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因為我喜歡你的搜尋結果,共27

  • 郭雪芙面癱女變孩子王 笑想當幼教老師

    郭雪芙面癱女變孩子王 笑想當幼教老師

    郭雪芙在《因為我喜歡你》中因角色遭逢各種打擊,從開朗少女變成冷漠「面癱女」,還因入戲深,拍戲空檔也不想跟別人講話,唯獨對小孩來者不拒。有場戲她輕聲細語指導戲裡的姪女做暖身伸展,下了戲的她立刻成了「孩子王」,還跳起范曉萱在小魔女時期唱過的「健康歌」逗樂小童星,看到小孩子打開心房和她一起玩樂,她開心直呼:「我覺得我好適合去當老師,教他們唱跳喔!」

  • 汪東城帥氣揹郭雪芙 一轉頭奪她「初吻」

    汪東城帥氣揹郭雪芙 一轉頭奪她「初吻」

    台視、八大《因為我喜歡你》本週劇情大逆轉,過往汪東城被「面癱女」郭雪芙出手搭救,這回變成英雄救美,繼日前公主抱郭雪芙後,汪東城這回男友力爆棚,帥氣揹起郭雪芙,一個不經意的轉頭,意外促成兩人劇中首次Kiss,粉絲期待許久的粉紅泡泡終於上演。

  • 隆宸翰自認管教太嚴肅 靠老婆魏如萱安撫逗兒

    隆宸翰自認管教太嚴肅 靠老婆魏如萱安撫逗兒

    隆宸翰和甫獲金曲歌后的老婆魏如萱育有1歲多兒子Louis,談起家庭生活,他說本來想反轉過去「嚴父慈母」印象,說好兩人各自扮演慈父和嚴母,但實行結果有待加強,因為有時自己太嚴肅、太認真講道理,倒是太太安撫、逗兒子開心,誰扮黑臉或白臉還要再討論。

  • 汪東城追車甩尾 眩暈症發作吐慘

    汪東城追車甩尾 眩暈症發作吐慘

    汪東城在《因為我喜歡你》飾演白手起家的快遞公司執行長,幼時親眼見父親倒在血泊中離世,驚嚇過度導致內心留下陰影,得了見血就頭昏的「恐血症」,不料卻被記者發現,懷疑是郭雪芙背叛爆料,大發雷霆將郭雪芙開除。汪東城說,私下他不怕血,反倒患有「眩暈症」。

  • 孫其君才大方聊「閃婚」 緋聞女友郭雪芙一句話打臉

    孫其君才大方聊「閃婚」 緋聞女友郭雪芙一句話打臉

    郭雪芙與孫其君緋聞傳了許久卻始終不認,孫日前對媒體分享退伍後近況,被問是否會與好友袁艾菲一樣閃婚時,他大方表示「如果有好消息會選個好的時間跟大家說」,郭雪芙今(12日)與台視、八大偶像劇《因為我喜歡你》劇中媽媽郎祖筠一起現身受訪,被問及閃婚一事,她一頭霧水:「跟誰閃婚?跟你嗎?我為什麼不知道這件事!」並直言「我沒有想要結婚耶,我應該不婚吧」。

  • 假面閨蜜惡言打擊 郭雪芙氣哭淚不止

    假面閨蜜惡言打擊 郭雪芙氣哭淚不止

    郭雪芙《因為我喜歡你》飾演跆拳道選手,第三集劇情中,因意外腳傷被迫停止訓練,她拄著枴杖,目睹身兼教練的母親郎祖筠,將奪牌希望轉移到同門對手席惟倫身上、傾全力栽培的一幕,她還遭席惟倫冷眼鄙視、言語羞辱,郭雪芙入戲極深,導演喊卡後仍然哭不停,久久無法平復。郭雪芙這回雖詮釋「面癱女」給人冰冷感,但真實的她其實是個感性的「愛哭包」。

  • 具惠善面前全裸上陣 汪東城目光包圍「很尷尬」

    具惠善面前全裸上陣 汪東城目光包圍「很尷尬」

    汪東城、郭雪芙主演《因為我喜歡你》,本週播出最新劇情,汪東城將在鏡頭前脫衣沐浴,展現結實胸肌和腹肌。劇組透露,起初要拍洗澡戲時,汪東城主動提議要出借自家廁所當拍攝場景,因為當時汪剛媽媽裝修新屋,裝潢風格自己很滿意」,後來劇組考量拍攝作業繁雜,擔心打擾男神,婉謝汪東城一片好意。

  • 汪東城缺席新戲首映 郭雪芙自嘲「我就是男主角」

    汪東城缺席新戲首映 郭雪芙自嘲「我就是男主角」

    郭雪芙近期忙宣傳新戲《因為我喜歡你》,15日舉辦首映會,男主角汪東城因工作在身,無法親自到場參與,以VCR現身,讓郭雪芙笑喊:「我就是男主角啊!我的女主角呢?怎麼都不出現?」

