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小警總的搜尋結果,共15

  • 關掉電視台 開啟小警總 民主噤聲

    關掉電視台 開啟小警總 民主噤聲

     如果「中天新聞台關定了」是真的,那麼,蔡政府,你關掉的不是一家電視台,而是對台灣媒體開啟了一座小警總;你廢除的不是執照,而是廢掉了你們曾追求百分百言論自由的光榮歷史;你停止的,也不會是刺耳的監督聲,而是推動台灣民主向前的眾聲喧譁。

  • 游智彬》從原住民青年到歐陽娜娜 台灣榮歸「警總時代」?

    游智彬》從原住民青年到歐陽娜娜 台灣榮歸「警總時代」?

    蔣家父子治理台灣的戒嚴時期,警總執行禁制社會運動(禁止罷工、罷市、罷課、示威遊行......),壓制言論與出版自由。對於政治傾向共產社會主義或台灣獨立建國運動者,只要推動相關發展,警總會長期觀察、監控、訪談,並將破壞治安者與政治異議者等量齊觀。基於「支前安後」之任務,警總業務龐雜。由於忌憚中國共產黨滲透,對可疑中國共產黨份子採取「寧可錯殺一百」之撲殺,因此在戒嚴下,警總便成為政府最方便有效之打擊工具。警總令人詬病之處為思想與言論管制,到了兩岸相持、熱戰不再時也未放鬆。對台灣人民而言,警總可說是台灣威權時期政府破壞人權之代表,也是台灣人心中重大陰影。警總也製造了許多冤獄;「每個台灣人心中都有個小警總」這句俚語,在台灣代表了威權時代警總作為政府管制工具時,對台灣人民造成之心理影響與痛苦可謂此恨綿綿無絕期。

  • 短評/陳菊的下一戰

    短評/陳菊的下一戰

     此次新任監委人事引發朝野對抗,主要引爆點就在陳菊身上。關於陳菊是否適格,木已成舟,再多辯論已無濟於事。但展望未來,以陳菊對整個蔡政府乃至民進黨的影響力,是否將在監委們的心中自行演化成「小警總」,成為未來行使監察權時的無形制約力,關於這點,陳菊必須正視並化解。 \n 在野黨以陳菊擔任高市長期間,市府屢遭監察院調查、糾正、彈劾為由,反對她接掌監院;這些說法,不乏幾分道理。只是,台灣既是法治國家,要將市府官員的違法亂紀,推給在司法上未被找到問題的陳菊承擔,對她也不盡公平。因此,與其回頭關心這段時間的紛擾,不如務實看待未來監院在陳菊領導下,將面臨哪些可能的困境。 \n 對陳菊而言,她年輕時在台灣民主轉型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如今邁向公職人生最後一站,必然想帶著光榮離開。因此,陳菊必須體認,「菊姐」這兩個字,不僅在當前的蔡政府具有高度影響力,在民進黨派系有著難以挑戰的權威性,更是現任國家元首蔡英文近年來的政治導師與親密戰友。 \n 相信陳菊本人是既無意、也不願干預監委獨立行使職權。但以她的背景、輩分及影響力,未來監委行使監察權時,是否可能自動萌生「小警總」,讓政治正確左右專業與中立?相信誰都不會否定這種可能。 \n 監察這一戰,陳菊是在爭議聲中就任;接下來,她若真心想讓監委不受任何干涉,那麼8月1日上任後的當務之急,就是主動掃除監委們心中的小警總,這對追求華麗轉身的她而言,將是成功的第一步。至於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以陳菊的智慧和歷練,這點絕對難不倒她。關鍵只在於她想不想做,而非能不能做。

