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工房的搜尋結果,共195

  • 《其他股》低風險高殖息 光隆連8年配息逾2.5元

    成衣廠光隆(8916)宣布發放3元現金股利,今年已經是光隆連續第8年發放股利在2.5元之上。光隆經營團隊希望維持穩定獲利和配息的型態,適合偏好低風險高殖息的投資人。

  • 千面鹿港 與老屋共生的平民英雄

    千面鹿港 與老屋共生的平民英雄

    二百多年前的鹿港,是台灣貿易大港,繁榮的經濟帶動大戶人家興起,一些大企業家也從此發跡。但誰也無法料到,有一天,這裡的港口會淤積,人口會外移,連豪宅也成了廢墟。幸好,這個時代有一群人願意用新的眼光看待老屋,動手修繕,活化空間。他們要用新風貌,延續鹿港百年的活力。

  • Berryz工房德永千奈美引退 留學完畢上班去

    Berryz工房德永千奈美引退 留學完畢上班去

    日本女團老舖「早安家族」中的「Berryz工房」自2015年起無期限活動休止,之後赴海外進修語言的28歲成員德永千奈美,22日由所屬經紀公司宣布自演藝圈引退,讓不少死忠粉絲感到驚訝。 \n德永千奈美經紀公司「UP-FRONT PROMOTION」22日在官網宣布與她結束契約,她也自此離開演藝圈。德永出身自神奈川縣,2004年自早安預備團「Hello!Project Kids」選拔中獲選為Berryz工房成員,整個童年都在舞台上度過。 \n近來Clubhouse當紅,再加上當周由松坂桃李主演、講述早安歌迷追星故事的電影《那時候。》(暫譯)上映,早安家族正是熱門話題,德永引退消息於是很快在Clubhouse引起討論,有的歌迷藉此減緩心中的衝擊。一名歌迷表示:「德永雖在團中歌舞程度平平,但她充滿親和力、如向日葵般的笑容帶給許多歌迷動力。」經紀公司表示,她將從事以能發揮英語能力的工作。 \n \n \n

  • 鋼琴女神轉戰YT火辣角色扮演 首曝不露臉爆紅關鍵

    鋼琴女神轉戰YT火辣角色扮演 首曝不露臉爆紅關鍵

    台灣YouTuber Pan Piano(小p的音樂工房),以不露臉的方式,搭配性感的COSPLAY裝扮來彈琴爆紅,創立頻道4年來已經累積205萬訂閱者,成為台灣女YouTuber的第一人,日前她接受訪問,也提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表現音樂」。 \n小P在接受採訪時透露,她6歲開始學鋼琴,就發現鋼琴能呈現出氣派風格,同時也能是小品,因此深受鋼琴吸引,從音樂學系畢業後開始當鋼琴老師,但中間也一度放棄,小P提到由於她很喜歡看日本動畫,因此開始萌生想法,希望大家能透過她的演奏去認識到更多很棒的動漫。 \n小P表示,「如果有人看了我的影片後去找原曲來聽,或是去找那個動漫來看,那我認為這對演奏者來說是最棒的事情了。」因此她將彈鋼琴結合COSPLAY動漫角色,希望讓觀眾更有帶入感,聽音樂時也能看到喜歡的動畫角色,她認為要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不能太在乎他人眼光,也不要害怕失敗。 \n由於她時常在影片中穿著清涼,露出傲人上圍和白嫩的大長腿,因此雖然有些影片的點閱數很高,但還是有許多人留下負評,甚至認為她侵犯版權,對此,她不會太放在心上,邊作影片邊學習,希望未來也能繼續用這種特別的方式來將音樂和動漫發揚光大。 \n

  • 張毅舉病手親寫說明文卡

     張毅和楊惠姍當年退出影壇後,1987年創立琉璃工房,雖然當時不被大家看好,但經過多年努力耕耘,如今琉璃作品享譽國際。張毅為了傳遞「有益人心」的概念,堅持在每件作品附上他親筆寫下的說明文卡,甚至在病床上提起腫脹的手,一筆一畫寫下,希望能透過他的文字,對社會起作用。 \n 楊惠姍說,每次看到張毅的作品都很感動,他演講的內容不是口號,是張毅一輩子實踐的觀念,「雖然已經做了30多年,但是我們的力量還是很小,現在還是用微薄的經濟能力支撐著」。每次開展前,張毅跟夥伴們說的都是作品背後的價值觀,而不是要賣多少錢,工房將作品透過百貨公司通路,就是希望接觸普羅大眾,「作為一個藝術家,他的作品可以只放在美術館展覽,滿足個人表現,但對於工房的使命,他不是要做一個個人藝術家而已」。 \n 張毅經歷病痛,對生命無常比任何人都懂,但覺得不應該悲觀看待世界,而是必須更積極呈現,楊惠姍分享:「他一直說『你必須知道生命本苦,所以就更要珍惜當下』。」在他的作品《禪心》、《一抹紅》等也都看得到,「他除了宗教裡的經文,還會再疊加自己對人生的體悟,比如《金剛經》說『人生如夢幻泡影』,他就會附註『心中仍有一抹紅』,告訴大家不要放棄生命」。 \n 楊惠姍認為,只要秉持張毅立下「永遠創造有益人心的作品」的中心思想往前走,「當概念打動人,市場就會在那,是有益的市場,不是利益的市場」。她也透露「張毅曾表示琉璃工房在我們這只是第一代,還會有第二、第三代,是要永續經營,這個觀念確定了,繼續走下去絕對沒問題」。張毅「至善前行」作品展於台北松菸琉璃工房博物館展覽至3月15日,民眾可免費參觀。

