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主教徒的搜尋結果,共14

  • 教宗啟程亞洲行 義媒期待教宗聲援香港

    教宗方濟各昨天展開出訪泰國、日本的8天亞洲行,隨著香港警方鎮壓示威的手段升高,不少義大利媒體期待教宗在旅程中替香港發聲,緩解目前香港示威者遭受的暴力對待。 \n 義大利第一大報「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專訪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指出,梵蒂岡迄今未對香港事件發言是一種恥辱,是裝聾作啞,教宗替全世界弱勢發聲,替他們捍衛自由和正義,為何只對香港示威者遭受的非人道待遇保持沈默? \n 義大利網路大報「輔助報」(Il Sussidario)則以「教宗可以化解一場戰爭」為標題指出,雖然教廷一直試圖對香港事件採取中立立場,但教廷不該忘記,有大量香港天主教徒參與示威活動,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是天主教徒,這使教廷具有特殊角色,應擔任港府與示威群眾之間的調解者。 \n 天主教「羅馬教區報」(Roma Sette)報導,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到被警方圍攻的理工大學探視,希望拯救年輕人的生命。到香港傳教多年的義大利籍神父米藍奈瑟(Renzo Milanese)描述,這裡是真正的戰場,他感覺是警方在現場下令鎮壓,政府已無法掌控。 \n 「羅馬教區報」報導,近日香港社群媒體上已有天主教徒發起連署,希望教宗聲援香港示威者的人道困境。米藍奈瑟神父認為,教宗要在不得罪任何一方的狀況下發言很困難,但他期望教宗至少能要求各方都採取「反暴力」手段,以對話尋求解決方案。 \n 天主教媒體「未來報」(Avvenire)則認為,教宗此次選擇出訪天主教徒人數極少的泰國和日本,本身就有捍衛弱勢、鼓勵小眾的意義。泰國天主教徒人數僅占1%,日本天主教徒人數僅占0.4%,從16世紀以來,這兩國的天主教徒都曾經歷嚴酷迫害。 \n 「未來報」指出,教宗安排的多項行程,都彰顯了他對人權與正義的關懷。例如教宗在東京將接見遭受近半世紀冤獄的前死刑犯(衣夸)田巖;在泰國將拜訪紀念殉道神父格班龍(Nicolas Bunkerd Kitbamrung)的聖地。格班龍在1944年因傳福音遭到監禁後病逝。 \n 教宗19至22日訪問泰國,將拜會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與泰王瓦吉拉隆功(King Maha Vajiralongkorn);23日轉往日本訪問,24日訪問長崎和廣島,25日拜會日皇德仁、首相安倍晉三,26日返回羅馬。 \n \n

  • 聖母院失火「就像家消失了」台灣這群人震驚難過

    聖母院失火「就像家消失了」台灣這群人震驚難過

    巴黎地標聖母院遭祝融肆虐,這棟超過850年歷史的建築突然失火,讓全球天主教徒的心都碎了。無可取代的人類文化資產被毀,不是只有法國人或巴黎居民難過,台灣的天主教徒也感同深受,他們說,就像家消失了,非常難過,如果發起募款助重建,一定會盡力相助。 \n \n中央社報導,聖母院失火消息傳來,不少台灣天主教徒感到無比的震驚。曾造訪聖母院的台灣地區主教團秘書長陳科受訪表示,難過、遺憾,超過850年歷史的建築突然失火,很想知道失火原因。他解釋,聖母院在繁忙的巴黎極具象徵性,民眾可在聖母院內找到安靜。聖母院失火,對巴黎居民及天主教徒是很大的損失,等於少了可沉澱自己、找到天主的地方,「聖母院扮演了一個很重要角色」。 \n \n台灣的天主教耶穌會長辦公室特助李宥蓉說,聽聞消息,就像家消失了,非常難過。天主教會台灣地區主教團表示,若發起募款,主教團將盡量配合。 \n

