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地下教會的搜尋結果,共39

  • 梵蒂岡向台灣解釋 與大陸協商主教人選並非外交事務

    梵蒂岡向台灣解釋 與大陸協商主教人選並非外交事務

    梵蒂岡與中國大陸協商主教任命,外界認為,教廷與中國大陸很可能會藉此模式建立正式關係。對此,外交部週二表示,梵蒂岡已出面解釋這是單純的宗教事務而非外交事務,要中華民國不用擔心。

  • 主日禮拜 大安教會地下停車場火警6人受困

    主日禮拜 大安教會地下停車場火警6人受困

    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3段的大安教會地下停車場,中午11時50分火警,消防局出動19輛消防、救護車輛,48名警消前往救援。火勢12時02分撲滅,起火點為教會的地下機械停車場,於B4樓起火,冒出火煙。火勢撲滅後,受困6人全數救出,並無大礙,詳細起火原因有待調查。

  • 北市大安教會地下停車場起火 受困6人全救出

    北市大安教會地下停車場起火 受困6人全救出

    台北市和平東路三段1巷中午11時50分傳出火警,起火地點是基督長老教會大安教會地下停車場,消防局出動19輛消防、救護車輛,48名警消前往救援,火勢12時02分撲滅。 \n \n初步調查起火點為教會B4樓的地下機械停車場,火勢撲滅後,受困6人全數救出,並無大礙,詳細起火原因有待調查。 \n

  • 李棟旭撇是邪教徒 粉絲挺「他可靠臉創教」

    李棟旭撇是邪教徒 粉絲挺「他可靠臉創教」

     韓國新冠肺炎疫情日趨嚴重,逾60%病例都與被稱作是「邪教」的新天地耶穌教會有關,該教會於疫情期間仍在各種地下場所聚會,加上信徒拉人入會、群聚唱聖歌噴淚等飛沫傳染,成為防疫大破口,日前更傳出藝人信徒名單,其中曾演出夯劇《鬼怪》的李棟旭就遭到點名。 \n 李棟旭所屬的「King Kong by STARSHIP娛樂」3日在官方IG發表聲明澄清,「近日網路散播旗下藝人關於某宗教的非事實消息,本公司將對這些不實謠言、惡意誹謗和誹謗的貼文採取強硬的法律措施。」也有不少粉絲在相關新聞下留言力挺:「李棟旭可以靠臉創建自己的宗教,根本不是信徒的等級。」 \n 前陣子演員李棟旭斜槓主持脫口秀節目,他日前接受時尚雜誌採訪,頻頻說起想造訪台灣的心情,也表示想好好地投入脫口秀的工作,「由於節目的氣氛會依據參與的來賓,或大眾對該來賓的喜好度而有所不同,因此目前我最大的任務是盡可能降低這些差異。」 \n 金請夏直播自清 \n 3日被點名的韓星還有金請夏及歌手朴恩惠(Ivy),金透過直播自清和新天地無關,Ivy更表示遭誤會,「無言到笑不出來。」同日,新天地也因存在著損害公共利益的行為,被韓政府取消其社團法人許可。 \n 即使教會遭法律制裁,但藝人教徒名單仍在瘋傳,昨「國民MC」劉在錫、影帝李秉憲、韓孝珠、申世京等韓星又接連被爆是新天地教徒,他們各別所屬的經紀公司也都紛紛出面否認並喊告,其中劉在錫所屬的FNC事務所就表示:「旗下藝人跟該宗教完全沒有關係,在疫情肆虐下,仍然有人造謠,對此感到十分遺憾。對於惡性謠言、攻擊留言將會保留追究權利,並採取法律行動。」

  • 眾韓星遭點名疑入邪教徒 「他」靠臉就能創自己的宗教

    眾韓星遭點名疑入邪教徒 「他」靠臉就能創自己的宗教

    韓國新冠肺炎疫情日趨嚴重,逾60%病例都與被稱作是「邪教」的新天地耶穌教會有關,該教會於疫情期間仍在各種地下場所聚會,加上信徒拉人入會、群聚唱聖歌噴淚等飛沫傳染,成為防疫大破口,日前更傳出藝人信徒名單,其中曾演出夯劇《鬼怪》的李棟旭就遭到點名。 \n \n李棟旭被爆是新天地信徒,他所屬的「King Kong by STARSHIP娛樂」3日在官方IG發表聲明澄清,「近日網路散播旗下藝人關於某宗教的非事實消息,本公司將對這些不實謠言、惡意誹謗和誹謗的貼文採取強硬的法律措施。」除了經紀公司的回應,也有不少粉絲在相關新聞下留言力挺,寫道:「李棟旭可以靠臉創建自己的宗教,根本不是信徒的等級。」 \n \n除了李棟旭,3日被點名的韓星還有金請夏及歌手朴恩惠(Ivy),金透過直播自清和新天地無關,Ivy更表示遭誤會,「無言到笑不出來。」同日,新天地也因存在著損害公共利益的行為,被韓政府取消其社團法人許可。 \n \n即使教會遭法律制裁,但藝人教徒名單仍在瘋傳,今「國民MC」劉在錫、影帝李秉憲、申世京、韓孝珠等韓星又接連被爆是新天地教徒,他們各別所屬的經紀公司也都紛紛出面否認並喊告,至少有3家一線經紀公司發表嚴正聲明。其中劉在錫所屬的FNC事務所就表示:「旗下藝人跟該宗教完全沒有關係,在疫情肆虐下,仍然有人造謠,對此感到十分遺憾。對於惡性謠言、攻擊留言將會保留追究權利,並採取法律行動。」 \n

