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漠計畫的搜尋結果,共04

  • 大漠雄鷹 新任總長沈一鳴40年前中東秘密任務

    大漠雄鷹 新任總長沈一鳴40年前中東秘密任務

    中華民國空軍沈一鳴上將昨日升任參謀總長,一段我空軍秘密援助北葉門的歷史再度成為話題。這位當年是位年輕帥氣的戰鬥機飛行員現已一路晉升至最高軍職,而當年曾受其熱血援助的葉門至今政局依舊紛亂。當年因台灣外交困境而陰錯陽差地奉命前往葉門執行秘密任務,隨著當年參與的優秀飛官一路晉升而讓人津津樂道,足證歷史能成就英雄,英雄也成就歷史。

  • 陳玉蓮若沒分手 發哥「就沒今天」

    陳玉蓮若沒分手 發哥「就沒今天」

     「永遠的小龍女」陳玉蓮近日悄悄來台出「任務」!淡出螢幕多年、潛心向佛的她,為了幫師父尋找一位年約80多歲的好兄弟張銘科(改名張明國),10年後再踏上寶島。陳玉蓮前晚與金牌製作人周遊(阿姑)敘舊,一碰面就抱一起,當晚是阿姑與老公李朝永成立的明星獅子會等會長交接宴,「小龍女」整晚成了「人形立牌」,親切度百分百,有求必應,魅力依舊。

  • 大漠計畫 中華民國在北葉門的維和任務

    大漠計畫 中華民國在北葉門的維和任務

    民國68年(1979年)起,中華民國空軍有一項長達12年的秘密任務,就是應沙烏地阿拉伯的邀請,為半島南邊的北葉門援助空防,這項工作被稱為「大漠計畫」。由於事涉機密,這項工作在近幾年才逐步公開,參與過大漠計畫的空軍健兒們每年都會定期聚會,談談當年這段不凡的經歷。 \n \n今年的大漠聯誼會在1月27日中午,於國軍英雄館進行,許多參與過大漠計畫的英雄也都來到此處,這其間包括前民航局長張國政,他是大漠計畫第5梯次隊長,以及現今的空軍司令沈一鳴將軍,他則是第8梯次的成員。其中最資深的應該是前黑貓中隊飛行員蔡盛雄教官,在大漠計畫期間,他是空軍在沙烏地阿拉伯的聯絡官,可說是同時經歷兩項中華民國空軍最極密任務的歷史見證人。 \n \n大漠計畫的肇始來自葉門的長期動蕩,其實葉門曾經氣候宜人,並且物產豐富,據說舊約聖經中的「伊甸園」,就是在葉門境內,即使到了阿拉伯帝國時代,葉門仍被稱為「帝國樂土」。然而到了二戰結束後,葉門卻因列強、教派、主義等政治原因而爭戰不休。1962年,葉門阿拉伯共和國建立,但是南葉門卻仍屬英國殖民地,結果南葉門內部先進行親英勢力與親俄勢力的戰爭,最終由親俄的人民解放陣線勝利,1967年成立南葉門人民共和國。 \n \n沙烏地阿拉伯相當擔心南葉門人民共和國會繼續對外輸出革命,此時的北葉門其已相當程度的蘇聯化,所以沙烏地向北葉門承諾派出援助團,包括提供美製F-5E戰機,然而北葉門對於沙烏地的政治立場有意見,因為沙烏地是比較支持舊葉門王室的,不同意沙烏地直接派人進北葉門,既然無法自己界入,於是尋求同樣操作F-5E戰機的中華民國空軍幫忙,結果一幫忙就是12年。 \n \n參與過大漠任務的老英雄說,參與計畫的空軍成員加入的是北葉門空軍112中隊,主要負責對北葉門空軍的教學、指導與協助任務,一般情況下並不會直接參戰,但是即使是教學飛行,也常常遇到南葉門的敵意,包括被敵方雷達鎖定的驚險情況。 \n \n到了1990年5月,南北葉門達成統一協議,也就沒有大漠計畫的必要了,到了8月2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中東局勢緊張,於是工作人員趕緊離開,結束了這項歷史任務。 \n \n雖然任務結束,但這段經歷仍然使大漠人對當地有些感情,有些飛行員曾經從空軍退伍後,轉任民航機長,因緣際會又回到中東航線,卻特別有些感傷,因為20多年過去,葉門的戰亂完全沒有任何止息的跡象,如今的葉門又分裂成二塊,佔領首都沙那的是胡塞青年組織,而原本合法政府則遷到南葉門首都亞丁,而且參戰的國際勢力特別的多,胡塞青年組織有伊朗、俄國的支援,而合法政府則是沙烏地、美國的幫忙。其中一位前輩對葉門的慘況感到惋惜,他說「葉問是一個打十個,但葉門是一個(國家)被十種(勢力)打。」 \n

