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天文單位的搜尋結果,共10

  • 新的太陽系最遠天體 名為「遙遠遙遠之外」

    新的太陽系最遠天體 名為「遙遠遙遠之外」

    天文學家剛剛發現了一個距太陽140個天文單位(AU)的天體,意思是它的位置是在地球-太陽距離的140倍,也就是1.5億公里。如果還沒有什麼概念,那麼以冥王星來參考,冥王星大約是39.5 AU。

  • 天文學家發現太陽系最遙遠的星體 是冥王星距離的3.5倍

    天文學家發現太陽系最遙遠的星體 是冥王星距離的3.5倍

    太空網(Space.com)報導,天文學家發現太陽系中的最遠的星體,它的距離遠達120天文單位(AU),一天文單位是地球到太陽的距離,約為1.5億公里。這個星體是在今年11月發現的,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給它的臨時名稱叫「2018 VG18」,綽號是「遙遠」(Farout)。 \n \n2018 VG18是今年11月首次在夏威夷的8公尺口徑「昴望遠鏡」率先發現(這個團隊先前已發現另一個遙遠天體2015 TG387,外號「哥布林」)然後12月初,智利麥哲倫望遠鏡的後續測量證實了它的存在,根據這些觀察,該物體可能大約500公里,這意味著它應該能夠呈現球形,它的色澤偏粉紅色,推測也是以冰塊為主。目前所有對2018 VG18的了解還並不多,據信它的運行速度非常慢,繞行太陽一週將耗費1000多年。 \n \n天文學家對冥王星外的天體有相當的多發現,冥王星的距離是34天文單位,而將冥王星除去九大行星之名的「鬩神星」(Eris),距離是96天文單位。至於剛剛進入星際空間的航海家2號(Voyager 2) ,目前距離我們120天文單位,不過它與2018 VG18的相對距離極遙遠,無法幫我們進一步調查。 \n \n不過,需要強調的是,2018 VG18「遙遠星」是「目前所知最遠的太陽系天體」,這並不意味著沒有其他物體離太陽更遠。事實上,目前83天文單位的矮行星塞德娜(Sedna)呈現扁橢圓軌道,當它在最遠處時,與太陽的距離將超過900天文單位。而且預測中的遠週期彗星故鄉歐特雲(Oort cloud),距太陽約5千~ 10萬天文單位。 \n \n研究團隊表示, 2018 VG18的移動速度非常緩慢,所以要完全確定其軌道,可能需要幾年時間。 \n \n研究人員之所以特別關心這些超遙遠星體,主要是尋找傳說中的「第九號行星」(也稱行星X),一種理論認為,在冥王星外應該會有一個尺寸超過地球的星體在影響外行星的軌道,而且這個假說已逐步得到認同,因此發現更多的超遙遠星體,都是在收集更多關於行星X運行模式的線索。 \n \n \n \n

