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寫詩的搜尋結果,共138

  • Selina過世爺爺手寫詩曝光 求救網友淚喊誰解釋給我聽

    Selina過世爺爺手寫詩曝光 求救網友淚喊誰解釋給我聽

    亞洲女子天團S.H.E成員Selina,近來不僅成立「任真美好」公司,更將觸角伸向食品業成立全新品牌,積極發展副業的她,獲得各界一致好評,時常在社群平台分享生日常的她,昨(4日)分享爺爺送她的手寫詩,由於如今老人家已經過世,讓她向網友求救:「現在他不在了,誰能解釋給我聽呢?」

  • 【政新鮮】姑姑預言陳柏惟被罷機率 寫詩送他盼「君莫鬪」

    【政新鮮】姑姑預言陳柏惟被罷機率 寫詩送他盼「君莫鬪」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日前遭罷免成功,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也因挺萊豬立場鮮明而被點名罷免,自曝和陳柏惟是同一陳氏宗親的國民黨立委陳玉珍接受《中時新聞網》訪談,認為他被罷免的可能性相當高,並以「姑姑」的身分寫詩勸他「君莫鬪」,不要用互鬥的心理去處理國家大事,並期許他能好好耕耘基層,因為政治的經營並非一朝一夕,不管網路上的聲量有多高,還是要腳踏實地。 \n「吾族傳家惟存厚,諸般善念照春秋,處世無他但率真,萬民鑒察君莫鬪」,陳玉珍寫了這首詩送給陳柏惟,她解釋道,陳氏家族的傳家之道是要存仁厚,且以正面善念的心態來做事才會留下歷史,並認為在這個人世間,不管處理任何人事物都應該坦承率真,最後則勸他君莫鬪,希望他不要用互鬥的心理來處理國家大事。 \n「我覺得陳柏惟能當選實在是一個奇葩,也是異數,但由於他是單槍匹馬一個人作戰,很肯定他的當選。」,陳玉珍說道,當選立委就是民意代表,應該服務選民為民喉舌,不過就她在立法院所見,對蔡政府開放美國萊豬進口政策,有高達6、7成的民眾都反對,認為他所屬的基進黨又不是民進黨的附隨組織,應該要表達的是選區民眾的意見,而非跟隨民進黨投票,對他這樣的行為感到很遺憾。 \n針對民進黨質疑割萊委罷免案的正當性,陳玉珍則表示,不能他們提罷免就是公民行動,其他人提罷免就叫作報復性行為,這些都是公民可以自主展現自己權利的機會,應該正面來看待,認為總統蔡英文兩度發言護捷,大概是不希望王浩宇罷免成功之後,第一張骨牌倒了,萬一接下來黃捷也遭到罷免,那會產生很大的骨牌效應,可能進而演變成是對總統的不信任投票,最後陳玉珍也提到,現在防疫當頭,蔡總統要做的是「實事」,應該多關心醫護人員的狀況,而不是把重心放在呼籲黃捷支持黃捷上面,這樣有失總統的格。

  • 陳柏惟不認姑侄關係 陳玉珍寫詩勸:不用那樣鬥來鬥去

    陳柏惟不認姑侄關係 陳玉珍寫詩勸:不用那樣鬥來鬥去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先前自曝,和基進黨立委陳柏惟為同一陳氏宗親,按照輩分來說,陳柏惟應該叫她姑姑,陳柏惟則否認兩人有親屬關係。對此,陳玉珍表示,陳柏惟不想承認是陳氏宗親會沒關係,但也坦言家族終有人對此很看重,認為不要忘本,也寫詩送給陳柏惟,期許他心存仁厚、用善念做事,不用那樣鬥來鬥去。 \n \n陳玉珍昨接受媒體人羅友志專訪,在網路節目「老實樹ONLINE」中談及陳柏惟一事,強調兩人沒有過節,進立法院的第一天還有聊天。對於陳柏惟不承認自己是陳氏宗親會,陳玉珍認為沒關係,「他有去祭祖啦」,也不是特別提的,剛好跟記者聊到,但也說家族裡有人看得很重,認為不要忘本,因為金門人注重傳統。 \n \n節目中,陳玉珍也寫了一首詩送給陳柏惟,並由羅友志代為書寫,「吾族傳家惟存厚,諸般善念照春秋,處世無他但率真,萬民鑒察君莫鬪」,期許陳柏惟心存仁厚、用善念來做事,處事坦承率真,接受百姓檢驗,不用那樣鬥來鬥去,也希望他越做越好,至於罷免是台中人的選擇,但以他的個性會很辛苦。 \n \n此外,被問到韓國瑜、朱立倫、江啟臣、周錫瑋若掉到河裡要救誰?陳玉珍回答,和周、江互動比較多,若要選一個,會救周錫瑋,因為他人不錯、很正派,也很有才華。 \n \n另被問到,吳怡農、蔣萬安、江啟臣,誰適合當老公、小王、情人?陳玉珍則說,江啟臣中規中矩適合當老公,小王選了吳怡農。

  • 教學心境化作詩 蔡凱文感念父母

    教學心境化作詩 蔡凱文感念父母

     「比起讓學生寫出一篇六級分的文章,更多時候,我會希望他們弄懂自己想做什麼,弄懂怎麼去活得快樂自在。」自大四開始為人補習寫作的詩人蔡凱文,將8年來的教學心境,化為〈作文課〉一詩,從老師角度,溫柔教導學生在學識之餘,如何珍惜夢想,珍惜愛。從527首新詩作品中脫穎而出,昨(12)日獲得第41屆時報文學獎新詩組首獎。 \n 〈作文課〉寫的是對學生投注的情感,但現就讀於中興大學中文所的蔡凱文,致詞時則以學生角度,對教導過他的詩人丁威仁表達感謝之意。對蹲在地上、興奮紀錄孩子得獎時刻的父母,他更是感謝,「謝謝你們在我志願選填中文系時,沒說中文系沒前途,就讓我不填。」 \n 蔡凱文表示,高一時因師長建議開始嘗試寫詩,他喜歡音樂,詩的簡短輕薄,讓他聯想到音樂歌詞,能用簡短篇幅精準描述情緒,閱讀一首詩時,甚至能看到一個世界。此回獲得時報文學獎,對他意義非凡,「寫詩寫到現在10多年,終於能達到許多景仰前輩的第一步,好像寫作從現在正才開始。」 \n 評審焦桐表示,〈作文課〉是一首論創作的詩,說話者是一位老師,教導學生從觀察周遭的世界開始,如何收斂情緒,靜觀各種生活的瑣事;又如何閱讀,如何珍惜夢想,珍惜愛,把握吉光片羽的靈感等等。修辭多採取比喻、暗示的方式,使用隱喻很流暢自然。 \n 蔡凱文表示,多年前就寫下〈作文課〉,期間,他一邊修改,一邊結合上課的感受,不斷思考自己究竟想帶給學生什麼,「例如裡面有一段:『想握著你的手/教你愛的筆順/更多時候,比起修辭或結構/我更希望你能弄懂自己/正要發芽的夢想』。這首詩,寫了我想對所有教導過的學生說的話。」

  • 羅智強耍浪漫 結婚20週年寫詩送老婆竟遭回:有完沒完啊!

