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工資水平的搜尋結果,共106

  • 最低工資法躺2年 國民黨拋分區彈性制

    最低工資法躺2年 國民黨拋分區彈性制

     昨天是五一勞動節,民眾黨、時代力量呼籲蔡政府速訂《最低工資法》,時力主張,最低工資應考量物價水平、勞動生產力等經濟指標,至少拉高至3萬元。國民黨則要求,若短期內無法大幅提升最低工資,政府應思考在全國標準基礎之上,依照地區物價高地實施分區基本工資。

  • 勞工長期過勞低薪 時力主張速修最低工資法、勞保年金要保底

    勞工長期過勞低薪 時力主張速修最低工資法、勞保年金要保底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面對勞工長期低薪困境,時代力量今提出最低工資快立法、勞保年金要保底、放寬工會籌組門檻等三大訴求,主張最低工資應並考量物價水平、勞動生產力等經濟指標,最低工資至少拉高至3萬元,呼籲立法院盡快完成修法,落實勞工權益保障。

  • 工商社論》注意大陸工資「報復性上漲」勢頭

    工商社論》注意大陸工資「報復性上漲」勢頭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得宜,中國大陸經濟今年可望回歸常態增長軌道。但在如此「破繭而出」良好局面達致之前,今年初大陸工資水平已出現「報復性上漲」勢頭,主要是部分省市新公布的最低工資(基本工資)漲幅偏高,顯然急於扳回去年該項工資凍漲的缺失。這種作法若成風潮,恐將迅速帶動大陸整體工資水平過度上漲,而挫傷今年大陸經濟復元力道。對此,大陸中央有必要及早加以過問。

  • 勞工朋友注意 基本薪資明年漲至24K 近156萬名勞工受惠

    勞工朋友注意 基本薪資明年漲至24K 近156萬名勞工受惠

    勞動部明年1月1日起調升基本工資,調整後月薪制勞工每月工資為2萬4000元,調幅0.84%,約有155.85萬名勞工受惠;時薪制勞工每小時工資為160元,約有52.43萬名勞工受惠。 \n \n 台中市政府勞工局提醒,事業單位應配合進行員工薪資修正,避免工資給付低於基本工資或工資未全額給付情事,若未依法調整,可處2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鍰,並公布公司名稱及負責人姓名。 \n \n 勞工局代理局長羅群穆指出,「基本工資」是勞工維持生活水平的最低標準,雇主應適時提高勞工工資,以保障勞工生活並符合法令規定。 \n \n 另相關工資計算也應隨之調整,例如1月1日元旦為國定假日,若為月薪制勞工,雇主經徵得勞工同意於該日出勤,需依調整後的工資加倍發給當日工資;若為時薪制勞工,也應以調整後的工資按出勤時數發給加倍工資。 \n \n 羅群穆呼籲,基本工資調整後,請雇主預為因應,注意時薪制員工時薪應達160元以上;月薪制員工每月薪資應達2萬4,000元以上,計算勞工保險、全民健康保險、勞工退休金提繳費用時,也應一併調整,以符法令規範。

  • 勞方爭取 月薪時薪不脫鉤

    勞方爭取 月薪時薪不脫鉤

     勞資雙方再角力!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今(18)日召開,勞方委員強調,今年雖受疫情影響,資方可能不會同意調漲,但無論月薪或時薪,工資調漲才能符合台灣最低生活水平,也才能照顧到廣大勞工;預定代表商總出席會議的商總副理事長許舒博說,「等到12月再作決定!」 \n 薪資不符最低生活水平 \n 勞方審議委員、台灣總工會理事長游宏生說,資方一定會拿疫情當不漲的藉口,但勞方主張一定要漲,這是公平正義的問題。基本工資是「本」,現在若不調漲,根本沒有辦法照顧到廣大勞工,生活水平拉高才是應有的態度,呼籲不要掉入資方的陷阱。 \n 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爵安表示,受疫情影響,資方傾向不調整情有可原,但目前台灣的基本工資,月薪2萬3800元、時薪158元仍不符合國內最低生活水平,而且台灣經濟指數多少是有向上成長,基本工資還是應調漲。勞方的主張一直都是月薪與時薪不脫勾,要調漲就要一起調。 \n 商總副理事長許舒博則表示,有人說現在「經濟數據不錯」,這是「睜眼說瞎話」,就算短期有報復性消費,但疫情仍在蔓延,疫苗何時能有還在未定之天,一些都會型的店家目前業績只有過去的四、五成,未來不確定因素非常的多。 \n 全國工業總會常務理事何語也說,現在製造業中,紡織、機械等傳統外銷產業的業績並不好,受到國外疫情的衝擊很大,內需產業先前受到疫情嚴重影響,雖最近有好轉,但台灣又開始縮緊防疫措施,對經濟衝擊會加大。 \n 都會店家業績僅回復五成 \n 許舒博強調事緩則圓,經濟等到年底再來觀察比較準確,不必急於一時,他希望等到12月再來決定基本工資是否調整。何語表示,新冠疫情衝擊到全球經濟,未來變數很多,且台灣經濟成長第二季並不如預期,希望政府考量整體經濟狀況,再作出決定。

