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巨災的搜尋結果,共47

  • 美國天氣巨災飆新高

    美國天氣巨災飆新高

     由於全球暖化造成極端氣候,美國今年上半年發生災損逾10億美元的天氣巨災數目多達十起,接下來將進入西部野火與大西洋颶風旺季,巨災恐將進一步堆高,對經濟與社會的影響至鉅。 \n ■The U.S. has already had 10 billion-dollar weather disasters this year. \n 根據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管理局(NOAA)的最新統計,美國今年上半年災損金額超過10億美元的天氣巨災總共已達十起,全年可能改寫歷史新高紀錄。 \n NOAA官員指出,2020年已確定是連續第六年全年至少發生十起損失逾10億美元的天氣和氣候災害,刷新歷史紀錄。最新報告顯示,極端天氣事件對經濟和社會造成廣泛影響,由於氣候變遷,極端天氣事件可能會更常發生,強度更加猛烈。 \n 根據NOAA的國家環境資訊中心的資料,2020年上半年天氣巨災數量已追平2011與2016年的同期歷史紀錄,全年數量也可能超越2017年的歷史前高,該年美國總共發生16起災損超過10億美元的天氣和氣候災害。 \n 今年上半年10億美元天氣巨災清一色都由強烈的風暴所造成,總共影響美國30多個州。其中,威力最大的巨災是4月12日至13日從德州颳到馬里蘭州的140多場龍捲風,災損金額估計高達30億美元,並造成35人死亡。 \n 據NOAA表示,第二大巨災是4月7日至8日出現在伊利諾、愛荷華、印第安納、俄亥俄、密西根、威斯康辛和密蘇里州的冰雹風暴,導致大約26億美元的損失,所幸沒有造成人員死亡。排在第三名的是3月下旬發生在中西部和俄亥俄峽谷幾個州的惡劣天氣,包括颳強風、下冰雹與20多個龍捲風,總共造成約24億美元的損失。 \n 上半年災損近180億美元 \n NOAA指出,2020年上半年美國這些最具破壞性的天氣和氣候事件共造成80人死亡、將近180億美元的損失。 \n NOAA打從1980年開始就一直在追蹤美國天氣和氣候事件對經濟和社會的影響,總計這40年來,災損規模超過10億美元的天氣巨災共有273起,總災損超過1.79兆美元。 \n 隨著全球暖化導致乾旱情況惡化、嚴重的野火以及更猛烈的風暴和颶風,可以預期天氣巨災可能衍生的經濟風險,未來仍將居高不下。 \n NOAA國家環境資訊中心應用氣候學家史密斯(Adam Smith)分析指出,儘管天氣事件類型通常會集中在每年特定時期,但今年上半年災損逾10億美元的巨災全都是由強烈風暴所造成,此一情況相當罕見。 \n 史密斯表示:「今年上半年災損逾10億美元的天氣巨災竟然沒有一起與冬季風暴或洪水有關,這確實有點反常。不過,每年3到6月往往是美國發生強烈風暴事件(龍捲風、冰雹和強風破壞)的旺季,今年的情況也不例外。」 \n 今年颶風數量恐較均值多 \n 美國接下來幾個月則將進入西部的野火季節和大西洋颶風季節,NOAA之前曾預測,2020的年颶風季颶風數量將比往年均值還要多。 \n 該機構預測,今年出現13至19個每小時風速達39英里以上風暴的可能性高達70%,其中有六到十個可能發展成颶風,包括三到六個達到3級以上的「強烈颶風」。 \n 史密斯指出,儘管2020年上半年10億美元巨災數目已追平歷史紀錄,但他希望下半年天氣巨災數量能有所減緩。他說:「我們希望今年秋季不要重演2017年和2018年的颶風和西部野火季節肆虐的惡夢。」

  •  三峽大壩恐潰堤釀巨災 黃安心急竟高喊「這四個字」

    三峽大壩恐潰堤釀巨災 黃安心急竟高喊「這四個字」

    長江中下游地區連日降雨不停,導致多處飽受水患之苦,估計受災人數逼近4000萬,三峽大壩更已經接近潰堤邊緣,這讓非常擔憂狀況的黃安相當心急,甚至直言:「三峽大壩啥時候潰堤,到時後印度就越界啦、台灣就獨立啦」。 \n \n黃安微博PO文開頭就怒斥:「台灣媒體及印度媒體是最關注三峽大壩的一群狗東西」,直指這些人是從仇恨出發,時刻關注三峽大壩何時會潰堤、大水會淹死多少人,更直言不諱:「印度就越界啦、台灣就獨立啦」,接著怒嗆台灣媒體不斷洗腦人民,更對子弟兵奮不顧身搶救穩住災情一事卻隻字不提,根本是要分裂民心,更反酸不如直接說大壩潰堤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n \n接著話鋒一轉,黃安暖心喊話:「人民子弟兵一張張年輕帶點稚氣的臉龐,卻有著令人敬佩、令人疼惜的鬥志決心,感謝你們,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你們的父母得多牽掛,向你們致敬」,一席話讓大陸網友狂讚:「安哥真的比誰都愛國啊」。 \n

  • 《金融》疫病至溫室效應損失 發行巨災債券買單

    疫情漸告緩和,但六月中旬,美國政府常仰仗的知名智庫IHME(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發出9月15日以後將有第二波COVID-19的預測,又觸發一陣恐慌,股市因而崩盤。各國前些日子舉債紓困形成的財政負擔,能否應付下一波的衝擊,如何買單將備受矚目。 \n \n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重申,因應天然災情,可發行兼具射倖保險的巨災債券金融商品(Catastrophe Bond),簡單的說,特定巨災(含病毒大流行)債券利息較市場稍高,債券到期前,如巨災未發生,投資人獲取收益,但如巨災發生且符合條件,債券金額依約定或全部或按比例,供救災之用,達到投資、募集救災資金及巨災損失風險分散的目的。各國或可思考面臨目前的COVID-19 PANDEMIC及全球暖化頻繁造成複合型災難的PANDEMIC,合作共同成立一個區域性國際組織(或基金),發行區域性的複合型巨災債券(Composite cat bond),或其他財務工程的金融工具,共同承擔天然巨災造成的損失,協助各國政府尋求因應財源。 \n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表示,COVID-19 PANDEMIC是當前在全球媒體上最受觀注並報導的事件,coronavirus所到之處stay at home;block down/shut down,其影響已造成全球供應鏈危機及商業、消費全面停擺,直接影響企業營收、勞工收入或失業,以及消費需求。此病毒巨災,不只危害民眾的健康,也對人心帶來恐慌,使得經濟社會、貧富差距、世代停滯(Generation Lockdown)及不平等對立的情況,更加惡化,全球政經局勢越來越不安定。 \n 不只病毒災害會帶來Pandemic,溫室效應風險更會帶來複合型天然巨災的Pandemic,例如地震、風災、水災及複合型災害等天然災害。溫室效應全球暖化對氣候變遷影響所造成的災害驟增,例如冰河變少、極地冰凍原融化、海水位上升,乾旱、野火及洪水,日益頻繁,預估20-30%的物種滅絕、農作物產量減低(缺糧)及缺水等,嚴重影響人類生活、經濟損失及金融市場的穩定。 \n 據euronews報導2020年1月至4月COVID-19大流行期間的CO2排放量大量減幅,美國-32%;歐盟-27%;中國-24%。相較2019年同期CO2排放量減少8.6%,預估2020全年可減少4%-8%。相反,巴西雖在COVID-19陰影下,反而加速對亞馬遜雨林的森林砍伐,導致其CO2排放量反而上升,依非政府氣候保護網絡Observatorio do Clima的調查顯示,巴西的CO2排放量卻可能會增加10%到20%。經濟學人五月一期封面故事「A new opportunity to tackle climate change」呼籲各國應該把握時機,共同平緩氣候曲線。提醒當國際社會正傾力關注COVID-19的健康及經濟危機時,不應該忘了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危害。 \n \n