  • 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

    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

     張毅與楊惠姍兩人不渝的愛情相伴三十多年,是事業夥伴也是生活搭檔更是靈魂伴侶。 \n 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行「張毅 追思紀念會」,通告上用一行手書的字「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作標題,寫著這行字的卡片是2020年夏天張毅在為楊惠姍慶賀生日時,隨同花一起獻上的「心」!看後我悲從中來,情不由己的馬上惦念起惠姍,擔心她如何面對與張毅的永訣!?知道她不接電話,只能在點燃的白燭前,默默悼念張毅:給他送行、祈福,無限痛惜這位有情、有義、有抱負、有尊嚴、有使命感的理想主義者,才六十九歲就離開了他愛的親人和世界!同時也在燭前祈盼惠姍節哀,勇敢地邁過生離死別這一坎! \n 張毅與楊惠姍兩人晨昏相伴三十多年,是事業夥伴也是生活搭檔更是靈魂伴侶。提筆時有很特殊的感覺,我無法書寫他們其中一個人的故事,寫二個人等於是在寫一個人,無法將他們分開,他們之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就像他們在人生中始終崇尚的「仁」字組合,人在一邊、而另外一邊是一上一下成了二,那豈不是人與人相處的哲學,這種帶有宗教意味的「仁」字,貫穿在他們日常生活中也貫穿在他們的作品中,成就彼此、彼此成就。他們用心血熬成了最美的琉璃藝術,用時間向世人證明了最美的不渝愛情! \n 回想起來,與他們這對形影相隨的伉儷相識是「緣」。一九九三年,應邀到台灣參加金馬獎三十周年慶典活動,對於我最重要的是藉此機會,與當年的影界老友、同事敘舊,所以忙得不亦樂乎,嗓子都開始沙啞了。慶典活動結束前,在送別酒會上,有人輕敲我肩,轉身回視,一對氣度非凡、非塵俗的俊女帥男笑咪咪的站在我身後,帥男先開口:「江青,你有沒有發現這兩天老有兩個人跟著你轉,在找跟妳單獨談話的機會?」我完全沒有意識到有人在盯「梢」,正不知道該如何答覆,俊女輕柔的自我介紹:「妳可能不認識我們,我是楊惠姍、他是張毅,我們兩早就商量好,這次一定要抓住影展機會親口告訴妳…」,「告訴我什麼?」看俊女欲言又止略帶羞澀的表情,我反問。 \n 帥男接口:「我們一定要當面跟妳說讓妳知道,是妳在巔峰時刻毅然離開了影劇界的先例,給我們作了榜樣,給了我們勇氣,妳是開路先鋒,讓我們相信離開影劇圈換條路走,同樣還是可以開闢和進入另一個更廣闊的天地。」俊女馬上接過話:「況且妳是單槍匹馬一個人,而我們是兩個人,可以互相扶持一起走…」聽了這番肺腑之言,一時之間我感動得無以復加,為的是當年自己婚變時離鄉背井的決定,使我在異國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嘗盡了人間的艱辛和痛楚。如果不是在眾目睽睽的公眾場合,我一定會淚流滿面,但那天強忍著淚水,當下約定金馬獎慶典之後去參觀他們的「琉璃工房」。 \n 帶著無比的好奇心前去在台北淡水的「琉璃工房」拜訪,在電影界的時候我們不同期,並不相識,等於是第一次彼此近距離接觸。那年,他們倆耗盡心血經營的工房已經成立了六年,排除創業時的萬難後,開始做得有聲有色。顯而易見的是,張毅是工房的總設計師,而楊惠姍是將藍圖變成現實的實踐者,他們帶著我參觀時,看著一件件楊惠姍燒製的琉璃藝術品,配著張毅準確又洗練、抒情又結合理性的為作品詮釋的文字,可以感受到這種琴瑟和鳴的愛,深植於兩人追求琉璃藝術的夢中,看著他們四目凝視時那種深情和滿足感,對這雙神仙眷侶追求人生理想的認真態度,不畏艱辛的大刀闊斧,謙和而又以追求美作為崇尚的高境界,使我心中充滿了無語言喻的感動與欽羨。 \n 參觀完畢喝茶休息時,楊惠姍單刀直入的問我:「妳是如何下決心『轉行』的?」我不加思索的回答:「當時我只想『逃』到一個再也沒有人認識我的環境,一切從頭開始。離開台灣時,我失去了一切,我想世界上唯獨舞蹈,歸根究底講來唯一需要的工具就是身體,七○年我二十四歲工具還在,除了去運用那本是自己一技之長的舞蹈-身體,也別無選擇的餘地。」 \n 答完所問,我反問:「電影和琉璃南轅北轍,你們與琉璃的緣份是怎麼開始的?」張毅答:「說來這是一段非常奇妙的因緣,一九八六年我導演《我的愛》,惠姍主演,電影中遇到了琉璃,當時我們的境遇使我們馬上想到了唐代詩人白居易寫:「大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我們完成了這最後一部電影,毅然決然地告別影劇圈,當時我們的境遇,好像命中注定我們的命運從此跟琉璃連在了一起,可以說當時也是別無選擇的餘地罷。」 \n 他們介紹這些年為了創業,不知天高地厚,瞎子摸象,摸到哪裡算哪裡,結果負債累累,最困難時期押地賣房外,還累積了超過台幣上億的債務,過了相當長一段有了今天就完全不知道明天的日子。兩個創業者一起,同是對財政一竅不通的瞎子和對琉璃技術全然不懂的瘸腳,憑著相愛、相信、相惜、相守,兩人相持著讓「琉璃工房」不但成為有藝術創作的空間,也打造成了響噹噹的文化品牌產業。 \n 他們談起琉璃創作歷程,四隻眼睛一閃一閃的如琉璃般晶亮,兩人又瞎又瘸地在黑暗中一路爬滾、摸索,曾經在最低谷時還雪上加霜的遇到了連窯都被燒毀的打擊。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三年半後打破僵局的是通過國際文獻資料交流,首次由日本方面知道脫蠟鑄造技法(Pate-de-verre),這個本以為只有法國人才能掌握的技法,發現中國遠在二千多年前的西漢就有了,在中國河北省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墓里,放在金縷玉衣旁的兩隻小耳杯,居然是高纖維的玻璃研磨成粉鑄造,在歷史長河中被中斷被遺忘的中國古代琉璃藝術和現今國際的琉璃藝術品製作方法異曲同工。此一發現「琉璃工房」不但將中斷數千年的中國「琉璃」文化傳承下來,更重要的是將它提升、發揚光大到以往全世界不曾達到過的水平。他們沿著由古以來對這種材質的稱呼正式定名「琉璃」,琉璃兩個字所蘊含的是他們對民族文化的使命感──要在斷掉的琉璃藝術臍帶之上,將屬於中國人的情感和故事用琉璃藝術語言表現出來,讓這個歷史跟這個時空連結。他們一再強調:「有文化才有尊嚴!中國琉璃不僅僅是一種工藝,更是一種哲學和宗教。在中國佛教中,琉璃的地位非常特殊。在「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經」內有此段:「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澈,淨無瑕穢。」 \n 臨別時,他們特意讓我參觀了屋外堆積如山的琉璃塚,都是一次加一次又一次挫敗累積下來的顯赫「戰績」。惠姍搓捏著張毅的手,柔情的說:「這個人是棵可以依靠的大樹,為我遮風擋雨,他最懂我,如果今天我有些成就,那也就是他光芒的反射!」張毅緊緊摟住太太的肩膀:「我的資源是這個人,她是不見黃河、不見棺材心不死的人,我給她設計跑道,她一定會在裡面跑,即使前面完全是不確定性,也一定會跑完它!」我感慨地說:「佩服、佩服!