  • 教廷遞陸橄欖枝 港主教憂與魔鬼達協議

    梵蒂岡與北京進行祕密會談,為60年交惡帶來「歷史性」和解希望,但部分中國大陸神職人員憂心梵蒂岡將接受中共對大陸天主教徒的壓制。 \n 自方濟各2013年成為教宗後,就試圖改善與大陸政府的關係,希望和大陸天主教徒重新連結。大陸天主教徒分為兩派,效忠羅馬派或北京主導派。 \n 持異議者、包括受敬重的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等表示,雙方協議可能遺棄忠心的信徒,這形同與魔鬼打交道。 \n 自今年1月起,大陸與梵蒂岡官員已會面至少4次,包括在羅馬,以試圖解決主教任命的敏感議題,這也是雙方主要爭議所在。 \n 雙方長久以來都堅稱,對這項議題具主宰權。 \n 研究大陸天主教的魯汶南懷仁研究中心主任韓德力表示:「中國代表團11月初將前往羅馬,進行最後一回會談。」(譯者:中央社蔡佳伶)1051101 \n

  • 法神父血案哀思 穆斯林天主教徒展團結

    法國1名神父慘遭聖戰士割喉後,許多穆斯林今天在各地教堂參與天主教彌撒,展現團結與哀思。 \n 85歲神父海默爾(Jacques Hamel)26日在法國西部諾曼第地區(Normandy)城鎮聖艾蒂恩居胡費(Saint-Etienne-du-Rouvray)的天主教堂,遭到2名不滿20歲的聖戰士割喉喪生。 \n 法新社報導,鄰近的盧恩(Rouen)11世紀哥德式大教堂湧入約2000名信徒,包括100多名穆斯林。 \n 盧恩總主教李布隆(Dominique Lebrun)告訴他們:「我代表所有基督徒感謝你們。」「大家透過這種方式申明,以神之名拒絕死亡和暴力。」 \n 路透社也報導,巴黎大清真寺教長布巴克(Dalil Boubakeur)今天參與巴黎市中心的聖母院(Notre Dame Cathedral)晨禱。布巴克也是法國穆斯林信仰理事會(French Council of the Muslim Faith, CFCM)主席。 \n 巴黎近郊的聖丹尼大教堂(Basilica of Saint-Denis)聚集數以百計天主教徒,也有大批穆斯林和其他教派人士現身。 \n 1名參與彌撒的女性天主教徒告訴路透社:「我很高興我們邀請了穆斯林。我們也都分擔他們的痛苦,所有受難之人的苦,每個方面都一樣。」(譯者:中央社盧映孜)1050801 \n

  • 共同譴責恐攻 穆斯林進教堂與天主教徒一起祈禱

    共同譴責恐攻 穆斯林進教堂與天主教徒一起祈禱

    為了追思在法國遭伊斯蘭國(IS)恐怖分子割喉死亡的海默爾(Jacques Hemel)神父,法國、義大利數萬名穆斯林在7月31日走進的教堂,與天主教徒一起祈禱,展現宗教團結並共同譴責恐怖分子的暴力行為。 \n上周二(7月26日),兩名IS恐怖分子闖入法國西北部濱海塞納省(Seine-Maritime)聖艾蒂恩居胡費市(Saint-Etienne-du-Rouvray)的1座教堂,高齡86歲的海默爾神父不願屈服,在被強壓跪下後,被恐怖分子割喉身亡。不只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嚴厲譴責暴行,教宗方濟各也譴責這宗野蠻的襲擊。法國的穆斯林委員會CFCM也要求穆斯林在神父遇害後表達「團結和同情心」。 \n據外媒報導,從海默爾神父遇害後,法國許多城鎮出現穆斯林走進教堂,與天主教徒一起禱告的宗教和諧現象。在7月31日,海默爾神父遇害後的第一個禮拜天,法國、義大利有數萬名穆斯林與天主教徒一起在教堂祈禱,共同譴責暴力行為。 \n法國魯昂和巴黎聖母院周日(31日)都為這起神父遇害事件舉行祈禱儀式。看見穆斯林走進教堂,魯昂地區大主教勒布倫(Dominique Lebrun)非常感動,勒布倫表示,「這讓我們感受到了手足之情。他們很真誠的對我們說,殺死海默爾神父的不是真正的伊斯蘭教徒。」 \n義大利外交部長保羅·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也對義大利的穆斯林走進教堂這項行動表達感謝,真蒂洛尼說,這些穆斯林以勇敢的方式展現他們的宗教反對恐怖暴力。

