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崑曲的搜尋結果,共121

  • 走進大觀園! 臺灣崑劇團與中大崑曲博物館攜手 再現紅樓風華

    走進大觀園! 臺灣崑劇團與中大崑曲博物館攜手 再現紅樓風華

    炎炎夏日,何不循著崑曲的裊裊笛音,走進大觀園,一覽《紅樓夢》中寶玉、黛玉的優雅舒活。臺灣崑劇團與中央大學崑曲博物館,首次共同規劃以古典小說名著《紅樓夢》為主題的演出與特展,9月21、22日,臺灣崑劇團「紅樓・夢崑曲」,特邀康來新、朱嘉雯教授主講,搭配名角彩演,共築現代都會的紅樓夢境。9月30日起,國立中央大學崑曲博物館,開始新一期特展「風月——《紅樓夢》中的水磨清音」,多件珍貴文物首次公開亮相,邀請您走進博物館,感受《紅樓夢》的崑曲世界。

  • 白先勇崑曲新編 可憐可憫《潘金蓮》

    白先勇崑曲新編 可憐可憫《潘金蓮》

     潘金蓮在華文世界裡,已成為淫婦的代名詞,然而在性平觀念逐漸普及的今日,世人開始理解她的苦衷與心路歷程,作家白先勇畢生致力於崑曲復興,這次推出新版《潘金蓮》,帶領觀眾重新認識潘金蓮。

  • 在台北看崑曲的日子

     微雨的初冬,重簷朱欄下的國家戲劇院,江蘇省崑劇院的演員們為台北的戲迷們帶來了又一齣精妙絕倫的崑劇大戲《西樓記》。 \n 經典之作在台上演 \n 筆者自從五年前來台求學之後,每逢江蘇省崑劇院赴台演出,一定場場親臨。白先勇老師曾指出:「最好的崑劇演員在大陸,最好的崑曲觀眾在台灣」,誠哉斯言!作為無數崑曲戲迷中的一員,能在台北欣賞當今演出水平最高的崑劇團的經典之作,其幸運、興奮又豈是言語所能概述! \n 自筆者2013年首度在台欣賞江蘇省崑劇《牡丹亭》之後,又於2015年觀賞《桃花扇》,至今年之《西樓記》,若要用一個字概括這三次演出的亮點、內容和觀劇感受,筆者以為非「夢」字莫屬。 \n 情真之夢、世事之夢、家國之夢。 \n 一般觀眾比較熟悉的《牡丹亭》,講述的是杜麗娘與柳夢梅夢中幽會,情思而亡,又因情至、情真、情深而復生的故事。《西樓記》則可以勸世之夢視之。于叔夜與穆素徽初見鍾情,又遭鴛鴦棒打,生生分離,于叔夜相思成疾,卻在夢中幻想愛人為俠客所救,終得團圓。但無論世間情愛無論多麼生死難離,終不過黃粱一夢,恍如《紅樓夢》中所說:「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孽償清好散場」,美夢醒後,更只有肝腸寸斷。 \n 《桃花扇》則寫盡了明亡清興的國仇家恨。李香君因侯方域一篇痛斥閹黨的揭帖與之惺惺相惜,定下生死之約,怎奈兵馬倥傯,分隔南北。蜩螗沸羹之際,侯方域見國事難保,出家為僧,誰知他日巧遇,卻「無言紅袖對道袍」,無顏相見。 \n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興亡如夢,家國如夢,即便傾了這國,傾了這城,這兒女的愛戀,也是如夢一般消散了。 \n 兒女之情的興銷何嘗不是我們每個人盛名的常態呢?國家的興旺衰退又何嘗不是我們每一個華人百年來的歷史記憶呢?從生命的實景,到家國的記憶,跨越海峽的兩岸,情感是共通的,記憶是相連的。何人又能不起黍離之悲,不發「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之嘆呢? \n 風華絕代 戲美如夢 \n 江蘇省崑劇院的青年演員施夏明、單雯,已是建院後的第四代了,唱、念、做、表樣樣精湛,豐姿秀美,唱腔婉轉。小生風流倜儻,斯文秀氣;旦角溫柔多情,嬌羞嫵媚,實在堪稱「璧人年少,姿尤清絕」! \n 單雯與施夏明,是當今崑曲界最紅的新星,這不僅是因為他們完整繼承了石小梅、張繼青大師的藝術精華,更將所學在無數演出的歷練中發展出了自己的體悟和個人特質。從他們剛出戲校時的青春版《桃花扇》到最近的新版全本《西樓記》,可以看出演員的逐步成熟,和不斷豐富立體化的角色詮釋。 \n 眾所周知的是,崑曲最初發源於江蘇崑山,溫柔委婉,亦歌亦舞,清代以後更發展除了京劇等其他劇種,故被稱為「百戲之母」。江蘇省崑劇院的演出風格,在唱腔上繼承了南崑既有之傳統風格外,與其他崑劇團不同的是,她既脫離了本地「灘簧腔」的地域屬性,也避免了與北崑唱腔的雜糅,在吳文化的底蘊中,升華出了最精緻優雅、細膩曼妙的唱腔和表演身法,充分展示了中華傳統中,文人文化最燦爛、典雅的藝術之美。 \n 當代崑曲復興最重要的推手白先勇先生,曾藉由「青春版《牡丹亭》」掀起崑曲的熱潮,他也曾在台大開授崑曲藝術的課程。台大中文系的曾永義老師不僅長期耕耘於此,更曾創作崑曲新劇《曲聖魏良輔》。 \n 跨越時空的鴻溝 \n 最令人欣慰的是,每當台北有崑曲演出之時,劇院裡已不再是耄耋老人,而是越來越多的像筆者一樣的年輕觀眾,同樣的景象在大陸亦是如此。 \n 人文藝術的美是可以共感的,她能夠跨越時空的鴻溝,翻過政治的藩籬,而與每個人的生命相連接。從那曲笛聲聲的「水磨調」中,從那觀眾瑩瑩的淚光中,我們相信華人文化的文藝復興,終有一天能夠到來,我們也相信,所有精緻、典雅的藝術終能打破人際的壁壘,將最美好的情感緊緊連在一起。

