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建文帝的搜尋結果,共11

  • 觀念平台-擇才適位是良好傳承的樞紐

     近來各政黨在重要職位上的初選紛擾頻傳,組織在重要職位上選擇合適的人才,是順利接班傳承的關鍵,若無法做到這點,即使組織有卓越的文化制度,都將使傳承將充滿艱險、甚至導致組織中衰及敗亡。 \n 擇才失敗的一項原因,是缺乏合適候任人選,這導源於培養接班人才的挫敗,東漢即為典型範例。東漢從第四任皇帝漢和帝起,都是幼齡即位,由年輕皇太后實際管理政事、很自然憑藉外戚;當皇帝長大與外戚發生矛盾後,就依靠陪同其長大的心腹宦官,造成外戚及宦官兩個集團爭鬥不已;另外,皇帝在位期短,根本無法培養繼位者,也就難以終止外戚及宦官間的權鬥循環,紛擾局面一直持續到東漢滅亡。 \n 重要職位的合格候任人選即便眾多,若在事前缺乏擇人接位機制的共識,也將妨礙組織傳承,元朝中期之後政局混亂正是由於皇位繼承導致的皇室內亂。成吉思汗雖然為國家運作建立許多制度,但在皇位繼承上卻沒有制訂可以長期遵循的規則,他以親中選賢的原則將汗位傳給三子窩闊台,但蒙古族「幼子守灶」的財產繼承制,讓四子拖雷繼承了統治區核心及主要部隊,並且汗位繼承在形式上還需要在庫里台(諸王大會)推舉、由大汗及重臣宣誓才算正式即位,汗位空窗期間則由幼子監國,窩闊台的繼位因而被四子拖雷干擾。 \n 窩闊台之後的三任大汗:貴由、蒙哥、到忽必列,接位的原則各自不同,到底是傳賢、傳長、傳幼、還是傳弟,沒有共識;儘管造成混亂,但都尚稱英明,足以繼續維持蒙古族的擴張。忽必列建朝稱元之後,缺乏皇位繼承原則的共識,子孫又不如父祖,便發生如「朱元璋奉天討元北伐檄文」中提到的「大德(元成宗)廢長立幼」、「泰定以臣弒君(元英宗被弒)」、「天曆以弟酖兄(元文宗毒死元明宗)」等亂異之事,因繼位問題而生的頻繁皇室內鬥,跟隨的是偌大帝國迅速崩解,在事前缺乏繼位章法的共識,正是關鍵成因。 \n 接班擇才標準若是與有效履行職務無關,組織的輝煌、優良文化及制度,都會陷於難以傳承的危機,隋文帝楊堅收拾了近三百年的分裂、建立一統王朝,傳承到隋煬帝楊廣僅十餘年就終結。若探究楊廣何以能取代兄長楊勇接位,可追溯到隋文帝的皇后獨孤伽羅,獨孤伽羅在楊堅初起事及建政時,出謀劃策確實頗多助益,在世時即與隋文帝並稱「二聖」;但她要求楊堅堅守一夫一妻,並以此要求皇子,原太子楊勇未能嚴守這項要求,而楊廣卻成功地偽裝不近女色、作風儉樸,得到獨孤皇后喜愛,影響到隋文帝,經多方運作後取代楊勇為太子。皇帝皇子多嬪妃本就常見,獨孤伽羅以違常標準影響皇位繼承決策,重要職位的接任選擇如果與任務執行無關,能正確擇才實是僥天之倖。 \n 會強烈危害傳承的情況,是以個人喜好或權勢決定接位人選。宋哲宗早逝未留下子嗣,僅能從兄弟中選擇繼位者,哲宗並非向太后親生,向太后執意要立既非哲宗同母兄弟、又非長子的端王趙佶,宰相章惇認為「端王輕佻,不可以君臨天下」仍舊無法動搖。趙佶繼位為宋徽宗,極富藝術天分、卻放蕩不羈,治國無方,直接造成北宋滅亡。向太后偏好趙佶,有史家認為是因為趙佶每天都到向太后住處請安,被認定是聰明孝順所致,又一說認為向太后若立哲宗兄弟繼位,權勢可能被哲宗生母德妃威脅,無論何說,都可見以個人喜好權戀選擇接位者的危害。 \n 各政黨初選紛擾,對照前述史例,可看出擇人機制將深刻影響日後黨內團結及發展,出線者則身繫政黨事業傳承。史例也展示了擇位機制的事前共識、一貫性、擇位標準、以及主事者能否擺脫個人喜好權戀,都會影響組織事業傳承,不可輕視。

