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孫中山的搜尋結果,共803

  • 幾經更名 國民黨曾經沒有中國

    幾經更名 國民黨曾經沒有中國

     翻閱中國國民黨過去歷史,歷經幾次改名,甚至有段時間就只稱為「國民黨」,而沒有「中國」兩字。

  • 頭條揭密》「和平、奮鬥、救中國」 孫中山逝世前還說了什麼?

    頭條揭密》「和平、奮鬥、救中國」 孫中山逝世前還說了什麼?

    國父孫中山先生獻身革命事業積勞成疾,罹患癌症後逐漸惡化,於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逝世。他臨終前在病榻上留下了知名的7字遺言「和平、奮鬥、救中國」,成為全球華人所知曉並感念其功績的名言。除了這7字遺言之外,孫中山在臨終前與前幾日還說了些什麼?雖然在正史與教科書中不曾被提起,但仍有歷史研究者詳加考據並留下記載,據此更能貼近感受到這位偉人為國為民的胸懷。

  • 頭條揭密》國父孫中山真正死因與遺體未解之謎

    頭條揭密》國父孫中山真正死因與遺體未解之謎

    每年十月是兩岸共同慶祝「國慶日」的月份,雖然日期不同,但兩岸毫無疑義地共同認定國父孫中山先生終結數千年帝制,創建亞洲首個民主共和國,其歷史功績是永垂不朽的。但是孫中山先生的歷史與事蹟數十年來仍有許多疑點,其中有關孫中山先生的死因與遺體去向,坊間仍有許多傳聞與未解之謎。

  • 頭條揭密》接收孫中山政治遺產 陸民眾質疑:毛澤東擺哪?

    頭條揭密》接收孫中山政治遺產 陸民眾質疑:毛澤東擺哪?

    大陸每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慶祝「十一國慶」時豎立國父孫中山先生畫像的做法在大陸引來不少爭議,許多對大陸不了解的台灣人更是感到詑異。很多大陸民眾更質疑「為什麼擺放孫中山像?中華人民共和國締造者不是毛澤東嗎?」雖然中國共產黨有心要把中共塑造成孫中山革命事業的繼承人,但顯然阻力不小,此舉必然是一項艱困的政治工程。

  • 十二朝寶地!感受南京紫金山歷史風華

    十二朝寶地!感受南京紫金山歷史風華

    很多人只知道南京紫金山國父孫中山的中山陵,跟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皇陵明孝陵,但卻從不知道紫金山從戰國開始就是一個風水寳地。

  • 中國國民黨的「降書」

    中國國民黨的「降書」

     國民黨改革委員會誤認「九二共識」是過去式,提出一個為「九二共識」送終的兩岸論述,完全凸顯了改革委員會缺乏「理念、信心」,並違背「傳承、倫理」的精神,才會有捨本逐末、忘本式的主張,不但否定中國國民黨創黨精神,更違背《中華民國憲法》,片面放棄「九二共識」,並抬頭挺胸復刻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真是懦弱的「投降」行為。

  • 我們都是中國人 帶來自豪與自信

    我們都是中國人 帶來自豪與自信

     「我們都是中國人」,這句話在台灣已經越來越少聽見了。部分的台灣人可以牴觸也可以覺得不重要,但是世界不會因為沉睡中的台灣人而忽視中華民族的崛起。「我們都是中國人」,希望我們共同可以理解這句話的重要性和背後代表的意義,這句話將成為盛世與驕傲的代名詞。「我們都是中國人」,輕輕地說出這句話,慢慢體會這句話給我們帶來的自豪與自信。

  • 兩岸一家人》我們都是中國人 帶來自豪與自信

    兩岸一家人》我們都是中國人 帶來自豪與自信

    「我們都是中國人」,這句話在台灣已經越來越少聽見了。部分的台灣人可以牴觸也可以覺得不重要,但是世界不會因為沉睡中的台灣人而忽視中華民族的崛起。「我們都是中國人」,希望我們共同可以理解這句話的重要性和背後代表的意義,這句話將成為盛世與驕傲的代名詞。「我們都是中國人」,輕輕地說出這句話,慢慢體會這句話給我們帶來的自豪與自信。

  • 在兩湖煽動罷工 以奪取政權

    在兩湖煽動罷工 以奪取政權

     共產黨不僅造出「三大政策」口號,且將「三大政策」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混而為一,解釋為新的或革命的三民主義。但據國民黨人的解釋及學者研究的結果,聯俄、容共(共黨稱為聯共)祇是一時的策略,其最重的理由,就是孫中山並沒有因聯俄而拿他的主義和共產黨人妥協。

  • 孫中山初心 國民黨懂嗎

    孫中山初心 國民黨懂嗎

     是否要應聲民進黨廢除考監兩院的主張?糾結著目前的中國國民黨。三民主義、五權憲法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政治理念與憲政設計,也是《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國民黨信念的一部分。國民黨應從孫中山的原始思維來思考這個問題。 \n 孫中山的主張既是為了因應當時的需要,也有未雨綢繆、不要重蹈西方覆轍的考量。孫中山說,他的三民主義就是「打不平主義」,民族主義的主張是為了打破當時列強對中國的不平等,而民權主義與民生主義的主張都是為了防患於未然。孫中山看到當時西方民主國家的問題,權力逐漸被政治菁英、資本權貴壟斷並分贓,造成社會政治權力高度不平等與經濟貧富差距拉大。 \n 孫中山的觀察是正確的,百年以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人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也發出同樣的感嘆:「美國民主在實質上已變形為1%的人所有,1%的人所治,1%的人所享。」 \n 西方強調個人主義,「小政府」一向是民主、資本主義追求的理想藍圖,但遇到災難,又期望大政府救難。然而,有著社群主義基礎,一開始就期待一個「大有為的政府」,扮演著為人民服務與引導的角色,卻一直是東方文化重要的特性。 \n 基於國情與文化,孫中山並不主張西方的「小政府」,而認為政府應該是個好的「萬能政府」,以為百姓謀利及分配。至於要如何監督政府,讓它有足夠大的能力,又不會侵害到人民的權利?孫中山從兩個方面做出政治設計。 \n 第一個政治設計就是參考西方,特別是瑞士的經驗,認為人民必須要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等4個「政權」(權利),來約束政府在「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等5個「治權」(能力),也就是政府雖然有「能」,但是人民有「權」。孫中山將「權能」作區分,用「政權」來產生及約束「治權」。 \n 第二個設計就是讓「治權」之間也有制衡。傳統的西方民主國家是「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治權間的制衡,孫中山認為這是不夠的,因此他借重我國傳統的監察權與考試權。監察權是約束政府官員,考試權則是避免政府任用私人。 \n 透過這兩個政治設計,監察院可以彈劾、糾舉、糾正官員,罷免權則用以罷免不適任的公務人員,複決權與創制權讓人民可以選擇自己希望的政策。有了這些監督制裁的工具,人民就可以不必擔心政府會濫用其權力,反而會希望政府愈有能力愈好。 \n 中國國民黨的主張不應是廢除考監兩院,而是應提出下列兩主張,讓考監制度更完善:第一、改變現有的考監委員產生方式,讓更具有社會公信力的人才來擔任。 \n 第二、讓考監兩院更能發揮其應有功能,例如,應建議將法務部廉政署和整體政風系統,轉移歸獨立的監察院指揮監督,讓監察院有足夠的的人力和資源肅清政風、整飭貪腐,促使政府有能有節。(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 張亞中》孫中山初心 國民黨懂嗎

