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叔公的搜尋結果,共13

  • 榔頭槌死3親人 男免死判無期

     台南市39歲男子郭濬毅,前年偷竊叔公財物被發現後遭斥責,他竟憤而拿榔頭槌死外叔公、嬸婆及外婆等3位爺奶輩親屬,最高法院審理後,認為他坦承犯行並有悔意,且相關死者家屬、也是他的親屬,都沒有請求判死刑,原審將他判處無期徒刑,並無不當,郭提上訴沒有理由,4日駁回,全案定讞。 \n 郭濬毅因簽賭欠債,2018年5年10日,到77歲的外叔公李清祥家中聊天,趁李不注意時偷錢但遭發現,郭憤而持榔頭攻擊外叔公頭部致其倒地,他再偷取走外叔公5000多元現金。離開時因被76歲的嬸婆李蘇靜發現,他再用榔頭殺死對方,住在隔壁的83歲外婆李胡木哖出來查看表示要報警,郭男殺紅了眼,用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警方據報後將他逮捕。 \n 審理中,律師引用精神鑑定報告,主張郭心神障礙可免除或減輕責任能力,但歷審都認為郭殺人都是出於有意識的動作,且案發後還故布現場為外力入侵劫財的假象、湮滅證據,可見沒有辨識力不足問題,不可減免刑責。 \n 一審考量郭男有悔意,且死者家屬與他都有親屬關係,都未提告或請判求極刑,如果對他判處死刑,對其家庭及其他親屬將造成更大傷害,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判處無期徒刑,二審維持原判後,郭上訴三審,遭最高法院駁回確定。

  • 殺死外婆等3親屬 嫌坦承犯行逃死定讞

    殺死外婆等3親屬 嫌坦承犯行逃死定讞

    台南市男子郭濬毅因職棒簽賭向銀行借款欠錢,前年他偷竊外叔公財物被發現遭斥責,竟殺死叔公嬸,還將打算報警的外婆殺死,一、二審考量郭男坦承犯行並有悔意,死者家屬未求判死,將郭男判處無期徒刑,郭提上訴但檢未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n39歲的郭男向銀行借款30幾萬元,用於職棒簽賭及購買運動彩券,但不到1個月全部輸光,他再度使用信用貸款用於籌辦婚禮及購買運動彩券之用,並向朋友借錢,因還不出錢信用破產,後來都以打零工領現金的方式。 \n去年5月10日郭男因為缺錢的經濟壓力,到叔公李清祥(77歲)的屋子後起意竊盜,但被對方發現予以斥責,他憤而持榔頭攻擊叔公頭部致其倒地不能抗拒,他再戴上工作手套取得現金5000多元。 \n郭男打算離開時被嬸婆李蘇靜(76歲)發現,他又用榔頭攻擊嬸婆頭部致死,住在隔壁的外婆李胡木哖(83歲)出來查看,聲稱要報警,郭持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將現場佈置成遭外力侵入劫財的假象,再竊盜現金4000多元,警方據報後將他逮獲。 \n郭的律師引用精神鑑定報告,主張郭男有刑法第19條免除或減輕責任能力之事由,但歷審都認為郭殺人都是出於有意識的動作,且案發後故佈現場為外力入侵劫財之假象、湮滅證據,沒有免除或減輕責任能力規定的適用。 \n一審考量郭男犯後坦承犯行,表示悔悟,被害人家屬與他都有親屬關係,均未提出告訴或求處極刑,對他判處死刑對其家庭及其他親屬勢將造成更大傷害,以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判處無期徒刑,二審維持原判決後,檢未上訴、郭上訴遭駁回確定。

