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大院的搜尋結果,共115

  • 姜太公道場進駐 客家大院重啟

    姜太公道場進駐 客家大院重啟

     位在苗栗縣桐花公園、為全台知名賞桐景點的銅鑼鄉客家大院,過去因委外營運不善、積欠租金,縣府今年重新招標,由陽明山姜太公道場進駐,庇佑地方再造觀光人潮,19日重新開放,有20輛總值上億元的跑車共襄盛舉,讓遊客驚呼連連,爭相拍照。

  • 姜太公進駐客家大院 20輛上億元超跑祝壽

    姜太公進駐客家大院 20輛上億元超跑祝壽

    苗栗縣政府將銅鑼客家大院委外經營,由陽明山姜太公道場承租進駐,再造觀光人潮,19日客家大院重新開放,姜太公中部道場也正式啟用,並有20台價值千萬的跑車助陣,吸引遊客爭相拍照。

  • 頭份羅庚埤景觀步道改善工程完工

    頭份羅庚埤景觀步道改善工程完工

    頭份市興隆里、流東里是重要東方美人茶產區,擁有許多傳統埤,其中羅庚埤因周邊環境優美,被譽為頭份後花園,獲得縣府及市公所全力發展觀光休憩,縣府文觀局經向交通部觀光局爭取1500萬元整修羅庚埤周邊景觀環境及步道及設施,近日已經完工,提供市民及遊客更好的休憩環境。

  • 國旅正夯!北中南打卡祕境全攻略

    國旅正夯!北中南打卡祕境全攻略

    ◎姜太公進駐 客家大院拚觀光

  • 姜太公進駐 客家大院拚觀光

    姜太公進駐 客家大院拚觀光

     姜太公道場以點七星燈聞名海內外,全球信眾逾30萬人,9月將在銅鑼客家大院成立姜太公中部道場,由姜太公率全台唯一的12生肖神尊駐守,19日將點燈為台灣祈福,並舉辦姜太公聖誕大典暨平安餐會,重振客家大院榮景,再創國旅熱點。

  • 看屋筆記: 北投區公園大院(個案+價格分析)

    看屋筆記: 北投區公園大院(個案+價格分析)

    文章來源為【最好用的房價查詢網站-樂居】2019.11.19

  • 臺北道/和平東路大院子

    臺北道/和平東路大院子

    仲夏三十一日又逢星期天。當月與當周的最後一天正好合體。大熱。易經需卦說。君子以飲食宴樂。於是我們吃喝遊蕩。走進一個大院子。看佛看畫看女子。君子門不設防。透過餐廳落地玻璃看院落。參天古樹茂林修竹。彷彿坐在城市叢林深處。喫一鍋紅酒燉牛肉。品嘗繁華浮沉。聽黃霑唱。江山笑。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世幾多嬌。那港仔滄海一聲笑。現在何方。來者是誰。溫州街鄰居臺靜農與殷海光早已歸山。歷史翻頁如翻臉。前身屬日本海軍招待所。昭和町臺北帝大官舍俱樂部。終戰後移轉為臺灣大學公共宿舍。2013年毀於火災。市府招標民間重建。舊貌復舊。賣咖啡。辦畫展。賞心悅事做買賣。賣的是城南舊事。

  • 舉辦佛誕活動補稅181萬 「心海羅盤」提告抗稅敗訴

    舉辦佛誕活動補稅181萬 「心海羅盤」提告抗稅敗訴

    已故《心海羅盤》主持人葉耀星創辦的「心海羅盤善知識文教基金會」,5年前舉辦「乙未年佛誕」活動,國稅局認定經營無關創設目的宗教業務,要求補稅181萬餘元,基金會不服提起行政爭訟,日前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敗訴,可上訴。 \n \n該基金會是教育部許可設立的「教育事務財團法人」,成立宗旨為提高國民生活品質,舉辦有益於社會、匡正人心、心靈改革的活動,基金會辦理2015年度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或團體及作業組織結算申報,列報課稅所得為0元。 \n \n但國稅局發現,基金會2015年間舉辦「乙未年恭賀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誕」、「乙未年恭賀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佛祖佛誕」、「乙未年恭賀南無阿彌陀佛佛誕」等活動,認定經營與創設目的無關的業務,不符合公益團體免稅規定,故核定當年度課稅所得額為1069萬7214元,基金會應補稅額181萬8460元。 \n \n基金會提告主張,活動雖以佛誕為名,但內容是以演講方式傳遞善知識、匡正人心、心靈改革,並非宗教活動,且活動支出占收入比例的91.38%,遠高於免稅標準60%,原處分形同限制憲法保障的宗教信仰自由,也未載明哪些活動與創設目的無關,有違明確性原則。 \n \n北高行認為,基金會的主管機關是教育部,但宗教並非教育部主管業務,另外,為防國家挾公益之名,藉減稅手段鼓勵或排擠特定文化價值,尤其政治及宗教易挑起對立,一旦公益團體涉及宣揚特定宗教信仰或政治理念,則不得給予免稅待遇。 \n \n判決理由指出,以「佛誕」為名的活動,即使未舉行宗教儀式,仍會被社會認知在宣揚特定宗教,且基金會稱非宗教活動,卻又指摘國稅局限制宗教自由,主張前後矛盾,另依基金會自行製作的「彌陀博物大院舉辦活動紀實」中,確實舉辦過類似於宗教活動,故認定不符免稅規定,判基金會敗訴。 \n \n

  • 北斗系統完成部署 陸具斬首技能

    北斗系統完成部署 陸具斬首技能

     6月23日上午9時43分,大陸成功發射北斗系統第55顆導航衛星暨「北斗三號」最後一顆全球組網衛星。中國科學院指出,北斗系統建成,代表「外科手術式精準打擊」、「定點清除」、「斬首行動」等所有GPS能做的事情,中國不僅能做,還能完全不受制於人。 \n 北斗三號最後一顆衛星發射一波三折,曾兩度發射失敗,6月16日的發射計畫,也因發射發現技術問題而推延。 \n 陸媒報導指出,發射的衛星屬地球靜止軌道衛星,經一系列在軌測試入網後,大陸將進行北斗全系統聯調聯試,確保系統運行穩定可靠、性能指標優異基礎上,可擇機面向用戶提供全天時、全天候、高精度全球定位導航授時服務,以及星基增強、短報文通信、精密單點定位等特色服務。 \n 中國科學院官方科普平台、微信公眾號「科學大院」指出,這次成功發射,代表大陸自1994年開始研發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終於完成全部組網星座發射任務,正式建成。過去只有美國、俄羅斯、大陸、歐盟建立全球衛星導航系統。 \n 科學大院表示,美國的GPS起步於1970年代,經過多年發展、商業運作以後,走入人們日常生活中。但本質上是軍用衛星導航系統,隸屬美國空軍。 \n 為打壓俄羅斯GLONASS商業化空間,GPS後來主動去掉干擾,定位精度瞬間提高10倍以上。GPS可隨意恢復任何干擾、甚至徹底停止區域服務。「近年印巴衝突、中東地區衝突中屢見不鮮。」 \n 科學大院表示,GPS可用在美軍任何一種需要定位的武器中,民用方面也占據全世界千億美元計的巨大市場。無論是國家國防安全,還是導航應用市場巨大商業利益,大陸都必須擁有自己的衛星導航系統。