  • 大陸人在台灣》在台北看崑曲的日子

    微雨的初冬,重簷朱欄下的國家戲劇院,江蘇省崑劇院的演員們為台北的戲迷們帶來了又一齣精妙絕倫的崑劇大戲《西樓記》。 \n \n經典之作在台上演 \n筆者自從五年前來台求學之後,每逢江蘇省崑劇院赴台演出,一定場場親臨。白先勇老師曾指出:「最好的崑劇演員在大陸,最好的崑曲觀眾在台灣」,誠哉斯言!作為無數崑曲戲迷中的一員,能在台北欣賞當今演出水平最高的崑劇團的經典之作,其幸運、興奮又豈是言語所能概述! \n自筆者2013年首度在台欣賞江蘇省崑劇《牡丹亭》之後,又於2015年觀賞《桃花扇》,至今年之《西樓記》,若要用一個字概括這三次演出的亮點、內容和觀劇感受,筆者以為非「夢」字莫屬。 \n情真之夢、世事之夢、家國之夢。 \n一般觀眾比較熟悉的《牡丹亭》,講述的是杜麗娘與柳夢梅夢中幽會,情思而亡,又因情至、情真、情深而復生的故事。《西樓記》則可以勸世之夢視之。于叔夜與穆素徽初見鍾情,又遭鴛鴦棒打,生生分離,于叔夜相思成疾,卻在夢中幻想愛人為俠客所救,終得團圓。但無論世間情愛無論多麼生死難離,終不過黃粱一夢,恍如《紅樓夢》中所說:「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孽償清好散場」,美夢醒後,更只有肝腸寸斷。 \n《桃花扇》則寫盡了明亡清興的國仇家恨。李香君因侯方域一篇痛斥閹黨的揭帖與之惺惺相惜,定下生死之約,怎奈兵馬倥傯,分隔南北。蜩螗沸羹之際,侯方域見國事難保,出家為僧,誰知他日巧遇,卻「無言紅袖對道袍」,無顏相見。 \n「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興亡如夢,家國如夢,即便傾了這國,傾了這城,這兒女的愛戀,也是如夢一般消散了。 \n兒女之情的興銷何嘗不是我們每個人盛名的常態呢?國家的興旺衰退又何嘗不是我們每一個華人百年來的歷史記憶呢?從生命的實景,到家國的記憶,跨越海峽的兩岸,情感是共通的,記憶是相連的。何人又能不起黍離之悲,不發「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之嘆呢? \n \n風華絕代 戲美如夢 \n江蘇省崑劇院的青年演員施夏明、單雯,已是建院後的第四代了,唱、念、做、表樣樣精湛,豐姿秀美,唱腔婉轉。小生風流倜儻,斯文秀氣;旦角溫柔多情,嬌羞嫵媚,實在堪稱「璧人年少,姿尤清絕」! \n單雯與施夏明,是當今崑曲界最紅的新星,這不僅是因為他們完整繼承了石小梅、張繼青大師的藝術精華,更將所學在無數演出的歷練中發展出了自己的體悟和個人特質。從他們剛出戲校時的青春版《桃花扇》到最近的新版全本《西樓記》,可以看出演員的逐步成熟,和不斷豐富立體化的角色詮釋。 \n眾所周知的是,崑曲最初發源於江蘇崑山,溫柔委婉,亦歌亦舞,清代以後更發展除了京劇等其他劇種,故被稱為「百戲之母」。江蘇省崑劇院的演出風格,在唱腔上繼承了南崑既有之傳統風格外,與其他崑劇團不同的是,她既脫離了本地「灘簧腔」的地域屬性,也避免了與北崑唱腔的雜糅,在吳文化的底蘊中,升華出了最精緻優雅、細膩曼妙的唱腔和表演身法,充分展示了中華傳統中,文人文化最燦爛、典雅的藝術之美。 \n當代崑曲復興最重要的推手白先勇先生,曾藉由「青春版《牡丹亭》」掀起崑曲的熱潮,他也曾在台大開授崑曲藝術的課程。台大中文系的曾永義老師不僅長期耕耘於此,更曾創作崑曲新劇《曲聖魏良輔》。 \n \n跨越時空的鴻溝 \n最令人欣慰的是,每當台北有崑曲演出之時,劇院裡已不再是耄耋老人,而是越來越多的像筆者一樣的年輕觀眾,同樣的景象在大陸亦是如此。 \n人文藝術的美是可以共感的,她能夠跨越時空的鴻溝,翻過政治的藩籬,而與每個人的生命相連接。從那曲笛聲聲的「水磨調」中,從那觀眾瑩瑩的淚光中,我們相信華人文化的文藝復興,終有一天能夠到來,我們也相信,所有精緻、典雅的藝術終能打破人際的壁壘,將最美好的情感緊緊連在一起。 \n(王雨舟/政治大學陸生) \n