  • 建文帝去哪了? 避難永州添新證

    建文帝去哪了? 避難永州添新證

     湖南省永州新田縣近日首度發現,完整的明代錦衣衛世家譜系,以及延續6代的「錦衣世家」,歷史學家懷疑應與明惠帝的蹤跡有關,也讓此一歷史懸案再度為人津津樂道:明太祖成立的錦衣衛、明成祖創設的東廠,全國遍地的特務密探,再加上鄭和下西洋,居然海內外遍尋建文帝朱允炆的蹤跡而不可得。 \n 600多年前,日後的明成祖、當時的燕王朱棣軍隊攻入宮中,建文帝下落不明,自此對其蹤跡的傳說不斷出現,單單明末清初的歷史著作《罪惟錄》,就列出23種說法。但整體而言,歷來最主流者包括「自焚而亡」、「出家為僧」、「清修入道」及「遠走南洋」四種。 \n 2007年湖南省文物局退休專家謝武經提出「建文帝避難新田」說,商傳、毛佩琦等明史研究的權威專家,也認為「建文帝蹤跡『永州說』出來最晚,但材料最硬」;在明代錦衣衛世家譜系之前,新田、寧遠就曾發現多塊與建文帝有關的碑刻,其中龍池寺遺址碑刻,更被謝武經認定為「鐵證」。 \n 龍池寺遺址位於新田縣梘頭鎮洞心村,2010年在此發現一塊明初所立,題為「緣化袈裟記‧小行德祖梅等師亡代立之記序」的碑刻,碑文已殘缺不全,但仍可辨認出「夫山曰安曇寺曰龍池」、「自大明皇朝先師鐵峯悟真流亡」、「剃本靖為備燕師」、「有襴袈裟入寺」、「不希燕天豈復何言代立」等字句。 \n 謝武經指出,「大明皇朝先師」、「燕師」(燕王的軍隊)、「燕天」等字眼的出現,確實非比尋常。龍池寺遺址另一塊刻於清代的《益聞先師》碑,碑文曰:「益聞先師武穆而空者,系帝君也。帝君文宣而聖者,建帝君也耶。」謝武經直言,「建帝君」講得很明白,就是指建文帝。

  • 這朝代僅存37年 卻留下4個偉大建築 至今仍使用

    隋朝在中國歷史上經歷魏晉南北朝三百多年分裂,後走向「大一統」,存在時間僅有37年,但是在這一時期,隋朝對政治、經濟、文化、外交等領域,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對後世產生深遠的影響。 \n隋文帝和隋煬帝興建的大運河及馳道,更改善水路交通線,同時興建兩大古都──大興城(唐朝建立後,改名為長安城)和東都洛陽,對後世來說,都是一筆寶貴的財富。隋朝的開國皇帝隋文帝楊堅和第二代皇帝隋煬帝楊廣,名聲不甚好,但他們殘忍的同時,也成就往後唐朝的繁榮。 \n隋文帝楊堅建立隋朝後,最初定都在漢長安城。但當時的長安破敗狹小、殘破不堪、水污染嚴重,因此隋文帝選擇新址建長安城。582年,僅用9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建成了宮城和皇城,並成為中國古代面積最大的都城,為以後唐長安城的興盛打下堅實基礎。 \n隋朝時期是中國古建築體系成熟時期,隋文帝修建的大興城規整、大氣,為以後朝代的沿用做好了充分的考慮。至於隋煬帝要修建洛陽作為輔都,也考慮到大運河與都城洛陽的配合,能夠溝通南北,洛陽都城的修建直到到五代、北宋都還在使用,曾是全國的經濟、政治、文化中心。 \n而著名的隋唐大運河,也是隋煬帝主持修建的。這一浩大工程,為人民帶來沉重負擔,也有人抱怨隋煬帝修建運河,只是滿足自己下江南的私慾,但就結果看來,大運河聯通南北,以洛陽為中心南到餘杭,全長兩千多公里,成為南北交通的大動脈,對國家的統一和經濟文化的發展影響甚大,也帶動沿岸城市的發展。 \n道路的交通線在這一時期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公元607年,隋煬帝下令修築從陝西榆林到北京的馳道,為收復高麗作準備。而隋朝興建的「含嘉倉」,更被稱為中國古代最大的古代糧倉。1969年,人們發現了隋朝修建的大型儲糧倉庫「含嘉倉」,現代考古證實倉城東西長612米,南北寬710米,總面積43萬平方公尺,共有圓形倉窖400餘個。 \n「含嘉倉」歷經隋、唐、北宋3個王朝,沿用500餘年,後來廢棄。在其中一個窖裡,發現北宋放進的50萬斤穀子,顆粒完整,架構十分利於穀物的保存,具有相當的借鑒價值。這個在中國歷史上僅僅存在38年的朝代,留下的建築讓人感嘆古人智慧,更能體會「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深意,這也正是隋朝的魅力所在。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鄭和為何無法如哥倫布般殖民所到之地?

