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小崗村的搜尋結果,共14

  • 微評-小崗村與華西村

     1978年,安徽省滁州市小崗村的18位農民頂著政治風險「貼著身家性命」開啟土地承包制度,解決民生溫飽,成為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中新社近日報導,如今的小崗村踏上改革新征程,在去年習近平考察之後,小崗村制定了「三年大提升」行動計畫,包括農村改革、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等5大類工作。 \n 報導指出小崗村正在創建國家5A景區,另外,小崗村葡萄專業合作社、美國GLG集團產業園、小崗農產品深加工產業園和農村電子商務等項目,也為小崗村經濟發展帶來了新機遇。 \n 除了小崗村之外,另一個模範村華西村的發展也受到關注,媒體近日報導該村現在負債300多億人民幣,媒體也指華西村是「能人發展模式」,家族式經營導致負債局面。 \n 事實上,大陸的農村的確需要更深入的改革。中央1號文件連續10幾年聚焦在「三農問題」,但不可否認的是,人口仍持續大量向城市流動,顯示農村仍然缺少發展機會,醫療、教育、基礎設施等資源條件比起城市的大幅落差,更是農村的痛點。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創造農村普遍的宜居環境,應該要成為農村改革重要的一環。

  • 快評》小崗村與華西村

    1978年,安徽省滁州市小崗村的18位農民頂著政治風險「貼著身家性命」開啟土地承包制度,解決民生溫飽,成為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中新社近日報導,如今的小崗村踏上改革新征程,在去年習近平考察之後,小崗村制定了「三年大提升」行動計畫,包括農村改革、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等5大類工作。 \n報導指出小崗村正在創建國家5A景區,另外,小崗村葡萄專業合作社、美國GLG集團產業園、小崗農產品深加工產業園和農村電子商務等項目,也為小崗村經濟發展帶來了新機遇。 \n除了小崗村之外,另一個模範村華西村的發展也受到關注,媒體近日報導該村現在負債300多億人民幣,媒體也指華西村是「能人發展模式」,家族式經營導致負債局面。 \n事實上,大陸的農村的確需要更深入的改革。中央1號文件連續10幾年聚焦在「三農問題」,但不可否認的是,人口仍持續大量向城市流動,顯示農村仍然缺少發展機會,醫療、教育、基礎設施等資源條件比起城市的大幅落差,更是農村的痛點。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創造農村普遍的宜居環境,應該要成為農村改革重要的一環。 \n

  • 馬崗漁港賞「魔鬼洗衣板」超Q貓咪當伴遊

    馬崗漁港賞「魔鬼洗衣板」超Q貓咪當伴遊

    春天來趟小旅行吧!還找不到能讓心靈沉靜的景點嗎?福隆火車站附近的馬崗漁港擁有恬靜淳樸之美、遼闊大海,徐徐海風吹拂及聆聽浪花拍打岸邊的聲音,還有超Q貓咪當伴遊,讓您遠離都市的塵囂,新北市政府農業局誠摯地邀請大家來趟馬崗漁港清靜小旅,讓您沉澱心靈的煩憂! \n \n馬崗漁港位於新北市貢寮區福連里,鄰近三貂角燈塔,在漁港內的馬崗平台除了能欣賞海景,享受海風吹拂外,還能眺望孕育著豐富物種的馬崗潮間帶。馬崗潮間帶又稱為「魔鬼洗衣板」。 \n \n在春季時,洗衣板上生長許多綠油油的石蓴與綠色藻類,猶如舖上了一層天然的綠地毯,在蔚藍海水中,顯得更加碧綠。非常壯觀!在潮池裡或石塊下,還可以看到許多海葵、螺類、寄居蟹和螃蟹,是觀察潮間帶生態的好去處。 \n \n在離開漁港及潮間帶後,別忘了來漁港旁的馬崗漁村體驗特殊漁村風情,內有幾戶保存完整的石頭古厝,是當地獨特文化資產之一,雖然到訪遊客逐年增長,但仍保有小漁村清靜。 \n \n另外漁村內有一大群超Q萌貓悠閒散步,有別於猴硐貓村,馬崗漁村人車皆少,遠離塵囂,與小貓咪慵懶的樣子非常搭配,貓奴跟攝影師們千萬別錯過這私房景點! \n \n農業局長李玟表示,為了讓新北漁港及漁村之美能讓更多人看見,農業局致力於保留漁村原有純樸恬靜風貌及在地人文,讓現代民眾在緊湊的生活節奏中,可以找到讓心靈沉澱的好去處,歡迎民眾不妨趁著假日,來趟馬崗漁港清淨小旅,細品漁港漁村風情,遠離喧囂沉靜心靈! \n \n【推薦單車路線】 \n從福隆火車站出發 \n往北走福隆街朝福隆街前進→於北部濱海公路/興隆街/台2線向右轉(約7.8公里)→向左轉,朝馬崗街前進(130公尺)→於馬崗街向左轉(38公尺)→接著向右轉(150公尺)→馬崗漁港 \n

