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圓明園的搜尋結果,共155

  • 圓明園沉睡百年古蓮子終開花

    圓明園沉睡百年古蓮子終開花

    遊客在北京圓明園荷花基地觀賞在圓明園考古出土的古蓮子首次開放的第一朵花。

  • 沉睡百年 圓明園古蓮開花

    沉睡百年 圓明園古蓮開花

     像睡美人一樣,大陸北京圓明園沉睡百年的古蓮「復活」開花了。這些古蓮子從如園遺址考古出土,在專家精心培育下,7日於圓明園荷花基地首次盛開。此消息傳出立即登上熱搜,網友讚歎生命的奇蹟之外,也調侃古蓮大玩「穿越」,一覺起來發現「朕的大清已亡了」。

  • 神奇 圓明園沉睡百年古蓮復活開花

    神奇 圓明園沉睡百年古蓮復活開花

    童話故事也沉睡公主,被王子一吻清醒的浪漫故事,而今天在中國大陸有一個真實的沉睡百年睡蓮復活的大神奇,大陸媒體紛紛報導,7月7日,圓明園迎來了一個好消息,如園遺址考古出土的古蓮子現已在圓明園荷花基地首次盛開!

  • 聖母院大火扯上圓明園 陸官方聲明令人省思

    聖母院大火扯上圓明園 陸官方聲明令人省思

    法國巴黎聖母院昨天遭逢祝融之災,教堂尖頂和屋頂付之一炬,全球為之嘆息,但在有陸媒藉此提及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歷史,部分網民在下留言為聖母院大火叫好;對此,不僅圓明園官方微博都發表聲明「衷心祈願文物都能源離災難,代代傳承」,連官媒都出面喊該放下仇恨。

  • 巴黎火燒心  陸網民悲憶圓明園

    巴黎火燒心 陸網民悲憶圓明園

    見證歐洲800多年興衰的法國巴黎聖母院遭祝融襲擊,大批法國民眾聚集街頭唱聖歌,祈禱火勢儘早撲滅,第一時間到現場視察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喊出「捐款重建聖母院」,卻引來大陸網民熱議,不少人想起火燒圓明園,忍不住國仇家恨起來,呼籲「圓明園也該捐款了,要超越國界」。

  • 台灣人看大陸》走入一幅蒼涼的畫裡

    當你站在圓明園遺址公園裡的西洋樓遺址前,你心裡是什麼感覺?

  • 全球限量發行3,000套 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 震撼發行

    全球限量發行3,000套 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 震撼發行

     中國國際金銀幣公司為傳承中國十二生肖文化精髓,首次發行「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大全套」,被尊譽為「生肖第一幣」,全套共12枚每枚面值30美元,採用90克白銀、6克黃金再現12個經典畫面。該套幣配有收藏證書及鑒定證書,全球限量發行3,000套,臺灣發售每人限購2套,售完為止,全球統一發行價每套新臺幣12,800元。

  • 圓明園熱又來了!

    圓明園熱又來了!

    戴忠仁主持《國寶檔案》昨晚播出「圓明園首出現了」引起許多人關注和討論,華人圈的觀眾都為十二生肖的龍首出現在法國巴黎拍賣感到驚訝,戴忠仁的手機與電郵不斷有各種訊問,今晚節目將再接續播出「殘園驚夢」,讓大家看看一百多年前的第一批圓明園照片。 \n \n戴忠仁表示,今天的節目會讓大家更了解園明園的文物不是只有獸首,也有精美的玉器,也會讓大家見到清代宮廷的金龍,其華麗與勇猛姿態,和拍賣的龍首相較又有不同風貌。 \n \n戴忠仁說清朝的宮廷庭園圓明園被譽為「萬園之園」,雖然圓明園在1860年被英法聯軍所毀,可是其魅力未減。儘管圓明園位於中國大陸,但是最早有眼光從國際拍賣市場買進圓明園獸首的是台灣收藏家,德國人所拍第一批園明照片的原始玻璃底片至今也是台灣藏家所擁有。 \n \n戴忠仁表示與清朝宮廷有關的文物收藏,台北故宮是首屈一指,但台灣民間的宮廷收藏仍然是深不可測。展現圓明園風華與滄桑的「殘園驚夢」專輯今晚11點在人間衛視頻道播出,全球同步網路直播。 \n \n

  • 巴黎拍賣的圓明園龍首 是真是假?

    巴黎拍賣的圓明園龍首 是真是假?

    2018年全世界拍賣都有很多有趣也重要的事件,但萬萬沒想到就在最後的一個月巴黎出現了一個銅製的龍首,在順利拍賣成功後才傳出消息這是圓明園的龍首!這個消息在華人圈炸鍋了! \n \n《國寶檔案》主持人戴忠仁花了很長時間比對及對人事物的追蹤,終於理出頭緒,並將在本月27號(四)晚間11點的節目中播出「圓明園龍首現身了?」專輯。從台北、北京、巴黎同步追蹤,告訴觀眾這件東西的來歷,以及從歷史、鑄造工藝等角度詳細分析這一件龍首到底是不是來自圓明園?以及龍首還在台灣的說法可行嗎? \n \n現存的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都在中國大陸,但是從國際拍賣市場開始出現圓明園的獸首,就是台灣的收藏家介入擁有的,戴忠仁也將介紹這些獸首和台灣的關係。他說,郎世寧當初設計的是西方裸女的造型,但為何卻變成十二生肖獸首?這些獸首值得花這麼多錢嗎?戴忠仁都將在節目中一一討論。 \n \n「圓明園龍首現身了?」專輯將在本月7號(四)晚間11點,於人間衛視頻道播出,全球網路同步直播。 \n \n