  • 賦崑曲新面貌 王嘉明玩黑色幽默

    賦崑曲新面貌 王嘉明玩黑色幽默

     近年現代劇場導演跨足執導傳統戲曲, 總能從中發掘老戲新觀點,帶給觀眾不少驚奇。曾多次執導經典老戲的導演王嘉明, 繼兩岸合作的《南柯夢》、台日攜手的《繡襦夢》,又再受邀為江蘇崑劇院執導經典崑曲《西樓記》,賦予經典作品新觀點,他表示:「才子佳人之外,崑曲也有不合邏輯的黑色幽默,讓人看了發笑。」 \n 從事劇場編導工作20多年,王嘉明表示,他的創作人生受崑曲啟發甚多,「崑曲是古老劇種,音韻和身段都非常美,在才子佳人的生死相戀情節之外,也可以看見古人的幽默,整齣戲因為一張錯放的信紙而產生不少誤解,讓男女主角差點再也見不了面,一個誤會帶出另外一個誤會,過程非常荒謬。」 \n 修改原作大團圓結局 \n 《西樓記》故事描述一名青樓女子和文弱書生兩人一見鍾情,被彼此的才氣吸引,一人寫詞、一人寫曲,不料遭人從中作梗,書生老父欲拆散二人,女子在臨走前託人轉交一封信,和書生相約道別,但信紙被錯放,書生沒能赴約,女子失望離開,不久後被酒家誆騙,嫁給富公子為妾,痛苦度日。一對俠客、俠女情侶,聽聞此事,決心要協助女子和書生復合。 \n 王嘉明將原有的四十折加以刪減,保留其中的〈樓會〉、〈拆書〉、〈玩箋〉、〈錯夢〉完整段落,並修改原作女子和書生大團圓大團圓的結局,「我運用〈錯夢〉翻轉結局,讓俠客的見義勇為,出手協助兩人和好,變成一場夢境,最後結束在書生打開拿封空白信的瞬間。」 \n 批道德魔人 俠客名胥表 \n 王嘉明表示,從現代觀點重新研讀《西樓記》,會發現其中嘲諷俠客精神的內涵,「劇作家甚至把俠客名字取名為『胥表』,我認為有『虛有其表』的意義在;就好像現在網路上的正義道德魔人,在為他人出主意的時候,有時會傷人、自傷而不自知,劇中的俠客為了救這對情侶,最後自己的女友也作了無謂的犧牲,這也是詼諧與荒謬之處。」

  • 牡丹亭融合西方歌劇 驚園首度來台

    牡丹亭融合西方歌劇 驚園首度來台

     美國艾美獎得主、裝置藝術家馬文也賦予經典崑曲《牡丹亭》新面貌,打造獨幕裝置歌劇《驚園》,以水墨和長幅紙軸等元素,創造杜麗娘的夢中世界。紙軸在舞台上伸縮一瞬間,摺疊時像是一本書,打開來又是花園,視覺效果驚奇,過去在美國演出造成轟動,也即將首度來台。 \n 馬文表示,《驚園》的創作靈感,來自她2012年在北京發表的裝置藝術作品《空中墨花園》,「當時以墨染植物和崑曲〈遊園驚夢〉結合,感覺水墨、崑曲兩者氣韻特別契合,才有了進一步的延伸發展。」 \n 馬文1973年出生於北京,畢業於美國紐約普拉特藝術學院,作品包括裝置、錄像、繪畫與行為藝術等,曾任2008年北京奧運開、閉幕式設計的核心成員。 \n 馬文表示,《驚園》的故事自《牡丹亭》的〈遊園驚夢〉延伸而來,描述一名女子尋找烏托邦,追尋自我之路,這回擔任主演的是享譽國際的崑曲名伶錢熠。 \n 然而,將崑曲融合西方歌劇元素並不容易,馬文表示,「我最大的音樂協力是指揮家簡文彬和作曲家黃若,觀眾可聽見黃若專門為《驚園》特殊設計的歌詞語言,表現風、火、地、光等自然元素。」

  • 兩岸新媒聯訪昆山 女台青崑曲迎鄉親

    兩岸新媒聯訪昆山 女台青崑曲迎鄉親

    兩岸網路新媒體人的採訪行程,來到江南古城昆山,實地採訪在昆山創業、就業、生活的台胞,並感受他們在當地人文生活的精彩風貌。昆山市台辦28日晚間特地安排「海峽兩岸網路新媒體大陸行」記者團,走進昆山當代崑劇院,在崑曲的故鄉欣賞有「百戲之祖」「百戲之師」「中國戲曲之母」之稱的崑曲。 \n \n晚間演出包括:青年崑曲演員張月明在《扈家莊》中飾演扈三娘;青年崑曲演員曹志威在《虎囊彈‧山門》中飾演魯智深。來自台灣的女演員呂家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因為聽從父親的建議,她從小學五年級開始進京劇學校學習京戲直到大學畢業,從剛開始的邊練邊哭,到後來漸漸喜歡京劇,大學畢業後到昆山學習崑曲,並進入昆山崑劇院進行專業表演。 \n \n呂家男表示,學習崑曲先要學好蘇州話,自己的臺灣腔起初也是困擾,不過在自己堅持下,還是通過了語言關。談到學與演崑曲的秘訣,呂家男說,沒有捷徑,只有多念、多練。 \n \n崑曲是中國傳統戲曲中最古老的劇種之一,也是中國傳統文化藝術,早在元朝末期(14世紀中葉)誕生於蘇州昆山一帶。昆山腔開始只是民間清曲、小唱,流布區域只限於蘇州昆山一帶,明朝萬曆年間,以蘇州為中心擴展到長江以南和錢塘江以北各地,萬曆末年流入北京,後來包括京劇、台灣歌仔戲等很多劇種都是在崑劇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所以崑曲擁有「中國戲曲之母」的雅號。 \n \n台灣著名作家白先勇曾主持創作青春版崑曲《牡丹亭》,在兩岸造成極大轟動,如今在台灣,也有不少崑曲愛好者。晚間演出結束後,扮演魯智深的演員曹志威還與記者們互動,教大家如何扮演「睡羅漢」及如何呵呵大笑,非常有趣。 \n \n

