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戰術彈道飛彈的搜尋結果,共12

  • 陸射東風-26示警美 勿在西太耍把戲

    陸射東風-26示警美 勿在西太耍把戲

     美國軍事觀察雜誌網站7日報導,中國火箭軍5日發射東風-26(DF-26)長程反艦彈道飛彈,是對美國的提醒。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5日發射一枚DF-26彈道飛彈,是美國海軍向南海部署兩艘「尼米茲」級核動力超級航母,並進行軍事演習後的反應。

  • 賣關子!文在寅宣布南韓成功試射新型彈道飛彈

    賣關子!文在寅宣布南韓成功試射新型彈道飛彈

    南韓總統文在寅23日前往大田國防科學研究所視察,正式宣布南韓成功試射新型彈道飛彈。文在寅未提到具體內容,但分析認為所指是戰術核級飛彈「玄武-4」。據推測,「玄武-4」飛彈的射程為800公里,彈頭重量為2噸。 \n \n 文在寅當天參觀尖端武器後表示,因屬於安保事項,不能在攝像機前詳加說明,但祝賀南韓成功開發出擁有世界最高水平重量彈頭的彈道飛彈。 \n \n 據悉,該彈道飛彈自2017年開始研發,韓美在當年舉行的首腦會談上就全面取消對南韓研製彈道飛彈的彈頭重量限制達成一致。而在此之前,南韓射程800公里彈道飛彈的彈頭重量不得超過500公斤。 \n \n 文在寅表示,南韓的戰略武器、國防科技水平屬於高度保密事項,難以對外開展宣傳。但他強調,在國防尖端武器國際競爭激烈的環境下,考慮到民間產業的發展和海外接單等因素,有必要開展適度的宣傳工作。 \n \n

  • 價格貴又不紅 陸飛彈好難賣

    價格貴又不紅 陸飛彈好難賣

     儘管大陸飛彈科技日新月異,技術已達世界前沿,但在外銷上卻遠輸美俄現役飛彈。陸媒指出,這是因為大陸飛彈的價格僅比美俄略為便宜,但在實戰方面次數太少,無法與美俄飛彈所累積的名聲相比。 \n 大陸自1960年代發展飛彈以來,已向中東、巴基斯坦等國出售、部署過東風-3、東風-11(M-11)、東風-15(M-9)、東風-21等彈道飛彈,並與土耳其聯合研製過B-611型近程戰術飛彈,向伊朗賣過從紅旗-2防空飛彈基礎上研製的M-7短程彈道飛彈,並向多國出售過M-20(東風-12)地對地飛彈。 \n 儘管有這些成績,但與美俄飛彈外銷情況相比仍然差距極大。《兵工科技》報導,這是由於大陸戰術彈道飛彈從未參加過實戰,其性能究竟如何,僅憑實物、模型、影像資料和宣傳圖冊等難以令人完全信服。 \n 另一方面,大陸戰術彈道飛彈自2004年在珠海航展亮相至今,10年時間就換了4、5種型號,一個型號尚未被記住,未給潛在客戶留下深刻印象,就有其他型號研發出來,讓中國難以形成品牌效應。這與美國戰術彈道飛彈只有「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一個型號,俄羅斯戰術彈道飛彈主要發展「伊斯坎德爾」形成鮮明的對照。 \n 此外,大陸研製外銷飛彈計畫習慣留有退路,外銷失敗就由解放軍買單的習慣,也成為外銷難以拓展的一大原因。如東風-11最初研製就是用於出口,但最終卻在北京1999年國慶閱兵式上,作為第二炮兵現役裝備登場。而部分滯銷的M-20飛彈系統,最終也列裝解放軍。這兩型飛彈最後都被大量部署在大陸對台沿海地區。

