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戰俘的搜尋結果,共85

  • 韓境反共義士分批抵台

    韓境反共義士分批抵台

     是期同學中,多有為先生之部屬者,雖仍對先生敬禮不衰,而先生與之切磋切磨,怡然相處,並不以昔日之長官自處。 \n 先生返台後之次月,四十二年八月,即奉命入國防大學校肄業,入聯合作戰系第二期,學號二○九八。 \n 四十二年大事記 \n 月二十六日總統公布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依條例規定,田主可保留水田三甲或旱田六甲,其多餘土地由政府以徵收補償辦法,交由佃農承租耕種,其目的不僅在改善農民生活,增進農業生產,主在建立一種公平合理之土地制度。並繼續實施公地放領,前後共放領六次,放領公地共計九萬六千六百餘甲,承領農戶達十八萬三千七百餘戶,耕農由公平合理之地價,採用分期付款方式,取得耕地,成為自營之農民。 \n 台灣省政府根據耕者有其田條例,訂定保護自耕農辦法,實施後農戶大增,至四十四年統計,共有農民六十六萬三千一二九戶,每一公頃稻穀生產量,平均增加九○一公斤,這是政府遷台後土地政策上輝煌之成就,農民生活安定,農村經濟建設亦逐次繁榮,成為開發中國家之典範。 \n ‧元月:一月二十八日,台灣地區開始徵兵,第二期補充兵入營。 \n ‧二月:二月二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向國會宣布,第七艦隊將不阻止中國反攻大陸。三日,蔣總統發表聲明,我國反攻大陸,不要求盟邦地面隊協助作戰。 \n ‧三月:三月六日,蘇聯領導人史達林死亡,由馬林可夫繼任蘇聯總書記。二十六日,緬甸向聯合國控訴我國支持滇緬邊境游擊隊;聯合國大會通過墨西哥建議,要求中國游擊隊撤離緬境,並請美國居間調度,中緬談判繼續進行。 \n ‧四月:四月十日,中央常會決議通過,台灣省政府委員兼主席吳國楨辭職照准,同日行政院會議通過,以俞鴻鈞繼任台灣省主席。十一日,韓境交換戰俘協議在板門店簽字。 \n ‧五月:五月八日,美國總統艾森豪(Dwight David Eisenhower),重申反對韓境強迫遣俘,堅持志願遣俘立場。 \n ‧六月:六月三日,聯軍與共軍代表簽訂換俘協定。十八日,韓國總統李承晚下令釋放戰俘營中韓籍戰俘二萬五千人,韓戰和談一度停頓。二十九日,釜山戰俘營華籍反共一萬四千餘人,刺血上書蔣總統,請求來台參加反共抗俄陣營。 \n ‧七月:七月二日,中樞決定將羈留越南四載之忠貞國軍及難胞三萬餘人分批運抵台灣。二十七日,聯軍與共軍代表在板門店簽訂停戰協定,歷時三年之韓戰宣告結束;計自韓戰爆發至終止,中共、韓共傷亡達一百八十餘萬人,其中六○萬為北韓共軍,中共共軍死傷人數,約在一三○萬人左右。 \n ‧八月:八月五日,韓境聯軍與共軍開始換俘,反共戰俘移至中立區,由印度、瑞典、瑞士、波蘭、捷克五個中立國看管,而由印度軍維持營地秩序。 \n ‧九月:九月十一日,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蔣經國應邀赴美考察。十七日聯軍統帥克拉克聲明,保證中韓戰俘享有歸宿自由,共軍對不願返回大陸之反共戰俘個別審問洗腦,戰俘營中選擇來台義士,堅毅壯烈,不為所動。 \n ‧十月:十月二日,韓境印軍開槍殺死華籍戰俘兩人,傷五人。 \n ‧十一月:十一月二日,印軍一營進入戰俘營,槍殺反共義士一名,傷二十七人,架走二十三人。我政府發言人沈昌煥斥責印軍暴行,中華民國各界在台北舉行反對印度屠殺中國留韓反共義士,外交部向美國政府提出備忘錄,促有效制止印軍暴行。九日,滇緬邊區反共游擊隊開始分批撤至台灣。十四日,中國國民黨第七屆三中全會閉幕,蔣總裁發表「民生主義育樂兩篇補述」,完成國父三民主義未及演講部分。二十八日,韓國總統李承晚來訪,返韓前與蔣總統發表聯合聲明,重申反共決心。 \n ‧十二月:十二月二十三日,韓境聯軍統帥赫爾上將宣布,使用一切便利,於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將華籍反共義士送往台灣。 \n 全國響起自由鐘聲 \n 四十三年一月二十三日,韓境反共義士分批抵台,在基隆上岸,獲得自由,全國響起自由鐘聲,慶祝義士自由日,至二十五日在全國熱烈歡迎下義士一四、二○七人全部抵台。 \n 二月十九日,第一屆第二次國民大會在台北開幕,於三月二十二日選舉蔣中正為中華民國第二任總統,二十四日選舉陳誠為中華民國第二任副總統。 \n 是年二月,先生畢業於國防大學。先生自黃埔軍校畢業後,東征北伐,討逆剿共,繼之抗戰戡亂,三十年來,全在軍中,除在廬山訓練團、重慶中央訓練團等短期訓練擔任隊職官外,絕無機會有系統之參加軍事教育,於四十二年八月入國防大學校肄業,刻苦奮勉,一如寒素之士,至今二月畢業,名列優等,所獲政治考核總評語為「學養深厚,忠貞堅定,剛毅果決,智深勇沉,研究熱心」,而且「服從組織,老成練達,敬業樂群,嚴守規律」,總平均分數為九十一點七六分。其政治方面的參謀論文題目為「國民革命的本質」,而其「自傳」中更以「在反攻大陸之日,願為第一之一兵一卒,以爭取黨國最後之成功」為其志願。是期同學中,多有為先生之部屬者,雖仍對先生敬禮不衰,而先生與之切磋切磨,怡然相處,並不以昔日之長官自處。另值得一提為其在校所登記之通訊地址仍為「江浙反共救國軍總部」,顯示先生當時雖身在台北,而心仍在前線也。自四十三年二月畢業後,又慊然以為不足,每日在寓刻苦自修,與在學時無異,間常邀約專家學者來寓共餐,藉以研討問題,以求進益。 \n 四十三年四月二十五日,總統召見先生。兩個多月之後,當年七月五日,實踐學社聯合作戰研究班第二期在台北近郊石牌開訓,先生即奉命參加。該項研究班招訓優秀之將級及校級軍官,目的為磨練彼等之統帥能力,用兵思想,及幕僚業務等,並研究反攻作戰之具體方案。(待續)

  • 韓境反共義士分批抵台──儒將風範胡宗南(十一)

    韓境反共義士分批抵台──儒將風範胡宗南(十一)