你們執手同行,追求愛情和藝術的態度都一樣的赤誠而堅毅不拔,真是難得的人間絕配!」 \n 之後,我一直關注他們的創作和動向,但苦於千里迢迢很難有再聚首交流的機會。九十年代末期,有機會去上海,拜訪參觀了他們在上海七寶鎮的「琉璃工房」,意外的還在工房裡遇到了電影界舊識,知道是張毅「義」氣用事助人為樂的結果。 \n 在台灣的「琉璃工房」因為業務的發展需要擴建,但苦於當時在台灣擴建廠房困難重重,正陷入膠著狀況時,適逢大陸改革開放並展開雙臂歡迎他們到大陸開拓新市場。此前,他們已經在北京故宮舉辦過非常成功的展覽,於是毅然決定一九九六年前進大陸,到上海設工房,當時很多人表示「不樂觀」反對,但他們想:琉璃耳杯是在中國河北滿城縣出土,為什麼不能回去找尋歷史的根源?既然要做文化,不能光抱怨,就勇往直前去做吧! \n 然而「人」的經營當時是另一個新挑戰。大陸經過文革挫傷,人與人間的疏離和互不信任,是很難逾越的無形藩籬。以人文關懷為定位的琉璃工房,面臨著既大又難的課題,張毅和惠姍他們從不以老板自居,用對待家人、朋友的方式善待工房同仁,從見面打招呼「你好!」漸漸做起,希望能夠與工房同仁發展一種超乎現實利益卻又融洽團結的共同誠意,同事之間他們互相稱「伙伴」,而不是同事,張毅和惠姍與伙伴打成一片,成了大伙的「家長」,有時還用 「爸爸」「媽媽」來稱呼,我想是家長的真情實意感動了大伙,工房的高品味、高質量產品,也使參與者感到驕傲又自信。那天我被邀請留下來跟大伙一起吃工作餐,氣氛和諧有如一個溫暖的大家庭。 \n 二○○八年,榮幸的與他們有合作的機會,於是再次相見歡! \n 起因是「中國文化演出公司」主辦中國奧林匹克運動會文化項目,決定二○○八年七月底,在北京新建成的國家大劇院歌劇廳公演譚盾作曲歌劇《茶》。二○○七年,這個歌劇版本在瑞典皇家音樂廳首演,我擔任導演、編舞和舞美設計。此次在北京的演出由譚盾本人指揮,也是他的歌劇第一次在中國上演,合作對象是中央歌劇院,我們都有信心,希望在原版本基礎上延伸中國元素,藝術上更上一層樓。 \n 怎樣能夠在大劇院版本中將茶宴做得更富麗堂皇,體現大唐皇家氣派,而且更有藝術趣味?唐朝已經盛行琉璃,琉璃的特質忽光忽影,似靜似動,可以吸納華彩又純淨透明,用琉璃製作茶具、香爐等道具,可以藉著多層次的琉璃色彩、光影的璀璨變化,在舞台上重現大唐宮廷歌舞茶宴氣象萬千的景像。 \n 想到琉璃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琉璃工房」,我們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聯繫了,我在越洋電話中講了一下邀請他們在中國版本加入合作《茶》的設想後,他們很驚喜,然後就約好了在上海討論工作的日程。我如約前往,作為地主,他們先帶我參觀了開設在新天地馬當路極具創意的「上海琉璃工房琉璃藝術博物館」,然後請我到他們的「TMSK餐廳」用餐,安排在那里,我可以感受一下惠姍所設計的杯盤碗筷和所有的傢俱陳設,真是文化氣息感十足的高品味餐廳,置身其間美不勝收。 \n 記得點菜時張毅完全拿出電影大導演的本色,一馬當先發號施令,我和惠姍只好再當一次演員聽任大導演擺佈。我們一邊享受美食美酒,一邊忘情地談工作,又談起大家共同的朋友們,歡愉的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飛逝,我剛把茶宴設想描述完,惠姍馬上會意:「色即是空」,表示願意親力親為設計茶具。張毅感到琉璃工房的成立由情誼開始,這次合作也以情誼為基礎;談話中他一再表示:「對自己而言,琉璃工房不是只是一個安身立命的東西和一個品牌產業,而是背負著一個沉重的文化包袱在身上的我們這一代!」這次合作,除了大家彼此惺惺相惜的成分,《茶》劇中所蘊涵的文化意趣和禪宗精神與他們在琉璃里悟到的一種精神,體味到的一種心境,看到的一種人生態度相近。 \n 幾個月後,第一次看到惠姍的設計圖就被震攝住了,沒想到她會花如此多的心思和時間。在精心設計了香爐、茶缸、茶碗之外,還獨具匠心地為每個主要角色設計了凸顯身份和個性的茶具,方案幾次易稿,在演出前十天才全部完成,看似流光溢彩的「琉璃」實際上是別出心裁地用了不易碎、較輕的特殊材料製成。首演那天,在中國大劇院歌劇廳走廊和大廳上,舉辦「琉璃工房藝術品展覽」,作品的說明文案出自張毅之手,他力透紙背的文字慣用措辭典雅、氣勢磅礡的詞句,直點作品精髓,這次為惠姍設計的琉璃茶具張毅命名為:「圓融了悟」,多麼貼切而富有哲理!這次合作,我看到他們喜愛藝術的程度,那份執作和狂熱,遠遠超出了所謂「興趣」,越過的程度已經失去了疆界。 \n 在北京排演歌劇《茶》的兩個多月裡,適巧是夫婿比雷爾病危之際,我在斯德哥爾摩和北京之間往返九次疲於奔命,《茶》首演結束的次日,就馬不停蹄地趕回瑞典,照顧住在醫院已經一段時日的比雷爾。我們相識相守整整三十三年了,他是醫生,自知來日無多,所以冷靜坦然的交代他「在意」和「在乎」的每一件事,在病塌前,我們一同回望、懷念我們共同走過的歲月,那種一步一回頭的依依不捨,猶如往冥界在渡奈何橋,邁過橋去從此天人兩界。兩個月後,比雷爾溘然長逝,堅實的大地塌陷了,我頓時腳下懸空吊在半空晃晃悠悠的失去了方向。 \n 知道惠姍和張毅也同樣的並肩走過整整三十三年,出入同行、相伴相隨,幾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一起,對方的世界幾乎是自己生命的全部。他們創作的琉璃藝術作品和舉辦過的重要展覽太多了,在世界上也獲獎無數,在此不一一贅述。我想介紹的是後階段,他們兩人創作的題材都以佛性中的慈悲為主,張毅在詮釋作品中曾說:「信仰不一定是宗教,是一種信念、人生價值觀。琉璃創作是一個修行的道路,要讓心中有光,才能將慈悲在作品中自由的發出光來,生命無常、唯有慈悲,這是一輩子的功課!」 \n 最讓我感動的故事莫非是,一九九七年張毅心肌梗塞住進醫院,惠姍在張毅醒來的第一句話問張毅:「想吃什麼?」張毅說:「想吃鰻魚飯。」其實只有他們兩個曉得,鰻魚飯是惠姍最愛吃的,張毅有幸再張開眼的時候,最想再跟惠姍一起吃碗鰻魚飯。那次張毅在醫院養病期間,惠姍陪伴在側,捏佛像石膏模型,佛的耳朵捏得特別的大,尤其是靠近床邊的那隻耳朵斜了一邊要飛出去,張毅問:「佛的耳朵為什麼要飛出去呢?」「你的聲音還是虛弱得讓人很難聽清楚。」惠姍答。出院後,張毅將這尊完成的佛像起名「傾聽」!這個世界上能夠找到聽得見自己的人有幾個? \n 張毅電影十一年、琉璃工房三十三年,一生對民族未來充滿憂心、牽掛文化傳承。他一生所有的創作無論是文學、電影、琉璃,從始而終希望能用「善」念改善人心、改善社會。盡力所能及的去改善能改善的、貢獻能貢獻的、抓住能抓住的、挽救能挽救的,但捨去能捨去的嗎? \n 惠姍在向張毅告別的信中寫:「爸爸,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知道人生的意義是什麼,謝謝你,讓我的人生這麼不一樣,爸爸原諒我還是說得不好,爸爸,現在是『燈開著,而你不在』」情深到來生! \n 十二月十四日是張毅七十歲冥誕,僅以此文悼念、緬懷高風亮節的朋友精彩的一生! \n 媽媽(惠姍):爸爸不是告訴過妳「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嗎?他「遠」在眼前、「近」在天邊,永遠愛著妳、引領妳「至善前行」!

