風月場上的遊戲高手,只要略施手段就讓玄宗皇帝忘掉了這件事情,繼續沉浸在她的柔情之中。楊貴妃很懂得如何取悅男人、如何挑起男人的興趣,如何撒嬌、如何經營這場遊戲。在搞定玄宗皇帝的情緒之後,楊玉環更私下回敬了梅妃一首詩:「美豔何曾減卻春,梅花雪裡減清真。總教借得春風草,不與凡花鬥色新。」楊玉環這話說得算是夠惡毒的了,她自比鮮花,又說梅妃已是「減清真」,實際上意謂她早已人老珠黃。 \n梅妃給皇帝寫的信,居然是楊玉環回的,而且還招來了夾槍帶棒的一番羞辱。這讓梅妃江采萍徹底的心寒了。江采萍是一個單純的人,雖然她只是寒門出身,雖然她也曾得天恩隆寵,但是她仍是一個內心倔強清高,不願意去爭榮鬥寵、曲意逢迎的人。如果唐玄宗還是那個在開元年間勵精圖治、心懷社稷的英武帝王,那麼他定能賞識和懂得梅妃的品性和德行。但此時的唐玄宗,只不過是一個沉溺於聲色犬馬之中的至尊紈袴而已,他當然不需要一個像長孫皇后般的賢明妻子來輔佐他、監督他,他需要的只是一個能讓他忘卻世間一切瑣事、能全心沉浸其中的玩物。其實這才是梅妃命運的悲哀所在,梅妃並沒有輸在楊玉環手裡,而是敗在了一個英雄的遲暮之中。 \n這件事情之後,梅妃基本上就再也沒有好日子過了。熟諳權術、好爭輸贏的楊貴妃更沒辦法容忍梅妃的存在。於是夾雜在嬌蠻之中的讒言,融入了柔膩的中傷,在玄宗那顆只為春光而蕩漾的心胸裡,全成了楊貴妃恃寵而驕、放肆無忌的籌碼和理由。不久,榮寵一時的江采萍就移居上陽宮,相當於徹底退出了後宮爭鬥的舞台。 \n直到四年後的一天,三九寒冬,漫天飄雪,興致勃勃的玄宗皇帝特意召了一些大臣進宮與自己一起踏雪尋梅。看這漫天飛雪和滿園盛放的紅梅,玄宗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了久居冷宮的梅妃。他可能記起來,自己還曾經為梅妃種過梅花。而與梅妃的點點滴滴也伴隨著淡淡梅花清香,浮現在腦海中:她最喜歡的是梅花,自己還讓人在她居住的宮殿門外種植了數株。玄宗皇帝甚至為她寫了「梅亭」的匾額,江采萍在梅花前流連,癡迷梅花而不肯離去,李隆基倒也算是個雅人,還曾戲稱江采萍為「梅精」。於是這股由思念而生的憐惜,讓皇帝陛下愧疚不已,他立即下令命人給梅妃送去了一斛珍珠。 \n這一斛珍珠,以現代單位來算,大概是六十公斤,這麼多的珍珠,對於一個被冷落已久的人來說,可以算得上是巨額賞賜。然而,此時的梅妃不管是年齡上還是心理上,都無意去爭什麼恩寵了。更何況,就算是當年的梅妃也無意爭寵,再加上她一副傲骨,最後竟拒絕了皇帝的賞賜,命人將這一斛珍珠送了回去。並給玄宗皇帝寫了一首〈謝賜珍珠〉。她在詩中寫道: \n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 \n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n梅妃其實是愛著李隆基的,只是她並不善於逢迎皇帝,甚至有時寫詩指責,可是她對玄宗的感情卻是真誠的,如和風細雨。若論爭寵江采萍自是不如楊玉環,可是真要比起才情品性,梅妃還是要高出楊玉環一籌。對於梅妃此一舉動,玄宗皇帝不僅沒有責怪,反而還在心裡生出一絲愧疚。之後李隆基頻頻對梅妃示好,可是畢竟梅妃這時已經步入中年,而且沉浸在書香琴韻之中,已然對繁華的宮闕沒有了多少眷戀。 \n不久,安史之亂爆發,玄宗出逃,倉皇中逃亡的唐玄宗果然沒有帶上梅妃。相傳梅妃歿於亂軍之中,也有傳說梅妃從此流落天涯。對於唐玄宗來說,梅妃的出走就像禁宮中走失的舞馬一般,只不過失去了一件珍寶,而梅妃卻從來都沒有後悔走進這座繁華的宮闕。很多人對梅妃的際遇扼腕嘆息,也有很多史家從歷史證據的層面質疑梅妃的存在。然而當歷史的傳說,把這位卓絕女子的形象置於人們面前的時候,她已然將我們打動。 \n在一般人心中,都會感嘆江采萍最後歿於亂軍之中的悲慘命運,而對於江采萍自己來說,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獨地老去。大多數人皆認為,乞憐求榮要好過貧寒破落,卑微苟活總好過飄零坎坷。而對於一個真正嚮往自由的人而言,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獨地老去,而比孤獨更加讓人不齒的是喪失自己的人格。 \n(本文摘自《唐朝女人折騰史》/麥田出版 提供)

  • 《京崑戲說長生殿》 唐明皇再戀楊貴妃

    《京崑戲說長生殿》 唐明皇再戀楊貴妃

    安史之亂後,唐明皇、楊貴妃天人永隔,徒留遺憾,而在台北新劇團團長李寶春的改編之下,巧妙地結合京劇和崑曲,推出《京崑戲說長生殿》,許了唐明皇和楊貴妃再一次相戀的機會,也讓傳統戲迷京劇、崑曲一次聽,本週末在台北城市舞台首演。 \n \n 李寶春表示,京劇裡沒有著重描寫唐明皇的戲,「而崑曲裡講述唐明皇的《長生殿》雖是經典,但演出耗時長,不符合現代人看戲習慣,因此想到善用京劇、崑曲的特性,重新編一齣講述唐明皇的戲。」 \n \n 為了處理這千古流傳的愛情故事,使其不至於太過沈重,李寶春特別安排一個「小學童」角色,以童言童語的對話,拆解沈重的歷史事件,點出人生況味。 \n \n 《京崑戲說長生殿》在戲之外,也蘊含了歌舞元素,音樂方面特別邀請作曲家鍾耀光操刀,他選自莫高窟所藏的唐代《敦煌琵琶譜》,為戲曲加上了胡樂元素,也在聽覺上建構了唐朝多元文化兼容並蓄之盛況;同時也邀請寶爾基設計「馬舞」,以節奏明快、粗獷奔放的肢體風格,打破世人對京劇武戲的既定印象。 \n \n 《京崑戲說長生殿》將在6月17至19日於台北城市舞台演出,將於11月前往蘇州參與第一屆紫荊京崑藝術節。

