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姑娘的搜尋結果,共298

  • 健美賽上的廣西獨腿姑娘

    健美賽上的廣西獨腿姑娘

     一名身著旗袍的姑娘在健美比賽中展示形象的視頻吸引了很多觀眾,與其他選手不同的是,她只有一條腿,但自信而優雅,並拿下第一名。她名叫歸玉娜,曾是一名跳高運動員,參加過殘奧會和四屆全國殘運會,獲得過不少冠軍,也曾超越過世界紀錄。

  • 知名直播主「白姑娘」遭詐團入侵  主婦慘遭盜刷18次

    知名直播主「白姑娘」遭詐團入侵 主婦慘遭盜刷18次

    詐騙集團入侵網路直播拍賣平台層出不窮,連知名直播主「白姑娘」也遭歹徒盜用,氣得白姑娘在鏡頭前破口大罵「死詐騙集團出來面對」。

  • 聚暘新媒體減重企畫 單月狠瘦120公斤

    聚暘新媒體減重企畫 單月狠瘦120公斤

     深耕高雄多年、集團涵蓋超夯電商橙姑娘幸福商城、聚暘新媒體,旗下擁有知名KOL波特王、蘇瀅、雷翔、田鎬、泰森等人、運營FB、YT、IG等超過30個頻道,有鑑於十月兩波連假、加上公司滿滿福利如每天免費的中/晚兩檔員工餐、爆米花、各式飲料、零食甜點等豐富伙食,在團隊業績蒸蒸日上之際、全體夥伴的體重也直線上升,加上日前辦公環境的拋光地板陸續出現浮凸破損,考量員工健康、安全與社會公益的心態下,橙姑娘幸福商城及聚暘新媒體創辦人、同時也是身兼KOL的Mars火星叔叔,決心發起減重企畫,並向全體員工發下「單月團隊減重100公斤、大方發出10萬獎金」驚人豪語,結果竟激勵員工,單月狠瘦達120公斤!

  • 辮子姑娘 你家的愛心粥真香!

    辮子姑娘 你家的愛心粥真香!

     每天清晨5時,廣西南寧的天空還未露出第一縷晨曦,安吉大道安吉水街美食城的愛心粥站就已經運轉起來。這裡一會兒迎來一撥城市建設者,一會兒送走一群城市美容師……老闆說,今年我們遭遇了疫情,大家都不容易,她想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點事。

  • 那些為人所愛者的歌謠

    那些為人所愛者的歌謠

     那些為人所愛者的歌謠

  • 趙樹海唱童謠趙又廷錄歌洗腦1歲女

    趙樹海唱童謠趙又廷錄歌洗腦1歲女

     有40年詞曲創作經驗的趙樹海,15日出席創作童謠數位專輯《趙樹海童謠集》記者會,此專輯收錄21首兒歌,上架於付費頻道。原有2個孫女的他,昨加碼公布大兒子上月喜獲麟兒、12日滿月,三代齊聚過父親節;小兒子趙又廷則因疫情回不了台灣,僅能透過視訊看剛滿周歲的小孫女,趙樹海透露趙又廷當爸後成熟了許多,也不會催他生第2胎。