  • 逼10萬人包尿布做禮拜 武漢被爆是「新天地邪教」大陸活躍地

    \n南韓大邱新天地教會爆發集體感染,導致南韓在新冠肺炎疫情防堵上出現致命破口,最終徹底淪陷。來自南韓的網紅宋讚養,揭開新天地教會的12大秘密,包括嚴格教會規定信徒在參加10萬人大型活動時,每個人都要全程包尿布參與,另外也證實,大陸武漢是新天地教會,在海外最主要的活躍地。 \n \n宋讚養透過影片拍攝,對外界解密南韓新天地教會,12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包括了「相信教主是救世主」、「相信教主是不死之身」、「只要相信教主,自己也能成為不死之身」、「不會韓文的話,無法得永生」、「透過洗腦破壞家庭」、「教導詐騙」、「信徒要跟社會斷絕」、「透過繳錢提升在教會內地位」、「傳教分等級」、「參加大型聚會要包尿布」、「不能得病,否則就是有罪」、「培養間諜」等12項維繫宗教運作的秘辛,詭異的宗教規定,讓外界看了嘖嘖稱奇。 \n \n宋讚養更透露,每年的3月14日,是新天地一年一度的大型聚會,在這場盛事中,大約會有10萬人同時聚集在大禮堂參加活動,因為人數眾多,加上為了防堵媒體趁亂混入偷拍,教主規定,信徒必須全程包著尿布參加活動,不讓教徒有時間去上廁所。 \n \n據了解,南韓新天地教會的大陸分部,主位位於內蒙古及武漢,其中武漢市,是最活躍地區,目前武漢教會有357名信徒,教會聲稱,自2018年開始,就已關閉武漢教堂,信徒改用線上方式做禮拜。但這項說法,被韓媒踢爆,武漢信徒是怕被大陸公安抓到,才改成地下秘密集會。且已有紀錄證實,今年年初的確有信徒從武漢返回南韓,這也是新天地教會被質疑,是爆發大型感染源頭的主因之一。 \n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陸施壓地下主教 迫加入官方教會

    陸施壓地下主教 迫加入官方教會

     教宗方濟各訪問亞洲之際,美聯社報導稱,中國大陸當局施壓福建閩東輔理主教郭希錦,要求他加入官方控制的「愛國教會」。 \n 美聯社援引郭希錦主教教區一名神父和天主教媒體提供的消息稱,福建地方政府和宗教事務局的官員經常找郭希錦,要他加入愛國教會。北京與梵蒂岡為了主教任命問題喬不攏,郭希錦一直是爭議的中心。 \n 《紐約時報》去年3月的一篇報導指出,根據雙方的協議,梵蒂岡讓步,同意由北京選出各教區主教,再提交教宗任命。梵蒂岡隨即勸退郭希錦和另外一位地下主教讓位給北京屬意的人選。 \n 中國天主教會幾十年來一直處於分裂狀態,一部分信徒屬於得到官方認可的教會,另外一些非官方的地下教會則忠於羅馬天主教教廷。根據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13日的報導,郭希錦主教近日受到大陸公安部門的圍追堵截,強迫他簽署加入「獨立教會」的文件,以換取政府的認可。報導還說,最近幾個月,福建當局一直在對一些神父施壓,迫使他們簽署這一換取政府承認的文件。 \n 教宗方濟各破天荒要求合法主教退休、承認非法主教的地位,相關決定引起一些批評人士強烈不滿。