    張亞中》孫中山初心 國民黨懂嗎

    是否要應聲民進黨廢除考監兩院的主張?糾結著目前的中國國民黨。三民主義、五權憲法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政治理念與憲政設計,也是《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國民黨信念的一部分。國民黨應從孫中山的原始思維來思考這個問題。 \n 孫中山的主張既是為了因應當時的需要,也有未雨綢繆、不要重蹈西方覆轍的考量。孫中山說,他的三民主義就是「打不平主義」,民族主義的主張是為了打破當時列強對中國的不平等,而民權主義與民生主義的主張都是為了防患於未然。孫中山看到當時西方民主國家的問題,權力逐漸被政治菁英、資本權貴壟斷並分贓,造成社會政治權力高度不平等與經濟貧富差距拉大。 \n 孫中山的觀察是正確的,百年以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人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也發出同樣的感嘆:「美國民主在實質上已變形為1%的人所有,1%的人所治,1%的人所享。」 \n 西方強調個人主義,「小政府」一向是民主、資本主義追求的理想藍圖,但遇到災難,又期望大政府救難。然而,有著社群主義基礎,一開始就期待一個「大有為的政府」,扮演著為人民服務與引導的角色,卻一直是東方文化重要的特性。 \n 基於國情與文化,孫中山並不主張西方的「小政府」,而認為政府應該是個好的「萬能政府」,以為百姓謀利及分配。至於要如何監督政府,讓它有足夠大的能力,又不會侵害到人民的權利?孫中山從兩個方面做出政治設計。 \n 第一個政治設計就是參考西方,特別是瑞士的經驗,認為人民必須要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等4個「政權」(權利),來約束政府在「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等5個「治權」(能力),也就是政府雖然有「能」,但是人民有「權」。孫中山將「權能」作區分,用「政權」來產生及約束「治權」。 \n 第二個設計就是讓「治權」之間也有制衡。傳統的西方民主國家是「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治權間的制衡,孫中山認為這是不夠的,因此他借重我國傳統的監察權與考試權。監察權是約束政府官員,考試權則是避免政府任用私人。 \n 透過這兩個政治設計,監察院可以彈劾、糾舉、糾正官員,罷免權則用以罷免不適任的公務人員,複決權與創制權讓人民可以選擇自己希望的政策。有了這些監督制裁的工具,人民就可以不必擔心政府會濫用其權力,反而會希望政府愈有能力愈好。 \n 進入21世紀,政府內設立獨立的監察權已是趨勢。根據「國際監察組織」統計,全球目前已有超過100個國家設立了198個獨立監察機關,連歐洲聯盟都在1992年起開始有獨立監察使的設立。 \n 中國國民黨的主張不應是廢除考監兩院,而是應提出下列兩主張,讓考監制度更完善:第一、改變現有的考監委員產生方式,讓更具有社會公信力的人才來擔任;第二、讓考監兩院更能發揮其應有功能,例如,應建議將法務部廉政署和整體政風系統,轉移歸獨立的監察院指揮監督,讓監察院有足夠的的人力和資源肅清政風、整飭貪腐,促使政府有能有節。 \n(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n \n \n \n

  • 允許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

    允許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

     李的書面聲明中還誓言:「我們既經參加了本黨(國民黨),我們留在本黨一日,即當執行本黨的政綱,遵守本黨的章程及紀律;倘有不遵本黨政綱,不守本黨紀律者,理宜受本黨的懲戒。」經過辯論,大會接受李的聲明。此為國民黨容共之確定。而中共則用「聯共」一詞,以示兩黨平行合作之意。 \n 所以國民黨一全大會宣言對民族主義的解釋,認為:「民族主義實為健全之反帝國主義」,其意義有兩方面:「一則中國民族自求解放;二則中國境內各民族一律平等。」至於所謂「反帝統一戰線」,以後再說吧!所以宣言說:「當隨國內革命勢力之伸張,而漸與諸民族為有組織的聯絡。」 \n 國民黨員懷疑不安 \n (二)容共─孫中山允許中共黨員及其社會主義青年團員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而為國民黨員,以致力於國民革命事業,亦與聯俄有關。主動亦發自蘇俄及第三國際。此亦係基於策略需要,變阻力為助力。因中共以往之活動,亦隨蘇俄之意圖,而與軍閥吳佩孚、陳炯明進行聯合。因此,在孫中山允許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時,頗使一些國民黨員懷疑不安。例如國民黨廣東支部一些黨員鄧澤如等曾為此事向孫中山質疑,他們認為: \n 陳獨秀本為陳逆炯明特別賞識之人,曾自言:寧死不加入國民黨。且嘗在學界倡言,謂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為絕無學理根據,指斥我黨為落伍的政黨,總理為過時的人物。今竟率其黨徒群然來歸,識者早知其別有懷抱。黨員等致疑者久矣。 \n 查陳獨秀受蘇俄給養,組織共產黨之後,自知其共產黨人少力微,不能活動,其初乃依附吳佩孚,日頌吳佩孚之功德,指吳為社會主義實行家。無恥之言,為國人所共聞。孫中山對鄧等上述質疑的親筆批答,充分足以顯示他之容共的本意。其批答原文如下: \n 此乃中國少年學生自以為是崇拜俄國過當之態度,其所以竭力排擠而疵譭吾黨者,初欲包攬俄國交際,並欲阻止俄國不與吾黨往來,而彼得以獨得俄助而自樹一幟與吾黨爭衡也。乃俄國之革命黨皆屬有政黨經驗之人,不為此等少年所遇;且窺破彼等伎倆,於是大不以彼為然,故為我糾正之;且要彼等必參加國民黨與我一致動作,否則當絕之;且又為我曉喻之,謂民族主義者正適時之良藥,並非過去之遺物。故彼等亦多覺悟而參加。對吾黨,俄國欲與中國合作者,只有與吾黨合作,何有於陳獨秀?陳如不服從吾黨,我亦必棄之。 \n 蘇俄及第三國際要中共人員加入國民黨的目的,在牽制和影響國民黨的政策與行動。中共也就做了蘇俄外交政策的工具。第三國際曾決議:「中共應設法勸國民黨,為反歐美和日本帝國主義的共同鬥爭,將它的力量和蘇俄力量聯合一起。只要國民黨客觀上進行著正確的政策,中共就在民族革命戰線上一切運動中幫助國民黨。」懷抱此種目的,第三國際代表馬林(Maring原名Hendricus J. F. M. Sneevlet)一九二三年中在廣州時,一再催促改組國民黨。孫中山屢次對馬林說:「共產黨既加入國民黨,便該服從黨紀,不應該公開的批評國民黨。共產黨若不服從國民黨,我便要開除他們;蘇俄若袒護中國共產黨,我便要反對蘇俄。」馬林因此垂頭喪氣而回莫斯科。繼他而來的鮑羅廷,因挾有蘇俄對國民黨巨量物資的幫助,於是國民黨始有改組及聯俄。 \n 中共黨員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是在一九二二年八月孫中山因陳炯明的叛變離開廣州來到上海後,馬林即於是月二十五日訪晤孫中山,陳述中共黨員願意個別加入國民黨,孫中山予以同意。張繼即介紹中共負責人李大釗(守常)與孫中山會晤。李聲言願以個人資格加入國民黨,致力國民革命。此為孫中山容共之始。 \n 從此,即有中共黨員陸續加入國民黨。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國民黨一全大會中為討論黨章應否准許黨員跨黨問題,引起辯論。即由李大釗代表共派聲明彼等加入國民黨的目的。該次會議紀錄所記李的聲明原文如下: \n 本人(李自稱)原為第三國際共產黨員,此次偕諸同志加入本黨(指國民黨),是為服從本黨主義,遵守本黨黨章,參加的革命事業,絕對不是想把國民黨化為共產黨,乃是以個人的第三國際共產黨員資格加入國民黨,從事國民的革命事業。並望諸先輩指導一切。(另附書面聲明) \n 李的書面聲明中還誓言:「我們既經參加了本黨(國民黨),我們留在本黨一日,即當執行本黨的政綱,遵守本黨的章程及紀律;倘有不遵本黨政綱,不守本黨紀律者,理宜受本黨的懲戒。」經過辯論,大會接受李的聲明。此為國民黨容共之確定。而中共則用「聯共」一詞,以示兩黨平行合作之意。 \n 塑造左、右派的形象 \n 孫中山以及一些國民黨人對中共李大釗上項承諾的反應如何?劉成禺記有孫中山與他的一段對話如下: \n 中山云:「連俄必先收容共產黨。共產黨願全體加入國民黨,汝(指劉成禺)以為真意乎?吾知共產黨,必不然也。即如李大釗前日在大會演說,中國國民黨老前輩,當與人為善。今共產黨全體,自願拋棄共產主義,信仰三民主義,倘遭拒絕,未免示人以不廣。汝以為李大釗之言,可代表共產黨全體意見乎?」劉答曰:「幣重而言甘,誘我也。」 \n 中山云:「吾向以誠意待人,不問其誘不誘,祇問我誠不誠。故吾謂三民主義,其中能包括共產主義;共產主義,不能代表三民主義。代表大會開會,言之綦詳。」 \n 中山又云:「共產黨能守吾黨範圍,吾默化之;不能,吾自有處理之法。」 \n 共黨分子對付國民黨的方法,不是正面在否定國民黨的主義及政綱,而是在依照他們自己的意圖,替國民黨製造理論,塑造國民黨左、右派的形象,做為聯合及打擊的準備。因此就發生糾纏不清的糾紛了。早在一九二四年一月國民黨舉行一全大會時,鮑羅廷曾向國民黨人說:「國民黨好像已有左右派的分別,將來最高幹部卻要居中調和,教他一致動作。」(待續)