  • 圓明園原貌首曝光 世上唯一資料

    圓明園原貌首曝光 世上唯一資料

     疑似大陸圓明園龍首亮相法國某拍賣會的消息引發大量關注,相較於備受關注的獸首,同天拍賣的幾本相冊顯得低調,但對圓明園研究者來說,相冊中多張從未公開過的照片,展現圓明園部分毀於英法聯軍之手前的木構建築模樣,成為這些建築現知唯一的影像記錄。這對研究圓明園的變遷意義重大,甚至可能會帶來顛覆性的改變。 \n 據拍賣行官方網站介紹,疑似龍首亮相當天,還有3本相冊參與拍賣。其中成交價最高的一本是包含91張照片,估價600至800歐元的舊相冊,最終拍賣價格為13萬7500歐元,(約新台幣488萬元)。據拍品介紹,這組照片是法國人薩馬累於1880年至1884年間拍攝,主要內容包括法國風景、北京街貌、圓明園建築等。 \n 作者曾在北京住4年 \n 這樣一組中西夾雜的舊照片為何拍出高價,中國圓明園學會學術專業委員會委員、北京史地民俗學會理事劉陽說,最終拍得該組照片的是一名華裔買家,也是他的朋友,買家對這組照片情有獨鍾,是因為其中包含了十幾張從未公開過的圓明園舊照。 \n 劉陽經朋友許可,21日下午藉由學術交流會議的機會,向學界展示了相冊中的大部分照片。 \n 他介紹這組照片說,薩馬累是清朝末年法國駐華參贊,在北京生活了4年,是圓明園「發燒友」,會說薩馬累為發燒友,是他到中國前,就專門購買了一本關於圓明園的相冊,到北京後他更是多次前往圓明園進行拍攝。 \n 劉陽指出,此次挖掘出來的這組照片最大價值在於,提供許多已經被毀的圓明園建築的原貌。照片中拍攝了圓明園西部的幾座木構建築,充分說明作者拍攝時,慎修思永大殿、課農軒、海嶽開襟等木建築還沒有被毀。 \n 學界研究或被推翻 \n 此外,得益於影像資料的直觀記錄,許多學界的猜想得以被證實或推翻。比如海嶽開襟,之前大家猜測說,是座三層建築,但據照片來看,顯然這是一座兩層建築。照片曝光後,發現以往對圓明園建築的修復,有可能與原貌並不一致,例如三孔橋原貌和複製品就是皇家園林和普通公園的區別。有些東西是透過圖紙或者樣式雷的模型無法複製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影像資料在數位復原甚至實物復原領域,卻可以提供很大的支援。 \n 劉陽說,相冊裡的多張木構建築照片是已知圓明園毀於英法聯軍之手前,留在世間唯一的影像記錄,這是可改變圓明園研究的一批照片。 \n 這批影像的出現也為火燒圓明園這段歷史,提供最直觀的畫面資料,像大家最熟悉的大水法遺址,現在只剩幾座石柱,很難想像當年的原貌;但透過照片就會發現,英法聯軍的大火後,西洋樓仍保留了雕工精美的構件,只是後來又遺失在歷史長河中。 \n 小靈通 圓明園 \n 圓明園遺址公園官網介紹,如今的圓明園是由清代相毗連的圓明、長春、綺春三園組成,為清朝五代皇帝歷時150餘年,集中無數能工巧匠傾心經營的皇家宮苑。建於清朝康熙四十六年(西元1707),最初是康熙給皇四子胤禛(雍正)的賜園。圓明園的園林造景多以水為主題,因水成趣,不少是直接吸取江南著名水景的意趣。圓明園後湖景區,環繞構築九個小島,是大陸疆域「九州」的象徵。島上建置的小園或風景群,既有特色,又彼此相借成景。 \n 雍正喜歡在此居住。乾隆則喜歡在此消暑。長春園西湖中的海嶽開襟,在白玉石圓形巨台上建有3層樓殿宇,遠遠望去好似海市蜃樓一般。(孫曜樟)

  • 圓明園龍首現身?2400萬人幣拍出

    圓明園龍首現身?2400萬人幣拍出

     法國TESSIER&SARROU拍賣公司17日下午2點30分舉行的拍賣會上,出現一件疑似圓明園流失龍首,引起大眾關注。大陸圓明園學會學術專業委員會委員劉陽指出,這件流失龍首最終以24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價格,被一位華人收購。 \n 「啥也不說了!恭喜!恭喜!」對於圓明園流失龍首被華裔買家收購,劉陽樂觀看待。他認為,當年因戰爭流失海外的龍首,也許有望回歸大陸。 \n 表面保存良好 \n 根據拍賣行官網,此件龍首高40公分,長45公分,介紹中只有「頸部有著精美鱗片」、「龍嘴張開露出獠牙」等外型描述,沒有涉及圓明園與清朝歷史。照片顯示,該件銅質龍首表面保存良好,龍嘴內部有些輕微破損,但左右臉有些不對稱。 \n 劉陽指出,這項拍會的過程十分迅速,一開始喊出100萬歐元的價格,此後一路叫價,不到20分鐘後就落槌,由一名華人買下龍首,加上佣金等費用總計約2400萬元。 \n 拍賣完成後,有越來越多人質疑該件文物的真實性。網友指出,根據官方提供的照片顯示,該件龍首沒有出水口,怎麼會是圓明園的十二獸首呢?還有人說,該龍首與其他已知的獸首相比,表面太過光滑,造型風格也不太相似。 \n 對於龍首真偽,劉陽指出,該件文物確實有出水口,「網友之所以認為沒有出水口,是照片角度導致」。據劉陽提供的龍首內部照,確實能見到該文物舌頭位置留有小孔。 \n 傳承脈絡清晰 \n 劉陽「盯」這件拍賣長達1個月,期間仔細研究該文物的內部、外部等各種細節照片,再透過賣家提供的資訊與現有的獸首細節進行對比。劉陽表示,這件龍首大小、材質與其他已發現的獸首一致,且文物的前任收藏家也符合歷史脈絡,「我認為這件東西是圓明園的」。 \n 此場拍賣大部分作品都為法國德薩馬雷家族所有,使龍首的真實性又再提升。他解釋,法國的康特·德薩馬雷(Comte de Semaille)是19世紀中法戰爭時期的法國駐華參贊,有漢名為「謝滿祿」,在中國生活多年,回國後出版了《北京四年回憶錄》,記錄著他在圓明園遺址的經歷。 \n 「相比其他幾座已知的獸首,龍首的傳承脈絡是最清晰的。」他強調,自19世紀開始直到此次拍賣會為止,這件龍首一直都是由德薩馬雷與其後代所收藏,從未易手;因此「傳承方面來講,該龍首的真實性還是十分可信的」。

