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曉風的搜尋結果,共88

  • 全台密度最高 獨立書店聚落在這裡

    全台密度最高 獨立書店聚落在這裡

    冷風呼嘯、寒流不止的冬季,國境之南的屏東,依然享有暖陽的餘裕。2月5日,「勝利星村創意生活園區」正式開幕,濃厚的眷村情懷、全國密度最高的獨立書店聚落,成為屏東在地最鮮明的「城市名片」。

  • 蔡政府嚴重破壞臺灣藻礁 名作家嗆:下地獄啦

    蔡政府嚴重破壞臺灣藻礁 名作家嗆:下地獄啦

    蔡政府正在破壞臺灣環境,你知道嗎?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今天表示,7600年前,藻礁沿著桃園海岸緩慢生長,藻礁是海洋生物的完美棲地,現在已有近百種生物在此長居,但蔡政府為達到「增氣減煤」的能源政策,將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興建選址桃園大潭,但施工期間施工船兩度擱淺,刮除0.58公頃的珍貴藻礁。名作家張曉風痛批,這是要下到地獄的最下層去的。 \n \n 江啟臣22日在臉書提到,桃園藻礁包括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綠蠵龜、臺灣白海豚,豐富多樣的生態環境曾被譽為「生態伊甸園」,國際海洋保育組織「Mission Blue」更是將大潭藻礁列入全球數個「希望熱點」(Hope Spots)之一,因為民進黨政府主導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開發」,現正備受威脅。 \n \n 江啟臣提到,如同「萊豬開放進口」,民進黨是一個不願意與民眾溝通的政黨,若沒有足夠討論的情形下貿然開發,失去的藻礁再等 7600年也不一定能長回來。目前桃園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等有志之士,短短兩年多,辦理百餘場記者會,十餘場大型倡議行動,以及無數場的生態導覽,為的就是搶救島礁,距離公投成案的門檻還差很大一段,江啟臣希望大家都能盡快連署。 \n \n 據港媒《中評社》今天(22日)報導,曾是親民黨立委、現為該黨環保高級顧問的張曉風,今參加國民黨智庫「國政基金會」記者會時提到,蔡政府破壞了藻礁,等於執政者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信用,以但丁的神曲比喻地獄,是要下到地獄的最下層去的。

  • 史話:家鄉味.人情味》孫立人、張曉風住過哪些眷村

    史話:家鄉味.人情味》孫立人、張曉風住過哪些眷村

    眷村可說是台灣數量最多、分布最廣的歷史建築,充滿濃濃文化氛圍,見證台灣的歷史發展,其中部分眷村房舍是日本時期留下的,更具有深厚意義。各地政府及民間,近年來積極整修並活化眷村,希望留住這重要的歷史文化資產。 \n各縣市2000年開始,陸續登陸轄內眷村為歷史建築;民間許多出身眷村的子弟或文藝界人士,也投身眷村的保存、維修、活化、經營等工作,讓眷村搖身一變成為當地熱門景點,帶動周邊觀光經濟。 \n台北101周邊,全台地價最高眷村「四四南村」,質樸房舍的背景就是101大樓,充滿強烈視覺對比,成為來台觀光客重要景點。澎湖馬公「篤行十村」因歌手張雨生、潘安邦曾在此生活過,結合2人事蹟打造的紀念館及故事館,也是造訪菊島必遊景點。 \n另外台中市南屯的台貿五村、干城六村、馬祖二村,因住戶「彩虹爺爺」黃永阜將周邊房舍彩繪後,爆紅成為熱門景點,原本計畫拆除,在當地人士及大學生奔走下,市府保留後打造為彩虹藝術公園,人潮不斷。 \n全台一片眷村活化運動中,如何打造自己的特色,增加遊客的記憶與識別度,非常重要。屏東市的勝利星村起步較晚,迄今未具全國性知名度,只有青島街一帶餐廳人潮較多,如何利用歷史資產,例如將孫立人將軍、作家張曉風在此的行跡打造出風格與口碑,仍待縣府努力。 \n

  • 海科館南極生態展開幕 李鴻源、張曉風出席揭幕

    海科館南極生態展開幕 李鴻源、張曉風出席揭幕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於18日邀請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及大學城第一屆全國大專創作歌謠比賽才女歌手凃佩岑以精采合唱揭開「築夢南極 生態藝術特展」的序幕,現場台大校長管中閔、知名文學家張曉風、珍古德協會理事長金恆鑣博士,及政府機構、學術單位、民間協會等貴賓共同蒞臨現場。 \n \n海科館民眾可以在科學的真、環保的善以及藝術的美下,感受南極探險歷史、地理、生態知識與藝術家的作品傳遞南極大陸無與倫比的野性之美。 \n \n南極是地球上僅存沒有人類永久居住,由自然力量主宰的一塊大陸,雖然遺世獨立,卻對全球氣候影響甚鉅,與地球上的所有生命緊密相連。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今年度特別聯合藝術家,與方舟生態藝術有限公司合作,共同推出「築夢南極生態藝術特展」,以南極的科學與生態題材,搭配今年關懷地球系列主題,將帶給國人一個不平凡的藝文科技饗宴。 \n \n國內知名生態藝術家楊恩生教授,同時也是一位無畏冒險犯難探險者,在疫情期間,特別率領團隊遠赴南極海蒐集題材,經歷了被多國拒絕靠岸與數周的海上漂流後,終於達成使命,並在海科館駐館期間完成了這50餘幅南極生態畫作。這些畫作並於展覽中展出,集結理想、勇氣、品德於一身的故事,希望帶給觀眾感動與追求夢想的力量,也期待觀眾藉此瞭解南極對全球氣候的重要性。 \n \n藝術創作的最大優勢在於不受語言、知識背景的限制便可傳達許多意涵,它可以克服文化之間的差異,在最短暫的時間內讓創作者與欣賞者充分溝通,這場別開生面的展覽,在聲光音效、互動裝置成為博物館展示主流的今日,我們回歸最純粹的表演方式,以藝術家楊恩生的原作以及扣人心弦的經典探險故事,透過展覽人員精彩的解說,進一步闡述南極相關的環境議題、南極動物面臨的困境,並以實際行動支持南極保育工作。 \n \n「築夢南極生態藝術特展」,結合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產試驗所、富邦金控及眾多民間單位之力,以南極的探勘歷史、南極的地球科學與南極保育的現況為主軸,用南極之美來講述科學。除了講述1910年代驚心動魄的南極探險隊的故事為主之外,更呈現楊恩生教授精湛的南極畫作,以冰山及企鵝為主角,展現冰天雪地中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延續。展覽並出版了一本156頁圖文並茂的專册及五本一套的繪本。分別由楊恩生率同李馨雅、孫心瑜、潘玉潔、陳秀鳳等負責撰文及繪圖。這是國内首次出現由國人組隊探索南極並在環境敎育議題上深入專題探討的壯舉。 \n \n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以南極在全球變遷中所遇到的危機為題材,呼籲國人保護環境愛護地球的重要。展期自18日起至110年8月29日止於海科館主題館3F第二特展廳展出,於展覽期間也將搭配親子活動與一系列可愛有趣的桌遊及DIY體驗等,讓您不用出國也可以體驗南極。