  • 繡襦夢在台飄雪 夢幻能好夢幻

    繡襦夢在台飄雪 夢幻能好夢幻

     結合兩大世界文化遺產、台日共製的作品《繡襦夢》,來到台日巡演的最終站台北,今(13)日彩排現場,全新搭建的極簡版能舞台,也飄下白雪,是日本演出版本中未見的橋段,為鄭元和和李亞仙的愛情故事,更添加浪漫色彩。 \n \n 這次的演出歷時三年、跨國合製完成,為了讓崑曲、舞踊兩大傳統藝術能夠相融和對話,主演溫宇航與劉珈后,也特地赴日學習舞踊表演藝術,取其精華,融入表演之中。 \n \n 相較於在日本演出時,於能劇舞台上表演,溫宇航表示,在台灣的舞台上演出,有不一樣的感受,「在日本的能舞台上,有一種儀式性的感覺,能量很強大,回到現代劇場裡,空間感不同,給我更顯著的空靈感,這樣的環境,形成另外一種夢幻。」 \n \n 《繡襦夢》共分為三大段落,第一段為崑曲經典《牡丹亭》的〈驚夢〉,第二段由來自日本的舞踊名家,演出精選的舞踊表演,第三段則是改編自崑曲經典《繡襦記》的《繡襦夢》,描述80歲的書生鄭元和,回望過往與名妓李亞仙的戀情,透過一只飛舞的斗篷睹物思人。  \n \n 溫宇航表示,這個作品是雙方相互學習、尊重傳統的過程,「在台演出版本,我們決定同樣穿舞踊會使用的足袋演出,這是一大顯著的表演特色,保留了崑曲、舞踊的文化基因,賦予傳統藝術的新面貌。」 \n \n 在劇中飾演李亞仙的劉珈后表示,在角色設定上有兩層視野,「我其實是李亞仙繡襦的幻影,但在鄭元和的眼裡,我就是李亞仙本人,雙方在這樣子的對話狀態裡,沉澱、反芻舊情。」 \n \n 演出將於9月14日至16日,在台北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演出。

  • 國光劇團轟動日本之作 繡襦夢返台首演

    國光劇團轟動日本之作 繡襦夢返台首演

    \n \n 國光劇團和日本橫濱能樂堂,日前將兩大世界文化遺產崑曲和舞踊作跨域結合的作品《繡襦夢》,在日本首演造成轟動,即將返台演出,並在舞台中搭設極簡版的能舞台,讓舞踊在台灣也能呈現其特色。主演之一、當家名角溫宇航表示:「這是傳承中華文化的一大交流。」 \n \n 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表示,要把崑曲、舞踊結合在一起,雙方磨合了3年多,為了守護各自的傳統,合作幾度要破局,她舉例:「像是在能舞台演出,按照傳統規定必須要穿著足袋上場,這和崑曲演員平常穿著方鞋、靴子表演大不相同,為了不破壞能舞台的地板,以及遵循日本傳統的儀式性,演員們也同意安排穿著足袋上台表演,展現截然不同的效果。」 \n \n 溫宇航表示,將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演藝術結合在一起,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做有機的磨合,「如果一個跨界演出,只是將兩張皮疊在一起,有時突顯第一張皮、有時展現另一張皮,這樣的跨界是比較淺層的交流。但我們想做的事情,不只有如此而已。」 \n \n 溫宇航來自大陸北京,是專精於京劇、崑曲的演員,1999年於紐約林肯中心藝術節連續演出19小時《牡丹亭》,獲得國際讚譽。他表示,崑曲對他來說是根植在他血液裡的表演藝術,他將自舞踊老師身上學習而來的身段,例如抓取扇子、走路、轉身的方式,融進崑曲的表演中,「我活學、活用,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將這兩者的精華,融合在一起。」 \n \n 溫宇航表示,在日本演出和在台灣演出的版本,會有些許的差別,那是地方文化的屬性不同,「能舞台有一種特別的能量,讓我們的表演特別有日本風味,回到台灣,我們同樣會搭設極簡版的能舞台,展現這層味道,而這形式美、呈現出來的內涵,也會帶給觀眾截然不同的感覺。」 \n \n 《繡襦夢》故事描述一名睹物思人的老年人,透過一只飛舞的斗篷睹物思人,和老情人對話,主演演員還有唐文華、劉珈后,將於今(9)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演出,9月14、15、16日於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演出。

  • 崑曲+舞踊 繡襦夢轟動日本

    崑曲+舞踊 繡襦夢轟動日本

     國光劇團和日本橫濱能樂堂日前將兩大世界文化遺產崑曲和舞踊作結合的作品《繡襦夢》,在日本首演造成轟動,下月返台演出。 \n 主角溫宇航表示,將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演藝術結合在一起,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做有機的磨合,「如果一個跨界演出,只是將兩張皮疊在一起,有時突顯第一張皮、有時展現另一張皮,這樣的跨界是比較淺層的交流。但我們想做的事,不只如此而已。」 \n 溫宇航來自大陸北京,專精京、崑,1999年於紐約林肯中心藝術節連續演出19小時《牡丹亭》,獲得國際讚譽。他表示,崑曲對他來說已經根植於血液。溫宇航表示,日本和台灣演出版本會有些差別,「能舞台有種特別的能量,讓我們的表演特別有日本風;回台灣,我們同樣會搭設極簡版能舞台,展現這層味道。」