  • 疫情下投資避險兩相宜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發行巨災債券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疫情漸告緩和,但6月中旬,美國政府常仰仗的知名智庫IHME(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發出9月15日以後將有第二波COVID-19的預測,又觸發一陣恐慌,股市因而崩盤。各國前些日子舉債紓困形成的財政負擔,能否應付下一波的衝擊,如何買單?備受矚目。 \nCOVID-19 PANDEMIC是當前在全球媒體上最受觀注並報導的事件,coronavirus所到之處stay at home;block down/shut down,其影響已造成全球供應鏈危機及商業、消費全面停擺,直接影響企業營收、勞工收入或失業,以及消費需求。此病毒巨災,不只危害民眾的健康,也對人心帶來恐慌,使得經濟社會、貧富差距、世代停滯(Generation Lockdown)及不平等對立的情況,更加惡化,全球政經局勢越來越不安定。 \n不只病毒災害會帶來Pandemic,溫室效應風險更會帶來複合型天然巨災的Pandemic,例如地震、風災、水災及複合型災害等天然災害。溫室效應全球暖化對氣候變遷影響所造成的災害驟增,例如冰河變少、極地冰凍原融化、海水位上升,乾旱、野火及洪水,日益頻繁,預估20~30%的物種滅絕、農作物產量減低(缺糧)及缺水等,嚴重影響人類生活、經濟損失及金融市場的穩定。2007年,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和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PCC)「致力於建立和散播對人為氣候變遷有更清楚認識,奠定採取必要對策的基礎。全球暖化在1980年代還只是引人興趣的假設,到1990年代已有明確科學證據。」,對於促使各國採取行動對抗全球暖化有功,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可惜迄今,各國對於減少全球排碳量的努力並沒有多大成效,仍是年年緩增,台灣情形亦令人擔憂。 \n據euronews報導2020年1~4月COVID-19大流行期間的CO2排放量大量減幅,美國-32%;歐盟-27%;中國-24%。相較2019年同期CO2排放量減少8.6%,預估2020全年可減少4~8%。相反,巴西雖在COVID-19陰影下,反而加速對亞馬遜雨林的森林砍伐,導致其CO2排放量反而上升,依非政府氣候保護網絡Observatorio do Clima的調查顯示,巴西的CO2排放量卻可能會增加10~20%。經濟學人五月一期封面故事「A new opportunity to tackle climate change」呼籲各國應該把握時機,共同平緩氣候曲線。提醒當國際社會正傾力關注COVID-19的健康及經濟危機時,不應該忘了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危害。 \n2013年10月17日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應邀在台北舉行的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IAIS)年會演講,強調巨災造成對經濟、產業的水波效應,改變各界對傳統災害風險的認知,「世界是平的,很多災難傷害不止是單一國家」,因此各國開始重視巨災防制及救災資源整合,並倡議各國應合作推展區域性巨災機制,較可行的方法就是發行巨災債券。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2020年3月23日發表「防疫趁勢作莊 投資避險兩相宜」的觀點文章,針對台灣新冠肺炎疫情的財源,建議發行兼具射倖保險的巨災債券金融商品(Catastrophe Bond),簡單的說,特定巨災(含病毒大流行)債券利息較市場稍高,債券到期前,如巨災未發生,投資人獲取收益,但如巨災發生且符合條件,債券金額依約定或全部或按比例,供救災之用,達到投資、募集救災資金及巨災損失風險分散的目的。各國或可思考面臨目前的COVID-19 PANDEMIC及全球暖化頻繁造成複合型災難的PANDEMIC,合作共同成立一個區域性國際組織(或基金),發行區域性的複合型巨災債券(Composite cat bond),或其他財務工程的金融工具,共同承擔天然巨災造成的損失,協助各國政府尋求因應財源。 \n全球各國為拯救coronavirus pandemic經濟社會問題,提出各種巨額救助紓困方案,但紓困財源,仍靠舉債,將使各國政府財政更加惡化,甚至造成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在擴大紓困同時,也應有未來減少財政惡化的計劃。巨災對人類帶來的不幸及損耗,可透過保險來分散及承擔。藉由發行巨災債券或複合式的區域巨災債券,連結疫後氣候變遷改善議題,要求跨國企業、高污染工業、排碳量高的產業及富人等共同投資購買,並納為銀行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或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內容。 \n巨災債券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投資此商品,對機構投資人、甚至你我而言,天下太平則利己(坐享孳息),天下有事則利他(出資救災),是一種捨,也是一種社會責任。

  • 巨災債券 標普:疫情期間避險好物

     標普全球評級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帶來巨災債券(catastrophe bond, CAT)公開交易的大好商機,經濟急凍期間私募基金、創投等其他另類資產的活動度大降,巨災債券仍繼續維持其流動性,其中,瑞士再保險死亡率巨災債券已能證明免受大流行的減損,相關的保險連結證券(insurance-linked securities, ILS)投資者,可望在接下來的續約過程尋得更好的回報率。 \n 在這波疫情全球災難過程中,巨災債券被像標普全球評級的獨立評價機構給予負面的記註,僅有一次評級行動,相較於金融產業的銀行機構、商業保險業近乎全面被調整評等展望為負向,十分不一樣。 \n 此次唯一的列入信用觀察(Credit Watch),是標普就瑞士再保險死亡率巨災債券在ILS分項進行的評級行動,原因是要保護該債券發行人免於受到疫情大流行的損失。 \n 巨災債券的設計能用來防止跨地區的特定風險,商業風險的曝險有限,標普認為,據此巨災債券的投資人不會因新冠疫情而遭受重大損失。標普指出,經過疫情導致的短暫停頓之後,巨災債券的新發行已經恢復,利差也較原來略高,儘管大流行風險有可能擴散到某些再保險合約中,但巨災債券造市者的透明程度,應能保護到投資者。 \n 根據標普子公司標普金融服務公司的統計,新巨災債券發行應會從現在起保持活躍,而多年來多項歷史自然災害造成創紀錄損失之後,ILS投資者在未來的續約中尋求更高的回報,因為情況不同於過去,預計巨災債券和行業損失擔保市場將隨ILS市場的擴張中受益,尤其ILS市場最近已延伸進到人壽擔保與年金項目。 \n 標普分析師團隊指出,巨災債券在疫情間震盪的金融市場為投資者提供流動性收益,使投資人能接近面值的價格出售部位,隨著投資人重新平衡其投資組合,也重現巨災債券的價值,法人投資者甚至會把它用來作為變現、外匯對沖保證金等的流動性需求,也創造了交易量。

