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戰略火箭的搜尋結果,共55

  • 傅應川》閱兵 嗅到未來戰爭型態

    傅應川》閱兵 嗅到未來戰爭型態

    今年大陸十一國慶閱兵,無論在規模上、創新上又是一個舉世創舉,迎得世人矚目。此次閱兵的亮點,雖也不離軍容盛壯與裝備新穎。但這次閱兵的特色確在真實的展現當今共軍的軍事實力;近年軍事變革的成效;以及作戰形態的未來展望。

  • 火箭軍首次閱兵亮相 均齡23歲

    火箭軍首次閱兵亮相 均齡23歲

     大陸十一大閱兵,由第二炮兵更名為火箭軍後,火箭軍部隊首次以戰略軍種的名義參加閱兵。除了多種「大國重器」的飛彈現身之外,這支火箭軍徒步方隊平均年齡23歲,其中有實彈發射經歷的83人,全部是從一線作戰部隊精心挑選的打仗型人才。

  • 美媒高度關注大陸國慶閱兵:這些武器裝備太先進了

    美媒高度關注大陸國慶閱兵:這些武器裝備太先進了

    大陸英文《中國日報》今天報導,昨天大陸國慶70周年閱兵式。美國媒體高度關注東風-17常規飛彈、轟-6N遠端戰略轟炸機、東風-41洲際戰略核飛彈、水下無人機潛航器等先進武器裝備。

  • 多款導彈曝光!東風-100、東風-31A、東風-41、東風-5

    多款導彈曝光!東風-100、東風-31A、東風-41、東風-5

    中共今國慶閱兵中,火箭軍展示了多款首次亮相的戰略導彈,包括東風-100遠程超音速巡航導彈、東風-31A洲際彈道導彈、東風-41型洲際彈道導彈和東風-5洲際彈道導彈的改進型東風5B。

  • 隱形技術加身 陸進化版長劍亮相

    隱形技術加身 陸進化版長劍亮相

    10年前中國大陸展示自製長劍10巡弋飛彈時,引發各方關注。新一代巡弋飛彈9月28日亮相,再度成為火熱話題。

  • 《大閱兵》習將宣告國防軍隊深化改革初步完成

    《大閱兵》習將宣告國防軍隊深化改革初步完成

    大陸建政70年,將於10月1日天安門舉行的大閱兵,不但是大陸史上規模最大的閱兵,也是史上武器最精良的閱兵。但精良的武器仍需精良的部隊才能發揮戰力,在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自2012年上任以來花費大量心血進行的「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將於此次建政70周年的大閱兵典禮上宣告改革初步完成。

  • 慶祝「十一」 陸火箭軍視頻亮相多種新型導彈

    慶祝「十一」 陸火箭軍視頻亮相多種新型導彈

    中共的戰略及戰術導彈部隊「火箭軍」今日發布官方視頻,首次集中展示多項現役導彈包括短程、中程、洲際彈道導彈和遠端巡航導彈,場面相當壯觀。這部題為「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向共和國締造者致敬!」的影片以「今日中國如你所願」結尾,意喻「強軍強國」是中國大陸所有人民的共同願意。

  • 俄戰略火箭軍:開始接裝先鋒高超音速導彈

    俄戰略火箭軍:開始接裝先鋒高超音速導彈

    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司令卡拉卡耶夫(Sergei Karakayev)表示, 戰略火箭軍已經開始接裝先鋒(Avangard)導彈,這種被俄總統普丁稱為「不對稱回擊」且無法攔截的導彈是由彈道導彈火箭推進器加上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組成,將部署在俄羅斯奧倫堡州(Orenburg oblast)。此外新型的亞爾斯(RS-24 Yars)洲際彈道導彈也將開始服役,與先鋒導彈同樣在今年底開始戰備值班。

