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夾著的搜尋結果,共09

  • 好市多買牛肋條 一切開驚呆:買到奶凍捲?

    好市多買牛肋條 一切開驚呆:買到奶凍捲?

    美式賣場好市多因為產品價格低廉,深受台灣民眾喜愛,而中秋節即將來臨,不少人都會到賣場準備食材。有網友分享,日前到好市多購買牛肋條,回家切開後竟發現裡頭夾著一大塊雪白的牛油,讓網友看到後笑稱,「奶凍捲」?

  • 小秘書攝影機MeCam HD 隨身夾著走

    小秘書攝影機MeCam HD 隨身夾著走

    被智慧手機養成的習慣,現在不少人喜歡走到哪裡、相機就拍到哪裡! 現在有一款迷你相機 MeCam HD ,只要掛在胸前,就可以幫你自動攝影了! \n根據國外網站:Trend Hunter報導,現在這一款Trend Hunter攝影機,掛在胸前,讓你走到哪不需手提,就能以主觀鏡頭拍到哪,紀錄生活每一刻,而且這台相機,和智慧手機連動,可以直接在手機上觀看到拍攝畫面。 不過小編覺得,這在國外不少人拿來拍狗、拍小孩的迷你生活攝影機,在台灣應該有不少人會拿來當針孔或是行車紀錄器吧! MeCam 使用影片: source: Trend Hunter

  • iPhone 專用遊戲桿 Game要夾著玩

    iPhone 專用遊戲桿 Game要夾著玩

    用手機玩賽車,最缺的就是操控搖桿了! 少了這項 PRO 級該具備的操作工具,遊戲怎麼玩都不順心! iPhone 聽到果迷們的吶喊了,蘋果在今年6月的開發者大會中,宣布將推出蘋果認證的iPhone遊戲搖桿,就叫「MogaAce Power」! \n根據國外網站The Verge報導,有消息傳出,上周公布MOGA公司即將推出的iPhone搖桿照片,把iPhone「夾」在中間,兩側添加按鈕與方向鍵。未來的Moga Ace Power,左側有圓盤型十字方向鍵,右手則是可以控制玩家熟悉的ABXY鍵,如同Xbox 360-style控制器,回到電玩迷最習慣的操控方式。 \nMOGA Ace Power搖桿內建行動電源 1800mAh可以延長遊戲時間,支援iPhone 5和iPhone 5s,以及第五代iPod touch;平常合起來收納,使用時左右展開,把iPhone放在中間,透過Lightning接頭接上iPhone。目前尚未確定發表時間與售價,不過之前開發出來支援Android 系統的搖桿,同樣內建行動電源 1800mAh的組合,售價59.99美元(約台幣1800元),若是價格差不多,我想應該不少玩家願意掏出腰包,買一組來為自己的設備升級吧! \nsource: The Verge

  • 《說話課》當天使走進人間

     當天使走進人間,她能做些什麼? \n 年輕美麗的日內瓦大學學生范倫婷也是兼職的模特兒,在雨後濕滑的晚上,開車撞上一隻待產的母狗。范倫婷按地址找到住在郊外的主人,一位退休的老法官,闖進他孤獨厭世的生活。 \n 老法官以電波竊聽鄰居的電話,窺探鄰居甚至不為家人所知的私密生活。范倫婷起初憤怒不屑,卻逐漸被法官「敗德」背後的焦慮與困惑所打動。 \n 老法官說,他年輕時也有一位美麗的情人,一天他卻意外撞見她雪白的雙腿夾著另一個男人。法官從此無法再愛上別人,他跟蹤她的足跡,直到她車禍過世那一天。多年後,她雙腿夾著的那個男人意外成為他審判的對象。這也是他審理的最後案件。 \n 一個表象覆蓋著另一個表象,一層層,就像等著被剝開的洋蔥。 \n 老法官問范倫婷,情愛的暈眩與噁心,妳嚐過嗎? \n 《紅色情深》(Rouge,1994)是奇士勞斯基「三色系列:藍、白、紅」的壓卷之作。如果顏色能隱喻什麼,藍、白、紅可能是憂鬱、純潔、熱情,也可能是自由、平等、博愛。 \n 走進塵世的天使范倫婷,選擇傾聽孤獨者的聲音,像一片黃昏的紅霞,寬容而溫暖地沐浴著濕冷的世界。