  • 30年前的國文課 張曉風回故居為陽明校友補課

    30年前的國文課 張曉風回故居為陽明校友補課

    一群陽明大學校友6日齊聚屏東市勝利星村「永勝5號」,由名作家張曉風為他們補上1堂國文課。張曉風曾在陽明大學教授國文31年,這次陽明校友會舉辦理監事會,特地到張曉風學生時故居永勝5號,重溫30年前的國文課。 \n \n80歲的張曉風就讀北一女時,因父親工作南調,轉學到屏東女中,住進屏東市永勝巷5號,14到18歲歲月都在此度過;後來她北上求學工作,父母仍長住於此直到2000年;故居後來由已故作家郭漢辰承租開了獨立書店。 \n \n張曉風於1975至2006年在陽明大學任教,桃李滿陽明。高雄市校友會今年舉辦理監事會,得知老師將到屏東女中演講,特地將會議移至其故居,並請老師再上1堂國文課,消息傳出後50個名額馬上額滿。 \n \n6日張曉風以「學術性格」為題上課,鼓勵大家從生活中看到小細節,要有求真求實的精神,這樣就算9歲小孩也能成為學術中人。她旁徵博引,從美食講到藝術到其他領域,欲罷不能多上了半小時課。 \n \n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是第一屆校友,太太符晴雯則擔任過張曉風的助理6年,夫妻倆一起南下聽課。符晴雯說,張曉風是他們半個媒人,兩人結婚時老師無法到場,還寫一首新詩做為賀禮,讓他們很感動。老師做事重細節與誠懇待人的精神,也是她的榜樣。 \n \n課程結束後張曉風開心與學生們合影,她說為了這堂課準備了好久,所以才會講不完,見到這麼多學生真的非常高興。

  • 屏東張曉風回故居 補上30年前國文課

    屏東張曉風回故居 補上30年前國文課

     一群陽明大學校友6日齊聚屏東市勝利星村「永勝5號」,由名作家張曉風為他們補上1堂國文課。張曉風曾在陽明大學教授國文31年,這次陽明校友會舉辦理監事會,特地到張曉風學生時故居永勝5號,重溫30年前的國文課。 \n 80歲的張曉風就讀北一女時,因父親工作南調,跟著轉學到屏東女中,住進屏東市永勝巷5號,14到18歲的青年歲月都在此度過;後來她北上求學工作,父母仍長住於此直到2000年;故居後來由已故作家郭漢辰承租開了獨立書店。 \n 張曉風於1975至2006年在陽明大學任教,桃李滿陽明。高雄市校友會今年舉辦理監事會,得知老師將到屏東女中演講,特地將會議移至其故居,並請老師再上1堂國文課,消息傳出後50個名額馬上額滿。 \n 6日張曉風以「學術性格」為題上課,鼓勵大家從生活中看到小細節,要有求真求實的精神,這樣就算9歲小孩也能成為學術中人。她旁徵博引,從美食講到藝術到其他領域,欲罷不能多上了半小時課。 \n 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是第一屆校友,太太符晴雯則擔任過張曉風的助理6年,夫妻倆一起南下聽課。符晴雯說,張曉風是他們半個媒人,兩人結婚時老師無法到場,還寫一首新詩做為賀禮,讓他們很感動。老師做事重細節與誠懇待人的精神,也是她的榜樣。 \n 課程結束後張曉風開心與學生們合影,她說為了這堂課準備了好久,所以才會講不完,見到這麼多學生真的非常高興。