  • 含淚策展 楊惠姍心動又心痛

    含淚策展 楊惠姍心動又心痛

     金馬導演、「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上月1日病逝,享壽69歲,其「至善前行」作品展在台北松菸琉璃工房博物館登場,由遺孀楊惠姍擔任策展人,20日下午舉行開幕記者會。與夫妻倆擁有逾20年交情的歌手黃小琥和台北市長柯文哲皆到場致意,並感謝張毅一生為文化產業的貢獻與堅持。 \n 「至善前行」展是首度將張毅4個琉璃藝術品系列完整集結在台灣,包括向自然之美致敬的《太湖石》、跨越挫折後的生命體悟《自在》、曾在2016年榮獲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典藏的《焰火禪心》、東方水墨新里程碑的《一抹紅》等,過去這些作品數度在全世界各地博物館受邀展出。不僅有琉璃創作,更有許多工作文件、遺留手稿、書寫物件等,讓大家能貼近了解張毅一生的創作理念。 \n 張毅在成立琉璃工房之初就訂定以「永遠地創造有益人心的作品」為核心,堅持在每件作品附上親筆說明文卡。楊惠姍表示,整理時才發現數量驚人,「1萬多張說明文擺在眼前,我痛哭流涕」,即使最後這3年間臥病在床,張毅仍提提起腫脹的手一筆一畫地寫,「他那種強大堅定的信念,想起來都還覺得很心痛」。 \n 楊惠姍致詞時數度哽咽,顫抖著說:「這是我第一次做策展人,沒想到竟做張毅的展覽,邊做邊哭!」並透露,「這段時間我在家都會滿屋子鬼吼鬼叫他的名字,對著照片直問我要怎麼辦?」每天跪在佛堂誦完經後不忘柔聲喊:「爸爸(張毅暱稱)你要幫我哦。」也會戴上他最喜歡的毛線帽,「聽說這樣可以得到他的智慧」,寫東西和想事情時便穿著他的衣服,「我現在身上穿的都是他的衣服」。 \n 楊惠姍特別提到《豐饒之心》這個作品是2隻金箔牛的雕像,當時躺在病榻的張毅請楊惠姍貼金箔,張毅說「大牛是妳,小牛是我,如果沒有大牛,小牛早就死了」,可惜當金箔貼製完成時未能親眼見到。張毅「至善前行」作品展持續到明年3月15日,楊惠珊決定開放免費參觀。

  • 忍痛辦張毅回顧展!楊惠姍全身丈夫衣感受溫暖

    忍痛辦張毅回顧展!楊惠姍全身丈夫衣感受溫暖

    金馬導演、「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上月1日病逝,享壽69歲,他「至善前行」作品展在台北松菸琉璃工房博物館登場,由遺孀楊惠姍親自擔任策展人,20日下午舉行開幕記者會,與夫妻倆擁有超過20年交情的歌手黃小琥與台北市長柯文哲皆到場致意,並感謝張毅為文化產業的貢獻與堅持。 \n \n張毅在成立琉璃工房之初,就訂定「永遠地創造有益人心的作品」為品牌文化核心,堅持在每件作品附上他親筆所寫的一張說明文卡,用「有益人心」和詩句般的文字,敘述每件作品的故事。楊惠姍表示之前每天看張毅寫東西,好像理所當然就是他的工作,這次為了佈展,整理時才發現數量有多驚人,「1萬多張的說明文擺在眼前,我痛苦流涕」,張毅也不曾喊過苦,即使最後這3年間臥病在床,還是提起腫脹的手奮力地拿著重如千斤的筆繼續一筆一畫地寫,「對他那種強大堅定的信念,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很心痛」。 \n \n楊惠姍上台致詞時,數度哽咽,雙手顫抖地拿著麥克風說「這是我第一次做策展人,沒想到竟做張毅的展覽,邊做邊哭」,並透露「這段時間我在家都會滿屋子鬼吼鬼叫他的名字,對著他的照片直問:「我要怎麼辦?」每天跪在佛堂前誦完經後,不忘柔聲喊「爸爸(張毅暱稱)你要幫我哦」,也都會戴上張毅最喜歡的毛線帽,「聽說這樣可以得到他的智慧」,寫東西和想事情時,穿著他的衣服,感受張毅的溫暖跟依靠,「我現在身上穿的都是他的衣服」。也透露張毅曾在頭七和頭二七到夢裡找她,「很常感覺他還在」。 \n \n楊惠姍帶大家逛展時還特別提到《豐饒之心》這個作品,是2隻金箔牛的雕像,當時躺在病榻上的張毅曾請楊惠姍將它貼金箔,張毅說「大牛是妳,小牛是我,如果沒有大牛,小牛早就死了」,意思就是張毅不能沒有楊惠姍,但很可惜當金箔貼製完成時,張毅未能親眼見到。張毅「至善前行」作品展持續到明年3月15日,秉持張毅「有益人心」精神,楊惠姍決定開放免費參觀。

  • 爆乳鋼琴YouTuber最新戰袍曝光 網一看傻眼:這小p老公吧

    爆乳鋼琴YouTuber最新戰袍曝光 網一看傻眼:這小p老公吧

    YouTube鋼琴家「小p的音樂工房」(Pan Piano),不僅彈得一手好琴,還擁有超火辣的逆天身材。她早前更化身「爆乳禰豆子」翻彈動畫《鬼滅之刃》片頭曲《紅蓮華》,影片一出轟動網路,點閱率至今已突破1200萬。只是小p昨(8日)上傳的最新彈奏《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猗窩座登場BGM影片,最新cospaly的扮相就因與先前性感打扮反差太大,引發PTT網友熱議,甚至有人直言「這片流量一定很差」! \n \n深受日本、台灣網友喜愛的知名爆乳鋼琴家小p,雖然從未在影片中露面,仍憑著誠意十足的養眼穿著與火辣身材,在競爭激烈的YouTuber圈闖出一片天,頻道吸引超過180萬人訂閱。 \n \n然而她昨晚上傳的最新一支演奏《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猗窩座登場BGM的影片,卻再度引發PTT網友熱烈討論。只是這次網友不是為了她的性感扮相驚豔,而是訝異小p竟然罕見把自己包緊緊,cosplay片中角色「上弦之參•猗窩座」。 \n \n對於小p與昔日反差極大的最新扮相,PTT網友評論兩極,「這片流量一定差」、「這是誰出的主意 拖出去斬了」、「第一次看到PAN的COSPLAY這麼糟糕」、「這她老公吧」、「笑了 幫推一個」、「三哥明明是裸上身」、「完了 觀看人數堪憂」、「這是誰 新人?」。截自稿件上線為止,小p這支影片點閱率約11萬7千。

