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平鑫濤的搜尋結果,共91

  • 平鑫濤第一眼就愛上瓊瑤?前妻林婉珍揭秘辛

    平鑫濤第一眼就愛上瓊瑤?前妻林婉珍揭秘辛

    林婉珍還記得初識前夫平鑫濤的點點滴滴,面對他熱情的追求,她回以「你不是我理想的對象」,然而命運卻讓他們走在一起,她陪伴著他,連帶也守護他的出版夢。在最艱困的日子裡,兩個人就這樣變成了一個家。她還記得她是皇冠的第一個員工,身兼讀者服務和會計。作家們把皇冠當作第二個家,在這裡寫下創作生涯的代表作,皇冠也因為他們而越加茁壯。她還記得,愛是付出,幸福是讓所愛之人感覺幸福,她原以為日子會這樣過下去,直到「那個人」出現……。 \n【精彩書摘】 \n第一次遇見瓊瑤,是在南京東路的家裡,那天鑫濤陪她進行《窗外》的宣傳工作告一段落,便邀請她一起回家吃午飯。我就像招待其他皇冠作家一樣做了一桌菜,她也看到了我們的三個孩子,吃飯時還提到我們的小兒子跟她的兒子同年。 \n她那時還住在南部,回去之後,特別寫了封信給鑫濤,說看到我們的家庭幸福美滿,十分羨慕,鑫濤還拿這封信給我看。但我不知道的是,鑫濤在與瓊瑤第一次見面之後,便立刻託朋友送了台唱機到高雄給她,更沒想到後來她會跟我們的關係牽纏如此之深,甚至讓我們的幸福家庭因此破裂。 \n我是個很務實的人,做事情習慣預先計畫,不希望臨時匆忙慌張,結婚之後更是如此。因為鑫濤的工作太忙,很多事情我必須要獨自面對、自行處理,如此一來就更需要計畫,而我也一直相信我們的家庭會如計畫般穩定地成長。 \n那時《皇冠》的業績蒸蒸日上,家用也比較寬裕,但不光是我們自己家裡開伙、為員工張羅午餐需要用錢,經常還有許多作家留下來吃飯也是一大筆開銷,所以還是必須要有預算觀念,每一筆錢都要用在刀口上。就像我備受好評的牛肉麵一樣,在我的世界裡,做事情就有如準備一碗牛肉麵,該去哪裡買牛肉、買什麼樣的牛肉,有了好的肉,才能細火慢燉,做出一碗有滋有味的牛肉麵。 \n但是夠實際,可能就不夠浪漫了。有一次歷史小說家章君穀來我們家吃飯,吃完他的評語是:「你們的雜誌不是賣得挺好?碗盤怎麼這麼簡單!」認為我們對餐具太不講究、太寒磣。 \n其實我並不覺得我們家的盤子不好看,那是結婚時臺肥課長送的搪瓷餐盤,用了十幾年還是好好的。但章先生很講究,覺得吃飯一定要用瓷器盛放才美觀,怎麼我用個搪瓷盤子就上菜了!但我真心覺得搪瓷很好,不會打破,既實用又耐用。後來想想,我可能就是鑫濤眼中的搪瓷盤子,耐用,裝燙的、裝酸的、裝苦的、裝辣的都沒問題,怎麼用都不會破、不怕壞,而瓊瑤就是骨瓷,脆弱、易碎,需要小心呵護。 \n在《窗外》成功之後,瓊瑤的書越賣越好,為了方便寫作,她決定帶著孩子搬來臺北。剛好司馬中原正住在三號寫稿,於是鑫濤便在我們家對面的八號替她租了一間房子,還安排傭人幫忙她照顧小孩與處理家務,好讓她專心寫作。那時她的先生還在高雄上班,聽說兩人一直在談離婚,但瓊瑤覺得孩子太小,不肯答應。可是不久之後他們終究離婚了,而且還是由司馬中原擔任他們的離婚證人。 \n因為住得很近,我們兩家來往頻繁,瓊瑤的兒子陳中維跟我的兒子平雲同齡,經常玩在一起。那時候有電視機的人家非常少,我們家剛裝了黑白電視機,很新奇,她的兒子常常會跑來看電視,有時吃飯的時間到了,就留在我們家用餐,我總是幫他夾菜照顧他,這些片段依然歷歷在目。 \n我相信鑫濤一開始對瓊瑤應該只是單純的照顧,對她並沒有特別的想法。記得有一次早上他去瓊瑤家拿稿子,回來後還跟我說瓊瑤沒畫眉毛就來開門,嚇了他一跳:「沒有眉毛,好可怕啊!」 \n我還想起二女兒平珩曾經告訴我的一件往事。那時候平珩才小學一年級,瓊瑤還住在我們對面,她去瓊瑤家玩,聽到爸爸跟瓊瑤聊天。 \n女兒回來後告訴我,爸爸問瓊瑤:「妳喜歡冬天還是夏天?」 \n她問我:「媽媽,如果爸爸問妳喜歡冬天還是夏天?妳會怎麼回答?」 \n我說,不是選冬天,就是選夏天。 \n她告訴我瓊瑤的答案:「冬天的時候,我喜歡夏天;夏天的時候,我喜歡冬天。」 \n孩子說,她覺得這個回答很聰明。聽到瓊瑤的答案,我沉默了。也許當時他們之間還沒有曖昧,但我已經感受到她的企圖心了。 \n我一直覺得鑫濤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也很信任他,壓根沒想過他會出軌。如果要問我他們到底是何時開始來往的,說真的,我不知道,因為我完全沒料到他們之間會發生什麼,也從來沒懷疑過鑫濤,更加不會去注意他是不是有什麼異常,直到有件事情,讓我開始覺得納悶。 \n(本文摘自《往事浮光》/皇冠文化 提供)

  • 平鑫濤黃曉寧缺席 余光:他們先回天家

    平鑫濤黃曉寧缺席 余光:他們先回天家

     「西洋音樂教父」余光和ICRT知名DJ Joseph搭擋主持,13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的「ICRT 40週年青春旋律演唱會」,齊豫、潘越雲、黃仲崑及「台灣貓王」徐慶復等人熱鬧開唱。余光在台上追憶已逝的老友平鑫濤、「女貓王」黃曉寧、張建蓉,他表示:「他們先回天家,沒辦法見到他們了。」並在台上用旁白方式,談到去年因病過世的黃曉寧、張建蓉,因她們都上過余光的節目《青春旋律》,因而頗有私交,她們的過世讓余光特別感慨。 \n 現場播放平鑫濤、黃曉寧、張建蓉昔日的影像,精心製作成追憶影片,而黃曉寧、張建蓉都曾參加過「青春旋律演唱會」演出,當台上播放她們各自在2015年的國父紀念館、2017年在台北小巨蛋台上熱唱畫面,更令人歌迷懷念和不捨。 \n 帶歌迷重回70年代 \n 余光憶起平鑫濤過去以「費禮」為筆名翻譯小說,也在空軍廣播電台主持西洋流行音樂節目,創立「熱門音樂」一詞,平鑫濤在1958年組「巨人樂隊」演唱西洋歌曲。余光回憶,自己看到新聞後才得知平鑫濤過世,「我以為他久病多年,已經回天家了,不然我就會去看他一下,講幾句話。」這次在演唱會上緬懷逝世的老友,余光直言:「我從心裡向我的前輩致敬。」 \n 76歲的余光是《青春旋律》主持人,也主持過不少西洋流行音樂節目,他寶刀未老,昨再度帶領歌迷重回70年代西洋經典歌曲時光隧道,獲得如雷掌聲。今年演唱會結合ICRT 40周年,特別請來Tony Taylor和Caitlin Magee兩位ICRT歌手一同歡唱。