  • 調漲激勵基層 另類振興經濟

    調漲激勵基層 另類振興經濟

     今年受疫情的影響,各行各業都面臨嚴峻的考驗,減班休息的人數仍近2萬人,加上業者經營壓力大,許多餐旅業者面臨收攤的命運,製造業得不到來自國外的訂單。以往經濟困境中還能稍微抓到一點衣角喘息,今年新冠疫情帶來的卻是漫漫黑夜,基本工資的調漲恐怕還有得等,但在這樣的情況下廣大勞工仍期待基本工資的調漲,即便調漲幅度不大,但在新冠疫情這片黑暗,無疑是帶來些許希望的火光。 \n 訂定基本工資的目的在於給予勞工以及其家庭生活最基本的保障,通常領取基本工資的是社會以及經濟弱勢,但目前的基本工資部分,月薪2萬3800元、時薪158元的薪資水平只能維繫生活的基本開銷,很難做到儲蓄,反映我國目前基本工資難以滿足勞工的需求。 \n 買車?還是租車吧!買房,根本不敢想!結婚?身無分文誰願意?這也讓社會新鮮人對未來的方向感到卻步。當政府不斷強調要給年輕人發展舞台時,卻又像摘掉準備振翅高飛鳥兒的羽翼,使其喪失飛翔的機會。 \n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今日召開,這攸關廣大200多萬勞工的薪資收入,不過目前第二波疫情未解,各界也表示疫情對經濟的衝擊還看不到結束的一天,今年基本工資調整的難度恐超以往,但對勞工而言,基本薪資調漲就是多一點保障,多一點希望。 \n 調整工資使勞工士氣提升、生活水平提高、消費力提升、刺激內需,這些都是有效振興經濟的方式之一,這也是某種程度上的「扶貧」,而且台灣人才在近幾年外流十分嚴重,基本工資提高也能讓外國企業的挖角成本變高,進而減少人才流失。 \n 雖然勞資雙方秉持著不同的立場,但這些正面的效應或許真能達到「資方挺勞工,勞工挺資方」的雙贏局面。

  •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明登場 資方認先緩、勞方喊調漲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明登場 資方認先緩、勞方喊調漲

    勞動部明(18)日將召開年度「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屆時勞、資、政、學等委員將一同商議決定明年基本工資是否調整,資方委員認為目前疫情仍不明朗,應等到12月底整合年度數據再做決定,勞方則表示當前基本工資並不符合生活最低水平,有調整的必要。 \n \n資方委員,商總副理事長許舒博表示,每次審議都要整合國家經濟發展狀況、消費者物價指數、國民所得與平均每人所得、各業勞工工資等,薪資調整都要針對上述面向做深度的討論,但今年碰到新冠疫情,勞工及資方都面臨很大的壓力,疫情還沒有結束,各樣數據也對未來不看好。 \n \n許舒博指出,種種狀況讓未來發展不可預期,不調也不好,要調時機也不對,資方委員的共識認為應等到12月底待年度數據資料出來再來決定,無論是8月還是12月調整都是明年才適用,不必急於現在。 \n \n許舒博說,現階段若薪資調高,老闆請人意願變低,甚至可能減少工時,勞工被減去的時間變得難以找到其他打工機會,這種「未蒙其益先受其害」到底對勞工是幫助還是傷害?政府不應為調而調。 \n \n勞方委員代表,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爵安則表示,目前全球受疫情仍不明朗,但台灣經濟多少是有在向上成長,認為基本工資還是應該調漲。 \n \n莊爵安指出,勞方主張月薪與時薪不脫勾,要調漲就要一起調,目前台灣的基本工資,時薪158元、月薪2萬3800元其實都不符合國內最低生活水平,因此有調漲的空間及必要。

  • 基本工資會前會 勞方主張調漲

    基本工資會前會 勞方主張調漲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召開在即,勞動部昨(10)日邀請勞方委員召開會前會,勞方委員、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爵安表示,雖然資方不會同意調漲,但目前基本工資並不符台灣最低生活水平,主張無論月薪或時薪,工資仍有調漲的餘地。 \n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每年由勞、資、政、學等委員一同商議,決定基本工資調整與否。今年審議委員會將於本月18日召開,勞動部昨晚與勞方委員會前會,莊爵安表示,目前全球經濟受疫情影響仍不明朗,但台灣經濟多少有向上成長,認為基本工資還是應該調漲。 \n 莊爵安指出,受疫情影響,資方傾向不調整基本薪資,情有可原;不過其他同樣經濟抬頭的國家也有調漲基本工資,台灣照理也能辦到。身為勞方代表,他說「調漲與否要先決定,調幅的問題才能一同討論」。 \n 莊爵安進一步指出,目前台灣的基本工資部分,時薪158元,月薪2萬3800元,仍不符合國內最低生活水平,因此有調漲的空間和必要。 \n 莊爵安解釋,對資方來說,在乎月薪的是工總,因為工總有營造業、工廠等,也有外勞問題,更數度表示希望外勞與基本工資要脫勾;而商總服務業多,例如麥當勞、餐飲等等以領時薪勞工為主,不過勞方的主張一直都是月薪與時薪不脫勾,要調漲就要同步進行,無論是這次會前會還是18日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都將就各產業的問題攤在桌上談清楚,時薪部分也會針對適用的勞動者來商討。