    羅智強耍浪漫 結婚20週年寫詩送老婆竟遭回:有完沒完啊!

    台北市議員、國民黨革實院院長羅智強監督政府絕不手軟,態度相當堅毅。適逢結婚20周年,羅智強罕見耍浪漫,寫了一首詩送給老婆當禮物,沒想到卻被潑了冷水。 \n \n羅智強昨(11)日在臉書表示,結婚20周年,寫了一首詩《小提琴之歌》給老婆當20周年禮物。詩中提到「我的空白 在指捺間填滿 撫觸妳單薄的肩胛 似是溫柔地初吻」「妳幽幽地低吟 知道了我的喜悅與憂傷」「妳可以帶著我說不出的感動漫舞 那是無須詞綴的語言 我會用曳曳的長弓輕和 一起謳詠…信步的拾起 歲月裡每一個屬於記憶的 聲音」。 \n \n羅智強問老婆感不感動?沒想到被老婆瞪了一眼,說「20年前你寫這首詩騙我,騙了20年,有完沒完啊!」 \n \n網友看了兩人互動後笑說,「就這樣打發啦,太座也太好騙了吧」「原來羅立委是談琴高手」「太座被騙得甘願又甜蜜,我猜得沒錯吧?」也有不少人誇羅智強「好男人不易尋,小強應該走藝文界才是」「好深情的流露真羨慕永遠不變」「被政治耽誤的作家,文青少年,蔡應該找你的」。

  • 佛寺渡童年 愛羅以詩畫開啟人生之光

    佛寺渡童年 愛羅以詩畫開啟人生之光

     人手一機的時代,詩人愛羅近年接連推出作品《孵夢森林.愛羅手機攝影詩集》及《在你的瞳孔裡種詩‧愛羅手機詩攝影》,分享她如何透過手機鏡頭,看見世界充滿詩意的另一面。但其實從小無父無母,在佛寺長大的她,也因為不一樣的童年,擁有一雙總能從世間冷暖中,瞥見希望火光的眼睛。 \n 跳上巴士 離開無血緣奶奶 \n 愛羅表示,父母親從小因各自原因離開她身邊,父親的養母不忍看見年僅3歲的孩子顛沛流離,就將愛羅帶在身邊,「我與她沒有血緣關係,但她就像是我的奶奶、父母一樣養育我。在奶奶扶養我以前,她因為我的爺爺去世而看破塵世,出家當尼姑,我就這樣跟她在佛寺長大,茹素10年。」 \n 小女孩以佛寺為家,在誦經聲及暮鼓晨鐘中度過難熬童年。學校中的同學覺得她古怪,說她是無父無母的怪物。奶奶也對她管教嚴厲,課業成績不好會挨揍,跪三炷香的時間。當有人過世了,她還要穿起袈裟與奶奶一起到往生者家中念經,「我知道我與其他人不一樣,所以我在13歲就逃離了,我想認識更多的世界。」 \n 愛羅表示,她依稀記得有位姑姑在台北,在不知電話與地址的狀況下,跳上苗栗往台北的巴士。沒想到奶奶聽到風聲,一路追到巴士前,「發車前,她不斷在外面拍打車窗,但我很怕她要我回去,堅決不開。直到車慢慢發動,她開始追逐公車,我才打開車窗,接過她丟來的包裹。」 \n 打開一層層包裹密實的布巾,愛羅發現,裡頭不只有錢,還有寫著姑姑地址與電話的紙條,「我看到那張紙條,忍不住就在車上大哭起來。就算是現在,每想到她在車子旁奔跑的畫面,還是會落淚。我也很難過,奶奶其實對我很好,她對我嚴格是希望我成為一個好人,但我還是堅持要走。」 \n 心中藏話 詩作搭配影像 \n 離開佛寺的愛羅,性格不脫童年環境帶來的影響。愛羅表示,在佛寺中長大,讓她學會心中藏話,「我的生活周遭都是大人,而我只是小孩,大人不會聽小孩說話,當相處有摩擦,我會把話藏在心裡。我喜歡寫詩,也是想將這些話迂迴的說出來。」 \n 愛羅開始寫詩,是在部落格崛起時,她將自己對生活所見所思分享在網路上,越寫越精煉,直到有位詩人網友告訴她:「妳的詩寫得真好。」她才明白原來自己在寫詩,在網路漸漸打開知名度,並陸續獲得吳濁流文藝獎現代詩獎及鍾肇政文學獎現代詩獎等獎項。 \n 愛羅表示,即使是他人幫忙糾正一個錯字,她也會將他視為自己的老師,感恩對方指正,這股感恩一切的價值觀,也源自她從小在寺中看遍信眾求佛時訴說的各種苦痛,人間如此不易,自己能安然活到現在,已非常幸運,凡事都值得感恩與珍惜。 \n 愛羅近年致力將詩作與手機攝影結合,有詩作搭配影像,也可從影像中看見詩意。她形容,手機攝影是另一雙體察世界的眼睛,透過鏡頭的感光度、畫素中,從中延伸出肉眼不可見的世界,讓人人領略到手機攝影,也能夠呈現詩畫意象。

  • 陳玉珍年輕「黑白照」曝光 寫詩創作:體驗幸福願時光停止

    陳玉珍年輕「黑白照」曝光 寫詩創作:體驗幸福願時光停止

    民進黨立委賴品妤日前在Instagram上曬出火辣爆乳照片,引發網友熱議,國民黨立委陳玉珍被問到此事時,也大方說「改天穿看看」。30日陳玉珍錄製《中時新聞網》節目「旗楷得勝」,罕見穿上低胸洋裝,大露事業線。先前陳玉珍也透露,自己喜歡有文學氣質的對象,最好能吟詩作對,而她的「創作」也曝光了! \n \n陳玉珍獻出第一次,在「旗楷得勝」節目上穿洋裝、小露事業線,她笑說,可能是被賴品妤激到,要改變形象。 \n \n其實,陳玉珍還是個學霸,台大中文系,輔系法律畢業,還在日本九州大學、北京大學攻讀碩士,甚至到哈佛進修過,交過外國男友。曾自嘲「為了從政犧牲很大」,陳玉珍在哈佛的照片也曝光,還加碼秀出自己年輕時的照片,和現在立法院「女戰神」的形象天壤之別。 \n \n先前媒體報導陳玉珍曾加入交友App,當時她大方透露最讓自己心動的對象,要頭腦清楚並懂文學,最好能吟詩作對。陳玉珍也提供自己的文學創作,內容寫道「是該結束的時候了嗎?與你短暫的相會7旬彷彿一日」、「體驗幸福 願時光停止 無關值得 只單純 信仰 愛」,甚至還有英文創作「And he texted me back,with a great response.(我忙紅塵祿,妳憂天下苦,年年經世不入世,共華蘭亭朱)」 \n \n隨著陳玉珍的另一面陸續曝光後,網友對她的印象也開始慢慢改變,除了是勇赴沙場的女戰神,也是滿腹經綸的學霸。