  • 陸新發現小行星 險撞地球

     27日晚間18時18分,在距離地球9.18個地月距離處,有一顆小行星飛掠地球,與地球的最近軌道距離僅有0.014天文單位(約210萬公里),距離地球約352萬公里。這一顆對地球構成潛在威脅的近地小行星,其實才剛被中國發現不久。 \n 今年2月22日,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台科研人員利用近地天體望遠鏡,觀測到一顆亮度為20等的移動天體,其運動速度為0.15度/天。紫台隨即將該目標信息上報到國際小行星中心,引發亞洲─太平洋小行星監測網對其進行跟蹤觀測。 \n 5小時週期自轉 \n 2月25日,該顆小行星被確定為一個新的近地小行星,被賦予「2018 DH1」的國際臨時編號,該目標確定後,已被美國金石雷達列為觀測對象。 \n 3月27日,「2018 DH1」與地球擦肩而過,從距離地球最近位置飛掠時的視星等可達15.8等。紫台工作人員表示,他們透過近地天體望遠鏡的跟蹤觀測,發現該小行星以約5小時的週期在自轉,這對於進一步研究該小行星的形狀等具有重要意義。 \n 紫台擁頂尖設備 \n 中國才在今年2月加入聯合國批准成立的國際小行星預警網,紫台擁有的近地天體望遠鏡為中國天文領域的頂尖設備,致力於近地天體的觀測研究,在2月22日發現「2018 DH1」。 \n 陸媒報導,「2018 DH1」還無法確定大小,需進一步觀測。其軌道半徑長為2.10天文單位(約3.15億公里),偏心率為0.60,軌道週期為3.04年,絕對星等為21.1等(衡量天體光度的量,數值越小越亮),與地球的最近軌道距離為0.014天文單位。 \n 據了解,編號「2018 DH1」的近地小行星為阿波羅型,軌道傾角大、偏心率大,這可能與短週期彗星有關。20世紀30年代至今已發現約30顆,體積都很小,直徑約400至8000公尺。阿波羅型小行星軌道傾角大,具有很扁的軌道,其中有些小行星的軌道與地球軌道相交。 \n 小靈通天文單位 \n 長度的單位,是天文學中量度距離的一種單位(Astronomical Unit,簡寫AU),約為1億5千萬公里,即以地球到太陽的平均距離作為一個量度單位,太陽系內的天體多用這個單位。正確來說,1天文單位等於149597892公里,於2012年在北京舉行的國際天文學聯合會重新定義為一個常數。(王曉鈴)

  • 觀光亮點-合歡山將設國際暗空公園

    觀光亮點-合歡山將設國際暗空公園

     合歡山是東亞地區最佳觀星地點,每年都吸引成千上萬「追星族」觀星,南投縣政府應觀星族建議,決定與清境觀光促進會及中研院天文所等單位共同爭取設立「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並取得國際認證,讓滿天星光成為南投縣觀光的新亮點。 \n 南投縣政府秘書長洪瑞智表示,清境及合歡美麗的星空,讓縣政府看到了觀光旅遊的新亮點!尤其南投縣是觀光大縣,把星空的自然景觀變成觀光資源,是非常新穎的旅遊概念。 \n 台中市天文學會理事長林啟生表示,觀星活動不需要太多的人為開發與設施,只要控制光害汙染,讓環境維持最佳的自然的暗夜狀態,就兼具環保意識,達到綠能減碳。目前台灣有2300萬人,卻有9成以上是居住在光害嚴重的地區,根本無法欣賞到美麗無汙染的星空夜景,因此星空景觀的價值備受矚目。 \n 為推動觀星發展觀光,洪瑞智說,縣政府明年將劃設最靠近合歡山的鳶峰停車場,讓它成為全台灣第1個「夜行生態與星空保護區」,讓滿天星光成為南投觀光新亮點。未來的星空保護區將向整個合歡山延伸,朝「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努力,並爭取國際認證,讓合歡山成為國際級的星空保護區。 \n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成立後,未來將成為東亞地區最高海拔的星空保護區,縣府將會會同國家公園管理處等相關單位共同努力,同時協調公路總局等單位將仁愛、清境往合歡山沿線的路燈加上燈罩,以降低光害影響。

