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徐仁修的搜尋結果,共11

  • 台灣最後的荒野集資預購 呈現台灣美

    台灣最後的荒野集資預購 呈現台灣美

    出身新竹縣芎林鄉的荒野保護協會創會理事長徐仁修,長期透過鏡頭記錄生態,他將出版攝影集「台灣最後的荒野」,採取集資預購方式,徐仁修期望用鏡頭下的畫面,喚起大眾保護生態的心。

  • 荒野基金會 新設新竹據點

    荒野基金會 新設新竹據點

     荒野基金會創辦人徐仁修長期為環境努力,日前徵得家人同意,將位在芎林鄉的老家,經歷一年餘時光,與荒野夥伴打造成多用途會所與辦公室,昨天正式開幕,未來將以兒童生態教育為主軸,推動各式交流。 \n 此會所開幕引發各界重視,徐仁修的好友包括尼加拉瓜大使達比亞(Tapia)、《科學人》總編輯李家維、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前新竹市長蔡仁堅、竹縣環保局長黃士漢、農業處長邱世昌以及多位在地人士到場。 \n 徐仁修長期在世界各國以文字、攝影記錄生態,過去成立荒野保護協會,長期為環境努力,並培訓出許多環境教育講師,引發大眾對生態、環境保護的意識。徐仁修昨表示,未來基金會將在九芎林會所暨辦公室中,舉辦各式演講,或是課程、藝術表演、藝文展覽等,也將與教育基地連結,如同樣位在芎林的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或是花蓮清揚蝴蝶生態農場等。 \n 徐仁修也表示,過去荒野保護協會長期發展兒童自然教育,未來也將在九芎林會所中,培養小小探險家,也希望在台灣各地、全世界華人社區,都有相同的組織及培訓,希望能透過這樣的方式,培訓未來影響世界的人才,共同為環境努力。

  • 「超商不再24小時營業」 徐重仁砲轟一例一休荒謬

    「超商不再24小時營業」 徐重仁砲轟一例一休荒謬

    一例一休上路後,企業營運成本增加,主打24小時營業的便利超商之後恐「週休二日」。對此,統一超商前總經理、全聯福利中心總裁徐重仁也忍不住開砲,痛批政府荒謬! \n徐重仁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表示,一例一休根本違反了市場的自由經濟法則,尤其服務業很難適用這樣的規範,「這是件很荒謬的事,不能因為白領階級認為應該這樣,外食產業也要跟著比照!」 \n徐重仁進一步指出,政府政策想得不夠周延,結果適得其反,以便利商店為例,一例一休上路後,加班費將導致收入入不敷出,因此,很多加盟主都得跟著下去排班,為節省成本,不少店家更表示,以後不想再24小時營業了。 \n徐重仁最後強調,政府法規不是訂了就不能修,未來應該重新審視「一例一休」對各產業造成的衝擊,做出彈性化的調整,才能化解爭議。 \n \n \n