  • 全球保險業 巨災賠款六百億美元 極端氣候釀禍占大宗

    全球保險業 巨災賠款六百億美元 極端氣候釀禍占大宗

    瑞士再保(Swiss Re)公布最新報告,去(二○一九)年全球共發生三一七起巨災,奪走一.一萬多條人命,經濟損失一四六○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四.四兆元),保險賠付了六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八兆元)。 \n值得注意的是,相較於主要危險,氣候變遷導致的「次要危險」,對全球所造成的衝擊更加顯著。(次要危險:包含中低度損失事件、或由「主要危險」事件衍生,例如地震後的海嘯、颶風後的洪水,這類次要危險事件大多難以監測及預防,損失評估也有難度。) \n例如日本哈吉貝颱風、莫三比克伊代氣旋、東南亞梅雨季帶來的大量洪水;另外在澳洲東南部,破紀錄的高溫,讓零星火苗蔓延百萬公頃的野火,歷時八個月才終於撲滅,甚至讓澳洲國寶無尾熊面臨絕種危機。 \n這些損失慘重的自然災害,大多來自於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累積風險,而在未來數十年,氣候變遷將造成更大損失,尤其隨著氣溫升高,瑞士再保預言,極端氣候生成災害的頻率及損失,將有增無減。 \n瑞再每十年針對氣候相關天災進行統計,根據統計,近十年(二○一○年~二○一九年)全球因氣候因素導致的保險賠款,幾乎是過去二十年的加總。 \n經濟成長帶來風險 也拉抬保險滲透度 \n瑞士再保研究院表示,雖然氣候變遷與災難之間的確切影響難以量化,但可以肯定的是,氣候變遷是全球經濟的系統性風險,而風險缺口正是保險業的利益所在。為了維持可保性,保險業更應動態偵測氣候變化的影響,將相關風險納入評估,提高保險覆蓋率。 \n另一方面,儘管經濟成長帶來風險,但慶幸的是,隨著經濟成長和薪資提升,人均保險支出也來到一定水平,二○一八年全球人均保費支出(即保險密度)突破新台幣二.一萬元。 \n天災導致的保險損失持續增加中,這也反映出,各國保險滲透度將跟著提高,人們愈來愈富裕,因而擁有更多想要保護的資產。綜合來說,SIGMA數據顯示,先進市場的保險滲透度,已從一九九○年的三.三%來到二○一八年的三.五%,新興市場的力道更勁,從○.三%來到一.五%。 \n全球巨災 亞洲及北美占六成 亞洲罹難人數是非洲兩倍 \n歷經連續兩年的高虧損後,二○一九年全球因巨災帶來的經濟損失總額,降低至一四六○億美元,其中有九十四%來自天災,合計占全球GDP的○.一七%,低於十年平均值○.二六%。 \n分從五大洲(六大地區,不含海洋/外太空)來看,亞洲巨災次數一○二次最多,其次是北美洲的八十七次,合計占比高達六成。罹難人數最多的也是亞洲,共有六五四六人喪生於災害,占比高達五十六.九%,罹難人數更是非洲的近兩倍。 \n極端氣候釀禍 為去年災損關鍵原因 \n去年巨災保險賠付六百億美元,換算全球保險缺口約有八六○億美元(1460億—600億=860億美元),低於十年平均值一三七○億美元。 \n二○一九年全球共發生三一七起巨災,較前一年度的三○四次稍高,有一萬一四九七人在災難中失蹤或死亡,較前年一萬三千多人略減,是歷年來SIGMA巨災報告中,罹難人數最少的年份之一,其中天災帶走八千條性命,尤其極端氣候扮演關鍵角色,另有三千人死於人為災害。 \n日本哈吉貝颱風 損失最大單一事件 \n在去年的保險賠款當中,颱風「哈吉貝」與「法西」侵襲日本,分別引發八○億及七○億美元的損失,稱霸全球巨災之首。 \n九月侵襲日本關東的中颱「法西」(Faxai),千葉市測量到的最高風速為每小時一二九.二公里(十二級風),最大瞬間風速則為每小時二○七公里(十七級風),強風豪雨讓日本首都圈的成田機場頓時成為「陸上孤島」,許多旅客受困滯留,還造成九十三萬戶大停電與交通大亂。 \n十月造訪日本的強颱「哈吉貝」(Hagibis),中心最大風速每秒五十五公尺,且挾帶豪雨,登陸後二十四小時內灌入九二六毫米驚人雨量,被視為「日本六十一年來最強颱風」,又遇上秋颱效應讓數十條河川決堤,引起水災及土石流,造成共七十九人死亡、逾五萬棟房屋淹水,有些房屋甚至直接被洪水沖毀,宛如海嘯過後。 \n兩起天災再次印證了,次要風險在全球經濟損失中的「貢獻度」,愈來愈不容小覷。 \n二○一九年全球最強颶風 摧毀人間伊甸園巴哈馬 \n威力強大的「怪獸颶風」多利安(Dorian),於九月侵襲北大西洋島國巴哈馬,以該國「史上最強的登陸颶風」之姿,造成五十多人死亡、千人失蹤,緊接著朝美國東南方的北卡羅萊納州逼近,許多地區陷入狂風暴雨,就連不在暴風範圍的佛羅里達州也傳出死傷災情,最後又造訪加拿大新斯科舍。 \n多利安最初以最大威力的五級颶風之姿進入巴哈馬北部,是去年全球最強的風暴,也是大西洋有史以來第二大颶風,陣風可達時速三二○公里,讓巴哈馬這塊被譽為「人間伊甸園」的淨土,成為屍體成堆、沒有乾淨的飲用水、電力和食物的煉獄,就連災後的救難隊,都是騎著水上摩托車和駕駛船隻,在被淹沒的屋瓦裡進行搜救,是巴哈馬史上最慘災害。 \n滯留三十六個小時後,多利安強度削弱為三級颶風入侵美國,但強風暴雨依然引發龍捲風及洪水,當地高達三百萬人遭強制撤離,釀十死、二十五萬戶停電,經濟損失至少十二億美元。 \n (本文摘自 《現代保險雜誌 5月號 377期》)

