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季辛吉的搜尋結果,共151

  • 李顯龍指 鮮少國家願加入反中聯盟

    李顯龍指 鮮少國家願加入反中聯盟

     有美國「外交教父」之稱的季辛吉再度就中美關係走向發出警告,他籲總統當選人拜登必須盡快重啟中美關係,否則將陷入關係緊張終至爆發衝突的道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強調,拜登應制定框架與北京建立建設性關係,「沒有多少國家願意加入缺少中國的聯盟...各國不會希望加入冷戰式聯盟」。

  • 97歲季辛吉預測:中美恐面臨「世界大戰」災難

    97歲季辛吉預測:中美恐面臨「世界大戰」災難

    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16日在一場線上論壇指出,民主黨總統當選人拜登,應盡快恢復在川普執政任內出現的「中美溝通管道」,應儘快重啟中美關係,避免雙邊關係由經濟衝突升級為軍事緊張,他警告,否則「全球將會滑向、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災難」。

  • 美中恐爆大規模衝突 美外交教父籲拜登速與北京溝通

    美中恐爆大規模衝突 美外交教父籲拜登速與北京溝通

    雖然民主黨總統當選人拜登一度稱大陸為競爭對手,但外界普遍評估明年將上任的拜登政府,仍繼續維持當前的對陸強硬路線。不過,素有美國「外交教父」的前國務卿季辛吉表示,川普政府這4年與陸摩擦不斷,升級為軍事衝突機率大幅上升,呼籲拜登政府盡快修復與北京之間的聯繫,否則兩國否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規模的戰爭。

  • 關係陷危境 陸籲美勿踩底線

    關係陷危境 陸籲美勿踩底線

     大陸國防部發言人吳謙29日在例行記者會上介紹近期中美兩軍交往安排時強調,保持兩軍關係穩定,符合雙方利益,需要共同努力。大陸海軍少將楊毅29日也在陸媒《環球時報》撰文表示,中美關係眼下跌入幾十年以來低谷,華盛頓不斷拿中國牌大做文章。中美關係已處於危險關頭,需要雙方努力才能不脫軌,美方別挑戰中國核心利益。

  • 季辛吉終於反思了

    季辛吉終於反思了

     97歲高齡的季辛吉日前在紐約經濟俱樂部主辦的研討會上表示,希望美中能為兩國關係中出現的威脅「畫紅線」。

  • 齊評天下:石齊平》季辛吉終於反思了

    齊評天下:石齊平》季辛吉終於反思了

     97歲高齡的季辛吉日前在紐約經濟俱樂部主辦的研討會上表示,希望美中能為兩國關係中出現的威脅「畫紅線」。

  • 季辛吉警告 陸美應設交戰規則

    季辛吉警告 陸美應設交戰規則

     在陸美兩國關係高度緊張的背景下,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當地時間7日再次發出「警告」。他表示,陸美必須為日趨激烈的競爭設立「交戰規則」(rules of engagement),否則將可能重現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不確定局勢,甚至為了一點小事而擦槍走火。

  • 避免重演一戰前局勢 季辛吉:美陸須設立交戰規則

    避免重演一戰前局勢 季辛吉:美陸須設立交戰規則

    在陸美兩國關係緊張的背景下,當地時間10月7日,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再次發出「警告」。他稱,陸美必須為日趨激烈的競爭設立「交戰規則」(rules of engagement),否則將可能重現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不確定局勢。