  • 兩岸史話-在死亡陰影中歡笑的眷村舊事

    兩岸史話-在死亡陰影中歡笑的眷村舊事

     今天崇蘭里已成歷史名詞,但這一條「死亡橫線」事蹟和所代表的精神,不能任由其湮滅。 \n 周有任家後院連著後院的是陳錫芳家。陳錫芳是村長,為何選他做村長?因為他身體不適調為地勤,有較多的時間為大家服務。陳村長先有3個男孩,再添2個女孩,其中老二南南因小時高燒生病,有些智障與行動不便。 \n 陳錫芳正值壯年,卻罹患了肝硬化惡疾。陳村長生病後,一家生計落在老大陳璽東身上。陳璽東小名東東,當時剛從空軍通信學校畢業,正是少年得意馬蹄急的年齡。 \n 崇蘭里的死亡橫線 \n 以東東當時的收入,養一家七口相當辛苦,加上生病的父親與智障的弟弟。於是陳家媽媽找上了治平巷九號的馬聯隊長,希望能將東東調為空勤,多一份空勤加給養家。當時北機場正成立反潛中隊,新購反潛飛機,需人正急,馬聯隊長就將東東派往反潛中隊擔任飛航通信員。 \n 民國69年,陳村長肝硬化去世,一生沙場,卻栽在病魔手中。 \n 民國70年7月,陳家媽媽從台北回屏東,當天東東特別請休假。他要去機場接母親,機車發動不起來,去向同隊的好友借車,後來去還車時,好友表示今天家中臨時有事,能否請東東代出任務。 \n 熱心的東東一口應允。 \n 那天的任務是替海軍軍艦做護航,在完成任務返航時,S-2A型反潛機一具發動機故障,本應該在新竹上岸,卻掉在三芝鄉的外海,全機無人生還。東東是崇蘭里第一位反潛機殉職的,也是第二位第二代身亡。 \n 陳家媽媽在一年中陸續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老二又是智障,但她沒有一句怨言,其他3個小孩仍在讀書,從沒聽她喊過一聲苦,對鄰里的幫忙,永遠懷著一顆感謝的心。 \n 如果以治平巷七號黃繼鑫家為中心點,黃家正面周有任,後面沈裕立,隔壁蕭建高,4家全都是走進了34中隊,卻沒能活著走出來,4家形成了一個三角,難道也有百慕達的宿命? \n 崇蘭里「死亡橫線」,從李茂生、沈裕立、黃繼鑫、周有任、陳璽東,加上陳錫芳、王紹傑、毛爺爺、毛鐳。今天崇蘭里已成歷史名詞,但這一條「死亡橫線」事蹟和所代表的精神,不能任由其湮滅。 \n 此次訪問好幾位曾調入34隊的人,一個個崇蘭里爸爸前仆後繼的進入了34中隊,難道他們心中沒有恐懼嗎?那個時代的他們,年輕的心中對國家抱持著無比的熱情與熱愛,這股熱度的驅使,讓他們在生命最坎坷處勇往直前。 \n 治平巷9號住的是我。崇蘭里出過兩位聯隊長,一位是我的父親馬位文將軍,另一是與馬家後院接後院的王迪。崇蘭里出過許多將軍,做到中將有國防部情報次長劉書文、輔導會前副主委高仲源;少將有張緒、王迪、譚志為、李文忠、劉忠本、馬位文。 \n 崇蘭里兩位中將都充滿了故事,高仲源住在治平巷一號張耀江的斜對面,後來做了立法委員。劉書文更走上了飛行外交的道路。民國62年台灣與新加坡敲定了聯星計畫,協助新加坡訓練以及建立空軍,當時第一批赴新加坡的4個人就是由劉書文領軍。 \n 當年9月劉書文前往美國接受A4天鷹機的訓練,回到新加坡後成立新加坡第一個A4中隊(142中隊),就由劉書文擔任中隊長,並且在新加坡國慶閱兵大典中出盡風頭。 \n 空軍曾經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神祕「大漠案」。民國68年中美斷交,當中華民國政府還正忙於應付變局之際,卻接到沙烏地阿拉伯王國當局請求在一周內派遣空軍F-5E飛行部隊進駐北葉門。 \n 北葉門是言語不通的無邦交國家,空軍支援是極冒險與挑戰的任務。當時的空軍副總司令陳鴻銓率領10人小組會同外交部次長錢復,前往沙國和北葉門實地與兩國政府交涉洽談,基於沙國蘇坦親王表達請我國立即派兵支援的殷切期盼,由蔣經國總統裁定同意協助沙國出兵北葉門,展開了大漠計畫,經國先生並親令此案列為「絕對機密」。 \n 援北葉門大漠計畫 \n 民國68年3月,奉行共產主義的南葉門與北葉門發生軍事衝突,沙烏地阿拉伯援助北葉門對抗南葉門。問題在當初北葉門爭民主的過程中,沙烏地阿拉伯在內戰中支持前北葉門王室,所以在內戰中與北葉門現任政府是站在對立面,北葉門這次拉不下臉來讓沙烏地阿拉伯的空軍進駐。當時美國與南韓都主動爭取代替沙烏地阿拉伯來進駐。但是沙烏地阿拉伯一方面不希望美國參加(因為支持南葉門的是蘇聯),一方面認為當時主動爭取的南韓是要藉機打入沙國市場,於是看上了F-5E的中華民國空軍,成為替代沙烏地阿拉伯空軍的最佳選擇。 \n 於是劉書文奉派到利雅德擔任上校組長,推動「大漠案」(沙國稱為和平鐘計畫)。從民國68年開始,台灣每年派遣近百名現役飛行員和地勤人員以沙烏地阿拉伯軍人的身分,進行軍援北葉門的祕密計畫,直到民國79年南北葉門統一,「大漠計畫」才結束。(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