  • 伊朗彈襲美基地 飛彈具中國血統

    伊朗彈襲美基地 飛彈具中國血統

     8日清晨,美國駐伊拉克阿薩德空軍基地等兩個基地遭飛彈襲擊,隨後美國與伊朗媒體表示,襲擊的飛彈來自伊朗,主要為報復美國擊斃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雷曼尼。 \n 伊朗此次主要使用「法塔赫-110」型彈道飛彈襲擊美軍。西方媒體分析襲擊現場彈體碎片認為,真正襲擊美軍的很可能是「法塔赫-313」。但無論是哪款飛彈,具有的「中國血統」就足以引人注目。 \n 性能比飛毛腿先進 \n 伊朗的飛彈家族中分成兩類,一類脫胎於北韓「勞動」飛彈的「流星」系列,以及巴基斯坦「沙欣」飛彈的「泥石」系列為主的中程飛彈。飛彈射程約200公里,主要負責對以色列等距離較遠的目標。另一類是以「法塔赫」系列為主的中近程彈道飛彈,這類飛彈主要承擔短程戰術打擊任務,甚至還能攻擊海上軍艦,射程200至500公里左右。其中「法塔赫-313」飛彈就是最新型號。 \n 「法塔赫」系列飛彈源於中國M7飛彈,主要是「紅旗」-2的戰術對地打擊型號。而「法塔赫-110」型飛彈的誕生與中國有不解之緣。 \n 伊朗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受西方制裁,很難從國際引進戰術彈道飛彈。伊朗試圖在現役中國「紅旗」-2防空飛彈基礎上研發短程彈道飛彈。1986年,伊朗與中國簽訂總價2億美元的合約,共採購200枚M7飛彈。伊朗在獲得M7飛彈隨即進行仿製,代號「通達爾-69」飛彈。飛彈彈重19噸,彈頭重2.65噸,射程150公里。 \n 「法塔赫-110」的性能遠比「飛毛腿」飛彈先進。伊朗為縮小發射車規模、縮短發射準備時間,於1997年開始研發採用固體火箭發動機的「法塔赫-110型」飛彈。 \n 將成美軍主要對手 \n 在研發「法塔赫-110」型飛彈過程中,獲得中國「東風-11」飛彈技術,射程由150公里增至250公里。伊朗對「法塔赫-110」型飛彈性能相當滿意,最新型號的誤差已低於50公尺,不到「飛毛腿」飛彈的三分之一。伊朗還開發反艦型號「波斯灣」飛彈,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反艦彈道飛彈。 \n 西方媒體表示,襲擊美國駐伊拉克基地的飛彈數量約35枚,雖不能確定「法塔赫-313」在其中的比重,但這款帶有中國血統的伊朗飛彈,可能是襲擊美軍的主要飛彈系統,將來勢必成為美軍在戰場上面對的主要對手。