  • 《金融》防疫趁勢作莊,發行巨災債券投資避險兩相宜

    行政院為因應疫情,制定「嚴重特殊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編列六百億的特別預算,及準備發放23億振興券,財源上除舉債外欠缺實質來源,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表示,應趁目前金融市場超低利率及QE的時機,發行巨災債券或許可以一舉三得,發行高利息吸引投資人、政府獲救災紓困資金來源、巨災(如地震、病毒等)風險分散。長期來看,台灣地處環太平洋地震帶及亞熱帶,經常發生地震、風災、水災、病毒及複合型災害等天然災害,未來應可將發行巨災債券制度化,避免政府財政上的負擔。 \n \n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2020年3月23日對世界上某些機構投資人而言,是難熬的時刻。約莫三年前,在2017年6月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行三億二千萬美元的巨災債券,針對全球77國發生的重大疫疾,在通報WHO起十二周,如有一國以上因疾病死亡逾20人,總罹難人數超過250人,就滿足債券的動用條件,而3月23日正是十二周的到期日。在2019/12/31 WHO就接獲冠狀病毒的Initial Report,八十四天已經屆滿。 \n 巨災債券 ( Catastrophe Bond ),業界稱為 Cat bond(其實與貓無關),是金融商品,也是保險商品,對勇於冒險的投資人言,更是射倖商品(不確定性)。簡單的說,針對特定巨災出資購買債券,利息較市場稍高,如巨災未發生,投資人獲取利潤,但如巨災發生且符合條件,債券金額就歸救災之用。在前述案件,分成二包(Tranche),其中9500萬全部分配受災國,另2.25億中的83.37%歸還持券人,餘款則亦充醫療用途。此巨災債券,屬於較安全的2.25億美元債券,固定利息較低,但損失發生時,僅損失票面價值的16.67%,而風險較高的9500萬美元,固定利息較高,損失發生時本金全數損失。試算若這次確實動用債券補償受災國,投資人總損失約1.325億美元。 \n 這是賭博嗎? Yes or No。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因為這其中涉及許多精算,不純是運氣。對台灣老一輩的人,應該還記得本土 Cat Bond 經驗。此類以債券方式應付天然災害風險,台灣早有經驗。記得九二一大震後,鑒於地震災害風險管理的需要,政府修法在保險法第138之1條,提供政策性住宅地震保險的法源,並設立住宅地震保險基金。董事長陳沖當時協助負責籌設,推動地震險共保制度,並研究以巨災債券(CAT Bond)方式承擔地震災害損失,嗣後中央再保公司於2003年成功發行一億美元的地震巨災債券,不僅穩定國內承保能量,抑制國際再保費用抬價,最重要的是提升台灣國際形象與知名度,建立日後發行模式。 \n 有人認為World Bank的流行病債券先進,其實台灣也從不曾落後。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2018年2月也曾針對四個國家(祕魯、墨西哥、智利及哥倫比亞)發行環太平洋巨災債券美金14億元,其中兩個是以墨西哥為對象,但在當月就馬上發生墨西哥大地震,使得投資人立刻按約定比例承擔巨災損失。 \n 當年中再公司發行巨災債券,源於住宅地震保險2002/4/1起實施,當時住宅地震保險採四層危險分散機制,中再公司預估一次地震事故最大可能損失會碰觸第三層到國外再保安排的起賠點,又因2001年美國911恐怖份子攻擊事件,造成國際再保人巨額損失,其再保能量頓時大幅縮減,導致再保費率上揚。為避免再保險成本巨幅提高,中再公司與保發中心研議發行巨災債券,分散住宅地震保險再保層部分風險。該巨災債券的發行,由中再在海外設立一家SPV子公司,並透過該子公司發行期間三年(2003/8-2006/6)、金額一億美元的巨災債券,採浮動利率、沒收本金型式,在債券到期前依約支付利息給投資人。當巨災損失額度超過債券契約所約定的償付額度(trigger point)新臺幣二百億元時,所超過的巨災損失直接從本金中扣除,以賠付 SPV之再保攤賠,直到債券全部本金賠付巨災損失殆盡。 \n \n

  • 發行巨災債券 防疫趁勢作莊 投資避險兩相宜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2020年3月23日對世界上某些機構投資人而言,是難熬的時刻。 \n約莫三年前,在2017年6月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行三億二千萬美元的巨災債券,針對全球77國發生的重大疫疾,在通報WHO起十二周,如有一國以上因疾病死亡逾20人,總罹難人數超過250人,就滿足債券的動用條件,而3月23日正是十二周的到期日。在2019年12月31日,WHO就接獲冠狀病毒的Initial Report,八十四天已經屆滿。 \n巨災債券 ( Catastrophe Bond ),業界稱為 Cat bond(其實與貓無關),是金融商品,也是保險商品,對勇於冒險的投資人言,更是射倖商品。 \n簡單的說,針對特定巨災出資購買債券,利息較市場稍高,如巨災未發生,投資人獲取利潤,但如巨災發生且符合條件,債券金額就歸救災之用。在前述案件,分成二包(Tranche),其中9,500萬全部分配受災國,另2.25億中的83.37%歸還持券人,餘款則亦充醫療用途。此巨災債券,屬於較安全的2.25億美元債券,固定利息較低,但損失發生時,僅損失票面價值的16.67%,而風險較高的9,500萬美元,固定利息較高,損失發生時本金全數損失。試算若這次確實動用債券補償受災國,投資人總損失約1.325億美元。 \n這是賭博嗎? Yes or No。因為這其中涉及許多精算,不純是運氣。對台灣老一輩的人,應該還記得本土 Cat Bond 經驗。此類以債券方式應付天然災害風險,台灣早有經驗。記得九二一大震後,鑒於地震災害風險管理的需要,政府修法在保險法第138之1條,提供政策性住宅地震保險的法源,並設立住宅地震保險基金。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當時協助負責籌設,推動地震險共保制度,並研究以巨災債券(CAT Bond)方式承擔地震災害損失,嗣後中央再保公司於2003年成功發行一億美元的地震巨災債券,不僅穩定國內承保能量,抑制國際再保費用抬價,最重要的是提升台灣國際形象與知名度,建立日後發行模式。 \n有人認為World Bank的流行病債券先進,其實台灣也從不曾落後。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2018年2月也曾針對四個國家(祕魯、墨西哥、智利及哥倫比亞)發行環太平洋巨災債券美金14億元,其中兩個是以墨西哥為對象,但在當月就馬上發生墨西哥大地震,使得投資人立刻按約定比例承擔巨災損失。 \n當年中再公司發行巨災債券,源於住宅地震保險2002/4/1起實施,當時住宅地震保險採四層危險分散機制,中再公司預估一次地震事故最大可能損失會碰觸第三層到國外再保安排的起賠點,又因2001年美國911恐怖份子攻擊事件,造成國際再保人巨額損失,其再保能量頓時大幅縮減,導致再保費率上揚。為避免再保險成本巨幅提高,中再公司與保發中心研議發行巨災債券,分散住宅地震保險再保層部分風險。該巨災債券的發行,由中再在海外設立一家SPV子公司,並透過該子公司發行期間三年(2003/8-2006/6)、金額一億美元的巨災債券,採浮動利率、沒收本金型式,在債券到期前依約支付利息給投資人。當巨災損失額度超過債券契約所約定的償付額度(trigger point)新臺幣二百億元時,所超過的巨災損失直接從本金中扣除,以賠付SPV之再保攤賠,直到債券全部本金賠付巨災損失殆盡。 \n行政院為因應疫情,制定「嚴重特殊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編列六百億元的特別預算,及準備發放23億元振興券,財源上除舉債外欠缺實質來源,應趁目前金融市場超低利率及QE的時機,發行巨災債券或許可以一舉三得,發行高利息吸引投資人、政府獲救災紓困資金來源、巨災(如地震、病毒等)風險分散。長期來看,台灣地處環太平洋地震帶及亞熱帶,經常發生地震、風災、水災、病毒及複合型災害等天然災害,未來應可將發行巨災債券制度化,避免政府財政上的負擔。