  • 余光緬懷逝世平鑫濤、黃曉寧不捨:他們先回天家

    余光緬懷逝世平鑫濤、黃曉寧不捨:他們先回天家

    「西洋音樂教父」余光和ICRT知名DJ Joseph搭擋主持,13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辦「ICRT 40週年青春旋律演唱會」,邀來齊豫、潘越雲、黃仲崑及「台灣貓王」徐慶復等人熱鬧開唱。余光在台上追憶已逝的平鑫濤、「女貓王」黃曉寧、張建蓉。 \n余光表示「他們先回天家,沒辦法見到他們了」,並在台上用旁白方式,談到黃曉寧、張建蓉在去年因病過世,她們過去皆上過余光的節目《青春旋律》,頗有私交,讓余光特別感慨。現場播放平鑫濤、黃曉寧、張建蓉過去的影像,精心製作成追憶影片,而黃曉寧、張建蓉參加過「青春旋律演唱會」,當台上播出他們各自於2015年在國父紀念館、2017年在台北小巨蛋台上熱唱的畫面,令觀眾相當懷念。 \n余光憶起平鑫濤過去以「費禮」為筆名翻譯小說,也在空軍廣播電台主持西洋流行音樂節目,創立「熱門音樂」一詞,平鑫濤在1958年組「巨人樂隊」演唱西洋歌曲,余光提到看到報紙新聞才得知平鑫濤過世,「我以為他久病多年,已經回天家了,不然我就會去看他一下,講幾句話」,這次在演唱會上緬懷逝世的老友,余光直言「我從心裏,向我的前輩致敬。」 \n此外,76歲的余光過去即是節目《青春旋律》主持人,也主持過不少西洋流行音樂節目,他寶刀未老,昨再度帶領歌迷重回70年代西洋經典歌曲時光隧道,引起掌聲。今年演唱會結合ICRT 40周年,特別請來Tony Taylor和Caitlin Magee兩位ICRT歌手一同歡唱。 \n

  • 瓊瑤痛別40年尪平鑫濤「如果有來生 不希望跟他再相遇」

    瓊瑤痛別40年尪平鑫濤「如果有來生 不希望跟他再相遇」

    皇冠集團創辦人平鑫濤因失智、中風臥床長達3年,被證實在5月23號離世,享耆壽92歲。他結縭40年的妻子、知名作家瓊瑤在臉書以「永別了!我愛!」一文心痛告別丈夫,透露自己最後用花葬方式,來送愛花的平鑫濤最後一程。 \n \n瓊瑤筆下寫出無數動人愛情故事,而現實中的她,與平鑫濤也愛得轟轟烈烈,如今平鑫濤走了,也令不少親友擔心瓊瑤狀況,紛紛在臉書留言慰問「親愛的阿姨保重!但願您和平伯伯来生還能在一起。珍惜好自己的身體,晚安」、「抱抱親愛的阿姨,您終於可以放下!平伯伯也終於解脫了」。 \n \n不過瓊瑤答案卻令人出乎意料,「不要!我不要有來生,如果有來生,也不希望跟他再相遇!妳太年輕,還不懂這種感覺。」讓人忍不住好奇瓊瑤是否因這段情愛得太痛,而寧願不要兩人再相遇? \n \n事後,瓊瑤也特地發文感謝外界溫暖慰問,表示會努力振作心情,「各位親愛的朋友,你們給我的溫暖,真的不是一點點。今天是個漫長的日子,早上家祭時,大雨淋盆。下午上山時,烈日如焚。我在山上繞著,因為花祭是到了之後,再選地點。為了選個好地點,我們在烈日下盤山而上,終於選到了一個風景絕美之地。」 \n \n「鑫濤,他解脫了!我也解脫了!悲傷是無可奈何的,我會努力的振作,讓自己在最快時間內,恢復好心情!謝謝你們,你們的留言,我會逐條去看。允許我慢慢回覆你們!珍重今宵,大愛你們!」 \n

  • 皇冠創辦人平鑫濤辭世

    皇冠創辦人平鑫濤辭世

     皇冠出版社昨(4)日證實,創辦人平鑫濤已於5月23日在親人的陪伴中離開人世,享壽92歲。平鑫濤於1950年代創辦《皇冠雜誌》、成立皇冠出版社,慧眼挖掘新人作家,建立台灣首個出版社與作家的經紀制度,對台灣文壇影響甚巨,近年則因失智症臥床3年,甚至引起現任妻子瓊瑤與前妻子女之間對於病人如何善終的爭論。 \n 活得多采多姿 不枉一生 \n 平鑫濤子女平瑩、平珩和平雲昨日透過出版社發表公開信,「先父一生最怕麻煩別人,謹遵照先父遺願,不發訃文,不設靈堂,不舉行公祭或任何追悼儀式,僅在簡單家祭後火化花葬。先父告訴我們:『我的生命一直活得多采多姿,喜怒哀樂也比別人強烈,沒有白走這一趟。活到老年,我的死亡是件喜事,切勿悲傷,讓我瀟瀟灑灑的離去。』」 \n 平鑫濤1927年生於上海,江蘇常熟人,從小熱愛文學、藝術,原本想到杭州美專學畫,卻在父親的要求下轉讀上海大同大學會計系,1949年來台後任職於台灣肥料公司。他在1954年2月22日創辦《皇冠》雜誌,同年也成立皇冠出版社,當時為了補貼出版雜誌的花費,以「費禮」為筆名翻譯小說,也在空軍廣播電台主持西洋流行音樂節目,創立「熱門音樂」一詞。 \n 照顧簽約作家 季季感恩 \n 平鑫濤曾在1964年網羅作家,建立台灣第一個作家經紀制度「基本作家制度」,簽約作家的作品在皇冠發表,預付稿費給作家。他對簽約作家極為照顧,首批簽約的作家季季回憶,當時公務員一個月薪水300多元,平鑫濤一個月就給她600元,讓當時才19歲、以寫作維生的她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創作,「我對他充滿感恩之情。」 \n 平鑫濤的兩段婚姻備受關注,元配林婉珍與他在台肥工作時相識、結縭,育有二女一子,後與瓊瑤相戀,平與元配離婚後與瓊瑤再婚。晚年因失智照護問題,平家子女與瓊瑤意見不合,喧騰一時。

