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得獎作家的搜尋結果,共122

  • 首屆金沙散文獎破近年徵件數 作家邱祖胤:展文化多元性

    第四十屆旺旺.時報文學獎暨第一屆金沙書院兩岸散文獎之金沙散文獎,已於今年七月公布得獎名單。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題,共徵得1002件作品,創近年文學獎徵件紀錄。台灣作家邱祖胤認為,本屆比賽充分展現「文化」的多元性,以「看見文化的無限可能」發表比賽評論如下:

  • 他一得獎 眾人臭罵⋯爭議百出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他一得獎 眾人臭罵⋯爭議百出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諾貝爾文學獎前年因性醜聞停頒,去年又因為將2019年獎項頒給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引起爭議。他一得獎,國際間許多作家立刻撰文批評,指責他有如道德文盲。然而這位德語世界最受爭議的作家,創作半世紀,有超過60部著作,在劇場和文學有著極大成就,獲獎縱使爭議,以藝術成就而言卻實至名歸。 \n \n在2016年的德國紀錄片《彼得漢德克:我在森林,晚一點到》中,劇組到他的巴黎郊區住宅與他展開對話,前後拍攝三年,和他一起穿越林間、走過四季,聆聽他朗讀遊歷隨筆,分享他對蘑菇、針線活的熱愛。他的妻女也入鏡,解析這位爭議大師鮮為人知的過往細節。 \n \n漢德克出生於二戰期間,於少年時期開始創作,自殺母親和酗酒繼父都曾是他創作的題材。23歲時,他發表劇作《冒犯觀眾》引爆空前轟動,一舉改寫劇場史,之後更與德國電影巨擘文溫德斯合作,共創《守門員的焦慮》、《歧路》、《慾望之翼》、《戀夏絮語》等影史經典。 \n \n不過漢德克爭議連連,2014年曾稱諾貝爾文學獎「根本就該被廢除」,還支持挑起種族爭端的「巴爾幹屠夫」的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甚至否認戰爭期間塞爾維亞人的種族屠殺行徑。過去也因為爭議,一度拒領2006年的柏林海涅獎,後來當年獎項直接被取消。 \n \n《彼得漢德克:我在森林,晚一點到》將於6月19日在台上映。

  • 美警執法不當風波愈演愈烈 他一句話道盡黑人困境

    美警執法不當風波愈演愈烈 他一句話道盡黑人困境

    美國警察執法不當,造成非裔男子佛洛伊德死亡,事件引發美國各地抗議。美國種族歧視由來已久,許多作家都以非裔處境作為小說題材。今年剛獲得第二座美國普立茲小說獎的非裔作家科爾森.懷特黑德,兩本得獎作《地下鐵道》和《尼克男孩》(The Nickle Boys,暫譯)都是描述黑人的故事。 \n \n懷特黑德曾表示,「我寫小說的原因是,沒有人在意貧窮的孩子,更不用說是有色人種,這就是社會對待底層、沒有權力的人的方式。」這次事件,懷特黑德雖然未在社群網站表態,但在推特上也不斷轉發相關資訊,關注訊息。 \n \n在《地下鐵道》中,懷特黑德將故事設定在1915年,一名喬治亞州棉花農園的黑奴女子,以無比堅定的意志力掙脫奴隸的枷鎖。《尼克男孩》則描述青少年矯正學校「尼克學院」,一名黑人青少年在上學途中搭便車時誤上贓車,被逮補判刑,關入矯正學校。 \n \n懷特黑德曾表示,「我過去的書雖然在講1915年和1960年的種族歧視,但其實也是在講現代的情況。我的主角只是為了上學搭便車,卻像任何一個在這個時代可能被誤會的黑人或有色人種,遭遇如此偶然、扭曲的命運,從此讓人生走上截然不同的方向。」

  • 潘小俠拍出《台灣作家一百年》

    潘小俠拍出《台灣作家一百年》

     他以紀實攝影的思考觀點,進到作家們的書房、田野、街頭、監獄、部落,紀錄他們代表的台灣文化面貌。 \n 拍過原住民部落、社會底層小人物、228與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和台灣的美術家,攝影家潘小俠在獲得吳三連攝影獎之後,繼續以台灣百年作家為題,尋訪超過131位台灣作家,用相機鏡頭、黑白底片和銀鹽相紙記錄百年台灣作家臉容,即使沒人贊助也自掏腰包,只為出版一本《台灣作家一百年》攝影集(讀冊文化事業)。 \n 攝影頑童很本土 \n 65歲的潘小俠咧嘴笑說,以前拍畫家很容易,有個畫作這麼大,「作家的書就小小一本,怎麼拍?」但他以紀實攝影的思考觀點,進到作家們的書房裡、田野中、街頭上,甚至和政治受難者重回景美、綠島監獄,和原住民作家回到部落,穿戴傳統服飾拍攝,紀錄作家們代表的台灣文化面貌。 \n 一頭蓬亂長髮束起成低馬尾,投入紀實攝影40年的潘小俠本名潘文炬。長年在外奔波拍攝,他的臉有著比年齡更大的滄桑感,笑起來卻仍有頑童的神情。他自認「很本土」,不擅長言談,當攝影記者替他拍照,從側邊打閃光燈,他叨絮回以「欸對,你這樣打閃光燈就有立體感。」攝影記者當久了,報導該怎麼拍都能立刻反應,但帶有自己觀點、眼光的紀實攝影,卻是他長時間打磨淬煉的成果。 \n 潘小俠在2017年得到吳三連獎藝術獎之後,拿到80萬獎金,「以一個攝影家的身分,我想我應該要持續創作,因此投入拍台灣作家的主題。」這次紀錄的作家,除了以吳三連獎、國家文藝獎得獎名單為基準,他更納入不同領域的作家,包含農業、政治受難者以及原住民作家,展現他紀實攝影背後的思考。 \n 拍出台灣的觀點 \n 潘小俠表示,這些照片雖然多半是近幾年聯繫、拍攝,也有不少作家是1986年在《自立晚報》任職時拍攝的,一路累積至今,「在進《自立晚報》之前,我對於白色恐怖、228事件其實沒有什麼想法,這個工作帶給我很多。我一直覺得,我的創作一定要是台灣的觀點。」 \n 當年報社工作吃重,往往一天要跑四五個地方,但若有機會拍攝作家,潘小俠就會去,身上背兩台相機,拍完報社要的照片,就拿起另一台相機拍自己的作品,「像有一次要拍鹽分地帶活動,沒人想去,只有我自告奮勇。我沒讀什麼書,對作家都很尊敬,想認識他們,像是周夢蝶、鍾肇政、葉石濤、柏楊、陳映真等好幾位作家,都是很早期就拍攝的。」