  • 罕見!解放軍公布台海危機東風15發射照

    罕見!解放軍公布台海危機東風15發射照

    中國大陸火箭軍官方微博已經於日前上線,在介紹這支核常兼備的戰略飛彈部隊時,除了介紹該部隊發展史之外,20日罕見公布當年台海危機時東風15的發射照。

  • 俄薩爾馬特可穿越南北極進攻 美若攔截需500枚導彈

    俄薩爾馬特可穿越南北極進攻 美若攔截需500枚導彈

    俄羅斯戰略導彈部隊司令謝爾蓋•卡拉卡耶夫(Sergei Karakaev)上將表示,號稱無法防禦的俄羅斯新型洲際彈道導彈「薩爾馬特」(Sarmat)將於近期進行飛行測試。而薩爾馬特洲際導彈列裝部隊的時間可能會由原先的2021年提前至2020年,此型彈道導彈將可穿過南極或北極對目標進行攻擊,如果要進行攔截,至少要發射500枚以上的反導導彈才有可能。 \n \n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指出,卡拉卡耶夫接受俄羅斯軍方機關報《紅星報》採訪時說,普列謝茨克航太發射場(Plesetsk Cosmodrome)正在為飛行試驗積極建造基礎設施。試驗將於近期啟動,若試驗成功將對其部件進行量產。該發射場又稱第1國家測試發射場,地點將在莫斯科北方約800公里。 \n \n報導說,新型導彈將能克服反導系統經南極和北極對目標發起攻擊。俄羅斯聯邦委員會國防與安全委員會主席邦達列夫(Viktor Bondarev)此前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攔截薩爾馬特彈道導彈至少需要500枚美國反導導彈才有可能奏效。 \n \n俄羅斯總統普丁今年3月1日向聯邦會議發表國情諮文時稱,薩爾馬特新型洲際彈道導彈(RS-28)已進入積極試驗階段。該導彈將取代世界上最重的「部隊長官」( Voyevoda)戰略導彈(北約代號SS-18「撒旦」)。據悉,導彈由馬克耶夫火箭設計局(Makeyev Rocket Design Bureau)於2011年開始研製,目前已完成投放試驗,它應會比原先計劃的2021年更提早一年開始列裝部隊。 \n \n卡拉卡耶夫還表示,美國退出《中導條約》(INF Treaty)的後果,將是下一步美國在歐洲部署中程導彈,也會給俄羅斯的安全帶來新威脅。毫無疑問,俄羅斯在考慮規劃戰略火箭軍的戰鬥使用。 \n \n他表示,俄羅斯戰略火箭軍已制定一系列軍事技術措施,可降低美國駐歐洲先進反導系統的有效性。首先將建立配備現代反導工具、具有更高的耐久性的導彈系統。 \n \n此外,俄羅斯戰略火箭軍還在繼續發展關於洲際導彈的彈道性能變化科學技術儲備,還將繼續針對導彈防禦系統資訊偵察、控制和打擊工具製造火力殺傷和功能損害武器。 \n

  • 撒旦接班人 俄將於2021量產薩爾馬特洲際導彈

    撒旦接班人 俄將於2021量產薩爾馬特洲際導彈

    俄羅斯國防工業聯合體的一名消息人士稱,普丁總統於3月公布的新一代洲際彈道導彈薩爾馬特(Sarmat)將於2021年開始進行系列生產,並在同年稍晚就在首個戰略火箭軍薩爾馬特導彈團開始服役。這種號稱無法防禦的導彈,將成為取代SS-18「撒旦」洲際彈道導彈的最新式戰略核武器。 \n \n塔斯社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薩爾馬特完成測試與列裝的最後期限是2021年,隨後就進行量產。首個薩爾馬特導彈團將設置兩個發射器與一個指揮中心。 \n \n2018年3月1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在致聯邦議會的致辭中宣布,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已開始測試。俄國防部也在7月份表示,導彈將在預期的最後階段才投入使用。 \n \n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是由馬奇雅夫(Makeyev)火箭設計局所開發,將取代上世紀90年代所生產的R-36M2(北約代號SS-18,撒旦)洲際彈道導彈,首批薩爾馬特將列裝於俄羅斯西部的克拉斯諾亞爾斯克( Krasnoyarsk)地區的烏茹爾(Uzhur)為導彈部隊。 \n \n報導指出,前蘇聯曾經擁有308枚SS-18撒旦洲際彈道導彈。它的部署促成了第一階段美蘇戰略武器削減條約(START-1)的簽署,因為SS-18可以攜帶10個獨立設定目標的核彈頭,每個彈頭當量為7萬5千噸。蘇聯解體後停止了SS-18撒旦導彈的生產,此後根據戰略核武條約銷毀了154枚SS-18。 \n \n與薩爾馬特比較,SS-18射程為11,000公里,薩爾馬特的射程則遠達17,000公里,可以用穿越南極大陸的路線向敵方進攻,裝置的核彈頭數目為10-15個,每個彈頭核當量在15萬至30萬噸之間。 \n

