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廣告支出的搜尋結果,共115

  • 喬治亞州參議員選舉 民主黨募款領先

     喬治亞州參議員決選將在1月5日登場,由於這場選戰攸關誰能掌控參議院,因此兩黨在競選募款上也不無卯足全力!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FEC)公布最新申報資料顯示,民主黨目前所募得競選資金已超出共和黨。另外喬治亞州選民對於這次選舉也相當踴躍,有近210萬選民提早完成投票。

  • 數位廣告 今年占美市場過半

     新冠疫情使人們宅在家,也帶動美國廣告市場更向數位領域傾斜。最新調查預估,廣告商投注在數位平台的費用,首度超越美國整體廣告市場的一半以上,反映疫情重創廣告市場的同時,也加速行銷業者的策略轉變,而谷歌、臉書與亞馬遜更是主宰市場的三大巨頭。

  • 誰正偷走你的注意力? 背後龐大商業價值就是投資趨勢

    誰正偷走你的注意力? 背後龐大商業價值就是投資趨勢

    我們在前一篇報告《科技巨頭,伴隨著內容交付技術而生》中提到,每一次內容交付技術的演進,都會誕生相對應的科技巨頭。然而,人類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如果新的內容交付技術不是開發了人類其他尚未被占用的清醒時刻,那麼就必須要與現有的內容交付技術來做競爭,而這麼一來舊有的內容形式就會被市場給淘汰。

  • 尖牙股財報不理想 美股再跌

    尖牙股財報不理想 美股再跌

     蘋果、亞馬遜、臉書等尖牙股(FAANG)財報公布,除谷歌母公司Alphabet之外,均不盡理想,周五早盤股價下挫,並拖累那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1.7%,道瓊工業指數和標普500指數分別滑落0.7%和0.9%。蘋果股價盤中重挫近5%。

  • 臉書、推特 Q3用戶成長趨緩

     臉書與推特雙雙於28日公布第三季業績,兩家公司皆呈報兩位數的營收成長,不過用戶成長則相形失色。

  • Alphabet業績超越市場預期 盤後股價大漲

    谷歌母公司Alphabet財報揭曉,原先受疫情打擊的廣告收入在第三季展現強勁反彈,推升營收獲利雙雙超越分析師預期,使得Alphabet周四盤後股價一度大漲9%。

  • 《美股》營收獲利超預期 Alphabet盤後飆升9%

    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上季廣告業務強勁增長,營收與獲利均超出市場預期,緩解了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企業廣告支出下滑的擔憂,受此激勵,Alphabet周四盤後股價大漲6.50%,報1,658美元,稍早前一度飆漲9%。

  • Snap上季業績讚 股價飆

     Snap公布第三季(7到9月)業績,拜疫情期間人們花更多時間手機上網,加上廣告商抵制臉書轉單效應,帶動該社交平台Snapchat廣告收入躍升,營收、獲利、用戶數皆超出分析師預期。

  • 賭場大亨挺川普 豪捐7,500萬美元

    賭場大亨挺川普 豪捐7,500萬美元

     美國總統川普競選團隊在選前最後關頭獲得賭場大亨艾德森(Sheldon Adelson)夫婦大手筆捐款7,500萬美元,但依舊敵不過拜登陣營的超強吸金能力。

  • 特斯拉花錢打廣告?股東投票壓倒性否決,反對票數是贊成票的一百倍!

    特斯拉花錢打廣告?股東投票壓倒性否決,反對票數是贊成票的一百倍!

    不花錢買廣告是特斯拉的特色,也是馬斯克本人的信念,但這個的信念並非每一位特斯拉的股東都贊同。

  • 亞馬遜、蘋果、谷歌 轉嫁數位稅

    亞馬遜、蘋果、谷歌 轉嫁數位稅

     繼亞馬遜、蘋果之後,谷歌(Google)也決定將最新歐洲數位稅的成本轉嫁至廣告商與客戶身上,日前宣布英國的廣告收費調漲2%,另在奧地利和土耳其則調升廣告費5%,以因應當地政府課徵數位稅的政策。

  • 臉書憂心 iOS14將嚴重打擊廣告營收

     臉書與蘋果衝突日漸頻繁,今年秋天iOS 14發布後雙方關係勢必更為惡化,因為iOS 14要求線上廣告平台取得用戶同意才能追蹤網路行為,連帶限制臉書鎖定廣告觀眾的能力,對臉書線上廣告營收形成龐大威脅。