  • 尼泊爾腦麻作家:人生在荊棘中開出鮮花

    尼泊爾腦麻作家:人生在荊棘中開出鮮花

     「正因我必須克服艱難曲折的困境、跨越障礙與鴻溝,才能體會現階段生活有多麼單純、多麼平易。」尼泊爾女作家吉邁兒出生即罹患重度腦性麻痺症,口不能說、手不能寫,七歲那年,鄰居還建議父母淹死她。昨天她來到台灣,用腳趾夾著筆寫下:「人生是在荊棘中開出鮮花」,一語道盡三十二年人生。 \n 「尼泊爾天使」吉邁兒出生於尼泊爾東部最貧窮落後的農村,出生就罹患極重度腦性麻痺症,鄰居親友曾左一言、右一語,勸吉邁兒父母放棄她,甚至說乾脆丟進河裡淹死她。 \n 不過,吉邁兒父母力排眾議,帶著她四處求醫求學。雖然沒有一家醫院能醫治她的病,也沒有學校同意她就讀,善於聆聽的她,聽著爸媽、姊姊說故事,學著用僅能活動的左腳腳趾,夾著筆,一字一句寫出自己的生命故事。迄今已出版《生命是荊棘還是鮮花》等十一本文學作品,更榮獲尼泊爾最高文學獎。 \n 吉邁兒今年獲得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十五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歷經十五小時車程,搭程七小時飛機昨天抵台。 \n 坐在舞台地上,吉邁兒以左腳夾著筆,緩緩以尼泊爾文字寫下:「我是吉邁兒,是一個殘障的人,你們讓我有機會,讓我的故事傳到國外,好感動。」短短幾字,她寫了將近十五分鐘。 \n 吉邁兒認為,正應為經歷那些悲傷與艱辛,曾被社會唾棄的她,生命能如綻放中的花朵般耀眼迷人。她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專訪時更曾許下心願,「懇求死亡不要來得太早,我還有太多太多想帶給世人。」 \n 昨天抵台的還有中國大陸無腿媽媽宋雅靜,她在十七歲上學途中,被急駛的公車輾過,造成雙下肢癱瘓,歷經五次大手術,不僅戰勝死神,更心存感激活得樂觀。她回憶,孩子出生那年,換尿布、餵奶的生活瑣事讓她感到艱難,牽起先生的手,她說「我之所以活得這麼有滋有味,是因為我從來不把自己當成殘疾人。」 \n 去年得主台灣無腿輪椅天后何欣茹、九十八年得主向日葵天使許淑絮,昨天也來和吉邁兒、宋雅靜分享生命故事。今年周大觀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共有十九人獲獎,十九日將在台北士林陽明高中接受頒發獎章。

  • 食在台東-義式餐廳 夾著台東風味

    食在台東-義式餐廳 夾著台東風味

     太平洋的魅力把李明峰和蔡艾倫夫婦從台中召喚到台東,在東河海岸開了一家義大利餐廳,主廚李明峰說:「義大利料理著重凸顯食物的原味和鮮甜,台東的物產和義大利菜的訴求不謀而合。」夫婦兩人師承羅馬主廚Alessandro Guastini,特別在意呈現自然原味的義式鄉村料理風格,他們選用台東海岸的野生龍蝦做成海鮮義大利麵,讓遊客以500元有找的價格就可以品味鮮甜龍蝦。 \n 「我們搬來台東就是因為喜歡台東的物產,所以我們的菜餚都有台東風味,無花果是我們自己種的,沙拉和甜點上的海葡萄則是來自台東海濱」李明峰滿足的說。 \n 長得像珍珠的海葡萄吃起來吹彈可破,有如魚子醬,搭配店家自製的冰淇淋有畫龍點睛之效。吃飽喝足,可以在餐廳後方舒服的院子裡休息、小憩,躺在洋溢南洋風情的小院子裡,吹著涼涼的風,心,也想移民到太平洋邊。