  • 郭雪芙化身最美快遞員!幸運兒興奮噴出「雞皮」

    郭雪芙化身最美快遞員!幸運兒興奮噴出「雞皮」

    郭雪芙在台視、八大最新原創戲劇《因為我喜歡你》中,飾演為賺錢而身兼數份工作的斜槓面癱女,她除了在餐廳、便利商店、健身房打工之外,還是汪東城開設的快遞公司裡表現最佳的五星員工,電視台日前舉辦「一日快遞員」企業突襲活動,短短幾天超過百家企業行號報名參與,郭雪芙首度化身快遞員身分,前往企業突襲,獻上驚喜給幸運員工!

  • 被導演要求減肥 183公分男星拍完「還胖4公斤」

    被導演要求減肥 183公分男星拍完「還胖4公斤」

    11歲「最強童星」葉小毅出道1年,累積戲劇、MV等作品於逾50部,近期拍攝IKEA《貓媽篇》廣告YouTobe點閱近百萬、魚丁糸〈沙發裡有沙發Radio〉MV近190萬點閱,升格「百萬明星」讓他直呼很有成就感,接下來將播出的《因為我喜歡你》中,他飾演汪東城童年。今年他與達騰娛樂簽下8年的經紀約,雖升六年級課業變重,他表示會兼顧學業、持續努力拍戲。

  • 郭雪芙《我喜歡你》醜出新高度 直言「不care你是誰」

    郭雪芙《我喜歡你》醜出新高度 直言「不care你是誰」

    郭雪芙、席惟倫1日出席活動宣傳新戲《因為我喜歡你》,穿上跆拳道服互相交手,劇中郭雪芙飾演跆拳道選手,她透露拍戲期間幾乎素顏上鏡、活得像男生,原本出門前花1小時梳妝打扮,當時只要15分鐘就搞定,且角色個性難親近,她自虧當時每天看自己「都覺得好醜」,經紀人更毒舌說「這部戲醜出新高度」,直到殺青後她才重拾笑顏。

  • 郭雪芙霸氣勒脖汪東城 太MAN秒變男主角

    郭雪芙霸氣勒脖汪東城 太MAN秒變男主角

    汪東城、郭雪芙主演《因為我喜歡你》將於9月上檔,20日公佈最新主視覺,設計概念結合女主角郭雪芙跆拳道高手出身,總是臭臉見人的「真面癱女」遇上汪東城飾演的「偽霸道總裁」的反差式愛情。郭雪芙顛覆以往甜美形象,一舉霸氣勒住汪東城的架勢MAN度爆棚,她忍不住自嘲「我好像比較像是男主角耶」。

  • 曹佑寧、陳妤、林映唯譜戀曲 《可不可以》推好康搶先看

    曹佑寧、陳妤、林映唯譜戀曲 《可不可以》推好康搶先看

    曹佑寧在校園愛情片《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同時面對青梅竹馬陳妤、校園女神林映唯,可說是左右逢源,他大笑說:「真的不是大家以為看起來那麼棒的事情,電影中的主角個性會猶豫不決,和我本身的個性有一點相呼應,在詮釋這種無法決定的狀況,我會比較容易進入角色。」但雖然曾經一直是棒球隊的明星球員,但他透露自己不曾接受過女生的告白,「其實我是會主動的人嘛!」可是他表示無法像電影中這般公開大膽告白,「我怕被打槍,要私下偷偷傳簡訊告訴對方。」

  • 那個我在杭州遇見的男孩(上)

    那個我在杭州遇見的男孩(上)