  • 京劇名家李寶春扮唐明皇 快閃北門

    京劇名家李寶春扮唐明皇 快閃北門

    京劇名家李寶春為新戲《京崑戲說長生殿》宣傳,扮裝唐明皇今(12日)下午於台北北門快閃,如同穿越劇的場景,引起不少民眾圍觀。 \n \n 李寶春老戲新唱!為了賦予京劇、崑曲新生命,台北新劇團團長李寶春集結兩岸京崑名家,推出《京崑戲說長生殿》,訴說梨園弟子所信奉的祖師爺「唐明皇」故事,讓傳統戲迷京劇、崑曲一次聽,於6月中演出。 \n \n 李寶春表示:「京劇裡沒有著重描寫唐明皇的戲,而崑曲裡講述唐明皇的《長生殿》雖是經典,但演出耗時長,不符合現代人看戲習慣,因此想到善用京劇、崑曲的特性,重新編一齣講述唐明皇的戲。」 \n \n 李寶春說:「唐明皇既是一個軟弱的人,也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從他為了維護政權,最後殺掉最愛的楊貴妃這點可以看出來。」李寶春指出,京劇屬性陽剛,崑曲專注在抒情,「情節裡需要顯現唐明皇的陽剛氣時就用京劇,到了表達情緒、需要調情的劇情時,就用較柔的崑曲表現。」 \n \n 《京崑戲說長生殿》由一組京劇唐明皇和楊貴妃、一組崑曲唐明皇和楊貴妃在舞台上對戲,李寶春談到,為了讓京崑更為融合,而不只是讓京劇和崑曲湊在一起成一齣戲,他除了為京劇重新設定動作和唱腔,也在劇中安排了一名穿著時裝的主持人,作串場、過門等連貫劇情之用。 \n \n 李寶春表示,復刻重新包裝舊劇目,在結局上勢必要大改造,他說:「唐明皇最後的結局並不是又和心愛的楊貴妃見面了,那太過神話,劇中的唐明皇晚年孤寂,失去政權沒有人陪伴,孤獨到死。」李寶春說:「回歸現實,一直到現在,還真正記掛、尊重唐明皇的人也唯有梨園弟子了,他就是我們在拜的祖師爺。」 \n \n 因此,李寶春在戲末特地安排唐明皇在舞台上打著古板,回憶著愛人和曾有的風光,而樂師們也上台與他一起演奏音樂,做個孤寂而真實的收尾。 \n \n 《京崑戲說長生殿》將於6月17至19日於台北城市舞台演出,11月前往蘇州參與第一屆紫荊京崑藝術節。

  • 不老天王黎明開金嗓 還將演唐明皇

    四大天王之一的黎明很久沒在眾人前開唱,這一次為了好友擔任特別嘉賓,讓現場粉絲陷入一片瘋狂。 \n不光帶來快歌,也不忘演唱自己的成名曲「一夜傾情」。48歲的黎明復出動作頻頻,再開金嗓獻唱之外,更在新電影中飾演唐明皇,與范冰冰飾演的楊貴妃和吳尊飾演的壽王同台飆戲,劇組也加碼曝光最新劇照,只見范冰冰和黎明不光在雪中打滾,也與吳尊有親密對手戲,從武則天到楊貴妃再次演出唐朝著名女性,范爺可是頗有一番心得。 \n只是從曝光的海報中,有不少網友覺得和武媚娘的造型有幾分相似,讓不少網友留言,認為實在傻傻分不清,也令外界好奇,在成功詮釋了一代女皇武則天後,范爺能再以怎樣的面貌和演技征服觀眾的心。

  • 黎明接演唐明皇搶救《楊貴妃》

     電影《楊貴妃》去年開鏡後命運多舛,演員除范冰冰外全換角,9月將重新開拍。陸媒報導,黎明日前定裝,似將接演唐明皇,與演出楊貴妃的范冰冰合作。兩人從2007年起陸續合演《心中有鬼》、《十月圍城》、《一夜驚喜》等片,默契十足。 \n 據悉,該片由中、日合資1億人民幣(約4.88億台幣),雙方意見分歧,反覆修改劇本,氣走韓國導演郭在容,但出品方春秋鴻聲稱,郭並未按照事先約定的電影風格拍攝,只追求個人表現,偏離大陸觀眾傳統價值觀及對盛唐王朝的理解。 \n 田壯壯接手導演後,因拍攝進度慢,演李白的王力宏、唐明皇的尊龍、日本演員小栗旬、演楊貴妃初戀情人的韓星溫朱萬,都相繼閃人;1月再遇上飾演安祿山的戎祥猝逝,拍好的戲分全作廢,損失1000萬人民幣(約4880萬台幣)。