  • 沙盤推演 梵中協議屆週年後的各種可能性

    特派員看世界2018年9月22日,一份不到百字的聲明占據多家國際媒體頭條,因為這是教廷與中國經過數十載談判後,首度正式簽署官方協議。 \n 可以看出雙方都很謹慎,將這份「主教任命協議」定位為臨時性,內容不對外公開,試水溫的意味濃厚。 \n 外傳這份協議的「試用期」是兩年,屆滿一週年的時間點因此殊為關鍵。雙方都要在此時仔細評估得失,考量是否要讓協議永久化,使雙邊對話進一步邁向深水區,或設立停利、停損點,鋪陳一個適當的退場機制。 \n 主張梵中協議不應繼續走下去的一派,認為協議無助中國宗教自由化。近一年來,中國政府箝制宗教的情形變本加厲,除了備受國際詬病的新疆維吾爾人「再教育營」,中國各地多個天主教堂、聖地被拆毀,神職人員遭威迫登記加入官方組織,甚至動輒「被消失」。 \n 天主教媒體曝光大量影音照片,列舉中共政府壓迫宗教的實例,但向來捍衛人權與宗教自由的教廷隱忍不發,不想破壞梵中協議開啟的互信基礎。 \n 支持協議的一派主張,教廷所有妥協都是因為背後有更高戰略目標,盼望中國天主教會產生顛覆性的質變,為達成目的,戰術上不得不有所犧牲。 \n 從教廷高層談話和智庫研究中,不難一窺教廷擘畫「新中國教會」的企圖心。今年3月,教廷國務院長(Secretary of State)帕洛林(Pietro Parolin)為一本梵中關係新書寫序,主題即為「一起為中國教會的未來書寫新篇章」。 \n 這本書由耶穌會期刊「公教文明」(Civilta Cattolica)出版。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出身耶穌會,期刊主編史帕達洛(Antonio Spadaro)是教宗摯友兼文膽,這份期刊在方濟各上任後,被視為教廷間接釋出各種政策說帖的重要平台,對中梵關係著力尤深。 \n 帕洛林在書序中直言,這本書是刻意選在梵中協議後一個「特殊歷史時刻」發表,亦即前教宗本篤十五世公布「夫至大」宗座牧函百年之際,牧函宗旨是強調追求真正的「普世教會」。 \n 「普世教會」的意義當然是相對於「獨立辦教」。天主教奉行聖統制,教宗是耶穌門徒聖伯多祿的直屬傳人,是全世界天主教會的領袖。但中國共產黨1950年代成立自治、自養、自傳的天主教愛國教會,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否認教宗領導權,這是造成梵中關係裂解的主因,也使中國教會長期分裂為地上(官方)、地下(非官方)兩派。 \n 故教廷簽署梵中主教任命協議的戰略目標很清楚,是要打破中國政府的獨立辦教原則,使中國教會融入普世教會。教廷實踐目標的手段很單純,是教宗不斷呼籲的「對話」,專業術語即是外交談判:一門透過精算妥協換取最大利益的藝術。 \n 以此權衡,教宗承認中國政府自行祝聖的7位非法主教,換取教宗對中國主教的「最終同意權」,對教廷來說是相當划算的。因為前者只是特赦少數個案,後者卻是改變制度,讓新中國教會有機會產生數十、上百個宣誓效忠教宗的主教。 \n 梵中協議後首批落實的兩樁中國主教任命案,支持了教廷的立論基礎。8月26、28日獲得祝聖的蒙古集寧教區姚順主教、陝西漢中教區胥紅偉助理主教,都是教廷屬意人選,中國官方頒發的任命批准書,甚至破天荒明載「此人選已經教宗同意」,打破了中共政府長期堅持的「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支配」鐵律。 \n 今年7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22個國家聯合聲明,要求中國勿再迫害新疆維吾爾族與穆斯林時,中國政府立刻抗議這是「把人權問題政治化,粗暴干預中國內政」。 \n 但是今年6月,教廷公開發表一份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原則,直言要求中國政府不要對非官方教會施加恐嚇性壓力,「就像已不幸發生的那樣」。中國並沒有任何公開反彈。 \n 由此觀之,中國政府的「宗教中國化」政策看似鐵板一塊,其實還是為了政治外交利益服務,可以頗具彈性。現下中國急於挖角台灣友邦,希望跟教廷發展政治關係,梵中協議延期或永久化的可能性高。 \n 未來一年,可預見梵中將共商處理更多教務問題,包括教區數量的認定劃分,補實近半教區懸缺的主教,以及繼續增進雙邊文化交流。而梵中協議循序開展,也可能如同梵越模式,無可迴避地進一步觸及派駐宗座代表等政治議題。 \n 梵越2010年達成主教任命協議,今年8月下旬,梵越在第8次聯合會議達成共識,教廷將在越南設立常駐宗座代表。 \n 中國外文官媒「環球時報」每提梵中協議,必會暗示雙方正邁向「關係正常化」,可見中國對協議有很高的政治期望。但和教廷一樣,中共要完成戰略目標,過程也得有政治妥協,不論是刻意讓步或潛移默化,現在中共政府對獨立辦教、外國勢力干預宗教的立場出現鬆動,即為例證。 \n 而政治妥協存在風險。梵中作為現代國家有個共同點,他們的權力基礎都不是來自民意,是依靠單一信仰或意識形態支撐,這類國家操作政治妥協時稍有不慎,主事者的絕對權威感就會下降,很容易引爆統治危機。 \n 教宗因梵中協議被貼上「親中」標籤,承受不少嚴厲批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3月訪問羅馬,最後一刻以「顧慮黨內歧見」為由,婉拒與教宗會面,足見中方也有必須應付的茶壺內風暴。 \n 梵中都在這局政治豪賭裡步步為營,教宗去年接受專訪時說「中國人的耐心應得諾貝爾獎」;不過教廷也很擅長滴水穿石,畢竟依據聖經,上帝才是時間的創造者。或許雙方誰撐得久,誰就能在這場拉鋸戰笑到最後。 \n

