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四縫線的搜尋結果,共05

  • 名家看球-四縫線球威不足 耗費用球數

     群鶯不飛,陳偉殷即使分毫未失也難贏球,何況一丟便是一支2分的全壘打。六局未滿退場後已無緣奪勝,且仍是敗投候選人;幸好隊友在九局上追平比數,不但讓殷仔逃過一敗,延長至18局金鶯最終告捷。 \n 5.1局的投球,2三振、2四壞,被打6安、責失2分,陳偉殷雖未交出優質的成績,但表現還算稱職。此役主要的缺失是被長打的機率太高(3支,佔安打半數),而且又被打全壘打,更不應該的是這支紅不讓出現的時機:兩出局後,先保送再挨轟。 \n 西雅圖的各項打擊數據(打擊率、上壘率、長打率)在大聯盟30支球隊均敬陪末座,可這群水手昨日遇上陳偉殷,手中的棒子似乎特別黏。五局結束殷仔已消耗掉89球,六上水手的首名打者桑德斯兩好後打出8顆界外球,纏鬥到第12球才被殷仔K掉,當時他的用球數已破百。 \n 早已搶得兩好球,卻無法儘早解決打者,不但浪費用球數,也等於一再製造機會給打者。以四局下為例,兩出局無人在壘,殷仔在兩好兩壞後連投兩壞,保送第七棒威爾斯;面對第八棒歐利沃,先是兩好球,一壞後又遭破壞,最後挨了兩分砲。 \n 速球尾勁不足、變化球不夠犀利以及進壘位置不佳,打者就算無法擊成安打,也能擦到球皮,頻頻敲出界外球。大聯盟難纏的打者並不少見,不過從昨日的比賽來看,顯然是陳偉殷的四縫速球威力不足,控球也不到位。捕手韋特斯見機行事,大膽搭配不少變化球,整體效果雖然不錯,但變化球並非他的絕殺球種,揮空率不高的結果,偶一失投便遭狙擊。 \n 殷仔已出賽30場,金鶯由他先發的比賽,戰績19勝11敗,勝率高達63%,再拿這19勝與金鶯目前的84勝相較,更能顯示出陳偉殷在輪值圈的地位。84勝除以5人先發,平均每人約16.8勝,殷仔個人的貢獻不但超出,也是陣中唯一勝場達到兩位數的投手。 \n 金鶯本季若能順利闖入季後賽,殷仔肯定是重大功臣;反映在個人戰績卻稍嫌悲情,12勝9敗、勝率57%,昨日還差點吞下第10敗。投手的勝敗與否,當然得靠天助及人助,最重要的則是自助,尤其是先發投手,局數要撐得久,成績才會浮現。截至昨役的紀錄:殷仔已投181.1局,平均每場約6局,就大聯盟的新人而言,如此數據難以挑剔,若想躋身強投之列,甚至成為季後賽的帶頭大哥,陳偉殷仍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棒球文字工作者)

  • 名家看球-速球飄 滑球刁 吃定轟炸基

     致命失誤拖累,搞砸陳偉殷的大聯盟處女秀。初登板首勝擦身而過,難免遺憾,但優異的投球內容令人印象深刻。對戰同區勁敵,五.二局祭出六K、責失二分,更難得的是,曾連續解決十二架布朗克斯轟炸「基」。 \n 與日前出賽的達比修有相較,同樣來自日職的殷仔表現顯然更勝一籌。此役雖無關勝負,卻已讓教練團信心大增,一開季便將他排入先發輪值,果真是正確的抉擇。先經日職洗禮再轉戰大聯盟,陳偉殷比尋常美職的菜鳥經驗更豐富,也更具膽識。多次得點圈上有人,僅有一分責失,沉穩有如沙場老將。 \n 動感十足的四縫速球與靈活刁鑽的滑球,是陳偉殷本戰的主要武器。昨日他的球速其實不算頂快,約在九十哩上下;然而藉著左投球路自然游動的優勢,再加上幻眼般的跳躍尾勁,遠比九十五哩以上的右投剛速球還難掌握到擊球點。而橫掃本壘板的滑球,只要進壘角度佳,不但吃定左打,連右打也難逃揮空的命運。 \n 或許腎上腺素作祟,開賽之初殷仔的球路有點失控,幸好在兩出局後開始回穩,三振掉葛蘭德生後漸入佳境。除了速球與滑球外,他還穿插幾顆變速球與曲球。陳偉殷昨役的減速球不太到位,卻依然收到搭配之效—讓速球看起來更快,前後兩球的路徑也大異其趣。 \n 殷仔球風與國人熟知的建仔迥然不同,甚至是明顯對比。前者是飛球高三振,後者是滾球低三振,造成兩者差異主要是拿手球路不同。轉速夠快的四縫線行進路線會比打者預期來得高,所以又叫「上昇快速球」;二縫線由於不規則的縫線產生作用,進壘位置比較低,故得「下沉快速球」之名。 \n 打者遇到生猛的四縫線,不是揮到空氣便是打中球的下緣,因而善投四縫線的投手三振率高,製造的飛球也較多。每當洋基球員從殷仔手中擊出又高又遠的飛球,想必有不少國人嚇出一身冷汗,事實上只要棒子稍微偏離球心或球跑到棒子的甜蜜點上方,多半是高飛必死球。 \n 飛球型投手的優點是守備失誤少,缺點是遭長打及挨轟的機率高。以六上滿壘一出局為例,若是如同建仔的滾球型投手,一次雙殺便能化解危機。反觀殷仔,除非他能三振對手,否則後果就跟昨日一樣:安卓瓊斯高飛犧性,打入一分。 \n 此役延長十二局金鶯落敗,從結局來看,關鍵失手的雷諾茲當然是頭號戰犯。然而,是誰造成三壘有跑者?只差一分時,又是誰被擊出追平分的安打?不論失分是否「自責」,只要球隊沒獲勝,好投手常會「自責」,難怪賽後陳偉殷氣自己沒守住勝利。(棒球文字工作者)