  • 疫情助長單身經濟 獨食在陸正夯

    疫情助長單身經濟 獨食在陸正夯

     一個人吃飯,過去在大陸的餐廳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最近市場已經逐漸重視個人用餐的商機。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之後,單身經濟更夯,杭州農貿市場推出了專門針對一個人的套菜,讓單身者可安心在家煮食;一人食的火鍋店也有不少,小的座位,有點像格子間,一字排開;有156年歷史的北京全聚德烤鴨店,近日也推出一人食烤鴨餐。 \n 杭州鳳起路農貿市場43歲賣菜的王大姐推出了專門針對一個人的套菜,一套35元(人民幣,下同),內容有排骨,有蔬菜,還有米和調味料,對單身人士來說,可以說很貼心了。「一人食最掌握不好菜量,買多了放著不新鮮,浪費;買少了又不夠吃。」 \n 家常菜 方便年輕人料理 \n 為什麼推出單身套菜?王大姐說,她住蕭山,鄰居是個姑娘,在濱江上班,下班之後就點外賣。「我跟小姑娘說,不要吃外賣不健康。小姑娘說,一個人做飯太煩了。我就在想,我正好賣菜,可以給她帶一點,做點方便的菜吃吃。」正是受到這個啟發,王大姐才想到了單身套菜。 \n 在消費券推出那時期,她推出「單身套菜」,一個套菜35元,有半斤(250克)排骨、兩個雞蛋、一個番茄、一顆大生菜、兩三根小茄子、三兩米、油鹽醬醋一組、一個大蒜一塊生薑,葷素搭配。 \n 王大姐說,原本套菜活動是迎合消費券推出的,現在已經沒有這套菜了,但是如果年輕人想要配一套,她也可以幫忙配好。不僅年輕人,老人家也有來買的。她說,她配的菜都是簡單的家常菜,廚藝不好的人買回去自己做也毫無壓力。 \n 格子間火鍋 顧客多女性 \n 在杭州有不少家一人食的火鍋店,小小的座位,有點像格子間,一字排開,一共有15個,高高的木板遮擋著。每個座位前都有一個小簾子,那是上菜用的。一個女生一邊刷著手機一邊吃著火鍋。「我不是單身,但是也可以一個人吃呀!」她點了一份48元的單人套菜,她說,有時候朋友約不到,又不能虧待了自己,那種大的火鍋實在吃不完,這種挺好的,量也剛剛好。 \n 火鍋店的祝老闆說,顧客中有50%是一個人來的,還有一半是情侶或者朋友結伴而來,甚至有公司聚餐把小店包下來的。2019年8月,他花了30萬元開了這家店。「生意還不錯,也有網紅來拍視頻的。很多人都圖個新鮮。」顧客中七成是女顧客,而且多是漂亮姑娘,偶有男生過來。中午客人較少,晚上則是常常滿座。 \n 老字號全聚德 營運改革 \n 26日正好迎來156歲生日的北京全聚德烤鴨店,在疫情之下,老字號也不得不思考轉變營運模式來迎接新的挑戰。全聚德將啟動三大調整進行改革,調整菜品菜價、統一烤鴨製作工藝、取消服務費。全聚德菜價整體下調大約10%至15%。 \n 全聚德新菜單中還特別添加一人食烤鴨,在配備一人份烤鴨、捲餅、火燒、蘸料的同時,搭配燴鴨舌烏魚蛋湯、鹽水鴨肝、青檸脆皮蝦、養生時蔬、果汁等小份菜品,讓一人吃烤鴨也不再感覺單調。 \n 今年上半年疫情因素導致到店吃飯客流大幅減少,讓全聚德面臨更嚴峻的考驗。為降低損失,今年2月初開始,全聚德部分門店在第三方平台上線了外賣業務,外賣菜品中包含老北京酥香丸子、五香醬鴨、鴨粒炒飯等30多種菜品供消費者選擇,還加入了適合單人食用的小份菜和特色套餐。

  • 李聖傑感謝3貴人 LULU口誤點歌「內衣姑娘要出嫁」好糗

    李聖傑感謝3貴人 LULU口誤點歌「內衣姑娘要出嫁」好糗

    蕭煌奇、LULU(黃路梓茵)近日主持由華視承製、公視台語台同時播出的節目《上奅台灣歌》,邀請李聖傑、林俊逸、符瓊音一同飆台式情歌。李聖傑獻唱〈茫茫到深更〉,深情嗓音迷惑全場,他自曝台語才是母語,但出道時為因應市場,才選擇出華語專輯,一旁林俊逸答腔:「為了賺錢,我華、台、客、英、日語都可以唱。」 \n李聖傑加碼分享去KTV必點〈叫阭的名〉,自爆肚子餓時就會去唱KTV,滿足歌癮又能填飽肚子,嗨咖代表店花LULU表示:「去KTV就是要大嗨!」並直接在節目中帶領大家勁歌熱舞,還要林俊逸演唱〈內山姑娘要出嫁〉,但一時太過興奮竟口誤說成「內衣姑娘要出嫁」,讓所有人開懷大笑。 \n李聖傑也趁機感謝3位恩人,包含開啟自己對音樂熱愛的鮑比達老師,以及〈痴心絕對〉作詞人蔡伯南的爸爸,他回憶當時在pub駐唱時,蔡爸拿著〈痴心絕對〉樣帶給李聖傑,「這是我兒子寫的,他下周要比賽,可以麻煩你幫他唱樣帶嗎?」一周後蔡伯南因這首歌拿到全校冠軍,隨後蔡爸爸到pub找李聖傑直言要幫他出專輯,造就今日的李聖傑,最後他也不忘感謝黃小琥,感謝對方在駐唱期間的鼓勵和幫助。 \n