  • 北京接受教廷內定主教 外交部盼落實宗教自由

    大陸與梵蒂岡去年9月簽定主教任命協議將近1年後,終在近日分別有內蒙古集寧教區主教姚順神父,以及陝西省漢中教區胥紅偉神父獲祝聖。外交部表示,期盼梵中協議能為大陸天主教地下教會信徒帶來曙光,促使其最終能落實宗教自由化,保障人民的信仰生活與品質。 \n \n大陸內蒙古集寧教區及陝西漢中教區於今年4月透過其選舉程序,分別選出姚順神父及胥紅偉神父為候任主教,並獲得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任命。大陸分別於8月26及28日舉行姚、胥兩位主教的祝聖典禮,實現教廷一向堅持的「聖統制」,意即各國主教「由羅馬任命,由教宗任命」的原則。 \n \n外交部表示,兩位主教的祝聖獲得教廷的同意,象徵大陸天主教會邁向與普世教會共融的一步,將持續密注教廷與大陸教務議題相關進展與對話。 \n \n外交部指,大陸當局近來嚴厲打壓境內天主教會,限制教友的信仰生活,甚至以梵中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逼迫地下教會主教加入愛國會。教廷於今年6月28日公布關於大陸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盼大陸政府單位不要對「非官方」天主教團體施加恐嚇性壓力,必須尊重教友及神職人員的良心及信念,才有助於教會的合一。

  • 王欽》中梵關係仍有兩大難題待解

    眾所周知,中梵建交的最大障礙並非台灣問題,而是主教任命權的歸屬問題,因此,外界咸認一旦中梵在此問題上達成協議,中梵建交就會水到渠成。而如今,隨著中梵正式簽署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雙方即將建交的可能性自然大增,雖然台灣外交部強調這一協議不涉外交問題,但已經沒有多少人會相信。 \n不過,中梵關係的複雜性也註定雙方走向建交之路仍有許多障礙需要突破,而最重要的莫過於以下兩點: \n \n地下教會如何處理 \n第一,地下教會如何處理?長期以來,大陸存在官方認可的天主教愛國會,以及不受官方認可、但接受教廷領導的所謂地下教會,他們自稱「忠貞教會」。前者的主教任命採取「自選自聖」,而後者則完全經由教廷認可。官方教會的主教有時候也會得到教廷認可,尤其是在中梵互動關係比較好的時候,教廷都會認可一些大陸官方批准的主教人選,並形成一種慣例,但當雙方關係不好的時候,大陸也會針鋒相對的進行「自選自聖」,以否定教廷的決定權。 \n現在隨著雙方臨時性協議的簽訂,教廷又承認了8位大陸官方批准主教,這也可能導致地下教會的反彈,因為這必然觸及地下教會與官方教會共融的問題,正如2007年教宗本篤十六世致中國教會牧函中所指出的,祕密狀態並非屬於教會生活的常規,亦即地下教會不應該是一個永久性的機構。 \n但地下教會一般認為,自己曾經為了信仰而付出巨大犧牲,如今卻可能要接受官方教會的領導,事實上,梵蒂岡為了向大陸表達善意,曾經多次要求地下教會的主教向大陸官方認可的主教讓位,有的甚至還被要求充當官方主教的副手。很多人對此大為不滿,前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多次表達對教廷的批評,考量他與大陸地下教會的深厚關係,這多少也代表了部分地下教會成員的看法。截至目前,尚有40位左右的地下教會主教未得到大陸官方認可,他們何去何從,恐怕也會讓教廷頗費思量。 \n而對大陸來說,當下正在加強對宗教組織特別是地下教會的監管工作,許多地下主教因而面臨著人身自由威脅,若未來他們要浮上檯面,恐怕也有許多問題需要協調,而這些問題也必然需要依靠中梵雙方談判來解決。 \n另外,教廷自1946年在中國建立聖統制以來,已經在大陸建構起完整的教區體系,但後來大陸成立的天主教愛國會又根據行政區劃的調整,重建一套教區體系,之後兩大體系如何重整,不僅是區劃的變化,也牽涉到主教人事安排等問題,這都一樣需要長時間來加以處理。從這個角度看,主教協議的簽署確實只是一個開始。 \n \n台灣主教團的地位 \n第二個問題是,未來中梵關係中台灣的地位為何?教廷過去視中華民國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所以其與台灣的邦交更準確的說也是「中梵關係」,這也是為何之前梵蒂岡就曾表示,梵蒂岡隨時都可以將大使館從台北遷往北京。 \n但是問題顯然沒有這麼簡單,梵蒂岡與其他國家不同,後者轉換承認之後,大可不必再與台灣發生官方關係,但梵蒂岡的獨特性在於,身在台灣的天主教徒仍然要與教廷發生關係,台灣教區與教廷如何重建關係,也並非教廷單方面就可決定,大陸必然要深度介入,如果雙方不能達成共識,未來也一樣會引爆爭議。 \n現在的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雖然已經從過去代表全中國轉變成聚焦台灣,但對教廷來說,其仍然是代表大中華區的主教團,而一旦中梵建交,台灣主教團是否如同港澳一樣直屬教廷,還是建立某種形式上的兩岸共融機制,恐怕也將成為中梵談判的一大焦點。畢竟,在教廷體制下,許多主教團也是根據歷史和地理的需要而不完全拘泥於國別單位,在這種情況下,大陸勢必不會錯過在形式上確立兩岸一家的機會。 \n(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n