  • 網掀「像極了愛情!」寫詩梗  內政部也跟風 網友全推爆

    網掀「像極了愛情!」寫詩梗 內政部也跟風 網友全推爆

    近日網路上流傳一陣「像極了愛情」風,不管內文是什麼,只需在文末加上「像極了愛情!」便可以組成一句幽默又有趣的句子。此流行原自於大陸,沒想到這陣風也吹來台灣,就連內政部也跟上風,在臉書官方粉絲團發文,以汽車併排違停現象,加入「像極了愛情」梗,讓不少網友笑翻。 \n \n內政部官方臉書今天貼文表示,「強求卡位,吃虧的終究是自己。明明沒有位置,還要硬擠過來,像極了愛情」,就連屏東縣縣長潘孟安,也在貼文底下回覆,「最近天氣捉摸不定 #像極了愛情」。讓不少網友大讚,「這時事梗跟的真快!」 \n \n貼文底下也有許多網友造樣造句,「 小編有跟上潮流的前端,像極了愛情」、「小編的梗永遠那麼讓人會心一笑,像極了愛情~」、「寄照片給你,你不舉,打電話叫你來,還是不舉,像極了愛情」、「公車司機搖擺不定不管別人感受,像極了愛情。」 \n \n其實,這個句子最早出自網易雲音樂上的熱門評論,「曖昧上頭的那幾秒,像極了愛情」,之後被人廣泛用在抖音短視頻等平臺上,「像極了愛情」梗源自於今年初,包括微博、微信都能夠看到,而經過網友們的不斷調侃,才成了現在的,無論什麼都能夠加上一句「像極了愛情」。 \n

  •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

     詩人賽詩,歌女唱詩,梨園弟子彈琴助興,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事啊!再看看清朝范進中舉的愚昧和瘋狂,我們能不感慨嗎?為什麼開元盛世,文人的精神這麼活潑開朗?我想,這是因為,那個時代給人提供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 \n 第二,這是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舉一個例子,唐朝有一個大詩人叫王翰,傳世作品不多,但是,其中一首《涼州詞》就足以傳唱千古。詩是這樣寫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慷慨悲涼而又意氣昂揚,確實有盛唐風骨。那麼,寫詩的王翰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一言以蔽之,他是一個極張揚的人。王翰很早就考中進士。但是,按照唐朝規定,考中進士之後並不立刻授官,而是還要由吏部銓選方能授職。可是,王翰平時生活太招搖,不僅「櫪多名馬,家有妓樂」,而且還「發言立意,自比王侯」。這樣的人難免招人忌恨,所以,吏部對他不感興趣,進士及第四年還沒給他安排工作。怎麼辦呢?王翰不是深刻反省自己,從此夾著尾巴做人,反而來到京師,公然在吏部衙署的東邊張貼了一張榜文。這個榜文其實就是一個海內文士排行榜,把天下所有的文士劃分為九等,其中,他自己赫然位列第一等,與張說、李邕等大文豪比肩。榜文一出來,長安城觀者萬計,朝野譁然,這還不夠個性張揚嗎?不過,更有個性的還不是王翰,而是他的粉絲-─崔老太太。今天的粉絲看到自己喜歡的明星,都有什麼舉動呢?有的獻花,有的擁抱,有的追車,有的接機。那麼,崔老太太怎麼表達對王翰的感情呢?搬家,跟他做鄰居。怎麼回事呢?崔老太太的兒子叫杜華,也是個文人,想買一棟房子,徵求母親的意見。崔老太太就對兒子說:當年孟母三遷,不過是為了找個好鄰居。今日我家擇居,你若能與王翰為鄰,我便心滿意足了。結果,杜華果然就謹遵母命,把房子買到王翰家旁邊。買房不挑綠化率,不挑交通,不挑戶型,專挑一個會寫詩的鄰居,誰敢說這崔老太太不浪漫,沒個性呢? \n 一片冰心在玉壺 \n 第三,這是一個奮發向上的時代。所謂開元盛世不僅是一個物質指標,更是精神指標。唐玄宗時代,人們的精神氣象怎麼樣呢?筆記小說《集異記》曾經講過這樣一個故事。開元年間,有三個大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寫詩的名聲不相上下,平時也私交甚篤,沒事經常在一塊玩。有一天下雪,他們三個一塊兒逛到一個酒樓,打算喝點小酒,擋擋寒。這時候,忽然有十多名皇家梨園弟子也到這個酒樓聚會,而且還招了四個歌女跟他們一起唱歌助興。唱什麼呢?當時的詩都是可以唱的,所以,這些人就唱當時的流行詩。三個詩人一看,突發奇想,就說:我們在詩壇上都很有名,可從沒有分個高下,現在不如打個賭,她們唱咱們三個誰的詩多,就說明誰最高明。一會兒,有一名歌女唱道:「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這不是王昌齡的《芙蓉樓送辛漸》嗎?王昌齡一聽馬上說:我有一首了。說完,還在牆上畫了一條橫線做記號。接著,又一名梨園弟子唱道:「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臺何寂寞,猶是子雲居。」這是高適的詩呀,高適也畫了一個橫道。 \n 再接著,一名歌女又唱了一首王昌齡的《長信秋詞》,就是「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那首。一看這陣勢,王之渙可著急了,他說:唱歌的這幾個人都不怎麼樣,欣賞水準太低。我寫的詩都比較陽春白雪,她們根本就不懂。說著,他指了指幾名歌女中最漂亮的那名,說:咱們就賭這個小姑娘。如果她也不唱我的詩,我甘願服輸,一輩子也不和你們再爭高低。但是,如果她唱我的詩,你們可要跪在地下,拜我為師。其他兩個人都同意了。過了一會兒,這位漂亮姑娘開始唱了。她唱什麼呢?「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是誰的呀?王之渙的《涼州詞》。王之渙這下可來精神了,對其他兩個人說: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三個人一起哈哈大笑。那些梨園弟子和歌伎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走過來問他們說,有什麼事讓你們覺得這麼可笑?王昌齡他們說,你們剛才唱的都是我們寫的詩,我們正拿你們打賭呢!我們說過,唐朝是詩的國度,詩人到處受到追捧。 \n 聽見王昌齡這麼說,這些藝人比今天的粉絲看見周杰倫還激動,爭相下拜,說,我們肉眼凡胎,都沒看出幾位神仙來,趕緊給我們個面子,和我們一起喝兩杯吧!結果,三個詩人都是一醉方休。這就是特別著名的「旗亭畫壁」的故事。 \n 開朗向上的文人精神 \n 講這個故事說明什麼問題呢?我想說明,那個時代,文人們的精神真是開朗向上,社會也真是和諧風雅。詩人賽詩,歌女唱詩,梨園弟子彈琴助興,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事啊!再看看清朝范進中舉的愚昧和瘋狂,我們能不感慨嗎?為什麼開元盛世,文人的精神這麼活潑開朗?我想,這是因為,那個時代給人提供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 \n 漢武帝時代,文人的出路多不多?不多。當時國家選拔官吏,除了從軍立功之外,就兩個主要管道,一個是任子,就是接爸爸的班;還有一個是資選,就是花錢買官。 \n 一個文人,如果沒錢,再沒有一個好老子的話,就很難有出頭之日了。那麼,清朝的康乾盛世,文人出路多不多呢?其實也不多。當時雖然有科舉制,但是早就走上八股取士的死胡同,嚴重壓抑人的創造力。但是玄宗時代就不一樣了,經過唐前期的發展與唐玄宗本人的大力提倡,科舉制已經初步成熟,但是又並不腐朽,考科舉也就成為文人們最主流的上升之路。那麼,當時科舉考試考什麼呢?就考寫詩。要知道,詩的本質就是自由和激情,在這個時代成長起來的文人,能不自信,能不向上,能不風流嗎?(待續)