  • 巨災債券規模衝破300億美元

    巨災債券規模衝破300億美元

     據《金融時報》周五報導,儘管去年全球天災頻傳,投資人仍對高報酬的「巨災債券」(cat bond)趨之若鶩,帶動巨災債券市場規模首度達到300億美元里程碑。 \n 巨災債券讓投資人直接押注天災風險,此類債券通常由保險公司和再保公司發行,作為業者移轉風險的工具。 \n 近幾年巨災債券和其他類型保險連結型證券(insurance-linked securities;ILS)發行量急速增加,主要因為每年約7%的潛在報酬率,加上該資產類別不受其他金融市場波動影響的特性,格外吸引投資人興趣。 \n 根據怡安證券(Aon Securities)的研究顯示,截至6月底止的12個月,流通在外的巨災債券規模創下300億美元紀錄。期間共有29起巨災債券發行案,規模總計達97億美元,當中包括世界銀行發行的14億美元地震巨災債券,旨在保護智利等南美國家。 \n 截至6月底,多達980億美元的保險連結型證券流通在外,較去年同期攀升10%,規模幾乎較2013年增加1倍。 \n 然而2017年下半年全球發生一連串的天然災害事件,導致部分巨災債券虧損。包括美國和加勒比海遭到哈維、艾瑪及瑪莉亞3大颶風肆虐,還有墨西哥地震以及加州野火等。 \n 據瑞士再保公司(Swiss Re)統計,去年因天災和人禍引發的保險損失高達1,360億美元,金額創下史上第3高紀錄。 \n 天災成本侵蝕巨災債券和保險連結型證券的投資報酬,怡安的ILS指數6月止的12個月報酬率僅2.7%,只有去年的一半水準,該指數10年平均報酬率為6.5%。 \n 今年迄今發生的天然災害較往年少,根據怡安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的巨災損失為450億美元,比前10年平均低了64%。不過北大西洋才剛剛進入今年的颶風季,情況仍很難說。

  • 巨災債券市場規模升至300億美元紀錄

    據《金融時報》周五報導,儘管去年全球天災頻傳,投資人仍對高報酬的「巨災債券」(cat bond)趨之若鶩,巨災債券市場規模首度達到300億美元里程碑。 \n \n 巨災債券讓投資人直接押注天災風險,此類債券通常由保險公司和再保公司發行,作為業者移轉風險的工具。 \n \n 根據怡安證券(Aon Securities)的研究顯示,截至6月底止的12個月,流通在外的巨災債券規模創下300億美元紀錄。

  • 觀念平台-從地震基金 檢視維繫家園安全的巨災風險管理

    觀念平台-從地震基金 檢視維繫家園安全的巨災風險管理

     近期立法院針對住宅地震保險基金於巨災再保險費率合理性的質詢,引發社會大眾的關切,排除與保險專業無關的議題,焦點似乎應該回歸至巨災風險移轉機制的合適性與國際再保險市場的熟悉程度。 \n 依據瑞士再保險最新統計,2017年全球巨災保險損失達1,440億美元,創下有史以來理賠金額最高紀錄,全球巨災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達3,370億美元,較2016年1,800億美元呈現近倍數成長。 \n 1999年921大地震後,政府為保障民眾財產安全,2001年增訂保險法138條之一,成立「住宅地震保險基金」(隸屬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管轄),結合保險業及政府力量,提供民眾投保住宅地震保險所需之保障及準備金,實施住宅火險強制附加地震保險,每戶住宅地震保險金額限定為新台幣150萬元,另加20萬元臨時住宿費用。 \n 相較於全球經驗,台灣巨災風險偏高,保險公司承保後將風險以高比例移轉至國際再保險市場,因此巨災保費訂價受到整體市場影響顯著。對於不可預測的天然災害與價格波動的保險市場而言,風險管理機制應如何有效運作?本文嘗試釐清風險移轉與合理費率的幾項觀點。 \n @現行保險機制如何針對巨災風險分攤理賠損失? \n 依住宅地震保險危險分散機制,天災保險有自負額設定,實際損失超過自負額時,由產險公司承擔理賠。而產險公司所承保之風險全數再保險給地震基金,地震基金所承受之危險,第一層限額新臺幣30億元,移轉至共保組織。第二層限額新臺幣670億元,由地震基金承擔及分散。 \n 新臺幣530億元以下部分,由地震基金安排於國內、外再保險市場或資本市場分散或自留。超過新臺幣530億元至新臺幣670億元部分,由政府承擔,最終基金不足支付賠款的最終防線(Plan Alamo),由國庫提供擔保。 \n @哪些因素顯著影響巨災再保險的費率呢? \n 保險市場普遍存在交易雙方訊息不對稱,即保險人較再保險人對損失分佈更為瞭解。因此,傾向將低風險自留,而將高風險移轉給再保險人,可能產生再保險人的核保損失,即逆選擇現象。市場為抑制逆選擇效果,再保險交易存在量身定做(tailor-made)契約條件,而私有訊息(private information)傳遞愈顯關鍵,連帶再保險經紀人的角色也越加重要。再保險雖可透過統計技術與風險模型估計損失分佈,亦存在道德風險,保險人一旦透過再保險交易,可能缺乏控管及降低承保風險損失的積極動機。逆選擇和道德風險影響保險契約的合理定價。而全球再保險市場供給需求是關鍵,當形成賣方市場(hard market)時,自然造成再保險費率上漲。 \n 再保險交易因透明度低與欠缺流動性,其交易成本、佣金與服務費用等較高,間接提高再保險保費價格,而巨災發生頻率與損失幅度的高度不確定性,亦造成保守的市場定價。 \n @市場保險費率是否可即時反應損失經驗率呢? \n 當巨災理賠發生時,市場價格走升,亦即核保趨於嚴格、保險費率上升;核保利潤一旦增加,透過市場效率競爭後、價格會開始下降;然後重回上升,周而復始地構成循環現象,即核保週期(underwriting cycle)。  保險人所收取之保險費,除當期費用及合理利潤外,主要用以支付被保險人賠款,理性市場下,保險供給與需求會呈現均衡,此時保險費等於實際賠款、營業費用與合理利潤之合計值,不會產生核保週期。反之,保險市場未達均衡時,核保標準、保險費率、核保利潤會形成週期性變化。  保費為保險契約價格,決定於出險後之實際賠款大小,及風險承擔者的資本效率,若保險費遽然升降,代表保險供需可能失調,形成保險週期,循環週期約為五至七年,保險人應主動了解保險週期現象,適度調整風險移轉策略。 \n @天災地震不會每天發生,即使發生,多數也不會產生巨額損失,是否就可以忽略它的存在呢? \n 以2016年2月6日高雄美濃地震為例,卻造成臺灣有史以來單一建築物倒塌罹難人數最多的災害,所以答案當然是不可被忽略,政府有義務為所有居住的公民營造安全與免於恐懼的生活環境。 \n 天災地震風險管理涉及家園安全維護,殷切期待知人善用的政府與勇於任事的專業團隊,以符合國際實務與理論經營業務,也唯有如此,地震基金的效能才得以彰顯,民眾的福祉方得以確保。