  • 蓬佩奧騙術 中國人笑了

    蓬佩奧騙術 中國人笑了

     哲學家康德曾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物換星移,時代變革,正派政治家早已不再以騙術為推行政策的手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竟然以不實的謊言欺騙,不怕被世人唾棄嗎? \n 1971年以後,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總統尼克森先後進入大陸,和毛澤東、周恩來晤談的目的是,以「聯合明天的敵人、消滅今天的敵人;聯合次要的敵人、消滅主要的敵人」的心態向中國示好,旨在拉攏中共對付蘇聯。當時中共在「蘇修」、「美帝」兩面受敵的窘境下,將計就計,接受「中美聯合制蘇」的詭計。世事雖料,蘇聯真的竟在季辛吉中美聯合制蘇計畫裡,迅速解體,瞬息改變了全球戰略形勢。 \n 然而中國大陸很快繼蘇聯成為美國潛在的對手,而多年來美國各式各樣的接觸都希望改變中國的政治路線,成為美國的追隨者,其實這完全是美國不切實際的主觀想望。1979年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時,就鄭重說過「走自己的路,不以書本做教條,不照搬外國模式」,要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心情小心翼翼、步步踏實地找出一條能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增強綜合國力、適合中國國情的政治路線。 \n 美國霍普金斯大學中國研究系主任大衛‧藍普頓曾說:改革開放路線使大陸從一個人均比柬埔塞還低的國家成為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大國。他說,鄧小平的決定,加上中國大陸人民勤奮工作,致力教育和努力儲蓄,創造了不僅西方,恐怕中國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成果。試想、這樣歷史空前、獨創普世奇蹟的政治路線,會因蓬佩奧的幾句空話而改變方向,追隨美國的空思幻想嗎? \n 蓬佩奧呼籲大陸人民加入行列,來改變中國的行為,並說美國必須接觸中國人民並賦予他們力量,顯然想在中國大陸故技重施,再掀起20世紀80、90年代,美國一手策畫並操縱在中亞、東歐進行的「顏色革命」,以和平手段顛覆政府,建立馴服於美國的政權。不知道蓬佩奧可曾想過,中國大陸根本不是也不像當年東歐的烏克蘭、西亞的伊拉克。根據美國、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度民調顯示:中國大陸人民對政府施改滿意度,高達86%,遠高於47%的世界平均值。最近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3名學者研究,對中國大陸人民對政府滿意度的民調,高達9成的受訪者滿意中國政府的施政,冷靜分析蓬佩奧的企圖無異是蜉蝣撼樹,不自量力! \n 前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羅素批評說:「蓬佩奧的演說,是冗長的意識形態咆哮,只會招致反效果,不可能改變大陸。」是對蓬佩奧演說,簡明扼要的最佳評斷。(作者為前退輔會主委)

  • 川普是中國的貴人

    川普是中國的貴人

     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在美國「國家利益網站」以〈川普政府為何幫助了中國〉為題發表文章,指川普應對新冠疫情和處理種族歧視抗議不利,客觀上提高了北京的地位。他還說,「川普下台後,中國會想念他」。 \n 我同意馬凱碩的觀點,但覺得他還沒有說透。過去40年來,中國的綜合國力出現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爆炸式增長,除了中國本身方方面面的努力,還得益於三個貴人的大力相助,川普應是其中之一。 \n 從頭說起,第一個肯定是季辛吉。這位在1970年代擔任美國尼克森總統策士的大戰略家,若非他的建議,拉攏中國與美國聯手對付蘇聯,最終鬥垮蘇聯,中國的處境是以一貧弱之國同時面對美、蘇兩強,戰略形勢之惡劣不問可知。不僅如此,美國戰略的調整,讓中國終於有機會接觸並認識到了「邪惡的資本主義」真相,間接為中國下定決心換一條路,走上市場經濟,進一步與全球化接軌,並最終在全球化中大放異彩,提供了關鍵的機緣。就這兩條,其一解危,其二助強,使季辛吉在中國從崛起到復興的歷史偉業中位居貴人之首。 \n 第二個是賓拉登。中國改革開放甫一進入新世紀,2000年中國GDP在全球的排名已從1979年的第15位躍升到第6位,這樣的速度,想必引起了當時美國新保守主義集團的警惕,開始將中國列為僅次於「邪惡軸心(伊朗、伊拉克、朝鮮)」之後,必須加以打擊的對象,但人算不如天算,賓拉登主導的911事件迫使美國先打了兩場(阿富汗、伊拉克)元氣大傷的反恐戰爭。 \n 且禍不單行,2008年又遭逢世紀金融海嘯,美國綜合國力大受斲傷,直到2009年歐巴馬上台才回過神來,發覺中國業已坐大,趕忙發出重返亞太戰略全力遏制中國,但由於美國國力已在下行,力道不足,效果不彰。而中國則在習近平2013年上台之後,厲行反腐,整飭軍紀,強化軍備,完善國家治理,早非吳下阿蒙。待川普上台之後,才終於發覺美國已犯下了嚴重的戰略誤判,美國業已錯失了對付中國的最佳時間窗口,而這一切中國得飲水思源,感謝「貴人」賓拉登。 \n 所以排下來,川普算是第三個。首先,川普對中國的第一個貢獻,是把中國最強大的對手美利堅合眾國幾乎搗成了個「美利堅分眾國」。當然在他的蠱惑下,當下美國朝野的反中意識是高度一致的,但有心不等於有力。第二,川普還有本事羞辱一眾盟友,把整個西方陣營搗得潰不成軍,輪值G7作東,竟然成不了局。第三,在川普領導下,美國也失去了道德高地。美國正在從被世人敬畏的國家轉變為被世人鄙夷的國家。 \n 第四,才是馬凱碩強調的,在新冠疫情和族群暴動下凸顯的國家治理能力,竟然可以跟中國呈現出那麼大的反差。第五,為了遏制中國,川普粗暴地採取了全面「斷鏈」手段,歷史或將證明,這將是他為美國犯下的最大錯誤,中國極有可能在斷鏈中置之死地而後生,走出一條完全不受制於美國、甚至到頭來還會超越美國的新鏈,這恐怕是一個更大的戰略誤判。 \n 貴人再而三出現,只能說這是中國出運了。(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中美情已了,還是情未了