     「為什麼道別離,又說什麼在一起,如今雖然沒有你,我還是我自己。」摘下耳機,REMEMBER_ME咖啡館即使到了晚上十點多人潮依舊,林森北路上的路燈,格外顯得的孤單。那些我想挽回的,終將成為過往的記憶點。最後一次寫些關於你的故事了,在吧台上敲打著鍵盤,因為我已經沒有力氣了,也許時間久到,我已經漸漸忘記你的樣子。後悔過這段日子嗎?沒有。畢竟每一個階段都有一段無法忘卻的美好時光。 \n 新年的最後對話 \n 有一段時間,拚命地發朋友圈,想證明自己過得很好。後來想想真是可笑。此時,我想可能永遠不會再那麼喜歡一個人了吧。 \n 「老大,我喜歡你三年了,不過我今天有男友了,現在的我很幸福,希望你也是,你會祝福我的,對吧?」我告訴自己等到哪一天有男朋友了,會第一時間打電話跟你講這個好消息。 \n 今天聽了一句話:「光明正大的單戀,也是一種給對方的道德綁架。」 \n 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晚上十一點。 \n 這是老大和我最後的對話: \n 「謝謝33,祝你新年快樂。今天在家裡待了一天,然後晚上看了一部電影。在過去的十年非常的美好,也很高興認識你,希望下一個十年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就這樣,新年快樂。」 \n 「如果三十歲老大還沒有結婚,要不要考慮我呀?」 \n 聊天框沒有其他訊息了,我想這就是最好的結局了,是吧? \n 二月寒冬,台北松壽路上的風,格外的冷冽。曾經一直以為戀愛是件純粹不過的事情,然而遇見了老大,很痛,卻從不後悔。 \n 「老大,你知道嗎?幾百次想衝動地打開我們微信聊天室,把你拉黑,卻遲遲不敢。」 \n 「因為我知道,微信是我們最後的連結,沒有了它,我不敢往下想。」 \n 二零一七年七月中旬,我們在杭州相遇,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你開始工作,而我還在學習。生活的忙碌使我淡忘了對你的想念?又或是說,沒有誰能抵抗歲月的洗禮。除了戀愛,我們忙著長大求學、就業生計,但總會在漫漫長夜的某個瞬間,想起曾經的我們。 \n 「謝謝你,成就了現在的我,但不是因為你。」 \n 年幼時期的我,從未思考過兩岸文化差異會成為阻撓很多事情的發展,台北到杭州,到底是生長在中華民族的血液里,不曾深思過三觀會落差極大,也或許是我曾經自信地認為有能力去改變你的想法。 \n 二零一八年三月。 \n 「我在上海了。」 \n 「那要不要來杭州找我玩耍,我幫你訂飯店。」 \n 「不用啦,我隔天就要搭飛機回台灣了。」 \n 「就來一天,應該可以吧!你到了杭州,我去接你。」 \n 「好。」 \n 上海浦東高鐵,陌生的環境,我用畢生跑馬拉松的百米速度,再差一秒鐘,就上不了高鐵。坐在高鐵上,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我哭了。 \n 四十分鐘後,杭州東站。 \n 白衣黑褲還是一樣熟悉簡潔的穿著,沒有改變。電話的那頭沉默著,雙方互相走得更靠近,彼此都沒有說話,彷彿時間靜止。 \n 老大率先打破了沉默,「走吧,我開車帶你去我們學校逛逛。」坐上車,我靜靜地看著你開車,車子緩緩的行使,音響放著張國榮的《怪我太過美麗》,慵懶而低調。 \n 「你要是累了,先睡一下,我到了叫你。」 \n 「不累,這裡真美,生活好棒。」 \n 第一次搭大陸高鐵 \n 一整天很快就過去了,你帶著我逛了你成長讀書的地方,搭了杭州當地公車,感受了獨特的文化風情,吃了一個泰國菜和杭州菜,巧遇了你大學的同學,離別的時間就到了。 \n 杭州東站的夜色,站在高處,這城市顯得格外繁榮。 \n 站在高鐵最近的交叉口,誰都沒有說話。 \n 擁抱後我低著頭轉身離開,不敢看老大,怕一回頭,會無法控制自己的哭出來。 \n 這是我,第一次坐上男生的車上,第一次搭大陸高鐵,第一次一整天單獨和一個男孩子相處,第一次讓男孩付錢買單,第一次走進他的校園浙大瞭解他的生活,第一次看喜歡男孩父母的照片。 \n 因為你,我開始聽粵語歌,也因為你,我開始喜歡上日本文化,遷就著你喜歡的東西。杭州東站,會是我們最後相見的地方嗎?我不敢往下想。 \n 你在遠方 好好就好 \n 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老大二十二歲生日。 \n 我手寫了一封信和陳綺貞的專輯私房書給老大。而大概過了三個星期收到了回覆: \n 「珊,我昨天晚上才回家!今天早上看了你寫的信,非常的感動。在金華這個小地方待久了,回家都覺得很新鮮,能看見這樣一封信,覺得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像我這樣悶得要死的人你還給了我這麼多的善意,實在是有點誠惶誠恐、受寵若驚。你是我失落的大學里最閃光的記憶,和你相遇更是讓我內心溫暖。但是誠如你所說的,漸行漸遠好像是一個悲傷而無奈的現實,或許是因為我的性情,或許是因為我的處境。……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為什麼會一步一步走上這樣一條道路,但生活或許就是這樣吧!最後,即便是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哪怕遙遠,也要永遠做彼此的明燈呀!」 \n 我草草看了訊息,正趕著去桃園拍攝模特照,匆匆的掃了過去,心中沒有什麼起伏,可能是心中有所瞭然吧! \n 「世界這麼大還是遇見你,我很迷茫,這種單戀的關係,何時才能停止,曾經不敢承認,但在學習放下的過程,似乎坦然面對是最好的解決之道。」 \n 很多人,會隨著時光的蹉跎著,而漸漸遠離我們的生活圈。 \n 最後我說:「你在遠方,好好就好。」 \n 你說:「我在遠方,但一直都在。」