  • 快評》陳菊的下一戰

    快評》陳菊的下一戰

     此次新任監委人事引發朝野對抗,主要引爆點就在陳菊身上。關於陳菊是否適格,木已成舟,再多辯論已無濟於事。但展望未來,以陳菊對整個蔡政府乃至民進黨的影響力,是否將在監委們的心中自行演化成「小警總」,成為未來行使監察權時的無形制約力,關於這點,陳菊必須正視並化解。 \n 在野黨以陳菊擔任高市長期間,市府屢遭監察院調查、糾正、彈劾為由,反對她接掌監院;這些說法,不乏幾分道理。只是,台灣既是法治國家,要將市府官員的違法亂紀,推給在司法上未被找到問題的陳菊承擔,對她也不盡公平。因此,與其回頭關心這段時間的紛擾,不如務實看待未來監院在陳菊領導下,將面臨哪些可能的困境。 \n 對陳菊而言,她年輕時在台灣民主轉型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如今邁向公職人生最後一站,必然想帶著光榮離開。因此,陳菊必須體認,「菊姐」這兩個字,不僅在當前的蔡政府具有高度影響力,在民進黨派系有著難以挑戰的權威性,更是現任國家元首蔡英文近年來的政治導師與親密戰友。 \n 相信陳菊本人是既無意、也不願干預監委獨立行使職權。但以她的背景、輩分及影響力,未來監委行使監察權時,是否可能自動萌生「小警總」,讓政治正確左右專業與中立?相信誰都不會否定這種可能。 \n 監察這一戰,陳菊是在爭議聲中就任;接下來,她若真心想讓監委不受任何干涉,那麼8月1日上任後的當務之急,就是主動掃除監委們心中的小警總,這對追求華麗轉身的她而言,將是成功的第一步。至於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以陳菊的智慧和歷練,這點絕對難不倒她。關鍵只在於她想不想做,而非能不能做。

  • 陳學聖點名中央社 已有小警總

    陳學聖點名中央社 已有小警總

     文化部推動公媒整合一案深受立委關注,藍委陳學聖以中央社上月一連串托育政策福利檢討文章在網路上「被消失」推論,公媒集團尚未正式整合完成,但小公媒包括中央社就已經有「自己的小警總」,文化部要如何保障公媒集團的新聞自由? \n 陳學聖拿出「中央社9月29日啟事公電」表示,中央社發出標題為「托育新政遇瓶頸 8縣市簽約保母不到百人」、「半數保母抵制準公托 家長無奈托育福利縮水」、「準公托成果因地而異 地方擔心108年財源拮据」與「準公托匆促上路 家長只好被動等補助」等三文「請全文刪除,勿採用」,現在按下連結進去只剩下標題。 \n 另外,「準公托政策 台南急起直追(1)」、「準公托政策 台南急起直追(2)」、「幼兒自帶比例高 苗縣準公托效應待觀察(2)」、「幼兒自帶比例高 苗縣準公托效應待觀察(1)」、「幼兒自帶比例高 苗縣準公托效應待觀察(3)」與圖表「準公共化簽約保母及私托機構統計」,也指示「煩請撤稿」。 \n 陳學聖質詢時表示,中央社現在就連平衡報導的空間都沒有了,「我從戒嚴時期就開始跑新聞到現在,當時的中央社都比現在的有骨氣,還會在縫隙中出稿,我對於未來公媒集團對於新聞自由的發展堪憂。」 \n 文化部長鄭麗君說,她只能承諾在她擔任文化部長期間,「不會說哪一則可以發、哪一則不能發」,公共媒體對於民主社會很重要,公媒集團的營運邏輯會從根本面來規畫設置,不會為政府利益或任何商業市場機制而設,本身就具有公共性。 \n 針對撤稿一事,中央社表示,陳學聖所指是「準公托的第一張成績單」專題,由於該專題未經相關主管審核,且缺乏新聞平衡,多處數據有誤,新聞部在基於專業正確的考量下架。 \n 陳學聖也提到對於桃園觀塘案的報導只有官方說法,中央社也澄清,在相關的環保新聞上,環團的聲音從未在中央社新聞中缺席。