  • 習訪小崗村 為新常態找出路

    習訪小崗村 為新常態找出路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連日分別走訪改革開放標誌的安徽小崗村,以及扶貧重點大別山區。習近平指出,改革開放不停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不能少,特別是不能忘了老區。 \n 新華社報導,習近平25日來到安徽省滁州市鳳陽縣小崗村,走下麥田、踏進農家;對於這個當年首先實施包產到戶的小崗村,習近平感慨道:當年貼著身家性命幹的事,變成中國改革的一聲驚雷,成為中國改革的標誌;習近平強調,今天在這裡重溫改革,就是要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改革開放不停步。 \n 習近平說,改革開放30多年,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小崗夢也是廣大農民的夢。祝你們生活越來越好。」 \n 走下麥田 踏進農家 \n 習近平來到小崗村高標準農田示範點,沿著田埂走進麥田,察看小麥長勢,向村幹部、種糧大戶和農技人員了解土地流轉、農田整理、種植品種、畝產量、病蟲害防治、糧食收購等情況。他強調,要加強管理,加強監測,確保農產品安全。 \n 走進吳廣利和當年大包乾帶頭人嚴金昌兩戶人家,習近平詢問家庭成員就業、上學情況,了解他們用臨街房屋開辦小超市和農家樂的狀況。得知遊客很多,他說:「好!農家樂,樂農家。」 \n 24日,習近平到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大別山腹地的紅軍廣場,向烈士紀念塔敬獻花籃;隨後,瞻仰了紅軍紀念堂,參觀金寨縣革命博物館。今年是紅軍長征80周年,金寨被譽為「紅軍的搖籃、將軍的故鄉」。 \n 當日,習近平也來到金寨縣花石鄉大灣村走訪村民,金寨縣是大陸國家級首批重點貧困縣。 \n 建設扶貧 不忘老區 \n 習近平對大灣村民說,「在地方工作時,我一直抓老區建設,同老區很有感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不能少,特別是不能忘了老區」;黨中央高度重視老少邊窮地區尤其是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的扶貧工作,要確保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 \n 習近平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懷著對人民的熱愛、按照黨中央提出的精準扶貧要求,打好脫貧攻堅戰,讓老區人民過上幸福美好生活。 \n 小 靈 通 \n 小崗村 \n 位於安徽省滁州市鳳陽縣,是大陸農村改革發源地。1978年,當地18位農民冒著極大的風險,立下生死狀,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按下了紅手印,這個「大包乾」協定拉開了大陸改革開放的序幕。小崗村的改革推動聯產承包責任制在全大陸農村實施。(林永富)