    先生返台後之次月,四十二年八月,即奉命入國防大學校肄業,入聯合作戰系第二期,學號二○九八。 \n \n四十二年大事記 \n元月二十六日總統公布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依條例規定,田主可保留水田三甲或旱田六甲,其多餘土地由政府以徵收補償辦法,交由佃農承租耕種,其目的不僅在改善農民生活,增進農業生產,主在建立一種公平合理之土地制度。並繼續實施公地放領,前後共放領六次,放領公地共計九萬六千六百餘甲,承領農戶達十八萬三千七百餘戶,耕農由公平合理之地價,採用分期付款方式,取得耕地,成為自營之農民。 \n台灣省政府根據耕者有其田條例,訂定保護自耕農辦法,實施後農戶大增,至四十四年統計,共有農民六十六萬三千一二九戶,每一公頃稻穀生產量,平均增加九○一公斤,這是政府遷台後土地政策上輝煌之成就,農民生活安定,農村經濟建設亦逐次繁榮,成為開發中國家之典範。 \n‧元月: \n一月二十八日,台灣地區開始徵兵,第二期補充兵入營。 \n‧二月: \n二月二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向國會宣布,第七艦隊將不阻止中國反攻大陸。三日,蔣總統發表聲明,我國反攻大陸,不要求盟邦地面隊協助作戰。 \n‧三月: \n三月六日,蘇聯領導人史達林死亡,由馬林可夫繼任蘇聯總書記。二十六日,緬甸向聯合國控訴我國支持滇緬邊境游擊隊;聯合國大會通過墨西哥建議,要求中國游擊隊撤離緬境,並請美國居間調度,中緬談判繼續進行。 \n‧四月: \n四月十日,中央常會決議通過,台灣省政府委員兼主席吳國楨辭職照准,同日行政院會議通過,以俞鴻鈞繼任台灣省主席。十一日,韓境交換戰俘協議在板門店簽字。 \n‧五月: \n五月八日,美國總統艾森豪(Dwight David Eisenhower),重申反對韓境強迫遣俘,堅持志願遣俘立場。 \n‧六月: \n六月三日,聯軍與共軍代表簽訂換俘協定。十八日,韓國總統李承晚下令釋放戰俘營中韓籍戰俘二萬五千人,韓戰和談一度停頓。二十九日,釜山戰俘營華籍反共一萬四千餘人,刺血上書蔣總統,請求來台參加反共抗俄陣營。 \n‧七月: \n七月二日,中樞決定將羈留越南四載之忠貞國軍及難胞三萬餘人分批運抵台灣。二十七日,聯軍與共軍代表在板門店簽訂停戰協定,歷時三年之韓戰宣告結束;計自韓戰爆發至終止,中共、韓共傷亡達一百八十餘萬人,其中六○萬為北韓共軍,中共共軍死傷人數,約在一三○萬人左右。 \n‧八月: \n八月五日,韓境聯軍與共軍開始換俘,反共戰俘移至中立區,由印度、瑞典、瑞士、波蘭、捷克五個中立國看管,而由印度軍維持營地秩序。 \n‧九月: \n九月十一日,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蔣經國應邀赴美考察。十七日聯軍統帥克拉克聲明,保證中韓戰俘享有歸宿自由,共軍對不願返回大陸之反共戰俘個別審問洗腦,戰俘營中選擇來台義士,堅毅壯烈,不為所動。 \n‧十月: \n十月二日,韓境印軍開槍殺死華籍戰俘兩人,傷五人。 \n‧十一月: \n十一月二日,印軍一營進入戰俘營,槍殺反共義士一名,傷二十七人,架走二十三人。我政府發言人沈昌煥斥責印軍暴行,中華民國各界在台北舉行反對印度屠殺中國留韓反共義士,外交部向美國政府提出備忘錄,促有效制止印軍暴行。九日,滇緬邊區反共游擊隊開始分批撤至台灣。十四日,中國國民黨第七屆三中全會閉幕,蔣總裁發表「民生主義育樂兩篇補述」,完成國父三民主義未及演講部分。二十八日,韓國總統李承晚來訪,返韓前與蔣總統發表聯合聲明,重申反共決心。 \n‧十二月: \n十二月二十三日,韓境聯軍統帥赫爾上將宣布,使用一切便利,於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將華籍反共義士送往台灣。 \n \n全國響起自由鐘聲 \n四十三年一月二十三日,韓境反共義士分批抵台,在基隆上岸,獲得自由,全國響起自由鐘聲,慶祝義士自由日,至二十五日在全國熱烈歡迎下義士一四、二○七人全部抵台。 \n二月十九日,第一屆第二次國民大會在台北開幕,於三月二十二日選舉蔣中正為中華民國第二任總統,二十四日選舉陳誠為中華民國第二任副總統。 \n是年二月,先生畢業於國防大學。先生自黃埔軍校畢業後,東征北伐,討逆剿共,繼之抗戰戡亂,三十年來,全在軍中,除在廬山訓練團、重慶中央訓練團等短期訓練擔任隊職官外,絕無機會有系統之參加軍事教育,於四十二年八月入國防大學校肄業,刻苦奮勉,一如寒素之士,至今二月畢業,名列優等,所獲政治考核總評語為「學養深厚,忠貞堅定,剛毅果決,智深勇沉,研究熱心」,而且「服從組織,老成練達,敬業樂群,嚴守規律」,總平均分數為九十一點七六分。其政治方面的參謀論文題目為「國民革命的本質」,而其「自傳」中更以「在反攻大陸之日,願為第一之一兵一卒,以爭取黨國最後之成功」為其志願。是期同學中,多有為先生之部屬者,雖仍對先生敬禮不衰,而先生與之切磋切磨,怡然相處,並不以昔日之長官自處。另值得一提為其在校所登記之通訊地址仍為「江浙反共救國軍總部」,顯示先生當時雖身在台北,而心仍在前線也。自四十三年二月畢業後,又慊然以為不足,每日在寓刻苦自修,與在學時無異,間常邀約專家學者來寓共餐,藉以研討問題,以求進益。 \n四十三年四月二十五日,總統召見先生。兩個多月之後,當年七月五日,實踐學社聯合作戰研究班第二期在台北近郊石牌開訓,先生即奉命參加。該項研究班招訓優秀之將級及校級軍官,目的為磨練彼等之統帥能力,用兵思想,及幕僚業務等,並研究反攻作戰之具體方案。(待續)

  • 釜山華籍戰俘刺血上書蔣總統

    釜山華籍戰俘刺血上書蔣總統

     自積穀山失陷,美國西方公司以為中共迫近大陳門戶,遂於六月十七日撤退。其大陳地區領導人巴羅(Robert Barrow)於行前流淚向先生辭行,對我台北國防部不盡力支援大陳,而又要先生負責,甚不以為然。 \n 3月12日總統核定「軍事主管任期制度」。二十七日日本政府擬推翻和約約議。二十八日葉公超聲明,我對日和約立場不變。 \n 游擊總部撤銷返台 \n 四月十二日韓國釜山戰俘營華籍戰俘刺血上書蔣總統,誓願效忠蔣總統,參加反共抗俄。二十八日中日雙邊和約,由葉公超與河田烈代表中日雙方在台北正式簽字,自二月二十日舉行第一次正式會議起,至四月二十八日在台北賓館正式簽字止,共舉行正式會議三次,非正式會議十八次,議定文件為中華民國與日本間和平條約一件,換文二件,同意紀錄一件。中日和約共計十四條,經雙方國會通過批准於八月五日在台北互換批准文件。此後我國在東京設立大使館,日本在台北設立大使館,兩國關係乃恢復正常。我國外交部裁撤駐日代表團,任命董顯光為駐日大使,日本派芳澤謙吉為戰後首任駐華大使。 \n 五月十日美國政府任命克拉克(Mark W.Clark)為中將接任韓境聯軍統帥。 \n 六月十三日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海軍上將雷德福(Arthur M. Redford)來台訪問後,促請美國政府優先以現代化武器裝備我國軍隊。 \n 七月十九日總統答覆美聯社記者稱:對共軍採取積極措施,不會觸發世界大戰,我國反攻大陸,毋須外來人力及地面部隊協助。 \n 十月十日我閩海游擊隊突擊南日島大捷,俘共軍五九六人。 \n 四十二年元月十五日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派先生兼任中國國民黨浙江省黨務特派員,沈之岳兼任書記長,設辦公處於下大陳;除在各島嶼建立本黨組織外,先生特別重視物色冒險犯難勇於犧牲之青年黨員,加以訓練,密遣深入敵後,從事秘密活動。先後計有五十餘人,其中有因通訊暴露而殉職者,亦有經常與中央直接聯繫者。 \n 披山之西為羊嶼、大、小麂山,更南為雞冠山,均靠大陸,向無守軍,我雖一度突擊,亦未佔領,而國防部特種情報人員,經常藉以進入大陸,共軍亦偶派兵來搜索,此出彼入,互不相干。山上居民亦互供彼此情報,藉以取利,是年五月下旬,我國防部情報人員方進入其地,即為中共潛伏官兵所捕,乃請披山地區司令部發兵佔領雞冠山,兵未動而謀洩,共軍遂以一營之眾,先我佔領雞冠山,北掠大小麂山、羊嶼諸島,並在大小麂山設置砲兵陣地,每日轟擊披山,至七月中旬未止,而我缺乏砲兵,一任其濫肆轟擊,先生以其影響南部各島之安全,乃部署第四突擊大隊任大小麂山之攻擊,第五突擊大隊之一支隊佔領羊嶼,第一大隊為預備隊,藉海軍第二艦隊之掩護,分乘十一艘機艇發航,於六月十九日夜半登陸,擊滅羊嶼共軍,破壞其砲兵陣地,佔領小麂山,而大麂山共軍陣地,築設有三層鐵絲網,雖我軍奮勇突進,然無破網工具,先生以徒傷士卒,乃同意部屬建議,命撤回,是役擄獲敵砲十二門,機槍二挺,衝鋒槍及步槍六十三枝。 \n 先生至大陳,用代名秦東昌,除下大陳海軍陸戰隊隊長楊作漣為七分校學生相見時知為先生外,即各游擊司令與洞頭被俘官共,亦皆不知,顧自雞冠山之役國防部情報人員被俘後,共方始悉秦東昌即為先生其人,華東軍區乃大為驚愕,除大事宣傳廣播外,乃積極部署,以攻勢行動,於是有積穀山之役。 \n 積穀山遂告陷落 \n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二時,前沙共軍砲轟我積穀山。積穀山位於大陳之南,距總指揮部所在地大忝里海面一萬四千公尺,守軍為戰鬥第二團之一大隊,計八十九人。總指揮部配以無線電台一座,先生審其地之重要,先請國防部撥發水泥鋼筋,俾構築工事,乃以地缺沙石,無法完成工事,島為岩崖,僅山麓有粗淺野戰工事,共軍初以砲火轟擊,先生命海軍十五號艦艇巡邏還擊,發數十砲,不能遏止,而敵砲益密,時山中有霧,守軍隊長劉咸一,就能望見敵船群向我疾駛,於十八時左右共軍強行登陸,先生乃命下大陳海軍陸戰隊一個隊馳援,終因風大浪高,驚濤拍岸,無法接近,積穀山遂告陷落。 \n 沿海諸島其登陸通道,皆在西側,積穀僅有西岸一路可登,距大陸前沙極近,而距大陳則十四公里有奇,先生雖曾命劉咸一另闢一通道,限於器械,所開通道,巉岩仍不可登,共軍既佔積穀山,即設置大量長程岸砲,阻我西繞攻擊,先生數度謀以規復,因不果行。 \n 自積穀山失陷,美國西方公司以為中共迫近大陳門戶,遂於六月十七日撤退。其大陳地區領導人巴羅(Robert Barrow)於行前流淚向先生辭行,對我台北國防部不盡力支援大陳,而又要先生負責,甚不以為然。巴羅返美後回軍,最後成為美國陸戰隊上將司令。民國七十二年他以退役之身,來台北晤及我陸戰隊司令屠由信,盛讚三十年前在大陳所共同奮鬥的胡將軍對國家的忠誠、負責、勇敢、堅決,在西方將領中難以見到。台北國防部當時除派員來大陳調查外,並於六月底商同美軍顧問團派遣作戰、情報、通訊等業務,參謀率同譯員來上大陳詳研作戰情況及爾後措施。以為在共軍有積極窺犯之陰謀下,我大陳方面之防衛作戰,須完全仰賴海空軍之密切協調合作,而現有之各級指揮組織,部隊素質,後勤補給及海空支援等方面,缺點太多,務?符合陸海空三軍聯合作戰之要件,始克應付共軍。七月初,國防部決定撤銷江浙反共救國軍總指揮部,改設大陳防衛司令部,以劉廉一為司令。先生奉命回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上將顧問。先生於四十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偕秘書長趙才標、醫官許正魁及衛士三人,乘泰字號軍艦回台,留鍾松副指揮官辦理移交。先生心內頗有大陸敵後工作之部署不得不中斷為憾。 \n 先生在大陳,未滿二年,突擊大陸達三十九次,而執行突擊之部隊,率皆訓練未成,並缺薪餉給予,唯尚忠勇之氣,兼以槍械窳劣,補給不足,全賴先生威德感召而承受節制赴戰者也。(待續)