  • 俞正聲:敬畏人民 要夾著尾巴做官

     大陸當官愈來愈難。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12日接受大陸新華社訪問時說,黨政官員要主動接受監督,並常懷敬畏之心,敬畏人民、敬畏輿論,他甚至形容要「夾著尾巴做官」;這段話似乎與日前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一段話呼應,汪洋說:「領導幹部要做人官,不要做老百姓罵的狗官」。 \n 北京兩會期間,各地高官雲集,在這座天子腳下的皇城,更突顯人的渺小,官一向是不嫌大的;但來自各地政協委員及媒體輿論,兩會期間似乎更聚焦怎麼做官,針對反貪腐等問題包括公務人員財產公開、三公經費公開多番進行討論。 \n 近期有兩位省部級書記對於大陸做官格外有番見地。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12日接受官媒訪問,談到大陸官員角色時說,黨政官員一定要主動接受監督,要「夾著尾巴做官」, 他說,大陸民眾對於權利的觀念日益強烈,一些政治敏感度高的官員應「與時俱進」地理解民意的重要性。 \n 他說,黨政領導幹部要主動接受監督,常懷敬畏之心,敬畏法律、敬畏組織、敬畏人民、敬畏輿論,時刻想著身後有無數雙眼睛在注視著,自覺養成在眾目睽睽的監督下學習、工作和生活的習慣。他還說,「希望黨內的『婆婆嘴』要不厭其煩,『小木魚』要經常敲。」 \n 日前俞正聲在上海媒體開放日時說,針對公務員財產公開,上海市委市政府內領導每年都要打報告,包括財產及子女就業與變動情況都要一一呈報,他本人都親自過目這些報告。 \n 日前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就在廣東省委十屆十一次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也警告官員:「要做人官,不做被老百姓罵的狗官。」 \n 汪洋說,領導幹部要先「做人」後「做官」,做人是做官與做事的前提,也是做官和做事的保障。只有做好了人,做官才能成為「人官」,而不會被老百姓罵為「狗官」,才能有人民所歡迎的結果。他說,「好人不一定是好官,但好官必須是好人」,領導幹部要「立身不忘做人之本,為政不易公僕之心」,做一個正直、善良、誠信的人,當一名為民、務實、清廉的官,還告誡領導幹部要時刻保持一種敬畏觀,修身養性、履職盡責。 \n 汪洋說,一個心胸狹隘、陰險狡詐、利慾薰心、缺乏道德、不講信用的人,是不能做好官的。