    1405年7月11日明成祖命令鄭和率領龐大的二百四十多艘海船、二萬七千四百名船員組成的船隊遠航,訪問了30多個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國家和地區。從1405年到1433年,鄭和先後七次下西洋曾到達過爪哇、蘇門答臘、暹羅等三十多個國家,最遠曾達非洲東岸,紅海、麥加,並有可能到過澳洲。 \n他的航行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早87年,比達伽馬早92年,比麥哲倫早114年。在世界航海史上,他開闢了貫通太平洋西部與印度洋等大洋的直達航線。據英國著名歷史學家及哈佛大學的李約瑟博士估計,1420年間中國明朝擁有的全部船舶,應不少於3800艘,超過當時歐洲船隻的總和。當今的西方學者專家們也承認,對於當時的世界各國來說,鄭和所率領的艦隊,從規模到實力,都是無可比擬的。 \n再來對比下哥倫布的航行,1492年8月3日,哥倫布第一次開始穿越大西洋的航行率船員87人,分乘3艘船,並發現了西印度群島。哥倫布航行規模最大的一次是第二次航行,參與航行的人員多達1500人,但是後期由於缺糧的原因部分人員返回西班牙。由此可以發現鄭和下西洋的規模之大參與人數之多遠遠不是哥倫布航行可以相比擬的。 \n但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開啟了西歐殖民時代的到來。除了西班牙之外,西歐各主要強國英國、葡萄牙、法國、義大利先後開始大規模的殖民活動。在短短的幾十年內南北美洲大部分地區成為了西歐諸國的殖民地。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改變了整個西歐甚至整個世界的歷史進程,使得歐洲諸國積累大量的財力物力和人力,促使歐洲資本主義和工業革命進一步的發展,開始領先世界其他地區。 \n設想一下如果鄭和下西洋之時能夠像哥倫布一樣對所到達的地區進行殖民活動,相信沒有所到之處不可能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抵擋住當時明朝的世界最強艦隊。當時印度非洲東海岸地區都有大量的財富,如果鄭和能夠展開殖民活動,那麼大明王朝將會變的更加強大,甚至遠遠將西歐諸國甩在身後數百年。但是鄭和並沒有展開任何殖民活動,反而是七次下西洋耗費巨大,使得明朝國庫為止空虛,除了給大明帶來一些虛名之外沒有給大明朝帶來任何的財富。最後下西洋的航行也不得不終結在七次,再也沒有進行第八次。可以說哥倫布航行給西歐帶來的是巨大的財富,但是鄭和下西洋卻耗費了大明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造成大明朝由盛轉衰的開始。 \n那麼鄭和七次下西洋無論是在規模軍力還是達到的地區上相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航行都要遠勝之,但是為什麼鄭和沒有給大明王朝佔領一塊土地,奪得一絲財富呢?首先看一下哥倫布航行和鄭和下西洋的目的。 \n哥倫布出生在義大利熱那亞,從小受到馬可波羅的影響勵志當一名偉大的航海家,去奪得無盡的財富。但是他的航海計畫沒有得到義大利當時諸多國家的認可。但是當時剛剛崛起的海洋強國西班牙贊助了哥倫布的航行。可以說哥倫布從一開始航行的目的就是殖民和掠奪。 \n而再看一下鄭和下西洋的目的。鄭和下西洋的目的說法很多,但是主要是一下幾個目的。第一是為了尋找下落不明的建文帝。第二是為了經濟貿易活動。第三是為了宣揚大明的國威。但是許多史學家認為政治目的也就是尋找並消滅逃竄的建文帝勢力才是鄭和下西洋的主要目的。 \n歷次下西洋的規模極大,其中每一次參與的兵力都在27000人左右,二百多艘船隻,即便是放在現在這都是一直龐大的海軍艦隊。其中最大的船隻叫做寶船。據《明史》、《鄭和傳》記載,鄭和航海寶船共63艘,最大長度為151.18公尺,寬61.6公尺。船有四層,船上9桅可掛12張帆,錨重有幾千斤,要動用二百人才能啟航,一艘船可容納有千人。 \n《明史兵志》又記:「寶船高大如樓,底尖上闊,可容千人」。據估計這艘寶船的排水量在7500噸左右。排水量7500噸這是一個概念呢?世界上第一艘專門設計航空母艦鳳翔號基準排水量才7470噸。全長168公尺,全寬18公尺,吃水6公尺。也就是說世界上第一艘航空母艦還沒有鄭和的寶船大!600年前的太平洋和印度洋上一直龐大的古代航空母艦編隊不可能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抵擋。如此龐大的海軍戰艦如果單純說是為了宣揚國威或者進行貿易活動那顯然太過於誇張了。 \n而且永樂皇帝直到去世那一年還在關心鄭和是否找到了建文帝,鄭和回答發現了建文帝,建文帝在海上的一處小島上隱居不再問世時,永樂皇帝這才放下心來。可見政治目的也就是消滅可能逃竄到東南亞的建文帝勢力才是鄭和下西洋的最大目的,這是明朝內部關於皇位繼承人戰爭的後續。可見鄭和下西洋最開始的目的就不是掠奪財富和佔領土地。 \n從主持這樣龐大行動的鄭和的身份上來看,鄭和下西洋更像是大明王朝皇室的家室。鄭和是一名太監,是皇帝的內臣,並不是真正的朝堂大臣。派一名太監主持下西洋行動,很顯然從永樂皇帝的角度上看這也是他和自己侄子朱允炆的家事。 \n除了以上這個目的不同的原因之外,使得大明朝上下沒有展開殖民活動的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幾千年以來的天朝意識。從漢唐以來中國歷史上各個封建王朝的統治者都認為中國乃是天朝之國,其他四方的國家都是蠻夷之地。別說去佔領這些蠻夷之地,就是連這些國家派來使節朝拜納貢都愛答不理的。而且當時大明朝國家民富和當時人口急劇擴張經濟崩潰急於擴張的西歐各國完全不一樣,根本都不用去佔領和掠奪蠻夷之地那點財富。 \n另外中國兩千年來奉行的儒家思想,主張以和為貴,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沒用因為財富的目的卻進行大規模的擴張(漢唐主要是為了軍事安全的目的)。中國幾千年來占主體的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和當時資本主義已經相當發展的西歐也不一樣。這一些列原因導致了鄭和下西洋和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兩次偉大的航行有了截然不同的結局和影響。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王道劍開拍 揭建文帝失蹤之謎