  • 陳妤戴口罩出門 路人回頭率超過真面目示人

    陳妤戴口罩出門 路人回頭率超過真面目示人

    改編自療癒系作家肆一的同名散文作品,由曹佑寧、陳妤、林映唯等人共同演出的校園純愛電影《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目前因為新冠肺炎影響,電影多透過網路宣傳,陳妤就說自己現在出門都會戴口罩,但沒想到即使戴上口罩,路人的回頭率依舊超高。 \n因陳妤演出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李大芝」,累積不少知名度,這陣子她發現戴著口罩走在街上,反而不停被路過的民眾認出來,都喊她李大芝、對她揮手,讓她很開心但也覺得很意外,「我突然想到,可能是因為我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有很多戴口罩演的戲,都讓觀眾留下印象,現在比起我以真面目示人,戴上口罩竟然讓更多人認出我了。」 \n個性開朗的陳妤透露自己是個勇敢追愛的大膽女孩,真的有喜歡的對像,一定會鼓起勇氣告白,而恰逢情人節,電影也推出多項線上告白活動,電影片名讓有情人們可以在FB上展現心意,只要分享一張由電影主演合組的九宮格愛心圖,便有機會獲得「可不可以擁抱香皂組」,不但讓人洗香香心情好,更是抗疫重要必備工具。電影3月12日上映。 \n \n \n

  • 郭雪芙曝他愛講冷笑話 汪東城「出門自帶台階」!

    郭雪芙曝他愛講冷笑話 汪東城「出門自帶台階」!

    由汪東城、郭雪芙主演的八大電視《因為我喜歡你》日前殺青,除了男女主角之外,劇中演員張本渝、顏毓麟、席惟倫也撥空參加殺青酒宴,與劇組工作人員餐敘同歡。郭雪芙飾演跆拳道高手,經常在汪東城面臨危險時挺身救援,戲外的她笑說:「我真的非常開心終於殺青了,因為這角色是跆拳道選手,真的滿辛苦的!」 \n有別於在《我們不能是朋友》中,一開始努力配合男友計畫,幾乎迷失自我,到最後進階升級做自己,努力尋找真愛的小女人「周惟惟」,郭雪芙這次在《因為我喜歡你》的角色志向明確,是個為了圓夢全心付出的堅強女子,自嘲對運動不太擅長的她,為演活跆拳道選手的角色,正式開拍前就特別去上課學習跆拳道,她平常不太會流汗,卻每每在暖身時就滿頭大汗,讓她直呼:「現在可以體會當運動選手有多累!」 \n為了要在鏡頭前展現俐落帥氣的身手,即便腿痠筋痛,郭雪芙也常咬著牙忍耐,反覆練習跆拳招式,為戲下足了一番苦功。而第一次和汪東城合作拍戲,郭雪芙虧他:「大東哥有時會講一些冷笑話,然後我們就會一陣安靜。」一旁的汪東城立馬搞笑回:「幸虧我出門都會自己帶台階。」還不忘一邊作勢找台階,讓郭雪芙忍不住笑說:「他就自己很多哏,自己可以接。」 \n \n \n汪東城自嘲幾乎每部戲都會被要求秀身材,在《因為我喜歡你》也不例外,並透露曾不藏私的分享健身房資訊給來自新加坡的同劇演員陳泂江。劇中飾演汪東城姑姑的張本渝,評比這兩位男神身材,笑說:「若大東的身材是90分的話,那泂江就是99分!」汪東城則展現風度回:「如果後繼有人,以後我就可以不用露肌肉啦!」 \n雖然被點評身材小輸陳泂江,卻完全不影響汪東城的好心情,他分享拍完《因為我喜歡你》的感想:「終於可以做自己了!」談到飾演的角色,他忍不住直呼:「很累!」因為該角色在童年時心靈受創,甚至還患有「恐血症」,讓汪東城在演戲過程中,有時會不自覺地跟著劇中人物的心情而悶悶的,但隨著戲劇殺青,他也享受重回開朗正向的自己,殺青宴上還搞笑充當主持人,逐桌訪問劇組同仁,十分逗趣。 \n張本渝和汪東城同是藍心湄的「藍教幫」成員,兩人認識多年,交情深厚,這回張本渝暫撇友情,力讚陳泂江的身材,是因為在戲裡和他有一場親密戲,張本渝在近距離感受過新加坡男神的魅力後,即便對方因工作無法出席殺青酒,她仍大方給予高度評價,更笑說:「拍那場戲時,好多人爭相想幫陳泂江的胸肌抹油,甚至打聽他是否有女朋友呢!」 \n