  • 陸海空與火箭軍全面應用 解放軍無人機發威

    陸海空與火箭軍全面應用 解放軍無人機發威

    為了因應世界趨勢,解放軍近年積極研發軍事機器人與無人系統,如今已有一系列無人機應用在執行陸、海、空軍,還有火箭軍的軍事任務上。 \n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6日報導,目前無人機在解放軍各軍種的應用上大致如下: \n★陸軍 \n--ASN系列無人機 \n解放軍地面部隊的無人機以體積小,著重戰術的型號為主,通常用來偵察戰場與瞄準目標,以提高精準打擊率。而其中大都是西北工業大學西安愛生科技集團所研製,這些定翼無人機採傳統設計與中置翼配置,用來支援砲兵。 \n★海軍 \n--BZK-005「長鷹」無人偵察機 \n中國海軍通常是用較小型的戰術無人機,但也有少數尖端偵察無人機,其中最引人矚目的,就是BZK-005這款由哈飛與北航設計,具有隱身功能的中高空遠程無人偵察機。 \n大體說來,它可以和美國的「全球鹰」(Global Hawk)無人機相比,最大航程可達2,400公里,而最大續航時間為40小時。 \n起碼從2013年開始,它就在東海附近作業。2016年時另有消息傳出,解放軍已在南海永興島部署這款無人機,而這兩個海域都有主權爭議問題。 \n--ASN-209「銀鷹」無人機 \n至少從2011年起,中國海軍就在使用這款中高度、中續航力無人機,以進行長途通信支援與電磁對抗。它的航程為200公里,續航時間最長可達10小時,萬一敵軍擊落衛星,它們可以用來支援衛星通訊,或是在戰鬥時引導飛彈瞄準目標。 \n★空軍 \n--攻擊(GJ)-1「翼龍」無人機 \n它是「翼龍l」無人機的攻陸版,為一款中高度,續航力長的無人機,具備目標偵察、區域偵察、電子偵察/干擾與單機偵察/攻擊等能力。它的航程達4,000公里,續航時間最長可達20小時。它類似美國的「掠奪者」(Predator)無人機,包括空對地飛彈,精確導引火箭彈與精確導引炸彈在內,起碼能攜帶10種精準武器。 \n它以察打一體聞名,具有光學砲塔、紅外線與光電感測器,以及雷射目標指示器,不僅能引導反坦克飛彈瞄準,還能為其他戰機或地面武器提供瞄準指示。 \n--「翔龍」隱形長程無人偵察機 \n自從去年起,中國空軍就在好幾個地方使用它。據《觀察者網》與大陸軍事微博百戰刀先前指出,「翔龍」是中國新一代長程隱形無人機,採用了獨特的聯翼佈局。為了方便維護,並滿足北京現階段與近期國家利益訴求,使用了成熟的渦噴-7發動機,以保證它能在萬米高空對西北高原、東南,東海與南海海域等熱點長時間巡航。 \n它適合在高海拔區飛行,航程達7,000公里,續航時間最長為10小時。去年8月,大約在中國與印度發生洞朗邊境對峙時期,解放軍空軍多支新型作戰力量齊聚日喀則,其中就包括了使用「翔龍」無人機團的空軍師。 \n據說有3架「翔龍」無人機出現在西部戰區高原,收集了大量印度山地33軍的態勢情報,為解放軍的戰略決策和戰略態勢,作出了很大的貢獻。 \n此外,這款無人機也部署在靠近與北韓交界北部戰區的吉林空軍基地。而「翔龍」部署在這些具有高度戰略重要性的地點,或許正凸顯出它的偵察與情搜價值。 \n★火箭軍 \n--JWP-02無人機 \n在加強戰術情報搜集與偵察能力後,JWP-02約在2013年交付中國火箭軍。它除了用以射擊校正和評估戰損外,還能支援長程精準火力。 \n--ASN系列無人機 \n火箭軍和陸軍一樣,用的主要是ASN系列無人機,以監視、偵察戰場,測定目標位置,並評估戰損。 \n \n \n