  • 圓明園十二生肖金幣 限量登場

    圓明園十二生肖金幣 限量登場

     美國金幣總公司新推出全球第一套美元面值「圓明園十二生肖金幣」,全球限量發行1萬套,台灣限量50套,統一發行價每套新台幣18,800元,即日起開放訂購。 \n 「圓明園十二生肖金幣」每枚1/4盎司純銀,共耗用6克黃金、90多克白銀,取得領事館外交認證、中國保利藝術博物館領銜收藏、大法官宣誓證明、中國律師全程見證,更有多重官方防偽加密,確保收藏價值。 \n 台灣發行單位博大藏品公司指出,1981發行的雞年生肖、1982年的狗年生肖、1995年發行的《徐悲鴻‧老子和牛》生肖,年平均增值率達到220%~280%,雖然單枚生肖發行量多達幾萬枚甚至幾十萬枚,但升值幅度仍然很大。 \n 美國金幣總公司全球發行的自由女神金幣至今上漲4萬倍,現拍賣價高達50萬美元;羅斯福金幣大全套更上漲20萬倍,大全套拍賣價更是高達320萬美元。 \n 美國金幣總公司選擇在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發行祈福吉祥瑰寶第一套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金幣大全套,幣面圖案精美,黃金白銀材質,工藝極其複雜,每枚面值20美元,原始發行價格超低,為全世界收藏者的投資預留可觀的升值空間。訂購熱線:(02)2788-6222。

  • 圓明園生肖第一幣 全台限量開賣

    圓明園生肖第一幣 全台限量開賣

     國寶“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大全套”被譽為“生肖第一幣”,收藏投資價值攝人心魄!該套藏品全球限量發行,博大藏品有限公司取得授權在台以超低價新台幣7,000元獨家發行,全台限量200套,即日起震撼特賣。 \n 博大藏品公司指出,圓明園十二生肖中的牛首、猴首、虎首、豬首、馬首、鼠首、兔首圓滿回歸中國,龍首回歸台灣,期盼蛇首、雞首、狗首、羊首也能早日回歸。為傳承中國十二生肖文化精髓,中國官方單位北京工美集團首次發行“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大全套”,這項創舉,結束了獸首生肖幣單枚發行史,開賣以來,迅速受到收藏者的熱烈追捧。 \n 為隆重紀念國寶獸首回歸中國,北京工美集團以國寶“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為原型,鑄造“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大全套”,共使用36克白銀再現12個經典畫面,成為具永久收藏價值的藝術瑰寶。 \n 業內專家共同認為,“圓明園十二生肖紀念幣”集貴金屬價值、十二生肖文化價值、國寶價值、藝術價值、精湛工藝價值,限量發行和超低首發價格,必創新一輪“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大全套”升值神話。 \n 首套“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大全套”從審批到立項歷時63個月,審批通過之後,第一套樣幣被發行方以國禮規格送往白宮,由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永久收藏,精湛的造幣工藝及文化藝術價值,獲得歐巴馬的高度讚揚。 \n 中國國際金銀投資專家楊光明教授指出,生肖題材的紀念幣是一項穩定的投資標的,漲幅最大,套幣首次將十二生肖獸首完整鑄在12枚生肖金幣上,單以白銀和工藝價值來比較,就完全保本。台灣人口2千3百萬,只發行200套,“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紀念幣大全套”必將成為投資者或收藏家的最愛。收藏熱線:(02)2788-6222。

  • 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下)

    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下)