  • 團結抗恐攻 穆斯林與天主教徒共同祈禱

    為了追思遭恐怖分子殺害的法國神父海默爾,並展現跨越宗教的團結,約兩萬名穆斯林31日在義大利各地的教堂中與天主教徒一起祈禱,並譴責恐怖分子的暴力。 \n 兩名伊斯蘭國(IS)聖戰士在7月26日早上闖入諾曼第地區城鎮聖艾蒂恩居胡費(Saint-Etienne-du-Rouvray)的1座教堂,高齡86歲的神父海默爾(Jacques Hemel)不願屈服,在被強壓跪下後,被恐怖分子割喉。 \n 為了避免原本就已經緊繃的社會氣氛,因為宗教而更加對峙,在義大利的穆斯林31日走入教堂,與天主教徒一起為和平祈禱。 \n 北義布雷西亞(Brescia)的穆斯林教長巴拉濟(Ahmed El Balazi)說,「當我們聽到是『伊斯蘭』恐怖分子時,總覺得很難受,因為他們與伊斯蘭宗教根本沒有瓜葛。這些罪犯是失敗者,如同先知說的。」 \n 義大利伊斯蘭宗教會主席巴拉維奇尼(Yahia Pallavicini)說,「我們今天來到教堂,帶來簡單而明確的訊息:我們要告訴受到攻擊的弟兄們,我們陪在他們的身邊,希望擁抱他們。」但他也說,「與天主教的弟兄們,我們需要更緊密的對話。」 \n 義大利主教會聯盟(CEI)主席巴揚斯可(Angelo Bagnasco)則說,「這是新路程的起點,真正的宗教總是帶來愛、和平、照亮生命,沾染著死亡的從來不是宗教,要嚴厲譴責基本教義派的暴力。」1050801 \n

  • 天主教徒無法接受自己是GAY 竟然選擇到比利時安樂死

    在追求同志權益、多元成家和消弭戀愛歧視的至今,仍有不少人無法接受同性戀,有些人甚至發起連署活動,目的就是要反同性婚姻,不過,當反對者發現自己其實就是「同性戀」,會怎麼樣呢?比利時一名39歲年輕男子,聖巴蒂斯安(化名),他發現自己對同性能產生性慾,讓他的「理智」無法接受,經過17年的折磨下,他終於作了一個困難的決定:將自己安樂死。 \n他告訴英國BBC採訪團隊:「我的母親現在患有失智症,說明我精神上就是有可能有問題,我的一生都非常的孤獨、不合群,害怕出門、害怕見人,非常非常害羞。在我15的時候曾經瘋狂的愛上過一個男孩,但這是不可接受的!我不想當男同性戀!」來自天主教家庭的他,表示自己一生都很痛苦。 \n雖然比利時在2002年已經讓安樂死合法化了,甚至包括幼童,但是關於心理疾病患者,還是存在爭議,只有被證明身患無法治癒的、持續的、極其痛苦的疾病,才可以被允許安樂死,而因為其他一般病況選擇安樂死的,需要有至少兩位的醫生簽字證明;因為心理疾病選擇安樂死的,需要至少三位心理醫生的證明。同時還需要經過委員會審批等等流程。 \n「我的一生都很痛苦,我覺得我就像是個囚犯,這些羞恥感一直形影不離。」聖巴蒂斯安說,採訪團隊問他是否未來會回轉心意?他表示:「除非有人可以『治療』我,開給我治癒同性戀的特效藥,不過我不抱太大期望,我累了。我已經做了17年的心理治療。」 \n不過,負責主治聖巴蒂斯安的其中一名醫生表示,其狀況並不符合安樂死的資格,但有鑑於聖巴蒂斯安求治無門,加上他看起來身心俱疲,他們還是接受了他的申請,下一步,將會有三名醫生負責替他評估,做出最後決定。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 經濟學人: 台灣天主教徒祈禱梵諦岡不要是中共的下一個目標