  • 渴望園區大院舞別墅 40鐘分抵信義敦南

    渴望園區大院舞別墅 40鐘分抵信義敦南

     北台灣最美、最年輕的別墅聚落就在腹地面積超過172公頃的渴望園區!廣昱建設堅持開發別墅產品,從第一期「誠泰大院」開始,到第二期「寬House」、第三期「大院山」再到今年預推的第五期「大院舞」,就一直鎖定擁有美式生活氛圍的渴望園區推案,在園區內深耕10年之久,擁有一群廣大粉絲。 \n 廣昱建設董事長巫年茂表示,第一期總價較高,是專為高端自營商、企業主打造,目前第五期「大院舞」保有過去好的規劃,這次在外觀上再做出創意表現,規劃101-117坪,總價在3,000~4,000萬元間,就能住到北台灣最美的獨棟別墅。潛銷階段,靠品牌鐵粉和老客戶就已去化3成,不少是家族三代同堂住一起,或是同鄰不同戶,彼此就近照顧。 \n 「大院舞」在建築外觀上,以幾何線條做設計,選用西班牙瓦做立面,創造出層次立體感與律動感。開發商更親自遠赴日本精選百年松柏,一手包辦所有園藝景觀,為業界第一個將各式風格植栽花卉完美融合的別墅社區。 \n 渴望園區最大優勢為擁有獨立渴望會館,採用使用者付費,社區不用繳納大筆金額養公設,正好緊鄰15,000坪中央公園的「大院舞」,就在渴望會館正對面,享有超商、商店街機能外,還有商務會館、飯店,以及室內溫水泳池、健身房、羽球場等公設可使用。學區除龍潭高原國小外,園區內有私立諾瓦中小學,內有附設雙語幼稚園、國小、國中部,小孩在園區內就學。 \n 個案距離預計110年5月底將開通的龍潭第二交流道約3分鐘就到達,未來開通後從渴望園區出發,抵達台北市信義敦南商圈車程只要約40分鐘、桃園市中心約20分鐘。除在地客外,吸引不少來自台北自住客、退休族、養生族等,不乏有航空業機師、自營商、台商前來購買。接待中心:龍潭渴望路150巷8-10號,洽詢電話:(03)407-1919,官網:www.4071919.com。

  • 詠春拳教授  政大院教評會決議解聘

    詠春拳教授 政大院教評會決議解聘

    政大法學院今年3月底發生法律系教授用詠春拳打學生事件,政大校長郭明政今天證實,院教評會今天做成決議解聘該名教授,不過這還不是最終定案,校教評會預計6月底召開,屆時會進一步審議,才會知道結果。 \n \n這起事件發生在3月底,這名教授於「保險法」課堂上,指電影《葉問》劇情有虛構部分,學生回了「詠春拳只能近距離打、打農夫」,惹得教授不高興,要求學生上台和他對打,最後學生被教授一路追打,引發軒然大波。 \n \n郭明政今天證實,這名教授目前被停課,但仍繼續領薪水。他今天接到接到法學院的告知,院教評會已做出「解聘這位教授」的決議。不過院教評會後,還有校教評會,這件事未最終定案。 \n \n校教評會會尊重院教評會的決定嗎?郭明政表示,這很難說,「因為校教評會不見得是橡皮圖章」。不過校教評會做出決定後當事老師若有不服,可以在校內提出申訴。另依規定,政大要將結果報教育部審查通過後,才會最後定案。因此,這個案子還有許多程序要走。

  • 健康住居新觀念,「廣昱建築」原創性獨棟別墅吸睛

    健康住居新觀念,「廣昱建築」原創性獨棟別墅吸睛

    你以為桃園龍潭只有六福村和小人國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桃園龍潭的「渴望園區」是著名的別墅區,舉凡企業主、知名藝人、歐美投資者,都是渴望園區的住戶。深耕渴望園區逾10年的廣昱建築,從「誠泰大院」、「寬House」、「大院山」更是期期迅速破完銷紀錄。 \n聆聽自己的聲音 擁抱生活享受自我 \n轉進渴望路,迎面而來的是綠色隧道與徐徐的微風,在回家的路上就可以洗淨疲憊的鉛華。光從擁有日式造景前院與黑色斜屋頂的接待會館,就可以看出廣昱建築對細節的堅持與不可妥協。 \n不同於其他建案是以複製的方式規劃,「大院舞」累積前三期的經驗,成為追求「極致」的社區。有別於其他建案的外觀是以水平和垂直的方式呈現,大院舞多加了斜邊的幾何線條,讓立面更加活潑立體,就像是蝴蝶般具有韻律感地翩翩飛舞。 \n渴望園區內有近90公頃公園綠地,在「大院舞」每戶都有前院造景、景觀雙露台,讓你回家就像置身於大自然當中。除了天然的氛圍,渴望園區在規劃時就已經考慮其安全性,將汙水處理、電纜線、天然瓦斯等五大管線埋在地底下,在這裡看不到擾人視野的電線杆,只有放鬆身心靈的空間。 \n城市菁英最愛新標的 親近大自然的離塵不離城別墅區 \n渴望園區距離高原交流道約3分鐘,預計將於110年5月底通車,成為北台灣離交流道最近的別墅社區,不用9分鐘到龍潭市區,約40分鐘抵達信義敦南商圈,四通八達,尚未開賣就已熱銷三成。正對7,700坪渴望會館,舉步就到15,000坪中央公園,在這低密度開發的社區,享受與自己對話和家人相處的時光,難怪一推出就聚焦了頂級客層的目光。 \n廣昱建築非常了解中高收入者的心態,強調裸妝風格,將毛胚屋格局,依照每位屋主的風格量身打造專屬於自己的大師級寓所,再也不用為了打掉一面牆或是增加一間房而想破腦袋,不僅為百坪居家打造豪邸氣勢,更能依據居住成員喜好定製私人空間。 \n廣昱建築巫董事長表示,過去三期完銷速度太快,許多慕名而來的廣昱粉非常期待廣昱建築的新案,想要入主渴望園區卻沒有搶得先機的你,這次可千萬別錯過以極致精神打造的「大院舞」。 \n大院舞|獨棟別墅|101-117坪 \n預約鑑賞03-407-1919 \n接待中心 龍潭渴望路150巷8-10號 \n