  • 釜山華籍戰俘刺血上書蔣總統──儒將風範胡宗南(十)

    釜山華籍戰俘刺血上書蔣總統──儒將風範胡宗南(十)

    三月十二日總統核定「軍事主管任期制度」。二十七日日本政府擬推翻和約約議。二十八日葉公超聲明,我對日和約立場不變。 \n \n游擊總部撤銷返台 \n四月十二日韓國釜山戰俘營華籍戰俘刺血上書蔣總統,誓願效忠蔣總統,參加反共抗俄。二十八日中日雙邊和約,由葉公超與河田烈代表中日雙方在台北正式簽字,自二月二十日舉行第一次正式會議起,至四月二十八日在台北賓館正式簽字止,共舉行正式會議三次,非正式會議十八次,議定文件為中華民國與日本間和平條約一件,換文二件,同意紀錄一件。中日和約共計十四條,經雙方國會通過批准於八月五日在台北互換批准文件。此後我國在東京設立大使館,日本在台北設立大使館,兩國關係乃恢復正常。我國外交部裁撤駐日代表團,任命董顯光為駐日大使,日本派芳澤謙吉為戰後首任駐華大使。 \n五月十日美國政府任命克拉克(Mark W.Clark)為中將接任韓境聯軍統帥。 \n六月十三日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海軍上將雷德福(Arthur M. Redford)來台訪問後,促請美國政府優先以現代化武器裝備我國軍隊。 \n七月十九日總統答覆美聯社記者稱:對共軍採取積極措施,不會觸發世界大戰,我國反攻大陸,毋須外來人力及地面部隊協助。 \n十月十日我閩海游擊隊突擊南日島大捷,俘共軍五九六人。 \n四十二年元月十五日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派先生兼任中國國民黨浙江省黨務特派員,沈之岳兼任書記長,設辦公處於下大陳;除在各島嶼建立本黨組織外,先生特別重視物色冒險犯難勇於犧牲之青年黨員,加以訓練,密遣深入敵後,從事秘密活動。先後計有五十餘人,其中有因通訊暴露而殉職者,亦有經常與中央直接聯繫者。 \n披山之西為羊嶼、大、小麂山,更南為雞冠山,均靠大陸,向無守軍,我雖一度突擊,亦未佔領,而國防部特種情報人員,經常藉以進入大陸,共軍亦偶派兵來搜索,此出彼入,互不相干。山上居民亦互供彼此情報,藉以取利,是年五月下旬,我國防部情報人員方進入其地,即為中共潛伏官兵所捕,乃請披山地區司令部發兵佔領雞冠山,兵未動而謀洩,共軍遂以一營之眾,先我佔領雞冠山,北掠大小麂山、羊嶼諸島,並在大小麂山設置砲兵陣地,每日轟擊披山,至七月中旬未止,而我缺乏砲兵,一任其濫肆轟擊,先生以其影響南部各島之安全,乃部署第四突擊大隊任大小麂山之攻擊,第五突擊大隊之一支隊佔領羊嶼,第一大隊為預備隊,藉海軍第二艦隊之掩護,分乘十一艘機艇發航,於六月十九日夜半登陸,擊滅羊嶼共軍,破壞其砲兵陣地,佔領小麂山,而大麂山共軍陣地,築設有三層鐵絲網,雖我軍奮勇突進,然無破網工具,先生以徒傷士卒,乃同意部屬建議,命撤回,是役擄獲敵砲十二門,機槍二挺,衝鋒槍及步槍六十三枝。 \n先生至大陳,用代名秦東昌,除下大陳海軍陸戰隊隊長楊作漣為七分校學生相見時知為先生外,即各游擊司令與洞頭被俘官共,亦皆不知,顧自雞冠山之役國防部情報人員被俘後,共方始悉秦東昌即為先生其人,華東軍區乃大為驚愕,除大事宣傳廣播外,乃積極部署,以攻勢行動,於是有積穀山之役。 \n \n積穀山遂告陷落 \n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二時,前沙共軍砲轟我積穀山。積穀山位於大陳之南,距總指揮部所在地大忝里海面一萬四千公尺,守軍為戰鬥第二團之一大隊,計八十九人。總指揮部配以無線電台一座,先生審其地之重要,先請國防部撥發水泥鋼筋,俾構築工事,乃以地缺沙石,無法完成工事,島為岩崖,僅山麓有粗淺野戰工事,共軍初以砲火轟擊,先生命海軍十五號艦艇巡邏還擊,發數十砲,不能遏止,而敵砲益密,時山中有霧,守軍隊長劉咸一,就能望見敵船群向我疾駛,於十八時左右共軍強行登陸,先生乃命下大陳海軍陸戰隊一個隊馳援,終因風大浪高,驚濤拍岸,無法接近,積穀山遂告陷落。 \n沿海諸島其登陸通道,皆在西側,積穀僅有西岸一路可登,距大陸前沙極近,而距大陳則十四公里有奇,先生雖曾命劉咸一另闢一通道,限於器械,所開通道,巉岩仍不可登,共軍既佔積穀山,即設置大量長程岸砲,阻我西繞攻擊,先生數度謀以規復,因不果行。 \n自積穀山失陷,美國西方公司以為中共迫近大陳門戶,遂於六月十七日撤退。其大陳地區領導人巴羅(Robert Barrow)於行前流淚向先生辭行,對我台北國防部不盡力支援大陳,而又要先生負責,甚不以為然。巴羅返美後回軍,最後成為美國陸戰隊上將司令。民國七十二年他以退役之身,來台北晤及我陸戰隊司令屠由信,盛讚三十年前在大陳所共同奮鬥的胡將軍對國家的忠誠、負責、勇敢、堅決,在西方將領中難以見到。台北國防部當時除派員來大陳調查外,並於六月底商同美軍顧問團派遣作戰、情報、通訊等業務,參謀率同譯員來上大陳詳研作戰情況及爾後措施。以為在共軍有積極窺犯之陰謀下,我大陳方面之防衛作戰,須完全仰賴海空軍之密切協調合作,而現有之各級指揮組織,部隊素質,後勤補給及海空支援等方面,缺點太多,務?符合陸海空三軍聯合作戰之要件,始克應付共軍。七月初,國防部決定撤銷江浙反共救國軍總指揮部,改設大陳防衛司令部,以劉廉一為司令。先生奉命回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上將顧問。先生於四十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偕秘書長趙才標、醫官許正魁及衛士三人,乘泰字號軍艦回台,留鍾松副指揮官辦理移交。先生心內頗有大陸敵後工作之部署不得不中斷為憾。 \n先生在大陳,未滿二年,突擊大陸達三十九次,而執行突擊之部隊,率皆訓練未成,並缺薪餉給予,唯尚忠勇之氣,兼以槍械窳劣,補給不足,全賴先生威德感召而承受節制赴戰者也。(待續)