  • 文革50周年前 習近平訪小崗村引注目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5日考察安徽省滁州市鳳陽縣小崗村。小崗村農民38年前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按下紅手印,拉開大陸改革開放的序幕,在文革50週年前夕,習近平的造訪引外界關注。 \n 新華社報導,習近平25日驅車到安徽省滁州市鳳陽縣小崗村,來到「當年農家」院落,了解當年18戶村民按下紅手印,簽訂「大包幹」契約情景。他強調,在這重溫改革,就是要堅持中共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改革開放不停步。 \n 習近平走訪吳廣利和當年「大包幹」帶頭人嚴金昌兩戶人家,了解他們用臨街房屋開辦小超市和農家樂的狀況,並稱讚,「好!農家樂,樂農家」。習近平表示,小崗夢也是廣大農民的夢。 \n 習近平一行又到小崗村4300畝高標準農田察看小麥,了解土地流轉、農田整理、種植品種、畝產量、病蟲害防治、糧食收購等情況。 \n 大陸文化大革命1976年結束,當時農村普遍仍實行人民公社制度,生產力低落。小崗村農民率先採用的承包制,可將餘糧自由出售,形同一部分的私有制和市場經濟。 \n 香港經濟日報指出,小崗村18戶農民1978年以「託孤」的方式簽訂「秘密協議」並按下手印,分田到戶搞起家庭聯產承包制「大包幹」,最終成為大陸農村的基本經營制度,拉開農村改革序幕。1050426 \n

  • 陸司改 學者籲要有小崗村決心

    陸司改 學者籲要有小崗村決心

     大陸領導人屢次提到司法改革,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何兵的一篇文章因此再度走紅,他提出,司法改革必須將司法民主化從基層作起,加強基層法官的力量,甚至要有「司法小崗村」的決心,權力下放的同時,給予強力監督,避免中央事事都管。 \n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最高法院現在至少有600、700個法官,也就說有200個合議庭可作出最終判裁。最高法院的最終裁判就是下級法院的審酌基礎,是下級法官適用法條、量刑的依據。200個合議庭等於在戰場上有200個總司令,發布各種軍事命令,而且戰區重疊、防區交叉不清。 \n 杜絕法官 閉門立法 \n 何兵認為,龐大的最高法院,使法院領導們身陷行政事務管理,無瑕顧及真正需要關注的案件。司法改革必須向地方法官放權,同時讓人民監督地方法官。上級法院的功能主要在於法律統一,而非司法公正。 \n 建立基層司法公正性有幾個選項,第一,完善人民陪審制,落實人民審判權,英美法系的司法審判無論對錯,人民鮮有上訪,因為是人民審判人民,對判決不服,向官府上訪無用。 \n 其次,最高法院制定司法解釋,不能只徵求行政部門或人大的意見。必須讓社會廣泛參與,杜絕少數法官、學者、官員們閉門為社會立法現象。 \n 再者,為保障司法獨立審判,加強司法權威,中級法院以上法官由全國人大任命,切斷法官與地方的曖昧關係,法官待遇必須豐厚,退職後維持不變。 \n 法官國家化職業化 \n 法官國家化以後,最高法院、高級法院的法官應將審判力量充實到第一線。同時規定,中級以上法院的法官必須從基層優秀法官、檢察官和律師中選任。 \n 總之,法官應該職業化,司法應當民主化。司法改革還在摸索,可能無法一次到位,為此,需要「司法小崗村」,而且不是只有一個,需要若干個小崗村。 \n 小 靈 通 \n 小崗村 \n 位於安徽省鳳陽縣的窮困小鄉村,1978年鄧小平倡議改革開放之初,該村18位農民按下手印,承包農地,打響了中國大地國有土地私人承包的第一炮。從此小崗村成為改革的代名詞。 \n 何兵提到「司法小崗村」,意即司法改革權力要下放,要相信基層的力量。(洪肇君)

  • 我們的時代-從抗爭到民主,烏坎下一步呢?