  • 健康住居新觀念,「廣昱建築」吸睛原創性獨棟別墅

    健康住居新觀念,「廣昱建築」吸睛原創性獨棟別墅

    你以為桃園龍潭只有六福村和小人國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桃園龍潭的「渴望園區」是著名的別墅區,舉凡企業主、知名藝人、歐美投資者,都是渴望園區的住戶。深耕渴望園區逾10年的廣昱建築,從「誠泰大院」、「寬House」、「大院山」更是期期迅速破完銷紀錄。 \n \n聆聽自己的聲音 擁抱生活享受自我 \n \n轉進渴望路,迎面而來的是綠色隧道與徐徐的微風,在回家的路上就可以洗淨疲憊的鉛華。光從擁有日式造景前院與黑色斜屋頂的接待會館,就可以看出廣昱建築對細節的堅持與不可妥協。 \n \n不同於其他建案是以複製的方式規劃,「大院舞」累積前三期的經驗,成為追求「極致」的社區。有別於其他建案的外觀是以水平和垂直的方式呈現,大院舞多加了斜邊的幾何線條,讓立面更加活潑立體,就像是蝴蝶般具有韻律感地翩翩飛舞。 \n \n渴望園區內有近90公頃公園綠地,在「大院舞」每戶都有前院造景、景觀雙露台,讓你回家就像置身於大自然當中。除了天然的氛圍,渴望園區在規劃時就已經考慮其安全性,將汙水處理、電纜線、天然瓦斯等五大管線埋在地底下,在這裡看不到擾人視野的電線杆,只有放鬆身心靈的空間。 \n \n城市菁英最愛新標的 親近大自然的離塵不離城別墅區 \n \n渴望園區距離高原交流道約3分鐘,預計將於110年5月底通車,成為北台灣離交流道最近的別墅社區,不用9分鐘到龍潭市區,約40分鐘抵達信義敦南商圈,四通八達,尚未開賣就已熱銷三成。正對7,700坪渴望會館,舉步就到15,000坪中央公園,在這低密度開發的社區,享受與自己對話和家人相處的時光,難怪一推出就聚焦了頂級客層的目光。 \n \n廣昱建築非常了解中高收入者的心態,強調裸妝風格,將毛胚屋格局,依照每位屋主的風格量身打造專屬於自己的大師級寓所,再也不用為了打掉一面牆或是增加一間房而想破腦袋,不僅為百坪居家打造豪邸氣勢,更能依據居住成員喜好定製私人空間。 \n \n廣昱建築巫董事長表示,過去三期完銷速度太快,許多慕名而來的廣昱粉非常期待廣昱建築的新案,想要入主渴望園區卻沒有搶得先機的你,這次可千萬別錯過以極致精神打造的「大院舞」。 \n \n大院舞|獨棟別墅|101-117坪 \n預約鑑賞03-407-1919 \n \n接待中心 龍潭渴望路150巷8-10號

  • 桐花影城沒遊客 苗縣府擬再招標

    桐花影城沒遊客 苗縣府擬再招標

     苗栗縣政府因財政困窘,2016年委由廠商營運銅鑼鄉客家大院桐花公園,每年可收取約209萬元租金,替縣府開源節流,不過去年起廠商經營不善,租金繳納不正常被催繳7次,縣府因此決定於今年1月底解約,但廠商堅持履約並委由律師抗告,農業處表示,將循法律途徑盡速完成點交,並研擬重新招標。 \n 縣議員韓茂賢14日質詢時指出,他到客家大院桐花公園勘查,發現裡頭空無一人,問了工作人員得知生意不好,深入了解竟發現廠商連租金都繳不起,建議縣府應盡快解約,收回自營管理。 \n 農業處長陳錦俊表示,維持客家大院營運每年需花費上千萬元,因此在2016年招租,隔年元旦簽約生效,廠商將客家大院轉型成收費景點「貓貍影城桐花樂園」,2017、2018年均正常繳租,直到去年未按時繳租,縣府依規定催收7次,也只收到6萬元,因此決定今年1月22日函文解約。 \n 陳錦俊指出,廠商不願解約委由律師抗告,因此目前尚未完成點交,縣府循法律途徑處理,同時重新研擬招租案。

  • 客家大院經營不善 苗縣府向廠商解約擬重新招標

    客家大院經營不善 苗縣府向廠商解約擬重新招標

    \n 苗栗縣政府2016年因財政困窘,將銅鑼鄉客家大院經營權標出,每年可收取約209萬元租金,替縣府開源節流,不過去年起廠商因經營不善,租金繳納不正常被催繳7次,縣府因此決定於今年1月底解約,但廠商堅持履約並委由律師抗告,農業處表示,將循法律途徑盡速完成點交,並研擬重新招標。 \n \n 苗栗縣議會第19屆第3次定期會縣政總質詢14日展開,由縣議員韓茂賢打頭陣,聚焦縣內觀光產業發展,他指出,13日他到客家大院桐花公園勘查,發現裡頭空無一人,問了工作人員得知生意不好,深入了解才發現廠商連租金都繳不起,建議縣府應盡快解約,收回自行營運免費開放。 \n \n 韓茂賢認為,公園應屬公共設施,不是用來賺錢,縣府財政改善後,應收回自營管理,免費開放讓人潮進來,帶動周邊商機,他舉出三義鄉知名景點勝興車站為例,「如果參觀車站也要收錢,那現在就不會有鐵道自行車進駐」,只有苗栗景點要收費這樣會比較辛苦,希望縣府從優從寬盡快解約。 \n \n 農業處長陳錦俊表示,過去因縣府財政困窘,維持客家大院營運每年需花費上千萬元,因此在2016年招租,隔年元旦簽約生效,廠商將客家大院轉型成貓貍影城桐花樂園,2017、2018年均正常繳租,直到去年繳租不正常,縣府依規定催收7次,也只收到6萬元租金,因此決定於今年1月22日函文解約。 \n \n 陳錦俊指出,廠商不願解約委由律師抗告,因此目前尚未完成點交,縣府將循法律途徑處理,同時重新研擬招租案。縣長徐耀昌表示,桐花影城的廠商長期沒有正常繳租已違反合約,因此縣府將它停權,若有企業想承租經營樂觀其成,至於自營運恐怕所費不貲,因此還需審慎評估。