  • 工商社論》大陸工資水平須全面重新整理

    工商社論》大陸工資水平須全面重新整理

     大陸經濟飽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當前政策面正在全力提振產業活力,以維護社會穩定。就此,主政者已特別強調「穩就業」的政策方針,然其對於配套的工資政策則尚著墨不多。事實上,為了穩就業,大陸官方實須對社會工資水平作全面重新整理,以讓其切實反映疫情衝擊下的產經新形勢;因而有必要叫停延續多年的工資快漲趨勢,甚至可以引導個別企業減薪、不裁員,俾有效控管全社會失業率。 \n 新冠肺炎疫情大面積地阻斷大陸人員流動,導致多數行業營運冷卻或停頓。疫情初發及上升的今年1、2月,整體經濟成績單已揭曉,其內容可說是一片慘淡;消費、投資、出口皆有2位數年減幅。因而今年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頗被看衰,海內外專業機構對此的預測值,皆顯著低於去年的實際增長6.1%,其中預測值為「腰斬」(僅增長約3%)或更低者,亦不罕見。 \n 大陸經濟疲軟的負面效應不勝枚舉,惟北京主政高層最不願看到者,是失業率躥升,因那會讓社會動盪不安。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坦然表示,無論如何都要全力以赴穩住就業,只要就業穩住了,經濟增長率高一點低一點都沒有什麼了不起。由此可見,穩就業是當前大陸經濟政策的「重中之重」。 \n 然而,大陸穩就業政策方針若要奏效,必須同步在工資政策方面下功夫;也就是要讓全國平均工資水平合理因應當前產經形勢,才能為社會保住或新創就業機會。勞動力價格決定勞動崗位數量,這是硬道理。 \n 因此,大陸官方有必要總結近年整體工資變動情況,並重新作政策性相關安排。在這個事項上,首應檢討的,是近年大陸平均工資水平連年大漲的趨勢。因它已讓中外廠商壓力沉重,亦使不少台商視大陸投資為畏途。 \n 原來,自2008年大陸實行「勞動合同法」後,勞資政策向勞方大幅傾斜,導致全大陸平均工資水平連年大幅上漲,各年漲幅比當年經濟增長率大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到去年依然如此。這種趨勢,今年勢必要有所調整,否則必然不利於大陸經濟之抗疫及穩就業。 \n 因此,大陸官方今年發布「最低工資(基本工資)」及「工資指導線」時,有必要考量整體經濟增長率大幅下挫態勢,給出一個能讓廠商甘心接受的水平;也就是新公布的上述工資年上漲率,應顯著低於今年經濟增長率預測值,甚至,若能採取「工資暫停上漲」政策,則其對廠商激勵作用更大。其實這也不脫市場經濟規律;即經濟疲軟了,則官定工資基準相應縮小漲幅甚或凍漲,誰曰不宜? \n 除此之外,大陸官方也可以指引個別企業,自行採取「以價保量」的用工辦法,也就是鼓勵一時經營受困企業,各自在內部採取程度不同的減薪辦法,以求儘量保住原本的所有工作崗位。如果受困企業都能這麼做,避免走到裁員之路,則大陸社會整體就業形勢即能維持穩定,不會出亂子。而官方對這種企業,可給予稅務、金融支持,以助其走出經營困境,來為社會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n 這也是一種「社會共享就業機會」的辦法,具有社會主義色彩,在大陸不是離經叛道之事。因中共建政以來,在就業政策上經常有「人為平均化」思維和作法,目的在讓民眾都能有工作,不要做無業遊民;主要是在經濟動盪的非常時期,藉政策促成企業、機構以多人「共用」較少的工作崗位,但每人工資相應縮減,俾保各人基本生活無虞;大陸這方面有留下「兩個人的飯三個人勻著吃」的歷史名言。 \n 當前大陸經濟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無疑是處於非常時期,外國一些專業機構預測,今年大陸失業人口會激增。在這種情況下,大陸主政者只要妥善統籌配置全社會就業機會,就會讓外國的預測失去準頭。其實,當前大陸企業界總的家底已相當深厚,個別企業須要減薪保崗位者並非多數,因而整體平均工資水平仍有上漲動能;惟其今年最好通過政策指引,暫停上漲,以助大陸經濟復甦。 \n 果能如此,則台商在大陸當可暫時擺脫工資支出激增壓力,而在經營上重新布局再出發。等疫情過後,台商須衡酌大陸經濟與市場新形勢,作再次轉型升級;如大陸工資能平穩下來,台商即更有餘裕去聘用管銷人才或生產線職工,而增強發展潛能。相信這也是大陸政府所樂見。