  • 祖孫3人執政近20年 救經濟下猛藥 安倍時代落幕

    祖孫3人執政近20年 救經濟下猛藥 安倍時代落幕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8日宣布辭職,而就在8月24日,他在位日數達2799天,超越他的外叔公、已故前首相佐藤榮作的2798天,創下日相連續在位最長紀錄,留名青史。安倍晉三能在日本政壇崛起,與其家族雄厚的政治背景有關。除外叔公佐藤,他的外祖父岸信介也擔任過首相,祖孫3人在日本戰後執政近20年。 \n 修憲辦奧運 任內難達成 \n 安倍於2006年至2007年首次擔任首相,成為日本戰後最年輕的首相。2012年12月就任至今,則是他第二次執政。過去7年8個月,他確實也留下不少政績,無奈新冠肺炎疫情使安倍的努力化為泡影。安倍本想實現修憲的宿願,盼辦完東京奧運後功成身退,也因健康問題無法如願。 \n 安倍第二次執政,推動《安倍經濟學》,其大膽的貨幣寬鬆、財政政策以及鼓勵民間投資的成長戰略,確實讓日本經濟開始有了復甦的徵兆,取得東奧主辦權後,日本更顯得朝氣蓬勃。然而安倍經濟學後繼無力,原本期待末端民眾能受惠,但事實,薪資調升還趕不及消費稅率的調漲。 \n 兩調消費稅 財政未好轉 \n 日本邁向少子高齡化社會的腳步快,稅收已無法支撐快速膨脹的社會保障費。安倍為增加財源,大刀闊斧的於2014年4月將消費稅率從5%上調至8%,2019年除了食品等生活必需品外,再從8%上調至10%。兩度調高消費稅,卻無法阻止財政惡化。 \n 東京奧運會申辦成功,凝聚了日本人的向心力,原期待像前次日本舉辦奧運一樣造成經濟起飛,沒想到因疫情延期1年,使日本損失慘重。 \n 執政傳弊端 仍避重就輕 \n 安倍長期執政下,也引發不少弊端。森友學園低價收買國有地事件,扯出財務省竄改公文、涉案官員自殺、安倍夫人參與關說等醜聞,至今仍未落幕。首相依慣例每年主辦的賞櫻會,安倍的名單中竟出現地方上的支持者,安倍事務所被懷疑公器私用。在28日安倍辭職的記者會上,就有日本記者要安倍說出「對外界質疑他將政權納為私有」的看法,唯安倍矢口否認。 \n 日本社會因新冠疫情而元氣大傷之際,安倍的時代也告一段落,安倍接班人能否,以及如何開創新局面,勢將受到全球關注。

  • 南化弒親3屍案 逆孫二審再逃死

    南化弒親3屍案 逆孫二審再逃死

     2018年5月台南市南化區男子郭濬毅因行竊失風先後殺害外叔公、外嬸婆後,再將想報警的外婆滅口,被台南地方法院依強盜殺人等罪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後,台南高分院16日以被告經過矯治仍有再社會化的可能性,尚無處以極刑的必要,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n 二審合議庭指出,被告沒有前科、有正常工作及家庭生活,素行良好,此案又是一時失慮衝動所為,並非有計畫的預謀殺人,雖犯下滔天大罪,但本質上仍有善良的一面,並非窮凶惡極之人,犯後也認罪坦承犯行,被害人家屬也都沒有要求判死,仍對被告心存善意。 \n 合議庭還說,3名被害人已逝,所造成的傷痛無可彌補,對被告處以極刑,非但無助於弭平傷痛,反而造成更大的傷痛;加上現今刑罰制度,並非只在滿足以往「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應報觀念,更重視防治犯罪的預防功能,希望能為還有教化遷善可能的犯罪行為人保留一線生機。 \n 合議庭認為,被告的心理衡鑑顯示攻擊傾向略低,評估主動再犯的風險不高,非毫無教化的可能,如果誠心悔悟願意改變自己,經過矯治仍有相當高的再社會化可能性,尚無處以極刑的必要。 \n 此案發生於2018年5月10日,當時38歲的郭濬毅,臨時起意竊盜77歲叔公李清祥的財物但沒有得手,被叔公發現斥責後,持榔頭攻擊叔公頭部致對方倒地,再戴上工作手套盜取現金5000多元,正準備離去時因被76歲嬸婆李蘇靜發現,又以榔頭攻擊嬸婆頭部致死。 \n 事後,住在隔壁的83歲外婆李胡木哖出來查看發現,聲稱要報警,郭某又持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還將現場布置成遭外力侵入劫財的假象,並盜取現金4000多元,隨即駕車前往南化附近山區丟棄作案工具。

