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寬恕的搜尋結果,共58

  • 韓寬恕擲蛋者 八成網友不認同

    韓寬恕擲蛋者 八成網友不認同

    國民黨參選人韓國瑜昨晚參加造勢活動,離開現場時,有民眾丟擲雞蛋,雖然並未砸中韓國瑜,但蛋襲消息傳出引發各方熱議。韓事後表示不追究,引發正反兩方爭議,中時新聞網對此舉辦網路投票《韓國瑜造勢被蛋襲 你認為是否要追究責任?》,截至今日投票截止,有八成九網友不認同韓國瑜做法,認為要追究責任,避免歪風助長。 \n \n中時新聞網進行網路投票《韓國瑜造勢被蛋襲 你認為是否要追究責任?》,投票結果截至今日中午為止,參與投票者達8921人,不認同韓國瑜做法的有7983個,比率為89.49%,894個網友贊同韓國瑜做法,比率為10.02%。此外,也有44個網友沒有看法,比率為0.49%。顯示大家不贊同韓國瑜愛與包容的做法。 \n

  • 老公出軌原配怒告小三  知夫也吃官司轉寬恕:希望都不要告

    老公出軌原配怒告小三 知夫也吃官司轉寬恕:希望都不要告

    男子「阿忠」與已婚女子「小欣」外遇,兩人自2015年起1年多期間,在各汽車旅館及小三住處發生25次性關係。阿忠妻發現後,控告「小欣」妨害家庭;「小欣」的丈夫得知戴綠帽,也控告「阿忠」,「阿忠」妻子得知後,以line聯絡「小欣」,告知「希望都不要告,不要互相折磨」,「很樂意跟妳繼續作朋友」、「謝謝了」。台中地院法官以「阿忠」妻已寬恕,判決公訴不受理,仍可上訴。 \n \n判決書指出,「阿忠」結婚13年,他自2015年起與有夫之婦「小欣」外遇,兩人在1年多期間在台北、台中及高雄等地及「小欣」住處先後發生25次性關係。「阿忠」妻子起疑,還曾找人蒐證要抓姦,並控告「小欣」妨害家庭。 \n \n 「小欣」友人作證表示,「阿忠」得知姦情曝光,曾與「小欣」兩人曾提及要給「阿忠」妻子新台幣一千萬元及房地產安撫。 \n \n 沒想到,「小欣」的丈夫在2017年1月得知自己戴了綠帽,也對「阿忠」提告。「阿忠」妻子得知丈夫被告後,以line聯絡「小欣」,告知「因為有妳,我們夫妻倆才明白在彼此心中如此重要,謝謝妳讓我們家的感情增加了厚度跟溫度」,「希望都不要告,明明結局都知道,不要互相折磨了」,「過程是美好的,就保持美好回憶」,「很樂意跟妳繼續作朋友」、「謝謝了」。 \n \n台中地院法官以提告人「阿忠」妻對於小三,若不是已寬恕,起可能對小三表示感謝,並願意為友等語,而判決公訴不受理。

  • 林鄭月娥臉書喊話:大家都累了 盼相互寬恕理解

    林鄭月娥臉書喊話:大家都累了 盼相互寬恕理解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4日下午在臉書上發文表示,他向社會提出構建對話平台,不期望能夠輕易解開死結,停止示威,但他強調持續抗爭並非出路,希望整個社會可以透過溝通去相互理解、放下和寬恕,他還說「大家都累了,我們可否坐下來談一談?」 \n \n以下為林鄭月娥臉書全文: \n \n今早,我邀請了一班希望解開社會困局的有心人見面。會面並非坊間所指的「對話平台」,而是邀請他們分享對搭建對話平台的想法,我十分感謝他們願意在困難的時候,走進禮賓府,幫助我們為社會找出路。 \n \n我向社會提出構建「對話平台」,引起不少懷疑和批評。我知道在目前的困局中,社會的怨氣很深,部分市民對政府未能全部滿足「五大訴求」,感到非常不滿,甚至憤怒。我不期望對話能夠輕易解開死結,停止示威衝突,或者提供問題的解決方法;但持續抗爭並非出路。今天,持不同政見的人、不同崗位的市民,相互之間的不滿不斷升級,甚至可能讓仇恨滋長。經過兩個多月,大家都累了,我們可否坐下來談一談? \n \n目前的困局是源於逃犯修訂條例,但市民的不滿亦有可能是源於政治、經濟、民生等不同範疇的深層次社會矛盾。我們在呼籲停止暴力的同時,也必須為解開社會更深層次的「死結」提供出路。 \n \n過去的一周略為平靜,我們希望藉這個契機啓動對話。政府提倡的對話,是不分階層、不分顏色、不分年齡……及持續一段頗長時間的對話,最重要的是整個社會都抱有相同信念,一起推動,透過溝通去互相理解、放下和寬恕。 \n \n如果民間有對話平台,希望有官員參與,我們都樂意出席。 \n \n如何建立多元化對話平台,我們定必繼續用心聆聽意見。有一點肯定的,對話不是為對話而對話,而是希望找出社會不滿的根源和解決方向,最終達致改變。我們希望先踏出第一步,儘管這一步可能小得看不見,我相信也是值得的。