    中美情已了,還是情未了

     這一陣子,從南海到台海,從貿易戰到科技戰,從甩鍋新冠疫情到較勁國際組織,美國對付中國可說是招招殺機、刀刀見骨。很難想像,接下去會如何發展。 \n 1971年季辛吉祕訪中國,迄今正好半個世紀。中美關係從建交前的戀愛期(1971至1979年)到建交初的蜜月期(1979至1991年),再精磕碰期(柯林頓任期)、警惕期(小布希任期)、遏制期(歐巴馬任期),到川普上任以來當下的敵對期,中美之間的世紀情,走了半個世紀。接下去是情已了,還是情未了? \n 中美50年世紀情,從結緣到結怨,說到底都跟「修昔底德陷阱」有關。1970年代,美國所以找上中國聯手對付蘇聯,是因為老大美國面對了老二蘇聯的挑戰與威脅,因此老大拉老三聯手對付老二。 \n 蘇聯垮了之後,中國崛起。很快,中國GDP在2010年超過日本成為老二,修昔底德矛盾就開始出現在老大美國及老二中國之間,這時,戀愛、蜜月的感覺早已遠颺,進入了遏制與敵對狀態。 \n 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研究人類近500年歷史,發現一共有16對老大老二關係,其中12對,即75%的機率,爆發了戰爭,剩下的4對,倖免於戰火。 \n 以美國為例,美國做為全球霸主已1個世紀(從一戰結束、英國開始走下坡的1918年算起)或半個世紀(從1945年二戰結束算起),其霸權持久不衰,一靠強大的綜合國力,二靠永遠有這樣的國力去擊敗一眾挑戰及威脅到她的老二或老三。上個世紀,美國主要的老二對手主要為英、蘇、日3國,很幸運地都未爆發戰爭,卻各有各的特殊原因。美、英兩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同文同種同體制,更重要的是,英國是自己參與了戰爭,國力趨衰,從霸主寶座走下來的。 \n 第2對,美、蘇是核武相互威懾不敢妄動下,蘇聯因本身體制問題走向崩解了。至於美與日則由於日本從來不是一個正常國家(被美國駐軍),仰美國鼻息,不具挑戰美國的實力,儘管如此,美國還是藉1985年的《廣場協議》把日本打得元氣大傷。成了打老二專業戶的美國,進入了新世紀,還能一如既往成功地對付新老二中國嗎? \n 從中國成為老二的2010年開始,美國就決定將美國在全球軍力的60%部署在西太平洋,但這個旨在遏制中國的「重返亞太」戰略似乎效果不彰,中國不但在南海填土造島,以一帶一路及亞投行對沖美國的地緣封鎖,更在經濟、科技、軍事等幾乎所有領域拉近了與美國的距離,甚至在不少領域已出現倒轉領先之勢,這樣的形勢與趨勢就足以解釋川普執政當局的焦慮,以及對中國出手何以如此之重了。 \n 那麼,怎麼看21世紀接下去中美關係的發展?不妨先看看3位戰略專家是怎麼看的。班農,作為川普最倚重的戰略家,在2017年1月川普上台之初就說「美中5至10年內必有一戰」。班農應該是看到了中、美差距正快速縮小,顯然非美國所能坐視與容忍。 \n 季辛吉,今年4月發表文章,認為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當下的世界秩序是上世紀以來美國一手打造及主導的,那麼,「改變」之後呢? \n 季辛吉與班農顯然都有潛台詞:全球霸主或將易位,而且為時不遠。兩者的區別是,為了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班農的預見及主張是戰爭;季辛吉則比較含蓄,最近他說,為避免戰爭,大國應幫助美國度過難關;又說「美國敗了,誰也不會好過,尤其是中國」。因此,戰或不戰,關鍵主要是在美國。李光耀生前就預見到了,他說美國既然無法阻擋中國的發展,那就得學習去接受一個實力更強大的中國;他又說「你不能阻擋中國的崛起,只有他們自己能這麼做─除非你想向他們宣戰。」 \n 美國會甘於去「學習接受一個實力更強大的中國」嗎?當然很不容易,但關鍵還是在美國的「戰略智慧」。我經常講,中美之間的G2模式存在著很多可能,可能是鬥爭或戰爭,也可能是合作或交換,會怎麼走,由時間給答案。但有一點,不管如何走,台灣似乎都不易置身事外。至於中美的世紀情,究竟是情已了,還是情未了,當然也取決於美國的戰略選擇。(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霸權之爭 中美終須一決

