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房租的搜尋結果,共541

  • 月薪5萬注定老窮?退休後的10大風險 第1名恐吃光老本

    月薪5萬注定老窮?退休後的10大風險 第1名恐吃光老本

    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公布,7月經常性薪資平均4萬2481元,不過根據社福機構統計發現,因太多人都沒料到生活中的無形風險,即使月薪5萬也可能走向「老窮」,而且最令人驚訝的是,前來求助的老人幾乎完全沒想到,光是「房租」就吃掉大半老本,更沒料到自己會陷入這種窘境。

  • 入住新家一周發生2命案 男打聽崩潰「半棟都凶宅」

    入住新家一周發生2命案 男打聽崩潰「半棟都凶宅」

    不管是租屋還是買房,除了金額需要考慮,居住環境也是很重要的條件之一。日前一名男子剛搬進租屋處不到一周,鄰居就有2戶發生命案,還發現自己住的那間也是凶宅。打聽之後更發現,這棟公寓「半棟都凶宅」,讓他崩潰不知道該怎麼辦!

  • 蔡淑臻聽牌女配 怕上台凸槌被倒帶

    蔡淑臻聽牌女配 怕上台凸槌被倒帶

     伊林娛樂戲劇女神蔡淑臻今年以《噬罪者》入圍金鐘獎女配角獎,同門師弟孫綻也以《無主之子》入圍迷你劇集男配角獎,師姊弟9日暢談入圍心情。相較於演技早受肯定、金鐘入圍常客的蔡淑臻,在演藝圈打拚苦熬10年、經常連房租、吃飯都有問題的孫綻,可說是「10年磨一劍」苦盡甘來,他坦言確實很拚、很敢衝,雖然生活幾度過不下去,「只要對演戲有一絲熱情,還是會繼續衝」。

  • 窮到付不出房租、吃飯成問題!孫綻苦熬10年終於入圍金鐘

    窮到付不出房租、吃飯成問題!孫綻苦熬10年終於入圍金鐘

    伊林娛樂戲劇女神蔡淑臻今年以《噬罪者》入圍金鐘獎女配角獎,同門師弟孫綻也以《無主之子》入圍迷你劇集男配角獎,師姊弟兩人9日攜手受訪暢談入圍心情。相較於演技早已備受肯定、是金鐘入圍常客的蔡淑臻,在演藝圈打拼苦熬10年、苦到經常連房租、吃飯都成問題的孫綻,可說是「十年磨一劍」苦盡甘來,他坦言自己確實很拼、很敢衝,雖然生活幾度過不去,「但只要對演戲有一絲熱情,還是會繼續衝下去!」

  • 陸長租公寓頻爆雷 房東房客遭殃

    陸長租公寓頻爆雷 房東房客遭殃

     最近長租公寓業者在杭州與上海等地頻頻爆雷,整個業界也立刻炸鍋了,特別是有無辜房客才剛繳了房租住3天就出事,房東同樣也無奈,仲介拿錢跑路,收不到租金,房貸無著落,而長租公寓業的員工更慘,失業了。

  • 女房東只穿小可愛收房租 小鮮肉羞炸曝過程好崩潰

    女房東只穿小可愛收房租 小鮮肉羞炸曝過程好崩潰

    不少學生或上班族,北上或南下工作讀書,肯定都要在當地租屋,但最怕就是遇到惡房東,假若碰到超熱情的房東,也會讓人不知所措。日前有一名男網友透露,他的女房東非常貼心,經常會主動來收租,而且經常只穿一件「小可愛」,每次都讓他目光不知該往哪裡看,讓他困擾的po網求助。

  • 「月花9萬租法官豪宅」貴氣夫妻沒錢付 法官竟吞敗訴

    「月花9萬租法官豪宅」貴氣夫妻沒錢付 法官竟吞敗訴

    台北市一名從高等法院退休的鄭姓男法官,在信義區擁有豪宅,2018年5月開始,市議員洪健益的翁姓前秘書與妻子,向退休法官以一個月9萬元承租該棟豪宅,結果沒多久這對夫妻就欠下45萬元房租,退休法官無奈提告,想不到夫妻倆名下沒有錢可以賠償,法官氣壞再告詐欺,最後翁男與妻子皆不起訴。