  • 中梵新進展 催化改革動力

     中梵即將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台灣一堆人急著打預防針,有說教宗不會拋棄台灣,有說這跟建交無關。其實,台梵的邦交能維持至今,跟中共無神論主張有關,隨著重視心靈力量的習近平接班後,中梵接觸頻繁,是自然水到渠成的事。梵蒂岡代表的是一套價值,當教廷逐漸肯認大陸後,象徵大陸被西方價值體系漸漸接受,這才是民進黨政府應該擔心的。 \n 教宗方濟客是首位非歐洲出身,來自拉丁美洲的教宗,也是天主教史上,耶穌會士首次當選教宗。耶穌會與中國的關係,最早可追溯至16世紀,著名傳教士利瑪竇最先至中國傳播天主教,並積極學習中文,建立天主教良好形象,隨後湯若望及南懷仁也受到清朝重用。方濟各上任後積極處理大陸天主教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的問題,並不意外。 \n 主教任命有共識,代表大陸愛國與地下教會的二分法,將逐漸消失,因為全都認可教宗在天主教的地位。中梵兩位非典型的領導人,將雙方關係帶入新階段,納入天主教體系的大陸,絕對有促成正面改革的動力,台灣也不必太多悲觀。

  • 循越南模式 解主教任命矛盾

    循越南模式 解主教任命矛盾

     針對大陸與梵蒂岡近日可能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並將循「越南模式」運作,大陸國關學者表示,以「越南模式」來解決雙方對主教任命權矛盾,北京雖在此「讓步」,卻大大推進雙方關係。至於相關模式是否損及北京對陸宗教界的影響力,該學者則堅決否認。 \n 近年來陸梵關係改善,日前傳出近期內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並傳出可能循「越南模式」合作,即由北京方面提出人選,梵蒂岡則有最後決定權,甚至傳出梵方準備承認7名由北京任命的大陸主教。 \n 北京退讓 換關係進展 \n 大陸外交部智庫、中國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郭憲綱指出,陸梵關係有所突破本來就是大勢所趨;這除是大陸一貫立場,教宗方濟各就任以來,也一直希望推進跟北京關係。雙方能在主教任命權上取得重大突破,就是上述大背景下的產物。 \n 他強調,雖說「越南模式」中,教宗對主教人選有最後決定權,但任命權還是在北京方面,「提了一個不合適,可以再提,並非全都都由梵方說了算」;就此來看,很難說是北京全盤退讓。 \n 邀教宗訪陸 言之過早 \n 郭憲綱表明,不諱言,北京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退讓,但若此換得雙方關係的一大進展,這樁買賣不見得不划算;至於「越南模式」,形同讓梵蒂岡與北京共享對陸宗教界的影響力,郭也表達不認同。 \n 他直言,越南模式有一定「政教分離」意味在,但任何宗教活動仍須符合大陸相關法律規範。即使主教任命協議有觸及如何安處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議題,那相關作法也必然要遵守陸方法律;換言之,沒有所謂地下教會問題,「既然是地下的,當然是非法的」。 \n 此外,陸梵日後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是否進一步邀教宗訪陸,郭憲綱稱,目前談教宗訪問大陸都太早了,這應該是雙方真正建交之後的事。

  • 時殷弘:中梵進展 有利掌控地下教會

     據外媒報導披露,中梵已就主教任命達成框架協議,有望幾個月內簽署作實。談起這番轉折,長期關注中梵關係的大陸國務院參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4日受訪分析,中梵若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除為雙邊關係正常化定調,更有助於北京掌握地下教會,但距離建交,恐怕還有許多次要問題待解決。 \n 路透近日引述教廷高層人士說法稱,中梵已就主教任命達成框架協議,為中梵恢復斷交近70年的外交關係進行鋪陳。時殷弘認為,中梵為主教任命問題談判多年,雙方也付出許多努力,目前雖不知確切進展,倘若消息屬實,確實有助雙邊關係正常化,「台灣問題一直不是大陸主要考慮」。 \n 截至目前,大陸天主教主要分為兩派,一派屬於官方認可的「愛國會」,由政府任命主教,另一派屬於「地下教會」,奉梵蒂岡教宗為權威。 \n 時殷弘認為,中梵若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愛國會合法性將得到進一步確認,反觀地下教會恐失去其合法性,這會讓北京在掌握地下教會方面,得到很大助益。 \n 被問及近年中梵關係發展,時殷弘分析,中梵關係推動正常化,關鍵在於中國內部政治、社會穩定;在維穩前提下,主教任命權是至要關鍵,近年不斷有人猜測談判情況,認為中梵關係有新進展,但事實證明,雙方在談判上似乎沒有這麼順利。 \n 不過,中梵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是否意味建交之期不遠?時殷弘說,主教任命權取得共識,對教廷而言,該協議可望成為「越南模式」在中國推行的試金石,但北京得面臨其境內天主教會與教廷的位階問題。 \n 時殷弘坦言,面對北京「以黨領政」的政治體制,黨領導高於一切,必然與視教廷為權威的天主教眾有所衝突,也正因為這些次要性問題,中梵建交與否,仍還有段距離。