  • 火箭軍軍演!? 大陸華北夜空出現奇異光束

    火箭軍軍演!? 大陸華北夜空出現奇異光束

    大陸華北地區27日晚上多地夜空出現奇異光束,北京夜空奇異光束高度8000公尺,像巨大的飛行手電。河北網友也表示看到同類光源,指剛看見時顏色鮮亮,過一會色彩暗淡。隨後網友稱,這道光束還出現在南京、呼和浩特、太原、天津、青島上空,引發洲際導彈試射或反導武器測試臆測。 \n \n 航空專家王亞男表示,他在北科大校園中看到了這束巨大的光源。在檢視相關視頻之後得出結論是人造的飛行器,是火箭或者導彈。因為飛行高度非常高,很可能在臨近空間,大氣層之外,飛行速度很快。 \n \n 王亞男說,結合之前觀測美國導彈試驗觀測記錄看軌跡很相似,聯繫到整個相對完整的視頻,結論是人造飛行器,而且不是飛機,因為尾部有噴射物,是利用反沖原理工作的飛行器,應該是火箭和導彈。對於該飛行器的位置,是否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王亞男認為方位很難確定,而且如果是某種試驗性質的導彈武器可能還會做飛行軌蹟的變化。 \n \n 中國大陸導彈技術專家、核戰略專家楊承軍則表示,大型火箭具備滑翔和變軌技術,但這種滑翔和變軌技術是長距離的和緩慢的,但從照片和視頻看這道飛行物的角度很小,拐彎很急,很靈活,因此不可能是大型飛行物。楊承軍認定這種飛行軌跡不是導彈發射,導彈發射有火焰噴色,火焰噴射是有方向的,而不是拐著彎的。他認為很可能是小型火箭,或帶有動力的小衛星或者其它用於科學探測的小衛星。 \n \n \n

  • 長征11號一箭六星 恩來星升空

    長征11號一箭六星 恩來星升空

     中國大陸酒泉衛星發射中心19日中午12時12分,使用長征十一號固體運載火箭將吉林一號視頻07星、08星,以及4顆小衛星精確送入預定軌道。「一箭六星」發射任務取得圓滿成功。 \n 此次是大陸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的第264次發射,也是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執行的第100次航太發射任務。這也是長征十一號固體運載火箭繼「一箭四星」、「一箭五星」連續發射成功之後,又一次多星發射的突破,首次「全商業」發射任務,也是大陸固體運載火箭首次向國際使用者提供發射服務。 \n 能於太空拍高清影片 \n 發射的衛星中,兩顆主星是來自長光衛星技術有限公司的「吉林一號」衛星,主要是高空間解析度視頻成像技術應用,即能在太空拍高清影片,服務經濟生活。 \n 其中兩顆小衛星來自天儀研究院。2017年,火箭院與天儀研究院簽訂戰略合作協定,將為該公司發射30顆衛星,這次發射的兩顆衛星即為30星大單中的首發星。此次發射是火箭院與天儀研究院的第二次合作。 \n 隔19年發射北美衛星 \n 央視新聞19日報導,第三顆小衛星由南京理工大學研製,今年是周恩來誕辰120周年,這顆星被命名為「淮安號」恩來星。最後一顆小衛星來自加拿大,雖然個頭小,但這是時隔19年後,大陸再次發射由北美洲國家研製的衛星。 \n 常用的運載火箭按其所用的推進劑來分,可分為固體火箭、液體火箭和固液混合型火箭三種類型。長征十一號運載火箭縮寫為「CZ-11」或「LM-11」,是大陸研發的小型固體燃料運載火箭,可以提高其快速進入空間、應急發射的能力。 \n 長征十一號類似於開拓者系列小型運載火箭、快舟小型運載火箭,以及飛天小型運載火箭。該系統由固體運載火箭、發射支持系統組成,採用大陸最大規模和推力的固體火箭發動機,起飛推力120噸。700公里太陽同步軌道運載能力達400公斤。 \n 小靈通 長征系列運載火箭 \n 大陸自行研製的航天運載工具,從1965年開始研製,1970年「長征一號」運載火箭首次發射「東方紅一號」衛星成功。 \n 目前,長征火箭包含長征一號、長征二號(含風暴一號)、長征三號、長征四號、長征五號、長征六號、長征七號和長征十一號8個系列,退役、現役和在研型號共有21個,其中可用於近地軌道發射的有16種,可用於中高軌道發射的有8種,基本覆蓋了地球各種軌道的不同太空飛行器的發射需要。 \n 其發射能力分別是:近地軌道25噸,太陽同步軌道15噸,地球同步轉移軌道14噸。(林瑞益)