  • 《陪你很久很久》帥學長宋柏緯 挑片陪粉絲過光棍節

    《陪你很久很久》帥學長宋柏緯 挑片陪粉絲過光棍節

    11月11日「雙11」不僅是購物狂歡時節,也是俗稱的「光棍節」,愛奇藝台灣站今天(11月9日)宣布,特別邀請在2020年初播出、新劇《月下-為愛墜落的祂》中飾演月老的宋柏緯,以月老的眼光,為光棍節選出「月老相伴浪漫不孤單」的電影系列片單。 \n宋柏緯以電影《共犯》出道,參演電影《六弄咖啡館》受到矚目,最近又在青春愛情電影《陪你很久很久》中,扮演曾受情傷而變了性格,與男主角李淳較勁、爭搶女主角邵雨薇的學長助教。被稱為「最殺學長」的他,這次為粉絲挑片選出6部適合在光棍節看的電影,包括打破宮崎駿票房紀錄連霸數周票房冠軍,全台票房2.5億的新海誠導演電影《你的名字》、畢書盡首部主演電影作品《有一種喜歡》、金城武及周冬雨主演《喜歡你》、由連奕琦執導,蔡凡熙、王淨主演的《癡情男子漢》、必看浪漫愛情電影《真愛挑日子》、以及陪著到生命終點的愛情喜劇《真愛,再出發》。 \n宋柏緯表示:「身為月老,當然是希望天下有情人能終成眷屬,因此期許大家看這幾部電影的過程中,也感受到濃濃的戀愛氛圍,甚至在看完之後能夠鼓起勇氣追尋自己嚮往的幸福。」 \n被問到片單中的「最愛」,宋柏緯首要推薦的是《喜歡你》:「因為金城武是我的偶像,也推《你的名字》這部我覺得是最撕心裂肺的動人故事。」