  • 古代戰俘下場?他用10萬人頭做成屍塔

    古代戰俘下場?他用10萬人頭做成屍塔

    戰爭是古代帝王擴增領土的不二選擇,兩軍交戰總會有輸贏,那麼古人又是如何處理戰敗的俘虜,抑或是那些遺留在戰場上的屍體呢?事實上,勝利的一方出於炫耀,並且達到威攝的目的,會將敵人殘殺殆盡,接著將其屍體或是頭顱,整齊堆放在一起,築起一道人牆,又叫做「京觀」,手段殘忍至極。 \n明代文學家張岱在《夜航船》中就曾提到何謂「京觀」,「京,謂高丘也;觀,闕型也。古人殺賊,戰捷陳屍,必築京觀,以為藏屍之地。古之戰場所在有之。」 \n正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京觀,則發生在東漢末年間,皇甫嵩奉朝廷之命,出面討伐張角,並且平定叛亂,他將十萬敵軍屍體做成京觀,手段殘忍至極,但最終穩固了政權。而「京觀」這樣殘忍的陋習,直到清朝才被徹底廢除,消逝在歷史洪流中。

  • 俄烏交換戰俘 以結束5年戰爭

    俄烏交換戰俘 以結束5年戰爭

    烏克蘭部隊和俄羅斯所支持的烏克蘭東部叛軍在周日開始交換戰俘,以結束長達5年的烏克蘭戰爭。此事是本月初,由烏克蘭、俄羅斯、德國和法國的高層領導人峰會上,所達成的停戰協議一部分。 \n美聯社報導,烏克蘭官員與烏東分離政府確認,雙方的換俘工作已經開始,在烏克蘭東部霍利夫卡(Horlivka)附近的一個檢查站,將會交換142名戰俘,其中烏東分離軍釋放了55名,烏克蘭釋放了87名。前一次,雙方的換俘工作是發生在2017年12月,當時烏克蘭釋於233名烏東分離分子,交換73名烏克蘭人。 \n自2014年以來,烏克蘭東部、克里米亞接連爆發脫離烏克蘭的分離運動,隨後俄國就進佔了克里米亞,同時烏克蘭東部的頓內次、盧干斯克也自稱獨立,爆發烏東內戰,戰爭持續5年,已造成14,000多人喪生。 \n轉變發生在烏克蘭新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在春季贏得大選,他的主訴求就是結束衝突,而他也表態願意與俄羅斯就結束戰爭進行談判。 \n但是,人們對是否允許舉行地方選舉,以確保叛亂地區具有更大的自治權,還有烏克蘭在叛亂地區能拿回多少控制權,仍然困擾著和平前景。

  • 川普再出手 挽救涉割喉海豹戰士

    川普再出手 挽救涉割喉海豹戰士

    被控割喉伊斯蘭國戰俘的美國海豹部隊戰士蓋拉格(Edward Gallagher)一案引發的政治肥皂劇又出現轉折,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昨(25)日表示,美國總統下令針對艾拉格戰爭罪的軍紀調查,讓蓋拉格得以保留海豹部隊隊員身分。 \n \n美聯社報導,繼24日宣布開除私下和白宮勾結的海軍部長史賓塞(Richard Spencer)後,傾向將蓋拉格送交軍紀委員會調查的美防長艾斯培昨日表示,是總統川普對他下達指令,停止調查,而自己有義務服從命令。 \n \n艾斯培說自己一向傾向走正常程序,「我可以控制我能控制的」,不過當被問及總統介入海豹戰士戰爭罪一案是否傳遞了正確訊息時,他回應,「總統是最高統帥,有所有權利、授權和特權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n \n整起事件起源於蓋拉格2017年駐紮伊拉克期間,被下屬指控殘忍割喉伊斯蘭國(IS)青少年戰俘,後續還和戰俘遺體合照、並將照片傳給友人炫耀,此外也包含狙殺當地無辜女學童及老人等6項指控。今年7月,美國海軍軍事法庭判決出爐,有關殺害戰俘、平民的指控全部無罪,僅和戰俘合影的罪名成立,蓋拉格被判處4個月有期徒刑,軍銜從三等士官長降為上士,薪俸及退休金跟著縮水。不過本月中,美國總統川普突然宣布恢復蓋拉格的軍階及薪資水平,還讓他退役時能領全額退休金,引發外界批評此舉違反軍紀,美國海軍20日又發文通知蓋拉格,表示將於下月2日舉行三叉戟徽章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討論是否要收回他的海豹部隊徽章,亦即討論是否將他自海豹部隊除名,引爆川普與海軍之間的政治角力戰,川普次日發布推文痛批海軍處理事情的方式「遭透了」,不准他們拿走徽章。 \n \n艾斯培昨日表示,原先贊成海軍繼續進行聽證會調查,不過當川普給他口頭命令、要求停止調查後,他服從了,艾斯培昨天並未明確指出不認同川普的指令。 \n \n此外,他昨天也說明前一日開除海軍部長史賓塞的決定,指出史賓塞背著他向白宮提議,將恢復蓋拉格軍階、維持他的海豹部隊隊員身份直到退休,指出此提議和自己及其他五角大廈官員的意見相左,也和史賓塞先前擺出的海軍紀律程序不該受到外界插手的公開立場不同。 \n \n \n \n \n \n

  • 力挺涉割喉戰俘海豹戰士 美炒了海軍部長

    力挺涉割喉戰俘海豹戰士 美炒了海軍部長

    美國海豹部隊戰士蓋拉格(Edward Gallagher)涉嫌割喉伊斯蘭國戰俘、和屍體拍照的司法案件已經轉變為美國總統川普與海軍之間的政治角力戰,最新進展是,決定重新調查本案的海軍部長史賓塞(Richard Spencer)昨(24)日已遭解職,他被指控私下向白宮提議解決蓋拉格案件,無法再獲得上級長官國防部長艾斯培的信任。 \n \n綜合美聯社、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昨日宣布將海軍部長史賓塞解職。艾斯培周日在聲明稿中指出,史賓塞背著他、私下向白宮提議,恢復蓋拉格的軍銜,並且讓他以海豹部隊隊員的身份退役,此舉已違反了軍隊政策,艾斯培說,他已失去了對史賓賽的信任及信心。 \n \n整起事件起源於蓋拉格2017年駐紮伊拉克期間,被下屬指控殘忍割喉IS青少年戰俘,後續還拍照和友人炫耀,此外也包含狙殺當地無辜女學童及老人等6項指控,今年7月,美國海軍軍事法庭判決出爐,有關殺害戰俘、平民的指控全部無罪,僅和戰俘合影的罪名成立,蓋拉格被判處4個月有期徒刑,軍銜從三等士官長降為上士,薪俸及退休金跟著縮水。 \n \n不過本月中,美國總統川普突然宣布恢復蓋拉格的軍階及薪水,還讓他退役時能領全額退休金,引發外界批評此舉違反軍法,美國海軍20日又發文通知蓋拉格說,將於下月2日舉行三叉戟徽章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討論是否要收回他的海豹部隊徽章,亦即討論是否將他自海豹部隊除名,正式引爆川普與海軍之間的政治角力戰,川普次日發布推文痛批海軍處理事情的方式遭透了,不准他們拿走徽章。 \n \n史賓賽似乎不甩川普砲火,23日公開表示不認川普的推文為正式命令,似執意推動聽證會。匿名資深國防部官員指出,艾斯培得知史賓賽私下和白宮提議時,除了感覺無法持續信任下屬之外,也認為史賓賽的言論前後矛盾,一邊公開表示要繼續調查,另一邊又私下和白宮提議。 \n \n值得注意的是,史賓賽周日向川普遞出的辭職信中,明白指出川普正在破壞美軍良好的紀律及秩序,他說,「我無法再憑良心服從那些我認為已經違反當初在家人、國旗、信念之前宣示捍衛美國憲法的神聖誓言。」 \n \n \n \n