  • 貿易戰反送中重挫香港經濟 可能調降最低工資

    貿易戰反送中重挫香港經濟 可能調降最低工資

    香港經濟狀況嚴峻,零售及旅遊業大受打擊,有些企業開始放「無薪假」,建築業工人亦凍結薪資。香港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王沛詩表示,反送中風波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嚴峻,最低工資水平並未規定一定要調高、調低或凍結,意味著未來香港最低工資水平可能凍結或下調。而最低工資一旦下調,可能引發消費緊縮,對已然嚴峻的經濟形勢猶如雪上加霜。 \n \n據《東網》報導,今年5月1日香港每小時最低工資曾由34.5港元升至37.5港元(合台幣148元),升幅8.7%,最低工資委員會將於明年底檢討最低工資水平的建議。 \n \n王沛詩稱,最低工資委員會擔心近4個月的示威活動及中美貿易戰等不明朗因素,會密切關注經濟狀況,檢討及制訂最低工資水平會參考一系列經濟指標,包括整體經濟狀況、勞工市場、競爭力及社會共融等。 \n \n王沛詩表示,今年6至8月總就業人數較2011年實施最低工資前,增了32萬人,其中8成即26萬人是女性,反映最低工資吸引更多人投入勞動市場。 \n \n香港建造業總工會今(15日)表示,因立法會議程經常出現抗議活動,有超過700億港元的工程未能獲財委會撥款,建造業達35萬人的生計受影響,行業進入寒冬期。工會建議建築行業的混凝土、紮鐵、模板等15個工種,由今年11月1日起暫不調薪,這將是建築業近10年來首次凍薪。 \n \n飲食業的商界委員陳永安表示,目前難預計反修例示威何時完結及對最低工資水平的影響,只盼事件早日平息,社會回復正軌。 \n

  • 偷窺新人薪資驚見 這件事洩天機

    偷窺新人薪資驚見 這件事洩天機

    勞動部統計,2018年畢業的大專生平均薪資34278元,跟2014年大專畢業又工作一年後的平均薪資相比,相隔四年竟然只多了1125元;至於大專畢業後該不該繼續念研究所?一窺社會新鮮人薪資行情後有驚人發現,滿街跑的大學生,完全在拉低水平。 \n根據勞動部2018年畢業生平均勞退提繳工資顯示,專科畢業平均工資3萬1330元,人數占比5.83%;學士畢業平均工資3萬0422元,人數占比74.33%;碩士畢業平均工資4萬9017元,人數占比18.85%;博士畢業平均工資6萬7495元,人數占比0.98%。值得注意的是,人數占比最高的是學士,占了7成以上,但平均薪資卻是最低,專科畢業的平均工資已經超過學士。 \n此外,勞動部調查發現,2018年畢業生找工作的時間長短依序是:學士平均1.45個月,專科1.21個月,碩士1.07個月,博士0.49個月,結果學士又墊底。有網友笑稱,博士平均0.49個月,等於不到兩周就找到工作,學士可能連履歷都還沒寫好!不但拉低了平均薪資,找工作的積極度也值得檢討。 \n

  • 基本工資下周審議 估調漲5%!時薪約157 月薪2萬4200元

    基本工資下周審議 估調漲5%!時薪約157 月薪2萬4200元

     攸關250萬勞工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下周三召開,工商團體等資方代表曾拜訪勞動部長許銘春,希望「凍漲」基本工資,但勞方團體則希望一口氣調漲至2萬9000元,時薪也要跟著調整至169元,據透露,合理漲幅應該在3%至5%間,月薪約調高至2萬4200元,時薪調高到157元。 \n 對此,勞動部低調未證實,但表示,尊重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審議結果。 \n 資方喊凍漲 勞團盼達2萬9 \n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台灣大學國家發展所副教授辛炳隆指出,依消費者物價指數及外食消費指數、經濟成長率計算,估計至少應調整3%的基本薪資,若能再往上調整1%至2%也是合理的範圍。 \n 全國產業總工會祕書長戴國榮指出,依最近政府公布的數字顯示,我第2季經濟成長率是亞洲四小龍之首,去年至今的消費者物價指數也是走揚,這代表基本工資有調漲的空間。勞方委員日前討論後也一致認為,今年基本工資漲幅不應低於去年的5%。 \n 資方強調,調漲基本工資將對產業造成衝擊,不過,辛炳隆說,人事成本占生產成本約3成,調漲基本工資對業界有一定影響,但影響沒有想像中的大,業界也能透過基本工資帶動內需、增加獲利。 \n 戴國榮指出,依目前研究指出,調漲基本工資會對9人以下的微型企業影響較大,政府應趁機輔導產業轉型。他認為,調漲基本工資帶動薪資水平上升,民眾有更多的錢可以用來消費,才能同步帶動經濟成長。 \n 基本工資從2011年起逐年調高,許銘春日前曾邀請勞方委員討論,勞方委員認為,距離蔡英文總統提出的理想月薪3萬元仍有6900元的差距,如果分成5年至少每年要漲1400元,因此明年基本工資月薪至少要達2萬4500元。 \n 調漲有空間 影響250萬人 \n 目前每月領取基本薪資的本勞有136萬人、外勞有43萬人,還有52萬人是領取基本時薪,調整基本工資後,實際受影響者將擴及達250萬人。