    霸權之爭 中美終須一決

     中美世紀情終於要畫下休止符了。 \n 季辛吉,作為中國的老友,最近接二連三地說了些讓中國人摸不著頭緒的話。5月初,他說:「大國應該幫助美國度過難關,以免發生戰爭!」還說,「美國敗了誰也沒好過,尤其是中國。」4月初時,他也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 \n 對季氏之言,中國各界多感錯愕,認為他一反常態,竟對中國口出威脅之言,相當不解,且心生反感。季辛吉何出此言? \n 一、從新冠之後「世界秩序將永遠改變」說起。季氏應該是已經看到了新冠疫情的效應,將會加強原本中國崛起及美國衰落的趨勢,使全球霸主易位的時刻提前到來。這主要是中國在控制疫情及穩住經濟方面都相當出色,而美國則陷入困境、面對難關。 \n 二、中美自2010年當中國GDP超過日本成為全球老二之後即雙雙掉入「修昔底德陷阱」,雙方關係開始緊張,雖然還只是「中國老二美國老大」的1.0階段,如今因疫情關係,使原本要到2030前後才出現的「中國老大美國老二」2.0階段提前到來,意味著美國已做了一世紀的全球霸主地位將被中國取代,此絕非美國能坦然接受。美國的選擇當然是不擇手段打趴中國,包括戰爭。就此而言,季氏並非恐嚇中國,而是邏輯推論。 \n 三、要避免戰爭,季氏認為,「大國」應該幫助美國。大國是誰,不言可喻;關鍵是如何幫?網上不少輿論不平地說,中國幫得還不夠多嗎?光是給美國提供的口罩分攤到每個美國人身上至少就有7個,至於其他醫療物資更不用多說了。這就會錯意了。如果我的理解不錯,美國需要來自中國的「幫」是大幫,季氏意指,大到能讓美國人度過眼前難關的幫,我的邏輯推論,甚至是大到能讓美國霸權地位不受中國挑戰及威脅的幫。 \n 四、不管是哪一種幫,至少要幫到美國覺得它沒有敗(短期度過難關,長期永保霸權),否則「誰也別好過,尤其是中國」,這話,既是提醒,更是警告。 \n 五、千萬別以為是季辛吉翻臉了。季氏的戰略邏輯並沒有變,變的是全球的戰略形勢。1970年代,季氏說服尼克森拉攏中國一起對付蘇聯時,蘇聯是老二,中國是老三。半個世紀後的現在,中國成了老二,所以2016年底川普當選後,季氏曾建議川普應聯俄一起對付中國,只是相關條件不夠成熟,未能成事。但老二總是要對付的,不管什麼手段,必須往死裡打,就算現在不成,將來一定也要。 \n 六、哈佛教授艾里遜研究500年來近代史,共有16對老大老二矛盾,其中12對爆發戰爭,4對倖免。中美之間最終有無可能倖免一戰,邏輯上不排除有此可能,就是進行合作與交換,但仍是階段性的,長期看,終需一決。 \n 這是中國在邁向復興之路過程中避免不了的挑戰及考驗,繞不過,必須面對,相對於美國已是專打老二的老手,中國似乎尚未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季辛吉:新冠病毒大流行 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