     縱使西洋樓和舍衛城現今都只剩下遺址,可是,就算僅僅是看著戰火中倖存的斷垣殘壁,遙想百年前的原狀、腦補當時的盛況,今人也會為古人建築之異獻上掌聲和嘆息吧。至少,當時建築的技術和設計的巧思就讓我嘖嘖稱奇;接著再想到東西方的交流,那些相隔千里而為此前仆後繼的人們,及他們為推動東方現代化巨輪所投入、承擔的資本與風險,就更加心折了;但思緒卻不甚有勇氣繼續追尋,因為這段歷史的結果和影響,尤其是負面而巨大的衝擊,令人痛心。 \n 還是那些只在神話傳說中出現的境界更加引人入勝。這些以文字作品或口耳相傳的形式存在的地點,與其說是圓明園設計師們靈感的來源,我想,或許更是他們想像力、創造力的泉源。由於這些地點並非南方園林、凡爾賽宮和舍衛城,並不存在於現實世界中,因此沒有所謂的原型作為對照組,讓人們指指點點、評頭論足,批點這個比較高明、那個略遜一籌;但凡有座宮殿自信能當得起「蓬島瑤台」之名、有座院落敢以「武陵春色」自稱,人們都願意為之心醉。他們甚至相信:原來這就是蓬島瑤台、武陵春色的「真面目」,然後以此「證明」古人寫得真好。 \n 移天縮地在君懷 \n 即或此建築實有所本,設計師才是模仿、複製、使之再現者,其設計之所本且是已經寫定的文字、已經大致定型的傳說,早就有了既定的形象,設計師仍然有極大的發揮空間。因為口耳相傳、文字傳抄的過程中免不了加油添醋,再者,為了使境界更加高深縹緲,這些描述通常著重於意境,而不直接描寫建築物本身;於是,這就為建築師提供了極大的想像和創造空間。他們成功打造出「方壺勝境」等如夢似幻的人間洞府,又有「濂溪樂處」、「廓然大公」等修心養性之所。 \n 圓明園既是皇家苑囿、滿清歷代皇帝又經常在此理政,皇親貴冑遂紛紛在周圍築巢,形成一整片的園林建築。只是貴戚大臣的私家園林雖與皇家御苑圓明園連綿成群,各自鉤心鬥角、爭奇鬥豔,卻難以與圓明園爭勝。舉例而言,圓明園中堆疊著數不清的異石奇山,晚清文人王闓運盛讚道:「誰道江南風景佳,移天縮地在君懷」;而群起仿效的周邊園林卻只換得一句「山石參差盡亞風」、一句「只知堆石」而已,在圓明園面前相形失色。(〈圓明園詞〉) \n 帝國傾頹橫遭劫難 \n 園中有所謂「四十景」,乾隆皇帝曾下旨分別繪圖;這些造景也該是萬園之園的功臣。我看四十景有三重境界。第一重是物我合一:「鏤月開雲」、「天然圖畫」等景觀憑感官就能知覺欣賞。 \n 但是,我猜,具備高度文化素養的清皇室應該一如漢人的審美傳統,賞景不止於「我見青山多嫵媚」的主客分立,他們應該更加看重、追求「料青山見我亦如是」的主客消融、物我合一(辛棄疾〈賀新郎〉)。 \n 第二重在個人修養:「正大光明」、「澹泊寧靜」等景色不僅有娛樂、紓解身心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使觀者回歸自身,在觀賞的同時也自我反思並自我提升,勸勉自己也要有「茹古涵今」、「澡身浴德」的修養。 \n 第三重境界高遠,或許已經超越自期而直奔理想了:當身為統治階層的王公貴戚們遊行到「勤政親賢」、「九洲清晏」、「萬方安和」等處,他們不但耳目賞玩四圍的風光、自我期許成為更好的人,而且推己及人,希望普天之下,在我滿清的統治範圍內,盡都太平。另一方面,這也是統治者的自我要求,畢竟,世界大同還是有賴明君英主的治理啊! \n 我感受到造園命名者的用心良苦,我也願意相信其後世子孫大抵銘感於心、恪遵祖訓;然而,事實是:縱使歷代清帝大多兢兢業業、勤勉治國,他們終於免不了大清的黃昏臨到;縱使心存「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的抱負鴻圖,他們終於無力阻止帝國的傾頹,他們甚至無力保全自家的後花園。圓明園全盛時期的景況反映其主人的統治達於鼎盛,其焚毀、劫掠也預示了帝國被戰爭、列強乃至於國內的反對勢力交互蹂躪的結局──大清最後確實為內憂外患所掏空,就像富家宅院遭盜匪洗劫一樣。 \n 英法聯軍之役使圓明園橫遭劫難。以萬園之園為燃料的大火延燒數日,傳統中式木造建築那堪這麼一場大火?除了蓬島瑤台等幾座湖中小島尚能倖免於難,其他亭台樓閣又豈有這樣的運氣?石造建築西洋樓縱或免於煉獄,但其中的文物卻不免於淒涼的遭遇:有些遭受擊毀,有些流落他方,有些已不見蹤影卻也不知去向。一陣燒掠毀了鳳麟洲、西洋樓,四十景大多罹難,圓明三園(圓明、長春、綺春)中的長春宮也只剩下宮殿基址。 \n 可悲的是,清帝國推翻了,民國卻並未帶來更新:各路軍閥、派系權貴仍然不斷攫取、變賣園中僅存的遺物。到了現代,大量的人口猛然而迅速地遷入;為了生計,他們大規模地平山填湖、造地砍樹、拆遺址蓋房子。這場災難又漫衍了數十年,圓明園才得到應有的管理與保護,廢墟一片也才得以逐漸重建。 \n 難以重建唯有想像 \n 惟昔日的萬園之園又豈能真正重建呢?再怎麼努力,也不過是保存遺跡、另闢觀光服務之處以待遊客而已,如何能夠復原呢? \n 但使遊人藉由解說牌、模擬復原圖等等,能在心中想像出從前的樣子:宮廷苑囿、亭台樓閣、奇花異卉、珍禽異獸、皇親國戚、王公大臣──就像我藉此思古、懷古、傷古一樣,那也算是「重建」了吧。 \n 「昔日暄闐厭朝貴,於今寂寞喜遊人」是王闓運對圓明園發出的同情;現在,圓明園或許不再因為人煙稀少而寂寞。代之而起的是歷史繼承者考古和文化繼承者創新的需求,及其質量的要求。 \n 我遊行在圓明園中,沉浸在時(清末民初和羅馬帝國)空(斷壁頹垣,圓明園的和耶路撒冷聖殿的)中。 \n (全文完)

  • 台灣人看大陸》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下)

    台灣人看大陸》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下)