  • 平鑫濤好眼力 捧紅三毛、張愛玲

    平鑫濤好眼力 捧紅三毛、張愛玲

     平鑫濤成立的皇冠出版社出版三毛、張愛玲、高陽、張曼娟等重要作家的作品,許多作家的第一本書就是在皇冠出版的,也透過翻譯引進不少國外文學作品,雜誌十分暢銷。作家季季回憶,台灣當時有很多的文學刊物,但是《皇冠》是其中最為暢銷的。 \n 季季回憶,平鑫濤平常是個話不多的人,看到人都笑咪咪的,「他非常有創意、有活力,眼光非常敏銳,挖掘出不少作家。」像是旅美作家於梨華以短篇小說《揚子江頭幾多愁》在國外得到學校的文藝獎,消息傳回台灣,平鑫濤英文很好,很快注意到這篇作品,並翻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後來也在皇冠出版小說,成為當時的「留學生文學」經典。 \n 張愛玲的小說也是在平鑫濤的引介下在台灣出版。季季表示,平鑫濤正好認識張愛玲的好友宋淇,在宋淇牽線下,張愛玲所有的作品都是在皇冠出版,但其實平鑫濤與張愛玲從未見面,都是文字往返。平鑫濤也曾笑稱這是「君子之交」。 \n 季季也回憶當年平鑫濤與「基本作家制度」簽約作家們的互動,「他對作家很大方,很願意照顧作家,我當時很年輕,才來台北3個月,他只看過我7篇小說,就決定跟我簽約,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肯定跟鼓勵。那時候他還自己出錢帶我們這些作家們去太平山和阿里山玩。」 \n 季季表示,她結婚時,平鑫濤甚至替她與先生到如今已被翡翠水庫淹沒的鷺鷥潭辦婚禮,邀請林懷民、朱西甯、劉慕沙、瓊瑤等20幾位作家一起前往,隔月還在雜誌上做了「結婚進行曲」專輯,以這場婚禮為主題跟參加婚禮的作家邀稿,「這大概是空前絕後吧?沒有一個雜誌幫作家這樣辦了婚禮,還寫了專輯。」

  • 貧苦出身 平珩憶父做事打拚

     皇冠大樓可說是平鑫濤一手打造的民間藝文基地,除了出版社,過去還有小劇場、夏令營、畫廊等,非常熱鬧。平鑫濤的二女兒平珩所創辦的舞蹈空間舞團,日前就在皇冠大樓舉行30周年活動,藝術家們在大樓穿梭來去。 \n 平珩表示,父親從小生活辛苦,總以拚搏的心情做事,把累積來的點滴投注在出版、藝文活動,「他自己過得簡樸,一台老車開了很久還捨不得換。」 \n 走過刻苦動盪的日子,平鑫濤為子女們提供堅實後盾,讓他們發展自我,像是發掘平珩的舞蹈天分、送她學舞,在她前往紐約求學的關鍵時刻,陪她度過。 \n 平珩說,在紐約的10天,是她最快樂的時刻,「女生長大後,很少會再和父親親近,但那10天我每天和爸爸喝咖啡、看表演、逛書店。爸爸也不忘考察有什麼書可引進台灣,也託我找書。」 \n 然而,父女唯一意見相左,是平珩創辦舞團時,平鑫濤建議應取名「皇冠」,「他覺得叫『舞蹈空間』,聽起來規模很小,我和他溝通『皇冠』如用在舞團上,將來出國巡演,英文翻成『crown』,聽起來沉重,不符合我的個性,他才被我說服。」

  • 是否插管 平家子女與瓊瑤鬧僵

     瓊瑤與平鑫濤的3個子女,2017年曾因為照顧問題掀起喧然大波,在兩岸都成為熱門話題,瓊瑤與平家3姊弟,圍繞著平鑫濤因跌倒而中風昏迷,對於是否插管而產生歧義。 \n 瓊瑤曾指出按照平鑫濤清醒時的交代,不接受侵入式治療,其中包括鼻胃管,因為「加工活著就是一個悲劇」,希望能為他信守不插管承諾,但平家子女認為父親的主張是「病危」的時候不要送加護病房或以醫療器具維持生命,不忍他「慢慢餓死」。對此瓊瑤也曾回應,平鑫濤的原話是「昏迷不醒」,但是在她的建議下才改為「病危」。 \n 關於平家姊弟認為平鑫濤是失智而不是病危,瓊瑤也曾回應指出平鑫濤是大中風,也因為意見相左,瓊瑤終於交出照顧權,平鑫濤住院期間,平珩曾表示和平瑩一周至少探望2到3次,瓊瑤是一周探望3次,每次半小時到1小時。 \n 瓊瑤認為善終權這個議題,是平鑫濤以自己的生命催生她寫下《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但平鑫濤的孫子則曾在臉書「打臉」指出,她承諾過不再寫,書卻還是在2個半月後出了,指其「背信承諾」。

  • 花葬最愛 瓊瑤追憶不捨

    花葬最愛 瓊瑤追憶不捨

     平鑫濤的妻子、作家瓊瑤(見圖左,本報資料照),昨也在臉書發文。對於兩人感情,瓊瑤說:「你我都是二度婚姻,當初明明是你拚命追求我,長達16年。讓我受了多少委屈!這個社會,對婚姻的兩方,看法是不公平的。我一直對詆毀我的言論保持沉默。」 \n 瓊瑤文中指出,為了這次告別,兩家人心平氣和地團聚一起,遵照平鑫濤生前指示,不發訃文、不公祭、不辦追悼儀式,家人在陽明山的「臻善園」以花葬代替了他生前期望的灑葬和樹葬。 \n 瓊瑤也提及兩家人為了臨終照顧的不同想法而絕裂,也因《雪花飄落之前》引起軒然大波,自己只有沉默與忍,「我還在想,我們的相遇,是我的『命』?還是我的『緣』?或是我的『劫』?人生,不就是這三樣東西組成的嗎?」 \n 她也表示,「你在5月23日晚上9點8分走了!我很安慰,最後3小時,我一直握著你的手,如果我曾對你有怨懟,我也原諒你了!」