    王道劍開拍 揭建文帝失蹤之謎

     明朝「靖難之變」建文帝朱允炆人間蒸發,甚至傳聞明成祖派遣鄭和下西洋,目的之一即是暗中查訪建文帝下落;由兩岸聯合製作的歷史武俠劇《王道劍》將於10月開拍,也讓建文帝「出亡福建寧德說」,以及當地充滿「九五」之數的上金貝古墓,近日再度引發各界熱議。 \n 王道劍》改編自前行政院長、現任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的同名長篇武俠小說,全書依據西元1399年「靖難之變」、「建文帝出亡福建寧德說」的歷史背景寫成。歷來關於建文帝的下落眾說紛紜,民間普遍認定其脫離險境,但究竟出亡何地,600多年來持續吸引後世史學專家、歷史愛好者的好奇與探索。 \n 無處不在的九五之數 \n 這個歷史謎團,於2008年初春綻露一線曙光,當時寧德蕉城區上金貝村的民眾為修建登山道,拓荒郊野時無意間發現一座神秘的墓葬,規格堪稱縮小版的「陵」。當地政府成立「寧德市建文帝蹤跡研究小組」,聞風而來的海內外專家絡繹不絕,在周邊區域挖掘更多呼之欲出的真相。 \n 無處不在的「九五」之數,包括按「5、3、1」排列的台階級數共9級,舍利塔以及明朝唯有皇室才能使用的蓮花基座,也分別由5塊與9塊石頭構成。學者指出,尤其連接3、4級墓埕間的台階,採取「步步高」的形式,乃是劉伯溫專為明太祖朱元璋的金鑾殿設計出的特殊結構,普通人豈敢僭越使用。 \n 碑文與詩句相吻合 \n 2005年底,上海江南造船集團公司高級工程師林國恩發表,10萬字論文的「紅崖天書」研究成果,把深藏貴州省安順市、位於關嶺布依族苗族自治縣城東約15公里曬甲山半山腰,原名「紅岩碑」予以破譯。林國恩認為,「紅崖天書」約1406年完成,為建文帝遜國流亡後頒布、討伐燕王朱棣篡位的一道「伐燕詔檄」。 \n 2013年3月林國恩也曾至上金貝古墓考察,指出墓葬塔碑上20字碑文「御賜金襴佛日圓明大師第三代滄海珠禪師之塔」,與《貴州金竺長官司羅永庵》中建文帝留下的「風塵一夕忽南侵,天命潛移四海心,鳳返丹山紅日遠,龍歸滄海碧雲深」詩句相互吻合。 \n 林國恩表示,「龍歸滄海」指出建文帝隱於海邊,「碧雲深」則指建文帝所在之處,「上金貝古墓正處於當地的碧雲峰下」。 \n 儘管2009年9月,福建文物局曾宣稱「寧德古墓並非明朝建文帝之墓」,但顯然寧德當地及海內外支持此一說法者,仍堅信這個「明史第一謎案」已然破解。