  • 全聯中元節廣告被罵到下架 他傻眼驚呼:原來警總還在

    全聯福利中心的中元節廣告「青年篇」,因為被質疑是在影射民國70年代遇難的學者陳文成而掀起討論,而全聯在事後也澄清新廣告絕非影射,但也因為考量到大眾的反應,即日起將會停播廣告。對此,常透過臉書發表時事的補教名師呂捷,也在粉專感慨的表示:「原來在2018年的今天…警總還在」。 \n \n呂捷在臉書發文表示,他在了解此事後嚇了一大跳,原來在2018年的今天白色恐怖和警總還在,「網路酸民就是警總!全聯推出一支中元節的廣告,以陳文成事件為創作的主題。居然被罵到下架…整支廣告沒有指明當事人,也沒有一點醜化當事人,如果這樣都要被罵……是不是以後近現代史都不能談了……?」 \n \n最後呂捷也感慨的認為,當年的事件在被封鎖塵封多年後,近幾年才能被漸漸提起,但比起很多近幾年發生的社會事件來說,關注度卻不高,偶爾才會有節目做一個專題來報導,在網路上的點閱率也不出色,結果現在這件事被拍成廣告,當大家的記憶被喚醒後,竟然被口誅筆伐罵到臭頭,罵到下架,「而21世紀的當今,竟有人扛這陳文成先生的大旗,利用言論自由來迫害別人!你們他媽的對得起陳文成嗎?小警總們,如果不爽歡迎來戰!」

  • 車體廣告要先審 公運處挨批小警總

    車體廣告要先審 公運處挨批小警總

     台灣陪審團協會申請刊登公車廣告,以Q版漫畫配上字樣,質疑司法院長許宗力推動的參審制,是反民意、反民主、反陪審,不料卻被北市公運處打槍駁回,逕自認為內容歪曲事實,有涉誹謗罪的可能,協會不滿向北市議員顏若芳陳情,痛批公運處變成「小警總」,以預審制戕害言論自由。 \n 顏若芳並指出,許多公車路線橫跨雙北市,車體廣告在新北不須審查,台北卻事前以內規審核,實在很奇怪,北市8年前就說要檢討審查機制,至今仍然未改,對於可受公評的議題,公運處不該再有箝制言論自由的可怕思維。 \n 新北不審車體廣告 \n 對此,公運處副處長尚錦堂允諾,針對廣告事前審查,會蒐集相關單位做法,研議更好做法。 \n 顏若芳指出,協會製作廣告質疑參審制,這是可受公評的公共議題,圖文也有載明刊登者,並非惡意攻擊,但公運處回函竟稱,圖文內容違反「台北市公共汽車設置車廂外廣告注意事項」2項規定,分別是「歪曲事實或虛偽宣傳」、「恐違反刑法誹謗罪」,她質疑,公運處有何等權利可認定涉及誹謗? \n 公運處:只是提醒 \n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直言,對廣告遭駁回感到意外,他天天在媒體投書批評參審制缺點,也沒人說他誹謗,限制他刊登文章,憲法保障言論自由,市府竟一紙公文就推翻,「現在已經解嚴了」。 \n 尚錦堂說明,當初三重客運申請刊登該廣告,由於部分申請路線屬新北市轄管,北市無權責核准,這是主要退回理由。另外,文中也提到內容有違反規定的「疑義」,只是「提醒」業者要釐清,並沒有說內容違反規定,協會可再申請台北市轄路線廣告。 \n 不過,被問及公運處對內容有何「疑義」,尚錦堂無法明確回應,僅說像電影廣告會有限制級畫面,都會做相關提醒,盼業者能夠確認有無爭議;此話一出就遭張靜反批,公運處連駁回理由都寫得不清不楚,「我們要如何釋疑?」

