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匯存底的搜尋結果,共845

  • 史上首見 外資占外匯存底99.7%

    史上首見 外資占外匯存底99.7%

     中央銀行5日公布,7月外匯存底餘額連14個月創新高,單月新增74.8億美元,衝上4961.71億美元,本月可望挑戰5000億美元大關。值得一提的是,因「護國神山」台積電股價狂飆,7月外資持股票、債券及存款約當外匯存底餘額的99.7%、創歷史新高紀錄。

  • 史上首見 外資持有股債占外匯存底近100%

     中央銀行5日公布,7月外匯存底餘額月增74.8億美元至4,961.71億美元,連續14個月創新高,且月增金額創近十年單月最大,8月餘額將有機會挑戰5千億美元大關;7月外資持股及存款約當外匯存底的99.7%、更是歷來首見、創下新高水準,主要原因則是護國神山台積電7月飆漲35.94%,造成外資持股市值大增。

  • 7月外匯存底4,961.71億美元 連14個月創新高

    中央銀行公布7月外匯存底4,961.71億美元,連續14個月創新高,月增74.8億美元、創近10年來單月最大,8月將有機會挑戰5,000億美元大關。

  • 陸外匯局:4月以來跨境股票雙向投資恢復正常水準

    大陸外匯局副局長王春英17日表示,跨境資金流動整體穩定,其中第二季資金淨流入有所增加。4月以來,跨境股票雙向投資均恢復正常水準,第二季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實現順差322億美元。 \n新浪財經報導,王春英在國新辦記者會中指出,上半年,從數據來看,銀行代客涉外收支小幅順差20億美元,其中,第一季逆差301億美元,主要是3月受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影響,股票投資項下跨境人民幣流出增多。 \n王春英表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2020年以來全球的直接投資整體低迷,上半年大陸的利用外資達到人民幣4,722億元,第二季增長8.4%,這是非常可喜的成績。隨著大陸資本市場的開放,境外投資者投資更加便利。 \n據外匯局統計,2020年上半年境外投資者淨增持境內債券和股票729億美元,其中,淨增持境內債券596億美元、股票133億美元。 \n王春英指出,跨境資本流動階段性變化不影響外資中長期增持人民幣資產的大局,不影響外匯市場整體穩定的大局。上半年,境外投資者持有的境內債券和上市股票餘額整體繼續上升。未來大陸對外開放政策的積極效果還會繼續釋放,人民幣資產在全球具有較強的投資價值。 \n在外匯存底餘額方面,王春英指出,截至2020年6月底,外匯存底餘額3.11兆美元,比2019年底上升44億美元。其中,6月份外匯存底餘額增加106億美元,在第二季連續三個月回升。整體來看,上半年境內外匯市場供需保持基本平衡,外匯存底餘額變動主要受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影響。

  • 6月增106億美元 陸外匯存底 連3月攀升

    6月增106億美元 陸外匯存底 連3月攀升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外管局)7日公布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大陸外匯存底達3兆1,123億美元,較5月增加106億美元,增幅略遜於市場預期,為連續第三個月增加。 \n 外管局發言人王春英分析,6月美元指數小幅下跌、主要國家資產上揚,在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下,帶動外匯存底規模上升。王春英指出,大陸外匯市場供求總體保持平衡,未來整體外匯存底規模仍將持穩。 \n 澎湃新聞援引國際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指出,6月美元走弱,進而推升非美貨幣的外匯存底價值。6月美元指數下跌1%;非美元貨幣中,歐元和英鎊上漲較多,分別上漲1.2%和0.5%,外匯存底中占比較大的債券價格也上漲,以美元計價的已對沖全球債券指數上漲0.5%。趙慶明表示,上述兩個因素對外匯存底增長貢獻就可能106億美元,符合6月外匯存底增幅。 \n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指出,跨境資本流入也帶動外匯存底規模增長。近期大陸國內經濟形勢逐步改善,帶動資本市場回暖,人民幣資產受更多國際投資者青睞。6月北向資金淨流入規模達人民幣(下同)526.8億元;6月末,境外機構託管的人民幣債券面額達到2兆1,960億元,較上月大增829億元,自2018年11月以來實現連續19個月增長,因此拉抬外匯存底增長。 \n 截至6月底,2020年外匯存底已超過上年年末水準,市場普遍認為,下階段外匯存底規模將繼續保持穩定。溫彬表示,一方面,大陸經濟仍具備長期正成長的基本面,隨著國內逆周期調控政策繼續發力,經濟領域可望出現更多改善,對穩定外匯存底規模增長將形成支撐。 \n 另一方面,近期資本市場回暖,北向資金加快流入,7月才經過短短一周,北向資金就已經累計流入超過500億元。這些因素的改善,有助於維護跨境資金平衡和匯率供求穩定,預期接下來外匯存底將可穩定增長。