  • 三少四壯集-玫瑰人生

     涉世未深的我,對於老鄉玫瑰色的幻夢,仍無法抱著任何天真想像。使人產生動力與陷入絕境的,都是希望;若有這自覺,也該錯不到那裡去了。 \n 巴黎旅居的小閣樓位於戲劇街,狹窄如腸,一根腸子通到底地街頭望街尾,半點戲劇性也無,卻是僻靜所在。公寓裡緊緊相挨一字排開的長列窗戶,在寒冬讓我吃盡苦頭,天暖之時,又是陽光滿室的大功臣。推開窗門,對街只在一步之遙,鄰居也正從窗台瞪著你,若在義大利,可能各自推出衣竿聊了起來,生動鮮明的話語姿態,恰似竿下招搖的各色衣物;在這兒,一絲好奇探問刻意掩於冷淡的眼神下,視線飄浮交錯而過,窗門隨而閉起。窗緣下曬得暖暖嘰嘰咕咕的鴿子,都還顯得親切。 \n 幾步路外的商業街名副其實,沿街逛去,兩旁綴滿商販繁茂的小鋪子。乳酪鋪堆得滿坑滿谷,或有溫香濃滑,一刀切下,熔岩流溢地,緩緩淌出一條乳河;或有堅貞如石,似不可摧,刨刀一劃,旋出花瓣般薄片;或有鏽綠斑駁,妝點羊脂白玉,紋理柔潤細膩;或有潔白勝雪,竄出灰黑菌絲,冰肌美人卻端得毛髮粗壯;或有氣味絕烈,強忍入口,瞬時甘香,唯臭豆腐可比擬。想同店家請益、多識其名,後面卻永遠排滿不耐煩的顧客;街角的肉製品店好多了,疏疏落落幾隻小貓,老闆便挺樂意介紹各種香腸、血糕、肉凍、肝醬。往地鐵站方向走,右手邊烘培坊的糕點頗為不俗,要塊小蛋糕配咖啡,可以輕易消磨一個閒適的午後。下班時刻再不走,買晚餐麵包的開始湧入湧出店頭,如潮汐反覆沖刷灘頭;無妨自在融入其中,一手夾著條棍子麵包,一手拎著瓶紅酒,落日餘輝裡踏上歸程,玫瑰人生大抵如此吧? \n 公寓口有家華人開的小雜貨店。買了幾次,發現是同鄉,就住我樓下那個單位,夫婦倆於是熱情相邀,多個人不過添雙筷的好客情誼,發揮到極致,沒事就要小孩上樓敲門,找姊姊下來吃飯。 \n 家鄉味著實親切,吃多了,卻也嘗出幾分苦澀。先生原本在台行醫,懷抱著玫瑰色人生的美夢,來到花都,發現最容易做的還是賣雜貨,一晃十幾年就這麼悠悠而過。紅酒每天都喝,一成不變的同一家酒莊,反正自家進的貨,便宜又好,不像我們好奇孜孜地頻試不同口味;麵包自己也賣,所以不會去巷口的人氣烘培坊買,反正法國麵包沒有難吃的,只差皮脆一點、心軟一點,何必費事跟法國佬排隊擠? \n 愈熟識吐露愈多,愈來愈夾著陰鬱氣息的家鄉菜,我愈來愈找機會推辭。隔了一陣子,小鬼們又來敲門,「我們要搬了,姊姊再不來就沒得吃囉。」 \n 那天桌上點了燭光,室內氤氳著朦朧的美感。鄉親宣告終於要離開悶了十幾年的法國,移民到美國──旅美親族那麼熱情地招手,肯定很快就能幫他們辦好身分。 \n 涉世未深的我,對於老鄉玫瑰色的幻夢,仍無法抱著任何天真想像。使人產生動力與陷入絕境的,都是希望;若有這自覺,也該錯不到那裡去了。