  • 轉學8次,被父親逼去驗毒,他用這招證明自己不是歹囝

    轉學8次,被父親逼去驗毒,他用這招證明自己不是歹囝

     轉學8次,曾被父親逼著去醫院檢驗是否吸毒,詩人陳昌遠談到自己坎坷的求學階段,驚訝自己的人生路竟然沒有走歪。他出社會後,歷經10年報紙印刷廠的歷練,天天讀副刊文章,終於在28歲獲得時報文學獎肯定,詩集《工作記事》更獲楊牧詩獎。 \n \n 「我的成長過程一直是自卑與悲憤交織,幸運的是,寫詩成為我發洩情緒的出口。」留著及肩長髮,皮膚黝黑的陳昌遠,鼻樑上架著圓框眼鏡略顯文青氣息,卻掩蓋不了長年在有機溶劑與爆烈噪音焠練下的滄桑,他的詩則試圖在機械、齒輪與肉身之間,探索人性的幽微節奏與浮動靈光。 \n \n ■寫詩寫出獨特 \n \n 詩人羅智成評他的詩「文字準確彷彿外科手術,有如一部勇敢的哲學思考作品。」唐捐則評他的詩句「處處顯露經驗的刮痕,彷彿可以叫醒工廠裡一切隱祕的精魂。」 \n \n 陳昌遠說,「有時我也在想,我寫詩,是否只是在假造一種氛圍而已。但寫詩讓我覺得跟別人不一樣,我有一種衝動要將那個獨特寫出來,也許不被人理解,卻一定要把那份獨特寫到最極致。」 \n \n 陳昌遠1983年生於新北市,父親為公務員,母親從事鐘表生意,7歲那年家中遭小偷,母親的存款及行當被偷光,損失數百萬元,舉家搬至南部謀生,父親調職高雄,母親在台南與高雄開過牛排館,童年時常寄居於台南祖厝讓阿公阿嬤照顧。 \n \n 陳昌遠坦言因為多次轉學及與父母長期分離的關係,讓他變得孤癖,不擅處理人際關係,成績也不佳,求學過程一直在休學、轉學之間擺盪,最大挫敗則是就讀高職二年級時因長期熬夜看電視、打電動,瘦到只剩40公斤,家人懷疑他吸毒,父親帶著他去醫院檢驗。 \n \n 「我永遠記得醫生的表情,一開始非常和善,把我當成病人,但一聽到是來驗毒的,那個眼神馬上轉變,把我當成做壞事的人。」陳昌遠雖然很受傷,卻放在心裡不說,直到沒多久因感冒就醫,另一個醫生診斷出他的甲狀腺亢進病症,才洗刷他的清白。 \n 父子是否就此和解?「我到30歲那年才問我爸,你後來有去看報告嗎?他回我說幹嘛看。我想這應該表示他相信我吧。」 \n 所幸心思細膩的陳昌遠,自己在副刊的園地裡找到心靈慰藉,在字裡行間翻尋生命的趣味與美感,有一次讀到羅智成的詩句「我像一個努力要被粗心的文明校對出來的錯字」,「那時我感覺像被電到一樣,覺得自己也要想辦法寫出那樣飽含知識與智慧的字句。」 \n \n ■天天監看副刊 \n \n 透過在網路PTT詩版上投稿練習,與網友切磋,陳昌遠一直維持一個月創作一首詩的進度,出社會之後,跟著舅舅去工地做一年粗工,之後擔任銀行催收員一年,2006年應徵進入中國時報高雄印刷廠擔任印刷技術員,一待十年,反而使他跟文學的聯結更為緊密,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能監看到副刊版,如恰好自己的詩登在當天的版面,他更主動要求要親自監版,甚至把PS鋁板剪下來留念。 \n \n 三年前懷著對文字的熱愛與嘗試,陳昌遠北上轉換跑道,擔任週刊人物組記者,試著探索別人的生命故事,增加更多生活歷練,並學著大量說話與聽別人說話,《工作記事》的43首詩,便是這段期間回顧工廠職涯、優游浮世人情,並與自己內心對話的吉光片羽,「如果整本詩集是一台壓縮機,我想推進的是對人心的質問。」 \n \n 「到現在我還是會自卑,我只有高職學歷,卻學人家寫詩,但這畢竟是我探索這個世界的方式,有時甚至只要寫下一兩句,就像寫了一整部寓言,或預示了某種人生哲學,而且充滿各種意義,我非常喜歡這種創作的過程,也期待自己能一直寫下去。」