  • 瓊瑤丈夫病逝 「五阿哥」這樣悼念反被酸

    瓊瑤丈夫病逝 「五阿哥」這樣悼念反被酸

    作家瓊瑤老公、皇冠集團創辦人平鑫濤昨(4日)被證實在上月23日病逝,享壽91歲,消息傳開,許多拍攝過瓊瑤作品的藝人都紛紛發文表示悼念,2011年演出《新還珠格格》中「五阿哥」一角的張睿在微博寫下:「平伯伯,一路走好!我想您!」,還配了一張自己流淚的照片,挨網友狂酸矯情又尷尬,而張睿目前已經刪文。 \n張睿8年前和李晟、海陸、李佳航、潘傑明等人演出《新還珠格格》,2013年張睿又和李晟合拍《花非花,霧非霧》,昨傳出瓊瑤丈夫過世,張睿第一時間發文悼念,卻配上自己流淚照片,引來網友反批,還有人酸是在偷學姜潮過去的「九宮格大哭照」。 \n而陳建斌老婆、女星蔣勤勤過去傳出演出《蒼天有淚》時,傳瓊瑤只看了照片就確定邀她擔任女主角,還親自替蔣勤勤取了藝名「水靈」,昨蔣勤勤得知噩耗發文說:「平伯伯一路走好,願阿姨一切順遂」,另一名「瓊女郎」陳德容今凌晨則寫下:「平伯伯一路好走......」,足見眾人的不捨。

  • 瓊瑤昔委屈自PO「搶人丈夫」 親揭平鑫濤追求始末

    瓊瑤昔委屈自PO「搶人丈夫」 親揭平鑫濤追求始末

    皇冠集團創辦人平鑫濤被證實上月23號在家人陪伴下,安詳離世,享壽91歲。而他不只打造了華文世界數一數二的出版王國,與知名作家妻子瓊瑤的愛情也是轟轟烈烈。2017年瓊瑤為了丈夫是否接受插鼻胃管治療與前妻子女互槓,也意外在臉書吐露了當年平鑫濤追求她的秘辛,委屈因不願讓丈夫插管一事受到大眾指責,更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因為我是名人,因為我在五十幾年前,抵抗不了鑫濤的猛烈追求,我必須付出慘烈的代價!」 \n \n瓊瑤筆下寫出無數動人愛情故事,而她與平鑫濤間的愛情也同樣愛得轟轟烈烈,她2年前曾在臉書抒發心情,預想到自己因不讓丈夫插管治療,成為大家茶餘飯後話題,「你們知道那個瓊瑤嗎?當初搶人家丈夫,過了幾十年好日子,等到平鑫濤老了、失智了,她就不想照顧而要他去死!」令她想到了阮玲玉去世前留下的「人言可畏」四字。 \n \n瓊瑤回憶起當年平鑫濤猛烈追求她的時候,曾對她說過:「請妳等我,我在三個孩子長大之前,不會離婚!」瓊瑤一度拒絕,要平鑫濤回到家庭去,不要離婚,好好愛護孩子。 \n \n但最後瓊瑤仍抵不過平鑫濤的猛烈追求,「他真的糾纏我到我無路可逃,也真的在平雲十五歲那年才離婚。他離婚後,我正過著很自在的單身生活,隨他怎樣求婚,我就是不答應。他依舊打死不退,三年後,才終於娶到我!」 \n \n到了平鑫濤過世後,瓊瑤仍對這點耿耿於懷,在悼念丈夫的文中也不忘強調,「可是,你我都是二度婚姻,當初明明是你拚命追求我,長達16年。讓我受了多少委屈!」控訴這個社會,對婚姻的兩方,看法很不公平。 \n \n \n

  • 平鑫濤簽經紀照顧作家 季季:對他充滿感恩之情

    平鑫濤簽經紀照顧作家 季季:對他充滿感恩之情

    皇冠出版社今(4)日證實創辦人平鑫濤已於上週5月23日在親人的陪伴中離開人世,享壽92歲。平鑫濤在50年代創辦《皇冠雜誌》、成立皇冠出版社,慧眼挖掘新人作家,建立台灣首個出版社與作家的經紀制度,對台灣文壇影響甚巨,近年則因為失智症臥床三年,甚至引起現任妻子瓊瑤與平鑫濤前妻子女之間對於病人如何善終的爭論。 \n \n平鑫濤子女平瑩、平珩和平雲透過出版社發表公開信,「先父一生最怕麻煩別人,謹遵照先父遺願,不發訃文,不設靈堂,不舉行公祭或任何追悼儀式,僅在簡單家祭後火化花葬。先父告訴我們:我的生命一直活得多采多姿,喜怒哀樂也比別人強烈,沒有白走這一趟。活到老年,我的死亡是件喜事,切勿悲傷,讓我瀟瀟灑灑的離去。」 \n \n平鑫濤曾在1964年網羅14位作家,建立台灣第一個作家經紀制度「基本作家制度」,簽約的作家們作品在皇冠發表,也會預付稿費給作家。他對簽約的作家極為照顧,首批簽約的作家季季回憶,當時公務員一個月薪水三百多元,平鑫濤一個月就給她六百元,讓當時才19歲、以寫作維生的她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創作,「我對他充滿感恩之情。」 \n \n 平鑫濤1927年生於上海,江蘇常熟人,從小熱愛文學、藝術,原本想到杭州美專學畫,卻在父親的要求下轉讀上海大同大學會計系,1949年來後任職於台灣肥料公司。1954年2月22日創辦《皇冠》雜誌,同年也成立皇冠出版社。當時為了補貼出版雜誌的花費,平鑫濤以「費禮」為筆名翻譯小說,也在空軍廣播電台主持西洋流行音樂節目,創立「熱門音樂」一詞。 \n \n 除了創辦皇冠之外,平鑫濤也曾任任《聯合報》「聯合副刊」主編,後來更跨足電影、電視、唱片,成立火鳥影業公司、巨星影業公司、怡人傳播公司、可人傳播公司、可人唱片公司等。他曾編過5000多天報紙,出版過784期雜誌、6000多種叢書,拍過16部電影、600多小時連續劇。皇冠雜誌和皇冠出版曾4度榮獲「金鼎獎」肯定。著有遊記《穹蒼下》和回憶錄《逆流而上》,譯有《原野奇俠》、《麗秋表姐》等書。