    縱使西洋樓和舍衛城現今都只剩下遺址,可是,就算僅僅是看著戰火中倖存的斷垣殘壁,遙想百年前的原狀、腦補當時的盛況,今人也會為古人建築之異獻上掌聲和嘆息吧。至少,當時建築的技術和設計的巧思就讓我嘖嘖稱奇;接著再想到東西方的交流,那些相隔千里而為此前仆後繼的人們,及他們為推動東方現代化巨輪所投入、承擔的資本與風險,就更加心折了;但思緒卻不甚有勇氣繼續追尋,因為這段歷史的結果和影響,尤其是負面而巨大的衝擊,令人痛心。 \n還是那些只在神話傳說中出現的境界更加引人入勝。這些以文字作品或口耳相傳的形式存在的地點,與其說是圓明園設計師們靈感的來源,我想,或許更是他們想像力、創造力的泉源。由於這些地點並非南方園林、凡爾賽宮和舍衛城,並不存在於現實世界中,因此沒有所謂的原型作為對照組,讓人們指指點點、評頭論足,批點這個比較高明、那個略遜一籌;但凡有座宮殿自信能當得起「蓬島瑤台」之名、有座院落敢以「武陵春色」自稱,人們都願意為之心醉。他們甚至相信:原來這就是蓬島瑤台、武陵春色的「真面目」,然後以此「證明」古人寫得真好。 \n \n移天縮地在君懷 \n即或此建築實有所本,設計師才是模仿、複製、使之再現者,其設計之所本且是已經寫定的文字、已經大致定型的傳說,早就有了既定的形象,設計師仍然有極大的發揮空間。因為口耳相傳、文字傳抄的過程中免不了加油添醋,再者,為了使境界更加高深縹緲,這些描述通常著重於意境,而不直接描寫建築物本身;於是,這就為建築師提供了極大的想像和創造空間。他們成功打造出「方壺勝境」等如夢似幻的人間洞府,又有「濂溪樂處」、「廓然大公」等修心養性之所。 \n圓明園既是皇家苑囿、滿清歷代皇帝又經常在此理政,皇親貴冑遂紛紛在周圍築巢,形成一整片的園林建築。只是貴戚大臣的私家園林雖與皇家御苑圓明園連綿成群,各自鉤心鬥角、爭奇鬥豔,卻難以與圓明園爭勝。舉例而言,圓明園中堆疊著數不清的異石奇山,晚清文人王闓運盛讚道:「誰道江南風景佳,移天縮地在君懷」;而群起仿效的周邊園林卻只換得一句「山石參差盡亞風」、一句「只知堆石」而已,在圓明園面前相形失色。(〈圓明園詞〉) \n \n帝國傾頹橫遭劫難 \n園中有所謂「四十景」,乾隆皇帝曾下旨分別繪圖;這些造景也該是萬園之園的功臣。我看四十景有三重境界。第一重是物我合一:「鏤月開雲」、「天然圖畫」等景觀憑感官就能知覺欣賞。 \n但是,我猜,具備高度文化素養的清皇室應該一如漢人的審美傳統,賞景不止於「我見青山多嫵媚」的主客分立,他們應該更加看重、追求「料青山見我亦如是」的主客消融、物我合一(辛棄疾〈賀新郎〉)。 \n第二重在個人修養:「正大光明」、「澹泊寧靜」等景色不僅有娛樂、紓解身心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使觀者回歸自身,在觀賞的同時也自我反思並自我提升,勸勉自己也要有「茹古涵今」、「澡身浴德」的修養。 \n第三重境界高遠,或許已經超越自期而直奔理想了:當身為統治階層的王公貴戚們遊行到「勤政親賢」、「九洲清晏」、「萬方安和」等處,他們不但耳目賞玩四圍的風光、自我期許成為更好的人,而且推己及人,希望普天之下,在我滿清的統治範圍內,盡都太平。另一方面,這也是統治者的自我要求,畢竟,世界大同還是有賴明君英主的治理啊! \n我感受到造園命名者的用心良苦,我也願意相信其後世子孫大抵銘感於心、恪遵祖訓;然而,事實是:縱使歷代清帝大多兢兢業業、勤勉治國,他們終於免不了大清的黃昏臨到;縱使心存「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的抱負鴻圖,他們終於無力阻止帝國的傾頹,他們甚至無力保全自家的後花園。圓明園全盛時期的景況反映其主人的統治達於鼎盛,其焚毀、劫掠也預示了帝國被戰爭、列強乃至於國內的反對勢力交互蹂躪的結局──大清最後確實為內憂外患所掏空,就像富家宅院遭盜匪洗劫一樣。 \n英法聯軍之役使圓明園橫遭劫難。以萬園之園為燃料的大火延燒數日,傳統中式木造建築那堪這麼一場大火?除了蓬島瑤台等幾座湖中小島尚能倖免於難,其他亭台樓閣又豈有這樣的運氣?石造建築西洋樓縱或免於煉獄,但其中的文物卻不免於淒涼的遭遇:有些遭受擊毀,有些流落他方,有些已不見蹤影卻也不知去向。一陣燒掠毀了鳳麟洲、西洋樓,四十景大多罹難,圓明三園(圓明、長春、綺春)中的長春宮也只剩下宮殿基址。 \n可悲的是,清帝國推翻了,民國卻並未帶來更新:各路軍閥、派系權貴仍然不斷攫取、變賣園中僅存的遺物。到了現代,大量的人口猛然而迅速地遷入;為了生計,他們大規模地平山填湖、造地砍樹、拆遺址蓋房子。這場災難又漫衍了數十年,圓明園才得到應有的管理與保護,廢墟一片也才得以逐漸重建。 \n \n難以重建唯有想像 \n惟昔日的萬園之園又豈能真正重建呢?再怎麼努力,也不過是保存遺跡、另闢觀光服務之處以待遊客而已,如何能夠復原呢? \n但使遊人藉由解說牌、模擬復原圖等等,能在心中想像出從前的樣子:宮廷苑囿、亭台樓閣、奇花異卉、珍禽異獸、皇親國戚、王公大臣──就像我藉此思古、懷古、傷古一樣,那也算是「重建」了吧。 \n「昔日暄闐厭朝貴,於今寂寞喜遊人」是王闓運對圓明園發出的同情;現在,圓明園或許不再因為人煙稀少而寂寞。代之而起的是歷史繼承者考古和文化繼承者創新的需求,及其質量的要求。 \n我遊行在圓明園中,沉浸在時(清末民初和羅馬帝國)空(斷壁頹垣,圓明園的和耶路撒冷聖殿的)中。 \n(全文完)(風流/台北市) \n

  • 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上)

    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上)