  • 相機鏡頭下的文學容顏 潘小俠的台灣作家百年記

    相機鏡頭下的文學容顏 潘小俠的台灣作家百年記

    拍過原住民部落、社會底層小人物、政治受難者與台灣的美術家,攝影家潘小俠在獲得吳三連獎之後,再以台灣百年作家為題,尋訪超過131位台灣作家,用相機鏡頭、黑白底片和銀鹽相紙,紀錄台灣作家臉容,自費出版《台灣作家一百年》。 \n \n65歲的潘小俠咧嘴笑說,以前拍畫家很容易,有個畫作這麼大,「作家的書就小小一本,怎麼拍?」但他以紀實攝影的思考觀點,帶著兩台相機,進到作家的書房裡、田野中、街頭上,甚至和政治受難者重回景美、綠島監獄,拍下作家們代表的台灣文化面貌。 \n \n在23日下午的新書發表會,許多作家和與潘小俠過去在《自立晚報》任職期間的同事,都到場表達支持。首度參加公開活動的文化部長李永得表示,「潘小俠是我在《自立晚報》的同事,大家都離開自立後,各自在不同領域發展,我非常敬佩這些老同事,長年為台灣的文化打拼。在上任前就答應要來參加。」 \n \n詩人向陽表示,潘小俠曾表示手上有一批作家照片,但他的野心又更大,想用100個作家的臉容,呈現台灣的文學天空,「攝影家對文學的關注,讓作家『有臉了』,讓台灣文學的容顏清晰明確。其中更包含過去在戒嚴年代受到政治磨難的作家、原住民作家,這些人在台灣文學史上雖不一定能看到他們的名字,但都非常重要。」 \n \n潘小俠表示,1986年他進到《自立晚報》工作,「在那之前,對於白色恐怖、228事件其實沒有什麼想法,進到《自立晚報》之後,帶給我很多養分,也給了我觀點和視角。當時我就拍了很多作家,像是葉石濤、周夢蝶等等。我一直覺得,我的創作一定要是台灣的觀點。」 \n \n潘小俠表示,2017年得到吳三連獎藝術獎之後,拿到80萬獎金,「以一個攝影家的身份,我想我應該要持續創作,因此有了拍台灣作家的主題。」他以吳三連獎、國家文藝獎得獎名單為基準,加進幾位不同領域的代表作家,一共拍攝131位,包含戰前與戰後作家90位,政治受難者作家17位,以及原住民作家23位。有些照片是《自立晚報》工作期間拍的,有些是近年一一尋訪、拍攝, \n \n翻譯家下村作次郎則表示,《台灣作家一百年》的書名很適合,「台灣新文學史從1920年起算的話,今年也剛好100年了。」作家孫大川表示,潘小俠一直沒有變,「他跑部落,跟原住民做朋友,甚至走訪高砂義勇隊拍影像,艋舺華西街都市底層的樣貌,也都在他的影像裡。他看到的是完整的台灣,不是只有知識份子或有名、有錢的人。」

  • 漢德克 朵卡萩 獲諾貝爾文學獎

    漢德克 朵卡萩 獲諾貝爾文學獎

     2019年與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10日公布,分別由奧地利作家漢德克(Peter Handke)與波蘭作家朵卡萩(Olga Tokarczuk)女士榮獲。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因為瑞典學院爆發性醜聞以致延後1年頒發,今年一次頒發兩屆。多年來被視為熱門得獎人選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再度落榜。 \n 漢德克語言魅力大創作類型多 \n 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單位瑞典學院指出,漢德克作品「具有語言獨創性而且富有影響力,探索人類經驗的邊陲與特異性」;朵卡萩則是因為「敘事富有想像力與廣大的熱情,代表生命形式跨越層層界限」。 \n 漢德克1942年出生於奧地利格里芬鎮,被認為是二戰後歐洲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也是畢希納文學獎、卡夫卡文學獎獲獎者。他的作品類型廣泛,包括小說、論文、筆記與戲劇。 \n 漢德克的代表作包括舞台劇《冒犯觀眾》、小說《守門員的焦慮》。他的小說《慾望之翼》後由德國導演文溫德斯改拍為同名電影,劇本由兩人共同編寫,這部電影曾獲1988年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 \n 朵卡萩新作去年先奪曼布克獎 \n 另一位得主朵卡萩,1962年生於波蘭蘇萊胡夫,曾經在華沙大學接受過心理治療培訓,相當喜歡榮格的心理分析,這對她的創作也很有幫助。她也是一名素食主義者與環保人士。 \n 朵卡萩的作品以神話、民間傳說、史詩與當代波蘭生活景致風格著稱,出版過一系列詩歌、小說及散文等作品,並以「Bieguni」一書贏得2008年波蘭權威文學獎「尼刻文學獎」。 \n 2015年,朵卡萩再度以「Ksi(?)(e底下加一撇)gi Jakubowe」一書贏得尼刻獎。同年她又獲得德國-波蘭國際友誼橋獎。2018年,朵卡萩憑藉最新作品「航班」,成為英文小說界大獎英國曼布克獎得主,與英文版譯者平分5萬英鎊獎金。此外,她也是第一位榮獲曼布克獎的波蘭作家。