  • 武嶺點燈成光害 天文迷醞釀陳情

    合歡山武嶺及昆陽停車場因裝設路燈,引發眾多天文迷反彈,認為路燈已造成光害,天文迷計畫找施工單位陳情,維護生態。 \n 台北市天文協會總幹事劉志安說,武嶺是東亞極佳的觀星地點,施工單位若是為交通安全因素設置路燈,他舉國外為例說,歐美等國都是以反光標誌標線等取代路燈,在生態以及安全取得平衡。 \n 位於合歡山的武嶺以及昆陽停車場,向來都是天文迷觀星必去之處,到了晚上,許多天文迷在武嶺以及昆陽停車場紮營,架設望遠鏡及相機,拍攝美麗的銀河,不過天文迷發現,公路局在武嶺平台以及昆陽停車場設置路燈,造成光害,破壞夜空美景。 \n 負責設置路燈的公路局埔里工務段指出,當初是有民眾反映,當地路段落石多,為了交通安全,才會設置路燈,不過台北市天文協會總幹事劉志安卻指出,武嶺海拔高度超過3000公尺,是東亞地區極佳的觀星地點,工務單位的作法已經破壞生態。 \n 劉志安表示,其實維護安全和防止光害不會衝突,他舉國外的例子來說,通常像是類似武嶺這一類適合觀星的地點,施工單位都會以反光標線、反光標誌或路標等取代路燈,避免造成光害。 \n 劉志安說,天文迷們對這件事極為重視,大家已規劃找時間要向相關單位陳情,希望工務單位重視此事,維護生態,讓銀河美景在武嶺重現。1050706 \n

  • 兩岸天文馬拉松 台代表創紀錄

    兩岸天文馬拉松 台代表創紀錄

     「看到了!找到了!」當最後一個星體M30,自遠方山峰稜線爬升上來,出現在天文望遠鏡視野,一夜未眠的劉志安興奮大喊,並和一旁同伴擁抱,歡慶在梅西爾馬拉松比賽畫下完美句點。2015年3月21日這天,獨自一人代表台灣出征的劉志安,寫下橫跨兩岸天文全馬完賽第一人紀錄。 \n 受大陸之邀,台北市天文協會與大陸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中國國家天文」、雲南天文愛好者協會、雲南省天文協會,在雲南麗江高美古天文台合辦「2015梅西爾馬拉松交流會」。不同於時下馬拉松,梅西爾馬拉松必須一個晚上找出110個星系、星雲和星團,除比體力、抗壓,更講求天文知識、觀星經驗和操控望遠鏡技術。 \n 外號「梅西爾魔人」的劉志安,曾在2013年合歡山武嶺舉辦的梅西爾天文馬拉松拿下台灣全馬,是台灣、也是當時全亞洲第一位完賽者。這次與大陸多組選手競賽切磋較勁,再次創下完賽佳績,成為了第一位擁有兩岸梅西爾馬拉松完賽紀錄保持人。 \n 全亞洲第1位完賽者 \n 梅西爾馬拉松有多難?劉志安表示,想完全掌握110個梅西爾天體,至少得累積4、5年經驗,平均每小時要搜尋至少12個天體,沒有打好天文底子,是玩不來的。 \n 此外,天候好壞也是關鍵。「太陽下山後,M74、M77、M33等前10個星體,以及太陽出來前最後1個星體M30,特別難找。」劉志安就曾因星體被雲擋住,以1個之差,錯失全馬機會。 \n 台灣梅西爾馬拉松是台北市天文協會前理事長陶蕃麟於2006年推動。劉志安表示,成績帶給他意外又超乎預期的成就感,沒有讓陶老師失望,但更期待有一天大陸業餘天文界,在梅西爾馬拉松成績上也能開花結果。 \n 兩岸交流助提升技術 \n 劉志安指出,大陸太空探索積極,設備先進,以高美古天文台的望遠鏡頭2.4公尺直徑就比台灣鹿林天文台1公尺大上2倍,不過類似梅西爾馬拉松競賽活動,大陸起步較晚,民間天文推廣,多停留在「街頭天文」形式。藉由兩岸合作交流,將有助提升技術與視野拓展。 \n 小 靈 通 \n 梅西爾天文馬拉松 \n 梅西爾是18世紀法國天文學家,本身愛好搜索彗星,為了方便區分慧星與類似慧星天體而編輯目錄。目錄包括星系、星雲和星團,共有110個天體編號。梅西爾天文馬拉松,即是在一夜間觀測所有梅西爾天體,全部找出即為全馬完賽,挑戰體力、天文知識和觀星技術,難度有如跑馬拉松。 \n 該活動多選擇在3月中到4月初進行,尤其天氣好且新月時刻,最適合觀測時舉辦比賽。大陸在2015年首度舉辦這項活動,由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和台北市天文協會等單位合辦,台灣則早於大陸10年起步。(莊舒仲)