  • 「米滋」、「哦柚」和「掂襪」

    「米滋」、「哦柚」和「掂襪」

     偶而拜讀時人的作品,讀的時候不免為別人所看到的美景、美人或所吃的美食喝的美酒美茶而生羨。我多半當下心中悄悄地嘆一口氣: \n 「呀!」 \n 接著,就沒了。接著,我就去做我該做的事。欣羨之情只有半秒鐘長,欣羨之心也只有半絲絲重。 \n 對我來說,人生的諸好不必擁有太多。 \n 我於是想起多年前全家第一次去日本旅遊的往事。去的重點是東京、京都、奈良。於是有好心的朋友來警告說: \n 「多帶錢!那裡什麼都貴!」 \n 當時什麼什麼卡都尚未流行,那是四十年前。 \n 好在我們有個朋友,此人不但熱心,而且他還有一掛有能力的──不是指有錢有勢──的熱心朋友,於是他叫一位住在東京的朋友去幫我們訂住處。果然訂到一處又便宜又乾淨又交通便利且服務周到的雅舍。唯一的麻煩是女老板不會英文,而我們又不會日文。 \n 我當下立刻決定這麼好的地方還是住下來,並且火速跟這位朋友的朋友臨時惡補了三個日本單字: \n 「米滋」、「哦柚」和「掂襪」。 \n 然後,便欣然住了下來。 \n 那三個詞兒是什麼了不起的神咒呢? \n 原來是「冷水」(即一般溫度的水)、「熱水」和「電話」(「電話」本是外來語,翻得跟中文一樣,很好記)。 \n 接下來的四天,我找旅館服務人員,無非是要冷水或熱水。 \n 而他們找我們去櫃台接電話,無非是那位朋友的朋友不放心,打電話來問問需要。 \n 如此這般,四天居住期間居然順順當當相安無事地過完了。我們在彼此比賽鞠著深深的躬後,說著「沙揚娜拉」道別而去。「沙揚娜拉」是日文「再見」的意思,我初中時就會──是在徐志摩的詩裡學會的,記得那詩形容一位日本美女,「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n 哎,哎,扯遠了,總之,那一次投宿的經驗十分美滿……在雙方言語不通的狀況下,居然也能美滿。 \n 唉,語言原是為了述說──而述說,則是為了需求。但,我們的需求很多嗎?也許吧!人類的心本來就是個多慾的無底洞,善於策劃各種稀奇古怪的享受和把戲。 \n 而現實生活中,我忽然明白,冷水和熱水才是我的基本需求。 \n 有位朋友去法國某名店吃鴨子,吃個鴨子也居然有大陣仗,事先要訂不說,吃的時候竟還有編號,他告訴你,你吃的是本店家多年來出售的編號多少多少號的鴨子。喔,喔,天哪,幹麼呀?我吃的如果是三十萬七千八百二十一隻又如何?難道要把佛教說的「殺業昭彰」明白以示天下不成?人家不幸生而為鴨子,你有幸吃了牠,這就罷了,幹麼又吃又嚷嚷? \n 有人認為成年牛的牛肉太尋常,不夠柔美,所以指定只吃「胎兒牛的牛肉」。雖然都是殺生,但指定吃胎牛,為了尋求某種觸覺和味覺的享受,以致一屍兩命,畢竟有點過份。 \n 弘一大師,中年著上袈裟──袈裟就只一件。要換洗時,只好掛起衣服懸在那兒,等它乾。他自己沒了行頭,只著內衣,坐在內室枯等。我想像那時的大師,覺得無限光華美好,哪裡是穿著動輒六位數的PRADA的人能懂得的呢?他也不吃什麼美食,他常以印光大師的食法勸人,印光大師吃飯吃得一粒不剩,然後舔乾淨,然後再用水沖一遍喝下……。人生所求不同,有如此者。 \n 我的朋友王建煊出錢出力走遍天下去濟貧,他自家的飯菜竟不煮湯,湯,用開水沖沖菜盤子,不就有了嗎? \n 也許是我的偏見,我認為美味之產生有百分之五十來自飢餓,常帶三分飢的人,吃什麼都香。另外百分之五十則取決於口腔(也包括嗅覺)中的諸覺的清潔靈明,好舌頭是嚐得出純水的清和甜的。此外如一瓣橘子、一顆溏心白煮蛋、一勺軟而勁的米飯、一條鮮翠的黃瓜、一片烤得微焦的麵餅或一隻雞翅,皆有其不可取代的至味,都可令人咀嚼再三並知足感恩。 \n 想我當年,在東京街頭一棟小小的民宿中,靠著「米滋」、「哦柚」兩個詞(「掂襪」那個詞是她叫我時才說的),居然一家人也安度了四天,原來人生急需的東西真的並不多啊! \n 照莊子的說法,眾生也無非像小小的鳥兒在深林中作「一枝棲」,暫住一下,也就走了。「美」,當然是「好經驗」,但美食、美酒、美人、美物畢竟不是眾生的普遍福澤,碰上了,就領受一下天惠並無妨。碰不上,也沒什麼可憾的。因為一口淡淡的冷泉之水,亦自有其無限的悠長滋味啊!

  • 連晨翔雙人瑜珈、曖昧撩髮猛烈進攻!張立昂醋勁大發絕地反攻

    連晨翔雙人瑜珈、曖昧撩髮猛烈進攻!張立昂醋勁大發絕地反攻

    台視、三立《浪漫輸給你》2日播出第九集,連晨翔飾演的青風火力全開,明示暗示喜歡宋芸樺,藉由「雙人瑜珈」和「曖昧撩髮」表白心意,就在宋芸樺飾演的曉恩終於意識到青風的愛意,醋勁大發的傲嬌總裁張立昂從中欄截,看得支持青風和傲然的兩派網友緊張互嗆:「青風加油!總裁走開,不要棒打鴛鴦」、「男主角覺醒了?青風派可以洗洗睡了,總裁握住曉恩的手居然連線現實世界了!」 \n \n《浪漫輸給你》中連晨翔暖心呵護宋芸樺之舉收獲了大批網友的心,連宋芸樺在劇中上瑜珈課時都大讚青風是「真心跟人來往,貼心、帥氣、溫柔、身材好」,讓她這小社畜感受到大世界溫暖。只是一心仰慕張立昂的宋芸樺對他的心意一無所知,還想幫他介紹「極品好妹」,讓連晨翔大嘆她真是傻瓜,不得不使出「曖昧撩髮」絕招。對於連晨翔猛烈進攻,張立昂開始意識到宋芸樺不可或缺,但傲嬌送錢及禮物居然失效,讓戀愛常勝軍的張立昂首次吃閉門羹,他訝異地自言自語:「我不帥了?錢不香了?還是表達能力有問題?為什麼她看起來這麼不爽?」,並大吃飛醋。 \n \n幸好就在連晨翔曖昧撩撥宋芸樺髮絲,讓她明瞭他的愛意時,張立昂飾演的霸總傲然及時攔截,並握住宋芸樺的手,想送她回去的瞬間,竟連結到了現實世界。 \n \n《浪》劇收視也再創新高,全體平均收視1.12、有效平均收視1.10,15至24歲女性收視高達1.75,35至49歲女性達1.67,工作女性也有1.41,總收視人口425,000人。

  • 連晨翔「摸後腦殺」爆暖KO張立昂

    連晨翔「摸後腦殺」爆暖KO張立昂

     連晨翔在《浪漫輸給你》中飾演暖男青風,和張立昂同時愛上宋芸樺飾演的曉恩,不和兄弟搶女人的他,選擇在旁默默守候。最新劇中,連晨翔心疼宋芸樺為愛哭泣,一把抱住她並使出「摸後腦殺」。預告播出後,網友紛紛倒戈,敲碗「青風、曉恩配對」,連晨翔說「如果換做我是觀眾,肯定也會拿碗來敲,至於張立昂就對不起了」。 \n 連晨翔真實個性悶,但和角色一樣也是超級暖男,認為感情不能強求,若和兄弟愛上同一人,他會退出成全,因為不想失去兄弟,但若女方選自己,「那就另當別論啦」。若喜歡的女孩在自己面前為別的男人委屈哭泣,會對她說「要是選擇我,絕對不會讓妳掉半滴眼淚」。