  • 她亂倫生子最轟動 助賭王何鴻燊打造江山死前卻反目

    她亂倫生子最轟動 助賭王何鴻燊打造江山死前卻反目

    澳門賭王何鴻燊傳奇一生謝幕,回顧他創建博彩帝國,妹妹何婉琪的幫助功不可沒,而她的人生也勘比戲劇精彩,因錢和哥哥反目成仇,甚至對簿公堂,直到她過世,雙方恩怨都還未解。 \n \n何婉琪排行第十,人稱「十姑娘」,據悉她年輕時美艷動人,連越南末代皇帝都為她傾倒,她也藉此幫父親拿到政府發放的博彩業准入許可,因此何鴻燊要開啟賭王之路,就找何婉琪幫忙,當時她直接拿出200萬,更親自替哥哥打理事業。 \n \n何婉琪還幫哥哥架空當時企圖獨吞賭牌的合夥人葉漢,澳門曾流行一句話:「十姑娘出一聲,整個賭城都要震動」,最後成功把葉漢趕出去,何鴻燊也稱霸澳門博彩業,成為名符其實的賭王。不過本來感情相當好的兩兄妹,卻因金錢和權力變調。 \n \n導火線就在於何鴻燊要何婉琪把她手上的股份,賣給自己的四太梁安琪,讓她一氣之下告上法院,最後何婉琪敗訴,被踢出澳娛董事會及除去股東身份,她曾多次登報向澳娛追討約30億累積盈餘及股息,恩怨糾纏幾十年,最後在她2018年病逝後告一段落,但十姑娘的發言人透露,她臨終前的遺願:「要何鴻燊還錢」。 \n \n而感情上,何婉琪曾在家族聚會上,認識小她2歲的堂弟何鴻章,兩人很快墜入愛河,但因為血緣關係遭家人反對,何家長輩更把她嫁給了麥志偉,不過她當時已懷有何鴻章的孩子,亂倫生子成為她生平最轟動的事件。

  • 日本姑娘憂心台灣疫情 親筆信、縫口罩贈鶯歌陶博館

    日本姑娘憂心台灣疫情 親筆信、縫口罩贈鶯歌陶博館

    來自日本的清野美佐在醫院擔任行政,多年來造訪台灣8次,對鶯歌陶瓷博物館、鶯歌老街留下深刻印象。今年初新冠肺炎爆發,清野美佐憂心台灣疫情,親手縫製口罩贈予鶯歌陶瓷館,並附上一封親筆信,感人肺腑,打動全館人員的心。 \n \n清野美佐多年前因看了台灣偶像劇「流星花園」,對台灣產生憧憬,到台灣遊玩後更愛上這片土地,一共來了8次,走遍各大名勝古蹟,也對這片土地產生感情。 \n \n清野美佐今年2月來到鶯歌陶瓷館,對館內建築清水模、鋼骨的質樸感及透明玻璃帷幕的自然光影情有獨鍾,同時也對各種不同風格的美麗瓷器留下深刻印象。 \n \n後來爆發新冠肺炎,世界陷入口罩荒,清野美佐憂心台灣民眾的安危,主動購買各種顏色的不織布,以手工剪裁的方式一針一線縫製出口罩,跨海寄送給鶯歌陶瓷博物館。 \n \n「鶯歌老街的街道非常美麗,第一眼就讓人喜歡,是非常快樂的回憶。台灣加油,世界加油!」清野美佐還附上一封親筆信,表明對台灣的喜愛及盼望疫情趨緩的心願。 \n \n陶博館館長吳秀慈表示,館方事後也與清野美佐通上電話,清野美佐講到最後甚至哽咽,讓全館工作人員相當感動,陶博館也藉此機會,送出跨海祝福,盼日本能與台灣一同擊敗新冠肺炎。