  • 荒野探險40年 徐仁修「鏡看四季」

    荒野探險40年 徐仁修「鏡看四季」

     在解嚴風起雲湧的1980年代,帶領環境保護運動的攝影師和自然生態作家徐仁修,致力推廣環境保護教育,近日出版《人在荒野—徐仁修荒野三部曲》,寫下他進入台灣荒野40多年的心路歷程,同時也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辦攝影展,於4月9日至16日展出。 \n 徐仁修的文章富含人文與土地思考,配合攝影和真實經歷,作品曾獲得吳三連報導文學獎、吳魯芹散文獎等獎項肯定。 \n 創保護協會 傳遞種子 \n 徐仁修在1995年創立荒野保護協會,2014年又創荒野基金會,接受訪問時剛從中國雲南回來,放在一旁的行李還未整理,他說,「環境教育就像一顆種子,需要10年計畫收成。」 \n 目前荒野保護協會全球有11處分會,其中10處為徐仁修創立,「不管在印尼或馬來西亞,很多雨林和森林掌握在擁有技術、設備和資金的華人手中,許多地方砍樹的都是華人,所以我們需要更積極投入,以相同的語言、文化和宗教,傳遞自然教育的種子。」 \n 投入台灣荒野近40年,徐仁修說,台灣的生態保護觀念有大大改善,環境教育也領先對岸數十年,然而他也談到,現代人被各種慾望綁架,「國家尋求GDP升高、商人鼓勵購買,這些都是需要砍樹、開發石油等消費大自然的行為,難道人生只有錢財才是價值嗎?」 \n 談到對大自然的喜愛,成長於新竹鄉間的徐仁修說,從小與水牛為伍養成他愛好自然的個性,「個性和童年影響,讓我走入這一行,之後看得愈多就會想得更遠。」 \n 行萬里路 記錄美麗自然 \n 徐仁修認為,面對自然不需多談理論,實踐更重要,「如果不去實踐,我不會有這些成果,文集和攝影集都是我行萬里路,親身體驗的結果,愈是進入自然,愈能感動於這些萬物的美好。」 \n 書中收錄徐仁修從宜蘭走中橫支線往梨山行,經過人稱「思源埡口」的三年春秋,當時一次偶遇,讓徐仁修下定決心記錄這裡不同季節的樣貌,數十次的造訪寫下森林、野花和野生動物的豐饒與美麗。 \n 文集中還有徐仁修年過半百後的省思,「有次我在自然中禪坐,早晨的台灣山村中我聽見雞啼此起彼落,非常動聽,回憶起童年的故鄉農村、菲律賓的山區聚落、沙勞越巴蘭河上游的長屋等地。」 \n 攝影集則收錄台灣從高、中、低海拔,田野鄉間、溼地海岸和離島的美麗風景。

  • 徐仁修:「大自然的撫慰 文明病才痊癒」

     徐仁修是台灣最早投入自然書寫的攝影師之一,從2002年開始投入中國的環境教育,當時從城市到鄉村參與的學生,很多現已進入社會,徐仁修說,「當初他們還是學生,後來考研、考博、成家、生子,歷程約10年,現在他們進入社會,才是要收割的時候。」 \n 徐仁修說,「人類祖先有百萬年在荒野大自然裡游獵,現代人類的細胞深處也深印記著對蠻荒自然的鄉愁,現代人很多文明病,只有進入自然荒野,才能得到撫慰而痊癒;因此人進入大自然時,產生喜悅之情,那種喜悅就像心曠神怡的感受。」 \n 「人如果沒有自覺,就一直在謀生。」徐仁修在成為專職攝影師與生態作家之前,曾考入公職、參加農技團,當時他到尼加拉瓜擔任農業技術顧問,「回到台灣後,我升官了,每天都在批寫公文,半年後,我驚覺我的生命不想浪費在做這些事上面,因此決心離職。」 \n 談到推廣自然保護,他說,和當地人合作很重要,「我贊成用各種方式推動,也樂觀看待社會企業進入環境保育行列。」