  • 村上春樹再陪榜 日評論家認或與石黑一雄有關

    村上春樹再陪榜 日評論家認或與石黑一雄有關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今年仍然未獲諾貝爾文學獎,可說是年年都被預測,但年年都陪榜。日本文學評論家事前就預測村上獲獎機會不高,或許跟石黑一雄已在201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有關。 \n 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今天揭曉,由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獲得殊榮,2018年文學獎則由波蘭女作家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拿下。 \n 今年70歲的人氣作家村上春樹在每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前夕,總是讓日本人滿懷期待,村上迷更是高度投入,不過從2009年起,年年陪榜。 \n 日本放送協會(NHK)日前曾整理,村上春樹之所以受到日本人高度期待的兩大主因。 \n 第一,村上春樹是日本現代作家中,作品廣受世界讀者喜愛的作家。他的作品被翻譯成逾50種以上語言,是全球讀者都期待推出新作品的作家。 \n 第二,村上春樹曾奪得不少國際性文學獎項,例如2006年獲得愛爾蘭法蘭克.歐康納(Frank O'Connor)國際短篇小說獎,及捷克的卡夫卡獎。 \n 而且從卡夫卡獎來看,在村上春樹獲獎前的2005年及2004年得主,都在同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讓村上春樹是否也會獲諾貝爾文學獎變得備受關注。 \n 日本人從2009年以來就期待村上能獲獎,但從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日裔英籍的石黑一雄後,讓評論家與學者認為村上近年要獲獎的機會不高。 \n 日本經濟新聞2017年曾報導,文藝評論家川村湊在當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前說,由過去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可看出,語言、國籍和民族等具有一定規律。日本已有2人得過諾貝爾文學獎,分別是1968年的川端康成與1994年的大江健三郎。 \n 川村湊預測若要「輪到」日本作家得獎,可能有20多年的週期;他當年預測,如果這項前提成立,村上春樹2019年得獎機率最高。 \n 不過,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日裔英國人石黑一雄。 \n 石黑一雄1954年出生於長崎,5歲隨父親移居英國,1982年歸化英籍。石黑成名甚早,1989年以小說「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獲得英國文學界最高榮譽的布克獎(Booker Prize),作品多次被改編電影與電視劇。 \n 川村湊今年10月初撰文指出,從1901年頒發諾貝爾文學獎以來,一共有3位「日本人」獲獎,分別是1968年的川端康成、1994年的大江健三郎,及2017年的石黑一雄。 \n 他認為,雖然石黑一雄是用英語寫作的日裔英國人作家,但因為在長崎住到5歲才前往英國,這樣的出生背景被認為是「日本人作家」,似乎也沒什麼好感到不可思議。 \n 川村說,就像2000年獲獎的高行健,其實是住在法國的流亡作家,擁有法國國籍,但仍被視為「中國人作家」。 \n 川村說,諾貝爾文學獎的評選過程一直是個謎,從日本人作家得獎來看,川端後的26年是大江得獎;大江後的23年是石黑得獎。如果「日本人作家」要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有一個20多年的週期,那2017年的「日本人」名額中,村上春樹或許在當時與石黑一雄並列可能得獎人選也說不定,畢竟村上在英國博彩公司的預測排名,比石黑來得前面。 \n 他說,如果瑞典學院認為石黑獲獎是頒獎給「日本人」,那村上未來10多年獲獎機會可能不大。如果依照上述日本人得獎週期,那下次再「輪到」日本人得獎可能是2040年代,屆時村上是否健在仍是未定之天,而新一代的日本作家也將抬頭。 \n 川村2018年曾說,至少未來2到3年,村上似乎很難獲獎。最近沒有出現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義大利及葡萄牙等國,還有很多重量級作家,很難想像會把這些作家置之不理,然後連續選出「日本人作家」獲獎。 \n 日本產經新聞曾報導,東京大學教授沼野充義說,雖然石黑是用英語寫作的英國作家,但在海外研究者間都認為「石黑肩負了日本文學的一部分」,也經常被討論與日本間的關係,「可說是半個日本作家」。 \n 沼野說,石黑2017年拿下諾貝爾文學獎後,提高了日本的存在感,相同國家及地區的作家要再度拿下諾貝爾文學獎,似乎在時間上會有所間隔。