  • 南化弒親3屍命案 逆孫二審再逃死

    南化弒親3屍命案 逆孫二審再逃死

    2018年5月10日台南市南化區男子郭濬毅行竊失風殺害外叔公李清祥、外嬸婆李蘇靜,還將想報警的外婆李胡木哖滅口,被台南地方法院依強盜殺人、殺人罪、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等罪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後,台南高分院16日殺人部分駁回上訴,維持無期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的判決。 \n \n一審合議庭指出,郭某犯後坦承犯行,表示悔悟,被害人家屬與郭都有親屬關係,也沒有提告或求處極刑,考量3人已死亡,如果再處郭極刑,對其家庭及其他親屬將造成更大傷害。 \n \n一審還認為,郭某經過矯治有再社會化的高度可能性,審酌聯合國兩公約指明所有人都享有生命權,包括被懷疑犯下情節最重大之罪的人和已經被定罪的人,因而判決應執行無期徒刑,希望藉此達到預防再犯的社會防衛目的。二審也認同一審的見解,僅對原審竊盜、持械部分判決公訴不受理,殺人部分則駁回上訴。 \n \n此案發生於2018年5月10日,38歲的被告郭濬毅,竊盜77歲叔公李清祥的財物沒有得手,被叔公發現斥責後,竟憤而持榔頭攻擊叔公頭部致對方倒地,再戴上工作手套盜取現金5000多元,準備離去時因被76歲嬸婆李蘇靜發現,再以榔頭攻擊嬸婆頭部致死。 \n \n事後,住在隔壁的83歲外婆李胡木哖出來查看發現,聲稱要報警,郭某又持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還將現場布置成遭外力侵入劫財的假象,並盜取現金4000多元,隨即駕車前往南化附近山區丟棄作案工具。 \n \n \n \n

  • 殺害3至親沒判死 檢方不服上訴

    殺害3至親沒判死 檢方不服上訴

    去年5月10日台南市南化區男子郭濬毅,因行竊失風殺害外叔公李清祥、外嬸婆李蘇靜,還將企圖報警的外婆李胡木哖滅口,一審卻僅判處無期徒刑,檢方不服26日提起上訴,並建請處以極刑。 \n \n檢方認為,被告於案發後,還故佈現場為外力入侵劫財的假象、丟棄犯罪工具、湮滅證據等各種閃避因應的作為,因此並不適用刑法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或減低辨識行為違法能力的免刑或減刑的規定。 \n \n此外,被告持質地堅硬的榔頭,不加思索朝3位年邁至親的頭部或胸部要害猛力攻擊,約僅數分鐘的極短時間內即相繼遇害,手段至為殘酷冷血。被告在犯案當時,如果其心中尚有一絲絲人性,當下實有千百種選擇,但竟選擇以殘酷手段相繼殺害3位至親,可見認被告實毫無人性,罪無可逭。 \n \n檢方還說,被害人家屬同時兼具被告至親的雙重身分,如果被害人家屬與被告無任何親情血源,衡情,應會請求判處被告極刑。一審量刑雖已考量各方,但刑度仍與人民法律情感未合,難謂判決符合比例原則及罪刑相當原則,實應處以被告極刑。 \n \n去年5月10日,38歲的郭濬毅,因竊盜77歲叔公李清祥的財物被叔公斥責後,先持榔頭攻擊叔公,準備離去時被76歲嬸婆李蘇靜發現,再以榔頭攻擊嬸婆頭部致死;住隔壁的83歲外婆李胡木哖出來查看發現,郭某又持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 \n \n台南地院一審指出,郭濬毅沒有前科,有固定工作與正常的家庭生活,經精神鑑定與心理衡鑑具中等智識程度,有學習能力,犯後坦承犯行,表示悔悟,被害人家屬與他都有親屬關係,並沒提告或求處極刑,考量3人已死亡,如再判郭某極刑,對其家庭及其他親屬將造成更大傷害,才判處無期徒刑。