  • 書畫、崑曲、緙絲亮相 看延禧學歷史

    書畫、崑曲、緙絲亮相 看延禧學歷史

     大陸清朝宮廷戲《延禧攻略》熱播且廣受熱議,不僅眾多書畫藏品頻頻亮相,在追劇觀眾間引發一股「學史熱」;包括崑曲、緙絲、絨花、打樹花等非遺元素,也在劇中一一現身。雖有專家出面批評部分細節恐有誤,卻也不忘稱讚,此劇讓更多年輕觀眾接觸、認識非遺技藝,堪稱「瑕不掩瑜」。 \n 據聞,《延禧攻略》延聘相關專業人士,針對乾隆年間的服飾、古玩、房屋等一一還原。劇中陸續出現由東晉「書聖」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到北宋畫家王希孟傳世的唯一作品《千里江山圖》,從細心追劇的觀眾的留言:「這齣《延禧攻略》中乾隆對名畫珍品的收藏、喜愛程度也有典可循」,應足以驗證傳聞不虛。 \n 《延禧攻略》並在劇中「植入」崑曲、緙絲、絨花、打樹花等非遺元素,例如高貴妃唱著崑曲《長生殿》的〈埋玉〉一折,與乾隆告別,背景音樂則響起她最愛的京劇《貴妃醉酒》。唐代被列為皇室貢品,康熙、乾隆年間達到鼎盛,江蘇省非遺之一的絨花,與「榮華」諧音,《延禧攻略》使得南京絨花頓時聲名大噪、訂單暴增。 \n 距今已有逾500年歷史的河北省非遺「打樹花」,在劇中被稱為「萬紫千紅」,乃是高貴妃為取悅太后而精心準備。負責這場戲的老匠人表示:「希望通過電視劇,讓大家看到非物質文化遺產到底有多美。」

  • 跨文化交流 演出傳統戲曲新韻味

    跨文化交流 演出傳統戲曲新韻味

     傳統戲曲不只是華人的寶藏,更是全人類的文明資產,京劇大師梅蘭芳曾到歐美及日本演出,日本歌舞伎名家坂東玉三郎曾演出崑曲《牡丹亭》,大陸梅花獎得主李光,曾和歌舞伎演員同台演出,均造成話題,轟動一時。 \n 國光劇團當家小生溫宇航表示:「過去的交流方式,是以展現各自的特色為主,這回京劇、崑曲加上日本歌舞伎合作演出,我們算是找到了一種融合的可能方式。」 \n 溫宇航來自北京,專精於京劇、崑曲,1999年曾參與紐約林肯中心藝術節,與崑曲名伶錢熠同台,連演19小時《牡丹亭》,這回他在《繡襦夢》裡飾演鄭元和一角。 \n 由於表演舞台為能劇舞台,按照日本傳統必須穿著名為「足袋」的襪子登台,並以「擦足」腳步不能抬高的方式走路,溫宇航將這些肢體特色,融入他的崑曲表演身段裡,「像是走路的步伐,我盡量讓自己像是漂浮一樣的貼地快速行走,或是表現情緒激昂時,順著音樂節奏用力跺腳,這也是來自日本舞踊的肢體特色。」 \n 這回擔任演奏三味線的常磐津文字兵衛,來自150年傳統的三味線家族,他表示,崑曲有600年歷史,三味線有400年歷史,這是兩者首次合作,意義非凡,「這兩種表演藝術要合在一起,最困難的地方就是音樂,除了樂器律制屬性不同之外,我們也得捕捉彼此的韻味,才能讓整齣戲不會感到突兀、有違和感。」 \n 戲劇顧問林于(立立)鑽研日本傳統表演藝術多年,他表示:「能劇舞台的長廊與前舞台的交接處,在傳統裡代表著陰陽交界之處,演員們從長廊走出場,代表從虛幻的空間,走向現世,演出一個帶有夢境的情節,值得玩味。」

  • 崑曲、舞踊攜手 繡襦夢驚豔東瀛

    崑曲、舞踊攜手 繡襦夢驚豔東瀛

     在傳統戲曲逐漸凋零的年代,如何創新、吸引新觀眾,是亞洲各國藝術家長年必須面對的課題。台日雙方耗時3年,汲取中國崑曲、日本舞踊和三味線,這三大世界文化遺產的表演特色元素,合力編創新作《繡襦夢》,日前在東京橫濱舉行世界首演,獲得極大好評,日本知名劇評人大岡淳表示:「就歷史意義而言,這個作品為傳統戲曲找到新未來。」同時他也大膽指出:「崑曲的未來,在台灣有許多發揮的空間。」 \n 突破傳統 挑戰禁忌 \n 大岡淳從事戲劇評論20多年,現任職於靜岡表演藝術中心,負責導演、劇評與劇作家等工作,他說:「過去看過許多亞洲傳統藝能跨國合作的作品,失敗案例很多,但我在這個作品裡看見藝術家們勇於衝撞、試圖融合,並找到可行的形式,留下來的經驗,未來可以在傳統藝術的傳承上繼續發酵,是個成功的作品。」 \n 大岡淳表示,日本傳統藝能趨於保守,有許多既定的樣式無法更改,以這回《繡襦夢》為例,「在日本傳統藝能的規矩,設定好的結局是無法更改的,改了就是犯大禁忌,但台灣把《繡襦夢》從快樂結局改為悲劇收尾,這是很大的突破;從這一點,我看見台灣在尊重傳統的同時勇於更改、創新,為崑曲拉攏新的觀眾群,我相信崑曲未來的可能性,在台灣將會有許多發展機會。」 \n 睹物思人 斗篷變飛偶 \n 《繡襦夢》改編自崑曲《繡襦記》,繡襦即是斗篷之意;故事描述80歲的書生鄭元和,回望過往與名妓李亞仙的戀情,喚不回的愛情,只能透過一只飛舞的斗篷睹物思人。 \n 鄭元和和李亞仙由溫宇航、劉珈后飾演,斗篷則是由石佩玉、王詩淳擔任操偶。貫穿其中的三味線演奏和說唱藝術,加上崑曲文武場演奏,彼此相互對話和交融。 \n 首演當日現場觀眾滿座,有特地從東京來到橫濱欣賞演出的觀眾阿部京子,她樂見東方的崑曲和日本的三味線、舞踊藝術融合,給予高度評價,也特別肯定國光劇團樂師的現場演奏能力。還有特別從京都到橫濱欣賞演出的大陸學生王夢石,現正就讀京都藝術大學保存修復研究所的他,也特別來欣賞崑曲和日本傳統藝能融合之後的面貌。