  • 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今頒獎 兩岸青年作家共享得獎喜悅

    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今頒獎 兩岸青年作家共享得獎喜悅

    \n「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頒獎典禮在今在浙江傳媒學院行政樓一樓報告廳舉辦來自大陸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浙江省台辦、浙江省新聞出版廣電局、浙江省作協、浙江出版聯合集團、咪咕數位傳媒,愛奇藝文學以及旺旺中時媒體集團的領導和嘉賓出席了典禮。 \n \n \n浙江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朱勇良表示此次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最終收到的投稿作品多達682部,其中臺灣賽區收到的稿件為200部,是第一屆的2倍,翻了一番。參賽作品題材涵蓋了歷史、言情、奇幻、科幻、懸疑、都市等領域,最終有32部作品脫穎而出。未來也希望加強兩岸青年之間多維度的文化交流與合作,為兩岸文學創作者提供相互借鑒、學習的平臺;同時,發掘優秀的青年作者,促進華語文學創作及相關產業鏈的發展,加深兩岸青年之間文化與情感方面的認同感。 \n \n \n國台辦新聞局局長、新聞發言人馬曉光於致詞中表示兩岸青年網路文學的交流,是很正向的交流方式,網路文學大賽的平台影響力已經逐步的提昇,作品的質量也越來越好,未來也將站在兩岸年青人交流的角度持續關注,讓兩岸青年能在這個平台上追夢、築夢、圓夢,也希望台灣青年能找到夢想啟航的新起點。同時對大賽的圓滿成功表示祝賀,並展望了兩岸文學和影視合作的廣闊前景 \n \n \n旺旺中時媒體集團 時際創意傳媒副總經理洪肇君表示在過去一年,我們承辦了五十項的交流活動,網路文學大賽是在台灣青年當中最受歡迎最受知名度並且最有影響力的活動,台灣這次有很多零零後的創作者來參賽也笑稱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要改成兩岸青少年網路文學大賽,雖然大陸作者使用簡體字,我們使用繁體字,雖然我們對於有些字的讀音不同,但我們擁有共同的漢文字文化,在故事中寫的明朝、西安大明宮、杭州三潭映月都是一樣的,兩岸青年在創作上面都有共同的語言,未來希望此活動能持續的延伸並影響越來越深遠。 \n \n \n在頒獎典禮中,被稱為「大神」的網路文學作家發飆的蝸牛作為嘉賓之一,向大家講述了自己始於大學生涯的艱辛卻又堅韌的創作之路,以及他勇於開拓、僅僅兩年就成績斐然的創業故事,為兩岸青年創作者加油打氣。 \n \n \n第一屆大賽大陸獲獎者葉童耀和台灣獲獎者納蘭採桑也分享了了自己的創作經歷和成長故事。葉童耀獲一等獎的時候還只是一個稚嫩的大一新生,經過大賽的歷練和培養,現在已經成長為一個極富潛力的科幻新秀。納蘭採桑不僅多次參加兩岸文化講座訪談活動,還加入選第三屆網路文學雙年獎榜單,目前正在積極構思創作另外一部明代故事。 \n \n \n \n此次台灣賽區共有9位作者獲邀參加上台領獎,分別為「六合槍」作者王梓耘、「小黃貼哪裡?」作者陳浩群、「惡靈醫生茱麗葉」作者周禮群、「獵魔 臺北城」作者田秉綸、「飄零的歌聲」作者李堯、「發條森林」作者陳彥均、「關係鏈」作者陳俐文、「毒匕追凶記‧首部曲」作者李玉芳、「我被退貨那一年」作者郭紀茹。來自台灣的王梓耘筆名宴平樂以《六合槍》深獲評審的一致好評以及肯定,特獲頒一等獎殊榮,評審認為其作品也具古龍風格強烈成熟文筆,非常有機會可以拍成影劇,而另一位一等獎的作者則是來自北京的夜行仙的作品「彌天記」以充沛的情感和宏闊的想像構建起一個新的架空世界,小說格局龐大、敘事講究,有厚重的敘事質感。 \n \n \n「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是在2017年第一屆成功舉辦的基礎上再接再厲,全面推進兩岸青年交流與合作的深度與廣度,此次比賽希望能促進海峽兩岸文學界的相互借鑒、學習,提高兩岸文學創作的整體水準;並且發現和挖掘優秀的青年作者,深度開發內容資源,促進華語文學創作及全產業鏈開發的繁榮。通過海峽兩岸文學界的交流,加深兩岸青年的文學認同、文化認同和情感認同。 \n \n \n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 得獎名單 \n \n一等獎:宴平樂《六合槍》、夜行仙《彌天記》 \n二等獎:王冰清《裙釵》、肖恩W《螞蟻宇宙》 \n三等獎: M-T奶茶《發條森林》、齊綸《獵魔 臺北城》、黃漢楚《麻姑》 \n最具潛力新人獎:魅姬《關係鏈》 \n最佳創意獎:薄荷酒《夜霧柏林1937》 \n最佳文筆獎:土豆番番《輞川錄》 \n最佳人物獎:眼神正直的大妹子《千里江山圖》\t \n最具影視改編潛力獎:李夢瑤《千秋夢》\t \n最具人氣獎:夜行仙《彌天記》\t\t \n \n優秀獎: \n天_平《權臣》 \n錦瑟《醉裡挑燈看你》 \n顧七兮《穩住,二胎來襲》 \n紅扇客《毒匕追凶記·首部曲》 \n鯉魚與狸貓《先生,請不要黑化》 \n周禮群《惡靈醫生茱麗葉》 \n華笙《愛情已到,請簽收》 \n卓倫《撕裂者手記》 \n白術《亙古謠》\t \n四夕丸子《你好,我的天使先生》\t \n湘香《江山似錦》 \n蒹葭蒼蒼《星塵記》 \n如果《我被退貨那一年》\t \n洛克思《小黃貼哪裡?》 \n任衡 《追逐時間的人》 \n木諾然《你得桃李,我得你》 \n千淼《踏劍天歌行》 \n雨沐生《你自盛夏南風來》 \n蟒蛇先生《蛇蛇的愛》\t \n李堯《飄零的歌聲》 \n \n \n \n \n \n \n \n

  • 村上年年槓龜 粉絲狂熱不減

     連年在諾貝爾文學獎賭盤中上榜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即使呼聲極高,卻始終沒得獎,有如「陪榜王」。今年雖然沒有諾貝爾文學獎,但一項由瑞典文化界人士舉辦的新文學獎,將村上春樹列為獎項的四位候選作家之一,也將在10月頒獎。不過村上春樹知道消息後,寄信婉拒了獎項的提名,表示「希望能避開媒體關注,專注寫作。」 \n 村上春樹能否得諾貝爾文學獎?已經成為每年媒體、文學愛好者的討論焦點。近年當頒獎典禮到來時,被稱為「Harukist」的鐵桿粉絲都會舉辦聚會,守著典禮直播,期待村上春樹得獎。根據日本媒體報導,2017年就有200位村上迷集結在東京鳩森八幡神社,當結果揭曉,由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獲獎時,群眾先是爆出一陣嘆息聲,然後才響起禮貌的掌聲。 \n 譯者賴明珠曾表示,村上春樹本人對於得不得諾貝爾獎,已經到覺得「有點煩」、「可不可以不要再問這件事」的地步。村上春樹自己就曾在2015年出版的《身為職業小說家》中寫到,對真正的作家而言,有兩件事比得獎更重要,「一是自覺自己正在產生有意義的東西,二是確實感覺到有讀者在乎這個東西。」 \n 不過諾貝爾文學獎也成為賣書的好時機,學者、翻譯家林水福表示,日本書商、書店都會大肆宣傳,「書店裡都會特別設專區,把村上春樹的書全部擺出來,期待他得獎。」 \n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日本甚至有一位書店老闆齋藤祐就是狂熱粉絲,在他的書店中不只有村上專區,甚至收藏了村上春樹住過的地方的窗簾,也定期舉辦讀書會,每年頒獎典禮時東京的聚會也是由他主辦。 \n 另一間日本岡山的「高橋人生堂書店」則有超過1000本村上的著作,店名甚至是書迷老版高橋束頁子寄信請村上取的。

  •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恐難產!2019再連頒2位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恐難產!2019再連頒2位

    \n今年諾貝爾文學獎恐怕會難產1年,因為負責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其中1名女院士的丈夫爆發性醜聞,但是瑞典學院並沒有開除這名女院士。反而造成其他8名院士相繼離職表達不滿,原先18人的評審團隊只剩下10名院士在任。瑞典學院正在討論取消頒發本年度的諾貝爾文學獎,改至2019年再頒發出2位得獎作家。 \n \n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近日瑞典文學院深陷性醜聞烏雲,8名院士對於院方處理的方式相當不滿意,紛紛離職以示抗議,導致原有18人評審團隊,至今只剩下10名院士在任。也就是說,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很有可能無法如期頒發,瑞典學院將會在5月3日決議討論,再做出正式決定。 \n \n由於負責評選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文學院18名院士是終身職,理論上是不能辭職,但是他們可以選擇不參加決策。也就是說目前已有8人選擇消極應對,但是根據規定,瑞典文學院需要12名院士才能投票決定新成員。因此目前的情況恐怕讓院方相當頭痛。 \n \n諾貝爾文學獎自1901年設立以來,只在1914、1918、1935、1940-1943等7年,因為戰爭或作品從缺等因素而宣告該年暫停頒獎1次。 \n \n報導指出,文學獎委員會主席瓦斯伯格(Per Wästberg)說,必須等到5月3日開會以後,才能決定今年是否頒發文學獎,或者明年10月再1次頒發2名文學獎得主。 \n \n