  • 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

    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

     當代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講:「李白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這樣的風流文采,其實已經超越了大唐,成為整個中華歷史上最美好的記憶了。 \n 當時長安城裡像晁衡這樣的國際友人太多了,號稱「九天閶闔開宮闕,萬國衣冠拜冕旒」。「萬國衣冠」固然是詩人誇張的寫法,那麼,實際上到底有多少國呢?根據《唐六典》的統計,開元年間,與中國有朝貢關係的國家有七十多個。有這麼多的國家和唐朝有朝貢關係,那麼,長安的外來人口有多少呢?根據現今學者的估算,當時長安城的外國人口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二,一點也不亞於現在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大家都知道唐僧西天取經的故事,其實,當時有更多的人是到東方的中國來取經,中國的制度不僅影響到同處東亞的日本與朝鮮半島,甚至遠在西亞的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也說:「知識即使遠在中國,亦當往求之。」可見中國國際地位的崇高。 \n 政治領域高度成熟 \n 唐玄宗即位後,廣施德政,重視民生,百姓安居樂業,國威遠播海外,政治領域的高度成熟造就了大唐開放包容的名聲。那麼,在經濟領域,大唐是否也取得了令人驚歎的成就呢? \n 再看經濟領域。衡量古代經濟發展狀況,有兩個核心指標。一個是人口數字,一個是人均糧食占有量。唐玄宗一朝的人口數字,當時官方統計是五千多萬口,但是因為有大量人口瞞報、漏報現象,所以現代學者估計,實際人口應該在七千萬到九千萬之間。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呢?做一個比較就知道了。直到十四世紀,整個歐洲的人口總和才達到八千一百萬。我們現在講科技是生產力,在古代自然經濟條件下,人口就是生產力。 \n 因此,這個比整個歐洲還要多的人口數字本身就表明了國力的強盛。 \n 另外,中國有所謂「民以食為天」的說法,糧食占有量的多少,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幸福指數。那麼玄宗時代的人均糧食占有量是多少呢?根據現代學者胡戟先生的測算,大約是七百斤。這個數字多不多?我再舉一個數字來比較。一千多年以後,直到一九八二年,中國的人均糧食占有量才重新達到七百斤。今天,即使經過改革開放三十年的飛速發展,中國的人均糧食占有量也只有八百斤。從人口和糧食這兩個數字我們也能看出來,所謂開元盛世,絕對不是浪得虛名。實際情況就像杜甫在《憶昔》詩裡說到的:「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九州道路無豺虎,遠行不勞吉日出。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正因為生產發展、經濟繁榮,老百姓都安居樂業,社會治安好了,社會風氣也好了,盛世到來了。 \n 再看文化領域。講到中國傳統文化,你可能不會背《三字經》、不會背《論語》,但是哪個中國人不會背誦這首詩呢?「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首詩的作者是誰?李白,中國歷史上響噹噹的詩仙。連詩聖杜甫都是他的粉絲。事實上,不光是詩仙李白、詩聖杜甫,我們從小熟知的詩人王維、孟浩然、王之渙、岑參等全都生活在唐玄宗時代,整個詩壇群星璀璨。詩人成了時代的寵兒,寫詩也就變成全社會的風尚──娶媳婦要寫詩,交朋友要寫詩,找工作還要寫詩。文人寫詩也就罷了,連將軍不打仗的時候也在琢磨怎麼寫詩。很多人知道,唐朝有一個著名的將軍叫郭元振,在西北地方屢立戰功、威名赫赫。可是,上馬殺賊的郭將軍,下馬還能吟詩!吟什麼詩呢?《春江曲》。詩是這樣寫的:「江水春沉沉,上有雙竹林。竹葉壞水色,郎亦壞人心。」清新猶如樂府民歌的詩句裡,懷春少女的嬌憨躍然紙上。誰能想到,「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將軍,竟然有這樣旖旎的情思呢!所以有人說,唐朝是詩的國度。這些詩人中哪個最優秀?歷史上一直是見仁見智,我個人覺得李白最好。為什麼?聽聽他的詩就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這是什麼?這是一種對人的認可,是一種個性的張揚,表現了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所以當代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講:「李白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這樣的風流文采,其實已經超越了大唐,成為整個中華歷史上最美好的記憶了。而這一切,無論是政治領域的風流宏偉、經濟領域的風流富貴,還是文化領域的風流儒雅,全都打上了唐玄宗的烙印,這就叫做事業風流。 \n 開元盛世,文治武功,成為唐玄宗身上一個標誌性的符號。可是,唐玄宗給後世留下的標誌性符號還不止這些,他還是出名的玩家,不但會玩,而且還玩出了名堂,以至於後人把他奉為梨園鼻祖。那麼,唐玄宗有什麼情趣愛好呢? \n 情趣風流:文武全才 \n 事業風流還不是全部,玄宗可沒那麼刻板,他還是一個富有生活情趣的人。唐玄宗有什麼值得誇耀的業餘愛好嗎?太多了,可以說是文武全才。 \n 先看文藝方面的才能。首先,唐玄宗能寫詩。有人說這不稀奇,唐朝文風那麼盛,是個人就能寫兩筆!沒錯,關鍵是唐玄宗不光能寫,而且寫得不錯。他的詩是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詩歌,詩名叫做《經魯祭孔子而歎之》,云:「夫子何為者,栖栖一代中。地猶鄹氏邑,宅即魯王宮。歎鳳嗟身否,傷麟怨道窮。今看兩楹奠,當與夢時同。」一唱三歎中,皇帝對儒學的禮敬、對先賢的尊崇抒發得淋漓盡致。 \n 要知道,《唐詩三百首》可是清朝人編的,入選詩人七十七位。清朝人已經不用拍唐朝皇帝的馬屁了,唐玄宗還能當選百強,靠的就不是名氣,而是實力。除了寫詩,唐玄宗還能作曲。(待續)

  • 陳昌遠 從印刷廠解放生命靈光

    陳昌遠 從印刷廠解放生命靈光

     轉學8次,曾被父親逼著去醫院檢驗是否吸毒,詩人陳昌遠談到自己坎坷的求學階段,驚訝自己的人生路竟然沒有走歪。他出社會後,歷經10年報紙印刷廠的歷練,天天讀副刊文章,終於在28歲獲得時報文學獎肯定,詩集《工作記事》更獲楊牧詩獎。 \n 「我的成長過程一直是自卑與悲憤交織,幸運的是,寫詩成為我發洩情緒的出口。」留著及肩長髮,皮膚黝黑的陳昌遠,鼻樑上架著圓框眼鏡略顯文青氣息,卻掩蓋不了長年在有機溶劑與爆烈噪音焠練下的滄桑,他的詩則試圖在機械、齒輪與肉身之間,探索人性的幽微節奏與浮動靈光。 \n 把獨特寫出來 \n 詩人羅智成評他的詩「文字準確彷彿外科手術,有如一部勇敢的哲學思考作品。」唐捐則評他的詩句「處處顯露經驗的刮痕,彷彿可以叫醒工廠裡一切隱祕的精魂。」 \n 陳昌遠說,「有時我也在想,我寫詩,是否只是在假造一種氛圍而已。但寫詩讓我覺得跟別人不一樣,我有一種衝動要將那個獨特寫出來,也許不被人理解,卻一定要把那份獨特寫到最極致。」 \n 陳昌遠1983年生於新北市,父親為公務員,母親從事鐘表生意,7歲那年家中遭小偷,母親的存款及行當被偷光,損失數百萬元,舉家搬至南部謀生,父親調職高雄,母親在台南與高雄開過牛排館,童年時常寄居於台南祖厝讓阿公阿嬤照顧。 \n 陳昌遠坦言因為多次轉學及與父母長期分離的關係,讓他變得孤癖,不擅處理人際關係,成績也不佳,求學過程一直在休學、轉學之間擺盪,最大挫敗則是就讀高職二年級時因長期熬夜看電視、打電動,瘦到只剩40公斤,家人懷疑他吸毒,父親帶著他去醫院檢驗。 \n 「我永遠記得醫生的表情,一開始非常和善,把我當成病人,但一聽到是來驗毒的,那個眼神馬上轉變,把我當成做壞事的人。」陳昌遠雖然很受傷,卻放在心裡不說,直到沒多久因感冒就醫,另一個醫生診斷出他的甲狀腺亢進病症,才洗刷他的清白。 \n 父子是否就此和解?「我到30歲那年才問我爸,你後來有去看報告嗎?他回我說幹嘛看。我想這應該表示他相信我吧。」 \n 天天監看副刊 \n 所幸心思細膩的陳昌遠,自己在副刊的園地裡找到心靈慰藉,在字裡行間翻尋生命的趣味與美感,有一次讀到羅智成的詩句「我像一個努力要被粗心的文明校對出來的錯字」,「那時我感覺像被電到一樣,覺得自己也要想辦法寫出那樣飽含知識與智慧的字句。」 \n 透過在網路PTT詩版上投稿練習,與網友切磋,陳昌遠一直維持一個月創作一首詩的進度,出社會之後,跟著舅舅去工地做一年粗工,之後擔任銀行催收員一年,2006年應徵進入中國時報高雄印刷廠擔任印刷技術員,一待十年,反而使他跟文學的聯結更為緊密,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能監看到副刊版,如恰好自己的詩登在當天的版面,他更主動要求要親自監版,甚至把PS鋁板剪下來留念。 \n 三年前懷著對文字的熱愛與嘗試,陳昌遠北上轉換跑道,擔任週刊人物組記者,試著探索別人的生命故事,增加更多生活歷練,並學著大量說話與聽別人說話,《工作記事》的43首詩,便是這段期間回顧工廠職涯、優游浮世人情,並與自己內心對話的吉光片羽,「如果整本詩集是一台壓縮機,我想推進的是對人心的質問。」 \n 「到現在我還是會自卑,我只有高職學歷,卻學人家寫詩,但這畢竟是我探索這個世界的方式,有時甚至只要寫下一兩句,就像寫了一整部寓言,或預示了某種人生哲學,而且充滿各種意義,我非常喜歡這種創作的過程,也期待自己能一直寫下去。」