  • 新北舒暢交通第一刀  延宕工程妨礙交通開罰不寬恕

    新北舒暢交通第一刀 延宕工程妨礙交通開罰不寬恕

    新北市中和警分局警員16日下午5時許,巡邏時在中和區景平路120號發現,前往板橋方向發現廠商占用道路施工及封閉車道,該工程應在5時前完工,恢復正常車道運行,然而廠商作業延宕逾時施作,員警立刻於現場依公路法等相關規定查報予捷運局裁罰負責人。 \n \n新北市警察局針對「突發性」、「未依交維計畫」道路施工,除要求發包單位提前通報,且落實道路施工查報,避免造成交通阻礙、民怨等問題。 \n \n中和警分局表示,雖道路施工管理非警察主管工作,但維護交通安全實為警察之責,從 8月至今已查報7件未依規定施工之違規行為,將持續為用路人把關落實施工查報,如發現缺失依法從嚴從重裁處,如違規施工影響交通並勒令停工。 \n \n另外,中和警分局表示,雖眾人期待環狀線捷運通車,然而應維持用路人交通安全及車流順暢,因此對轄內道路施工要求廠商務必事前通報分局,由員警到場核對廠商是否依核准施工內容、時間與交通維持計畫執行,不能出現封路施工後又對交通壅塞視若無睹之情形。 \n \n若違反將依「公路法」、「市區道路條例」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等規定查報道路主管機關,最重裁罰3萬至15萬元,必要時更會要求廠商停止施工。 \n \n道路施工封路難免癱瘓交通,更常出現駕駛人氣沖沖、喇叭聲四竄,為減少對交通之衝擊,警察局指出,除突發性之緊急道路搶修外,道路主管機關於核准道路施工時間多會避開上、下午交通尖峰時段施作。

  • 館長問特赦阿扁 賴清德:希望社會抱寬恕的心

    以「一口真氣足」自許的前行政院長賴清德9日晚上八點與「館長」陳之漢直播,向來發言辛辣的館長,是否談及特赦保外就醫中的前總統陳水扁成為焦點。 \n \n \n \n對於九二共識,賴清德表示,對岸說九二共識是一國兩制,國民黨卻主張簽和平協定,以後台灣就是香港、西藏。 \n \n館長也關心警察弟兄,問賴清德如何保障警察執法與公權力提升?賴清德回應,他當行政院長任內有修改組織犯罪法,警察執法會比較有力量。 \n \n至於有黑道組成政黨的問題,賴清德表示,這是侯友宜要解決的問題,目前法律上也沒有問題。 \n \n館長問賴清德為何想要出來選總統?賴清德表示,因為這次輔選立委,基層有焦慮,如果民進黨敗選,國家主權會受到衝擊,所以基於使命,參加民進黨總統初選。 \n \n有無機會和蔡英文同框?賴清德說,他的態度就是輸的要支持贏的,選有結果再談合作,合作也有很多種方式。初選還沒結果之前,說誰配誰不太好。 \n \n如果選上總統,怎麼提高民心?賴清德表示,對於薪資、房價,政黨要合作。另外也會拚經濟、捍衛主權。會拿出他的魄力與執行力。 \n \n館長問最主要的政策是甚麼?賴清德說是拚經濟、顧巴肚,建設國家,造福人民,壯大台灣。當人民生活好一點,比較有力量關心主權。另外也會善待軍人,充實軍備。 \n \n館長自詡懂些軍事,認為要加強地面部隊訓練,包括必須實戰演訓、實彈射擊,不是割割草。賴清德說這一定要調整,也會重視國防。 \n \n最後館長問賴清德參選總統,對台灣未來有何期望?賴清德說,台灣局勢險峻,會捍衛主權與民主自由生活,且跟美國日本站在同一陣線。經濟發展也要與時俱進,跟上時代,工業4.0已經是未來趨勢。 \n \n至於是否執行死刑?賴清德說,既然法律存在,就照法律走,法務部長蔡清祥已經有在執行。 \n \n針對特赦阿扁,賴清德強調,陳水扁現在是保外就醫,還沒有特赦,能不能保外就醫是需要鑑定的,之前經過台北市長柯文哲等醫師的鑑定才保外就醫。 \n \n賴清德指出,陳水扁之所以被關是「司法問題」,例如檢察官跟證人串供、法官被換掉,又用了少用的審判原則等,他清楚社會不贊成特赦阿扁,但希望大家試想若阿扁是親人,會怎麼看事情。 \n \n賴清德表示,他也贊成陳水扁不要出席政治活動,好好接受治療,但希望社會抱著寬恕的心、有助於和諧。 \n \n館長最後贈送賴清德除臭襪,包裝盒有印「海軍陸戰隊」字樣。 \n \n