  • 日本直木獎台裔作家東山彰良獲頒讀賣文學獎  得獎作中文版可望年底在台發行

    日本直木獎台裔作家東山彰良獲頒讀賣文學獎 得獎作中文版可望年底在台發行

    日本文學大獎直木獎得主、旅日台裔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以小說《我殺掉的人與殺掉我的人》(暫譯)奪得第69屆讀賣文學獎,21日在東京出席了頒獎典禮。他表示,得獎減輕了出書的壓力,這部小說可望年底在台灣推出中文版。 \n \n 繼直木獎的作品「流」之後,東山再次以描寫台灣的故事獲獎。《我殺掉的人與殺掉我的人》是描寫1980年代生長在台北的4名少年,因1984年暑假發生的事件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n \n 東山獲獎後表示,在日本及台灣讀者心目中,芥川獎可能是日本第一文學獎,可是很多作家認為,讀賣文學獎才是日本第一文學獎。 \n \n 他也透露,在日本寫小說其實很辛苦,得獎會讓心理壓力減少一些,由於自己的書不是很暢銷,得了這個獎之後,出版社可能比較好說服編輯來出這本書,也減少了許多心理壓力。 \n \n 針對得獎是否會對寫作造成影響之提問,東山表示,自己沒有為了文學獎而寫小說,所以得到這個獎,對他來說也很意外,不會因為得了這個獎,影響他的寫作風格。 \n \n 駐日代表謝長廷、駐日代表處台灣文化中心主任朱文清等人20日也到場祝賀。謝長廷表示,讀賣文學獎已進入第69屆,過去得主包括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三島由紀夫、村上春樹等,所以東山彰良能獲獎很不簡單。 \n \n 謝長廷還表示,東山的作品以台灣為背景,讓人感覺很親切,也可讓更多日本民眾不知不覺地了解台灣。

  • 《做工的人》林立青獲「年度最期待作家」

    《做工的人》林立青獲「年度最期待作家」

    由1300名書店職人,所票選產生的「誠品書店閱讀職人大賞」,昨(2/6)揭曉得獎名單,林立青以《做工的人》獲選台灣「年度最期待作家」,及書店職人「最想賣」雙料肯定;三采文化出版《寂寞的大狗》一書,則獲得「最想幫孩子說服爸媽買」獎項。 \n \n除了林立青,大陸繪本作家熊亮、香港小說家南方舞廳,也分別獲選蘇州和香港職人「年度最期待作家」,3位最受期待作家,也於2018台北國際書展同台舉辦講座。 \n \n林立青表示,「在社會大環境的結構下,很多事情沒有辦法抵抗,但至少我可以透過書寫反擊這個社會!」投票給林立青的資深書店職人說:「作者文字率直感人,引領讀者去挖掘大環境與勞動者切身的延展議題。」 \n \n而第一位在大陸提出繪本「紙上戲劇」概念的藝術家熊亮,立根於中國傳統文化與東方哲學,作品富有深度情感與幽默感;香港作家南方舞廳,融合香港飲食文化等在地元素,改編為影視作品也廣受歡迎。

  • 長日將盡作者 石黑一雄獲獎

    長日將盡作者 石黑一雄獲獎

     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獲得今年諾貝爾文學獎,搶先呼聲極高、「陪榜」多年的村上春樹,也是繼1968年川端康成、1994年大江健三郎之後,第三位得獎的日裔作家。 \n 諾貝爾評審委員會表示,石黑一雄的得獎原因是他在充滿「強烈情感力量」的作品中,揭露了「我們與世界虛幻連結之下的無盡深淵」。 \n 由於石黑一雄的長篇小說《別讓我走》和《長日將盡》都曾被改編為電影,作品對台灣人來說並不陌生,蔡英文總統近日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曾提及最喜歡的影星就是主演《長日將盡》的安東尼霍普金斯。 \n 希望成為正面力量 \n 現年62歲的石黑一雄得知自己獲獎後表示:「非常意外,也受寵若驚。這是個至高無上的榮耀,因為這代表我正追隨史上偉大作家們的腳步。」石黑說,「當今世界充滿著不確定性,我希望諾貝爾獎能夠成為一種正面的力量,就像現在一樣。」 \n 作家顏擇雅認為,瑞典學院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給石黑一雄具有政治意義,「這兩年歐洲極右派『認同運動』風起雲湧,反移民也反多元文化,有不少文青支持。石黑一雄既是移民,又最代表多元文化,正是反駁認同運動最好的例證。」 \n 作家吳明益表示,從石黑一雄的出道作《群山淡景》中,能看出他喜歡在小說中淡淡的寫景,卻有深刻的隱喻,「雖然有人會認為他得獎是『大爆冷門』,但他可是在35歲就以《長日將盡》得到英國布克獎的作家!」 \n 作家郝譽翔則表示,石黑一雄的每一本小說都觸及不同的主題,類型很廣,風格也各有不同。「《長日將盡》寫英國上流社會的家庭,《夜曲》又是筆調活潑幽默的短篇,《別讓我走》是科幻題材,《被埋葬的記憶》則是奇幻,每部作品都像一個全新的世界。」 \n 幼時移民帶來影響 \n 石黑一雄生於日本長崎,1960年隨父親舉家移居英國,30年後才再次踏上日本的土地。他與印度裔的魯西迪、奈波爾並稱為「英國文壇移民三雄」。石黑前年訪問日本時曾說,他小時候,母親常念日本文學作品給他聽,對他來說,日本雖然有些陌生,但也是具有特殊意義的故鄉。 \n 以英語寫作的石黑一雄並不算多產,但其完美結合東方細膩情感與西方敏銳洞察力的文筆和風格讓他蜚聲文壇,他也獲得了大英帝國勳章、法國藝術及文學騎士勳章、英國惠特貝瑞圖書獎等多個國際獎項。