  • 江蘇市民稱其先祖曾找到建文帝:家譜中發現證據

    一名90歲的丹陽人戴壁城向現代快報透露,他近來研究家譜時有了意外發現——他的祖先、丹陽戴氏一個分支的始遷祖戴瑞珊,曾花30年時間尋遍萬里,最終在一個叫「穹浪山」的地方找到靖難一役失蹤的明朝建文帝。 \n戴壁城在閱讀《丹陽家譜提要》時得知,有一本1936年重修的《雲陽戴氏家乘》,被收藏於上海圖書館。 \n戴壁城立即讓在上海工作的孫子去圖書館查找,在上面看到了他自己小時候的名字,並請孫子複印了一本。後來,戴壁城在琢磨家譜時發現了一篇墓誌銘《東山公墓誌銘》。該墓誌銘是為戴家先祖戴瑞珊而寫,共1400餘字。 \n戴瑞珊是明洪武癸酉舉人、甲戌進士,官至禮部主事、員外郎。建文帝在位期間,他當上四川提學副使。 \n文中記錄,「殆三十年始得見帝穹浪山中,時公已病,帝見公憔悴,甚憐之,慰勞交至,命之亟歸。公痛哭流涕,拜謂:臣受大恩,未曾以一死報國者,徒以陛下尚在,故不憚萬里相從,今既得見天顏,願誓死相隨,不忍言去。固辭不獲命,乃大哭,拜帝而歸。歸未期月,遂以病卒於家。」

