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守舊的搜尋結果,共07

  • 郭痛批中常委守舊迂腐  參選與否9/17前確定

    郭痛批中常委守舊迂腐 參選與否9/17前確定

    郭台銘自今年4月17日正式從黨主席吳敦義手中接下榮譽狀,投入黨內總統初選,7月中初選失利後神隱,再度現身就是823與柯王同台,昨天還親自送月餅給柯媽媽與王金平,甚至派幕僚前去了解連署規定,參選動作愈來愈大。

  • 《翻爆午間精選》郭台銘退黨 批國民黨中常委守舊迂腐

    《翻爆午間精選》郭台銘退黨 批國民黨中常委守舊迂腐

    ◎郭台銘退黨 批國民黨中常委守舊迂腐

  • 藍縣市迎新三通 綠政府守舊三不

     滿載農產品的貨輪,19日開啟高雄到平潭的首航,台中市25日也將把14公噸的茂谷柑送到香港,「貨出去」不再是口號,藍營縣市將迎來通商、通航、通遊客的「新三通」;反觀中央的民進黨政府,仍持續以嚴詞回應陸方,直接表明「中共不可信」,不斷加碼叫陣,彷彿回到了30多年前的「舊三不」。

  • 兒童讀經 創新而非守舊

     中國大陸教育界有三大事,首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視察時說過:「很不贊成把古代經典詩詞和散文從課本中去掉,應該把這些經典嵌在學生的腦子裡,成為中華民族文化的基因」。 其二是中共十八大五中全會公報明定要「推動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普及高中階段教育,逐步分類推進中等職業教育免除學雜費」。其三是大陸國務院印發《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都對教育下一代會產生長遠影響。 \n 而與此同時,有報導稱約有7成上海居民沒有讀過《論語》,人文薈萃的上海猶如此,可想而知,全國平均一定更低。這就好比在以基督教文化立國的西方強國,有7成居民沒有讀過《聖經》,是難以想像的。 \n 習近平說:「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學習和掌握其中的各種思想精華,對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很有益處。學史可以看成敗、鑒得失、知興替;學詩可以情飛揚、志高昂、人靈秀;學倫理可以知廉恥、懂榮辱、辨是非」。這對同屬中華民族的兩岸社會來說,正是大義凜然,無懈可擊的。 \n 作為中國傳統文化代表的《論語》(以及其他四書五經等文化經典)曾經是中國人上學啟蒙讀本,利用兒時記憶好,反覆吟誦,熟知於心,俾能培養人格,並日後理解應用。可惜民國初年,教育官僚如蔡元培、胡適等廢除考試,推行全盤西化,棄自家瑰寶而盲目崇洋,當時縱或因外侮內亂,而有一定原由,但也等於完全摧毀了中華民族僅剩的一點自尊和自信。 \n 當時有識之士學者如辜鴻銘、方東美、馮友蘭等大聲疾呼不可,可惜卻也沒有能夠力挽狂瀾,可惜綿延兩千年的優良學習文化的傳統於焉斷流。這斷流一直等到以習近平為中心的中共中央的「創新發展、協調發展、綠色發展、開放發展、共用發展」的統一思想,才比較有機會開始續流,這機遇何其寶貴。讀經運動已在兩岸民間小規模行之多年,台灣就有不少論述和臨床統計,認為兒童讀經對教育下一代有很大的加分。 \n 習近平於10月訪英,在倫敦金融城發表演講時說:「誠如英國哲學家羅素所說:『只有中國人最了解自己』,『只有他們自己慢慢摸索出的解決辦法才是長久之計。」羅素於1924年 5月4日在美國接受專訪時就說過:『從許多方面看,中國是我所見到過的最偉大的國家,不僅是人數上和文化上的,依我看來更是智慧上最偉大的國家。我從未見過一個文明是如此的有胸襟,如此的實事求是,如此的願意面對現實而不是將現實扭曲成某種特別的型態。」 \n 驗諸今天,不得不佩服羅素觀察入微而高瞻遠矚的認知,這只是一位外國學者對中國的讚譽,無需自負,但當局開始重視經典教育,更是難得。 \n 希望大陸教育當局把握機遇,將經典教育納入公立正規教育系統,普及兒童讀經,讓中國下一代更有機會成為更有智慧的偉大國家,這不是守舊而是創新。(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 預官選才守舊  智力測驗廢了吧