  • 革命是暴動 不是請客吃飯

    革命是暴動 不是請客吃飯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作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暴力的行動。 \n 京峽順著聲音望去,只見這位個子不高的農民,上身穿著一件說不出是什麼顏色的跨欄背心,或許原本是白色,但已被洗得灰暗無光;下身穿條青布舊單褲,膝蓋上打了兩塊補丁;一頂破草帽遮住了大半個臉,手裡拿著一隻煙袋鍋子。 \n 大隊部是土坯房 \n 「走,我們過去吧!」在林楠的招呼下,四個女孩子一起走近李永剛。 \n 「大爺您好!我們四個住在您家裡。」京峽聲音有點膽怯,她拿不准應該稱呼他大爺呢還是大叔。 \n 「好啊,跟我走吧!」他說著把草帽往上抬了抬,這時姑娘們看清了他的臉。這是一張普通得讓人看一遍記不住的臉,被太陽曬得黝黑。到底有多大年紀,四個十二、三歲的姑娘誰也說不清,對於她們來說反正是很老了。姑娘們跟隨著李永剛七彎八拐來到了一個用秫秸做成的柵欄門前。 \n 「爸!」一個流著鼻涕、沒穿褲子的小男孩忽然從院子裡跑到柵欄門前。鳳新用胳膊肘碰了碰京峽說:「叫大爺是不是有點老啊?」姑娘們偷著笑了起來。 \n 李永剛將小男孩抱起來對姑娘們說:「這孩子可淘氣了!」然後用他那雙粗糙的手捏了一下男孩的臉蛋:「狗子,叫姐姐」。 \n 鳳新這時大笑了起來。李永剛納悶地問:「咋了?」 \n 「剛才京峽管您叫大爺,可我們和狗子是一輩人,應該管您叫大叔才對。」鳳新解釋道。 \n 「俺今年虛歲三十八,莊稼人見天在地裡幹活顯老成,這是我的老兒子,老大都能下地幹活了,就叫俺大叔吧。」 \n 「來啦?」一個中年婦女從屋裡走出,來到柵欄門前,伸手卸下京峽肩上的背包。 \n 京峽揣摩著,她肯定是大叔的妻子,便說:「大嬸,謝謝您。」 \n 「甭客氣!這大熱天的累壞了吧?趕緊進屋喝口水!」 \n 姑娘們隨著大嬸走進房東的家。 \n 這是一個典型的北京郊區農民的房子,用土坯建成,房屋坐北朝南。院子的角落有一個小羊圈,羊圈邊上是豬圈。豬圈分為兩層,上下由土坯砌成的一坡台階連接,豬吃食睡覺在上面,拉屎撒尿時從土台階走下,進到底層的蓄糞坑。房屋門口有半尺高的門檻,抬腿跨進門後是一間堂屋,它左右兩側各有一隻灶台,大約一尺左右高,緊靠左側灶台邊擺放了一口大水缸。堂屋正對面堆放著糧食和一些農具雜物,它左右兩側的牆各有一個門框,門框上懸掛著碎花布簾。 \n 鳳新拿起缸裡的葫蘆瓢,咕嚕咕嚕的大口喝水。 \n 「我媽說,喝生水要拉肚子的!」楊潔皺著眉頭,她是家裡的獨生女,在這個年代很少見。 \n 「沒事兒,我在家從來都是喝生水。」鳳新把瓢放進水缸,用手抹著嘴說。 \n 「西屋是給你們住的。」大嬸邊說邊撩起花布門簾將姑娘們讓進屋:「來,先把背包撂在炕上。」 \n 京峽舉目環視著這間屋的四壁和擺設:靠窗的一邊是用土坯壘成的炕,炕上鋪著草席。木框窗戶鑲嵌的不是玻璃,而是糊了一層白色的窗紙。炕對面有一個大躺櫃,上面放著一隻長頸白底藍花青瓷瓶,雞毛撣子插在裡面。躺櫃上方的牆上懸掛著毛澤東和林彪合影畫。 \n 「京峽,鳳新,連長讓我通知大家,馬上到大隊部集合吃晚飯。」