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川小學的搜尋結果,共03

  • 311震災大川小學疏於防災準備  被判賠逾5億元

    311震災大川小學疏於防災準備 被判賠逾5億元

    日本宮城縣石卷市立大川小學的23名學童在東日本大震災中遭海嘯吞噬罹難,學童遺族以校方沒有讓學童避難,且事前防災體制不完善為由,針對市政府和縣政府提起23億日圓(約台幣6億7千萬元)的求償訴訟。2審仙台高等法院11日判賠14億3600萬日圓(約台幣5億552萬元),這是日本首度因震災前防災體制不完善被法院判賠的案例。 \n大川小學當時共有108人,其中70人死亡,4人失蹤,其中23名兒童的遺族認為「學校沒適切地引導學童避難,造成兒童死亡」,為了追究校方的管理責任,於2014年向法院提出求償訴訟。 \n遺族們主張,地震發生後,市政府的防災無線廣播和宣傳車明明已指示要到高台避難,但大川小學卻在海嘯來襲前約50分鐘讓學童們在操場上一直等,此舉乃有怠忽指引安全避難的義務。 \n1審仙台地方法院2016年10月判決時指出,市政府的宣傳車已呼籲要到高台避難,當時就應該讓兒童到學校的後山避難,校方卻決定在海嘯來襲前約50分鐘讓學童在校園內待機。1審判市政府和縣政府應賠償14億2600萬日圓。 \n去年4月高等法院的判決則指,儘管大川小學並不包含在海嘯預測淹水地區內,但因學校與河川相當近,海嘯來襲的危險是可以預見的。校方在危機管理手冊中並沒有制定避難場所和路線,市教育委員會也沒有要求更正,因此認定為事前準備不充分的組織性過失,使賠償額增加了1千萬日圓。 \n這是日本首度因震災前防災體制不完善被法院判賠的案例,可能對日本政府和自治體的防災對策造成一定影響。 \n

  • 宮城災區小學遺族 告學校怠忽職守

    因東日本大震災引起的海嘯,造成宮城縣石卷市立大河小學的84名兒童及教職員死亡、失蹤的事故。部分兒童遺族23日以「學校沒適切地引導學童避難,造成兒童死亡」為由,決定針對宮城市政府等,向仙台地方法院提出求償訴訟。 \n遺族們認為,第三者調查機關「大川小學事故檢證委員會」公布的的最終報告無法充分究明事實,故選擇以訴訟來解決。 \n遺族們主張,地震發生後,市政府的防災無線廣播和宣傳車明明已指示要避難,但大川小學卻在海嘯來襲前約50分鐘讓學童們在操場上一直等待,此舉乃有怠忽指引安全避難的義務。遺族們最快將於3月5至7日提訴。

  • 東京風向球-日本小災民生命力堅強

     十一月十三日星期天上午,看到日本電視台的節目,介紹福島縣雙葉町的師生在埼玉縣加須市的騎西小學寄讀的情形。三一一大地震已發生八個多月了,小朋友雖然一個個笑容滿臉,說起話來仍然天真無邪,但你來我往的幾句玩笑話卻讓人聽得不禁心酸。 \n 節目介紹,來自福島縣的老師在埼玉的學校裡要求福島的小朋友,每天即使沒有作業也要找老師報告學習狀況,就算只是說一聲「今天沒有作業」也好,主要是擔心他們寄人籬下、身處異鄉會不適應,也擔心地震、海嘯、核災在他們心中留下的陰影。 \n 當節目主持人中山秀征問小朋友們:「在埼玉學習的日子還適應嗎?」,小朋友都說:「很好」,進一步問:「怎麼好呢?」時,他們回答:「這裡的同學對我們特別好,因為我們是從福島來的。」主持人再問,「你們感覺得到他們對你們特別好嗎?」小朋友們都說:「感覺得到。」 \n 被問到在這裡學習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足?有人說:「福島的風景」,有人說:「在這裡還是沒有在福島生活自在,很想早一點回家。」被問到「三一一之後有沒有回家過?」時,有小朋友說:「爸媽很狡猾,只有他們回去過」。 \n 主持人又問:「你們知道為什麼不帶你們回去嗎?」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說:「有輻射」、「會死掉」,還有一個小朋友用驕傲的口吻說:「我爸爸在福島核電廠工作,他正在努力的修理著」。 \n 從這些童言童語讓人感受到他們面對突如其來的天災人禍遽變所承受的壓力,也看得出小小年紀的他們正努力地學習如何面對現實。 \n 記得地震後的第三個月曾到宮城縣石卷市的大川小學採訪,這所當地的明星學校,一夕之間奪走了八十四名師生的生命,全校一百零八名學生有七成死於海嘯,這場悲劇也成了生還的師生、家長心中永遠的痛,最讓人扼腕的是,這場悲劇應該是可以避開的。 \n 大川學校沿著北上川建蓋,離海岸僅五公里,由於過去不曾發生海嘯,因此還被指定為附近居民的緊急避難所。北上川沿岸共有六所小學,雖然大多的校園都全毀,但師生幾乎都成功避難,只有大川小學的犧牲最大。 \n 事後檢討發現,這場悲劇人為的疏失要大過天災。大川小學在一九八五年改建時,就特別重視摩登的設計,卻沒考慮到防災的重要性,兩層樓的校舍屋頂是斜的,因此海嘯來襲時無法躲到屋頂避難,即使逃到屋頂高度也不夠。 \n 再者,大川小學平時防災演習時只考慮到地震,沒有仔細規劃因應海嘯的避難動線及場地,三一一當天地震一發生,校方便通知師生到校園廣場避難,但一直到海嘯來襲的兩分鐘前,還沒決定該往哪裡逃,因為防災手冊沒有寫明避難路線,只寫應逃到近鄰的空地和公園。 \n 有的老師主張應帶學生往後山逃,但校方最後仍決定遵循防災手冊行動,帶學生到新北上大橋邊的三角地帶逃,沒想到途中海嘯就挾著黑濁的泥水從四面八方侵蝕而來。 \n 生還的六年級學生只野哲也說,二點四十六分大家都到校園中庭避難,低年級的小朋友有人嚇到哭,還有人吐,當時老師圍成一圈在討論該逃到哪裡,還有學生對老師說,「你是老師怎麼不知道該逃到哪裡呢?」。 \n 有些家長趕來接小孩,老師要求他們簽完字再走,家長吼說,「已經沒那個時間了」。只野說,原本以為海嘯只有海水,沒想到海水挾帶著汙泥,還有廢墟的瓦礫等,他自己和同學被十公尺高的浪捲起來,有些同學彈了出去,他則幸運地被衝到後山的樹林,他趕緊抓住樹枝求救廿分鐘後才獲救。 \n 只野的同班同學、就讀大川小學三年級的妹妹、趕去學校接他的母親,還有祖父都遇難了,現在只和父親兩人相依為命。他的父親擔心地說,只野表面上很堅強,震災後從來沒有哭過,還說要用功讀書,連同學和妹妹的份都要讀。 \n 我於六月廿五日上午抵達大川小學時,這裡已成了瓦礫堆積場和廢墟處理場,只聽見怪手和重型機械轟隆隆的聲響。 \n 校區前的紀念碑堆滿了追悼的鮮花、玩具,校舍僅剩鋼筋水泥骨架,殘破的教室內堆著從泥漿中挖出的桌椅、教具、書包及祭拜用的飲料、玩具等,操場上還可以看到半埋在土裡的鞋子、衣物!一幕幕都像在提醒人們,別再讓悲劇重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