    季辛吉:新冠病毒大流行 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指出,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和猛烈程度對人類發起襲擊,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可能是暫時的,但它所引發的政治和經濟動蕩可能會持續幾代人。各國必須在合作的基礎上解決當前的問題,否則將面臨最壞結果。 \n \n根據大陸《人民網》引述季辛吉4月3日在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新冠病毒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的專欄文章中表示,新冠病毒對人類健康的攻擊是暫時的,但它所引發的政治和經濟動蕩可能會持續幾代人。沒有一個國家,即使是美國,能夠通過單純的國家努力戰勝這種病毒。 \n \n季辛吉回憶,「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超現實氣氛,讓我想起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突出部戰役期間,我作為第84步兵師一名年輕人的感受。」 \n \n季辛吉表示,現在就像1944年一樣,有一種早期的危險感,這種危險不是針對任何特定的人,而是隨機的襲擊和破壞。「現在,在一個分裂的國家,(我們)需要有效率和有遠見的政府,以便克服前所未有的障礙。維持公眾的信任對社會團結、社會之間的關系以及國際和平與穩定至關重要。」 \n \n季辛吉指出,新冠病毒之後,世界將不再是原來的樣子。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和猛烈程度向人類發起襲擊。它的傳播是指數級的:美國的病例數每5天就翻一番。在這種情況下,沒有治愈的方法。醫療供應也不足以應付不斷擴大的病例數。重症加護病房已經到了不堪重負的邊緣。檢測量不足以確定感染的程度,更不用說逆轉其蔓延。成功的疫苗可能需要12到18個月。 \n \n季辛吉分析,「國家的團結和繁榮建立在這樣的信念上,即國家機構能夠預見災難、阻止其影響並恢復穩定。而當新冠病毒大流行結束時,許多國家機構將被視為失敗。」 \n \n季辛吉認為,新冠病毒對人類健康的攻擊是暫時的,但它所引發的政治和經濟動蕩可能會持續幾代人。沒有一個國家,即使是美國,能夠通過單純的國家努力戰勝這種病毒。解決當前的問題,最終必須與全球合作的願景和計劃相結合。如果不能同時做這兩件事,將面臨最壞的結果。 \n \n季辛吉強調,美國必須在三個領域作出重大努力。首先,增強全球抵御傳染病的能力,避免因醫療技術進步帶來的危險自滿情緒,不斷開發新的傳染病防控技術和疫苗。地方政府也必須始終如一地為保護其人民免受流行病之害做好準備。第二,努力醫治世界經濟創傷,政府應尋求減輕經濟衰退對最脆弱人群的影響。第三,維護世界秩序原則,在內政外交中保持克制,確定問題的優先次序。 \n \n在全文的最後,季辛吉寫道:「我們生活在一個新紀元。各國領導人面臨的歷史挑戰是,在應對危機的同時建設未來,失敗可能會引火燒身。」

  • 石齊平》美國能贏第六個對手嗎

    石齊平》美國能贏第六個對手嗎

    96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警告,美中若無法解決貿易戰,繼續將世界各地的問題視為與對方的衝突,未來可能爆發武裝衝突,其結果將比一戰更嚴重。 \n 作為當代最出色的戰略家,季辛吉何出此言?估計不外幾個背景:一、當前美國朝野不分黨派空前升高的反華氛圍;二、美執政當局的危機感,具體表現在2017年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明確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者」及「修正主義強權」,及今年3月25日成立「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在此之前,美國曾在1950年、1976年及2004年分別針對共產主義擴張、蘇聯霸權及反恐戰爭,成立過3次類似的委員會,且都取得成功。 \n 事實上,美國自1918年一戰結束、綜合國力全面超過英國成為全球新霸主以來,為了保霸,先後一共對付掉了5個挑戰對手,依次是德意志帝國(一戰)、日本帝國及納粹德國(二戰)及二戰後的日本經濟大國與蘇聯(冷戰)。如今,美國正把中國視為挑戰她霸權地位的第6個對手。 \n 美國一貫堅持的「美國第一」,與中國快速崛起後矢志追求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彼此掉入「修昔底德陷阱」,是一個邏輯的必然。然而,就算是雙雙落入了陷阱,根據哈佛大學艾利森教授的研究,至少也有25%的機率能避免一戰,那麼中美博弈的前景如何?是走向25%的和平,還是如季辛吉擔憂的走上75%的戰爭呢?我的研判,比較接近季辛吉的擔憂。 \n 如我之前撰文指出,中美兩強間的博弈如僅止於「競爭」,比如GDP你老大我老二,產業你金融出色我製造拔萃,全球定位你有GPS我有北斗,情況還不致過於緊張,是「非零和」性質。讓人擔心的是,中美之間明顯已出現或存在的「零和」性質的「鬥爭」,如5G與6G的爭雄、貨幣霸權的爭逐,以及針對南海的角力,所有這些的結局不是贏者全勝,就是輸者全敗。相信這也是季辛吉深層次隱憂所在。 \n 美國能像過去成功對付5個對手一樣繼續勝過第6個對手嗎?這次情況恐怕會相當不同,因為美國以往所以一貫勝出的優勢似乎正在朝她的新對手─中國轉移之中。 \n 一、體制:美國體制是市場經濟,加民營資本主義,加美式民主;中國體制也是市場經濟,加的卻是國家及民營的混合資本主義,再加中央集權及地方分權(前者有決策之利,後有競爭之優)。兩體制也許互見優勢,但從國家競爭力比較的3個方面,即效率、前瞻性、戰略視野格局來看,中國似略勝一籌。二、國家元氣:指人才與資本,20世紀流向美國,助美成霸。新世紀流向何方,一取決於市場規模,這是存量概念;二取決於增長潛力及爆發力,是增量概念。中國無疑也擁有較大優勢。 \n 即此而揣,已可看出美國之對付第6個對手已不若其前5個,未必穩操勝券矣。 \n 中美世紀爭雄,誰主沉浮,未知季辛吉心中可有答案,但確定的是,他已擔心或將爆發的武裝衝突了。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n \n \n \n \n