  • 觀念平台-外資占外匯存底比率的迷思

     央行在7月6日發布有關外匯存底的新聞稿,提到6月底我國外匯存底金額為4,886.91億美元,較上月底增加41.76億美元。但也加註:6月底,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按當日市價計算,連同其新台幣存款餘額共折計4,284億美元,約當外匯存底88%。不少人看了這個,「外資持有金融資產/外匯存底」數據,擔憂台灣經濟變差了,國家變窮了,八成多外匯存底掌握在外國人手裡,我們只剩下大約500億美元。也有人認為由於外資投資占了外匯存底已近九成,且屬財務性投資,一旦有金融海嘯發生,外資迅速撤資,除非央行恢復外匯管制,堅持不放行,否則外匯存底若被抽光,豈不是十分險峻的情況? \n 早年由於我國外匯比較缺乏,因此政府規定所有公民營事業、個人和團體所賺到的外匯,最後都必須賣給中央銀行來集中保管、調度、運用。到民國76年7月間,政府鑒於央行的外匯存底已經相當豐富,因此便修改了管理外匯條例,取消了所有的外匯都必須賣給中央銀行的規定,准許公民營事業、個人和團體自行持有外匯,自行運用。從此央行外匯存底的累積速度便緩慢下來了。 \n 另外,我國經常帳長期順差是外匯存底累積的最大來源。可是近年國人的儲蓄投資轉向金融業提供的外國的股票或基金,另外壽險業也大量投資外國的金融商品。這些金融業都要向央行買匯,才能對外進行,也就造成金融帳的逆差。到今年第一季,金融帳已連續39季淨流出。因此從國際收支帳來看,我國經常帳順差,金融帳逆差,央行準備資產(外匯存底)的增加就更緩慢。另方面,這連續39季淨流出,已經創下史上最長淨流出紀錄,累計流出金額高達4,821.1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14.44兆元,為近6年全國總稅收的總和。所以台灣人還是很有錢,擁有很多外國的資產。 \n 因此,看外資買台灣的金融商品(股市及債市)佔去我們多少外匯存底,其實我們還要看,我們去買了多少外國的金融商品,這樣才能全面性思考。一旦發生什麼世界大事,外資大幅賣超台股,也代表國人海外投資也可能會大幅撤回台灣。例如,今年第一季因國際股市大跌,外資減持台股,我國壽險、投信也紛紛贖回海外基金。更何況這些外資有很多是假外資,是我們台灣的中實戶、大戶,或廠商放在「外面」的錢回來投資他們熟悉的台股,因此實在無需擔心極端狀況。 \n 央行會公布外匯存底,並加註「外資持有金融資產/外匯存底」,這背後的原因或許是央行一直擔心的:「有人會將四千多億的外匯存底當成是國家的資產,然後就會要求加以動支」。例如過去馬政府時有人認為愛台12建設需要有4兆元的總經費,所以把腦筋動到當時近3,00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用來搞建設、救經濟。這當然是不對的。因為若支付而動用外匯存底,等於是央行「再次」支出新台弊,恐造成央行負債大於資產,產生相當可怕的通貨膨脹。 \n 其實單看「外資持有金融資產/外匯存底」這指標有很多盲點。它受股價、匯率的影響很大。去年12月曾達95%,近兩年都在八成左右。韓國甚至曾高達140%。如果累積外匯存底單只靠金融帳流入,那的確可以反應危險狀況。但台灣、南韓都不是如此。指標反而可以解釋本國金融市場很具國際化,外資也很有興趣投資。國際上看國際金融穩定度會看:「經常帳/GDP」、「外債/GDP」或是「進口/外匯存底」、「短期外債/外匯存底」,這些指標台灣都還是很健康。 \n 外匯存底是央行所保有的外匯數量。各國央行都會保留一定數額的外匯存底,原因是方便於緊急時穩定、控制匯率,並因應平時國內人民的外匯需求。過去教科書寫一個國家的外匯存底宜保持在三到六個月的進口額水準。我國是遠超過此數目,這更代表台灣國際金融的健康程度。這也是全民共同努力的成果。