  • 健康,企業主改變生活的全新趨勢

    健康,企業主改變生活的全新趨勢

    高綠覆景觀、低密度人口,生活森呼吸 \n財富可量,健康無價!現今新冠疫情之下,使國人正視居家的環境品質,尤其城市中高密度住居比例,增加人與人之間接觸的機會,不僅回家都要戴上口罩,更要時時酒精消毒,在高壓的心理負荷,城市人轉而帶起一波別墅購屋熱潮,不僅遠離群聚人群,同時也為健康打下好基礎!繼陽明山、大台北華城,渴望園區172公頃總體面積,規劃近90公頃公園綠地,低密度開發宜人環境,加上全區地下電纜、天然瓦斯、獨立汙水處理場,可謂北台灣最新規劃的美式別墅住宅區。超高綠覆視野,不僅降低人口群聚感染風險,同時提升免疫力,更是最好的天然防護,城市所沒有的高綠氧純境,更凸顯渴望園區的稀缺價值與獨特性,吸引許多台北的企業主就此定居,引領一波新的資產配置風潮。 \n \n前院造景、景觀雙陽台,舞動自然新姿態 \n廣昱建築,高級獨棟別墅推手,繼「誠泰大院」、「寬HOUSE」、「大院山」熱烈完銷佳績,睽違一年再造顛峰之作「大院舞」,正式公開亮相!正對7,700坪渴望會館、緊鄰15,000坪中央公園,可謂座落渴望園區中最好的地段,一出家門就享受渴望會館豐富設施:泳池SPA、健身房、籃球、桌球、撞球、棋牌室,兒童遊戲區、商店街……等,近20種多元休閒選擇,加上萬坪公園大面綠覆規劃,讓生活日日有氧代謝。「大院舞」21席別墅社區,每一棟外觀均不計成本採用進口西班牙瓦作為建築立面,並強調與屋簷斜角的韻律語彙,完美的比例賦予建築新生般的舞動姿態,讓生活與自然合而為一;戶戶獨門獨院、單層大主臥、景觀雙陽台,大面採光與空氣對流交織,創造宛如頂級渡假VILLA 般的享受。一戶一國量心訂製,保留土地與建築之間的大面留白,呼應渴望園區絕無僅有的高綠視率生活。3分鐘高原交流道、40分鐘信義商圈,離塵不離城的完美享受,未正式公開就已銷售三成,更造就了「大院舞」唯一珍藏的稀缺性! \n \n \n \n \n大院舞 \n接待會館:龍潭區渴望路8-10號 \n鑑賞專線:03-407-1919 \n \n \n \n \n \n \n \n \n