  • 極品左腕 上飄速球必殺技

     時速同樣都在150公里上下,王建民靠往下鑽的極品沉球為武器,在大聯盟拿下59勝;陳偉殷則要仰賴他的極品左腕所飆出的上飄速球,來挑戰大聯盟強打。金鶯捕手韋特斯和投手湯米杭特也一致推崇,殷仔的四縫線快速球,就是他的「必殺球路」。 \n 殷仔柔軟度、協調性均佳,手腕的運用也好,所投出的四縫線快速球,在搭檔韋特斯眼中非常會跑,甚至有一點「跳」起來的感覺。「他的外型很美式,快速球也是,跟其他亞洲來的投手有一點不同,這將是他在大聯盟吃飯的傢伙。」韋特斯說。 \n 建仔的快速沉球,也就是二縫線速球的相近球路,講究的是「打得到但打不好」的效果,讓打者打成滾地球出局。但大聯盟最推崇的王道,還是帶有上升尾勁的四縫線速球,硬碰硬讓打者揮空,是三振型投手的必備武器。 \n 殷仔的速球尾勁好,而且他還是左投!杭特就說:「我認為速球是殷仔最棒的武器,左投手能像他投到93、94哩(約150至152公里),對打者來說,其實有超過95哩(約153公里)的壓迫感,我很喜歡他的速球!」 \n 明天的旅美初登板,殷仔將以最有自信的四縫線速球,配合二縫線、曲球與新練的變速球迎敵。然而,以四縫線為主軸的風格,最大副作用就是容易被打成飛球、甚至全壘打,與建仔三振較少、但不易挨轟的特色恰恰相反。 \n 如何避免這個問題,金鶯教頭修瓦特有答案。「陳偉殷最有威力的致勝球路?當然是『控球』!」修瓦特說:「其實他有很多武器,速球是很有尾勁沒錯,但最重要的還是控球,這點他也很出色。」