  • 陸府生態劇 讓我們看見未來

    陸府生態劇 讓我們看見未來

     推展生態不遺餘力的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10月26日下午舉行「探索台灣未來40年」現代生態劇場,包括王明霞導演帶著看科幻影片「憂鬱森林」、音樂家蔡曜任生態音樂創作演出,並且穿插蝴蝶王國重現-舞蹈表演,令人感動萬分。 \n 由財團法人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主辦、台中市南門扶輪社、台中市全仁家長會長協會,以及太陽廣播電台協辦的「探索台灣未來40年」現代生態劇場,假陸府八期生機館舉行,台灣荒野報護協會創辦人徐仁修也特別蒞會分享,大聲疾呼地球只有一個的心情。 \n 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營運長吳秀娟指出,台灣的年齡相較於地球而言僅只是一個尚未滿月的孩子,因此台灣充滿活力;也充滿變動,如同嬰兒成長一般,台灣的未來充滿著無限可能。 \n 她說,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於8月25日至10月26日辦理「徐仁修-看見台灣影像展」,透過徐仁修老師在台灣耕耘四十年的影像紀錄,看見了過去40年即使是在市中心都一樣會出現的野生動植物,更印證了大自然無所不在的事實。未來40年如何運用台灣原有的最大本錢「生態」來找到無限美好的未來,智慧是通往這條路的指標。 \n 2008年王明霞導演的首部短片「憂鬱森林」被加拿大重量級的影展-蒙特婁國際影展選中,入圍「世界電影聚焦」的觀摩影片。此片具十足的未來感,劇情將時空拉到遙遠的未來,當人類已經把自然資源消耗殆盡,沒有原生蔬菜可以食用,更遑論看到整片的森林與植物,劇中的夫妻為了想要追尋原生植物的慰藉,而下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n 至於曾以電影《台北星期天》入圍金馬獎最佳原創歌曲的蔡曜任,畢業於法國國立凡爾賽音樂學院研究所,在學習音樂期間他也曾跨界學習劇場創作,2011年他受邀為台灣水鹿的紀錄片擔任配樂。蔡曜任是國內極少數擁有生態影片配樂創作經驗的音樂家,此次主辦單位特別邀請他為「探索台灣未來40年」創作具有生態情境的音樂現場演出。 \n 另外,「蝴蝶王國」一個台灣最美麗的境界,一個由青山綠水架構的迷人島嶼,一個應該讓孩子們翩翩起舞的國度,舞蹈家以肢體的表現來引導人們將心靈延伸至寬闊樹森林、大海洋;還有觸動每個人生命中那一顆大山的種子。當舞者翩翩飛舞於生態館每個角落,更讓人無比悸動。

  • 陸府基金會 展現台灣之美

     陸府建設台中深耕22年,一直以來民眾看到台中的氣候宜人,人文藝術動人,也看到陸府的生態建築很迷人,因為在都市裡見到如森林般的角落總是讓人留住腳步而著迷。 \n 生態紀錄著一片土地的文化與生命,都市象徵著人類文明的進步,但都市需要更高度的進步才能讓生態存在,土地是建築業的原料,珍愛土地以及能夠照顧土地上的人們與其他動植物;是身為建築業最溫暖的一種感受,「徐仁修-看見台灣」生態影像展,是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為台灣量身訂做的一場展覽。 \n 徐仁修老師,台灣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1946年出生,「探險家」是社會大眾習慣為他冠上的名詞,但是他說:「我才不喜歡探險呢!有幾次出入蠻荒的歷程充滿危險,那是因為我不知道才去,若是一開始就知道那麼危險,我未必會去那些行程。」 \n 然而,為了台灣獼猴他可以在山區好幾個月未曾與人講過話,為了熱帶雨林他也可以跟毒蠍子睡在一起,為了用右手撐住相機拍下一張他等待的畫面,40年來他肩痛不曾好過。愛與不愛,始終會讓人變得無所不能或是什麼都不能,生態充滿專業,但僅有專業卻未必絕對能保護生態,「美」雖然可以分析,但是卻不能用專業框架,因為「美」出現的時候,總是會如江河氾濫一般淹沒人心,徐仁修老師的台灣生態作品充滿了「美」。徐仁修老師說,認識大自然的第一課是要「懂得欣賞」。而「懂得欣賞」的基底則是來自內在的修養。 \n 8月25日起為期2個月的「徐仁修-看見台灣」生態影像展,陸府基金會將帶大家從最近的距離看見台灣。1950年以前出生的台灣人,都曾享受過台灣那福爾摩沙般的荒野樣貌,土地的情感深植在他們的血液裏,然而在經過時代變遷,物換星移之後,對於台灣那福爾摩沙的野生樣貌,始終魂牽夢繫無法忘記的代表人物,則是創辦了台灣荒野保護協會的徐仁修老師,因為40年來他始終無法停止對台灣生態的千言萬語。 \n 這場展覽是徐仁修老師從他40年來的攝影作品中精選了200張照片,在台灣的平原與低海拔地區可以常見到的樹木、花草、昆蟲、蝴蝶以及哺乳類動物的攝影作品,並加上徐老師的逐一旁白說明,再借用多媒體的專業剪輯,陸府做出了一支15分鐘「徐仁修-看見台灣」的生態微電影,這支微電影訴說著即使在都市之中,我們也可以享受到「福爾摩沙的美」。 \n 徐仁修老師出版了豐富的作品,自然創作類有20本,童書類有5本,探險旅行類有7本,小說類有2本,自然錄音作品有3張,獲頒大大小小的文學獎項也不在少數。 \n 陸府基金會「徐仁修-看見台灣」影像展中展出一部關於台灣生態的微電影,也有台灣生態小書鋪,更有台灣生態人物動人的故事。相關資訊洽詢電話:0800-059-968。