  • 供應鏈恢復正常 亞馬遜大幅提高廣告支出

    供應鏈恢復正常 亞馬遜大幅提高廣告支出

     電商龍頭亞馬遜(Amazon)自5月起大幅提高廣告支出,有別於疫情初期刪減廣告預算以防止訂單爆量狀況,顯示這家全美最大廣告主的供應鏈擺脫疫情衝擊並趨於穩定。

  • 供應鏈恢復正常 亞馬遜大幅提高廣告支出

    電商龍頭亞馬遜(Amazon)自5月起大幅提高廣告支出,有別於疫情初期刪減廣告預算以防止訂單爆量狀況,顯示亞馬遜供應鏈擺脫疫情衝擊並趨於穩定。

  • TikTok前景不定 廣告商緊急應變

     在美國擁有廣大年輕用戶群的中國影音社交軟體TikTok曾吸引不少品牌投資線上廣告,如今TikTok在美國面臨被禁用的風險,一些廣告公司也開始思考應變方案。

  • 谷歌母公司Q2廣告營收 首次衰退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周四公布第二季財報,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包括旅遊業與消費品牌等廣告大戶因經濟前景不明而削減支出,讓其數位廣告營收年跌8%,是公司有史以來首次營收下跌。

  • 谷歌Q2廣告營收 首次衰退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周四公布第2季財報,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包括旅遊業與消費品牌等廣告大戶因經濟前景不明而削減支出,讓其數位廣告營收年跌8%,是公司有史以來首次營收下跌。 \nAlphabet第2季整體廣告營收較去年同期減少26億美元,萎縮至299億美元,主要受谷歌廣告營收下跌拖累,因為像YouTube的廣告營收仍溫和成長。 \n谷歌成立22年來,每一季廣告營收均成長,因此第2季出現下跌就格外受到關注。 \n至於Alphabet第2季整體獲利年跌30%至64億美元,毛利率從24%下滑至17%。 \n在疫情影響業績之下,Alphabet持有的現金部位,從1月時的185億美元,到6月底時減少至177億美元。 \nAlphabet執行長皮查(Sundar Pichai)認為第2季業績不理想,是疫情衝擊宏觀環境所致。 \n儘管他認為目前已出現廣告業務可望回穩的初步訊號,其他管理高層也同意目前廣告業務已穩定地改善,但Alphabet財務長波拉特(Ruth Porat)強調現階段的廣告業務仍未完全走出困境。

  • 傳迪士尼加入杯葛臉書廣告行列

    知情人士透露,迪士尼因質疑臉書不當處理種族主義和其他仇恨言論等問題,決定大砍在臉書上的廣告支出,成為美國最新一家要杯葛臉書廣告的重要企業。路透周日報導指出,迪士尼並未立即就外界所流傳的消息做出評論。

  • 500企業拒登FB廣告 祖克伯淡定

    500企業拒登FB廣告 祖克伯淡定

     全球迄今逾500家企業抵制在臉書投放廣告,藉此表達對於該社群平台遏止種族歧視與暴力內容不力的抗議。但臉書執行長祖克伯(Mark Zuckerberg)私下表示,他們不會因為這波抵制潮而改變公司決策,同時認為這些廣告客戶很快就會回來。 \n 據外媒報導,祖克伯上周五參加公司員工會議時指出,這波抵制行動比較像是公關危機,不至於影響到公司財務狀況。他表示:「我的猜測是,這些參與抵制行動的廣告客戶很快就會重回我們平台。」 \n 祖克伯近日在臉書網頁承諾將會對仇恨言論與不實內容採取行動,但是他私底下卻直率地表示,公司絕不會屈服於外界壓力。他表示:「不論這波行動對於我們營收造成什麼影響,我們都不會改變政策取向。」 \n 他解釋說道:「若有人威脅你做某些事情,這實際上會令你更難做到他們想要的目標,因為這會讓你看起來像是投降,而這立下不好的範例,其他人會跟著仿效並且要脅你。」 \n 部分專家指出,許多企業加入撤下臉書廣告的行列,原因除了新冠疫情導致廣告經費大幅緊縮外,更因為這是免費提升自家品牌形象的機會。 \n 多數華爾街分析師認為,企業這波抵制行動,對於臉書整體營收的衝擊「微乎其微」、不到5%,加上臉書近來宣布改變政策有助於減輕廣告客戶疑慮,因此他們持續看好臉書股價並維持「買進」的投資評等。 \n 研調機構MKM Partners分析師庫爾卡尼(Rohit Kulkarni)表示,臉書擁有約800萬名廣告客戶,即便是全球最大廣告主寶僑(PG)在臉書的營收占比也不到0.5%。 \n 據行銷分析公司Pathmatics數據顯示,臉書前100大廣告客戶支出加總,僅約該公司整體營收的6%。美國銀行分析師則認為,社群平台廣告通常採拍賣競標方式,一有空缺馬上會被其他客戶填補,臉書不怕沒錢賺。