    經濟學人: 台灣天主教徒祈禱梵諦岡不要是中共的下一個目標

    英國《經濟學人》在最新一期雜誌中報導有關梵諦岡和兩岸關係,分析指出,繼北京在上個月拋棄2008年和台北的外交休兵,同意與甘比亞建交,台灣天主教徒正在祈禱梵諦岡不要是中共的下一個目標。 \n \n這篇以「天主教:中共與教宗」(Catholics: Party and pontiff)為題的報導表示,去年9月下旬教宗方濟各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同時訪問美國,那次巧合不足為奇,兩人都是為了參加紐約的聯合國大會。但卻讓中共官員有機會一睹他們可能還不能完全理解的事:教宗的國際地位及其人氣。美國媒體報導教宗的一舉一動,包括他搭乘樸素小飛雅特的每一個行程 ,卻不太重視習近平。 \n \n文章中說,一名在北京的梵諦岡分析家表示,中共官員對兩位領袖訪美反應的差距感到「震驚和目瞪口呆」,因為他們以為習近是最重要的人,熟料,「卻來了這名遮蓋習近平光芒的白衣男士。」。 \n \n一些觀察家認為中共官員對教宗聲望的覺醒可能有助他們歷經數十年外交隔閡後,改善與梵諦岡的關係。中國渴望大國地位的仰慕,梵諦岡在面積上可能微不足道,但其軟實力卻難以匹敵。 \n \n文中指出,中梵關係在習近平和方濟各訪美前已經升溫。中國天主教會在去年8月任命一名主教,是3年來的第一次。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去年7月也決定允許一名獲得梵諦岡秘密任命的主教開始公開傳教。這些發展顯示,雙方都試圖在任命主教方面,找出彼此協調的方法。 \n \n《經濟學人》認為,習近平在2012年底接任中國領導人,為加強掌控,針對公民社會發動鎮壓。 儘管如此,習近平對改善與梵諦岡的關係看來是持開放態度,而在2013年登基的教宗方濟各似乎也想要更好的雙方關係。 \n \n在這之後,教宗在2014年出訪南韓返回羅馬途中,中國允許他的座機通過領空(中國在1995年曾拒絕教宗保碌二世類似的許可)。教宗從他的座機向習近平發送電文,祝福中國大陸平安幸福,並在今年接受採訪時談到中國的「偉大文化」及「無窮盡的智慧」。 \n \n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則在今年2月表示,解凍的希望「獲得進展」。在此之前,一個中共官方代表團已在今年1月罕見地訪問梵諦岡。 \n \n針對這些發展,《經濟學人》說,中梵間若出現永久性的解凍,兩個天主教團體將會有理由擔心。一個是不希望與與官方愛國教會有任何瓜葛的地下教會;另一個是台灣數十萬天主教徒。 \n \n文章分析,梵諦岡是與台灣有正式外交關係僅有的22國之一,也是唯一的歐洲國家,就全球的地位而言,梵蒂岡是迄今為止最重要的台灣友邦。中國表示,除非教宗與台灣斷交,將不會與梵諦岡建交。

  • 虔誠天主教徒 陳建仁:同志有追求幸福之權

    虔誠天主教徒 陳建仁:同志有追求幸福之權

    民進黨副總統參選人陳建仁今(18)日赴民進黨中常會致意,致意後他受訪時被問及,如何看待「多元成家」?陳建仁認為,天主愛每一個人,所以也愛同性戀者,他相信「同性戀者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n \n由於陳建仁宗教信仰為天主教,有記者詢問天主教徒對於「多元成家」很有意見,他如何看待?陳建仁指出,實際上天主愛每一個人,所以也愛同性戀者,教宗方濟各也曾說過,若是一位心地善良而且信仰主的人,那教宗他有何資格論斷這些人呢? \n \n陳建仁說,「所以我相信同性戀者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我們也該尊重他們,但至於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問題,這會牽涉到整個社會制度、體制,需要社會更深入的討論後才能做決定」。