  • 允許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國父革命論點(九)

    允許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國父革命論點(九)

    所以國民黨一全大會宣言對民族主義的解釋,認為:「民族主義實為健全之反帝國主義」,其意義有兩方面:「一則中國民族自求解放;二則中國境內各民族一律平等。」至於所謂「反帝統一戰線」,以後再說吧!所以宣言說:「當隨國內革命勢力之伸張,而漸與諸民族為有組織的聯絡。」 \n \n國民黨員懷疑不安 \n(二)容共─孫中山允許中共黨員及其社會主義青年團員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而為國民黨員,以致力於國民革命事業,亦與聯俄有關。主動亦發自蘇俄及第三國際。此亦係基於策略需要,變阻力為助力。因中共以往之活動,亦隨蘇俄之意圖,而與軍閥吳佩孚、陳炯明進行聯合。因此,在孫中山允許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時,頗使一些國民黨員懷疑不安。例如國民黨廣東支部一些黨員鄧澤如等曾為此事向孫中山質疑,他們認為: \n陳獨秀本為陳逆炯明特別賞識之人,曾自言:寧死不加入國民黨。且嘗在學界倡言,謂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為絕無學理根據,指斥我黨為落伍的政黨,總理為過時的人物。今竟率其黨徒群然來歸,識者早知其別有懷抱。黨員等致疑者久矣。 \n查陳獨秀受蘇俄給養,組織共產黨之後,自知其共產黨人少力微,不能活動,其初乃依附吳佩孚,日頌吳佩孚之功德,指吳為社會主義實行家。無恥之言,為國人所共聞。孫中山對鄧等上述質疑的親筆批答,充分足以顯示他之容共的本意。其批答原文如下: \n此乃中國少年學生自以為是崇拜俄國過當之態度,其所以竭力排擠而疵譭吾黨者,初欲包攬俄國交際,並欲阻止俄國不與吾黨往來,而彼得以獨得俄助而自樹一幟與吾黨爭衡也。乃俄國之革命黨皆屬有政黨經驗之人,不為此等少年所遇;且窺破彼等伎倆,於是大不以彼為然,故為我糾正之;且要彼等必參加國民黨與我一致動作,否則當絕之;且又為我曉喻之,謂民族主義者正適時之良藥,並非過去之遺物。故彼等亦多覺悟而參加。對吾黨,俄國欲與中國合作者,只有與吾黨合作,何有於陳獨秀?陳如不服從吾黨,我亦必棄之。 \n蘇俄及第三國際要中共人員加入國民黨的目的,在牽制和影響國民黨的政策與行動。中共也就做了蘇俄外交政策的工具。第三國際曾決議:「中共應設法勸國民黨,為反歐美和日本帝國主義的共同鬥爭,將它的力量和蘇俄力量聯合一起。只要國民黨客觀上進行著正確的政策,中共就在民族革命戰線上一切運動中幫助國民黨。」懷抱此種目的,第三國際代表馬林(Maring原名Hendricus J. F. M. Sneevlet)一九二三年中在廣州時,一再催促改組國民黨。孫中山屢次對馬林說:「共產黨既加入國民黨,便該服從黨紀,不應該公開的批評國民黨。共產黨若不服從國民黨,我便要開除他們;蘇俄若袒護中國共產黨,我便要反對蘇俄。」馬林因此垂頭喪氣而回莫斯科。繼他而來的鮑羅廷,因挾有蘇俄對國民黨巨量物資的幫助,於是國民黨始有改組及聯俄。 \n中共黨員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是在一九二二年八月孫中山因陳炯明的叛變離開廣州來到上海後,馬林即於是月二十五日訪晤孫中山,陳述中共黨員願意個別加入國民黨,孫中山予以同意。張繼即介紹中共負責人李大釗(守常)與孫中山會晤。李聲言願以個人資格加入國民黨,致力國民革命。此為孫中山容共之始。 \n從此,即有中共黨員陸續加入國民黨。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國民黨一全大會中為討論黨章應否准許黨員跨黨問題,引起辯論。即由李大釗代表共派聲明彼等加入國民黨的目的。該次會議紀錄所記李的聲明原文如下: \n本人(李自稱)原為第三國際共產黨員,此次偕諸同志加入本黨(指國民黨),是為服從本黨主義,遵守本黨黨章,參加的革命事業,絕對不是想把國民黨化為共產黨,乃是以個人的第三國際共產黨員資格加入國民黨,從事國民的革命事業。並望諸先輩指導一切。(另附書面聲明) \n李的書面聲明中還誓言:「我們既經參加了本黨(國民黨),我們留在本黨一日,即當執行本黨的政綱,遵守本黨的章程及紀律;倘有不遵本黨政綱,不守本黨紀律者,理宜受本黨的懲戒。」經過辯論,大會接受李的聲明。此為國民黨容共之確定。而中共則用「聯共」一詞,以示兩黨平行合作之意。 \n \n塑造左、右派的形象 \n孫中山以及一些國民黨人對中共李大釗上項承諾的反應如何?劉成禺記有孫中山與他的一段對話如下: \n中山云:「連俄必先收容共產黨。共產黨願全體加入國民黨,汝(指劉成禺)以為真意乎?吾知共產黨,必不然也。即如李大釗前日在大會演說,中國國民黨老前輩,當與人為善。今共產黨全體,自願拋棄共產主義,信仰三民主義,倘遭拒絕,未免示人以不廣。汝以為李大釗之言,可代表共產黨全體意見乎?」劉答曰:「幣重而言甘,誘我也。」 \n中山云:「吾向以誠意待人,不問其誘不誘,祇問我誠不誠。故吾謂三民主義,其中能包括共產主義;共產主義,不能代表三民主義。代表大會開會,言之綦詳。」 \n中山又云:「共產黨能守吾黨範圍,吾默化之;不能,吾自有處理之法。」 \n共黨分子對付國民黨的方法,不是正面在否定國民黨的主義及政綱,而是在依照他們自己的意圖,替國民黨製造理論,塑造國民黨左、右派的形象,做為聯合及打擊的準備。因此就發生糾纏不清的糾紛了。早在一九二四年一月國民黨舉行一全大會時,鮑羅廷曾向國民黨人說:「國民黨好像已有左右派的分別,將來最高幹部卻要居中調和,教他一致動作。」(待續)