  • 找出基本工資公式

     日前勞動部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議,在勞資雙方僵持下,最後由勞動部長拍板決議月基本工資從現行22000元調漲至23100元,漲幅5%;勞工基本時薪則由現行140元調升至150元,漲幅7.14%。對此蔡總統和行政院長賴清德皆開心地認為終結了「22K」的低薪時代,但對工商業界的挑戰才剛開始,尤其服務業和中小企業所受到的衝擊仍有待觀察。 \n 基本工資究竟能漲多少,每年都在勞、資、政三方激戰中勉強完成,結果常常是勞工不領情,資方無奈接受。究竟基本工資該不該漲?依據什麼條件來漲?按《基本工資審議辦法》規定,審議基本工資是否調漲的因素應包括國家經濟發展狀況、躉售物價指數、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國民所得與平均每人所得、各業勞動生產力及就業狀況、各業勞工工資、家庭收支調查統計等,項目很多,但目前政府主要是優先參考CPI及經濟成長率(GDP)。 \n 以國外的情況來看,目前美國、南韓在調升基本工資時都是以CPI為主要參考。美國每年根據CPI的增長自動增加工資,可以避免因通貨膨脹而導致最低工資購買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已有17個州的最低工資調整是與通貨膨脹掛鉤。雖然美國聯邦政府在2009年訂了最低時薪工資為每小時7.25美元,但很多州自行訂定高於聯邦規定的基本工資。南韓勞動部自1988年起開始實施最低工資制度,也是按每年通膨率及經濟狀況調高6~7%。 \n 我國基本工資的調整未來可以考量簡化為以CPI作基準,因為CPI跟人民的生活水平、家庭開銷有比較直接的影響,若以GDP作調升的基準,一來經濟成長不是所有人民都有感,而且政府容易陷入美化數據的批評。若有CPI作依據,勞、資、政三方就不用年年都要展開拉鋸戰。 \n 在現行制度下,勞方一直希望爭取調薪幅度能加大,以提高對低薪勞工的幫助;但資方認為調漲基本工資後,相關勞健保、勞工退休金提撥及工資墊償基金提繳等勞務成本會加重。如果基本工資短期調整過高,將會影響失業率的變化。因此政府若希望能明顯有效達到提升基本工資的目標,未來可以考量提高政府負擔勞健保的比例,例如目前勞保負擔是資方70%、政府10%;健保負擔是資方60%、政府10%,若政府願意提高勞、健保的負擔率各到20%,這樣資方就可以減少10%的負擔,自然就有財務空間樂於配合調薪了。這種措施可以設落日條款,在一段時間內由勞、資、政共體時艱,創造三贏。 \n 對於基本工資的調整,希望政府不僅是滿足於22K走入歷史,還能進一步找出最好的調整公式,免得每年基本工資審議會議都要上演三方爭吵的戲碼。 \n (作者為勞務管理公司總經理)

  • 陳瑞珠》找出基本工資公式

    日前勞動部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議,在勞資雙方僵持下,最後由勞動部長拍板決議月基本工資從現行22000元調漲至23100元,漲幅5%;勞工基本時薪則由現行140元調升至150元,漲幅7.14%。對此蔡總統和行政院長賴清德皆開心地認為終結了「22K」的低薪時代,但對工商業界的挑戰才剛開始,尤其服務業和中小企業所受到的衝擊仍有待觀察。 \n 基本工資究竟能漲多少,每年都在勞、資、政三方激戰中勉強完成,結果常常是勞工不領情,資方無奈接受。究竟基本工資該不該漲?依據什麼條件來漲?按《基本工資審議辦法》規定,審議基本工資是否調漲的因素應包括國家經濟發展狀況、躉售物價指數、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國民所得與平均每人所得、各業勞動生產力及就業狀況、各業勞工工資、家庭收支調查統計等,項目很多,但目前政府主要是優先參考CPI及經濟成長率(GDP)。 \n 以國外的情況來看,目前美國、南韓在調升基本工資時都是以CPI為主要參考。美國每年根據CPI的增長自動增加工資,可以避免因通貨膨脹而導致最低工資購買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已有17個州的最低工資調整是與通貨膨脹掛鉤。雖然美國聯邦政府在2009年訂了最低時薪工資為每小時7.25美元,但很多州自行訂定高於聯邦規定的基本工資。南韓勞動部自1988年起開始實施最低工資制度,也是按每年通膨率及經濟狀況調高6~7%。 \n 我國基本工資的調整未來可以考量簡化為以CPI作基準,因為CPI跟人民的生活水平、家庭開銷有比較直接的影響,若以GDP作調升的基準,一來經濟成長不是所有人民都有感,而且政府容易陷入美化數據的批評。若有CPI作依據,勞、資、政三方就不用年年都要展開拉鋸戰。 \n 在現行制度下,勞方一直希望爭取調薪幅度能加大,以提高對低薪勞工的幫助;但資方認為調漲基本工資後,相關勞健保、勞工退休金提撥及工資墊償基金提繳等勞務成本會加重。如果基本工資短期調整過高,將會影響失業率的變化。因此政府若希望能明顯有效達到提升基本工資的目標,未來可以考量提高政府負擔勞健保的比例,例如目前勞保負擔是資方70%、政府10%;健保負擔是資方60%、政府10%,若政府願意提高勞、健保的負擔率各到20%,這樣資方就可以減少10%的負擔,自然就有財務空間樂於配合調薪了。這種措施可以設落日條款,在一段時間內由勞、資、政共體時艱,創造三贏。 \n 對於基本工資的調整,希望政府不僅是滿足於22K走入歷史,還能進一步找出最好的調整公式,免得每年基本工資審議會議都要上演三方爭吵的戲碼。 \n \n(作者為勞務管理公司總經理) \n