  • 南化弒親3屍案 逆孫一審逃死劫

     殺害3人沒判死!去年5月10日台南市南化區男子郭濬毅,因行竊失風殺害外叔公李清祥、外嬸婆李蘇靜,還將企圖報警的外婆李胡木哖滅口。台南地方法院10日依強盜殺人、殺人、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等罪,合併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n 對於殺害3名親屬卻沒有判處死刑,合議庭指出,被告郭濬毅沒有前科,有固定工作與正常的家庭生活,經精神鑑定與心理衡鑑具中等智識程度,有學習能力,犯後坦承犯行,表示悔悟,被害人家屬與他都有親屬關係,並沒提告或求處極刑,考量3人已死亡,如再判郭某極刑,對其家庭及其他親屬將造成更大傷害。 \n 合議庭還認為,郭某經過矯治有再社會化的高度可能性,並審酌聯合國兩公約指明所有人都享有生命權,包括被懷疑犯下情節最重大之罪的人和已被定罪的人,因此判處無期徒刑,希望藉此達到預防再犯的社會防衛目的。 \n 合議庭說,案發當天,38歲的郭濬毅,竊盜77歲叔公李清祥的財物被叔公斥責後,持榔頭攻擊叔公,準備離去時被76歲嬸婆李蘇靜發現,再以榔頭攻擊嬸婆頭部致死。住隔壁的83歲外婆李胡木哖出來查看發現,郭某又持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

  • 南化弒親3屍命案 逆侄一審逃死

    南化弒親3屍命案 逆侄一審逃死

    去年5月10日台南市南化區男子郭濬毅行竊失風殺害外叔公李清祥、外嬸婆李蘇靜,還將想報警的外婆李胡木哖滅口。台南地方法院10日依強盜殺人、殺人罪、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等罪,判處郭某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n \n合議庭指出,郭某犯後坦承犯行,表示悔悟,被害人家屬與郭都有親屬關係,也沒有提告或求處極刑,考量3人已死亡,如果再處郭極刑,對其家庭及其他親屬將造成更大傷害。 \n \n合議庭還認為,郭某經過矯治有再社會化的高度可能性,審酌聯合國兩公約指明所有人都享有生命權,包括被懷疑犯下情節最重大之罪的人和已經被定罪的人,因而判決應執行無期徒刑,希望藉此達到預防再犯的社會防衛目的。 \n \n合議庭說,2018年5月10日38歲的被告郭濬毅,竊盜77歲叔公李清祥的財物沒有得手,被叔公發現斥責後,竟憤而持榔頭攻擊叔公頭部致對方倒地,再戴上工作手套盜取現金5000多元,準備離去時因被76歲嬸婆李蘇靜發現,再以榔頭攻擊嬸婆頭部致死。 \n \n事後,住在隔壁的83歲外婆李胡木哖出來查看發現,聲稱要報警,郭某又持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還將現場布置成遭外力侵入劫財的假象,並盜取現金4000多元,隨即駕車前往南化附近山區丟棄作案工具。 \n \n

  • 南化滅門3死 逆孫起訴

    南化滅門3死 逆孫起訴

    男子郭濬毅上個月10日晚間潛入台南市南化區北寮里外叔公李清祥家行竊失風被斥責,竟持鐵鎚將外叔公夫妻活活打死,再取走5000多元;連住在隔壁的外婆李胡木哖發現,也慘遭殺害滅口並取走現金4000多元。台南地檢署8日偵查終結,依強盜殺人、殺直系血親尊親屬 等罪嫌將他提起公訴,但沒有具體求刑。 \n \n 被告郭濬毅被移審,台南地方法院以電腦分案,由刑一庭庭長林逸梅擔任受命法官兼審判長。經訊問被告後,以嫌疑重大,所犯均為最輕本刑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加上有逃亡之虞,予以羈押,但未禁止接見通信。 \n \n 起訴書指出,5月10日晚間6時30分許,家住台南市永康區的郭某,先到外婆李胡木哖位於台南市南化區北寮里的住處用完晚餐後,就到隔壁外叔公李清祥的住處客廳聊天。隨後郭見李起身走到後方廚房,竟然到李的臥室企圖竊取衣櫥內的財物,但在尚未得手之際,就被李清祥發現。 \n \n 李某當場責罵郭某,還出手毆打對方。郭不甘受辱罵及毆打,就到屋外的自小客車上,拿了1支鐵錘,再返回李某住處,朝李的頭部猛力敲擊數下,使對方倒地死亡後,拿取屋內現金5000餘元。郭某得手正準備離去時,被李妻李蘇靜發現,郭再追上前以鐵錘敲擊李妻致死。 \n 隨後,郭某步出李清祥住處時,又被外婆李胡木哖撞見,並揚言說要報警處理,引發郭某的殺機,再持鐵錘將外婆殺害,並在外婆家搜括取走4000多元離去。 \n \n 直到隔天下午4點多,附近住戶準備拿青草茶給李胡木哖,因發現她的住處大門深鎖,且無人回應,經進入屋內,才發現對方已倒臥在廚房地板血泊中,隨即報警處理。員警到場後,又到隔壁李清祥住處查看,赫然發現李清祥夫妻也分別死亡。經循線追查後,才查獲郭某涉案。