    預官選才守舊 智力測驗廢了吧

    近幾年軍方形象因幾個負面新聞事件跌到谷底,讓外界質疑軍方訓練的思維是否已經老舊?世新大學前校長、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教授賴鼎銘,今日投書《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指出,雖然軍方爭議事件不斷,但是他最近到東引探親,發現軍方的懇親會辦得很成功,深表肯定。 \n賴鼎銘指出,在他的年代若當兵抽籤抽到東引,通常全家都會忐忑不安;因為那是國之北疆,又是反共救國軍的根據地,誰抽到都會腳軟,家屬更會憂心不已。而他的小兒子最近到東引當兵,他參加國軍懇親會才發現東引是一個很漂亮的小島,生活機能堪稱多元。除了返台不便,物價稍高之外,一切都還不差!最令他感動的是東引指揮部各級主管在碼頭迎接及送行,開明態度讓家屬放心不少。 \n不過,作者同時也建議軍方在考選人才的思維還是要多加調整。例如預官考選,還在考計算機概論及智力測驗,考題並未能跟上時代,很容易因此錯失良才。 \n

  • 文│學│向│外│看-一次穩妥守舊的選擇

    文│學│向│外│看-一次穩妥守舊的選擇

     近年來的諾貝爾文學獎,在瑞典可以看到兩個文學圈子的評選取向:一是瑞典學院門外的文學圈子,在公佈諾獎前十分鐘,他們的代表往往應邀到電視台座談,他們不僅預測,而且表達自己的看法,只是沒有遴選的權力。二是接著而來公佈諾獎的瑞典學院。這兩個圈子有時可能達成一致,或者說第一個圈子預測成功,有時則出人意料,爆了冷門。2014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有猶太血統的法國小說家派屈克.蒙迪安諾(Patrick Modiano),屬於後一種情況。 \n 避免爭議的聰明選擇 \n 這次瑞典電台特邀的兩位評論家,一是村上春樹作品的女翻譯家和作家由紀子·杜克(Yokiko Duke),二是瑞典電視台文化新聞部的評論家米勒絲(Ulrika Milles)。這一安排,表明這個文化圈子看好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節目過程中,電視鏡頭還多次推到瑞典記者親臨的非洲大地,回顧歷年來非洲的獲獎作家,例如,奈及利亞的索因卡、南非的戈迪默的獲獎及其特殊的反專制、反種族隔離的意義。因此,有人希望這次能頒獎給肯尼亞作家恩古齊.瓦.提安哥。米勒絲的一個新思路是,文學獎也可以頒發給只寫散文的作家,例如白俄羅斯女作家斯維拉娜.亞曆塞維奇(Svetlana Aleksijevitj)。這類預測和希望表明,瑞典學院外的文學圈子對諾獎評選有一種突破「歐洲中心主義」的期待,以及突破偏重詩歌、小說和戲劇的文學傾向。但是,那些諾獎評委顯然沒有這樣的「糾偏」的欲望和新思路。 \n 瑞典學院頒獎蒙迪安諾的理由是:「因為記憶的藝術,他藉以把最難發覺的人的命運和占領區未被寫過的人生世界展現出來。」 \n 諾獎公佈後,米勒絲的第一反應是:這次頒獎,與去年頒獎給加拿大女作家孟若的思路是一致的。換言之,這是謀求穩妥,避免招致過多非議的一種選擇。像她一樣,其他接受採訪的評論家對這次頒獎也無法挑剔,有人認為這是一種「太聰明的選擇」。這句話隱含的貶褒意味,瑞典讀者也許不難理解。 \n 古典和現代揉為一體 \n 瑞典電視台特邀的翻譯家朗讀了蒙迪安諾新近的小說《猶太少女朵拉》(Dora Bruder,1997)和《小首飾》(La Petite Bijou,2001)中的兩個片段。前者作者藉自己的見聞、舊報紙的尋人啟事、官方的個人檔案、私人信件等素材,剪裁出一位魂斷集中營的猶太少女的故事,帶有偵探小說的特色。後者的主人公是一個綽號「小首飾」的女子,美麗卻脆弱,不知道父親是誰,又被母親遺棄。作者讓她在「尋找」中與納粹占領法國的日常生活聯繫起來。 \n 蒙迪安諾的小說已有不少中譯本,瑞典文譯本更多。1968年的處女作《星形廣場》,在德國被視為後奧斯維辛寫作的重要代表作。但這是一本有爭議的小說,作為猶太人的主人公米洛維奇,是一個十分複雜的人物,像萬花筒的玻璃碎片一樣,幻變出各種各樣的角色。作品還夾雜著不少謾罵猶太人的汙言穢語。因此,該書至今還沒有譯者想把它譯為英文。他的最佳小說,也許是1978年出版的《暗店街》,描寫一位在納粹占領巴黎期間失去記憶的猶太人。他以私人偵探為業,試圖尋找自我的認同。在藝術上,蒙迪安諾的小說有古典性和現代性揉為一體的特徵,他繼承傳統小說的寫法,又借鑒了不少現代派表現手法。 \n 應突破歐洲中心主義 \n 筆者在〈信仰與懷疑──猶太裔諾獎作家的文學主題〉(《百年桂冠》2004年)一文中,論述了以匈牙利作家凱爾泰斯(2002年得主)為代表的十三位猶太裔諾獎作家的文學主題。他們的主題與蒙迪安諾的主題同中有異。蒙迪安諾更多地聚焦於猶太人對自我的懷疑或身份認同的迷惑。猶太人所遇到的問題,實際上是社會弱勢群體的許多人都可能遇到的問題,因此,頒獎給蒙迪安諾仍然是有意義的。但是,如果更多地注意那些仍然為正義而勇敢抗爭的非歐洲作家,那些在諾獎提名長名單上不難發現的傑出作家,那麼,諾貝爾文學獎才有可能突破舊有的「歐洲中心主義」,成為真正具有世界性的文學獎。不難看出,這一點,既是諾獎評委之外的瑞典文學圈子的期待,也是許多非歐洲讀者的期待。