  • 批參審制公車廣告被退  公運處被譏「小警總」

    批參審制公車廣告被退 公運處被譏「小警總」

    「人民參與審判」為司改熱門議題,陪審或參審制各有支持,台灣陪審團協會向北市議員顏若芳陳情,協會製作Q版公車廣告,印上「司法院長許宗力的參審制,反民意反民主反陪審」;原認為該議題可受公評,卻被北市府打槍駁回,不滿公運處變成「小警總」,戕害言論自由。 \n \n顏若芳指出,協會製作廣告宣傳陪審制的好處,圖文用Q版漫畫呈現,也有指名刊登者,並非黑函,不料公運處竟稱違反「北市公共汽車設置車廂外廣告注意事項」等兩項規定,分別是「歪曲事實或虛偽宣傳」及「恐違反刑法誹謗罪」。她質疑,公運處有何權利認定涉及誹謗,根本是箝制言論自由。 \n \n 協會理事長張靜表示,廣告被駁回感到很意外,採行何種制度是可受公評之事,他天天在媒體投書批評參審制缺點,也沒人說他誹謗,要他不能刊登文章,憲法保障言論自由,市府竟一紙公文就推翻,「現在已經解嚴了嗎?」。 \n \n 公運處副處長尚錦堂說明,當初是三重客運申請刊登該廣告,由於該路線屬新北市轄,主要退回理由是北市無權責核准,應向新北市府申請。另外,也提到內容有違反規定的「疑義」,只是「提醒」業者要去釐清,並沒有說違反規定,協會可以再送台北市轄路線公車廣告。 \n \n 不過,被問及對圖文有什麼「疑義」,尚錦堂無法明確回應,僅說像電影會有限制級廣告,只是希望業者再釐清,確認有沒有爭議,並不是對內容有意見;張靜不滿說,公文寫得不清不楚,連要怎麼釋疑都不知道,協會將調整刊登公車路線,再送北市審查。 \n \n 顏若芳要求,公運處應檢討內規,調整審查機制,不要再有限制言論自由的可怕思維;尚錦堂允諾,事前審查部分,會蒐集相關單位做法,研議更好的方式。 \n \n \n

  • 資深廣播人崔小萍病逝 享壽94歲

    資深廣播人崔小萍病逝 享壽94歲

    曾經在50、60年代以廣播劇風靡全台的資深廣播人崔小萍,11日晚病逝於台大醫院,享壽94歲,文化部也證實消息。崔小萍曾是白色恐怖受難者,2000年才洗刷冤屈,獲得國家賠償。 \n 崔小萍在代表著台灣廣播劇的時代記憶。在台灣還沒有成立電視公司,以及雖然電視台成立了,電視機依舊是奢侈品,並非每家每戶都能擁有的民國40、50年代,中國廣播公司每個星期天晚上播出的廣播劇,是許多台灣人最鍾情的娛樂。 \n 戲劇造詣極深的崔小萍,不僅擔任製作人,本身也撰寫廣播劇本,光是她在中國廣播公司製作的廣播劇就有約700部。 \n 除了廣播,崔小萍也曾擔任導演,在1966年首次把瓊瑤小說「窗外」改拍成電影;她還演出導演李行的作品「懸崖」而獲得亞洲影展最佳女配角獎。她曾是舞台劇編劇、話劇演員,還在政戰學校及世新大學等大專表演科系教課,演員歸亞蕾、李志希等人都是她的學生。 \n 崔小萍日後最廣為人知的身分,其實是白色恐怖受難者。1968年崔小萍遭到警總逮捕,當時調查許久都沒有證據,於是編造罪名指她曾在1947年與共產黨人一起演戲,判刑14年。1975年因蔣介石逝世而獲得大赦,1998年才回到老東家中廣製作廣播劇經典劇場,直到2000年才終於洗刷冤屈,獲得國家賠償。 \n 2000年崔小萍獲得廣播金鐘獎終身成就獎,今年3月11日病逝台大醫院,享壽94歲。1060313 \n