  • 沈昳麗推崑曲 粉絲更年輕

    沈昳麗推崑曲 粉絲更年輕

     傳統戲曲不只是華人文明的瑰寶,更是全人類的無形文化財,但如何才能永續傳承,甚至再創高峰?兩岸戲曲界無不傷透腦筋。 \n 永續傳承 票房不能少 \n 大陸戲曲界最高榮譽梅花獎得主、中生代崑曲名伶沈昳麗,近年投入戲曲傳承不遺餘力,演出、辦講座樣樣來,她說:「最怕崑曲成為博物館式的藝術,我們做的,就是想辦法讓崑曲的傳統長出新枝,保持生命力。」 \n 沈昳麗的代表作之一,是和黎安一起搭檔演出完整版本的湯顯祖《紫釵記》,當年她才33歲,這也是戲曲史上400年來頭一遭,有團隊將這齣戲完整演出來。 \n 沈昳麗表示,除了不斷演繹經典、精進演出,讓傳統戲曲的好讓更多人知道,培養觀眾也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人看戲,戲沒人看,任憑你演得再好,也是白忙一場。」 \n 外型亮眼秀麗的沈昳麗,出生於1975年,從小就是上海劇校裡的校花,問她中間字有兩個讀音,該怎麼讀才正確,她很堅定地說:「我的姓名裡的昳讀作一ˋ,不念ㄉ一ㄝˊ,才會是美麗的意思,這是媽媽打從娘胎就為我取的名字。」 \n 沈昳麗來自傳統戲劇家庭、奶奶也曾經是上海越劇演員,她表示,「傳統戲曲這條路變數太多了,有人小時候就練得一身傷,有人因成敗得失而迷失自我;幸好我們小時候沒有被練殘,長大後遇到困境也沒有放棄,我們是幸運的。」 \n 走入校園、舉辦講座 \n 沈昳麗表示,1994年剛加入上海崑劇團時,曾經一度感受到挫折,除了戲曲界的票房蕭條,有時台上演員比台下觀眾多,同時她也發現自己所學,一點都派不上用場。 \n 「那時候我們要挑大樑演大戲是難上加難,只能演折子戲,所以總算能傳承演出全本大戲時,我們也醞釀足夠的能力,不再是老師怎麼說、我們怎麼演,而是開始有自己對角色的觀點,讓我感覺突飛猛進。」 \n 沈昳麗表示,崑曲現在在上海的觀眾愈來愈年輕化,過去台上演員比台下觀眾多的情景也不再出現,這是過去劇團走入校園深耕、廣泛舉辦講座的結果。她從事崑曲推廣,還自己成立工作室,一有空就舉辦講座,為傳承盡一份心力,「我認為作為一名傳統戲曲演員,也要走入觀眾,為觀眾們介紹傳統藝術,同時也融入現代視野的內容給大家。」

  • 沈昳麗拚崑曲傳承 讓觀眾年輕化

    沈昳麗拚崑曲傳承 讓觀眾年輕化

     大陸崑曲名伶沈昳麗(左)的代表作之一,是和黎安一起搭檔演出完整版本的湯顯祖《紫釵記》。(新象藝術提供) \n 大陸戲曲界最高榮譽梅花獎得主、中生代崑曲名伶沈昳麗,近年投入戲曲傳承不遺餘力,演出、辦講座樣樣來,她說:「最怕崑曲成為博物館式的藝術,我們做的,就是想辦法讓崑曲的傳統長出新枝,保持生命力。」 \n 《紫釵記》為代表作 \n 沈昳麗的代表作之一,是和黎安一起搭檔演出完整版本的湯顯祖《紫釵記》,當年她才33歲,這也是戲曲史上400年來頭一遭,有團隊將這齣戲完整演出來。 \n 沈昳麗表示,除了不斷演繹經典、精進演出,讓傳統戲曲的好讓更多人知道,培養觀眾也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人看戲,戲沒人看,任憑你演得再好,也是白忙一場。」 \n 外型亮眼秀麗的沈昳麗,出生於1975年,從小就是上海劇校裡的校花,問她中間字有兩個讀音,該怎麼讀才正確,她很堅定地說:「我的姓名裡的昳讀作一ˋ,不念ㄉ一ㄝˊ,才會是美麗的意思,這是媽媽打從娘胎就為我取的名字。」 \n 遇票房蕭條很挫折 \n 沈昳麗來自傳統戲劇家庭、奶奶也曾經是上海越劇演員,1994年剛加入上海崑劇團時,一度感受到挫折,除了戲曲界的票房蕭條,有時台上演員比台下觀眾多,並發現自己所學,一點也派不上用場。 \n 「那時候我們要挑大樑演大戲是難上加難,只能演折子戲,所以總算能傳承演出全本大戲時,我們也醞釀足夠的能力,不再是老師怎麼說、我們怎麼演,而是開始有自己對角色的觀點,讓我感覺突飛猛進。」 \n 沈昳麗表示,崑曲現在在上海的觀眾愈來愈年輕化,過去台上比台下觀眾多的情景也不再出現,這是過去劇團走入校園深耕、廣泛舉辦講座的結果。她從事崑曲推廣,還自己成立工作室,一有空就舉辦講座,為傳承盡一份心力,「我認為作為一名傳統戲曲演員,也要走入觀眾,為觀眾們介紹傳統藝術,同時也融入現代視野的內容給大家。」