  • 巨災風險高 產險承保多轉再保

     根據瑞士再保(Swiss Re)Sigma最新報告顯示,去年全球巨災保險損失達1,440億美元,創下有史以來理賠金額最高紀錄,台灣雖身處高風險處,但國內產險因承保多轉再保,即使遭到天災理賠都在可管理額度內。 \n 在瑞士再保(Swiss Re)Sigma日前的報告還提到,去年全球巨災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達3,370億美元,較2016年的1,800億美元呈現倍數成長,雖然巨災保險理賠金額還不到受損的一半,不過,理賠金額1,440億美元已達到歷史新高。 \n 和全球各國比較,台灣的巨災風險高,但國內投保巨災險的比率卻偏低,且由於產險業承保後多轉再保風險承受,因此,各產險承受到巨災保險的理賠都還在可以管理範圍內,中華信評表示,平均產險業巨災風險自留額目前還不到新台幣10億元。 \n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接受中華信評評等的13家產險公司中,評等展望為「穩定」的共有12家,其中新光產險的評等展望更達到「正向」。中華信評資深副總裁張書評說,受評的產險業的體質都不錯,而目前評等展望的分布情況來看,中華信評並不預期會在今(2018)年期間大幅調整受評產險公司的評等展望,而且在台灣持穩的經濟成長支持下,產險業今年的保費收入應可有中間個位數字百分比的成長表現。 \n 中華信評表示,就全球標準來看,產險業今年可以有良好的核保績效,預估產險業2018年的綜合成本比率將在95%左右,綜合成本率是衡量保險業者獲利能力的一項重要指標,該比率低於100%,代表業者今年有核保獲利。

  • 花蓮強震釀巨災 中市特搜隊星夜救援

    花蓮強震釀巨災 中市特搜隊星夜救援

     花蓮發生規模6.0強震,當地震度7級,目前已知花蓮有大樓倒塌。台中市政府消防局長蕭煥章表示,市長林佳龍已指示消防局全力救災,消防局特搜人員26人及搜救犬2隻,7日凌晨連夜搭機趕往花蓮協助救援。 \n \n 消防局長蕭煥章表示,經聯繫花蓮縣消防局及內政部消防署,確認花蓮縣傳出災情需要支援。因北迴公路傳出災情,台中特搜隊今日凌晨先前往清泉崗集合待命,由國搜中心安排軍機載往花蓮支援。包括:搜救人員26人、搜救犬2隻(腿腿、鐵雄),由消防局特搜大隊副大隊長粘國泰帶隊。 \n \n 市府指出,特搜隊各型搜救裝備器材包含:雷達生命探測器、聲納探測器、影像探測器、油壓破壞工具組、油壓支撐柱、鑽孔機、削岩機、混泥土切割鏈鋸、砂輪機等地震災害救援裝備。 \n \n 對於支援救災同仁,市長林佳龍特感謝大家犧牲休息時間,對受災縣市伸出援手,並提醒同仁隨時注意災區狀況,小心安全;另外林佳龍也要求市府各局處主動聯繫花蓮縣政府,掌握後續支援需求,希望儘速協助花蓮救災及重建。

  • 巨災理賠衝擊 股神保險公司 上季大虧

     今年第3季接連3場颶風侵襲美國,加上墨西哥大地震,股神巴菲特主持的柏克夏海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旗下保險事業因為巨災理賠,在上一季發生30億美元稅前虧損,並將出現2002年來首次年度承保虧損。 \n 柏克夏周五盤後公布,哈維、艾瑪和瑪莉亞等3場颶風橫掃美國、波多黎各,還有墨西哥大地震,造成旗下保險事業在9月止的第3季出現14.4億美元營業虧損(operating loss)。 \n 保險是柏克夏主要事業,往往占獲利的四分之一,子公司包括柏克夏海瑟威再保、綜合再保和車險公司Geico。今年前3季柏克夏保險事業接連發生虧損,累計達17.3億美元。 \n 恆達理財(Edward Jones)分析師沙納珊(Jim Shanahan)表示,巨災虧損超過他的預期,今年柏克夏很可能出現2002年來首次年度承保虧損。不過,他認為投資人不會在意巨災虧損,因為長期展望仍然強勁,尤其Geico本季搶到不少市占。 \n 整體來說,柏克夏第3季淨利年減43%至40.7億美元,或為A股每股盈餘2,473美元。扣除投資損益的營業利潤年減29%,或為每股2,094美元,不如分析師預期。 \n 但以巴菲特偏好的帳面價值來看,該公司第3季成長2.5%,達A股每股187,435美元;今年前3季增值8.9%,優於去年同期增值5.3%。 \n 柏克夏A股上周五收盤為每股280,470.01美元,今年來累漲15%,約與標普500指數漲幅相當。 \n 值得一提的是,柏克夏的現金部位首度衝破1,000億美元大關,在第3季達到1,093億美元。這將給股神未來收購提供充實的銀彈。 \n 其中部分現金將用來收購美國最大卡車休息站營運商Pilot Flying J的8成股權。巴菲特於10月初宣布此項收購案。