  • 高雄港警宜蘭休假 助逮獲竊嫌

    高雄港務警察總隊警員潘復華休假時帶家人到宜蘭旅遊,發現鄭姓男子以起子等工具沿路撬開停放路邊自小客車,通報轄區警方逮捕。港警總隊長江雅文今天表示,肯定表現將獎勉。 \n 高雄港警總隊表示,潘復華於休假期間帶家人到宜蘭縣礁溪鄉旅遊,發現鄭男正以起子等犯罪工具,沿路企圖撬開停放路邊自小客車,研判應是隨機犯案。 \n 潘復華尾隨跟蹤鄭男發現他先連續撬開4、5輛路邊自小客車未得逞,再將一輛自小客車車門打開後,侵入被害車輛偷取財物,立即用手機通報轄區礁溪派出所,由線上警組迅速到場協助逮人,搜出多項犯案工具與安毒4小包。 \n 江雅文表示,潘復華於休假期間仍心繫維護社會治安工作,因養成教育與實務經驗培訓出機警敏銳觀察力,讓不法之徒無所遁形,足為同仁表率。 \n 江雅文對潘復華的表現相當肯定,已責由督訓科簽報獎勉。1051203 \n

  • 蘇心中的小警總

     去年暗諷謝長廷訪問大陸「不透明」的蘇貞昌,這陣子也做了兩件不透明的事:一是訪問新加坡,二是派人與中方溝通「民主同盟」,把原本的好事,送入政治密室,將黨主席該做的事,變得好像是在做見不得光的事,主席格局由此可見。 \n 蘇貞昌就任民進黨主席之初,多次宣示要積極面對中國,結果事實證明還是屁股面對中國。近一年來,說好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到現在還在「準備中」;面對謝長廷微博事件他說「別對中國有錯誤期待」;甚至還說改善兩岸關係只是「短多長空」。所以,為何大陸對蘇貞昌沒好感,原因當然其來有自。 \n 不過,看人不能只看一時,要看一世,況且蘇貞昌主席任期還有一年多,要論定他在本屆主席任內的兩岸成績,還太早。 \n 只是,前一刻中方還眼睜睜看著民進黨人去溝通「民主同盟」並無惡意,下一刻就突然翻臉不認帳;試問,面對這樣的態度,未來對岸要如何繼續與蘇貞昌主導的民進黨打交道,恐怕會在心裡打上問號。 \n 用嘴巴說面對中國,永遠比動手處理中國議題簡單。但蘇貞昌的問題還不只於此,因為對於中國,他心中好像始終住著一個小警總,老是處在動輒得咎的矛盾處境,要做不敢說,要說又不敢做,好好一盤棋,弄得滿盤皆墨,令人不忍卒睹。

  • 北市規畫小琉球建飯店 李四川:不合法

     台北市政府有意將四十多年前,以「協議價購」方式低價購入的小琉球鄉土地,規畫興建飯店招商,推廣沙灘婚禮,部分祖先土地當年遭低價「價購」的新北市副市長李四川抨擊,這塊價購土地使用目的與原規畫不符,依照徵收辦法應由地主優先購回,否則,小琉球鄉民一定會去拉布條抗議。 \n 琉球鄉長蔡天裕也轉述原地主意思說,當初北市府收購土地時是要作為感化院用,才願意半買半相送售出,如今感化院已拆,應該將土地低價售還地主。 \n 李四川表示,小琉球當年島上還有警總關甲級流氓的監獄,北市府在民國五十年間看準當地的「地理位置」,透過「協議價購」方式購買土地。 \n 李四川並舉馬英九總統在擔任台北市長時的作法表示,馬總統認為當初「協議價購」作法確實不妥,曾將當時購入的一部分公園用地無償還給公所;反觀今日北市府卻打算興建旅館,顯然並不合法。 \n 台北市財政局長邱大展說,為回饋當地,在七千六百坪土地中,提供一千六百多坪土地作醫療用地使用,已跟當地民眾溝通,旅館以推動沙灘婚禮為主,不會搶到當地民宿生意。至於李四川要求應依法還地於民,邱說,當時是價購方式買地,並不適用《土地徵收法》。