  • 俄籍房客拒繳房租又鬧事 裝不懂中文遇女實習生GG了

    俄籍房客拒繳房租又鬧事 裝不懂中文遇女實習生GG了

    俄羅斯籍梁姓男子向張姓民眾承租套房,未簽租約還積欠4個月房租,房東苦不堪言,請來警方陪同上門詢問,梁男還假裝不懂中文,所幸警專實習生林怡辰以流利英文對答,梁見狀一度還改口俄語,仍被識破,查出是竊盜通緝犯,逮捕解送歸案,讓房東感激不已。

  • 炫富女郭美美曝交往鮮肉男星 幫他付房租被拉黑痛批忘恩

    炫富女郭美美曝交往鮮肉男星 幫他付房租被拉黑痛批忘恩

    大陸「炫富女」郭美美6年前因開設賭場罪遭判5年有期徒刑,去年7月出獄,今(7日)凌晨她突然自曝和演出《上癮》出道的鮮肉男星黃景瑜交往過,她曾幫對方付房租,分手後竟被對方拉黑,讓郭美美氣的直罵「忘恩負義」,而黃景瑜公司稍早回應是無中生有,已交由律師處理。

  • 糊塗男捷運遺失5萬房租  警調監視器找回

    糊塗男捷運遺失5萬房租 警調監視器找回

    55歲林姓男子日前在捷運公館站搭車,一時疏忽將裝有5萬元現金的手提袋遺落在月台椅子上,步出大安站時才驚覺丟失,因為晚上與房東約好要繳房租,林男報警時心急如焚,捷運警方逐車逐站調閱監視器,最後順利找到提袋,裡面現金分文不少,讓他對警方即時協助感謝不已。

  • 陸減稅降租 助中小企度難關

    陸減稅降租 助中小企度難關

     為助力中小企業經營,大陸官方又祭出新政策,大陸國家發改委等4部委28日印發《關於做好2020年降成本重點工作的通知》,提出包括減稅降費、降低企業用工和房租等7方面共23項任務,透過如減免國有房產租金,鼓勵各類業主減免或緩收房租,允許小微企業與個體戶等所得稅延緩至明年繳納等政策為企業減壓。 \n 中關村創業大街相關負責人說明,對於中小企業而言,落地即可見效的政策主要聚焦在稅費和租金減免方面,並透露截至目前,該機構已為入駐的中小企業減免房租約達700萬元人民幣。 \n 但具體落實上,也有商家不免仍有疑問。據《北京商報》走訪就有自營餐企負責人說,對於小型企業而言,如果租賃的是國有企業內部空間,減免租金政策尚可商議。但對於個人房東而言,坦言主動提及減免租金並非易事。 \n 促金融機構信貸支持 \n 由於今年受到疫情影響營收出現一波銳減,在房租方面給大陸企業的壓力不小,今年4月21日大陸國常會就曾提出,確定推動對承租國有房屋的服務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免除上半年3個月租金;出租人減免租金的話,可按規定減免當年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引導國有銀行對減免租金的出租人視需要給予優惠利率質押貸款等支持。 \n 因此,最新發布該《通知》也再指出,為緩解房租壓力除減免國有房產租金,鼓勵各類業主減免或緩收房租。對實際減免租金的出租人,鼓勵金融機構視需要給予適當信貸支持。穩定房屋租賃市場,建立健全房屋租賃糾紛調處機制。 \n 多省市放送優惠政策 \n 實際上在大陸地方層級,也已有不少省分發布相關措施,優惠減免房屋租金的個人出租人。例如江西省8部門發文明確,對服務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減免租金的出租人,可按照現行規定減免當年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落實好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稅收優惠政策。 \n 此外,該《通知》還在大陸政府工作報告的基礎上重申,將減免小規模納稅人增值稅,免徵公共交通運輸、餐飲住宿、旅遊娛樂、文化體育等服務增值稅政策的實施期限延長至今年底,並允許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所得稅延緩至明年繳納。