  • 基本工資年年「喊價」企業灰心:含淚接受 沒有期待

    勞動部昨(16)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確定基本工資自明年1月1日起,月薪從2萬2000元調為2萬3100元,漲了5%,時薪則從140元提高到150元。對此結果,業界大佬ㄧ致表示「超乎想像」,對每年都用「喊價」方式也感到無奈,希望政府提出調整薪資的公式;對於配套,商總理事長賴正鎰甚至灰心表示「沒有期待」。 \n \n業界原本期望基本工資調漲不高於2%,月薪部分的最後結果卻是增加5%,出乎業界預期,工商協進會秘書長范良棟表示,月薪增加1100元,包括勞健保、勞退等雇主負擔部分,每年將多出350億元成本,漲幅其實超出5%,他認為,中大型企業就算勉強能「承受」,但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可能會面臨危機。 \n \n中小企業總會理事長李育家指出,現在中小企業有143萬家,占全國企業97.7%,其中,有5成的新創產業在虧損,這對大型企業來說,也許是政府決定「不能變動的灰心」,但對中小企來說,是「不能生存的灰心」。他呼籲政府應有配套,例如減稅、貸款等方面,或是建立中小企業能利用的平台。他透露,最近去看了今年度的經濟部中小企業白皮書,發現內容的對策、方向都需要加強,「中小企業是讓社會安定的力量」,但中央總預算對中小企業給予的協助其實不成比例。 \n \n對於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的過程,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表示,連續三年,最後都像是在「喊價」,希望政府能參考GDP、物價指數、經濟成長率等做出調薪公式,不要總是用喊的,「每年到這時候都覺得很無奈,不知道要不要出席,開了也沒用」,甚至不想呼籲配套了,企業只能「含淚接受」,因政府配套都是嘴巴喊喊,「不會有期待了」。 \n \n賴正鎰指出,採時薪制較多的加油站、餐飲公會、超商都受不了了,預期一定會有關店現象。超商業者則無奈表示,基本工資調漲已經是趨勢,再怎麼困難,也只能正面去面對。 \n \n全國工業總會總秘書長蔡練生強調,基本工資調漲,不代表會帶動薪資水平調漲,甚至很多內需型的產業,成本就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帶來進一步的物價上漲,將帶來惡性循環,這會是全民都要承擔的。他認為,政府要解決低薪問題,除了用喊的和強迫雇主調薪,也應加強勞工的職能、技能,勞工之所以領低薪,主因是替代率很高,如果擁有技能、技術,雇主自然就會高薪留人。

  • 工資拍板 工總代表:不滿意但可接受

    工資拍板 工總代表:不滿意但可接受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16日拍板定案,月薪調漲到2萬3100元,時薪調升到150元。全國工業總會代表何語表示,經勞動部長最後裁定,資方雖不滿意也只好接受,但仍肯定部長的努力。 \n \n何語表示,本來產業界資方就是要照顧勞工,但要考慮能不能永續經營,中小企業佔了96.8%,提高基本工資衝擊會很大。 \n \n何語表示,提高基本工資會造成年輕人失業率提高,目前失業率在9.8%到10%左右,後續要觀察會不會增加;其次就是衝擊到服務業,包括餐飲業、旅館業、銷售服務業、教育服務業、出版業、超商超市、青年打工等;他說,衝擊服務業一定會調高物價,無法生存的店家必然會調高物價水平。 \n \n何語指出,資方希望基本工資調到2萬3千元,增加4.55%,增加個1000元跟前兩年一樣,對部長也有交代,這是資方的底線,但勞方堅持增加8%,中間還憤而離席,經部長協商後才決定提高5%,2萬3100元。他說,增加100塊,站在資方立場,「雖然不滿意,我們也勉強接受。」 \n \n何語說,資方希望以過去一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加上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給勞工,也就是1.61%的經濟成長率,加上2.6%的CPI,所以資方取增加4.55%。他表示,部長裁定5%,是整體考量,補上一些勞動力。勞方要求勞動力全給勞工,但實際上生產力不適只有勞工的功勞,也有資方投資的資本,設備自動化更新,生產流程的簡化等,這一點雙方的認知不同。 \n \n時薪部分,何語也提到,本來商總的態度,是希望比照5%來調整,但是部長已經裁定140元增加到150元,增加7.14%,我們也勉強接受,雖然過程不滿意。 \n \n最後,何語對今日審議結果表示肯定,他稱讚,雖然整個調整數字,資方壓力會很大,但部長一天的表現,很努力,很用心,我們要給他肯定。

  • 北京四川上調最低工資 全大陸8城破2000人幣

    大陸北京市與四川省29日雙雙宣布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宣布最低工資標準將從每月2000元(人民幣,下同)調整為每月2120元,並從9月1日起實施;四川省人社廳同日也宣布從7月1日起,將每月最低工資分別上調至1550元、1650元、1780元,調幅各為23%、19.6%、18.7%。 \n \n根據中新經緯不完全統計,截至6月29日,大陸今年已有北京、四川、廣東、遼寧、新疆、江西、西藏、廣西、上海、雲南和山東等11省市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n \n而就薪資標準來看,目前已有上海、深圳、北京、廣州、天津、杭州、寧波、溫州等8個城市的每月最低工資標準突破2000元關卡。其中以上海月最低工資標準2420元為全大陸最高。 \n \n另隨著最低工資標準提高,除了收入面的增加,具體影響也包含跟大陸勞工相關的「五險一金」。大陸一般在最低工資標準出爐後,相關部門會再考慮職工個人繳納社會保險、住房公積金、職工平均工資水平、社會救濟金和失業保險金標準等,並對此進行必要修正。