  • 兩岸史話-武俠大師八十高齡赴劍橋求學

    兩岸史話-武俠大師八十高齡赴劍橋求學

     金庸晚年不太喜歡聊辦報紙與寫小說,而念念不忘的是做學問。我最感興趣的問題是金庸以八十歲高齡遠赴劍橋大學求學之事。金庸說:「劍橋大學先給了我一個榮譽博士,排名在一般教授、院士之上,所以我再申請念博士,他們說:不用念了,你這個榮譽博士已經比他們都高了。我說:我的目的是來跟這些教授請教。後來校長就同意了。在劍橋念博士有一個條件,就是博士論文一定要有創見,如果是人家寫過的文章,就不要寫了。」 \n 我說:「您的小說在四十八歲以前精力最旺盛的時候就寫完了,後來做了第一次修訂,還有第二次,還有第三次,這個我就覺得很好奇。」金庸笑了笑,說:「我自己不是好的作家,好的作家都是這樣子的。托爾斯泰寫《戰爭與和平》,寫好以後要交給印刷廠去付印了,印刷工人覺得這個字勾來勾去看不懂,他太太就重抄一遍,抄好了放在那裡。托爾斯泰看這完全是根據自己修改的來抄,當然好得多,但是他覺得自己寫得不好,又把他太太抄的草稿改得一塌糊塗。印刷工人還是看不懂,他太太又幫他抄一遍,托爾斯泰又把它改了。所以自己寫的文章,一定可以改的。」 \n 我的小說比較熱鬧 \n 我隨即說:「問題是人家覺得您的小說已經可以不朽了,還要那麼改?」金庸說:「不敢當!我這個明河社是專門出我的小說的,我修改之後要重新排過,每修改一次要花很多錢的。普通作家寫了以後,叫他修改一個字,他也不肯修改的,改一個字花錢太多了。這個明河社本來是可以賺錢的,賺的錢都花在修改上面。普通作家沒有這個條件,給了印刷廠,印刷廠就不肯給你改的,要拿回來修改一個字也很麻煩的。當時看看改過已經不錯了,但是再過十天八天看看,覺得如果這樣寫會好一點。我寫武俠小說還是比較認真,比較用心的。」 \n 我說:「有人說,您是中國歷史上最暢銷的小說家。」金庸笑道:「我的小說容易看,像沈從文的小說我比較喜歡,但是比較高深,比較難懂。魯迅的小說也很好看,但是我的小說比較熱鬧。」 \n 我問:「如果沒有香港這個地方,也不可能產生這樣的小說?」金庸說:「在內地不可能,在台灣可以,古龍也蠻不錯的。」 \n 我問:「您相信一百年以後還有人讀您的小說嗎?」金庸說:「我希望有。」 \n 改編成影視常感失望 \n 我對金庸的小說改編成影視常感失望,便問:「您的小說大概是在中國最多被改編成為電影、電視的吧?」金庸說:「很多改編把我的小說歪曲了。香港人看了也不滿意,他們說:如果你有金庸這個本事,自己寫一個好了。他們不會照我原來的小說這樣拍的。」 \n 我又問:「張紀中拍的電視劇改編得怎麼樣?」金庸說:「我跟他說:你改了,我不承認。他拍的,我有些看,有些不看。有些拍不好,我就不看,我跟他說:你有些拍得不好。」我笑道:「我覺得《天龍八部》拍得比較好。」金庸也笑道:「《天龍八部》沒有什麼改動的。以前我說:你不要改了,要改不如讓編劇自己去寫好了。編劇寫不出來就沒有本事吃飯了。」我說:「其實您在創辦《明報》之前曾經做過電影編劇,您的很多小說一章一節就是電影、電視的寫法。」金庸說:「是的。我寫劇本,當時是在左派電影公司,他們要講階級鬥爭,講貧富懸殊,要打倒有錢人,但是電影老是講階級鬥爭,人家是不喜歡看的。」我問:「您原來看過許多西方電影,然後把電影手法溶入到小說裡?」金庸一聽,不禁微笑:「對,西方電影、電視我都看。當時在香港寫影評,就每天看一部電影,香港放電影很多,每天看一部都看不完的。現在沒有這麼多電影看了……」 \n 金庸晚年不太喜歡聊辦報紙與寫小說,而念念不忘的是做學問。我最感興趣的問題是金庸以八十歲高齡遠赴劍橋大學求學之事。金庸說:「劍橋大學先給了我一個榮譽博士,排名在一般教授、院士之上,所以我再申請念博士,他們說:不用念了,你這個榮譽博士已經比他們都高了。我說:我的目的是來跟這些教授請教。後來校長就同意了。在劍橋念博士有一個條件,就是博士論文一定要有創見,如果是人家寫過的文章,就不要寫了。」 \n 金庸想了幾個問題。首先,提出一個匈奴問題:因為中國學者認為在漢朝時,衛青、霍去病跟匈奴一打仗,匈奴打不過,就撤退到西方去。西方人就不同意這種講法,認為匈奴是在東亞、西亞、中亞自己發展出來的一個民族,所以跟中國講法不同。「我準備用中國的史料寫關於匈奴的研究,有一位教授在這方面可以說是專家了,他用匈牙利文講了一些話。我說:我不懂匈牙利文,對不起,你講的意見我不懂。他說:這個意見已經翻譯成法文、英文了,如果你去匈牙利,我可以推薦你,你可以念三年匈牙利文再來研究這個問題。我說:我年紀也大了,再去念匈牙利文恐怕不行了。他說:你最好另外寫一個問題。」 \n 隨後,金庸就想寫一篇關於大理的論文:「因為我到雲南去,大理送了我一個榮譽市民稱號,送了我一塊地:如果你喜歡在這裡住,我們歡迎你。我說:我有一些研究大理的資料,也去過幾次,我寫大理成立一個國家的經過是怎麼樣的。大理是很好的,西方也不大瞭解。不過,有一個教授就講了許多古怪的話,我也不懂,他說:這是藏文,本來南詔立國是靠西藏的力量來扶植的,所以大理等於是西藏的附屬國,後來唐朝的勢力擴張過去,才歸附唐朝,大理跟西藏的關係是很深的。我說:我也不懂藏文。他也覺得寫大理不大容易。」 \n 兩個論題都被推翻後,金庸考慮到中國考古學家從西安發掘出來的東西。以前說唐朝玄武門之變,兵是從東宮從北向南走,再打皇宮。金庸認為這條路線不通,為什麼要這樣大兜圈子呢?直接過去就可以。金庸說:「我心想唐朝寫歷史的人,是在李世民控制之下的,他吩咐這樣寫就這樣寫了。我研究發現是皇太子和弟弟過來,李世民在這裡埋伏,從半路殺出來,把他們打死了。歷史上這條路線根本就是假的,因為李世民作為弟弟殺掉哥哥不大名譽。我認為唐朝的歷史學家全部受皇帝指揮,不但是唐朝,從唐朝、宋朝,一直到現代,所謂真的歷史是假的,喜歡怎麼寫就怎麼寫。」金庸的碩士論文就以玄武門之變為主要內容:《初唐皇位繼承制度》(The imperial succession in early Tang China),得了很高的分數。(待續)