  • 《大陸產業》陸首家商業火箭公司,融資12億元

    科技日報報導,航天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18日在上海與8家社會投資機構簽訂協議,現場募集資金12億元。此次增資主要面向社會機構公開募集,原有股東不參與增資,所募集資金主要用於快舟系列運載火箭產品研製、商業航天上下游產業布局與快舟總裝能力建設等。 \n 火箭公司是航天科工集團、中國航天三江集團為順應國家軍民融合戰略、搶抓商業航天市場發展機遇,於2016年2月16日成立。 \n \n

  • 俄白楊M洲際彈道飛彈試射 影片震撼

    俄白楊M洲際彈道飛彈試射 影片震撼

    據《今日俄羅斯》網站(RT)報導,俄國戰略火箭軍於十月在普列謝茨克(Plesetsk Cosmodrome)發射場試射了一枚「白楊M」洲際彈道飛彈(型號RT-2PM2),由其公布的夜間全景影片可以發現,令人震撼的火光遠在五十公尺外都可以看見,影片是週二由Zvezda TV發表。 \n \n根據俄國《今日俄羅斯網站》(Rossiyskaya Gazeta)敘述,「白楊M」洲際彈道飛彈可由飛彈發射窖或機動發射車發射,俄羅斯現正以更先進的RS-24 Yars洲際彈道飛彈取代「白楊M」洲際彈道飛彈。 \n

  • 火箭軍200次發射 實現強軍戰略

    火箭軍200次發射 實現強軍戰略

     中共十九大前夕,解放軍宣傳媒體《解放軍報》介紹火箭軍「常規導彈(飛彈)第一旅」,近日在戈壁完成該旅組建以來的第200次成功發射,精準命中目標,實現從單純實彈發射到複雜困難條件下戰鬥發射,從抽組骨幹發射到隨機抽點發射,從「點火」發射到集群控制發射,戰略打擊能力不斷攀升。 \n 該旅旅長石鴻雁介紹,為檢驗部隊複雜困難條件下作戰能力,像這樣採取無預告拉動、背靠背「紅藍」對抗、隨機導調等手段,全流程設置實戰背景的發射演練,如今在該旅已成常態。 \n 五度訓練 常態備戰 \n 近年來,該旅著眼常態備戰、隨時能戰,推行速度、精度、準度、難度、強度「五度」訓練考核標準,展開精準操作基本功、精準指揮控制、精準把關「三個精準」訓練,探索形成一大批實用管用的戰法訓法。 \n 200次成功發射,見證了該旅從「能打仗」走向「能打贏」的能力嬗變。該旅連續17年被評為全軍軍事訓練一級師旅級單位,20餘次受到全軍、火箭軍表彰,在改革強軍中實現武器性能、打擊精度、突防能力新跨越。 \n 去年9月,《解放軍報》訪問當時該旅旅長施湘陽曾表示,作為火箭軍第一支地對地常規飛彈部隊,「第一」就是他們的名片:火箭軍第一個「一等功旅」、同類部隊發射飛彈數量第一、同類部隊執行重大任務數量第一等。 \n 說起爭第一,該旅「導彈發射先鋒連」前指導員樂焰輝說,永遠忘不了那一封封「和平年代的遺書」。不知從何時起,外出執行重大任務,連隊官兵都會寫一封遺書。在他們看來,這是一種決心和象徵「軍人的信仰是忠誠,而最大的忠誠,就是聽黨指揮、敢於犧牲、捨生忘死」。 \n 官兵執行軍令百分百 \n 該旅每名新進者都忘不了第一堂課有關「六進六出」的故事。有一年,該旅應急出征,上級指揮機關多次調整命令。官兵忍饑冒雨,六進六出發射陣地,表現出「執行軍令百分百」、「貫徹指示實打實」的極強紀律意識。 \n 該旅並在2011年底,成立全軍首支女子飛彈發射連。成立之初,女兵們就立志要當最優秀的長空馭劍人,訓練考核堅持和男兵一個標準。一次駐訓,一連4天都下大雨,她們就和男兵一樣在雨中泡了4天,沒有一個人退縮。