  • 池塘模式守舊 文創產業「少未來」

    文化創意產業近來成為大陸各地熱門上馬項目,各省市推出的文創園區更多如繁星,卻也面臨「有頭有尾,缺中、少未來」的困境,單有園區能否將文創商品化、市場化與產業化,大有疑問,畢竟創意需要文化積累醞釀,而商品必須瞭解海內外市場消費需求,難以一蹴可及。 \n不久前,台灣知名瓷器公司法藍瓷在北京舉行「兩岸文化創意大賽」決賽頒獎,冠軍得主由台灣雲林科技大學的郭喆辰與朱怡儒獲得,亞軍與季軍分別是江西的劉強、景德鎮的索里與羅晟,此賽事有趣在於入圍決賽的十五支隊伍,須準備「營銷方案」,向評審推銷自己產品賣點。 \n添加「營銷」概念是法藍瓷總裁陳立恆的主意,間接突顯大陸文創產業難以「升級」的困境。本月初在廈門舉行的文創交易博覽會上,曾參與大陸文化部《文化產業振興規畫》課題的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院長范周指出,文創須擺脫「池塘模式」,不能魚兒聚集了,然後給個「某某園區」牌子之後就沒了。 \n廈門烏石浦油畫村正是「池塘模式」的縮影,烏石浦形成聚落後變成文創園區,畫家轉移到海滄,又再掛個產業園區牌子,但對個別油畫家而言,還是不知海外市場需求,園區也未提供畫家轉型資訊,依然畫著一幅廿幾元人民幣的商業畫作。 \n創意商品強調高附加價值,但大陸文創產業現在是「有頭有尾,缺中、少未來」。中國有五千年悠久歷史文化(頭),加上政府政策支持設園區(尾),文創產業理所當然大有錢途,問題是文化如何醞釀出創意、再轉化成商品的「中段」,大陸學者與官方卻甚少著墨。「少未來」是不瞭解市場,因為人作嫁代工廿年而頗有感觸的陳立恆指出,大陸一年出口卅億件陶瓷、平均單價二毛五分美元,「我們在幹什麼?」將營銷概念置入創意比賽,目的是希望參賽者瞭解市場,畢竟創意要經歷市場考驗,成功商品化後方能成為產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