  • 無法接受俄式「世界革命」

    無法接受俄式「世界革命」

     孫中山認為國民黨協助高麗、印度、安南民族獲得獨立,是必要的。很顯然地,孫中山之聯俄與反帝,是基於中國國民革命的需要,而不能接受俄式的「世界革命」。 \n 第四種解釋認為孫中山聯俄、容共是一時的政策。其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孫中山始終沒有因聯俄而拿他的主義和共產黨人妥協。他仍然主張他提倡多年的三民主義,也毫未採用馬列共產主義的任何部分。這種解釋,是崔書琴根據其研究所得的結果。實際上,第三種解釋與第四種解釋大致相同。第二種解釋的含義,亦與第四種沒有實質上的差異,所謂政策下的一件事,即是一種策略。至第一種解釋,出於共黨的宣傳。至於孫中山聯俄、容共的本意,依據事實與原始的文獻來看,則是因應當時環境的權宜措施,而是一時策略的運用,自無疑義。至於農工政策,係根據其民生主義而定,載於國民黨一全大會宣言的對內政策中,與共黨之藉農工運動以行階級鬥爭,尤不能混為一談也。 \n 威脅廣州革命政府 \n 以下則就孫中山聯俄、容共及其農工政策的本意,以及共黨對此三者的解釋,加以探討之。 \n (一)聯俄─孫中山聯俄之起點,是自一九二三年一月二十六日與蘇俄代表越飛(Adolf A. Joffe)在上海發表聯合宣言。宣言一開始,即稱:「共產組織,甚至蘇維埃制度,事實上均不能引用於中國」;繼稱:「中國最重要最急迫之問題,乃在民國的統一之成功,與完全國家的獨立之獲得。關於此項大事業,越飛君並向孫博士保證,中國當得俄國國民最摯熱之同情,且可以俄國援助為依賴。」這是孫中山聯俄的直接文獻,足以證明他並沒有因聯俄而拿他的主義和共產黨妥協。其時孫中山因陳炯明在廣州之變而亡命上海;北方正當直系軍閥曹錕、吳佩孚之橫行。孫中山所處的環境,至為險惡。同時,蘇俄代表也在和直系軍閥所控制的北京政府頻有接觸。孫中山亦藉聯段(祺瑞)、聯張(作霖)以牽制直系的壓迫。故其聯俄,也有打破蘇俄與直系軍閥勾結之意。所以孫中山將其與越飛談判的情形,函知他的同盟者張作霖,使張瞭解其聯俄的本意。此函雖不可見,但從張的覆函原文中,可以看出孫中山的聯俄,亦有防俄之意。張之覆函有云:另紙見示與越飛談話情形,提要鉤元,全局在握,老謀深算,佩仰至深。東省接近俄疆,洛(陽)吳(佩孚)利其內侵,藉資牽掣。今得公燭照機先,預為防制,不特東省免憂後患,即國家邊局,亦利賴無窮。 \n 孫中山於驅逐陳炯明的叛軍出穗後,即於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一日經由香港抵達廣州。在香港停留五天之久,曾尋求英國當局的合作而未能成功。孫中山雖回廣州,但其所處的環境,仍是非常險惡。東江一帶陳炯明的叛軍不時進犯廣州,而廣州內部的軍隊又多腐敗,不聽號令。列強對孫中山的態度尤不友善。各國駐華公使團既拒絕孫中山收回廣州關餘的要求,英、美、法、日等國兵鑑且集中廣州省河,以威脅孫中山的廣州革命政府。為了此種情形,孫中山曾告知《字林西報》來訪的記者說:「予力不足與抗,然為四大強國壓倒,雖敗亦榮。果爾將另有辦法。」記者再三請其明示辦法,孫中山祇隱示擬與蘇俄聯盟。蓋蘇俄代表鮑羅廷時方羈旅廣州。由此亦足證明孫中山聯俄之主張,實受列強壓迫,不得已而有此對策與部署。所以孫中山在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三日批答國民黨廣東支部一些同志鄧澤如等對聯俄問題的質疑時說:「我國革命向為各國所不樂聞,故常助反對我者以撲滅吾黨。故資本國家斷無表同情於我;所望同情祇有俄國及受屈之國家及受屈之人民耳。」孫中山又曾告訴一位同志劉成禺說: \n 予(孫中山自稱)自蒞粵設立政府以來,英美日三國無事不與我為難;英尤甚,如沙面事件,派兵艦搶海關事件,皆汝(稱劉)親眼目擊。我可謂無與國矣。今幸蘇俄派人聯絡,且幫助一切重要物資,彼非厚於我,欲借國民黨以實行其在華政策耳。吾則以外交連俄,以威脅英美日;英美日能與我改善外交,何必專在俄國? \n 孫中山聯俄工作之推進,則為聘用蘇俄派遣來粵的代表鮑羅廷擔任政治顧問,以協助改組國民黨。鮑之任務,亦在藉著協助改組國民黨的工作,來實行蘇俄和第三國際的對華政策。其政策之一,即是要在中國成立一個以國民黨為中心的,反帝的國共統一戰線。據俄方資料之記述:鮑在協助國民黨改組時,曾在黨綱草案中有建立反帝統一戰線的建議,其內容為: \n 國民革命運動是以全國廣大民眾的擁護作基礎,同時,國民黨為了反帝與反對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勢力起見,對於我們的黨具有共同的目的為解放殖民地同半殖民地國家而奮鬥的其他國家民族解放運動和世界革命運動,認為有建立統一戰線的必要。 \n 反帝統一戰線不合時機 \n 鮑羅廷上項建議的企圖,就是要把國民黨的國民革命,轉變為共產國際的世界革命。孫中山認為反帝統一戰線在中國革命的策略上是不合乎時機的。他認為鮑所建議的統一戰線方案,是打擊英國在印度的利益,英國是不會忍受的;同時,這也打擊法國在安南的利益,法國以及法國急進的政治家也會仇視國民黨。孫中山認為:「高麗人、印度人、安南人,只受一個主人的統治,這比中國好。中國是由許多主人來分裂統治。中國還沒有統一,還沒有聚結足夠的力量來反抗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熸。如果僅寄望於英國工人運動或法國社會黨人同急進黨人的支持,而採取這種統一戰線是不可以的。」不過,孫中山認為國民黨協助高麗、印度、安南民族獲得獨立,是必要的。很顯然地,孫中山之聯俄與反帝,是基於中國國民革命的需要,而不能接受俄式的「世界革命」。(待續)