  • 水袖與胭脂 揣想楊貴妃的愛情

    水袖與胭脂 揣想楊貴妃的愛情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從小就看京劇,更將戲中的每個角色都當成了家人密友,因此她擔心白蛇,也掛念竇娥,關心武松,也念著伍子胥。這次,她索性以「揣想角色心事」的角度,寫出新編京劇《水袖與胭脂》,挑動京劇祖師爺唐明皇的愧悔,揭開楊貴妃死後的遺憾,藉著綺異虛構的時空情節安慰這兩人,也傳遞她心中「戲劇創作能撫慰現實人生缺憾、能勾訴出說不出口情感」的價值觀。 \n 《水袖與胭脂》是國光繼《孟小冬》與《百年戲樓》後,講述伶人戲子故事、戲班生活內容的「伶人三部曲」系列最終曲,劇名指的就是裝扮入戲的狀態。 \n 王安祈愛戲成癡,常把角色當成自家人,去年她去了西湖,心想:「有多少遊人在西湖旁想著白蛇?若白蛇真在一旁看著,想來是心裡風光,過得有滋有味啊。」 \n 劇中,王安祈虛構了一個梨園仙界,是所有傳統戲曲角色安身的天堂,人人都有一齣屬於自己的代表戲,慘死馬嵬坡的楊貴妃則是女主人,每天都有好多戲班演出讓她評賞,心中卻一直有缺憾。另一方面,唐明皇死後雖成了京劇界的祖師爺,被所有戲班供奉,看似威嚴護佑著所有伶人的他,心中並不安穩,因為總懷著對楊貴妃的愧悔。 \n 有一天楊貴妃聽到有人唱起《七夕乞巧》,演出唐明皇與楊貴妃初相識的山盟海誓,楊貴妃勾起塵封記憶,頓時百感交集,才知道自己心中的缺撼來自唐明皇,「在我死後,他心情如何?後來過得如何?又活了多久?他心裡是否對我有抱歉?」 \n 王安祈下筆有情,透過虛構的情節,透過仙界戲班所搬演的種種戲碼,巧妙鋪排出他們兩人甜美愛情的印記,甚至將鮮少人提及、楊貴妃第一任丈夫,也就是唐明皇第十八個兒子壽王一角,也搬上舞台。藉著殘酷現實的揭露,王安祈希冀唐明皇放下憾恨,也希望楊貴妃過得更自在。 \n 《水袖與胭脂》由李小平執導,魏海敏、唐文華、溫宇航等主演,三月八日至十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廿三日在台中中山堂,卅日在高雄大東藝術中心。

  • 水袖與胭脂 重新詮釋十八王子

    水袖與胭脂 重新詮釋十八王子

     國光劇團在台灣國際藝術節推出全新戲碼《水袖與胭脂》,由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執筆的故事,雖以楊貴妃和唐明皇為主人翁,內容實則對歷史進行不同角度的詮釋,尤其給予在傳統舞台上少被刻畫的歷史人物——十八王子,十分吃重的戲分。 \n 王安祈說,楊貴妃原是唐明皇第18個兒子壽王的妻子,唐明皇可說是從兒子手中橫刀奪愛,十八王子和楊貴妃當時內心在想什麼,這齣戲要讓兩人在舞台上說個透徹。 \n 唐明皇黃泉找楊貴妃 \n 《水袖與胭脂》是國光劇團伶人三部曲的的終結篇,首部曲以《孟小冬》談伶人;二部曲以《百年戲樓》談京劇史;三部曲談的則是「戲」。 \n 唐明皇因為熱愛歌舞,生前曾在宮中設梨園,因此被梨園界奉稱為祖師爺。《水袖與胭脂》發生於一個虛構的梨園仙境,由京劇名伶魏海敏飾演的楊貴妃因擁有霓裳羽衣曲而成為仙境女王,但她始終在尋找屬於自己的一齣戲。而由知名老生唐文華飾演的唐明皇則帶著他的戲班,來到黃泉尋找楊貴妃。 \n 與《長生殿》有所不同 \n 王安祈說,她始終相信,角色是角演出來的,擁有活生生的靈魂,多半時間伶人與戲中角色早已相結合,因此她在劇中巧妙鋪設一些橋段,讓台上的伶人為自己扮演的角色「說話」。舞台上魏海敏和飾演十八王子的溫宇航有場精采對手戲,十八王子斥責楊貴妃對他若是真心,當唐明皇奪愛之時,應該自盡表真情;楊貴妃直指十八王子懦弱,心中或許希望透過將妻送父換得皇太子之位。 \n 此劇雖然在詮釋上,有別於過去刻畫楊貴妃和唐明皇的傳統劇碼《長生殿》,但對於應有的「傳統」依然堅守,例如劇中「喜神」登場的段落。喜神在戲班後台備受尊崇,導演王小平說,當初將喜神從劇團迎送至國家戲劇院後台之前,先是向神明擲爻獲得同意才敢輕舉妄動。《水袖與胭脂》3月8日至10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 水袖與胭脂探索楊貴妃愛戀

    水袖與胭脂探索楊貴妃愛戀

     國光劇團新年將推出新編劇目《水袖與胭脂》,以古典人物楊貴妃、唐明皇為主角,但時空虛幻,設景在楊貴妃成仙後的梨園仙山,主旨將探索角色心理的幽微複雜,直追電影及小說的刻繪能力,探索新的劇藝美學。 \n 《水袖與胭脂》故事主角為「冤轉娥眉馬前死」後的楊貴妃成仙,貴為「梨園仙山」女王,雖已忘卻生前人間事,卻有滿腔幽怨。創設梨園、歷代伶人尊為祖師爺、戲神的唐明皇帶著他的戲班伶人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尋覓楊妃,最後也來到梨園仙山,卻因一瞬間的軟弱退卻,導致「行雲班」被貶、戲箱失火、戲神遇難等一連串情節。 \n 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指出,後人看待唐玄宗、楊貴妃的戀愛,一般都很溫柔敦厚,把兩人描繪成恩愛夫妻,卻忘了史實上唐玄宗是強奪子媳,軟硬兼施由兒子壽王處把王子妃楊玉環弄進皇宮。如此叫壽王情何以堪?於是她在新劇中安插「十八王子」的角色,探究壽王可能有的反應。 \n 名伶魏海敏指出,自己演出的「太真仙子」其實是個怨靈,馬崽坡前被賜死,靈魂求不到公平,無法安息,但楊貴妃歌舞才華極高,因此變成仙子、梨園仙山的主人。此時的太真仙子雖已忘記人間那一段過往,但心中怨恨卻仍未化解,直到死後變成戲神的唐明皇率戲班來到仙山,她才抽絲剝繭地瞭解是自己無法原諒唐明皇。《水袖與胭脂》自3月8日到10日,將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 昭陽殿裡第一人