  • 瓊瑤慟PO千字文「你解脫了」 證實91歲丈夫平鑫濤病逝

    瓊瑤慟PO千字文「你解脫了」 證實91歲丈夫平鑫濤病逝

    知名作家瓊瑤的丈夫、皇冠文化創辦人平鑫濤今(4日)傳出已在上月23號過世,享壽91歲;而瓊瑤稍早也PO文證實平鑫濤逝世消息,悲痛寫下:「鑫濤,你解脫了!我,也放下了。從今以後,我要活得快樂,幫你把過去三年多的痛苦一起活回來。」 \n \n平鑫濤1965年創立皇冠文化,之後更與妻子瓊瑤進軍影視產業,專門把瓊瑤的小說作品翻拍成電影、電視劇,帶起一股瓊瑤熱,還捧紅費翔、劉雪華、趙薇、林心如等大牌藝人。瓊瑤與平鑫濤結婚40年,2017年因為失智丈夫平鑫濤是否插鼻胃管治療與前妻林婉珍3子女平瑩、平珩、平雲槓上,互相放話的過程,也讓40年前往事浮上檯面。 \n \n瓊瑤全文: \n \n親愛的鑫濤: \n \n今天,(2019年6月4日)我帶著我的兒孫,跟你的兒孫,我們一起遵照你生前的指示:「我走後,請不要發訃文,不要公祭,不要任何追悼儀式,不要收奠儀,不要做七……」以及你對喪葬的指示:「請將我在最短時間內火化……然後用灑葬方式,把我的骨灰灑到任何山明水秀的山林裡,萬一不能灑葬,就用樹葬……」我們一一遵守,只是,因為樹葬區人滿為患,我選擇了我自己的方式,花葬。所以,我們在陽明山的「臻善園」,我和你的兒子,鄭重的將你的骨灰,放進了花葬的墓穴。我帶了一籃牡丹和玫瑰的花瓣,捧了一束你生前最喜歡的黃色小蝴蝶蘭。我把花瓣灑在你的新塚上。雖然這不是花葬的禮儀,但我知道你愛花。 \n \n「三分離恨,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花落花飛,點點都是離人淚。」我改了蘇軾的《水龍吟》,灑花時,一直在心裡默唸著。你的兒孫和我的兒孫,都心平氣和的團聚在一起,詳和的看著我灑花,最後,因為天氣太熱,我本想一片片扯下的蝴蝶蘭,就整束的放在你的花塚上,在花瓣翩飛中,終於讓你詩意的長眠了。 \n \n我是從「高雄行」回到台北,才知道你又發燒了,大家怕影響我在高雄的活動,把你發燒的訊息隱瞞了我。何況你插管維生之後,三年多來,你曾數度發燒,在抗生素的治療下,也都度過了危機。所以連醫院都沒有認為很危險。我還寫了我的臉書,細述我的高雄之行。5月8日早上11點多,我忽然得到消息,你已經進了「加護病房」。我猝不及防,心痛萬分。立刻直奔醫院去看你,當時你雖然在許多維生儀器包圍下,情況還好。5月9日是我和你結婚40週年紀念日,我再去醫院,和你共度了一個「相對兩無言,默默不得語」的結婚週年。那時,我依然認為,有這麼多醫療器材輔助你,你還是會回到普通病房的。可是,在我內心深處,一直有個聲音,在反覆低語:「鑫濤,放手吧!不要再被這些管子和器具折磨了!」 \n \n然後,你在加護病房裡,時好時壞,我每天提心吊膽,停下手邊所有的工作。5月23日那晚,我正在吃晚餐,剛剛吃了一口飯,醫院打電話來說,你的情況急轉直下,可能要走了。我放下飯碗,和中維、可嘉、淑玲立即趕去醫院。你的女兒平珩已在加護病房裡,其他人都還沒趕到。我直接走到你的床頭,看到你罩著一個「人工甦醒球及面罩」,兩位護士小姐正在用手輪番捏著那球,把氧氣擠壓到你的口鼻中。旁邊的監視器上,你的心跳、呼吸、血壓……等數字不規則的跳動著。我看到那透明的面罩下,你張大著嘴,吃力的呼吸著,每一口氣,都好像用盡了你的力氣。我知道你終於要離去了。你不要的插管維生,終將結束了!剎那間,各種心情齊湧我的心頭:是喜?是悲?是痛?是愛?是解脫?是不捨……我不知道,但是,淚已盈眶。我低俯下頭,在你耳邊輕聲說:「鑫濤,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我來送你了……」 \n \n一位好心的護士,搬了張椅子給我,並貼心的把我的手,拉進棉被裡,讓我可以握住你那還有餘溫,卻全然不能動的手。接下來三個小時,我就這樣握著你的手,一瞬也不瞬的看著你,我記得,我很沉默,偶然開口,就反覆說著:「快了!鑫濤,你以後不會再痛了,不會再痛了,不會再痛了……」我一邊說,眼淚又衝進眼眶,不想讓人看到我的淚,我數度把頭轉向旁邊的帘幔後面拭淚,哭什麼?我不是一直希望你能早日解脫嗎? \n \n在那三小時內,我和你的相遇,相知,和五十幾年的相愛和彼此扶持,都在我眼前一一閃過。記得我拚命幫你打拚事業的時代,記得我們拍電影的時代,記得我們拍電視劇的時代,記得我們也曾數度面對事業的低谷和打擊,這些,連你的兒女都不知道……奮鬥,奮鬥,奮鬥……我們用了多少青春年華來奮鬥,終於小小有成。你曾經說你是一條只會工作的牛,直到碰到我這個織女,你才有了另外一半的生命。可是,我這個織女,從此為你的事業心,為你的成就感,為你那狂熱的工作態度,努力的配合你,早期寫作到手指破皮,後來打電腦到指紋磨盡。我從來不曾抱怨,你給我的愛,就讓我滿足了。 \n \n可是,你我都是二度婚姻,當初明明是你拚命追求我,長達16年。讓我受了多少委屈!這個社會,對婚姻的兩方,看法是不公平的。我一直對於詆毀我的言論保持沉默。沉默!鑫濤,最近我才領悟出許多道理。沉默是金,沉默是禪,沉默是淚,沉默是愛。沉默,更是「忍」!我忍了多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尤其,因為我寫的書《雪花飄落之前》,主題就是用你我的故事,討論病人是否有自主權?有善終權?這本書引起軒然大波,你的兒女,因兩種不同認知的愛,跟我絕裂了。我能做的,依然是「忍」,忍是淚,忍是愛,忍是痛,忍是悲。到了你最後嚥氣的這一刻,我還在想,我們的相遇,是我的「命」?還是我的「緣」?或是我的「劫」?人生,不就是這三樣東西組成的嗎? \n \n在那漫長的三小時裡,家人們一一到齊,平珩一直在向你報告:「爸爸!可嘉來了!爸爸,可柔來了!爸爸,平安在英國,不能來!爸爸,能來的,全部都來了!」我這時,才忽然驚覺,我問趕到的主治醫師:「醫生,這個『人工甦醒球』,如果不繼續擠壓,他是不是就走了?」醫生點頭說是的,說:「留他一口氣,為了等家人們到齊!」我這才環視陳家和平家的人,悲戚的氣氛籠罩著我們。在這一剎那,我心裡曾有的不平,委屈,憤怒……都悄然而逝。我問你的兒女:「那麼,我們讓爸爸安心的走吧!好嗎?」你的子女都點頭,我才對醫生說:「讓他去吧!」醫生示意護士放手。護士的擠壓剛剛停止,監視器上的數字,心跳瞬間歸零。我握著你的那隻手,變冷了!你在5月23日晚上9點8分走了!我很安慰,最後三小時,我一直握著你的手,如果我曾對你有怨懟,我也原諒你了! \n \n鑫濤,你解脫了!我,也放下了。從今以後,我要活得快樂,幫你把過去三年多的痛苦一起活回來。你若有知,也會含笑於九泉吧!?至於那些對我們不瞭解的人,編出的各種故事,我也希望隨著你的去世,煙消雲散!讓我們用有愛的心,把過去一切的不快,都化為詳和。 \n \n安心的去吧!我相信你去的地方,是沒有病痛、沒有紛爭、沒有愛恨、沒有折磨、沒有矛盾、沒有報復、沒有貪婪、沒有嫉妒、沒有謊言……沒有一切貪嗔痴的地方!奔向那片美好的淨土吧!你九十二年的生命裡,也曾經有過很燦爛美好的日子。如果人有靈魂,讓那些美好陪著你,不好的,都隨著你的離去而消失。 \n \n你會永遠活在我記憶中。你還記得我寫的歌嗎?「也曾數窗前的雨滴,也曾數門前的落葉,數不清是愛的軌跡,聚也依依,散也依依!」鑫濤,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生也依依,死也依依!依依又依依,再見不可期!走筆至此,我又哭了,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為你流淚!你若有靈,保佑我在有生之年,只有笑,沒有淚,活得像火花。行嗎?好嗎?永別了!我愛! \n \n你的妻子 \n瓊瑤(陳 喆 ) \n2019年、6月4日 \n