  • 為房租殺人還恐嚇死者妻 新北房客毫無悔意被判無期定讞

    為房租殺人還恐嚇死者妻 新北房客毫無悔意被判無期定讞

    \n新北市游姓男子與分租套房東郭姓男子發生爭吵,前年他拿水果刀殺死對方,犯案否認犯行,也未與死者家屬達成和解,他還在案發後寫信恐嚇死者家屬,歷審認定游男犯後無悔意,判處無期徒刑,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定讞。 \n判決指出, 郭男是永和區某分租套房房東,自己平日亦居住於該處,游男偶會以日租或半日租方式向郭承租房間,但2人常因房租問題發生爭吵,前年9月16日郭在自己房間內與友人用餐時,游前來要求郭為其打開承租的套房。 \n郭認為游男前日房租尚未給付而拒絕,2人因而發生口角,游男離開後去購買水果刀一把,再度前往上開郭的居所,持水果刀朝郭的左胸猛刺一刀,郭男因失血過多而倒臥在地,送醫後死亡。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高雄妹子北漂念書 一查房租嚇傻:對不起爸媽

    高雄妹子北漂念書 一查房租嚇傻:對不起爸媽

    「台北房租好貴」是北漂族的共同心聲,一名女網友透露,準備從高雄北上就學,雖然已經聽說北部開銷大,但一查房租還是讓她驚呆,甚至覺得「好對不起爸媽」。 \n原PO在PTT發文表示,原本在高雄念書,一個月生活費約5000元,如果沒特別幹嘛的話還蠻夠用的,對於很多人說台北生活費差不多要 10000元,她聽到真的有點嚇到。她指出,相較於高雄學區附近的套房最多5000上下,但台北隨便雅房都要8000,聽說文山區好像也很貴,讓她相當懊惱,又覺得好對不起爸媽。 \n貼文曝光後引起其他網友熱烈迴響,紛紛留言回應「台北真的是很貴!」、「文山區在台北應該算便宜了...」、「同樣屋況在師大附近要 9000」、「套房8000左右有啦!生活費大概也8000」、「一個月沒20000就住宿舍啊」、「認真,房租加生活費最少15000~20000跑不掉」。 \n

  • 開心農場變調2/繳不出房租挨告 禍不單行出庭地址也出錯

    開心農場變調2/繳不出房租挨告 禍不單行出庭地址也出錯

    「我本來想成立一個養生食品會館,跟孩子做一些事業,結果被搞得身心俱疲。」黃婦說,她租下這一處農地與農舍,因為冰花生長需要環境控制,先後花費了一千多萬元,在原有農舍旁搭建鐵皮屋頂,並在鐵皮下建構水耕設備,準備在半室內的環境種植冰花。她計劃打造一座「快樂農場」,讓民眾認養這些作物,自己種植、採收,採下後可以當場烹煮,安心吃自己種植的冰花等養生食品,但卻一直無法申請營利事業登記,弄得她不僅資金已經花光,更因為太過煩心,身體也出現問題,上次在法庭外身體不適,送醫檢查出心臟可能有問題,醫生安排到台北大醫院接受心導管檢查,近日結果將出爐。 \n \n黃婦指控說,地主林姓兄弟一直不肯提供土地謄本以及農舍建築的使用執照,讓她無法申請合法登記,因此無法對外營業,資金周轉出現問題;不僅如此,黃婦在二0一九年四月收到縣府寄來《違章建築補辦手續通知書》,指除了她搭建的鐵皮之外,原本農舍的鋼骨及鋼筯混建凝土建築,共有三百多平方公尺都是違建,要求限期補辦建築執照。 \n \n黃婦說,她從二0一八年三月起就多次請求地主提供房舍的使用執照等文件,以辦理農舍營利事業登記,並申請加蓋鐵皮棚架為「雜項使用」,以便合法使用,但地主總是嘴裡說「好」就沒有下文。「我已經付了一年多的房租了,地主仍不處理,還要欺騙我。」黃婦無奈地說,縣府承辦人員指點她說,就算地主原本沒有使用執照,也可以提供相關文件,進行補辦,「可是地主一直不願出面解決,也不提供原本申請的建物使用執照讓我們去補辦執照。」 \n \n林姓地主其中一位兄弟批評黃婦的控訴是「亂講」,並指控黃婦「到處租房子不繳房租」;他說,「這件事已經請律師打官司,是她(指黃婦)欠房租都不繳。」林姓地主說,黃婦當初訂定合約的時候,沒有註明要地主提供所有權狀去辦登記,也沒有農地農用,「哪有租地第二天就要拿所有權狀的?萬一她把我們土地拿去賣掉怎麼辦?」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 陸租房市場陷疫情冰封 一線城市房租也走滑