     編按: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夫人連方瑀女士遊歷陜西西安,為華清池歌舞劇中,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低迴不已,寫下〈昭陽殿裡第一人〉投稿《旺報》;另文〈世紀之美〉則描寫觀賞唐墓石壁畫,發思古幽情。今起連續刊登此兩篇主題,帶領讀者一起沉醉於古都濃郁的唐風美韻。 \n 我又發現,替玄宗貴妃編寫後半生發展的人還真不少。他們的結局都被文人墨客安排的十分複雜,譬如和白居易同時的陳鴻,便用小說體裁寫了一個《長恨歌傳》。元代的白樸著有《唐明皇秋夜梧桐雨》,簡稱《梧桐雨》,寫玄宗夜間作夢,夢到楊貴妃,但被梧桐雨驚醒,醒後思念佳人,惆悵不已,並沒有結局。到了清代,洪昇寫了《長生殿》,是很長的戲曲,敘述這對戀人受到天上織女垂憐,雙雙升到月宮裡團圓。 \n 這些演繹都由於白居易動人的創作。詩人藉著歷史,卻不拘泥於歷史,他詩中的一些臆測,尤其「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飄緲間」、「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給後人無限的想像,甚至有人傳說楊貴妃並沒有死,她在白綾上解下來後,還有一縷游絲,在馬嵬坡被搶救活過來,據說還在那裡找到一條她用過的圍巾,她向東逃逸至海邊,東渡日本到福岡九州一帶,在那裡開始了新生命,同時教導日本人歌舞,所以日本人稱楊貴妃為世界3大美人之一。 \n 因此,我釋然了。華清池的歌舞劇可以替唐明皇和楊貴妃作任何安排。畢竟,沒有任何歷史可以考證的,如果真要挑剔,劇名似不應該叫《長恨歌》,既是《長恨歌》,就應按白居易的詩忠實的敘述,如果改一個名字,就無可厚非了。 \n 不過,楊貴妃真是紅顏薄命,唐明皇待她「三千寵愛於一身」長達11年,她竟連一子半女也未生下,否則,她的命運也許會重寫,不是嗎? \n (連方瑀/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夫人) \n (明日刊出〈世紀之美〉)

  • 昭陽殿裡第一人

     編按: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夫人連方瑀女士遊歷陜西西安,為華清池歌舞劇中,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低迴不已,寫下〈昭陽殿裡第一人〉投稿《旺報》;另文〈世紀之美〉則描寫觀賞唐墓石壁畫,發思古幽情。今起連續刊登此兩篇主題,帶領讀者一起沉醉於古都濃郁的唐風美韻。 \n 從大陸回來已經20幾天了,看到的種種歷史文物風景,還是很鮮活地印在腦海中,低迴不能自已。也許因為這些都是我所熟悉的史實吧! \n 放慢腳步細細品味 \n 2005年後,每年我們大約都會在春、秋兩季赴大陸遊覽,尋幽探勝,大部分都是匆匆地來、急急地看、快快地離開,除了幾個大家都熟悉的地方像秦俑、黃山、廣西梯田、張家界、九寨溝、玉龍雪山、四川臥龍熊貓、山海關等地外,其它都是浮光掠影;就連西湖這樣的名景。雖然我們遊了湖、吃過飯,但西湖十景等,我們也是匆匆掠過,沒有仔細欣賞。 \n 武夷山的風景真美啊!石上朱熹的刻字、潺潺的溪水、泛舟時船夫吟詩般地導覽講辭,我既沒有時間,也沒有辦法把它們都記下來。離開後,除了那裡的風景不能忘懷之外,其它卻像是過眼雲煙、再也記不住了,多可惜啊!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這樣走馬看花,走的地方是真多,可是,回頭一望,都像是大江東去、浪淘盡所有的記憶。 \n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由於天氣忽然變涼,戰哥感冒了,聲帶受到感染,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變成一個「病人」,當然需要多一點時間休息。於是,我們參觀的腳步慢下來,而且,去的地方背景都是從小就熟記的,大部分有說明資料,在休息的時候可以反覆閱讀,古今對照,真是樂趣無窮,收穫良多。 \n 我們抵達西安的當天晚上,排定的行程是去看華清池。我本來想華清池應該白天看吧,否則那洗凝脂的溫泉水、那池的樣子,怎麼看得清呢?沒想到戰哥在西安的表甥女說:「表舅媽,去看吧,表演有80分鐘,挺大器的,我都看了3遍呢!」 \n 淒楚歌聲迴盪久久 \n 到了華清池,池旁一排排凳子上坐滿了觀眾,池後的驪山上布置了滿天星斗,乍看下,像是真的。長安山月半輪秋,山窪處嵌著彎彎的月亮、池水上搭起亭台樓閣、長長的甬道和台階一直連到岸邊。它用高低的噴水、燈光和音樂,編織出纏綿悱惻的氣氛。「長恨歌」3個大大的字在舞台上方閃爍。大家都知道「環肥燕瘦」,不過扮楊貴妃的演員卻十分窈窕!劇中唐明皇和楊貴妃以舞蹈來表達兩人的深情和貴妃的受寵。「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n 到第3幕《春寒賜浴華清池》,舞台上貴妃穿著非常輕薄短小的白色衣裙,在煙霧嬝繞中柔婉地舞著,時而仰天,時而半側,時而彎身,紫色的水柱慢慢升起,直至將她淹蓋住,貴妃的身影在潺潺的水柱後,若隱若現,給予觀眾無限想像。 \n 接著安祿山出現,安祿山高鼻深目體壯,符合傳說中他有西域血統的面貌。然後發生安史之亂,舞台上戰火紛飛,戰鼓震天,六軍不發,玄宗被迫在馬嵬坡用白綾賜死楊貴妃,「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直到這裡,華清池的歌舞劇還是照著《長恨歌》發展。 \n 劇中的唐明皇,淒涼孤單寂寞的在舞台上徘徊復徘徊,然後燈光轉換,淒楚的歌聲在空曠的舞台上久久迴盪,「7月7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這句詩反覆纏綿地唱著,配著一排排噴泉起落,婀娜的舞蹈,十分動人。然後,舞台兩邊各伸出半截天橋,慢慢會合,天上團團明月高掛,白鴿飛舞,皇帝和貴妃在橋上再度相會,緩緩向月宮走去,「7月7日長生殿」的歌曲一路相隨,直到劇終。 \n 留給後人無限想像 \n 這個舞台劇真是像表甥女講的──大器,它用的背景都是天然的山、水。只是,我當時有些疑問,在《長恨歌》裡,唐明皇連作夢都沒有夢到楊貴妃,「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而且最後是以「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來作結尾,怎麼能是成仙偕老呢? \n 回來後,我還在想這件事,白居易的《長恨歌》因從小熟記,因此對我有根深蒂固的影響,我仔細地推敲研究,終於了悟到,《長恨歌》的後半段,完全是詩人自己的想像,歷史上並無法證明楊貴妃被賜死後還有什麼發展。詩人是用自己的詮釋來寫一個淒美動人的愛情故事,他寫得太好、太美,所以流傳了千古。(文轉C5版)