  • 瓊瑤丈夫平鑫濤病逝 林心如蕭薔曝兩人恩愛事蹟

    瓊瑤丈夫平鑫濤病逝 林心如蕭薔曝兩人恩愛事蹟

    知名文藝作家瓊瑤的丈夫也是皇冠出版社的創辦人平鑫濤傳出病逝消息,享壽91歲。對此曾拍過瓊瑤戲劇走紅的女星林心如與蕭薔也紛紛表示關心及哀悼,蕭薔更舉出平鑫濤對瓊瑤深情的一面。 \n \n據《新浪娛樂》報導,過去曾演過不少瓊瑤戲劇的蕭薔與林心如都對瓊瑤丈夫過世表示了哀悼,蕭喬表示「十分惋惜,期許大家活在當下,每一天不會再回來,抱持正向,不要後悔。」她更舉例平鑫濤如何深愛著瓊瑤,她回憶起因為瓊瑤阿姨喜歡打保齡球,平鑫濤就在家設立了保齡球場,令她印象深刻。 \n \n林心如則表示,「以前打電話去家裡,都是平伯伯先接電話的,就會問候兩句,今年過年我們還有去阿姨家拜年走春。」被問到平鑫濤為人,她說:「平伯伯是慈祥的長輩,很親切,對我們這些晚輩都很好,剛剛看到新聞還蠻震驚的,晚些時間再安慰阿姨。」 \n

  • 瓊瑤捧平鑫濤最愛「黃色蝴蝶蘭」花葬一生摯愛

    瓊瑤捧平鑫濤最愛「黃色蝴蝶蘭」花葬一生摯愛

    皇冠出版社創立人平鑫濤上月23日逝世,享壽91歲。他的太太也是知名作家瓊瑤稍早在社群網站上證實並悼念,瓊瑤手捧平鑫濤生前最愛的「黃色小蝴蝶蘭」以花葬,遵從丈夫生前不發訃文、不公祭、不要任何追悼儀式、不收奠儀、不要做七,來送一生摯愛。 \n \n瓊瑤在臉書上表示,她從「高雄行」回到台北,才知道你又發燒了,大家怕影響我在高雄的活動,把你發燒的訊息隱瞞了我。何況你插管維生之後,三年多來,你曾數度發燒,在抗生素的治療下,也都度過了危機。所以連醫院都沒有認為很危險。我還寫了我的臉書,細述我的高雄之行。5月8日早上11點多,我忽然得到消息,你已經進了「加護病房」。 \n \n我猝不及防,心痛萬分。立刻直奔醫院去看你,當時你雖然在許多維生儀器包圍下,情況還好。5月9日是我和你結婚40週年紀念日,我再去醫院,和你共度了一個「相對兩無言,默默不得語」的結婚週年。那時,我依然認為,有這麼多醫療器材輔助你,你還是會回到普通病房的。可是,在我內心深處,一直有個聲音,在反覆低語:「鑫濤,放手吧!不要再被這些管子和器具折磨了!」 \n \n我們在陽明山的「臻善園」,我和你的兒子,鄭重的將你的骨灰,放進了花葬的墓穴。我帶了一籃牡丹和玫瑰的花瓣,捧了一束你生前最喜歡的黃色小蝴蝶蘭。我把花瓣灑在你的新塚上。雖然這不是花葬的禮儀,但我知道你愛花。