  • 塵爆不治 郭立君死前受洗為天主教徒

    塵爆不治 郭立君死前受洗為天主教徒

    八仙塵爆中全身50%二至三度燒燙傷的31歲女子郭立君,被轉回奇美醫學中心搶救32天,仍因感染引發敗血性休克,合併多重器官衰竭和腦幹功能喪失,30日晚7時06分因心跳停止,宣告不治,成為八仙塵爆的第10名死者,無緣圓遊學夢,但死前父母讓她受洗為天主教徒。 \n \n 在台南某房屋仲介公司擔任行政人員的郭立君,一直懷有出國遊學的夢想,工作多年,努力存錢,原計畫今年9月要赴澳洲打工遊學兼旅行,6月27日,與姊妹淘前往八仙樂園,卻遭逢塵爆全身嚴重燒燙傷,28日剛被從北部轉回奇美搶救時,一度意識清楚,還表達強烈的求生意願,家屬更要求醫院全力搶救。 \n \n 奇美醫學中心30日由主任祕書周偉倪陪同加護醫學部主任陳奇祥說明,郭立君燒燙傷部位主要在頭部和四肢,受傷部位都達真皮層以下,其中二度燒燙傷為10%,三度燒燙傷高達40%,歷經3次清創手術和植皮,以及四肢筋膜切開術。 \n \n 陳奇祥表示,最關鍵的日子是7月5日,郭立君手術後,出現緊急敗血性休克,從此昏迷指數僅剩3,意識未再清醒過,而且情況一天比一天惡化,期間,院方曾暗示如果發生不幸,是否有器捐的打算時,父母親仍不捨,堅持要搶救到最後一刻。 \n \n 悲傷的家屬是天主教徒,對於愛女的離去低調不願受訪,僅透過院方表達「謝謝大家關心」,家屬為了要給郭立君祈福集氣,從她陷入昏迷當天,幾乎都全家到加護病房外守護,連一些姊妹淘也不時前往探望。 \n \n 未料,奇美醫院經過32天的搶救,還是無法喚醒郭立君,父母親似乎知道愛女大限已到,30日下午,除請來郭立君4位最好的朋友到醫院來陪伴她最後一段,並請來神父進入加護病房內,舉行20分鐘的受洗儀式,讓她死前成為天主教徒。

  • 教宗呼籲天主教徒走出家門 認識鄰居

    教宗方濟各呼籲天主教徒,走出家門認識鄰居,跟鄰居打成一片。 \n \n教宗透過推特,發出這項呼籲。他說,天主教徒應該走出家門認識鄰居,認識自己的社區,而不是自我封閉。他說,有時候把自己關在家中,是可以的,但這樣做不像是天主教徒。 \n \n方濟各原本是阿根廷主教,以關心弱勢族出名,四月出任教宗後,提出「教會是窮人的教會」的口號,還呼籲天主教徒關心窮人,向窮人傳教。

  • 世界最高若望保祿像 波蘭揭幕

     高13.7公尺、全世界最高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塑像,今天在波蘭揭幕。 \n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這座白色玻璃纖維塑像,是感念已故教宗救子之恩的波蘭商人李森(Leszek Lyson)資助興建。李森深信,家族2010年到克羅埃西亞度假時,兒子差點溺斃,就是因為若望保祿二世幫忙才倖免於難。 \n 這座塑像重5公噸,教宗的脖子上掛了條十字架金項鍊,臉上掛著微笑,張開雙手凝望遠方。 \n 塑像坐落在知名光明坡(Jasna Gora)修道院所在的琴斯托霍瓦市(Czestochowa)山坡公園上,修道院有座據稱曾經顯靈的黑色聖母瑪利亞塑像。 \n 揭幕儀式上,一名演員朗讀若望保祿二世所寫的文章 ,兒童唱詩班吟唱聖歌,琴斯托霍瓦主教迪波(Waclaw Depo)再為塑像祈福。 \n 1960年代若望保祿二世還沒成為教宗、還叫做沃泰拉(Karol Wojtyla)時,李森跟他見過面。李森說,琴斯托霍瓦市這座塑像高過智利一座12公尺高的若望保祿塑像。 \n 波蘭人口3800萬人,約9成是天主教徒,是歐洲最虔誠的國家之一。若望保祿二世2005年辭世之後,波蘭許多天主教徒希望他能被封聖。 \n 波蘭也有座全世界最高的基督像,高35公尺,兩年前開始豎立在西部城鎮斯威波辛(Swiebodzin)。(譯者:中央社鄭詩韻)1020414 \n