  • 驚人逆轉!被爆割喉戰俘 海豹戰士判決結果出爐

    驚人逆轉!被爆割喉戰俘 海豹戰士判決結果出爐

    被控於2017年駐紮伊拉克期間殘忍割喉IS青少年戰俘、還拍照和友人炫耀的美國海豹部隊排長蓋拉格(Edward Gallagher),昨(2)日判決結果出爐,出現驚人轉折,包括殺害戰俘、平民等6項指控全部無罪,僅拍照戰俘屍體的指控有罪,被判處4個月有期徒刑。 \n \n綜合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針對蓋拉格戰爭罪行的7項指控,美國海軍軍事法庭昨日做出最終判決,殺害戰俘、平民的6項指控全部無罪,僅和戰俘屍體拍照的指控有罪,被判處4個月有期徒刑,不過蓋拉格已經服刑201天,遠超過法庭要求,周二判決結束他就可重獲自由。 \n \n報導指出,穿著海軍白色軍服的蓋拉格在法庭上面無表情,他的妻子、兄弟、父母都出席聆聽,蓋拉格全程未作證,交由律師團為他辯護,律師並未否認蓋拉格和戰俘屍體合照的指控,強調這是他的「黑色幽默」,但無法證明他殺人或是干預司法,重申蓋拉格是「老派、固執的戰士」,因此成為千禧世代海豹隊員的攻擊目標,因為忍受不了蓋拉格的高標準,「他們對他懷有個人仇恨。」律師表示,判決結果讓蓋拉格卸下肩上重擔,稱這是「司法的勝利」。 \n \n該案陪審團一共有7名陪審員,包括5名海軍陸戰隊隊員、1名海豹部隊成員、1名海軍軍官,陪審團在歷經2周聽證會後,周二再花了8小時討論才做出最終判決。蓋拉格的律師在法庭外告訴記者,「陪審團認為他(蓋拉格)的謀殺指控無罪、持刀傷人指控無罪,這些事情全部無罪。」陪審團無罪判決出爐後,蓋拉格當場泣不成聲。 \n \n現年40歲的蓋拉格在海豹部隊中素有「海盜」之稱,意思是作風剽悍,比起遵守規矩和排名,他更熱衷於和恐怖份子作戰。蓋拉格被控於2017年駐紮伊拉克摩蘇爾期間殘忍殺害一名年約15歲的IS戰俘,他的同僚作證時指出,當這名青少年戰俘接受軍醫治療時,親眼見到蓋拉格持獵刀不斷朝少年頸部刺了多刀,在少年死後約20分鐘,蓋拉格一手抓著少年的頭髮,另一手握著獵刀橫在少年脖子上方留下多張合照,同僚形容這是「勝利紀念照」,照片中還有其他海豹部隊隊員入鏡,他們臉上都掛著笑容。幾天後蓋拉格將紀念照轉發給友人。 \n \n報導指出,共有2名海豹戰士證實親眼目睹蓋拉格持刀傷害戰俘,另外數名隊員作證指出,當下屬質問蓋拉格是否殘殺戰俘時,親耳聽到他承認犯行,並且說「我以為大家會覺得稀鬆平常,下次我會選在沒人看到的地方做這種事。」 \n \n除此之外蓋拉格也被控在沒有任何人身安全威脅下對無辜平民開火。 \n \n隊員不久後就向上級通報蓋拉格的行為,不過海豹部隊指揮官起先將整件事壓下來,一年後案情才曝光,相關物證也早就煙消雲散,僅能靠證人證詞拼湊事發經過。隊員後續作證指出,部隊在臉書有個私人群組,他們這些出庭作證的人都被砲轟是「叛徒」,並且被暴力威脅,有些人甚至開始隨身攜帶武器以自保。 \n \n案情在6月下旬出現大逆轉,作為重要證人的海軍一等士官長史考特(Corey Scott)突然翻供,稱自己才是殺害少年戰俘的真正兇手,他說確實看到蓋拉格以獵刀刺了少年鎖骨至少一次,不過最後在四下無人時,史考特親手堵住了少年的呼吸管,讓他窒息而死,他自稱這樣的行為是出於「憐憫」,因為少年醒來後還有可能受到伊拉克軍隊虐待,不希望他面對這樣的慘劇。史考特在之前的調查中都未說出這段往事,突然翻供讓案件檢察官氣得跳腳,他現在可能面臨陪審團的起訴。 \n \n報導指出,儘管蓋拉格在法律上不會受到任何制裁,不過美國海軍仍有可能對他祭出行政懲處,例如不榮譽解雇。 \n \n \n

  • 自爆殺害戰俘真兇 美海豹戰士下場是這樣

    自爆殺害戰俘真兇 美海豹戰士下場是這樣

    美國海豹部隊(US Navy SEALs)第7小隊排長蓋拉格(Edward Gallagher)被控於2017年駐紮伊拉克期間殘忍殺害一名IS青少年戰俘,20日部隊裡一名海軍一等士官長出庭作證時爆料自己才是殺害戰俘的真兇,讓案情大翻轉,儘管整個案子尚在調查當中,真正兇手也未確定,不過媒體指出,由於該名士官長擁有起訴豁免權,因此不論他是否真的殺了戰俘,最終也不會受到懲罰。 \n \n擁有豐富戰地資歷的美國海豹部隊排長蓋拉格被控於2017年第五度駐紮伊拉克期間殘忍殺害戰俘,同僚描述,當時軍醫正在醫治一名年約15歲的IS戰俘,突然間蓋拉格拿著自己的獵刀上前,朝少年頸部、胸部刺了多刀,導致少年慘死,事後更拍下和少年屍體的合影傳給朋友「炫耀」,蓋拉格下屬將他殘忍的行為向上級通報,一年後事件才曝光,連同另外一起殘殺平民案件受到美國海軍軍事法庭審理。 \n \n不過上周四海軍一等士官長史考特(Corey Scott)出庭作證時,卻突然自白自己才是殺害少年的真兇,他說自己是治療少年戰俘的軍醫之一,當時就站在蓋拉格旁邊,親眼目睹蓋拉格拿獵刀捅了少年好多下,不過並不是蓋拉格殺死少年的,在那之後他想到少年後續也有可能受到伊拉克軍隊虐待,不希望在他醒來後還得面對這些事,因此決定殺害少年,史考特因此堵住了少年的呼吸管,讓他窒息而死。 \n \n海豹部隊戰士殘殺戰俘的案件陷入膠著,由於事隔一年案情才曝光,當初的物證都不在了,法醫也無法對少年屍體進行驗屍、確認死因,目前僅能靠證人說詞來還原案發過程。 \n \n不論最終少年戰俘是被誰殺害,《海軍時報》(Navy Times)指出,史考特都不會被判刑,因為他的辯護律師已為他爭取到刑事豁免權。根據報導,史考特先前就向檢察官表明不願參與針對蓋拉格暴行的調查及案件審理,更揚言出庭作證時會保持沉默,以保護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Fifth Amendment)賦予他的權利,迫使美國海軍及司法部准予史考特的刑事豁免權,換取他後續出庭作證,海軍後續更向律師發布訊息,保證司法部沒有意圖起訴任何證人。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保護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證有罪。 \n \n不僅如此,史考特後續也不會受到海軍內部任何懲罰,因為他的律師之前已要求海豹部隊指揮官向他們保證,不論史考特的證詞內容為何,日後都不會對他造成影響。 \n \n不過最關鍵的還是,目前沒有任何證據直接證實史考特殺人,因為依照他的說法,少年戰俘嚥下最後一口氣時,他是唯一在場的人。 \n \n \n \n \n

  • 大翻轉!美海豹戰士遭控割喉戰俘 他自爆:我幹的

    大翻轉!美海豹戰士遭控割喉戰俘 他自爆:我幹的

    美國海豹部隊特別行動負責人蓋拉格2017年駐守伊拉克期間,遭控濫殺平民、血腥殘殺、割喉戰俘,還拍照向隊友炫耀;不過當軍事法庭20日審理其中一案關於殺害一名青年戰俘罪刑時,一名目擊證人向訪法庭聲稱他才是奪走青年的真正兇手,影響了檢方以謀殺起訴蓋拉格的計畫。 \n \n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報導,海軍一等士官長史考特(Corey Scott)告訴聖地牙哥軍事法院,2017年5月案發當時,他見到蓋拉格(Edward Gallagher)朝負傷的伊斯蘭國青年戰俘脖子刺下去,之後他便殺了這名男孩。 \n \n法官詢問為何刺殺戰俘,史考特稱這麼做是讓年僅15歲的男孩得以解脫,不再受苦或被伊拉克部隊折磨。報導指出,影片顯示這名負傷的伊斯蘭國青年戰士先前遭空襲而受傷,之後被海豹部隊逮捕;這名青年掙扎著呼吸,並向伊拉克電視台記者表示,是他父親逼他加入伊斯蘭國的。 \n \n其他的海豹部隊隊員向法院作證指出,軍醫當時正在治療這名少年,接著蓋拉格手持獵刀靠近,朝少年頸部、胸部刺了好多刀,調查人員甚至發現蓋拉格後續將少年屍體照片傳給一名同僚,並傳送訊息:「背後有個好故事,我用我的獵刀逮到他。」而史考特聲稱,在蓋拉格離開後,是他將奄奄一息的伊斯蘭國青年戰士窒息致死。 \n \n40歲的蓋拉格否認所有指控,宣稱是他心懷不軌的下屬有意陷害。檢方認為史考特對整件事提出的版本是捏造的,他為了保護蓋拉格而撒謊。史考特擁有起訴豁免權。 \n \n蓋拉格重新審理的消息也引發美國總統川普關注,先前川普暗示他準備特赦2至3名被控戰爭罪名的軍人,儘管他未指名道姓,不過海軍高層認為蓋拉格有可能會是其中之一。 \n

