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忍著用的搜尋結果,共03

  • 蔡忍著用蘇貞昌?媒體人分析3點:這大咖官員想接搞不定

    蔡忍著用蘇貞昌?媒體人分析3點:這大咖官員想接搞不定

    蘇內閣爭議事件頻傳,黨內外對行政院長蘇貞昌即將下台的傳聞不斷,政壇甚至傳言蔡英文總因找不到適合人選,才「忍著用」。對此,資深媒體人韋安認為,因為民進黨內部派系搞不定,所以蘇貞昌才被「忍著用」,只要蘇貞昌民調或是民進黨政黨支持度死亡交叉,蘇貞昌勢必得下台。 \n \n韋安今在臉書發文直言,蘇貞昌已在「留校查看」,蘇現在位子不動,據說是沒有人能接班,所以只能「忍著用」。 \n \n韋安更列舉3點蘇貞昌忍著用的原因:一,交通部長林佳龍想接,立法院、行政院都是正國會,派系搞不定。二,桃園市長鄭文燦不願接,怕提前被消費。三,蘇的支持度如果與民進黨基本盤(民進黨支持度)死亡交叉,還是不得不走人。 \n \n韋安認為,到時候為了救黨,像是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屏東縣長潘孟安,或是其他人,還是可以當救援投手。民進黨是很靈活現實的政黨,不可能發生「一人卡全黨」的事。 \n \n不過,即使外界屢傳蘇貞昌可能下台、內閣恐改組,主因是開放含萊克多巴胺美豬進口台灣、公務員製圖攻擊在野黨及前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事件,已重創行政院聲望,但總統蔡英文仍力挺蘇,例如上月就在臉書發文感謝蘇和其內閣團隊為台灣防疫的貢獻。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本月4日也再度強調,目前沒有內閣改組的規劃。 \n

  • 政界傳聞 找不到更好中繼投手 只好忍著用!總統牌葉克膜急救 蘇內閣暫續命

    政界傳聞 找不到更好中繼投手 只好忍著用!總統牌葉克膜急救 蘇內閣暫續命

     行政院長蘇貞昌作風強勢,加上近日萊豬議題頻失策,撼動閣揆寶座,連自家人都想借力使力讓他下台一鞠躬。近日閣揆保衛戰,蔡總統都跳出來助陣,顯示壓力不小。黨內人士說,蘇內閣裝上蔡總統這個葉克膜,暫可「衝衝衝」到縣市長選舉結束。 \n 蘇貞昌上任後,雖然強打「有政府會做事」,但因作風專斷,加上蔡總統第二任期,內政幾乎交給蘇打理,引發不少摩擦。距2022選舉還有段時間,黨內派系只是暫時隱忍,有人搖頭,一旦初選逼近,黨內壓力鍋一夕間隨時會炸開。 \n 黨內人士指出,蘇貞昌在蔡總統第一次閣揆任內,第八會期正逢選前,為怕出錯,政院沒送優先法案到立院可理解,但今年新會期開始,至今未送半個優先法案,「政院沒法案來,立院審什麼?距下次選舉還有段時間,搞不懂行政院想什麼?」 \n 不過讓黨內有如壓力鍋的,應是開放萊豬。黨內人士抱怨,為開放美豬,要全黨步步為營,還對立委耳提面命不可成破口,但現在立委為挺政院,被在野黨做成戰犯圖,搞到被罷免,結果前發言人惹出「牛肉麵」風波、國防部跳出來說絕不吃萊豬,內閣團隊帶頭反,「到底誰才是破口」? \n 除政策外,蘇強勢作風,如人事權專斷,讓黨內覺得根本是逆「昌」者亡,種下派系間更深嫌隙。黨內人士透露,蘇與正國會衝突最明顯,正國會龍頭林佳龍掌交通部,也算小內閣,卡人事也卡行程,還盡量「王不見王」,不僅讓夾在中間黨籍立委為難,部會排行程更要小心翼翼。 \n 日前,蘇揆逐一致電感謝用肉身擋豬內臟的黨籍立委,從立委接電話「驚訝」反應,即可知蘇在黨內形象。經歷這次風波,蘇多少得到「教訓」,身段應會放軟,暫讓閣揆寶座屹立不搖。 \n 儘管如此,但倒閣傳聞不斷,近期政界甚至稱因暫時找不到更適合的中繼投手,只好「忍著用」,昨在國會被問及此,蘇僅低調表示「總統府已有發表聲明」,未再多言。