    陸租房市場陷疫情冰封 一線城市房租也走滑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大陸今年的租房市場可以說是降至「冰點」。據58同城、安居客6月重點城市租房趨勢報告顯示,大陸一線城市租房市場熱度降溫明顯,其中上海和深圳的租賃市場6月整體租房熱度較上月下跌9.1%和12.4%。甚至受二次疫情影響,北京租房熱度也下跌顯著,包含通州、豐台、大興、房山的租房熱度也都較5月降幅均超過20%。 \n \n大陸房屋仲介人員介紹,疫情期間租賃市場的交易量持續下滑,不少房屋仲介掛牌房源激增,租金議價空間加大。而深圳美聯物業福田南區副總經理翟紀東表示, 60到70平方公尺的兩房,最高峰時能租到8500至9000元(人民幣,下同),但今年這種戶型甚至僅剩6500元、下調超過20%。 \n \n據大陸央視財經引述貝殼研究院發佈《2020租賃市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整體租賃成交價格較上年同期明顯下滑,重點18城的6月平均租金比5月下降3.2%,較上年同月下降10.9%。 \n \n但一般來說,每年春節過後和高校畢業季,都是租賃市場的傳統旺季,成交量和成交價格都會上漲。由於今年大陸大學畢業生人數創下874萬人的歷史新高,專家表示,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畢業生及其他流動人群租賃需求逐步釋放,預計7、8月住房租賃市場有望趨穩回升。