  • 徐仁修生態影像展 即日開展

     生態紀錄著一片土地的文化與生命,都市象徵著人類文明的進步,但都市需要更高度的進步才能讓生態存在。「徐仁修-看見台灣」生態影像展,自即日起至10月28日止在陸府美學館展開,充滿生命的悸動。 \n 為期2個月的「徐仁修-看見台灣」生態影像展,陸府基金會將帶領觀眾從最近的距離看見台灣。1950年以前出生的台灣人,都曾享受過台灣那福爾摩沙般的荒野樣貌,土地的情感深植在他們的血液裏,然而經過時代變遷,物換星移之後,始終魂牽夢引無法忘記當年畫面的代表人物,則是創辦了台灣荒野保護協會的徐仁修。 \n 這場展覽是徐仁修40年來的攝影作品集,他捕捉了台灣的平原與低海拔地區常見到的樹木、花草、昆蟲、蝴蝶,以及哺乳類動物的身影,並加上本人旁白說明,再借用多媒體的專業剪輯,陸府做出了一支15分鐘「徐仁修-看見台灣」的生態微電影,這支微電影訴說著即使在都市我們也可以享受到「福爾摩沙的美」。 \n 徐仁修為了台灣獼猴他可以在山區好幾個月不說話,為了熱帶雨林他也跟毒蠍子睡在一起,為了用右手撐住相機拍下一張他等待的畫面,40年來他肩痛不曾好過。生態充滿專業,但僅有專業未必能保護生態,「美」雖然可以分析,但是卻不能用專業框架,因為「美」出現的時候,總是會如江河氾濫一般淹沒人心,徐仁修的台灣生態作品充滿了「美」。 \n 徐仁修說,認識大自然的第一課是要「懂得欣賞」。而「懂得欣賞」的基底則是來自內在的修養。他出版了自然創作類有20本,童書類有5本,探險旅行類有7本,小說類有2本,自然錄音作品有3張,曾獲頒大大小小的文學獎項。 \n 此次展覽現場準備了徐仁修40年來最精采的生態出版品,給參觀者從書中體驗近半世紀台灣美麗動人的風貌。在這個地球上有城市以福爾摩沙命名,也有橋樑,省份,河川,小島等也都有用福爾摩沙命名者,「台灣」三百年前也曾這樣被呼喚。只要台灣人在心靈中想起對一花、一木、一隻蝴蝶、一隻鳥兒的愛,台灣必將重返綠意盎然的福爾摩沙新世界。