  • 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二)

    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二)

    當時長安城裡像晁衡這樣的國際友人太多了,號稱「九天閶闔開宮闕,萬國衣冠拜冕旒」。「萬國衣冠」固然是詩人誇張的寫法,那麼,實際上到底有多少國呢?根據《唐六典》的統計,開元年間,與中國有朝貢關係的國家有七十多個。有這麼多的國家和唐朝有朝貢關係,那麼,長安的外來人口有多少呢?根據現今學者的估算,當時長安城的外國人口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二,一點也不亞於現在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大家都知道唐僧西天取經的故事,其實,當時有更多的人是到東方的中國來取經,中國的制度不僅影響到同處東亞的日本與朝鮮半島,甚至遠在西亞的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也說:「知識即使遠在中國,亦當往求之。」可見中國國際地位的崇高。 \n \n政治領域高度成熟 \n \n唐玄宗即位後,廣施德政,重視民生,百姓安居樂業,國威遠播海外,政治領域的高度成熟造就了大唐開放包容的名聲。那麼,在經濟領域,大唐是否也取得了令人驚歎的成就呢? \n再看經濟領域。衡量古代經濟發展狀況,有兩個核心指標。一個是人口數字,一個是人均糧食占有量。唐玄宗一朝的人口數字,當時官方統計是五千多萬口,但是因為有大量人口瞞報、漏報現象,所以現代學者估計,實際人口應該在七千萬到九千萬之間。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呢?做一個比較就知道了。直到十四世紀,整個歐洲的人口總和才達到八千一百萬。我們現在講科技是生產力,在古代自然經濟條件下,人口就是生產力。 \n因此,這個比整個歐洲還要多的人口數字本身就表明了國力的強盛。 \n另外,中國有所謂「民以食為天」的說法,糧食占有量的多少,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幸福指數。那麼玄宗時代的人均糧食占有量是多少呢?根據現代學者胡戟先生的測算,大約是七百斤。這個數字多不多?我再舉一個數字來比較。一千多年以後,直到一九八二年,中國的人均糧食占有量才重新達到七百斤。今天,即使經過改革開放三十年的飛速發展,中國的人均糧食占有量也只有八百斤。從人口和糧食這兩個數字我們也能看出來,所謂開元盛世,絕對不是浪得虛名。實際情況就像杜甫在《憶昔》詩裡說到的:「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九州道路無豺虎,遠行不勞吉日出。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正因為生產發展、經濟繁榮,老百姓都安居樂業,社會治安好了,社會風氣也好了,盛世到來了。 \n再看文化領域。講到中國傳統文化,你可能不會背《三字經》、不會背《論語》,但是哪個中國人不會背誦這首詩呢?「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首詩的作者是誰?李白,中國歷史上響噹噹的詩仙。連詩聖杜甫都是他的粉絲。事實上,不光是詩仙李白、詩聖杜甫,我們從小熟知的詩人王維、孟浩然、王之渙、岑參等全都生活在唐玄宗時代,整個詩壇群星璀璨。詩人成了時代的寵兒,寫詩也就變成全社會的風尚──娶媳婦要寫詩,交朋友要寫詩,找工作還要寫詩。文人寫詩也就罷了,連將軍不打仗的時候也在琢磨怎麼寫詩。很多人知道,唐朝有一個著名的將軍叫郭元振,在西北地方屢立戰功、威名赫赫。可是,上馬殺賊的郭將軍,下馬還能吟詩!吟什麼詩呢?《春江曲》。詩是這樣寫的:「江水春沉沉,上有雙竹林。竹葉壞水色,郎亦壞人心。」清新猶如樂府民歌的詩句裡,懷春少女的嬌憨躍然紙上。誰能想到,「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將軍,竟然有這樣旖旎的情思呢!所以有人說,唐朝是詩的國度。這些詩人中哪個最優秀?歷史上一直是見仁見智,我個人覺得李白最好。為什麼?聽聽他的詩就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這是什麼?這是一種對人的認可,是一種個性的張揚,表現了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所以當代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講:「李白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這樣的風流文采,其實已經超越了大唐,成為整個中華歷史上最美好的記憶了。而這一切,無論是政治領域的風流宏偉、經濟領域的風流富貴,還是文化領域的風流儒雅,全都打上了唐玄宗的烙印,這就叫做事業風流。 \n開元盛世,文治武功,成為唐玄宗身上一個標誌性的符號。可是,唐玄宗給後世留下的標誌性符號還不止這些,他還是出名的玩家,不但會玩,而且還玩出了名堂,以至於後人把他奉為梨園鼻祖。那麼,唐玄宗有什麼情趣愛好呢? \n \n情趣風流:文武全才 \n \n事業風流還不是全部,玄宗可沒那麼刻板,他還是一個富有生活情趣的人。唐玄宗有什麼值得誇耀的業餘愛好嗎?太多了,可以說是文武全才。 \n先看文藝方面的才能。首先,唐玄宗能寫詩。有人說這不稀奇,唐朝文風那麼盛,是個人就能寫兩筆!沒錯,關鍵是唐玄宗不光能寫,而且寫得不錯。他的詩是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詩歌,詩名叫做《經魯祭孔子而歎之》,云:「夫子何為者,栖栖一代中。地猶鄹氏邑,宅即魯王宮。歎鳳嗟身否,傷麟怨道窮。今看兩楹奠,當與夢時同。」一唱三歎中,皇帝對儒學的禮敬、對先賢的尊崇抒發得淋漓盡致。 \n要知道,《唐詩三百首》可是清朝人編的,入選詩人七十七位。清朝人已經不用拍唐朝皇帝的馬屁了,唐玄宗還能當選百強,靠的就不是名氣,而是實力。除了寫詩,唐玄宗還能作曲。(待續) \n

  • 愛寫詩的董事長新詩當背幕 今年台泥股東會很文青

    愛寫詩的董事長新詩當背幕 今年台泥股東會很文青

    \n台灣水泥9日召開股東會,董事長張安平表示,受新冠肺炎(Covid-19)影響,對今年營運看法謹慎,不過海外水泥事業仍照進度進行,今年進軍非洲象牙海岸預計Q3投產,大陸廣東韶關廠仍在建廠中,預計2021年投產。 \n台泥(1101-TW)9日召開股東會,公告子公司金昌石礦已經向環保署提送環現差(環境現況差異分析),主要因台北高等法院在2019年時推翻行政院認定,判決金昌石礦應補送環現差報告;董事長張安平指出,雖然不認同判決結果,但考量社會不需要對立,且有信心台泥能通過審查,已經在8日送件,但審查時間如果超過3個月,將影響國內1/3水泥供應。 \n總經理李鐘培針對台泥海外事業作出報告,指出台泥在2019年併購葡萄牙Cimpor後,產能利用率約50%,未來將鎖定周邊的歐洲、非洲市場,而進軍非洲象牙海岸所打造的環保水泥廠,,因受疫情影響,投產時間將延至Q3,產能預計約80萬噸。 \n除了事業報告外,今年的台泥股東會也很文青,背幕上有一首以新冠肺炎為主軸的新詩,在文末的作者名為「作仁」,這也是張安平的筆名;據了解,雲朗觀光集團每個月都會出刊雜誌,而在愛寫文章、新詩、英文詩的張安平每期都會以本名或者筆名撰寫以藝術、哲學為主題的文章。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呼籲山友遵守規範 雪霸處小編 寫詩防疫