  • 外孫坦承行凶 盼被判死刑

    外孫坦承行凶 盼被判死刑

     淳樸的台南市南化區北寮里發生兩戶3人滅門血案,男子郭濬毅10日晚間潛入外叔公李清祥家行竊失風遭斥責,怒持鐵鎚狠心將外叔公夫妻活活打死;住隔壁的外婆李胡木哖發現外孫殺人,驚呼要報警,郭男竟再殺外婆滅口,3人屍體直到11日傍晚才被發現,檢警12日凌晨4時許突破郭男心防,郭坦承痛下毒手,警訊時曾低聲說希望被判死刑,不然沒臉面對親友。 \n 檢方昨率法醫相驗,3名死者頭部血肉模糊,至少各被鐵鎚重擊5下,死者親友痛罵郭沒人性;北寮里居民得知逆孫殺死阿嬤,氣憤表示「這種孫子最好早點砰掉!」。郭嫌的母親赴殯儀館認屍,面對兒子在母親節前夕殺了自己的媽媽,低頭飲泣不發一語。檢方訊後依涉犯殺人、殺害直系尊親屬及竊盜三罪向法院聲請羈押獲准。 \n 羈押獲准 鄰嗆砰掉 \n 案發現場為南化區北寮里199號3間連棟的透天厝,3名死者互為親戚,83歲的李胡木哖在丈夫死後,獨居中間棟,她的78歲小叔李清祥與77歲妻子李蘇靜住左棟,3人平時生活簡樸,以種植芭樂、芒果為業,在鄰居眼中都是憨厚老實人。 \n 李家2戶3人每天清晨外出務農,11日3人卻整天未出門,鄰居覺得有異,當日下午4時許因有人送貨到李家卻無人應門,鄰居大膽開門進入李胡木哖家,驚見李胡倒臥血泊已氣絕身亡,警方到場發現,李清祥夫妻也慘死在自家。 \n 李胡木哖陳屍自家廚房;隔壁棟的李清祥陳屍自家臥房、妻子李蘇靜則陳屍廚房,3人頭部明顯遭到鈍器猛擊,屋內遭翻箱倒櫃凌亂不堪,警方一開始就朝財殺方向偵辦。 \n 家屬身分 現身關心 \n 警方查知,李胡木哖有個39歲外孫郭濬毅,平時住永康區,偶爾回山區打零工、種芒果賺錢餬口。每次回外婆家,阿嬤都會煮東西給他吃,但他最近因欠債,常向阿嬤要錢,要不到就偷,成為警方鎖定對象。前晚命案消息傳出,郭曾以家屬身分到現場假裝關心案情,警方不動聲色,以關係人身分將他帶回偵訊。 \n 郭起初否認涉案,稱10日下午就離開南化到高雄,警方調閱路口監視器發現他當晚仍開車在南化區繞行,更加起疑。為突破心防,拿出阿嬤倒臥血泊照片給他看;再開車載他回阿嬤家附近,郭返程途中坦承行竊失風殺人。 \n 嬤要報警 丟了老命 \n 郭男供稱,10日上午回到阿嬤家幫忙種芒果,當晚7時阿嬤煮飯給他吃,祖孫倆還一起開心用餐。郭飽餐後潛入隔壁外叔公李清祥家行竊4000餘元,李男發現斥責。他惱羞成怒,從車上拿出鐵鎚瘋狂敲擊外叔公夫婦頭部,直到兩人動也不動。隔壁的阿嬤聞聲而至,見狀驚呼要報警,郭殺紅眼,拿著鐵鎚追進屋內,活活打死阿嬤,拿走她家中5000餘元現金,再把鐵鎚丟在南寮公墓附近草叢。 \n 郭男殺人後,先回永康家將身上血衣丟在大樓公用垃圾桶,隨垃圾車載走,並將偷來近萬元現金拿去還債,隨即返家睡覺。