  • 他想選一首詩 來當總統

    他想選一首詩 來當總統

     春雨無聲。 \n 深夜,我在燈下,怔怔地讀著朋友的詩。八十一首,我卻從三月讀到四月又讀到五月……春天的夜晚,有時有點冷……。 \n 疫情嚴峻,全世界悽悽惶惶,活人缺口罩,死人缺屍袋。 \n 唉,奇怪的2020,但我的朋友郭漢辰已經跟這些都無關了──他走了,五十五歲,歿於台人最常患的肝癌。 \n 六龜、甲仙、小林國小,大武山、霧台、林邊、小琉球……追著詩句,我們去重訪屏東故里。我彷彿又坐上他的車,像去年,像前年,或大前年……他開著車,我們一路在南台灣的陽光中不疾不徐地穿梭。 \n 讀漢辰的詩不全是愉悅的,例如他有一首詩的題目叫〈老師,我聽不見上課的鐘聲〉,寫的是民國98年8月8日小林村遭山洪滅村,小林國小57位同學下落不明之事,讀來令人觳觫。這讓我想起有位具「特異功能」的朋友,此人能感受到幽明間的事,災後,他去小林村,回來只說「慘絕」。我幾次話到嘴邊,都不敢開口詳問,怕說的那人會崩潰,也怕我這聽的人會崩潰。 \n 漢辰其他悲傷的詩也不少,例如寫高雄氣爆或寫選舉,都不怎麼「賞心悅目」。 \n 但是,我中夜讀來,只覺是在讀深婉而又激越的「情詩」。人世間的情並不只指男女之間的愛情,對悲苦死難的同胞的深愛,也會讓詩人寫出「另類情詩」。 \n 這讓我想起白居易,他那句有名的「詩論」,他說: \n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 \n 這句話其實已經很白了,但我還是想把它以現代人的用語再說一次: \n 如果要著手寫一篇文章,那就該當寫些跟此時此地有關聯的切身之事。 \n 如果要寫詩呢,那就該寫下真有其事,真有其情,是自己內心非常有所感的忠實記錄。 \n 如果白居易能穿越時空,來到這二十年的台灣,想必他也會選擇和漢辰一樣的詩旨詩歸。他若讀到漢辰「影子影子請你狂奔」,想必也會擲筆二嘆,一嘆千古以來農耕人民的命苦,二嘆漢辰的才與情。 \n 漢辰的詩當然還有別的,例如寫玩手機的低頭族,忽然發現自己的頭顱竟不見了。溫馨的則如寫小女兒的出生,清逸的如寫山嵐中的野茶。至於寫旅遊中所邂逅的巴黎鐵塔,則又是另一種風情。最絕的是,每次看到選舉選得很難看,漢辰居然撂出一句有趣的大膽異想,他說: \n 「選一首詩當總統!」 \n 啊,真是詩人的振聾啟聵之言啊!詩是好詩,語言和構想也夠生辣鮮新,但我卻不免想和遠方的漢辰傳個簡訊跟他開開玩笑: \n 「唉!漢辰呀,你也未免太政治白痴了吧?你不知道嗎?如果叫台灣的人選一首詩作總統,唉呀呀,他們照樣會大打出手的呀!選余光中?周夢蝶?還是吳晟?夏曼藍波安?」 \n 如果能這樣一張紙一支筆一路寫下去是多麼好啊──雖然所寫的事有一半不是好事── \n 但漢辰走了。 \n 我捧讀他的詩的時候,有一句話,一直迴在耳邊,那聲音悲戚: \n 「這,已是漢辰的遺作了啊!」 \n 我因那揮之不去的聲音而落淚,而煩膩,終於生了氣,回嘴斥道: \n 「哼!少來,誰寫的作品不是遺作?就連我現在在寫著的這篇文字,不也是若干年後的遺作嗎?」 \n 那聲音便戛然止住了。 \n 我於是想起去年,某個黃昏,在靠近台北金華國中的一個小書肆裡,眾人飲著咖啡,為漢辰的新書而慶賀。有一位朋友發言,說: \n 「我以前都不知道,原來漢辰是有病在身的──」 \n 什麼?他說什麼?他所說的病,想必不是什麼小病,而我到此刻竟然從來都不知道他有病。他雖不是什麼精力充沛活蹦亂跳型的人,但在幾次共同參訪的旅程中,他都十分親切自然地幫我拉行李,我也只覺他算是個有正常體力的紳士,從來不覺得他有什麼重症,知道他血糖偏高,但那也不算太大不了,我也一樣…… \n 他跳上台,帶笑作補充解釋: \n 「哎,有次有個朋友,當面問我,你上次不是說你有病嗎?不是說你活不太久了嗎?咦?怎麼到現在還活著?我說,對呀,就是到現在還活著呀!」 \n 大家都笑了,我也笑,心中卻不免忐忑。 \n 年輕時,口無遮攔,我認識某些藝術家,見面常用「呀,你還活著」來互相調侃。 \n 敢拿「死」的話題互相打趣,那真是年少輕狂時的幸福歲月啊! \n 本來約在春天,在屏東,在勝利新村,要辦個文學活動,但疫情不輕,我屬於「高危險群」,媒體建議我輩「別亂跑,就算你幫了全社會的忙了」,我只好乖乖宅在家裡。本來想延到六月應該風波會平靜,但漢辰等不到那時候了。 \n 世間所有的作者,不管是屈原或李杜,是蘇東坡或曹雪芹,終將成為遺骸──但所有的遺作卻有權利活著,活在會心讀者同悲同喜同憤同悅的眼神裡。

  • 大哥,做環保救台灣吧!

     欣聞大哥不擬參加時下流行的「政治選美大賽」,很為大哥慶幸,也為全國國民慶幸。 \n 報上似乎說,你的決定,並非受任何人的勸說。不過,我善於「自我陶醉」,便自認,或許中秋節發表在《時報》論壇的拙文〈大哥,小妹求你了!〉有臨門一腳之功。 \n 我題目用「大哥」,是因你曾有「大哥求你了」之言,但從今之後,「大哥郭台銘」就不必再求任何人了,此事是多麼可喜可賀呀! \n 宋代歐陽修有次稱讚一位晚輩,說:「你真是福至心靈啊!」此句成語我們現在也常用,但用的人多半不知其深意,歐陽修的意思是:「上天要給你福氣─什麼是福氣呢?那就是福來的時候,你的心智一下子就變得剔透靈敏啦!」我想,大哥真是福氣來了,所以作了如此聰明靈光的決定。 \n 我這樣說,當然並不指那些立意參選的人都做了「笨決定」。而是說,大哥,你自有你自己更可以施展的無限舞台。人生種種事,變化多端,吾人未必皆能掌握,但如果上帝給我權選擇,小妹我想來狂言幾句:「寧作孔子孟子─不作周天子;寧作比爾蓋茲─不作川普;寧作蔡依林─不作蔡英文;寧作陳樹菊─不作陳菊。」以上四願,當笑話看就好,最近大家太緊繃了。 \n 5天前的求和勸,希望大哥的餘生能為台灣環保盡些力。關於這一點,頗可以1893年出生的英國女性童書畫家碧雅翠斯‧波特為師。碧女士生在19世紀末,當時女子不得入大學,她憑出版小有財富。又因當時工業興起,農業衰疲,農人輕易都願意拋擲土地。那些農田常見的下場是變成工業用地,環境因而變得日差。 \n 碧女士傾一己之財買下大片湖區土地(溼地),英國是個講法律的地方,這些土地經基金會信託之後,便永永遠遠不再為任何人所用,像野放的海豚,可以自主生存。這片土地至今「生機」盎然,遊人如織。我2005年因事前赴此地參訪,坐在以黃色水仙花鑲邊的湖畔,偶見碧女士當年筆下的彼得野兔出沒,真是既羨慕又慚愧,我們台灣的好生態都哪裡去了? \n 大哥你如果能投入挽救台灣土地的隊伍,則比「守土有責」的軍人還厲害,因為養土、留土是更重要的事! \n 耶穌釘十字架之前,審判官問他是不是一位政治領袖,耶穌則回答說我之領土不在俗世。任何人都可以另有疆域,另有胼手胝足拚搏的版圖。 \n 大哥是家大業大之人,但弔詭的是,業,在佛家看來不單是事業之業,也是罪業之業。創業之事,難免傷害土地,就算小妹我,也因寫稿或出書而耗費了一些紙張,耗紙即是「禍棗殃梨」,既是害樹,也就是對自然的傷害。所以,不免深懷罪咎感。無奈何,只好發誓,凡我之手稿,皆寫在人家不要的反面廢紙上。 \n 我們做環保,不是什麼偉大高尚的行為,只不過是「補過」而已。希望大哥能從「企業巨人」變「環保巨人」,則世人幸甚。(作者為作家、退休教授)