  • 外匯存底漲潮 連13月湧新高

     中央銀行6日公布6月底外匯存底月增41.76億美元,來到4,886.91億美元,已連續13個月創新高,主要來自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挹注,以及歐元等貨幣升值效應,比較特別的是,央行再度「自首」,外匯存底單月增加有部分是「央行進場調節買匯的結果」,這也是去年以來央行第五度承認干預匯市。 \n 中央銀行外匯局局長顏輝煌表示,6月外匯存底增加,主要來自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而且因歐元等貨幣對美元升值,以該等貨幣持有的外匯折計成美元後金額增加,再來就是中央銀行進場調節的效應。統計顯示,當月國際美元偏弱走勢,主要非美貨幣升多貶少,其中歐元升值1.06%,澳幣勁揚3.04%,人民幣上漲1.01%,至於日圓、英鎊分別小幅貶值0.48%,以及0.3%。 \n 台灣外匯存底組成的主要幣別,美元資產逾八成,其他歐元約5%,人民幣、日圓、英鎊,以及澳幣等占比較小,占比較大的歐元6月升值,折計成美元後外匯存底跟著增加。 \n 顏輝煌指出,台股6月大漲6.2%,外資買超逾新台幣800億元,資金大量匯入導致外匯市場過度波動,央行本於職責進場調節,以維持匯市穩定。且使得當月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按當日市價計算,連同其新台幣存款餘額,月增360億美元來到4,284億美元、創五個月新高,約當外匯存底的88%,占比創四個月新高。 \n 顏輝煌表示,美國聯準會(Fed)降息至趨近於零,還有無限量化寬鬆(QE),美國印太多鈔票,介入信用市場及債券市場,使得資金大量流至其他市場,各國因此都在進場調節匯率(買匯阻升),也就反應在各主要國家當月的外匯存底,增加金額都很明顯。 \n 台灣外匯存底在主要國家排名連續三個月都居全球第四位。第一名是大陸至5月底的3.1017兆美元、月增102億美元;第二是日本至5月底1.3031兆美元、月增83億美元;第三名瑞士至5月底為8,477億美元、月增231億美元;香港5月大肆買匯後也增至4,250億美元。其他如印度6月大增124億美元至4,676億美元,南韓月增29億美元至3,986億美元。

  • 陸6月底外匯存底增106.38億美元

    中國人民銀行7日公布,大陸6月底外匯存底報31,123.3億美元,較5月增加106.38億美元。 \n新浪財經報導,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6月大陸外匯市場供求總體保持平衡。受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流行、主要國家貨幣及財政刺激政策等因素影響,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指數小幅下跌,主要國家資產價格有所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當月外匯存底規模上升。 \n王春英指出,當前境外疫情和世界經濟形勢嚴峻複雜,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大。大陸在統籌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方面取得重大階段性成果,各類經濟指標出現邊際改善,經濟形勢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轉變。