  • 美外交教父警告:貿易戰未解 美陸恐爆實戰

    美外交教父警告:貿易戰未解 美陸恐爆實戰

    遲遲未解的美陸貿易戰恐引爆真實戰爭?素有美國外交教父之稱的前國務卿季辛吉21日警告,美陸貿易戰若無法解決,兩國間有可能爆發武裝衝突,並強調雙方若繼續以從衝突的角度看待世界上的一切,對人類將是危險的。 \n \n素有「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曾參與推動美陸關係正常化的季辛吉(Henry Kissinger)21日在北京的彭博創新經濟論壇(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上表示,大陸和美國都是經濟大國,在全世界的明爭暗鬥是不可避免的。他進一步分析,美蘇冷戰期間,首要任務是制定計畫降低美蘇兩國的核子武力。但過去美陸之間的衝突一直是「被動的」,現在還缺乏把北京當成「軍事強權」對待的架構。 \n \n季辛吉表示,如果允許衝突不受限制發展下去,結果甚至可能會比歐洲以前的情況更糟,「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肇因於一場相對輕微的危機,而今日的武器威力更大」,若雙方持續把世界每項議題看作是彼此間的衝突,對人類來說可能很危險。 \n \n至於香港動盪有無可能點燃新冷戰,季辛吉則說,他希望這項高度情緒化議題會透過協商解決,而貿易協商只是兩國就香港局勢等衝突進行更實質談判的「替代品」。 \n

  • 習近平會見季辛吉 祝他健康長壽

    習近平會見季辛吉 祝他健康長壽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今日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習近平讚賞季辛吉多年來為促進中美兩個偉大國家關係發展投入的真摯感情和作出的積極努力,表示他所作的重要貢獻將載入史冊。希望他健康長壽,繼續做中美關係的促進者和貢獻者。 \n   \n新華社報導,習近平指出,當年季辛吉以深邃的歷史眼光和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深刻理解,同兩國時任領導人一道,推動中美這兩個國情不同的國家實現了關係正常化,這一創舉至今仍在對中美兩國和世界產生重要影響。當前中美關係正處在關鍵當口,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中國傳統文化注重和而不同,講究綱舉目張。中美雙方應該就戰略性問題加強溝通,避免誤解誤判,增進相互瞭解。雙方應該從兩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出發,相互尊重,求同存異,合作共贏,推動中美關係朝著正確方向向前發展。 \n   \n季辛吉表示,「我很榮幸在過去50年裡近百次訪問中國,親眼目睹中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50年來,美中關係有過起伏波動,但總的方向始終是向前的。現在,時代背景已發生了變化,美中關係的重要性更加突出。雙方應該加強戰略溝通,努力找到妥善解決分歧的辦法,繼續開展各領域交流與合作,這對兩國和世界都至關重要。

