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才IT大臣的搜尋結果,共06

  • 唐鳳 我的性別:無

    唐鳳 我的性別:無

    比起「天才IT大臣」「腦控大師」這類充滿奇幻感的稱號,或許唐鳳真正令人仰慕的,是她凡事願意「選每一邊站」的洞悉與包容。這位全世界首位公開承認跨性別身分的官員,如何看待台灣的性別教育與社會現象?且讓鳳姐親自解答。 \n「可能有記憶以來就會好奇吧,家裡有很多這方面的書籍,人類學、生物學、昆蟲記,大概都會提到性別,很多不同動物都會有好幾種性別啊。」唐鳳說,自己天生雄性荷爾蒙較少,第一次青春期約13歲左右,雖然有變聲,但其他發育並不明顯。 \n20出頭時,她去量睪固酮濃度,醫師說大概介於人類雌性跟雄性中間。24、25歲,她接受雌激素治療讓身體重新發育,猶如經歷了第二次青春期。之後,她在部落格宣布自己的跨性別身份,改了中英文名字,從唐宗漢成為唐鳳,Autrijus 成為 Audrey。 \n性別不只二選一 \n唐鳳很小就發現,比起真實的人類世界,網路世界對性別的想像反而更有趣寬廣,「我八、九歲開始寫程式的時候,電腦也不會管我性別。12歲玩BBS,當時還是撥接喔,註冊的時候不但有男性、女性可以選,還有植物、礦物。即使我社會化了,在線上參與社群的時候,也有很多人選擇當外星人什麼的。其實,性別不是二元的,它是填空題的感覺。」 \n二元對立往往像個拙劣的枷鎖,侷限了人類思考的可能性,「14、15歲已經是比較中性的打扮,家人其實蠻鼓勵我的。我母親小時候也是當成男生養,我爺爺是非常溫柔的一個人,在軍隊也被叫『妹子』。我本來就不覺得性別氣質是非黑即白的,而是多重選項,甚至是複選,你可以一次選好幾個,一方面很溫柔,很有傾聽的能力,但二方面又勇猛自信,很願意承擔等等,這些維度都不是互斥的。」 \n採訪撰文/林侑青