  • 杜筑生》中梵進入談判 未必能夠建交

    杜筑生》中梵進入談判 未必能夠建交

    \n 近日有關教廷與中國大陸已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不久將正式簽署協議的報導,令國人憂心中華民國與教廷邦交是否會發生變化。 \n 主教任命問題確實是教廷與大陸關係正常化的最大障礙。普世教會主教的任免,根據天主教會的聖統制,是教宗專屬之特權,不容挑戰。歷史上,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挑戰教皇此一特權的結果,是被教宗開除教籍,人民不再擁護皇帝。皇帝被迫請求教皇寬恕,恢復教籍,重獲人民擁護。 \n 中國大陸自1958年起,主教的任免成為國務院宗教局所掌控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導。造成天主教會分裂為二:服從愛國會領導的「地上教會」及服從教宗領導的「地下教會」。前者受籠絡,後者受迫害,但教友人數以地下教會為多。 \n 過去,倘使教宗所核可主教與愛國會所謂以民主方式推選的主教不謀而合,則相安無事,倘雙方各持己見,而愛國會堅持立場,祝聖主教,主教就會受教宗絕罰處分,成為非法主教,如現任主教團主席,昆明主教馬英林。 \n 日前,雙方就主教任免問題達成協議,自是雙方各退一大步結果。對教廷來說,勸說汕頭及閩東合法主教讓位,改由非法主教接替,是為全體教會的益處,犧牲極少數主教權益,情非得已。但教廷令不願受愛國會控制,仍堅決忠於教宗60餘年的地下教會公開化,命運未卜,被批評是背棄忠貞的教友。教廷允許非法主教合法化,是黑白不分,令長期受到政府迫害的地下教會主教、司鐸及奉獻生活者,白白犧牲。 \n 但教廷爭取到:教宗維護其主教任免權、中國教會重新恢復聖統制、地下教會公開化、地下主教受到政府承認,可以公開活動,理論上不再受政府迫害。已經被教宗任命,同時尚未祝聖的數十名主教均將獲得政府承認。中國的天主教會合而為一,與教宗共融,也與普世教會共融。 \n 對中國大陸來說,他們放棄了天主教會中國化、不接受梵蒂岡領導、堅持獨立、自主、「三自教會」的原則,以及宗教絕不受「外國勢力」控制的立場。但大陸爭取到:愛國會雖不再主導主教的任免,但教宗在任命主教前,事先將徵詢大陸當局的意見,教宗不會任命反對政府的主教。中國主教團受到教廷承認,取得合法地位、現有7名非法主教由教宗追認、大陸當局不再面臨地下教會活動難以掌握困境、開啟與教廷關係正常化的大門,以期挖掉台灣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期待產生台灣在中南美洲邦交國的骨牌效應,使台灣在國際社會中更陷孤立。 \n 的確,雙方從此將由「對話」進入「談判」階段。至於何時關係正常化,要看談判的過程是否順暢,雙方歧見能否消除,大陸能否落實所簽協議,天主教會能否自由傳教,愛國會未來的角色及運作,大陸人民是否享受宗教自由C \n 中梵何時建交無人預知,以越南為例:越南總理及越共中央總書記曾先後於2007年1月、2009年12月及2014年1月正式訪問梵蒂岡與教宗會晤。2011年1月教廷派駐星大使兼任非常駐越南代表,但雙方迄未完成建交談判。 \n(作者為天主教輔仁大學兼任講座教授,前駐教廷大使) \n

  • 中梵協議等於建交? 湯漢樞機澄清

    香港樞機主教湯漢2月撰文指出,中梵即將針對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引起中梵建交揣測。湯漢昨天接受媒體訪問時澄清說,這是過度解讀。 \n 全美天主教報導(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昨天專訪湯漢,他表示,他只是強調,教宗可望在中國擁有任命主教的最後決定權,中梵在這部分的對話,經過多年努力,終於有了正面進展,但「還有許多其他挑戰」。 \n 外界傳聞今年是中梵改善關係的關鍵年。湯漢也澄清說,中梵關係正常化沒有任何時間表。 \n 中梵主教任命爭議,起因是按照天主教教義,主教必須由教宗任命,但中國政府另外成立愛國教會,由政府任命的約70位主教主持管理,目前雖然多數已被梵蒂岡追認,但還有七位中國主教不被教廷承認。 \n 此外還有約40位教廷任命的中國主教,不被中國政府承認,這些主教帶領的信徒被稱為地下教會,長期遭到政府管制壓迫。因此前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日前撰文批評,中梵若達成主教任命協議,等於背叛了效忠教宗的地下教會,也無視中共迫害宗教自由的作為。 \n 對此湯漢澄清,許多批評者很憂慮,可能是過度解讀了他的文章,例如他並無意觸碰中梵建交問題,「中梵有邦交也好,就算沒邦交教會照樣能運作」,天主教會在很多無邦交國家依舊運作得很好。 \n 湯漢並強調,中梵恢復外交關係「不是最重要問題,絕對不是雙邊要解決的第一步,可能是最後一步。」1060308 \n