  • 小琉球蓋飯店 鄉民會拉布條

    小琉球蓋飯店 鄉民會拉布條

     台北市政府有意將四十多年前,以「協議價購」方式低價購入的琉球鄉土地,規畫興建飯店招商,推廣沙灘婚禮,部分祖先土地當年遭低價「價購」的新北市副市長李四川抨擊,這塊價購土地使用目的與原規畫不符,依照徵收辦法應由地主優先購回,否則,小琉球鄉民一定會去拉布條抗議。 \n 屏東琉球鄉長蔡天裕也轉述原地主意思說,當初北市府收購土地是要作為感化院用,才願意半買半相送售出,如今感化院已拆,應該將土地低價售還地主。李四川表示,小琉球當年島上還有警總關甲級流氓的監獄,北市府在民國五十年間看準當地的「地理位置」,也規畫在當地興建「少年輔育院」,並透過「協議價購」方式購買土地。 \n 李四川形容,當年戒嚴時代,政府要價購土地,民眾哪敢有反對的聲音?於是小琉球民眾乖蓋章以低價把祖產賣出。但完成「協議價購」程序後,北市府卻遲遲沒有興建少年輔育院,今又規畫興建飯店,顯然「並不符合徵收條例規定。」 \n 李四川舉馬英九總統擔任台北市長時的作法表示,馬總統認為當初「協議價購」確實不妥,曾將當時購入的一部分公園用地無償還給公所;反觀今日北市府卻打算興建旅館,顯然並不合法。 \n 他指出,當初北市府把最不希望蓋在市內的少年輔育院,千里迢迢搬到屏東縣的小琉球,還價購都市計畫外土地作為非公共設施,不僅在法理上站不住腳,過程也有瑕疵,「實在沒有道理」。 \n 李四川說,他在今年平溪天燈節就曾對此與郝龍斌市長談過,並當面對郝市長表示,這塊土地是從小琉球鄉民手中「搶」過來的,理應還給琉球鄉民,若在此興建飯店招商,「琉球鄉民一定會去拉白布條抗議。」 \n 台北市財政局長邱大展說,為回饋當地,在七千六百坪土地中,提供一千六百多坪土地給他們,作為醫療用地使用,他強調,已跟當地民眾溝通,旅館以推動沙灘婚禮為主,不會搶到當地民宿的生意。至於李四川要求還地於民,邱說,當時是價購的方式買地,並不適用《土地徵收法》。 \n 北市府發言人張其強則說,市府任何開發,事前都會跟地方充分溝通,尊重當事人權益,並顧及周遭發展和附近生態環境。至於李四川副市長說,曾跟郝說過,希望把這塊地售 \n 還給地主,郝說,「印象中沒 \n 談過這件事」。