  • 爆割喉戰俘拍照炫耀 美海豹戰士恐終身監禁

    爆割喉戰俘拍照炫耀 美海豹戰士恐終身監禁

    美國海軍軍事法庭17日開庭審理海豹部隊(US Navy SEALs)特別行動負責人蓋拉格(Edward Gallagher)的案子,蓋拉格被控在2017年駐守伊拉克期間,濫殺平民、血腥殘殺、割喉戰俘,還拍照向隊友炫耀,如果最後審判結果為有罪,蓋拉格恐在監獄裡度過餘生。 \n \n綜合路透社、《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蓋拉格周一穿著白色海軍制服走入位在加州聖地牙哥(San Diego)海軍基地的軍事法庭,身上還配戴獎章,此前他已否認所有對他戰爭罪行的指控。 \n \n蓋拉格是美國海軍海豹部隊的排長,2017年當他第5度被指派駐守伊拉克時,排上隊員對他的第一印象都是一個非常有經驗、名聲卓越、全海豹部隊數一數二的人物,但是當他們一抵達駐紮地北部大城摩蘇爾(Mosul)時,卻發現他們的排長愈來愈可怕。 \n \n隊員描述蓋拉格會提議進行「沒有目的的危險任務」,譬如對著鄰近社區開火,但是卻沒有明確目標,還說他很多時候都待在一個狙擊手觀察點,他所發射出的子彈數目比排上任何一個狙擊手都還要多。 \n \n隊員還透露,他們曾看到蓋拉格射殺一名在河岸邊走路的女學童及一名蓄著白鬍子、手無寸鐵的老人,這兩人當時都在數百碼之外,並不會對部隊造成任何威脅。 \n \n不僅如此,蓋拉格還拿著獵刀刺死一名年約15歲的IS戰俘,2名隊員描述,軍醫當時正在治療這名少年,接著蓋拉格手持獵刀靠近,朝少年頸部、胸部刺了好多刀,調查人員甚至發現蓋拉格後續將少年屍體照片傳給一名同僚,並且附帶一條訊息:「背後有個好故事,我用我的獵刀逮到他。」 \n \n海豹隊員隨後將蓋拉格的行為向上級舉報,他們描述蓋拉格沉迷於殺戮,還會吹噓自己殺害的人數。 \n \n蓋拉格則是全盤否認這些指控,他說告發他的同袍都是對他心懷不滿的下屬,因為無法達到他的高標準要求,因而想拉他下台。 \n \n其實這件案子相當複雜,即便海豹隊員在事情發生不久後便向排上指揮官舉報,但是指揮官直到一年後才向上級揭發此事,案發犯罪現場早已不存在,前海軍檢察官柯羅迪(Patrick Korody)分析,沒有屍體能夠讓他們判定確切死因為何,這起案件最終將依賴證人說法,但是從現代觀點來看,證人證詞通常是最薄弱的。 \n \n此外,至少一名證人已確定改變說詞,原先這名證人稱他親眼目睹蓋拉格殺害IS戰俘,當時他感到相當「震驚」,不過在案件再度開庭前夕,律師卻表示證人因沒有確切證據足以支持對蓋拉格的指控,因此不會出庭作證。熟悉這起案件的律師也透露,至少還會有另一名證人可能會改變說詞。 \n \n美國海軍則預計公布蓋拉格當時和IS戰俘屍體同框的照片,以及一封他向友人坦承殺了戰俘的訊息內容。 \n \n該案陪審團遴選於當地時間周一展開,預計這兩日會公布名單,整起案件審理預料將費時3周。 \n \n蓋拉格重新審理的消息也引發美國總統川普關注,先前川普暗示他準備特赦2至3名被控戰爭罪名的軍人,儘管他未指名道姓,不過海軍高層認為蓋拉格有可能會是其中之一。 \n \n法新社報導,蓋拉格在伊拉克、阿富汗的作戰經驗豐富、戰績彪炳,是部分美國人心目中的英雄。 \n \n \n \n \n

  • IS戰俘如何處理 庫德軍盼國際法庭出面

    IS戰俘如何處理 庫德軍盼國際法庭出面

    在敘利亞的最後一個ISIS武裝團據點終於被驅逐,稱的上反恐戰爭的勝利,然而留下的上千名IS戰俘如何處理就成了燙手問題,目前看管這些戰俘的庫德軍希望建立一個國際法庭,審理他們在近五年的時間裡,做過哪些事,應受什麼處份。 \n \n軍事時報(military times)由庫爾族人所領導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表示,在反恐戰爭期間,他們逮捕、俘獲了一千多名外國籍的戰鬥人員,他們原本各自有有自己的國家,多數在西方,不過西方國家拒收他們,使得他們滯留在營地。 \n \n庫德政府外交員阿卜杜勒金·烏默爾(Abdulkerim Umer):「我知道沒有人想承擔責任(遣返國民),但我們也不能單獨承受這種負擔。」 \n \n西方國家拒收這些原本的公民,理由也很簡單,因為他們的所做所為,可能無法在一般民事法庭被定罪,這就可能構成安全風險。川普總統在三星期前直接在推特上表示「不會同意IS新娘進入美國」,國務院也跟進表示,這些人不具備美國公民資格。 \n \n烏梅爾說,這些外籍戰鬥人員(IS武裝部隊)應該在犯罪發生地和他們被拘留的地方受審(也就是敘利亞),國際社會不應逃避責任,因此我們希望國際幫助我們在這裡設立軍事法院。 \n \n記者也詢問華盛頓方面的看法,美國敘利亞問題特使吉姆‧傑佛利(Jim Jeffrey)說:「我們現在還沒有思考這一點。」 \n \n德國外交部的e-mail回應,目前只從媒體上看到相關提議,但設立這樣的法庭將「牽動許多政治和法律問題,需要國際社會認真評估。」 \n \n自2014年以來,庫德自衛隊一直在與伊斯蘭國進行戰鬥,並在敘利亞北部和東部重新佔領了大片地區,然而庫德族在當地的行政管理權,並沒有國際上的承認,也沒有得到敘利亞政府承認,敘利亞政府曾誓言要將所有國土重新納內控制之下。 \n \n庫德政府希望敘利亞方面能夠修憲,給予庫德族在北部有一定的自治權,然而這被大馬士革方面徹底拒絕。烏梅爾說,他希望這些外國拘留者的問題,是一種需要國際法庭介入的「例外情況」。 \n \n敘利亞庫德人已建立臨時法院,已經審判了數百名涉嫌加入IS有關的敘利亞人,為了避免日後的衝突,庫德法院對大多數阿拉伯嫌犯都表現出寬大處理,以便與大多數阿拉伯人建立友好的橋樑,至少庫德法院不會判處死刑。 \n \n烏梅爾說,國際法庭將有助於使該體系符合全球規範。