  • 中梵主教任命傳初步協議 陳日君表憂慮

    外傳梵蒂岡與中共可望針對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榮休的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表達憂慮,他認為中共不可能讓步,所謂對話恐淪為教廷單方面妥協。 \n 香港樞機主教湯漢撰文表示,中梵協議已有初步成果。陳日君在「全美天主教紀錄」(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17日刊出的專訪中指出,他不反對對話,只是擔憂不會有好結果,因為對話需要雙邊善意,但他看不出中共政權有任何善意。 \n 陳日君表示,中共過去征服天主教會,就是要獲得更多掌控權,現在他們已經完全掌控愛國教會,怎麼可能再把權力交出來?中共大概只希望教廷讓中國地下教會也浮上檯面,這樣中共就可以控制整個天主教會。 \n 陳日君說,被中共迫害多年的地下教會,看到中梵對談傳聞,現在都有很深的遭背叛感,他非常擔心,教廷官員遭到中共欺騙,因為中共很善於玩弄言詞,或許中共表面上會假裝跟教廷達成共識,骨子裡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n 至於化解主教任命爭議的方式,湯漢文章認為,只要教宗對人選有最後認可權,地方教會選舉可單純視為「主教團推薦」。陳日君也直言,問題核心是根本不存在獨立的主教團,只有中共政府控制的愛國會,是一套人馬、兩塊招牌。 \n 另一建議是讓神父一起參與主教候選人的選舉,陳日君說,每個教區神父數量多寡很懸殊,執行起來很困難,尤其大陸根本沒有真正開放自由的選舉,都是官方操縱的。 \n 針對教宗表達願意訪問中國,陳日君也建議三思,因為中共一定會利用機會,在教宗跟主教們的大合照裡,混入一些大陸自選自聖的非法主教,製造他們已被承認的假象,共產政權最擅長的就是操縱文宣。 \n 陳日君說,他1989到1996年都在大陸愛國會的神學院教書,有機會近距離觀察,某次他問一位主教團副主席,他們多久開一次會議?對方苦笑回答,「你真以為我們能開會?都是政府叫我們來,給我們指令。」 \n 陳日君表示,在大陸主教的地位就像奴隸,沒有生活在極權統治下的人很難想像,他擔憂很多在羅馬的人想法很天真,以為在大陸宗教很自由,其實很多人在坐牢。1060218 \n

  • 啟動婚姻平權社會溝通 尤美女上火線說明

    婚姻平權法案日前完成初審,民進黨立委尤美女今天表示,將利用寒假期間辦說明會,上火線與社會對話、溝通,今天受邀到長老教會濟南教會說明,她說,「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n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日前在召委尤美女所主持的會議,初審通過「審查會」版民法親屬編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明定異性或同性婚姻當事人適用夫妻權利義務,但全案須經由朝野協商。法案初審引發挺同與反同派雙方角力。 \n 立法院第9屆第2會期結束後第一天,尤美女下午接受台灣長老教會邀請到位於立法院旁邊的濟南教會,與牧者、教徒們溝通,教會四週部署優勢警力,預防有人鬧場。 \n 尤美女會後受訪表示,會中一名懷孕7、8個月的媽媽問,超音波檢查是男生,但如果孩子以後長大告訴母親說是女生,母親該怎麼教導?尤美女說,不管孩子變成什麼?都要愛他、接納他。 \n 尤美女說,也有人舉手說「我是同志、也信上帝,但為什麼教會都說我有罪,難道要逼著我到地下教會,再者,在上帝面前不是人人平等嗎?」會中正反意見並陳,雖有言辭交鋒,但維持一定風度,不會人身攻擊,理性對話與溝通,她認為這是好的開始。 \n 她表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將於全國北中南東四區舉行座談,但東區座談,她因民進黨團動員無法前往,其他場次都會親自出席。 \n 被問到中南部反彈力道可能更大?尤美女說,她有心理準備,但與社會多溝通、多對話是必要的。1051231 \n