  • 千年戲曲神《田都元帥》多媒體繪本譜傳奇

     每個行業都有敬拜的神明,戲曲千年以來膜拜的祖師爺就是「田都元帥」雷海青。由漢唐樂府創辦人陳美娥執筆,插畫家張振松以水墨手法表現繽紛的梨園世界,合作多媒體繪本《田都元帥》,透過繪本、動畫及電子書等形式同時推出,描繪出唐代雷海青流傳下來的神奇故事。 \n 「田都元帥」雷海青的故事,去年漢唐樂府改編為《教坊記》,結合南管音樂及梨園舞蹈搬上舞台,今年在上海世博的演出也形成話題。陳美娥表示,透過繪本及動畫推廣,就是希望能嘗試更多元的講故事方式,讓雷海青的故事讓更多人了解,同時也領略傳統戲曲之美。 \n 雷海青在歷史上真有其人。相傳他出生後被拋棄在河岸邊,一隻母鴨為他取暖,一隻大螃蟹不斷吐出唾沫餵養他,後來他被一對老夫婦撿回照顧,取名為海青。 \n 長大後的海青雖然聰明伶俐,善良體貼,卻無法說話。由於他對音樂、舞蹈有天分,老夫婦將他送到戲班子學習,跟著戲班子主人姓雷。 \n 不久之後雷海青的才華傳到宮廷,喜愛戲曲的唐明皇延攬他到宮中當研究生,在後宮梨園課程中擔任助教,協助唐明皇教授戲曲,並制定基本教材,創造生、旦、淨、末、丑等延襲至今的角色典型。 \n 天寶十四年安祿山起兵叛亂,唐明皇倉皇逃逸。安祿山進宮之後,命令梨園子弟演出助興。雷海青看到滿目瘡痍的梨園,悲憤不已,於是換上唐明皇賜給他的軍服,手抱曲頸琵琶,跳起唐明皇最愛的鷹拳演出。在最後在結束的那一刻,雷海青以琵琶行刺安祿山,但是並未成功,被處以極刑。 \n 神奇的是,風雨中逃亡的唐明皇軍隊,屢次在風中看到繡著「田」字旗幟的天兵天將,阻止安祿山叛軍追趕。就連平定安史之亂的郭子儀軍隊,也曾見同樣奇蹟。大家都認為這是雷海青死後,靈魂趕來護駕。 \n 戰亂平息之後,唐明皇回宮,封雷海青為「天下梨園大總管」,後世更以「田都大元帥」稱呼他,雷海青成為中國傳統百家戲曲共同膜拜的祖師爺。 \n 《田都元帥》繪本部分由張振松以水墨手法呈現,動畫則完全沿用繪本風格。雷海清曼妙的舞姿幾乎貫穿七分鐘的動畫影片,融合皮影戲及傀儡戲的趣味。尤其是最後雷海青獨舞、行刺安祿山的段落,將一代戲曲之王的舞蹈以快速旋轉的方式表現,表達他內心的悲憤。

  • 長生殿劇組 唐明皇、楊貴妃遊故宮

    被譽為崑曲最高成就的《長生殿》,在全本演出絕跡舞台300餘年後,由上海崑劇團在2007年首度完整原版全本演出。3月31日到4月5日,上崑《長生殿》首次跨海來台,以四本的長度完整演出,共計兩輪八場,在台北國家劇院再創崑劇盛況。 \n全本崑劇《長生殿》是宮廷大戲,講述帝妃的曠世愛情,及王朝的興盛衰亡。1688年問世,風靡京城,全國流傳。《長生殿》曾登上紫禁城內戲台,可說是一齣有皇家氣派的大戲。2008年上海崑劇團晉京演出全本《長生殿》,在北京故宮舉行「300年後返回故里」發布會。而從故宮再到故宮,明天即將登上台北國家劇院的上海崑劇團,今日也特地安排前往台北故宮博物院參觀,延續復興崑曲之路,將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崑曲,與故宮的歷代無價古文物相互呼應。除了演出唐明皇、楊貴妃的蔡正仁、張軍、魏春榮、沈昳麗等名角,跨刀為此次《長生殿》演出製作舞台巨型玉盤的琉璃工房主人楊惠姍及張毅,亦隨同前往。