  • 《環島慢行》成書

    《環島慢行》成書

     在公路幾乎全面鋪蓋的台灣,竟有人想以徒步方式,串起一條環島千里步道?2006年,徐仁修、小野、黃武雄聯名發起「千里步道運動」,即是希望找出各地的美麗小徑,串連各地的環境議題,喚起大家保護台灣山海與人文的公民意識。 \n 過去5年多來,他們成立了「千里步道籌畫中心」,默默進行這項關於走路的小革命。經過多年奔波、勘查與試走,匯聚了眾人之力,今年終於規劃完成環台3000公里的步道路網。新書《千里步道,環島慢行》(新自然主義)首度完整公開路線,除了介紹12段各具特色的步道外,並以動人筆調描繪在地社區風情,由千里步道籌畫中心的周聖心、徐銘謙、陳朝政、黃詩芳、楊雨青5位伙伴共同執筆。 \n 步道網跨越溪流分界 \n 「步道不只是空間裡的一條線,而是藉此把好多個點串成一個面,讓大家重新認識台灣。」千里步道籌畫中心副執行長徐銘謙表示,很多人誤以為步道運動是為了走而走,其實他們真正的夢想是讓大家藉由「走路」,踏進以前車子呼嘯而過的小鎮社區,發現各地的生態與文史資源。 \n 徐銘謙現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著有《地圖上最美的問號:追尋夢幻步道的旅程》等書,在步道運動中擔任社區聯絡人角色,幾年來跑遍各地,和許多在地團體合作搏感情。她在桌上攤開一大張由籌畫中心製作的「台灣守護地圖」,手指沿著步道網一路南行北上,「以前我們總把濁水溪當作台灣南北的分界,但這個步道網跨越了溪流的分界、族群的藩籬,重新感受我們是一個共同體。」 \n 串連生態、文史與社區 \n 徐銘謙強調,步道不只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歷史的。比如雲嘉路段結合了嘉南水圳網絡與虎尾糖廠運蔗的舊鐵路;屏東路段涵蓋了快要因開發而消失的阿塱壹古道;彰化路段來到曾經是國光石化預定地、沿海養蚵人家所在的泥質溼地;宜蘭冬山路段則被選為示範區,準備進行縮減道路、種植路樹花草、把水泥圳溝改回自然砌石等構想……。 \n 在規劃過程中,籌畫中心串連起生態、文史、社區營造等各種社團,頻繁地與公部門打交道,卯足力廣拉企業贊助,並發展出如虎尾追火車、百年老校巡旅的各種步道主題。在路網一條條成形的同時,又不斷丟出環境議題,幾乎與時間賽跑般的,希望搶在各種開發案前保住美麗的山水人文。 \n 《千里步道,環島慢行》就是現階段的成果展現,深入描寫這12條路段的過去與現在。其中有讓人徜徉的風景、在地獨特的文史故事,也有實用的旅行資訊,年底預計還將推出更工具性的地圖集,讓大眾能夠按圖索驥,一一踏訪這12條環島路網,下個階段則希望推動步道分區認養等工作。 \n 徐銘謙強調,步道不只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歷史的。比如雲嘉路段結合了嘉南水圳網絡與虎尾糖廠運蔗的舊鐵路;屏東路段涵蓋了快要因開發而消失的阿塱壹古道;彰化路段來到曾經是國光石化預定地、沿海養蚵人家所在的泥質溼地;宜蘭冬山路段則被選為示範區,準備進行縮減道路、種植路樹花草、把水泥圳溝改回自然砌石等構想……。 \n 在規劃過程中,籌畫中心串連起生態、文史、社區營造等各種社團,頻繁地與公部門打交道,卯足力廣拉企業贊助,並發展出如虎尾追火車、百年老校巡旅的各種步道主題。在路網一條條成形的同時,又不斷丟出環境議題,幾乎與時間賽跑般的,希望搶在各種開發案前保住美麗的山水人文。 \n 《千里步道,環島慢行》就是現階段的成果展現,深入描寫這12條路段的過去與現在。其中有讓人徜徉的風景、在地獨特的文史故事,也有實用的旅行資訊,年底預計還將推出更工具性的地圖集,讓大眾能夠按圖索驥,一一踏訪這12條環島路網,下個階段則希望推動步道分區認養等工作。 \n 打造環保與觀光的雙贏 \n 很難相信,千里步道籌畫中心只有6位正職員工,卻已滾動各界資源,發揮這麼強大的整合力量,並不忘在過程中反省改進。例如徐銘謙提到,自從去年底阿塱壹古道的道路開發案浮上檯面後,各種團體紛紛開辦走古道行程,最密集時一個假日湧進一千人次 \n ,不僅把部分路段踏到崩塌 \n ,古道入口的屏東旭海社區 \n ,也抱怨觀光人潮只留下遊 \n 覽車廢氣和清不完的垃圾。 \n 因此,為打造環保與觀光的雙贏局面,籌畫中心努力與旭海當地團體討論、培養導覽人才,最後研擬出「手作步道」工作假期的綠色旅遊型態,行旅者除了走覽步道,也會在老師帶領下運石修補崩塌路段,並多留一天走訪旭海小鎮。 \n 此外,籌畫中心也與美濃、芳苑、布袋等4個鄉鎮合作,推出「種樹小旅行」,邀請民眾實地體驗「把步道變綠道」理念。有一陣子,籌畫中心都快變成了旅行社,訪問這天,執行長周聖心剛去水利署開完會回來,在辦公室聊起9月25日河川日當天,將在西螺大橋上舉辦「川吶」音樂會……。 \n 如同步道路網延伸綿密,步道伙伴們的工作也千絲萬縷,過程中是否有挫折呢?徐銘謙笑了笑說:「每天都有各種好消息與壞消息,但把時間拉長,就能看見成果。」是的,就像千里步道運動所要守護的我們的大自然,只要我們願意停下腳步,眼光放遠,它總是能夠給我們一個帶點禪意、充滿啟發的答案。