  • 見季辛吉 習近平:中美應避免誤解誤判

    見季辛吉 習近平:中美應避免誤解誤判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2日在北京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習近平表示,中美雙方應該就戰略性問題加強溝通,避免誤解誤判,增進相互了解。雙方應該從兩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出發,相互尊重,求同存異,合作共贏,推動中美關係朝著正確方向向前發展。 \n \n新華社報導,習近平22日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習近平讚賞季辛吉多年來為促進中美兩個偉大國家關係發展投入的真摯感情和作出的積極努力,表示他所作的重要貢獻將載入史冊。希望他健康長壽,繼續做中美關係的促進者和貢獻者。 \n \n習近平指出,當年博士以深邃的歷史眼光和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深刻理解,同兩國時任領導人一道,推動中美這兩個國情不同的國家實現了關係正常化,這一創舉至今仍在對中美兩國和世界產生重要影響。 \n \n習近平說,當前中美關係正處在關鍵當口,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中國傳統文化注重和而不同,講究綱舉目張。中美雙方應該就戰略性問題加強溝通,避免誤解誤判,增進相互了解。雙方應該從兩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出發,相互尊重,求同存異,合作共贏,推動中美關係朝著正確方向向前發展。 \n \n季辛吉表示,很榮幸在過去50年裡近百次訪問中國,親眼目睹中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50年來,美中關係有過起伏波動,但總的方向始終是向前的。現在,時代背景已發生了變化,美中關係的重要性更加突出。雙方應該加強戰略溝通,努力找到妥善解決分歧的辦法,繼續開展各領域交流與合作,這對兩國和世界都至關重要。

  • 季辛吉:中美需化解分歧避免災難

    季辛吉:中美需化解分歧避免災難

     在美中關係日益嚴峻之際,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指出,美中兩國需要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即「沒有一方能夠主導另一方」,如果兩國不能解決雙方的分歧,衝突將不可避免,而這會引發災難性的後果。不過,他仍認為,美中之間會達成一個貿易協議。 \n 季辛吉於1972年促成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前往中國大陸進行歷史性訪問,美國之音報導,他日前在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舉行的一個晚宴上發表講話時對美中關係的現狀表達了擔憂。他說,「雙方都採取了一種態度,即我們在與一個對手而不是一個潛在的夥伴打交道。」不過他相信,兩國領導人會意識到,這個世界的未來仰賴於雙方找到解決分歧的途徑。 \n 季辛吉說,毫無疑問,中國許多方面都對美國構成挑戰,有史以來從未出現兩個大國處於類似的地位,一方不再可能主宰另一方,因此雙方必須適應他們之間這種競爭關係。「兩國都必須明白,他們之間的持久衝突是沒有贏家的,如果這種衝突導致永久性的衝突,其結果將是災難性的。」 \n 這位現年96歲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說,如果中美兩國帶著一方可以取得對另一方的永久性勝利的想法展開對抗,其結果將比毀滅歐洲文明的世界大戰還要糟。他有責任為與中國建立這樣一個關係而努力,在這個關係中,雙方都承受不起一個相互威脅的政策。 \n 他還預計美中會以「積極的方式」達成一個貿易協議,但這只是美中共同為世界做出貢獻的第一步。 \n 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斯(Orlins)認為,美中兩國都對目前的美中關係現狀負有責任。他列舉雙方挑戰美中關係的一些做法,包括美國對中國產品加稅,對中國的投資進行過於寬泛的限制等。中國方面也採取很多挑戰的做法,包括對美企歧視性對待,南海軍事化等。 \n 他說,「如果我們繼續朝這條路走下去的話,我們的子孫後代將生活在一個不那麼安全也不那麼繁榮的世界裡。」

  • 美拉攏俄未成 通俄門是關鍵

     在美陸貿易戰僵持不下之際,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俄,雙方致力開創國際新時代。美國總統川普意圖以貿易戰壓制大陸,同時尋求與莫斯科和解,但始終被「通俄門」調查拖累。除非川普提出比習近平更多的誘因,北京和莫斯科聯手對抗華盛頓幾成定局。 \n 川普早在勝選後就曾三度拜訪前國務卿季辛吉,而季辛吉以建構美陸俄「戰略三角」理論聞名,在這三角關係中,華府處於北京和莫斯科三角的頂端,其與北京和莫斯科的關係要近於北京與莫斯科的關係。因此,美國須避免同時對抗陸俄這兩大強權,因此在冷戰時期,美國拉攏大陸抗衡蘇聯,而今面對大陸崛起,按理說美俄該拉近關係。 \n 然而「通俄門」卻攪亂了一池春水。2016年底川普當選總統後,就暗示欲改善美俄關係。豈料上任未滿一個月,「通俄門」便引爆。直到去年7月,川普才終於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在赫爾辛基舉行首次「雙普會」,結果川普一番相信普丁未干預美國大選之說,又惹來爭議,讓美俄關係解凍遙遙無期。 \n 反觀俄陸關係,近5年來顯著提升。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後,遭美國與歐盟施加經濟制裁,陷入孤立,普丁因而轉向大陸招手。陸方亦在重大外交時刻給予俄方支持,習近平是少數出席2014年索契冬奧會以及2015年紅場勝利日閱兵式的世界領導人之一。陸俄還在外交政策議題上互相聲援,包括委內瑞拉、北韓、伊朗及敘利亞問題等。 \n 川普上台以來發布的新國安戰略及國防戰略,點名陸俄為「修正主義」競爭對手,乃至主要威脅,更逼使了陸俄加速聯手。先前《華爾街日報》一篇報導的標題便是《新北京──莫斯科軸心浮出水面》,指陸俄將美視為共同對手,再度走到了一起,就像冷戰初期一樣,只不過這一次,扮演老大哥的換成了大陸。