    呼籲山友遵守規範 雪霸處小編 寫詩防疫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配合防疫措施,繼3月底下修山屋可申請人數上限,因應中央規範,4月6日起再將人數上限減半,而新措施上路難免遇到山友抱怨不方便,雪霸處小編近日特地寫了1首新詩抒發心情,引起山友迴響。 \n 雪霸處小編前天發表新詩《關於二種病毒》,點出肺炎與山癌的關聯在於人人保重健康,才能更深入體會山林之美,抒情文字感動人心,呼籲山友務必遵守雪霸處及中央的防疫規範,「最美的距離是1公尺」。 \n 雪霸處副處長鄭瑞昌表示,這篇新詩的作者是名年輕同仁,在雪霸處服務4、5年,平時熱愛工作,也喜歡爬山、創作文學小品,才華洋溢,這次他發揮創意結合時事創作新詩、插圖引起迴響,他也鼓勵作者出書分享。 \n 另為因應疫情持續蔓延,目前雪霸園區4條登山路線共10處山莊、山屋床位,可申請數量幾乎對半砍,6日起適用,但已提出申請獲准者不影響權益。 \n 鄭瑞昌說明,為了讓山友可掌握每日山屋人數,雪霸處每天會在雪霸國家公園登山資訊分享站、雪山登山口,公布隔天各山屋入住人數,以及七卡山莊、三六九山莊已核准的床位配置圖,山友可視實際狀況自行調整床位。

  • 世界詩歌日 邀你用書名創意寫詩

    世界詩歌日 邀你用書名創意寫詩

     3月21日是「世界詩歌日」,新北市立圖書館推出「書架上的現代詩-到圖書館動手作詩」活動,邀集大小詩人玩創意,用書名的排列組合創作新詩,譜出浪漫詩意,徵件時間自即日起至4月20日止,評選分為社會組和學生組,優勝作品可獲得8000元的圖書禮券。 \n 新北市圖為推廣閱讀,配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訂定的「世界詩歌日」,推出「書架上的現代詩-到圖書館動手作詩」活動,市圖表示,這項活動是去年圖書館參與式預算計畫獲得第3名的作品,讓讀者發揮創意,一起玩詩,展現新詩創作的無限可能。 \n 活動提案人朝陽科技大學副教授劉福田表示,希望可以讓大家用趣味的方式來玩文學,推廣詩及閱讀,運用不同書名的排列組合來寫詩,除了可以破除大家對寫詩很難的心理障礙,更可以挖掘更多創意,寫出更加貼近生活的新詩。 \n 此外,將書架上的書重新排列組合,不僅讓書本多了一層故事,閱讀也會增添不同的趣味。 \n 市圖表示,參加活動只要到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及各分館,將書架上的書排成一首現代詩,完成作品拍照後寄至徵件信箱,便完成參賽。各組分別選出前3名及佳作7名,最高可獲獎金8000元圖書禮券,入選詩作並將在活動網站上展示。

  • 楊牧風格與時俱進 寫詩替中文字找位置

    楊牧風格與時俱進 寫詩替中文字找位置

    詩人楊牧在13日因病過世,震驚文壇。楊牧的詩、散文、評論、翻譯方面都十分傑出,對文壇影響很深。詩評奚密曾在楊牧紀錄片中表示,「我不會把他定義在台灣文學的範疇裡,而更傾向於定位在整個現代漢詩的歷史裡。就創作的質和量來看,我個人認為楊牧是現代漢詩史上最偉大、成就最高的詩人。」 \n \n楊牧的第一本詩集《水之湄》於1960年出版,當時筆名仍為「葉珊」,在後記中曾經矢志自許,表明一生將永續探索、實驗,務求不拘泥於一種固定風格。而早期浪漫抒情的文風,在改筆名為「楊牧」之後,增添哲學辯證,也注入社會關照。 \n \n漢學家馬悅然就曾評論,楊牧創作風格「與時俱進,令人驚異」,也認為楊牧的詩特色在於「語言縝密多姿,句構隨機拆解,變化有致,而主詞的省略和行尾標點符號的闕如更平添耐人尋味的多義性」。 \n \n雅言出版社發行人、作家顏擇雅則在臉書貼文中表示,楊牧的《葉珊散文集》是華語散文創作的一個高峰,「這本散文集證明少年強說愁,只要文辭夠富麗,絕對可以寫出一流散文。但模仿這本很容易變東施效顰,因為構思意象的能力沒人能跟楊牧比 。他一出手就那麼高,但難得的是,楊牧後來並沒有重複自己。」 \n \n楊牧在2000年獲得國家文藝獎時,曾在領獎感言中表示,想把漢字使它擺在一個最好的位置,來創造台灣的文學,「但我在想的是創作『文學』,而不是『這個文學』或『那個文學』,因為在創作、社會上討論文學時,應該要是更普世、普遍的。我是以這樣的信念在創作。」 \n \n楊牧也曾說過,很多中文字,現在好多人都不再用了,所以有些字需要下點功夫,去找到它應該被放置的位置,「有些字別人不用、自己不用,一千年、兩千年不用,就消失了。假如你要寫現代詩,要把這些中文拯救出來。」

  • 宇文正為何寫詩?

    宇文正為何寫詩?