  • 美日韓「戰術核武」共享構想 不同於北約模式

    王嘉源/綜合報導 \n美國國防部下屬的國防大學(NDU)日前發布報告稱,在朝鮮半島發生緊急狀況等危機的情況下,將大力討論在美國的管理之下,讓南韓和日本共享美國戰術核武器的方案。但報告又強調,「這種構想考慮到(日韓兩國的)政治、軍事限制因素,不能原封不動地照搬北約式非戰略核武共享模式」。韓媒31日指出,報告的意思是:日韓兩國參與核武使用決定,但與北約不同,最終由美國來投擲核武。 \n \n美國之音(VOA)30日披露稱,美國國防大學25日發表題為《21世紀核威懾力:2018核態勢研究報告(NPR)作戰運用化》的報告。美國國防大學是美國國防部旗下的高等教育機構,還從事戰略研究。這份報告,是由執行核攻擊的戰略司令部和特種作戰司令部等實際執行核相關作戰任務的4名校官級軍官編寫。 \n \n美國與德國、義大利、荷蘭、比利時和土耳其這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5個成員國簽訂了「核武共享協定」。根據協定規定,美國在這些國家的6座空軍基地保管著150餘枚B61戰術核彈,約定一旦爆發核戰爭,德國等5個未擁有核武的北約成員國將退出《核不擴散條約》(NPT),透過與美國協議,可動用美國管理的戰術核彈。美國國防大學提議美國與日韓兩國簽訂「非戰略(nonstrategic,戰術)核武共享協定」,意味著採用NATO的模式。 \n \n報告說:「(如果共享核武)美國將與北約一樣,保留這些武器的所有權,以保證(南韓和日本)遵守NPT條款。」但報告強調:「考慮到(日韓兩國的)政治、軍事限制因素,不能原封不動地照搬(同盟國直接使用美國核武的)北約模式。」 \n \n報告又分析稱,「日韓兩國似乎為應對北韓的飛彈試射,正在考慮核選項」,「這是因為日韓兩國擔心,美國或許會猶豫當其幫助日韓兩國進行防禦時,北韓會(向美國)發射飛彈」。接著,報告主張稱,「雖可能會有些爭議,但美國應慎重考慮在危機狀況下,與日韓兩國等亞太地區合作夥伴共享非戰略核能力的新概念」。 \n \n另一方面,報告中將大陸、俄羅斯和北韓一起列入威脅美國核安全態勢的三個國家,將俄羅斯評價為「美國在短期內和實質上的最大威脅」。關於大陸,報告判斷說:「大部分被不確定性所掩蓋的中國在擴張的核遏制主義和能力,對美國的核遏制力而言是嚴重的戰略挑戰。」 \n \n報告指出:「這(核共享)將產生進一步遏制北韓的效果,但可能最大的好處是增加對中國施加的壓力,以遏制北韓的侵略。」南韓《朝鮮日報》指出,從中可以看出,美國與日韓簽訂核共享協定本身就給大陸造成了壓力,並期待由此讓大陸積極出面阻止北韓的核開發。 \n \n報告還說:「北韓的弱點是洲際彈道飛彈(ICBM)和核(發射)能力有限。(因此)美國有必要在南韓和日本等國部署足夠數量的飛彈防禦系統,以向金正恩政權明確展示美國具備能夠摧毀其核能力的攔截系統。」這可能意味著有必要追加部署薩德等。 \n \n此次報告還和美國預定於8月2日退出的《中程飛彈條約》(INF)一脈相承。這一概念是透過核共享和中短程彈道飛彈,制定美日韓東北亞核戰術體系。美國自1987年與前蘇聯簽訂INF後,可搭載戰術核武的中短程彈道飛彈的開發和部署一直受到限制。而隨著退出INF,美國有可能針對北韓等敵對國家開發並運用中短程核彈頭飛彈。 \n \n但《朝鮮日報》指出,問題在於從目前南韓和日本的關係來看,美國的核共享和中短程核飛彈運用並非易事。一位南韓預備役將軍稱:「美日韓三國共享戰術核武,如果沒有緊密的美日韓三角安保合作體制,就不可能實現。由於日韓關係惡化,導致美日韓安保互助變得鬆懈,而執政黨甚至主張廢除《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因此就現在提出美日韓共享戰術核武,還為時尚早。」南韓國防安全論壇事務局長申宗佑(音)說:「僅部署用於防禦的薩德系統,就能預想到會引起反應敏感的中國的強烈反對。」 \n \n自1991年美軍撤出戰術核武後一直維持至今的朝鮮半島無核化原則崩潰,也是關鍵。南韓軍方一位相關人士表示:「不僅是南韓,就連日本也會出現核反對論者的呼聲。」 \n \n南韓《中央日報》也認為,報告可能會再次點燃南韓保守陣營部分人提出的在朝鮮半島再部署戰術核武的論調。但韓東大學地域學系朴元坤教授表示,「川普總統與金正恩委員長正進行核談判,因此再次在朝鮮半島部署戰術核的可能性不大」,「但這提議美國的外交和安保工作人員要應對朝核談判失敗之後的狀況,在這一點上很有意義」。