  • 黨媒證實 周亞寧掌火箭軍

    黨媒證實 周亞寧掌火箭軍

     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共中央軍委人事動作不斷,此前已有原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升任陸軍司令員、原北部戰區空軍司令員丁來杭升任空軍司令員。中共黨媒昨日再證實新一波人事調動,火箭軍副司令周亞寧「坐正」升任司令員,是四大軍種司令員中最年輕的一位,而前火箭軍司令員魏鳳和則被認為是新軍委副主席的熱門人選。 \n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微信公眾號昨日報導稱,解放軍陸軍、空軍、火箭軍等軍種司令員相繼換人的消息陸續曝光,加上海軍司令員也於年初調整,十九大之前四大軍種集中迎來新任司令員,成為網路熱門話題。 \n 報導稱,近日,周亞寧與政委王家勝一起以火箭軍名義向去世的二砲部隊首任司令員向守志上將敬獻花圈,這是周亞寧首次以新身分亮相,此前他擔任火箭軍副司令員。 \n 事實上,不久前,香港《明報》便率先披露,周亞寧已接替魏鳳和出任火箭軍司令員。而現年63歲的魏鳳和則被認為是新軍委副主席的熱門人選,讓位給59歲的火箭軍副司令周亞寧順理成章。 \n 公開資料顯示,1957年12月出生的周亞寧是河北南宮人。1976年12月入伍,曾任第二炮兵第五十二基地後勤部部長、參謀長等職務。2008年,任第二炮兵第五十三基地司令員。2011年11月,任第二炮兵第五十二基地司令員。2014年12月,升任第二炮兵部隊副司令員。並於2015年12月31日,火箭軍成立後,出任副司令員。隔年8月,晉升中將軍階。 \n 2015年底才升格為獨立軍種的火箭軍是中國的戰略導彈部隊,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定位為中國「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並提出了「核常兼備、全域懾戰」的要求,其前身為中共中央軍委直接掌控的第二炮兵部隊。 \n 核武器是大國的象徵,火箭軍就是中國大陸的核威懾部隊,以地對地戰略飛彈為主要裝備、擔負核反擊戰略作戰任務。然而它不僅要擔負戰略核威懾任務,還要擔負常規軍事衝突中的軍事打擊任務,是一支核常兼備的兵種。武器主要為核彈頭或常規彈頭的戰略飛彈,包括短程、中程、洲際彈道飛彈,遠程巡弋飛彈等。

  • 北韓稱正研究瞄準關島中程導彈

    朝鮮半島局勢至今沒有降溫,據朝中社9日報導,北韓軍方正考慮通過中遠端彈道導彈對關島周邊進行包圍射擊的作戰方案。 \n \n據大陸《新華社》引述朝中社報導,北韓人民軍戰略軍發言人8日表示,為壓制和牽制美國戰略轟炸機所在的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等軍事基地,並向美國發出嚴重警告的信號,北韓人民軍戰略軍正慎重考慮用「火星-12」型中遠端戰略彈道導彈對關島周邊進行包圍射擊的作戰方案。 \n \n聲明稱,北韓軍已充分研究並擬定該作戰方案,即將向最高司令部報告,只要總司令金正恩下決斷,北韓軍將隨時執行作戰方案,實施飽和式攻擊。若計畫付諸實施,美軍將在最近的地點第一時間感受北韓戰略武器的威力。美國應清楚,戰略軍的彈道火箭此時此刻處於隨時發射的待命狀態,不要對北韓導彈發射方位角熟視無睹。 \n \n聲明還表示,金正恩曾指示研究強力有效的行動方案抑制美軍侵略裝備。美軍應立刻停止對北韓軍事挑釁行為,以免北韓訴諸軍事手段。