  • 建文帝朱允炆小史

    建文帝朱允炆小史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朱元璋去世後,皇太孫朱允炆繼位,即明惠帝,改年號為建文。朱允炆繼承帝位後,大力推行崇文、寬刑、減稅等新政,由重典治國轉向寬仁行政,因而深得民心,史稱「建文新政」。 \n 為了鞏固中央集權,建文帝實行削藩,裁撤藩王勢力。諸王相繼被削藩後,燕王朱棣感到形勢岌岌可危,暗地裡加緊練兵,收羅異人術士,趕製兵器,準備應變。1399年,朱棣公開起兵。經過三年苦戰,攻入南京,奪取皇位,隨後改年號永樂,成為大明王朝第三任皇帝,史稱明成祖。 \n 儘管朱棣奪得帝位,但朱允炆生死未卜的消息著實令他寢食難安。其在位22年間,文武百官諱莫如深,民間人士也禁忌莫言。20世紀80年代,南京市考古人員在明故宮基建施工工程中挖掘出一條御溝暗道。太平門外也有一條明故宮延伸出來的排水道,內中寬闊,可供人行。此發現對於佐證建文帝出逃有著重要價值。 \n 荔波周邊遊 \n ●茂蘭喀斯特森林 \n 茂蘭喀斯特原始森林位於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荔波縣境內,景區是以喀斯特地貌上的漳江水系的小景特色和浩瀚蒼茫的喀斯特森林景觀為主體,以野、奇、秀為特色。 \n 門票:50元人民幣/人(不含保險) \n ●水春河峽谷 \n 水春河是樟江上游一軸長達13公里的丹青畫卷,泛舟綠水白雲間,宛如畫中游。沿途可欣賞到水平如鏡的峽中湖水、湍浪翻捲的急流險灘、壁如刀刃的險峰夾峙。順十三道浪咆哮而下,急流似晶珠傾瀉,緩流如瓊漿濡沫,動靜相間,剛柔並濟。 \n 門票:175元人民幣/人 \n 明朝建文帝朱允炆在靖難之役、江山易主後的生死去留,600年來在史學界與坊間一直眾說紛紜。明代旅行家、地理學家徐霞客為了考尋建文帝的隱匿之地而雲遊四海,後來在貴州黔南州長順縣白雲山發現了建文帝隱居38年的種種跡象。記者在貴州循著徐霞客當年的路線與足跡,一探建文帝隱黔之謎。 \n 旅遊小貼士 \n 吃 絲娃娃:別名素春卷,是一種貴州街頭最常見的小吃。是用大米麵粉烙成的薄餅,薄薄如紙卻──只有手掌那麼大。再捲入蘿蔔絲、折耳根(魚腥草)、海帶絲、黃瓜絲、粉絲、醃蘿蔔、炸黃豆、糊辣椒等。 \n 酸梅湯:古來即為上好的夏日飲品。可除熱送涼,安心痛,祛痰止咳,辟疫,生津止渴的功效,被譽為「清宮異寶御制烏梅湯」。 \n 行 從貴陽客車站乘坐往返荔波的長途巴士,票價:170人民幣/人。 \n 購 荔波境內的布依、水、瑤、苗等民族都十分看重銀飾,尤其是水族,有「水家結婚定要銀」之說。其生產的水族龍頭手鐲1985年獲省部優稱號。

  • 香港文匯報供稿-荔波探徐霞客

    香港文匯報供稿-荔波探徐霞客

     (文接B4版) \n 據徐霞客所記,白雲山原名螺擁山,因為建文帝望著山中的白雲登上去,成為開山之祖,遂用「白雲」命名。攀過長階後駐足觀望,白雲山廟宇亭閣建築群工藝精湛,風景別致。院落中散落的石雕引起了記者注目,一對石獅大氣考究,應是承以明朝風格;數個棄用的鏤空石雕柱托,以龍圖為主,被專家認定出自宮廷技法。 \n 大殿前有一泓清泉,周圍用青石鑲砌,上刻「跪井」二字。無論身形如何,到此取水就必須屈膝下跪,一拜一得。據《徐霞客遊記》載,此井是神龍供奉給建文帝的,中間通向龍潭,不時有一對金鯉魚之中翻滾。當地人視其為聖水,並認為是建文帝凡根未除時的小心機。 \n 繞過大殿,途經史料所載當年供奉建文帝遺像的佛閣,而後便來到了徐霞客所記的「天子硐」。立於洞上,徐霞客曾稱:「洞前憑臨諸峰,翠浪千層,環擁回伏,遠近皆出足下。」彎腰俯身進入,齊腰的石塌潤滑如玉,傳說是建文帝打坐修行的地方。抬頭向南京方向望去,有一個天然石洞,被稱為「望京洞」。石塌一旁,有「漏油」、「漏米」、「漏鹽」的三個漏洞,傳聞以此供奉皇帝膳食。 \n 從「天子硐」出來繼續往後山走,就是一大片被稱為「南京坪」的草坪。之中有水有樹、有花有竹,被稱為「翠竹黃花」、「長松蔭草」。並排的兩個石磬,擊打第一回發出是鐘聲,第二回發出的則似鼓聲,又被稱為「鐘鼓韻坪」,非常神奇。