  • 韓媒:美日韓「戰術核武」共享構想 不同於北約模式

    王嘉源/綜合報導 \n美國國防部下屬的國防大學(NDU)日前發布報告稱,在朝鮮半島發生緊急狀況等危機的情況下,將大力討論在美國的管理之下,讓南韓和日本共享美國戰術核武器的方案。但報告又強調,「這種構想考慮到(日韓兩國的)政治、軍事限制因素,不能原封不動地照搬北約式非戰略核武共享模式」。韓媒31日指出,報告的意思是:日韓兩國參與核武使用決定,但與北約不同,最終由美國來投擲核武。 \n \n美國之音(VOA)30日披露稱,美國國防大學25日發表題為《21世紀核威懾力:2018核態勢研究報告(NPR)作戰運用化》的報告。美國國防大學是美國國防部旗下的高等教育機構,還從事戰略研究。這份報告,是由執行核攻擊的戰略司令部和特種作戰司令部等實際執行核相關作戰任務的4名校官級軍官編寫。 \n \n美國與德國、義大利、荷蘭、比利時和土耳其這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5個成員國簽訂了「核武共享協定」。根據協定規定,美國在這些國家的6座空軍基地保管著150餘枚B61戰術核彈,約定一旦爆發核戰爭,德國等5個未擁有核武的北約成員國將退出《核不擴散條約》(NPT),透過與美國協議,可動用美國管理的戰術核彈。美國國防大學提議美國與日韓兩國簽訂「非戰略(nonstrategic,戰術)核武共享協定」,意味著採用NATO的模式。 \n \n報告說:「(如果共享核武)美國將與北約一樣,保留這些武器的所有權,以保證(南韓和日本)遵守NPT條款。」但報告強調:「考慮到(日韓兩國的)政治、軍事限制因素,不能原封不動地照搬(同盟國直接使用美國核武的)北約模式。」 \n \n報告又分析稱,「日韓兩國似乎為應對北韓的飛彈試射,正在考慮核選項」,「這是因為日韓兩國擔心,美國或許會猶豫當其幫助日韓兩國進行防禦時,北韓會(向美國)發射飛彈」。接著,報告主張稱,「雖可能會有些爭議,但美國應慎重考慮在危機狀況下,與日韓兩國等亞太地區合作夥伴共享非戰略核能力的新概念」。 \n \n另一方面,報告中將大陸、俄羅斯和北韓一起列入威脅美國核安全態勢的三個國家,將俄羅斯評價為「美國在短期內和實質上的最大威脅」。關於大陸,報告判斷說:「大部分被不確定性所掩蓋的中國在擴張的核遏制主義和能力,對美國的核遏制力而言是嚴重的戰略挑戰。」 \n \n報告指出:「這(核共享)將產生進一步遏制北韓的效果,但可能最大的好處是增加對中國施加的壓力,以遏制北韓的侵略。」南韓《朝鮮日報》指出,從中可以看出,美國與日韓簽訂核共享協定本身就給大陸造成了壓力,並期待由此讓大陸積極出面阻止北韓的核開發。 \n \n報告還說:「北韓的弱點是洲際彈道飛彈(ICBM)和核(發射)能力有限。(因此)美國有必要在南韓和日本等國部署足夠數量的飛彈防禦系統,以向金正恩政權明確展示美國具備能夠摧毀其核能力的攔截系統。」這可能意味著有必要追加部署薩德等。 \n \n此次報告還和美國預定於8月2日退出的《中程飛彈條約》(INF)一脈相承。這一概念是透過核共享和中短程彈道飛彈,制定美日韓東北亞核戰術體系。美國自1987年與前蘇聯簽訂INF後,可搭載戰術核武的中短程彈道飛彈的開發和部署一直受到限制。而隨著退出INF,美國有可能針對北韓等敵對國家開發並運用中短程核彈頭飛彈。 \n \n但《朝鮮日報》指出,問題在於從目前南韓和日本的關係來看,美國的核共享和中短程核飛彈運用並非易事。一位南韓預備役將軍稱:「美日韓三國共享戰術核武,如果沒有緊密的美日韓三角安保合作體制,就不可能實現。由於日韓關係惡化,導致美日韓安保互助變得鬆懈,而執政黨甚至主張廢除《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因此就現在提出美日韓共享戰術核武,還為時尚早。」南韓國防安全論壇事務局長申宗佑(音)說:「僅部署用於防禦的薩德系統,就能預想到會引起反應敏感的中國的強烈反對。」 \n \n自1991年美軍撤出戰術核武後一直維持至今的朝鮮半島無核化原則崩潰,也是關鍵。南韓軍方一位相關人士表示:「不僅是南韓,就連日本也會出現核反對論者的呼聲。」 \n \n南韓《中央日報》也認為,報告可能會再次點燃南韓保守陣營部分人提出的在朝鮮半島再部署戰術核武的論調。但韓東大學地域學系朴元坤教授表示,「川普總統與金正恩委員長正進行核談判,因此再次在朝鮮半島部署戰術核的可能性不大」,「但這提議美國的外交和安保工作人員要應對朝核談判失敗之後的狀況,在這一點上很有意義」。