  • 名家看球-直球、4縫、2縫與1縫

     台灣棒球師法日本,諸多術語與觀念泰半承襲和風。以投手最常見的球種—快速球(Fastball)為例,台灣與日本仍慣稱為「直球」;而美國早已揚棄早已過時的「直球」(Straight Ball)稱謂。在球種單調的棒球遠古時期,快速球行進路徑不像曲球會變化,相對而言較為筆直,故得此名。 \n 投球技法日益精進,球路衍生五花八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許多人發現不少快速球根本「不大直」,上乘的速球更不該是「直苗苗」,因此對速球的稱號改弦易調。美國人通常將速球區分為兩大類:四縫線與二縫線,若再細分則名目繁多:上升(Rising)速球、沉球(Sinker)、切球(Cutter)、竄球(Tailer)、奔球(Runner)、漂球(Sailer)……。 \n 美國棒球學者狄克森(Paul Dickson)在其抗鼎鉅著《狄克森棒球辭典》(The Dickson’s Baseball Dictionary)指出,四縫(four-seamer)與二縫(two-seamer)這兩個棒球術語至1982年才粉墨登場,對照一本在1977年出版,由萊恩(Nolan Ryan)與托瑞(Joe Torre)合著的《投球與打擊》(Pitching & Hi! tting),全書遍尋不著這兩個字眼,與狄克森的考證相當吻合。 \n 「四縫線快速球」與「二縫線快速球」大約在1990左右才出現在中文世界裡,譯介者是長年旅美的棒球作家許昭彥先生。隨著多位台灣球員在大聯盟登場,國人的棒球知識也眼見漸開,連入門球迷也對四縫及二縫耳熟能詳;但多數人的認識仍停留在「知其然」的狀態,而少數「知其所以然」的描述也存有不少曲解。 \n 最常見的是「望文生義」式的誤會:二縫速球的握法既然是食指與中指沿著最窄的兩道縫線,那四縫速球「應該」就是握著四道縫線來投球。只要拿球模擬後便會發現,手再大指再長也無法掌握「四條」縫線來投快速球,事實上,四縫及二縫名稱的由來是根據球的飛行樣貌而非握法。四縫線是指一顆倒旋的速球在轉過一圈後,會有四道略微平行的縫線等距通過(見圖一);反觀二縫線在倒旋一圈後,僅能見到兩道最窄的水平縫線(見圖二)。 \n 四縫線速球飛行時有四道縫線破壞空氣阻力,所以速度比二縫線速球來得快。前者的四條線依等距平行旋轉,因而飛行軌跡較穩定,不易產生左右方向的偏移;後者由於每轉一圈,約有四分之三的時間以無水平縫線的方式通過氣流,再加上兩側不規則縫線產生作用,二縫線速球的路徑常會偏移,若再刻意運用兩指施力點的不同,則移幅更為明顯。王建民的拿手武器下沉球即是二縫線速球的一種,放球時以食指施力,球至本壘板前會沉降至右打者內側。 \n 四縫的握法並非握著四道縫線,而是將食指與中指跨越棒球最大的圓弧線,四縫速球因此又稱「叉線球」(cross seamer)。值得留意的是,與兩指交叉的兩道線必須是間隔距離最寬的弧線而非最窄的平行線,若是後者握法,投出來的球會變成二縫線。 \n 典型的二縫速球採「沿線」(along the seam)握法,但二縫是否優質在「動」(movement)不在「速」(velocity),因而不少投手會稍微更動握法以達到效果。以沉球為例,拇指越往上抬,球速雖較慢,但沉降曲度會變大。兩指或開或攏、或左或右,球路也會! 產生不同的變化。 \n 日前報載建仔向國民隊農場投手總監威廉斯(Spin Williams)請益其「獨門」絕技--「一縫沉球」(one seam sinker),其實這種球路既不是「獨門」也不該稱為「一縫」。 \n 百餘年大聯盟良投多如過江之鯽,二縫變種握法層出不窮,兩指並攏「向左向右」已不知走過多少回;先前說明已談過,四縫及二縫的區分不在於握著幾道縫線,若是握著「一線」就稱「一縫」,那老早就有許多「一縫曲球」、「一縫滑球」甚至是「一縫切球」。所謂的「一縫沉球」仍是二縫速球,不信的話,拿顆球來旋轉一下,試看有幾道縫線迎面而過? \n (棒球文字工作者)

  • 休斯低迷 洋基「後」顧之憂

    休斯在設局者的優異演出,是洋基重回季後賽的關鍵之一。然而這位年輕小將在今年季後賽不若例賽神勇,昨天對決過去頗有心得的葛瑞洛,1記偏高吊球塞到紅中,被擊出中間安打追平比分,也成為局勢逆轉的1球。 \n葛瑞洛揮棒豪邁,休斯帶有上升尾勁的四縫線速球,很能發揮誘使這位強打出棒的效果,生涯對戰的成績為5支1。然而四縫線速球要吊中葛瑞洛,前提是必須投到內角偏高的位置,結果休斯的95哩速球失控,葛瑞洛也沒有放過。 \n「過去我用速球對付他很成功,當時若用低角度變化球來吊,或許也是個不錯的選項。」休斯說:「但當下我想用我的速球來對決,卻沒投到想要的位置。他有點縮著手揮棒,不過還是咬到了擊球點。」 \n整體而言,休斯的球種選擇沒有問題,只差在沒控好關鍵的對決球。在瞬息萬變、寸土必爭的季後賽,些微的失誤可能就會付出慘痛的代價。休斯被記上1次救援失敗及1場敗投,洋基還沒拿到世界大賽門票,也讓天使保住生機。 \n休斯例賽後援44場,投出5勝1敗3救援、自責分率1.40的優異成績,並獲18次中繼成功。但在季後賽迄今6度登板,每場都被擊出安打,中繼4.2局被打9安,自責分率達5.79。 \n休斯不穩,偏偏另1位馳援牛棚的要角張伯倫表現更「抖」。小張昨天8局下被擊出兩安,迫使洋基動用「守護神」李維拉,才於該局全身而退。 \n各隊終結者在今年季後賽紛紛倒地,天使的方提斯昨於9局上保送3人,也差點砸鍋。李維拉是少數屹立不搖的終結者,但洋基要挺進世界大賽,進而從費城人手中笑納隊史第27冠,在老李出馬收尾之前,仍需休斯和小張扮演屏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