  • 寬恕看待228 受難家屬願台灣更和平

    寬恕看待228 受難家屬願台灣更和平

     「我堅持每年都來參加,直到無法再來的那天!」屏縣府昨日舉辦228和平紀念音樂會,縣長潘孟安與罹難者家屬一同向紀念碑獻花;高齡93歲的王蔡梅與85歲張林淑汝數十年來從未缺席,更願意寬恕看待歷史悲劇,祈願台灣更和平。 \n 而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昨辦228事件72周年追思紀念,副市長洪東煒代表市長韓國瑜出席,期勉用「愛與包容」化解分歧,一起拋下仇恨與對立。 \n 高市228關懷協會理事長王文宏則表示,現在許多人把228當成吃喝玩樂的放假日,希望下一代能夠了解真相,因為沒真相就沒和解。 \n 每年一到228,王蔡梅一定要家人陪她從高雄坐計程車到屏東參加追思音樂會,「這是無法忘記的一天」,她回憶當年先生是警察,無故捲入228事件被關8個月,獲釋後仍是黑名單,不僅丟了工作也常被憲警單位調查。 \n 她說,爸爸雖賣了一頭牛將先生贖回來,但從日本中央大學法律部畢業的大哥卻在恆春南門被槍斃,他的家人也遭情治單位調查與監控;殘忍過往雖忘不掉,不代表不能原諒,她每天都用寬恕的心來看待這段悲劇。 \n 張林淑汝同樣樂觀與饒恕,她的二哥22歲時在嘉義當台電技術員,上班途中突遭槍斃,大姊將他的屍體抱回家時,媽媽泣不成聲,那一幕她永遠記得,但事後政府為哥哥平反也領到補償金,一切應該和平落幕。

  • 柯P父母看228:讓愛與寬恕促進祥和

    柯P父母看228:讓愛與寬恕促進祥和

    台北市長柯文哲雙親柯承發、何瑞英,連年不缺席228追思紀念會,每逢憶起當年家人遭受迫害情景,不禁悲從中來、老淚縱橫,盼望這個社會能以愛和寬恕促進祥和,讓歷史悲劇不再發生。 \n \n柯承發表示,每年參加紀念會,都回想到父親在日治時代的經歷,當年父親在新竹擔任小學老師,還庇護許多隨國軍撤退來的老師,但在清鄉工作時卻遭憲兵隊被拘禁,當年帶著飯包探望爸爸,卻被拒於門外的場景仍歷歷在目,當時的拘禁引起父親因病英年早逝,想起來內心傷痛不已。 \n \n柯承發說,228事件發生時他就讀新竹省中,還在街上經歷期間的槍戰,「命是撿回來的」,這是對台灣來說非常不幸的事件,以受難者的家族角度,他希望未來新竹市的鄉親能夠為故鄉合力。

  • 陳喬恩酒駕 交通部批沒有寬恕理由

    藝人陳喬恩4日因違規遭警方攔下,發現她酒測值酒測值高達0.67,被捕後以10萬元交保,交通部今發布新聞稿表示,酒駕零容忍近年來已普獲社會認同,公眾人物一言一行易受民眾關注模仿,實不該作錯誤示範,沒有寬恕理由,更得不到任何同情。 \n \n交通部統計,酒駕30日死亡人數由2013年的744人,降至2016年的533人,雖有逐年下降,但每年內仍奪去500多條人命,近來針對酒駕訂定更嚴厲的處罰,期望能嚇阻酒駕。適逢歲末節慶活動較多,再加上氣候寒冷,國人聚會喝酒或食用含有酒精的食物頻率增加,因此再次呼籲,只要喝酒絕對不要開車或騎車,也不要挑戰政府防制酒駕的決心。 \n \n交通部強調,酒駕零容忍在近幾年已是社會普遍價值,得來不易,然而仍有人心存僥倖,不斷挑戰法律的尺度,造成許多無辜者的生命流失與家庭負擔,也賠掉一生的聲譽,日前有累犯再次酒駕奪走人命的悲劇,4日凌晨又發生知名藝人酒駕,酒駕沒有寬恕理由,更得不到任何同情。

  • 性侵女童 美奧運隊醫:每天唸經求寬恕

    美國奧運體操代表隊的前隊醫納沙(Larry Nassar)被控長期性侵女童,他不但坦承罪行,還說他「深感難過,每天都念經求寬恕」。 \n前隊醫納沙(Larry Nassar)被逾130名成年與未成年女子,日前指控他性侵。,周三(22日)在密西根州法院坦承性侵7名女童的指控,其中6人是體操運動員。他更在庭上表示:「我向所有被害人,致上歉意,事情像星星之火,一發不可收收,我每天唸經祈求寬恕。」 \n納沙是密西根州立大學的執業醫生,1996年至2015年間,曾擔任美國體操代表隊的隊醫,多年來利用參與選拔奧運體操隊員的職權,性侵運動員和其他病人,他將會於明年1月12日宣判刑期。 \n \n

  • 小龍女變乖了 吳綺莉轉貼寬恕文喊話成龍?

    港姐出身的女星吳綺莉17年前與成龍爆出婚外情,並生下一女「小龍女」吳卓林,隨著吳卓林進入青春期,她與媽媽吳綺莉的心結越積越深,吳卓林甚至憤而輕生送醫,5月底才返家休養,最近總算傳出與母親和解的好消息,兩人被港媒拍到深夜共搭一車出外聚餐,互動良好,看似和好如初。 \n據《on.cc東網》報導,17歲的吳卓林最近放暑假在家跟媽媽修補感情,某天晚間被狗仔目擊她久違的陪媽媽前往石澳一家餐廳與友人吃晚飯,兩人吃飽喝足後,又一同坐著吳綺莉開的車離開,吳綺莉路上似乎是想起有什麼東西沒買,便駕車到一家便利商店附近,自己一人下車採買,而吳卓林則在車上聽音樂,等媽媽買好東西後再一起回家,結束這充滿簡單幸福的一晚。 \n而吳綺莉最近常在微博分享心靈小語,上月底她曬出一張用英文寫的圖片,寫道「用溫柔的心思善良對待他人,饒恕他人,就像神所寬待你的一樣」,不知是否與她先前狠批成龍未付過一元贍養費有關?粉絲則獻上愛心符號祝福她們母女。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名家專論-台灣更需要互相寬恕