  • 兩岸新時代》寫給小鎮做題家們的一封信

    兩岸新時代》寫給小鎮做題家們的一封信

    前兩天看到「小鎮做題家」這個詞真的是感慨良多,簡直是為我量身定做的詞。看到一些友鄰轉發說這個詞太刻薄,其實我覺得用來自嘲並沒有什麼問題,而且能夠引發大家對教育體制、小鎮青年困境以及階級固化、貧富差距的思考。 \n \n心底有很深的自卑 \n我2012年從貧困省廣西考到上海的復旦大學,當時是高中所在市的高考狀元(市狀元也只能上復旦,可見當地教育之落後)。收到高考分數之後,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當時我剪了一頭男式平頭短髮,我媽說,你得了狀元又有什麼用,頭髮剪得這麼短,以後嫁不出去就是個廢物。這只是我作為一個格格不入的女性在窮鄉僻壤裡受到的惡意的一個小小縮影而已,也是我為什麼拚了命也要逃離令人窒息的小鎮。 \n作為一個貧困省大山裡出來的孩子,我在上海也經歷了很多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坐地鐵,我不知道該怎麼坐,又怕出醜,於是讓一起考到上海的同學,從上海的另一端松江大學城坐地鐵到五角場,然後帶我坐地鐵。貧困小鎮出來的青年,心底真的有很深的自卑,害怕被別人看出來沒坐過地鐵。 \n復旦校園裡有全家便利店,我在那裡買了日式咖喱豬排飯,這是我第一次吃「日本」咖喱,激動地拍照上傳人人網。後來被朋友帶去吃薩莉亞意大利餐廳,以為這是正宗的意大利菜,後來還多次有意無意地在社交網站上炫耀自己去吃了「意大利菜」。 \n來上海之前我從來沒見過外國人,我爸媽對西餐的想像就是用刀叉吃飯,有一次把整個豬蹄用鹽水煮熟,不切塊,一家人用刀叉把肉切下來吃,假裝在吃西餐,但實在太難了,最後整個豬蹄扔了;我媽還做過火腿腸炒飯,然後用生菜包著吃,這也是她想像中外國人的吃法,但生的蔬菜實在吃不下,最後還是把生菜炒熟了,我媽說,外國人成天吃這個,也太可憐了。 \n \n高考全憑題海戰術 \n在復旦我讀的是「經濟管理專業大類」,是我父母給我選的專業,因為我的分數正好卡在這個專業上,也是這所學校最熱門的專業。高中期間埋頭學習,也沒有電腦,我對大學專業一無所知,雖然骨子裡的叛逆讓我想要選擇和父母期望所不一樣的專業,但也不知道還有什麼別的選擇,於是最後還是去了這個專業。 \n大一的時候,我發現大學裡學的內容和高中完全不是一個套路。高中時,我的數學成績很好,但我心裡其實很清楚我並不擅長數學,我數學好完全是因為做題,我做的題量是別人的兩三倍。高考時每一道題,我看一眼就知道題目的原型我曾經在哪本習題集裡做過,我會做並不是因為我知道背後的原理,而是因為我把答案背下來了。到了大學裡,我也試圖這樣做,但根本行不通,因為題海戰術的前提是你別的啥也不做,就做題,而大學裡要做的東西太多了,時間太少了,不像高中時,高二上就把課程上完了,剩下的一年半就是做題,我已經把整個題庫都做完了。 \n高中時我曾經熟悉的題海戰術在大學裡完全失敗了,高數、概率論與數理統計等課程一塌糊塗,多次掛科,最後是老師看我掛太多次,實在不忍心,才讓我過了,不至於畢不了業。 \n由於我這個專業其實是「專業大類」,大一結束後會根據大一的GPA進行分專業,其中金融學、經濟學是最熱門的專業。由於大一時的GPA慘不忍睹,我被分到了沒人想去的公共事業管理這個專業,進了這個專業的都是大一時成績墊底的學生,我二點幾的績點成了全班第一,最差的績點大概只有一點零。 \n \n家庭經濟影響成績 \n班上一共19個人,根據我的觀察,超過一半都和我一樣是來自貧困省或者經濟能力一般的家庭。大一時宿舍裡的四個女生,來自上海和江浙的兩個女生成績都很好,進了熱門的專業,我和另外一位也來自比較貧困地區的女生則成績墊底,進了最冷門的兩個專業。 \n進入這個專業的學生成績之差讓我大開眼界,本來人就不多,來上課的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有一次上八點的早課,只有我一個人來了,和教授大眼瞪小眼。三年之後,19個學生裡,按時畢業的只有包括我在內的5個人,其他人則因為掛科太多,不得不延畢。 \n由於之前在經管大類的經歷,我認識的同學在畢業時都進了四大、快消之類的知名公司,只有我四處碰壁。後來在一場面向社會人士的招聘會上,一家公司在招英文電話客服,我想我的英文也不錯,於是去投了簡歷,HR感到很為難,說客服崗位不招我這種名牌大學的畢業生,要不然你來給我們COO做祕書吧,於是我就有了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 \n後來我從公司祕書,變成了市場部專員,然後又跳槽去了外媒做新聞編輯,現在跳到了留學中介做翻譯,薪水很低,但好在不是很辛苦。1月的時候好不容易漲薪,3月因為疫情的緣故,公司全員降薪,辛苦工作四年,一點一點漲薪,降薪後一夜之間又回到了剛畢業時的薪資水平。我現在可能是復旦那一屆裡薪水最低的畢業生之一吧。 \n我現在過得很幸福,有愛我的先生和家裡一群可愛的寵物,也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但我很清楚這一切跟我個人的努力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因為有我先生在經濟上的支持,我得以從之前那兩家加班嚴重的公司逃出來,現在降薪裁員也不用擔心交不上房租。 \n我讀高中的時候,一方面見識少,另一方面成績名列前茅,正是人生最得意的時候,所以是個堅定的右派,甚至有點社會達爾文主義,覺得那些成績不好的同學都是自己不努力。來到了上海,尤其是進入留學中介工作之後,才知道貧富差距之大,那些有錢人的小孩所擁有的資源可能是我這輩子都無法企及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成為了一名左派,並且再也不會嘲笑那些境遇不濟的人是因為他們不努力。 \n \n得意之時莫笑他人 \n個人奮鬥固然重要,但家境、出身、父母資源、社會時局和運氣也在一個人的人生軌跡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這次疫情更是讓我切身體會到「時代的一粒灰,落到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的意味。 \n這篇文章,其實是想和各位與我一樣的小鎮青年說,現在時運不濟不要太過責備自己,以後時來運轉、人生得意之時,也不要忘記自己的出身,不要去嘲笑那些身陷窘境的人是因為他們不努力。 \n小鎮和農村出身的青年,人生本就走在一條更加艱難的路上,只有團結起來才能度過茫茫寒夜。我最愛杜甫的那句「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從小鎮和大山裡走出來的人,有朝一日有了廣廈,不要忘了多提攜身邊同樣出身貧寒的年輕人,給他們希望和火種,正如你當年從小鎮考出來,第一次站在大城市車水馬龍的街道上,所感受到的無限希望一樣。(Le Flaneur/上海) \n