  • 楊惠姍悼張毅喊想抱你親你

    楊惠姍悼張毅喊想抱你親你

     金馬導演、「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本月1日病逝,享壽69歲,家屬20日上午10點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辦「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追思紀念會,遺孀楊惠姍昨公開給張毅的家書《燈開著》,女兒張源則哽咽緬懷父親。現場並首度曝光張毅生前最後影像,面對自我在藝術文化的成就,他謙虛說:「這一路下來我自己很慚愧,但我們會全力去做。」逝世前2個月仍心繫文化傳承。 \n 昨追思會場所有布置由楊惠姍親自操刀,現場以張毅生前最愛的竹子和筆墨真跡布置,亦陳列他經典的《自在》系列琉璃作品。家屬遵從張毅遺願,大體火化後安眠於佛光山萬壽園;友人透露,張毅的翠綠色骨灰罈出自琉璃工房設計,楊惠姍日前還強忍悲傷修整尺寸,全心全意為丈夫圓滿一生。 \n 記錄最後共處時光 \n 追思會上楊惠姍以文抒情,遺憾無法帶著重病的張毅看竹林,「這段時間整理我們的照片,你不是在我旁邊,就是在我身後看著我,我一面看一面哭,再也不會有這個畫面了」,她說雖然朋友總安慰張毅永遠在旁陪伴,「但是就是不一樣啊……我再也摸不到你,我想抱你親你啊」,感性文字搭上2人合作電影《玉卿嫂》配樂,令人動容。 \n 她也記錄下與張毅臨走前最後的共處時光,「11月1日清晨,我們趕到加護病房,我急忙低頭在你耳邊跟你說,爸爸(楊惠姍喚張毅之暱稱),謝謝你,讓我知道人存在的生命意義是什麼,謝謝你,讓我這一生那麼不一樣」。旅居美國的女兒張源則哽咽說道:「我們全家會一起帶著父親的精神與信念,自在前行。」 \n 《玉卿嫂》有機會重映 \n 張毅多年好友石靜文透露,下月14日張毅冥誕時,將於琉璃工房博物館舉辦藝術回顧展,日後也將安排紀念影展與文學刊物專題,「他和楊惠姍第一部電影《玉卿嫂》當時上映後,因版權關係很難再見天日,不過這次我們已經都聯絡好了,至少會有一次放映」,另外一部動畫片《狗狗傷心誌》也將重映。

  • 重情有義 林青霞越洋寄花籃追悼張毅

    重情有義 林青霞越洋寄花籃追悼張毅

    金馬獎最佳導演、「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病逝,享壽69歲,今(20日)至親家屬和琉璃工房全體工作人員在佛光山台北道場為他舉辦《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追思紀念會,李行、王童、侯孝賢、陳坤厚及朱延平等資深影人皆親自出席追悼,人在香港的林青霞與在瑞典的舞蹈家江青情義重,雖然無法前來,仍致贈花籃致意。 \n \n林青霞與楊惠姍曾合作《紅粉兵團》、《慧眼識英雄》等片,她一早就在微博發文悼念,寫道「我跟江青藉此追悼、緬懷導演和藝術家張毅,也期盼惠姍能夠節衷,勇敢面對並保重自已」,盼好友能振作,早日走出喪夫之痛。

  • 上百親友慟別張毅  遺孀楊惠姍:我再也摸不到你

    上百親友慟別張毅 遺孀楊惠姍:我再也摸不到你

    「琉璃工房」創辦人、金馬獎最佳導演張毅本月1日病逝,享壽69歲。20日上午10點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辦《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追思紀念會,並首度曝光張毅生前最後影像,在逝世前2個月仍憂心文化傳承,特別抱病錄影,謙虛說道:「這一路下來我自己很慚愧,但我們會全力去做」。遺孀楊惠姍則在追思會上,公開她寫給張毅的家書《燈開著》,用字真切動人,展現不捨心情;女兒張源則在台哽咽致詞,緬懷父親。最後家屬站在台前,上百名親友則依序獻花,雙手合十向楊惠姍和張源等家屬致意,送上安慰的擁抱,一同送別張毅最後一程。 \n \n追思會場所有布置由楊惠姍親自操刀,現場以張毅生前最愛的竹子和筆墨真跡布置,亦成列他經典的《自在》系列琉璃作品。家屬也遵從張毅的遺願,大體火化後安眠於佛光山萬壽園,友人也透露張毅的翠綠色骨灰罈正出自於琉璃工房,不過由於骨灰罈與放置空間有尺寸落差,因此楊惠姍日前強忍悲傷修整,全心全意為丈夫圓滿一生。 \n \n張毅為了在影片上呈現元氣模樣,楊惠姍還特別為他上妝,讓氣色好一些。他坦言文化是一件很深沉的事情,「我自己不是文化專家,談中華文化,素養也不夠,但為什麼我老愛談文化這個題目,主要是因為對整個社會經常有一種不安。電影11年、琉璃工房33年,這一路下來我自己很慚愧,我努力希望每一件做的工作是能夠改變這個社會的態度,並讓社會價值觀念提升,也讓我們有信仰。」 \n \n他自認能力微薄,也不認為自己可以扛得住這個大旗,「雖然不太容易,但是我們全力去做,琉璃工房希望能永遠改善人心、改善社會。長期而言,我們做了很多努力,說不定是自以為是、瞎子摸象,摸到哪裡算哪裡,但是在我出生在戰後的這個年代,其實對民族未來充滿憂心,今天還有誰是關心所謂的文化,我想大概只剩下我們這些沉重包袱在身上的這一代吧。」 \n \n楊惠姍擔心情緒潰堤,因此以文字抒發思念之情,她寫道「謝謝讓我的人生不一樣」,憶起最後一次2人經過陽明山、北投到天母,沿途生病的張毅一直說想看竹子,還問「不是要帶我去看竹子嗎?」讓楊惠姍也難受表示「我多麼想帶你去,可是不行啊」,最終沒有成行,是張毅生前的遺憾。追思會上也放上夫妻倆的生活點滴合影,「這段時間整理我們的照片,你不是在旁邊看著我,我一面看一面哭,再也不會有這個畫面了,雖然大家都會說,他還是在妳旁邊看著妳,在妳背後陪著妳,但是就是不一樣啊,我再也摸不到你,我想抱你親你啊」,文字搭配《玉卿嫂》的配樂,深厚感情讓全場感動不已。 \n \n旅居美國的女兒張源則哽咽說道:「看到你們的淚眼,我想我爸爸應該會皺著眉頭,用一種心疼又有一點想安慰大家的表情說『到底怎麼回事呢?』」她形容張毅是個謙和有風度、努力為大家著想的人,並猜想張毅現在應該坐在西方極樂世界的圖書館裡,不停止閱讀,也不停止學習。最後張源感謝在場親友:「謝謝大家今天來,跟我的家人一起,禮讚父親這與眾不同的一生,我們全家會一起帶著父親的精神與信念,自在前行」。 \n \n張毅多年好友石靜文也透露下月14日張毅冥誕時,將於琉璃工房博物館舉辦藝術回顧展。此外,日後也將安排他的紀念影展,並規劃文學刊物專題,「因為他和楊惠姍第一部電影《玉卿嫂》當時上映後,因為版權關係很難再見天日,不過這次我們已經都聯絡好了,至少會有一次放映」,另外一部動畫片《狗狗傷心誌》也將重映。