     到達這個廣東海邊農村的傍晚,我們先被帶去這個村子最大的飯館「人民餐室」吃飯。主人蔡義興豪爽地招呼我們吃滿桌的新鮮海鮮,他旁邊的二十歲年輕人張建興熱情中帶著些羞赧,聊著他們這幾個月的狀況。 \n 這裡是烏坎,從去年九月到這個三月初,他們正以極為戲劇化的過程,進行一場中國難得的民主實驗。 \n 這個「人民餐室」,就是去年底村民代表薛錦波和其他人被逮捕的地方。被警方拘禁的第二天他就死亡,全身充滿傷痕。村中烏坎學校灰色的牆上仍貼著有他照片的小海報,上面寫著「烏坎人民英雄 全體哀悼」。 \n 二○○九年,一張題為《給烏坎村鄉親們的信之||我們不是亡村奴》的傳單出現在烏坎村,說村委會從一九九三年起開始非法販賣村子的土地。張建興和其他幾百個年輕人開始在網上熱烈討論村子的腐敗問題,成立了一個「烏坎熱血青年團」,甚至派代表去廣東省信訪局上訪。 \n 此後,青年們製作烏坎有關歌曲和短片在網上傳播,並不斷上訪,卻始終沒結果。二○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三四千名村民前往陸豐市政府集體上訪,然後回到村中砸毀了佔用土地的港商的工廠。次日,數百名警察進入烏坎,與村民發生流血衝突,而腐敗的村委會幹部竟然落跑,村民成立臨時理事會來自我組織與治理。十一月二十一日,村民第二次集體上訪,隊伍舉著「還我土地」、「懲治腐敗」、「反對獨裁」、「公正透明的基層選舉」,兩側是手持對講機的糾察隊,井然有序。 \n 十二月初,五名領頭的活躍村民被捕,薛錦波在拘禁中死亡,渾身是傷,村民群情激憤。警察與村民在村口互設關卡與路障,彼此對峙。十二月二十一日,村中深具名望而被請出領導的林祖鑾代表村民去和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會談,提出三點要求:釋放被捕的三名烏坎村民;歸還薛錦波的屍體;承認由村民直接選出的村民代表理事會的合法性。三點都獲得同意。 \n 一月中,當局將林祖鑾任命為該村新的黨總支部書記,開始籌備村委會的重新選舉。二月一日,烏坎選出籌備三月村委選舉的選舉委員會,這是村民首次投票,並且是自己摸索出的投票規則。三月三日和四日,村民選出新的村委會主委、副主委和委員,主委依然是林祖鑾。我在烏坎時是選前的二月底,村內牆上都是關於投票的通知與說明,而村委會大樓前,工作人員正在籌備幾天後的選舉。張建興帶著我們散步、介紹烏坎的「民主地圖」:這是當初村民集會的廣場,那裡是腐敗的「烏坎港實業開發公司」大樓(外面被噴漆「還我土地」),還有抗爭時的「指揮部」──就是林祖鑾他家,張建興等幾個年輕人住在他家樓上,並且設立四部電腦,隨時對外傳播消息;隔壁的一棟民宅是讓記者工作與居住的「新聞中心」。 \n 烏坎村面臨的問題其實是中國農村的普遍問題:官員腐敗、集體土地被幹部非法賣書、村委會不改選。去年九月的集體上訪當然也不特別,特別的是他們強大的自我組織能力,這部分是來自他們當地的傳統。另一特別之處是廣東政府對於民眾的讓步,承認他們的訴求合理,並讓他們可以從抗爭走到選舉。更具歷史意義的是,抗議者成為新的領導者,例如抗爭領袖林祖鑾成為黨總支部書記和新任村委會,去年被警方拘捕的五人之一洪睿超被選為選委會成員,薛錦波之女薛健婉高票當選為村民代表,因此有人把烏坎事件與一九七八年開啟中國農村改革開放的安徽小崗村相提並論。 \n 然而,這真的是新官民衝突模式、是中國基層民主實踐的新起點,還是只是一個難以複製的例外?居民原本要追討的是土地問題,新的村委會是否真能替村民爭取回土地?林祖鑾鏗鏘有力地回答了我們的問題:「未來爭取土地,法院一定會拖很久來消磨我們的意志,但這是妄想。從去年底這幾個月,民眾已經知道,群眾才是力量,群眾的力量才是不可抗拒的。」 \n 的確,雖然烏坎人從群眾抗爭到建立了程序民主,實屬不易,但他們很清楚不以此為滿足;如果這個在黨國體制中的小小民主不能拿回他們的土地,那麼林祖鑾和村民們已經準備好,繼續走向抗爭。(作者為專欄作家)