  • 誰說笑門福必來? 室町時代

    誰說笑門福必來? 室町時代

    誰說「笑門福來」呢? \n在江戶時代之前的日本,笑了反而遭來殺身之禍! \n78則歷史冷知識剖析154個日文詞彙、慣用語的演化歷程, \n了解日本語的演化過程,達到真正的「言之有物」。 \n本書收集了「老舗」(百年老店)、「スケベ」(色狼)、「ごまかす」(呼嚨)等154個日語詞彙,道盡78則鮮為人知的歷史冷知識,是一本「言之有物」的日語語源書,也是一本讓人不禁對古代日本嘖嘖稱奇的歷史書。 \n【精彩書摘】 \n近來的年輕人,為了要「受歡迎」,老是想惹人發笑。電視上的藝人或一些不認識的閒雜人等,也是一整天笑個不停,幾乎讓人感到傻眼。雖說「笑門來福」,但這是江戶時代商家帶起來的風潮,在這之前「被笑」可是一件令人「厭惡」的事。 \n特別是室町時代的應仁、文明年間,只要露出笑容,絕對會被討厭;而且這也是為什麼提到「嫌(きら)われた」(被討厭)的語源時,會讓人背脊發涼。 \n據說「嫌(きら)う」(討厭)這個詞是從「斬(き)り合(あ)う」(互砍)轉化而來。在室町時代,「只要看某人不順眼,就把這個討厭的人殺掉」的行為,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因為當時不僅是武士,就連僧侶、商人、農民也有強烈的榮譽心,因此當時的人極度厭惡被人笑。 \n應永三十一年(1424)六月,許多人為了參加祭典而來到奈良。在人潮中,有個從鄉下來湊熱鬧的人,因為喝得太醉而做出令人發笑的事,恰巧看見這幕的遊女就笑了出來,而這個遊女只不過笑了一下,鄉巴佬就惱羞成怒地抽出腰間小刀,邊耍弄著小刀,邊闖進了青樓娼館,一看到笑他的遊女,就一刀殺死了她;鄉巴佬就這樣變身為殺人魔,也殺死了青樓娼館的老闆娘,最後鄉巴佬從容不迫地切腹自殺了。 \n現在來看會覺得這真是荒誕不經的事情,但當時並不認為鄉巴佬的行為奇怪弔詭,反而覺得「千錯萬錯,都是在譏笑他人的人的錯」。這個故事還沒結束,遭嘲笑的鄉巴佬的鄰居還持刀闖進奈良城裡,和城民發生了激烈衝突,雙方都出現死者;這起衝突事件正好符合了「嫌う」的語源——「斬(き)り合(あ)う」(互砍)的意思。 \n想當然爾,就算笑人的人是小孩子,也不例外。文安元年(1444)五月一日,一群孩子淘氣地和走在京城道路上的人們打打鬧鬧。其中一位隨從輕打其中一個胡鬧的孩子的頭,看起來真是讓人莞爾一笑的光景啊。 \n就在此時,隊伍後方衝出一個武士,拔刀砍了小孩,而且還砍了三大刀,被砍的八歲小孩全身是血倒地時,還說著: \n「要是我拿著菖蒲刀,才不會輸給你咧……」 \n再四天就是五月五日端午節,那是配戴菖蒲莖做成的玩具刀的日子。那晚,孩子嚥下最後一口氣。 \n日文的「笑う」、「嫌う」的語源裡,隱藏著一個時代的悲劇。 \n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之下,最終暴發了「天下亂如麻」的應仁、文明之亂,進入了衝突更為激烈的戰國時代。 \n「笑(わら)う」的語源來自「割(わ)る」(裂開),表示分開雙唇露出笑容;因此武士的教誨裡,有「男人別露出牙齒」的「禁笑誡」。一直到江戶時代中期,還認為被笑是最大的恥辱。豪傑們的「高聲大笑」是因為他們在互砍中戰無不勝,而大多數害怕互砍的人都是忍著不笑。 \n現代日本的女性,笑時也會用手遮口。西方人對這個動作沒有什麼好評價,認為「好像在說謊遮掩著什麼」,其實她們遮掩的是自己張開的嘴。 \n西方人大概想也想不到,日本女性的這個舉止,竟然是從咧嘴而笑,就可能被殺的歷史而來吧! \n(本文摘自《日本語演化論》/EZ叢書館) \n【作者簡介】 \n作者 古川愛哲 (Aitetsu Furukawa) \n生於1949年的神奈川縣。畢業於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電影學科,主修電影理論。曾擔任節目企劃,自稱「萬年書生」,東西方歷史、民俗學、科學技術史等議題,均有涉獵。好奇心旺盛,尤其對於「人類與歷史」的這一課題,存有莫大興趣。著有《江戸の歴史は大正時代にねじ曲げられれた》(暫譯:被大正時代扭曲的江戶歷史)、《地名の秘密》(暫譯:地名的秘密)等書。 \n【譯者簡介】 \n吳羽柔 \n畢業於台大日文系,現職自由譯者。譯有《圖解地表最強日常工作整理術》、《從小就該知道的金錢觀:父母與子女必讀的理財啟蒙書》等作品。 \[email protected]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