  • 我的兒子充滿謎團

    我的兒子充滿謎團

    二○二○年,新型冠狀病毒襲擊各國,成為舉世災難。在普世的恐慌中,那些能夠提出對策來保護人們的專家,跨越國界,成為世人注目的焦點。台灣的天才 IT 大臣唐鳳,因為口罩地圖 App,成為媒體熱門人物,就這樣來到日本人的眼前。 \n在二○一六年,以三十五歲之齡,成為台灣 IT 大臣的唐鳳,是一個充滿傳奇的人。 \n傳說她 IQ 一八○,學歷卻只有國中。傳說她有黑客(hacker)DNA,是隨時能出手寫下程式的高手。傳說她是矽谷創業家,也是比特幣富豪。傳說她曾經擔任蘋果電腦 Siri 顧問,也坦然表達自己是跨性別者。 \n在二○一九年,她入選知名美國外交雜誌(Foreign Policy )全球百大思想家(100 global thinkers)的行列。她思考敏捷,中英文流利,往往能以意外的角度觀看世界,以深入的剖析解讀人心。這些特質,也讓她成為全球媒體寵兒。 \n新冠肺炎期間,有多家國際媒體訪問她,求教台灣的防疫策略,她總是在幾分鐘時間內就講出重點。近期訪問過她的《WIRED》雜誌,說她回答問題時,「展現出驚人的聰明。」 \n人們總是對天才感到好奇。起初,有人問起她的智商到底有多高,她總是很耐心地回應:「求學時期,學校幫我做過三次測試,每次都是最高的那個等級一六○。意思是至少一六○,但不知道確切是多少。」到後來,她也會補充:「在網際網路時代,其實每個人都是智商一八○。」 \n在小學一年級時解出九元一次方程式的她,很早就被學校鑑定為天才兒童。但是,此後她的人生並沒有一帆風順,反而是處處面臨考驗。如果不是她和家人最後找出了與這個世界相處的方法,關於唐鳳,可能就會是完全不一樣的故事了。 \n在撰寫這本書的過程中,我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世界上,具有黑客技術的天才應該不少,到底是什麼因素,讓唐鳳活出了跟別人不同的人生呢? \n在歐洲的文藝復興時代,出現了達文西這樣的人。有一次他為了要找工作,寫了一封求職信給未來可能的老闆,信上面寫著:「我會造橋,也剛好會畫畫。」意思是說,他是工程師,也剛好是畫家。正是這樣融合不同專業特質的「文藝復興人」,為人類歷史寫下了瑰麗璀璨的篇章。 \n就像達文西造橋跨越河流兩岸,唐鳳在人生中,也不斷跨越現實中的種種界線。她曾經是男性,如今也是女性。她雖然在台北出生,但足跡跨越許多城市。她能寫程式,也熱愛寫詩。 \n親耳聆聽唐鳳朗誦詩句,是動人的片刻。對唐鳳來說,不論她如何喜愛科技和網路,她的心中總是有詩句。她從小學就熱愛寫詩,甚至,在就任 IT 大臣工作之時,有中外媒體問到「你的工作在做什麼?」時,她寫了一首中英對照的詩作為答案,讓別人一聽就懂。 \n另有一次,她應媒體的邀約,完整地以英文一字一字朗讀了加拿大詩人兼歌手柯漢(Leonard \nCohen)的《come healing》:「枝枒的渴望,是將嫩芽提拔,動脈的渴望,是將血管淨化……」她微微瞇起眼睛,沉浸在詩裡的想像,臉上盡是平安祥和,把聽者帶入一個身心與之共感的境界。 \n她曾經說,即使幾年前她參與太陽花運動時,在那樣喧鬧的現場,只要想起這首詩,就能立刻平靜下來,不跟著現實躁動。或許,既是黑客,又是詩人,才造就了如此與眾不同的唐鳳吧。 \n \n【精彩書摘】 \n天才一旦出現在凡間,總是令人仰慕。當三十五歲的唐鳳在二○一六年以數位政委的身分出現時, 媒體的聚光燈除了湧向她,也湧向她的父母。所有人都想知道,到底如何要教養出這樣一位天才? \n如果回顧唐鳳的零到十四歲,這段與父母親互動最多的人生,可以說,唐鳳在大多數時候,對父母親來說,都是一個謎。而解謎的過程,曾經讓整個家庭差點崩解。 \n面對這個充滿謎團的生命,這對父母親不論從自己的成長經歷,或是從教養書上,都無法找到應對的答案。 \n唐鳳升上二年級之前,學校已經透過資優測驗,辨識出她的智商是等級最高的分數。學校來了一封信,詢問唐鳳的爸媽,二年級以後,要不要轉去有資優班的學校呢? \n因為唐鳳覺得原來的班級有點無聊了,所以,跟媽媽討論後,兩人心想,轉學去嘗試新環境也不錯。沒想到,進入新學校資優班後最大的挑戰不是功課,而是其他的事。 \n她在學校的資優班當班長,功課很好。但是因為資優班的家長喜歡拿孩子的成績互相比較,有些孩子們因此開始忌妒成績好的同學。曾經有一次,有一位拿不到第一名就會被爸爸打的同學,憤憤不平地對說他說:「你為什麼不死掉?如果你死了,我就是最好的了。」 \n同學帶給她壓力,老師也是,因為有些老師會懲罰學生。 \n她曾因為忘記帶手帕、衛生紙去學校,被老師懲罰。上了三年級,她被選上班長,在上自然科時, 因為班上秩序不好,老師要全班閉眼罰站,她偷偷睜開眼被老師發現,結果,因為她是班長還違 \n規,被老師用掃把打了一頓。 \n本來她很喜歡的音樂課,換了老師之後,那位老師會拿著「像教室木頭椅腿」一樣粗的棍子打人。當班長的她,被老師要求要維護班上的秩序,老師叫她把違規同學的名字記在黑板上,那些同學 \n就會被老師處罰。