  • 民國99台灣久久-抓匪諜扣帽子 警總在看著你

    民國99台灣久久-抓匪諜扣帽子 警總在看著你

     喬治‧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老大哥在看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是極權統治監視個人隱私的代表名句。台灣的「老大哥」警總,在戒嚴時期人人聞之色變,直到現在,非法監聽都還是政壇熱門話題。 \n 要命式問話 就是不讓你睡 \n 一九五八年成立的警備總司令部,係威權時代政府控制並打擊異己的工具,第一任司令是黃鎮球上將。其任務包山包海,從監聽、郵檢、檢肅流氓到入出境管制,並以懲治叛亂條例之名,抓「匪諜」與思想犯。警總抓人的著名案例,包括一九六○年以「知匪不報」逮捕《自由中國》創辦人雷震;一九六一年的雲林縣議員蘇東啟案;一九七九年的吳泰安、余登發匪諜案;以及一九七九年的美麗島案等。 \n 政府在多年後成立的「戒嚴時期不當匪諜暨叛亂案件補償基金會」,其董事張茂雄,一九六二年曾和施明德一起被扣上「意圖顛覆政府」帽子,因「台灣獨立聯盟」叛亂案入獄,並被警總刑求、逼供。 \n 張茂雄指出,警總最讓人生不如死的手法,就是「不讓你睡」疲勞審問。當時他在金門已經被連審一個禮拜,押回台灣後再來一次,「一組兩個人、每兩小時換一組來問話的警總,把我從小到大寫了十幾年的日記拿來反覆逼供,從那以後我再也不寫日記了。」 \n 小牢房關36人 側睡如骨牌 \n 近年鑽研白色恐怖史的張茂雄表示,「徐會之案」很能凸顯警總扮演的角色。曾被中共俘虜的徐會之到台灣後擔任總統府中將參軍,他寫了封信給主管黃杰澄清此段經歷,結果反被抓起來調查,並判刑十年。張茂雄說,「蔣介石不滿意,批示再查清楚,警總回復指徐會之是『自首』,應可『減低其刑』。」但為了符合蔣介石意志,最後還是判了十五年(比原刑期更長),張茂雄指,「結果蔣介石還是不滿,直接批上『立即槍決可也』,徐會之就一命嗚呼了。」 \n 警總從成立到一九九二年裁撤,到底辦過多少人,沒有人知道。張茂雄回憶,他只記得,十呎見方的空間,他們共三十六個人被關在一起,「每個人只有二十公分寬的空間可以睡覺,所以大家只能側著睡,一個人翻身,其他人要如同骨牌般跟著翻身。」 \n 思想文字檢查 理由隨便填 \n 警總另一項任務是進行思想與文字檢查。黨外雜誌《八十年代》總編輯江春男(司馬文武)曾經回憶,「警總每次來查禁時,公文都已經蓋好章,但內容空著,隨便他們填,不然就是寫一些含糊籠統的查禁原因,例如『影響民心士氣』『違背發行旨趣』等。」江春男表示,「我當時覺得很奇怪,雜誌都還沒印出來,他們怎麼就知道我們『影響民心士氣』『違背發行旨趣』?」 \n 美麗島事件後,受刑人家屬和辯護律師嚴詞抨擊警總,並要求接受國會監督;一九八七年解嚴前夕,警總更備受社會質疑;直到一九九二年,警總於國防部長陳履安任內正式裁撤,如今改制為行政院海岸巡防署。 \n 警總在戒嚴時期製造的「匪諜就在你身邊」陰霾,影響非常深遠,不少政治觀察家認為,解嚴後仍有不少民眾「心中住著小警總」,難以揮去所有陰影。警總在戒嚴時期的布線、檢舉、辦案、抓人檔案,則被視為推動「轉型正義」、撫平歷史傷痛的重要真相,但警總在裁撤前悄悄銷毀檔案的傳聞卻沒有停過。 \n 「老大哥」對自由民主的傷害,不會因為檔案消失而一筆勾銷。停止所有非法監聽,真正保障人權,則已是台灣社會共同追求的重要民主進程。