  • 射程達關島可打擊航艦 中共東風26彈道飛彈成軍

    據環球網17日報導,關於火箭軍某旅新型飛彈接裝儀式的報導引發廣泛關注,中國大陸央視多個頻道、中共軍網都密集報導。報導中提到的共軍新型中遠端彈道飛彈與2015年和2017年兩次閱兵中出現的「東風-26」型中遠端彈道飛彈特徵高度相似。因此外界普遍認為,這象徵著該款飛彈經歷將近三年的換裝與試用後,滿足技戰術需求,開始大批量成軍。它將使中國大陸的反航艦防禦圈,再向外拓展數千公里。 \n \n  新型中遠端彈道飛彈正式成軍 \n  據央視網報導,近日,火箭軍某飛彈旅組織新型號飛彈武器接裝儀式,象徵著該飛彈旅由編成、擴編、接裝、試用,轉入全面形成作戰能力的新階段。報導稱,這次整建制裝備該飛彈旅的武器系統,是中國大陸自行研製、具有完全智慧財產權的新一代中遠端彈道飛彈。報導稱,這款飛彈為「核常兼備」(編按:可搭載核子彈頭及傳統彈頭),可實施快速核子反擊,能對陸上重要目標和海上大中型艦船實施常規中遠端精確打擊,是共軍戰略威懾和打擊力量體系中的新型利器,是作戰部隊「殺手鐧」武器中的骨幹力量。它的正式成軍,象徵著火箭軍戰略能力又有了新提升,以及增加新的戰略選項。 \n \n  央視七套的「軍事報導」節目從另外一個側面報導了相關消息:「新一代中遠端彈道飛彈武器系統近日成建制成軍火箭軍部隊,這象徵著火箭軍殺手鐧武器庫又添新成員,戰略能力有了新的提升。」根據報導中提到該旅最初換裝、試用,表明該旅或許是這型武器的第一個接裝部隊,很可能參加了之前的兩次閱兵,央視的後續鏡頭中,也出現了該飛彈疑似進行閱兵訓練的鏡頭。「八一電視」播放的畫面中清晰顯示,此次接裝儀式現場,停放20多輛呈備射姿態的發射車。根據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網站的報導,共軍之前裝備一個旅大約需要16枚這種「雙能力」(傳統與核子打擊能力)飛彈,顯示該部隊擴編後的飛彈數量增加。 \n \n  大陸軍事專家宋忠平16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此次報導中以「旅」為建制單位成軍,說明該型飛彈已經形成比較強的戰鬥力。他進一步解釋稱,「一般來說,如果以營為發射單元或火力單元,所擁有的飛彈數量是有限的。如果以旅為建制,那麼所擁有的飛彈數量和規模將有很大提升,可以對目標實施飽和攻擊。」 \n \n  反航艦梯隊又添新成員 \n  宋忠平認為,「東風-26」型飛彈有兩大用途:首先是可以對固定目標實施打擊,其次是可以對海上大中型水面艦艇實施打擊。 \n \n  「東風-26」首次公開是在2015年。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大陸軍事專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這說明通過3年換裝、試用,新型飛彈達到了技戰術要求,開始成批量成軍。 \n \n  對於「東風-26」彈道飛彈正式成軍的意義,宋忠平表示,該型飛彈作為反水面艦艇的中遠端彈道飛彈和「東風-21D」中程反航艦彈道飛彈形成射程上的銜接,讓中共的反航艦梯隊又多了一個新成員。同時,這也說明共軍現在打造的反航艦彈頭實際上可以作為通用彈頭,可以結合共軍更多的彈道飛彈形成反航艦武器裝備。恰恰展現出共軍反航艦彈道飛彈,已實現「通用化、標準化、系列化」。 \n \n  前述匿名專家認為,相對於「東風-21D」,「東風-26」的出現將共軍的反航艦防禦圈再向外拓展數千公里,而且該飛彈飛行速度更快、機動能力更強、突防手段更多。 \n \n  「核子傳統兼備」可能成為標準配備 \n  《環球時報》注意到,報導中強調該飛彈是一種「核子傳統兼備」的彈道飛彈。多家外媒之前也稱該飛彈具有「模組化設計」,可使用傳統彈頭或核子彈頭,是一種「雙能力」飛彈。 \n有分析認為,未來,這種雙能力飛彈或許是一個發展趨勢。宋忠平表示,該型飛彈的雙重能力對對手的威懾能力更強。火箭軍的核子傳統兼備就是既可以發射核子彈頭,也可以發射傳統彈頭,這其中包括反航艦飛彈、對重要交通要塞或地下掩體進行打擊的飛彈。所有這些飛彈都表明火箭軍現在所擁有的武器裝備完全可以根據目標以及戰爭性質的需要換裝不同的彈頭,實施不同的打擊。「這意味著火箭軍在傳統軍事衝突中可以發揮精確打擊的使命和任務,在核子戰爆發的情況下可以直接換裝核子彈頭來實施二次核子打擊。」 \n \n  此外,央視強調,火箭軍幾年來大力加強核子反擊與中遠端精確打擊能力建軍,多種新型飛彈陸續裝備部隊,持續強化飛彈型號配套、射程銜接、打擊效能多樣的作戰力量體系,「隨時能戰、準時發射、有效毀傷」核心能力穩步提升。 \n