  • 2017玩字時代名單揭曉! 80件手寫作品脫穎而出

    2017玩字時代名單揭曉! 80件手寫作品脫穎而出

    全台首創手寫字徵文比賽「2017玩字時代」得獎名單正式揭曉!今年共有2,980件作品參賽,較去年度多出800多件,本屆評審陣容包含林煥彰、湯芝萱、吳鈞堯、方梓、簡文志、須文蔚、鍾文音、方群、王聰威等9位國內著名作家及文學大師,歷經初、決審激烈的討論與評比,選出80件優秀手寫作品,得獎作品將原稿輸出集結成作品集,讓更多人能夠感受到字裡行間傳達的溫度。 \n \n文化局長林寬裕表示,數位化確實為生活帶來了方便,但卻淡化了親筆寫字的那份真切情感與溫度,本活動自公告徵稿開始,就廣受民眾熱烈迴響,掀起一股「玩字」風潮,今年收件量更是創下歷年新高,近3,000件作品。 \n \n得獎作品中更有1件來自於受刑人之創作,述說台灣社會對新住民的友善接納與關懷幫助,期待能將寫作風氣推廣至高牆內部,讓更多受刑人可以藉由筆尖文字訴說故事,找到心靈寄託,亦期待能喚起更多人,重拾紙筆書寫,找回寫字的初心及感動,進而從探索文字之美中體驗生活美學,由文學走向文化的深度書寫。 \n \n本屆評審老師多認為「玩字時代」是國內獨樹一格的徵文比賽。不限主題的設計,透過筆觸表達寫者的個人經驗及情感。於作品中,創新的想法是評審的標準核心;玩出什麼?「玩」的精神為何?考驗創作者的意念與文字。另評委們發現本屆參賽作品的數量與質感,甚是豐碩,也逐漸讓民眾認同玩字的精神。各類組完整得獎名單請上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官網查詢。

  • 加華裔作家入圍兩大文學獎 得獎呼聲高

    當代英文小說界重要獎項布克獎與加拿大總督文學獎,明天將揭曉;加拿大華裔作家鄧敏靈以小說「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入圍兩大獎,得獎呼聲高。 \n 加拿大國家廣播公司(CBC)今天讚譽現年42歲的鄧敏靈(Madeleine Thien)是「加拿大文壇新星」,並認為她的小說「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Do Not SayWe Have Nothing)很有希望贏得即將在明天上午6時30分揭曉的加拿大總督文學獎(Governor General’s Literary Award),以及在明天傍晚揭曉的當代英文小說界重要獎項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 \n 這本小說還入圍加拿大另一個重要文學獎項「吉勒獎」(Scotiabank Giller Prize) 。布克獎的獎金是5萬元英磅(約新台幣199.17萬元)、吉勒獎獎金10萬元加幣(約新台幣243.08萬元)、加拿大總督文學獎獎金則是2萬5000元加幣。 \n 鄧敏靈的「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故事場景,一開始講述的是1990年在溫哥華的一個中國家庭,接待一名在北京天安門事件後逃離中國的年輕女子。但小說內容大多是關於在文化大革命時代,多個音樂家面臨的動盪人生。 \n 英國衛報圖書評論員阿米斯特(Claire Armitstead)表示,儘管鄧敏靈的小說背景設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但如同所有偉大文學作品一樣,這本書具有獨特性。 \n 阿米斯特向CBC表示,「鄧敏靈很可能會在布克獎出線。這本書很巨大,寫的是一段艱難的大歷史。我樂見她得獎。」 \n 鄧敏靈上週五於溫哥華作家節前接受CBC訪問時表示,這本書獲得讀者和評審的重視與迴響,是因為它探討了顛沛流離、被迫遠離家園的難民主題;他們想要自由和尊嚴,卻無法在出生地和想待的地方獲得。鄧敏靈說,「這樣的苦難,顯然仍持續發生。」 \n 鄧敏靈說,她的小說因為被認為主題太過敏感,尚未獲准在中國大陸出版,但仍有一些中國出版商表示興趣。她希望不久的將來,「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能在中國大陸出版。 \n 鄧敏靈在2001年出版首本短篇小說集「簡單食譜」(Simple Recipes),隨即獲得溫哥華市圖書獎。她2006年出版第一本長篇小說「確定性」(Certainty)以及2011年第二本長篇小說「邊界的狗 」(Dogs at the Perimeter),也都獲得好評,並被譯成多種文字出版。 \n 鄧敏靈的父母是1970年代移民到加拿大的馬來西亞華僑。她於1974年在加拿大出生,在西門菲莎大學主修英文文學和現代舞,後來進入卑詩大學修習創意寫作碩士課程。1051025 \n

  • 諾文學獎今揭曉 華人奪獎呼聲低

    諾文學獎今揭曉 華人奪獎呼聲低

     又到每年的「諾貝爾獎時間」,而文學獎歷來隨著博彩賠率增加不少話題,也吊足愛書人的胃口,今年「開獎時間」訂於台灣時間13日晚間,在Ladbrokes的賠率表上,已產生了不少熱門人選,雖然最後獎落誰家仍是未知數,但從賠率看來,華人作家今年拿獎希望並不濃厚,而美、非作家或劇作家則是普遍被看好。 \n 就Ladbrokes的賠率榜來看,近期領跑的不再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而是由肯亞作家恩古吉‧瓦‧提昂戈以1賠4位列第一,其後依次為村上春樹、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美國作家菲利普‧羅斯和挪威劇作家喬恩‧弗斯。大陸作家上榜的則有閻連科與北島,兩人雖在博彩榜單陪跑多年,但去年還以1賠50位居賠率榜中後段,今年兩人賠率降至1賠66,看好度更為下滑。 \n 文學版圖 亞洲弱勢 \n 僅管北島一直是西方媒體眼中的中國第一作家,閻連科更曾在2014年拿下被視為「諾貝爾文學獎前哨戰」的卡夫卡文學獎,但一般預測,中國乃至整個亞洲在世界文學的版圖仍是弱勢地區。莫言2012年剛得獎,短期內華人作家再得獎的機率不大;其他包括近年一再被視為「陪榜」的村上春樹,目前在Ladbrokes賠率榜中居第6位的南韓詩人高銀,恐怕機會都不高。 \n 雖然大陸作家得獎機率不高,但大陸確實是翻譯書大國,諾貝爾文學獎熱門得主的作品,讀者並不陌生,如阿多尼斯、米蘭‧昆德拉、奧地利劇作家彼得‧漢德克等人的作品,譯本均不少;目前賠率榜領跑的恩古吉‧瓦‧提昂戈,大陸亦譯有其《大河兩岸》,相較之下台灣書市還未見其譯本。 \n 多位諾獎得主曾訪陸 \n 近年實際走訪大陸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不少,如去年獲獎的白俄羅斯記者、散文作家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今年8月就造訪大陸;印度裔英籍作家,完成「印度三部曲」的V.S.奈波爾也曾於2014年到訪上海書展。今年的拿獎熱門人選中,如被視為「阿拉伯世界的魯迅」的阿多尼斯也曾多次到訪大陸,他還曾公開提出:「世界的未來在中國」,而奧地利劇作家彼得‧漢德克首次造訪大陸就在本月16日。 \n Ladbrokes的賠率榜向來是將行業評價、作家國籍、歷來獲獎者訊息進行綜合評估,而今年的分析看來,以地域而言已23年未獲獎的美國作家,和30年未出線的非洲作家,呼應相當高。而就寫作類型來看,已有11年未頒給劇作家,因此今年挪威的喬恩‧弗斯和奧地利的彼得‧漢德克亦被看好。