  • 講台灣古 廖信忠大陸爆紅

    台灣作家廖信忠在大陸出版《我們台灣這些年》一書,從作者出生的1977年寫起,以一個台灣平民的角度,細述台灣社會的大事件和小故事。該書不但熱賣,也引發民眾熱烈迴響。廖信忠表示,對於大陸朋友而言,台灣只是一個空洞的政治概念,大多數人並不清楚台灣過去30年發生什麼?普通民眾過著怎樣的生活?許多大陸讀者說,看這完本書才發現,以前對台灣的瞭解,有很多偏失的地方。 \n書摘1979年 美麗島事件 \n早期的黨外運動對於我而言,關心的是熱呼呼的香腸。「許多群眾、抗議者、記者甚至警察一起吃香腸」,抗議者和警察從表面上看是對立關係,但「民主香腸」讓他們站在同一個陣線上。 \n美麗島的美麗,不是從天而降。當年台灣有一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警總」。警總在台灣是一個神通廣大的機構,我的爸爸有一天回到家中,被兩個陌生人帶到一個地方「喝茶」,並輪流盤問了24個小時,因為當時台灣發生「王幸男郵包爆炸案」,而王幸男恰巧與我爸爸是同事而遭受波及。1981年,31歲的海外學者陳文成回台探親,因為曾經給黨外雜誌《美麗島》捐款也被警總約去「喝茶」,次日陳屍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邊。 \n久而久之「喝茶」在台灣變得就不單純,大規模「喝茶」,會讓台灣民眾產生恐懼,同時又會消解恐懼。當民眾開始「不以喝茶為恥,反以喝茶為榮」,心中的小警總就消失了,大規模「喝茶」便成公民意識茁壯成長的先聲。 \n1985年 蔣公的故事 \n台灣小學教育的課程,是「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除了主科——國語、數學、社會、自然、生活與倫理以外,還有體育、唱游、美勞、書法、珠算等課程,另外還有一個很有時代性的「保密防諜」教材。 \n在國語課本裡,每一課都有些小文章,可能那一代小朋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蔣介石看小魚逆流而上的故事了:蔣公看了河裡小魚逆水上游,心裡想:「小魚都有這樣大的勇氣,我們做人,能不如小魚嗎?」 \n一般死小孩看到魚,大概就只會想抓來玩或吃掉吧。當年,老師們都喜歡拿這個故事來鼓勵小朋友要努力向上。 \n而政治教育也體現在兒歌裡,有首大家都會唱的兒歌叫《哥哥爸爸真偉大》,是這樣寫的: \n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 \n為國去打仗,當兵笑哈哈, \n走吧走吧哥哥爸爸,家事不用你牽掛, \n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n1987年 反攻大陸無望 \n1987年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年,對台灣人來說,許多想都沒想過的事發生了。這一年台灣外匯存底達到新高,居世界第二,僅次日本。 \n在蔣介石的領導下,軍民同胞都在為「反攻大陸」作準備。「反攻大陸」的標語滿街貼,信封、香菸、米袋、火柴盒上,生活中處處可見。 \n蔣介石提出的計畫是「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但老實說,這對台灣本地人實在沒什麼吸引力,因為大多數的台灣人也不知道大陸是什麼樣子的。不過當初跟著國民黨來台灣的人,一直都以為很快就會回去,不會在台灣久留,可是沒想到,這一留就是幾十年。 \n幾十年來許多人是依靠「反攻大陸」這個信念活下去的。所以當這一年台灣當局承認「反攻大陸不可能」時,你就可以知道,這引起多大的震撼了。因為這個神話已經鬆動而瓦解,當當局說出這句話時,等於為未來許多事,開了扇大門。 \n1987年 開放探親 \n20世紀80年代後期,社會逐漸開放,就像前面說到的,外省老兵問題開始浮上檯面,而長久思鄉的煎熬開始漸漸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使威權的體制願意退讓,開放返鄉之路。 \n1987年底,老兵赴大陸探親的新聞充滿了所有媒體的版面。在新聞中看到大量「老芋仔」瘋狂地搶進紅十字會的辦事處申請探親,新聞也播出一群年近半百的老人擠在紅十字會的探親說明會中,操著各省的口音搶著發問,又看到許多隔了幾10年重逢相擁而泣的畫面。儘管我與他們是不同時代不同背景的人,但看了也為之動容。 \n大陸探親的開放,圓許多人幾十年來的心願,但畢竟兩岸分隔了近40年,人事景物都跟當年不同,隨之而來的更多現實問題產生了。最常見到的問題就是有些老兵在家鄉已結婚生子,來台後覺得回鄉無望,又在台灣結婚了。 \n本來一切都很美好,沒想到開放通信及探親後,台灣這邊的老婆才赫然發現丈夫在那邊已經有了「原配」,自己只不過是個「二奶」而已。由此引發了不少家庭問題,慘一點兒的大鬧離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