她回家後跟媽媽說:「同學們都恨我,下課跑來揍我,我好難過。」 \n有一天,資優班的老師發下一張考卷,要同學們在二十分鐘之內做完,老師隨後離開教室。唐鳳早早就做完了。但有做不出來的同學,伸手過來搶她的考卷,要看她的答案。她不想讓同學看, 拿著考卷逃跑,四、五個同學追在後面,她一不小心摔在地上,其中一個同學追上來,使盡全身力氣對她踢了一腳,她撞到牆,昏了過去。 \n媽媽把她帶回家之後,在洗澡時掀開她的衣服一看,肚子那裡有一大塊瘀青,可見當時同學踢她的力道有多大。 \n這只是她漫長學校生涯中的一天。這一年,她常常在半夜做惡夢,哭著醒來。有好幾次透露出想 \n要自殺的念頭。她常常請假,沒有去上學的日子,她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看書、發呆。後來, 她終於跟媽媽說:「我不要去上學。」 \n在那個年代,家裡有一個拒學的孩子,就像丟下一個摧毀平靜的手榴彈,既定的常識與規矩,都被炸得粉碎。唐鳳的母親,看到孩子被學校生活壓迫到想自殺,立即決定支持孩子轉學。 \n唐鳳轉至北市指南山區一所迷你小學。在山區小學雖然較為友善,但是無法滿足唐鳳的學習需要。唐鳳母親必須另外幫唐鳳尋找學習資源,甚至,支持唐鳳部分時間在家自學。 \n可是,這樣的相挺,不但學校的老師不以為然,連家人都不斷質疑。從唐鳳的爸爸、祖父、祖母、姑姑到叔叔,沒有一個人支持。 \n受到最大衝擊的是父親唐光華。唐光華曾經回憶,自己的中學生涯中,學校老師為了讓學生考上好學校,不惜用體罰逼迫他們拿出更好的成績,他至今無法忘記在教室裡出現的場景,老師用木條打同學屁股發出巨大的聲音,空氣中充滿恐懼和不安。 \n直到大學,他碰到充滿智慧的老師,才真正享受到求知的快樂,如此純淨美妙、觸動心靈。那時唐光華每天沉浸在尼采、齊克果、卡繆等哲學巨匠的著作之中,「從那時候,自由就成為我最堅持的價值。」 \n所以,他相信任何年紀的孩子,只要經過適當的引導,都應當領略這種知性之美。 \n唐光華不用威權或體罰對待孩子。在三歲以前,唐鳳跟爸爸之間有一種神祕的儀式。每天爸爸上班時,唐鳳會慎重其事地拿著一塊小石頭,交到爸爸手上。而唐光華也會莊重地收下她的託付, 放在口袋裡,然後邁步走出家門。這個旁人不解的儀式,兩人持續了很久。彷彿是一個幼小的孩子,把自己的心託付給父親,讓父親為她去探索外面的世界,為她帶回見聞。 \n唐鳳幼稚園時,唐光華常常牽著她的手,一邊散步一邊跟她談論蘇格拉底、因式分解、矛盾集錦 \n(數學的六個領域:邏輯、機率、數、幾何、時間及統計之中的矛盾),談論人生的真善美。唐光華是唐鳳生命中第一個數學和哲學的啟蒙老師,這些童年散步中的見聞,影響她一輩子。 \n從三歲到七歲,在別的孩子玩樂高的時候,唐鳳迷上了數學的方程式。解方程式就像是玩遊戲破關,這種征服難題的樂趣,讓她一路挑戰到九元一次方程式。 \n然而,隨著升上較高學年,唐鳳在學校過得越來越艱難,跟父親的關係也越來越緊張。唐光華覺得自己教養出來的孩子不應該逃避現實,逃避學校,要勇敢面對考驗,然後過關。唐鳳卻覺得父親不了解她的苦處。 \n為什麼大人覺得應該要闖過的關卡,有的孩子卻過不了? \n幾年以後,有學者研究出這種孩子屬於「高敏感特質」(由美國精神分析學者伊蓮艾榮博士(Dr. Elaine Aron)在一九九六年提出),與生俱來的感官知覺,使得他們對於任何喜怒哀樂,比一般人更敏銳。他們更容易對美好的事物感受到喜悅,也更容易對嫌惡的事物感到驚恐。不論是正面或負面的情緒,在他們身上都會顯現出更明顯的反差。這類型的人情緒容易被別人影響,不喜歡犯錯,容易自責。 \n這樣的孩子在童年時,脆弱易感。不過,如果能熬過艱難的成長期,長大後的他們,反而會比同年齡的孩子更沉穩,更具內省特質。 \n但是,在這樣的研究還沒有廣為人知的時候,此時,唐鳳家裡上演的是真實的親子災難。 \n(本文摘自《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親子天下) \n【作者簡介】 \n丘美珍 \n專欄作家/TED 講者。作品散見《天下獨立評論》和《遠見華人菁英論壇》。曾任記者、 \n編者、作者、譯者、編劇,享受不同文字的多重面貌。 得獎紀錄:文化部電影優良劇本 \n獎、基督教華文創作金獎。 曾任:《經理人月刊》總編輯、《數位時代》編輯總監、時 \n報出版副總編輯。策畫暢銷書《時間教會我們的事》。 \n鄭仲嵐 \n1985 年生。輔仁大學畢業、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日本研究碩士,大學時曾留學日本九 \n州。喜歡搖滾音樂祭、棒球與足球。過去任職台灣的壹電視與三立電視,後轉任 BBC 台 \n灣特約。現除了供稿給 BBC、德國之聲之外,也在聯合報、關鍵評論網等媒體開設專 \n欄,並在東京 nippon.com 任職多語種部門記者與編輯。