     幾天前敘利亞發生造成數百人死傷的毒氣襲擊事件。化武襲擊挑戰了現行的國際公約與良知,因此舉世反應憤怒。但2013年敘利亞首都郊區就曾經遭受嚴重的化武襲擊。堅持不是自己所為的敘利亞政府為了洗刷嫌疑,承諾禁用及銷毀所有的化學武器,並接受「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的實地查察,並由美國協助銷毀。因此,支持敘利亞政府的媒體說,2014年後敘國政府軍就沒有了化武,事故是反對派在當地的化武工廠事故爆炸引起的。支持敘利亞反對派的西方媒體認為襲擊是由政府軍或者俄軍的空襲投擲的化學武器航彈進行的。美國總統川普則據此在很短的時間做出了強力的回應:以巡航導彈空襲敘利亞政府軍基地。 \n 這個化武襲擊事件,就發生在當代、當月的幾天前,而且是透過社群與媒體,讓全世界親眼歷見的事件,卻仍然可以各說各話,萬眾喧囂,形同一個沒有真相的事件。 \n 真相隱藏在撲朔迷離之後,似乎是現今這個世界的常態。因此,「後真相」一詞,成為2016年《牛津詞典》的年度詞彙而聲名大噪。所謂「後真相」,其實是指政客信口胡謅,指鹿為馬的委婉說法。後真相成為當今的一種政治文化。政治人物所說的不必要是真實的,只需鞏固目標群眾的偏見,換取必要的共鳴與支持即可。人們把情感和偏好放在首位,事實和真相已經不再重要。再加上近年來偏極化的社群媒體,形成一塊塊潛意識認為自己是站在真理的一方,實際上卻是忽視真相、不顧事實,只求相濡以沫的同溫層。這樣的環境正是滋養出「雄辯勝於事實」的政客的沃土。 \n 其實,修改、美化、甚至是篡改歷史,也都存在於過去的時代。那麼,發生在過去的歷史事件,是不是可以藉著調查真相而越來越明白呢?那雖不遙遠,卻曾經斷裂的歷史,可以藉著拼湊事實,還原或是塑造歷史事實成為我們所希望的模樣? \n 以228為例,在政黨輪替之後,每個政府都聲明要追求真相。然而,政黨輪替迄今已經17年了,所有的政府檔案都在當政者的手中,我們更接近了歷史真相還是模糊了真相?作態追求真相的目的,是就事論事將心比心,但求療傷止痛族群和解?還是在轉型正義的大旗之下,藉此獲得源源不絕的政治動員力量,對政治落水狗無限制地施加清算壓力? \n 因為228事件的責任追究問題,蔣介石也似乎一瞬之間從「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淪為被討伐清算的對象。蔣介石的功過一直都在那裡,也許只是台灣人民變得太快。同樣的,中國大陸對蔣的評價也變遷得很快。從他的地位變遷,我們看見了歷史被改動、增刪、演義、戲說,又有人云亦云,流傳下來使人霧裡看花。能篡改歷史的人都是精通歷史的人,然而卻巧妙刪減,顛倒因果次序,最終將歷史真相粉飾成他所想要的樣子。 \n 近來某些團體可能從IS學到了靈感,在各地對蔣介石銅像斬首。其實,蔣的銅像被拆、被屈打成殘、落難到這種地步,早已不再是「威權」或「黨國體制」的象徵,宣稱蔣是「228元凶」是言過其實。馬英九所言的蔣中正的「不可能沒有政治責任」,是指蔣介石當然是必須為所有的執政成敗負起政治責任,包括外蒙獨立,國共衝突,包括228在內的各地蜂起,以及失去大陸國土。他來到台灣之後,因為他個人的榮辱與國民政府的反攻復國的需要,因而保衛了台灣,建設了三民主義的模範省,使得他的統治與台灣有了明確的利益交集。 \n 後真相告訴我們的是:也許真相是不可得的;也許真相與某些人想像的真相本來就不同;有人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只好持續苦求歷史的真相。 \n 政治信仰越來越類似宗教信仰,發展出一套自我說明、自我演繹的邏輯。上帝與天堂,與極樂世界也許都不是真實存在的,但那又何妨?也許台灣更需要的是忘掉過去,彼此道歉、互相赦免之後,我們才會有真正的內心平靜。這才是人民美好的願望。 \n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 中時專欄:潘華生》台灣更需要互相寬恕