  • 三叔公食品公司遭經理捲走貨款 求償近6600萬

    三叔公食品公司遭經理捲走貨款 求償近6600萬

    全台最大的麻糬代工廠「三叔公食品公司」前年6月遭許姓外貿經理捲走逾5000萬元貨款,三叔公向其求償新台幣4164萬餘元、人民幣486萬元,約6600萬元,新北地院判准,但許男如同人間蒸發般,迄今仍無其行蹤,三叔公恐求償無門。 \n \n位於新北市土城的三叔公,日治時代以生產麻糬、糕餅聞名,傳承迄今80年,花蓮著名伴手禮「曾記麻糬」為其下游,業者也遠赴日本引進和菓子,創立「手信坊」品牌、投入觀光工廠轉型,讓台灣人不必出國,也可體驗原汁原味和菓子。 \n \n判決指出,許男任職外貿經理,協助三叔公接洽海內、外客戶訂單,前年5月間,許男向3間大陸食品公司佯稱「公司擴廠購買設備需要資金,若先預收貨款可給予折扣」,3間公司不疑有他,一共匯出人民幣894萬元、新台幣3164萬餘元。 \n \n此外,遭詐騙的其中一間公司恰向許男支付2014、2013年到期貨款,也按照其指示匯入指定帳戶,許男侵吞其中的新台幣3164萬餘元後逃逸,直到遭騙的公司向三叔公確認貨款流向時,雙方才驚覺受騙。 \n \n三叔公為維持商譽,便與遭騙的3家公司達成和解,三叔公自行吸收部分金額,一共賠償人民幣486萬元、新台幣4164萬餘元,換算約將近新台幣6600萬餘元,也向許男求償同等金額。 \n \n新北地院審結後判三叔公勝訴,但許男未出庭、提出書狀聲明,迄今下落不明,據悉,許男恐潛逃海外,三叔公恐求償無門。

  • 最後一封信 陝西交換生 千里尋叔公

     廿一歲自陝西來台的王姓女交換生,三日自桃園南下台中到太平區尋找多年未見的叔公,她拿著叔公所寄最後一個信封,依著上面的地址找到了叔公家,未料,早已搬離,王女求助警方,當員警告知她叔公在五年前就已離世,王女初聞噩耗潸然淚下,雖無法與叔公見到面,但員警的安排下,王女與叔公家人將在近期碰面。 \n 王姓女大生日前來台,除了學術交流外,她還背負著爺爺的遺願前來台灣尋親,王女表示,叔公當年隨著部隊來台,兩岸開放後叔公常回家鄉省親,之後雙方也常透過魚雁往返來聯絡感情,但近幾年,叔公突然音訊全無,對此家人相當掛念,爺爺臨終前還深深掛念著這個遠在千里之外的弟弟。 \n 三日王女趁著假期空檔自桃園南下台中,帶上地圖及叔公寄來最後一封信的信封,依著查好的路線及地址前來太平尋找叔公,經過千辛萬苦,王女終於找到叔公的家,未料叔公一家早已搬離,面對空無一人的屋宅,王女在毫無叔公下落下,只好請求員警協助。 \n 員警見王女尋人意志堅定,深受感動也加入了尋人行列,警方調查後,發現王女叔公在五年前已逝世,王女聞訊心頭大驚,沒想到,她帶著爺爺的遺願千里來台,竟無法再見叔公一面,看著手上叔公所寄的最後一紙信封,忍不住心中悲愴潸然淚下。 \n 當王女心灰意冷時,員警告知她,已連絡到叔公的女婿,王女一聽,悲愴情緒一轉歡欣,在警方的安排下,王女與叔公家人另選他日再行碰面,王女雖然未能見到叔公最後一面,但最終聯絡到了叔公家人,兩家人隔著一個海峽再度將情感串連起來,王女此趟千里尋親順利完結。