  • 中華民國最後駐美大使

     最近台美兩地有不少慶祝《台灣關係法》40周年紀念的活動,不禁使我想起許多往事。最使我難忘也深深同情的是中華民國駐美最後一任大使沈劍虹。他使美前後將近8年,頭4年由於尼克森總統推動和中共「關係正常化」,我們和美國的關係風雨飄搖,沈劍意興闌珊,1973年返國述職時,面見行政院長蔣經國時請求將他召回,當局終於在次年底決定由周書楷馮婦重作,接替沈的遺缺,可是當沈向美國務院請求同意周的新命時,副國務卿殷格索竟當場拒絕,說此時此際不宜換使,讓沈劍虹無法覆命,後來美國訓令安克志大使通知台北,才替沈解了圍。後4年沈大使可說是名副其實的跛腳鴨,不能有任何作為,只是等著斷交而已。大使做到這種地步,情何以堪! \n 沈劍虹於1975年5月抵達華府蒞任,頗思有所作為,初期表現令人耳目一新,有一天我在街頭碰見我國駐世界銀行的代表陳長桐先生,他說:沈大使早來就好了。言猶在耳,季辛吉7月初從巴基斯坦潛往北京,和周恩來舉行祕密會談,消息一經宣布,震驚全世界,沈劍虹氣急敗壞地對美國媒體宣稱:「這是一場卑鄙骯髒的交易」,引來美國務院的不快。而沈劍虹在華府的外交生涯,也從此江河日下。 \n 季辛吉前往北京的頭一天,沈劍虹和老季有約,在白宮進行了會談,事後季辛吉在會談的紀錄中假惺惺地表示,他和沈談話時,一想到明天即將啟程前往北京,這是沈最想知道的事,但他卻不能走露任何風聲,看著沈完全被蒙在鼓裡,內心實在痛苦。老季把沈劍虹玩弄於掌股之間,究竟是痛苦還是高興,只有他自己知道。 \n 1973年季辛吉由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轉任為國務卿,同年10月老季訪問北京,從中國歸來後,11月19日在國務接見了沈劍虹,但從此以後,沈就見不到老季了。一直到卡特上台,范錫國務卿1977年7月訪問中國大陸後,在國會議員們的壓力下,范錫勉強接見了沈劍虹,這是沈最後一次見到國務卿,國務院中華民國事務科長李文事後評論此次接見時說:范錫是君子,較有人情味,不似季辛吉那樣無情。 \n 出身燕京大學和美國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的沈劍虹,1949年大陸變色後,沈沒有去台灣,流落在香港,自已主持一個油印的英文新聞刊物,有過一段艱困歲月。上世紀50年代後期蔣介石總統出版他的《蘇俄在中國》回憶錄,需要找人譯為英文在西方出版,經由魏景蒙的推薦和介紹,沈劍虹承擔了此書的英譯工作,獲得宋美齡的賞識,因而返台出任蔣總統英文祕書和翻譯,並在台灣政壇復出,曾任新聞局長和外交部次長。 \n 1978年12月15日卡特宣布承認中共,並和中華民國斷交,沈劍虹應高華德參議員的邀請,去亞利桑那州鳳凰城市演講,一時趕不回華府,非常狼狽。沈大使和夫人於12月29日離開華府返回台北,大使館全體館員由公使王蓬率領在雙橡園惜別送行,有人傷心落淚,那場景像極了李後主一千多年前說的:「倉皇辭廟日,揮淚對宮娥」。12月31日下午在凄風苦雨中,楊西崑主持了雙橡園的降旗閉館儀式,並引用麥克阿瑟將軍的名言,發下豪語:「我們一定會回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