  • 柯宥希高翊峰 前進法蘭克福書展

    少女漫畫家柯宥希(顆粒)、作家高翊峰,今年受邀擔任2016德國法蘭克福書展台灣館主題作家,今年台灣館以客家花布意象打造,展現台灣出版多元風貌。 \n 今年邁入第68屆的德國法蘭克福書展,19日至23日在法蘭克福舉行。文化部今年持續在書展設置台灣館,本屆參展主題「Cheers! TAIWAN」,藉由十個不同書區呈現台灣多元的出版風貌。 \n 文化部人文出版司長朱瑞皓表示,文化部近期也將引進國外作家到台灣駐村,同時會推台灣作家到國外駐村,增進交流。 \n 朱瑞皓表示,今年共有17家台灣出版社參展、77家出版社共同參與,推廣765本台灣原創好書及數位出版品參展,台灣館內規劃包括「台灣精選」、「台灣推薦作家」、「得獎好書」、「已授權外語版本書籍」、「童書、漫畫新鮮書」、「數位出版主題展示」、「出版專區」,也規劃「版權洽談區」、「台灣書吧」等十大專區,呈現台灣原創特色書籍。 \n 今年邀請柯宥希、高翊峰擔任台灣館的主題作家。柯宥希表示,她是畫商業的少女漫畫,沒想到可以代表台灣參展,能獲選感到意外,但她的作品帶點隱性說教,許多人看了她的漫畫會落淚,讓她感到得意,她也希望藉由這次參展,讓其他國家看到她的故事。 \n 高翊峰曾被「聯合文學」評選為「20位40歲以下最受期待的華文小說家」之一,身為苗栗客家人的他,善於透過語言、鄉土元素,以客家人為主題書寫,試圖開拓客語小說疆域。屆時高翊峰、柯宥希也將在法蘭克福書展期間舉辦簽名會與座談會。1051011 \n

  • 諾貝爾文學獎 引爭論作家有望摘桂冠

    文學界對13日晚間將揭曉的諾貝爾文學獎揣測紛紜,許多觀察家認為,今年的桂冠可能頒給敘利亞出生詩人阿多尼斯(Adonis)這類引起爭論的作家。 \n 法新社報導,諾貝爾文學獎將於台北時間13日晚間7時揭曉,比往年晚了1週。負責頒獎事宜的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9月底表示,這是因為「月曆」的關係,但許多觀察家認為,這是瑞典學院意見分歧,難以統合出得獎人選的跡象。 \n 瑞典電台的文學記者柏格(Mattias Berg)表示,瑞典學院18位成員,可能對阿多尼斯這類「有政治爭議的桂冠得主」爭論不休。阿多尼斯最近的著作是有關伊斯蘭政治的短文。 \n 若瑞典學院確實在找評價兩極的得主,印度裔英國作家魯西迪(Salman Rushdie)也有希望。 \n 每年都會被提出來的人選還包括:肯亞作家提安哥(Ngugi wa Thiong'o)、兩位美國作家唐‧德里羅(Don DeLillo)與歐茨(Joyce Carol Oates),日本的村上春樹等。 \n 瑞典大報「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文學板主編維瑪(Bjorn Wiman)今年押寶了3位人選:「我想會是(挪威劇作家)佛斯(Jon Fosse)得獎。我希望是(以色列作家)葛羅斯曼(David Grossman),如果是(小說家)費蘭特(Elena Ferrante),我會高興得跳起來。」 \n 去年得主白俄羅斯作家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是以紀實文學獲獎,多數觀察家預料,今年的桂冠會重回小說文學類作品。(譯者:中央社鄭詩韻)1051011 \n