  • 藍心湄和「前緋聞對象」藍正龍首度合作 嫌他是難聊句點王

    藍心湄和「前緋聞對象」藍正龍首度合作 嫌他是難聊句點王

    台灣與新加坡跨國合作的戲劇作品《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15⽇舉辦盛大開鏡記者會,台灣、新加坡共11位演員群登場。多年前傳過姊弟戀烏龍緋聞的藍心湄、藍正龍首度戲劇合作,藍心湄笑說,覺得他結婚生子後變很多,前一天定裝抱他時,有種「非常慈悲的父親」感覺,以前他單身時比較「碰碰跳」,沒變的是,他一樣是很難聊的「句點王」。 \n \n藍心湄說,跟藍正龍講話時他仍舊是只會回「嗯」,也都沒啥表情,她只能趕緊邊想話題,包括誇「女兒好漂亮、兒子好帥」,結果他只回「像我」兩字,她再誇說「基因好好、太適合懷孕了」,他又只回「我老婆不生了」,她改聊社會新聞,聊幼稚園老師打小孩、問他「吃肉圓喜歡加辣椒嗎」,他都沒表情,「結果又是句點,跟他聊天好累喔」。藍正龍笑著解釋,因為兩人好幾年沒碰面了,有點生疏。 \n \n即將跟藍正龍拍對手戲、緊密相處四個多月的曾之喬聽到他是句點王,連忙問他:「你喜歡人家找你聊天嗎?因為我很愛找人聊天,想說要有自知之明,如果找您聊天會打擾您嗎?哪類話題比較覺得值得一聊呢?畢竟我們戲那麼多!」藍正龍則酷酷回「可以聊啦」。 \n \n已是人父的藍正龍也被問起「肉圓狠父」家暴事件,他說看了新聞當然還是會生氣難過,但不會情緒特別反應很大,因為他知道這不是單一事件,這社會就是有善有惡,把下一代教育好更重要。他自己遇到教育小孩快崩潰抓狂時,都會告訴自己:「多給我和小孩10分鐘!」他發現這招很有用,自己不著急了,小孩也有緩衝時間。至於會不會擔心女兒讀幼兒園也被虐?他說每天都會跟女兒聊天,例如她會自己說「今天很難過」,他追問之下才知道是女兒吃飯太慢了,在學校被老師念了幾句。 \n \n藍正龍也透露一兒一女就是喜歡學大人,例如兒子看到他拖地,就會搶著也要拿拖把玩,日前他聽到老婆周幼婷突然大叫一聲,原來是孩子們學媽媽平常洗衣動作,把洗衣精倒在地上了。 \n \n他劇中飾演銀行家富二代,為拍這部戲即將到新加坡長住兩個多月,由於這是升格爸爸後離家最久的一次,他透露老婆小孩會有幾天去陪他,所以不會那麼久看不到小孩。 \n \n《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由拙八郎創意執行攜手新加坡最大電視台新傳媒、臺視啟動開鏡儀式,該劇以2016年轟動全台的ATM吐鈔盜領案為背景,貨輪海上喋血、臥底警察失蹤揭開序幕,呈現華人世界傳統倫理教育養成的小人物,面對現代社會高度物慾發展、充滿競爭壓力的資本主義社會的曲折故事。超豪華卡司陣容包括台灣的藍心湄、藍正龍、曾之喬、劉冠廷、曾沛慈、庹宗華、吳岳擎、張耀仁,新加坡則有陳泂江、陳羅密歐、沈琳宸出席開鏡記者會。該劇預計將於8月底9月初於新加坡新傳媒以及台視兩地同步播出。 \n \n藍心湄加入主演是卡司中的大亮點,有台灣瑪丹娜之稱的她,這次在劇中,飾演一位曾紅極一時的女歌星甄蒂,過氣後尋求演出機會。藍心湄會先上過劇組所安排的表演課,她對演出非常期待,「演過這麼多角色,都在演別人,甄蒂這角色的工作還有個性與我很像,我覺得演自己反而最難,很期待能夠突破自己的盲點,如果罩門可以被打開,以後演什麼就沒問題了吧!這也是我答應演出的原因之一。」被問及如何詮釋劇中過氣女明星,藍心湄笑答:「這件事早晚都要面對,就先來體會一下。」她劇中沈迷網路遊戲、在網路上認識了小20幾歲的小鮮肉陳羅密歐,這點與她本人差異最大,她私下不玩Game,也沒玩過網路交友,透過演出學到這些,讓她覺得非常新鮮。 \n \n新加坡演員陳羅密歐,劇中他離鄉背井到台灣學掛爐烤鴨,與藍心湄展開一段有趣的緣分。私下陳羅密歐也是個吃貨,準備在台灣大吃特吃,才待了幾天就吃遍了台北夜市,陳羅密歐驚呼:「台灣的香腸好大!新加坡也有台灣香腸,可是是短的,台灣的香腸怎麼這麼長?」邊講邊比劃著香腸大小,讓全部演員笑翻。陳羅密歐的戲份都在台灣,平常喜好攝影的他,期待邊拍戲邊拍攝台灣美景。 \n \n沈琳宸飾演陳羅密歐的妹妹,哥哥到台灣追夢,她守護著老家的海南雞飯,平常則是位警花,劇中她需要制伏歹徒,會有打鬥動作戲,手長腳長的她,只是先學著翻筋斗,已經嚇出一身冷汗:「好怕脖子會受傷。」她的戲份都在新加坡,讓她大呼可惜。新加坡男神陳泂江將與藍正龍來場影帝演技切磋,他也相當期待來台灣拍攝,他搞笑說:「想看這裡的導演兇不兇。」 \n \n本劇警察組演員們,讓藍心湄直呼:「也太帥了吧!」劉冠廷劇中飾演刑警、吳岳擎飾演基層員警,兩人先學了擒拿術,兩人因為熟識,原本想互相放水,反而吸引教官注意,教官馬上親自示範,兩人下場都趴倒在地上。 \n \n曾沛慈劇中飾演機伶的社會線文字記者,事前先到媒體去做實習,曾沛慈實習後發現,社會線記者工作非常高壓,覺得自己當歌手真幸福,會努力詮釋角色,她將與飾演刑警大隊長的庹宗華、飾演基層員警的吳岳擎,為劇中案件忙得焦頭爛額。一旁的曾之喬則相當羨慕沛慈可以實習,因為她演出的角色不太有辦法做角色功課,真的很難去找到地方實習,還笑說:「還是大家以後接到詐騙電話都轉給我,讓我聊天取經好了!」 \n \n《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是台灣與新加坡合作的創新作品,文化部長鄭麗君也在請辭慰留後首次露面出席開鏡發佈會,她笑說,這幾天很多人在問文化部怎麼樣,她特別以本劇劇名回應:「我這邊OK!」她更表示,這部旗艦型作品牽起了台灣與新加坡更重要的友誼橋樑,透過兩地合作,透過戲劇,看見彼此精彩的創作生命力,這個片名太厲害了,一定會成為台新兩地的通行語。