  • 打掃翻出尪承租「簡體字房租契約」 女星心碎:有女生名字簽章

    打掃翻出尪承租「簡體字房租契約」 女星心碎:有女生名字簽章

    記者出身的女星楊皓如,以甜美外型與大膽嗆辣言行文明,經常作客綜藝節目,頗受觀眾歡迎,早已婚生子的她,近日竟在節目上爆料整理家務時,意外翻到一份秘藏的對岸房租契約,租屋人竟是老公,上頭還有女生簽章,讓她當場心碎,直覺丈夫不忠! \n楊皓如日前作客中天《小明星大跟班》,聊到婚姻狀態,她先是表示婚姻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有些模糊地帶,尤其是發現另一半藏著秘密的時候,有時又難以求證,會悶到心碎,接著驚吐家裡會將重要文件收在一個牛皮紙袋中,但某天她打掃家裡時,卻在書房最上面的層板中,發現一份簡體字的房屋契約,承租人欄位寫著老公Michael的名字,地點在廈門,契約書最後有著老公、房東、一個女孩子的簽章。 \n楊皓如一番話震驚全場,憲哥更驚喊:「這樣就包二奶了耶?」,楊皓如說當時老公解釋,是為了節稅跟銀行開戶等需求,才在大陸租屋,但人在台灣的她根本無法求證真假,因此內心百般糾結,而對於這檔事,Michael無奈表示女生有先入為主的想法後,再怎麼解釋「她都聽不進去」,澄清這份合約書純粹是公司操作支出、節稅用途,本來都放在公司裡,有次沒注意到把文件帶回家,所以才沒收進家裡放重要文件的那個牛皮紙袋裡,根本白擔心一場。 \n

  • 獨居時代 台青用錢買完美距離

    獨居時代 台青用錢買完美距離

     大陸媒體發布「獨居青年」調查數據,發現越來越多年輕人,樂於自己獨居。一位在北京工作快兩年的台灣女孩小涵,深有所感,她對擁有個人空間有著強烈堅持,即便房租貴一點也願意;小涵認為,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每一口呼吸都需要成本,看重經濟能力是生存所必然,她認為在租房考量上,不存在兩岸差異,但在婚戀觀上,大陸重麵包勝於愛情,她也越來越能理解「寧可坐在寶馬哭泣,也不願坐在腳踏車上笑」這句話的道理。 \n 小涵兩年前毅然決然辭去在台灣的工作,隻身赴北京的網路公司工作,因為注重私人空間,不喜歡被打擾,所以她一開始就選擇租一間個人套房,沒有與其他人合租。 \n 多花房租換個人空間 \n 「我是個要有自己獨立空間的人,特別需要安靜」,小涵說,安靜的空間有助於思考沉澱,包括工作上的人與事,她認為保有個人隱私很重要,不喜歡跟不熟悉的人共用衛浴設備,她在大學時期短暫住宿舍,就發現了自己這個特質。 \n 小涵不諱言,一個人住還是有些不便,除了租金較高外,回到家沒有人氣,只能透過手機與親友互動;她曾經買了櫃子不會組裝,買桶裝水抬不動,都需要請陌生人進到家門協助,不太安全;一個人吃飯也只能點炒飯、炒麵、便當,想多點幾樣菜都不行。 \n 小涵說,她的房租一個月大約近6000元(人民幣,下同),有大陸同事合租,共用客廳衛浴,一個月一人約4000,但即便如此,在綜合考量下,她仍願意花多一點房租,換個人安靜的空間。 \n 經濟獨立生活有節奏 \n 「到北京後,和家人保持著最完美的距離」,小涵說,以前跟家人同住,有時會有小爭執,這兩年雖然離家,但與父母感情反而變好,既會相互掛念,又不會因生活習慣而有摩擦。 \n 兩岸青年婚戀觀上,小涵覺得大陸城市青年更重物質。大陸網上有個名句:「寧可坐在寶馬(BMW)哭泣,也不願坐在腳踏車上笑」,小涵現在越來越能理解和體會這句話,她認為不能簡單視為「拜金、虛榮」,而是在北京,經濟基礎是最重要的,追求這些更多是為了生存。 \n 小涵很滿意目前經濟獨立、凡事按自己節奏的生活,但如果能遇上好的對象,除了享受一人天地,她也樂於擁抱兩人世界。