  • 聞平鑫濤患尿毒症插尿管 瓊瑤激動:全世界只有我為你心痛

    知名作家瓊瑤(本名:陳喆)與平鑫濤結婚39年,近年卻因平鑫濤患失智症臥病在床,她不忍丈夫需插鼻胃管,而和平家子女鬧翻。一心提倡善終權的瓊瑤,今(31日)PO出一封獻給老公的信,說上周二探望平鑫濤時才發現他得到尿毒症,醫師跳過聯繫她,得到平家子女同意後便替平鑫濤插尿管,令瓊瑤得知後強忍內心激動,心中吶喊:「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會為你心痛嗎?」 \n瓊瑤稍早以「一封無法投遞的信」為題分享寫給平鑫濤的內容,她表示自己上周二去探望老公時,突然發現他那天眼睛是張開的,似乎有事想對瓊瑤說,瓊瑤則感覺到丈夫在對自己求教,果然稍後從平鑫濤的主治醫生得知「他幾天前得了尿毒症」。 \n聽聞平鑫濤因尿毒症被插尿管後,瓊瑤崩潰不已,才發現醫生不顧那張「不插管」的要求簽名,挑過通知瓊瑤,和平家子女聯絡後便採取目前的措施,瓊瑤看著平鑫濤日漸腫脹不堪的手,內心痛苦吶喊:「鑫濤,難道你這樣的手,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會為你心痛嗎?」更難過無法再為老公奔波,直說:「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可能先你一步而去」,她也將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貼出,表示:「這是最後一次我為你努力,又失敗了!以後,我將不再去醫院裡折磨自己了!」 \n瓊瑤全文如下: \n一封無法投遞的信 \n親愛的鑫濤: \n上周二,我去醫院探視你,你更加憔悴了,混身沒有一處是「正常」的。但是,那天好奇怪,你的眼睛居然是睜開的,而且,我強烈的感應到,你在「看我」,當我去捕捉你的眼神時,有那麼一剎那,我覺得我們的眼神「交會」了,這是你住院將近900天以來,第一次我覺得你在「看我」。我的心怦的一跳,俯身再度看向你的眼神深處,感到你的眼光在對我說話:「救我!」 \n可能是我的幻覺,可能是我的錯覺,可能是我下意識的感覺……就像我常常在家裡,卻感覺你在我身邊一樣。當我再仔細看你時,你的眼神望上飄,眼珠已經轉向上方,接著,你就慢慢的把眼睛閉上了。我太激動了,對陪著我的護理長說:「他的眼睛在跟我說話,他在求救!」 \n \n就在這時,你的主治醫生來了,實在太不容易!平常我來探望你時,都沒有碰到他。他告訴我一個消息,你在幾天前,患了「尿毒症」,所以,已經幫你治療,也幫你插了「尿管」!我大驚失色,問醫生為什麼事先沒有通知我?你患了「尿毒症」我也不知道!原來,醫生已經跳過了我,直接跟你的兒女聯絡,至於你那「不插管」的親筆簽名,似乎沒有人在意。我頓時明白,你跟我眼神交會的意思了!插管、插管……幾時休?你很痛吧?你無法抗議吧?你只能被迫接受吧?你沒有人權,沒有發聲的能力,你只能隨人擺佈! \n醫生離開後,我檢查你的手,檢查你的腳……看著你那關節腫脹,手指卻如雞爪般緊貼,弓起而無法伸直的手……我不敢碰你的關節,怕你會痛。以前,你這隻右手,是你唯一會動的手。但是,現在你已無力抬起這隻手。一年前,我如果握你這隻手,你還會反應我,有時會回握我。現在,我托著你的手,那麼沉甸甸的,扭曲變形的。我看著看著,拚命忍住我激動的情緒。我在心裡默默的喊著:「鑫濤,難道你這樣的手,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會為你心痛嗎?」 \n那天回到家裡,我情緒低落,為了你的「善終權」,我已經盡了我的全力,被打擊誣蔑到體無完膚,50年前你追求我的事,被拿出來一再「冷嘲熱諷」。誰在注意「善終權」?傅達仁去瑞士尋求安樂死,也只是兩天就「飄過」的新聞。誰會為你痛?誰會十幾年來為你受的苦糾結至今?我早就明白,放不下的是我!我想,我已經應你兒女的要求,把你「還給」你的兒女了(還給的是照顧權,不是妻子權),既然如此,隨他們去做主吧! \n可是,我忘不掉你我眼神交會的剎那,那眼光一直在我眼前閃過。我忘不掉,就是忘不掉!我決定了,我要為你再做一次努力。於是,我找到了另外一家大醫院的院長,我把你的照片出示給他看。院長非常熱心,願意出面和你的兒女溝通,讓你轉院到可以不再繼續插管的醫院。我好像看到一線曙光,然後,就是我「度日如年」的等待!鑫濤,你知道我最怕等的! \n等了一個星期,昨晚,我終於收到那位熱心院長的回覆:「看起來,我無能為力!」八個字,讓我我瞬間淚崩。2018不哭的誓言,再度破功!鑫濤,千古艱難唯一死,我真沒想到,你的生死,這樣屢次屢次撕裂我心!即使,我被各種謠言和杜撰的假故事抨擊,我都挺立不倒,只有面對你如此不堪的軀體,和「生不如死」的狀況,我才會痛不欲生! \n當初我把你送進這家 H醫院,是我的錯誤!那時,我被迫為你插管,轉院時早就心力交瘁。因為醫院是王玫介紹的,我以為,這層病房,就是「安寧病房」,不會為你再做多餘的「維生治療」。事實上,你住進醫院後,醫生們評估你的狀況,在2017年初,也讓我簽署了「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在那份文件裡,清楚的白紙黑字,印著: \n「病人------因罹患嚴重傷病,經醫生診斷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的證據,近期內病情進行至死亡已屬不可避免,茲因病人已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示意願,且無醫療委託代理人,特由同意人-------依安寧緩和條例第七條第三項所賦與之權利,不施行維生治療。」 \n因為這文件裡強調你「罹患嚴重傷病,經醫生診斷為不可治癒……近期內病情進行至死亡已屬不可避免……」等等清楚明白的書面文字,我完全相信這就是「安寧治療」,我簽了字,認為把一切手續都辦好了,你以後不會再被多餘的加工醫療折磨了!誰知,我簽署的文件都等於零,醫院沒有通知我,你的兒女成了你的妻子,幫我做主了!我相信,你對自己身後事的叮囑,你的兒女也不會聽你的指示,那些「不發訃聞,不公祭,不做七,採取灑葬……等等」。即使我要安排,也會被他們越俎代庖的。何況,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可能先你一步而去。我無法再為你做什麼了! \n鑫濤,你怎麼辦?我怎麼辦?我累了!無法再為你奔波,為你呼籲。這個社會也病了,他們對善終權沒興趣,對50年前,你如何追求我很有興趣!還幫你我編了故事。我孤軍奮戰,何以救你?昨夜未眠,眼看著天亮,然後,坐在電腦前,寫這封「無法投遞的信」給你!如果你有靈魂,請救救你也救救我!如果沒有靈魂,你的身體在醫院被凌遲,我的心也陪著你在被凌遲! \n這是最後一次我為你努力,又失敗了!以後,我將不再去醫院裡折磨自己了!希望你的記憶裡,一如當初醫生說的,已經沒有我!至於我的心裡,你依然長在!對不起,鑫濤!再見了,鑫濤!握三下,鑫濤! \n你親愛的老婆 \n瓊瑤 \n寫於可園 \n2018、7、31 \nP.S: \n我把我和H醫院簽署的文件貼在下面。以後,有任何人說鑫濤還能說話,還能和醫生對答,還能笑,還能看食譜和繪本……請他們看看這份簽署於2017年2月23日的文件上,醫院的說法!並且,請說話的人負責,可以錄音給大家聽吧!並在此,懇請親愛的媒體們,不要以訛傳訛,讓傷心的人痛上加痛!請給這個社會多一點正義和溫暖吧!

  • 女兒洩平鑫濤一句話 揭密「為瓊瑤棄元配」導火線

    知名作家瓊瑤與集團創辦人平鑫濤結婚39年,平鑫濤前妻林婉珍日前出版新書《往事浮光》,以一句「我想,也是時候可以來談談我的版本了……」揭密如何被瓊瑤介入她與平鑫濤家庭始末,也掀起外界對瓊瑤的不諒解。 \n \n平鑫濤二女兒平珩日前上黃光芹廣播節目《POP搶先爆》代母宣傳新書,被問起母親林婉珍對於這段婚姻的註解為何?平珩坦言曾想過父母是不是有一些個性不太相合的部分,這也是所有人相處都會碰到的,但即便碰到個性相合的人,也不見得會被對方吸引,「我父親說過一句話,他們的關係(與林婉珍)就是『貧賤夫妻百事哀』,我覺得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狀況。」 \n \n平珩說,父母親在婚姻前段時間,真的就是物質條件很不好、生活很辛苦,又正值爸爸事業打拚時期,各方面來講都是壓力很大的時候,「所以你說大家要用很和緩的語氣講什麼,其實不容易。」 \n \n平珩透露以前父親常去香港收帳,回來都會買新衣服給他們,可是媽媽是個性很直的人,會說「這顏色怎麼穿?」平珩認為這也許就是母親撒嬌的方式,可能聽起來沒這麼中聽。 \n \n但對母親來說,如果兩人感情很堅定,其實這些家常話不會是問題,「有次的確是有些狀況,讓這個人會改變,她當然對於這個改變,有很痛心的地方。」不過平珩也為母親澄清,出這本書不是要幫自己申訴,或控訴什麼,而是想把自己這些歷程,緩緩說出來。 \n \n平珩說,以母親經歷過的這些,應該是個憂愁的人,但母親到現在臉部肌肉緩和、很漂亮,感覺其實心裡上沒這麼糾葛,「可是當她把它寫出來,也是蠻現法的作法,真正讓她自己與過去和解。」 \n \n

  • 《週末大爆卦》平鑫濤前妻不再沉默! 怒揭瓊瑤「柔弱假面具」?