  • 星星之火不會燎原 只現閃光

    星星之火不會燎原 只現閃光

     舉世矚目的烏坎村村委選舉第一階段落幕,各界稱善,但選舉只是索地抗爭活動的插曲,村委會能否把土地要回來才是重點;而各界把烏坎村視為大陸基層民主改革的第一聲號角,則流於過度樂觀。 \n 現今烏坎村民歡欣鼓舞,趕走了盜賣土地的貪官,選出了自己的村官;外界人士在觀察,烏坎的自主選舉,是否可能成為中國大陸基層體制改革的樣板,成為未來推廣基層民主的星星之火。 \n 索不回土地 將再出兵 \n 村民的問題回歸原點,早在數年前他們就開始上訪,都是要求追究前任村委會多次盜賣土地的案情,從未提及改選村官。只是在這次長期抗爭中,正好遇到村委換屆選舉,貪官又照慣例讓自己當選,才讓「假選舉」之事爆發,於是廣東省政府工作組順勢答應,取消上次選舉結果,讓村民自主選出村民委員會。按照村民們的邏輯,自己當家作主的村民委員會組成後,唯一任務就是索回土地,有年輕一輩者揚言,如果各級政府再虛與委蛇,「我們只有再出兵」,語氣激憤昂揚。但擺在面前的情況,連省工作組都辦不到的事情,如何要求一個村委員會去達成。假若那麼容易就將土地歸還,工作組當初一口答應,不就什麼事都結了。 \n 黨內改革 非權力下放 \n 村委會組成,正好可以讓省工作組卸下包袱,既然烏坎村民自主選出的村民委員會已經組成,就將索還土地之事責成村委會負責,各級政府再全力協助。如此說法,刀切豆腐兩面光,而且四邊不靠,日後中央追查起來,只是村委會的責任,與省府無涉。 \n 至於「烏坎經驗」能否推廣到其他地方,看看現今官府的態度就知道,並沒有讓各地區派員來觀摩,也沒有要求省屬媒體大加宣導。顯然,這次選舉只是省工作組的一個讓步,不代表烏坎經驗可以在廣東省施行,遑論推廣到全大陸的農村。許多觀察家樂觀以為,烏坎經驗可以成為基層民主的實踐模範,猶如當年小崗村包產到戶,星星之火終成燎原。但以這次選舉前後的官方態度來看,上述看法真的太過樂觀,當今大陸黨媒的「改革論」,指的是黨內改革,不是把權力下放,很顯然的,烏坎村選舉的星星之火還不可能燎原,充其量,只是在黑暗中,閃了一下。

  • 短評-烏坎推動了中國民主進程

     烏坎村一人一票選舉,6180名選民投下神聖一票,推選11人組成村民選舉委員會,當晚計票結束並當場公布選舉結果。選舉現場井然有序,村民排成7列縱隊,分別領票、寫票、投票。更重要的是,烏坎即將成立一個經選舉機制產生的村民代表會議,代表村民行使政權。 \n 烏坎選舉,有控制也有突破。這次選舉,有政府的參與管理,例如選舉程序是由政府決定的;也有村民的創舉,儘管官方反對,但村民仍然製作了十多個祕密寫票箱並使用。媒體只要登記就可以進入採訪,儘管傳出官媒被要求噤聲,但次日《中國青年報》做了頭版頭,《新京報》也做了幾乎一整版的大篇幅報導,微博上烏坎選舉也未成關鍵字被封鎖,甚至中央一級網路媒體新華網、人民網、中國新聞網也報導了此事,透露官方對烏坎選舉的認可。 \n 烏坎選舉首開先例,儘管只是個案,但對過去聲稱中國人素質不足以進行理性選舉的說法無疑是一個響亮的回擊,尤其這場選舉是在最底層的農村,亦即一般所認為的文化素質較低的群體中進行,具有重大標誌性意義,對其他地方的中國民眾是個鮮活的民主示範案例。當地村民嘗到民主帶來的好處,民主選舉程序將會在烏坎繼續下去,不可能倒退;而網路上已出現希望這樣的選舉能夠在更大範圍推行,並把人大投票箱也推進到每一個村子的聲音。我們樂觀相信,昔日小崗村推動中國的經濟變革,今日烏坎村一定能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