  • 地震保險基金辦世界巨災論壇 今登場

     由地震保險基金主辦之「2017第11屆世界巨災管理機制論壇」,於今(26)日假台北市君悅飯店舉行,該論壇是國內近年來較少見的主辦國際會議,論壇會員國家共有15國,參加之各組織均具有政府背景。 \n 此次預計有來自美國、西班牙、冰島、羅馬尼亞、瑞士、挪威、法國、英國與加勒比海地區等之國家、機構代表來台與會。 \n 鑒於天災常造成生命與財產的重大損失,各國政府均極為重視並且主導建立天災保險制度,使民眾災後可以獲得保險理賠,減輕財產損失。 \n 921大地震後,台灣於2002年施行政策性住宅地震保險制度,由地震保險基金負責管理該制度,迄今投保率為33.37%,較其他早已施行的美、日、歐國家都高,是全世界非強制性住宅地震保險投保率最高者;去年2月6日美濃地震時,即發揮迅速理賠之顯著功效。 \n 各國天災保險制度管理者為交流彼此之管理經驗,於2006年共同籌組非營利、非官方之世界巨災管理機制論壇。每年由會員國輪流主辦研討會,會員藉由參與或主辦會議,彼此熟悉並建立良好的關係。 \n 地震保險基金曾於2009年主辦第4屆會議,今年再度主辦,遠道而來的會員代表們將報告自己國家的制度近況,其中美國並將介紹菲律賓的天災制度,該次會議亦將舉行會務座談,大家藉參與此會議,將世界巨災管理機制論壇的精神傳承下去。

  • 「神木村」地名由來! 南投巨樟神木挺過6月致災豪雨

    「神木村」地名由來! 南投巨樟神木挺過6月致災豪雨

    信義鄉塔塔加夫妻樹北株昨(1)日清晨被發現崩倒,其下方谷地「巨樟神木」是否無恙?引發熱愛自然生態的民眾高度關切!植物專家呂碧鳳與台中市林姓宗教界人士,今(2)日不約而同以徒步方式上溯到巨樟所在地那瑪嘎班溪上游,了解神木現況,值得慶幸的是它挺過6月雨災、安然傲立溪谷! \n \n這棵巨樟神木樹高逾50公尺、胸圍原數據16.3公尺,因曾數度遭受土石流掩過樹頭,經附近居民及管理單位台大實驗林管處清理過後,因基部與地面接觸點位置略為提高,近年從地面起算1.3公尺處丈量胸圍,略減為15.7公尺。 \n \n不過它仍然名列台灣巨木排行榜第9名,且為「10大」中惟一之闊葉樹種。其身形巨大,材積為國內任何1棵號稱千年的樟樹公神木之數10倍以上。這棵巨樟經以生長錐實測年輪,結論為700多歲,它同時是信義鄉「神木村」地名的由來! \n \n巨樟神木歷經莫拉克颱風等數次天災,周邊地貌已明顯改變,東南側那瑪嘎班溪及西南側野溪推擠出大量土石流,幾度岌岌可危,日前602大豪雨成災、6月中又連續下大雨,再加上夫妻樹倒了1棵,老樹安危引人關切。 \n \n其中,昨天清晨7點鐘新中橫管制點第1批放行上山、最早看到夫妻樹倒臥的呂碧鳳及多名社團法人台灣植物分類學會成員,昨天大清早即由已廢校的神木國小徒步溯溪,造訪神木並作蕨類調查;另有林姓女性道親,也邀了宜蘭、嘉義及高雄友人,同樣徒步走河床探訪巨木、虔誠膜拜。 \n \n目前通往巨樟神木的路況不佳,神木國小到巨木之間,需高底盤之四輪傳動車輛才較有機會抵達,且雨天道路隨時可能中斷;從神木國小上方那瑪嘎班溪橋,以徒步進入較為適當。

  • 首公開 越指台塑鋼廠53項違規釀4月環保巨災

    首公開 越指台塑鋼廠53項違規釀4月環保巨災

    越南政府內部報告顯示,台塑集團在當地經營的河靜鋼廠違反了53項規定,因而在4月導致越南最嚴重的環保災難。 \n據路透14日報導,這份7月所做,並首度公開的官方報告顯示,由於毒物外洩,蔓延超過200公里海岸線,導致超過100公噸魚類死亡,並有數以千計民眾失業。 \n由於這次污染引發越南廣大的民怨,台塑6月已同意,將賠償5億美元(約163億台幣)。 \n經越南環境部長簽署,並諮詢國際專家寫成的這份報告指出,台塑並未依照原本達成的環保評估協議進行生產。 \n報告指出,台塑並未依約使用現代工廠廣泛使用,但成本較高的「乾熄焦」技術,使用的是用水冷卻,污染較大,並會排放出含氰化物廢水的「濕熄焦」技術。 \n據路透報導,台塑官員承認,他們使用的是污染較大的「濕熄焦」法,但說2019年將改用較環保的技術。 \n台塑河靜鋼鐵副總經理張復寧說:「我們正遵從他們的指示,致力設法達成要求。」他表示,在越南報告指出的53項違規裡,台塑已修正45項,另有7項將會在11月底前修正,不過他並未提供細節。 \n如果官方批准,台塑河靜鋼廠預定將於2017年第一季全面展開商業生產。 \n另一方面,數以千計越南災民則批評政府處理污染與賠償的方式,並指控警方強力掃蕩相關示威。 \n越南中北部廣平省(Quang Binh)人民委員會副主席陳功術(譯音,Tran Cong Thuat)表示,在台塑鋼廠擴大生產前,所有的問題都要解決,否則絕對不能讓台塑鋼廠營運。 \n台塑集團原本計畫,要使河靜鋼廠成為東南亞最大的一貫作業煉鋼廠。 \n \n