  •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

     作者/丘美珍、鄭仲嵐出版社/親子天下 \n 第一本經唐鳳認可,串連她的過去與現在,遠眺自由與未來的深刻之作。揭開神人級公民黑客、台灣抗疫功臣,被日本媒體譽為「天才IT大臣」的背後思路;理解她超越一切框架,主張從征服(conquer)到增幅(empower)的共好價值,用無差別的愛與自由,邁向分享協作的「唐鳳Style」。 \n 從不被體制所容的天才兒童,到成為網路鄉民口中的神人級公民黑客、台灣第一位數位政委,在抗疫期間,串連民間與政府,成功開發口罩地圖,使國際掀起台灣熱。她是位謙和的天才,自稱「吉祥物」,全然公開透明自己。你不能不認識,這位讓世界讚嘆台灣,讓鄉民津津樂道的神人。

  • 為何唐鳳在日本比台灣還紅?旅台日人揭密:這4點太特殊

    為何唐鳳在日本比台灣還紅?旅台日人揭密:這4點太特殊

    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在新冠疫情期間,因做出「口罩地圖」APP爆紅到日本,一時間成為日本風雲人物,更被冠上「天才IT大臣」美名。究竟為何日本人如此崇拜唐鳳,旅台多年的日本人臉書粉專《日本人的歐吉桑》也點出4大主因。 \n \n《日本人的歐吉桑》指出,唐鳳之所以在日本爆紅有4個原因: \n1.名字:唐鳳的英文名字是用日文寫是「オードリータン」,タン是〇〇醬( ~ちゃん)的更可愛的稱呼,對日本人來說既可愛又熟悉,相當容易記。 \n \n2.政治面:唐鳳是日本從未有過的政治家類型,在日本政界,政治家們給人的印象與老人掛上等號,就算年輕人成功當選,往往沒多久就被老鳥們擊潰,就此消失,也因此日本核心政治圈幾乎都是老人,但唐鳳年紀輕輕卻位居高層,對日本來說既新鮮,衝擊也大。 \n \n3.同志文化(LGBT):儘管在日本演藝圈內,LGBT人物相當受歡迎,但在民間風氣中,LGBT普遍還是被歧視的存在,日本民風相當守舊,政治圈中有唐鳳這樣的人是非常特別的事。 \n \n4.職場:日本職場上相當容易形成排擠風氣,工作經驗不足、低學歷、病史與性別都會成為被汰除的原因,就算工作表現好,但若是本身與眾不同,要往上爬也非常困難,是日本職場的潛規則,也因此唐鳳可以在內閣位居要職,對日本來說已經變成精神依靠與崇拜對象。 \n \n事實上,新冠肺炎爆發時,日本議會上,就有議員不滿IT大臣竹本直一答非所問,拿唐鳳當例子砲轟「台灣活用IT資訊防疫,你做了什麼」,許多日本網友更紛紛嘲諷「唐鳳智商180,日本國會所有人加起來也是180」、「人家IT大臣38歲,我們的79歲www」,而竹本學會用usb隨身碟後還沾沾自喜在社群上PO文,更讓網友傻眼。