  • 還以顏色 韓國陸海空三軍實彈軍演

    今(29)日凌晨3時17分,朝鮮在平壤附近的平成地區首度試射新型洲際彈道飛彈「火星15號」,朝鮮聲稱「火星15號」射程可涵蓋美國全境。韓國也不甘示弱,旋即於凌晨3時23分至3點44分在東海北方分界線附近的海空域執行三軍聯合飛彈實彈射擊操演。 \n \n據《國防日報》報導,韓國空軍由KF-16「戰隼」式戰機投擲射程超過50公里的「蜘蛛2000」型2,000磅遙攻武器,海軍由神盾艦發射可稱為「韓國版戰斧」的「海星2」型巡航飛彈,陸軍以機動發射車發射射程500公里的「玄武2B」型地對地戰術彈道飛彈。韓國國防部表示實彈射擊訓練是韓國國軍的偵察監視資產。韓國國軍偵測到朝鮮人民軍挑釁的徵兆,監控朝鮮的挑釁,並強化兩韓邊界飛彈防禦及防禦態勢,直到「火星15號」洲際彈道飛彈墜落。 \n \n此次實彈射擊,展示韓國軍方24小時對朝鮮軍事動態保持監控,並展示韓國國軍有能力在任何時間對朝鮮陸、海、空的挑釁源頭和核心設施進行精確打擊。 \n