  • 兩岸史話-尋找費鞏案真相

     香曾燈火下,風雨幾黃昏。護學偏忘己,臨危獨憶君。沉冤終已雪,遺恨定長存。恩德屬於黨,淚沾碑上文。 \n 從湄潭回來後,表叔公便找了「軍統」在遵義負責的貴州站遵義組組長陳某查問情況。他告訴表叔公,費在浙大教授中一向是表現很激烈,除了「軍統」對他注意外,「中統」也很注意他,「中統」並派有特務監視他,這次去重慶可能還有「中統」特務跟他一路去。他認為「軍統」如果沒有逮捕他,很可能是被「中統」祕密逮捕了。表叔公在遵義「軍統」設在茅草鋪的植物油煉代汽油的工廠住了近一星期,便返回重慶。克拉克認為竺校長告訴他向政府機關查詢的意見很值得重視。 \n 表叔公四處搜尋 \n 當表叔公向戴笠和梅樂斯一同報告去遵義調查經過情況以及竺校長的意見後,梅樂斯也認為如果能向重慶治安機關去查詢一下便可能水落石出;萬一沒有,魏德邁也好回答給他上書營救費教授的40名留美教授。戴笠當時也只好答應仍舊叫表叔公陪同去向重慶稽查處和警察局刑警處等單位去查閱自費鞏失蹤後的有關捕人檔案,必要時可拿著費的照片去查對一下這一段時間內所逮捕到的人犯。在走出來的時候,表叔公悄悄問戴笠,萬一克拉克要看看設在「中美所」內的「軍統局」看守所時怎麼辦?他聽了立刻把臉一沉,厲聲地回答表叔公說:「他想討好這幾十個留美的教授,別的都能依他的,要是提到看表叔公的看守所時,你就乾脆回答他這都是些很久以前關起來的人,沒有最近逮捕的。」停了一會,他又補充一句:「沒有抓費鞏,你不是不清楚,怎麼會提到這個問題?」 \n 當表叔公翻遍了稽查處和刑警處等單位的檔案而找不出一點線索時,這些單位的負責人又向表叔公建議可能是由於失足落水淹死了,所以到處找不到。 \n 克拉克一聽也很以為然,便和表叔公到碼頭上調查,後來又到長江下游唐家沱一處專門打撈屍體的地方去查詢,甚至還把最近所撈到的無人認領的屍體十多具一起挖出來對證一下。當時天氣很熱,表叔公在唐家沱附近的墳地裡,搞了兩天,仔細查對了那十多具腐爛得已經發臭的屍體,沒有一具可以勉強聯繫得上是費鞏,才失望而歸。 \n 正在這個時候,重慶衛戍總司令部突然接到一個署名浙江大學學生××的一封告密信,說他親自見到失蹤的費鞏教授在巫山縣過渡,費身穿和尚裝束,經他認出後,費叮囑他不可對人聲張,因他看破了紅塵,決心出家,要這個學生一定要守祕密。 \n 沉冤難雪今人嘆 \n 衛戍總部正急著沒有辦法好交代,因為一個大學教授居然丟了找不出來,又驚動了美國主子來出面查詢,實在沒法可辭其咎,得到這封信後,便連夜由稽查處派人去巫山尋找。衛戍總部去的人還沒有回來,梅樂斯也得到這消息,也要派人去,戴笠又叫表叔公陪著克拉克趕赴巫山縣。巫山縣政府一聽洋大人要找什麼和尚,便準備下令各鄉鎮將巫山縣各寺廟的和尚全部押到縣裡來由表叔公當面查對。 \n 表叔公和克拉克都不贊成這個打草驚蛇的辦法,決定親自到各寺廟去查訪。結果花了半個多月的時間,表叔公遍曆巫山十二峰,尋訪了幾十個大小廟宇,仍舊找不到一個可能是費鞏的和尚。表叔公在巫山渡口住了兩天,留心觀察渡河的來往行人,也沒有看到這位教授來過,才掃興而回。最後,總算由於抗日戰爭得到勝利,消息傳來,美國人紛紛作回國的打算,這件事也就這樣不了了之。直到解放後,表叔公也沒有聽到費鞏的下落,這一件大學教授失蹤案,始終成了一個謎。 \n 以上的回憶,內容並不新鮮,文中的那個「表叔公」,實即沈醉,或者曾有一位浙大學生的「表叔公」就是沈醉(抑或仿冒),儘管如此,其描述的情節還是值得一睹的。 \n 費鞏的浙大同仁和友人蘇步青先生曾為費鞏寫有一首悼念詩,其曰: \n 香曾燈火下,風雨幾黃昏。護學偏忘己,臨危獨憶君。沉冤終已雪,遺恨定長存。恩德屬於黨,淚沾碑上文。 \n 「沉冤」,如上文所述,曾是許多人認為費鞏是被國民黨「軍統」特務暗殺於「中美合作所」的,而事實究竟,是如何的呢? \n 讓我們還是慢慢來追尋吧。(全文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