  • 書故事-瘋上雨林的野小子 黃一峰

    書故事-瘋上雨林的野小子 黃一峰

     踏入黃一峰的工作室,就像闖進一個男孩的「大自然遊戲間」,信手拈來,都是來自原野的呼喚。 \n 小室裡,不論桌前、窗邊或高高的書櫃上,螳螂、蝗蟲、青蛙、長頸鹿等大大小小的動物造型偶,正擺著各種表情彼此對望。工作的大桌旁,則安放著犀鳥、鱷魚或猩猩的頭骨模型;而一幅幅他用種子、樹葉和毬果做成的立體畫作,也一路從公寓樓梯間延伸到家中……。一點點的綠意和野趣,讓這間台北水泥叢林中的屋子,頓時靈動了起來。 \n 〉〉旅行婆羅洲雨林20餘次 \n 35歲的黃一峰戴著眼鏡,身穿迷彩長褲,露出率真的笑容,看起來若不是剛從野外回來,就是正要往叢林裡去。他笑說:「這10年來,我共去了20幾趟婆羅洲雨林,只能說,那真是個讓我為之瘋狂的地方!」 \n 近日,黃一峰將10年的雨林旅途菁華化為《婆羅洲雨林野瘋狂》(天下遠見),書中收錄近700張攝影圖片和多幅插畫,以繽紛的視覺畫面、熱情洋溢的文字,展現這座物種豐饒的自然樂園。例如他描寫曾經為了拍攝水中蟒蛇「吃鱉」的奇景,差點慘遭攻擊;清晨時突然聽見木屋外傳來斧頭砍樹、尖聲長笑的恐怖怪聲,嚇得他跳下床,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鋼盔冠犀鳥的「起床號」……。 \n 書中還附贈一張珍貴CD,從「長尾猴的對話」、「胡琴螽蟴小夜曲」到「蛙的奏鳴曲」等15首曲目,都是黃一峰背著錄音設備一路上收集錄下的自然聲音。「因為聲音是婆羅洲雨林最重要的一部分,這是一個24小時都充滿驚喜的地方,尤其夜間行走在雨林裡,各種蟲鳴鳥叫不絕於耳,簡直是個不夜城。」 \n 他引述當地嚮導的話說,婆羅洲雨林彷彿一座神廟,各種驚奇的景象和聲響,就像在向人們顯現神蹟,「雨林的資源豐富,從走私的蘭花到我們每天在喝的奶精都取自它,但我們對它掠奪這麼多,保護卻這麼少。」 \n 〉〉投入自然相關的設計工作 \n 回顧2000年,黃一峰剛從大學畢業,生平第一次出國,便是跟著荒野保護協會的徐仁修到婆羅洲雨林。當時網路資源還不夠多,他出發前留給家人的紙條上寫著:「這是一個北臨南中國海的大島,能查到的資料很少,沒有更詳細訊息……。」頗有蠻荒探險家的雄心壯志。結果那趟旅程不僅讓他從此愛上雨林,也讓美術科班出身的他,決心投入自然相關的設計工作。 \n 黃一峰畢業於復興美工、景文技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家族中從舅舅到妹妹共出了6個設計師。但他只接自然相關設計案、三天兩頭往雨林跑,收入相對微薄,讓那些設計師親戚們很「看不下去」。「記得有次過年回外婆家,親戚們對我冷嘲熱諷,回程車上我和媽媽便一路哭回家。」 \n 這段難捱的時間長達5、6年,直到他加入張蕙芬創立的大樹出版社擔任美術設計,情況才好轉。如今在他開朗的臉上,絲毫找不到過去辛酸的痕跡。現在他長期與大樹書系合作,擅長以設計、攝影、插畫記錄自然生態,也常現身於自然講座,熱情分享雨林經驗。 \n 〉〉感念老師徐仁修的身教 \n 去年他出版第一部著作《自然野趣DIY》(天下遠見),以深入淺出的圖文帶領讀者進行自然素材創作,獲得不少迴響。《婆羅洲雨林野瘋狂》也是他一手包辦寫作、攝影、編輯、設計,書中不論是令人嘖嘖稱奇的昆蟲擬態、飛蜥蜴的空中跳躍,或各種難得一見的精彩照片與觀察筆記,都是他以10年漫長累積所換來。 \n 這種耐心和深刻的功夫,正是自然觀察者的最佳寫照,對此黃一峰特別感謝啟蒙老師徐仁修。他回憶當年跟在徐仁修背後背腳架,「老師從不教我怎麼拍,但他讓我看見深刻的自然觀察,就是這句話:沒有跪地哪能聞花香。」 \n 然而,當「小徒弟」出道後,自然生態書籍的出版市場卻急速萎縮,不免讓黃一峰心生感慨。不過,他強調每位作者在不同階段都有各自的角色,比如他的專長為美術,不以文字見長,因此他努力結合攝影、繪畫、設計,並推廣自然手作教學,也嘗試往繪本發展,開拓自然書籍的多元面向。 \n 堅持以工作結合興趣,黃一峰終究沒有成為賺進大把銀子的商業設計師,卻在自然設計領域耕耘出成績。雖然這仍不是一條好走的路,但他總是感性地提起許多朋友的幫忙,以及媽媽長年的支持。 \n 如今,他母親在住家巷口經營20年的餐廳,成了許多自然領域朋友聚會的地方。每天走到店裡吃午餐、晚餐,店裡掛滿他的自然插畫作品,媽媽送上為他特製的餐點,這幅溫馨的母子圖像,想必是默默支撐著黃一峰,最強大而溫暖的一股力量。