  • 政院救低薪開錯藥?勞團:基本工資應調至28K

    行政院擬將基本工資的時薪從現行的140元提升至150元,勞動部長許銘春今表示,提高基本工資是大家的共識,時薪調升案會交由今年8月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討論。勞團則認為,政府應將基本工資的月薪從現行22K調升至28K才能救低薪,而非只調升時薪。 \n \n許銘春今日赴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備詢,她會前受訪時表示,青年低薪一直是賴揆和政府部門要解決的問題,各部會也都有共同協商討論對策,希望改善青年的就業環境,關於基本工資的時薪是否調升,資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將於第三季召開會議時討論,不過,提高基本工資,是大家的共識,相信資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的委員們,會參酌各項因素,數據等,進行充分討論。 \n \n許銘春指出,至於政府機關派遣工的薪資提升至3萬元,則是由政府帶頭改善薪資環境,就政府能力所及範圍先做調整,盼低薪問題獲得解決,她也呼籲民間企業可以共同響應,畢竟有好的勞動條件才能留住好人才,對企業發展才有益,希望政府和民間可以一起努力提高薪資。 \n \n現場媒體問到,派遣工問題飽受各界質疑,政府是否不該帶頭任用派遣工。許銘春回應,派遣工問題存在一段時間了,至於《派遣勞工保護法》也在研擬當中,政府一直努力在解決,只是仍需要一點時間和空間。 \n \n全國產業總工會秘書長戴國榮表示,基本工資的時薪從140元調升至150元,雖然對解決低薪有幫助,但從事臨時工這類非典型就業領取時薪者,人數大約100萬人左右,但大多數的勞工都是領月薪,政府若想真正幫助勞工,應該大幅提升基本工資的月薪才對,否則低薪問題並未獲得解決。 \n \n戴國榮指出,主計總處2017年公布的每人每月消費水平已突破2萬元,現行的基本工資月薪僅2萬2000元,此數字讓勞工1人生活只是剛好而已,對1家3口來說根本不夠,勞團5月1日勞動節遊行時就已呼籲,今年8月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應將基本工資月薪從現行的2萬2000元一次調至2萬8000元,才能真正改善低薪問題。

  • 社論-提高基本工資不能帶動薪資成長

     本周五將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媒體報導勞動部準備調漲5%,號稱可以解決低薪問題;企業界則認為去年已調高5%,業界又受到一例一休增加人力成本的打擊,今年不該再調漲。我們必須指出,政府把調高基本工資視為解決低薪問題的途徑,是極為明顯的錯誤,歷史數據證明,調漲基本工資不會帶動薪資成長,勞動部的說法不是不用功、信口開河,就是企圖誤導社會大眾,兩者都應該受到譴責。 \n 工商團體日前與蔡英文總統會面時,已曾向總統反映,一例一休增加企業成本,今年基本工資不該再漲;如果真要調漲,政府就要先修法解決一例一休問題,軍公教也要先調薪。總統則回應說,民進黨去年執政後,國內景氣持續好轉,企業主有能力幫勞工加薪,「國內的勞工值得更好的待遇」,勞動部也希望行政院支持調漲,以解決台灣低薪問題。總統顯然並不接受企業家的主張,也認同勞動部調漲基本工資可以解決低薪問題的說法。 \n 暫且不論今年基本工資是否該調、如果要調該調多少才合理,從總統到勞動部對基本工資的看法,其實都嚴重錯誤。總統說民進黨執政以來,「國內景氣持續好轉,各項經濟指標也呈現正面成長」,觀諸各項指標,此說並無誤;但景氣其實只是由衰退谷底回升,最近兩年經濟成長率預測值只有2%左右,距離「繁榮熱絡」仍非常遙遠。這波景氣回升明顯受惠於全球大環境,歸因於國內投資環境提升者幾稀,相反的是,國內投資環境反而惡化,企業多向海外投資,對國內投資擴產意願低落,此時要業界幫勞工加薪,並不容易。 \n 只要回頭看看過去的數據,就知道基本工資調漲不會帶動薪資成長。2007年台灣基本工資是15840元,今年為21009元,10年間上漲32.6%。但同期台灣名目薪資只有個位數的成長,實質薪資則持續倒退,號稱「薪資倒退17年」。實際的數據完全不支持勞動部「調高基本工資救低薪」的想法。 \n 台灣陷入長期薪資停滯困境的原因,各方解讀與詮釋角度不同,概略而言,外在因素是全球化深化後,各國的「生產要素」流動、價格有看齊壓力,而勞動力也是生產要素之一,台灣的薪資受週邊國家(主要是大陸)薪資低的拖累,再難如過去一樣年年上升。內在因素則是國內投資不足,超額儲蓄率持續上揚。投資不足代表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少,勞動市場需求弱,薪資想上漲當然困難。 \n 近年大陸薪資在經過10年快速上揚後,與台灣的差距已拉近,甚至沿海一線城市的中高階職位的薪資已超越台灣,此時該是突破低薪困境的好時機,近2年國內薪資已略現改善跡象。遺憾的是此時國內不爭氣,新政府上台後的諸多政策:從兩岸關係僵局、勞資關係惡化,到一例一休錯誤政策、限電陰影揮之不去等,讓國內民間投資意願大受打擊。台塑過去每年增加的投資中,有8成在國內、2成是海外,現在則是反過來,8成是海外投資。而包括台塑、鴻海、義联等多家企業計畫赴美投資金額粗估已在1兆台幣上下。 \n 試問如果蔡政府能理解、看出其中關鍵,不是把力氣花在調升多少基本工資,而是全力改善投資環境,若這些上兆元的投資留在台灣,這些龍頭企業的大型投資又能帶動供應鏈群聚與投資,最後能創造多少就業機會?只要就業機會增加,對勞動力需求上揚,整體薪資必然上漲。 \n 根據統計顯示,如果不計外勞,全國千萬勞工中領取基本工資的勞工約24萬人,他們是提高基本工資的受惠者,但比例甚低,對整體薪資水平的影響有限,不改善企業界的投資信心,整體薪資就不可能調漲。政府希望以調漲基本工資向勞工表功,作為改善低薪問題的成果,顯然是謊言,因為基本工資漲不代表薪資結構改善。 \n 政府與企業界與其在基本工資該調多少上打轉,不如雙方多溝通、談談如何改善投資環境,讓企業願意在國內多投資,這才是讓台灣脫離低薪困境的唯一途徑。