  • 搗毀泥胎塑像 書籍化紙為灰

    搗毀泥胎塑像 書籍化紙為灰

     這時,空軍大院內也同外面一樣,到處貼滿了大字報。京峽和她的朋友們漫步在大院的各個角落,好奇地瀏覽著那些貼在大樓外牆上五顏六色的大字報。 \n 沿著小路來到一個四周用磚和水泥砌成的圓形水池旁,池子裡已經乾涸,它的中央有一座用石頭堆成的小山,那上面掛著一個很大的烏龜,將軍的名字被人用毛筆很清晰地寫在烏龜殼上。 \n 戴紅袖章神氣極了 \n 房子是一幢很寬敞的平房,裡面曲裡拐彎、大大小小不少房間。所有房間都已被「造反派」抄得亂七八糟,書籍、照片散落一地。京峽好奇地注視著屋裡的一切,當女孩子們走到地下室時,在角落裡發現了一串漂亮的彩色珠子。喬婷愛不釋手地左看右瞄,還是把它放回了原處。 \n 「為什麼要批鬥這些軍人,如此殘暴的毆打他們?還要抄他們的家?」京峽帶著這個疑問請教她的父親和吳叔叔,但他們都說同樣一句話:「小孩子不要問這些事情。」 \n 這時,空軍大院內也同外面一樣,到處貼滿了大字報。京峽和她的朋友們漫步在大院的各個角落,好奇地瀏覽著那些貼在大樓外牆上五顏六色的大字報。 \n 起初大字報的格式看上去有些千篇一律:開頭先是摘錄一段《毛主席語錄》,接著描述國內外形勢一片大好。然後筆鋒一轉,開始揭露某人的言行,之後上綱上線,通常是上升到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高度,這樣就能以「砸爛狗頭」、「打倒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叫其永世不得翻身」來結尾。在這個被指控人的名字上肯定是要畫一個很大的黑叉。 \n 後來花樣逐漸翻新,出現了充滿新意的口號、帶點藝術色彩的對聯、令人發笑的漫畫,真可謂豐富多彩。每天都有新內容、新花樣。 \n 喬婷的哥哥喬勇,文革開始時剛滿十五歲,在育英中學上初中。他已經加入了紅衛兵,左臂上方戴著鮮豔的紅袖章,再穿上他爸爸的將校呢軍服,騎一輛上海永久牌錳鋼轉鈴、全鏈盒二八男自行車,當然也是他爸爸的,真是神氣極了。全鏈盒自行車有不少好處,除了車鏈子不會輕易掉下來,騎車人的褲腳避免了諸如騎半鏈套自行車時常被捲到車鏈子裡去的懊惱。當然,全鏈盒最主要的作用還是它的標籤,因為只有高檔的錳鋼自行車才有這種全鏈盒,對於空軍大院的男孩子們來說這也是一種身分的標誌。 \n 喬勇經常同大院其他男孩子們一起騎車,在路人豔羨的目光下,風馳電掣般從樓宇之間的馬路掠過,時不時故意按一下車子轉鈴,以引起人們注意。他們的眼神裡流露著驕傲,神情中透著狂熱。 \n 最讓京峽羨慕的是,喬勇曾經在天安門看見過毛主席。一九六六年八月到十一月期間,毛澤東八次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 \n 自毛澤東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後,便開始了全國紅衛兵「大串聯」活動。「大串聯」一開始,喬勇便收拾背包出發。他的背包很簡單:一床被子用軍用背包帶打成三橫兩豎,裡面裝上幾件換洗衣服和毛巾牙刷;喝水兼漱口刷牙的搪瓷杯掛在軍用挎包上;向家裡要來的一點錢縫在褲衩上藏好。不能帶太多行李,否則擠不上火車。 \n 外地紅衛兵串聯通常是首選北京。北京紅衛兵去外地可就沒有那麼明確的目標了。喬勇和他的「哥兒們」決定到北京火車站後再做決定,因為根本不知道哪趟火車能擠得上去,每趟火車都爆滿。許多上車的人們對車門失去了興趣,因為那裡早已水洩不通,乾脆直接從火車的窗戶爬進車廂。一些剛從車窗爬進去的人趕緊把窗戶關上,想給自己留點喘氣的空間,車下的人便舉起磚頭棍棒,讓裡邊的人打開窗戶,不開就砸。被逼之下,裡邊的只好照辦。 \n 喬婷和京峽年齡太小,大孩子們不願帶她們去「大串聯」。這讓京峽很惱火,恨不得馬上長大,加入到去外地串聯的行列。因為,她還從來沒離開過北京。 \n 新疆女倒追北京男 \n 喬婷天天盼著哥哥來信,她說媽媽叮囑過哥哥,每到一個地方都要來信報平安。終於收到了喬勇的信,他們的第一站是湖南長沙,從那裡搭車去了毛主席的故鄉韶山,之後輾轉到江西井岡山,再後來去四川重慶參觀了「渣滓洞」。他在信中描述了所到之處的新鮮事和火車上擁擠不堪的場面:座位下面、椅子背上、行李架上,車廂過道全是人。擠還不說,最難受的是憋著不能上廁所,因為廁所裡面也站滿了人。男人們不在乎,從窗戶直接往外尿,甚至把屁股伸出去拉屎。女的哪好意思,有的憋得直哭,有的尿濕了褲子。後來她們想出辦法,幾個人把要撒尿的那人圍成一個圈,讓她蹲在中間往搪瓷缸裡尿,然後從窗戶潑出去。窗戶總是開著的,晚上也不關,一關上空氣就不夠用。本來坐在窗邊是個最佳位置,這下得隨時提防從前邊窗戶潑出去的尿,一不小心就會被風吹到臉上。 \n 足足過了一個多月喬勇才回到家裡,人變得又黑又瘦,還渾身是包,而且居然說得清哪些包是蚊子咬的,哪些是蝨子、臭蟲、跳蚤咬的。他在家沒歇幾天,便又同大院裡的男孩子們一起繼續出去串聯,已經上癮了。 \n 他們第二次出去,目標就清楚了許多。因為在外面大家互相交流經驗,哪裡好玩、值得去,心裡有了數。 \n 喬婷告訴京峽,她哥哥到了山東曲阜,看見紅衛兵挖掘孔子墳墓,孔廟中的碑被砸碎,泥胎塑像也被搗毀,書籍化紙為灰。他們到了上海後,看到的抄家情景比空軍大院還邪乎,紅衛兵砸古玩、撕字畫,甚至把它們堆到街上付之一炬。 \n 星期天,京峽同爸爸和妹妹一起回百萬莊看媽媽。樓上雪琪告訴京峽,她大哥串聯到了新疆,回來後對她說,差點沒給她帶回來個新疆嫂子。她哥說:新疆那裡,很多女人沒見過北京小夥子,看見長得英俊、身材高大的北京小夥兒就主動追隨,想同他們搞對象,嚇得他趕快逃回了北京。 \n 很快,北京的大街小巷遊走著南腔北調的外地紅衛兵。紅衛兵乘坐公共汽車一律免票,北京的公共汽車數量本來就少,這下更是擠得像沙丁魚罐頭。車到站後半天走不動,車門外邊總是吊著一堆人,關不上門。北京人上下班,近處的乾脆走路,遠點就騎自行車,坐車肯定遲到。 \n 北京各學校、機關單位,凡是有空地方的都辦起了紅衛兵接待站,到處動員市民拿出被褥提供給外地來京的紅衛兵,還調來大批草墊子和涼席。百萬莊居民區也不例外,小學校教室和居委會辦公室都騰出來接待紅衛兵,京峽媽媽也把自家的兩床被子送到了居委會。(待續)