  • 張曉風》大哥,做環保救台灣吧!

    張曉風》大哥,做環保救台灣吧!

    (一) \n \n欣聞大哥不擬參加時下流行的「政治選美大決賽」,很為大哥慶幸,也為全國國民慶幸。 \n \n叫你一聲大哥,我算吃虧了,因我癡長你幾歲,但為了台灣,以及台灣所屬的中華民國,吃點虧不算什麼啦!(何況還可以藉此假裝年輕。) \n \n報上似乎說,你的毅然決定,並非受任何人的勸說。不過,我善於「自我陶醉」(這是台灣人民的重要「求生術」),便自認,或許中秋節發表在時報論壇的拙文〈大哥,小妹求你了!〉有臨門一腳之功。 \n \n我題目用「大哥」,是因你曾有「大哥求你了」之言,但從今之後──「大哥郭台銘」就不必再求任何人了,此事是多麼可喜可賀呀! \n \n (二) \n \n宋代歐陽修有次稱讚一位晚輩(因為他公文擬得好),說:「你真是福至心靈啊!」此句成語我們現在也常用,但用的人多半不知其深意,歐陽修的意思是:「上天要給你福氣─什麼是福氣呢?那就是福來的時候,你的心智一下子就變得剔透靈敏啦!」我想,大哥真是福氣來了,所以作了如此聰明靈光的大決定。 \n \n我這樣說,當然並不指那些立意參選的人都做了「笨決定」。而是說,大哥,你自有你自己更可以施展的無限舞台。人生種種事,變化多端,吾人未必皆能掌握。但,如果上帝讓我權選擇,小妹我想來狂言幾句: \n \n寧作孔子孟子─不作周天子 \n寧作比爾蓋茲─不作川普 \n寧作蔡依林─不作蔡英文 \n寧作陳樹菊─不作陳菊 \n \n以上四願,當笑話看就好,最近大家都太緊繃了。 \n \n (三) \n \n幾天前小妹的求和勸,希望大哥的餘生,能為台灣環保盡些力。關於這一點,頗可以1893年出生的英國女性童書畫家碧雅翠斯‧波特為師。碧女士生在十九世紀末,當時女子不得入大學,她憑出版繪本,小有財富。又因當時工業興起,農業衰疲,農人輕易都想拋擲土地。那些農田常見的下場是變成工業用地,環境因而變得日差。 \n \n碧女士傾一己之財買下大片湖區土地(亦即今日所說的溼地),英國是個講法律的地方,這些土地經基金會信託之後,便永永遠遠不再為任何人所用,像野放的海豚,可以自主生存。 \n \n這片土地至今「生機」盎然,遊人如織(所以,又加上「商機」繁榮)。我2005年因事前赴此地參訪,坐在以黃色水仙花鑲邊的湖畔,偶見碧女士當年筆下的彼得野兔出沒,真是既羨慕又慚愧,我們台灣的好生態都哪裡去了? \n \n大哥你如果能投入挽救台灣土地的隊伍,則比「守土有責」的軍人還厲害,因為「養土」、「留土」是更重要的事! \n \n (四) \n \n耶穌釘十字架之前審判官問他是不是一位政治領袖,耶穌則回答說我之領土不在俗世。 \n \n任何人都可以另有疆域,另有胼手胝足拚搏的版圖。 \n \n大哥是家大業大之人,但弔詭的是,「業」,在佛家看來不單是事業之業,也是罪業之業。創業之事,難免傷害土地,就算小妹我,也因寫稿或出書而耗費了一些紙張,耗紙即是「禍棗殃梨」,即是害樹,也就是對自然的傷害。所以,不免深懷罪咎感。無奈何,只好發誓,凡我之手稿,皆寫在人家不要的反面廢紙上。 \n \n我們做環保,不是什麼偉大高尚的行為,只不過是「補過」而已。希望大哥能從「企業巨人」變「環保巨人」,消災滅厄,以利生態,則世人幸甚。 \n \n(作者為作家、退休教授)

  • 大哥,小妹求你了!