  • 作家談心-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

    作家談心-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

     面對那心中有著瑰麗作家夢的女孩,或許我會這樣說吧!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倒是需要比較多的讀者! \n 哲學家尼采曾說:「上帝已死。」 \n 後現代主義批評家羅蘭巴特則說:「作者已死。」當代藝術理論家亞瑟丹托更直言:「藝術已死。」 \n 身為一名文學創作者,尼采和亞瑟丹托所言姑且不論,但羅蘭巴特「作者已死」(the death of the author)之說,卻令我深感興趣。 \n 讀者與作品的對話關係 \n 這備受後世尊敬的批評家提出如此具顛覆性的觀點,主要是因為他發現,從事文學閱讀時,讀者常在意或擔心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確」?是否「便是」作者的原意和作品真相? \n 但羅蘭巴特認為──作者和作品的關係,在作品完成時其實便已宣告結束,作品是存在於作者以外的獨立生命,其意義應由讀者,而非作者來決定。換言之,不管創作原意如何?一旦作品公諸於世,作家便「功成身退」了,解讀權轉移至讀者手裡,讀者於閱讀過程中可自行創造作品意義;讀者不是,也不應是,被動的、作品單一意義的接受者,卻反而是,也應該是,主動的、他所閱讀作品的意義建構者。 \n 此外,也由於作品對不同讀者而言具有不同的意義,因此做為解讀對象,作品具有無限解釋的可能,於是眾多讀者和單一作品間,遂開啟了一種流動的對話關係,作品自是也潛藏著未被呈現、有待補充的意義。 \n 由於所謂「作品」是這樣一個獨立、開放的意義系統,因此羅蘭巴特認為,讀者不需遵循、追蹤作者的原意,而應充分掌握、發揮自己對作品詮釋的權利。此一鼓吹讀者應放棄追尋作者原意、且充分掌控作品詮釋自主性的理論,徹底翻轉了傳統以作者為中心的閱讀方式,重新設定了讀者和作品的關係,為讀者開啟了一個遼闊無邊的詮釋空間;閱讀,自此成為更獨立自由、更積極有趣的遊戲。這個去中心化的遊戲,是讀者對作品「再創作」的過程,在此過程中,作者不存在,簡言之── \n 作者已死,讀者誕生! \n 從閱讀、悅讀的角度,我高度認同羅蘭巴特「作者已死」之說,但也認為若不從讀者觀點,而重返作者觀點,由作者來掌握「作者已死」一語的詮釋權和發話權,則有趣、弔詭的是,所謂「作者已死」不僅如字面所言,具絕對的真實性,且還更富涵高度的期勉意義。 \n 簡言之,「已死」意同「退場」或「不在場」,但並不意謂「終結」。 \n 而當作者把作品完成,呈現(獻)給讀者和這世界時,「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他也已向過去的自己告別,宏觀或亦微觀地邁向另一個新生,恰如鳳凰投身熊熊烈焰,再從死亡灰燼中浴火重生。若鳳凰是神話中的不死鳥,那麼作家也是!在一次又一次創作的自焚烈焰中,完成告別過去的儀式,並在忠於自我的堅持中,開啟了下一階段新的時光腳程。 \n 另闢蹊徑,若如是思之,則創作者便實亦可不必在乎「作者已死」這微帶刺激性的論調,或可能引起的不快暗示。因為除了作者自己,世上無人能決定或宣判作者是否已死!這個自主性和掌控權,同樣也是很明確地握在作者手裡。 \n 若必欲論作家之死,那麼,嚴肅以言,真正的作家之死,便是熱情已死、純潔的創作初衷已死、對生活對世界對自己的信心與愛已死,換言之,心已死,作家魂已死,那麼,無需他人宣告,亦無關歲月是否取走五色筆,作者其實已定義了自己的死亡。 \n 因此,反觀後現代主義的「作家已死」之說,若從寬廣多元、積極取向、作者本位之角度加以解讀,則又何嘗不可視為是「藝術精進」、「層樓更上」的另類表述,並於莞爾間,欣然領受!羽化成蟲、迎向新貌新歲月的鳴蟬,可曾對蛻變已死的昨日之我有絲毫眷戀?它必須義無反顧破蛹離去,才能展開後續精彩的生命史。 \n 追根究柢為何要寫作? \n 我相信,只有一再穿越,且不懼「已死」的淬煉,堅持忠於自我與內在的呼喚,接受命運所賦予存在的意義,就像一株開花的大樹,不論他人如何詮釋、解讀與批評?亦不論賞花人與知音是否存在?都堅持開花、完成自己在歲月中的使命一樣,是那樣篤定、專注、純粹、寧靜而自然,卻無需任何複雜、深奧的理由,那或許便是作家「為什麼要寫作?」歸根究柢、最最元初的原因。 \n 於是,為此,我偶爾會想起幾年前,擔任某高中校園文學獎評審的往事。一直難以忘記的是,在那小而美的文學盛會中,當結果圓滿揭曉,聽眾席上卻意外爆出一聲哭泣,原來,懷著遠大作家夢的文藝少女,因未得獎而深感挫折,這不符預期的結果令她覺得作家夢碎,終遏抑不住,失聲痛哭。 \n 懷著些許「罪惡感」,台上三位評審乃輪番激勵、勸慰這志在必得的參賽者──「其實許多寫手都該得獎,可惜名額有限」、「我在同學這年齡絕寫不出這樣的作品水準」、「不妨把參賽經驗當做成長、學習的過程,相信假以時日,必成大器…… 」等等。 \n 雖並非虛應故事,然而當時我真正想說的話,卻並未由衷道出: \n 「親愛的同學,請問,妳是為什麼而寫這篇文章呢?是為了想呈現一個觸動妳的題材?想和眾人分享一份雋永特殊的情懷?還是其他原因,譬如說為了希望能得獎?…… 」 \n 然後,面對那淚眼婆娑的女孩,備生感慨之際,我終亦不免要如此自我反詰── \n 「那麼,對於寫作,妳有多愛這件事?若妳足夠愛這件事,但當挫折一再來襲,寫作士氣和鬥志被叮啄得千瘡百孔,妳還會繼續寫下去嗎?」 \n 當個快樂的讀者吧! \n 於是我終於開始了解,作者的寫作行為是否能在歲月中不斷進行?非關是否「已死」,卻和他的續航力有關。 \n 續航力便是作家持續開花的意願、能力、紀律,以及,能夠和長期不確定感(例如現實狀態的不確定、收入之不確定、得獎之不確定等)共存能力的總和。 \n 文藝圈朋友常沿用香菸廣告戲稱「寫作有害健康」,此諧謔、互警之言,一方面固指許多創作者晝夜顛倒的生活習慣,但更深的意涵卻是──「寫作」這個人生選擇,所帶來的不符期望的結果,對身心所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 \n 尤其在「作家」一詞開始貶值、文學出版逐漸式微、業者屢屢歎稱「大環境不好」的年代,當作品一再遭拒,當文學士氣、創作意志一再遭現實重挫打擊,難以為繼之際,諷刺的是,「作家之死」好像不再只是隱喻,而竟成了真實的故事。 \n 所以,若場景重歷,復返當年校園文學獎評審現場,面對那心中有著瑰麗作家夢的女孩,或許我會這樣說吧!── \n 「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倒是需要比較多的讀者!何況當個作家,坦白說,行路迢迢,前途茫茫,考驗重重,險阻多多!我們聽過快樂的讀者、自由的讀者,但卻很難去定義作家的快樂和自由,所以,親愛的女孩,讓我們且先放下作家夢,卻不妨在『作者已死』的基礎上,當個具有創造性的快樂讀者吧!」 \n 的確,這世界其實不需要太多作家,卻需要比較多的讀者。 \n 作者已死其實也不那麼重要。 \n 但若「讀者已死」,這世界可能就要面臨無可補救的精神坍方、心靈崩陷的危機了。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