  • 何溢誠:孫中山徒子徒孫喊廢考監 坐失修憲談判籌碼乾脆連黨章一併廢掉

    何溢誠:孫中山徒子徒孫喊廢考監 坐失修憲談判籌碼乾脆連黨章一併廢掉

    立法院下會期可望召開修憲委員會討論修憲議題,國民黨中評委何溢誠今天表示,五權憲法為國父孫中山嘔心瀝血之作,結果孫中山的徒子徒孫卻要廢掉考監,國民黨團急於向民進黨團輸誠表態,坐失修憲談判籌碼,自挖牆腳、自毀長城,乾脆連黨章也一併廢掉算了。 \n \n國民黨中評委何溢誠表示,有別於西方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五權憲法,乃是國民黨總理孫中山先生在倫敦大英博物館圖書館寒窗苦讀、融貫東西,添加中國傳統治理模式中,考試公正、御史獨立的嘔心瀝血之作,乃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憲政體制,如今中國大陸都仿效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孫中山那些國民黨的徒子徒孫卻要廢掉考、監兩院。 \n \n何溢誠指出,另據台灣民意基金會今天公布民調,有4成7民眾贊成廢除監察院,3成9不贊成;贊成廢除考試院的也僅4成,但有4成6不贊成,顯示廢考、監並未成為台灣社會共識,甚且考、監兩院職司權能不同,廢考、監並非同一件事,不能相提並論、通案處理。 \n \n何溢誠批評,國民黨團卻急於向民進黨團輸誠表態,無怪乎,綠委當下表示歡迎,期待朝野合作,到底是從善如流還是隨波逐流,坐失修憲談判籌碼,自挖牆角、自毀長城,乾脆連「奉行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之宗旨」的黨章也一併廢掉算了。

  • 無法接受俄式「世界革命」──國父革命論點(八)

    無法接受俄式「世界革命」──國父革命論點(八)

    第四種解釋認為孫中山聯俄、容共是一時的政策。其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孫中山始終沒有因聯俄而拿他的主義和共產黨人妥協。他仍然主張他提倡多年的三民主義,也毫未採用馬列共產主義的任何部分。這種解釋,是崔書琴根據其研究所得的結果。實際上,第三種解釋與第四種解釋大致相同。第二種解釋的含義,亦與第四種沒有實質上的差異,所謂政策下的一件事,即是一種策略。至第一種解釋,出於共黨的宣傳。至於孫中山聯俄、容共的本意,依據事實與原始的文獻來看,則是因應當時環境的權宜措施,而是一時策略的運用,自無疑義。至於農工政策,係根據其民生主義而定,載於國民黨一全大會宣言的對內政策中,與共黨之藉農工運動以行階級鬥爭,尤不能混為一談也。 \n \n威脅廣州革命政府 \n以下則就孫中山聯俄、容共及其農工政策的本意,以及共黨對此三者的解釋,加以探討之。 \n(一)聯俄─孫中山聯俄之起點,是自一九二三年一月二十六日與蘇俄代表越飛(Adolf A. Joffe)在上海發表聯合宣言。宣言一開始,即稱:「共產組織,甚至蘇維埃制度,事實上均不能引用於中國」;繼稱:「中國最重要最急迫之問題,乃在民國的統一之成功,與完全國家的獨立之獲得。關於此項大事業,越飛君並向孫博士保證,中國當得俄國國民最摯熱之同情,且可以俄國援助為依賴。」這是孫中山聯俄的直接文獻,足以證明他並沒有因聯俄而拿他的主義和共產黨妥協。其時孫中山因陳炯明在廣州之變而亡命上海;北方正當直系軍閥曹錕、吳佩孚之橫行。孫中山所處的環境,至為險惡。同時,蘇俄代表也在和直系軍閥所控制的北京政府頻有接觸。孫中山亦藉聯段(祺瑞)、聯張(作霖)以牽制直系的壓迫。故其聯俄,也有打破蘇俄與直系軍閥勾結之意。所以孫中山將其與越飛談判的情形,函知他的同盟者張作霖,使張瞭解其聯俄的本意。此函雖不可見,但從張的覆函原文中,可以看出孫中山的聯俄,亦有防俄之意。張之覆函有云: \n另紙見示與越飛談話情形,提要鉤元,全局在握,老謀深算,佩仰至深。東省接近俄疆,洛(陽)吳(佩孚)利其內侵,藉資牽掣。今得公燭照機先,預為防制,不特東省免憂後患,即國家邊局,亦利賴無窮。 \n孫中山於驅逐陳炯明的叛軍出穗後,即於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一日經由香港抵達廣州。在香港停留五天之久,曾尋求英國當局的合作而未能成功。孫中山雖回廣州,但其所處的環境,仍是非常險惡。東江一帶陳炯明的叛軍不時進犯廣州,而廣州內部的軍隊又多腐敗,不聽號令。列強對孫中山的態度尤不友善。各國駐華公使團既拒絕孫中山收回廣州關餘的要求,英、美、法、日等國兵鑑且集中廣州省河,以威脅孫中山的廣州革命政府。為了此種情形,孫中山曾告知《字林西報》來訪的記者說:「予力不足與抗,然為四大強國壓倒,雖敗亦榮。果爾將另有辦法。」記者再三請其明示辦法,孫中山祇隱示擬與蘇俄聯盟。蓋蘇俄代表鮑羅廷時方羈旅廣州。由此亦足證明孫中山聯俄之主張,實受列強壓迫,不得已而有此對策與部署。所以孫中山在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三日批答國民黨廣東支部一些同志鄧澤如等對聯俄問題的質疑時說:「我國革命向為各國所不樂聞,故常助反對我者以撲滅吾黨。故資本國家斷無表同情於我;所望同情祇有俄國及受屈之國家及受屈之人民耳。」孫中山又曾告訴一位同志劉成禺說: \n予(孫中山自稱)自蒞粵設立政府以來,英美日三國無事不與我為難;英尤甚,如沙面事件,派兵艦搶海關事件,皆汝(稱劉)親眼目擊。我可謂無與國矣。今幸蘇俄派人聯絡,且幫助一切重要物資,彼非厚於我,欲借國民黨以實行其在華政策耳。吾則以外交連俄,以威脅英美日;英美日能與我改善外交,何必專在俄國? \n孫中山聯俄工作之推進,則為聘用蘇俄派遣來粵的代表鮑羅廷擔任政治顧問,以協助改組國民黨。鮑之任務,亦在藉著協助改組國民黨的工作,來實行蘇俄和第三國際的對華政策。其政策之一,即是要在中國成立一個以國民黨為中心的,反帝的國共統一戰線。據俄方資料之記述:鮑在協助國民黨改組時,曾在黨綱草案中有建立反帝統一戰線的建議,其內容為: \n國民革命運動是以全國廣大民眾的擁護作基礎,同時,國民黨為了反帝與反對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勢力起見,對於我們的黨具有共同的目的為解放殖民地同半殖民地國家而奮鬥的其他國家民族解放運動和世界革命運動,認為有建立統一戰線的必要。 \n \n反帝統一戰線不合時機 \n鮑羅廷上項建議的企圖,就是要把國民黨的國民革命,轉變為共產國際的世界革命。孫中山認為反帝統一戰線在中國革命的策略上是不合乎時機的。他認為鮑所建議的統一戰線方案,是打擊英國在印度的利益,英國是不會忍受的;同時,這也打擊法國在安南的利益,法國以及法國急進的政治家也會仇視國民黨。孫中山認為:「高麗人、印度人、安南人,只受一個主人的統治,這比中國好。中國是由許多主人來分裂統治。中國還沒有統一,還沒有聚結足夠的力量來反抗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熸。如果僅寄望於英國工人運動或法國社會黨人同急進黨人的支持,而採取這種統一戰線是不可以的。」不過,孫中山認為國民黨協助高麗、印度、安南民族獲得獨立,是必要的。很顯然地,孫中山之聯俄與反帝,是基於中國國民革命的需要,而不能接受俄式的「世界革命」。所以國民黨一全大會宣言對民族主義的解釋,認為:「民族主義實為健全之反帝國主義」,其意義有兩方面:「一則中國民族自求解放;二則中國境內各民族一律平等。」至於所謂「反帝統一戰線」,以後再說吧!所以宣言說:「當隨國內革命勢力之伸張,而漸與諸民族為有組織的聯絡。」(待續)