  • 政治壓力的災難 俄國內德林飛彈事故

    政治壓力的災難 俄國內德林飛彈事故

    在冷戰期間,美國與蘇聯相繼開發長程核子飛彈,也就是日後的洲際彈道飛彈(ICBM)。在開發的過程中,美蘇兩國都慘重的爆炸與失敗,其中最慘重的事故當屬發生在1960年10月24日俄國的R-16飛彈事故,此事件造成內德林火箭元帥與百多名工程專家的死亡,因此該事件也稱為「內德林事故」。諷刺的是,內德林元帥就是該事故的核心原因。 \n \n \n太空安全雜誌(Space Safety Magazine)介紹,世界第一種巨型飛彈是二戰期間納粹德國所開發的V-2火箭(或稱飛彈),此型火箭在二戰後期經常被用於攻擊英國,在當時英國完全束手無策。蘇軍在二戰後期成功的佔領德國許多V-2飛彈基地,取得相當多的火箭研究資料、機具,與未發射的V-2火箭。這些也成為蘇聯的火箭科技研究基礎。 \n \n很快的蘇聯就在1959年研製出了R-7液態火箭,這就是日後的東方號太空火箭(Vostok Rocket)。不過R-7的氧化劑是易揮發的液態氧,液氧必須以低溫貯存,並不適合作為戰略飛彈之用,蘇聯需要部署較方便的新式火箭,因此展開了8K64計畫,也就是R-16(北約稱為為SS-7)。 \n \nR-16洲際彈道導彈(ICBM)是由蘇聯火箭專家米哈伊爾.楊格(Mikhail Yangel)所設計,他廢止了低溫液態氧,改用73%硝酸、27%四氧化四氮的混合物做為新式氧化劑,最大的好處是這種配方可以在常溫下保存,但是它也被稱為「惡魔的毒液」,原因是它有毒性和腐蝕性,在燃燒時也會產生有毒氣體。不過只要處理得宜,這樣的配方沒關係。 \n \n當時R-16計畫的頂頭上司是蘇聯戰略火箭部隊司令米特羅凡.內德林空軍元帥(Mitrofan Nedelin)空軍元帥,內德林是蘇聯革命時期就極為活躍的將領,參加過蘇聯內戰、西班牙戰爭、蘇芬戰爭與對德戰爭,在二戰結束後被賦與元帥之位,可說是位高權重的角色,可惜他對火箭知識並不瞭解。 \n \n內德林很希望R-16能趕在蘇聯國慶日(11月7日)之前完成研發,從而獲得足夠的政治分數,因此楊格被迫縮短,甚至省略許多必要安全試驗,這就註定了內德林的悲劇。 \n \n由於蘇聯的工業基礎不穩,特別是電氣設備經常故障,因此楊格希望火箭發射場的電氣系統必須反覆檢查,內德林也同意了,但是他為了趕時間,強迫工程師們進行超時工作,據稱在10月24日悲劇那一天,工程師們一直工作了72個小時,過勞可能造成電氣檢查並不確實,僅是為了在表單上打勾而已。 \n \n除此之外,由於燃料有毒又具有腐蝕性,因此管線也需要仔細檢查才能確知安全,這部份也被省略,不過幸運的是火箭成功完成裝填燃料,並沒有出問題。楊格決定測試點火系統,這個決定就犯下了大錯。 \n \n當時蘇聯火箭的點火系統一直都不完善,因此進行相關測試時,不能夠裝那麼多的燃料,結果為了趕時間,蘇聯的工程師在裝滿燃料的火前底下檢查點火系統,糟糕的是,他們檢查的方式非常不專業,是用耳朵去聽有點火裝置有沒有合理的喀噠聲,更令人難以致信的是,為了聽清楚喀噠聲,這些工程師不能戴防毒面具,以免遮住耳朵。這使得萬一有燃料洩漏,他們可能當場被毒死。 \n \n就在檢查的過程中,技術人員找到了故障點,一個燃料泵有些許的燃料洩漏,電路也有一些短路。因此他們趕緊拆除故障的故份,當他們搞定之後,他們卻已經沒有時間重新檢查,因為內德林元帥已經到了。 \n \n知道內情的首席總參謀長阿爾.索科洛夫(AI Sokolov)坦率地向內德林提出建議,主張飛彈應該暫緩發射,結果內德林叱責他是懦夫。索科洛夫一怒之下,乾脆直接離開火箭基地,此舉注定了兩人的生死命運。 \n \n到了10月24日晚上,技術人員認為電氣設備已經全部修好,開始進行發射步驟,結果電路設備卻出現致命的錯誤,它先點燃了了第2節火箭,火焰很快就把第1節火箭也引燃,造成了一場巨大的爆炸,火箭燃料的爆炸溫度可高達攝氏3000度,內德林當場燒成灰,只剩幾枚燒熔的勳章被保留。除內德林以外,160多名工程與與150名觀眾也受到波及,多數人都死於當場。 \n \n火箭事故之後,消息被蘇聯長期隱瞞,官方僅告訴家屬罹難者是死於空難,直到1963年,才送還一些平民的遺體,不過相關事件仍然保密。最終蘇聯解體之後,與事件相關的部份檔案才得以公開,不過多數的資料早在蘇聯時代已經銷毀。 \n \n內德林事故告訴我們,急就章縮短測試時間,不顧安全程序有多麼的危險,而且也是政治誤事的慘痛教訓,不信任專業的決定,必然會遭到嚴重的報應,這是所有計畫都必須牢記的。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