     最近咱們「這個國家」的新流行是「選總統」,但「正總統」只有一人,的確很傷人腦筋哪! \n 小妹我其實要報給你一條好康路,是別人沒本事承當,而獨有大哥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做的好事。 \n 小時候學校裡常唱一首「愛國歌曲」,名叫〈保衛大台灣〉,其中開頭幾句是:保衛大台灣/保衛民族復興的聖地/保衛人民至上的樂園。 \n 這首歌當時唱的時候雖未明說,但顯然「保衛」兩字指的是軍事或國防方面的保命。可是,時過境遷,台灣的保衛戰已擴及到文化和經濟的層面。如今,最需要保護的反而是另外一個項目,那便是我們日益崩潰瓦解的「環境」,此事令我們萬劫不復。 \n 像202兵工廠,原是一塊淨地,卻有人把它侵吞了一半,去蓋一棟生科技大樓,以便收容「生物科技過度發展的蛋撻效應」。3任總統加2個院長,攜手合作,完成了此項共同孽業。台灣需要保衛,最需要保衛的是什麼?當然是生態,生態不好,啥事都會發生!大哥你曾捐錢作癌症研究──唉,沒有溼地,空氣也壞、溫度也壞、水也壞、土也壞,癌症的研究只能知其害,山清水秀才能讓人生活幸福。 \n 最近因高雄市長易人,旗山馬頭山濕地一案算是暫時壓了下來,否則那麼漂亮的甚至有梅花鹿出沒的地方,竟要拿它來作垃圾掩埋場──不是要掩埋本土垃圾,而是去掩埋「進口垃圾」。 \n 但怎麼辦呢?那塊土地屬於地主,地主向菊政府申請作掩埋場,當局只要一點頭,一切便合法。真把大小環保人士急破了頭。連余光中師母那麼優雅如玉的人,也氣急敗壞,在電話中要我立刻過去看看! \n 那塊土地位在旗山,是高屏溪的娘家,土地一髒,水一髒,不生癌症也難!上帝造濕地,原是為了護衛人類,人類不領情,硬是要把濕地填死來蓋房子。 \n 我自小窮,但一點不覺其苦,唯獨看到馬頭山那一天,不覺悲從中來:「如果我有20億、30億,如果我能大聲對地主說,你把這塊地賣給我吧!我為她贖身,可以嗎?」但我沒有可以砸下的巨款。「如果我是郭台銘,那多好啊!」但我不可能是你,我有點生自己的氣──氣自己雖不算赤貧,但真想作件好事,就嫌沒錢了。 \n 這種好事,卻是郭大哥你可以做的! \n 台灣地方不大,這其間,原有許多濕地,但這些地方都在官民合作之下消失了。真希望郭大哥能將之一一收購,在基金會的保障下,組編成「郭之廓」的溼地群,如果「郭之廓」能陸陸續續買下千萬公頃的濕地,則台灣就有了「土地存底」了,有了「土地存底」,其他都是小事──都只是人類在「這塊土地」上的走來晃去的小小行為。土地一旦壞了,我們就都死定了。 \n 想想,總統府是多麼狹隘老舊的一間辦公樓啊!小妹我當年認識一位府內仁兄,他因事忙,在走廊上急急小跑步,不知怎麼回事竟然撞斷扶欄掉到樓下去了,幸虧命大沒死,這種危樓,小妹我是打死也不肯進去上班的。 \n 做台灣最大的地主,為而不有,只是純做好事,為土地贖身,讓氣候可以維繫正常,讓人民可以放心呼吸──讓生態在千百年後仍然良好,人民仍然受惠,這種投資,應該是任何智者不忍不為的吧?智者碰巧又有財,上帝不常把這兩件好事放在一個人身上呢!一旦兼具,理當報天──天不缺什麼,所以,以之「報民」即報天了! \n 總之,傾爾之財,竭爾之智,盡爾之忱,以救國土。有求你了,大哥! \n (作者為作家、退休教授)

  • 張曉風》大哥,小妹求你了!

    張曉風》大哥,小妹求你了!

    叫你一聲大哥,我吃虧了,因為我比你癡長幾歲,但為了台灣,以及台灣所屬的中華民國,吃點小虧不算什麼啦! \n \n最近咱們「這個國家」的新流行是「選總統」,但「正總統」只有一人,的確很傷腦筋哪!如果碰上「不太有腦筋」的主子,唉,那是連想「傷腦筋」也傷不成呢! \n \n好了,小妹我其實要報給你一條好康路,是別人沒本事承當,而獨有大哥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做好的事。 \n \n我小時候學校裡常唱一首「愛國歌曲」,名叫〈保衛大台灣〉,其中開頭幾句是:保衛大台灣/保衛大台灣/保衛民族復興的聖地/保衛人民至上的樂園…/我們已經無處後退只有勇敢向前/我們已經無處後退只有勇敢向前。 \n \n這首歌當時唱的時候雖未明說,但顯然「保衛」兩字指的是軍事或國防方面的保命。可是,時過境遷,從民國38、39年到現在,70年過去了,台灣的保衛戰已擴及到文化和經濟的層面。如今,最需要保護的反而是另外一個項目,我們最害怕的不再是什麼「萬惡的共匪」,而是我們日益崩潰瓦解的「環境」,崩解的環境令我們萬劫不復。 \n \n像202兵工廠,原是一塊淨地(因為是軍方的用地,所以免於工業和商業的汙染),但他們的惡鄰中央研究院卻貪心起來,李遠哲加翁啟惠,一心想占便宜,把202侵吞了一半,去蓋一棟生科技大樓,體積大到是101的三分之一,以便收容「生物科技過度發展的蛋撻效應」。3任總統加2個院長,攜手合作,完成了此項共同孽業。開幕之日,有鳥來撞,小鳥墜地而死,真是生物界的屍諫啊!本來好好的濕地,現在變成水泥堡壘,此2院長3總統都是笨蛋嗎?不是,他們只是利令智昏。翁院長最後也含羞下台(我為他心疼,他其實人挺好)。台灣需要保衛,最需要保衛的是什麼?當然是生態,生態不好,啥事都會發生!大哥你曾捐錢作癌症研究─唉,沒有濕地,空氣也壞,溫度也壞,水也壞,土也壞,癌症的研究只能知其害,山清水秀才能讓人生活幸福。 \n \n最近因高雄市長易人,旗山馬頭山濕地一案算是暫時壓了下來,否則那麼漂亮的甚至有梅花鹿出沒的好地方,地主竟要拿它來作垃圾掩埋場。更令人傷心的是─不是要掩埋本土垃圾,而是去掩埋「進口垃圾」。我的媽呀,我們號稱「愛台灣」,愛來愛去怎麼竟把台灣愛成了一座垃圾山了? \n \n但怎麼辦呢?那塊土地屬於地主,地主向菊政府申請作掩埋場,當局只要一點頭,一切便合法。真把大小環保人士急破了頭。連余光中師母那麼優雅如玉的人,也氣急敗壞,在電話中要我立刻過去看看! \n \n那塊土地位在旗山,是高屏溪的娘家,土地一髒,水一髒,不生癌症也難!但土地屬於誰,那位地主當年花錢買下它,人之常情,當然想圖它點利。作垃圾掩埋很省事,只要把髒物往山壑裡一倒,高雄市民從此喝髒水關我(地主)什麼事!地主的思維很可能是:「這是我的地,我想拿它幹什麼就幹什麼,你管得著嗎?」如果連中研院這不是地主的高尚單位都覺得他們可以破壞濕地,一般地主當然更可以大展鴻圖。 \n \n上帝造濕地,原是為了護衛人類,人類不領情,硬是要把濕地填死來蓋房子。客家人比較了解大自然,桃園一帶早年埤塘密如串珠,曾經是非常好的居住環境。現在,現在我不忍說了…。 \n \n回頭來再說這馬頭山,一年前,我去馬頭山的那一天,心中非常悽惶,想想自己一生都窮,但一點不覺其苦,唯獨看到馬頭山,忽然想到她可能有一天會如聖女遭姦汙,不覺悲從中來。那時我對自己十分怨嘆,心中不斷呼號:「如果我有20億、30億,如果我能大聲對地主說,你把這塊地賣給我吧!我為她贖身,可以嗎?」但我沒有可以砸下的巨款。我對自己說:「如果我是郭台銘,那多好啊!」但我不可能是你,我有點生自己的氣─氣自己雖不算赤貧,但真想作件好事,就嫌沒錢了。 \n \n這種好事,卻是郭大哥你可以做的! \n \n去年受邀去山西一行,一路留意看晉商留下的風範,覺得無限佩服。 \n \n其實,在英國,一位在19世紀出生,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女子碧雅翠絲‧波特,她因手繪的童書《彼得兔》十分暢銷,便成立了超然的基金會,此基金會只管投錢買土地,奉獻者毫無主權。土地從此像海豚野放,它不再屬於任何人(政府也不得動手腳),土地從此只屬於土地自己。我2005年因事去碧雅翠絲買下的湖區一行(湖區其實也就是濕地),黃色水仙花靜靜開在湖畔如蕾絲邊,令人覺得生命真是值得活下去的。 \n \n台灣地方不大,不過是四百公里乘九十公里,這其間,原有許多濕地,但這些地方不斷遭短視的政府和民間蠶食鯨吞。真希望郭大哥能將之一一收購,組編成「郭之廓」的濕地群,除了舊有濕地,其實像李鴻源這種人才甚至是可以主導人造濕地計劃的,如果「郭之廓」能陸陸續續買下十萬或百萬或千萬公頃的濕地,則台灣就有了「土地存底」了,有了「土地存底」,其他都是小事─都只是人類在「這塊土地」上的走來晃去的小小行為。如果土地一旦壞了,我們就都死定了。 \n \n印度人把世界分為「地水風火」四部曲,而我們「這個國家」自古以來便有八卦,其中跟大地有關的有兩卦,即「坤」(以地為象)和「艮」(以山為象),跟水有關的也有兩卦,即「兌」(以澤為象)和「坎」(以水為象)。換言之,不管古印度還是古中國,「土」跟「水」加起來便是半個生存空間,「水」加「土」是半部情節、半數演員,而「水」跟「土」共生,就是濕地呢! \n \n別忘了,你最近愛戴的某某宮廟的鴨舌帽上也有個「澤」字呢!「澤」是「沼澤」,是「濕地」,目前台灣最缺的不是總統,是沼澤,是恩澤,是溼地。 \n \n想想,總統府是多麼狹隘老舊的一間辦公樓啊!小妹我當年認識一位府內仁兄,他因事忙,在走廊上急急小跑步,不知怎麼回事竟然撞斷扶欄掉到樓下去了,幸虧命大沒死,這種危樓,小妹我是打死也不肯進去上班的。 \n \n做台灣最大的地主,為而不有,只是純做好事,為土地贖身,讓氣候可以維繫正常,讓人民可以放心呼吸──讓生態在千百年後仍然良好,人民仍然受惠,這種投資,應該是任何智者不忍不為的吧?智者碰巧又有財,上帝不常把這兩件好事放在一個人身上呢!一旦兼具,理當報天,天不缺什麼,所以,以之「報民」即「報天」了! \n \n總之,傾爾之財,竭爾之智,盡爾之忱,以救國土。有求你了,大哥! \n \n  (作者為作家、退休教授)