  • 不在意品牌大廠抵制臉書 祖克伯:它們還是會回來的

    不在意品牌大廠抵制臉書 祖克伯:它們還是會回來的

    社交網絡巨頭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最近私下告訴員工,他不願向越來越多的廣告抵制威脅低頭,並猜測「所有廣告商很快就會回到平台上」。 \n \n據參加上週五視頻會議上的員工透露,祖克伯在會上表達了他對當前廣告抵制行動的想法。他表示,這場抵制更多的是「聲譽和合作夥伴問題」,而不是經濟問題。祖克伯指出,參與抵制的大型廣告商只佔臉書總營收的一小部分,「我們不會因為威脅到我們營收的一小部分而改變我們的政策或做法」。 \n \n在祖克伯發表上述評論之際,500多家廣告商表示,出於對臉書社交網絡上仇恨言論和其他煽動性言論的擔憂,他們將暫停在臉書上的廣告支出。抵制活動令臉書員工和投資者驚慌失措,上周臉書市值短暫蒸發逾700億美元。本周該股有所反彈,目前已接近歷史高位。 \n \n臉書高層試圖在公開場合安撫批評人士,大肆宣傳該公司正在進行的、通過人工智慧進步打擊仇恨言論的努力。上周,在臉書上播放的每週員工會議部分內容中,祖克伯宣佈,公司將開始給那些認為有新聞價值但違反公司政策的文章貼上標籤。員工們在內部支持這項舉措,Twitter也採取了類似做法。 \n \n祖克伯對員工的私下評論提供了一個更直截了當的視角,讓人看到臉書打算如何應對日益增長的廣告商需求,並讓人得以一瞥他在這場持續的危機中的心態。多名現任和前任員工說,祖克伯以在面對外部壓力下發脾氣而聞名,他對任何關鍵決定都擁有最終決定權。 \n \n當被問及廣告抵制行動時,祖克伯告訴員工:「你們知道,嚴格來說,我們並不是因為人們施加給我們的任何壓力而制定我們的政策。事實上,通常我傾向於認為,如果有人出去威脅你做某事,這實際上會讓你陷入困境,在某些方面,要做他們想要做的事情就更難了,因為現在看起來你正在投降,這也會給其他人帶來不良的長期激勵,誘使他們強迫你做事。」 \n \n雖然祖克伯承認抵制威脅「損害了我們的聲譽」,但他表示,小企業構成了臉書廣告收入的「絕大多數」,他認為這使公司可以免受大型廣告商的威脅。祖克伯說,公司需要啟動一場「大規模的教育運動」,以明確表明:「我們在整個社區的實踐和積極行動,實際上使我們在解決仇恨言論問題上做得最好」。 \n \n儘管臉書預計抵制活動對其利潤的影響相對較小,但自從幾周前開始認真呼籲停止在其平台上消費以來,員工們一直在努力控制後果。臉書高層已經與頂級廣告商舉行了幾次私下的、有時甚至相當激烈的電話會議,包括美國當地時間週二與廣告巨頭WPP聯合主持的電話會議。週三,臉書證實,祖克伯、運營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產品長克裡斯·考克斯(Chris Cox)都計劃與抵制組織者會面。 \n \n越來越大的壓力讓臉書的銷售部門尤其感到緊張,他們一直在爭取將廣告商留在這個平台上。臉書副總裁卡羅琳·埃弗森(Carolyn Everson)負責監督臉書與廣告商的關係,她在週二的臉書帖子中寫道:「過去幾周是我職業生涯中最艱難的一段時間,沒完沒了的白天忙碌,晚上長夜難眠,有時甚至會難受得落淚。」 \n \n週三,臉書發佈了對「Stop Hate for Profit」抵制活動組織者提出的九項要求的回應,其中包括人權組織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Color Of Change以及Common Sense Media。他們要求臉書提供更多關於從服務中刪除仇恨言論的信息,並確保廣告不會出現在有害內容的旁邊。 \n \n臉書表示,它將致力於對其內容審核政策進行第三方審計,並表示正在研究如何改變廣告工具,讓廣告商獲得更多關於廣告顯示位置的信息。 \n \n以下是祖克伯就6月26日廣告商抵制事件向臉書員工發表的言論: \n \n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解決廣告商的抵制行動,很明顯越來越多的人和越來越多的公司加入了其中,但我認為,在我們看到了什麼,我們在做什麼和沒有做什麼等方面,提前說明一下可能會有用。 \n \n首先要記住的是,任何時候,當你的合作夥伴想要暫停與我們接觸,這顯然不是什麼好事,我的意思是這不是一個好兆頭。但我想說,我認為這更多的是一個聲譽和合作夥伴的問題,而不是最終會因為一系列原因而成為經濟問題。 \n \n最大品牌的廣告支出只佔我們整體廣告營收的一小部分。我的意思是,我們經常談論的一件事是,我們主要從事的是為小企業服務的業務。你們知道,我認為全世界有800萬活躍的廣告商在使用我們的平台,這是我們收入中最大的部分。他們才是我們廣告商中的絕大多數。 \n \n現實情況是,幾個廣告商,或者即使最終是幾十個離開我們的平台,在經濟上也不會產生太大影響。但是,你們當然知道,這些都是我們想要合作的夥伴,這不是個好兆頭。很明顯,有些受人尊敬的品牌會說,他們認為我們的平台對他們的品牌來說不是個安全的地方,這顯然損害了我們的聲譽,即使他們是在退出Twitter、YouTube或其他網站的背景下這樣做的。 \n \n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這是我們在帖子上提出的問題,但我現在會回答,然後我們可以跳過它。我知道這會給我們的GMS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團隊帶來了很多工作,我很感謝你們與所有這些人的接觸。你們知道,我們現在需要進行一場大規模的教育活動,以確保人們知道,如果把我們與其他社交媒體和社交網絡行業進行比較,我們遠不是應對仇恨言論方面最差的,我們在整個社區的實踐和積極行動,實際上使我們在解決仇恨言論問題上做得最好。 \n \n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據我所知,我們是唯一一家投資數十億美元建立人工智慧系統的公司,可以主動識別我們刪除的幾乎90%的仇恨言論。我們的系統甚至可以在任何人向我們報告之前就進行識別,這是我們在過去幾年裡取得的巨大進步。 \n \n你知道,就在幾年前,當我們開始研究人工智慧系統時,我們主動發現的仇恨言論是零,隨後上升到了大約20%,然後一年前我們上升到了大約60%,現在我們幾乎達到了90%的水平。而且,我們應該很快就會超過這個水平。因此,我們的確做得很好,我認為這是我們應該感到自豪的事情,這是我們在為這個行業設定的標準。 \n \n在透明度和公佈數字方面,我們也為行業設定了標準,我認為我們應該對此感到高興。這就是我們的團隊現在需要做的工作,確保合作夥伴理解,所以即使面對外部壓力,他們也理解我們在做什麼。因此,即使他們覺得因為壓力很大,他們可能需要暫停一個月或幾個月做廣告,但至少合作夥伴知道我們在幹什麼,我們將能夠繼續與他們長期合作。 \n \n但你們知道,當我們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們不會做的是,我們不會因為收入壓力而制定政策。從技術上講,我們制定政策並不是因為人們對我們施加的任何壓力,事實上,通常我傾向於認為,如果有人威脅你做某事,實際上這會讓你陷入困境,在某些方面,做他們想做的事情更難,因為現在看起來你正在投降,這也會給其他人帶來不良的長期激勵。而且,我們內部已經有了類似討論,我們最好的合作夥伴現在基本上都是那些與我們接觸並提供他們的反饋的人,這些人也是我們將繼續進行持續對話的人。 \n \n歸根結底,我們不會因為威脅到我們收入的一小部分而改變我們的政策或做法。我們將做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情,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認為這會為社區提供最好的服務,包括我們最近宣佈的政策變化,我們將繼續這樣做,我猜所有這些廣告商很快就會回到這個平台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