  • 肌肉男萊恩 完整了共和黨團隊

    肌肉男萊恩 完整了共和黨團隊

     下星期投票,不論誰當選,都是天主教徒做副總統。現任拜登是美國第一位天主教徒副總統,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萊恩也是天主教徒。 \n 總統候選人在挑選搭檔時,總希望有互補作用。羅姆尼沒有國會經驗,萊恩的七屆(十四年)眾議員資歷成為強項。羅姆尼六十五歲,年僅四十二歲的萊恩代表著新的世代。 \n 羅姆尼給人的感覺比較「冷」,萊恩恰恰相反,身裁挺拔,登台都是跑的、跳的,活力無窮。萊恩唸國中就是籃球校隊,高中還加上田徑、滑雪等代表隊,唸大學時打工當健身教練。直到現在,國會健身房還經常看見他的身影,一身結實肌肉讓他得到不少女性青睞。 \n 另一項互補是兩人的背景。羅姆尼是「官二代」,父親和自己都做過大州州長;萊恩十六歲喪父,打工之外還要照顧失智的祖母。羅姆尼有豐富的企業經驗,萊恩則一出校門就在栽進國會,先是做經濟顧問,後來擔任撰稿人,廿八歲成了美國歷來第二年輕的國會議員。 \n 此外,羅姆尼被視為「溫和的共和黨人」,例如他擔任麻州州長推動的健保其實很接近民主黨的立場,因此他提名被政論家視為「最保守的共和黨人」為搭檔,兼顧黨內各種力量,尤其不讓茶黨跑票。 \n 當然,兩人的理念是一樣的。萊恩主張個人權利,不相信「大政府」,要求減少援外款項,但增加國防預算等等,都反映在他提出的聯邦預算法案裡,也正是羅姆尼的觀點。

  • 一頁政治與宗教糾葛的歷史

     教廷可說是世界上最特殊的國家,它的面積只有0.44平方公里,人口約為800人左右,但卻領導全球11億6千萬天主教徒、5千位主教、41萬名司鐸(神父)、74萬名修女,加上歐洲、北美、拉美等地許多國家的領導精英皆為天主教徒,其影響力之大可以想像。 \n 而教廷元首,即台灣慣稱的教宗(pope),其正式名銜是「羅馬主教、聖伯多祿之繼承者、普世教會之教長、義大利之首席總主教、羅馬教省之總主教與首席主教、梵蒂岡城邦之最高元首」,他任命世界各地的主教組成世界主教團,亦即普世教會的最高權力機構。 \n 在教廷和信徒、教廷和和各國各地區天主教會間皆存在由上而下的權力關係,這種特殊性,決定了中梵關係的正常化之路,夾雜著極其複雜的因素。由於部分傳教士曾被認為是帝國主義侵略的工具、共產黨又懷抱無神論思想,加上在天主教會支持下,團結工聯推倒波蘭共黨政權的前車之鑑,中共當局始終對羅馬天主教會抱持高度警惕。 \n 大陸當局雖在憲法中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另方面則設立不受國外教會管理的「自治、自養、自傳」三自教會,發展出「兩會一團」的天主教體系,獨立於教廷之外,其中「中國天主教代表會議」是高層權力機構。 \n 對中共當局來說,任命主教是主權與內政問題,也是「統戰工作」的一環,實無法容許教廷依天主教《法典》來任命中國境內的主教,同樣,教廷也無法容許中國官方天主教會分享其權力。中國若與教廷建交,既能改善國際形象,在家庭教會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也有利社會穩定。另一方面,包括官方及家庭教會在內,中國天主教徒估計已超過1500萬,教廷也不可能坐視不顧。2007年6月,教宗便曾發表致中國信徒公開信,表達「與中國政府展開相互尊重及建設性對話的願望」,認為雙方有可能在主教任命等問題上達成協議。而事實上,先前也曾有多位中國主教的任命同時獲得雙方認可。 \n 前駐教廷大使戴瑞明指出,中國主教究竟是聽教廷,還是聽代表會議的,是中梵關係的大難題,何況天主教會反對墮胎以及在人權上的觀點,也仍被大陸當局視為干涉內政。 \n 如今,中梵關係出現改善訊號,大陸當局是否會考量與台灣的外交休兵,在中梵建交上多一層考慮,仍是一大懸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