  • 高志鵬自比戰俘是在汙辱民主

     台灣的民主成就受到舉世肯定,也受到很多批評。身在其中的我們知道,民主自由體制得來不易,但其中也存在著許多扭曲與亂象,如果不能一一克服,恐將拖累台灣的成長發展。亂象之一,便是部分政治人物缺乏是非底線,對道德、社會規範與司法毫無尊重。前立委高志鵬將自己形容為「戰俘」,又是一個踐踏司法尊嚴、侮辱民主的例子。 \n 高志鵬因收賄關說案,去年底遭判4年6月定讞,在報到發監前他聲請「暫緩執行」遭駁回,但仍然沒有如期現身發監。新北地檢署另外發出傳票,通知高志鵬10日前往報到發監,若再不來將予以拘提。高志鵬面對司法判決毫無認錯之意,當然更不曾向選民及社會道歉,而是夸夸其言稱民進黨在11月24日打了一場敗仗,「有了敗仗,就會有戰犯,就有人得當戰俘」,言下之意,他是因為民進黨敗選而成了司法迫害的犧牲品。 \n 這種神邏輯真是荒天下之大唐,台灣的選舉是槍林彈雨的內戰嗎?輸的一方會被抓起來當戰俘嗎?那台灣到底是民主國家還是叢林國家?高志鵬被判有罪是因為收賄關說,不是政治主張,因此他是貪汙犯,不是政治犯,更無關什麼政治迫害,也不能無限上綱到民進黨的敗選上。莫非高志鵬意思是,如果民進黨勝選,他這個判刑定讞的貪汙犯就可以不必入監服刑了?那豈不是明指民進黨有意願也有能力干預司法?只要民進黨勝選,其公職人員都有了司法不加身的金鐘罩,愛怎麼收賄就怎麼收賄? \n 台灣民主路走得辛苦,但畢竟建立了自由公平的選舉及獨立自主的司法,這是整個國家的珍貴資產,也是藉以守護社會價值的支柱。民進黨昔日對抗威權體制時,信誓旦旦要捍衛司法獨立,結果自己嘗到權力滋味後,有些人卻完全無視司法獨立,不是企圖把司法當工具,就是將司法判決指控為政治迫害,自己則理歪氣壯絕不認錯。 \n 高志鵬的收賄關說案纏訟9年,歷經漫長反覆的司法審議辯證程序,法官判決自有其法律依據,高志鵬悍不認錯在先,又拖延發監在後,復把自己掰扯成民進黨敗選的戰俘,瞬間昇華成整個黨的代罪羔羊,這種顛倒黑白、扭曲是非的態度,說明政治人物嘗到權力後,可以變得多麼傲慢霸道,而這正是台灣民主亂象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太多的政治人物有立場沒是非,有鬥爭沒人性,民眾看到政客日復一日大亂鬥,毫不羞愧地信口雌黃,卻看不到他們為社會鬥出什麼活路來。 \n 其實,現在大部分民眾對司法的獨立超然已有相當信心,相較於司法人員,政治人物的形象和公信力反而差得多,因此高志鵬再怎麼喊司法迫害,基本上也沒人埋單。但無視司法尊嚴、有了權力就把一切當工具的行徑,卻不只高志鵬一人,例如民進黨對陳水扁的態度,這些年來明顯已經有了轉變。從一開始對「海角七億」的痛心疾首,個個批判檢討,到如今逐漸把扁案定位為政治兼司法迫害,阿扁儼然成了無辜可憐的受害人。民進黨黨主席參選人游盈隆在辯論會表示,若當選黨主席,一定會嚴肅面對陳水扁的政治跟司法迫害問題,盡速處理特赦。陳其邁2014年時還曾聲稱扁案是馬政府用司法進行政治迫害,「等咱做總統,再把馬英九抓起來關」。 \n 這些言行集體呈現出一種只要掌權就可以為所欲為的狂妄心態,包括無視司法尊嚴,對自己的不當言行既不認錯也不負責任。司法是人民心中的一把尺,但若在政客心中只是一團屎,這個國家恐怕註定要烏煙瘴氣,道德無下限的政客會拖著國家不斷往下沉淪。 \n 台灣人民必須拒絕這種霸道傲慢的言行,譴責拿司法迫害來掩蓋違法失職的政客。司法是社會良心的底線,也是文明延續成長的生機,需要全民共同維護,絕對不容許政治操弄或踐踏侮辱。高志鵬還是不要再胡亂牽拖了,好好面對司法才是正道。

  • 中時社論》高志鵬自比戰俘是在汙辱民主

    中時社論》高志鵬自比戰俘是在汙辱民主

    台灣的民主成就受到舉世肯定,也受到很多批評。身在其中的我們知道,民主自由體制得來不易,但其中也存在著許多扭曲與亂象,如果不能一一克服,恐將拖累台灣的成長發展。亂象之一,便是部分政治人物缺乏是非底線,對道德、社會規範與司法毫無尊重。前立委高志鵬將自己形容為「戰俘」,又是一個踐踏司法尊嚴、侮辱民主的例子。 \n 高志鵬因收賄關說案,去年底遭判4年6月定讞,在報到發監前他聲請「暫緩執行」遭駁回,但仍然沒有如期現身發監。新北地檢署另外發出傳票,通知高志鵬10日前往報到發監,若再不來將予以拘提。高志鵬面對司法判決毫無認錯之意,當然更不曾向選民及社會道歉,而是夸夸其言稱民進黨在11月24日打了一場敗仗,「有了敗仗,就會有戰犯,就有人得當戰俘」,言下之意,他是因為民進黨敗選而成了司法迫害的犧牲品。 \n 這種神邏輯真是荒天下之大唐,台灣的選舉是槍林彈雨的內戰嗎?輸的一方會被抓起來當戰俘嗎?那台灣到底是民主國家還是叢林國家?高志鵬被判有罪是因為收賄關說,不是政治主張,因此他是貪汙犯,不是政治犯,更無關什麼政治迫害,也不能無限上綱到民進黨的敗選上。莫非高志鵬意思是,如果民進黨勝選,他這個判刑定讞的貪汙犯就可以不必入監服刑了?那豈不是明指民進黨有意願也有能力干預司法?只要民進黨勝選,其公職人員都有了司法不加身的金鐘罩,愛怎麼收賄就怎麼收賄? \n 台灣民主路走得辛苦,但畢竟建立了自由公平的選舉及獨立自主的司法,這是整個國家的珍貴資產,也是藉以守護社會價值的支柱。民進黨昔日對抗威權體制時,信誓旦旦要捍衛司法獨立,結果自己嘗到權力滋味後,有些人卻完全無視司法獨立,不是企圖把司法當工具,就是將司法判決指控為政治迫害,自己則理歪氣壯絕不認錯。 \n 高志鵬的收賄關說案纏訟9年,歷經漫長反覆的司法審議辯證程序,法官判決自有其法律依據,高志鵬悍不認錯在先,又拖延發監在後,復把自己掰扯成民進黨敗選的戰俘,瞬間昇華成整個黨的代罪羔羊,這種顛倒黑白、扭曲是非的態度,說明政治人物嘗到權力後,可以變得多麼傲慢霸道,而這正是台灣民主亂象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太多的政治人物有立場沒是非,有鬥爭沒人性,民眾看到政客日復一日大亂鬥,毫不羞愧地信口雌黃,卻看不到他們為社會鬥出什麼活路來。 \n 其實,現在大部分民眾對司法的獨立超然已有相當信心,相較於司法人員,政治人物的形象和公信力反而差得多,因此高志鵬再怎麼喊司法迫害,基本上也沒人埋單。但無視司法尊嚴、有了權力就把一切當工具的行徑,卻不只高志鵬一人,例如民進黨對陳水扁的態度,這些年來明顯已經有了轉變。從一開始對「海角七億」的痛心疾首,個個批判檢討,到如今逐漸把扁案定位為政治兼司法迫害,阿扁儼然成了無辜可憐的受害人。民進黨黨主席參選人游盈隆在辯論會表示,若當選黨主席,一定會嚴肅面對陳水扁的政治跟司法迫害問題,盡速處理特赦。陳其邁2014年時還曾聲稱扁案是馬政府用司法進行政治迫害,「等咱做總統,再把馬英九抓起來關」。 \n 這些言行集體呈現出一種只要掌權就可以為所欲為的狂妄心態,包括無視司法尊嚴,對自己的不當言行既不認錯也不負責任。司法是人民心中的一把尺,但若在政客心中只是一團屎,這個國家恐怕註定要烏煙瘴氣,道德無下限的政客會拖著國家不斷往下沉淪。 \n \n

  • 阿富汗特戰隊擊破塔利班據點 救出61名戰俘

    阿富汗特戰隊擊破塔利班據點 救出61名戰俘

    阿富汗軍方稱,特種部隊成功的突擊塔利班在南部赫曼德省(Helmand)的一處據點,解救61名戰俘與遭綁架者。 \n \n自由歐洲電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報導,阿富汗精英突擊隊部隊的發言人傑威德.薩利姆(Jawid Saleem)表示,這次突擊行動是在8月2日晚間發起,目標是對赫曼德省卡加奇(Kajaki)地區的塔利班據點。 \n \n薩利姆說,這場救援任務除了特種部隊以外,也有當地警察部隊的合作,行動期間至少擊殺兩名塔利班武裝分子。接著他談到戰俘的情況,囚犯的條件很差,缺乏適當的食物和醫療保健,也普遍遭受了折磨。不過他沒有說阿富汗部隊是否在突擊中有所損傷,而塔利班也沒有立即就此事發表評論。 \n \n阿富汗陸軍指揮官穆尼布.阿米里(Munib Amiri)說,獲救的戰俘已被轉移到陸軍總部安置,包括醫療。 \n \n根據美國獨立審計機構「阿富汗重建特別辦公室」的最新報告,赫曼德省是塔利班最多據點的地方,他們控制了赫曼德省14個縣市中的9個,也就是說該省一半人口都在塔利班控制的範圍內。 \n \n不過最近幾個月,阿富汗正規軍主動出擊塔利班巢穴, 5月31日突擊在卡賈基地區(Kajaki district)的兩處塔利班據點,救出被綁架的103人,是今年最大的救援行動。 \n \n塔利班的回應方式通常是對首都喀布爾發動更多的自殺炸彈攻擊。 \n \n