  • 旺報社評》莫蘭蒂的教訓 兩岸應氣候聯防

    旺報社評》莫蘭蒂的教訓 兩岸應氣候聯防

    \n \n \n \n莫蘭蒂颱風重創高雄、澎湖及金門,與金門一衣帶水之隔的廈門,同遭空前摧殘,受損程度不遜於台、澎、金門;災後檢視莫蘭蒂路徑,發現這幾地災損嚴重的原因,都是莫蘭蒂80公里半徑的10級風「眼牆」。如此紮實的強風豪雨,遭成重大災損是必然。面對此一有脈絡可循的氣候災難,兩岸實在應該攜手聯防。 \n \n回顧莫蘭蒂的肆虐,自颱風生成到進階強烈颱風不過48小時,始終維持20公里以上行進速度,意謂直撲、慣性高、轉向機率不高。高雄港市遭重創,關鍵原因是未能掌握莫蘭蒂掠過恆春半島南側後,略北偏沿半島海岸線北上進入台灣海峽。這路線要命,眼牆的巨大破壞力結實地重擊高雄。 \n \n莫蘭蒂進入台灣海峽、回補侵襲南台灣耗損的能量後,以穩定的西北西路徑直撲澎湖,16級強陣風將澎湖蹂躪一番;下個目標直指正前方金門,以更強的17級陣風重擊,樹木傾倒嚴重,更甚於823砲戰數以萬計砲彈襲擊,慘不忍睹。 \n \n一水之隔的廈門,當然不敢掉以輕心,卻仍然造成重大災損。災後檢討,包括台灣、澎湖、金門、廈門顯然都未察覺在莫蘭蒂行徑上關係這麼直接且密切;對照莫蘭蒂沿高雄、台南海岸線進入台灣海峽後路徑相當恆定,侵襲澎、金後直撲廈門的態勢其實毫不掩飾;造成重大災損必須要檢討出教訓。 \n \n莫蘭蒂給了重要教訓,颱風行徑的軌跡當然有脈絡。雖然天氣千變萬化,但兩岸間僅隔了百餘公里寬的海峽,洋面並沒有大尺度的氣候變化因素;簡言之,面對自太平洋侵襲來的颱風,台灣其實扮演大陸東南沿海哨兵、礦坑金絲雀的角色;掌握到颱風進入海峽前後的點點滴滴,大陸東南沿海城市及時補上防災的可能不足,必然能減少災損。 \n \n同樣的,時序移轉到以大陸蒙古高壓主導的冬半年氣候變化,台灣也得密切與大陸氣象單位聯手,知道冷高壓的強度、行經方向,才能準確預知可能對台灣的衝擊。尤其依據大陸的氣象資訊判斷連帶的水文變化,還可進一步推算寒害的程度、掌握可能受災地區,把握時間預為防範。 \n \n兩岸的氣象資訊交換、合作,以如此密切的地理關連,可能的效益還不止是颱風、寒害等災變,一些攙雜人為因素的災害也能提前啟動因應,例如霧霾、空汙、沙塵暴等,且除了及早預知受影響時間、範圍及程度,兩岸還能進階地研商怎麼合作來減少這些大氣懸浮汙染物質的危害及因應。因應氣候災害雖然人為可使力之處不多,但避災、減災一定有其作用。 \n \n莫蘭蒂造成高雄港、市受創,可歸責於人的檢討,同樣對大陸具參考價值,尤其大陸東南沿海港灣城市快速崛起,港、市管理應不同於內陸,其複雜的程度,需要更敬謹面對。 \n \n先看意外發生巨災的高雄港。高雄港會成為重災區其實冤枉,造船廠、漁船主疏於防範,造成10餘艘巨型貨輪及漁船在港區漂流,到處碰撞,14萬噸的全貨櫃「風明輪」更撞毀四座橋式起重機,眼前損失逾10億元,影響更大的是,起重機毀損造成貨櫃吞吐量立刻腰斬,影響至少半年,營運量難以為繼、客源另覓港口等等,損失數字難以估計。 \n \n無法防範嗎?那是推卸之辭。造船業者推稱繫了30餘條纜繩固定,「莫蘭蒂風太大,看著纜繩一條條斷掉。」繫纜是防颱對策之一,難道不能拖離港區避風?或灌水壓艙?這些方法過去在颱風來襲時都用過,更大噸位油輪都管用,成功將災損降低。此次災損不成比例升高,因為應對草率。 \n \n追根究柢,高雄港在莫蘭蒂來襲時缺少指揮官調度災害應變是致命傷。為什麼沒有指揮官?不怕丟人的說,商港經營太注重數字、業績,忽略管理的嚴謹。高雄港改制成行政、港務雙軸後,相關法制配置、建制一直蹉跎未補齊,導致莫蘭蒂大災害臨頭時沒人指揮防災,釀巨災不意外;大陸新興港市發展神速,數字之外,更要注意制度的完備。 \n \n高雄市也遭重創,遭致不成比例的災損成因與高雄港重災區相同:輕忽。防災的技術面重要,態度更是關鍵;態度上打馬虎眼,再好的防災制度設計也難能奏功。廈門也需要類似的檢討。 \n \n兩岸一家親,台閩應跳開政治爭議,共同檢討莫蘭蒂颱風教訓,並建立氣候聯防機制,相互支援以減輕可能災損。 \n \n

  • 驚天巨災示警?數百隻蟾蜍現蹤 畫面超嚇人

    巨災先兆?天津一條高速公路日前(6日)傍晚突然有大批蟾蜍傾巢而出,在一個工地門口望去,估計有數百隻蟾蜍,牠們或龜縮在牆角邊,或爬行在路面上,場面相當嚇人。不少蟾蜍更被公路上的汽車輾壓,不時傳出霹靂啪啦的蟾蜍慘死聲音。面對如此奇異的「蟾蜍方陣」,吸引不少市民駐足觀望。 \n \n因為畫面太過罕見,還有人拿出相機拍照。儘管如此,但有為數甚多的網友不禁擔心,這是否是巨災的預警。

  • 人禍釀巨災 濫倒廢土堆積150米

     廣東深圳光明新區柳溪工業園區,昨日上午發生嚴重山體滑坡事故,由於災情慘重,事故原因也引發外界關注。據了解,該區近年人為非法傾倒廢土情況嚴重,土方甚至高達150公尺,加上上午大雨造成土石鬆動,才釀成大禍。 \n 一位此前曾在紅坳村開電腦維修店的姜先生指出,造成滑坡的泥土是近兩年深圳施工挖地基取出來的廢土,周圍並沒有任何安全防護措施,僅僅只是靠著山堆積起來,高度足足約有150公尺高。 \n 姜先生直言,深圳該地區上午下過一場雨,或許是因為雨水沖刷,讓土方之間的含水量提高,間接造成土石鬆動,才釀成大禍;不過,若沒有人為傾倒廢土在先,或許災情不會那麼嚴重。 \n 據了解,肇事的山體原本是一座採石場的礦場,長年開挖後,逐漸形成一個人造山谷和深坑;近2年不知因何緣故轉為「填土場」,作為建築師施工挖地基所產生廢土的傾倒地,而填土場出口正好對著柳溪工業區。 \n 而山谷高處海拔達到185公尺,與海拔僅30公尺的工業園區有約150公尺的高度落差,在地形落差相當大之下,間接助長土石流衝擊威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