  • 外匯存底創新高 台幣升破30

    外匯存底創新高 台幣升破30

     中央銀行昨公布台灣6月底外匯存底金額為4886.91億美元,較上月底增加41.76億美元,續創歷史新高紀錄;央行外匯局長顏輝煌表示,6月資金大量匯入,導致外匯市場過度波動,他罕見表態、不諱言指出「央行進場調節匯率」。 \n 自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以來,金融市場過度波動,顏輝煌分析,美國接連降息動作、逼近零利率,加上「無上限」QE量化寬鬆政策,資金外溢效果、熱錢流竄,國際匯率不穩定,除了台灣以外,各國央行基於穩定國內金融市場與經濟穩定,紛紛都進場調節匯率。 \n 顏輝煌進一步指出,當資金大量匯入市場,匯率就有過度波動或失序變動的風險,央行的職責要維持新台幣匯率的穩定。 \n 熱錢湧入、資金派對不停歇,激勵新台幣兌美元匯率飆升,昨早盤最高來到29.415元、升值1.94角,續創波段新高,不過在央行進場阻升、調節下,終場收在29.551元兌1美元逾2年新高。 \n 但在資金行情激勵下,台股昨天站上1萬2000點大關後,再續攻1萬2100點大關,最後收在1萬2116點;在貨幣寬鬆、熱錢簇擁下,群益金融集團預估,台股下半年有挑戰1萬3000點大關的機會。 \n 根據統計,全球主要國家最新外匯存底表現,大陸5月底外匯存底來到3.1017兆美元,月增102億美元,日本為1.3031兆美元,月增83億美元,瑞士則是大增231億美元,來到8477億美元,台灣排名第4名。

  • 6月外匯存底4,886.91億美元 連13個月創歷史新高

    中央銀行公布6月底外匯存底金額為4,886.91億美元,較5月底增加41.76億美元,已連續13個月創歷史新高。 \n央行外匯局局長顏輝煌表示,6月外匯存底增加,主要原因有三,即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加上歐元等貨幣對美元升值,以該等貨幣持有的外匯折成美元後金額增加,還有外資大量匯入,導致外匯市場的過度波動,央行進場調節。 \n顏輝煌指出,6月因台股大漲6.2%,使得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按當日市價計算,連同其新台幣存款餘額共折計4,284億美元、月增360億美元,約當外匯存底88%、月增7個百分點。

  • 在全球外儲占比 人民幣升至2.02% 創新高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日公布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人民幣在全球央行外匯存底占比較上季提高0.3個百分點至2.02%,是繼2019年第三季(2.01%)後,再創歷史新高。 \n 分析指出,人民幣在全球央行外匯存底資產中的占比上升,顯示全球外匯存底管理機構對持有人民幣資產興趣增加,此外,中國經濟總量在世界經濟總量占比顯著增加,也是人民幣資產受青睞的主要原因之一。 \n IMF於最新官方外匯存底貨幣組成(COFER)數據顯示,2020年Q1,人民幣全球央行外匯存底總額2,214.8億美元,較2019年Q4增加56.7億美元,占比上升至2.02%,在美元、歐元、日圓及英鎊後排名第五,超越澳元的1.55%和加元的1.78%。 \n IMF數據還顯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各國央行持續買進美元,第一季美元在全球外匯存底占比較上一季大升1.1個百分點至61.9%,總金額上升至6.79兆美元,為全球央行外匯存底組成最主要貨幣。 \n 路透引述高盛研究報告指出,過去幾年,美元所占比率一直下降,但新冠疫情期間有所逆轉。鑑於市場波動性上升,外匯估值調整尤其不確定,而升值及避險地位推動美元占比整體上升。 \n 此外,第一季歐元在全球外匯存底中的占比為20%,日圓為5.6%,與2019年第四季基本持平。英鎊占比4.43%,略低於上季的4.6%。IMF數據還顯示,今年第一季,全球外匯存底由上一季的11.82兆美元下滑至11.73兆美元。