  • 「娃娃影后」李菁紅極一時晚年卻敗光家產 暴斃家中發臭多日才被發現

    「娃娃影后」李菁紅極一時晚年卻敗光家產 暴斃家中發臭多日才被發現

    娛樂8點半》有「娃娃影后」之稱的一代影星李菁,晚年卻因好賭敗光家產,更因積欠房租被告上法庭,最後暴斃家中,直到腐爛發臭才被發現,曾紅透半邊天的影后,卻落得如此下場,令外界相當不捨與惋惜。 \n \n李菁自幼就對電影有興趣,就讀中學時,聽聞邵氏所屬的「南國實驗劇團」公開招考,她不顧父母反對去報名,據悉當年報考人數超過兩千人,不過她憑著清新外表和出色表演天份幸運錄取,與方盈、江青、鄭佩佩、秦萍等成為同期同學。 \n \n在訓練班期間,李菁曾客串演出《梁山伯與祝英台》與《玉堂春》,結業後與邵氏簽訂八年合約,初期被定位走古裝路線,她接連在《血手印》、《寶蓮燈》、《文素臣》擔任配角,《魚美人》是她擔綱主演的第一部電影,她也以此片獲得亞洲影展的影后寶座。 \n \n當時的她還未滿17歲,不過因為五官精緻被封為「娃娃影后」,此後邵氏有計畫性的展開力捧,一連為她開拍不少新片,聲勢不斷竄升,作品票房屢創新高,之後又出演從影以來的首部時裝文藝片《珊珊》,同樣大受好評。 \n \n敬業的李菁,除了1969年時摔裂左腿骨休養半年,幾乎一刻不停的拍片,她在整個邵氏生涯,拍得片加起來有五十多部,還連續三年被評選為國語片十大明星,是當時台港兩地最為搶手的女明星之一,年紀輕輕就是巨星等級。 \n \n1976年年底,李菁和待了13年的邵氏解約,開始以自由演員的身分往返港台兩地,之後又自立門戶,與導演羅馬創辦長天公司,並在創業作《追》中擔任主角,此時的她名利雙收,透過投資拍戲、房產賺一大筆錢,也與家族經營九龍巴士的男友雷覺華相戀近十年。 \n \n不過男友雷覺華卻因心臟病過世,使她大受打擊,逐漸減少拍片量,沒過幾年母親也病逝,在雙重打擊下,她宣布退出演藝圈,不過也有一說是因為她個性很好強,不肯演中年婦女、媽媽型的角色,因此才息影。 \n \n離開影壇後,她轉去投資股票,卻傳出投資失利,最後只好脫產還債,更有消息指她後來常去澳門豪賭,嗜賭成性最終敗光所有家產,90年代她等於銷聲匿跡,即使邵氏發行電影數位修復電影,也未見她現身。 \n \n2012年她的消息再次登上新聞版面,竟是因為拖欠房租兩年半卻拒絕搬走,與房東數度對簿公堂,此後她又消失幕前,直到2018年2月22日,警方接報某寓所傳出惡臭,消防員破門而入時,發現李菁暴斃家中,屍身嚴重腐爛,估計已死去多天,終年69歲。 \n \n據悉,李菁晚年罹癌,雖曾做過化療,但身體狀況逐漸變差,生病時也沒有親人照顧,雖然年輕時紅極一時,但自從男友和母親相繼離世後,她便無依無靠,最後過世多天才被發現,「孤獨死」讓人不勝唏噓。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