  • 學測命題風波 張曉風抗議「被割裂」

    學測命題風波 張曉風抗議「被割裂」

     大學學測國文科改寫作家文章來出題,當事人有意見。繼樂評人馬世芳後,作家張曉風昨也對今年學測國文科第13題、14題的出題方式不滿,認為過度割裂原文,是不尊重她,而引用前後都未告知,也未付她版權費。 \n 大考中心主任劉孟奇回應,依《著作權法》第54條,他們有權重製作家文本來命題,不須事先告知,也不用付版權費。對於有意見的作家,大考中心將重新檢視題庫,以後命題不再用他們的文章。 \n 今年學測國文科第28、29、30題的閱讀測驗題,改寫樂評人馬世芳短文,點評音樂人羅大佑、李宗盛的作品及其時代性。不過馬世芳表示,「作品發表之後,解釋權就不再只屬於作者自己,這道理我明白。不過這3題閱讀測驗,除了第3題我很有把握,前2題左看右看,都選不出『正確答案』,還是有點兒氣惱。」 \n 在馬世芳之後,張曉風也發難。今年學測國文科第13題、14題,改寫自張曉風〈這些芒果,是偷來的嗎?〉一文,不過她看到題目後表示,這樣的改寫是割裂原文,也是對她的不尊重。 \n 張曉風說,出題者割裂她的文章,可能是怕考題太長,但他們自我詮釋作者意思,考生要照著出題人的意見回答才對,作者詮釋不受重視。此外,學生報名學測要繳報名費,但大考中心引用她的文章,事前事後都未告知,她也沒拿到版權費。 \n 「如果引用作家文章來出題要付費,那太恐怖了。」劉孟奇說,現在各級學校都有很多考試,常引用作家文章,如果都要付版權費,「那會嚇死學校」,考試內容也將變得乏善可陳。何況,命題時若去找作家授權,可能涉及洩題,問題更嚴重。 \n 對於張曉風認為大考中心改寫她的文章是「過度割裂原文」,劉孟奇說,原文有2000多字,如果用這麼長的原文來命題,恐怕考生無法接受,因此必須適當刪減。 \n 馬世芳說引用自己文章命題的那3題他有2題不會答,劉孟奇表示,經過閱卷,這題組考生得分率達67%,不但正常、甚至有點偏高,顯示多數考生都有能力作答,不會選不出答案。