  • 《金融》陳沖呼應美國商會建言 動用外匯存底成立主權基金

    前行政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呼應美國商會建言,動用4800餘億美元外匯存底,成立主權基金。陳沖指出,此波疫情肆虐,世人猛然體認,自由貿易竟非常態,國際分工也非當然,尤其是高度倚賴貿易,糧食、能源不足的台灣,更應有截然不同的思維。 \n 陳沖針對動用外匯存底成立主權基金的觀點全文如下: \n 台灣美國商會在日前發表2020台灣白皮書,內容涵蓋甚廣,其中循例不乏指導內政之處,不過站在美商利益,倒也無可厚非。有趣的是,其中一項建議政府動用4800億美元外匯存底的部分,成立主權基金,投入有價值的國際投資,值得注意。 \n \n 國家主權基金(通稱主權財富基金SWF),由國家運用財政盈餘、外匯存底所成立,投資各種資產,自1950年代始,主權基金規模不斷擴大。從戰略言,論者最津津樂道者,當為1956年英國殖民當局在Gilbert群島針對磷酸鹽(鳥糞)出口加徵特別捐成立之KRERF基金,現鳥糞挖掘殆盡,基金衍生利益成為吉里巴斯的財政重要收入。 \n 但總統認真研究過國家主權基金嗎?好像只提過類基金(不是類包機),不過也沒關係,歷任總統的國安幕僚大概大部分也沒仔細研究過。報載國發會龔主委對美國商會的回應,也沒提到這一點,據了解財經幕僚也不甚贊成。 \n 本人到行政院服務前,曾於2007/11/21及2008/1/15於報端以「愛恨主權財富基金」、「台式主權財富基金」二文,呼籲政府不必峻拒SWF之成立,但應有一套不受政治干預純屬商業判斷的規則,以避免公器遭濫用。記得2008/9還在民間工作時,曾應邀參加經建單位舉辦的SWF座談會,當時隱約感覺到來自中央銀行的反對。 \n 離開公職後,及至2014年,在一次資政座談會(6/5),本人針對日漸浮現的糧食安全乃至能源安全議題,建議以農場或礦場為標的,透過設立主權財富基金投資,掌握來源,甚至可考慮將部分基金證券化,由全民參與,可惜當時會議主席未做任何裁決。 \n 時至今年,COVID-19讓國際分工的貿易體系,有重新審視的機會。位於全球價值鏈關鍵地位的我們,比任何貿易夥伴,更能感受到斷鏈的危機,但這不是最凶險的部分。因為那只是如同一般傷風感冒,至於更兇險的新冠肺炎等級危機,就迫在眼前。世界農糧組織FAO近來多次提醒,全球糧食供應鏈可能在近日發生,換言之,這不僅是糧價上漲問題,更是糧食來源影響肚皮的問題,畢竟IC晶片不能下嚥當飯吃。FAO不是危言聳聽,因為疫情所致的封城、斷航、出口管制、乃至恐慌,都可能加劇糧食危機,根據聯合國糧食署預測,在疫情的影響下,2020年全球面臨糧食危機的人數或將再增加1.3億,達到2.65億,這受衝擊的當然是糧食進口國。 \n 依去年資料,台灣的糧食自給率約34.7%,但距離2011 年全國農業會議制定目標在2020年糧食自給率提升到40%,仍有一段距離。除此之外,農業生產總值減少3.5%,且飲食習慣改變,造成台灣除了稻米以外,其餘穀類(黃豆、小麥、玉米)均仰賴大量進口,加上休耕政策及人口老化,種植面積減少,農家戶數不斷遞減,對於台灣糧食的供應造成潛在危機。 \n 能源部分,根據經濟部能源局統計資料,進口能源總額在這20年來逐漸成長,自民國90年來至去年,成長約28%。以自產能源比率來看,從20年前的2.41%下降至去年的2.03%,期間更有1.86%,整體能源依賴進口的比率高達98%,顯見台灣能源高度依賴外國資源,眼見天然氣進口又要增加,來源的掌握是棘手的問題。 \n 疫情肆虐,世人猛然體認,自由貿易竟非常態,國際分工也非當然,尤其是高度倚賴貿易,糧食、能源不足的台灣,更應有截然不同的思維。美國商會的建言,雖沒提到投資標的,但絕不是無的放矢,建議總統能慎重考慮。何況當前許多施政,都強調主權,何以彰顯主權?設立一個以主權為名的糧食/能源基金,並將部分證券化,應是不錯的選項。主權財富基金倒是可以延伸主權的「雞精」! \n \n