  • 聯俄、容共、扶助農工

    聯俄、容共、扶助農工

     國民黨內部發生非常強烈的反俄、反共、反農工運動的趨向。迨一九二七年三月,國民革命軍克上海、南京後,集中在上海的國民黨人乃籌議清黨。四月初,汪回國經上海,國民黨人要汪參與清黨,汪拒之。此時共黨則以武漢政權為中心,高喊擁護孫中山的「三大政策」,結合左派,以對抗「右派」。當汪氏到達武漢,在「三大政策」口號的歡迎下,向群眾做了擁護「三大政策」的演說。 \n 根據上述兩個中共文件,可以確定「三大政策」或「三個政策」,是來自中共中央的決議,並通知其所屬機構。中共中央決定這個名詞的原因,是中共方面發現當時「國民黨內部反對蘇俄、反對共產黨及反對勞農運動之趨向,非常強盛。」分析其原因,乃是:「階級問題。資產階級固與吾人(共黨)立於反對地位;即國民黨左派對於吾人亦不表示好感。」為了阻止這一趨向的發展,乃以汪精衛的「左派」為結合的對象,來攻擊國民黨的「右派」。所以中共中央決定:「我們(中共)幫助左派領袖,和我們合作的條件:他們(左派)固然要繼續孫中山、廖仲愷的三個革命政策;我們也需要顧及他們小資產階級的立場,對他們有所讓步。」 \n 奉之為「金科玉律」 \n 原來汪氏自一九二六年三月「中山艦事件」後,辭去他在廣州中央的黨、政、軍領導的職位,出國「養病」。共產黨的擴張行動,也因此事件受到限制。迨一九二六年底,國民革命軍在蔣介石的指揮下,到達武漢後,俄顧問鮑羅廷(Michael M. Borodin)即協同一批左派國民黨人和中共人員,建立武漢政權,以國民黨的名義,執行「最高職權」。並在兩湖地區進行農工鬥爭運動。在此情勢下,國民黨內部發生非常強烈的反俄、反共、反農工運動的趨向。迨一九二七年三月,國民革命軍克上海、南京後,集中在上海的國民黨人乃籌議清黨。四月初,汪回國經上海,國民黨人要汪參與清黨,汪拒之。此時共黨則以武漢政權為中心,高喊擁護孫中山的「三大政策」,結合左派,以對抗「右派」。當汪氏到達武漢,在「三大政策」口號的歡迎下,向群眾做了擁護「三大政策」的演說。其中說道: \n 我們總理孫先生指示我們,指示給一般民眾的,共有三條革命的路:第一,是聯合世界上革命的民族,共同來反對帝國主義,這就是聯俄政策;第二,是聯合國內的一切革命分子,來反對帝國主義,這就是聯共政策;第三,要把全國最大多數是最窮苦最受壓迫分子喚起來做革命的領導者,這就是農工政策。因為如此,國民黨才能與民眾聯合起來,使得革命成功,民眾得到利益。所以要使革命勝利,一定要按這三條大路走;(否則)就一定是失敗,一定被打倒。這三大政策雖名為三個,而實則一貫,決不能取其一而捨其餘。 \n 但在四個月以後,汪對「三大政策」便不承認了。同年十一月,汪在廣州中山大學報告〈武漢分共之經過〉時便說:「兄弟(汪自稱)到了武漢,便感覺得三民主義與三大政策並舉是很不妥當的。自從國民黨改組以來,第一次、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都未見過三大政策的名詞,這大概是去年才發生的。」 \n 在一九二七年的上半年,武漢分共之前,「三大政策」口號,響徹雲霄。一般民眾固然盲目的跟著在喊,即國民黨人如汪精衛者亦不例外。其時在武漢的宋慶齡、何香凝等,也都是跟著「群眾」在高喊擁護「三大政策」。到了這年七月十五日武漢國民黨中央討論「分共」問題時,同時也討論到「三大政策」問題。例如孫科在會中發言道:「我們可將他們(共黨)天天所喊的口號『擁護三大政策』的口號研究一下,看看是否與總理的政策相符?」孫科認為如果按照第三國的訓令對國民黨的做法,則「國民黨變成了CP的工具,將幾十年來總理的遺訓一概拋棄,將國民黨的性質、組織、歷史根本推翻。這也不是聯,也不是容,乃是降……那末,三大政策變成了兩大政策:降俄!降共!」潘雲超更在會議中指出:「還有『拋棄三大政策,即拋棄三民主義』的標語,姑無論他如何荒唐,但已足以麻醉一般民眾。貼這種標語的人,如果不是別有作用,就是沒有知識。」儘管如此,當武漢分共後,還有國民黨二屆一批左派委員,聯合中央委員中一批共產黨人,以宋慶齡為首發表了一篇《中央委員會宣言》,斥責蔣介石、汪精衛等「曲解三民主義,毀棄三大政策,為總理之罪人,國民革命之罪人」。不過,參與宣言的人,雖然仍用「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名義,但絕大多數為中共人員。可見「三大政策」名詞,雖然來自共黨的製造,仍有一些人奉之為「金科玉律」。 \n 政策可變 主義不變 \n 在孫中山改組國民黨時,除有農工方面的政策外,也有聯俄和容共的措施。至聯俄與容共是否為孫中山的政策?或政策與主義有關關係或區別?在共產黨及國民黨人方面均有不同方看法。比較起來,約有四種解釋:第一種解釋是把政策與主義混而為一,認為聯俄、聯(容)共、扶助農工三者,是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之主要內容,也就是孫中山新的或革命的三民主義。這種解釋,出自共黨之宣傳。第二種解釋認為政策是實行主義的方針或方案,扶助農工固是實現三民主義的許多方案之一,但聯俄與容共兩事,則與主義無關,只不過是政策下的一件事。這種解釋,可以胡漢民為代表。第三種解釋認為主義與政策不同,主義與政策不能相混不分,政策可變,而主義則是不變的。聯俄與容共是為應付時代和環境所取的一種政策,不能與三民主義同樣有長久的時間性。時代與環境改變了,政策也即隨之而變化的。即如孫中山有過聯段(祺瑞)政策,聯張(作霖)政策,在當時看來是重要的,必要的。時過境遷,則是過去的事。此種解釋,可以汪精衛為代表。(待續)