    幾天前敘利亞發生造成數百人死傷的毒氣襲擊事件。化武襲擊挑戰了現行的國際公約與良知,因此舉世反應憤怒。但2013年敘利亞首都郊區就曾經遭受嚴重的化武襲擊。堅持不是自己所為的敘利亞政府為了洗刷嫌疑,承諾禁用及銷毀所有的化學武器,並接受「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的實地查察,並由美國協助銷毀。因此,支持敘利亞政府的媒體說,2014年後敘國政府軍就沒有了化武,事故是反對派在當地的化武工廠事故爆炸引起的。支持敘利亞反對派的西方媒體認為襲擊是由政府軍或者俄軍的空襲投擲的化學武器航彈進行的。美國總統川普則據此在很短的時間做出了強力的回應:以巡航導彈空襲敘利亞政府軍基地。 \n 這個化武襲擊事件,就發生在當代、當月的幾天前,而且是透過社群與媒體,讓全世界親眼歷見的事件,卻仍然可以各說各話,萬眾喧囂,形同一個沒有真相的事件。 \n 真相隱藏在撲朔迷離之後,似乎是現今這個世界的常態。因此,「後真相」一詞,成為2016年《牛津詞典》的年度詞彙而聲名大噪。所謂「後真相」,其實是指政客信口胡謅,指鹿為馬的委婉說法。後真相成為當今的一種政治文化。政治人物所說的不必要是真實的,只需鞏固目標群眾的偏見,換取必要的共鳴與支持即可。人們把情感和偏好放在首位,事實和真相已經不再重要。再加上近年來偏極化的社群媒體,形成一塊塊潛意識認為自己是站在真理的一方,實際上卻是忽視真相、不顧事實,只求相濡以沫的同溫層。這樣的環境正是滋養出「雄辯勝於事實」的政客的沃土。 \n 其實,修改、美化、甚至是篡改歷史,也都存在於過去的時代。那麼,發生在過去的歷史事件,是不是可以藉著調查真相而越來越明白呢?那雖不遙遠,卻曾經斷裂的歷史,可以藉著拼湊事實,還原或是塑造歷史事實成為我們所希望的模樣? \n 以228為例,在政黨輪替之後,每個政府都聲明要追求真相。然而,政黨輪替迄今已經17年了,所有的政府檔案都在當政者的手中,我們更接近了歷史真相還是模糊了真相?作態追求真相的目的,是就事論事將心比心,但求療傷止痛族群和解?還是在轉型正義的大旗之下,藉此獲得源源不絕的政治動員力量,對政治落水狗無限制地施加清算壓力? \n 因為228事件的責任追究問題,蔣介石也似乎一瞬之間從「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淪為被討伐清算的對象。蔣介石的功過一直都在那裡,也許只是台灣人民變得太快。同樣的,中國大陸對蔣的評價也變遷得很快。從他的地位變遷,我們看見了歷史被改動、增刪、演義、戲說,又有人云亦云,流傳下來使人霧裡看花。能篡改歷史的人都是精通歷史的人,然而卻巧妙刪減,顛倒因果次序,最終將歷史真相粉飾成他所想要的樣子。 \n 近來某些團體可能從IS學到了靈感,在各地對蔣介石銅像斬首。其實,蔣的銅像被拆、被屈打成殘、落難到這種地步,早已不再是「威權」或「黨國體制」的象徵,宣稱蔣是「228元凶」是言過其實。馬英九所言的蔣中正的「不可能沒有政治責任」,是指蔣介石當然是必須為所有的執政成敗負起政治責任,包括外蒙獨立,國共衝突,包括228在內的各地蜂起,以及失去大陸國土。他來到台灣之後,因為他個人的榮辱與國民政府的反攻復國的需要,因而保衛了台灣,建設了三民主義的模範省,使得他的統治與台灣有了明確的利益交集。 \n 後真相告訴我們的是:也許真相是不可得的;也許真相與某些人想像的真相本來就不同;有人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只好持續苦求歷史的真相。 \n 政治信仰越來越類似宗教信仰,發展出一套自我說明、自我演繹的邏輯。上帝與天堂,與極樂世界也許都不是真實存在的,但那又何妨?也許台灣更需要的是忘掉過去,彼此道歉、互相赦免之後,我們才會有真正的內心平靜。這才是人民美好的願望。 \n(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n

  • 228事件藝術展 溯與恕籲寬恕

    228事件藝術展 溯與恕籲寬恕

     今年是228事件70周年,嘉義市文化局舉辦「溯與恕‧2017嘉義228事件70周年紀念美展」系列活動,童年經歷此事件的退休校長何明宗24日表示,歷史要追溯,更要寬恕,促進台灣族群融合,未來才能走得更遠更好。 \n 文化局長黃美賢表示,該局委託台北市立大學視覺藝術系蘇振明教授策展「溯與恕‧2017嘉義228事件70周年紀念美展」系列活動,主題為「溯與恕」,「溯」是藉由視覺藝術創作,讓歷史悲劇顯影與重建,「恕」則意在透過作品的賞析與對話,撫慰受難家屬和嘉義人的心靈,為族群共榮祈福。 \n 協志工商退休校長、嘉義市文化基金會董事何明宗表示,他童年時對228事件的印象是台灣人與占台軍隊的戰爭,在民間台灣人與外省藉人士是互相包容的,他曾被父親抱著參加歡迎祖國光復台灣的活動,228事件發生後,台灣意識才逐漸萌芽,他的胞妹何清吟此次也有創作參展,歷史要追溯,更要發揚寬恕之道,才有助於台灣族群融合,未來發展得更好。 \n 此紀念美展即日起展出至4月2日,地點在嘉義市立博物博物館3樓,分A、B兩展場,A展場展出228事件受難藝術家陳澄波、歐陽文等人的作品與文物,B展場是國內人權藝術家張義雄、李伯男、王德合、鄭建昌、鄭啟瑞、黃明川、陳菁繡等26人展出繪畫、雕塑、影像藝術等作品。