  • 陸5月外匯存底 連二月增長

     大陸國家外管局7日公布最新數據,截至5月底,大陸外匯存底達3兆1,017億美元,較4月末上升102億美元,升幅為0.3%,亦為連續第二個月增長。專家分析,5月外匯存底的增加,一方面是美元指數走跌、進而帶動非美資產價值回升,另一方面則是來自於跨境資本的流入。 \n 外管局還公布,截至5月末,大陸官方的黃金儲備達6,264萬盎司,連續八個月持平。 \n 外管局總經濟師王春英表示,5月份,大陸外匯市場運行穩定,外匯供求基本平衡。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指數小幅下跌,促使主要國家資產價格有所上漲,在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下,使得5月份外匯存底規模小幅上升。 \n 中新網報導,受中美緊張情勢升溫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5月全月走低。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在5月最後一個交易日收盤報7.1455元,單月下挫1.33%,5月人民幣在岸價最低更一度貶至7.1765元,離岸價盤中亦曾觸及7.1954元,即將叩關7.2元,逼近2019年9月初的低點。 \n 報導稱,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考慮到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效應,估值變動使得5月外匯存底規模有所增加。其中,從主要匯率變動來看,5月美元匯率指數貶值0.7%。非美元貨幣漲跌互現,歐元兌美元升值1.3%、英鎊兌美元貶至2%、日元兌美元小幅貶值0.6%,從資產價格上看,主要國家資產價格有所上漲,因此帶動外匯存底規模走升。 \n 此外溫彬還指出,真實貿易情況和跨境資本流動對5月外匯存底規模變動也產生正反不同的影響。在真實貿易部分,因為外部需求低迷、進而影響外貿進出口情勢,對外匯存底規模造成負面影響。不過,5月份跨境資本呈現流入,則拉抬外匯存底規模有所增長。 \n 溫彬表示,5月份人民幣資產受到國際投資者青睞,5月的北向資金淨流入就超過人民幣(下同)300億元。截至5月底,境外機構託管的人民幣債券面額達2兆1,130億元,較上月增加1,119億元,這是自2018年11月以來的連續18個月增長,跨境資本流入對外匯存底增長形成貢獻。 \n 展望未來,王春英表示,大陸經濟潛力足、韌性強、迴旋空間大、政策工具多的基本特點沒有改變,將繼續支撐外匯存底規模維持總體穩定。

  • 陸5月外匯存底3.1兆美元 升幅0.3%

    陸5月外匯存底3.1兆美元 升幅0.3%

    大陸5月外匯存底3兆1016.92億(美元,下同),4月這個數字為3兆914.59億元,較4月底上升102億元,升幅為0.3%;5月黃金儲備為6264萬盎司,4月則為6264萬盎司。 \n \n《網易財經》報導,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表示,5月,大陸外匯市場運行穩定,外匯供求基本平衡。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指數小幅下跌,主要國家資產價格有所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當月外匯存底規模小幅上升。 \n \n王春英進一步表示,當前,全球疫情和經濟形勢仍然嚴峻複雜,地緣政治風險上升,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加劇。隨著大陸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取得積極成效,大陸經濟運行正逐步向常態化復蘇。往前看,大陸經濟潛力足、韌性強、回旋空間大、政策工具多的基本特點沒有改變,將繼續支持外匯存底規模整體穩定。

  • 央行助攻 外匯存底續登頂

     中央銀行公布5月底外匯存底月增27.33億美元,來到4,845.15億美元,已連續12個月創歷史新高,主要來自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的挹注,外界稱央行為「國庫金雞母」,果然就是很會賺,且外匯存底世界排名仍蟬聯第四名。 \n 央行外匯局局長顏輝煌表示,5月外匯存底增加,主要來自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及歐元等貨幣對美元升值,以該等貨幣持有的外匯折計成美元後金額增加。統計顯示,當月國際美元指數從100之上回落,主要非美貨幣則是升貶互見,其中歐元升值2.04%,澳幣走高1.67%,其他日圓、英鎊、人民幣各貶值0.57%、1.18%、1.31%。 \n 我國外匯存底組成主要幣別,根據央行總裁楊金龍答詢立委時的說明,今年因應肺炎疫情爆發的衝擊,採取機動調整,持續增持美元資產至逾八成,其他歐元約5%,人民幣、日圓、英鎊、澳幣等占比較小,因此占比較大的歐元5月升值,折計成美元後使外匯存底增加。 \n 台股5月跌49.98點或0.46%,外資持股市值小幅略減,但卻大幅賣超台股達1,600億元,且擴大匯出資金。顏輝煌指出,當月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按當日市價計算,連同其新台幣存款餘額,月減103億美元來到3,924億美元,約當外匯存底的81%、下滑三個百分點。 \n 值得關注的是,我國外匯存底除連續12個月創新高,在主要國家的排名,4月首度超越沙烏地阿拉伯,從原本的第五名前進一名至第四名,5月的排名仍未改變。目前第一名還是大陸至4月底的3.0915兆美元,第二是日本至4月底的1.2948兆美元,第三名瑞士至4月底為8,246億美元。 \n 第五名是新進榜的印度,5月22日公布的外匯存底初值4,517億美元,高於沙烏地阿拉伯的4,370億美元,再將其擠退一名至第六名,沙國主要是受到最近這波油價崩跌的效應,造成外匯存底連連大減,排名也連退二名。另外,我國主要競爭對手的南韓,至5月底為3,957億美元。