  • 張毅女兒談爸爸 「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是爸爸為惠姍媽咪以及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張毅女兒談爸爸 「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是爸爸為惠姍媽咪以及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金馬導演、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11月1日清晨在楊惠姍、女兒張源,及家人們的陪伴下辭世,享壽69歲,琉璃工房將於11月20日(五)上午10時,為張毅舉辦《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追思紀念會。張毅的女兒張源5日在琉璃工房官方臉書寫下對父親的思念,她說,追思會的名字,「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可能是爸爸為惠姍媽咪以及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n \n張源寫道:「追思會的名字,『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可能是我爸爸為媽咪,以及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爸爸露出享受人生的表情,在此之前,他的生活,不管是壓力,不管是忙碌,這樣的神情處處可見。但是,當病魔奪走了大多數的行動能力與睡眠,要享受生活,很難很難。」她透露自己從美國回台之後,張毅稍稍回到穩定的狀態,「懂他的人都知道,要讓他開心,出去吃頓飯吧!我的叔叔嬸嬸安排了他們家樓下的臺菜館,從階梯,輪椅的動線,大家想了又想。我們說圍爐團圓,一張圓圓的大桌,圍著他關心的人,幾道可以讓他講得出故事,憶起往事的菜,就可以看到他依舊酷酷的,但心裡其實是開懷的特殊表情。」張源繼續寫道:「我的堂哥,帶著一大束的紅玫瑰以及空的卡片,要他給媽咪好好送個花,我當時覺得哥哥真浮誇,他倆少有這種表面的作法。但是,那張卡片上,爸爸寫下的話,給媽咪,也是給這世界的最後一份禮物。」 \n \n張源感性寫道:「認識琉璃工房的朋友們,還記得我們總在談這些......『跨越生命的不安』、『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彩雲易散琉璃碎』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就是『當下』,面對生活,沒有前塵,沒有往事,你只有現在。這一刻,該做的事情,還可以愛的人。對當時的爸爸來說,還能品嚐一杯他覺得少見好喝的果汁。那就是永恆了。」 \n--------------- \n文 / 張源 \n追思會的名字,「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 \n可能是我爸爸為媽咪,以及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n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爸爸露出享受人生的表情, \n在此之前,他的生活,不管是壓力,不管是忙碌, \n這樣的神情處處可見。 \n但是,當病魔奪走了大多數的行動能力與睡眠, \n要享受生活,很難很難。 \n我從美國回來,病了很久的爸爸,稍稍回到穩定的狀態。 \n懂他的人都知道,要讓他開心, \n出去吃頓飯吧! \n我的叔叔嬸嬸安排了他們家樓下的臺菜館, \n從階梯,輪椅的動線,大家想了又想。 \n我們說圍爐團圓,一張圓圓的大桌, \n圍著他關心的人,幾道可以讓他講得出故事,憶起往事的菜, \n就可以看到他依舊酷酷的,但心裡其實是開懷的特殊表情。 \n我的堂哥,帶著一大束的紅玫瑰以及空的卡片, \n要他給媽咪好好送個花,我當時覺得哥哥真浮誇, \n他倆少有這種表面的作法。 \n但是,那張卡片上, \n爸爸寫下的話,給媽咪, \n也是給這世界的最後一份禮物。 \n認識琉璃工房的朋友們, \n還記得我們總在談這些...... \n「跨越生命的不安。」 \n「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n「彩雲易散琉璃碎。」 \n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 \n就是「當下」, \n面對生活,沒有前塵,沒有往事, \n你只有現在。 \n這一刻, \n該做的事情, \n還可以愛的人。 \n對當時的爸爸來說, \n還能品嚐一杯他覺得少見好喝的果汁。 \n那就是永恆了。

  • 張毅追思會金馬頒獎前一天舉行

    張毅追思會金馬頒獎前一天舉行

     「琉璃工房」創辦人、金馬導演張毅11月1日病逝,享壽69歲。妻子楊惠姍強忍悲傷,努力堅強為丈夫規畫身後事。琉璃工房3日傍晚公布《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張毅追思紀念會,將於11月20日上午10時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行,碰巧追思紀念會隔天,正好就是第57屆金馬獎頒獎典禮。 \n 追思紀念會將開放各界緬懷,家屬則懇辭奠儀,聲明寫道:「琉璃藝術家張毅最關心的人生課題:『生,能愛;死,無懼』。他在創作《自在》系列時,期許自己對生命,對人間,皆自在;既可以擁愛而眠,就可以枕死亡入睡。」最後感嘆:「生命本苦,何不自在地飛翔。」 \n 琉璃工房指出,張毅把自己比作「講故事的人」,堅持藝術生長於文化的土壤,從來沒停止創作。在不到6年的導演生涯,囊括了金馬獎和亞太影展獎項,留下作品餘香猶存。1987年他從大銀幕轉身與楊惠姍一起投入琉璃藝術後,雖一度幾乎要傾家蕩產,最終成功闖出一片天。

  • 金馬導演張毅追思紀念會時間公佈 11/20舉行

    金馬導演張毅追思紀念會時間公佈 11/20舉行

    「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曾以《我這樣過了一生》奪金馬最佳導演及亞太影展最佳導演,上周傳出病危消息,妻子金馬影后楊惠姍透過臉書為丈夫集氣祈福,但張毅仍在11月1日病逝,享壽69歲。琉璃工房3日傍晚公布張毅《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追思紀念會,將在11月20日上午10時於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行,楊惠姍也強忍悲傷,努力堅強為丈夫規劃身後事。而追思紀念會隔天,正好是第57屆金馬獎頒獎典禮。 \n \n追思紀念會開放各界緬懷,家屬懇辭奠儀。琉璃工房寫下:「各位親愛的朋友,感恩大家連日溫暖關懷與不捨。琉璃藝術家張毅最關心的人生課題:生,能愛;死,無懼。他在創作《自在》系列時,期許自己對生命,對人間,皆自在;既可以擁愛而眠,就可以枕死亡入睡。」 \n \n張毅11年電影人生,不到6年的導演生涯,生命裡不過電光火石,卻囊括了金馬獎和亞太影展的最佳導演和編劇,留下作品餘香猶存。1987年,他從大銀幕轉身與楊惠姍一起投入琉璃藝術,賠上一生積蓄,幾乎要傾家蕩產,一路經過無數的艱難,讓中國大陸琉璃重新站在世界的舞臺上。張毅的琉璃人間探索,他把他自己比作「講故事的人」,他堅持藝術生長於文化的土壤。