  • 天主教宗授權神父 寬恕墮胎婦女

    天主教宗授權神父 寬恕墮胎婦女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今天做出重大宣布,永久延長一項特別許可,授權所有神父可以寬恕墮胎、赦免曾墮胎婦女的罪。這項決定被視為教廷對墮胎立場軟化。 \n教宗方濟各在梵諦岡當地時間周一發布的教宗文告中寫道:「沒有任何罪惡是上帝的慈悲所到達不了的,只要眾人懷著悔改的心,與天主同心,便可將罪惡抹去。」 \n不過教宗也在文告中強調,這並不代表天主教允許墮胎,「我希望能盡可能堅定地重申,墮胎是一項嚴重的罪,因為它讓無辜的生命終結。」 \n羅馬天主教會一向視墮胎為嚴重的罪,長期以來將是否對墮胎婦女予以寬恕的權利交給主教決定,主教可以親自聆聽墮胎婦女的告解或者可以授權對相關情況熟練的神父來做。 \n教宗方濟各去年底允許所有級別的神父寬恕墮胎婦女的權利,不過這項特別許可已在今年11月20日到期,教宗於是在周一公布的文告中,宣布永久延長這項許可,允許所有神父均可赦免曾墮胎婦女的罪。 \n

  • 教宗授權神職人員 可以寬恕墮胎

    天主教宗方濟各今天說,將讓所有神職人員都能寬恕墮胎,此前這是保留給主教或特別告解神父的權力。 \n 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昨天結束羅馬教廷的「慈悲禧年」(Year of Mercy)後,在「教宗詔書」中作此宣布。 \n 他將梵蒂岡在慈悲禧年實施的臨時性措施轉為永久性,他說:「我今後授權所有神職人員,在他們牧靈時,能寬恕那些犯下墮胎罪的人。」 \n 但方濟各說,他要「盡可能地堅定重申,墮胎是嚴重的罪,因其結束無辜的生命。」1051121 \n

  • 書摘精選-亡妻換來棄兒…這是我的寬恕

     女人走了。我這才驚覺自己站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抱著熟睡的寶寶自言自語。但我不是自言自語,我是對妳說話。這習慣還是沒改。我總愛對妳說話。別走啊。 \n 你懂我剛剛形容的「記憶」嗎?我太太已經不在,世上沒這個人了。她的護照早已註銷,銀行帳號也關了,她的衣服現在穿在別人身上,但我腦裡全是她。倘若她從未到這世上走一遭,而我腦裡全是她,應該會有人說我失心瘋,把我關起來才對。我就是走不出傷痛。 \n ● \n 我發現,「傷痛」的意思是「和已經不在的人同住」。妳在何方? \n 摩托車引擎呼嘯。來往車輛放下車窗,車內放著收音機。孩子玩滑板。有隻狗兒在叫。送貨卡車忙著卸貨。兩個女的在人行道上吵架。人人都在講手機。有個男的站在箱子上大喊,「一件不留」。 \n 這我沒問題。都拿走吧。車、人、拍賣的東西。把這一切清光,化為我腳下塵土頭上青空。聲音關掉,畫面全白。我倆之間空無一物。 \n 今晚我是否會見妳向我走來?如妳慣常的模樣,如我倆下班回家精疲力盡的模樣?我們抬眼,望見彼此,先是隔得好遠,然後就在跟前?妳的能量再次化為人形,妳的愛是原子的形狀。 \n 「沒什麼。」她知道自己來日無多時,這麼說。 \n 沒什麼?這樣的話,天不算什麼,地不算什麼,妳的身體不算什麼,我們做愛也不算什麼…… \n 她搖頭。「我生命中最不要緊的就是死了。有差嗎?反正我也不會在了。」 \n 「我會在。」我說。 \n 「殘忍就殘忍在這兒。」她說。「假如我可以為了你拖著生不如死,我當然也願意。」 \n 「關門大拍賣!一件不留!」 \n 都過去了。 \n 我來到醫院那條街,看見了棄兒箱。只是這時我懷裡的寶寶醒了,我感覺得到她在動。我們對望著,她骨碌碌轉動的藍色雙眸,尋覓著我陰鬱的眼,又舉起一朵小花般的手,觸著我臉上扎手的鬍碴。在我,與我即將越過的街之間,車來,車往。這永遠轉動著的無名世界。寶寶和我在原地一動不動,彷彿她明白,有個選擇非做不可。非做不可嗎?重大的事才是偶然發生,別的都是計畫好的。我繞著那個街區走,想說再考慮考慮吧,只是兩條腿卻往家移動,有時候,你的心最清楚該怎麼做,你只能接受。 \n ● \n 進了家門,兒子在看電視。昨晚暴風雨的最新動態,外加某人某事。幾張政府官員老面孔,講老掉牙的那套話,接著又播出了呼籲目擊者提供線索的訊息。那個死掉的男人,名叫安東尼‧剛薩里斯,墨西哥裔。死時身上帶著護照。謀財、害命,在這城市算不上希奇,希奇的是天氣變成這樣。不過還是有件希奇事。他丟下了寶寶。 \n 「你哪知道,爸。」「我心裡有數。」「我們應該報警啦。」 \n 我怎麼會養出個相信警察的兒子?我兒子不管誰都相信,實在讓我擔心。我不禁搖搖頭。他手一指,指向寶寶。 \n 「不報警的話,那你要拿她怎麼辦?」 \n 「養她啊。」 \n 我兒子滿臉驚愕,難以置信。我沒法養一個剛出生的寶寶,再說這也是違法的,可是我豁出去了。「幫助無助之人」。我就不能是伸出援手的人嗎? \n 我已經餵過她,也幫她換了尿布。從醫院回家的路上,我把該買的東西都買齊了。倘若我太太在世,也會做同樣的事。我們會同心協力。 \n 這感覺就像──我奪走了一條命,所以現在有人把一條命交給我。這對我而言,就像寬恕。 \n 這孩子身邊擺著一只手提箱──活像先幫她預備了從商之路。箱子上了鎖。我對兒子說,假如我們找得到她爸媽,自然會全力去找,於是我們打開箱子。 \n 克羅那表情,完全是低成本喜劇的爛演員──雙眼暴凸,下巴掉到地上。 \n 「七天創造世界!」克羅驚呼。「這玩意兒是真的嗎?」 \n 箱內是一疊疊整齊紮妥的簇新鈔票,和警匪片裡的道具一個樣。五十捆。一捆就是一萬元。 \n 鈔票下放著一只柔軟的絨布袋,裡面是條鑽石項鍊。不是什麼便宜小碎鑽──非常大顆,非常慷慨,如同女人的心。時間在各個刻面中,如此深邃,如此清晰,恍如望進水晶球。 \n 鑽石項鍊下有一份樂譜。手寫的。曲名是〈珀笛塔〉。 \n 嗯,這就是她的名字。這小小的棄兒。 \n 「萬一你沒去坐牢,」克羅下了結論:「可就發了。」 \n 「她是我們的,克羅。她現在是你妹,我是她爸。」 \n 「那你要拿這筆錢怎麼辦?」 \n (本文摘自《時間的空隙》,寂寞出版提供)