  • 小崗村領導選拔 官員搶破頭

    大陸第一個實施私有制的農村──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去年11月將小崗村經濟起死回生的村領導沈浩過世後,至今仍無人接替。消息指出,安徽全省竟有60名副處級以上、年齡43以下官員搶著報名,希望能擔任小崗村新任領導。由於小崗村被譽為「中國農改第一村」,這個人事案特別受關注。 \n大陸省副處級官員約相當於台灣的縣級科長層級。據了解,這次選拔村領導的方式是用個人主動報名的方式,已有60名來自安徽省委辦公廳、省發改委、省委組織部等副處級官員踴躍報名,其中6名來自財政部門。 \n沈浩赴任先向省要錢 \n目前,安徽省組織部門正對報名者進行考察,選擇「德才兼備」的合適人選到小崗村任職。 \n04年,前小崗村黨支部書記沈浩初到該村任職。當時的小崗村負債3萬多元,人均收入僅2300元(人民幣,下同),「中國農改第一村」遊走在貧困邊緣。沈浩到小崗村第一件事是運用在安徽省財政廳的人脈和關係,向安徽省爭取50萬元資金。 \n1978年領導小崗村推動私有制的成員之一嚴俊昌回憶說,沈浩在小崗村工作始終兢兢業業,先後為村裡修公路、為散居的26戶村民蓋住宅,並在村中成立了農村改革的紀念館,發展觀光業。小崗村村委副主任關友江說,沈浩積極的招商,為小崗村的經濟發展貢獻良多。 \n一名村民嚴德雲形容沈浩,「他這個人沒有架子,來我家吃飯,從來不會嫌我家窮,去誰家都是便飯。」許多小崗村村民表示,小崗村所屬的鳳陽縣也希望沈浩留下,因為他能帶來資源。 \n06年底,沈浩在小崗村任職3年屆滿,村民強烈希望沈浩能續任,20多年前集體蓋下手印的故事再次在小崗村上演。村民派了10個代表,蓋下手印到安徽省組織部、財政廳要求沈浩留在小崗村,再帶領他們幹3年;後來,沈浩也如願被留下來。 \n任職6年 人均增3倍 \n至08年,小崗村人均收入已達6600元,比04年沈浩剛到小崗村時的2300元成長了3倍。去年1月,總投資達15億元的美國GLG農產品加工高科產業園在小崗村落戶,建成後年產值將達到60億元以上。去年11月6日,沈浩因病過世,讓村民哀痛不已。

  • 18農戶 點燃大陸私有制火苗

    被稱為「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的小崗村位於鳳陽縣東部的小溪河鎮。1978年中國大陸步入改革開放的那一年,小崗村18戶農民大膽實施具私有化性質的「聯產承包責任制」,揭開了大陸農村改革的序幕。之後,大陸逐漸拋棄集體公有化,踏上私有經濟的不歸路。 \n要了解小崗村在中共歷史上的不凡地位,須從改革開放前說起。在毛澤東統治的年代,大陸全面實施集體公有化,最具體的表現就是人民公社。一般認為,人民公社存在時期約1958至1984年。人民公社規模大至一個縣,小至一個鄉鎮。在公社體制中,所有的縣、市、鄉鎮等地級組織全部被生產大、小隊取代,社內則實行集體公有制。 \n所謂的集體公有制就是一個人所有的私產及生產所得全部繳交給公社,公社在統籌所有的人民財產後,再平均分配給每個人。這樣的分配方式乍看符合「共產」精神,但有個致命的弊端,就是毀滅了人民生產的積極性。 \n換句話說,一個人努力生產或是混水摸魚,所獲得的報酬全部一致,久而久之人民生產便消極怠惰,因為不管做多做少,在食堂吃到的飯都一樣,如此誰還想積極生產?由於這種違反人性的制度,導致全大陸糧食從1958年開始銳減,終在1959年爆發史無前例的大飢饉,三年內餓死數千萬人。 \n1978年,大陸各地充斥著大大小小的人民公社和無數的生產隊,絕大部分都處在飢荒和貧困的絕望裡,小崗村也是其中一員。該年,小崗村18戶村民決定豁出去,冒險實施「聯產承包責任制」,也就是毛澤東最痛恨的「包產到戶」。 \n18戶農民以蓋手印的方式通過一項協議:每年收下糧食後,首先交給國家,再來留給集體,剩下都是自己的;如果隊幹部因分田到戶而蹲監獄,他家的農活由全隊社員包下來,還要把小孩養到18歲。 \n這代表人民的所得除上繳國家後,可以留一部分給自己,生產的積極性漸被喚醒,私有制的火苗開始燃起。 \n小崗村為了生存冒險實施的包產到戶,不但沒有受到中共中央打壓,反而受到重視。1982年中共中央一號文件明指,包括包產到戶等目前實行的所有制度,只要群眾不改變,就不要變動。私有制終獲得大陸的認可和「平反」,小崗村模式也成為大陸推行農村私有化的樣板,迅速在各地推行。 \n1987年,全大陸已有98%的農戶實行包產到戶。私有制、市場經濟的曙光,終於在烏雲四合的寒冬中綻放光芒。