  • 梵蒂岡與北京已達「建交前夕」

    梵蒂岡與北京已達「建交前夕」

    法國廣播電台(RFI)在12月24日刊出評論,指這個平安夜對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徒有不同以往的氣氛,暗指大陸與梵蒂岡可能建交。 \n \n天主教梵蒂岡教廷從上一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在2007年發表《致中國教會信函》,首次抛出願與中國大陸官方談論教權的爭議問題,雙方的對話就沒有中斷過。法廣報導稱,梵蒂岡與北京的建交談判已經進入尾聲,雙方都有意恢復自1951年以來中斷的雙邊關系。 \n \n天主教在中國大陸有著龐大信眾群,雖然從沒有仔細統計,但是外界相信中國大陸的基督/天主教信徒可能高達一億人,而且還會持續以每年10%的速度成長,在2030年之前就會成為全球基督徒最多的國家,梵蒂岡自然期待與上億名中國教徒直接對話。 \n \n不過,也正因為基督徒不斷增加,也造成北京政府的擔憂。假如大陸的基督/天主教信徒超過一億人,這已超過中國共產黨的黨員總數。共產黨以標榜無神論起家,他們對於龐大的信仰團體都感到疑慮,因此總是對任何信仰團體安排全面監控權,長久以來這是無法被教廷同意的,也是雙方的主要岐見。 \n \n梵蒂岡可能對此讓步,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的王義桅教授表示,北京與梵蒂岡可能會沿用越南與梵蒂岡在2010年達成的協議,就是梵蒂岡有表面上的主教任免權,而北京握有實際決定權;換言之「北京先決定中國教區主教,由梵蒂岡來背書保證。」 \n \n現在中國大陸的天主教會分成中共同意的「官方教會」與民間的「地下教會」。官方教會受到大陸宗教事務部的管理,在不違反大陸官方禁令下進行基督教教義宣導,浙江溫州有許多官方教會的巨大教堂。而地下教會則迴避官方的干涉,常常是個人家庭裡秘密的舉行慶典與教義宣導,又被稱為「家庭教會」,常常被大陸官方視為非法團體而取締。 \n \n美國民間宗教權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日前發表聲明,譴責大陸當局打壓高校基督徒的聖誕活動。聲明指出,大陸的微信群近期發布有關河南商丘某高校的一則通知,內容是公安機關嚴禁12月24日「平安夜」有任何團契活動,並要校方嚴厲取締,以確保各學院學生不得參加。似乎在中國大陸,基督教信仰仍有巨大的官方阻力。 \n \n

  • 外交部:持續密切關注教廷與陸對話互動

    外媒報導教廷與中國大陸建交在即,外交部今天表示,政府對於教廷與中國大陸的對話及相關互動情形均有瞭解,並隨時就相關情勢研析,持續密切關注其發展。 \n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表示,根據各方消息,教廷與北京的建交談判已進入尾聲,雙方即將恢復自1951年以來中斷的關係。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向法國媒體表示,北京與教廷很可能採納越南2010年與教廷達成的協議,即表面上由教廷正式任命主教,實際上由北京方面先行敲定人選。 \n 外交部表示,教廷非俗世國家,其對外關係首重全球牧靈及福傳,對於中國大陸地下教會教友的待遇及地上教會未能與羅馬教會共融均十分關切。教廷對我國天主教會及信徒的積極活躍,以及社會的宗教自由、政治民主及人權保障等均甚為肯定。 \n 外交部表示,教廷國務院長帕洛林樞機主教今年9月上旬與副總統陳建仁會晤時曾特別說明,教廷基於福傳及牧靈的目的必須與中國大陸對話,以解決推展天主教會相關問題,雙方的對話僅止於教會事務,迄未觸及政治、外交關係方面的問題。 \n 外交部表示,中華民國與教廷邦交源遠流長,將持續基於和平、自由等普世價值,強化雙邊高層互訪及宗教交流合作關係,積極參與教廷舉辦的國際活動,並致力增進與教廷和平人道慈善夥伴關係,作為教廷及世界各國推展慈愛及促進和平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1051225 \n

  • 學者:教廷斥地下教會自封主教 靠攏陸

    梵蒂岡昨天發表聲明譴責一名大陸地下教會神職人員自行祝聖成為主教。學者分析,教廷此舉除了向地下教會喊話外,也顯示教廷對大陸主教任命的立場,更加向中共靠攏。 \n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這名外媒報導中拼音為Dong Guanhua的神職人員,應為河北省地下教會的神職人員董關華。他今年5月在彌撒中宣布自己已祝聖為主教,並在9月的活動中頭戴主教禮冠、手持權杖展現身份。 \n 董關華今年10月也曾以「主教」頭銜接受美國媒體自由亞洲電台專訪,並表示對梵蒂岡與中國大陸達成主教任命共識表示憂心。 \n 長期研究天主教中國政策的銘傳大學新聞系系主任孔令信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表示,梵蒂岡這次針對地下教會神職人員作為公開發表聲明,有對地下教會喊話、勸地下教會接受大陸官方教會的意涵。 \n 孔令信並提到,根據天主教教義規定,主教祝聖(任命)必須獲得教廷、教宗認可,否則便是違背教義,大陸地下教會一般都遵守這些程序,反而是教廷與中共對此爭論不休,因此董關華的案例應屬個案。 \n 長期研究大陸宗教政策的真理大學宗教組織文化管理學系教授張家麟則對中央社表示,梵蒂岡是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他們的行動「有時政治、有時教義」。 \n 張家麟指出,雖然董關華自行祝聖應屬大陸地下教會中少數個案,但梵蒂岡對奉行天主教神學基本教義的地下教會神職人員做出嚴正聲明,也顯示教廷對主教任命的立場已向中共靠攏或妥協。 \n 他表示,過去被梵蒂岡祝聖的地下教會主教,後來也有許多人被中共拔擢為大陸官方教會主教,在教廷與大陸積極磋商主教任命方式之際,教廷這次的聲明,似乎也有意勸大陸地下教會不要過度批判中共,以免激怒北京當局。 \n 「華爾街日報」網站10月底報導,梵蒂岡與中國大陸談判人員已經就大陸主教任命達成妥協方案,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一旦同意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簽署協議,意味梵蒂岡將接受未經教廷許可、由大陸任命的8名主教。1051108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