  • 「仰望星空 祖父正在注視我」

    「仰望星空 祖父正在注視我」

     科學不忘人文!中央大學兩年多前發現一顆未被命名的小行星,決定獻給「台灣現代文學之父」鍾理和,經向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申請最近通過命名,四日在台灣文學館舉行頒贈儀式;鍾理和孫女鍾怡彥說,「抬頭仰望星空,發現祖父正在注視我,這種感覺太奇妙了!」 \n 中央大學天文所所長高仲明指出,小行星是目前唯一可以被發現單位命名的天體,以古代文學家李白、杜甫、蘇東坡命名的小行星都已經出爐,當代華人文學家金庸小行星也有了,全球第一顆以台灣文學家命名的小行星則是「鍾理和」。 \n 鍾理和小行星於民國九十七年十月廿三日被中大天文所觀測員蕭翔耀先以鹿林天文台望遠鏡側錄,再由廣州中山大學葉泉志以電腦軟體初步證實是新發現的太陽系小行星,直徑約二千公尺,外型像一顆馬鈴薯,經國際天文學聯合會通過,編號二三七一八七,並命名為「鍾理和」。發現時,位於金牛座位置,現在則在寶瓶座。 \n 高仲明說,小行星的命名及確認過程十分慎重,被觀測到的小行星,必須要在不同的夜晚也被觀察到,並報告國際小行星中心,經確認為新發現的小行星後,即可擁有一個國際統一格式的暫定編號;同時,還必須等到這顆小行星至少四次在回歸中心被被觀測到,並精確測定出其運行軌道參數後,才能得到國際小行星中心給予的永久編號。 \n 中大代理校長李誠強調,這顆小行星以「鍾理和」命名,主要是因鍾理和當年懷抱理想,從台灣遠赴大陸,又再返回故鄉美濃,探尋人生價值、原鄉意義的過程,就像天文家致力追尋新的天文知識,探尋太陽系的起源一般。 \n 另外,鍾理和的孫女鍾怡彥在中大攻讀中文研究所博士班,她的指導教授則是台灣文學館館長李瑞騰。諸多因緣促成中大以「鍾理和」命名小行星,因此於昨天鍾理和逝世五十二周年紀念日,移師台文館舉辦小行星命名通過慶祝儀式,並製作小行星銘板及模型分別頒贈給台文館及鍾理和文教基金會收藏,讓李瑞騰直呼「台文館賺到了!」 \n 中大說,目前該校鹿林天文台發現的新小行星共有廿二顆,已公布命名的有十八顆。其中,有六顆是人名,依命名先後分別是:溫世仁、鄭崇華、沈君山、李國鼎、吳大猷及鍾理和。

  • 邱國光請辭市立天文館長

     台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長邱國光突然請辭館長一職,四月二日起退休回家侍奉八十七歲高齡的雙親,他留下的職缺為十職等天文職系,但如此高職等、天文職系的人才目前國內實在難覓。 \n 邱國光表示,年前父親得了流感被隔離一周,母親走路有些前傾,他心想,一切該放下,雙親才重要,立刻請辭天文科學教育館館長一職。 \n 邱國光自文化大學氣象系畢業,服務公職卅三年。民國六十七年從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雇員負責星象放映做起,歷經圓山天文台時期(十一年)、借調中央氣象局天文站技正(十二年),民國九十二年甄選上台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長一職。 \n 邱國光是天文界的老兵,更是天象節目及簡報的一把好手。民國七十年當時蔣經國總統到圓山天文台視察國內第一座天象館及節目內容,邱國光以手動演示星象節目,講解給蔣總統聽。 \n 邱國光突然請辭館長一職,所留下的館長為十職等天文職系的職缺,高職等、天文職系的人才難覓,因為天文職系又要考試及格的公務員國內不多。據了解,未來將朝公開甄選、更改職系、高階長官兼代等三個管道尋覓館長。天文科學教育館員工表示,不管誰來,千萬別來個「外行人」就好,社教單位不走專業領導將是災難。