  • 演全本長生殿 蔡正仁「無比幸福」

    「一個崑劇團,不能不演《長生殿》。一個崑劇演員,非得演過《長生殿》!」主演《長生殿》劇中唐明皇一角、在圈內被譽為「活唐明皇」的蔡正仁說:「有生之年,能參與演出全本《長生殿》的盛況,我無比幸福啊!」 \n明清三大傳奇中篇幅最鉅、場面最盛大的《長生殿》,上海崑劇團經過八年籌備,自二○○七年五月起巡迴中國各地演出,三月卅一日起將在台北國家戲劇院登場。《長生殿》描繪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鋪敘兩人恩愛歡快、彆扭吃醋、起誓盟願,到最後迫於局勢皇帝賜死貴妃。 \n《長生殿》是清代劇作家洪昇的作品,全本共五十折。由於篇幅多、場景多、人物多,經常搬演的僅有其中的十來折。上崑這次囊括全本為演出的版本,是近三百年來的第一回。 \n年屆七十的蔡正仁,是當今最著名的崑曲小生,擁有中國戲曲界最高榮譽梅花獎的肯定與國家一級演員資格,畢生最具代表性的演出角色就是《長生殿》的唐明皇。 \n他說,小時候進劇校學唱戲就學過《長生殿》,「那時老師只教了十來個折子,我們多年來演的、看的,也就是那幾段。我從小就不斷在想,不知何時才能演遍整齣。」 \n上崑的全本《長生殿》在中國已巡演過上海、北京、杭州、山西,全本五十折被修整區分成〈釵盒定情〉、〈霓裳羽衣〉、〈馬嵬驚變〉、〈月宮重圓〉四大本,觀眾必須花四個場次方能觀賞完整。蔡正仁這次負責演出的是其中的〈馬嵬驚變〉、〈月宮重圓〉這兩本。 \n蔡正仁表示,「我演了一輩子的唐明皇,能參與近代唯有的一次全本《長生殿》演出,是對我藝術能力最好的考驗。」 \n全本《長生殿》自卅一日起在國家戲劇院登場,連演八場共計兩輪。

  • 重現輝煌大唐盛世

    歷經艱辛,以學術考證工作為基礎,上海崑劇團於2007年5月29日在上海蘭心大戲院演出真正全本《長生殿》,寫下歷史性的一刻。這次來台人馬超過百人,將於3月31日起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全本《長生殿》,共計兩輪八場。 \n這次《長生殿》來台演出,從2002年開始進行劇本整理,2005年底開始彩排,2006年10月到11月在上海蘭心大戲院演出第一本與第二本,2007年5月起首演完整版本,20場演出賣座超過九成,吸引1萬2千人次觀賞,創下極佳票房紀錄;同年10月底應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邀請,再度於上海蘭心大戲院上演;2008年前往北京保利劇院演出、2009年前往杭州紅星劇場、北京國家大劇院、蘇州中國崑劇藝術節、山西晉城國際圍棋節等,所到之處皆造成轟動。 \n白先勇、余秋雨任顧問 \n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在台灣首演,開創了現代崑曲演出的新典範,名列三大傳奇的另一部巨作《長生殿》,在台灣首度以全本完整演出,寫下崑劇在台最大演出的紀錄!也是另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n本次演出的《長生殿》,邀請著名戲曲史論家郭漢城、戲劇評論家劉厚生、文學家白先勇與余秋雨等人擔任顧問,在尊重原著的原則上,刪繁就簡、調整結構、保持抒情性、加強戲劇性,將50折戲分為「釵盒情定」、「霓裳羽衣」、「馬嵬驚變」、「月宮重圓」四本,每場演出各演一本,全劇歷時逾十小時。 \n琉璃工房打造翠盤酒杯 \n除此之外,由於當年崑劇舞台上的「霓裳羽衣舞」已失傳,因此這次演出當中,楊貴妃起舞乃是參考梅蘭芳在最大本戲《太真外傳》當中所採用的翠盤舞!當年梅蘭芳在翠盤舞上尚有接近「打出手」接令旗的武功表演;而後言慧珠、羅吟梅亦效之;這次翠盤舞有別於梅蘭芳,乃是邀請楊惠姍製作巨型琉璃翠盤,讓楊妃沈昳麗在盤上翩翩起舞,配上唐明皇張軍親自擊鼓,再造貴妃霓裳翩舞的絕美場景。 \n在「定情」、「小宴」兩折中,唐明皇和楊貴妃手持酒杯,也使用琉璃工房設計的翠綠色菊花杯,這個杯子曾在張藝謀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中貫穿使用,《長生殿》是翠綠菊花杯首次在中國傳統戲曲中亮相。此外《長生殿》演出的舞台、燈光與服裝等設計無不精美絕倫,重現輝煌的大唐盛世。 \n「活明皇」詮釋經典鉅作 \n此次演出人員集結當今重量級的崑曲大師,被譽為「活明皇」的蔡正仁為首,以他最爐火純青的唐明皇角色,詮釋第三本、第四本中經歷國家變亂、與楊貴妃生離死別的唐玄宗;第一本的楊貴妃,由中國北方崑劇院台柱魏春榮飾演,豔麗扮相儼然是「六宮粉黛無顏色」的最佳詮釋;與蔡正仁同為崑曲大師俞振飛和「傳」字輩藝人親授弟子的張靜嫻,則是在第三本中與蔡正仁搭檔,詮釋面臨馬嵬兵變上吊身死的楊貴妃,展現「梅花獎」二度得主的功力。 \n《長生殿》不單是崑劇,更為整個中國古典戲曲上的經典鉅作。作者洪昇做了二十多年的大學士,始終沒有一官半職。他花了十年時間,三度更訂,才於1688年完成《長生殿》。洪昇將自己體認世事繁華滄茫之一瞬,在安史之亂與唐朝由盛轉衰的時代背景下,描寫唐明皇和楊貴妃生死不渝的愛情,與國家民族交織糾纏的波瀾壯闊。然而第二年,洪昇便因在朝廷周皇后喪期演唱該劇而受到迫害,被革去了國子監生的身份。 \n洪昇舉家遷返杭州賣文度日,其間經江寧織造曹寅說項,也在織造訪上演《長生殿》,三天三夜,蔚為盛事。一般公認,因為曹家「做大戲」,曹雪芹從此迷上崑劇,才創造出深受《長生殿》影響的鉅著《紅樓夢》。然而這也是洪昇畢生最後一次盛會:他在演完返家時,不幸墜水而亡。曹家這一檔演出後,全本崑劇《長生殿》便絕跡舞台。 \n各家崑劇團搶推名角 \n300多年後,當崑劇以《十五貫》贏得中共官方重視、產生「一齣戲救活一個劇種」的說法之後,浙崑、北崑就競相搶先推出自己的《長生殿》演出。浙崑是於1954年由「傳字輩」的周傳瑛開始整理,採用倒述手法,並未造成轟動。但北崑於1983年搶先推出後,北方崑劇團的當家花旦洪雪飛(後來因車禍英年早逝)竟因演出楊貴妃而得到第二屆梅花獎! \n明星陣容最強的上崑眼見落後北崑推出,於是加強陣容,1987年由蔡正仁飾唐明皇、華文漪、張靜嫻雙扮楊貴妃,劉異龍演高力士、方洋演楊國忠,1987年於上海首演,1988年赴日本大阪、橫濱、京都等地演出、1992年首度赴台公演。 \n然而也正是因為這部戲,種下了華文漪赴美跳機的因子;當享譽大江南北的「崑劇皇后」華文漪碰上力爭上游的張靜嫻,兩者是否曾有磨擦不得而知,但華文漪跳機赴美,迄今不得歸隊;張靜嫻則扶正。如果加上坐科期間曾有「活貴妃」美譽的王英姿亦已離團,上崑在培養人才這方面不得不令人惋惜。