  • 共產黨越俎代庖

    共產黨越俎代庖

     要想確定一個人是左派或右派,祇須觀察他的言行是否違反孫中山的三大政策即可。 \n 一般國民黨人雖承認有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的事實,但不認為即能構成孫中山的「三大政策」。認為此一名詞,實為共產黨所造出的口號。例如胡漢民在清黨二週年時曾指出:在民國十六(一九二七)年正要清黨的時候,有人曾造出一種口號來,大喊總理孫先生有「三大政策」聯俄、容共、扶助農工。扶助農工,確是孫先生所定的政策之一。孫先生在民生主義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中已經說得很明白。至於聯俄、容共不過是在政策之下的一件事,不能說它也是政策。孫先生在遺囑上說:「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這比「聯俄」的意義廣大得多、根本得多了。蘇俄那時明曉得對於中國民族也是侵略壓迫,而且正在要破壞中國的國民革命,既非平等待我,更說不上聯合奮鬥,表面上不能揭穿,反而一口咬定國民黨應該「聯俄」。同時,共產黨更曉得不能容於國民黨,硬提出這個口號,一面抵制國民黨,一面做自己的護身符。他們以為既說「聯俄」、「容共」是總理的政策,國民黨同志便不能違背;如果違背了,就不是總理的忠實信徒。這實在太欺負我們了! \n 僅有七個月壽命 \n 胡氏之言,並未引起應有的重視;甚或被視為主觀的反共論調而受忽視。即如當年參與清賞的一位高級將領白崇禧將軍,四十年後在臺北接受口述歷史訪問時,還說:「民國十三年,中國國民黨改組時,總理提出聯俄、容共、農工三大政策。」 白氏是一位傑出而反共的將領。尚誤信「三大政策」出自孫中山的提示,其他人士可想而知。共產黨宣傳方法之成功及其影響之大,一位治學嚴謹而曾編纂共產黨文獻的史學家韋慕庭(C. Martin Wilbur)即曾指出: \n 共產黨攻擊蔣介石領導的團體違反「孫中山的三大政策」,這種方法相當成功。除了國民黨的資料外,多種有關中國革命的著作都接受中共指稱「三大政策」是出自孫中山的說法;並且追溯到一九二四年一月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時即形成這些政策。 \n 韋慕庭教授認為:「一九二二年夏初,孫中山的確曾決定聯俄、容共(不是與中共聯盟),並且支持工人和農人的利益。但是沒有證據顯示曾稱它們為『三大政策』,或者把它們與當時採取的其他政策分開處理。」韋教授認為:「所謂的『三大政策』,是共產黨創造的。」 \n 為進一步的了解其真相,以下則就「三大政策」的來源,作一探討。 \n 在孫中山的著述或言論中,以及國民黨的宣言或議案中,並無「三大政策」這一名詞。而這一名詞的出現,是在一九二七年初。據這年七月十五日武漢國民黨中央討論國共關係問題時,顧孟餘在會中發言指出「三大政策」的由來如下:國民黨在歷次的宣言中,本來是有許多政策。但外間宣傳的所謂三大政策,卻找遍了總理遺教,歷次宣言,以及各種決議案,找不出這麼一個東西。實在說:三大政策的歷史很短,不過祇有七個月。何以知道祇有七個月呢?因為三大政策的內容,在七個月以前還沒有定。今年(一九二七年)正月,本席由江西到武漢來,才聽見鮑羅廷同志說起三大政策,並大家要遵守;而當時他所說的三大政策,是反帝、聯俄、農工,同現在天天嚷的(按即聯俄、聯共、農工)不同。可見三大政策的內容,在正月時還沒有定,而且未經過任何會議決定,是共產黨替我們想出來的。於是各軍政治部、各報館、各團體的宣傳,祇有三大政策,絕不提起三民主義。但我們知道:第一,所謂三大政策的歷史很短,不出七個月;第二,所謂三大政策,未經任何會議決定,是共產黨的越俎代庖。 \n 顧氏當時屬於國民黨「左派」,是武漢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政治委員會委員,且為該會的主席團主席之一,兼武漢中央宣傳部部長。算是當時武漢政權的權力中心人物。顧氏之言,相當客觀而可信。 \n 聯俄、聯共、農工 \n 另據一九二七年五月中上海出刊的《進攻週刊》載有梁紹文《三大政策的來源》一文,記述鮑羅廷這年一月十一日在武昌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歡迎蔣介石總司令席中演說的一段話如下:今日能夠得到武漢,今日能夠在這個地方宴會,是誰的力量呢?並不是因為革命軍會打仗。所以能夠到這裡的,乃是因為孫中山先生定下了三大政策,依著這三大政策做去,所以革命的勢力才會到這裡的。什麼是孫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呢?第一是聯俄政策,第二是聯共政策,第三是農工政策。 \n 梁文所指「三大政策」的由來,與顧孟餘所言略同。今據中共文獻,陳獨秀早在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在其機關報《嚮導》所發表的《什麼是國民黨左右派》一文,即有「三大政策」的意思。文中指出:「在策略上,(國民黨)左派懂得要實現反對帝國主義與軍閥的國民革命,國外有聯合蘇俄、國內有聯合工農階級及共產黨之必要;右派則反對蘇俄,反對共產黨,反對工農階級」;又云:「左派為了要實行三民主義,便不得不採用聯俄,與共產黨合作,不反對階級鬥爭這些實際需要的政策。」這顯然是「三大政策」的最早根源。惟「三大政策」名詞的出現,一直要到一九二七年一月三日中共中央《區秘通信七號》,始有「三個政策」名詞的出現。該通信傳達「最近中央(中共)特別會議,關於國民黨左派問題議決案」有云:「社會的左右派,和一個政黨內的左右派既然不能混同;贊成解決土地問題的國民黨左派,現在又還未成胎。所以祇好承認一些贊成繼續孫中山、廖中愷的聯俄、聯共、和輔助工農這三個政策的分子是左派。反對者便是右派。」中共北京地方委員會顯然依照其中央的指示,在這年二月十日的一項報告中指出:「要想確定一個人是左派或右派,祇須觀察他的言行是否違反孫中山的三大政策即可。本黨(中共)中央委員會最近通過以這三大政策作為左派的標準。」 \n (待續)