小笛隔著柵欄門大聲呼道。姑娘們從挎包裡取出飯盒,一蹦三跳地跨到了街上。她們連續走了六個多小時的路,從家裡帶的乾糧在路上就吃光了。 \n 大隊部是一排看上去很簡陋的土坯房。排房左邊有幾個馬圈,院子中間立著一個木架子,架子上懸吊著一塊長方形鐵塊。伙房坐落在這排平房最右邊一間,裡面有二個很大的灶台,其中一個鑲嵌著鐵鍋,另一個灶台上架著高高的幾層籠屜。 \n 「咚、咚」只見一個威武高大、滿臉滄桑農民模樣的男人手執一根鐵棍猛敲木架上的大鐵塊。 \n 「同學們注意了!我是文化營大隊的黨支書,我代表全體貧下中農歡迎一一○中學的同學到俺們這兒支援夏收。」 \n 「原來那個鐵塊是用來當鐘用的呀!」京峽心想。 \n 「我都快餓死啦!這話什麼時間講完啊?」楊潔皺著眉頭對京峽說。 \n 黨支書氣宇軒昂的說了足有十多分鐘,話題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形勢大好、國際國內形勢越來越好到本大隊貧下中農認真貫徹黨的路線,迎來今年的夏季大豐收。接下來,連長老師講有關學生參加夏收勞動的重要性,然後連副指導員同學帶領大家一起唱毛澤東語錄歌─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n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作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暴力的行動。 \n 享受共產主義生活 \n 總算開飯了,同學們興奮的在伙房前排起長隊,可拿到手的飯菜卻讓大家失望不已:玉米麵窩頭、一塊鹹菜疙瘩和玉米粥。京峽和同屋的同學們端著飯回到住處,坐在炕上吃了起來。 \n 「楊潔,你帶什麼好吃的了?」林楠問。 \n 「沒啥,就帶了點油炒麵和一瓶炸醬。」 \n 「我也帶炒麵了,我奶奶給炒的,還放了白糖呢!」京峽很驕傲。 \n 「我也帶了,放的是糖精。」鳳新也不落後。 \n 「我不僅帶了白糖炒麵,而且還有一瓶炒蘿蔔絲鹹菜。本人建議,從今天起,我們享受共產主義生活,每人把自己帶的東西拿出來,讓大家共同分享。」林楠說。 \n 「我同意!」京峽、鳳新一起舉起手。 \n 「你呢?」林楠問楊潔。 \n 「行啊。」楊潔答覆得有點不情願。 \n 於是,姑娘們把她們帶來的食品從背包裡取出來擺在了炕上,玉米麵窩頭抹上炸醬味道一下好多了。晚上,每人分到三、四湯匙炒麵,用開水一沖,香極了。楊潔帶的炒麵是最好的,裡面有花生仁。所謂炒麵,就是把麵粉放在鍋裡炒熟,吃時用開水調成糊狀或者乾吃。 \n 第二天一大早,村裡的敲鐘聲把京峽和同屋的姑娘們從夢中吵醒。她們迅速從炕上爬起穿好衣服,拿著自己帶來的臉盆從堂屋的水缸裡舀出半盆水,端到羊圈旁,刷牙、洗臉。然後一路小跑趕到大隊部伙房領早飯,早餐內容和昨天的晚餐相同,仍是窩頭、鹹菜、棒子麵粥。 \n 早飯後,大隊人馬便開向田間。這時的麥田已收割完畢,學生們的任務是負責撿起落在地裡的麥穗。這活看上去輕鬆,可一整天頭頂烈日,不停地彎腰拾麥穗,到晚上收工時,大夥兒已是腰痠腿疼,連往回走的力氣都沒了。(系列完)