  • 三少四壯集-即將消失的橘紅色城市

     一起旅行的好友費智不喜歡葉里溫,他說這座城市沒有重點,很難產生聯結。 \n 我基本上贊同他的觀點。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旅人必須找到一些可以產生歸屬感的地點,通過這些點,讓自己成為城市的一部份。在葉里溫你很難找到歸屬,因為這裡的一切不停變動,但我仍喜歡城市的一些角落,比如幾座老教堂的庭院,赭紅色的外牆搭配院中聳立的絲柏和楊樹,與街角平凡無奇的公園無異,然而,在這裡,你可以從滾動的現實抽離出來,去記憶城市原來的顏色。 \n 葉里溫的市中心是圓形的,圓形內的道路以X形交叉,圍繞這個圓形的,是一個綠色的公園環帶。這是建築師塔馬尼揚(Alexander Tamanian)在1920年代擘劃的現代首都,他用亞美尼亞的火山岩,將葉里溫打造成一座溫潤的橘紅色城市。二十世紀初的葉里溫只是俄羅斯帝國治下的一個省城,大量的亞美尼亞人居住在君士坦丁堡,在鄂圖曼的統治下從事商業活動;亞美尼亞的知識菁英則聚集在文化、藝術、思想風潮蔚及一時的喬治亞首府堤比里西(兩座城市距離約500公里);仔細檢視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亞美尼亞知識菁英的歷程,堤比里西幾乎是他們共同居住過的城市。他們說與亞美尼亞文沒有關係,連字母都完全不同的喬治亞文。 \n 塔馬尼揚打造的葉里溫今天也不堪使用了,亞美尼亞政府並沒有選擇在市中心外打造新的當代都會中心,而是直接在塔馬尼揚的設計圖上就地重建。一座座二、三○年代亞美尼亞式建築(它們是三、四層的石材與木結構樓房)面臨拆除的命運,從西方橫向移植來的鋼骨玻璃大樓取代了這些在陽光下透著橙紅色、雨天時呈鐵黑色的樓房。葉里溫的市中心就像一個大型工地,佈滿坑洞與灰塵。 \n 我不確定未來的亞美尼亞人是否會滿意這樣倉促的改建,穿過通往歌劇院的南北向的北大街(Avenue du Nord)就像走過小型的倫敦金融區,你會看到標示著Lavazza與Illy的連鎖咖啡店,有保全管理的大樓缺乏特性(從工地的標示可以看見,不少開發案由中國建商承包),與倫敦紐約相比,嚴重缺乏當代性的脈絡以及對當代都市的理解;一座城市的發展不應為懷舊而束縛,但也不需要在沒有思考的前提下,隨意更動原有的完整建設。難不成所有的政客和商人都以為,中國式的現代化便是無限商機的保證? \n 我還喜歡偏離市中心的幾個區塊,這些地鐵站連英文標示都沒有的地區(2011年第一次去葉里溫的時候,必須捧著地鐵圖,從市中心有英文標示的幾個站開始默數才能到達)年久失修,甚至醜陋,但是,在此漫步,會發現一種很有凝聚力的常民生活方式。大部份市民,包括我們的房東赫莉普希梅(Hripsime)太太,都聚居在這種蘇聯時期發展起來的住宅區。 \n 畫家賈克梅蒂(Albert Giacometti)說:「誰想瞭解蘇聯力量的強大及共產主義怎樣如何在一座城市落實,必須去葉里溫看看」。這句話沒有錯,可是,不久的未來,建築在葉里溫留下的歷史年輪,應該就會完全改變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