  • 金馬導演張毅病逝 患罕見先天免疫疾病「高安氏症」難治癒

    金馬導演張毅病逝 患罕見先天免疫疾病「高安氏症」難治癒

    金馬導演張毅10月27日晚間傳出因輸血感染病況危急,他的妻子、金馬影后楊惠姍發文祈求菩薩將張毅承受的痛苦分一點給她,無奈不敵病魔,張毅於本月1日凌晨由於多重器官衰竭病逝,享年69歲。張毅患有罕見疾病「高安氏症」,這是一種嚴重影響器官運作的自體免疫系統疾病。 \n \n張毅一手創建的琉璃工房上午在官方臉書發布張毅的死訊,:「親愛的工房朋友們,我們敬愛的大家長張毅已於11月1日清晨在妻子楊惠姍、女兒張源,及家人們的陪伴下安詳辭世,享年69歲。楊惠姍感謝這幾日來自全球各地朋友的關心集氣與助念,後續相關事宜安排處理中。感恩大家!」 \n \n服役時曾因高安氏症被退訓 是一種罕見的免疫系統疾病 \n張毅生前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及,他18歲入伍服役因高安氏症造成血壓飆升到180遭退訓。高安氏症(英文Takayasu Arteritis,簡稱TA)為罕見疾病,是一種自體免疫系統疾病,屬於血管炎的隱性風濕免疫科疾病。會造成主動脈及其第一分支發炎、狹窄,影響血液運行,進而影響器官運作,患者以亞洲人居多,發生率為每百萬人2.6例,發病年齡在10至40歲之間,患者8成為女性,男性只占2成,但張毅就是這少數中的一例,他也因高安氏症吃足苦頭,曾接受腎動脈截換手術、不只一次因心臟毛病進開刀房。 \n心臟手術讓張毅需要固定輸血,今年2月張毅傳出心臟手術後輸血器官感染,不斷進出醫院治療,病情每況愈下,醫師曾建議轉安寧病房減少病人痛苦,楊惠姍煎熬不捨,一直守在加護病房。10月27日張毅病危的消息傳出後,琉璃工房僅表示張毅因免疫系統舊疾治療中,楊惠姍則在29日寫一封信給琉璃工房的夥伴,講述近兩年來陪伴張毅治療病痛的心路歷程。 \n楊惠姍在信中表示,張毅這兩年不停進出醫院,這些日子以來因為先天免疫功能及腎的諸多問題,造成身軀經常腫脹而疼痛,「在醫院裡躺在床上,全身插滿管子及針劑,兩臂已經找不到可以打針的地方,發著高燒,咳著血,無法細數的各種疾狀,看著他仍然虛弱的、努力的寫著工房新作品的說明文、文案,吃力的用著腫脹幾乎已經提不起筆的手,認真用力的『練習簽名』,因為很多公文要等著他親簽。看著他的辛苦,我心如刀割,我祈求菩薩能不能分一點痛給我啊;他一直不忍我辛苦,我在他耳邊告訴他,你就是我全部的世界,哪怕你是坐輪椅或躺床上,只要你不覺得那是所謂的不好的生活品質,只要你願意活著,我都會快樂的照顧你,在你身邊,很幸福的跟你過完後面的日子……」只是從年輕時即不斷進出醫院的張毅,沒能挺過這次的難關。 \n自體免疫系統疾病難治癒 只能控制病情 \n什麼是自體免疫系統疾病?正常情況下,免疫系統具分辨敵我的能力,當細菌、病毒入侵人體,身體發生感染時,免疫系統會製造特殊蛋白質抗體攻擊外來物。但發生自體免疫疾病時,免疫系統製造的抗體是反過來攻擊應該保護的身體組織、器官,另一種情況是免疫系統消滅細菌、病毒後,繼續攻擊自身。 \n台大醫院免疫風濕科主任余家利指出,免疫系統分布全身,所以每個部位都可能遭受免疫系統侵襲,包括神經、胃腸、內分泌系統、呼吸系統、泌尿系統、皮膚黏膜、眼睛、血管等等。醫學的進步幫助醫界知道,以前很多找不到原因的奇怪病症,原來都是自體免疫疾病,但自體免疫疾病目前尚難治癒,只能用藥物治療症狀、緩解疾病。 \n好好吃飯睡覺 對免疫系統最好 \n醫界發現,台灣地區的自體免疫疾病有明顯增加的趨勢,雖然自體免疫疾病無從防起,但保有健康之道,或可降低誘發自體免疫疾病的風險,包括飲食均衡、多運動、睡眠充足、作息正常。 \n台大醫院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謝松洲表示,睡得好、飲食均衡、適度運動、精神飽滿,其實就是幫助免疫系統處在穩定平衡的狀態。除了好好吃飯睡覺,傳染病流行時少去公共場所、接種疫苗、常保心情樂觀穩定,對於免疫系統都有正面幫助。另外應避免吃增強免疫力的藥物及食品,以免破壞免疫系統平衡,反而誘發自體免疫疾病。 \n另有自體免疫疾病家族史的人則要特別注意,必要時可抽血檢測有沒有特定基因、抗體。

  • 楊惠姍哭張毅 心疼他「好苦好苦」

    楊惠姍哭張毅 心疼他「好苦好苦」

     琉璃工房創辦人、導演張毅,11月1日辭世,在他病逝前請大家集氣的妻子楊惠姍,曾於聲明中寫下心如刀割、想為對方分擔苦痛,無奈張毅在加護病房搶救多日,仍因心臟支架手術輸血感染離世,琉璃工房昨分享李文瑗、蔡詩萍等多篇張毅好友對他的思念文章,其中一篇好友張光斗甚至表示,看著載張毅的車子遠去,楊惠姍哭著說:「張毅好苦好苦。」曾說「張毅就是我全部世界」的楊惠姍,看得出她心痛的程度。 \n 蔡詩萍千字文送行 \n 作家蔡詩萍則分享,初聞張毅病危時自己堅信對方一定挺得過去,但當事情已成定局,反而讓他不知所措。蔡詩萍以1000多字表達對張毅的不捨,述說張毅從小說、電影圈轉戰琉璃工藝的過程,以文字陪張毅走最後一程,並祝福楊惠姍挺過難關。 \n 琉璃工房公關表示,會對外舉行張毅的告別式,但細節、時間、地點未定,日後再公告。琉璃工房粉絲頁也湧入許多網友追思,不少是分享自己與張毅夫妻倆見面時的小故事,不論故事長短,皆透露出夫妻倆親民、友善的為人態度。 \n 花好月圓已成往事 \n 琉璃工房作品常以生肖、葫蘆、鯉魚等東方人喜愛的元素創作,花朵也是過去常出現的主題,之前才剛舉辦琉璃花為主題的「花之夢 琉璃花園」展,楊惠姍也展出自己創作的作品「花好月圓」,闡述生命的循環與無常,但琉璃花凝結在生命最美的一刻,張毅雖離世讓楊惠姍與親友深深哀慟,但也在大家的回憶裡留下最深刻的記憶。