  • 學測國文改寫作家文章 作者馬世芳、張曉風抗議

    大學學測國文(選擇題)改寫作家文章來出題,作者很有意見。繼樂評人馬世芳後,作家張曉風也對第13題、14題的出題方式表達不滿,認為過度割裂她的原文,是不尊重她,而且引用前後都未告知,也未付她版權費。 \n \n今年國文科第28、29、30題的閱讀測驗題,改寫樂評人馬世芳短文,點評音樂人羅大佑、李宗盛的作品及其時代性。不過馬世芳表示,「作品發表之後,解釋權就不再只屬於作者自己,這道理我明白。不過這3題閱讀測驗,除了第3題我很有把握,前2題左看右看,都選不出『正確答案』,還是有點兒氣惱。」 \n \n馬世芳表示,「我只知道,若你是熟聽李宗盛和羅大佑的老樂迷,這前2題題你應該也和我一樣,很容易答錯,搞不好愈熟悉還愈容易答錯。」 \n \n在馬世芳之後,張曉風也發難。今年學測國文(選擇題)第13題、14題,改寫自張曉風〈這些芒果,是偷來的嗎?〉文章來出題,不過她看到題目後表示,這樣的改寫是割裂她的原文,也是對她的不尊重。 \n \n張曉風說,出題者割裂她的文章,可能是怕考題太長,但他們自我詮釋作者意思,考生要照著出題人的意見回答才對,作者詮釋不受重視。此外,學生報名學測要繳報名費,但大考中心引用她的文章,事前事後都未告知,她也沒拿到版權費。 \n \n清華大學榮譽教授李家同在個人臉書說:「關於馬世芳文章的那幾題,不僅我不會,我認識的國文系教授,好幾位都不會答,有一位努力地答,結果也答錯了。」李家同認為他這個老人很幸運,因為當年大學入學考試不會出現這樣的考題。 \n \n大考中心主任劉孟奇回應,目前並未收到考生對28到30題有疑義,國文科這個題目,原本就設定考生沒聽過羅大佑和李宗盛就能作答,如果外界仍有意見,大考中心開會釐清後會對外說明。

  • 國家生技園區開幕 張曉風悲悼

    國家生技園區開幕 張曉風悲悼

     中央研究院主導的國家生技研究園區昨開幕,蔡英文總統表示,台灣要強化經濟實力,才可能在國際上成為贏家,她期待生技成為另一兆元產業。不過知名作家張曉風前來踢館,她拿著「悲悼」的布條,表示中研院當初承諾保護園區生態並未做到。 \n 張曉風受邀出席開幕典禮,會前她頻頻跟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咬耳朵,抱怨園區生態因開發而破壞。她說,一個承諾沒做到就等於是欺騙,這個團體也是「詐騙團體」。 \n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計畫始於2007年12月4日,以國防部位於南港的202兵工廠東北區塊為開發腹地,其內有豐富沼澤生態,張曉風2010年呼籲政府勿開發該區,「為北市保留最後一片肺葉,」並在媒體面前下跪,請求馬英九總統懸崖勒馬。不過在政府承諾保護生態的前提下,有條件通過此開發案。 \n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開發超過10年,總經費逾200億元,目前有11家生技產商申請進駐。昨天開幕典禮中,包括蔡英文總統、科技部長陳良基、衛福部長陳時中、台北市長柯文哲及500位產官學研人士均出席。 \n 蔡英文總統致詞表示,國家生技研究園區肩負推動台灣生技產業發展政策的重責大任,目標是促成生技新藥、新試劑、新疫苗的研發,為國家新一代研究型園區。她期許園區未來帶動全國生技產業群聚發展、提高就業機會,共同發展成為另一兆元產業。 \n 中研院長廖俊智說,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當初規畫時,受到環保團體的關切,中研院因此召集生態專家參與,全部25公頃土地,僅3公頃用在建築、4公頃建生態池,其餘72%則是生態保留區和人工溼地復育區,可說兼顧經濟發展及環境生態保護。 \n 張曉風刻意穿著黑衣及手持「悲悼」布條出席,表達立場。她表示,中研院當初對於生態保護的承諾並未做到,譬如原本園區內有很多白鼻心,之前這塊土地由國防部管理時,有時會有野狗咬死牠們,但還不至於全部消失;現在改由中研院管理,白鼻心卻都不見了,真是讓人悲傷。

  • 張曉風舉布條抗議 痛批中研院欺騙

    中研院主導推動規畫超過10年、斥資逾200億元的國家生技園區,蔡英文總統、中研院長廖俊智等人15日主持下正式開幕,但該園區環境監督委員控訴該園區宛若外來種天堂,作家張曉風更在開幕前,身穿黑衣、手拿「悲悼」布條,抗議中研院未做到當初的承諾,並批中研院承諾了卻做不到,就是欺騙。

  • 蔡英文國家生技園區開幕致詞  張曉風「悲悼」踢館

    蔡英文國家生技園區開幕致詞 張曉風「悲悼」踢館

    台灣第一個跨部會組成的國家生技研究園區今天開幕,蔡英文總統表示,台灣要強化經濟實力,才可能在國際上成為贏家,生技產業則是下一代最具競爭力的產業。不過知名作家張曉風前來踢館,她拿著「悲悼」的布條,表示中研院當初承諾保護生態並未做到。 \n \n國家生技研究園區計畫始於2007年12月4日,當時由總統府轉行政院同意辦理,後續進行國防部搬遷釋地、都市計畫變更、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水土保持計畫及台北市政府開發許可及都市設計審議,共興建7棟大樓,所有硬體工程今年6月30日完成,開發總經費超過200億元。 \n \n國家生技園區以國防部位於南港的202兵工廠東北區塊為開發腹地,其內有豐富沼澤生態,張曉風2010年呼籲政府勿開發該區,為北市保留最後一片肺葉,並在媒體面前下跪,請求馬英九總統懸崖勒馬。不過政府承諾在保護生態的前提下,有條件通過此開發案。 \n \n今天開幕典禮中,包括蔡英文總統、科技部長陳良基、衛福部長陳時中、台北市長柯文哲及近500位產官學研人士均出席,目前已有11家生技廠商進駐。 \n \n蔡英文總統致詞時表示,國家生技研究園區肩負推動台灣生技產業發展政策的重責大任,目標為促成生技新藥、新試劑、新疫苗的研發,為國家新一代研究型園區。未來將與新竹生醫園區串連,建構完整的國家級生技產業廊鍊。 \n \n中研院長廖俊智則說,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當初規畫時,受到環保團體的關切,中研院因此召集生態專家參與,全部25公頃土地,僅3公頃用在建築、4公頃建生態池,其餘72%則為生態保留區和人工溼地復育區,可說兼顧經濟發展及環境生態保護。 \n \n張曉風也受邀出席開幕典禮,不過他卻穿著黑衣及手持著「悲悼」的布條,表達立場。她表示,中研院當初對於生態保護的承諾並未做到,譬如原本園區內有很多白鼻心,之前這塊土地由國防部管理時,有時會有野狗跑進來咬死白鼻心,但還不至於全部消失;現在改由中研院管理,白鼻心卻都不見了,真是讓人悲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