  • 「造反派」開始抄將軍的家

    「造反派」開始抄將軍的家

     老人憤怒地掙扎著,另一個年輕人對著他的臉刷起墨汁。北京的一月寒風冷冽,老人全身顫抖。在廣場上批鬥完後,「造反派」又把老人們拉到大院裡的馬路上遊街,之後再被拽上卡車,開到空軍大院外轉著圈的接著遊鬥。 \n 終於一天,燒水師傅打開小木箱時,竟倒出了近一半的玻璃片、鈕扣和小石塊。看來除了京峽和她的朋友們,其他孩子也同時發現了這個祕密。師傅勃然大怒,氣得站在大榆樹下破口大罵。從那以後,他便用老偵探似的目光打量每一個前來打開水的孩子,並仔細地盯著他們往木箱子裡扔進的鋼蹦兒。 \n 帶板凳看露天電影 \n 最令京峽開心的是,晚上和朋友們一起在大院廣場上看露天電影。女孩子們帶著自家小板凳,開演前一小時便去搶占地盤。有時人太多,她們不得不坐在銀幕的反面看。從一九六六年至一九六九年,全國只放三部電影:《地道戰》、《南征北戰》和《地雷戰》。 \n 《地道戰》講的是一九四二年日軍對河北高家莊村進行「大掃蕩」的事情。村民們把自家的土洞和地窖挖成相通的地道並留幾處出口,用以同日軍周旋。後來人們把地道從村內延伸到野外,成為縱橫交錯的地道網,變防禦為進攻。消滅了進犯高家莊的敵人,取得了這場戰鬥的勝利。 \n 《南征北戰》的內容是:一九四七年冬天,國民黨軍隊進攻華東解放區,中國人民解放軍採用靈活戰術,擊敗國民黨軍,並且活捉了國民黨高級將領。 \n 《地雷戰》的故事是這樣的:抗日戰爭時期,山東幾個村莊經常遭到日本軍的襲擊和「掃蕩」,損失慘重。為此,村民們想出了對策,用各種各樣的土造地雷打擊敵人。 \n 這三部電影京峽看了若干遍,電影中的經典台詞和插曲都能背誦下來。 \n 批鬥、抄家、扣帽子 \n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北京大學哲學系黨總支書記聶元梓及另六位教師在校內共同貼出大字報,指控北大黨委、北京市委搞修正主義。此後他們七人在校園裡遭到圍攻。 \n 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晚,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在毛澤東批准下播發了聶元梓大字報,次日《人民日報》全文刊載並配發了評論員文章《歡呼北大的一張大字報》。這張大字報被毛澤東授予「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六十年代的巴黎公社宣言」的桂冠。 \n 這一年的八月五日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期間,毛澤東寫下《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不點名地指責劉少奇,提出中央有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一九六七年八月五日《人民日報》正式全文發表。 \n 一九六六年八月九日公布的八屆十一中全會公告《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簡稱十六條)中提出:「要充分運用大字報、大辯論這些形式,進行大鳴大放」,自此「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成為流行於中國的輿論發表形式。 \n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北京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成立了全國第一個「紅衛兵」組織。此後局勢發展迅速,全國大、中學校的學生紛紛起來造反,公開批判校長和教師,學校的教學工作處於癱瘓。由於得到毛澤東對「造反有理」的支持,「紅衛兵」開始傾向暴力。 \n 全國各地大量「革命師生」以紅衛兵身分前往北京鬧「革命」,至八月期間,北京市已有數萬名外來學生,僅清華大學校園內就住下了七千多人。毛澤東安排親自接見在京紅衛兵。 \n 八月十八日,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廣場接見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紅衛兵。此後至十一月期間,毛澤東又陸續會見了超過一千一百萬紅衛兵,並且由紅衛兵代表為其佩戴紅色袖章,成為全面支持紅衛兵運動的最有力表示。 \n 九月五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凡外地師生來京觀摩文革運動者,交通費與生活費由中央財政補助,這個通知使之前就已經開始的大串聯達到高潮。 \n 從此全國進入混亂狀態。紅衛兵四處串聯,散發傳單,張貼大字報、標語,開會演說辯論,對各地道路街巷進行改名活動。以「破四舊」名義衝擊寺院、廟宇、教堂,砸毀文物、破壞古蹟、焚燒書籍字畫。 \n 同時開始對被視為「剝削階級」、「反動派」的人抄家,無數學者、學術權威、知識分子被紅衛兵毆打、虐待,受盡人格上的侮辱,被害或自殺。 \n 一九六五年,由毛澤東親自選定的空軍建國後第一任司令員患癌症去世後,在林彪的推薦下,新空軍司令員走馬上任。 \n 一九六六年文革開始後,在六月召開的空軍黨委會議上,幾個常委發洩對中央任命的新空軍司令的不滿,認為他的資歷不足、能力有限。會議氣氛劍拔弩張,形成對立派,出現了兩軍對壘的局面,他們只好等待最高決策人的裁決。毛澤東、林彪力挺新空軍司令,堅持任命決定。這為空軍日後兩派相互打擊迫害埋下了伏筆。可謂:贏者為王,敗者為寇。 \n 這一年的十月,數以萬計來自全國各地的空軍院校學生,手持林彪簽發的允許進京串聯電報令,進入北京,在空軍大院開始了「紅色恐怖」。 \n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五日,在空軍大院的廣場上召開有幾千人參加的批鬥大會。京峽帶著妹妹,同她的夥伴們一起來到廣場看熱鬧,眼前的情景令女孩子們心驚肉跳。被稱之為「造反派」的年輕人,把幾位老人拖到用木板搭成的露天舞台上,他們的脖子上懸掛著一個用鐵絲拴著的紙牌,那上面寫有他們的名字,名字上都被畫上了叉。高高的用鐵皮做成的帽子扣在老人們的頭頂上。 \n 喬婷告訴京峽,他們都是將軍。一個「造反派」連按帶踢地強迫一位老人跪下,還在他背上狠狠地踏上一隻腳。老人憤怒地掙扎著,另一個年輕人對著他的臉刷起墨汁。北京的一月寒風冷冽,老人全身顫抖。在廣場上批鬥完後,「造反派」又把老人們拉到大院裡的馬路上遊街,之後再被拽上卡車,開到空軍大院外轉著圈的接著遊鬥。 \n 這以後,將軍們接二連三地被「造反派」揪鬥示眾。有時把他們推到台上後,每人由兩名「造反派」押著,其中一個揪住他們的一隻胳膊,把手往後拉並使勁壓他們的手掌。老將軍們有的疼得直叫喚,有的卻咬緊牙關、忍著劇痛,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滾落。批鬥會後,他們都已被打得氣息奄奄,有的甚至被打斷肋骨。 \n 在開批鬥會的同時,「造反派」還開始抄這些將軍的家。抄家時,無論大人小孩都可隨便進出。京峽第一次走進一個將軍的家,這是一座由土坯牆圍繞著的獨立院落。進入大門後,一條枝繁葉茂的林蔭小路展現在眼前。 \n 「看,那是一棵桑樹。」 \n 「你還能分辨樹種?」喬婷驚訝的望著京峽。 \n 「我小時候養過蠶,要每天出去為它們找桑葉。」(待續)