     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的首都,歷史悠久;就算在亡國期間,在波斯、希臘、羅馬等時代,這座山城仍然是猶大行省的首府。耶路撒冷的政治意義固然重要,不過,還有另一個層面比政治更加崇高,那就是宗教,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聖城,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地。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蓋了座聖殿,想當然耳,極其華美。然而,《聖經》卻記載了這麼一則令人詫異的故事: \n 當人們正在興奮地談論耶路撒冷的聖殿,讚嘆其如何以奇石堆砌、以供物裝飾,又多麼壯麗的時候,耶穌語出驚人,冷冷地,卻狠狠地,打臉對方:「沒錯,你們現在確實眼睜睜地看見這座殿宇,金碧輝煌、美輪美奐。只是我告訴你們:將來,等時候到了,這裡沒有一塊石頭還能留在另外一塊石頭上,沒有一塊還能保持原狀。」(《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 \n 因戰亂慘遭焚毀 \n 這位奇人的話語在當時當地引起不小的騷動,甚至有人以此控告、指證其不法,欲置之於死地;但他所言在日後卻實實在在成為了歷史,他一語成讖了。這座聖殿果然在日後為羅馬軍隊所劫掠、焚毀,乃至沒有兩塊石頭還能重疊在一起,整座聖殿拆毀殆盡;僅僅一道圍牆在這場浩劫中得以倖存。這面牆,亦即哭牆,就成為猶太人悼念往昔之處。 \n 耶穌針對耶路撒冷聖殿所發的預言、以及其應驗,使我想到另一座同樣位於首都、同樣極盡奢華之能事,而且也終於戰亂而慘遭焚毀的建築──圓明園。 \n 到大陸交換,過得最滋潤的大概非北京的交換生莫屬;到北京交換,最幸福的則應該是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的交換生了。棲身於首善之都,資源的數量和質量都是數一數二的。要是待得膩了,想到外地去浪,便利的交通網和互聯網也允許我們說走就走;只消動一動指頭,立馬可以訂票上路:搭乘直達車或中轉、住在酒店或青年旅社,及於各處景點的接駁服務、講解導覽服務、還有團購優惠的門票……無非「滑」指之間就可以解決。 \n 而手持北大或清華的學生卡,即使心知肚明自己只是「偽北清學生」,還是能感覺走路有風。此外,校址靠近圓明園和頤和園──明清時期的皇家園林,甚至校址就是先前的宮廷苑囿、貴族園林改建而來;日日在「舊時王謝堂前」學習、生活,又得以時時在皇宮大內遊賞、消磨青春,怎能不使我的幸福指數節節高升? \n 門票上的新大陸 \n 夏末秋初來到北大,正是去哪兒都合適的季節。為免辜負這大好的天光,我開始四界趴趴走。第一站,就從距離北大最近的圓明園開始。 \n 在大陸,學生簡直可說是「特權階級」:這個族群在很多方面都享受著特殊的優待。從大眾運輸、校園生活到醫療、飲食……直到各景點的門票都有大幅的優惠;不過,大部分門票的學生優惠只給予本科(大學)以下的學生,研究生以上就不再享有了。我呢,就大搖大擺地手持註明「本科生」的北大學生卡前往園區門口的售票處,豪爽地「點了一單」通票。圓明園景區有兩道門,首道門就是一般的大門,區隔園內與園外;另有一道門牆圈住園中園:西洋樓遺址景區、圓明園盛時全景模型展二處分別設有關卡,進入此區參觀還得另外購票。我的通票就沒有第二道門的限制,凡圓明園景區內都通行無阻。 \n 購得門票,我興奮地端詳著。有那麼一剎那,我感覺到發現了「新大陸」:門票上寫著的「(目月) 園」三個字,除了「園」,其他兩個字我都沒有看過,是有別於通俗的寫法。「 」字將「口」改寫為「ㄙ」,倒只是形狀略略不同而已;「(目月) 」字乾脆將「日」字邊加料,變成「目」,那就有意思了。據說這三個字乃是康熙皇帝的御筆親題:「圓明居士」本來是雍正皇帝的法號,康熙用來作園的名字,並賜給當時仍為貝勒──尚未登基的潛龍──的雍正。「(目月) 」字既以「目」為部,就在明亮、光明以外,多了耳聰目明、開張視聽、明察秋毫等語意。 \n 或謂這是康熙對雍正於為君之道的教誨,望其鉅細周知、表裡洞徹,成為一代明君。這麼說來,康熙早已定意傳位四子胤禛了? \n 這問題的答案世人不得而知。這百年懸案就交由史家吧;不管是得一公斷,還是繼續你一來、我一往而莫衷一是,都別在來客尋幽訪勝時擾亂了我們的雅興。 \n 無論如何,雍正即位後確實將這座宅邸整修為避喧聽政之處,並曾在一年之中長達361天於此處理朝政;後代繼任者也多在此理政。此舉帶動了周邊私家園林的建設;就說北大吧,其中有一部分校地以前就是和珅的淑春園。 \n 原本以為這改日為目的「(目月) 」字是圓明園所獨有,而且僅見於康熙所題的那塊匾(及其再製品,就如見於門票和簡介文宣品上的字樣);豈料,爾後接二連三地在別的地方也看到了。成都武侯祠的「(目月) 良千古」匾如是,濟南大明湖也有這麼一種寫法。 \n 世界的萬園之園 \n 圓明園是「萬園之園」。法國浪漫主義大師雨果使世人看見,或者想見,其園內所藏:「我們所有大教堂的財寶加在一起,也許還抵不上東方這座了不起的、富麗堂皇的博物館。那兒不僅僅有藝術珍品,還有大量的金銀製品。」(〈致巴特勒上尉的信〉)竊以為:不只是這些收藏,「萬園之園」之譽也該與圓明園的建築景致同享。 \n 收藏這些珍品寶物的地方,亦即園內的各幢建築,也為此園之博得盛名付出不小的貢獻。建築師的設計靈感有兩大來源:一是其他地方既有的建築,一是只在神話傳說中出現的境界。來自前者的宮殿有模仿南方園林的,因此園中多處流淌著清溪、映照著鏡湖;「西洋樓」、「舍衛城」等則是仿造外國的,分別有法國凡爾賽宮和印度舍衛城(印度列國時代憍薩羅國的都城,相傳釋迦牟尼在此頓悟)的影子。(待續)

  • 台灣人看大陸》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上)

    台灣人看大陸》失落的瑰寶:圓明園(上)