  • 3戰友負債煉功 5年燒出琉璃工房

    3戰友負債煉功 5年燒出琉璃工房

     張毅、楊惠姍及張毅的大學同窗王俠軍,於1987年共同成立琉璃工房,3人從影壇合作夥伴,轉為工藝創作的戰友。然而,創業初期卻讓他們受盡折磨,一度負債逾7500萬元,從大銀幕前風光的金馬獎導演、影后,成為四處借錢的創業家。 \n 王俠軍與張毅在世新大學相識,王並擔任張毅執導多部電影中的美術設計,更在張毅最後一部電影作品《我的愛》擔任男主角,也在他的促成下,讓張毅及楊惠姍走進琉璃世界。琉璃工房創業初期,他除是創辦人外,也擔任藝術總監。但1994年,王離開琉璃工房,並在同年創辦「琉園」。據悉,是因理念不合。 \n 張毅及楊惠姍2018年接受大陸節目《朗讀者》訪問,回憶創業辛酸。張毅提及,當時是因電影《我的愛》接觸到水晶玻璃,認為這項工藝很有意思,「像生命一樣華麗莊嚴,但不小心掉在地上,就破了。」他們努力鑽研當時全球僅法國獨有的「脫蠟鑄造法」,卻一再失敗,創業半年,一直處於摸索階段。 \n 楊惠姍當時為創業散盡積蓄,抵押兄姊、父親的房子後,還有超過7500萬的負債。張毅在節目中表示,那時楊負責研究開發,他負責借錢,久而久之,朋友連他的電話也不接,拜訪銀行時,行員甚至調侃他們。而琉璃創作也不斷碰壁,燒壞近百萬的火爐,還找不到原因。 \n 直到兩人帶了幾件成品出國展覽,才從別國學者口中得知,原來脫蠟鑄造法是中國失傳已久的技藝,經過不斷鑽研,才在創業近5年後,燒出第一個成功作品《第二人願》。 \n 楊惠姍說,他們可說是從負數開始,琉璃創作共12道工序,每道工序都藏著他們的失敗,創業初期每天像在猜謎,猜測失敗的原因,但不管過程如何,她與張毅絕不會互相埋怨,「能在一起做就很開心了,這是最重要的。」

  • 琉璃作品 外交最佳伴手禮

    琉璃作品 外交最佳伴手禮

     金馬獎導演張毅創辦的「琉璃工房」,深耕大陸市場20餘年,更是政界人士出訪的最佳伴手禮之一。前國民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多次訪陸,伴手禮中不乏琉璃工房的作品;蔡英文總統出訪巴拿馬時,琉璃工房就是伴手禮之一,就連前美國總統歐巴馬也收過琉璃工房的作品。 \n 不僅如此,兩岸重要會談中,都可見到琉璃工房作品。1993年「辜汪會談」,當時前海基會長辜振甫與大陸前海協會長汪道涵在新加坡會談期間,曾舉辦過一次茶敘。據了解,當時辜的夫人嚴倬雲曾贈送琉璃工房的作品給汪道涵夫人及其子女。 \n 此外,2014年6月下旬,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首次訪台時,時任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在晚宴中送給張的正是琉璃工房的作品,作品上還印有「時事尚好」4字,搭配當時兩岸關係的良好氛圍,寓意頗深。 \n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蔡英文總統首次出訪巴拿馬與巴拉圭,琉璃工房的作品諸如琉璃瓶子、文鎮雀屏中選,成為與友邦及外賓互動時的伴手禮;前總統馬英九任內出訪,一樣以琉璃工房作品做禮品。 \n 更有趣的是,美國國務院2015年公布時任總統歐巴馬2014年收禮清單時,其中有一件台灣琉璃工房的作品「和合錦繡」,目前收藏在美國國家檔案局。 \n 琉璃工房自1996年赴上海開設第一家工作室後,迄今布局大陸市場已經24多年,近年受到大陸禁奢、打奢的影響下,業績些微下滑,但積極轉型開發個人收藏品市場,還搭配文創熱,成立上海琉璃藝術博物館。琉璃工房目前在大陸約有20多家藝廊,員工大約300多名左右。

  • 影壇發光 文創領軍 張毅病逝

    影壇發光 文創領軍 張毅病逝

     琉璃工房創辦人、金馬獎導演張毅於11月1日清晨辭世,享壽69歲。張毅是上個世紀80年代風雲人物,曾獲金馬獎、亞太影展肯定,與楊惠姍等人合作的電影攀上影視高峰,但與楊惠姍兩人的婚外情亦轟動一時,後來選擇淡出演藝圈,創辦琉璃工房,享譽兩岸。藝術家、台灣藝術大學前校長黃光男稱其為「台灣文創產業的領頭羊」。 \n 外遇楊惠姍 前妻公開信轟動一時 \n 張毅1951年生,世新專科學校(現為世新大學)電影科畢業,曾擔任電影雜誌社編輯,從事影評、短篇小說寫作,1979年在《新生報》連載小說《源》,廣受好評,隨後與張永祥將故事拍成電影,得到亞太影展最佳編劇獎,之後與楊德昌、陶德辰、柯一正等合作拍《光陰的故事》四段式電影,被視為台灣新浪潮電影代表作。 \n 張毅最膾炙人口的作品非 《玉卿嫂》、《我這樣過了一生》、《我的愛》莫屬,被譽為女性電影三部曲,《我這樣過了一生》獲金馬獎最佳影片,張毅更以此獲得金馬獎及亞太影展最佳導演獎。《我的愛》則被美國紐約綜藝雜誌年鑒評選為台灣電影百年﹙1895~1995﹚十大電影傑作之一。2018年再度以動畫電影《狗狗傷心誌》重拾導演身分,入圍金馬獎最佳動畫獎。 \n 創辦琉璃工房 作品享譽兩岸國際 \n 不過這段風光的電影生涯只維持8年,張毅與楊惠姍於1987年雙雙投入琉璃工藝創作,創辦琉璃工房,意外成為兩岸文創產業的先行者。張毅前妻、作家蕭颯在報紙上以一篇〈給前夫的一封信〉公開這段外遇,舉國譁然。但後來兩人攜手創業,情路與創業路一走便是33年,同甘共苦的形象卻深植人心。琉璃工房作品更因屢被拿來當成兩岸交流伴手禮而聲名大噪。 \n 黃光男表示,政府在2000年才開始推動文創產業,但張毅、楊惠姍等人走得很前面,「不只是在大陸,在國際上也很有名聲,這是一種文化行銷,琉璃工房的作品同時展現藝術性、生活性,既是高雅的禮物贈品,也具有纖細的美感和創意,同時還擁有東方文化的底蘊。」 \n 工藝轉換成藝術 具東方文化底蘊 \n 文化學者林谷芳表示,琉璃工房的作品開文創產業風氣之先,也在琉璃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林谷芳表示,要從工藝到藝術之間,需要經歷蛻變過程,並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完成,「在市場上的工藝與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在系統上的定位不同,而琉璃工房在文創產業上有一定的成功度,並帶出工藝文創的可能性,值得參考。」 \n 藝術家、台師大設計學系名譽教授林磐聳表示,「琉璃工房是把玻璃產業轉換成工藝、產業與藝術都能兼顧的品牌,可說是引領風潮,非常不容易,特別是他與楊惠姍從熟悉的電影領域,轉換到完全不熟悉的琉璃,更是不簡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