  • 革命是暴動 不是請客吃飯──一個紅衛兵的真實人生(二十)

    革命是暴動 不是請客吃飯──一個紅衛兵的真實人生(二十)

    京峽順著聲音望去,只見這位個子不高的農民,上身穿著一件說不出是什麼顏色的跨欄背心,或許原本是白色,但已被洗得灰暗無光;下身穿條青布舊單褲,膝蓋上打了兩塊補丁;一頂破草帽遮住了大半個臉,手裡拿著一隻煙袋鍋子。 \n \n大隊部是土坯房 \n \n「走,我們過去吧!」在林楠的招呼下,四個女孩子一起走近李永剛。 \n「大爺您好!我們四個住在您家裡。」京峽聲音有點膽怯,她拿不准應該稱呼他大爺呢還是大叔。 \n「好啊,跟我走吧!」他說著把草帽往上抬了抬,這時姑娘們看清了他的臉。這是一張普通得讓人看一遍記不住的臉,被太陽曬得黝黑。到底有多大年紀,四個十二、三歲的姑娘誰也說不清,對於她們來說反正是很老了。姑娘們跟隨著李永剛七彎八拐來到了一個用秫秸做成的柵欄門前。 \n「爸!」一個流著鼻涕、沒穿褲子的小男孩忽然從院子裡跑到柵欄門前。鳳新用胳膊肘碰了碰京峽說:「叫大爺是不是有點老啊?」姑娘們偷著笑了起來。 \n李永剛將小男孩抱起來對姑娘們說:「這孩子可淘氣了!」然後用他那雙粗糙的手捏了一下男孩的臉蛋:「狗子,叫姐姐」。 \n鳳新這時大笑了起來。李永剛納悶地問:「咋了?」 \n「剛才京峽管您叫大爺,可我們和狗子是一輩人,應該管您叫大叔才對。」鳳新解釋道。 \n「俺今年虛歲三十八,莊稼人見天在地裡幹活顯老成,這是我的老兒子,老大都能下地幹活了,就叫俺大叔吧。」 \n「來啦?」一個中年婦女從屋裡走出,來到柵欄門前,伸手卸下京峽肩上的背包。 \n京峽揣摩著,她肯定是大叔的妻子,便說:「大嬸,謝謝您。」 \n「甭客氣!這大熱天的累壞了吧?趕緊進屋喝口水!」 \n姑娘們隨著大嬸走進房東的家。 \n這是一個典型的北京郊區農民的房子,用土坯建成,房屋坐北朝南。院子的角落有一個小羊圈,羊圈邊上是豬圈。豬圈分為兩層,上下由土坯砌成的一坡台階連接,豬吃食睡覺在上面,拉屎撒尿時從土台階走下,進到底層的蓄糞坑。房屋門口有半尺高的門檻,抬腿跨進門後是一間堂屋,它左右兩側各有一隻灶台,大約一尺左右高,緊靠左側灶台邊擺放了一口大水缸。堂屋正對面堆放著糧食和一些農具雜物,它左右兩側的牆各有一個門框,門框上懸掛著碎花布簾。 \n鳳新拿起缸裡的葫蘆瓢,咕嚕咕嚕的大口喝水。 \n「我媽說,喝生水要拉肚子的!」楊潔皺著眉頭,她是家裡的獨生女,在這個年代很少見。 \n「沒事兒,我在家從來都是喝生水。」鳳新把瓢放進水缸,用手抹著嘴說。 \n「西屋是給你們住的。」大嬸邊說邊撩起花布門簾將姑娘們讓進屋:「來,先把背包撂在炕上。」 \n京峽舉目環視著這間屋的四壁和擺設:靠窗的一邊是用土坯壘成的炕,炕上鋪著草席。木框窗戶鑲嵌的不是玻璃,而是糊了一層白色的窗紙。炕對面有一個大躺櫃,上面放著一隻長頸白底藍花青瓷瓶,雞毛撣子插在裡面。躺櫃上方的牆上懸掛著毛澤東和林彪合影畫。 \n「京峽,鳳新,連長讓我通知大家,馬上到大隊部集合吃晚飯。」小笛隔著柵欄門大聲呼道。姑娘們從挎包裡取出飯盒,一蹦三跳地跨到了街上。她們連續走了六個多小時的路,從家裡帶的乾糧在路上就吃光了。 \n大隊部是一排看上去很簡陋的土坯房。排房左邊有幾個馬圈,院子中間立著一個木架子,架子上懸吊著一塊長方形鐵塊。伙房坐落在這排平房最右邊一間,裡面有二個很大的灶台,其中一個鑲嵌著鐵鍋,另一個灶台上架著高高的幾層籠屜。 \n「咚、咚」只見一個威武高大、滿臉滄桑農民模樣的男人手執一根鐵棍猛敲木架上的大鐵塊。 \n「同學們注意了!我是文化營大隊的黨支書,我代表全體貧下中農歡迎一一○中學的同學到俺們這兒支援夏收。」 \n「原來那個鐵塊是用來當鐘用的呀!」京峽心想。 \n「我都快餓死啦!這話什麼時間講完啊?」楊潔皺著眉頭對京峽說。 \n黨支書氣宇軒昂的說了足有十多分鐘,話題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形勢大好、國際國內形勢越來越好到本大隊貧下中農認真貫徹黨的路線,迎來今年的夏季大豐收。接下來,連長老師講有關學生參加夏收勞動的重要性,然後連副指導員同學帶領大家一起唱毛澤東語錄歌─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n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作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暴力的行動。 \n \n享受共產主義生活 \n \n總算開飯了,同學們興奮的在伙房前排起長隊,可拿到手的飯菜卻讓大家失望不已:玉米麵窩頭、一塊鹹菜疙瘩和玉米粥。京峽和同屋的同學們端著飯回到住處,坐在炕上吃了起來。 \n「楊潔,你帶什麼好吃的了?」林楠問。 \n「沒啥,就帶了點油炒麵和一瓶炸醬。」 \n「我也帶炒麵了,我奶奶給炒的,還放了白糖呢!」京峽很驕傲。 \n「我也帶了,放的是糖精。」鳳新也不落後。 \n「我不僅帶了白糖炒麵,而且還有一瓶炒蘿蔔絲鹹菜。本人建議,從今天起,我們享受共產主義生活,每人把自己帶的東西拿出來,讓大家共同分享。」林楠說。 \n「我同意!」京峽、鳳新一起舉起手。 \n「你呢?」林楠問楊潔。 \n「行啊。」楊潔答覆得有點不情願。 \n於是,姑娘們把她們帶來的食品從背包裡取出來擺在了炕上,玉米麵窩頭抹上炸醬味道一下好多了。晚上,每人分到三、四湯匙炒麵,用開水一沖,香極了。楊潔帶的炒麵是最好的,裡面有花生仁。所謂炒麵,就是把麵粉放在鍋裡炒熟,吃時用開水調成糊狀或者乾吃。 \n第二天一大早,村裡的敲鐘聲把京峽和同屋的姑娘們從夢中吵醒。她們迅速從炕上爬起穿好衣服,拿著自己帶來的臉盆從堂屋的水缸裡舀出半盆水,端到羊圈旁,刷牙、洗臉。然後一路小跑趕到大隊部伙房領早飯,早餐內容和昨天的晚餐相同,仍是窩頭、鹹菜、棒子麵粥。 \n早飯後,大隊人馬便開向田間。這時的麥田已收割完畢,學生們的任務是負責撿起落在地裡的麥穗。這活看上去輕鬆,可一整天頭頂烈日,不停地彎腰拾麥穗,到晚上收工時,大夥兒已是腰痠腿疼,連往回走的力氣都沒了。(系列完) \n