  • 中時社論》提高基本工資不能帶動薪資成長

    中時社論》提高基本工資不能帶動薪資成長

     本周五將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媒體報導勞動部準備調漲5%,號稱可以解決低薪問題;企業界則認為去年已調高5%,業界又受到一例一休增加人力成本的打擊,今年不該再調漲。我們必須指出,政府把調高基本工資視為解決低薪問題的途徑,是極為明顯的錯誤,歷史數據證明,調漲基本工資不會帶動薪資成長,勞動部的說法不是不用功、信口開河,就是企圖誤導社會大眾,兩者都應該受到譴責。 \n 工商團體日前與蔡英文總統會面時,已曾向總統反映,一例一休增加企業成本,今年基本工資不該再漲;如果真要調漲,政府就要先修法解決一例一休問題,軍公教也要先調薪。總統則回應說,民進黨去年執政後,國內景氣持續好轉,企業主有能力幫勞工加薪,「國內的勞工值得更好的待遇」,勞動部也希望行政院支持調漲,以解決台灣低薪問題。總統顯然並不接受企業家的主張,也認同勞動部調漲基本工資可以解決低薪問題的說法。 \n 暫且不論今年基本工資是否該調、如果要調該調多少才合理,從總統到勞動部對基本工資的看法,其實都嚴重錯誤。總統說民進黨執政以來,「國內景氣持續好轉,各項經濟指標也呈現正面成長」,觀諸各項指標,此說並無誤;但景氣其實只是由衰退谷底回升,最近兩年經濟成長率預測值只有2%左右,距離「繁榮熱絡」仍非常遙遠。這波景氣回升明顯受惠於全球大環境,歸因於國內投資環境提升者幾稀,相反的是,國內投資環境反而惡化,企業多向海外投資,對國內投資擴產意願低落,此時要業界幫勞工加薪,並不容易。 \n 只要回頭看看過去的數據,就知道基本工資調漲不會帶動薪資成長。2007年台灣基本工資是15840元,今年為21009元,10年間上漲32.6%。但同期台灣名目薪資只有個位數的成長,實質薪資則持續倒退,號稱「薪資倒退17年」。實際的數據完全不支持勞動部「調高基本工資救低薪」的想法。 \n 台灣陷入長期薪資停滯困境的原因,各方解讀與詮釋角度不同,概略而言,外在因素是全球化深化後,各國的「生產要素」流動、價格有看齊壓力,而勞動力也是生產要素之一,台灣的薪資受週邊國家(主要是大陸)薪資低的拖累,再難如過去一樣年年上升。內在因素則是國內投資不足,超額儲蓄率持續上揚。投資不足代表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少,勞動市場需求弱,薪資想上漲當然困難。 \n 近年大陸薪資在經過10年快速上揚後,與台灣的差距已拉近,甚至沿海一線城市的中高階職位的薪資已超越台灣,此時該是突破低薪困境的好時機,近2年國內薪資已略現改善跡象。遺憾的是此時國內不爭氣,新政府上台後的諸多政策:從兩岸關係僵局、勞資關係惡化,到一例一休錯誤政策、限電陰影揮之不去等,讓國內民間投資意願大受打擊。台塑過去每年增加的投資中,有8成在國內、2成是海外,現在則是反過來,8成是海外投資。而包括台塑、鴻海、義等多家企業計畫要赴美投資金額粗估已在1兆台幣上下。 \n 試問如果蔡政府能理解、看出其中關鍵,不是把力氣花在調升多少基本工資,而是全力改善投資環境,若這些上兆元的投資留在台灣,這些龍頭企業的大型投資又能帶動供應鏈群聚與投資,最後能創造多少就業機會?只要就業機會增加,對勞動力需求上揚,整體薪資必然上漲。 \n 根據統計顯示,如果不計外勞,全國千萬勞工中領取基本工資的勞工約24萬人,他們是提高基本工資的受惠者,但比例甚低,對整體薪資水平的影響有限,不改善企業界的投資信心,整體薪資就不可能調漲。政府希望以調漲基本工資向勞工表功,作為改善低薪問題的成果,顯然是謊言,因為基本工資漲不代表薪資結構改善。 \n 政府與企業界與其在基本工資該調多少上打轉,不如雙方多溝通、談談如何改善投資環境,讓企業願意在國內多投資,這才是讓台灣脫離低薪困境的唯一途徑。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