  • 這是真的!寬恕他人對健康有益

    這是真的!寬恕他人對健康有益

    根據中國一項健康心理學的最新研究顯示,寬恕自己和他人可以抵禦壓力,促進心理健康;相反的,人們若在一生中接觸過多的壓力,則會使得生理、心理健康狀況更差。 \n \n這項研究主要研究終身壓力對於人的心理健康到底有何影響,以及寬恕的人與較不寬恕的人相比,他們的表現又是如何?研究找來148名青壯年填寫一份評估他們終身的壓力等級、寬恕傾向、心理和生理健康的調查問卷並進行研究。 \n \n結果發現,如果人們具有非常寬恕自己和他人的特質,這類人幾乎不會與壓力和精神疾病之間產生關聯,顯示寬恕的人會採取更好的應對技巧來處理壓力。但由於研究中人數樣本較少,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來充分了解寬恕的好處。 \n \n愛荷華州路德學院的心理學副教授,同時也是研究報告的作者洛倫·杜桑表示,她100%相信寬恕是可以學習的,也能讓自己的感覺更好。然而如果傾向不去寬恕他人,則容易處於最原始的壓力底下,無法緩衝。 \n \n這項研究告訴我們,無論寬恕他人或是寬恕自己都是一種讓自己解脫的方法,那麼何不敞開心胸呢?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就算是為自己的健康著想,從現在開始,來學習如何寬恕吧!

  • 寬恕才是轉型正義終點

     2015年4月23日,曾在納粹集中營被當作醫學實驗品的猶太倖存者莫澤斯柯決定探視當年集中營的帳務士格勒寧,多年來莫澤斯柯指控格勒寧就是戰犯,並在法庭中提出證詞。那天,80歲的莫澤斯柯擁抱93歲的格勒寧,格勒寧泛淚在莫澤斯柯頰上回以親吻。莫澤斯柯說:「我仍舊指控他,但我也寬恕他,和解使我變成更強壯的人。」 \n 過去的蔣家威權、黨國體制與白色恐怖,絕對需要被追究,但終點要通往仇恨嗎?同時,罪不及妻孥是基本人權,現在的國民黨員─不管立委還是黨工─是當年的原班人馬嗎?就連《民法》之惡法「父債子還」都已走入歷史,通過一部「只要你是國民黨員就讓你永遠抬不起頭」的針對性法律,會有正當性嗎?清算後世的國民黨,不是轉型正義,反省過去的國民黨罪刑,與避免將來「任何政黨」再墮入軍國主義,才是轉型正義。轉型正義的層次不在羞辱,而在真相與和解。 \n 民進黨版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在開完5次公聽會之後,將在6月下旬交付審查,此案早晚會通過,只是全民都該上網看看此法案(第5條與第7條)是否在報復特定政黨?也可以想像一下立法通過後,政府又能依「清除威權象徵」之法源來拆中正紀念堂,甚至是國父紀念館,台灣社會可能回到2000~2008年時那個族群不斷遭撕裂的時期。尤有甚者,一個經濟搞不好要靠負面能量來麻痺自己的社會,不正是今日青年貧窮問題的真正根源? \n 值得玩味的是,促轉條例草案並非由行政院提出,而是以委員案形式進行,暗示蔡政府其實不想捲進來。若從國族主義屬於「右翼」的觀點來看,則總統府與行政院反而與國民黨團的立場很近,都走在理性務實的中間,或者偏左翼。而民進黨團反而受時代力量側翼影響,走的是偏右的路線。 \n 這段時間以來,民進黨團對於促轉條例的論述,最大的問題在於根本未與歐美接軌,論者喜歡談德式轉型正義,殊不知紐倫堡大審是審戰犯而非審戰犯妻孥?南非的「真相」調查委員會是以「和解」為前提。在美國,對黑奴制度都推了一把的民主與共和兩黨,更不會搞什麼復仇式轉型正義,做的都是反歧視的前瞻性措施。 \n 就連南韓針對被綁被虐的前總統金大中進行的轉型正義,都是從調查到和解,最後仍要回歸民主。這些案例隨便搜尋英文論文都有十幾篇,真的難以理解「台灣土產」的轉型正義到底有哪來的自信讓自己看起來很正統? \n 其實促轉條例草案通過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數年後國民黨回頭來要這筆帳,冤冤相報無法了。(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 寬恕才是終點 民進黨錯把德式轉型當正義