  • 家人被拆散 搬進空軍大院

    家人被拆散 搬進空軍大院

     編者按《紅色皇帝的孩子們》是旅德經濟顧問胡曉平的自傳性小說,於二○一八年發行德文版,曾連續數週位居出版社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受到德國媒體重視。身為五十年代出生的胡曉平,她的人生與中國近代的命運疊合,早年加入紅衛兵,從最初對社會政治秩序的熱情,轉而對意識形態的質疑。自傳性的題材,提供豐富的背景,讓讀者更加瞭解當時中國社會劇烈動盪的真實輪廓,普通人的命運隨之起伏。對文化大革命帶來的影響,做了全面的陳述。揭露中國的社會進程與時代巨輪下普通人的辛酸苦甜。 \n 中午和傍晚每當大喇叭裡播出《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時,在外面玩耍沒有手錶的孩子們就開始奔向「兒童食堂」,他們知道這是中午十二點、晚六點大人們下班吃飯時間必播的革命歌曲,可謂雷打不動。 \n 空軍大院坐落在北京西郊公主墳。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後,在中國各大城市特別是首都北京建立起集辦公生活為一體的軍隊大院,文革前多數已形成巨大規模。北京從公主墳往西一直到玉泉路,軍隊大院一個接一個。所有大院中空軍大院規模最大,它的設施配置一流,有自己的醫院、體育館、服務社、幼兒園、小學校。 \n 空勤灶吃得最好 \n 大院裡的住房按照級別分配。將官們享有獨棟別墅,校官區是若干四層樓群,其中的單元房面積不等,級別較低的軍官住在筒子樓裡。 \n 董叔叔家住在空軍大院的三號樓。這是一個四間一套的單元,三個連體的大房間朝南,其中一間用來做客廳,一個較小的房間朝北。還有一個小鍋爐房,可以燒熱水洗澡。比京峽在百萬莊的家大很多。董叔叔是空軍的一個老軍官,五十來歲,是爸爸的同事和朋友。他的太太看上去比他年齡大一些,姓張,是個家庭婦女,因此人們多隨她丈夫的姓稱呼她。他們的兩個孩子均已成人,在部隊當兵。 \n 董阿姨性格溫厚善良,她熱情地接待了京峽和妹妹,告訴她們不用害怕,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姐妹倆被安排在朝北的小房間裡,兩張單人床、一個三屜桌和一隻櫃子,是裡面的全部傢俱。最初幾天,妹妹完全被生活中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搞得不知所措,只是哭。京峽雖然也想念奶奶,想回家,但她是姐姐,必須要安慰妹妹,給她做出堅強的榜樣。 \n 京峽沒學可上了。起初,她和妹妹只是每天待在家裡,有時看看她自己帶來的書,有時和妹妹一起畫畫,當董阿姨做飯時,幫著她擇菜。白天董阿姨帶著她們到軍人服務社買東西,在大院裡散步,讓她們盡快熟悉大院的環境。董阿姨鼓勵京峽出去玩,結交新的朋友,但她想念那些在百萬莊的朋友們。從未有過的孤獨感襲擊著京峽幼小的心靈。 \n 當京峽和妹妹逐漸適應了這裡的生活時,八月的一天,董阿姨出門下樓,不小心拐了腳,從樓梯上滾了下去,右臂骨折,住進醫院。姐妹倆不得不被轉到爸爸的另外一個同事家。 \n 新家的叔叔姓吳,和爸爸同齡,四十來歲。她的妻子付阿姨是城裡一所小學的教師,每天早出晚歸。他們有一個胖胖的女兒,三歲多,在距離空軍大院有十公里左右路程的空軍永定路幼兒園入全托,每星期六下午坐著大院的班車回來,週一早上又乘著同樣的班車返回幼兒園。 \n 吳叔叔家住在九號樓,這是一個「筒子樓」式住宅。每層住有六戶人家,兩個公用廚房和廁所分別坐落在樓道兩頭。吳叔叔家是個兩套間,他們騰出其中一間給京峽和妹妹。屋內傢俱和董叔叔家的一樣,兩張單人床,一個三屜桌和一個衣櫃。後來京峽才知道,大院各家的傢俱都是公家配給的。 \n 白天,吳叔叔和她的妻子都要上班,家裡沒人。京峽和妹妹每人得到一把鑰匙掛在脖子上,三頓飯在大院裡的「兒童食堂」吃。中午和傍晚每當大喇叭裡播出《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時,在外面玩耍沒有手錶的孩子們就開始奔向「兒童食堂」,他們知道這是中午十二點、晚六點大人們下班吃飯時間必播的革命歌曲,可謂雷打不動。很快這首歌曲就印在了京峽腦子裡:「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雨露滋潤禾苗壯,幹革命靠的是毛澤東思想。魚兒離不開水喲,瓜兒離不了秧,革命群眾離不開共產黨,毛澤東思想是不落的太陽。」 \n 「兒童食堂」在「軍人食堂」的旁邊。「軍人食堂」分為三個等級:軍官灶,士兵灶和空勤灶。空勤灶吃得最好,每頓飯後都有新鮮水果。 \n 碗敲震天響等開飯 \n 「兒童食堂」裡排列著數行矮矮的飯桌和小椅子供孩子們就餐,每天有固定的食譜,一星期不重樣。孩子們的飯費根據年齡支付,京峽的伙食費是每月十二元。 \n 「兒童食堂」做的發糕是京峽的最愛,軟軟的、很甜,儘管裡面加的不是白糖,是糖精。這個年代白糖是憑票限量供應。 \n 在「兒童食堂」就餐的男孩子們活潑好動,甚至無法無天,在等待開飯時,常常用筷子和勺把碗敲的震天響,惹來做飯師傅一通大罵。 \n 京峽在「兒童食堂」裡很快結識了許多同她年齡相仿的孩子,喬婷,張超英,肖彬等幾個女孩子成了她最好的朋友。空軍大院的孩子們每天成幫結夥的周遊在大院裡,經歷著各式各樣另他們興奮、不解和迷茫的事情,享受著無大人管束,沒有功課壓力,盡興玩耍的生活。 \n 張超英有時把她爸爸的一輛舊自行車拿出來讓大家練車玩。自行車是二八男車,女孩們個子小,跨不上去,只能先練單腳滑車,然後「掏襠」騎,就是左腳踏著左腳凳子,右腳從橫梁下掏過去蹬右腳凳子。屁股一翹一翹的,身子傾斜著,很難掌握平衡。不過到底是小孩子,很快她們就都學會了騎自行車。 \n 每天晚飯後,她們拎著自家暖瓶相約著一起去合作社旁邊的水房灌開水。一壺水二分錢,起初,她們像大人那樣,自覺地往一個掛在牆上的小木盒裡扔硬幣。鍋爐房的燒水師傅通常坐在水房門口聽收音機,或是乾脆把板凳搬到水房前的大榆樹下搖晃著扇子乘涼。師傅只要聽到打水的人往木盒子裡扔鋼蹦兒時發出的清脆響聲,便知道此人自覺地交錢了。往往幾天甚至一週以後,他才打開木箱清點硬幣。 \n 沒過幾天,女孩子們便發現,燒水師傅只聽扔硬幣的聲音,並不轉過頭來看。於是她們想出一個妙主意:從家裡翻出了一些舊鈕扣,或是當在地上撿到類似鋼蹦大小的碎玻璃片時便積攢起來放在兜裡。再去打開水時,便往木箱裡扔扣子或玻璃片,「鐺」的一聲響同鋼蹦兒沒什麼兩樣。省下的錢,到合作社買冰棒或糖塊。(待續)

  • 家人被拆散 搬進空軍大院──一個紅衛兵的真實人生(一)

    家人被拆散 搬進空軍大院──一個紅衛兵的真實人生(一)