    《週末大爆卦》平鑫濤前妻不再沉默! 怒揭瓊瑤「柔弱假面具」?

    平鑫濤的前妻沉默了50年,卻在近日出新書大爆當年"名作家"瓊瑤強勢搶尪內幕!瓊瑤的創作與影視作品頗為世人傳頌,但卻有人說她的私生活比她的作品更精彩?究竟這位名女人是如何花10年逼退正宮?請鎖定每周六日下午14:00~16:00「週末大爆卦」。

  • 瓊瑤強勢搶尪內幕!鄭弘儀搖頭嘆「林婉珍活在地獄」

    瓊瑤強勢搶尪內幕!鄭弘儀搖頭嘆「林婉珍活在地獄」

    瓊瑤與皇冠出版社創辦人平鑫濤結婚多年,去年卻在臉書爆料因為平鑫濤插鼻胃管一事與平家子女不合;而平鑫濤前妻林婉珍近來更是推出新書《往事浮光》,細說平鑫濤與她相識相戀過程,以及而後瓊瑤介入的日子。主持人鄭弘儀在《新聞挖挖哇》中找來名嘴談論此事時,更不忍元配林婉珍當時所受的壓力,心疼她「根本活在地獄。」 \n鄭弘儀在《新聞挖挖哇》中找來名嘴許聖梅、許常德等人討論平鑫濤前妻林婉珍所出的新書,由於內容提及當時她與平鑫濤的婚姻,在瓊瑤的介入下所發生的事件,讓身為瓊瑤書迷的許聖梅都不禁表示「在這個愛情裡面,好像她(指瓊瑤)真的是完全被動的,但現在林婉珍的版本,不是!妳似乎是很主動的!」 \n對於林婉珍的委屈,鄭弘儀更說「她是活在地獄裡面」,心疼她被老公背叛、被一個女人侵門踏戶、然後又為了3個還孩子死命隱忍。許聖梅甚至爆料,當時瓊瑤和前夫所生的兒子,和林婉珍兒子平雲同年,當瓊瑤搬到台北住在平家對面時,兩個小男生一起長大,怎知有天平雲透過媒體報導得知「我爸要娶你媽?」讓兩個小孩都傻了,而一旁的鄭弘儀更是猛搖頭,直呼「這太震撼。」 \n除此之外,先前瓊瑤對外表示平鑫濤為了她要殉情,是她趴在車上央求平鑫濤做傻事才阻止一場悲劇。可許聖梅表示,就林婉珍的版本透露,平鑫濤並沒有為了瓊瑤殉情,全因當時的談判場合,車內後座還坐了瓊瑤的弟弟,「怎麼可能載著弟弟衝下山崖?」讓這段三角戀爆出更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n

  • 平鑫濤想殉情?林婉珍密會瓊瑤 踢爆奪夫內幕

    瓊瑤與老公平鑫濤(皇冠文化集團創辦人)所生的3名子女的風波原已平息,日前因為平鑫濤前妻林婉珍出書再掀話題,內容提到,她在沉默50年後,終於道出當初與平鑫濤離婚的內幕。 \n \n【我與瓊瑤的密會】以下節錄自《往事浮光》一書: \n \n平鑫濤為了拍攝瓊瑤小說改編的電影,成立了火鳥電影公司,兩個人更名正言順地跟著劇組到各地出外景。 \n \n他們拍的第二部電影是由名畫家高山嵐擔任導演的《幸運草》,他們也隨著大隊人馬開拔到玉山上去拍攝,內景則在皇冠旁邊搭個佈景當作攝影棚,那時候工作人員、演員都在家裡穿梭,我們家客廳就是化妝間。 \n \n高導演兩邊都認識,知道其中狀況,他是第一個當面告訴我鑫濤與瓊瑤發生感情的人,他認為我應該要堅強起來,找個機會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便約我與瓊瑤到他家去當面談。 \n \n高山嵐一直提醒我:「有什麼話,妳都要講出來!」意思是希望我一定要開口請瓊瑤不要破壞我的家庭,但結果卻是,我什麼都沒說。 \n \n我能說什麼呢?我還沒開口,瓊瑤就開始談起我們家裡的事,原來我們家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鑫濤都會告訴瓊瑤,能講的、不能講的,全部都講了。 \n \n一個小時的會面,瓊瑤就足足講了四十分鐘。從她和鑫濤平常怎麼相處,也講到他們不久前去烏來談分手。她說她想分手,但鑫濤不肯,結果差點開車墜落山崖,是她趴在車子引擎蓋上不讓他往下衝,才阻止他自殺! \n \n當時是我第一次聽到這件事情,心裡當然很震驚,但她說鑫濤要殉情自殺,我始終不相信。因為瓊瑤告訴我,車上不只有她和鑫濤兩個人,她的弟弟也在。如果瓊瑤的弟弟也在車上,鑫濤怎麼可能帶著她的弟弟一起去自殺?我想這只是她想證明長久以來一直都是鑫濤喜歡她、追求她,他們的關係不是由她主動。 \n \n後來瓊瑤還說,如果能夠維持現狀,她不會逼我離婚,因為現在的狀況可以維持四個人的幸福。我的三個孩子有爸爸,她的孩子也有爸爸,四個小孩都有溫暖的家。如果改變現狀,大家就都不幸福了。我聽了只覺得這種話怎麼說得出口,而且還當著高山嵐的面!我實在無法作任何反應,但也維持風度,沒有口出惡言。 \n \n瓊瑤也曾在《我的故事》裡留下關於這次密會的說法。她寫她要我牢牢地守著鑫濤,還教我:「他走到哪裡,妳跟到哪裡,他可以來我家,妳也可以來我家。只要妳不給他機會,我就不會給他機會!」她最後甚至還寫我對她說了一句:「謝謝妳的成全。」看似真摯懇切,可惜這些對話根本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n \n我只有一個想法,一個巴掌拍不響。一個成年女人,而且還已經為人母了,早已不是情竇初開、未諳世事的小女生,如果真的沒有那個意思,如果真的想拒絕一個男人,即使人家到妳家按門鈴,妳堅持不開門就是了,哪有開了門請人家登堂入室,還反問對方的太太:「妳怎麼不一起跟著來?妳也可以來!」 \n \n這樣的我,又怎麼可能感謝她的「成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