    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的首都,歷史悠久;就算在亡國期間,在波斯、希臘、羅馬等時代,這座山城仍然是猶大行省的首府。耶路撒冷的政治意義固然重要,不過,還有另一個層面比政治更加崇高,那就是宗教,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聖城,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地。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蓋了座聖殿,想當然耳,極其華美。然而,《聖經》卻記載了這麼一則令人詫異的故事: \n當人們正在興奮地談論耶路撒冷的聖殿,讚嘆其如何以奇石堆砌、以供物裝飾,又多麼壯麗的時候,耶穌語出驚人,冷冷地,卻狠狠地,打臉對方:「沒錯,你們現在確實眼睜睜地看見這座殿宇,金碧輝煌、美輪美奐。只是我告訴你們:將來,等時候到了,這裡沒有一塊石頭還能留在另外一塊石頭上,沒有一塊還能保持原狀。」(《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 \n \n因戰亂慘遭焚毀 \n這位奇人的話語在當時當地引起不小的騷動,甚至有人以此控告、指證其不法,欲置之於死地;但他所言在日後卻實實在在成為了歷史,他一語成讖了。這座聖殿果然在日後為羅馬軍隊所劫掠、焚毀,乃至沒有兩塊石頭還能重疊在一起,整座聖殿拆毀殆盡;僅僅一道圍牆在這場浩劫中得以倖存。這面牆,亦即哭牆,就成為猶太人悼念往昔之處。 \n耶穌針對耶路撒冷聖殿所發的預言、以及其應驗,使我想到另一座同樣位於首都、同樣極盡奢華之能事,而且也終於戰亂而慘遭焚毀的建築──圓明園。 \n到大陸交換,過得最滋潤的大概非北京的交換生莫屬;到北京交換,最幸福的則應該是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的交換生了。棲身於首善之都,資源的數量和質量都是數一數二的。要是待得膩了,想到外地去浪,便利的交通網和互聯網也允許我們說走就走;只消動一動指頭,立馬可以訂票上路:搭乘直達車或中轉、住在酒店或青年旅社,及於各處景點的接駁服務、講解導覽服務、還有團購優惠的門票……無非「滑」指之間就可以解決。 \n而手持北大或清華的學生卡,即使心知肚明自己只是「偽北清學生」,還是能感覺走路有風。此外,校址靠近圓明園和頤和園──明清時期的皇家園林,甚至校址就是先前的宮廷苑囿、貴族園林改建而來;日日在「舊時王謝堂前」學習、生活,又得以時時在皇宮大內遊賞、消磨青春,怎能不使我的幸福指數節節高升? \n \n門票上的新大陸 \n夏末秋初來到北大,正是去哪兒都合適的季節。為免辜負這大好的天光,我開始四界趴趴走。第一站,就從距離北大最近的圓明園開始。 \n在大陸,學生簡直可說是「特權階級」:這個族群在很多方面都享受著特殊的優待。從大眾運輸、校園生活到醫療、飲食……直到各景點的門票都有大幅的優惠;不過,大部分門票的學生優惠只給予本科(大學)以下的學生,研究生以上就不再享有了。我呢,就大搖大擺地手持註明「本科生」的北大學生卡前往園區門口的售票處,豪爽地「點了一單」通票。圓明園景區有兩道門,首道門就是一般的大門,區隔園內與園外;另有一道門牆圈住園中園:西洋樓遺址景區、圓明園盛時全景模型展二處分別設有關卡,進入此區參觀還得另外購票。我的通票就沒有第二道門的限制,凡圓明園景區內都通行無阻。 \n購得門票,我興奮地端詳著。有那麼一剎那,我感覺到發現了「新大陸」:門票上寫著的「 園」三個字,除了「園」,其他兩個字我都沒有看過,是有別於通俗的寫法。「 」字將「口」改寫為「ㄙ」,倒只是形狀略略不同而已;「」字乾脆將「日」字邊加料,變成「目」,那就有意思了。據說這三個字乃是康熙皇帝的御筆親題:「圓明居士」本來是雍正皇帝的法號,康熙用來作園的名字,並賜給當時仍為貝勒──尚未登基的潛龍──的雍正。「」字既以「目」為部,就在明亮、光明以外,多了耳聰目明、開張視聽、明察秋毫等語意。 \n或謂這是康熙對雍正於為君之道的教誨,望其鉅細周知、表裡洞徹,成為一代明君。這麼說來,康熙早已定意傳位四子胤禛了? \n這問題的答案世人不得而知。這百年懸案就交由史家吧;不管是得一公斷,還是繼續你一來、我一往而莫衷一是,都別在來客尋幽訪勝時擾亂了我們的雅興。 \n無論如何,雍正即位後確實將這座宅邸整修為避喧聽政之處,並曾在一年之中長達361天於此處理朝政;後代繼任者也多在此理政。此舉帶動了周邊私家園林的建設;就說北大吧,其中有一部分校地以前就是和珅的淑春園。 \n原本以為這改日為目的「 」字是圓明園所獨有,而且僅見於康熙所題的那塊匾(及其再製品,就如見於門票和簡介文宣品上的字樣);豈料,爾後接二連三地在別的地方也看到了。成都武侯祠的「良千古」匾如是,濟南大明湖也有這麼一種寫法。 \n \n世界的萬園之園 \n圓明園是「萬園之園」。法國浪漫主義大師雨果使世人看見,或者想見,其園內所藏:「我們所有大教堂的財寶加在一起,也許還抵不上東方這座了不起的、富麗堂皇的博物館。那兒不僅僅有藝術珍品,還有大量的金銀製品。」(〈致巴特勒上尉的信〉)竊以為:不只是這些收藏,「萬園之園」之譽也該與圓明園的建築景致同享。 \n收藏這些珍品寶物的地方,亦即園內的各幢建築,也為此園之博得盛名付出不小的貢獻。建築師的設計靈感有兩大來源:一是其他地方既有的建築,一是只在神話傳說中出現的境界。來自前者的宮殿有模仿南方園林的,因此園中多處流淌著清溪、映照著鏡湖;「西洋樓」、「舍衛城」等則是仿造外國的,分別有法國凡爾賽宮和印度舍衛城(印度列國時代憍薩羅國的都城,相傳釋迦牟尼在此頓悟)的影子。(待續)(風流/台北市) \n