    寬恕才是終點 民進黨錯把德式轉型當正義

    曾被當作醫學實驗品的猶太倖存者莫澤斯柯決定探視當年納粹集中營的帳務士格勒寧,莫澤斯柯說:「我仍舊指控他,但我也寬恕他,和解使我變成更強壯的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邱師儀今日投書中國時報認為,清算後世的國民黨,不是轉型正義,反省過去的國民黨罪刑,與避免將來「任何政黨」再墮入軍國主義,才是轉型正義。 \n \n邱師儀表示,民進黨團喜歡談德式轉型正義,殊不知紐倫堡大審是審戰犯而非審戰犯妻孥?南非的「真相」調查委員會是以「和解」為前提。在美國,對黑奴制度都推了一把的民主與共和兩黨,更不會搞什麼復仇式轉型正義,做的都是反歧視的前瞻性措施。 \n \n過去的蔣家威權、黨國體制與白色恐怖,絕對需要被追究,但罪不及妻孥是基本人權。邱師儀說,轉型正義的層次不在羞辱,而在真相與和解。其實促轉條例草案通過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數年後國民黨回頭來要這筆帳,冤冤相報無法了。

  • 邱師儀》寬恕才是轉型正義終點

    2015年4月23日,曾在納粹集中營被當作醫學實驗品的猶太倖存者莫澤斯柯決定探視當年集中營的帳務士格勒寧,多年來莫澤斯柯指控格勒寧就是戰犯,並在法庭中提出證詞。那天,80歲的莫澤斯柯擁抱93歲的格勒寧,格勒寧泛淚在莫澤斯柯頰上回以親吻。莫澤斯柯說:「我仍舊指控他,但我也寬恕他,和解使我變成更強壯的人。」 \n過去的蔣家威權、黨國體制與白色恐怖,絕對需要被追究,但終點要通往仇恨嗎?同時,罪不及妻孥是基本人權,現在的國民黨員─不管立委還是黨工─是當年的原班人馬嗎?就連《民法》之惡法「父債子還」都已走入歷史,通過一部「只要你是國民黨員就讓你永遠抬不起頭」的針對性法律,會有正當性嗎?清算後世的國民黨,不是轉型正義,反省過去的國民黨罪刑,與避免將來「任何政黨」再墮入軍國主義,才是轉型正義。轉型正義的層次不在羞辱,而在真相與和解。 \n民進黨版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在開完5次公聽會之後,將在6月下旬交付審查,此案早晚會通過,只是全民都該上網看看此法案(第5條與第7條)是否在報復特定政黨?也可以想像一下立法通過後,政府又能依「清除威權象徵」之法源來拆中正紀念堂,甚至是國父紀念館,台灣社會可能回到2000~2008年時那個族群不斷遭撕裂的時期。尤有甚者,一個經濟搞不好要靠負面能量來麻痺自己的社會,不正是今日青年貧窮問題的真正根源? \n值得玩味的是,促轉條例草案並非由行政院提出,而是以委員案形式進行,暗示蔡政府其實不想捲進來。若從國族主義屬於「右翼」的觀點來看,則總統府與行政院反而與國民黨團的立場很近,都走在理性務實的中間,或者偏左翼。而民進黨團反而受時代力量側翼影響,走的是偏右的路線。 \n這段時間以來,民進黨團對於促轉條例的論述,最大的問題在於根本未與歐美接軌,論者喜歡談德式轉型正義,殊不知紐倫堡大審是審戰犯而非審戰犯妻孥?南非的「真相」調查委員會是以「和解」為前提。在美國,對黑奴制度都推了一把的民主與共和兩黨,更不會搞什麼復仇式轉型正義,做的都是反歧視的前瞻性措施。 \n就連南韓針對被綁被虐的前總統金大中進行的轉型正義,都是從調查到和解,最後仍要回歸民主。這些案例隨便搜尋英文論文都有十幾篇,真的難以理解「台灣土產」的轉型正義到底有哪來的自信讓自己看起來很正統? \n其實促轉條例草案通過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數年後國民黨回頭來要這筆帳,冤冤相報無法了。 \n(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