  • 四川將新修46條公路 涉及13市州

     3月26日,在成都舉行的四川省2020年第一季度重大項目集中開工活動上,全省1416個重大項目集中開工,總投資7142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基礎設施項目395個、產業項目694個、民生及社會事業項目210個。 \n 此次的重大項目中,公路交通項目共有46個,總長939公里,總投資508億元。其中,高速公路項目3個、國省幹線公路項目43個,涉及瀘州、涼山、阿壩、甘孜、成都、綿陽、廣元、雅安、巴中、廣安、宜賓、樂山、攀枝花等13個市(州)。 \n 值得一提的是,都江堰至四姑娘山山地軌道交通項目,是大陸首條以齒軌作為運行軌道的軌道交通項目,總投資超200億元,建設工期6年。項目建成後,乘客可坐齒輪軌道車,遊虹口、汶川、臥龍直至四姑娘山。

  • 武漢加油 90後台灣姑娘創作歌曲《陪你等天晴》

    武漢加油 90後台灣姑娘創作歌曲《陪你等天晴》

    「再等一下,彩虹出現就天晴。」跨海在江蘇常州創業的90後台灣姑娘宋彤,自大年初三起,開始創作歌曲《陪你等天晴》,「我只希望這首歌能讓更多武漢人聽到,給他們一點點溫暖」。 \n \n2017年起,宋彤長期跟隨台灣音樂劇團至大陸各地巡演,2018年5月團隊來到武漢,在此演出、停留過十餘天,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武漢,我第一次看到了長江、黃鶴樓,以前只在課本、古詩裡了解過它們,親眼看到的感覺很不一樣,回去我還跟身邊的台灣朋友炫耀了很久。」 \n \n春節假期宋彤回到台灣、目前人在高雄,每天都會關注武漢、大陸的疫情進展。宋彤透過《陪你等天晴》的歌詞寫下:「我知道這痛你忍住不喊,你不用說話,不要害怕,我會一直一直在這裡。為你蓋一座城堡,為你擋住烏雲,再等一下,彩虹出現就天晴。」

  • 還記得「番茄姑娘」嗎?蕭孋珠64歲現況意外曝光…

    還記得「番茄姑娘」嗎?蕭孋珠64歲現況意外曝光…

    70年代以「歌林之星」歌唱比賽冠軍身分出道的女星蕭孋珠,有別於一般女歌手常唱溫婉情歌,擁有豪邁嗓音的她因唱武俠連續劇主題曲及愛國歌曲而聞名,1977年為三台聯播劇《風雨生信心》演唱同名主題曲,是她最為人所熟知的代表作,而她婚後即為家庭退出演藝圈,直到近日一次巧遇,讓64歲的蕭孋珠近況曝光,讓人相當驚喜。 \n擁有「番茄姑娘」親切暱稱的蕭孋珠,在事業如日中天之際,1990年與愛情長跑的孫源德結婚,之後引退定居新加坡,沒想到日前資深藝人向娃竟在臉書貼出私下聚會照,不僅她與況明潔同框,兩人之間赫見蕭孋珠入鏡。 \n向娃開心表示:「好巧!約蕃茄姑娘蕭孋珠喝下午茶,巧遇城市少女況明潔」,還爆料況明潔跟蕭孋珠出門超放鬆,直接素顏上陣,但一個53歲一個64歲,氣色仍紅潤水嫩,狀態保持得相當好,尤其蕭孋珠已經離開娛樂圈這麼久,然巨星丰采依舊,讓人嘖嘖稱奇。 \n \n

  • 張震嶽只幫「馬子」創作 打趣:射後不理的歌

    張震嶽只幫「馬子」創作 打趣:射後不理的歌

    張震嶽21日在台北legacy舉辦「情歌嶽─遠走高飛live」加場演唱會,他的老婆、兒子、父親、阿姨等人組成10幾人加油團到場力挺,氣氛熱鬧。他在現場唱新歌〈台11線的姑娘〉、〈念念不忘〉及經典歌曲〈愛我別走〉、〈自由〉、〈思念是一種病〉等,他還特地重新詮釋寫給溫嵐〈不要愛上我〉、蘇慧倫的〈不要再說愛我〉等歌曲,引起尖叫。 \n他自虧:「有的有唱紅、有的沒紅,但我現在唱都覺得都很好聽,很有感覺,有人會問我歌很好聽怎麼會沒紅?」他用台語直喊:「挖阿災。」並打趣說:「這就是射後不理的歌。」逗笑粉絲。他透露幾乎只寫歌給「馬子」,很少寫歌給男生,笑說:「我寫給溫嵐、楊乃文、蘇慧倫,都是很漂亮的,在開會時候,也可以聊一下幹麻幹麻的,真的很少寫給男生。」 \n

  • 李佳歡開唱Rap練到大舌頭

    李佳歡開唱Rap練到大舌頭

     李佳歡1日舉辦「赴約─李佳歡 開放世界」演唱會,好友潘嘉麗、吳汶芳助陣合唱〈唯一的理由〉等歌;出道一年圓夢發片、辦演唱會,李佳歡前晚緊張得失眠,爸媽及大姊從大馬來台力挺,媽媽每天為她準備吃的,李佳歡笑說:「這禮拜生活得很爽,每天一早起床媽媽就問要吃什麼。」 \n 除了獻唱〈開放世界〉等新歌,李佳歡翻唱周杰倫〈可愛的女人〉、鄧紫棋〈差不多姑娘〉及張惠妹的〈好膽你就來〉,笑說:「練了快一個月,一邊練一邊後悔,我幹嘛選這些歌,太難了,〈差不多姑娘〉Rap還練到大舌頭。」她跨年在劍湖山及清境開唱,打算先玩遊樂設施再上場,「會不會還沒唱就把嗓子喊破」。