  • 日媒盛讚「天才IT大臣」唐鳳曝幕後英雄:最感佩他們

    日媒盛讚「天才IT大臣」唐鳳曝幕後英雄:最感佩他們

    近日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在日本大受歡迎,因開發了「口罩地圖查詢」以及「鑽石公主號旅客路線圖」,成防疫的關鍵角色,日媒還將他封為「天才IT大臣」。唐鳳謙虛表示,自己只是把政府資料、民間社群的貢獻來進行匯集,最辛苦的是藥師朋友們,「願意把每一天的工作狀況,公開給國人,我覺得非常令人感動、佩服。」 \n \n唐鳳於「外獨會」網站中留言感謝大家的關心,指出「匯集的列初版確實是我寫的,也很感謝社群朋友們在設計上的輔助」。但願意使用開放資料的方式來釋出資訊,主要歸功於衛福部,「讓我們在剛開始就有一些具有公信力的運用出來,產生一個資料流的生態系。」 \n \n唐鳳說,這樣的做法是一個社會創新,最初是民間社群友人Howard(吳展瑋)在口罩超商販賣的階段就做出這樣的運用,健保署再補上藥事機構的資料,「感謝Google的贊助,吸收了本來超商階段的60萬,以及後續地圖使用的費用。」還有辛苦的藥師朋友們,願意將們每天的工作狀況,實際公開給國人知道,「我覺得這個是非常令人感佩的。」 \n \n \n

  • 口罩荒 日科技大臣遭嗆:台灣善用IT防疫 日本呢?

    口罩荒 日科技大臣遭嗆:台灣善用IT防疫 日本呢?

    口罩荒 日科技大臣遭嗆:台灣善用IT防疫 日本呢? \n \n台灣在對抗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之際推出口罩線上查詢地圖作法在日本引起關注。日本科技大臣今天在國會被議員質詢問到「台灣善用IT防疫,日本有嗎?」 \n \n據《中央社》報導,日媒日前曾以「38歲IQ180的台灣天才大臣引起全世界關注」為題報導,稱讚台灣防疫一級棒,政務委員唐鳳是關鍵角色,透過IT專業製作口罩地圖,且做出路線圖,日媒還以「別人的IT大臣是38歲天才,我們的是70多歲老人」相互比較。 \n \n日本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參議員石橋通宏質詢現年79歲的日本資訊科技(IT)大臣竹本直一說:「台灣善用IT,在緊急的時候能提供資訊,竹本大臣,你有做些什麼嗎?」 \n \n竹本回答:「關於利用公開資料的方法,我認為台灣是運用民間創意設計出許多提供資訊的應用程式。」 \n \n日本《朝日電視台》報導,質詢的議員和答詢的大臣顯得雞同鴨講,速記人員幾度無法記錄。 \n \n竹本又說:「總之也會將台灣的事例納入參考,有關緊急情況下的物品管理、發訊通知方式,將與相關的省廳(部會)進行聯絡、討論。實情就是如此。」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