  • 冷眼看丟掉理念的國民黨

    冷眼看丟掉理念的國民黨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爆發論文抄襲風波,雖然這場補選乍看好像勝負已無懸念,比較令人關注的話題,卻是國民黨為何在民進黨鋪天蓋地的政治追殺中,絲毫看不出停損點,只見其不斷發生各種難堪的事件?這主要來自國民黨人只有意識到要在選舉中存活,卻沒有意識到如果沒有重構恢弘的政治理念,不斷隨著民進黨的政治議題起舞,則後面再有任何大型選舉,都很難避免落敗的命運。 \n 首先,對孫中山先生的政治藍圖,真正願意靜下心來認識與探討的國民黨人就已幾希。要不就是某些支持國民黨的智庫學者,長期抱持著孫中山各項主張絲毫不可更改的觀點。這使得國民黨的政治理念始終處在被綁架的狀態中,沒有辦法經由辯論展開更新與進化,只能保持自己處在幻想中的原狀。 \n 這其間最嚴重的問題,莫過於面對中國崛起,引發美國的疑慮,進而爆發美陸衝突的處境,國民黨人一籌莫展,當「中國」這一政治概念已經全面倒向大陸,國民黨無法對台灣民眾釋疑,替大家尋覓出路,這時候空談孫中山任何政治理念都有如顛倒夢想,無法引起社會的支持。孫中山平素最愛讀書,從讀書中不斷發展自己的主張。國民黨真喜歡讀書者沒有幾人,當學歷都要靠抄襲別人的論文來取得,這樣的黨人說自己繼承孫中山的理想,其誰能信? \n 國民黨人怎不反思:自己本來是個書生組成的政黨。整個國民革命的歷程,參加者清一色都是知識青年,現在怎麼淪落到政治人物要靠學歷來漂白?當前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從最高層到最基層,學歷有問題者比比皆是,掀開來無不令人怵目驚心,但輿論就是雙標。正就是在大家不言說的潛意識中,民進黨是草莽政黨,國民黨是書生政黨,就這件事情而言,社會本來就對民進黨沒有期待,卻會放大鏡檢視國民黨是否還保有自己的風格。 \n 國民黨人何不靜下來想些更大格局的問題:如果孫中山復生,他會如何看待「九二共識」這個議題?孫中山當年為維護《臨時約法》,在廣州召開國會非常會議,組成護法軍政府,該政府從未獲得列強承認,各國始終承認的是北洋政府,卻從來不影響護法軍政府在當時國人心中象徵的希望。當國民黨人只想偏安於台灣一隅,在每個單一選舉中獲得勝利為心滿意足,卻對於整個中國的未來毫無想像或主張,真不知其對九二共識的堅持,對國人會有任何號召或意義? \n 國民黨不只不關注整個中國的民主或人權,甚至連這陣子長江水患帶給大陸人民的苦難都無感,更對於美國亟思鬥爭大陸,並挾持台灣來當兩強衝突間的犧牲品,表現得事不關己。這種毫無存在感的政黨,竟然敢聲稱自己堅持孫中山的政治理念,卻跟著民進黨高喊要修憲廢除考試院與監察院。任何對中華民國還有情感的人,如果不想精神錯亂,最好的作法,就是持續冷眼看著國民黨還要墮落到什麼時候,才會知道自己已來到生死存亡的關頭。 (作者為心學思想研究者)

  • 陳復》冷眼看丟掉理念的國民黨

    陳復》冷眼看丟掉理念的國民黨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爆發論文抄襲風波,隨著李眉蓁仍在競選尚未落幕,雖然這場補選乍看好像勝負已無懸念,比較令人關注的話題,卻是國民黨為何在民進黨鋪天蓋地的政治追殺中,絲毫看不出停損點,只見其不斷發生各種難堪的事件?這主要來自國民黨人只有意識到要在選舉中存活,卻沒有意識到如果沒有重構恢弘的政治理念,不斷隨著民進黨的政治議題起舞,則後面再有任何大型選舉,都很難避免落敗的命運。 \n 首先,對孫中山先生的政治藍圖,真正願意靜下心來認識與探討的國民黨人就已幾希。要不就是某些支持國民黨的智庫學者,長期抱持著孫中山各項主張絲毫不可更改的觀點。這使得國民黨的政治理念始終處在被綁架的狀態中,沒有辦法經由辯論展開更新與進化,只能保持自己處在幻想中的原狀。 \n 這其間最嚴重的問題,莫過於面對中國崛起,引發美國的疑慮,進而爆發美陸衝突的處境,國民黨人一籌莫展,當「中國」這一政治概念已經全面倒向大陸,國民黨無法對台灣民眾釋疑,替大家尋覓出路,這時候空談孫中山任何政治理念都有如顛倒夢想,無法引起社會的支持。孫中山平素最愛讀書,從讀書中不斷發展自己的主張。國民黨真喜歡讀書者沒有幾人,當學歷都要靠抄襲別人的論文來取得,這樣的黨人說自己繼承孫中山的理想,其誰能信? \n 國民黨人怎不反思:自己本來是個書生組成的政黨。整個國民革命的歷程,參加者清一色都是知識青年,現在怎麼淪落到政治人物要靠學歷來漂白?當前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從最高層到最基層,學歷有問題者比比皆是,掀開來無不令人怵目驚心,但輿論就是雙標。正就是在大家不言說的潛意識中,民進黨是草莽政黨,國民黨是書生政黨,就這件事情而言,社會本來就對民進黨沒有期待,卻會放大鏡檢視國民黨是否還保有自己的風格。 \n 國民黨人何不靜下來想些更大格局的問題:如果孫中山復生,他會如何看待「九二共識」這個議題?孫中山當年為維護《臨時約法》,在廣州召開國會非常會議,組成護法軍政府,該政府從未獲得列強承認,各國始終承認的是北洋政府,卻從來不影響護法軍政府在當時國人心中象徵的希望。當國民黨人只想偏安於台灣一隅,在每個單一選舉中獲得勝利為心滿意足,卻對於整個中國的未來毫無想像或主張,真不知其對九二共識的堅持,對國人會有任何號召或意義? \n 國民黨不只不關注整個中國的民主或人權,甚至連這陣子長江水患帶給大陸人民的苦難都無感,更對於美國正在每天亟思鬥爭大陸,並挾持台灣來當兩強衝突間的犧牲品,表現得事不關己。這種毫無存在感的政黨,竟然敢聲稱自己堅持孫中山的政治理念,卻跟著民進黨高喊要修憲廢除考試院與監察院。任何對中華民國還有情感的人,如果不想精神錯亂,最好的作法,就是持續冷眼看著國民黨還要墮落到什麼時候,才會知道自己已來到生死存亡的關頭。 \n(作者為心學思想研究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