  • 400年首見上崑來台獻演臨川四夢

    400年首見上崑來台獻演臨川四夢

     四百年來頭一遭!上海崑劇團耗時10年,重編4部崑曲經典「臨川四夢」,重現「臨川四夢」如夢似幻的戲曲藝術,本周將首度在台演出。 \n 「臨川四夢」包括《紫釵記》、《牡丹亭》、《南柯夢》和《邯鄲記》,400年前由被後世譽為「東方莎士比亞」、明代劇作家湯顯祖所創作,但由於表演方式甚為講究,傳承不易,廣為流傳的僅有《牡丹亭》一部。 \n 崑曲演員養成不易 \n 上海崑劇團團長谷好好表示:「這簡直像是在故宮修文物一樣!」谷好好說:「崑曲演員養成不易,而這四部戲,需要有各種行當的演員才能完成演出,我們歷經了10年的功夫才開花結果,也將這四大部曲推向世界舞台。」目前上海崑劇團也是兩岸唯一有能力完整演出「臨川四夢」的團隊。 \n 這四場夢分別描述四段才子佳人的戀情,《紫釵記》描述霍小玉和書生李益喜之戀,屢遭人破壞,最後在俠客協助之下重逢;《牡丹亭》描寫杜麗娘愛上夢中書生柳夢梅,談了一場跨越宇宙維度的生死相戀;《南柯夢》描寫一名書生的榮華富貴夢,最後看破紅塵皈依佛教;《邯鄲記》描述一名男子在夢中娶妻,變成狀元,享盡榮華富貴,醒來才知是一場幻夢。 \n 特別的是,對於戲迷耳熟能詳的《牡丹亭》,上海崑劇團也有獨到的見解,谷好好說,「上海崑劇團演過的《牡丹亭》版本一直很豐富,這麼多年來,不管是長篇版、精華版、交響樂團版等,加上各代演員的參與,都有不同的表現,這次的傳承版,讓整齣戲不會只有一個杜麗娘、一個柳夢梅,而是多位位杜麗娘、柳夢梅接力上場,從20歲到70歲的演員都有,要讓觀眾看得過癮,同時也看見崑曲的薪火相傳。」 \n 舞台設計採四夢一景 \n 谷好好表示,崑曲非常著重身段、唱腔的傳統,因此在舞台設計上,採簡約的「四夢一景」,她說:「這樣的設計讓觀眾連四晚觀看時,會有一氣呵成之感,也更能專注在演員的表現上,感受其中的經典特性。」 \n 「臨川四夢」將於1月4至7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從傳統崑曲到現代實驗京劇【英雄開臺】穿梭三國、品水滸!

    從傳統崑曲到現代實驗京劇【英雄開臺】穿梭三國、品水滸!

    今冬來看戲!從2017年穿梭三國、品水滸!位於台北捷運芝山站旁的臺灣戲曲中心已於今年10月正式開幕,國光劇團身為駐館團隊共襄盛舉,推出【英雄.開臺】做為「芝山喜戲節」壓軸演出,12月29日週五晚場19:30演出京崑林沖《夜奔》《野豬林》,由中生代武生劉祐昌、戴立吾主演;12月30 日週六晚場19:30、31日週日午場14:30演出《關公在劇場》,由當家老生唐文華主演。 \n \n從傳統崑曲到現代實驗京劇 展現傳承與創新 \n林沖與關公,分別是古典章回小說《水滸傳》與《三國演義》中最為人熟知的英雄,國光規劃林沖故事先後演出崑曲《夜奔》與京劇《野豬林》,藝術總監王安祈特別指出「先崑後京、劇情倒轉」,先演出林沖被逼上梁山的《夜奔》,再演《野豬林》倒敘林沖被奸臣高俅陷害的過程。演員的安排上也展現新舊傳承的意義。 \n \n \n《夜奔》是形成於明代前期、原汁原味、被吸納融入京劇的古典崑曲,是京崑舞台上武生行當的代表作,由武生劉祐昌主演,得裴艷玲大師親自指點。《野豬林》則是在二十世紀中葉,經過表演藝術家李少春不斷打磨、修整、歷經許多舞台實踐才終於編排而成的新經典。國光劇團特別於2016年邀請中國國家京劇院武生、老生兼擅的表演藝術家李光來台傳授,由傑出武生戴立吾主演林沖、花臉黃毅勇飾演魯智深,青年旦角林庭瑜飾演林娘子、青年淨角歐陽霆飾演高俅。 \n \n《關公在劇場》 兼具表演性與儀式性 \n新編實驗京劇《關公在劇場》甫於9月份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獲得熱烈迴響,劇情從關公過關斬將的忠義行徑開始,藉「過五關」進行「驅除五方(各方)邪祟不祥」的淨台儀式,也直探關公性格的弱點,死後終於體悟到戰爭殺戮的無情,悲天憫人而成神;展現傳統戲《過五關斬六將》《單刀會》《走麥城關聖歸天》《青石山》等唱念做打經典表演,搭配說書人的旁觀敘事,以儀式性貫穿其間,完成關公巡遊劇場,保境平安之儀式。 \n \n親自為《關公在劇場》編劇的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大膽將關公從人民敬仰的神明「還原」為普通人,在關公因驕傲而麥城敗亡的段落,舞台上捧出香爐,讓觀眾在香煙裊裊中恭送關老爺歸天,整體演出「戲中有祭 祭中有戲」,表演與儀式融合為一。 \n \n本劇特別邀請香港多媒體先鋒胡恩威擔任導演及舞台設計,創作群涵括台灣、香港、德國等重量級菁英團隊,是一齣「戲中有祭、祭中有戲」的儀式鉅作。由國光當家老生唐文華主演關公,黃毅勇、朱勝麗、劉育志、周慎行等共同主演,京劇導演王冠強。 \n