  • 三百年愛戀 《長生殿》月底登台

    睽違三百年、耗時五年餘,上海崑劇院終將全本《長生殿》(見上圖,新象提供)中唐代宮廷的富麗風華與唐明皇和楊貴妃兩人的纏綿情愛,再現舞台;同時,製作人唐斯复也透露,《長生殿》的下一步不光是持續在各地巡演,「我們還要以崑劇演出的形式將《長生殿》拍成電影版!」 \n上崑全本《長生殿》目前在上海大劇院演出,三月卅一日將來到台北國家戲劇院。製作甫獲中國國戲曲學會獎的肯定,自二○○七年五月推出至今,已巡演過北京、杭州、山西等地。 \n由於全本《長生殿》的內容高達五十折,故事場景又橫跨了人間、天界與地下,演出的難度高,過去,各個劇團多是擷取片段,以折子戲形式演出,囊括了全本內容為演出的版本,上崑算是近代第一回。 \n唐斯复認為,崑劇雖是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但她坦言:「崑劇的確是有點曲高和寡。」為能讓崑劇更平易近人上崑《長生殿》顧問的白先勇近年力推青春版崑劇,以年輕的演員風貌吸引觀眾接近。 \n曾任上崑團長的蔡正仁,半世紀的舞台生涯以《長生殿》中的唐明皇一角廣受肯定,談及演出全本《長生殿》的心境,他驕傲說到「我這輩子沒白活!」他認為,「演了這麼久的唐明皇,總遺憾無法演全,全本演出的意義,除了是我個人心願,也是中國戲曲文化之美的完整展現。」 \n針對未來電影版《長生殿》的製作拍攝,唐斯复說:「最大的意義在於把蔡正仁那一身表演精華給記錄留存下來,而透過大眾的影視傳播,相信能讓更多人接觸崑劇。」

  • 唐明皇與貴妃定情杯 楊惠姍一手打造

    兩年前上海崑劇團耗費巨大資源推出全本《長生殿》,讓睽違了三百年的唐明皇與楊貴妃愛情故事終在崑劇舞台上完整重現,轟動一時。如今,全本《長生殿》將來台,新象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樊曼儂認為,「台灣觀眾雖不乏觀賞崑劇機會,但都是折子段落,惟有完整劇目演出,方能體會全然的故事情節與人物性格,才能領略崑劇之美。」 \n《長生殿》與《牡丹亭》、《桃花扇》被譽為明清三大傳奇,五十折的篇幅是三者中最鉅。故事從唐明皇冊封楊玉環為貴妃開始,鋪敘兩人恩愛、鬧彆扭、誓願生生世世不分離的樣貌。之後因安祿山叛變,兩人卻在花間作樂,群臣憤起要唐明皇賜死楊貴妃,因此天人永隔。最後思念貴妃的唐明皇在月宮與佳人重逢。 \n《長生殿》由上海崑劇團團長、在中國被譽為「活唐明皇」的蔡正仁領銜主演,另有梅花獎得主張靜嫻、計鎮華,以及中生代的張軍、沈昳麗等人共同演出。 \n樊曼儂指出,若說《牡丹亭》美,是美在幽幻淒絕,那《長生殿》絕對是華麗雍容。「從這些故事,觀眾除了能看到中國文字的詞藻優雅、細膩精煉,還能看見中國人情的可愛,就算過程有苦有悲,最終仍是完美團圓。」她也談到全本《長生殿》呈現的難處:「過去《長生殿》在清代皇室能全本演出,是因皇室有本事。《長生殿》的情境多、人物多,從一般凡間到華麗的皇室最後上到月宮天界,一般民間劇團根本無力負擔演出。」 \n值得一提的是,為了呈現〈霓裳羽衣〉中,唐明皇擊鼓、楊貴妃婀娜舞動翠盤之上的畫面,上海崑劇團特邀琉璃工房的創辦人楊惠姍打造了一座直徑一二○公分、高六十公分的巨型琉璃翠盤,而兩人飲酒定情的酒杯,也出自楊惠姍之手。