  • 圓明園被劫虎鎣 在英拍出1700萬

    圓明園被劫虎鎣 在英拍出1700萬

     英國坎特布里拍賣藝廊在當地時間11日,對疑似圓明園的流失文物西周「青銅虎鎣」進行拍賣,最後以41萬英鎊(約新台幣1700萬元)成交,遠遠高出了最初的20萬英鎊的最高估價。 \n 儘管大陸國家文物局10日已再次發表聲明強烈反對並嚴正抗議;中國拍賣行業協會也表示若執意拍賣,將聯合中國所有文物拍賣企業承諾永不與其合作。但拍賣藝廊藝術顧問強調古物是「英國軍隊的『合法』報酬」,支付給士兵,且買主不會面臨法律訴訟。 \n 拍出為原估價1倍 \n 拍賣進行時,買家出價從最低的12萬英鎊開始,很快超過了20萬英鎊的最高估價。最終,拍賣商Cliona Kilroy以每次增加1萬英鎊的價格進行投標,最終以41萬英鎊的價格拍得。依據拍賣行之前預估,此次被拍賣的「虎鎣」歷史可追溯至3000年前,估價約在12萬鎊至20萬英鎊之間(約合新台幣495萬元至825萬元),但最後拍賣結果卻高出原估最高價1倍。 \n 陸方多次溝通無效 \n 對於這次拍賣,大陸國家文物局3月曾發表聲明,並透過多管道與坎特布里拍賣藝廊溝通,要求遵守國際公約精神與職業道德準則,終止相關拍賣和宣傳活動。10日,國家文物局再發聲明強調,強烈反對並譴責坎特布里拍賣藝廊不顧中方嚴正抗議,執意拍賣疑似非法流失文物,並以戰爭劫掠文物為名進行商業炒作的行為。 \n 「虎鎣」到底是什麼?有說法稱,「虎鎣」是一種盛水的器物,且器型比較特別,3個腿柱一般為圓錐體,而這件為圓柱體腿柱,一般是與「盤」類青銅器形成「組合套裝」。但也有說法認為,「鎣」實際上是備火長頸瓶,可能是一種油壺。因此,「鎣」的本來面目還有待研究。

  • 英4月拍賣西周青銅器 陸譴責

     大陸西周青銅器『虎鎣』4月將在英國拍賣,拍賣價格可能高達20萬英鎊,約合新台幣815萬元。大陸國家文物局已重申「一貫反對並譴責買賣非法流失文物的行為」。但也有大陸專家表示,文物是否來自圓明園?是否真有其價值?是否利用中國人的「愛國情懷」炒高價格?對拍賣背後「動機」存疑。 \n 西周時期的「虎鎣」青銅器,最早由英國海軍上校哈里(Harry Lewsi Evans)從圓明園劫走。他在一封家信中稱,自己曾參與洗劫圓明園,搶走的珍貴文物中包含青銅器等。該信函與這款青銅器一起被倫敦古董商發現。類似的青銅器之前只發現6件,這件即將拍賣的青銅器是被發現的第7件,歷史可追溯至3000年前。 \n 光憑老照片不足證明 \n 大陸國家文物局28日通過官方微博回應稱,國家文物局一貫反對並譴責買賣非法流失文物的行為,希望有關機構遵守相關國際公約精神,尊重文物原屬國人民的感情,不買賣非法流失的文物,不以此類文物為名進行商業炒作。 \n 將拍賣的青銅器真是「圓明園流失文物」?「那可不一定」。大陸知名青銅器專家周亞表示,「光憑擁有者的信件與老照片,是不足以證明的。」而且信中只提到當時在圓明園中掠奪了青銅器,並非準確地說青銅器為「虎鎣」;且是否為英國海軍上校哈利後來的收藏也不得而知。 \n 或用愛國情懷炒高價 \n 拍賣行表示,此類「鎣」類器物世上僅存7件,而這件「虎鎣」的估價高達12萬到20萬英鎊。周亞表示,此「鎣」類青銅器已知僅存世7件的說法,其實並不準確,據他所知就不止7件。因此,拍賣行放出此類消息是否存在商業炒作的嫌疑;再加上此為「圓明園流失出來的文物」,具有一定特殊性的歷史感情色彩。是否為了吸引中國人的「愛國情懷」?都值得商榷。 \n 2016年11月,國家文物局在獲悉日本某機構計畫拍賣非法流失的中國文物後,要求停止拍賣,隨後拍賣機構撤拍相關文物,被認為是國家文物局首次成功叫停海外中國流失文物拍賣。此次拍賣結果如何,引發各界關注。

  • 圓明園被劫西周青銅器「虎鎣」 英國拍價20萬英鎊起跳

    圓明園被劫西周青銅器「虎鎣」 英國拍價20萬英鎊起跳

    距今約3000年的稀有西周青銅器「虎鎣(ㄧㄥˊ)(虎形容器)」,西元1860年10月6日英法聯軍洗劫圓明園,搶掠文物時被劫走,最近卻現身英國東南部的肯特郡,並將在4月於當地進行拍賣,估價為12至20萬英鎊(約台幣506至844萬元)以上。 \n這個「虎鎣」原來的擁有者是英國海軍上校Harry Lewis Evans,曾參與第二次鴉片戰爭(西元1856 年10月8日至1860年10月18日),1857年佔領廣州。他在1860年10月17日寫給母親的家書中,詳細記錄軍隊對圓明園的洗劫過程,曾詳述他參與洗劫圓明園獲得青銅器等珍貴文物的過程:「我成功得到了幾件青銅器和琺瑯花瓶,還有一些皇家圖案的非常精致的陶瓷杯子和碟子,但它們非常易碎,我對把它們完好運回去不抱什麽希望。」這些信函與「虎鎣」等文物同時被發現。 \n據拍賣公司表示,這件「虎鎣」因其器蓋和出水口的老虎造型而得名,將與Harry Lewis Evans持有的另外兩件青銅器一起拍賣。目前全球「鎣」類青銅器僅存7件,其中5件都被博物館珍藏,只有1件曾在拍賣場上現身,第2件被拍賣的就是「虎鎣」是,實屬罕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