  • 永誌不忘 澳洲駐台協會在金瓜石追思盟軍戰俘

    永誌不忘 澳洲駐台協會在金瓜石追思盟軍戰俘

    台灣北部在過去有豐富的金礦與銅礦,金瓜石的地名也由於而來,但是這些礦藏卻也是二戰期間最惡名昭彰的死亡戰俘營,許多戰俘就沒能盼到盟軍戰勝的那一天而客死台灣。今年11月12日,新北市金瓜石盟軍戰俘紀念公園進行追思與獻花,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會長何麥克(Michael Hurst)與眾多遺族代表都特別強調歷史傷痕可以隨時間撫平,但將永遠記得。 \n \n太平洋戰爭爆發初期,日本帝國以迅雷之勢橫掃東南亞,佔領菲律賓、關島、馬來亞、印尼、紐幾內亞島,兵鋒直指澳洲北部,也在這段期間俘獲大量英美戰俘,日本將這些戰俘視為奴隸,強迫他們到日本佔領區做各種苦工,其中當然包括台灣。據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的調查,台灣有16處戰俘營,曾容納4350名戰俘,其中金瓜石戰俘營是最惡名昭彰的一座,戰俘在地底悶熱至極的環境下工作超過12小時,悶熱的高溫達到40多度,再健壯的人待上幾日就會虛弱。再加上缺乏食物與醫療,造成大量戰俘的死亡,據說日本在自知即將戰敗之際,還打算在盟軍尚未登陸台灣前,早一步把所有戰俘都殺死,所幸盟軍投下原子彈日本投降,解救才終於到來。大約有1千5百名戰俘終於重得自由,但是最早(1942年10月)一批送到金瓜石戰俘523名當中,只有89名戰俘活著看到戰爭結束,存活率只有1成7。 \n \n許多存活戰俘在戰後積極努力保留這段歷史,終於在1997年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Taiwan POW Camps Memorial Society)成立,建立了金瓜石戰俘紀念公園,並且每年以「11月第2個星期天」進行紀念儀式,今年的儀式有澳洲辦事處代表雷家琪(Catherine Raper)女士、退撫會張志範將軍、退伍軍人協會理事助理宋海笙,以及戰俘後人代表致詞,強調戰俘的故事也是二戰歷史的一部份,同樣是因為自由與公理而犠牲的,所以他們也不該被遺忘,而他們所遭受的待遇更是歷史的傷痕,傷痕可以撫平,但是要永遠記得,就如同紀念碑所寫的「自由並非免費」(Freedom is not free)。 \n

  • 金瓜石盟軍戰俘營 遺眷前往弔唁睹物思人

    金瓜石盟軍戰俘營 遺眷前往弔唁睹物思人

    金瓜石戰俘營於1942年至1945年間,關押了千餘名大英國協、美國在亞洲作戰的士兵,今(12)日「國際終戰和平紀念園區」舉行戰俘紀念日儀式,家屬越洋來到台灣追憶、獻花,向這些在戰爭中西生的戰士表達致意。 \n \n《中央社》報導,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Taiwan POW Camps Memorial Society)成立20週年,12日舉辦二戰戰俘紀念日,由大英國協的澳洲駐台辦事處主辦,金瓜石勸濟堂及新北市立黃金博物館協辦。 \n \n加拿大籍協會長麥可(Michael Hurst)悲痛地表示,當時超過4350名盟軍戰俘被拘留在台灣16個戰俘營,並受到日本軍人不人道的對待,將近數百人失去生命。麥可說道,協會致力尋找台灣其他的戰俘營,讓後人記得這段悲慘的歷史,「我們會每天懷念他、永遠懷念他」。 \n \n1997年金瓜石台灣戰俘紀念碑落成,紀念牆上紀錄著協會所整理的戰俘名單。歷年紀念日都會有家屬前來追憶,更有戰俘的女友終生未嫁,來台憑弔。 \n \n媒體採訪今日來到園區的畢克勞夫特(Nick Beecroft)父子,「讓孫輩瞭解,我們永遠懷念祖父,永遠不會忘記他。」;來自英國的福倫(Louis Follon )也到紀念牆尋找父親名字,並擦拭牆上雨水,並拍下照片紀念。 \n \n戰俘船「英格蘭丸」於1942年11月14日從新加坡駛抵基隆,載著大英國協戰俘1100人,其中有523名戰俘被送到金瓜石,因此每年的11月第二週日舉辦紀念儀式。今年適逢協會20週年,有9名前戰俘家屬來台致意。

  • 2017年戰俘紀念日活動 11/12金瓜石舉行

     一年一度,由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Taiwan POW Camps Memorial Society)及四個大英國協國家的在台辦事處所協辦(今年由澳洲駐台辦事處主辦)的二戰戰俘紀念日儀式,訂11月12日上午11點在金瓜石戰俘紀念公園舉行。 \n 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會長Michael Hurst MBE表示,二戰期間從1942年8月到1945年9月,超過4,350名聯軍戰俘被拘留在台灣的15個戰俘營中,他們受到日本軍人惡劣對待,數百人失去生命。1997年金瓜石台灣戰俘紀念碑落成,之後於舊戰俘營的所在地-金瓜石,每年都舉行戰俘紀念日儀式。許多從前的戰俘與其家人都曾特別回台,參加此活動。今年將有9位前戰俘家屬來台參加。 \n 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www.powtaiwan.org)於11月12日備專車前往金瓜石戰俘紀念公園,紀念儀式在此舉行。上車地點在君悅飯店東側大門口,早上9時15分準時發車,每位來回車資500元,典禮後有聯誼餐會。由於有車輛管制及路途遠,該協會無法擔負來賓迷路或遲到之責,建議盡可能利用專車前往。有意參加者請連絡澳洲駐台辦事處Sabrina Wu,洽詢電話:(02)8725-4137或e-mail:[email protected]。預約截止時間為11月8日下午5時。

  • 日本二戰731部隊虐待英美戰俘 媒體揭露

    講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日軍犯下的暴行,一般人多半會想到受害者是中國人,日本當時甚至成立731部隊,抓來中國人進行活體實驗,研究如何進行細菌戰。然而除了中國人之外,被日本抓到的英美各國戰俘,也受到731部隊的折磨,成為細菌戰實驗對象,這段歷史由勇敢的日本媒體人出書揭發。 \n \n28日中國新聞網報導指出,由日本人西里扶甬子撰寫的全面揭秘731部隊的長篇紀實作品《在刺刀和藩籬下:日本731部隊的秘密》,28日在瀋陽舉行讀者見面會。書中首次揭露日本731部隊在瀋陽盟軍戰俘營對英美盟軍所犯下的罪行,獨家實地採訪大量被害者及原731部隊人員,揭露了戰後731部隊通過和美國的司法交易,用交出各種實驗資料換來免除戰犯追責的內幕。 \n \n本書作者西里扶甬子,畢業於日本北海道大學英美文學科專業,日本媒體人,長期關注日本侵華戰爭。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西里扶甬子著手侵華日軍細菌戰罪行資料的收集、調查、研究和報導,並一直關注731部隊的相關情況。先後在BBC、CNN、PBC等媒體報導日軍細菌部隊的戰爭罪行。她在日本出版有《生物戰部隊731》《731部隊——生化武器與美國》。 \n \n近年,在前書基礎上,西里扶甬子又實地採訪大量當年731部隊成員及其家屬,並多次赴美國、中國等地採訪盟軍戰俘及其家屬、中國細菌戰受害者及後人,取得大量第一手資料,完成了最新的《在刺刀和藩籬下——日本731部隊的秘密》一書。真實再現了731部隊在中國,尤其是在瀋陽二戰盟軍戰俘營對各國戰俘犯下的累累罪行。 \n   \n英美等國的盟軍被日本抓到後,部分被送到當時日本的傀儡國滿州國城市瀋陽關押,其中不幸者在此成為日本的細菌戰實驗對象,被強行注射,因而喪生。如今瀋陽還有盟軍戰俘營遺址。根據1945年1月的名冊,奉天俘虜收容所及第一、第二分所共關押了2,018名分別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荷蘭、加拿大、紐西蘭、印度等同盟國的戰俘,戰俘的平均年齡是26歲,他們當中共有250人死去,死亡率高達16%。相對而言被德國抓到的盟軍戰俘死亡率僅有4%。 \n \n中國新聞網報導指出,活動現場西里扶甬子介紹了自己30多年來調查731部隊秘密的初衷和經歷,她表示,感謝中國讀者對此書的關注。她認為日本政治家對國際社會的日本立場和國際社會的認識評價都缺乏敏感性,如果這本書能夠對這種事態加以反擊,將是她的榮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