  • 空飄糖衣炮彈 禮物夾著傳單

    (文接C3版) \n四、五十年前的廈門和金門的上空,天上常常掉餡餅,不過,卻是糖衣炮彈。 \n那些年,在金廈海域兩邊,時有煙酒、茶葉、豬肉、收音機等神秘禮物或從空中飄落,或隨海浪沖灘。與這些「聖誕禮物」一起降臨的,還有政治傳單。 \n大陸風箏結隊飛向金門 \n眼看著從台灣那邊飄來的片片傳單,大陸在晉江成立了邊防辦公室,建立「空飄海流」機構,應對對岸。當時,大陸空飄的工具主要是風箏。許多婦女被組織起來糊風箏,一旦風向和風力合適,數百隻風箏便像大雁一樣成群結隊飛向金門。 \n為了讓傳單準確散落,有人想出辦法:在捆綁傳單的繩子上紮一蚊香,點燃後放飛風箏。當風箏飛到金門島上空時,蚊香正好燃到盡頭,把繩子燒斷,傳單掉落地面。 \n「海漂」的工具更是五花八門,有酒瓶、玻璃瓶、罐頭盒等,只要能漂於海面的器具,全都派上了用場。 \n吳世澤表示,台灣來的糖衣炮彈,主要是日用品,如毛巾、肥皂、背心、尼龍絲襪、收音機、假幣,甚至還有手槍,鼓動拾撿者去槍擊幹部。在大陸「三年困難時期」,台灣方面以飄食物為多,有殺好並剖成半隻的豬肉,也有糯米飯等等,以此收買人心。此時,他們的高空氣球承載物的體積和重量非常大,這些有一層樓高的巨型氣球升空以後,近飄至福建沿海,遠至東北、內蒙古、新疆和雲貴等地,有的甚至被誤為是不明飛行物。 \n青天白日T恤對茅台酒 \n對台灣來的這些糖衣炮彈,大陸加緊提防,規定撿到的都要上交。同安縣有個農民非常喜歡金門飄來的一件T恤衫,捨不得交出,穿著下田幹活,結果衣服被汗濕了後,即現一面青天白日旗,於是這個倒楣的農民立刻被罰勞動了。 \n而大陸發射到台灣的糖衣炮彈,往往是土特產品。如貴州茅台、山西老陳醋、金華火腿、西湖龍井茶等等。那時的口號就是要「把最好的東西送給台灣同胞」,而這些好東西當時大陸民眾也只能是一種奢望。時光流逝,兩岸空飄、海漂已成歷史。1985年,解放軍奉命停止向台灣、金馬空飄、海漂宣傳品。隨後,台灣當局也停止了對大陸的空飄、海漂作業。 \n國軍抱輪胎漂回大陸 \n當年兩岸間的心戰效果,均以廣播攻心最為突出。廈門廣播組探知金門守軍27師師長林初耀是廣東梅縣人,聯絡部即派專人接林母到廈門,將其講話錄音帶送到角嶼。由於有預告,林師長以查哨的名義來到海邊聽廣播。 \n當他聽到母親的聲音,還有母親講的家事:「兒啊,你當時說一兩年就回來,怎麼現在還不見人啊?」師長聽了之後就愣了,回去的路上一句話都不講,得了思鄉病,一連兩三天都沒上班。時任總政戰部主任的蔣經國知道此事,說「他的腦子被中共洗了」,即把這個師長調回台灣島。 \n吳世澤說,「對台廣播的幾年間,特別是在1954年到1960年那段時期,投誠過來的太多了,很多蔣軍晚上站崗時想家,聽到廣播後抱著一個籃球,或者抱兩個水壺,抱一根木頭,一個輪胎從海上漂過來。 \n共軍駕米格機來台 \n當然,大陸這邊也有被攻心之後投奔台灣的。1977年7月7日,空軍某獨立偵察團隊長范園焱少校,駕國產米格十九偵察戰鬥機,從晉江沙堤基地起飛至台南基地,獲4000兩黃金之後,成為台灣反心戰的典型角色。 \n在黃金和大好前程的誘惑下,一批逃台人員將注意力放在廈金之間那一道窄窄的海域。有個人大老遠從四川跑到廈門跳進了廈金海域,游啊游,游到了鼓浪嶼,上來一看,這「金門」的街道果然整齊乾淨呀,一棟棟小別墅特別耐看,於是忍不住激動地大喊:國民黨萬歲,這下倒了大黴,他還沒出廈門呢,結果被馬上逮走了。 \n昔日前線 今日合作觀光 \n真是世事難料,當年投誠偷渡的廈金海域,如今是遊船往返其間。 \n眼看金門的旅遊觀光紅紅火火,該縣縣長李炷烽卻在考慮金門的新定位:金門應變成兩岸合作的和平島。 \n時任廈門市委書記何立峰隨即呼應李炷烽的想法。前年,他實地訪問金門後,提出共同構築金廈一小時生活圈之構想。隨後,還與李炷烽就廈金大橋的建設進行了探討。 \n2009年6月,陳菲菲與當年隔海喊話的對手──金門廣播員許冰瑩作客央視的《小崔說事》欄目,昔日敵對勢不兩立,如今問候親如姊妹。倒回30年,誰能想到這一幕?(摘自《南方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