     宇文正為何寫詩?我未聽她說起,也尚未見其自序,並不確知。據說早年她就寫詩,但在我與她相識的這二十年間,熟知的是她的小說和散文。 \n ──也許是時光催迫,感慨加深了。 \n 〈那時我是你的如花美眷〉一詩,她以一隻在烘衣機烘烤落單的毛襪,抬頭望著高掛曬衣夾上的另一半,喻示人生境遇:相知與分離。〈風吹落的〉,以荒野小徑的枯葉被腳踩得「玉濺瓦裂」,揭示生命中也有心碎時,也有歡愉時,從前不曾留神而今始感知的空無。 \n ──也許是回憶堆疊而歷歷難忘。 \n 〈回憶是這樣一種生物〉即描寫往事如殘骸,在腦海這座巨大墳場,幻化成美麗珊瑚,不斷地召喚她。另一首〈無題〉,說初秋時光「天不藍了/知了已瘖啞」,鉛筆卻是發燙,渴望向人吐靈,每個字都帶了秋意。 \n ──也許生具一顆詩心,為了禮讚生命。 \n 〈有一天〉描寫即使身體衰老了,思緒零亂了,心靈那一隻蝴蝶仍隨風飛舞:「蝴蝶永遠聽懂風的召喚/它翅膀的形狀將是所有形狀的翅膀」。〈請在早晨遇見我〉強調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刻是早晨,生命每一天都有新鮮的早晨,不因年齡改變,但看是否有一雙翅膀翱翔、詠嘆星光滿天。 \n ──也許宇文正要說出對社會發展最深的憂傷。 \n 〈海王星書簡〉說:「有人綁架孩子/有人綁架真理/有人綁架了/人民……夏天綁架春天/黑煙綁架天空」,即使最強大的風也「吹不散可疑的霧霾」,以悲哀的無力感,引發讀者進一步思索,台灣是被什麼政治騙術、什麼刻薄語言所綁架。〈2018晚秋的晨禱〉說:「誰來阻攔那雙手?/不要任其撕開鳳蝶的翅翼/不要任其敲裂細薄的蛋殼/不要任其摜碎古老的瓷瓶/不要任其塗沒那天雨粟鬼夜哭的字/不要任其絞斷那行雲高山流水的琴弦/誰來攔阻?/不要任其吹散那藍田細瘦一縷/煙」,九行連用六個「不要任其……」的複沓句,顯見是對教育政策的黑手伸入文學、文化的控訴。 \n 上述係就宇文正詩作之詩情與言旨而言。若論其詩法,無疑地寄深情於淡筆,所謂「沖和澹蕩,似即似離,在可覺與不可覺之間」。例如,〈節奏不明〉一詩,「春天模仿著冬天/就被冷雨溶化了」,「冬天模仿著秋天/風吹皺了過往」,敘述者頻頻回顧歲月經歷卻不直說悲歡;〈失眠者〉:「不要開開關關那扇門/它總是意義──意義──」,「但也不要掛那串貝殼/最怕海呵海呵把心搖到了遠方」,構思悠遠,不寫形而寫神。 \n 迷離惝怳的表現,當然也是嫻熟中文詩學的她所擅長,〈光之瀑布〉詩中的是與不是的筆觸,究竟是今生的抽痛還是來世的驚夢?〈在江湖〉詩中的情與不情的吞咽,愛要說出口嗎?白鵰的嘆息又是為了什麼?卷二的〈剎那〉,描寫宿世波折的情緣,終將相會,也是一首感人之作: \n 那時你從若干光年之遠而來 \n 我從大雨中走進人叢走向你 \n 雨水順傘沿一路跌落 \n 我不知道自己認識過你 \n 前世的前世我不知道 \n 你的話語凍結 \n 眼神說著妳來了妳來了妳來了妳來了 \n 詩意連貫,確實可見詩的藝術。下一節,以星光、海濤、燦亮的水光、轟然照面的花開一瞬、一滴冰涼墜地的水珠,與詩中的「你」相指認,從「我不知道」到「我知道」,行氣如虹,餘波蕩漾。 \n 早年新月派名家梁實秋曾說:「沒有情感的不是詩,不富情感的不是好詩,沒有情感的不是人,不富情感的不是詩人。」借這幾句話探察宇文正為何寫詩?終於可知:因為有敏銳的愛恨悲歡,有誠摯地面對萬物與人生的態度。她是「新生」的詩人! \n (本文摘自《我是最纖巧的容器承載今天的雲》一書,有鹿文化出版)

  • 謝淑薇輸球有雅興寫詩 單打要生C計畫

    謝淑薇輸球有雅興寫詩 單打要生C計畫

    網球寶島一姊謝淑薇目前在杜拜女網錦標賽奮戰,單打雖然從會外賽以「幸運輸家」進入會內賽,可惜第一輪就出局,不過雙打今天凌晨和捷克搭檔史崔可娃直落二收下8強席次,而她也在臉書粉專分享自己近日手寫詩句的照片,展現文青的一面。 \n謝淑薇分享的照片,寫了一段詩:「初春的氣息還涼,我在輾轉的昏沈中失眠,開了一盞燈,等待瞌睡蟲爬上床,卻等來一抹笑容。」小薇並寫道,她在國外久了很少寫中文,但不能忘記有空還是寫寫字,也因為本季四度在單打會內賽第一輪出局,她透露:「單打再這樣玩下去,我要改變策略了!計畫C很快就會生出來了。」 \n謝淑薇雖然單打受挫,雙打仍維持好狀態,本季目前進帳1冠1亞,雙打世界排名升至第1,本周挑戰WTA巡迴賽頂級賽等級的杜拜錦標賽,女雙首輪和捷克搭檔6比2、6比2擊退中國大陸組合韓馨蘊/彭帥,今天晚上迎戰美國柯寧(Sofia Kenin)/瑪泰珂桑德絲(Bethanie Mattek-Sands),柯寧是今年澳網女單新科冠軍,不過杜拜站女單首輪爆冷出局,極力透過雙打扳回顏面。

  • 24個氣!趙少康稱防疫靠運氣 駐德代表寫詩狂嗆

    24個氣!趙少康稱防疫靠運氣 駐德代表寫詩狂嗆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各國防疫不敢鬆懈,日前資深媒體人趙少康表示,台灣疫情能夠控制是因為「蔡英文運氣好!」對此,我國駐德代表謝志偉創作現代詩「氣」,表示「講這鬼話,他不怕岔了氣?!」 \n \n趙少康在政論節目上表示,蔡英文一直以來「運氣都很好」!前年選舉選得這麼爛,卻因習近平說一國兩制、香港爆發反送中,使她在今年年初可以大勝,這次疫情也是「剛好」與大陸交惡,陸客停止來台,對防疫有幫助,所以疫情才可受到控制。 \n \n謝志偉在臉書寫下現代詩,文中藏有24個「氣」,表示台灣若防疫成功,是全體台灣人的榮耀,足傲世人,但為什麼「與有榮焉」硬要說成彷佛是「雨有濃煙」呢,「碰到老共就裝得儍里儍氣,而對自己人反就變得酸裏酸氣?有必要嗎?」 \n \n《氣》現代詩全文如下: \n \n説「防疫好,是蔡總統好運氣」, \n講這鬼話,他不怕岔了氣?! \n拿到麥克風,好大的口氣! \n很多人聽了,是一肚子氣! \n阿就譙兩聲,好歹出它一口鳥氣。 \n \n政府沒漏氣,人民在打氣, \n偏偏有人小鼻小眼小家子氣, \n台灣好,他們就垂頭喪氣? \n台灣慘,難道他們就風發意氣?! \n天啊!可不可以讓我們喘口氣?! \n \n台灣戒嚴,他們一身豪氣, \n咤叱風雲,個個揚眉吐氣, \n台灣解嚴,他們逐漸過氣, \n浩然正氣,淪落到和老共通氣, \n然後就和他們一鼻孔出氣。 \n看得我們都倒抽一口冷氣! \n \n該有骨氣沒骨氣,不該洩氣亂洩氣, \n反而老長他人威風,滅自家人志氣! \n回頭是岸聽我說,中共就像水蒸氣, \n一碰陽光,遲早終究要嚥氣。 \n \n再說,佛爭一爐香,人爭一口氣。 \n但,不管他是否混身散發著一股邪氣, \n不要讓我路上碰到他, \n碰到了,我,拳頭硬了高舉護嘴好憋氣, \n這樣才能保證避邪保元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