  • 當崑曲和三味線相遇 王嘉明、溫宇航好戲上菜

    當崑曲和三味線相遇 王嘉明、溫宇航好戲上菜

    國光劇團與日本橫濱能樂堂明年將在日本首演的共製作品《繡襦夢》,結合崑曲、日本舞踴與三味線等元素,跨文化的創作,正緊鑼密鼓排練中。為讓雙方合作更有默契,導演王嘉明、崑曲演員溫宇航和三味線藝術家常磐津文字兵衛三人,今(13)日也特別抽空下廚較勁廚藝,以料理相互交流。 \n \n 溫宇航表示,要將崑曲和三味線融合並不容易,「但我們目前已找到共同呈現的方式,不管是在節奏還是音律的互融,以及表現形式,讓三味線的唸唱和崑曲的演唱,得以同步和交錯表現。」 \n \n 傳統藝術中心主任、音樂學者吳榮順表示,「兩種傳統藝術,各自有自己的音樂語法和系統,對於三味線而言,等於是需要移調,才能和崑曲的固定調相合。」 \n \n 《繡襦夢》取材傳統崑曲《繡襦記》和日本舞踊經典劇《汐汲》,由王安祈和林家正擔任編劇,並由熟悉日本表演藝術的戲劇教授林于林于竝擔任戲劇顧問。 \n \n 常磐津文字兵衛表示,雖然三味線是日本傳統藝能,但是他很樂意嘗試全新的演奏方式,「這次的合作,讓我像是解開了音樂演奏的祕密一樣,找到全新的表現手法。」 \n \n 《繡襦夢》預定2018年6月9日、17日於橫濱能樂堂首演,6月10日於新潟市民藝術文化會館能樂堂、6月16日豐田市能樂堂巡演,9月14至16日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演出。

  • 地方掃描-中央大學崑曲博物館 23日開幕

    桃園:崑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首批「人類口述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央大學1992年成立戲曲研究室,長年致力崑曲文物與文獻蒐集,由故宮南院團隊協助設計中央大學崑曲博物館23日開幕,館藏中文系教授洪惟助數十年來上萬筆文獻及6000餘筆影音資料,也是全台首座崑曲博物館。

  • 崑曲台陸復興 表坊有滬專屬劇場

    崑曲台陸復興 表坊有滬專屬劇場

     兩岸開放交流30年,可以說,崑曲的復興,乃至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便是受惠於兩岸文化交流。台灣的表演工作坊,除了《寶島一村》持續在大陸巡演外,專屬劇場也落戶上海。 \n 「關鍵在於我們已花了幾十年培養出年輕的潛在觀眾」兩岸交流之初的1992年,邀請上海崑劇團作為兩岸交流第一個來台演出的大陸戲曲團體,新象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樊曼儂雖鞍前馬後籌備多時卻不敢居功,她認為上崑在92年連演9場,轟動台灣藝文界的盛況,主因在於俞大綱、曾永義等戲曲專家在校園內深耕有絕對關係。 \n 「當時台下觀眾如蔣勳等人是跳起來鼓掌,上崑的演員也感嘆,經歷文革後只是勉強維持的崑劇團,在大陸都已沒有觀眾,卻在台灣感覺自己像劉德華!」樊曼儂憶當年,對於大陸的崑劇演員而言,最深的感動和體悟就在於「傳統文化仍活在台灣!」甚至當年樊曼儂等一行赴北京,時任國台辦祕書長的唐樹備接待時,還驚訝地問:「浙崑還在?」而後不僅包括秦腔、豫劇、越劇、黃梅調乃至中央芭蕾舞團都曾受邀來台。 \n 2001年崑曲正式被列入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且在19個選項中名列榜首。同時,絡繹不絕的崑劇團訪台,遂有了集兩岸合作的青春版《牡丹亭》問世。 \n 表演工作坊1998年在北京演出《紅色的天空》則成為兩岸首次以「台灣創意(導演)、大陸演員」模式的演出,2000年的《千禧夜,我們說相聲》創下20年來首次有台灣表演團體登上春晚;2002年《他和他的兩個老婆》首次以同樣劇本,不同演員模式開創兩岸同步演出先例。 \n 「當年我們去參訪,博物館沒錢買鐵椅子,卻讓我們都坐在明、清代的椅子上開會」樊曼儂回憶,而今,隨著兩岸交流頻繁,各省頂尖劇團來台贈票演出,票房反而不及當年;而台灣長成的表演工作坊,如今則在上海有了專屬劇場:上劇場。兩岸「舞台」的流轉,此消彼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