  • 張寶仁以行動推廣一日吃素

    20年前,台灣吃素人口並不多,退役前,曾是川菜學徒的張寶仁,每當看到料理葷食時,必須處理鰻魚、雞等,又憶起兩代從事菜販生意的外婆,希望他不要從事殺生行業,因此,1990年毅然選擇素食創業至今,在台北、台南,總計擁有11家素食餐飲直營連鎖店。 \n張寶仁在大台南地區成立長春健康素食餐飲連鎖,有5個服務據點;大台北地區為全國食養健康素食,建立台北、板橋、新莊等地6個據點,每天服務2,000餘人次用餐,差異化經營、利潤分享是他的經營策略,如今已在素食連鎖自助餐業闖出一片天。 \n張寶仁認為,從事素食餐飲生意,讓他很自在,計畫明年再南下高雄拓展素食餐廳版圖;為了吸引更多人,食用健康的素食,台北與台南營業據點,提倡「週一無肉日」。 \n他表示,週一無肉日,是由前披頭四歌手保羅麥卡尼帶頭倡導,引來全世界各地熱烈迴響;台灣從98年9月21日起由素食作家蘇小歡和徐仁修發動,台南市推動環保素食,目前已有53所學校,每個月至少安排1餐素食;民間餐廳由長春素食率先響應,各據點推出週一食素,可享20%折價券回饋活動。 \n希望大家能養成週一不吃肉的習慣,張寶仁指出,也可每週選定一天吃素,或每天至少1餐素食,若是每天要選1餐吃素,最好選擇晚餐,可減輕胃的負擔。 \n張寶仁強調,吃素不見得就健康,還要「吃對方法」,比如油類以芥花油或橄欖油代替沙拉油,十穀飯代替白飯。烹調方式少油炸多川燙、清蒸;不偏食,每天力行「五顏六色」 ,多蔬果攝取,最能確保身體健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