  • 石碇永定里姑娘廟前溪流整治 榮獲新北市政府公共工程優質獎肯定

    石碇永定里姑娘廟前溪流整治 榮獲新北市政府公共工程優質獎肯定

    108年度新北市政府公共工程優質獎於昨(13日)頒獎,新北市政府農業局辦理「石碇區永定里姑娘廟前野溪整治工程」,透過溪岸整治工程,將地方人文意象及當地生態融入工程設計,創造具有在地特色的水域休憩環境,經評選委員一致肯定,榮獲新北市政府公共工程優質獎殊榮。 \n \n石碇區姑娘廟前永定溪前因歷年颱風影響造成大量土石及樹木堆積於溪床,導致排洪斷面不足,為避免影響兩側道路行車安全,於107年初新北市農業局進行規劃並委請生態專家辦理週遭生態調查,以掌握溪流整治前、後的基礎生態資料,並依生態整治理念,規劃適合溪流整治的減輕、補償、迴避、縮小等工法來施作。 \n \n採用低矮且用椰子殼做成魚穴的固床工,提供如台灣馬口魚、台灣石(魚賓)及蝦蟹類等等水生動物棲息,並在護岸兩側栽植台灣特有種烏來杜鵑等原生植物,讓生態能夠充分復育,又結合當地財神廟元寶造型融入工程設計中,弧形固床工及財神爺之入口意象,顯現出當地人文特色。 \n \n新北市農業局表示,對於溪流採取以生態為基礎、安全為導向的工程方法,減輕對自然環境造成傷害,達成人與自然的雙贏,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工程除整治設施的規劃,也整理週邊環境,串聯觀景步道,建立一個具有友善生態之水域環境,完工後復育效果優良,河道內可見台灣馬口魚、台灣石(魚賓)群聚,參加108年度新北市政府公共工程優質獎,得到評選委員一致肯定,榮獲優質獎殊榮。

  • 黃安兒訂婚山東姑娘 準媳婦辣照上圍藏不住網驚「好大」

    黃安兒訂婚山東姑娘 準媳婦辣照上圍藏不住網驚「好大」

    黃安育有一子一女,近日喜事連連的他,先是女兒生下第2胎,獨子黃子安也有了未婚妻,和山東姑娘論及婚嫁,他也開心透露兒子中秋節要去拜見女方家長,並替他準備陳年台灣高粱當見面禮。 \n黃安女兒6月生下第2個混血女娃,喜上加喜的是,兒子也和女友論及婚嫁,他不僅已用「兒媳婦」稱呼對方,還透露今年中秋節,兒子要和女友回山東日照老家拜見女方父母,為了表達重視,他還準備22年陳年台灣高梁和玉溪雲煙等高檔香菸當見面禮,叮囑「千萬別辜負人家閨女啊,要善待如親人」。 \n不過有網友疑惑「是全部嗎?沒有房子、車子、現金?不太真實」,他豪氣說:「生個孫子,一套房子;生個孫女,兩套。」似乎相當期待準媳婦肚皮有喜。其實,黃子安和女友交往1年,之前就分享和女友戲水照,女方身材火辣,泳衣緊貼襯托出她的傲人上圍,網友笑誇:「好大好美,我說的是風景和場地。」黃安則回:「太腐敗了!」但大家都看出他的寵溺。

  • 北京姑娘 守護陝北兒童健康50年

    北京姑娘 守護陝北兒童健康50年

     20世紀60年代,畢業於北京第二醫學院(現首都醫科大學)的北京姑娘路生梅,隻身來到陝西省榆林市佳縣從醫。51年來,她曾放棄返回首都北京的機會,也拒絕過大醫院的高薪聘請,為落後的小縣城建起了第一個正規的兒科,退休後,她仍然堅持義務接診,守護一方兒童健康。 \n 1968年,24歲的路生梅向母校鄭重承諾:「服從祖國分配,到最艱苦的地方去。」當年12月5日,正值寒冬,路生梅踏上西行的列車。火車到達銅川後,她又擠上了開往陝北的敞篷卡車,蹲在穿著羊皮襖的老鄉中間瑟瑟發抖。輾轉到達佳縣,路生梅才真正認識到陝北農村的貧窮。 \n 「當時佳縣人還過著『菜半年糧、喝水靠驢拉』的日子。」路生梅回憶,醫療條件也特別落後,城外坑坑窪窪的土路盡頭,兩排牆皮有點脫落的舊窯洞就是縣醫院。路生梅很快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但當時佳縣人民醫院不分科,要求每個醫生必須掌握內、外、婦、兒、中醫針灸等各科知識,她每天在煤油燈下堅持學習到深夜,寫下了幾十本筆記,很快成為醫院的多面手,一晃數十年。 \n 如今在佳縣,路生梅的住家地址和電話號碼幾乎無人不知。每天帶著患兒來家裡求診的家長絡繹不絕,隨時隨地電話諮詢的患兒家長更是不計其數。為滿足患者的需求,2019年起,路生梅每周一、三、五上午在佳縣人民醫院和佳縣中醫院為患兒義診。75歲的路生梅說:「我要爭取做到生命不息、服務不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