  • 公務旅遊多 平遙古城接待苦

     山西省平遙古城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全年度旅遊人數逾千萬人,但光是端午節就有六分之一的遊客是持「公務旅遊」接待卡,讓古城管理委員會不堪其擾。除此之外,平遙的官員們還要負責招待,愈是節慶假日愈繁忙。 \n 據《成都商報》報導,平遙縣古城管理委員會透露,剛結束的端午小長假14、15兩天,旅遊人數約1萬2600多人,其中就有2000多人不用買門票,屬於公務接待。最多的時候,平遙縣一年「公務接待」近10萬人次。 \n 「以前管理鬆懈的時候,但凡有點辦法的,都能從縣裡開出接待卡,來享受免費吃、住待遇」平遙縣古城管理委員會負責人表示,2003年,平遙縣財政收入首度突破2億元,去年更達到7.3億,但可支配財力卻僅有2.9億元。 \n 純屬賠錢賺吆喝 \n 門票收入去掉給各個景點30%左右的分紅,給縣財政的貢獻也就幾千萬元,公務接待花銷,加上國際攝影節等開支,平遙縣的門票「收入抵不上開支,純屬賠錢賺吆喝」。 \n 一年近10萬人次公務接待的吃、住及禮品開銷,更是難以統計的天文數字,全由各接待單位自己想辦法報銷。 \n 去年開始限制規模 \n 2009年4月17日開始,平遙縣新任縣長(現任平遙縣縣委書記)李非忠開始嚴格限制公務接待規模。各個單位超出額度的部分,必須自己向旅遊部門買票,即便如此,平遙縣去年公務接待也有4萬人次。 \n 來者都惹不起 \n 正常的公務機關在假日找不到人,平遙縣正好相反,因為假日來參觀的達官顯要特別多,官員不能不出面陪同。縣政府接待辦工作人員戲稱,平遙縣官員是全國最「敬業」。 \n 縣政府接待辦有8、9名工作人員,必要時需抽調其他單位支援。接待要包吃住,縣裡給接待辦每月預算不到20萬元。 \n 但遇到「縣兩辦」(指縣委辦和政府辦)直接打招呼時可以突破,久而久之,突破成習慣,全縣一年接待費用估計在千萬元之譜。 \n 「平日也就算了,竟連大年初一也有人來平遙旅遊」平遙縣諸多官員私下抱怨不已,連個年都不讓人好好過。但平遙只是個縣級單位,全國各地來的官員個個有來頭,在地官員一個都惹不起。

  • 經長:不可能

    科技部將依新的行政院組織法成立,經濟部技術處業務及其近200億元的預算,未來是否移轉至科技部?經濟部長施顏祥昨日表示,沒聽說過,也不可能。 \n甫修正通過的行政院組織法,經濟部將更名為經濟與能源部,業務執掌除水利署移撥予環境資源部之外,技術處是否分割予科技部,也備受矚目。 \n經濟部內部傳聞,由於技術處每年掌管近200億元的科專經費,加上科專計畫強調用補助研發創新,與科技部的業務屬性有部分重疊,未來可能併入科技部。 \n但是施顏祥的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能」!他說,沒有聽說技術處將切割給科技部的消息,各部會都有各個業務的科技研究單位,是提供各部會政策研擬時,可佐證或依據之單位之一,因此經濟部著重的產業科技研發單位也不可能外移。 \n高層官員說,科技部的定位應該是大筆資金、大項計畫的研究單位,例如天文研究等,偏向於趨勢、學術與科技整合性的研究角度,而經濟部則是以產業需求所做的研究創新,該研究結果有產業發展的價值,再搭配產業工具,這是經濟部該做的事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