  • 讀者投書-酒精考驗成工傷?

    魚肉百姓的公僕有福了。日前「重慶規定職工受指派引起醉酒傷亡屬工傷」的相關報導,一石激起千層浪,重慶高院的新聞發言人急忙「闢謠」,聲明「『具體案情具體分析』是司法的基本原則和態度。」 \n莫非百姓果真誤解了公僕?吃喝玩樂看似輕鬆快活,成了日常工作後,其實相當辛苦。就在上個月,素有「中國農村改革發源地」之稱的鳳陽縣小崗村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沈浩意外去世,年僅45歲。媒體報導,前一天上午,沈浩連續接待了三批到小崗村洽談投資的客商,並且大量飲酒。一位曾經榮獲全國農村基層幹部「十大新聞人物」特別獎等榮譽稱號的年輕幹部,就這樣倒在了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的酒桌上。由於沈浩是安徽省財政廳派駐小崗村的掛職幹部,經安徽省財政廳確認其為因公犧牲,在全省財政系統內開展了向沈浩同志學習的活動。 \n「上級來人檢查考核,要吃吃喝喝搞好接待;向領導請示彙報工作,要吃吃喝喝聊表敬意;到上級爭取項目資金,要吃吃喝喝搞好協調;兄弟單位交流學習,要吃吃喝喝盡地主之誼;出門在外招商引資,要吃吃喝喝表現誠意。」公款吃喝,名目繁多,甚至成了公事公辦的一道必然程序。 \n為了遏制公款吃喝的危害,終於有人大代表建議修改刑法,設立「揮霍浪費罪」。可惜這項提案尚未列入議程,便被重慶高院幾位法官搶了輿論的先手。那麼,公款吃喝到底是國家工作人員履行公務,捨己為民的奉獻行為,還是貪汙犯罪呢?老百姓心知肚明,但按照有關部門的一貫作風,這個問題顯然還須從長計議,「煙酒煙酒」再說。

  • 4《小崗村的故事》

    1978年11月24日,當小崗村18戶農民「趁著夜色」,走進那座破敗的農家茅屋時,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普通的冬日夜晚,其實正是中國農村改革的黎明…… \n《小崗村的故事》書寫的就是這段故事。在人民公社統籌分配及控制生產的年代,小崗村的農民窮困到得出外要飯以填飽肚子,農民嚴宏昌為了讓村民們有基本的溫飽,放棄了城市的高收入,冒著殺頭的風險,與村民們按血手印立誓,破釜沉舟、義無反顧的拉開了中國近30年來的「改革」序幕,小崗村也成為中國農業改革第一村。 \n在中國農村改革30周年之際,作者對小崗村進行了為時半年的深入採訪,記錄了許多當時的故事。由此引發了對中國農村改革、經濟改革,以及小崗人為什麼無力續寫昔日奇跡等一系列社會問題的深刻反思。

  • 藏書中國

    本期「文化周報」精選中國近日上市的話題新書,其中《正在爆發的互聯網革命》講述繼門戶網站和 Web 2.0 時代重大變革之後,新一輪的網路革命將以哪些形式爆發、影響何在;《中國大趨勢》看未來學家約翰.奈斯比特如何站在全球的高度,關注中國的發展、描繪中國的未來;《小崗村的故事》作者對小崗村進行了為時半年的深入採訪,記錄了對中國農村改革、經濟改革等一系列社會問題的深刻反思;而近日拍成電影上映的《風聲》,原著由麥家撰寫,也頗值得一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