    編者按:《紅色皇帝的孩子們》是旅德經濟顧問胡曉平的自傳性小說,於二○一八年發行德文版,曾連續數週位居出版社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受到德國媒體重視。 \n身為五十年代出生的胡曉平,她的人生與中國近代的命運疊合,早年加入紅衛兵,從最初對社會政治秩序的熱情,轉而對意識形態的質疑。自傳性的題材,提供豐富的背景,讓讀者更加瞭解當時中國社會劇烈動盪的真實輪廓,普通人的命運隨之起伏。對文化大革命帶來的影響,做了全面的陳述。 \n揭露中國的社會進程與時代巨輪下普通人的辛酸苦甜。 \n \n \n正文開始: \n空軍大院坐落在北京西郊公主墳。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後,在中國各大城市特別是首都北京建立起集辦公生活為一體的軍隊大院,文革前多數已形成巨大規模。北京從公主墳往西一直到玉泉路,軍隊大院一個接一個。所有大院中空軍大院規模最大,它的設施配置一流,有自己的醫院、體育館、服務社、幼兒園、小學校。 \n \n空勤灶吃得最好 \n \n大院裡的住房按照級別分配。將官們享有獨棟別墅,校官區是若干四層樓群,其中的單元房面積不等,級別較低的軍官住在筒子樓裡。 \n董叔叔家住在空軍大院的三號樓。這是一個四間一套的單元,三個連體的大房間朝南,其中一間用來做客廳,一個較小的房間朝北。還有一個小鍋爐房,可以燒熱水洗澡。比京峽在百萬莊的家大很多。董叔叔是空軍的一個老軍官,五十來歲,是爸爸的同事和朋友。他的太太看上去比他年齡大一些,姓張,是個家庭婦女,因此人們多隨她丈夫的姓稱呼她。他們的兩個孩子均已成人,在部隊當兵。 \n董阿姨性格溫厚善良,她熱情地接待了京峽和妹妹,告訴她們不用害怕,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姐妹倆被安排在朝北的小房間裡,兩張單人床、一個三屜桌和一隻櫃子,是裡面的全部傢俱。最初幾天,妹妹完全被生活中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搞得不知所措,只是哭。京峽雖然也想念奶奶,想回家,但她是姐姐,必須要安慰妹妹,給她做出堅強的榜樣。 \n京峽沒學可上了。起初,她和妹妹只是每天待在家裡,有時看看她自己帶來的書,有時和妹妹一起畫畫,當董阿姨做飯時,幫著她擇菜。白天董阿姨帶著她們到軍人服務社買東西,在大院裡散步,讓她們盡快熟悉大院的環境。董阿姨鼓勵京峽出去玩,結交新的朋友,但她想念那些在百萬莊的朋友們。從未有過的孤獨感襲擊著京峽幼小的心靈。 \n當京峽和妹妹逐漸適應了這裡的生活時,八月的一天,董阿姨出門下樓,不小心拐了腳,從樓梯上滾了下去,右臂骨折,住進醫院。姐妹倆不得不被轉到爸爸的另外一個同事家。 \n新家的叔叔姓吳,和爸爸同齡,四十來歲。她的妻子付阿姨是城裡一所小學的教師,每天早出晚歸。他們有一個胖胖的女兒,三歲多,在距離空軍大院有十公里左右路程的空軍永定路幼兒園入全托,每星期六下午坐著大院的班車回來,週一早上又乘著同樣的班車返回幼兒園。 \n吳叔叔家住在九號樓,這是一個「筒子樓」式住宅。每層住有六戶人家,兩個公用廚房和廁所分別坐落在樓道兩頭。吳叔叔家是個兩套間,他們騰出其中一間給京峽和妹妹。屋內傢俱和董叔叔家的一樣,兩張單人床,一個三屜桌和一個衣櫃。後來京峽才知道,大院各家的傢俱都是公家配給的。 \n白天,吳叔叔和她的妻子都要上班,家裡沒人。京峽和妹妹每人得到一把鑰匙掛在脖子上,三頓飯在大院裡的「兒童食堂」吃。中午和傍晚每當大喇叭裡播出《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時,在外面玩耍沒有手錶的孩子們就開始奔向「兒童食堂」,他們知道這是中午十二點、晚六點大人們下班吃飯時間必播的革命歌曲,可謂雷打不動。很快這首歌曲就印在了京峽腦子裡:「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雨露滋潤禾苗壯,幹革命靠的是毛澤東思想。魚兒離不開水喲,瓜兒離不了秧,革命群眾離不開共產黨,毛澤東思想是不落的太陽。」 \n「兒童食堂」在「軍人食堂」的旁邊。「軍人食堂」分為三個等級:軍官灶,士兵灶和空勤灶。空勤灶吃得最好,每頓飯後都有新鮮水果。 \n \n碗敲震天響等開飯 \n \n「兒童食堂」裡排列著數行矮矮的飯桌和小椅子供孩子們就餐,每天有固定的食譜,一星期不重樣。孩子們的飯費根據年齡支付,京峽的伙食費是每月十二元。 \n「兒童食堂」做的發糕是京峽的最愛,軟軟的、很甜,儘管裡面加的不是白糖,是糖精。這個年代白糖是憑票限量供應。 \n在「兒童食堂」就餐的男孩子們活潑好動,甚至無法無天,在等待開飯時,常常用筷子和勺把碗敲的震天響,惹來做飯師傅一通大罵。 \n京峽在「兒童食堂」裡很快結識了許多同她年齡相仿的孩子,喬婷,張超英,肖彬等幾個女孩子成了她最好的朋友。空軍大院的孩子們每天成幫結夥的周遊在大院裡,經歷著各式各樣另他們興奮、不解和迷茫的事情,享受著無大人管束,沒有功課壓力,盡興玩耍的生活。 \n張超英有時把她爸爸的一輛舊自行車拿出來讓大家練車玩。自行車是二八男車,女孩們個子小,跨不上去,只能先練單腳滑車,然後「掏襠」騎,就是左腳踏著左腳凳子,右腳從橫梁下掏過去蹬右腳凳子。屁股一翹一翹的,身子傾斜著,很難掌握平衡。不過到底是小孩子,很快她們就都學會了騎自行車。 \n每天晚飯後,她們拎著自家暖瓶相約著一起去合作社旁邊的水房灌開水。一壺水二分錢,起初,她們像大人那樣,自覺地往一個掛在牆上的小木盒裡扔硬幣。鍋爐房的燒水師傅通常坐在水房門口聽收音機,或是乾脆把板凳搬到水房前的大榆樹下搖晃著扇子乘涼。師傅只要聽到打水的人往木盒子裡扔鋼蹦兒時發出的清脆響聲,便知道此人自覺地交錢了。往往幾天甚至一週以後,他才打開木箱清點硬幣。 \n沒過幾天,女孩子們便發現,燒水師傅只聽扔硬幣的聲音,並不轉過頭來看。於是她們想出一個妙主意:從家裡翻出了一些舊鈕扣,或是當在地上撿到類似鋼蹦大小的碎玻璃片時便積攢起來放在兜裡。再去打開水時,便往木箱裡扔扣子或玻璃片,「鐺」的一聲響同鋼蹦兒沒什麼兩樣。省下的錢,到合作社買冰棒或糖塊。(待續)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