  • 香港文匯報供稿-荔波探徐霞客

    香港文匯報供稿-荔波探徐霞客

     徐霞客為了找尋建文帝的隱居之地,而雲遊四海,最後在貴州長順縣白雲山,發現了建文帝隱居38年的種種跡象。 \n 明崇禎十一年(1638年)徐霞客遊歷到貴州長順白雲山時,距「靖難之役」後建文帝生死去留未卜已有230多年。在其留存筆錄當中,曾沿途考察建文帝行蹤,在貴州長順白雲山、福泉觀音寺和廣西橫州寶華寺等地發現有關建文帝的遺跡,其中又以白雲山保存遺跡最多。 \n 占卜擇路 再卦取荔波 \n 在由廣西德勝擇路西進貴州時,有兩種取道方式,一是走南丹,二是走荔波。由於兩條路各有利弊,徐霞客當晚難以定向。他托人占卜擇路,兩次占卦後「取荔波」。 \n 小七孔古橋是廣西與貴州交界地帶古驛道上的重要關隘,是當時由廣西進入貴州荔波的必經之路。小七孔一帶山水縱橫、地形複雜、遠離城鎮、人煙稀少,並以瑤族和布依族聚居為主,因而當地秀美奇特的自然風光與神祕原始的民族風情,令過往的客商和旅者流連忘返。 \n 雲遊貴州 結下不解之緣 \n 初春3月,徐霞客由粵西界(今廣西環江、南丹及荔波一帶)進貴州下司(今荔波邊境和獨山麻尾一帶),往北行經獨山州(今獨山縣和荔波縣)、都勻衛(今都勻市)、麻哈州(今麻江縣)、平越衛(今龍裡縣)、貴陽府(今貴陽市)而後繞道廣順州遊白雲山,並將他的所見所聞寫進了舉世聞名的《徐霞客遊記》。 \n 徐霞客至此與貴州結下了難解的緣分。他晚年曾兩次入黔,記錄了當地的山川地貌、巖溶奇觀和風土人情,是貴州歷史文化研究與旅遊開發的寶貴資源。 \n 圓夢白雲山 奇景今猶在 \n 徐霞客由都勻、龍裡進入省城貴陽後,看到了據傳因建文帝而得名的「太子橋」之後,繼而朝南行經青巖、惠水,於1638年4月15日進入了現今的長順縣,抵達千里尋帝目的地——白雲山,並在此發現了230多年前建文帝遺留的物據與傳聞,可謂「白雲山上拜神仙,千里尋帝夢終圓」。(文轉B6版)

  • 常州山水之勝

    常州山水之勝

     江蘇太湖周邊四大城市,分別為無錫、蘇州、常州和湖州,常州聲名不顯,卻具有豐富的文化底蘊與山水勝景,京杭大運河從市區穿過,蘇東坡在此終老。 \n 影響中國人最為深遠的佛、道兩大宗教,在常州也各有勝地,佛教為唐朝天寧寺,寺中高153.79公尺天寧塔、磚刻羅漢圖與鐵梨木大柱,皆為全國絕無僅有;道教為茅山乾元觀,尚存秦朝李明真人煉丹井,號稱「秦漢神仙地、梁唐宰相府。」進入常州市區,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無所不在的小河,京杭大運河並非直直穿過市區,不僅略有曲折,而且歷代整修疏濬改道,加上小河縱橫,河道可以環市區一圈。清朝乾隆皇帝六下江南,三度到常州,留下御碼頭遺跡。 \n 蘇東坡久居常州 \n 但常州人最尊敬的是北宋名臣、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東坡,蘇大學士官運不佳,一生被眨來眨去,官帽愈戴愈小,卻對常州最具好感。常州人不僅計算出蘇子瞻到過常州11次之多,還找出蘇東坡故居地,並建有東坡公園,塑銅像、立詩詞鑴石,興建「仰蘇閣」懷念他。 \n 常州古稱武進,在民國初年,武進縣就是實業發達之地,而且文風鼎盛,歷朝歷代出過9名狀元,11名探花。武進縣原本有60個鎮,轄區龐大,後來才把無錫分出去,又建立常州市,現在的武進反而成了常州市的一個區。但此地人才輩出,清末郵電部大臣盛宣懷、近代數學家華羅庚、台灣《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裕隆集團吳舜文,都是武進人。 \n 常州號稱久居常州 \n 常州市位於太湖西北角,所轄溧陽市與安徽、浙江接壤,天目湖旁的南山,有數十萬畝竹林,號稱「南山竹海」,山頭上有一驛站,為古代官道,傳說明朝建文帝朱允炆躲避成祖追殺,就是從這條官道逃往安徽,山腳下還有一個村落,是建文帝隨從官員落地生根,紀念同朝為官取名「同官村」,村民大多姓朱,均是易姓緬懷建文帝。 \n 天目湖本為一水庫,水質清澈達到大陸的國家二級標準,為保證水質,江蘇省還花錢給上游的安徽省鄉鎮農民,買下他們的耕作權,不要務農保留原生態。天目湖與台灣日月潭結為姊妹湖,現在湖中最大一艘遊艇就叫做日月潭號。 \n 市區周邊另有長蕩湖,湖面數十萬畝,湖中濕地長滿蘆葦,搭快艇前往濕地觀察鳥類,必須在蘆葦中穿梭,三轉四轉就沒了方向感。秋初可在湖上餐廳啖蟹,所產大閘蟹不輸陽澄湖,只是廣告沒打響。 \n 金爵大廚技藝超群 \n 天目湖水質清澈,湖中游魚肉質鮮嫩,早年在天目湖招待所當廚師的朱順才,見鰱魚頭丟掉可惜,創造出湯白如乳的「天目湖砂鍋魚頭」,為之聲名大噪;改革開放後,他與友人承包招待所,最後成了五星級天目湖賓館董事副總經理,是大陸廚藝界第一人。 \n 「最簡單一句話,就是要大火沸滾一個半小時以上。」朱順才不藏私。 \n 40年前,當時的人餐餐都想吃肉,朱順才見大魚頭扔了可惜,嘗試魚頭料理,花了不少時間,結合在地食材,終於成就一代名廚。憑著這道菜拿下廚藝金爵獎。 \n 砂鍋魚頭地道美食 \n 鰱魚頭要先輕油煸過,瀝乾再用滾水重新煮熟,其間加入佐料、黃酒,用以去腥的薑片則是在水滾時先濾一下,不能跟著煮,否則就變成薑湯了。起鍋端到客人面前,再撒香菜花。這邊砂鍋魚頭湯,被譽為「鮮而不腥、肥而不膩」。 \n 朱順才提供品嘗祕訣,第一碗先喝清湯,嘗到魚肉魚湯原味,第二碗可澆些醋,又有不同風味。(文轉B3版)