  • 上海崑劇團明春來台 演出全本《長生殿》

    製作完《青春版牡丹亭》,新象的胃口變得更大了!明春新象將和琉璃工坊合作,將崑劇經典全本《長生殿》搬上台灣舞台!這部預計花上四天、全長十小時的演出,不單是《長生殿》首次在台完整搬演,而且將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崑劇演出。 \n《長生殿》描述唐明皇與楊貴妃自相識乃至生離死別的完整經過。故事淒豔,筆調華麗,尤以辭句和曲牌偕韻最為顧曲行家稱道;更和《桃花扇》併稱為清朝兩大崑劇經典,並對《紅樓夢》的創作,產生決定性的影響。這部大戲傳到民初只剩幾齣場面留有表演程式,經過上海崑劇院長達四年的整理,終於在2007年首次演出完整版本,當時所到之處皆造成轟動。這個製作經過新象與張毅、楊惠姍的努力,明年終於要在台灣首演。該劇將出動梅花獎得主蔡正仁、計鎮華、張靜嫻等人接力演出歷史人物,新一輩的沈口失麗、魏春榮更要以嬌豔無匹的扮像,在舞台上呈現出楊貴妃的絕代風華! \n眾所周知,楊貴妃在歷史上曾以霓裳羽衣舞壓倒梅妃的驚鴻舞。楊惠姍特地為這個場面燒製巨型翡翠琉璃盤,讓楊妃沈口失麗在盤上翩翩起舞,配上唐明皇張軍親自擊鼓,窮極聲色之娛,令人遙想當年大唐盛世的風流蘊藉。有崑劇第一老生之稱的計鎮華,這次亦特地出演李龜年一角,表演他最出名的專場〈彈詞〉,屆時可以聆賞其聲淚俱下、回顧歷史蒼茫的深度演出。由於他和被白先勇讚譽的「活明皇」蔡正仁年事已有,往後要負擔如此大型的演出可說機會不再,因此台灣崑迷此次均以「絕唱!」視之。此外,第四天唐明皇在月宮與楊妃相會的情節,可說非常珍稀,台灣此前從未演過,這次亦將在國家戲劇院的舞台,呈現這段「天上人間」的生死情緣。 \n此次《長生殿》分為四大本,分別為〈釵盒情定〉、〈霓裳羽衣〉、〈馬嵬驚變〉、〈月宮重圓〉,預計明年3月31日至4月5日,分兩輪於國家戲劇院演出。原本為該戲贊助舞盤及貴妃酒杯的楊惠姍為了票房再加碼:宣布購買套票將致贈琉璃工坊禮品,為《長生殿》盡心盡力,堪稱癡心戲迷。

  • 80後女童星 成功轉型

    小郭襄楊冪、天山童姥舒暢、金馬影后李小璐,這3位大陸知名的80後女演員,平均出道年齡只有4歲,歷經20年被視為成功轉型、戲路順暢的一流演員。 \n據搜狐娛樂報導,那些童年時成名的童星,因為頻繁以孩子形象出現在觀眾面前,被深刻記住了他們孩子的臉,造成童星們長大後,觀眾很難接受這些成人臉孔,典型的例子像是《我愛我家》裡的關凌和瓊瑤鍾愛的金銘都身陷童星魔咒。幸好,部分童星長大後仍成為一流演員,像是楊冪、舒暢和李小璐3位女星。 \n楊冪1990年以一部《唐明皇》電視劇成了家喻戶曉的童星,那年她只有4歲;被《唐明皇》劇組的導演陳家林一眼看中,成為「唐明皇」劉威膝上可愛機靈的咸甯公主。《唐明皇》後,楊冪一路星途坦蕩,5歲成為史上最年輕的「星女郎」,在周星馳的名作《武狀元蘇乞兒》中飾演蘇燦的女兒。6歲主演《猴娃》獲得第14屆「飛天獎」和第12屆「金鷹獎」最佳兒童連續劇獎。 \n小郭襄楊冪 風靡兩岸 \n國小到國中時期,好學生楊冪淡出影視圈認真念書,直到高中才回到聚光燈下。18歲那年,楊冪飾演《神雕俠侶》中嬌憨可愛的「小東邪」郭襄,一舉成名,再度投入演藝事業。 \n如今,大學畢業的楊冪已經成了85後「四小花旦」的領軍人,同時擁有多部知名作品:央視大戲《王昭君》中的美女昭君、《聶小倩》裡的小倩、電影《門》中的文馨,以及正在熱拍的電視劇巨作《紅樓夢》裡的晴雯,日前上映的《仙劍奇俠傳3》中,她飾演夕瑤和雪見,成為紅遍海峽兩岸的新生代影星。 \n天山童姥舒暢 演活90歲 \n提到舒暢會想到《天龍八部》裡90歲的天山童姥或《孝莊秘史》裡的董鄂妃;但在10年前,舒暢的名字意味著一顆閃耀的童星。1996年《單親之家》裡的「小辣椒」,便是由10歲的舒暢飾演,人人皆知,當時舒暢已經出道5年。 \n舒暢進入演藝圈是個意外,她是在家門口掃地時被導演發現,於是被《小街的故事》劇組帶去飾演梅豔芳的童年,這個機會開啟了舒暢的演藝之路。《我的故事》、《單親之家》、《小鳳仙的故事》、《我沒有家》都是她小學時期的作品;長大後舒暢一直活躍在銀幕上,《孝莊秘史》、《天龍八部》、《寶蓮燈》等片約不斷,是鮮少沒有受「童星魔咒」影響的演員,媒體認為這得益於她的早熟氣質。 \n影后李小璐 3歲出道 \n李小璐早在3歲就踏入星途,早早入行主要源於她得天獨厚的家庭關係,她的爺爺是八一電影製片廠的老員工,父母都是演員。李小璐從小就在八一電影廠的大院裡長大,近水樓台先得月,李小璐一直不缺少拍戲的機會,很多影視作品中,都曾出現過她的身影。 \n但她17歲才真正成名,以一部《天浴》獲得台灣第35屆金馬獎女主角、法國水城首屆亞洲電影節最佳女演員;22歲時又因電影《關於愛》中的出色表演,奪取羅馬尼亞首屆布加勒斯特電影節最佳女演員桂冠。頂著「三科影后」的名號和一張酷似周迅的臉,再加上從小練就的精湛演技,李小璐成年後的光芒比她童年的成績更加耀眼。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