  • 《金融》5月底外匯存底再創高 月增27.33億美元

    央行今公布5月底外匯存底為4845.15億美元,再創歷史新高,月增27.33億美元。 \n 5月外匯存底增加原因:一、投資運用收益;二、歐元等貨幣對美元升值,以該貨幣持有的外匯折成美元後,金額增加。 \n 5月底,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及債券按當日市價計,連同其新台幣存款餘額共3924億美元,約當外匯存底81%。 \n \n

  • 《基金》油價震盪也沒差 海灣債殖利率高5倍資金追捧

    今年來國際油價震盪劇烈,由中東產油國發行的海灣債,卻大受國內投資人青睞,在台發行量創新高。法人表示,面對黑天鵝環伺、超低利率的環境,海灣國家發行的主權、類主權債,信用評等與台債相當、殖利率更高出4~5倍,債信佳、收益好,自然吸引資金追捧。 \n 根據資料顯示,中東地區銀行業來台發債,正吸引國內保險公司、金融業等大型機構投資人青睞,發行量連年成長,今年來累計發債規模,已衝上160億美元,超越去年全年的120億美元紀錄,創歷史新高。 \n \n 第一金全球富裕國家債券基金經理人黃子祐表示,來台發債的中東銀行主要來自波斯灣一帶的卡達、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因此又被稱為「海灣債」。而近年大受市場歡迎主要是因為債信水準、殖利率都較高,滿足國內投資人需求。 \n 以上述的卡達、沙國、阿聯為例,Moody’s給予的主權信評分別為Aa3、A1與Aa2,債信水準與台債相當;而7~10年期主權與類主權債券平均殖利率分別有2.4%、2.7%與2.3%,相較於10年期台債0.5%的殖利率,高出4~5倍。若年期更長,如:卡達2050年到期債券,殖利率甚至高達3.6%,吸引力自然相當大。 \n 黃子祐表示,今年來國際油價大跌,絲毫沒有影響海灣債的買氣,主要是因為債券、股票的投資思維不同。股票強調本夢比,一旦營運轉弱,容易遭到拋售;但債券重視長期固定領息,只要發行單位沒有破產,給得起利息、到期能返還本金,投資人都會繼續持有。 \n 黃子祐強調,海灣國家擁有龐大的外匯存底,海外淨資產豐厚,足以抵擋油價震盪衝擊。以卡達、沙國、阿聯為例,海外淨資產各佔GDP的1.9、1.4與2.7倍,為全球前10大富裕國家;而科威特更達5.5倍,位居首富國。 \n 若統計2011、2014與2018年近三次經驗,油價分別崩跌31%、75%與44%,彭博巴克萊海灣國家美元債券指數分別上漲11%、0.8%與-0.3%,顯示油價對海灣債的影響非常低。 \n \n