  • 南韓將研發戰術飛彈應對北韓長程砲

    南韓國防部決定於2018年開發出對抗北韓長程砲的地對地戰術飛彈、破壞北韓電力輸配系統的石墨炸彈,並引進探測北韓潛射導飛的彈道飛彈預警雷達等。 \n 南韓聯合新聞通訊社報導,南韓國防部今天公佈「2017-2021年國防中期計劃」。 \n 根據這項計劃,南韓軍方將為應對局部挑釁和全面戰爭投入24.1兆韓元(1韓元 = 0.0280984253 台幣)的預算,其中最主要專案是截至2018年開發出應對北韓長程砲的地對地戰術飛彈,並於2019年投入部署。 \n 這種飛彈的射程將達到120公里,南韓軍方已成功進行幾次試射。 1050330 \n

  • 新型潛射戰術彈道飛彈 抗美B-21

    新型潛射戰術彈道飛彈 抗美B-21

     美國空軍日前推出B-21匿蹤戰略轟炸機想像圖,引起全球高度關注。陸媒報導分析,若B-21部署在中國周邊區域,一旦開戰,解放軍除針對機庫進行攻擊,將以新款高強度碳纖維外殼、射程約500公里的新型潛射戰術彈道飛彈應戰,透過戰略型核潛艦發射,癱瘓美軍雷達站、機場跑道及指揮中心等。 \n 騰訊網報導,解放軍預計研發的新款戰術彈道飛彈直徑約0.5公尺、長約8公尺、重量約400公斤、射程約500公里,可與巡弋飛彈共用垂直發射架,同時也可透過戰略核潛艦發射,具多功能性。 \n 報導指出,B-21服役後,預計將部署在美軍關島基地,其大範圍作戰面積幾乎涵蓋中國內陸重要城市,解放軍除加強防空能力,也會派遣戰機出擊應戰。 \n 由於解放軍目前能攻擊關島基地的武器有東風-3、東風-26中程彈道飛彈和轟-6K發射的巡弋飛彈,礙於造價昂貴、投擲能力弱等因素,只能對指揮中心、通訊樞紐等關鍵目標進行壓制,無法摧毀島上戰鬥機群。 \n 若要有效攻擊關島基地,解放軍得透過戰略型核潛艦就近發射大量巡弋飛彈,如長劍系列等,透過一次性的攻擊使美軍戰機無法起飛作戰,且戰略型核潛艦可避開預警機偵察,並進行有效打擊,癱瘓美軍作戰能力。 \n 報導分析,透過戰略型核潛艦的優勢在於,除直接攻擊關島基地,亦可搭載巡弋飛彈對美國本土、日本、印度等國進行武力威懾,阻止其發動對我國的打擊,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

  • F─22匿蹤猛禽大陸雷達難尋

     美、日正在進行的聯合軍演,最重要的目地,主要針對大陸軍力崛起,以最新武器為新作戰策略進行演練。也等於伸出了肌肉的手臂讓中國看。 \n 其中最有象徵意義是美方正在研擬打擊大陸東風21D型「航母殺手」彈道飛彈的反擊戰術,還高調展示美國隱形匿蹤猛禽戰機F─22(見圖,取自網路)實力,並演練對付共軍的戰術戰略。 \n 美日聯合軍事演習,除了過去大家所熟知F─16和B─1依舊露臉外,可匿蹤的F22的針對性演練,最受中方矚目。和中國大陸仍在研發中的殲─20相比,F22不管技術和戰術相對成熟,是美軍中的王牌武器。 \n 這次演習,美軍先安排可匿蹤的F─22擔任先鋒,刻意展現飛機的性能。 \n 美國7月和8月與南韓舉行代號「不屈意志」(Invincible Spirit)及「乙支自由衛士」(Ulchi Freedom Guardian,UFG)兩次聯合軍演,主要在警告北韓唯一的盟友大陸,同樣讓F─22機隊公開展現實力,讓蒐集演習情報的大陸和北韓知曉。 \n 根據日本在演習期間截聽共軍通訊,大陸各雷達站和情蒐單位不斷交互比對F─22的作戰資料數據,對F22的戰力及未能掌握到兩架F─22戰機的行跡感到震驚。通常敵對甚至友好國家,都會利用演習之際,蒐集對方各類先進武器的作戰參數,作為已方未來作戰或者武器改良的參考。美國早於2007年就把12架F─22部署在關島。