  • 寧德古墓非建文帝之墓

    福建省文物局在近日對去年在福建寧德金涵鄉上金貝小村莊發現的一座古墓,進行一系列的考察。專家們斷定此墓建造年代為元末明初,並不是明朝建文帝朱允炆之墓,墓地主人身分為僧人滄海珠禪師。 \n據楊子晚報報導,去年福建寧德金涵鄉上金貝小村莊發現了一座沒有墓碑,沒有建造年代,形式奇特的古墓。當地考古學家率隊對古墓進行考察,專家們初步確認,古墓建造於元末明初,至今有600多年的歷史。而在整個考察過程中,搜尋不到有關墓主人身分的資料,只發現落款為「御賜金佛日圓明大師第三代滄海珠禪師之塔」字樣的石刻,墓地主人究竟是誰?一直眾說紛紜。 \n古墓裝飾氣派 疑皇族所有 \n當時,福建省文博專家王振鏞對此墓發表大膽推測,墓主人的身分為至今下落不明的建文帝之墓。因為他表示,墓的格局是三層六闊,外觀是弧形條石砌成高大圓拱,類似皇陵的氣派建築,加上擺飾墓地的各種裝飾金碧輝煌、價值不菲,因此,他判斷墓主人的身分應是皇親貴族。 \n王振鏞當時判斷此墓為建文帝所有,引起各界熱議。福建省文物局在近日組織地方史志、歷史、明史、文物考古、文物鑒定等方面專家,對古墓進行一系列考察,考古專家發現此墓起碼已被盜3次以上,整個墓室空空如也。另外,在經過各項古物考察後,推翻此墓為建文帝之墓。 \n而南京的部分考古專家,早前在古墓發現了一種叫「閉嘴龍」的石雕,認定其為明朝特有石雕,因此斷定此墓就是建文帝之墓。對此,福建省文物局專家組表示,不能僅憑石構件造型來推測墓地主人身分。如果要確定墓主身份,必須有確鑿的碑刻、文字記載等實物才有說服力。 \n明朝朱允炆陵墓 至今成謎 \n南京市博物館考古部研究員王志高對「閉嘴龍」提出了解釋,「這哪是什麼『閉嘴龍』呀,它的名字叫螭首,我們在南京張府園發掘元代龍翔集慶寺遺址時,出土的螭首與這件一模一樣。」他說,這次斷定寧德古墓為建文帝之墓完全是一場鬧劇。 \n王志高進一步表示,考古專家們透過歷史文獻回顧,發現寧德古墓早有記載,所以絕對不可能是建文帝的墓。另外,全大陸發現建文帝的墓葬多達50多座,其中有「雲南說」、「貴州說」、「江西說」、「江蘇說」,甚至有「海外說」,究竟哪座是真的?至今仍無確切答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