  • 《國際金融》挺主權基金危機入市 沙國4月外匯存底大縮水

    為了穩定緊盯美元的匯率,以及大舉撥款給主權財富基金,以投資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跌深的股票,沙烏地阿拉伯4月外匯存底大幅縮水。 \n \n近幾年來沙國的外匯存底大致保持在5000億美元水準,主要以美國公債等低風險資產形式儲備,隨之而來的穩定性讓沙國得以維持本幣里亞爾(riyal)緊盯美元的匯率政策,並展現該國的財政實力,為支應國家龐大支出計畫而舉債數十億美元。 \n \n沙國央行周日宣布,外匯存底總額繼3月減少239億美元,創下20年來最大單月跌幅後,4月再減247億美元,降為4486億美元。沙國央行在3、4月向「公共投資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PIF)撥款400億美元,在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期間逢低買進外國股票。 \n \n沙國財政部長賈丹(Mohammed al-Jadaan)此前表示,這是為了抓住進場機會的一次性撥款。但金融界普遍認為此舉將為後續類似的撥款開啟門戶,在原油價格仍然低迷與疫情尚未消失之際,將削弱沙國央行的安全網。 \n \n根據5月披露的美國監管文件,今年第一季沙烏地阿拉伯RIF基金約砸下5億美元購買臉書、華特迪士尼與萬豪國際(Marriott International)股票,同時也斥資約5億美元購買思科系統、花旗集團、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嘉年華遊輪(Carnival Corporation & plc)和Live Nation Entertainment,並買進7.14億美元的波音公司股票。 \n \n

  • 《國際金融》新興國家外匯存底失血2400億美元 美銀:還未止血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出具報告指出,因各國央行全力支持本幣與經濟,以緩解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衝擊,過去兩個月主要新興經濟體的外匯存底已經燒掉2400億美元。 \n \n美國銀行在這份針對31個國家的外匯存底調查報告中表示,儘管失血速度已見放緩,但仍未停止。報告指出,中國、香港、沙烏地阿拉伯、巴西與土耳其的外匯存底的總額減少最多。 \n \n土耳其與埃及的百分比跌幅特別大,報告中更點名土耳其與羅馬尼亞的外匯存底已12個月未能完全支應短期外債。 \n \n報告亦指出,在全球與新興國家經濟復甦力道可能令人失望之際,新興經濟體的外匯存底恐將繼續失血,儘管速度可能減緩。 \n \n在解封帶來經濟活動初步反彈後,有幾個因素可能使復甦力道受限,包括龐大債務、企業倒債、無經濟效益的就業市場、去全球化,以及美中緊張局勢。不過報告也提到俄羅斯等其他一些新興市場國家的外匯存底縮水幅度極小,表現亮眼。 \n \n

  • 油元收入銳減 沙國加稅200% 7/1起加值稅由5%調升至15%

     基於油元收入銳減和新冠肺炎引發經濟嚴重衰退,沙烏地阿拉伯自7月1日起將加值稅調漲2倍至15%,且2018年開始發放的生活費津貼,將於6月起暫緩發放,以維持國家財政健全。 \n 沙國官方聲明顯示,「加值稅自7月1日起將由5%調漲至15%,生活費津貼自6月1日起暫緩發放。」 \n 沙國財長賈丹(Mohammed al-Jadaan)在聲明稿中指出:「這些是痛苦但必要的措施,以維持中長期財政穩定,和對抗前所未見的新冠肺炎危機。」 \n 賈丹表示,非石油收入也受到經濟活動停擺衝擊,醫療保健相關開銷和刺激經濟計畫,造成政府支出躥揚。這些挑戰削減國家收入,加重公共財政壓力,故需要削減支出來支援財政。 \n 儘管沙國致力推行經濟改革,但依然倚重石油收入。布蘭特期油目前降至每桶30美元左右,遠低於沙國維持預算平衡的價位。油價崩跌使沙國油元收入銳減,沙國第一季出現90億美元預算赤字。 \n 防止新冠肺炎擴散的措施造成商業活動急凍,同時限制沙國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經濟改革計畫的規模和執行速度。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波斯灣六大產油國2020年將陷入經濟衰退。 \n 沙國第一季油元收入年減24%,降至340億美元,讓整體政府收入萎縮22%。沙國央行3月外匯存底萎幅創下至少20年來最大,降至2011年以來最低水準。 \n 信評機構穆迪預估,到了2021年底,沙國的外匯存底將跌破3,750億美元,遠低於2019年底的4,880億美元。 \n 根據聲明稿顯示,沙國政府已取消或暫緩部分政府機構的資本支出計畫,並降低部分「願景2030」經濟改革計畫的經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