  • 中國擁有矛,還要發展盾

    3年前的1月11日,中國大陸從西昌發射了一枚反衛星導彈進入外太空,成功地擊毀了已經退役的「風雲1C」氣象衛星,震撼國際。 \n今年恰是同一天,中國在自己的領空進行反彈道飛彈的測試,並於次日主動向國際發布訊息。中國大陸「以彈打彈」新軍事能力的發展,受到國際間,尤其亞太地區周邊國家的高度重視,也極有可能引發新一輪軍事競爭。 \n十餘年前,美國鑒於後冷戰時期飛彈技術擴散問題嚴重,許多對美國具有敵意的國家爭相發展彈道飛彈,為對美國本土、美軍海外基地、以及美國重要盟邦提供較有效的防護,主張大力發展「全國飛彈防禦系統」(NMD)「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期望以先進的飛彈攔截技術,截擊並抵銷敵人的導彈威懾與攻擊。這項起源於柯林頓政府後期的計畫,尤其受到共和黨人士的重視。美國前國防部長倫斯斐曾以在野的身分,領導研究小組並鼓吹飛彈防禦系統的重要性。小布希當選美國總統後,任命倫斯斐出掌國防部,更使得飛彈防禦系統成為當時最熱門的防衛議題。 \n大陸批美飛彈防禦計畫 \n當時中國官方及大陸的國際事務學者,曾經對美國的飛彈防禦計畫大加撻伐,論辯之頻率與態度之嚴厲,令人在10年後的今天,仍然印象深刻。中國大陸的外交官員與防務專家多認為飛彈防禦系統就是針對中國而來,曾經對美國此舉大肆批判: \n●研製、部署反導彈系統可能引發新的軍備競賽,嚴重阻礙或抵銷國際核裁軍和防核擴散的努力。 \n●削弱中國對周邊國家飛彈作戰效能,逼使中國發展並部署更多的彈道飛彈,以維持其原有的戰略態勢以及威懾能力。 \n●美與盟邦合作發展反飛彈系統會造成飛彈技術擴散,根據此類基礎發展出的戰略及戰術彈道飛彈將對中國造成威脅。 \n●如果日本加入「戰區飛彈防禦系統」,則軍費將大幅增加,影響亞太地區的軍力平衡。 \n●不管直接還是間接把台灣納入「戰區飛彈防禦系統」安全合作範圍,都是對中國主權的侵犯,嚴重違反中共與美國的三個聯合公報,並將助長台獨勢力而妨礙中國統一。 \n●飛彈防禦系統名為「防禦」,實為「威脅」,因為反飛彈系統包括高中低空防禦系統,有時甚至是當飛彈還在發射國境內即加以攔截,這種情形實際上就構成攻擊行為。 \n中共面臨自圓其說難題 \n如今中國大陸自己也要部署飛彈防禦系統,各國一定好奇,北京對於10年前義正詞嚴的論點,今日將如何自圓其說。 \n敵方進行彈道飛彈攻擊,依照飛彈的飛行軌跡,可分為從本國領土及領空的「升空階段」(boost phase),突穿大氣層後再重返大氣層的「中途階段」(mid-course),以及彈頭落體打擊目標的「末端階段」(terminal phase)。中國大陸本周成功進行「陸基中段反彈道飛彈攔截技術試驗」,應屬於在大氣層以外的高空層截擊飛彈成功,不但展現大陸在導彈精準度以及太空武器技術已大有進步,更向國際宣示中國一手持矛,一手握盾,攻防兼備的雄心。(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